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582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五百八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五百八十二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五百八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五百八十二卷目錄

 四川總部藝文二

  保蜀援黔疏       明倪期蕙

  山川形勝述         彭韶

  西南三征記        郭子章

  蜀山考          王象之

  蜀水考           前人

 四川總部藝文三

  蠶叢國詩四章       巴俗謠

  河圖引           蜀謠

  蜀國弦歌篇       梁簡文帝

  蜀道難           同前

  蜀道難          劉孝威

  蜀道難          陳陰鏗

  蜀國絃         隋盧思道

  送金敬陵入蜀       崔信明

  幸蜀西至劍門       唐元宗

  廣谿峽           楊炯

  送鄭司倉入蜀       盧照鄰

  餞鄭安陽入蜀       駱賓王

  白帝城懷古        陳子昂

  曉發興州入陳平路      蘇頲

  夜宿七盤嶺        沈佺期

  蜀道難           李白

  送友人入蜀         前人

  上皇西幸南京歌       前人

  送李少府入蜀        韓翃

  竹枝詞九首并序    劉禹錫

  竹枝詞          白居易

  竹枝詞           顧況

  竹枝歌三首         李涉

  送人遊蜀          馬戴

  竹枝詞          孫光憲

  悼蜀詩四十韻并序   宋張詠

  送蔡思賢參政使蜀    明蘇伯衡

  鐵門扇           林俊

  蜀國弦七首         劉基

  本寧談蜀中用兵後和二首  沈一貫

  送駱泰入蜀省兄       蘇平

職方典第五百八十二卷

四川總部藝文二编辑

《保蜀援黔疏》
明·倪期蕙
编辑

為蜀局,將結黔事,再壞,勢必借蜀援黔,究且因黔憊 蜀情,自切於同室,計必畫於萬全,敬抒一得以佐末 議,以保西南半壁事。蓋今中外知邊事之為急,不知 黔事之為急也。知黔事不知黔事,即為蜀事也。惟借 蜀而後可以援黔,惟保黔而後可以安蜀,黔一日未 得了局,蜀一日未得息肩。是黔蜀竟相終始,天下安 危寔繫於此。臣,蜀人也。生長重慶奢酋之變,酷罹其 禍,三疏叩閽報變,善後請餉,詳具列款,荷蒙聖恩,俞 允下部議覆,多所採擇,謂宜數月之間即可蕩平,不 虞淹至四年,師益老,財益匱,人心益惴惴不安,而黔 師又報潰矣。臣自己酉得請假養親,比今十七年矣。 辛酉二月蒙恩起補原官,尋值奢酋之變,本省按臣 題,臣蒙難不屈,伏荷聖旨,憫臣家難,奉部檄催臣上 任屬,臣父驚悸成病,出城四閱月物,故至去冬十月 始服闋會,黔中又以敗聞,臣在梓里聞見,最真恨不 插翼飛入奏明,一為皇上抒此西顧憂,行至河南地 方,偶感風寒,延淇縣,醫李尚文調治,尚無起色,萬一 臣疾未瘳,溘焉朝露,則臣之一念杞憂霍謀終未得 盡吐於皇上也。因不避愚賤,敢再披瀝,蓋自奢酋煽 亂,全蜀震動,仰仗皇上威靈,督撫按道諸臣,相機戰 守,設奇制勝,亦既解成都,復重慶,收四十七郡縣,恢 復永寧,掃蕩藺州,纍纍獻俘,闕廷挈玉,壘金纏之舊, 還之陛下。蜀事儘已了局,蜀人從此安枕,謂宜乘勝, 席捲一掃,欃槍乃奢酋,尚魚遊於釜底,安賊猶虎峙 於牂牁,芒部鎮雄諸彝,且欲窺漁利於蚌,奢借安 以為負嵎,安以奢為奇貨,狃為一團,結成三窟,我師 進,則彼故退以誘我之入,我師退,則彼故進以躡我 之後,我師不進不退,彼故兩持觀望以老我之師,彼 為其主,我為其客,彼以逸代勞,我以勞就逸,彼合一 心以禦我,我分兩省以禦彼,況巖洞箐林,既難長驅, 直搗而重跰,不毛千里,餽餉又三十鍾,不能致一石 荷戈者,難於枵腹,當事者勇於成功,往往輒墮賊計, 自取GJfont亡,以朝廷數百萬金錢,全省數百萬民命,止供眾兵一走,非葬魚腹則填虎口,令賈生而在當何 如痛哭流涕焉。臣竊謂此一事也,變之方起似難而 或易,及事之既久,似易而實難。蓋彼時賊勢方張,人 心奮勇,切不共戴天之仇,有封狼居胥之意,恨不賈 勇先登,滅此朝食,如人之初病,六脈俱沉,疾勢正劇, 人子急於求醫,術士療治,恐後比今病已休囚,人臥 床簀人子之心,已竭醫家之術,漸窮雖有俞跗倉,公 其將何以措手耶。且蜀自中酋之後,大半消耗,氣息 奄奄,旁有臥病呻吟者,不忍坐視,復欲策杖羸力,疾 往捄人,未捄而我益病,此兩斃之道也。在蜀以援黔 而兼討賊,在黔以殲水而兼驅,藺必欲捄,黔當先固, 蜀必欲固,蜀當重為黔計。昔我太祖高皇帝之征東 川,敕諭傅友德曰:東川、芒部、水西諸彝,聚夥無事則 互爭,有事則相援。昔閣羅鳳亡居大理,唐兵追捕,道 出彝地,聚集凶醜,偶以不備喪。師又曰:彝地險峻崎 嶇,大將一至,竄入林藪,猝難捕獲,宜駐兵屯種,待以 歲月,而後可圖。煌煌王言,非蜀事之明鑑哉,今內帑 既不敢頻請民間,又不能再派,唯有太祖屯種之法 在,然事無專責,終屬築舍或特屬一道,專管屯田而 地方遼闊,難以逐一履畝。各府原設有軍屯,同知應 擇任廉能二員,畫地而田,計畝而耕,土民、降彝一體 分授,庶無事則守,有事則戰。久之,屯農漸慣習戰,則 防兵亦可漸撤。趙充國之困先零,計不越此,則屯田 之說,不可不講也。又考太祖高皇帝征建昌也,藍玉 奏四川,地曠山險,控扼西番,蠻彝梗化,欲多置軍衛 籍民為軍。上曰:連年供輸煩擾,兵久在外,不宜重勞, 但養銳蓄威,徐議後舉。夫以太祖之神武,國初之物 力,傅藍諸將之驍傑,猶斤斤其慎如此,兵法百里而 趨利者,蹶上將今日之事,豈宜輕試深入,再蹈覆轍 哉。只宜行間諸苗以攜其黨,厚積戎餉以待其困,多 方綢繆以固其圉,如太祖所謂徐議後舉者是也。況 敗師之後,神氣便難,猝振大兵,便難驟集,必須需以 日月,待以鎮靜,發以沉毅,而後萬舉萬當,一戰即捷, 則進兵不可不慎也。漢臣諸葛亮初平蜀南,曰:若留 外人,則當留兵,兵留則無所食,一不易也;蠻不傷破, 父兄死喪,留外人而無兵,則必貽患,二不易也;蠻屢 有廢殺之罪,自嫌釁重,若留外人,終不相信。三不易 也。今吾欲使不留兵,不運餉,而綱紀粗安有味乎。漢 臣之言,其今日平蜀之第一義乎。業已復永寧,收藺 州,則此一塊土作何防守,作何安插,則區畫不可不 周也。昔播事之初,七姓交攻,有內叛而無外援,今水 藺之變,各彝糾結,有外援而無內叛,計非設間,懸賞 便難,遽得要領督臣,苦心區畫數年於此,具有成效。 賞信罰必唯在朝廷,益申飭之諸土司,有能擒安、奢 二酋以獻者,即以其土地與之。若中懷觀望,尚持兩 可,有罪無赦則賞罰不可不信也。蜀兵所稱慓悍勍 卒,惟南岸白桿子耳。乃南岸之兵,原不滿萬,今日招 去而逃,明日逃回而招,總之此兵往還道路,希冒糧 餉。甚之游手亡命之徒,手不能挽弓,身不能環甲,虛 冒南岸補充兵數,每見總兵之官經過渝城臨時招 募,或雇倩應點,隨即散去,見賊而逃者,皆此輩也。則 兵之真偽,數之虛實,不可不覈也。孫吳將兵,即婦人 宮嬪皆可為戰,如依臣曩疏,責成有司處處團練鄉 兵,人可為兵,家可為壘,比今四年久即未必能摧鋒 陷陣,亦可扼要守陴,乃一聞報警,遂招募兵,既挾驕 蹇,以徼重餉,又恣咆哮以噬道路地方。豈乏兵特訓 之無人,練之無法,以故往往仰給於土司耳。如敘州、 瀘合、遵桐、綦江各官,設兵防守,誠申飭鄉兵,即以此 為有司殿,最不惟可以防奢酋之逸,亦可以折驕兵 之氣而壯地方之膽,則鄉兵不可不練也。臣尤有請 者,往即銓部時,其時河工正亟,地方官員皆住停推 陞,至今猶記之。昔官重久任謂不宜,以迎送頻頻擾 累百姓,況今殘破之後,坐未煖席,事無成績,又以他 徙去,接管不一,推諉易生,何以專責成而奏成功乎。 謂宜彷昔年治河例,一切俱停推陞,只待平蠻後,按 功陞擢,破以常調,即開府京堂亦不愛焉。庶事有責 成官無卸擔,而何難殲此蠻類,則久任之責,不可不 議也。此內外諸臣,或言之已悉,豈敢再勦陳言,輒瀆 天聽,惟是傷弓之鳥,計切維桑,乃鳴不擇音之時也。 顧方伏枕旅次,日理藥裹,若待臣入奏,痊可無期,故 敢輒為臚列,如以臣言不謬,伏惟聖明,俞允下部,採 擇施行,地方幸甚。奉聖旨黔師再挫,協勦宜亟,但兵 弱餉乏,委難輕進,地方官有能屯種養銳,設間懸賞 團練鄉兵,但事平之後,一體超擢,以後但係黔蜀賢 能,官員任滿,都著加御管事,不得含糊陞遷。

《山川形勝述》
彭韶
编辑

蜀之地,南撫蠻獠,西抗吐蕃,上絡東井岷嶓鎮,其域 汶江出其徼,以褒斜為前門,靈關為後戶,峨眉為城 郭,南中為園圃,緣以劍閣,阻以石門,面越負秦地人 且要,誠天府之國也。揚子雲益州箴曰:巖巖岷山,古 曰梁州,華陽西極,黑水南流,秦作無道,三方潰叛,義兵征暴,遂國於漢,拓開疆宇,恢梁之野,列為十二,光 羡虞夏,牧臣司梁,是職是圖,經營盛衰,敢告士夫。集 記云:禹別九州八,曰華陽、黑水、惟梁州,岷嶓既藝,沱 潛既導,蔡蒙旅平。又曰:岷山,導江東,別為沱漢。地理 志言:蜀郡,湔氐道。禹貢:岷山在西徼外,江水所出,東 南至江都入海,過郡凡行七千七百六十里。按岷山 在茂州直西北,最後蕃曰列鵝村,其村有岷山,山之 右有嶺,曰鐵豹,則分水之上源也,水二派,其一西南 入尖囊大渡河,其一正南入溢村至石紐,過汶川則 禹之所導江也。鐵豹一名羊膊,蓋彝語不同耳。任豫 益州記,言江出羊膊嶺,經甘松,至灌千餘里是也。大 抵蜀之山近江源者,通謂之岷山。峰連岡屬,千里不 絕,今俗謂青城為岷山者,以此。續記云:凡曰岷嶓,該 眾山言也。凡曰沱潛,該眾水言也。蓋蜀山之居左者, 皆曰岷。居右者,皆曰嶓。水出於岷者,皆謂之江,出於 嶓者,皆謂之漢。或謂之漾,或謂之沔,出於江而別流, 別而復合,皆謂之沱,出於漢而別流,別而復合,皆謂 之潛。古今論岷嶓沱潛者眾矣,然參差不齊,莫得其 真者,蓋由不知蜀山之居左者,皆得為岷,蜀山之居 右者,皆得為嶓,而獨指茂州之汶山為岷山,金牛之 嶓冢為嶓隘矣。

《西南三征記》
郭子章
编辑

蜀之北與秦鄰,東與楚鄰,稍東而南而西與彝鄰。彝 最巨者冉駹,白馬之種,或土著,或移徙蟠居,雪嶺洮 河間皆氐類也。比松茂而耕牧,國初設松潘衛鎮之, 蜀人曰松潘彝,夜郎邛都,楪榆之種,魋結繡,腳隨畜 遷,徙無常處,地方可數千里,南距滇,西距土蕃,國初 設建昌、越嶲五衛鎮之,而屬行都司。蜀人曰:建越彝, 其種族繁夥聯絡於邛之西,犍之北,界於烏蒙,抵於 馬湖,為膩乃黃郎、雷披、牛等部而膩,乃為大屬邛 部,自馬湖設郡,以其地邇蜀人,曰馬彝。此三彝者,秦 漢以來,各自雄長。建元間唐蒙司馬相如始建議通 道,戍轉相饟,耗費無功,尋罷之,獨置南彝、夜郎兩縣, 一都尉稍令犍為自葆,就不能臣使也。其後竭天下 力,挾平南越之威,僅乃通之,置越嶲、沈犁、汶山、武都 四郡,唐宋以來,西彝多沒於吐蕃,南彝後割於蒙詔, 元初始復漢土,而乍臣乍叛,邊屢失亡,至隆萬間三 彝鼎沸,摩城摲堡,今上命少司馬宣城徐公案西南 邊事,公至不二載,三駕而蕩平之,子章典在筆札,乃 以監軍謝君,詔行陣紀事,作西南三征記以紀其事。 松潘,古氐羌地,自洪武十一年,御史大夫丁玉討平 之,設松潘衛,衛故有二路,東路由江岫抵龍州,西路 由灌口威茂抵疊溪縣,巖羊腸道莫通,五尺山間盤 錯羌環,居箐列砦四十有八,當事者羈縻之,每歲元 日餌以金繒,歲不下數十萬鏹,羌飽日驕狂逞叵測。 萬曆初,魯賓兔建寺五王城,距松潘千餘里,羌有白 利者,鉥賓兔近番地,躪作兒革,作兒革慴伏而傳賓 兔語,叩寨以告,於是邊吏慮賓兔氛惡,而羌中國師 喇嘛者,黠且健連於賓兔,恫喝中國,勾引部落,雜沓 松城內,以外千計,勢益張,諸族牛腦、羊腦、灣仲、占柯、 等咸附焉。鋸木刻合大小姓,詛石歃盟,時時團結黃 沙壩,踆伏GJfont壑中,鹵掠行旅,轉餉及踐更卒,膏血塗 草野,至邀搴總帥車旗,殺千夫長、百夫長二人。乙酉 夏,楊柳番與太平堡解,牛傭市肉食而斃,詭云堡人 酖之,嘯聚諸番,六月攻普安堡,驚埽水崖,掠石門,擁 入金瓶堡,要增歲幣,格殺百戶,陳克勤中丞雒公聞 於朝,則以兵屬今都督李將軍,應祥將軍提三千人 趨茂州,與副使劉禹謨、黃焯計攻克楊柳廟子諸寨。 十月,徐公至蜀,三馳檄往諭之,不聽,築牆浚溝以絕 東南,聲援見戰卒不盈數千,相顧笑曰:南人磨子兵, 奈我何。磨子謂子旋轉數不益也。十一月丁巳,擁眾 五千突犯,平夷堡官軍與戰,卻掠我人去,刳其腸繞 二牛角上,急驅牛奔,腸寸寸斷,報至公,上疏得請,乃 徵播州、酉陽、平茶、馬湖諸土兵,檄右布政朱孟震主 軍,興參議王鳳竹監諸軍,副使謝詔覈功罪,羌乘大 兵未集,丙戌正月既望,擁萬眾圍蒲江關,架七稍砲 環擊城,城幾陷。參將朱文達出與賊殊死戰,殺傷賊 數十人,始解去。已而諸路兵繹至,公出視師永康,召 諸將立帳下,指授方略,曰:河東西我力未能畢舉,西 阻於澗,東連我堡,GJfont在割膚,汝等併力擊東勿失。又 曰:賊敗必泥首皈命,惟是我眾陷賊尚夥,汝等毋殺 降,毋轢虜。眾皆唯唯,乃檄遊擊,周于德將播州七千 人營鑼鍋嶺遊擊,邊之垣將酉陽兵五千人營蕎壩 腦,參將郭成將敘馬兵七千人直抵黃沙,參將朱文 達將平茶兵四千五百有奇營茨溝,而一統於李將 軍。二月庚寅昧爽,將軍誓師鎮平,分道並進。三月丙 申,國師喇嘛率灣仲、占柯等犯歸化,于德伏擊於鐵 爐溝,一戰擒喇嘛灣仲,守備曹希彬、牙將劉繼祖擒 占柯、綽兒拓等,軍威大振。戊申破丟骨,又破人荒、阿 牛、阿用、卜洞、玉琢等砦。壬子,文達兵由間道襲克阿 孝,擒其率刑兒柯、東兒柘。是日,成之垣各出兵,拔龍溪、鹿卜。乙卯,于德兵圍沒舌砦,沒舌斗絕,賊距險自 固,我兵四面火攻,賊盡燔死。丙辰、丁巳,諸兵合攻蜈 蚣茹兒東路,溝盡克之,之垣于茹兒獲其祖輪髑髏, 始嘉靖初,輪以松衛指揮守北定關,遇害,茹兒人鏤 其首,漆為飲器,至是歸骨松人詫焉。四月戊辰,破惡 鬧、窯溝、石柱,餘賊奔雪嶺,復聚茨崖,會諸路追兵至, 賊悉委牛馬輜重啗我,我兵斬關入,賊辟易,竄死崖 下,河東平,公乃趣諸將戰河西,羌思答地等恃水漲, 畫江而陳,待我公與將軍策曰:彼恃河湯池,我誠出 不意,夜絕江,擊之西,賊必不支,我既西,粟谷必懈,回 戈東指,勢若從天而下,此所謂首尾如截,應接自難 也。諸將爭言莫吉,將軍曰:羌未見我兵,恃河為固,稍 遲兵形露,賊空壁遁我,即渡無為也。亟誡諸將如期 雞,三號悉引兵乘筏渡河,薄賊所,遲明賊駭,竄猶出 死GJfont,我兵批而殺之,克思答地,標下士唐萬,興射殺 前鋒一人,即前手刃百戶,陳克勤者,諸縱發分,擊西 坡、西革、歪地、乾溝、樹底、雙橋、挖撒等砦,羌敗走,盡拔 之。晡收兵會食,大雨如注,竟三日,江水漲,蕩諸將, 始服將軍。先見云粟谷以兵既西,備果懈。五月壬寅, 夜既半,成兵襲破其上中下三砦,斬首數十級,餘黨 遁追至白草乃還。甲辰,克牛尾,牛尾最狡,酋合兒結、 善占、卜豎、柵自雄、將軍分兵三路之垣,遮後文達左 拒,參將劉用光右拒,宣慰楊應龍以所部精兵從中 擊之,賊據柵礧石,下如奔馬,諸軍奮死登,縱火焚柵, 斬合兒結父子,賊潰。我兵追及之,連戰松坪、黑松林、 黑水河,賊大敗,半赴河死,得所積稞食軍,軍留十日, 燒其砦,餘稞以歸,時東西河俱下,殘羌竄崖谷中,依 偏頭結寨,通譯者詣軍門,降請罷兵,埋奴受降,先後 埋者凡二十三人,牛尾又出丁焉,羌所與銀錁質於 官,以示款誠,且指示廟子溝所,詛結盟石碎河中。郭 成帥眾壘營於黃沙,改名平番,隱若石城,比之無憂 焉。乃疏諸將,功次於朝,上嘉公功,晉兵部右侍郎,廕 一子,諸大夫將士陞賞有差,公既平三城,還錦城,乃 建南羽書,日至三司諸大夫議曰:羌與鹵,鄰國之尾 也。蠻左滇右蜀,而據其中腹也。譬之如牛馬,GJfont集 其尾,猶且祛之,顧任侵其腹,莫之藥乎。公唯唯乃疏 曰:臣秉節鉞鎮茲西土,越西土人不靖,非獨三城也。 瀘河之南,邛海之東,諸夷猓番,部雜居地,寬長孽物, 眾藏姦建,有叛夷曰安守,曰五咱、大咱者,俱土官瞿 紹良部酋,日謀喋血牝主,因而煽虐逞狂,越有邛都, 部落曰黑骨夷者,始以酋長,搆爭流毒境上,甚者刃 王官據符篆,不奉天子法度,臣竊懼焉。建越倒懸急 矣,請拯之,疏上,制可徵,天全剌馬諸路土兵,募雄邊 子弟益之,共萬八千有奇。十月,監軍周光鎬自順慶 入建昌,宣諭上威德,首廉指揮徐孝忠寘之理,以絕 夷內援,已諸路兵繼至李將軍,以十二月辛酉至僉 議,河西、桐槽當分擊之,且置黑夷勿問,參將朱文達 領兵七千,守備滕光國坐營田中,科攻河西五咱,遊 擊邊之垣,領兵六千,守備王之翰翼之,攻桐槽王大 咱,以都司段文炳干棷於越嶲,且護糧餉,行都司宰 都元通判丘一奇專出內,將軍自統材官吳文傑兵 二千居中,約丙寅抵賊巢,以甲子夜半發越嶲,直走 三百里,文達兵夜抵禮州所,百戶張勣者,陰結五咱, 偵我時倉,卒勣不之知,昧爽陳軍於河,賊半渡迎敵, 文達居中,光國右,中科左,將軍殿後,材官周以德兵 衝,矢炮盡發,賊潰,我兵鼓噪渡河,斬數馬賊,河水上 直搗諸巢柵,破之,据其險而壁焉。是日斬首二百五 十有奇,走水死者無算之,垣之翰兵攻桐槽,斬首百 二十有奇,丁卯文達兵攻樟木箐,戊辰攻磨旗山,連 破之,之垣之翰兵攻甘縣,破之,大咱亡匿山谷中,壬 申五咱馬賊千陣於磨旗山,挑戰我兵,四出各張,左 右翼以德兵,衝賊騎馳,兵分縱馳,半合擊斬三馬賊, 餘盡披靡。諸死傷無算,賊退保旄牛山,旄牛者,故漢 延寧間張喬破越嶲夷地也。十六日丙子,文達兵大 破之,夕時大風起,欃槍星自東南霣。夜半,賊西遁,與 安守合守,故紹良族子嘗為巡捕長,遂用此以部勒 諸夷,誘漢辜人亡命者,為逋逃主巴中猾陳光華者, 為之主畫,刻篆符自佩,出入擅僭,制乃與五咱,保聚 西溪、沙戶、馬立、三大柵,自固於是,調之垣之翰兵來 會,丁亥將軍移於河西,是日調鹽井,剌馬兵三千亦 至,獰猙、跳跋、盡裸體,類非人形,夜壁河西,與將軍營 相望,會有詗賊謀劫營者,將軍突拔營而徙,夜二鼓, 賊果來襲,遇刺兵,敗之。自是賊退保沙戶,馬諸路兵 進攻急,賊潰走,我兵力追於魚水安界,前後斬級四 百有奇,五咱走抵魯罵,魯罵者,故咱父逆止廝役也。 其子擢,拍力可敵數十人,故咱依之,逆止死時,時下 巫言禍福,每教五咱戰法,且云歲在戌亥,不利土人, 崔繼賢者謹祀之,陰與張勣厚,自蔽於咱,至是逮勣 與賢,責以詗咱,是時公移鎮臨邛,採議者言膩乃即 黑骨種,而黨逆有黃朗一路,又即安守族屬恐賊急 遁,膩且防膩,出與賊合,於是徵兵三千,以都司李獻忠、守備劉繼祖、指揮尹從壽領之馬湖,戒之建而不 GJfont。三月庚寅,將軍與監軍議南夷,以安守為望,非先 致守不可得五咱,然守迫不可卒縛,計誘之,乃佯出 巡河西諸營,問勞諸兵士疾病者,歸而壁理經堡,示 轉圖五咱於西亡東意,是夕,詗者報守賊集,大斧火 炬數百,宜備非常。將軍戒諸營壘待之,以中科領兵 六百劄於麥,達去守故砦三十里,守果率眾潛歸伺 虛實,庚子夜,密遣材官高逢勝屬精兵三百,銜枚間 道雨夜入麥達營伏,又檄諸屯田吏士伏營左右為 援,壬寅,守來襲營,諸伏兵齊發,格殺賊五十餘級,奇 兵劉懷者手斬守逢勝,生縛光華,諸散走者,伏兵盡 追殺之,中科解守甲、虎韔、金芾,飾以雙龍刀,刻五星 文,蓋梟魯云守既殪,西南邛笮、苴蘭靡莫諸酋長皆 震怖,於是高山四堡,大小七校,諸西番爭乞降。各埋 二奴於道,合掌,頂佛經,誓如西羌故事,是時之翰於 越嶲伏兵大孤山,掩黑夷酋長,生得阿弓凹、溪咱等 七大酋,一則手刃千戶丁,應時者越三日,戊申之垣 擒五咱於昌州。初,軍圍咱急,咱遁,將軍授指揮王吉 計,且囑之垣伏兵擒之,七兇憝安、四兒自知罪浮五 咱,咱擒次必及先,聚黨數百,据虛郎箐以待將軍,乃 召紹良詳責之,曰:若自治,羯奴亡,久煩官兵也。四月 辛酉,撤各路兵,故有事於邛夷建,父老來謁,請留兵 者,謝不與見。癸亥,建旗鼓北行,諸裨將先一日發,是 夕,四兒自顧其部落曰:總兵循河北去矣。且解甲寢。 夜半,將軍率諸將悉返。甲子昧爽,兵抵賊砦光國、先 登,破之,四兒走文傑,兵躡之,西番擒之。是日,建城發 兵捕其妻妾并其弟,破波把事,張煒盡殺之。煒,故陰 賊,挾四酋以亂,土官中,每以睚眥殺人,莫敢問者。 至是始正其罪云,庚午,將軍之冕山,是日逮千夫長 趙應宣與王大咱賊通者,五咱走匿普雄酋長姑咱 所。丙子,文達之翰軍於普雄之五里箐,之垣軍於桐 槽之哩波囉,為犄角勢。之翰乃引兵就五咱所藏峒 穴,擒之。咱中流矢死。是日,文達兵攻南箐、黑骨巢,之 垣兵攻桐槽鐵橋村,盡破之,共斬首七百有奇,二酋 既死,黑骨無得脫,黑骨,故邛都所部,乃唐兩林蠻史 所稱邛都最大者,以有君長也。今邛都領印與百夫 長等故土官,嶺柏妾沙氏淫於族人,阿祭負印歸之, 孽子應昇爭不獲祭死,其子鳳起勢益強,應昇日酗 酒,為廣洪番所剚。至是議者欲征鳳起以及膩,乃慮 道遠,終不得要領。議未決,公遣華陽劉令寅檄王之 翰諭鳳起,鳳起恐,內印乃釋去,而廣洪番故殺應昇 者屬,之翰將兵二千,破之,斬百級,是時,公方欲下令 解甲而前,所遣防膩及三將違節入膩,竟營於涼山, 膩酋撒假,故凶狡歲,帥眾出沒榮丁賴,因間剔孕烹 嬰,填肉盈坑,侵越地二百里,與中鎮白祿枯須為死 黨,黃郎彝安興楊九乍為姻婭,至是興九偽降導官 兵,深入伏發,三將死焉。報至,公復手疏請討,分兵三 道,遊擊周于德、守備滕光國出中鎮,副使武尚耕、監 之參將郭成、朱文達都司萬鏊出馬湖,副使李士達、 監之遊擊邊之垣行都司宰調元,出建越,防賊逸,副 使周光鎬、監之參政周嘉謨督餉,右布政使彭GJfont、參 政張孫繩後先紀功,而李將軍應祥居馬營權,四面 都護仍徵土漢兵共四萬有奇。以冬十月出師,公移 鎮嘉州,兩監軍議曰:中鎮白祿、枯須二酋,實翼撒假。 枯須自諄涼山之逆,歸而嘔血死,白祿刃諸將而匿, 其蓋輿菸家,此於法無赦,惟是上下六落熟彝,元未 助凶,請無筋無骨用廣招徠,又膩及黃郎並討彼,必 并力抗師。而黃郎屋江裔土,不若姑拊黃郎,以便輪 而分膩之勢,俟膩平,師歸挾凶囚縶之。公稱善。十一 月戊申,中路兵先入,賊悉眾保官廖河,庚戌,于德遣 天全兵擊之,而令酉陽兵擊茜雞坪,賊阻河拒敵,光 國兵衝其剡,酉陽兵潛亂上流,出賊後撓之,賊潰走 冷溪河,李將軍以十二月甲子督馬路進攻穵黑,擒 其酋腳舌、腳阿,丙寅,中路兵悉扺枯樹坪,留光國守 官廖以遏煖反,己巳,克馬蝗山,山迫阨,賊礧石如壁, 我兵仰攻不克,千德遣酉陽兵攻山前,牽賊而自將 標兵,宵度火燒崖,遶出山背,夾攻之,賊不能支,棄山 遁大鷹崖,殺馬溪,溪險惡,賊巢絕壁下,我師攀藤策 杖不得入。癸酉,馬路兵克白穵、天星囤。先是,成遣土 舍,文安民諭,安興待以不死意,興中持假九乍,集賊 萬餘團四山,分枝接戰,矢石如雨下,我兵冒險攻之, 播州兵先登,各路兵銃箭齊擊,賊大敗,遁。除夕甲申, 武監軍趣中路兵,乘賊懈渡馬溪,營於木瓜,與賊持。 明年正月己丑,假糾眾由大南門、大木瓜兩路突襲, 馬營播州帥楊應龍率眾大呼衝之,賊退。壬辰,中路 兵攻木瓜,斬白祿於陣,祿屢敗,恚憤,至是糾賊千餘 從大赤口出木瓜,躍馬督戰甚銳,酉陽兵伏弩矢中 之,祿死,獲其黨,已別阿厄等斬獲無算,壬寅,馬路文 達鏊兵,破小木瓜。二月己未,中路兵發木瓜,進次於 出水坪,明日渡利濟山,士穿雪蟻,附達山椒營焉。辛 酉破大木瓜、大赤口,獲彝器、彝書牌甲及涼山營將衣蓋。癸亥,中路兵焚西姑擺兇爪等巢,馬路兵搗大 小木瓜等巢,是時,公自嘉移鎮敘州,趣諸將擊賊,籌 水陸運道,革抉拔芮亡,不具庀直指何公,趣川東庾 粟千艘至軍中,益踴躍,甲子,建路調元之垣兵,破賊 於梅古河,乙丑,文達兵搗撒假巢,假僭西國平天,號 堂皇,樓室大踰制,窖苦荍圓根,不訾谷量馬牛,至是 我兵資糧於敵,無慮飛輓矣。乙丑,兇爪、呷黑等彝來 降,不果。庚午,建路兵破賊於普沱河,辛未中,路兵焚 大赤口巢,癸酉,破虎背崖,乙亥,馬路成兵分三道直 搗膩乃諸巢,賊男女突逸,悉擒之。丙子,文達鏊合兵 攻魚塘口,斬白魁,魁,故殺李獻忠者。丁丑,建路守備 王之翰遇賊,戰於凹曲腳河,破之。戊寅,馬路成兵遇 賊於葫蘆山,大破之。三月己丑,馬路諸將合兵攻涼 溝,鏖戰於萬鄉谷,獲白魯阿什咱,阿什咱,假弟也。庚 寅,破拖梅河,甲午,兇爪、賈書等乞降於中路,獻馬甲。 公許之。辛丑,馬路兵破小涼山,庚戌,鏊兵,破老鼠囮, 擒假妻男女。是時,假竄沙馬,氣益奪。中科兵破虎頭 囮,擒阿咱,咱,故殺尹從壽者。四月甲寅,文達兵破鷹 嘴崖,辛酉,成兵連破七洞關,石崖,白崖,革穵洞,假與 心腹勁彝四十人,伏三寶山石壁中,我兵架連梯逼 之,從彝多射死,遂斬假,醢之。假自其父普書伯約GJfont 張虎闞,號鱷普王,世濟其兇。至是乃伏天討云。己卯 破穵黑,擒西姑擺。壬子移師攻黃郎,破袪裏密,俘安 興母楊氏,興遁。五月乙酉,破海腦。辛卯破那古,俘興 妻沙氏。辛丑鏊兵,攻石坡、羅坡囮、乃俘安興,安興者, 故土知府冑也,貌雄傑,力敵百夫,居常自言:馬湖,我 故宅,我必復之。及假誅興,白虞不免,與安勉據祛裏 密,抗官兵,至是就擒,惟九乍未獲,獲其妻馬氏,公念 佳兵不祥,不爭事,未諳彝纍纍降者,與之更始如日 者,松潘建嶲故事,還侵地歃血,被牛革埋奴為誓,戊 寅下令班師,公疏文武將吏,功次於朝,各陞賞有差, 更畫善後策十五,事移兵備以資彈壓,置安邊以固 封守,設撫彝以便分理,開縣治以育殘氓,改守備以 据要地,設巡檢以轄黃郎,定奠長以束邛彝,修武備 以控要荒,設堡墩以嚴烽堠,正疆界以杜侵爭,清土 田以供邊餉,撤守戍以省遠徭,更敕書以專責任,遴 守備以馭窮陬,簡職官以裨始事。上悉從公,請下其 議著為令。

《蜀山考》
王象之
编辑

金陵隨筆云:蜀人繪蜀山,作六圖,一曰峨眉,去嘉州 峨眉縣百里,為六山之最,自白水寺登山,初二十里 有石磴可登,又二十里多無路,以木為梯,行二三里 方著實地,又二十里有雷洞,始到光相寺,則峨眉絕 頂,其上樹木禽鳥多與平地異,天氣尤不同,九月初 已下雪,應綿衣絮衾用盡,而終夜燈火,山上水煮飯 不熟,飯食皆從白水寺,造上所謂光相錦雲天,燈陰 雪不見。一曰青城山,中有六道宮,丈人觀、上清宮為 最,五宮觀皆在山之麓五里,至上清又至成都,山則 為半山,至大面山則為山之巔,大面山後即老人村, 不可通矣。一曰錦屏,今閬州城南,五山峙立,江南如 屏,有浙間山川之狀,有讀書巖,乃陳堯叟兄弟讀書 之地。一曰赤甲白鹽,在今夔門GJfont澦之兩岸,水流其 中而兩山束之,大率如蜀之門戶。一曰劍門關,古所 謂劍關之險,有大劍、小劍之號,往往山皆北向,有劍 鋒之狀,而道出兩山之間,有關司以司之。一曰巫山, 今夔州巫山縣之東,十二峰不是一面生,江遶此山, 周遭十二峰,故人繪為一圖爾。

《蜀水考》
前人
编辑

四瀆惟江最大,發於岷,逕夔荊達楊而入於海,此江 之原也。自蜀而言,江之外,其水有七:出於綿之神泉 曰綿水;出於什邡之章洛山曰洛水;分流於永康之 湔堰曰湔水;綿水自綿竹紫巖山逕德陽,洛水自什 邡入洛湔水逕導江、崇寧、九隴、濛陽,亦入於雒,三水 皆合於雒。自雒逕懷安、簡資、GJfont順,至瀘與江水會總, 曰內水;發源於江岫之清川,逕綿潼遂東至於合曰 涪水;發源於沔之青泥嶺,逕大安利閬果,至合與涪 水會,曰嘉陵水;發源於小巴嶺,逕巴篷之伏虞,西南 以至於渠曰巴水;出萬頃池逕明通,又至渠與巴水 合曰渠水。巴渠二水既合,逕廣安新明,至合與嘉陵、 涪水會,以達於渝而江始大,此七水與江別,合之大 略也。若分流出彝中,入中國以附於江者,有三:曰青 衣,曰羊山,曰馬湖,青衣出來山,逕嚴道、洪雅,夾江而 下羊山,出鐵豹嶺,逕漢源至嘉定之南,與青衣水合 入於江,馬湖自彝都流至敘,亦入於江,又有出於郡 邑之山澤者,則自岷峨而下,沿流以至於夔,不勝其 眾,其大者如盛山之萬頃,池則釃流有四:一入於渠, 三入於夔,惟漢水出嶓冢,與江分流,由漢金趨襄,至 江夏大別山,始與江合。此蜀眾水接連荊楚源流之 大略也。

四川總部藝文三编辑

《蠶叢國詩四章》
巴俗謠
编辑

華陽國志巴志篇:其民質直,好義,土風敦厚,有先民之流,故其詩云云。

川崖惟平,其稼多黍,旨酒嘉榖,可以養父,野惟阜丘, 彼稷多有,嘉穀旨酒,可以養母。

惟月孟春,獺祭彼崖,永言孝思,享祀孔嘉,彼黍既潔, 彼儀惟擇,蒸命良辰,祖考來格。

日月明明,亦惟其名,誰能長生,不朽難獲。

惟德實寶,GJfont貴何常,我思古人,令聞令望。

《河圖引》
蜀謠
编辑

汶阜之山,江出其腹,帝以會昌,神以建福,大饑不飢, 蜀有蹲GJfont,大旱不亂,蜀有廣漢。

《蜀國絃歌篇》
梁·簡文帝
编辑

銅梁指斜國,劍道望中區。通星上分野,作固下為都。 雅歌因良守,妙舞自巴渝。陽城嬉樂盛,劍騎鬱相趨。 五婦行艱至,百兩好遊娛。牲祈望帝祀,酒酹蜀侯姝。 江妃納重聘,卓女愛將雛。停弦時繫爪,息吹冶脣朱。 脫衫湔錦浪,迴扇避陽烏。聞君握節返,賤妾下城隅。

《蜀道難》
同前
编辑

巫山七百里,巴水三迴曲。笛聲下復高,猿啼斷還續。

《蜀道難》
劉孝威
编辑

玉壘高無極,銅梁不可攀。雙流逆巇道,九GJfont澀陽關。 鄧侯策馬度,王生斂轡還。斂轡懼身危,叱馭奉王猷。 若GJfont千金重,誰為萬里侯。戲馬吞珠界,揚舲濯錦流。 沈犀厭怪水,握鏡表靈丘。禺山金碧有,光輝遷亭車。 馬尚輕肥彌,想王褒擁節。反更憶相如,乘傳歸君平。 子雲GJfont不嗣,江漢英靈信已衰。

《蜀道難》
陳陰鏗
编辑

王尊奉漢朝,靈關不憚遙。高岷長有雪,陰棧屢經燒。 輪摧九折路,騎阻七星橋。蜀道難如此,功名詎可要。

《蜀國弦》
隋·盧思道
编辑

西蜀稱天府,由來擅沃饒。雲浮玉壘夕,日映錦城朝。 南尋九折路,東上七星橋。琴心若易解,令客豈難要。

《送金敬陵入蜀》
崔信明
编辑

金門去蜀道,玉壘望長安。豈言千里遠,方尋九折盤。 西上君飛蓋,東歸我挂冠。猿聲出峽斷,月彩落江寒。 從今與君別,花月幾新殘。

《幸蜀西至劍門》
元·宗
编辑

劍閣橫雲峻,鑾輿出狩迴。翠屏千仞合,丹障五丁開。 灌木縈旗轉,仙雲拂馬來。乘時方在德,嗟爾勒銘才。

《廣谿峽》
楊炯
编辑

廣谿三峽首,曠望兼川陸。山路遶羊腸,江城鎮魚腹。 喬林百丈偃,飛水千尋瀑。驚浪迴高天,盤渦轉深谷。 漢氏昔云季,中原爭逐鹿。天下有英雄,襄陽有龍伏。 常山集軍旅,永安興板築。池臺忽已傾,邦家遽淪覆。 庸才若劉禪,忠佐為心腹。設險猶可存,當無賈生哭。

《送鄭司倉入蜀》
盧照鄰
编辑

離人丹水北,遊客錦城東。別意還無已,離憂自不窮。 隴雲朝結陣,江月夜臨空。關塞疲征馬,霜氛落早鴻。 潘年三十外,蜀道五千中。送君秋水曲,酌酒對秋風。

《餞鄭安陽入蜀》
駱賓王
编辑

彭門折GJfont外,井絡少城隈。地是三巴俗,人非百里才。 畏途君悵望,岐路我徘徊。心賞風煙隔,容華歲月催。 遙遙分鳳野,去去轉龍媒。製錦非前邑,鳴琴即舊臺。 劍門千仞起,石路五丁開。海客乘槎泛,仙童馭竹迴。 魂將離鶴遠,思逐斷猿哀。唯有雙鳧舄,飛飛去復來。

《白帝城懷古》
陳子昂
编辑

日落滄江晚,停橈問土風。城臨巴子國,臺沒漢王宮。 荒服仍周甸,深山尚禹功。巖懸青壁斷,地險碧流通。 古木生雲際,孤帆出霧中。川途去無限,客思坐何窮。

《曉發興州入陳平路》
蘇頲
编辑

旌節指巴岷,年年行且巡。暮來青障宿,朝去綠江春。 魚貫梁緣馬,猿奔樹息人。邑祠猶是漢,谿道即名陳。 舊史饒遷謫,恒情厭苦辛。寧知報恩者,天子一忠臣。

《夜宿七盤嶺》
沈佺期
编辑

獨遊千里外,高臥七盤西。山月臨床近,天河入戶低。 芳春平仲綠,清夜子規啼。浮客空留聽,褒城聞曙雞。

《蜀道難》
李白
编辑

噫吁巇,危乎高哉。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蠶叢及魚 鳧,開國何茫然,爾來四萬八千歲,不與秦塞通人煙。 西當太白有鳥道,可以橫絕峨眉巔,地崩山摧壯士 死,然後天梯石棧相鉤連。上有六龍迴日之高標,下 有衝波逆折之迴川,黃鶴之飛尚不得過,猿猱欲度 愁攀緣。青泥何盤盤,百步九折縈巖巒,捫參歷井仰 脅息,以手撫膺坐長嘆。問君西遊何時還,畏途巉巖 不可攀,但見悲鳥號古木,雄飛雌從繞林間,又聞子 規啼夜月,愁空山。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使人聽此凋朱顏,連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絕壁,飛湍瀑 流爭喧豗,冰GJfont轉石萬壑雷。其險也若此,嗟爾遠道 之人,胡為乎來哉。劍閣崢嶸而崔巍,一夫當關,萬夫 莫開。所守或匪親,化為狼與豺,朝避猛虎,夕避長蛇, 磨牙吮血,殺人如麻。錦城雖云樂,不如早還家,蜀道 之難,難於上青天。側身西望長咨嗟。

《送友人入蜀》
前人
编辑

見說蠶叢路,崎嶇不易行。山從人面起,雲傍馬頭生。 芳樹籠秦棧,春流遶蜀城。升沉應已定,不必訪君平。

《上皇西幸南京歌》
前人
编辑

九天開出一成都,萬戶千門入畫圖。草樹雲山如錦 繡,秦川得及此間無。

華陽春樹似新豐,行入新都若舊宮。柳色未饒秦地 綠,花光不減上陽紅。

秦開蜀道置金牛,漢水元通星漢流。天子一行遺聖 跡,錦城長作帝王州。

水綠天青不起塵,風光和暖勝三秦。萬國煙花隨玉 輦,西來添作錦江春。

劍閣重關蜀北門,上皇歸馬若雲屯。少帝長安開紫 極,雙懸日月照乾坤。

《送李少府入蜀》
韓翃
编辑

行行獨出故關遲,南望千山無盡期。見舞巴童應暫 笑,聞歌蜀道又堪悲。孤城曉閉清江上,疋馬寒嘶白 露時別。後此心君自見,山中何事不相思。

《竹枝詞》并序
劉禹錫
编辑

四方之歌,異音而同樂。歲正月,余來建安里中,見聯歌竹枝,吹短笛擊鼓以赴節。歌者揚袂,雜舞以曲,多為賢。聆其音中黃鍾之羽,其卒章激昂如吳聲,雖傖儜不可分,而含思婉轉有淇澳之GJfont音,昔屈子居沅湘間,其民迎神,詞多鄙陋,乃為作九歌,到於今,荊楚歌舞之故,余亦作竹枝詞九篇,俾善歌者颺之,附於末後之聆巴渝,知變風之自焉。

白帝城頭春草生,白鹽山下蜀江清。南人上來歌一 曲,北人莫上動鄉情。

日出三竿春霧銷,江頭蜀客駐蘭橈。憑寄狂夫書一 紙,家住成都萬里橋。

瞿唐嘈嘈十二灘,此中道路古來難。長恨人心不如 水,等閑平地起波瀾。

山上層層桃李花,雲間煙火是人家。銀釧金釵來負 水,長刀短笠去燒畬。

山桃紅花滿上頭,蜀江春水拍山流。花紅易衰似郎 意,水就無限似濃愁。

江上朱樓新雨晴,瀼西春水縠文生。橋東橋西好楊 柳,人來人去唱歌行。

巫峽蒼蒼煙雨時,清猿啼在最高枝。箇裏愁人腸自 斷,由來不是此聲悲。

城西門前灩澦堆,年年波浪不能摧。懊惱人心不如 水,少時東去復西來。

兩岸山花似雪開,家家春酒滿銀杯。昭君坊中多女 伴,永安宮外踏青來。

《竹枝詞》
白居易
编辑

瞿唐峽口冷煙低,白帝城頭月向西。唱到竹枝聲咽 處,寒猿晴鳥一時啼。

《竹枝詞》
顧況
编辑

帝子蒼梧不復歸,洞庭葉下楚雲飛。巴人夜唱竹枝 後,腸斷曉猿聲漸稀。

《竹枝歌三首》
李涉
编辑

荊門灘急水潺潺,兩岸猿啼煙滿山。渡頭年少應官 去,月落西陵望不還。

巫峽雲開神女祠,綠潭紅樹影參差。下牢戍口初相 問,無義灘頭剩別離。

石壁千重樹萬重,白雲斜掩碧芙蓉。昭君溪上年年 月,獨自嬋娟色最濃。

《送人遊蜀》
馬戴
编辑

別離楊柳陌,迢GJfont蜀門行。若聽清猿後,應多白髮生。 虹霓侵棧道,雨雪雜江聲。過盡愁人處,煙花是錦城。

===
《竹枝詞》
孫光憲
===門前春水白蘋花,岸上無人小艇斜。商女經過江欲

暮,散拋殘食飼神鴉。

《悼蜀詩四十韻》有序
宋·張詠
编辑

至道紀號,元祀春正月,為審官院考績引對,天子曰:天厭西蜀,歲且荐饑,任失其人,枉政偷剝,民興怨嗟,搆孽肆暴,授命虎旅,殄滅兇逆,矧彼黔首,不聊其生,觀人治民,朕意罔怠,寬即育姦,猛即殘俗,得夫濟者,實其人爾,惟方直歷政,有績邛僰,幽遐往理其俗,克威克愛,汝其欽哉。祗奉厥命,乘輅西征,夏四月二十有八日,供厥職噫,謀算庸陋,罔敢怠忽,豪猾抑之賦斂,乃省存恤窮,困招綏流亡,杜絕剝削,宣揚皇風,迨一歲而民勿克,安非郡縣之罪,偏將之罪也。有聽者孰不知民心,上畏王師之剽掠,下畏草孽之強暴乎。良家困弊,漸復從賊,庶賒其死,深可忿也。天子遠九重孤賤者,憚權豪不敢言,嗚呼,雖采詩之官,闕之久矣。然歌詠諷刺之道,不可寂然。詠敢作悼蜀詩四十韻,書於視政之廳,有識君子,勿以狂瞽為罪。

蜀國GJfont且庶,風俗矜浮薄。奢侈極珠貝,狂佚務娛樂。 虹橋吐飛泉,煙柳閉朱閣。燭影逐星沉,歌聲和月落。 GJfont雞破百萬,呼盧縱大噱。遊女白玉璫,驕馬黃金絡。 酒肆夜不扃,花事春漸作。禾稼暮雲連,紈繡淑氣錯。 熙熙三十年,光景倏如昨。天道本害盈,侈極必禍托。 當時布政者,罔思救民瘼。不能宣淳化,移風復儉約。 情性非方直,多為聲色著。從欲竊虛譽,隨俗縱貪攫。 蠶食生靈肌,作威恣暴虐。佞罔天子聽,所利唯剝削。 一方忿恨興,千里攘臂躍。火氣烘寒空,雪彩揮蓮鍔。 無人能卻敵,何暇施擊拆。害物黷貨輩,皆為白刃爍。 瓦礫積臺榭,荊棘迷城郭。里第鎖榛蕪,庭軒喧燕雀。 斗粟金帛巿,朿芻羅綺博。悲夫久奢民,不能飽葵藿。 朝廷命元戎,帥師盪兇惡。虎旅一以至,梟巢一何弱。 燎毛焰晶熒,破竹鋒熠爚。兵驕不可戢,殺人如戲謔。 悼髦皆罹誅,玉石何所度。未能翦強暴,爭先謀剽掠。 良民生計空,賒死心殞穫。四野搆豺狼,五畝孰耕鑿。 黔首不安堵,炎如居鼎鑊。出師不以律,餘孽何由卻。 俾夫熾蜂蠆,寡術能籠絡。邊陲未肅清,胡顏食天爵。 世方尚奔競,誰復振謇諤。黃屋遠萬里,九重高寥廓。 時稱多英雄,才豈無衛霍。近聞命良臣,拭目觀奇略。

《送蔡思賢參政使蜀》
明·蘇伯衡
编辑

清晨旌節三川去,今日車書萬國同。燕餞都亭來詔 使,停驂鄉井訪鄰翁。峰經回雁邊聲靜,峽入啼猿樹 影空。昭烈祠西諸葛廟,秦州城北隗囂宮。神交露立 蒼茫際,長嘯風生感慨中。毛伯昔聞周上介,隨何今 見漢明公。布宣德意相如檄,囊括山川太史功。河隴 從茲兵不搆,轘轅此去路相通。庭充橘柚陳方物,歌 聽巴渝識土風。最是多情江漢水,直隨歸楫到江東。

《鐵門扇》
林俊
编辑

瀼西一舍許,兩山勢迴合。巨石狀城門,鐵衣護周匝。 楚蜀相犬牙,乾坤互闢闔。當關一夫守,萬馬不敢發。 雲龕入玲瓏,元氣深吐納。風搜群竅開,水樹聲互答。 推篷暫此清,巫山事雜沓。

《蜀國弦七首》
劉基
编辑

胡笳拍斷元冰結,湘靈曲終斑竹裂。為君更奏蜀國 弦,一彈一聲飛上天。

蜀國周遭五千里,峨眉岧岧連玉壘。岷嶓出水作大 江,地砉天浮戒南紀。

舒為五色朝霞暉,慘為虎豹嗥陰霏。翕為千嶂雲雨 入,噓為百里雷霆飛。

白鹽雪消春水滿,谷鳥相呼錦城暖。巴姬倚歌漢女 和,楊柳壓橋花纂纂。

銅梁翠氣通青蛉,碧雞啼落天上星。山都號風寡GJfont 泣,杜鵑嗚咽愁幽冥。

商悲羽怒聽未了,窮猿三聲巫峽曉。瞿唐噴浪翻九 淵,倒瀉流泉喧木杪。

樓頭仲宣羈旅客,故鄉渺渺音塵隔。含悽更聽蜀國 音,不待天明頭盡白。

《本寧談蜀中用兵後和二首》
沈一貫
编辑

夔子當年國,明妃此夕村。溫泉通海窟,石壁鎮江門。 野哭知誰氏,年饑守故園。啼烏聲未歇,猶和斷腸猿。

西望岷為雪,南窺楚作雲。酪奴堪自老,葆旅不成群。 叢淺蠶休織,田汙鳥罷耘。山川厭腥氣,流水濯巴文。

《送駱泰入蜀省兄》
蘇平
编辑

回首鴒原感別離,遠攜書劍上巴西。雲深蜀魄呼名 語,月冷猿聲向客啼。諸葛祠堂春草沒,杜陵茅屋夕陽低。相思亦有南來雁,莫道音書醉懶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