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636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六百三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六百三十六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六百三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六百三十六卷目錄

 瀘州部彙考二

  瀘州驛遞考

  瀘州兵制考

  瀘州物產考

  瀘州古蹟考

  瀘州峒蠻考

 瀘州部藝文一

  寶山賦          明張駿

  武侯祠碑記        趙大佶

  大觀堂記          薛甲

 瀘州部藝文二

  將之瀘郡旅次遂州遇裴晤員外謫居於此話

  舊凄涼因寄二首選一  唐鄭谷

  荔枝樹           前人

  瀘水            胡曾

 瀘州部紀事

 瀘州部雜錄

職方典第六百三十六卷

瀘州部彙考二编辑

瀘州驛遞考    《總志》州縣《志》合載编辑

本州

瀘州水驛 黃艤水驛。

立市馬驛 俱在治北。

渠壩水驛 在治西。

瀘川馬驛 在治南。

來節驛 萬曆初知州趙大佶建,以上俱燬。站船三隻,水手六名,橈夫十八名,歲支銀四百九十六兩八錢。

東門 渡大江南行,由橋村學堂大橋諸鋪,交納溪界。

大江正東 由永安鋪、黃葛鋪、文星橋、石龜樓、分水嶺、老鷹崖、龍蕩子至姚壩,交仁懷縣界。西門 由龍吟鋪、高硐鋪、方山鋪、龍橋鋪、馬嶺鋪、南井驛,交江安界。

會津門 渡小市,由土漕口、雙林鋪、高山鋪、中火鋪、林坎鋪、來節驛、嘉明鎮,交隆昌縣界。北門 渡資江小市,由鳳橋鋪、高山鋪、胡市鋪、高店鋪、朱明鋪、至鎮交富順界。

大江東北 由大橋鋪、白茅鋪、黃艤驛、神山驛、虎頭鋪、黑石鋪交合江縣界。

小市東北 由金井鋪、特凌鋪、石盤鋪、新店鋪、石馬鋪、雲錦鋪、安賢鋪、立市站交永川縣界。納溪縣

峽口水驛 在治東。

渠壩驛 裁。

納溪水驛 立水站,站船三隻,水手六名,橈夫十八名,歲支銀四百九十六兩八錢。

康熙十九年因

大師進勦於江門,設驛馬二十匹,驛丞一員,二十

一年雲貴蕩平,奉裁。

縣門驛 舊設六橈,站船三隻,康熙四十八年奉裁一隻,存留六橈,船二隻,應遞過往差員。江門驛 站船一隻,於康熙元年因納邑地少民稀,上議歸於敘永軍,糧廳領設,久成定例。合江縣

史壩水驛 在治東。

牛腦水驛 在治北。

神仙水驛 在治西,俱燬。

站船三隻,水手六名,橈夫十八名,歲支銀四百九十六兩八錢。

江安縣

江門水驛 在治東。

黃壩水驛 在治南。

大洲水驛 站船三隻,水手六名,橈夫十八名,歲支銀四百九十六兩八錢。

瀘州兵制考         《州志》编辑

州總

瀘州衛守備一員。

駐防瀘江把總一員,兵五十名,係永寧協鎮分撥,每歲更換。自康熙二十三年甲子起。

駐防納溪縣把總一員。

駐防江安縣把總一員,俱隸永寧協。

瀘州物產考         《州志》编辑

州總

香薷 治北金井鋪石岡上生者,為佳飲,可祛暑。

荔枝 在治南藍田壩,久伐無遺,杜工部詩:憶過瀘戎摘荔枝,清風隱映石逶迤,京中舊見君顏色,紅顆酸甜只自知即詠此也。

茶 茶經瀘,茶味佳,飲之療風。

楠木    石青    鰉魚

石綠

竹桃 江安縣出。

瀘州古蹟考     《總志》《州志》合載编辑

本州

樂共城 在治內小龜山,宋置城,領江門寨,鎮溪、梅嶺、大洲三堡後并入江安寨,入納溪,林廣討瀘彝乞弟破樂共城即此。

武都城 在治北三十里,宋大觀初建,滋州置承流仁懷二縣,宣和中廢州為武都城,以仁懷縣為堡,承流縣并入仁懷。

九支城 在治西五十里,宋大觀初建純州,置九支、安溪二縣及美利城。宣和初廢巴州,及九支縣為城,以安溪、美利城為寨,改滋州為堡。鐵瀘城 在治東百里,宋制置,使余玠遷瀘州於神臂山即此。

廢涇南縣 在涇水之南,唐分涇南縣,後省入瀘。

瀘川廢縣 在治內,本漢江安縣,梁置瀘州於此,隋改為瀘川縣,唐宋仍舊,元省。遺址尚存。綏遠寨 初屬武都城,宋宣和初始屬州。僰道寨 在治南二十里,東漢征南蠻屯兵於此。

博望寨 在治東,宋咸平七年置,神宗賜名南壽,以寨在南壽山故也。

海觀 在治東隅大江之滸,秋夏遇水漲,兩江環合,瀰漫浩渺,真如海觀。

GJfont洞 在治南二里,石刻三字,今磨滅。飛雲洞 在治西,唐庚讀書處。

飛霞洞 在治南方山,即真人韓飛霞修煉處。古榕樹 在寶山,盤結夭矯如龍。

石海螺 在龍貫山,往過吹之,山谷皆震,人以為公輸子真蹟。

GJfont樹 在治南三十里,朱家莊有木GJfont樹,葉如桑柘,甚茂,蕃舊傳朱氏鄉試一人,豫結一GJfont,會試一人,豫結一GJfontGJfont下結一盤,連之朱子和朱茹、朱苕、朱藻等,甲乙科第,皆此樹之驗。拙溪 在治東北七里,黃山谷過而墜驢不曰驢拙而曰溪拙,手書拙溪二大字鑴石,今尚存。馬謖溪 在治西寶山下,武侯征南蠻,謖獻地輿,隨師屯溪上,因名。

龍馬潭 在治北二十里,唐州人王昌遇落魄仙,授以道術,比歸售馬送昌,瞬息至家,而馬化為龍入潭矣。

鎖江塔 在治東江上,郡人王藩臣於明萬曆間傾宧橐,造浮圖以培風土,號文筆點水。試劍石 在治東渡頭,昔傳仙人於此試劍石,為兩分。

金雞灣 在治南三牙腦渡口,舊傳仙欲成梁於大江,聽雞鳴乃止,江北水中橋磧尚存,水落春晴,觀之猶見。

天生橋 在治北六十里江邊,山石生成,不假斧鑿人工,因名之。

閣書巷 在治南。

螺螄井 在治南。

撫琴臺 在治北,孝子尹伯奇投江後,登臺鼓履霜之,操以悟親心,父吉甫援琴作子安操臺,

乃山石生成,周圍十丈,至今靜夜猶聆琴音。鴈塔 按《明一統志》:在舊郡學,趙雄即講堂中庭立二鴈塔,鑴進士姓名於上。

鎮遠樓 在治內,四山環合,氣像甚偉,即明之大觀臺也。

南定樓 在治內,宋郡守晁公武建,取出師表中為名,昔陸務觀詩:行遍梁州到益州,今年又作渡瀘遊。江山重複爭供眼,風雨從橫亂入樓。即明之南樓,今燬。

江山平遠樓 在治西寶山,黃魯直豪遊,題有江山平遠難為畫,景物高寒易得秋之句。雲樓 在治南,學使何閎中建二層,上肖魁神像。鐫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一聯於樓,一刻仰鑽瞻忽四句於四柱,今俱燬。

四山堂 在治寶山上,宋李垕有詩,今燬。籌邊堂 在治內,宋安撫使黎伯登建。

GJfont繡堂 在治內,宋趙雄出鎮於此,因名。雅歌堂 在治內,宋安撫使黎伯登建。

整暇堂 在治南,宋建。

四香亭 在治南,荼蘼香、春芙蕖香、夏木犀香、秋梅花香、冬亭之勝概。

瀘江亭 在治東城外,昔傳為江陽兒祠,後為餞賓所,即明之江陽閣。

薑亭 在治北,郡人王綸以母性不食薑,作亭植薑以示不忘。

觀瀾亭 在治北隅,弘治中副使羅安建。寄興亭 在治內道,署中羅安建。

夢仙亭 在治北三里江岸上,明嘉靖間合州民蔡百貫尚白蓮,聚眾為亂,州牧以入覲,委王判官者署事,王與小吏謀誣瀘人暗結白蓮,請勦之,計欲乘機盜庫也。爰檄屯鹽僉事崔監軍上南將解纜,夢一黃衣道士曰:瀘有難,微公救不可。公詢之。道士曰:王州判左計也,民實冤之。公問其處,道士以住瀘之江西沱呂姓為告,公尋寤,誌之,及至瀘人壺漿以迎,不罷市鬻,尋執判官於兩臺,治以法。公問民曰:有江西沱否。曰:有。有呂道人否。曰:無也。公遍遊沱下,見崖石鑴有黃衣人,如夢中像,乃洞賓也,始信告語,應驗弗爽,捐金建江亭,塑坐像一,睡像一,昔燬,今重建。

百花春館 在治北,宋名宦魏了翁建,為士大夫遊賞之所。

靜籌樓 在瀘州衛治內。

納溪縣

保子寨 在治西,世傳武侯南征,屯兵於此。舊縣壩 在治北十里,元大德中移江北以避蠻害,至大初仍復,今縣基尚存,昔人掘得銅犧象樽一,太和羹GJfont一,爵三,貯於學宮。江陽樓 在治西。

合江縣

試劍石 在縣治北,有大石兩分如剖,相傳仙人試劍於此,云前州治內亦有試劍石。

先氏巖 在治北,唐神童先汪讀書處。元涼國公趙世延有記,學士虞集跋,皆磨滅難識。流杯池 在治南八里,水從巖引,注石渠上,書天下奇觀四字,晉王珍遊賞於此。

流水亭 在治東二里,鑿石渠構亭引流,有碑文字,磨滅不可考。

吏隱閣 宋治平四年,鄧太師綰令瀘川作吏隱閣,於瀘之合江邑居之南,轉清溪而上六十里曰安樂山。世傳隋開皇時劉珍登真之地,杜光庭為之傳,李淑為之記,開皇所置三觀,其一尚在,乃命道士作劉真人祠堂,因名其閣曰吏隱閣。

釣鰲亭 按《明一統志》:在治西十五里,後唐王琛讀書釣魚之所。

涼亭 在治北。

唐高宗樂安山取丹經詔碑 在治西樂安山。字磨滅難考。

劉真人傳石 杜光庭撰,磨滅難識。

安樂山謄清三觀記石 皇祐乙丑李淑撰石,文剝落難考。

劉真人藏經碑 在治西安樂山,磨滅難考。江安縣

綿水廢縣 在綿水溪口汶江水中,洲上梁置縣,隋唐因之,宋乾德省入江安縣。

梅嶺堡 在治西南三十里,武侯屯兵處。賞靜巖 在治東南,宋呂伯祐讀書之所。安遠寨 按《明一統志》:在縣南七十里,世傳諸葛亮征蠻,於此屯兵,宋元豐中置為寨。

吏隱樓 在治內,縣令鄧綰建。

八閣樓 在治北。

偶住亭 按《明一統志》:在治東北,宋黃庭堅自僰道還邑宰,石諒同遊此亭,書琴操,後改為渡瀘亭。

瀘州平蠻記碑 宋熙寧中,范百祿撰文在江安之偶住亭,尚存。

墳墓附

本州

周馬氏夫人墓 在治東,羅車漕尖峰山,太師尹吉甫、尹伯奇生母也。後建川立廟,徙夫人於土地,凹相府基址猶存,世傳墓尖峰之陽,歲時吏民祭奠,土人疲於奔走,供億遂遷之以建廟。漢董允墓 在治東,董允,壩瀘人。

董丞墓 在治東。

明陳謙墓 在治北,明洪武初,改復直隸以身殉民,弘治中知州何綸修。

納溪縣

老母墓 在治北,宋時節婦。

合江縣

唐神童先汪墓 在治西五里,先市有宋進士劉望之碑,磨滅不可識。

宋張祕書墓 在治南,金釵井之側。

江安縣未載。

瀘州峒蠻考编辑

仁宗慶曆 年,詔於瀘州地復建姚州,以蠻王子得蓋為刺史。

按《宋史·仁宗本紀》不載。按《蠻彝傳》:瀘州西南徼外,古羌彝之地,漢以來王侯國以百數,獨夜郎、滇、邛都、嶲、昆明、徙、莋都、冉駹、白馬氐為最大。夜郎,在漢屬牂牁郡,今涪州之西,溱、播、珍等州封域是也;滇,在漢為益州郡,今姚州善闡之地是也;邛都,嶲州會同川與吐番接,今邛部州蠻所居也;嶲,今嶲州;昆明,在黔、瀘徼外,今西南番部所居也;徙,今雅州嚴道地;莋都,在黎州南,今兩林及野川蠻所居地是也;冉駹,今茂州蠻、汶山彝地是也;白馬氐,在漢為武都郡,今階州、汶州,蓋羌類也:此皆巴蜀西南徼外蠻彝也。自黔、恭以西,至涪、瀘、嘉、敘,自階又折而東,南至威、茂、黎、雅,被邊十餘郡,綿亙數千里,剛彝惡獠,殆千萬計。自治平之末訖於靖康,大抵皆通互市,奉職貢,雖時有剽掠,如鼠竊狗偷,不能為深患。參考古今,辨其封域,以見琛贐之自至,梯航之所及者爾。若夫邊荊楚、交廣,則係之溪峒云。淯水彝者,羈縻十州五囤蠻也,雜種彝獠散居溪谷中。慶曆初,瀘州言:管下溪峒十州,有唐及本朝所賜州額,今烏蠻王子得蓋居其地。部族最盛,旁有舊姚州,廢已久,得蓋願得州名以長彝落。詔復建姚州,以得蓋為刺史,鑄印賜之。

慶曆四年,彝人寇三江砦,淯井監官兵擊走之。按《宋史本紀》云云。按《蠻彝傳》:有彝在瀘州部,亦西南邊地,所部十州:曰鞏、曰定、曰高、曰奉、曰淯、曰宋、曰納、曰晏、曰投附、曰長寧,皆彝人居之,依山險,善寇掠。淯井監者,在彝地中,朝廷置吏領之,以拊御彝眾,或不得人,往往生事。慶曆四年四月,彝人攻三江砦,詔秦鳳路總管司發兵千人選官馳往捕擊。既而瀘州教練使、生南招安將史愛誘降彝賊斗敖等,詔並補三班差使、殿侍、淯井監一路招安巡檢。未幾,彝眾復寇三江砦,指使王用等擊走之。

皇祐元年夏四月,梓州轉運使言淯井監彝人平。

按《宋史本紀》云云。按《蠻彝傳》:皇祐元年二月,彝眾萬餘人復圍淯井監,水陸不通者甚久。初,監戶晏州彝人錢而歐傷斗落妹,其眾憤怒,欲報之。知瀘州張昭信勸諭,既已聽服,而淯井監復執婆然村彝人細令等,殺長寧州落占等十人,故激成其亂。詔知益州田況發旁郡士卒,命梓夔路兵馬鈴轄宋定往援之。於是兩路合官軍泊白GJfont子弟幾二萬人與戰,兵死者甚眾,饑死又千餘人,數月然後平。賜況及轉運使敕書,褒獎宋定而下十三人,進秩有差。後況還朝,乃奏彝眾連年為亂,繇主者非其人,請令轉運、鈐轄司舉官為知監、監押,代還日,特遷一資。從之。嘉祐二年春二月,梓夔路三里村彝人寇淯井監。

按《宋史本紀》云云。按《蠻彝傳》:嘉祐二年,三里

村彝斗還等百五十人復謀內寇。有黃土坎彝斗蓋,長寧州人也,先以其事來告。淯井監引兵趨之,捕斬七千餘級。鈐轄司上聞,詔賜斗蓋錢三十萬、錦袍、銀帶。明年,又補斗蓋長寧州刺史。瀘州部舊領姚州廢已久,有烏蠻王子得蓋者來居其地,部GJfont最盛,數遣人詣官,自言願得州名以長彝落。事聞,因賜號姚州,鑄印予之。得蓋又乞敕書一通以遺子孫,詔從其請。

神宗熙寧七年,熊本平瀘彝。

按《宋史·神宗本紀》云云。按《蠻彝傳》:得蓋死,其子竊號羅氏鬼主。鬼主死,子僕射襲其號,浸弱不能令諸族。烏蠻有二酋領:曰晏子,曰斧望箇恕,常入漢地鬻馬。晏子所居,直長寧、寧遠以南,斧望箇恕所居,直納溪、江安以東,皆僕夜諸部也。晏子距漢地絕近,猶有淯井之阻。斧望箇恕近納溪,以舟下瀘不過半日。二酋浸強大,擅劫晏州山外六姓及納溪二十四姓生彝。彝弱小,皆相與供其寶。熙寧七年,六姓彝自淯井謀入寇,命熊本經制之。景思立戰歿,本將蜀兵,募土丁及彝界黔州弩手,以毒矢射賊,賊驚潰。於是山前後、長寧等十郡八姓及武都彝皆內附。提點刑獄范百祿作文以誓之曰:蠢茲彝醜,淯溪之滸。為虺為豺,憑負固圉。殺人於貨,頭顱草莽。莫慘燔炙,莫悲奴虜。狃GJfont熟慝,胡可悉數。疆吏苟玩,噤不敢語。奮若之歲,曾是彊禦。躑躅嘯聚,三壕、羅募。僨我將佐,戕我士伍。西南繹騷,帝赫斯怒。帝怒伊何。神聖文武。民所安樂,惟曰慈撫。民所疾苦,惟曰砭去。乃用其良,應變是許。粥熊裔孫,爰馭貔虎。殲其渠酋,判其黨與。既奪之心,復斷右股。攝提孟陬,徂征有敘。背孤擊虛,冞入厥阻。兵從天下,鐵首具舉。紛紜騰沓,莫敢嬰牾。火其巢穴,及其囷貯。暨其貲畜,墟其林橆。被傷係縲,以百千數。涇灘望風,悉力比附。丁為帝民,地曰王土。投其器械,籍入官府。百死一贖,莫保銅鼓。歃盟神天,視此狗鼠。敢忘誅絕,以干罪罟。乃稱上恩,俾復故處。殘醜厥角,泣血愬語:天子之德,雨暘覆護。三五GJfont類,請比涇仵。大邦有令,其戒警汝:天既汝貸,汝勿予侮。惟十九姓,往安汝堵。吏治汝責,汝力汝布。吏時汝耕,汝稻汝黍。懲創於今,無忕往古。小有堡障,大有城戍。汝或不聽,汝擊汝捕。尚有虓將,突騎強旅。傅此黔軍,毒矢勁弩。天不汝容,暴汝居所。不汝遺育,悔於何取。立石於武寧砦。熊本言二酋桀黠,不羈縻之則諸蠻未易服,遂遣人說誘招納。於是晏子、斧望箇恕及僕夜皆願入貢,受王命。晏子未及命而死,乃以箇恕知歸來州,僕夜知姚州,以箇怒之子乞弟、晏子之子沙取祿路並為把截將、西南彝部巡檢。

按《宋史·熊本傳》:熙寧六年,瀘川羅、晏彝叛,詔察訪梓、夔,得以便宜治彝事。本嘗通判戎州,習其俗,謂:彼能擾邊者,介十二村豪為鄉導爾。以計致百餘人,梟之瀘川,其徒股栗,願矢死自贖。本請於朝,寵以刺史、巡檢之秩,明示勸賞,皆踴躍順命,獨柯陰一酋不至。本合晏州十九姓之眾,發黔南義軍強弩,遣大將王宣、賈昌言率以進討。賊悉力旅拒,敗之黃葛下,追奔深入。柯陰窘,乞降,盡籍丁口、土田及其重寶善馬,蹄之公上,受貢職。於是烏蠻羅氏鬼主諸彝皆從風而靡,願世為漢官奴。遷刑部員外郎、集賢殿修撰、同判司農寺。神宗勞之曰:卿不傷財,不害民,一旦去百年之患,至於檄奏詳明,近時鮮儷焉。賜三品服。西南用兵蠻中始此。

熙寧八年,箇恕匿獠酋阿訛以事屬,乞弟侵諸部。

按《宋史本紀》不載。按《蠻彝傳》:熙寧八年,俞州獠寇南州,獠酋阿訛率其黨奔箇恕。熊本重賞檄斬訛。訛桀黠,習知邊境虛實,箇恕匿不殺,詭降於納溪。訛得不死,甚德箇恕,為伺邊隙。會箇恕老厭兵,以事屬乞弟,遂與訛侵諸部。

熙寧十年,羅苟彝犯納溪砦,詔副總管韓存寶討降之。

按《宋史本紀》不載。按《蠻彝傳》:熙寧十年,羅苟彝犯納溪砦。初,砦民與羅苟彝競魚苟,誤毆殺之,吏為按驗。彝已忿,謂:漢殺吾人,官不償我骨價,反暴露之。遂叛。提點刑獄穆GJfont言:納溪去瀘一舍,羅苟去納溪數里,今託事起端,若不加誅,則烏蠻觀望,為害不細。乃詔涇原副總管韓存寶擊之。存寶召乞弟等犄角,討蕩五十六村,十三囤蠻乞降,願納土承賦租。乃詔罷兵。

元豐元年,命韓存寶經制瀘彝,後遂破之,又乞弟率晏州彝等寇江安城,知瀘州喬敘委曲誘

之,始降。

按《宋史本紀》:元年秋七月癸酉朔,命西上閤門使、忠州團練使韓存寶經制瀘州納溪彝。冬十月辛亥,韓存寶破瀘彝後城十有三囤。按《蠻彝傳》:元豐元年,乞弟率晏州彝合步騎六千至江安城下,責平羅苟之賞。城中守兵纔數百,震恐不能授甲,蠻數日乃引去。知瀘州喬敘要欲與盟,遣梓夔都監王宣以兵二千守江安,仍奏以乞弟襲歸來州刺史。大運遣小校楊舜之召乞弟拜敕,乞弟不出;遣就賜之,亦不見;而令小蠻從舜之取敕以去。喬敘因沙取祿路以賄招乞弟,乃肯來。

元豐三年夏四月,乞弟侵邊,兵官王宣戰歿。五月,復命韓存寶經制瀘彝,乞弟請降。

按《宋史本紀》:元豐三年夏四月乙巳,以瀘州彝乞弟侵擾,詔邊將討之。戊申,乞弟寇戎州,兵官王宣等戰歿。五月甲申,復命韓存寶經制瀘彝。

按《蠻彝傳》:元豐三年,盟於納溪。蠻以為畏己,

益悖慢。盟五日,遂以眾圍羅箇牟族。羅箇牟,熊本所團結熟彝也。王宣往救之,蠻解圍,合力拒官軍。宣與一軍皆沒,事遂張,驛召存寶授方略,統三將兵萬八千趨東川。存寶怯懦不敢進,乞弟送款紿降,存寶信之,遂休兵於綿、梓、遂、資間。元豐四年,命林廣代韓存寶進討瀘彝蠻,大破之。

按《宋史本紀》:四年春正月乙未,命步軍都虞候林廣代韓存寶經制瀘彝。十二月辛未,林廣破乞弟于納江。按《蠻彝傳》:元豐四年,詔以環慶副總管林廣代存寶,按寶逗撓,誅之。熟彝楊光震殺阿訛,詔林廣與光震同力討賊。乞弟恐,復送款。帝以其前後反覆,無真降意,督廣進師。廣遂破樂攻城,至斗蒲村,斬首二千五百級。次落婆,乞弟乃納降。廣盛陳兵以受之,對語良久,乞弟疑有變,引眾遁。廣帥兵深入,會大雨雪,浹旬始次老人山,山形劍立。度黑崖,至雅飛不到山。按《林廣傳》:韓存寶討瀘蠻乞弟,逗撓不進,詔廣代之。廣至,閱兵合將,蒐人材勇怯,三分之,日夕肄習,椎牛享犒,士心皆奮。遣使開曉乞弟,仍索所亡卒。乞弟歸卒七人,奏書降而身不至。乃決策深入,陳師瀘水。廣挾所得渠帥及質子在軍,而令以次酋護餉,以是入箐道而無鈔略之患。師趨樂共,蠻不能支,皆遁去。廣分兵繞帽溪,掩江門後,破其險,水陸皆通,益前進,每戰必捷。次落婆遠,乞弟遣叔父阿汝約降求退舍,又約不解甲。廣策其有異,除阜為壇,距中軍五十步,且設伏。明日,乞弟擁千人出降,匿弩士氈裘,猶豫不前謝恩。廣發伏擊之,蠻奔潰,斬阿汝及大酋二十八人。乞弟以所乘馬授弟阿字,大將王光祖追斬之,軍中爭其尸,乞弟得隨江橋下脫走。得其種落三萬,進次歸徠州,窮探巢穴,發故酋斧望箇恕塚。天寒,士多墮指,而乞弟竟不可得。監軍先受密詔,聽引兵還,遂班師。拜衛州防禦使、馬軍都虞候。

元豐五年二月丙辰,以乞弟平班師。

按《宋史本紀》云云。按《蠻彝傳》:元豐五年正月,次歸來州,天大寒,然桂為薪,軍士皆凍墮指。留四日,求乞弟不可得。內侍麥文昺問廣軍事,廣曰:賊未授首,當待罪。文昺乃出所受密詔曰:大兵深入討賊,期在梟獲元惡。如已破其巢穴,雖未得乞弟,亦聽班師。軍中皆呼萬歲,曰:天子居九重,明見萬里外。乃以眾還。自納溪之役,師行凡四十日。築城樂共城、江門砦,梅嶺席帽溪堡,西達淯井,東道納溪,皆控制要害。捷書聞,赦梓州路,以歸來州地賜羅氏鬼主。乞弟既失土,窮甚,往來諸蠻間,無所依。帝猶欲招來之,命知瀘州王光祖開諭,許以自新。會其死,於是羅始黨,斗然、斗更等諸酋請依十九姓團結,新取生界八姓、兩江彝族請依七姓團結,皆為義軍。從之。自是瀘彝震慴,不復為邊患。沙取祿路死,子鱉弊承襲。

徽宗政和五年春正月庚辰,瀘南晏州彝反,詔梓州路轉運使趙遹等督兵討平之。

按《宋史本紀》云云。按《趙遹傳》:趙遹,開封人。大觀初,以發運司勾當公事為梓州路轉運司判官。瀘、戎諸彝納土,命遹相置,以建立純州縣、砦勞,加直祕閣。升轉運副使,俄授龍圖閣直學士,為正使。政和五年,晏州彝酋卜漏反,陷梅嶺堡,知砦高公老遁。公老之妻,宗女也,常出金玉,酒器飲卜漏等漏心艷之。會瀘帥賈宗諒以斂竹木擾彝部,且誣致其酋斗箇旁等罪,彝人咸怨。漏遂相結,因上元張燈襲破砦,虜公老妻及其

器物,四出剽掠。遹行部昌州,聞之。倍道趨瀘州。賊分攻樂共城、長寧軍、武寧縣,宗諒皆遣將拒卻之。已而樂共城監押潘虎誘殺羅始黨族首領五十人,其族蠻憤怒,合漏等復攻樂共城。遹并劾之,詔斬虎,罷宗諒,代以康延魯,而聽遹節制。遹陰有專討意,兵端益大矣。於是詔發陝西軍、義軍、上軍、保甲三萬人,以遹為瀘南招討使。遹與別將馬覺、張思正分道出,期會於晏州。思峨州近而固,遹遣王育先破之,村囤諸落相繼而克,因其積穀食士卒。既扺晏州,覺、思正各以兵來會。漏據輪縛大囤,其山崛起數百仞,林箐深密,彝奔潰者悉赴之,乃壘石為城,外樹木柵,當道穿阬阱,仆巨GJfont,布渠荅,夾以守障,俯瞰官軍。矢石所中皆靡碎,遹軍不能進。間從巡檢种友直、田祐恭按視,其旁山崖壁特峭絕,賊恃之無守備。遹欲襲取,命友直、祐恭軍其下,而身當賊衝,番軍迭攻之。未旦,鼓而進,迨夕則止,賊并力拒戰,不得息。友直所部多思、黔土丁,習山險,而山多生猱,遹遣土丁捕之。伐去蒙密,緣崩石挽藤葛而上,得猱數十頭,束麻作炬,灌以膏蠟,縛於猱背。暮夜,復遣土丁負繩梯登崖巔,迺縋梯引下,人人銜枚,挈猱蟻附而上。比雞鳴,友直、祐恭與其眾悉登,擁刀斧GJfont箐入。及賊柵,出火然炬,猱熱狂跳,賊廬舍皆茅竹,猱竄其上,火輒發,賊號呼奔撲,猱益驚,火益熾。官軍鼓譟破柵,遹望見火,麾軍躡雲梯攻其前。兩軍相應,賊擾亂,不復能抗,赴火墮崖死者不可計,俘斬數千人。卜漏突圍走,至輪多囤,追獲之。晏州平,諸彝落皆降,拓地環二千里。遹為建城砦,畫疆畝,募人耕種,且習戰守,號曰勝兵。詔置沿邊安撫司,以轉運副使孫義叟為安撫使。高公老妻不辱而死,詔贈節義族姬。加遹龍圖閣直學士、熙州蘭湟經略安撫使。

瀘州部藝文一编辑

《寶山賦》
明·張駿
编辑

曰巍乎高哉,蜀之寶山也。卓乎瀘之南北,襟三峽而 帶巴渝。控秦雍而引羌僰,接青天之芙蓉。擁金鼇之 屭贔,俯萬里之長江。擎中天之日月,分岷嶓之形勢。 領峨眉之地脈,當要衢於大都。實鞏固於上國,迺其 逶迤蜿蜒,巀嶪GJfontGJfont,迴巒伏嶺,列壑攢峰,直如戈戟, 森如劍鋒,舒如旗幟,覆如GJfont,翥如鷺鷟,蟠如蛟龍, 疊疊盤盤,屹屹崇崇。雄矣哉若。三軍之歸大將,尊矣 哉。若群孫之依一翁。其左右之羅列,不啻眾星之拱 北斗,百川之來朝宗也。其東則沙灣春曉,煙柳敷榮, 東壁夜澄,明月輝映,雲開林麓,送來筆架之青。日出 扶桑,光耀尖山之碧。此其景概一也。其南則涓涓滴 乳,湛湛澄溪。荔枝晝永而鋪錦,蒼崖翠現而呈奇。此 其景概二也。其西則玉蟾之壁立千尋,嘉明之澎湃 七里,雪霽方山,冰融牙涘,此其景概三也。其北則小 市而閭閻撲地,資江而舸艦迷津,餘甘樹老而晚渡 之名未泯,紫金堆石而伯奇之GJfont猶存。此其景概四 也。若乃其中,則州城百雉。廣廈千間,街衢洞達。闤闠 瓜綿,魚鱗萬瓦,蜃采百纏。人不得顧,車不得旋。揮汗 成雨,氣成煙。州治則公堂雄冠,而民情之所繫。宮 牆則杏壇清雅,而風化之攸關,轅門而甲兵肅肅,鎮 府而庶務平平。白塔朝霞而飛簷翬起,元壇高妙而 疊橛棚騫。至於百穀垂穎,桑麻蓊蔭,花卉之蔚麗,草 木之爭榮。鳴禽自若,走獸不驚,山有所利,寶藏斯興, 嗟惟此山,峻極於天,扶輿清淑,篤生英賢。在周而降, 吉甫則為帝室之良輔,於宋而生,鳴復則為學士之 觀瞻。光明偉俊之士,冠GJfont相望。文章才德之俊,朱紫 相連。鍾此山之奇秀,必於是而生焉。予嘗登絕頂,陟 崔嵬,竦予神以方矗,發孤嘯而遠思。思大禹之疏鑿, 嘆武侯之出師。張魏之高名猶在,文翁之風教如斯。 望昇仙慕相如之壯志,瞻綿竹羨李白之雄詞。視子 雲亭而草元何古,讀王褒頌而用字何奇。眉山在望, 仰三蘇之道學,錦城入眼,企諸子之歌詩。則夫名山 大川,通都巨地,可一覽而盡之。睥睨乎。巫峰之與匡 阜,岷嶓之與峨眉。歷古今而通險,並天地而愈輝。倘 吉甫與鳴復之再作,則予也揚眉吐氣,與之齊驅並 駕於明時。

《武侯祠碑記》
趙大佶
编辑

嗟我侯之勳業兮,貫百代而獨奇。愬我侯之心學兮, 亙千古而鮮知。猗澹泊之訓戒兮,淵源乎四勿之遺。 廠講堂之創建兮,舍寧靜其何之。跪陳辭而薦醴兮, 聊將夫高山景行之思,冀精爽之臨兮,翩翩乎翼多 士,為帝者師,為王者師。

===
《大觀堂記》
薛甲
===臺之作飾署云爾,以大觀名,何居古之君子,勞民不

可得已,非故自為侈大也。將以逖視廣聽,紓湮導和, 俾於心思,政理有補焉。瀘為蜀南州,外連彝,壤其大 者,則有蒙撒、藺播、芒部、東川諸種,皆置君長襲冠裳, 其小者,則有都堂、羿僰之屬,錯雜郡縣,與編氓為伍, 而以瀘視之,皆在襟抱之內,指麾號令,呼吸可達。國 家以是為重鎮,即其地設官開府焉。而敕憲臣一人 董其事,凡張弛開闔,輕重緩急之宜,皆於是乎出。固 宜有崇基偉棟,壯其觀瞻。而因是以使吾耳目膠固 之私,脫然以去。亦自謀者之不可無也。予承命之明 年,為嘉靖戊戌,其年值聖主寢交,師減工役,風聞遠 人要荒之地,不約而戢川之南遂以無事。而予得以 其暇登高,望遠目逝,心謀營山川之所缺,顧分司以 南群峰拱揖若,或奔赴而未有為之受者,且其地勢 右GJfont左伏,陽抑陰亢,於風氣亦非宜,因默計曰是當 有建以告於監察。金公而為之臺,臺之上築室,又一 楹高與臺稱,總為尺三十有七,而縱縮其二之一,以 為臺之深,橫益其四之一以為臺之廣,凡日用之力 千八百有奇。越七十有三日,而工成崇基,下隆高棟, 上出屹若,嶽峙截若,墉壯其精神之所攬,結形勢之 所包,絡於為治者之心思,政理為之何如,而顒若之 體則備矣。州之士民得之創睹,咸謂古昔公署必設 麗譙,以節鐘鼓、警晨昏,維今亦然。而吾州觀察之,居 至是始備,宜倣古為名,以昭厥義。而予竊以山川之 美,是仁智者所喜好也。予以無能竊祿盛時,不能少 有裨益,而獨於耳目之便得是觀美,以與仁智之所 喜好者相合為幸已甚。茲臺之名不得復以吾居專 之,以重吾過,請以大觀名之如何。僉曰然。而推官劉 子琮、知州余子珂亦以煩勞茲役,願予記其事。是役 也,石取諸山,力取諸兵,材取諸廢署之宜,售者費與 勞,於民為省,故記不為詳,而獨詳其所命名之義,使 謀而刻石焉。

瀘州部藝文二编辑

將之瀘郡,旅次遂州,遇裴晤員外謫居於此,話舊凄涼,因寄二首。選一  唐鄭谷

昔年共照松溪影,松折溪荒僧已無。今日重思錦城 事,雪銷花謝夢何殊。亂離未定身俱老,騷雅全休道 甚孤。我拜師門更南去,荔枝春熟向渝瀘。

《荔枝樹》
前人
编辑

二京曾見畫圖中,數本芳菲色不同。孤櫂今來巴徼 外,一枝煙雨思無窮。夜郎城近含香瘴,杜宇巢低起 暝風。腸斷渝瀘霜霰薄,不教葉似灞陵紅。

《瀘水》
胡曾
编辑

五月驅兵入不毛,月明瀘水瘴煙高。誓將雄略酬三 顧,豈憚征蠻七縱勞。

瀘州部紀事编辑

《唐書·張柬之傳》:柬之出,為合、蜀二州刺史。故事,歲以 兵五百戍姚州。柬之論其弊曰:姚州,本龍朔中奏置, 其後遂廢。垂拱中,復請置州,言課稅自支,不旁取於 蜀。延載中,司馬成琛更置瀘南七鎮,戍以蜀兵,蜀始 擾矣。宜罷姚州,隸嶲府,歲時朝覲同蕃國;廢瀘南諸 鎮,設關瀘北,非命使,不與交通;增嶲屯兵,擇清良吏 以統之。疏奏不納。

《宋史·許奕傳》:奕以顯謨閣待制知瀘州。嘉、敘、瀘俱接 夷壤,董蠻米在大入,俘殺兵民,四路創安邊司窮治 其事。奕得夷人質之以致所掠,中是迕安邊司。

瀘州部雜錄编辑

《水經注》:江水逕安漢縣、北縣,雖迫山川土地,特美蠶 魚,鹽家有焉。江陽郡治也,故犍為、岐江都尉,建安十 八年劉璋立。

《老學庵筆記》:瀘州自州治東出芙蕖橋,至大樓曰南 定,氣象軒豁樓之右繚子城,數十步有亭,蓋梁子輔 作守時所創也。正面南下臨大江,名曰來風亭。亭成, 子輔日枕簟其上,得末疾歸雙流,蜀人謂亭名有徵 云。《州志》:蜀之外水即岷江,自重慶上瀘州、敘州、嘉定是 也。內水自涪江自重慶上合州、遂寧、潼綿是也。中水 即沱江,自瀘州上GJfont順、資縣、簡州、金堂漢州是也。曰 四川者,則取岷江、沱江、黑水、白水、四大川以為名爾。 蜀山之大者曰岷山,其川曰岷江曰錦江曰汶江,皆 川江,非汶上也。司馬溫公類編曰:汶音岷。GJfont史記引 《禹貢》:岷嶓既藝,及岷山之陽,岷山導江皆作汶,敘州 驛為汶川者,此也。瀘江亦稱為汶江。

《孔明出師表》:五月渡瀘。或以為瀘州,非也。瀘州,古之 江陽,而瀘水乃金沙江黑水,因其水色黑,故名之沉 黎,古志南征由今黎州路,黎州四百餘里至兩林,自 兩林南瑟琶部三程至越嶲衛,十程至瀘水,瀘水四 程至弄棟即姚州也。今之金沙江,在滇蜀之交,一在 武定府元江驛,一在姚安之左,卻據《沉黎志》當在今 之左郤也瑟琶。一作蝨琶兩林,今之邛部長官司也。 蜀中有花名賽蘭香,花小如金粟,特馥烈,戴之髮髻, 香聞十步,經月不散。瀘州曾少岷為余言此花之香, 冠於萬世,但名不佳,按《佛經》云:天末香莫若牛頭旃 檀,天澤香莫若詹糖薰陸,天華香莫若槃蒲伊蘭,則 伊蘭即此花也。西域以之供佛,後漢書所謂伊蘭之 供也。蒲即菖蒲花,世不恒有,貴其難得耳。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