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642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六百四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六百四十二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六百四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六百四十二卷目錄

 建昌五衛部彙考二

  建昌五衛驛遞考

  建昌五衛兵制考

  建昌五衛物產考

  建昌五衛古蹟考

 建昌五衛部藝文

  修復越嶲東路記     明余承勛

  重修越嶲衛城記       安磐

  直陳建南地勢以便防禦   鄧思啟

  乞查邊額以壯藩籬      前人

  沿邊險隘宜修以保金湯    前人

  通彝法禁宜嚴以杜邊釁    前人

  土官乘機宜議以救邊民    前人

  將領宜加激勵以便駕馭    前人

  瘴癘宜加體恤以造邊福    前人

  邊儲吃緊宜籌以實軍需    前人

  邊地器械宜精以裨實用    前人

  總鎮標兵宜撤以省議論    前人

 建昌五衛部紀事

 建昌五衛部雜錄

職方典第六百四十二卷

建昌五衛部彙考二编辑

建昌五衛驛遞考  《總志》《五衛志》合載编辑

建昌衛

溪龍驛 古設,今廢。

瀘川驛 古設,今廢。

祿馬驛 古設,今廢。

阿用驛 古設,今廢。

白水驛 古設,今廢。

瀘川遞運所 在治南。

會川衛

會川衛驛 古設,今廢。

火龍驛 古設,今廢。

巴松驛 古設,今廢。

黎溪驛 古設,今廢。

腰驛

鹽井衛

鹽井衛驛 古設,今廢。

平川驛 古設,今廢。

河口驛 古設,今廢。

沙河驛 古設,今廢。

寧蕃衛

蘇州驛 古設,今廢。

龍溪驛 古設,今廢。

瀘沽驛 古設,今廢。

越嶲衛

龍泉驛 古設,今廢。

利濟驛 古設,今廢。

臘梅驛 新設,奉裁。

鎮西驛 古設,今廢。

窯廠驛 新設,奉裁。

河南驛 古設,今廢。

建昌五衛兵制考       《總志》编辑

建昌鎮總兵官一員,鎮標中軍管中營遊擊一員,中軍守備一員,左營遊擊一員,中軍守備一員,右營遊擊一員,中軍守備一員,

冕山營遊擊一員,中軍守備一員,

會川營遊擊一員,中軍守備一員,

寧越營守備一員。

越嶲營守備一員。

會鹽營守備一員。

建昌衛守備一員,守禦禮州所千總一員,守禦打沖河中前所千總一員,守禦德昌所千總一員,守禦左所千總一員,守禦右所千總一員,守禦前所千總一員。

會川衛守備一員,守禦迷易所千總一員,守禦左所千總一員,守禦右所千總一員。

鹽井衛守備一員,守禦中左所千總一員,守禦左所千總一員。

寧蕃衛守備一員,守禦山所千總一員,守禦

中所千總一員。

越嶲衛守備一員,守禦鎮西所千總一員,守禦左所千總一員。

按《衛志》:建昌鎮總兵官一員,中軍管中營遊擊一員,左營遊擊一員,右營遊擊一員,中軍中營守備一員,左營中軍守備一員,右營中軍守備一員,中營千總二員,左營千總二員,右營千總二員,中營把總四員,左營把總四員,右營把總四員,馬步戰守兵二千名。

會川營遊擊一員,中軍守備一員,千總二員,把總二員,馬步戰守兵五百名。

會鹽營守備一員,把總一員,馬步戰守兵二百五十名。

山營遊擊一員,中軍守備一員,千總二員,把總四員,馬步戰守兵五百名。

越嶲營守備一員,把總一員,馬步戰守兵二百五十名。

寧越營守備一員,千總一員,把總二員,馬步戰守兵二百五十名。

以上各營俱隸建昌鎮轄。

建昌五衛物產考     《五衛總志》编辑

會川衛

石青    石綠    銀

白銅

鹽井衛

鐵     鹽     圓根

青稞

寧蕃衛

白銅

越嶲衛

空青石 石內有汁如雞子青,可療目疾。不朽木 出海棠堡,火燬不化,土人取為燈心,既燼不灰,或曰火浣布即此物織成也。

建昌衛未載。

建昌五衛古蹟考     《五衛總志》编辑

建昌衛

德昌舊府 在治南一百八十步,按《明一統志》:在德昌守禦千戶所南,本漢邛都縣地,南詔號屈部,元置德昌路軍民府,本朝改德昌府,洪武二十五年廢。

德州舊址 瀘水西五十里,按《明一統志》:廢德州在都司城西二十五里,漢越嶲郡蘇示縣地,南詔時名吾越甸,元初置德州,屬德昌路,本朝初因之,後廢。

永寧舊州 治東一里,按《明一統志》:在都司城東,古偏城也。唐時南詔立建昌郡,領建安、永寧二州。元至元中,分建昌為二州,在城曰建安,東郭曰永寧,俱屬建昌路,本朝初因之,後廢。武侯城 在治南三十里,按《明一統志》:在都司城南三十里瀘水東,蜀漢諸葛武侯所築,所謂五月渡瀘即此處。

孟獲城 治東二里,按《明一統志》:在都司城東二里,蜀漢時孟獲所築,即諸葛亮擒獲之地。善往城 按《明一統志》:在城東南二十里。舊城堡 去治北二十五里,武侯征蠻時所築。龍洞 在舊普濟州東五里。

廢瀘沽縣 在治北一百十里,本漢越嶲郡臺登縣,晉宋因之,後周置沙郡,隋廢以縣,屬嶲州,唐隸登州,後陷於蒙,詔號落蘭部,元至元中置瀘沽縣,屬禮州,明初因之,後廢。按《明一統志》:在都司城北一百二十里。

廢北社縣 去司治東二百里,元為北社縣,屬建昌路,明初因之,後改碧社縣,按《明一統志》:在都司城東三百里。

廢中縣 在治東四百里,元時東門蠻沙麻布地,及至元間建中州,後降縣屬蘇州,隸建昌路,明初因之,後廢。

舊瀘州 按《明一統志》:在司城西南二十五里,本唐嶲州沙野城,蠻名沙城,瞼後蠻酋於城北新築一城,曰洟籠,屬建昌。元置瀘州,明初因之,

後廢。

廢里州 按《明一統志》:在都司城東三百里,漢為越嶲郡境,唐屬嶲州,蒙詔時落蘭部,裔阿都居此,號阿都部,元至元中,置軍民總管府,後改里州,明初因之,後廢。

廢闊州 按《明一統志》:在都司城東南四百里,本密納甸烏蒙所居,有名,科者因為部號,後訛曰闊,元至元中置闊州,隸建昌,明初因之,後廢。會川衛

黎溪舊州 在治南一百五十里,唐時蒙閣羅圓徙白蠻,戍黎溪,後為羅羅蠻所據,宋時屬大理,元始置此州,會川路治此,明初因之,後廢,按《明一統志》:是閣羅鳳。

舊龍州 在治北一十里。

武安舊州 在治南十里,按《明一統志》:本名龍泥城,唐時南詔於此立清寧郡,宋時大理高凌據此,元置為州,會川路治此,明初因之,後廢。通安舊州 在治東南一百二十五里。

會理舊州 在治東二百里,按《明一統志》:在衛城東南,蠻名昔陀,南詔屬會川節度,元置會理州,屬會川路。

舊安州 在治東一百八十里。

會固舊府 即舊會川千戶所。

永昌舊州 在治西五里,漢會無縣地。南詔置會同府,大理曰會川,元置永昌州,屬會川路,明初因之,後廢。

麻龍舊州 在治東五十里,地名棹羅能。元置管千戶所,屬會川路,尋立為州,屬閟畔部。黃土古城 在治北城外,遺址尚存。

鹽井衛

廢金縣 在治西十里,乃越嶲郡北境,蠻名利竇,揭勒所居。元至元間,置金州,後改為縣,屬柏興府,以縣境斛僰和出金,故名。

廢柏興府 按《明一統志》:在鹽井衛,元以普樂、閏鹽二州省為閏鹽縣,立柏興府,明省入衛。越嶲衛

文昌聖蹟 在金馬山下,神實越嶲人有親書湧泉月明數大字於石,今存。

相嶺碑 在治南七十里,相嶺頂有碑,上勒今日山頭四大字。

劉綎碑 在治北五里天王山,明總兵劉綎立。舊邛州部 在治北二十里,今名古城。

石洞瓊鐘 在治南五十里,洞傍有石,擊之如鐘聲,故名。唐龜壺仙修煉處有詩。

曬經石 在治北二百里,曬經關旁有大石,相傳唐僧三藏曬經其上。碑云:一片曬經石,云是唐僧留。有人能說法,應知石點頭。

聖泉 在治北一百八十里,河南站後山雲嵩寺,漢諸葛孔明南征軍士,飲啞泉,不能言,孟節指此水飲之得解。

建昌五衛部藝文编辑

《修復越嶲東路記》
明·余承勛
编辑

越嶲當西南彝孔道。自漢武鑿雲山橋之水以通邛 莋,厥後孔明渡瀘南征。《隋史》:萬歲由石門以通南詔。 唐韋皋置清溪關以和群蠻,所出雖異,而石門、清溪 則今黎嶲扼塞,皆謂之南征道也。然關梁徙治邊,計 益嚴。故遠人涉險,阻犯瘴癘,穿番落一線而路焉,鮮 弗難,且病矣。嘉靖己亥冬,憲使GJfont公好禮,按部黎嶲 間,備豫之暇,察山川險彝,寒暑之災祥,凡可斡利害、 綏遠人者,咸經理之弗遺,乃謂大渡河,古瀘水也。孔 明常五月渡瀘,維其時炎,濤噴霧,禽獸避匿,雖軍書 驛騎交馳於津堠間,亦必俟暑退瘴消,而後敢渡河, 通走集焉。相公嶺亦號自孔明,鳥道盤空,雪霏晝暝, 俯其中黯眚驚湍,諸番每乘以為亂,故非哨期,以群 百數十人,弗敢過也。嗚呼。天塹鬼關,動遭不測,議邊 者顧弗思以處之,何耶。於是乎請於當路中丞李公 欽、侍御董公珊,曰:國初,景川侯曹震來略蜀,謂是古 驛道以通越嶲。蓋利其風候宜人,番酋嚮順履坦而 道里捷耳。今廢,道之陳跡俱在,盍圖而治復之。僉曰: 察邊土利害,而趨避之,善籌邊者也。GJfont公乃命寧越 指揮丁鰲者,率諸邊士,自嶺西之首塗,隨山刊木,緣 玀GJfont之境而東之,則斬關有遺戍,絕谿有遺梁,標界 而編織,種落有遺跡,約費省勞,故不數月而遂,達於 峨嵋之麓而通達矣。後復程遠邇,經度宿衛,而嚴夫 善後計焉。丹為戍堡六:曰小菩薩曰黑麻溝曰一碗 水曰板房曰金口。為公館四:曰舒快曰老木坪曰玀 GJfont曰射箭坪。堡館間置連絡三百餘里,每堡徙越嶲衛軍十人,每館設馬五匹,箭坪則編峨嵋民夫五十 人,玀GJfont則土民五十人,舒快木坪則各越嶲軍二十 五人,仍各置一人總領之以防守焉。若兵械戍饟供 帳什器之類,所在靡弗備設,有警則聲援相望,遠害 而蒙近利焉。故人樂趨之,至大渡河故道,弗敢閉,亦 弗敢失守,若古黎之南、北二路,惟遠人審趨避焉爾。 或曰:天設之險,人謀恐未足以勝之。是路也,乃謂審 利害而趨避焉。果天邪。人邪。不然籌邊之計,創始難 克,復亦弗易,苟易為力而且利焉,若皋之治復石門 道者,天實相之患,後之人畏難,無所于述焉耳。是故 天寶中,李白作蜀道難篇以刺嚴武,寓天險也。陸暢 更作蜀道易以美韋皋,寓人謀也。求之乎美刺之實, 則蜀道之難易在人弗在天也。人謀弗可以勝天險 巳乎。富公則皋之儔也,經略西南,疏逖不閉治道,乃 其一端爾。故樂為記之,以俟議邊者。

《重修越嶲衛城記》
安磐
编辑

嘉靖三年秋九月城越嶲。城嶲,古邛都地也。自漢迄 元,剖據升降,沿革代異,入國朝為邛部州,州尋廢,始 置越嶲衛。去京師萬餘里,實惟荒服,邛莋、羌僰交錯 左右,既隘且僻,惟孤惟危,衛故有城。積歲莫理,狐兔 穴居,犬豕可越。百餘年來雖彝人懷畏,竄伏不敢斬 羶以警,擊柝而訛聞,虛駭亦往往急矣。按察副使姚 江胡子東皋汝登,奉天子命來整其旅,周視久之,乃 語諸屬曰:築城教滕,城惡病莒,在先民已然,茲惟陋 甚,假令諸彝不逞卒,至而門焉禦暴。集潰其何以支 吾經武,於是如吾室而垣缺,吾何以一夕安。乃語諸 千戶曰:黃廷自南而東者,汝城之,曰李芳,自西而南 者,汝城之,曰曹泰,自東而北者,汝城之,曰陶蓁,自北 而西者,汝城之。乃語指揮曹君元曰:凡而器用財具, 唯汝出入,凡卒徒之在役,凡庶官之董率茲卒徒者, 唯汝申儆而程督之,別遣千戶高輔城鎮西之海棠, 總之以都指揮徐君銳元輩承胡子之意,乃度乃慮, 乃勵乃虔,伐石於山,取磚於陶,新附於舊石,附於土 城,端以磚兼覆土石,集而壘之,引而續之,高凡一丈 九尺,闊凡一丈有奇,周圍凡四里,凡四。越月而城成。 凡城之費皆出胡子規畫。是役也,板幹之平,畚築之 備,土物有程,功自有素,戒事以時,而民不苦勞,致用 有經而費不及眾,艾獵城沂不過焉。且胡子之經略 塞徼也,法以伏奸,恩以起窮,誠以照獄,正以養士,一 以堅約,介以自朿。夫伏奸威也,起窮惠也,照獄明也, 養士義也,堅約信也,自朿廉也,六者具而憲度舉矣。 故茲城之成之也,無難焉。胡子之言曰:展采在志,集 事在才,不以難自阻者,志也。不以劇自擾者,才也。元 有志而才城也,元功也,是胡子之讓美也,訓遵上官, 元介諸生劉艮走漢,嘉謁記於磐,磐舊業記事,嘗聞 春秋之義於父,師春秋之義,凡城雖時且義,亦書重 民力也。是城也,安可無記記之。而海棠城之,成於徐 君銳,暨高輔者,別自為記。

《直陳建南地勢以便防禦》
鄧思啟
编辑

竊謂歷建南者,然後可以談建南。亦必備知今日建 南之情形者,然後可以治建南。殆未可以耳談也,以 蜀邊而諭,如松潘與番隔河為界,又苦寒不宜屯種, 故城堡之外並無漢人村落。是以營屯一固事體,歸 一亦便防守也。至遵義先年播州之役,己改設郡縣, 盡為編戶,至於善後,又為加泒兵餉一十三萬。經十 年而始減,故其力完而守易也。乃建南然乎哉。彼建 彝負固一隅,蠻煙瘴癘,自大渡河起至金沙江止,一 千五百六十里皆危坡峻嶺,而五衛八所各據要領, 又皆與西番東猓百十餘寨掣肘為鄰,我漢人所藉 以往來者,止有一線鳥道,迴繞屈曲殆三千餘里。以 三千餘里之鳥道,經百十寨彝之隘口,雖有營堡,稀 若晨星,豈能保無疏虞。比其無月無日,無時無刻,而 皆當為防五衛八所,每歲額辦屯糧五萬餘石,村屯 星散,既不能如松潘之歸一,兼以前歲大舉,比之遵 義兵不滿四萬,限不過五月,元兇雖已授首逋酋,豈 能盡殲伏莽假息,尚繁有徒職,以不才謬承善後之 責,目擊藩庫如洗,籌兵措餉千難萬難,所幸五年以 來,仰遵憲令,寨酋靡不聽撫,拮据業有次第,即如邇 君土官,安崇業,為醉忿自刎,中外駭傳,咸謂各寨無 統。先年安世隆之變必且復見於今日,乃以在在有 備,在在戒嚴,各彝即欲乘釁為亂,而終不可得且近。 奉本院批勘繼立土婦之事,原據監理並副總閫司 各衙門,會同四把事,召集各火頭,保勘在案,又該職 遵行覆勘,院檄一傳四十八寨,馬火頭喇咱腳,故阿 咱普馬,沙罵什卜革,革沈渣已卜罵,魁期江西腳, 氣拍落烏腳,幸駕五列厄拍卜,得阿友,故拍者腳 胯坡咱,腳說腳散,阿水說果已架腳,鳥咱暮等各率 部落叩首轅門,願保瞿氏,聽受約束。又據監理總閫 復令建昌衛掌印,指揮王國揚等押發於教場,仍命 截皮歃血,各立木刻以後,如有奸彝潛出,願聽軍令, 協擒獻功,此眾耳眾目共聞者,職竊謂五年如此,而後日之建南可知也。故夫千里鳥道,防守最艱,此天 之所以限建南也。其地勢然也,餉額一定,兵食兩足, 無事可以屯耕,有事足以防禦。國威既振,邊氛自消, 是職等遵奉憲令,所恃以守建南也。

《乞查邊額以壯藩籬》
前人
编辑

建南係全蜀藩籬。查蜀志:唐天寶以來,南詔歲為邊 患。大曆十四年十月,南詔令吐蕃帥一十萬,三路入 寇,而一路自黎、雅、邛崍關,陷諸郡邑。太和三年,復陷 邛、嶲,逼成都,GJfont玉帛子女以去。咸通十一年冬,蠻賊 圍成都,矢石如雨,蜀地大震。十四年,又入寇,造浮橋, 濟大渡河,至新津而還。明年始修復邛關、大渡河諸 城柵。內地稍戢,至宋藝祖以玉斧畫大渡河,而邊患 遂與宋祚相終始。則建南今日即議善後,亦為全蜀, 豈為建南乎。昔太祖統一海內,旋定西蜀,改建南為 五衛,并添設續裁前衛,共六衛,原指揮八十五員,千 戶鎮撫七百六十八員,此官額也,衛所城操並撥守 屯堡兵共官軍五萬八千餘名,此軍額也。本邊軍餉 惟是建會二衛,僅取足於本地,屯糧至寧鹽,越三衛 並冕山鎮,西二、打沖四千戶所,官軍三萬一千五百 零八名,俱六箇月取給,於內州縣民糧,據先署監理 同知赫奕、譚天相冊報,每歲額請內地協濟糧米一 十三萬四千九百九十五石零五升,銀一千八百五 十兩,以越嶲論,每米一石折銀八錢,以鹽井論,每米 一石折銀九錢,即今三衛四所每歲六箇月,尚仰給 於藩庫可攷也。此餉額也,以國家戡定之餘威,先年 本邊全勝之物力,故五衛八所之長,皆足以敵蠻勢 而制其死命,豈非坐收勝算哉。二百年來邊備日弛, 蠻害日慘,官軍日耗,屯堡日虛,迄今查五衛八所指 揮,千百戶鎮撫,止一百四十三員矣。衛所各軍逋亡 殆盡,今止倖存五千二百四十九名矣。當事者不為 設法勾補,以為本邊籌桑土之計,且舉本邊協濟額 糧陸續盡移於松潘等邊,以博節省之名,彼百十寨 彝,更何所憚,而安得不貽頻年之劫殺乎。顧久移之 餉,無望再復,而當全蜀連歲兵燹之擾,閭閻之困已 極,又豈堪派累,茲幸善後以來,仰遵憲令又仗藩臬, 同心百計,措處一留,原題建南合營操標兵,歲額餉 二萬三千二百一十二兩。一督令五衛官軍開墾積 年荒屯,歲抵餉銀一萬二千四百二十五兩零。督令 營堡目兵開墾一帶荒地,收租歲抵餉銀三千八百 三十二兩零。清理歷年各衛民糧,餘剩腳價等項歲 抵餉銀二千六百六兩零,以上共留兵四千六百八 十名,歲該餉銀四萬一千九百七十七兩零,並舊防 兵四千二百零四名,歲額餉銀三萬八千三百一十 五兩零,歲共八萬零二百九十二兩有奇。合之五衛 八所見在城操官軍五千二百四十九名,總共軍兵 一萬四千一百三十三名,比之當日額軍五萬八千 餘名,尚不及十分之三,查自大渡河起至金沙江止, 計修舊營五十六處,增新營七十七處,共一百三十 三營堡,皆經本道冒瘴涉險,相度形勢緩急,定為額 兵,以扼各塞之吭。今幸五年於茲,三千餘里,在在有 備,在在皆有額餉,似亦可為善後之一助然,非藉憲 示,難以垂久也。

《沿邊險隘宜修以保金湯》
前人
编辑

夫王公設險以守其國,內地且然。矧以歷年劫殺,建 邊乎本邊建會鹽寧,越五衛,並禮州冕山鎮西等城, 皆頗堅固。此後時時修葺,儘足防守,又建昌為五衛 腹心,歲苦涼山諸寨為患。今從父老之請,已奉兩院 批允,為築一大石城,設有額兵,且耕且守,皆云此建 昌百世之金湯也。惟德昌與建鹽、二打沖,此三城者, 創自國初,皆四面鄰邊,倒塌日久,急宜修築,至於鹽 之河西,建之瀘沽鐵廠,松林、越嶲之南關桐站,此皆 軍民輳集之地。四面鄰彝之衝,即今隘口,皆有營堡。 目前可無他慮,而數年之後,亦當漸為各築一石城, 或量為築一土城,庶城堡一築,番猓不敢以生心,而 煙火聯絡守望皆可以相助。況查一切工築銀兩,本 道歷年皆有積剩,不煩派之民間者,第甫定之邊,瘡 痍未滿,未敢據興大工以聽後道。另詳此,亦建南久 安長策也。

《通彝法禁宜嚴以杜邊釁》
前人
编辑

夫本邊所,恃以安民禦蠻而長保敉謐者,獨恃有國 法耳。顧通彝之禁,不啻三令五申。奈本邊軍民狃於 粗安,有乘彝市而恐嚇,以討人命錢者,有私投於蠻 而從中播弄者,有潛販違禁者,有賴騙蠻債,激蠻之 怒至綁擄人口以代償者,有蠻債不還而反誣報為 搶掠者,有收留蠻口為奴婢者,有衙棍指稱,激成蠻 患者,故彝市不嚴,則貿易即為劫殺矣。播弄不繩以 重法,則奸宄悉為牙爪矣。私販違禁不設法擒捕,則 控制不得擅長技矣。蠻債不為切禁,則揭借即為綁 擄之媒,蠻奴蠻婢不禁,則閨閫即為誨盜之門矣。指 稱不為窮治,則七十二屯之焚劫,且復起於衙棍矣。 國法具在,邊例尤嚴,非獨苛於邊也,要令人不敢犯,故長保敉寧也。茲節奉明文舉行鄉約,編立保甲,若 不嚴連坐之法,誰復肯為官家任怨者,故十家為一 甲,十甲為一保,不論尊卑長幼,並所歇客商盡書名 於一牌,所營之事,所歇之客,所往之處,保正一月一 報,冊於官,有犯不首者十家連坐,而犯應遣戍者必 延綏極邊,等衛南人北去,與大辟等耳,軍即僉十家 之中最殷實者,為解子其餘幫貼盤,費以一軍而累 十家,則十家懼矣。十家又以富戶為首解,則富者自 愛懼矣。此亦牽制奸民之一策也。

《土官乘機宜議以救邊民》
前人
编辑

夫邊職之漢彝並設也,實番蠻雜處,非兼土司不能 聯屬也,查先年寧番土酋怕兀他,從月魯帖木兒為 亂,太祖特命總兵徐凱征討,遂廢土改衛,止將環居 西番,編為四圖,聽我羈縻,會川鹽井雖設土職火頭, 然皆各有分土,不甚桀驁。越嶲、邛部土官,嶺柏應自 嶺鳳起構難,移之柏香坪,今可無慮,獨建昌安土官 雖有總轄之名號,原無一定之寨分。先年舊居衛城。 萬曆丙戌每夜出城劫村,甚者左右兩所官軍不堪 荼毒,至有率眾攻城以討賊者。丁亥,周憲副光鎬請 於兩臺,奏調土漢官兵,勦伐始定,雖將土官移居於 城外之東街,第去衛城不數步,蠻丁出入終不能禁, 此所謂腹背之一大疽也。查安氏世職以來,安革、安 仁、安彝、安忠四世相承,謂蠻酋多懾服,嘉靖末忠,妻 鳳氏權攝夫職,是以患成,尾大鳳氏死疏,屬安登冒 嗣,蠻心不服,是以有廝養卒逆上之變,安登死其妻, 瞿氏紹良更無能節制,是以安文頻歲為叛,至有臨 城劫掠之慘。瞿氏紹良死,安世隆嗣而其妻沙愛以 踰城淫奔,為安世隆所逐,又為群奴力怕等復煽,諸 蠻擁沙慶為主,且與世隆相讎殺。是以貽本邊不了 之禍,今安崇業又以遠枝承繼,且性狡猾邇者,奉旨 鵰勦屢漏洩賣放,及聞善後留兵,益鞅鞅不樂,每日 垂頭喪氣如有所失。此土酋不死,建南之禍未息也。 茲幸天斬其嗣,據建昌通學生員呈乞,停土官之繼, 仍復先年責成四把事約束之例,以絕禍,本以救邊 民,第土嗣雖絕,尚有土婦,先年夫亡,妻繼之規。倘瞿 氏不GJfont覆轍,則異日婺嗣已絕,即不議繼可也。矧四 把事原同土官管束部落者,彼皆係籍蠻種,熟知其 情,今其弟男子姪又多入泮屬,我編氓儻,四把事果 堪約束,亦可以代土官之責,更為駕馭之便。即不必 議繼可也。儻謂國制不可驟更以聽,彼時臨期斟酌, 以俟後之君子可也。近據瞿氏承繼,屢奉本院,廑念 再三,駁勘為邊民籌久安之策,此亦異日酌議土官 之一大機會也。

《將領宜加激勵以便駕馭》
前人
编辑

夫本邊環遶三千餘里,倚將領為長城,而將領終歲 責成視勸,懲為勤怠。道鎮以下,各有責任。所以獎翼 其忠義而痛治其玩愒者,惟恃有激揚大典耳。顧邊 警非歲糾參則疏虞者,無懲邊功非歲品敘則勤勞 者,無勸矧善後立法之始,一次失事即難逃於歲終 之參,而一次停俸又將冀於來歲之復,孰敢視為傳 舍而不爭相濯磨也者。至本邊千總,亦係邇者,大征 所選調於各邊或名色,守備或加銜指揮等官,此皆 才略翹杰,赳赳干城之望,而鵰勦以來留守於本邊, 又皆各寨信服可戰可守之士,頃蒙撫院憲牌,內開 營堡提調等官。如一季已終,地方寧謐無有他失者, 官兵議詳獎賞,仍揭薦優擢等,因通行在案,又據行 都司掌印,張大道呈稱浙江之沈有容,以布衣竟躋 參將,唯防海獲薦,得致顯位。又周三陽、陳邦憲二哨 官耳,乃於四十四年內斬賊二級,遂蒙兩院題薦,人 思自奮,瀚海晏然。今建南營哨,擐甲千總,提調肅肅 兔罝,靡不乘時思奮,大之拔寨陷陣,首奏掃蕩之捷。 次之冒瘴涉險,亦標擒斬之功,獨無課殿之例,遂不 入題敘之條,雖竭蹶報效,九死一生,總之不過一千 總比耳,一提調止耳,似應比照閩廣浙直防海事例, 有功無過者,每遇歲終得與題敘,不則嚴加究治。夫 建南邊防緊處,全在各寨總路隘口,劄營扼險,所責 成於千總、提調者,最為得力。唯有歲終一題,乃可以 激發其志,乞本院垂念甫定孤邊,會同撫按院俯允 行都司所議,得比閩廣浙直防海歲終之例,彼聞進 身有路,孰不效死力而壯邊聲,是亦善後駕馭之一 策也。

《瘴癘宜加體恤以造邊福》
前人
编辑

夫瘴癘之氣,閩粵皆有之,第未有如建南之瘴之慘 者。苟目擊於此地,官民有不痛哭而流涕焉者。是秦 越,吾民也。自五衛八所罹患以來,村無族黨之聯,軍 無擔石之蓄,牆堵倒塌,百里無煙,又安望有世家巨 族以實邊籍也乎。顧所藉以保聚羈縻而為之頭目 者,獨恃有指揮千百戶等官耳。奈頻年燒劫、流亡十 不存一,儻再律以襲職之新限,不過十年,凘滅殆盡, 尚可為邊乎。夫衛軍之額,猶可補也,有衛無官,誰為 領袖。故今日建南襲職之限宜寬,此亦撫恤瘴地,指揮千百戶等官之一策也。軍額消磨亦十不存一,今 查本邊一切開荒清理等項,皆已抵兵餉,而鹽寧越 內地之協濟,亦已先年盡移松潘等邊矣。不補豈可 坐視其孑遺之盡。竊計今日之留兵也,原為缺軍而 守也,今日百計籌餉也,原為缺額而籌也。彼軍戶之 故絕者,雖云一時難勾,而今此見存軍戶,豈無一家 數丁者乎。不可以就近抵補乎。合無請乞此後新舊 營堡防兵,苟有一兵逃,故即許五衛八所各軍餘丁 聽補,仍許五衛八所各另造一冊,備開某衛某所,某 伍某總小旗部下,某軍戶餘丁頂缺協守,如無餘丁 者,亦聽別補則始之召募,健兒以補缺軍之額,今之 聽軍餘丁以補兵缺,而漸復缺伍之軍,是軍不外勾, 而餉不加派,十年生聚,十年補充,而八千八百八十 四名之缺軍,可計日而補也。此亦撫恤瘴地邊軍之 策也。本邊自善後,滇蜀之路大通,商賈絡繹,即五衛 耕屯趕腳之夫,亦往來如織,每一瘴發,道殣相藉,其 最慘者曰大渡河、曰金沙江、曰甸沙關,而甸沙關二 三百里,驛站甚長,本道五載以來,選募良醫,為開三 藥鋪於三鎮,每歲三大藥鋪各給藥科銀二十兩,共 六十兩,置造紫金丹、萬靈丹等料,存活者歲不下萬 人。亦即取給於各營堡之逃故積剩銀兩,可以不費 官帑者,此亦撫恤瘴地人民之一策也。本道原駐雅 州,今奉題移建昌,人臣致身為國,遑恤瘴險,第恐異 日新道家眷,難於冒險。查得黎雅公署,原係建昌道, 錢糧起造,此後新道遵題駐建,但攜有家眷仍聽家 眷,住黎雅庶不以一官貽,俯仰之累,此亦瘴地家眷 之宜議也。

《邊儲吃緊宜籌以實軍需》
前人
编辑

夫國無九年之蓄曰不足,無六年之蓄曰急,無三年 之蓄曰國非。其國矧以不毛窮邊乎。今連歲豐登,而 一解糧少遲即不免枵腹,倘歲值大祲,本邊既無所 入而內地徵解又未必如期,將聽營堡逃散乎。若禁 營堡逃散將使枵腹守隘乎。西番東猓百十餘寨,彼 且乘時蜂起,何以待之乎。大征之舉可以再擾乎。故 邊儲不可不籌也。查得本邊瘴癘之苦,各營堡逃亡 事故,無月無之,而逃故者又勢不能不為急補,乃免 於疏虞,即以此曠役之剩糧,或扣其本色,貯之建越 兩倉,或扣其折色,聽鹽撫兩廳,歲終會計報道,轉詳 兩院,每歲以此存積量糴十分之一,另項上倉登報 循環,以聽查盤,以備兇荒,而扣本色者,皆追納淨榖 或納糙米,可以久貯而無虫蛀之患,但不許止納舂 淨之米,易生虫蛀且為異日倉攢斗級,得藉為侵耗 之名。又蕩平以來,五衛軍民亦有援例,納吏聽其赴 布政司告納給帖,止令上穀於本邊寒苦地方,如越 嶲、鎮西二倉,不滿三五載,亦可積穀無算,以聽查盤, 以備兇荒,而何憂於水旱乎。再查鑄錢之令,所裨於 軍需不少先年,原任行都司臧京,奮然力主其議,祗 為有司之初入仕途者,未諳時務,妄議停阻,今查重 慶等府,皆已興工況建南產銅之邊,與滇接境俱係 產銅之地,每次哨期皆為客,商販之外省,在在鼓鑄, 官民兩便,而本邊獨不獲鼓鑄之利,豈不深為可惜。 竊為今日善後計,此法終不可罷也。

《邊地器械宜精以裨實用》
前人
编辑

夫營堡而無兵甲,與無營堡同。兵甲而不堅利不練 習,與無兵甲同。昔在GJfont錯蓋詳哉,其言之矣,而況乎 建邊乎。夫鳥銃佛朗機、百子銃綿甲長鎗、鐵鑩利弩、 鉛彈滾牌、本邊之長技也。矢石毒弩、番猓之長技也。 我官兵之長技七,番猓之長技三,勝負既已分矣。唯 是善後以來,籌兵措餉尚未暇,圖今之鳥銃佛朗機、 百子銃五年之久,半已朽蛀綿甲,長鎗、鐵鑩、利弩、鉛 彈滾牌,前次大征,歲久漸耗,每兵僅月口糧七錢二 分,餬口弗給,豈能自備。夫會川操練之兵,皆經陳副 總設法置造,器械鮮明,甲於各路,而四將領亦以限 於力,而尚未置造合無,即將本邊營堡逃故,今後所 積者,每歲詳院量為之備,亦首務也。

《總鎮標兵宜撤以省議論》
前人
编辑

蜀總鎮自隆慶辛未初駐於建武,萬曆丙子題移於 松潘,彼時標兵二千五百名,今尚現在松潘操練是 也。己亥楊應龍之變題,移於遵義,而松潘改為副總 矣。自移總鎮於遵義,又設標兵二千三百名,壬子建 南之變復題,暫移越嶲,事竣撤回,而遵義亦暫改為 參將矣。方候總鎮之駐越嶲也,查題疏原攜雜流,四 百名中軍周一柱,標下標兵二千三百,并題添千總 譚大孝等二千七百名,共五千名移劄越嶲要隘,聽 總鎮合營操練。此原題也。萬曆四十二年三月十七 日,凱旋班師,隨於九月渡瀘,移出嘉定。既移嘉定而 遺下,家兵一千餘名,並其中軍周一柱等,標兵二千 三百名,雜流四百名,尚皆團集於越嶲衛不毛之地, 職叨本邊監司之責,安得不為邊民請命,具詳兩臺。 兩臺批行三司會議,僉同隨將周一柱等,標兵二千 三百名,撤回遵義矣。時萬曆四十三年詳允也,查本道原詳,亦第為邊無大將,請乞遵旨撤回遵義操練, 非為撤回歸農也。時緣遵義久寧,又另設有參將,官 兵遂將此項撤回歸農矣。越嶲軍民聞之,歡呼動地。 今五大汛地漏刃元兇,次第殲鋤,實荷同心,此為邊 地造福不少,雖近有標兵之議,原非得已,GJfont以總鎮 為全省大將,而標營尤兵威攸關。第建南善後,十年 之後勢必移之遵義,則遵義參將所必裁也。遵義參 將標下操兵、防兵皆其兵也。抑或移之松潘,則松潘 副總兵所必裁也。松潘副總兵標下操兵、防兵皆其 兵也,顧曩者三司議撤標兵之詳,職以萬不得已,而 不敢二議。今者新鎮請增標兵之議,職以萬不得已 而不敢轉。請今查藩司,又照前議申院在案,而要亦 職力綿運,蹇不能調停,以貽同事之憂也。

建昌五衛部紀事编辑

《總志》:宣帝黃龍中,越嶲之南獻,背明鳥形如鶴,止不 向明巢,常對北,多肉少毛,聲音百變,聞鐘磬笙竽聲 則搖頭,時人以為吉祥。

孝成帝時,越嶲獻長鳴雞,即下漏驗之晷刻,無差,長 鳴一食頃不絕,長距善GJfont。 唐高宗永徽三年,顯養東魯諸蠻,與胡叢皆叛。高宗 以右驍衛將軍曹繼叔為嶲州道行軍,總管戰斜山 拔十餘城,斬首七百,獲馬、犛牛萬五千。

元宗天寶間,安祿山反,閣羅鳳因之取嶲州。

懿宗咸通二年,南詔陷嶲州。

咸通五年,南詔回掠嶲州,以搖西南,西川節度使蕭 鄴率屬蠻鬼主,邀南詔大渡河敗之。明年復來攻,會 刺史喻士珍貪獪,陰掠兩林東蠻口縛賣之,以易蠻, 金故開門降南詔,盡殺戍卒,而士珍遂臣於蠻。 咸通十年,酋龍自將督眾五萬侵嶲州。

明世宗嘉靖十五年,建昌寧蕃地震,有聲如雷,地裂 陷四五尺。

神宗萬曆三十八年四月二十八日,越嶲衛雨雹,大 如雞卵,菽麥入土成泥。

越嶲衛西北六十里,山半有洞,寬敞可容數十人,崖 半懸石一片,長五尺,闊四尺,厚四寸,擊之有聲,名曰 瓊鐘。明初龜壺道士修煉於此,有詩留石壁云:北倚 峨嵋西閬峰,雲間岐路去皆通。冰消玉浪鳴幽谷,夜 靜瓊鐘響太空。嵐擁翠峰秋聳碧,霞侵丹室曉舒紅。 九篇真訣無人得,誰識金懸太素宮。

建昌五衛部雜錄编辑

《總志》:建昌產異鳥,有二首,名曰雙頭鳥。

寧蕃產異獸,名曰雪裏眠,蓋狐貉之類也。其皮可以 禦寒。

建昌松潘俱出香豬,小而肥,肉頗香,人冬醃以餽,土 犬小而肥美,群遊稻田,犬登樹而望,如有捕者,則先 鳴吠,令眾犬奔逸去。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