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643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六百四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六百四十三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六百四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六百四十三卷目錄

 松潘衛部彙考

  松潘衛建置沿革考

  松潘衛疆域考有圖 形勝附

  松潘衛星野考

  松潘衛山川考

  松潘衛城池考

  松潘衛關梁考

  松潘衛公署考

  松潘衛學校考

  松潘衛賦役考

  松潘衛風俗考

  松潘衛祠廟考寺觀附

  松潘衛驛遞考

  松潘衛兵制考

  松潘衛物產考

  松潘衛古蹟考

 松潘衛部藝文

  松潘圖敘         明章潢

  松潘邊考          前人

  松潘威茂論         前人

  松潘事宜          前人

  鵰𠞰處置人荒等三寨議   楊一桂

 松潘衛部紀事

職方典第六百四十三卷

松潘衛部彙考编辑

松潘衛建置沿革考      總志编辑

《禹貢》梁州之境。天文,觜參分野。古氐羌地。戎無君長,或從侯伯,征伐有功,朝廷爵之,以為蕃服。漢武西逐諸羌渡河、湟,居塞外,始置護羌校尉,屬河關郡。魏諸羌叛服不常,仍隸蕃屬。晉諸羌內附,以其地屬汶山郡。宋、齊因之。後周置龍洞郡,尋改扶州,治嘉城縣,後分置平康縣。隋廢郡,改會州,又分置交川縣,尋廢州,併入汶山、同昌二郡。唐武德隴蜀平,改置松州。貞觀置都督府,屬劍南道,生羌或降或叛。天寶改州為交川郡。乾元復為松州。廣德初,陷於吐蕃。五代諸羌自據其地。宋崇寧取邦、潘、疊三州,初屬吐蕃首領潘羅支。元符,取湟州。元始內附,屬吐蕃宣慰使司。明洪武初,將軍丁玉復其地,設松州衛、潘州衛,後并為松潘衛,守其地。二十年,改松潘等處軍民指揮使司,隸四川都司,又隸川西道。領小河守禦千戶所一,安撫司四,長官司十六。

皇清因之,改設本衛守備一

各土司

小河守禦千戶所 宣德四年置。

八郎安撫司 永樂十五年置。

麻兒匝安撫司 永樂十五年置。

阿角寨安撫司

芒兒者安撫司 俱正統初置。

占藏先結簇長官司

白馬路簇長官司

山洞簇長官司

阿昔洞簇長官司

白定簇長官司

麥匝簇長官司

者多簇長官司

牟力結簇長官司

班班簇長官司

祈命簇長官司

勒都簇長官司

包藏簇長官司

阿昔簇長官司 ,俱洪武十四年置。

思曩兒簇長官司 洪武二十六年置。

阿用簇長官司 宣德十年置。

潘幹寨長官司 正統初置。

皇清因之。

松潘衛疆域考        總志编辑

松潘衛疆域圖

松潘衛疆域圖

東至龍州界一百九十里,又至鎮遠堡一百二十七里,轉南至小河八十里,至龍安府平武縣一百四十里。

西至牟力結吐番草地界,四百八十里。又至流沙關十里,外轄牟尼等寨,接連毛兒革生番界,一百九十里。

南至疊溪守禦千戶所界二百里,又至熱霧十三寨止,接連屋毒生番界一百六十里。

北至陜西洮州衛界八百六十里。又至壓玉墩止外通西彝地界五十里。東轉南至葉棠堡,交平武縣馬營堡界二百四十七里。

東南至平定堡交疊溪永鎮堡界一百八十一里。

東北至漳臘北柏木橋止,八十里。

西南:至紅土坡,接連黑水番界,一百里。

西北:至黃勝關止,「外係西彝」 地方,八十里,至省城七百六十里,至

京師一萬一千四百七十里。

東西廣六百七十里,南北袤一千六十里。

形勝附编辑

雪嶺面東南,洮河界西北。

山川險阻雨雪多寒

松潘衛星野考        總志编辑

天文觜參分野

松潘衛山川考        總志编辑

金蓬山 在治東南五里。羌人金蓬者,曾居此山。按《衛志》遺塚見存,故名。

牛心山 在治東南一十五里。山巒圓秀,若牛心然。按《衛志》:在治東南五十里。未知孰是。風洞山 在治東五十里。洞深不可測,多惡風。每午輒大作,則灰沙蔽天,人馬皆辟易,寒氣襲人。或觸之多橫死,否則喘息旬日始止。蓋山嵐鬱結之氣所發。按《衛志》:「盤旋數里,始達其巔。山之東北有洞,深不可測。」

雲欄山 在治東二十里。山勢蟠蜒,四時積雪不消,即雪山也。按《衛志》:「在治東三十里。」

砂山 :在治東南一百里。

紅花山 :在治南一十五里。

西崇山 在治城內西北,周圍包羅城垣,盤旋而上,十有九折,乃通紅土坡、黑水等寨要隘,俗又呼為「西岷嶺。」

壓玉嶺 :在治北五十里。

大分水嶺 :在治北二百三十里。其山高峻,水分二流。

小分水嶺 :在治北九十里。山有龍潭,水分二流。

甘松嶺 在治西北三百里。《寰宇記》:名松桑嶺。其山多產甘松。今屬西彝地方。

岷江 源發草地,自北而南,灌城而出,松潘多被水患。

潘州河 ,在治西北六十里。按《衛志》,「源出西彝恰馬鼻浪架嶺。」

龍潭 在治東九十里。淵深莫測,四時澄清。按《衛志》:「在治東九十里。」 今無考。

響水泉 在治北六十里。泉流湍急,潺潺有聲,故名。按《衛志》:「在治北六十里。」 今無考。

興龍泉 在治東六十里,水出黃龍寺後。「波漓泉 」 在治東北四十五里,泉從平地湧出,一百零八竇,冬溫夏冷,環流漳、臘城垣。

濟眾泉 :在治西門,營宇盤繞崇山,上下陡坎。

約及十里,汲水維艱,故引深山之水由西門溝以入,使岷江山畔居人皆由此汲焉,故名《濟眾》。

松潘衛城池考        衛志编辑

松潘衛城池 ,周圍九里七分,每里一百八十丈,共計一千七百四十六丈,高二丈六尺。城形:北門至西門包羅山岡,即西崇山也。東南係平地,城內通大江,東入西出,設東、南、西、北四門,西岷頂一門。古設各門,俱有城樓。歷代相傳,屢遭兵火。東西舊樓盡傾,新修小樓,南北大樓,僅存立柱。又兼岷江之水泛漲不時,城垣半被衝頹。衛外城 周圍二里,共計三百六十丈,高一丈八尺。城形方西臨江門,南安阜門,東向明門。此門久閉不開,止開臨江、安阜二門,城門亦半傾圮。

「小河」 城 垣,周圍二里三分,共計三百九十六丈,高一丈七尺,城形長開東南西北四門。《平番》城 垣,周圍二里三分,共計四百一十四丈,高一丈九尺,城形東面方,西面南角圓開南北二門。

漳臘城 垣周圍共計三百一十四丈,高二丈四尺,城形方開東南二門。

松潘衛關梁考        總志编辑

鎮彝關 :在治西二十五里。

西寧關 :在治南三十里。

安化關 :在治南三十里。

歸化關 在治南一百里。

北定關 :在治南一百二十里。

蒲江關 :在治南一百五十里。

望山關 :在治東一十五里。

雪欄關 :在治東三十里。

風洞關 在治南五十里。

黑松林關 :在治東七十里。

三舍關 :在治東九十里。

小子關 :在治東一百二十里。

紅崖關 :在治東七十里。

新鎮關 在治南七十里。又名新塘關。

鎮江關 :在治南一百二十里。

虹橋關 在治北,河西二十八里。

黃勝關 :在治西北四十里。

流沙關 在治西四十里。

古松橋 在治內。舊設石橋,久廢,後建木橋。通遠橋 在治東門外。

歸化橋 在治南一百里。

合江橋 在治東一百七十里。

松風橋 在治東一百三十里。

迎恩橋 在治南門外。明永樂中建,今廢。積雪橋 在治東七十三里。明洪武中建。靖安橋 在小河所治北十一里。

浦江橋 按《明一統志》:「在司城南一百三十里。」 小松橋 ,在治內。

虹橋 :在治北二十八里。

柏木橋 在漳臘北四十里。

馬黃橋 在治臨江門外。按《衛志》云:「古松、小松、通遠、馬黃四橋,俱通岷江。由通遠橋南,分二流入城內,由古松、小松二橋下合一流,出馬黃橋而南,四橋屢被衝沒,城內居民常被其害。隨修隨衝,不容一刻緩焉。」

松潘衛公署考        總志编辑

松潘衛治 ,明洪武十七年設,在西崇山畔。後樓五間,前立廣淵庫,外有庫吏小廳一座。前設大堂、月臺,下有皂隸房,東西列六房甬道。前為儀門。儀門外東建五顯神祠、大士廟、福神祠,今俱廢圮,僅存基址。

皇清順治辛丑,衛守備徐綱重修大堂,《廣淵庫》,止存。

牆壁。後樓止存梁柱。康熙二十二年,衛守備賈尚謀捐俸修理。大樓兩旁板房二間,川堂一座

《補葺儀門》大門,粗具規模尚未全備。

松潘道署 古設東門內,坐北向南,房舍傾半。康熙十九年,松潘鎮標中營遊擊李鎮鼎因本道未駐本城,詳請借寓,捐俸修葺,規模尚存。松潘監理通判署 ,在城內東北角。自通判奉裁,松潘鎮右營借寓。

察院 在舊治西,今無。

按察分司 舊設

古松驛 在治南

鎮平驛 在治南一百七十里。

三舍驛 在治東一百四十里。今俱廢。

小河驛 在小河所治東。

水進驛 在小河所治東十里。

松潘所屬「歸化、鎮平等各處倉口,今俱廢。」 總鎮府署 在外城安阜門內,坐北向南,東倚城垣,西臨大街。

參將府署 在小河所城北。

小河千戶署 今改千戶總廳,在治東一百九十里。

演武廳 ,古設,久廢。康熙二十四年,松潘鎮總兵高鼎捐俸重修。大廳一座,前立牌坊,南向照壁。廳後創建正房三間,廂房東西三間,下修小房二座。控制番彝,規模大有可觀。

鄉納所 在平番營

養濟院 在南門外,今廢。

松潘衛學校考        總志编辑

松潘衛儒學 在司治東。明景泰三年題建。嘉靖、萬曆間增修。崇禎中,副使史贊舜重修。今半圮廢。

皇清康熙甲子,衛守備賈尚謀補修。

學署 :古設學宮,後今廢。

松潘衛賦役考        總志编辑

康熙六年清丈後,應徵屯租銀九十八兩三錢一分二釐六毫一絲,折徵京斗雜糧八十五石,見徵京斗米九十一石八斗七升五合,蠟價一十四兩六錢四分。按《衛志》云:「明季興屯田之政,有事而戰,無事而耕」 ,誠盛舉也。設有紅花屯、雄溪屯、羊裕屯、高屯、各栗屯、譚廊屯、漳臘屯,俱有屯軍,恐不足以衛其地,又撥腹裏諸軍輪戍之。迨其後屢遭兵火,至戊子、己丑間,屯軍淪亡無存。所遺屯地,係漳臘營兵代種納租。其地每歲止長一季,其苗止生稞豆二種,六月飛霜,古稱「不毛八屯。」 歷年開墾,共徵屯租銀九十九兩四錢三分四釐一絲,遇閏加增銀二兩一錢八釐三毫三絲三忽三微三塵四纖。每年解司,並無逋欠。

松潘衛風俗考        衛志编辑

本衛

松潘,番多漢少,分防指揮,相傳而居,即為土著。凡婚姻死葬,一切禮儀,無異於腹裏之風焉。至於番夷,則大有不同者。「日耕野壑,夜宿碉房。男曰安達,女曰白麻。多種青稞,圓根,好用羶羊、麥粉。刻木契以成交易,炙羊膀以斷吉凶。人精悍善戰𩰚,辮髮垂肩,漸染教化。披氈戴毛,粗識漢言。婚姻必用牛馬,死葬不擇地穴,遇漢人則去帽旁立,進城市則下馬徒行。所衣惟毯衫是尚,所食以酥油為佳。」 後因日近漢人,相習已久,而附近熟番,飲食服色類似於漢,其山後生番則仍舊也。

松俗信神,無論漢、番多信之。家家頂禮,戶戶供焚。凡遇朔、朢日期,各廟拈香祈禱,絡繹不絕。此松俗之相沿成習,亦一時所難移易者矣。松俗尚儉,凡紳衿兵民人等,雖其間貧冨不一,而設筵會席,並無一戶之越五品者。男女服色,未見一人之衣絲綿者,是亦淳樸之足取云。

松潘衛祠廟考        總志编辑

「風雲雷雨山川壇 」 在治南。

社稷壇 在治西

厲壇 在治北

城隍廟 舊設西崇山,康熙乙丑年重修。旗纛廟 舊設衛署西。

關帝廟 在治南

土主廟 在治西崇山

火神廟 在治北,久廢。

五顯廟 在治西崇山下。

水靈祠 在治中

武侯祠 在治中,久廢。

寺觀附编辑

清貞寺 在治中

大悲寺 在治西南西崇山衛署前。明季敕建,今半傾圮。大悲曉鐘舊景因廢。按《明一統志》「洪武二十六年建。」

東山寺 在治東,久廢。

崇善寺 在治西

觀音寺 在治東

文昌宮 在治東

真武宮 在治東

玉虛宮 ,在治外城,《習儀》在內。

赤松觀 在治東南。按《明一統志》「洪武中建。」

松潘衛驛遞考        總志编辑

古松驛 在治南

鎮平驛 在治南一百七十里。

三舍驛 在治東一百四十里。今俱廢。

小河驛 在小河所治東。

水進驛 在小河所治東十里。

三路堡站 :在治東一百七十里。

溪子站 :在小河所治東三十里。

松潘衛兵制考        總志编辑

《松潘衛》協鎮副將一員,協標都司僉書一員,松潘衛城守守備一員。

松潘衛守備一員

平番營遊擊一員,中軍守備一員。

按《衛志》:「松潘衛掌印守備兼理屯事一員,總兵官一員,中左右三營遊擊各一員,中左右三營守備各一員,中左右三營千總各二員,中左右三營把總各四員,小河營鎮守遊擊一員,中軍守備一員,千總二員,把總四員,漳臘營鎮守遊擊一員,中軍守備一員,千總二員,把總四員,平番營鎮守守備一員,千總一員」 ,把總二員以上秩官係康熙丙寅「年志。」

各關堡屯營防汛

東勝堡 ,設掌堡一名,管轄雞公、龍盼等寨。紅花屯 ,即古交川縣也。在治南五里,設掌堡一名。八角平壩墩二座,管轄泥巴等寨。

雄溪屯 ,設掌堡一名,雄山墩一座,管轄國師等寨。

羊裕屯 ,設掌堡一名。

塘舍屯 ,設掌堡一名。

譚廊屯 設,掌堡一名。

谷粟屯 ,設掌堡一名,管轄寒毛、谷粟等寨。《高屯 》,設掌堡一名,管轄元壩小寨。

虹橋關 ,設掌堡一名,管轄石嘴、八郎等寨。漳臘營 周圍有「寒盼」 、祈命、商巴三大寨,且近西彝最要地也。

黃勝關 關外即《西彝》地方,漳臘營輪撥官兵汛守。

淨沙堡

流沙關 古設玉門、禦寇等墩。今設把總一名、掌堡一名、管轄牟尼等寨。外通毛兒革生番。亦最要地也

以上各關堡屯營,俱係漳臘營防汛。

西寧關 ,設掌堡一名,踞虎墩一座。管轄出利雄煙沖等寨。

雲屯堡 。設掌堡一名。於饔墩一座。管轄臘卜等寨

安化關 設掌堡一名,「凝冰墩」 一座,管轄林洞等寨。

百勝堡 。設掌堡一名,炮腦墩一座。管轄納臘寺等寨。

新鎮關 亦名「新塘關」 ,設掌堡一名,「風驚墩」 一座,管轄空心寨。

淨江堡 ,亦名「龍韜堡」 ,設掌堡一,名石阿。墩一。

座,管轄大小空龍等寨。

歸化關 ,設把總一名,掌堡一名。威收墩一座。管轄雲昌、王答、甘燕等寨。

北定關 ,設掌堡一名,橫樑墩一座。管轄茹兒、齊鳴等寨。

鎮江關 ,設掌堡一名,「撒吶墩一座。管轄窯溝、商巴等寨。」

平番營 :今設鄉約二名,每逢朔、朢日期講讀。

《聖論》十六條,以化各堡番漢。

平彝堡 。設掌堡一名。管轄「河西谷粟、顧顧等寨。」

金瓶「堡 設掌堡一名,管轄河西西革等寨。鎮平堡 設把總一名,管轄石蛇寺等寨。《鎮番》堡 設掌堡一名,管轄呷竹寺等寨。靖彝堡 設掌堡一名,管轄下二族𤞑子等寨。平定堡 設掌堡一名,中設關隘,盤詰逃人,交疊溪、永鎮堡界。」

以上各關堡營,俱係平番營防汛。

望山關 舊設松蓬墩一座。

「雪攔關 」 ,古設大石墩一座。

「風洞關 」 ,古設仙足墩一座。

松林堡 即黑松林關,古設鎮遠墩一座。紅崖關 ,古設寧邊墩一座。

伏羌堡 、古設鎮寧墩一座。

三舍堡 ,設把總一名,掌堡一名,高橋墩一座。以上各關堡,俱係小河營防汛。

鎮遠堡 、設仰止墩一座

小關堡 ,設威遠墩一座

松{{?}}堡、 設鎮番墩一座。《三路堡》、 古設石關墩一座

師家堡 ,古設《漆樹墩》一座。

四望堡 ,古設甘溝墩一座。

小河營 ,即古小河所,今盡改充營房,並無一民居。

峰崖堡 ,古設石險墩一座。

《木瓜墩 》,古設鐵鎖橋一座。

葉棠堡 ,古設平蠻墩一座,交平武縣馬營堡界。

以上各關堡營墩,俱係鎮標三營撥兵輪流駐防。

松潘衛物產考        衛志编辑

穀屬

青稞 春種秋收,其形似麥而瘠長,番漢多種之,或拉碎作米而食,或磨麪和水而飲。即如腹裏食米,不能一日而缺者。

胡豆 春種秋收其形大其色青遇霜即黑黃磨麪和稞粒而食或煮食亦可作粉小麥 春種秋收多不收即收麵粘難食{{?}}豆 春種秋收,種難成,即成收亦薄,皆松地多寒,六月飛霜所致也。

果屬

《延壽果 》,果生於土,味甜似山藥,並無樹果,菜屬。

白菜 :圓根類白菜,其根大,番人當飯食之,別無所產。蜀俗云:「魚龍雞鳳菜。靈芝」 ,蓋為松潘而言也。

木屬

松     、柏     、樺 俱無大木卉屬。

西天花 色紅

米恰花 似蓮

藥屬

「甘松 」 :產草地《甘松嶺》。

朴硝 今少

當歸    、羌活    、麝香。

衣屬

毯羊毛 織番、漢衣之布,非土產,係陝西販賣。禽屬。

《鵲     :鳩     鶯》。

野雞    燕     、《瓦雀》。

獸屬

《毛牛 》,其毛長,不能耕。

犏牛 :其身大,耕用之。葬牛 其毛。《花威保》番人葬,多用之。

虎     、狼     、熊

《鹿     麞     》狐

松潘衛古蹟考        衛志编辑

潘州故城 ,在治北七百五十里。漢武帝時,逐諸羌渡河、湟,居塞外,築此城,置護羌校尉以禦之。宋時分上、下、中三潘州。今阿尖寨即上潘州,「斑斑簇」 即下潘州,界二州之間則中潘州也。其地廣遠,今屬塞外,無際,漸北山漸平矣。

交川廢縣 ,在治南五里。隋初置,屬會州。唐初,改屬松州。

平康廢縣 在治內。後周置。隋屬會州。唐屬松州。

永泉亭 在金蓬山下。正統初,都督以劍鑿石,二水迸出,號「文武水」 ,大書「永泉」 二字。今查無考。按《總志》,都督是李安,又云書「永泉」 二字,鑴於石崖,築亭於上。

瑞麥亭 在小河所,治西一里。正統中,產瑞麥亭,因名。

嘉城廢縣 按《明一統志》在司城內,後周置嘉誠縣,隋屬扶州,唐改曰嘉城,於縣置松州。

松潘衛部藝文编辑

《松潘圖敘》
明·章潢
编辑

我朝開設松潘,東綴安綿,南控威茂,譬人之一身,松、 潘其首也;安綿、威、茂其股肱也。番酋比附於外,材官 控禦乎中,聖謨神武,淵乎盛矣。嗣後五寨塞而威茂 分,三溪叛而安綿出,致使手足頭目各不相顧,何以 聯屬而成身乎?此所以有白草之變,而廑執事之憂 也。愚嘗讀田孝友《會要》而有感於松潘之事,其言曰: 「西南諸番雖眾且微,然而勢合則強,力分則弱,必離 其黨使不得親,分其勢使不得不弱,斯可也。」由此觀 之,則我當合而彼當分,亦明矣。今松潘之勢似合,而 其中皆秦越相視,實則分也;白草之寨似分,而其黨 皆患難以相死,實則合也。豈不尤為可異哉!

《松潘邊考》
前人
编辑

松潘,古冉駹地。漢時自莋以北,君長以十數。冉駹為 大,武帝開,以為汶山郡,歷魏、晉、五代,未嘗入寇。唐初, 置松州,後改交州郡。貞觀時,發蜀十二州兵討松外 諸蠻,獲十餘萬,諭降者七十餘部,戶十萬九千,署首 領蒙和為縣令。後茂州西南築安戎城,絕吐蕃通蠻 之道,生羌為吐蕃攻拔之。宋初,茂州無城,知州事范 百常始因民之請而築焉。宣和以後,入寇不絕。元始 內附。國初,征松州及茂威等處,克之,即古松州地置 松潘衛。

《松潘威茂論》
前人
编辑

「松茂有衛,疊灌有所,采衛錯布矣。」大都紈褲之胄,不 識韜鈐;尺籍之夫,不諳紀律。恃此以禦戎,譬之驅群 羊,搏猛獸,不格明矣。今非欲悉更置之,而戰陳之法, 不可不訓也;私門之役,不可不禁也;賞罰之令,不可 不明也;逋亡之籍,不可不稽也;格𩰚之器,不可不利 也。夫將不知兵,與無將同;兵不習戰,與無兵同。誠修 「此五者而不足以備邊,吾不信矣。堡關之設,自茂北 抵松十有七,自茂南抵威十有五,金鼓聞,煙火接亭 障,誠相望矣。」吾聞夷恃剽健,恣睢,輕漢兵,誅求無厭。 戍卒下堡,必擊牛酒,邀諸番,歃血盟,誓乃不犯。每一 舉火,輒蟻聚而食之,我卒寧枵腹不敢爭。是吾之設 堡適以資寇也,何賴焉?盍亦相地形,擇要害而併置 之乎?夫關堡併則兵力聚,兵力聚則夷不敢侮,是所 當講也。諸堡之卒,歲於內衛選官軍,更番而戍,大約 主客遊兵不下二萬,秋而往,春而代,法非不善也。但 不知地利,不識夷情,恫疑虛喝,習為上計。不聞有剡 一矢、持一戟,攘臂而與之角者。未至而思歸,未滿而 望代,是奚足多也?曷「若罷之,而養戍兵之費,籍土民、 站丁而守之,如其不足,則邊關餘丁可練而使也。無 已,則擇勇健者,量堡緩急分布,而汰其充數之老弱 可也。」夫堡無冗兵,則食無浪費,亦一利也。松、茂地鮮 五穀,官軍待哺於內境,歲輓全蜀之糧數十萬斛,峙 積邊庾,食至裕也。今常額雖存,寧無逋負之民乎?法 禁雖嚴,寧無乾沒之吏乎?夫餽糧千里,斗粟數錢,民 不堪矣,而以實老弱之腹,吁可惜哉!乃若維州之城, 李唐故地也,在戎虜平州之衝,漢人入兵之路,後吐 蕃計取之,曰「無憂城」焉。李德裕帥西川,悉怛謀舉城 降,其《籌邊》遺蹟可考也,而沮於牛僧孺,城竟棄。議者 有曰:「新與之盟,而遽納其叛,語利則維州」小而信大, 語害則維州緩而關中急。此司馬之說也。有曰:「維州本唐故地,取其故地以刷前日之恥,正以大義謀國 者。」此胡寅之說也。是非迄無定論,以今日觀之,維州 據高山絕頂,三面臨江,不易取,其取也不易守。必欲 復之,要在蓄銳養威,相機審勢,使我有萬全之策,一 鼓而擒耳。而輕動以啟釁,非計之得也。先臣董軒嘗 議欲棄疊溪,移所高屯堡,有「八害三利」之說。夫入松 有二道,東自小河,南自疊溪,皆羊腸一線之逕,如人 兩臂然,胡可廢也?而維州則其後矣。即使無之,不過 太山虧一簣土耳,何足惜哉!

《松潘事宜》
前人
编辑

松、潘二鎮為蜀城之右臂,係全省之安危。松潘不守, 則威灌之藩籬不固,而沃壤千里之區亦幾於危薄 而不安矣。此謀國者所以重之也。錢糧則額派全省 正軍之外,益以戍守,不為無見。比年以來,軍伍缺而 不補,錢糧日事剋削,一切因仍苟且之政多,而補偏 救弊之術少。昔人有云:「毋曰胡害,其禍將大。」竊有隱 「憂焉。」

南路番種固多作惡,為地方患,然最稱桀驁者,無如 人荒、沒舌、丟骨三寨也,其次則別柘一寨焉。查得三 寨,真番不多,漢居其半,大約不過五百人。以五百人 終年為害,而莫之一處養兵之謂何?夫不一懲創,則 不知畏懼,故謬為之說曰:「三寨一除,則餘寨可傳檄 而定也。」松潘邊境地方,非戰則守。戰不可常恃,而守 則可以永固,操縱之權,在我而已。南路十五關堡,前 隔大河,後阻重山,大小番姓前後夾居其中,羊腸一 線之路,乃為中國所有之地。如鐵爐溝、走石坡、鴛鴦 橋、石花鞋、奄子灣、木驢溝、掃冰巖、凝冰溝、乾溝子、三 哨嘴、楊廣墩、砲腦溝、老虎石、翟貴哨、石窩墩、關門石、 陡溝子、大小橫梁溝、沙灣、龍溝、秦王箭、鐮刁灣、掃水 巖、涼水井、黃沙壩、索橋頭、五哨溝、乾溝、黃土坎、野貓 壩、石門坎、亂石窖、石蛇兒、𤞑子嘴、龍打溝、洞子溝、沙 灣、麻答嘴等處。「東路有天花石、三岔溝、乾溝子、琵琶 頂、谷、驢兒溝、高哨子、黃土坎、亂石窖、旋風巖、險頭哨、 高子哨、出龍溝、母豬洞、落魂橋、月兒巖、山蔥溝、高哨 子、大灣、老虎石、松坪子、擦耳巖、𩰚老巖、弔巖子、埽子 巖、龍黎兒溝、高橋、雞公嶺、大沙灣、臘菜坪等處,北路 有寡石巖、虹橋關、絕塞墩、鐵門墩、銅柱墩、八呷口、林 燦口、恰乍口、惡柘口、寒盻口、了裕口、麻盻口、唐弄、敵 貢壩、柏木橋、東勝墩等處,俱為番虜出沒路口。來則 逼近官道,肆行劫掠。去則隔河阻山,難以追捕,最為 要害」之處,不可不為之防者。先年何總兵自威茂以 達松潘小河三舍、漳臘一帶地方,官道兩旁修築邊 牆,防護行堵,番夷至今稱便。但年久歲湮,率多倒塌, 有行經數里而基土盡傾者,有曾經補砌而底薄難 恃者,故番夷往來出沒,如入無人之境,亦可憂也。東 北二路稱為稍緩,而南路一帶尤為緊要。「欲為國家 萬年之計,其在南路,必於後山自雄溪、西寧以達蒲 江、北定,直抵鎮平界限,倚就山勢築城一道,城上多 設敵樓,而兩頭盡處鎖以重關,以遏山後之諸番。又 於沿河復何總兵所築邊牆,聯絡墩臺,以遏革河之 諸番。」縱百蠻有羽翼,亦難飛渡。如是而輪班戍軍,可 以盡革糧之所省,歲不知「幾千萬兩,周遭田土可以 屯種,地之所產,歲不知幾千萬石,久安萬全之策,莫 有踰於此者。但山後城工,非大舉動,壓以重兵,且戰 且守,勢不可也。且三寨底平,而同溝諸寨撫處已定, 或可保數十年之安,姑待將來次第舉行之耳。」審時 度力,則沿河官道牆工,似今日之所當為,亦今日之 所得為者,誠不可不為之脩復也。但邊牆可以近守, 不可以遠瞭。又看得敵臺之設尤於遠瞭,為便。欲脩 邊牆,必增敵臺,兼舉之乃萬全也。

「松潘一鎮,五穀不生,戶無百金之產,家無石粟之餘, 誠為絕寨窮邊,而軍民百萬生命所賴為養者,皆懸 於東、南兩路之糧運也。但糧運之數有限,而商販所 取易窮,故於秋成之後,每粟一斗,價銀一錢八分或 二錢,及至經商不通,囤戶坐索高價,每斗增銀至二 錢四五分者有之。甚至青黃不接之時,有錢無米,無」 論齊民,即官員之家,懸釜待爨者亦有之。衣不蔽體, 食不充腸。故有身死未寒,其妻下嫁於部卒,有子備 員竊祿,母餬口於他人。所以百戶徐榮至閉門忍饑 而死。而父母兄弟夫婦骨肉之間,生不相保,死不相 顧者,比比然也。查得《松潘放糧事規》,每年四、六、十、十 二月支實米,其餘月分皆支折色。此先時作者。蓋以 糧運之艱,故支折色多而本色少,所以為糧戶節省 之計,意誠善矣。但所存恤在糧戶而所苦在邊氓,見 其大而不見其小,知其一而不知其二,非中道也。今 照布政司買運松潘一鎮,萬曆七年分各倉糧米,共 該四萬七千六百九十一石七斗八升,而松小等邊 主官舍軍兵孤老共「五千六百八十一員名,客官軍 四千八百一十四員名。若以每月米銀兼支,寔為利 便。如指揮使月俸七石,內實米三石」云云,大約年該 支實米三萬五千八百五十五石四斗,尚剩米一萬八千八百三十六石三斗八升,可供別項支用。裒多 益寡,酌盈濟虛,糧不加運,即原額之中而通融之自 裕。人「無多給,即本分之內而均平之自充。況各軍月 有實米可備饔飧,又有折色可供使費,稍加撙節可 以無饑,即有不敷,湊買不多不至枵腹待哺,其利一 也。又每月放米,家給人足,其家稍充者可以出糶,不 給者亦可那移,市價自平,囤戶不得坐索以增價,其 利二也。又松地苦寒,稱貸為難,往往山陝」冨商攜資 坐取重利,每借米一斗,候至放糧之時,加至二三斗 者有之。窮軍細民甘心兌支,無如之何。若每月給米, 不至稱貸之難,商人不得勒取重息,其利三也。有此 三利,而糧又不加增,公私兩便,誠善之善者也。

《鵰𠞰處置人荒等三寨議》
楊一桂
编辑

松潘設居極邊,番種近多為地方患。最桀驁者,無如 丟骨人、荒沒舌三寨。先年副總兵王詔以巡邊而礧 石,致有墜馬之凶。通判王升以撫賞而挺刃,幾有輿 尸之禍。副使林應節到任,家眷幾被所擄。倉官朱奚 放糧,父子皆為所殺。萬曆元年,「殺死安化關旗軍馮 子義七十餘名。二年,殺死歸化關軍人劉元等數十 名。三、四、五、六等年,劫搶東路糧運,殺死旗軍人等不 下數十名。且又跳梁架觜,堵截糧運,時或出牧裝塘, 劫掠財物,如戍軍之輪。邊有新班錢、架梁錢、放狗錢、 躧草錢,索取無厭。彼番之來,堡有下馬酒、上馬酒、解 渴酒、過堡酒,吞噬多端。連年犯順,未嘗一創,以致肆 惡橫行。請相機勦撫」等因。又按察司關行楊副使覆 議,三寨陸梁宜加誅𠞰,但大征恐滋別寨疑畏,未若 鵰勦,可以懲一戒百。巡撫王廷瞻看得四川要地,莫 重於松潘,番蠻桀悍,莫甚於三寨。狼貪無厭,出沒無 常。數十年來,地方苦荼毒,莫敢一問者,蓋以負山箐 之險,挾羽翼之眾耳。議行鵰勦。隨據提督歸化指揮 曹希彬報,「三寨番蠻聞知委官放糧,聚眾搶奪等情, 即令指揮曹希彬帶領千戶李世傑等,奮勇對敵,斬 番級五顆,獲馬匹器械,乘勝趕至,番據險力戰,因調 大兵深入,擒斬四十五人,銃箭傷死無算,燒燬碉寨 平房七十八座,糧儲一空。各寨哀詞納款,羅拜投降。 奏上有功人員,分別賞賚。」

松潘衛部紀事编辑

《總志》:唐太宗貞觀中,嶲州都督劉伯英上疏言,「松外 諸蠻率暫附亟叛,請擊之,西洱河天竺道可通也。」居 數歲,太宗以右武侯將軍梁建方發蜀十二州兵進 討,酋帥雙舍拒戰敗走,殺獲十餘萬,群蠻震駭,走保 山谷。建方諭降者七十餘部,戶十萬九千,署首領蒙 和為縣令,餘眾感悅。

武則天時,松州雌雞變為雄。

元宗開元四年正月辛酉吐蕃寇松州廓州刺吏蓋 思貴伐之二月癸酉松州都督孫仁獻及吐蕃戰敗 之。

明太祖洪武十年,松、茂諸蠻叛。遣御史大夫丁玉討 平之。召集諸寨首領,給以銀錁,俾各守地方,蠻人以 為「世寶。」

宣宗宣德二年,松潘千戶錢宏聞有交趾之役,憚於 遠征,乃誘蠻族入寇,虛張奏報,得留不遣。蠻人自是 煽禍不解,攻圍城堡。朝廷遣都指揮韓整、高隆調四 川各衛軍官五千員名征之。至威州黃土鋪,失利,道 遂不通。三年命總兵都督陳懷、劉昭、參將趙安、蔣貴 等陝西軍四萬,由洮州入松潘解圍。懷增置城堡守 備。回京,蠻猶弗靖。八年復遣都督方正調四川建昌、 貴州官軍討平之。

武宗正德二年,副總兵楊宏、兵備高江,誘殺綽嶺寺 國師雪郎《三出》諸番,糾合圍殺官軍甚眾。自後,本寺 小宛卜等動稱「報仇」,松城之外,不敢晝牧。十一年,副 總兵張傑、兵備胡澧整兵奮擊,蠻稍懼斂。

神宗萬曆三十二年閏九月,龍安、保寧、松、茂地震。 三十三年五月三十日申時,松潘衛天火,墜落於谷 粟屯、城牆外。

三十八年六月十七日巳時,松潘、漳臘、小河、平番地 震,聲大如鼓。

光宗泰昌元年十二月初八日,天色紅黑如夜,自辰 至酉方散,連三日,松潘衛西林莽中火燒數十里,人 皆炎熱,雪冰俱化。松人懼,祈天禱禳,遂降大雪。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