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644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六百四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六百四十四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六百四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六百四十四卷目錄

 大渡河部彙考

  大渡河建置沿革考

  大渡河疆域考形勝附

  大渡河星野考

  大渡河山川考

  大渡河城池考

  大渡河關梁考

  大渡河公署考

  大渡河學校考

  大渡河賦役考

  大渡河風俗考

  大渡河祠廟考寺觀附

  大渡河兵制考

  大渡河物產考

  大渡河古蹟考陵墓附

  大渡河峒蠻考

 大渡河部紀事

 大渡河部雜錄

職方典第六百四十四卷

大渡河部彙考编辑

大渡河建置沿革考      《總志》编辑

《禹貢》:梁州之西境,古西南彝莋都地,漢定西南彝,以莋都為沉黎郡,尋罷郡,置東西兩部都尉,一治旄牛,主外羌,一治青衣,主漢民。並隸蜀郡。東漢西部尉領蜀郡屬國,晉李雄據蜀以漢嘉、蜀二郡地,分置沉黎、漢源二郡,後復。為晉有廢漢源、沉黎,而置南陰平、晉原、寧蜀、始寧四郡。宋齊并為沉黎郡,後周兼置黎州及沉黎縣,尋廢。隋復置縣及登州,大業初廢州以縣,屬臨邛郡,後省。唐復置南登州,尋廢,後割雅嶲二州地,置黎州,後廢。開元初復置,天寶初改洪源郡,尋改漢源,乾元初復為黎州,治漢源縣,五代時前後蜀繼有其地,宋屬成都路,元屬土蕃等處宣慰司,明洪武八年,省漢源縣改黎州長官司,十一年,以馬芍德征討有功,襲授安撫司,並置大渡守禦千戶所。萬曆二十一年,馬祥無子,妻瞿氏署掌印務,瞿氏撫瞿益枝為子,祥姪馬應龍與,瞿氏爭印,搆釁交兵,事聞以馬應龍子馬新受降,襲土千戶職事,附御大渡河所,隸四川都司,屬川南道。

皇清因之,以馬祿歸襲職土千戶,屬布政使司,設黎

州大渡河守禦千總一。

大渡河疆域考        《總志》编辑

東至沖天山八十里。

西至雜道長官司界一百三十里。

南至越嶲衛界九十里。

北至榮經縣界二十里。

自所治至省城一千二百里,至

京師一萬一千四百四十里。

東西廣二百一十里,南北袤一百一十里。

形勝附编辑

唐《元和志》:州城三面,並臨絕澗。

唐通望碑記:處越、嶲、邛、蜀之中。

宋王已盤陀寨記:蜀之西門。

樊柔直侯寶堂記:南鄰六詔,西接吐蕃。

關沬若,徼牂牁。

宋《題名記》:太祖以玉斧畫大渡河,外棄羈縻州焉。

東接沖天山,不通路徑,北接榮經縣,西連冷沈,南通建滇,雞冠嶺拱列於前,聖鐘山高擁於後。瀘河繞其東西,羊腸帶其左右,為蜀川之門戶,扼六詔之咽喉。

大渡河星野考        《總志》编辑

天文井、鬼分野。

大渡河山川考        《總志》编辑

邛崍山 在治北五里,邛人自蜀入度此山,故名。一名邛莋山,蓋邛人莋人界也。其道至險,有長嶺弄棟八渡之難,楊母閣路之峻。

登高山 在治西五里,峰巒高聳,俯瞰城中,通衢、官舍、民居一一可數,上有小阜曰望州坡。聖鐘山 在治東北五里,昔有人聞山中有鐘聲,及見五色光現,掘地果得巨鐘。

白崖山 在治西北一十里,一名風穴山,其傍有風穴,間有氣出騰空,為白雲。須臾風起,其聲如雷,按《明一統志》:在司城西北二十里。

寶蓋山 在治東南二十里,山形如蓋,俗名涼繖山,溪中嘗有光彩。

盤陀山 在治東三十里,按《明一統志》:在司城南三十里。

大田山 在治西南三十里,下有水田,按《明一統志》:下有大井水田。

筍筤山 在治西北五十餘里,曰前筤,又行數十里曰後筤,山多筍,故名。樵蘇者以為衣食之源,號曰錢筤。按《明一統志》:又多林木。

GJfont山 在治南八十里,塹然高聳,山列三峰,中峰又析為三,狀如劍削,故名。按《明一統志》:中峰又析為二。

沖天山 在治東八十里,山極高峻,勢若參天。牛心山 在治西八十里,上有土阜,形如牛心。避瘴山 在治南九十里,近大渡河,嵐瘴氣夏秋最多,土人移居此處避之。

和尚山 在治東一百里,其峰矗立,盤紆十餘曲,方至其上晴日常有五彩光現,千熊萬狀,極為奇觀。

獅子山 在治東北一百里,以形似名,乃陶道人得道之地。

通望山 自大渡河南,與眾山相連,入巂州。朝陽山 在治北一百里,隋唐於其下置朝陽縣城,址尚存。

飛水山 在治東北二百五十里,與榮經接界,險惡,不通人跡。

畫崖山 在治西北一十五里,山勢險峻,山外即生蕃界。

飛越山 在治西北,兩面與羌戎接界,為沉黎西境之要害,唐於此置飛越縣。

大鳳山 未詳所在。

雞冠山 未詳所在。

大小關山 山勢陡峻,一人扼險,萬人難登。靈應洞 邛崍山有巨蛇蟄其中,蜿蜒錦文,又號為靈應將軍洞。

仙人洞 在白崖山北,狀如車輪,欲入者必匍匐方能過,其中空闊,行數十步,泉聲琮琤,石髓溜結,幽致萬狀。

風洞 在西南山十里,歲時祭祀,缺祀則風甚。乾濕洞 在避瘴山側有二洞,一空闊高燥,一有水出其中,有趺坐龜蛇之類,皆崖石自生,不假人為,凡瘴動時,飛鳶皆集,此山瘴已乃出,土人欲知惡瘴,以鳶為候,然鳶出必在立冬前後,古謂飛鳥得氣之先,於鳶亦可見也。按《明一統志》:有床坐GJfont突之類。龍洞 在文武堡之下,離城六十里,歲時祭祀,缺祀則瘴甚。

彈琴谷 在治西北一十里,水出溪口,聲如彈琴。

盤龍谷 在漢源鎮東北。

大渡河 源出土蕃,經於城南九十里,東注嘉定入於岷江。

流沙河 未詳所在。

兩澗水 在治東西各有澗,至登高山下合為一漢源之田,仰之灌溉。

梵音水 在治南一十五里,俗傳唐三藏至此持梵音而泉湧出,故名。色如米瀋,味甘。宋政和間,太守宇文侯過而飲之,曰佳泉也。易名燦玉泉。按《明一統志》:泉南數十步有二石,一號袈裟石,五色相間。一號曬經石,皆三藏遺跡。

漢水 源出飛越山,流經城南一十里,東入岷

江,一名流沙河,按《明一統志》:流經城南三十里。羅目溪 在治東南廢縣北。

璃溪 在治西南四百里,接蠻羌界。

渥洼池 在蠻部內產馬,其前後之田皆膏腴。昔首領亦號鬼主,有印篆文曰武犍水軍,莫究所自。

龍池 在治東十里,池前有龍祠,內有枯楠三株,如龍形,觸之則風雨暴至。

海棠池 在治北五里,環池皆海棠,郡守賓僚遊晏之地。

白雲泉 在治西北五里,按《明一統志》:在司城東北五里。

馬跑泉 在和尚山,俗傳肉齒和尚乘白馬至山下,馬渴跑地,泉為之出。

大渡河城池考        《總志》编辑

大渡河城池 土城。唐韋皋築,明洪武間總兵官安慶侯令成都右衛千戶朱徵用石砌門,四,東西二壕,深二丈四尺。

大渡河關梁考        《總志》编辑

黑崖關 在治西二十里,明洪武十六年置。青溪關 在大渡河外,唐韋皋鑿之以通郡,蠻號曰南道,為重鎮。

天漢橋 在舊所治南九十里,宋紹興間建。叱馭橋 在治西,宋太守李石有記。

跨虹橋 按《所志》:明萬曆中建。

大渡河公署考        《總志》编辑

黎雅大渡河土千戶所 今改千總廳。

大渡河守禦千戶所 在治西北,經兵火,廢。大渡河巡檢司 在治南九十里。

建昌道分司 廢。

分巡道分司 廢。

玉淵公館 在舊黎雅州城內,宋開禧間建。

大渡河學校考        《所志》编辑

大渡河土千戶所儒學 宋紹興二十年建,今廢無學,碑記尚存,諸生散寄於榮經雅州二庠。海棠池書院 唐韋皋為四川節度使,駐師黎城以禦南詔,建海棠池書院,今書院已廢,池蹟尚存。

玉淵泉書院 宋薛紱為漢源縣令,建玉淵泉書院。

大渡河賦役考        《所志》编辑

本所設居極邊,石厚土薄,俱是瘠鹵下田,不及有司州縣之一鄉,明止徵草字糧色銀二百七十兩,以給過往夫馬之費,併春秋祭祀及祭風龍二洞之需,本地支銷不入正賦。

皇清定鼎,土地墾闢,自康熙二年清丈,增至五百八

十七兩零,每年解赴藩司,已入正賦。

大渡河風俗考        《總志》编辑

《郡志》:地處極邊,俗混彝漢。

宋余授朱纓堂記:蠻商越驛氈裘,椎髻交錯於闤闠中。

《寰宇記》:每漢人與番人博易,不用見錢,漢以細絹、茶、布,番以紅椒、鹽、馬。

《宋史》:黎州諸蠻,其俗尚鬼,謂主祭者鬼主,故其酋長號都鬼主。

地瘠民貧,石厚土薄,三冬無雨,四季多風,其人朴實,頗慕文學,彝獠相雜,不尚浮華,刀耕火種,背駝營生,布帛貴而耐雪霜,氣候舛而苦嵐瘴。

大渡河祠廟考        《總志》编辑

風雲雷雨山川壇 在治南。

社稷壇 在治西。

厲壇 在治北。

旗纛廟 在治後,千戶朱禎建。

城隍廟 在治東,明崇禎己巳重建。

文昌祠 在治西,宋紹聖間建。

武侯祠 在治北二里,榜曰天威廟,又作二室,塑唐韋皋及李德裕像,按《明一統志》:在司城北三里,宋紹興中郡守邵溥因舊鼎新。

王尊祠 在邛崍山下。

靈應祠 在古沈黎城,北祀漢越嶲太守任貴,按《明一統志》:宋薛紱記任侯殺王莽,郡守枚根自領太守,岑彭伐蜀,遣使迎降,及劉尚繫益州,恐任分其功,乃誣害之,任以冤死,史臣不為力辨,使其附漢之志未明,為可哀也。

趙雲祠 在安靖壩左。

顯應祠 土人傳文昌帝君修煉於此。

姜維廟 在治西安山上。

武威廟 在治西,祀漢將馬忠。

飛越廟 在治西二百里,舊屬雜道長官司。

寺觀附编辑

崇寧寺 在舊司治北,按《明一統志》:在司城北四里。

永興寺 在舊司治東,明永樂元年建,按《明一統志》:古龍興故址。

大渡河兵制考        《總志》编辑

黎州大渡所守禦千總一員。

大渡河物產考        《總志》编辑

牛黃    麝香    升麻

筇竹杖   天南星   紅椒

松明

大渡河古蹟考        《總志》编辑

沉黎城 在漢原鎮附近十餘里,漢武帝置郡,後周黎州,唐登州,皆置於此,或云在古嶲州之城。

舊黎州城 在聖鐘山下古城,又在河外。武侯城 在舊黎州城外三里,武侯所築,壕塹故壘存焉。又有武侯戰場,在安靖新寨。

三交城 在飛越山下,唐時築,舊名三碉,後訛為三交。

琉璃城 在大渡河南,唐太和中節度使李德裕築。

陽山城 在大渡鎮西,唐初置陽山縣,屬登州,後屬黎州。

銅山城 在舊所治東一百八十里。

定蕃城 在舊所治東南二百二十里,二城俱唐貞元間韋皋築。

仗義城 在治南一十里,唐李德裕築以制西番,其在境內者,又有廓清、肅寧、大定、番倉等城。按《明一統志》:唐太和五年築。

要衝城 在治南一百里,臨大渡河,唐韋皋築,俗呼沙米寨。

王建城 在治北十五里,地名木瓜關,蜀王建時築。

漢源廢縣 在治南三十里,隋置,唐徙治於州郭,縣改為鎮。

通望廢縣 在治東南九十里,本陽山縣,唐初置登州,天寶初改為通望縣,屬黎州,宋省入漢源縣。

飛越廢縣 在漢源西北一百里,唐置,屬雅州,開元屬黎州,宋省。

大渡廢縣 在治北一百里,唐置,屬雅州,後廢為鎮。入飛越縣。

三藏黎 舊黎州治,世傳唐三藏遊西域,經行植黎,杖於此,云他日州治在此,後果遷如其言,其後黎成株高五丈,圍八尺,宋天聖間,州治火人取其枝以接他枝。

夜叉穴 《博物志》:蜀南沉黎山有物似猴,長七尺,能人行,名曰玃。路見婦人則盜之入穴,西番部落最愛之。《寰宇記》云:在慶曆鄉山崍有一石洞壁,間有夜叉像,土人祠之,號穿巖將軍。按《明一統志》:是西番部落最畏之。

九折阪 在大相公嶺王尊叱馭處,又云在邛崍山,迴曲九折,王陽回車、王尊叱馭處。

風穴 在白崖山,山有巨穴,四圍津潤如汗,間有氣騰如曰雲,里人因以占風窒穴,則風少瘴多,開則風多瘴少。

大相公嶺 在治北三十里,武侯南征孟獲經此,故名。宋時觀察使行部至此口,占詩曰:窮冬按部極陲西,鳥道盤空積雪迷。為國憂民寧憚遠,萬重山裏到沉黎。

夢黎城 在松坪彝地,採樵者偶見,城郭隱隱尚存,著意尋之,不見。

七擒橋 孔明擒孟獲於此,後人建橋,故名。今橋已廢,古蹟尚存。

靜鎮堂 在舊黎州東隅,後改曰君子堂,左右有藏春、留香二亭及思仙臺。

三山堂 堂東與試GJfont山三峰相值,按《明一統志》:在靜鎮堂東。

澄心堂 在舊司廳東。

搖香亭 輿地紀勝在兵馬司前,有酴醾、芙蓉之勝。

喚魚亭 在舊州圃,東有湖,湖方廣千丈,芙蓉萬蓋,錦鱗千尾,架橋其中,揭亭橋上曰喚魚。

陵墓附编辑

三王墓 在舊漢源縣東,唐史載邛黎之間,有三蠻王,使伺南詔,劉志遼為恭化郡,王郝、全信為和義郡,王楊、清遠為遂寧郡,王卒葬於此。

大渡河峒蠻考编辑

太祖開寶六年夏四月丙午,黎州保塞蠻來歸。按《宋史·太祖本紀》云云。按《蠻夷傳》:保塞蠻,開寶間,其蠻七十餘人由大渡河來歸,時時來貨其善馬。

高宗紹興二十七年,詔免唐秬、陳伯強官,以弭邊釁。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按《蠻夷傳》:紹興二十七年,川、秦都大司言:漢地民張太二姑率眾劫殺市馬蠻客崖遇等,恐啟邊釁,已加慰諭,併償其直矣。詔免知州唐秬及通判陳伯強官,抵首賊法。

孝宗乾道九年,吐蕃兩次入寇,俱平之。

按《宋史·孝宗本紀》:乾道九年二月乙亥,青羌奴兒結寇安靜砦,黎州推官黎商老戰死。秋七月壬寅,青羌奴兒結降。辛亥,吐蕃彌羌畜列陷安靜砦,引兵深入,黎州守臣誘邛部川蠻擊卻之。按《蠻夷傳》:彌羌部落。乾道九年,吐蕃青羌以知黎州宇文紹直不讎其馬價,憤怨為亂。詔師憲撫安之,紹直置免。青羌首領奴兒結等市馬黎州,大肆虜掠,權州事王昉多給金帛,亟遣還。宣撫使虞允文言昉貪功,恐他部效尤,漸啟邊釁。詔降昉兩官。十月,黎州吐蕃復寇邊,攻虎掌砦。詔四川宣撫司檄成都府調兵二千人戍黎州以禦之。

孝宗淳熙二年,青羌奴兒結乞盟,旋復入寇,制置使范成大築堡禦之。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按《蠻夷傳》:淳熙二年,奴兒結還所虜生口三十九人。黎州與之盟,復聽其互市,給賞歸之。制置使范成大言:所虜未盡歸我,豈可復與通好。詔謫宇文紹直,編管千里外。成大增黎州五砦,籍強壯五千人為戰兵;吐蕃入寇之徑凡十有八,皆築堡戍之。奴兒結率眾二千寇安靜砦。成大調飛山卒千人赴之,度其三日必遁,戒勿追。已而果然。青羌奴兒結為邊害者十餘年,其後制置使留正以計禽殺之,盡殲其黨。

孝宗淳熙七年夏四月,黎州五部落蠻入寇。六月,官軍敗績,遣都大提舉茶馬吳總往平之。冬十月,五部進馬乞降,詔卻其馬。

按《宋史·孝宗本紀》:夏四月甲辰,黎州五部落犯盤佗砦,兵馬都監高晃以綿、潼大軍三千人與戰,敗走,蠻人深入,大掠而去。夏六月壬辰,五部落再犯黎州,制置司鈴轄成光延戰敗,官軍死

者甚眾,提點刑獄、權州事折知常棄城遁。甲午,制置司益兵,遣都大提舉茶馬吳總往平之。秋八月癸未,禁黎州官吏市蕃商物。甲辰,五部落犯黎州寨,與州左軍統領王去惡拒卻之,折知常重賂蠻,使之納款。冬十月乙未,黎州五部落進馬乞降,詔卻獻馬,許其互市。按《蠻夷傳》:部落蠻,有劉、楊、郝三姓。淳熙七年十月,黎州五部落蠻貢馬三百匹求內附,詔許通互市,卻其所獻馬。

淳熙十二年春正月,四川制置使留正遣人誘青羌奴兒,結殺之。二月,置黎州防邊義男。按《宋史·孝宗本紀》云云。按《蠻夷傳》:淳熙十二年,趙汝愚代為制置使,或謂殺降不祥,必啟邊患,汝愚不為動,但分守險要,嚴備以待之。十三年,黎州蠻三開入寇,代制置使趙汝愚破之。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按《蠻夷傳》:淳熙十二年,趙汝愚代為制置使。明年,奴兒結弟三開果入寇,邊備完固,三開不能攻,走歸。汝愚懸重賞以間群蠻,三開不能孤立,遂以憂死。時虛恨蠻族最強,破小路蠻,併其地,與黎州接壤,請通互市。汝愚以黎州三面被邊,若更通虛恨蠻,恐重貽他日之憂,不若拒之為便。帝以其知大體,從之。尋汝愚以定青羌功加龍圖閣直學士。寧宗嘉定九年十二月己卯,黎州蠻蓄卜寇邊。按《宋史·寧宗本紀》云云。按《蠻夷傳》:嘉定元年十二月,彌羌蓄卜由惡水渡河,寇黎州,破碉子砦。初,蓄卜弟悶巴至三衝為人所殺,又徙白水村渡於安靜砦,羌人患之。蓄卜遂與青羌詣邛部州,欲假道女兒城以入寇。守臣楊子謨諜知之,數以貲遺其都王母,俾母假道,時時餽米以濟其饑,蠻人德之。會趙公庀代為都,靳不與,蓄卜遂得假道渡河,攻茆坪砦,掠三松、蠶砂、橫山、三增、白羊諸村。郡遣西兵將党壽禦之,失利,復遣統領王光世往。羌人由茆坪以革船渡河,光世憚之,留屯三衝不敢進。羌人焚掠既盡,渡河而歸。

寧宗嘉定二年,黎州蠻犯邊,官軍討之未下。按《宋史·寧宗本紀》:嘉定二年二月庚午,黎州蠻寇邊。八月己卯,黎州蠻復寇邊。十二月甲子,四川制置大使司調官軍討黎州蠻,敗績。按《蠻夷傳》:二年二月,復寇黎州良溪砦,官軍敗績。三年十二月辛巳,黎州蠻請降。

按《宋史·寧宗本紀》云云。按《蠻夷傳》不載。

七年,黎州蠻蓄卜始降。

按《宋史·寧宗本紀》云云。按《蠻夷傳》:八年二月,蓄卜降。蓄卜連年入寇,皆青羌曳失索助之,守臣袁相遣安靜砦總轄杜軫招降之。他如浮浪蠻、白蠻、烏蒙蠻、阿宗蠻,則其地各有所服屬云。按此作八年,與《本紀》不同。

度宗咸淳三年,權黎州張午招諭大青羌主歸義,乞用兩林西蕃瑜林,仍賜予加優,從之。按《宋史·度宗本紀》云云。按《蠻夷傳》:不載。

大渡河部紀事编辑

《總志》:唐文宗太和三年,大容蠻蒙嵯巔悉眾掩邛、戎、 巂三州,陷之,入成都,止西郛十日,慰賚居人,市不擾 肆將還,乃掠子女、工技數萬引而南,人懼自殺者,不 勝計。嵯巔身自殿至大渡河,謂華人曰:此吾國境,爾 去國當哭,眾號痛赴水死者十三。

懿宗咸通五年,南詔回掠嶲州,以搖西南,西川節度 使蕭鄴率屬蠻鬼主,邀南詔大渡河敗之。

十年,坦綽酋龍自將,督眾五萬,侵嶲州,攻青溪關屯, 將杜再榮走諸屯,皆退保蠻,攻黎州,詭服漢衣,濟江 襲犍為破之。

十一年,坦綽酋龍攻杜再榮,竇滂自勒兵戰,酋龍遣 使者十輩請和,滂信之,語未半,蠻桴爭岸譟而進,滂 將自殺,武寧將苗全緒止之,殊死戰,蠻稍卻,滂乃遁 全緒殿而行,黎州陷。

十四年,坦綽酋龍復寇,蜀緪舟大渡河以濟,為刺史 黃景復擊卻之。蠻眾循河而南,桴上流兵夾攻瀕水 諸屯,景復敗走,還黎州,蠻躡追,為景復所敗。會蠻踵 來還,攻大渡河,偃兵息鼓,請曰:坦綽欲上書天子,白 冤事。戍兵信之不戰,橋成而濟,黎州陷。

西川自唐劉闢搆逆後,久無干戈,人不習戰,每歲諸 道差兵屯戍,大渡河蠻旗纔舉,望風而潰,咸通中長 驅直抵府城,居人有扃戶而拒之,蠻亦不敢扣門也。 嘗有一蠻迷路,入廣都縣,村墅里人相率數百輩,叫 譟而逐之,蠻一迴顧卻走,如堵牆崩焉。自晝及暝,終 不能擒,致其怯懦如此。又王蜀先主時,雲南寇蜀,蜀 軍勇銳欲吞之,俘擒噉食不以為敵,與向前之兵百倍其勇也。

咸通中,南蠻圍西川,朝廷命高駢自天平軍移鎮成 都,戎車未屆,乃先以帛書軍號其上,仍畫一符於郵 亭GJfont之。以壯軍聲。蠻酋懲交趾之敗,望驛而遁。先是, 府無羅郭南寇,纔臨遂成煨燼,士民無久安之計,渤 海窺之畫地勢,圖版築焉。慮畚鍤將施亭堠,有警乃 命僧景仙,奉使入南詔,宣言躬自巡邊,自下手築城 日舉烽,直至大渡河凡九十三日,樓櫓矗然,旌GJfont竟 不行而驃信讋慄,不暇兵以詐勝,斯之謂也。

僖宗十四年,立酋龍攻黎州,景復敗走之。

僖宗乾符元年,酋龍GJfont略嶲雅間,破黎州入邛崍,關 掠成都,成都閉三日,蠻乃去。詔徙天平軍,高駢領西 川節度使,駢至不淹月,閱精騎五千逐蠻,至大渡河, 奪鎧馬、執酋長五十斬之,收邛崍關,復取黎州,南詔 遁,還駢召景復,責大渡河之敗,斬以徇。

唐南蠻侵軼西川,自咸通已後,GJfont南苦之,牛叢尚書 作鎮,為蠻寇憑陵無以抗拒,高公自東平移鎮成都, 蠻酋傳蜀城掌武先選,驍銳救急,人背神符一道,蠻 覘知之,望風而遁。爾後僖宗幸蜀,深疑作梗,乃許降 公主蠻王,以連姻,大國喜幸逾常,因命宰相趙隆眉、 楊奇鯤、段義宗來朝,行在且迎公主,高太尉自淮海 飛章,云南蠻心膂,唯此數人請旨而鳩之。迄僖宗還 京,南方無虞,用高公之策也。楊奇鯤輩皆有詞藻,途 中詩云:風裏浪峰吹又白,雨中嵐色洗還青,江鷗聚 處窗前見,林狖啼時枕上聽。此際自然無限趣,王程 不敢暫留停。甚清美也。

唐李師望乃諸宗屬也,自負才術,欲以方面為己任, 因旅遊邛蜀,備知南蠻之勇怯,遂上書希割西川數 州於臨邛郡,建定邊軍節度,詔旨允之。乃自鳳翔少 尹擢領此任,於時西川大將嫉其分裂,巡屬乃陰通 南詔,于是蠻軍為近界鄉豪所導,侵軼蜀川,元戎竇 滂不能遏截師望,亦尋受貶黜。

宋孝宗淳熙七年十一月癸亥,黎州戍軍伍進等作 亂,折知常遁去,王去惡誘進等,誅之。

寧宗嘉定九年夏六月乙未,黎州山崩。

十三年三月丁巳,黎州土丁叛,遣兵討之。秋七月丙 辰,四川宣撫司招黎人土丁降之。

大渡河部雜錄编辑

黎州安撫司內小廳東,有梨樹一株,高九丈,圍九尺。 州人取其枝以接果,豈黎以梨名耶。州人呼為三藏 梨,相傳為唐僧西遊植藜杖於此,曰:他日州治在此 云。按古藜杖之藜,即苜蓿養之,歷霜雪,經一二歲,其 本修直,生鬼面,可杖,取其輕而堅,非梨木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