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668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六百六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六百六十八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六百六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六百六十八卷目錄

 江寧府部雜錄

 江寧府部外編

職方典第六百六十八卷

江寧府部雜錄编辑

《丹陽記》:江寧,烈洲,吳舊津所也。內有小水堪,泊船、商 客多停,以避烈風,故以名焉。王濬伐吳,宿於此。簡文 為相時,會桓元之所也。亦曰溧洲。洲上有山,山形似 栗。伏滔北征,謂之烈洲。

岡山有穴通大句,曲山有石腦在方,山下石腦如石, 但小斑色而軟,形狀圓小,色似鍾乳。李整昔有風疾, 先多房事,服此乃愈。

石頭城,吳時悉土塢,義熙初,始加磚累甓。因山以為 城,因江以為池,地形險固,尢有奇勢。亦謂之石首城 也。

蔣陵因山以為名,吳大帝陵也。

大長安道,西張侯橋者,本張子布宅處也。

《續博物志》:真誥:金陵,古名之。為伏龍之地。句曲山,秦 時,為句金之所,又以積金山得名。山生黃金,漢靈帝 詔:採句曲之金,以充武庫。孫權遣宿衛人採金屯,伏 龍之地因改名金陵。陶洪景云:大茅山尚有數坑,名 金井。山之近東諸處碎石,往往皆有金沙。真誥又云: 水色白,雖不學道,飲此水亦令人壽。亦金津液之所 溉耶。

建康宮,殿簿太初,宮中有神龍殿,去縣三里,左太沖。 《吳都賦》云:抗龍神之華殿,施榮楯而捷獵是也。 赤烏殿,在縣東北五里,吳昭明宮內制度,上應星宿。 《吳都賦》云:崇臨海之崔嵬,飾赤烏之暐GJfont是也。 通天觀,在舊臺城內。宋元嘉中築。二十三年,更修,廣 之。造景陽樓,大壯觀,又立鳳光殿、醴泉堂,建業宮,有 迎風觀。

商飆觀,在東北十三里籬門亭後,亭墩上。齊武帝築, 九日登以宴群臣。

張敦頤,六朝事跡。白下,本江城之白石壘也。齊武帝 以其地帶江山,移瑯琊居之。唐武德元年,罷金陵縣, 築城於此,因其舊名曰白下。

朱雀門,晉咸康二年,作朱雀門。新立朱雀浮航,南渡 淮水,亦名朱雀橋,對吳都城相去六里,為御道夾、御 溝,植柳其上。

宋孝武即位於新亭,城南十五里,俯近江渚。

白下亭,李白金陵白下亭留別詩云:驛亭三楊樹,正 當白下門。

孝武帝作馳道,自閶闔北出承明,抵元武湖十餘里, 為調馬之所也。

大江西接江寧界,東接句容界,北接真州六合縣界, 沿流一百二十里。周世宗問孫忌:江南虛實。忌曰:長 江千里,險過湯池,可敵十萬之師。

秦淮乃秦始皇東巡會稽,經秣陵,因鑿鍾山斷金陵, 長隴以疏淮。

霹靂溝,王荊公詩云:霹靂溝西路,柴荊四五家。憶曾 騎款段,隨意入桃花。在城東五里。

今縣東有渠,北接覆舟山,近後湖里。俗相傳此青溪 也,其水迤邐,西出京都。《記》云:京師鼎族多在青溪,溪 北有江總宅。

邀笛步,在城東南,青溪橋之右。今上水閘是也。《晉書》 云:桓伊善樂,盡一時之妙,為江左第一。有蔡邕柯亭 笛,常自吹之。

江寧縣南三十里有慈母山,積石臨江,生簫管竹。自 伶倫采竹嶰谷,其後惟此簳見珍。故歷代常給樂府。 而俗呼鼓吹山,今慈湖戍常禁采之。王褒洞簫,即稱 此也。其竹圓緻,異於眾處。

錢希言:西浮籍石帆瓜步,群峰與幕府盧龍相犄角, 大江流金陵者,二百餘里,稱天險焉。

燕子磯,北頫大江與弘濟相望。磯之得名,非王謝美 談。徒以其形如燕子耳。景亦孤絕,僅僅一卷。

石頭城,吳時悉土阜,後乃墉山為城,塹江為險耳。張 九齡有候使石頭驛詩,念君,石頭驛寄書。黃鶴樓談 者,以玆山當楚之九嶷云。

新林浦,一名新林港,在今西善橋。謝朓之宣城,出新 林白板橋,賦詩紀事。故李白有明發新林浦,空吟謝 朓詩之句也。

三山,即晉王濬伐吳地,三峰排列若几案。間物雖無, 取秀拔駢羅,而澄江如練,風景依然,千載驚人佳句。 故當擊節。

秦淮與外江夾二洲,曰白鷺。宋曹彬大破江南,兵駐於此。李白詩: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鷺洲。摹 寫曲盡。

《太平清話》:人知溧陽投金瀨為子胥浣紗女,而不知 孟郊為溧陽縣尉,亦有投金瀨。

《客坐贅語》:金陵之山,形家言為南龍,盡處精華之氣, 發露無餘,故其山多妍媚。而鬱紆煙容嵐起,沓翠霏 青。望之,如古佛頂上之,螺美人眉間之黛。而特未有 奇峰峭壁,拔地刺天,如瑤篸玉劍,突起雲霄之上者。 江水一瀉千里,沙騰浪涌。天日為昏,最為怪偉。至靜 夜無風,江聲隱起,余嘗夜臥弘濟燕磯,聽之洶洶,如 欲崩四壁也。後湖泓渟、坦GJfont堤、楊洲菼,綽約媚人,山 色四圍,如靚籹窺鏡湖山之美。何減虎林所少者,瀑 布寒泉耳。鍾山之一人泉,牛首之虎跑泉,攝山之白 鹿泉,祈澤寺之龍王泉,衡陽寺之龍女泉,雖一泓未 足稱奇。然淪茗濯纓,固可褰裳,提罌而臨試也。 江南岸有山孤秀,從江中仰望壁立峻絕。袁崧為郡 嘗登之矚望焉,其記云:今自山南上至其嶺,嶺容十 許人,四面望諸山略盡。其勢俯臨大江,如縈帶焉,視 舟如鳧鴈矣。

袁崧嘗言:江北多連山,登之望江南諸山數十百里, 莫識其名。高者千仞,多奇形異勢,自非煙褰雨霽不 辨見,此遠山矣。余嘗往返十許過,正可再見遠峰耳。 劉禹錫詩:朱雀橋邊野草花,烏衣巷口夕陽斜。按朱 雀橋,即朱雀桁也。地在今聚寶門內,鎮淮橋稍東烏 衣巷,當剪子巷。至武定橋一帶,是蓋桃葉渡。在武定 橋之東,而大令有渡江迎接之歌,知其家於此也。今 周子隱讀書臺下,舊為光宅寺,乃梁武帝故居。六朝 士大夫故多家,此其地又名南岡。武帝評書語曰:南 岡,士夫徒尚風軌,不免寒乞,正指是耳。有謂烏衣巷。 在今報恩寺右,西天寺前,傍重譯橋者。是不知西天 寺門所臨之河,乃楊吳所鑿之城壕。六代時,未有此 也。晉人多阻淮水南北而居,故郭璞為始興公卜宅, 有淮水竭王氏滅之讖陳末淮涸,而王氏之衣冠文 物始盡,據此諸書,王謝故巷,故不應遠淮,而嚮長干 也。

貞白先生,秣陵人。今秣陵鎮西有陶吳鎮,云先生所 生之地。又有吳姓與陶氏世居於此,故以名,其鄉葛 仙公亦生於此。今鎮之東北鄉,名葛仙塘,是其證也。 葛仙公與陶先生俱棲真句曲,而方山又別,有葛公 煉丹池。自晉宋而後,仙蹟彰顯。惟二公為最,乃俱產 自秣陵、金陵,地肺仙靈窟宅,豈獨茅山也。

《金陵新志》:長干,是秣陵縣東里巷,名江東。謂:山隴之 間,曰干建康,南五里有山岡,其間平坦,庶民雜居。有 大長干、小長干、東長干。並是地名。小長干在瓦官寺 之南巷,西頭出大江。梁初,起長干寺。按是時,瓦官寺 在淮水南,城外不與長干隔,而今塞。洪橋西即是江 水流處,其後洲渚漸生,江去長干遠,而楊吳築城圍 淮水於內。瓦官遂在城中,城之外別開今壕,而長干 隔遠,不相屬矣。

南都城中道院,若朝天宮。則枕冶城山靈應,觀則俯 烏龍潭。盧龍觀則倚獅子山。佛寺若雞鳴寺,則坐雞 籠山,永慶寺則傍謝公墩,吉祥寺則負鳳凰山,清涼 寺則屏四望山,金陵寺則扆馬鞍山,上瓦官寺則峙 鳳凰臺,皆備登臨之美。下瓦官寺在杏花村內,林木 幽深。人其門,令人生塵外想。鷲峰寺地僻,而無可眺 然差與市遠,封崇寺雜閭閻中,荒涼頹廢,致無足言。 惟承恩寺踞舊內之右最,為城南囂譁之地,游客販 賈蜂屯螘聚,於其中,而佛教之木叉剎竿,其蕩然盡 矣。

南唐跨有江淮鳩集,墳典特置學宮濱秦淮開。國子 監。《舊志》:在鎮淮橋北、御街東,里人呼國子監巷。擬其 地即今縣學也。

南省大市,人貨所集。不過數處,而最夥為行口。自三 山街西至斗門橋而已。其名曰:果子行他,若大中橋、 北門橋、三牌樓等處,亦稱大市集。然不過魚、肉、蔬菜 之類。如銅鐵器,則在鐵作坊;皮市則在笪橋南;鼓鋪 則在水西門內;履鞋則在轎夫營;簾箔則在武定橋 之東;傘則在府街之西;弓箭則在弓箭坊;木器舊時, 南則鈔庫街,北則木匠營,近多在笪橋口。蓋明初,建 立街巷,百工貨物買賣各有區肆。今沿舊名而居者, 僅此數處。其他名在而實亡,如織錦坊、顏料坊、氈匠 坊等皆空名,無復有居肆。與貿易者矣。城外惟上新 河、龍江關二處為商帆賈舶所鱗湊。上河尤號繁衍, 近年以人貧物滯,客多止於鳩茲。上河遂頗凋零,人 有不聊生者,時之盛衰,亦可歎也。

露書天下學宮皆書明倫堂,獨應天府學書明德堂, 云文天祥手書,存其蹟。

几案所供盆景,舊惟虎刺一二品而已。近來花園子, 自吳中運至,品目益多。有天目松、瓔珞松、海棠、黃楊、 石竹、瀟湘竹、水冬青、水仙、小芭蕉、枸杞、梅花之屬,務 取其根榦老,而枝葉有畫意者,更以古瓷佳石安置之,一盆至數千錢。

《上元縣志》:張乖崖集,吳宮有石四,一醉石、一曬藥石、 一翫月臺、一朝天壇。宋《慶元志》云:已不存矣。

初立西州城時,未有籬門。立烏榜後名,其地為烏榜 村。

唐許渾題孫處士居,云:高歌懷地肺,遠賦憶天台。極 為的對。真誥云金陵者,洞虛之膏腴,句曲之地肺,注 云其地肥,故曰膏腴。水至則浮,故曰地肺。

鑾駕庫,迤東有銅井庵,庵前并舊以銅為底蓋。下通 大江,井中水如鼎沸,魚隨水上下焉。 雞冠石,本馬光祖園中石,與客賞雞冠花,刻於上字 畫,深入在洞神宮西,乃舊宅也。

自建康至姑孰一百八十里,其險可守者,有六。曰江 寧鎮、曰岡沙夾、曰采石、曰大信口、曰蕪湖、曰繁昌,又 曰采石渡,江闊而險。馬家渡江狹而平,相去六十里, 皆與和州對岸,又曰和州烏江縣界,可自江北車家 渡,徑衝建康府之馬家渡。滁州全椒縣可自江北宣 化渡,徑衝建康府之靖安鎮。又泗州盱眙有徑,小路 由張店上下瓦,梁盤城亦徑至宣化渡,不滿三百里。 又自上瓦梁下船,直至滁河口,可以入江。

《江寧縣志》:古蹟儷名:白石、青谿、龍廣山、雞鳴埭、蟹浦、 龍山、桐樹灣、竹格渡、直瀆、橫塘。西州東府、謝公墩、杜 母宅、三山二水,烏榜村、青林苑、烏衣巷、紅蘿亭、一人 泉、五馬渡、商飆館、甘露亭、蘼蕪澗、茱萸鄔、入漢樓、橫 江館、南GJfont北山、三品石、八卦泉、赤烏殿、朱雀航、珍珠 河、臙脂卉、鼓吹山、幕府寺、花林村、竹篠港、夏侯山、朱 年隴、覆舟山、投書渚、蒼龍堰、白鷺洲、皂莢橋、白楊路、 赤闌橋、籬門,五十六所。秦淮二十四航。落星樓。清暑 殿。梁五明殿。唐百尺樓、伏龜樓、躍馬GJfont。宋玉燭殿。梁 金華樓、玉樹後庭。金蓮帖地、鳳凰里、燕雀湖、疑城辱 井、覆桮池、麾扇渡、莫愁湖、桃葉渡、慈姥山、道士鄔、穿 鍼樓、邀笛步謝。元走馬路、盧絳、翔鸞坊、棲霞寺、落星 岡。

江寧府部外編编辑

《府志》:宋紹興辛巳,金兵南侵。有何兼資者,奉主將命, 將小隊遊弈至六合縣,見大軍自西北來,不類官兵, 又不類金人,須臾號令下寨,召兼資入凡五門。始至 中軍,一人中坐,官服如天神。一人面貌英毅,鬚髯皆 指天。一人向東,貌亦俊爽。兼資再拜,問其姓名。面貌 英毅者曰:吾張巡也。指東向者,此許遠也。兼資少聞 張許。事因再拜,頂禮曰:某曾讀唐書,見二大王忠義, 大節,今日迺得瞻丰采,然信史所載豈皆,實乎。巡曰: 史有何疑。兼資因舉食三萬人事。巡曰:有之而實不 然也,所食者皆已死之人耳。兼資又舉殺愛妾事,巡 曰:亦非殺也。吾妾見孤城危,迫欲自殺以殉。許奴亦 以憂,悸暴死遂烹,以享士蓋用術,以堅軍士之心耳。 又見雷萬春面止,一瘢謂止中一箭云。

相傳明初,填燕雀湖為宮殿,中有大穴,愈填愈深。劉 青田啟上親填之,忽有一婦人抱子,從穴中出。至太 平門外,乃隱。

六合縣一民家子,九歲不能言。人以啞目之。值同縣 一童子年十四歲,過其門,啞童忽嗔怒,取大石擊死。 里保聞之,官訊其故,童即能言。曰:我與彼前世俱某 縣民,我貧他富,為彼毆死。彼賂脫罪,我冤莫伸。今偕 生此地,且與彼遇,是以報之。九年不語者,含冤隱忍 也。官異之,牒取二家前生父母、妻子,併原問卷證,一 一皆合。童見前生眷屬相聚,而哭旦拜今生父母養 育恩,曰:我冤報矣,事畢矣。一笑仆地而卒。

《高淳縣志》:安興鄉李溪有虞媼者,因驟雨,以杯承簷 間水,水中浮紅絲縷,飲之,遂孕。及期產一蛇身具五 色媼,怖裹而投之溪。每至溪浣洗,蛇輒來就乳。乳亦 湧射,蛇以咽承之,既而厭惡之,砍以刀,正斷其尾。蛇 忽變頭角巨軀,絳章,風雨大作,壅土成墩,而媼已葬 其中矣。龍出溪去行輒回首顧凡回者,二十有四。一 回則成一灣,俗稱為望娘灣。由湖以達蕪湖江口,不 知所往,每歲寒食及十月節前後,必有風雨。昏黑數 十里,遶葬處,雨雹交下,皆云龍祭掃至,則河魚上壅, 居民持網以俟。有一人而獲魚數石者,漁家每覘。龍 之出入以卜魚利,如南入而北出,則南湖獲倍于北。 北入南出利如之,至今猶然。

縣南五十里新化寺,唐時所建。明萬曆十七年,忽有 二僧載紫霄,碧霞佛像至寺,眾方聚觀。僧隨滅跡,鄉 人因建行宮祀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