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690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六百八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六百九十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六百九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六百九十卷目錄

 松江府部彙考二

  松江府山川考二水利附

  松江府城池考

職方典第六百九十卷

松江府部彙考二编辑

松江府山川考二       《府志》编辑

上海縣無山

黃浦 在郡南境,即古之東江,乃《禹貢》三江之一也。戰國時楚黃歇鑿其旁支流,後與江合。土人相傳稱為黃浦,又以歇故,或稱春申浦。為南境巨川,其首曰潢,潦涇受黃橋斜塘,及秀州塘水,東流至詹家,匯為瓜涇塘。凡南北兩涯之水,皆入焉。至鄒家寺,折而北流,趨上海縣,東西兩涯之水,皆入焉。東北會吳淞江,以入於海。瓜涇塘有東西二渡,入上海界有黃浦渡,高昌渡。滬瀆江 在縣北一十里,《吳郡記》曰:松江東瀉海,曰滬海。亦謂之滬瀆,凡水發源而注海,曰瀆吳之滬瀆。是也。《晉史》:虞潭為吳國內史,修滬瀆,壘以防海寇。《通鑑》:晉隆安二年,吳國內史袁崧築滬瀆以防孫恩,後竟死於是。《寰宇記》云:袁崧城在滬瀆江上,舊有東西二城,其旁為蘆子渡,俗呼蘆子城。東城廣萬餘步,有四門。元時徙于江中,餘西南一角,西城極小,在東城西北,兩傍有東西蘆浦。《永樂大典》云:江側有滬瀆壘,今考其地,吳淞江直趨而東又七十餘里入海。無復有瀆。兩岸皆平疇茂林,故壘寂然,其東西蘆浦,亦止通潮汐而已。

金匯塘 在十六保,從令涇之東,其南接和尚塘,北流過金匯橋,西折為倪家灣,北為岡涇塘,入浦,其支渠著者,曰百曲港。

駟馬塘  紫岡塘 在十八保,並在盤龍塘東,其北通六磊塘,至橫塘止。紫岡之西為沙岡,東為竹岡,為橫濼,為新涇,並見前通江,諸浦下新涇之南,古鶯竇湖也。

六磊塘 在十八保,自盤龍分支,東流為車溝,東北為新村塘,為吳店塘,其北為夏家濱,東流為廟涇,為新港,為烏泥涇,東南為華漕港,北為八尺港,並入於黃浦,明萬曆中重浚,今淤。烏泥涇 在二十六保,其上有鎮北,為鄭家漕,為曹胡涇,為灌涇,日赤GJfont,陸家GJfont,薛家GJfont,徐家GJfont,肇嘉GJfont,坊GJfont,侯家GJfont,南楊涇,北楊涇,GJfont溝浦,並入於黃浦坊GJfont,肇嘉之間,為上海縣,治經縣,而東為下海浦,曲浦,楊樹浦,尹祥浦。

鶯竇湖 在二十一保,《續志》云:已廢。按《顧彧志》:在上海西南五十五里,週五里,舊有邢竇二姓。居此,故名,今已淤塞。訛為櫻桃匯,又按蔣參議性中墓誌所居側近鶯脰湖,往來病涉,蔣以縣官立坊物,作橋,濟之。是湖雖淤塞,而故道猶存也。據蔣宅在新涇南,故書於此。

蒲匯塘 在十八保西,受盤龍泗涇橫泖等水,東流過沙竹岡,橫濼諸水,竹岡橫濼之間為七寶鎮,又東行為龍華港,由龍華港入於黃浦,明萬曆崇禎時屢經疏濬,其東分一支,上海縣城者曰新港,按《縣志》:東出龍華,在上海之西,華亭之東北,黃浦之正西,三縣於此分界。

龍華港 在二十四保,接蒲匯。東流過漁水窪,東西上澳,東南至百婆橋,入於黃浦,故亦名百婆塘。見《顧彧上海志》:今呼百步塘,自葑澳塘至此為泖東郡,北東流之水。

許浦 在三十保,南通橫濼北入於江。

魚浦  郭巷浦 《舊志》列許浦後。

新涇 在二十九保,橫濼東,古名新涇,浦北通松江,按《縣志》:浦支渠,東有石橋GJfont,周家GJfont,菖蒲涇,野奴涇,彭家GJfont,橫清涇,交紋涇,漁水窪,劉家GJfont,蕭師GJfont,西有陶涇,師家GJfont,陸家GJfont,五漕,金家GJfont,上江涇,唐子涇,橫涇,皆支通浦水,以灌田疇。其東為上澳,新涇,南通蒲,匯塘,而北入於江。西上澳浦  東上澳浦 俱在二十六保,並南通烏泥涇,東通黃浦,北入松江。

西蘆浦  大蘆浦 俱在二十七保,今名蘆子浦,並北入松江。中有沸井古於此置渡,後飛梁,南北人呼為江橋今廢。

上海浦 即黃浦下流合江處。

范家GJfont 即上海東大黃浦,明夏忠靖所開。南蹌浦 在二十二保,按《顧彧志》:在上海東北

三十六里,其支流為東溝浦,西溝浦,馬家GJfont,今縣東北,有水曰蹌港,曰大蹌GJfont,其南近都臺浦疑即南蹌浦之故跡也。

都臺浦 在二十保,鹽塘東,故曹家溝也。明天順中所濬,上有行臺,因名。綿亙五十餘里,年久淤塞,萬曆七年大加疏浚,東北為連家漕,北為水仙塘,為郁家港,為官路港,為邵瀝港,並西通鹽塘邵瀝之東,為翁家港,北為陶河港,並東通運鹽河,通江諸浦,《舊圖經》以趙屯大盈,顧會崧子盤龍,為五大浦,五浦之中,趙屯大盈皆直,受澱山湖水,趙屯迤西為白鶴江,大盈迤東為青龍江,昔人論湖水下流必由白鶴匯,以達於江。又謂由青龍江入海,今白鶴青龍雖以江名,僅同溝澮顧會,盤龍從府城來,絕橫塘入泖。語兒涇 在十六保,沙竹岡之西,與上海分界。東即紫岡,又東為韓倉港,姚港,南通黃浦。閘港 在十九保,自新場西流入黃浦,其入處乃浦之,折而北行處,新場之東,去海不遠,故論者指此為東江,入海之故道,按東江入海故道,以形勢論之,當是柘湖海口,然志所載有水利圖可據,未敢以為非也。兩存之以備參考。馬路浦 在十九保,新場鎮北,一支自東南起中前所至。倪家,行而入。一支自東北連一GJfont港,亦自倪家行入西流,絕鶴沙塘,而南過石角倉踰,新閘,沿三十里,絕青村,運河出閘港,舊止築堤,壅水以資灌溉,稍旱則涸,明正德中民倪升遠盛鶴鳴等相繼開浚,遂為通渠。

下沙浦 舊亦名鹽鐵塘,世傳吳越王為此以運鹽鐵,因名。宋紹興間開港浦一十八處,鹽商舟楫往來交通,改名曰浦。自浦北流為鹽塘,鹽塘之東為都臺浦,又其東即運鹽河。

鹽塘 在十九保,自下沙場北流,絕沈莊周浦三林諸塘,通中新河,橫眠港西,入黃淄漊三林之北,為北鹽塘,又北為曲鹽塘。

沈莊塘 在十九保下沙浦北,其東通連家漕,南折為鶴坡塘,並西入黃浦。

周浦塘 一名杜浦,東通水仙塘,西流入浦,按《縣志》:在十七保,明季淤成平陸。

皇清順治五年,里民顧君陶捐資開濬,至今利涉。

三林塘 在二十四保周浦,北自鹽塘西流。其南為橫裊涇,其北為杜婆涇,西入黃浦。

楊淄港 在二十四保三林塘北,自北鹽塘,西流入於黃浦。

黃淄漊 在二十四保楊淄漊北,與白蓮涇合,南為中汾涇。

馬家GJfont 南通都臺等浦,西入吳淞江,東北至界GJfont,與嘉定分界,有寶鎮堡在焉。東溝浦  西溝浦 俱在二十二保,按《縣志》:下沙浦與鹽鐵塘,各為一水,其南有新港,又有孔家GJfont,急水港,顧家GJfont,王家GJfont,四水黃淄漊之北,有白蓮涇、唐子涇、蟹漊、俞家GJfont、華曹港、楊涇,一作洋涇,范家GJfont,《新志》多闕,按《新志》:有東奚浦,楊木浦、下海浦、江苧浦、椿樹浦,皆云在高昌鄉。而《舊志》不載,水道之改,易多矣。如都臺浦乃曹家溝之易名,黃浦乃范家GJfont之故道。東溝、馬家GJfont、本南蹌浦支渠,其勢俱大,而南蹌反微矣。吳淞江迤西北之水,有牧瀆港、桃樹浦、盧浦、俱北通,真如徐公港、俞家港、沙GJfont、俱北通江灣下。海浦、曲浦、楊樹浦、尹祥浦、並北通舊江,而舊江及江灣浦,皆引西水,東入吳淞江。明萬曆中曾次第疏治,然潮泥易淤,時宜查濬,自運鹽河至此為下沙,以北西流入浦之水。

張涇 在二十九保,自府南張堰鎮之西。接新運鹽河,北行從詹家匯,出瓜涇塘,遂絕。而北流為駱家GJfont,為鶴塘涇,為蘆涇,東北與米市塘合。折而北行,至張涇橋,與城河合。《續志》云:張涇起南門太平柵,至張堰,長六十三里,今城內太平橋與張涇南北相望,古未有城故為柵云。沙岡 在十六保,黃浦入松江,承浦水入南塘橋,抵柘林,至捍海塘止,明萬曆七年重浚,西通巨漕,東接竹岡。

竹岡塘 在十六保沙岡東,首尾延,亙如一,至蒲匯塘而北,別名為小萊圃。

橫濼塘 一作橫瀝,在竹岡東,其南通黃浦,中通蒲匯塘,北絕淞江,入嘉定界踰太倉。

青浦縣

鍾賈山 在干山之東,與盧山對峙,周三里,高二十丈,相傳以鍾賈二姓得名。或以介九峰間,故名中介山。山之陽有玉清觀,壽安寺,內有棲雲樓、半雲亭、心遠堂,皆名。蹟寺西,陳氏墓垂絲檜二株,徑幾五尺,蓋數百年物也。郡守熊軫峰

題曰:嘉樹林楊樞。鍾氏譜敘云:九峰之間,有儒者曰:鍾子鳴。其先與賈姓同隱於壽安山中。時人遂以鍾賈名其山,鍾氏世居茲山之陽,自唐以來六百有餘歲矣。

澱山 在府城西北六十里機山西北。周三百五十步,高三十丈,《舊志》云:在薛澱湖中,今湖四面皆為圩田,山在平陸矣。山形四出如鰲,上建浮圖,下有龍洞,云通太湖山,屹立湖中,亦落星浮玉之類,旁有小山。初年僅兩席許,久之寖。長寺僧築亭其上,牓曰明極,曰鰲峰塔,今寺法堂地曰龍淵橋,曰潛龍洞,曰通靈泉,橋在山陽洞在山陰,泉在山巔。宋慧燈禪師鑿石十六丈,得此初名寒穴,曰回經石,相傳有僧西域取經回,過湖漂水墮此石上,石在山麓洞西,曰白蓮池。在小山下與洞吞吐,曰三姑祠,在寺旁曰一色軒,曰徹見閣,在法堂後并明極為十景。云今山在平田去湖益遠,亭宇塔院,僅存數棟矣。有禪寺曰普光王寺,昔在薛澱湖中,有道人登禪師者,始結屋於山喦之西面,多漁家自師結庵,以來居人,採捕竟日不得,魚因就師問其故,師曰但以爾舟載土,詣吾山者,當遂所願也。既而果然,自爾遠近歸之,積累既久,因以建寺,名普光王寺。嘗因浮圖放光,故為塔神名號。在宋朝有敕封伽藍神,又西北一小山,山皆石骨,名曰箕山。

橫雲山 在崑山東北,本名橫山。天寶六年易今名,或云以陸士龍名也。其巔有白龍洞,潛通澱湖,深不可測。下有祭龍壇,歲旱禱焉。宋皇祐中浙西旱蝗,華亭令吳及禱於此。立致甘澍,蝗不入境,今山陽採石闕然成窪,如失面目。近歲府同知張什下令禁之,然山民力田不給,以石為生,未能止也。按山中古塚纍纍,世傳以為多晉陸氏所葬。元至正二十四年有封姓者,發一塚,磚上有太元二年造五字,按太元乃東晉武帝時,計九百十餘年矣。塚中得古銅器二百餘,內一水滴,長五寸,高四寸,作獅子昂首,軒尾走躍狀。一人面部方大,髭髯飄蕭,騎獅子背,左手持無底圓桶,右手臂鷹腦心,為竅以安吸子,吸子圓頂正蓋腦心,儼一席帽,其人衣摺及獅鷹毛羽種種備具,通身青綠,吸子渾若碧玉,其製作,非晉人所及,知為漢器無疑。或即陸氏所殉葬也。

小橫山 在橫雲東,中限一水,GJfont然而興上多瑩石,多萬年松,俗呼仙人澆酒石。由絕頂至東北,皆峰巒隱起,壁立數仞,色盡赭。遊人呼為小赤壁,盡壁斬然一罅,如虎丘試劍石。狀前有石可踞,而坐下瞰小澗,亦九峰奇絕處也。山之麓有小山,招隱元孫稷所居,又傳有僊雲館,凝翠軒,為蘇東坡遊賞處,今無跡矣。

盧山 在沈涇塘東,疑亦以盧姓得名。頹然一丘,參峙於干將鍾賈間,環絡蒼翠,不覺其孤,山下有水一泓,清澈如泉,當華青孔道,明萬曆時僧慧解蓮儒建甘露亭,隨時施茗,飲薑湯風雨之夕,或施燈火,行人便之。元至正間有龍見於盧山,雲霧蓊鬱,鱗爪分明,從西北入於泖澱。明萬曆二十五年五月間蛟起盧山,崩西南一角。細林山 在盧山南,舊名神山。唐天寶間易稱細林山。元時僊人彭素雲遍遊名山,至武當遇張真人於紫霄宮,素雲執廚汲水苦行三年,得受接神煉氣之旨。明洪武十四年至此居焉。二十七年八月旦起沐浴更衣,趺坐而逝,七日顏色如生,又舊有神鼉僊館四字,是呂純陽書筆。法奇異。嘉靖間為太守吳黃州取去,有元旌義士夏椿墓,上有石碑,有素翁仙塚。有石洞雲出其中,有崇真道院,及晚香亭,今廢。萬曆時郡人張之象於道院側,創四祠,祀張季鷹,陸士衡,士龍顧野王。按梁簡文帝有神山銘其序,曰神山本名秀林山,則秀林乃此舊名也。

佘山 在縣城南十八里,盧山東北。由神山塘折而東。舊有佘姓者,養道於此。故名。按《吳興志》:亦有佘山,上有東漢。佘將軍廟,好事者,遂指此為東。佘云其高與干山等,東西二峰,延亙數里。招提蘭若隱見,其中望之,穠郁深秀,遠近皆宜。惟自富林八曲,以入,盡得其勝。土宜荼有泉名,洗心甚清冽,雲間。《通志》云:佘山高八十丈,周一十八里,上有三庵。中為靈峰庵,今昭慶慧日兩寺,西庵今宣妙寺,東庵今普照寺,有秀道者,塔有山月軒,有金沙地,芥子庵,有虎樹亭,東山多奇石,明徵士陳眉公隱於此。自名其居為神清之室,為頑仙廬。其上為高齋,折而北為清微亭,亭之下為水,邊林下水石俱勝,今漸蕪沒矣。

薛山 在佘山東,中限一水,《吳地記》昔薛道約居此,因名。山下嘗掘地得石,誌曰玉屏山,形亦肖,故又稱玉屏山,下有羅池,產藕甚佳。今涸。鳳凰山 在城東南二十五里,《圖經》云:以其據九峰之首,延頸舒翼,宛若鳳翥,故名。東枕通波,西連玉屏山,形修峻孤起,無附陟半嶺,則外山拱揖如奧區焉。左有青壁,高數十仞,如削成。其上有虯松,古藤、蒼森可愛,有二泉曰鳳凰,曰陸寶,故陶九成有丹泉陸寶祕精靈之句。衛宗武《秋聲集》云:吾郡諸山以杭天目為祖,鳳凰東飛來自虎林,虎林有鳳凰山,故以雲間為小鳳。厙公山 在鳳凰山南,與陸寶山隔溪相對,昔有厙公隱此,故名。周一里,高七丈,實鳳山之附庸也。土宜盆盎可栽蘭竹。

陸寶山 在鳳凰山旁,與厙公山對峙,本陸氏家山。介鳳凰玉屏之間,山多土少石,而土又美。人爭取之,今已為平陸。

簳山 在鳳凰山北,顧會浦東,周三里,高五十丈,上海之境自此始。《嘉禾志》作竹簳,俗呼北簳。因干山在南,又訛為北干,舊云土宜美箭,故名。或傳產鐵,今皆無有。東鄙壁內一石中斷,相傳為干將試劍石。山有玉竇泉,甚寒冽。有雨華洞,宋張頭陀隱居於此,元時遊人猶訪之。今塞。元有余瑾亦居此。山自號笴,隱生幼夢,掘地得大小墨數百笏,遂善屬文,故又名笴山。

福泉山 在簳山北,周二里,高五丈,下皆黃土。初因其形似號覆船,後以井泉甘美,易今名。隆然而起,僅十餘畝,殆古所謂息壤也。又北為駱駝墩,亦以形似而名。又稱為落彈墩,古有道者,薛冷雲嘗居此,又名薛道山。

酒瓶山 在青龍鎮,相傳宋韓世忠以酒勞軍,瓶積成山,遺址尚存。

薛澱湖 一名澱山湖,以中有澱山也。其源自長洲白蜆江,經急水港而來。周圍幾二百里,實古來鍾水之地,北由趙屯浦,東由大盈浦瀉於松江,東南由爛路港以入三泖。《舊志》云:西有小湖,又云縣西北有白蜆,馬騰谷,GJfont瑁四湖,且謂白蜆越在長洲馬騰谷GJfont瑁三湖,相去僅五七里,而澱湖茫然一壑,不復可辨。其後又載錡湖云有陸錡宅,曰瑁湖,曰邢湖,曰新湖,皆在西北。以今考之,澱湖之南,有瓢湖。其旁有金銀東清。東白西陳,大葑諸蕩漾,北即蔓萊洲,在長洲縣界,皆涵浸相屬數十里。其西過金澤,又有西黿蕩雪落漾諸水,而不得其名者尚多。澱山宋時在水心,並湖以北中為一澳,曰山門,溜東西五六里,南北七八里。正當湖流之衝山門溜之中。又有斜路港,斜路今與崑山縣。磧澳鄰大石,浦小石浦通洩湖,流後潮沙淤澱,漸成圍田。元初湖去西北已五里餘,今趙屯大盈去湖益遠。顧由何家港及南北曹港,受湖水以泄於江。水患之多,蓋有由矣。每歲湖人以湖水清渾,辨歲之豐凶,或清、或渾、或清渾析清豐渾凶,析亦從之。按《縣志》:上流勢緩,潮沙日積,以注湖內,漸淤澱。故湖以澱名。

白鶴江 古稱白鶴匯,自此至蟠龍,環曲為匯。水行迂滯,溢而為災。宋嘉祐間自其北開為直江,徑瀉震澤之水,東注於海。吳中得免水患。今江蓋故匯遺跡,雖以江名,僅同溝澮而已。其南為西霞浦,俱東入大盈與青龍江斜對。

青龍江 上接龍江,下通滬瀆,《圖經》云:昔孫權造青龍戰艦於此,故名。唐宋時其上為巨鎮,今鎮為丘墟,江亦阻溢,其上流西接大盈,東接顧會下流,合浦家、江西,為趙浦,趙浦在青龍江北,越吳淞江入嘉定界。此開江取直分屬於南之驗也。蔣浦亦然。自宋以前浩瀚無涯。韓世忠拒兀朮於秀州。以前軍駐青龍,中軍駐江灣,後軍駐海口,即此地也。其上置市舶司,設鎮學海舶百貨交集梵宇亭臺,極其壯麗。龍舟水嬉。冠於江南,論者比之杭州。明嘉靖時,曾建青浦縣,於故址之西。今猶稱舊青浦云。

趙屯浦 在縣西北三十里,澱山湖北,舊直受湖水瀉於松江,其闊至五十丈,通江五大浦之一也。今自北曹港分支北流,愈北愈隘,浦口束以石梁,僅通舟楫而已。其接曹港處,又名新河。東南流入曹港者,曰南小趙屯,浦東北流入江者曰:北小趙屯,浦南趙屯亦名李墟涇,其北為望湖涇,西為鳥觜塘,望湖之北為孔宅涇,又北為蘇溝,並西通趙屯,東入大盈浦,趙屯之西為內勛會仙二浦,蘇溝之北為直盧,古盤諸浦。內勛浦 其上流曰古塘,西為石浦,入崑山界。會仙浦 即內勛之分支,王可交遇仙處也。

直浦   盧浦   古盆浦,今名古盤浦。南澥浦  梁紇浦 五浦並自蘇溝左右,分流入江。

大盈浦 在府城西北七十里,澱山湖東,舊亦直受湖水。自白鶴匯以達於江。闊三十丈,今起自南曹港口,北接利濟橋至唐行鎮,絕橫泖與北。曹港合歷塘行倉、郭家窯、杜村、至大盈橋,過青龍江,又過白鶴匯,北入於松江,利濟橋之南為柘澤塘,沈涇塘,之下流也。

顧會浦 在大盈之東,自通坡塘出府城,北流為五里塘,又北為祥澤塘,遂別為崧子浦,北出鳳凰橋,絕橫泖,至簳山,入上海界。又北通新江塘,西合青龍江,東接艾祈浦,以入松江。按《宋章峴記》云:華亭縣西北六十里,趨青江鎮浦,曰顧會。南通漕渠,下達松江,舟艎去來實為衝要。自簳山之陽地形中,阜積淤不決,漸與岸等。每信潮吐納,纔及半道,而止垂三十年。又按《圖經》:縣管塘浦大者五,顧會是其一。而崧塘源與顧會合,俱支流。股引環積民,壤則顧會之關大矣。艾祈浦 在青龍鎮盤龍塘之間。

朱墅浦 《舊志》列艾祈浦後。

崧子浦 舊名崧塘,自顧會浦分流下注舊江口,《舊圖經》崧子浦,在縣東北五十里。崧子塘在縣北十五里,蓋北十五里者,崧子浦南口自顧會分流處,東北五十里者,入江處也。與顧會浦同流異派皆瀉水於松江焉。

淮浦   華潮浦 《舊志》列崧子浦後。赤眼浦 一名赤鴈在崧子浦西。

西舊江  嚴倘浦  周涇 俱在赤雁浦盤龍浦 在崧子浦東其上流曰盤龍塘自府城東三里,華陽橋北,流過六磊塘,過泗涇,又過蒲匯塘,遵朱坊橋,以入松江,長八十里。其入江處曰盤龍匯,介華亭崑山之間。步其徑纔十許里,而洄泬迂緩,逾四十里。如龍之蟠,故名。宋寶元中葉,清臣疏為新渠,道直流速水用無滯。嘉祐之間,白鶴匯祖其法也。按《明一統志》:盤龍浦自上海縣西,達於江。每歲大雨泛溢為民病,宋乾興間范仲淹守平江嘗經度之。

北曹港 在縣西南,與崑山分界。西接蹌開河,東行過縣城,入橫泖。一支北折為新河,入大趙屯浦,一支出北水關入大盈浦北曹港,自澱湖東北行,北為新河入趙屯,浦東,入大盈浦,又東南為橫泖,其西為三分,蕩在崑山界。自蕩而東至西虹橋皆宏闊迅駃。湖水之泄瀉,賴有此耳。瀕港田最下北岸,有白瀼,南有叢基GJfont,相傳湖人於此為叢,取魚則湖化為田,多矣。有琴村阮村琴阮諸村,田復高秋可種麥。

南曹港 即舊鹹魚港。自澱湖東南何家港,東流納龍河水,東北為斜瀝,入北曹港,東出泰來橋,折北為大盈浦,南接柘澤,東為諸家塘港,上有曹宣慰宅,南北曹港,疑以其姓得名。

泗涇 在縣東三十七里。自祥澤塘折北而東,納通波涇,外波涇,洞涇,張涇四水,故名。東合蟠龍塘,北行折而東為蒲匯塘,元初水盛於橫塘。至正間潮徙而南涇,面廣三十丈,深二丈,延袤九里,為水道之要。今自此至蒲匯塘皆淤淺,稍旱可揭,而涉天台陶宗儀南村草堂在焉。爛路港 在澱山湖東南,引湖水南行,入於泖東,為山涇港,西為金林蕩,為金同路,蔣家路,爛路之西為連湖蕩,金同之西為鄒家蕩,水勢迅駛四縣漕舟所由也。

橫泖 自北曹港分支,經唐行鎮,絕,大盈浦,東流過崧宅塘絕,顧會崧子二浦。東接胡涇為東橫泖,南至樓下張管山,前有樓無山,有張管山庵為橫塘望龍歸庵,斜入盤龍浦,遂東貫沙竹岡塘,止西上澳。明萬曆八年疏浚為潘蕩崧宅,低鄉洩水之經道。按《縣志》:其源自當湖長泖來,其支流為華家涇,丁家洋,泖港,其東為秋涇。崧宅塘 自橫泖分支。北來西折為界涇,為孔涇,俗呼林道GJfont。北為七匯港,為秋末涇,為篠涇,西對望湖涇,東通郟店,楊家莊,鳥塘,細流百折至嘉定紀王廟鎮,過江為楊林與江灣,真如南翔,婁塘諸鎮,接跡江灣,以下皆嘉定地界。產蘿菔薯蕷黃麻藍靛之類,嘉湖賈販者多。從此道以避江潮之險,然皆淤淺。稍旱則舟楫不前,此濱江諸浦之通患也。

諸家塘 由柘澤東流歷天聖莊,為潘蕩,抵陳坊橋,納神山塘,水歷佘山之陰,益清。駛寬廣,經柘溪塘入顧會浦,又折而北入橫泖,自神山塘分支。東北行為八曲港,為印涇千步涇,苧墩涇,自北曹港至此,為湖東郡,北諸浦上流之水。

谷水 一名谷泖,一名華亭谷。水極清冷,《吳地記》海鹽縣東北二百里,有長谷,陸遜陸凱居此。水東二里有崑山,其父祖葬焉。陸機詩髣GJfont谷水陽婉孌,崑山陰,則此水在崑山之北。《寰宇記》華亭谷水下通松江,水經松江,東南行七十里入小湖,自湖東南出謂之谷水,南接三泖。士衡詩所云即此水也。方輿勝覽,谷水出吳小湖,經由拳故城下,則谷水在長泖,北屬青浦,而遜凱士衡所居亦在是矣。《神異傳》:由拳秦長水縣,後陷為谷水云,按《明一統志》:谷水出鱸魚蓴菜。急水港 在縣西南五十里,長二十餘里,闊處至三十丈,西接吳江白蜆江,乃東江之上流也。金澤塘 在澱山湖西南,東南流入泖,其西為西黿蕩,與吳江縣分界,東為東清漾,西北為周莊,北為甫里屬長洲界。

章練塘 在金澤南,其源出陳湖,東流入泖。其入處與泖塔對,其一支東南流入泖者,曰曹墳港。南為濮陽塘,又南小貞大貞二塘,其西通白牛塘,東入泖北,為毛練蕩王家涇。

濮陽塘 在章練南,其東北由大蒸入泖上,有濮陽王廟。

小蒸塘  大蒸塘 並在濮陽南,其西通白牛塘,東入於泖北。為毛練,白蕩,為王家涇,其地有古濮陽王墓,元嚴陵,邵桂子別業,在焉。按濮陽王墓蒸土為之,其地因有大蒸小蒸之名。白牛塘 其源自當湖來過雪水涇,至楓涇,過潛鳳橋,又過牛滑橋,北流入長洲界,茱萸港在其東,自谷水至此為三,泖西界之水。

葑澳塘 在三泖東,其南連走馬塘,北通南曹港,其西一支為龍河,龍河之西即澱山也。

水利附        府縣《志》合載编辑

上海縣按華亭婁縣無考

將軍堰 晉左將軍袁崧所築,因以為名。按《明一統志》:在府城東北三十五里。

薛家GJfont石閘 在小南門外,明萬曆二年建。日赤港石閘 在西城外六里許,明萬曆十三年,本府通判鄒志學知縣顏洪範築。

龍華石閘 在龍華江內,明萬曆年間知縣劉一爌用徐伯光啟議築,陳所蘊有記,今廢。郎官橋堰 在GJfontGJfont因浦近城,故築。吳淞江新石閘 在北門外吳淞江二壩。

皇清康熙十一年,蘇松常道韓佐周築。

護塘 沿塘,舊有遺址。明成化七年,海泛溢。九年,巡撫都御史畢亨巡按御史鄭銘督水僉事吳GJfont交檄,府縣修築。西接華亭,東北抵嘉定,凡長一萬七千七百四十八丈,歲久傾頹,修葺不時。嘉靖二十二年,太學生喬鏜捐貲倡修,兩月訖工,凡九十里,開竇八處,民甚利之。

備塘 在護塘外,自南起至北止,長九千二百五十丈五尺。萬曆十二年,知縣鄧炳起工,至十三年工始成。

青浦縣

捍患隄 在海隅鄉邑之西郊。地勢卑窪,又濱於湖,故恆有水患。明弘治七年,知縣董鑰請於撫按官乃築此堤。延委百餘里,錢福有記。吳淞江閘 宋大觀三年,兩浙鹽司請開淘松江,復置十二閘。元大德九年,江水湮塞,任仁發請疏之,特命平章董濬鑿之,役復置閘竇啟閉以時。

松江府城池考        《府志》编辑

本府華亭縣婁縣附郭

松江府城池 廣袤凡九里一百七十三步,高丈有八尺,壕廣十丈,深七尺,門凡四,東曰披雲,西曰谷陽,南曰集仙,北曰通波,水門各附其旁。門有樓,樓外為月城。元末張士誠據吳時築。明洪武三十年因而葺之。立松江守禦千戶所專管守護城池上。建敵臺二十座,窩鋪二十六座,雉堞三千三百八十九垛,其地後殿九峰,前襟黃浦,大海環其東南,三江繞乎西北,平疇沃野,四望極目,東南之重地也。嘉靖間島賊入寇,知府方廉捐俸增葺,萬曆二十三年華亭令王廷錫葺治,旋崩。二十六年巡撫趙可懷檄令重繕,高闊並加五尺,外壕深廣皆濬治如初。萬曆三十六年傾於積雨。凡數百尺,華亭令聶紹昌修築。崇禎三年郡守方岳貢修葺,增高城堞,修建窩鋪敵臺,各置軍兵防宿,編號分明,遞籌擊柝。城樓四座,東曰迎生,西曰寶成,南曰阜民,北曰

拱宸。

皇清康熙二年秋,霖兼旬,城西南隅當大張涇衝齧

之處,咸遭傾圮,他處亦多崩損。提督梁化鳳巡撫韓世琦捐俸修葺,於是通加浚築,向來城堞併三為一,共一千二百,有奇凡水關城樓之屬,煥然重新,雄峙一方,遂為巨鎮。

外縣

上海縣城池 周圍凡九里,高二丈四尺,門大小凡六,東曰朝宗,南曰跨龍,西曰儀鳳,北曰晏海,小東門曰寶帶,小南門曰朝陽,水門三,其東西者跨肇嘉GJfont,其在小東門者,跨方GJfont城。有敵樓一,平臺二,堞三千六百有奇,穿廊七十,有八壕,廣六丈,深一丈七尺,周迴瀠繞,外通潮汐。明嘉靖三十二年知府方廉因倭亂築濬。三十六年同知羅拱辰於城四門,益以敵樓三楹,沿城益以箭臺二十,環壕益以土牆,又於要害處,益以高臺,層樓其名凡三,曰萬軍,曰制勝,曰鎮武。萬曆二十六年知縣許汝魁加高五尺,開小南門水關,引薛家GJfont水,以通市河。南城居民至今賴焉。後知縣徐可求劉一爌相繼甃內城,加闊。自大南門迄北門,俱甃以巨石。凡十餘年而告成。三十六年,久雨,內城傾數十處,知縣李繼周次第修築。四十六年,增置穿廊八十餘間。青浦縣城池 周圍一千三十丈,以里計者。六高二丈三尺,箭垛一千七百一十五,敵臺七,窩鋪四十八,門樓六,旱門五,東曰望海,南曰觀寧,小西曰來蘇,大西曰永保,北曰拱宸,水關三,南曰躍龍,北曰充賦,大西曰通漕,月城三,在南北。大西餘未,建壕,廣三丈,深一丈,周圍八里,明萬曆二年,知縣石繼芳創建。嘉靖庚子,以糧稅無徵,議建於郡之西北,離城七十餘里地,名青龍。歷知縣楊垚呂調陰幾十年,值徐文貞入相,有稱不便者,壬子議廢。又二十年而少司馬蔡汝賢時為給諫疏議,復之。蔡即其邑庠生也。萬曆元年移建於唐行鎮,凡城池縣宇及學宮察院倉儲之屬,皆邑令石鼎建。三十五年知縣卓鈿增修城垛,重建敵樓,崇禎間知縣吳之琦署篆同知趙元會前後修城,浚壕。按松屬衛鎮諸城俱附於後金山衛城池 在府南七十二里,西連乍浦,東接青村,周圍一十二里三百步有奇,高二丈八尺,壕周於城,深丈有八尺,面廣十二丈,陸門四水門一,門樓四,南曰鎮海,北曰拱北,角樓四,腰樓八,敵臺八,間以箭樓凡四十八,雉堞三千六百七十八,其外營堡烽GJfont氣勢聯絡。隱若金湯。明洪武十九年,欽差安遠侯等官起嘉湖蘇松等府衛軍民所築。永樂十五年九月,欽差都指揮使谷祥增高五尺潮沙淤塞,復命指揮侯端等督修,挑深一丈四尺,闊一十丈。

柘林城池 本堡原係古鎮,以其臨海,明嘉靖甲寅倭至,取便結老巢于此。巡按御史尚維持因建議築城,周圍四里,高一丈八尺,旱門三座,水關二座,雉堞一千八百七十垛,城壕原未深闊,後經巡撫趙可懷復重濬,面闊十丈,底闊六丈,深一丈五尺。

青村城池 在府城東一百十里,周圍六里,高二丈五尺,壕廣二十有四丈,深七尺餘,城門四上,各有樓,外各有月城,角樓四,敵臺十一,箭樓二十八。明洪武十九年安遠侯議築,永樂十五年都指揮使谷祥增修城池,周圍五里八十步。月城四座,萬曆二十六年巡撫趙可懷檄委署海防同知李暹重修。城加高厚,如故壕面,浚闊十丈,底闊六丈,深一丈六尺。

南匯嘴城池 在府城東北一百五十里,青村北五十里,周圍九里百三十步,高二丈二尺,壕周於城。深七尺餘,廣二十有四丈,陸門四,水門四,門樓角樓各四,敵臺四,箭樓四十。明洪武十九年安遠侯築,永樂十五年都指揮使谷祥增修。弘治初指揮使翁熊重修,內有鎮撫司軍器局,廣儲倉,外有演武場,祀典有城隍,旗纛二廟,其備瞭守瀕海有墩塘,三十五墩,自一墩至十八墩在捍海塘外,每墩一瞭,守軍士五人,塘一十七,即海塘置鋪舍,以便瞭守。每塘一瞭,守軍士二人。萬曆二十六年巡撫趙可懷檄重修,城牆高厚,如制壕,面闊十丈,底闊六丈,深一丈四尺。

川沙城池 在八團鎮,明嘉靖三十六年巡撫趙忻巡按尚維持、兵備熊桴興築,內設守堡千戶,公署百戶所,軍器庫,把總司撫按,行臺,鐘鼓樓,城隍廟,社學,下沙三場,二場,鹽課司,南蹌巡檢司,三林莊,巡檢司,演武場,又置附堡營田若干畝,除輸糧外,餘贍守堡公用。邇來生聚日,繁

人文漸盛,巍然為瀕海巨鎮。

寶山城池 在上海東北,與嘉定接壤。明永樂初沿海設備築。高丘二十丈,延亙十里,事聞御製文樹碑焉。今沒于海,舊有旱寨,後廢嗣。築新城,但城隘,而兵力單弱。萬曆七年撫按議題改築,城周三里,高丈有八尺,以吳淞所官兵聽本府委官統練,以備守禦。亦海壖一險阨也。西倉城池 在府城西門外,周圍二里,高一丈八尺,陸門凡四,壕廣六丈,深三尺餘。明嘉靖間興築以衛漕糧,內有公署,神祠,倉廒,俱萬曆己末知縣章允儒重修。崇禎八年知府方岳貢以漕艘,運軍泊舟水次,恐滋他端,遂築敵樓於倉橋。北岸增置城樓四座,葺城濬河,其城中空地許民間納價給帖,於是居民鱗比倉廒,整翼屹然,成一方之鎮。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