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708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七百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七百八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七百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七百八卷目錄

 常州府部彙考二

  常州府山川考二

職方典第七百八卷

常州府部彙考二编辑

常州府山川考二   通志縣志合載编辑

無錫縣

錫山 在縣西五里,惠山之支隴也。無錫諸山,西自閭江,蜿蜒相屬,以至九龍之東,其脈中伏,始更起為是山。形勢既豁,諸水環之,縣城斯在。以其為縣之地脈所由結,故論者謂為主山。形家亦言眾山皆高,則低者為主也。唐陸羽《惠山記》:山東峰當周秦間,大產鉛錫。至漢興,錫方殫,故創無錫縣,屬會稽。後漢有樵客于山下得銘云:「有錫兵,天下爭;無錫寧,天下清;有錫沴,天下弊;無錫又,天下濟。」 自光武至孝順之世,錫果竭。順帝更無錫縣屬吳郡。按:此錫山之名所由始也。山之南有小石池,圓廓若盆,引竅潛通山谷,其水當大旱,可飲千人不竭,俗稱仙人洗面石。前有月子蕩,下有錫山澗,第二泉之水,由澗以入梁谿山之西有秦皇塢。《惠山記》:「始皇東游,以金陵太湖間有天子氣,故掘以厭之。」 其東有烏腰塢,西有春申祠。初崑山顧文康鼎臣善堪輿術,嘗登茲山,謂龍固當角,邑人因建石塔于山之巔。又或言龍以角聽,故塔空其中。萬曆歲丙子,復建龍光塔,而石塔遂廢。龍光塔圮。

皇清康熙壬子,知縣吳興祚鼎新之。或又言邑中科

第之盛衰,係塔之興廢云。

惠山 在錫山之西即九龍之第一峰其麓與錫山相屬也或云西域僧慧照者居之故亦名慧山惠與慧通陸羽惠山記惠山古華山也顧歡吳地記華山在吳城西北百里釋寶唱名僧傳云沙門僧顯宋元徽中過江後入吳憇華山精舍華山上有方池池中生千葉蓮花服之羽化老子枕中記所謂吳西神山是也又云其山有九隴俗謂之九隴山或云九龍山或云𩰚龍山九龍者言九隴之形若蒼虯縹螭之合沓然𩰚龍者相傳隋大業末山上有龍𩰚六十日因而名之今九隴之下有九澗又各有塢第一峰下曰白石塢宋司徒長史湛茂之宅在焉今為惠山寺第二泉在其南又有若冰洞冰泉千葉蓮花池池一名纑塘一名浣沼山姬歲漂紗其中得好顏色又有羅漢泉春申澗有華坡者南齊孝子華寶所築第二曰桃花塢下有孤松特立若虯龍之矯攫旁有太湖石虎臥其長踰丈第三擔鉤塢第四王家塢第五宋塢有獅子石形若獅子鏡光石廣四丈映雪有光又有天公足跡石大三丈餘色赤其跡長尺第六馬鞍塢其峰居九隴之中下有三台墩第七望公塢峰最高上為石門有水簾洞飛瀑濺激劃開一隙兩門翼然俗謂之珠簾泉絕壁之上有海棠數十株大如斗覆數十丈今無之第八仙人塢下有石穴深險不可窺西有回龍澗其水從山之西北轉龍尾東入運河第九火叉一作「鴉。」 塢又西北為龍尾陵道。《越絕書》:「春申君封故吳墟所築」是也。上有白龍潭。周氏《風土記》:「東晉時,有家其上者,妻妊三年產一龍,色如銀,七日昇天。去後,龍每一歸,歲則大熟。」其巔有三茅殿。

歷山 即舜山龍尾之斷,其名華利口,去縣二十里起為是山。蓋南朝多以北方山川都邑僑置其地,故有此名。或云上有舜田,不種而禾,歲恆產一二穗。又有舜井。《陸羽記》又謂惠山亦名歷山,皆不可考。歷山下有小山,名石盆山。《寰宇記》:歷山西有范蠡城。

柯山 在舜山之西,兩峰相望,土人合名之曰舜柯山。《風土記》:「吳仲雍六世孫柯相之所治也。」 斗城又在其西,范蠡所築。

《西顧山 》在柯山之西,又其西為青山。

青山 ,其山之陽曰「華藏」 ,西接歸山。以上西境山之陰。

青山 在惠山西南,九隴凹結處突起一峰,甚低,至是山勢皆南向。按青山有二,一在華藏之陰,一即此也。「粲山」 障其前,章山峙其右,中開半面,遙見湖光,高松數千章,清陰翳然,亦山南清絕曠奧之境。

粲山 亦惠山支隴之西南行者與章山相望。其麓明陽觀,即古洞陽觀地。舊傳水有穴潛通包山,今無考。上有洞酌泉,山後有義興嶺。章山 在龍山第三峰之陽,山下東西兩池皆名大池。塢三曰「尤來大池」 、龍腿,自青山至此,皆背負九龍,面臨青溪。

墨潭山 ,在龍山之陽,西南十五里。上有石池,其水如墨。

橫山 在唐山南,去縣十八里,高數十丈。按自華利至是,諸山相屬,西行忽一支南落,從平疇突起,南北橫亙水次。梁溪之山紆徐漫衍至此。將出湖口,而山忽障之,實為一邑之門戶。其下有大小澗,名盤龍山,勢盤繞而南,乃入于湖。鎮山 在橫山之南,不甚高,與橫山趾接。山之東有管社山,自此而南,皆入湖之山。

管社山 即鎮山之東面,入湖與獨山相對。其山最高,而當溪流之衝。溪至是極狹,望之欲窮,一轉茫然萬頃。下有項王廟。

唐山 在墨潭之南,其麓西屬孔山,南為橫山,上有蒼峴嶺,亦名「蒼頡嶺。」

東孔山 ,在唐山之西,其西為「西孔山」 ,去縣二十里。

夏陰山 ,在縣西二十五里,今其山甚小,而《吳地記》謂「其麓周十里,高七十五丈」 ,殊不合。舊為元處士蔣子中別墅,其西為石埠山。

石埠山 ,其下有華郎中雲山莊。

雞坑山 在石埠西

姚灣山 在雞坑西

華藏山 在縣西南三十五里。其陰即青山,東臨太湖,下有青山嶺、小嶺、塔子嶺。山前舊有雲海亭,即望湖亭,望兩洞庭,七十二峰如畫。宋張循、王俊葬其地,依山建寺,名「青山寺」 ,今名「華藏寺。」

韓灣山 舊志有大穹山、廣長山,在青山西,今無知者,獨有韓灣山、蘇坎頭山,未詳孰是。韓灣之西為楊灣山,又西南為孟灣山,又西南為三灣山,又西為二灣山,又西為頭灣山,皆面湖。大雷山  、小雷山 在太湖之濱。閭江諸山皆瞰湖,而大雷觜獨延入里許,危崖三面,波濤衝激,渹若殷雷。按吳縣洞庭亦有大小雷山。《路史》載:舜庶子七人,散處江南,故山水多以舜名。此雷山所以擬雷澤,今俗呼為大犁、小犁,則語音之轉也。又大小雷之間有速雷山,下有削刀灣。

盤塢山 :在小雷之西。其形盤曲,窅然而深,樵者裹糧負笈以入。

夏墓山 ,其峰特高。孫權族弟東定侯孫必興贈夏侯者葬此,故名。西南行曰「章山觜」 ,青壁數仞,下臨洪濤,如燕子磯。下有洞穴,今漸為沙石湮塞。

邵家灣山 :在章山西。

月牌山 其峰回環,宛如半月,中多喬松。天井山 亦名閭江山,與月牌山接。西麓有天井泉二,一湮為民居,一存者甚清。洌閭江今亦湮為田,廣可通舟。山巔有石臺,可以遠眺。下有碧桃塢,今亦失其地。其陰凡三灣,曰「長壽」 、虎嘯、龍吟。

胥山 在縣西南五十里天井之西。山脈小斷而復起,不甚高,其上圓平,傳是子胥屯兵處。《史記》:「吳王夫差殺子胥,取其尸,盛以鴟夷而浮之江。吳人憐之,為立祠,是曰胥山。」 張晏曰:「胥山邊湖,去江不百步,江上舊有闔閭城,或又名廟渚」 ,以此也。一名僕射山。或曰漢僕射劉昌葬地,故名。又訛為白石山。山之自東而西者止於此。以上「西境山之陽。」

南照天灣山 在夏墓之北,又名「狀元山」 ,宋改今名。

雞籠山 :以形名,亦名「青龍山。」 峰特高,在狀元山西。馬鞍嶺在其北。

北照天灣山 :在雞籠山西北。

邵巷山 即楊灣山之西面。過石皮嶺而北為「歸山。」

歸山 在縣西北四十五里其山{{?}}而平。《風土記》:「夫差浮子胥於江,國人於此山望其歸,故名。」胡山, 在歸山之北,斷而復起,高不踰數丈,一名鳳山。秦端敏金世居其西。以上西境北行之山。

賈山 石多嵌竇,去胡山西平原一十五里。長腰山 在賈山西,上有長腰嶺,安陽在其西南,安陽如踞,長腰如臥,且相屬也,有《楊氏世墓》。安陽山 平地拔起,圓峻而銳,上一號「文筆峰。」

高百二十仞,周一十八里,在縣西北五十一里。

《風土記》
武王封周章少子贇為安陽侯即此地
编辑

至今山下有贇墓。一云:「山在陽湖上,故名。」 《南徐記》:「此山石堪作器,江東數州皆藉之。」 上有龍湫,廣袤三丈,歲旱禱之常驗。山有觀音巖,其南麓有翠微院,長廊邃宇,為鄉名剎。其左龍王祠,即贇也。山石始采於漢大夫陸端,至今取之不竭。然其洞穴多由取石而成。舊稱三十六洞,今可知者五,有九門、張公、甘草、清水、「容春」 之名。明正德、嘉靖以後,山凡三崩矣。

平塔山 ,在安陽西南,甚小。《舊志》名「苦菴」 者,疑即此山。

獨山 在縣西南一十八里,當鎮山之南,獨峙湖中。其西為三山,其南為充山。山之東為五里湖,西為太湖,蓋山勢至是而斷。北與管社相望,衝為浦嶺門,俗名「廟門。」 南與充山對峙,匯為獨山門,世傳神禹所鑿。凡溪流之入五湖,泛漾而西,皆導自二門,以達震澤。

三山 在太湖中。兩峰中斷,東西並立,不甚高。充山 與獨山相對,下有曹灣。自曹灣而下為平壤,皆良田。一巨石突出,俯瞰湖流,曰「黿頭渚」 ,據湖山之奇勝。

朱山 ,一名「朱墓」 ,在充山南。王莽逼虞仲卿為司徒,死之,葬此山。光武即位,以朱旛表其墓,故名。

漆塘山 ,別名「寶界」 ,在縣西南二十五里,與朱山接。其南為大浮山,東南為石塘山,山上有通惠泉、太白峰、老人峰、躍鯉峰。下有狗腸塢,塢北曰南桃花塢,羅嶺又在其南。宋知州錢紳退老卜築於此,遺趾尚存,後屬陳氏。二百年,陳布政策休官歸,累加繕治。至嘉靖中,王僉事問即其地置別墅,擅湖山之樂。自獨山至此,諸山皆東臨五里湖,西臨震澤,

大浮山 一名「大坯。」 其西別有大石峙湖中,曰「小浮。」

石塘山 其下長堤二里,為五里湖、長廣溪之界,一名「廟塘山。」 有徐偃王廟,下即石塘,枕長廣溪。北有山門嶺,通漆塘、大浮。

「茅延山 」 在漆塘之南。

路耿山 在茅延之南,石塘之北,諸山之中。是山特高,前俯長廣,而後臨太湖,環以層巒,若相拱衛。旁有董塢,下有羅嶺,可徑石塘。復有小山無名,俗呼「野山」 ,通許舍。

許舍山 在路耿之南。其東為橫山,群峰盤旋,蓄為深谷。宋待制蔣瑎、顯謨許德之、侍郎施坰、禮部尤袤皆卜築其中,四家遂世為婚姻。東有湯村嶺。

南橫山 在縣西四十里許舍之東。上有雪浪菴,菴旁小池,大旱不竭。其麓有宋時大楓樹二圍,合抱以四人乃足,枝生芸香。

五浪山 在南橫之南,與軍將山接。有芮家嶺。吳塘門在其下。西有石人塢。又其南為象山,東南有龜山。

《龜山 》橫遶五浪之東南。

象山 ,軍將之支峰也。

軍將山 一名「軍帳。」 在縣西南四十里五浪之南,濱於太湖,風水激濺如矢。南唐時,屯兵於此,以備吳、越,故名。山下有甲仗塢、官來塢、竹篛塢。今其上有真武廟。山半曰成性寺,寺旁龍湫,上有孚澤廟。

白茅山 在軍將之西南,有嶺通五浪諸山,曰「赤石嶺」 ,嶺之下有蓮花觜。

羊祈山 「北接白茅,西臨太湖。」

吳塘山 在縣西南五十餘里白茅之南,西臨太湖,山下有平田,東南三里許接長廣溪,遂入於湖,曰吳塘門。門上橫木為橋,名「沙木。」 由是經鵓鴣山,以通湖上之路。自充山至吳塘,連亙五六十里,或起或伏,至是而止。

射山 在吳塘之西

鵓鴣山 亦名「伏虎山」 ,北與吳塘相對,其麓入湖,旁有錢桃塢,實大如錢而美,有碧雲塢。沙頭山 亦名「廟山」 ,南曰「沙觜」 ,又其南為竹山、沙觜山 亦名「沙渚」 ,周皆入湖,東接長廣五里,兵燹所不能到。

康山 在沙頭南。相傳尹蓬頭寓此,上有迎仙亭。

「米山 」 本湖中一小阜,然在七十二峰之列,與康山相對。

竹山 在沙觜之南,三面突出於湖,長林怪石,勝冠諸山。下有劣觜,其石跨立水次,廣倍虎丘千人石,而擅具區之勝。自華利分脈為龍山,蜿

蜒六十里,南行諸山,始盡於此。

長泰山 ,在軍將東南,斷而復起於平疇之中,去縣西南二十里,下有長泰寺。

裏山 ,在長泰南,下有大澗,群山之水雨過,散為百道,並入此澗,奔騰以達於長廣。

過山 在裡山之旁,不甚高,土人以占雨候。謠云:「橫山出雲過山笑,過山出雲雨便到。」

《南山 》在長泰南。自長泰以下從軍將東南行,至是而止。

琴山 在五里湖東。隔湖與膝塘山對,下為青祁村。明高忠憲公攀龍結廬,面湖而居之,名曰「水居。」

拖山 ,三小峰相連湖上,在竹山之西數里。堠山 ,一作「緱山」 ,俗呼吼山,在縣東三十里。《吳地志》云:「周七里,高七十丈,登其嶺,可望虞山。」 《南徐記》:「堠山北有白石峴。」 按:此山一名七雲山。《寰宇記》載:七雲山在縣東北二十里,高九十仞,而

《舊志》
謂七雲山一名馬跡在縣東四十三里皆
编辑

不合。今其上有真武大士廟,下有西園,處士錢華別業。

龍腿山 在堠山東

雞籠山 :在龍腿東。其麓皆相接。

鳳凰山 在雞籠東,膠山之西峰也。旁小山有甑㔶插旂之名。膠山 在縣東四十里,相傳與惠山東西對峙。至其寺門,向背比較,不失尺寸。山周九里,高九十丈,上有獸蹄痕,俗稱金牛跡。其山舊產薯蕷,上有宋中書令王僧達墓及梁蕭侍郎宅。其宅今為興化寺。有乳竇泉、滌硯泉,謂蕭侍郎嘗滌硯於此泉。又有李忠「定綱祠」 ,安氏世居之,為邑名處。

白檐山 ,去膠山西南數里,平壤中,山出青石。佘山 ,在白檐東北,一名「塗山。」

奚山 俗呼「諧山」 ,或名「晶山」 ,在白檐東。

嵩山 或作松山,《南徐記》:「松山,一名少孤山,在縣東四十里,奚山之東,一云開山,有嵩頭陀,故以為名。上有留雲洞、泠泠泉。或言姚廣孝嘗居此,袁珙相而識之。」

石室山 在嵩山東,俗名「石脊山。」

鴻山 本名皇山,在縣東五十里。石室之東,皆特起於地。《吳地志》:「泰伯宅東九里有皇山,高十丈,泰伯所葬。」 稱「鴻」 者,「皇」 之訛也。西有吳王墩,即梅里平墟,上為泰伯墓。東嶺有梁鴻井、滌硯池。春桂山 ,鵝湖中小丘也。

芙蓉山 ,在縣東北二十五里。周八里,高三十丈,起於平陸。每清明節,士女咸集,故俗目為「清明山。」 上有二土丘,一名龍井峰,有顯濟廟,歲旱禱於此。一名天乙峰,復有石,高六七尺者二,俗呼石公、石母。二石對峙,中通人行。居人言望見其石,時發光燄。又有金雞石,每歲旦昧爽,金雞飛鳴其上。山之西麓有田一規,名彈子丘。中有土壟,圓若彈丸,人以為有異,不敢近壟而耕,耕則蛇虺出焉。當芙蓉湖未湮為田,茲山近在湖上,望若芙蓉之出水,故因湖以為名。其曰「余容」 ,又曰「余洪」 ,皆音之訛也。山有繡毬墩,元高士倪瓚墓。

西高山 在縣北三十里。不甚峻,無深林邃谷。中峰曰靈龜,北峰曰鳳凰。其東有石,上有跡,類人額痕及兩肘膝匍伏處,人俯其上,皆適合,名仙人禮拜石。相傳東漢高岱字孔文,居此山,後為孫策所害,葬焉,山因以高名。今按:山本名高,而因東有膠山,土音「高」 與「膠」 同,或訛為「膠」 ,故加「西」 以別焉。

斗山 在縣東北四十里,長九里,上有土丘,七象北斗,故名。又名回斗山。上多白堊朱石。有黃腰嶺、石井一,深不可測。有白龍祠、青霞館,羽人修煉之所。明黃太僕正色建靈官廟。或云回山別在斗山之東,土人因合名之。北有觀基山。又西有枝柚山,一名梔子山,多產苦梔。宋時花大如甌,香聞數里,名「碧甌梔子。」 二山皆回斗之支,隨地而異其名也。

夾山 在斗山東,前山又在夾山東。黃文山俗名「黃梅山」 ,又在前山之東,石皆頑而赬,不產林木,而黃、文之半屬江陰。

顧山 一名「香山」 ,在縣東六十五里,跨無錫、江陰、常熟三縣界。上有龍潭,下有香山禪寺。金匱山 在縣城第六箭河之北岸,舊以為一邑之鎮,山高踰三仞,周三十丈,隆然中峙,四望道里咸均。其土中石,玲瓏黑白,亞於崑山。郭景純嘗埋黃金符匱於山下,時有紫氣騰上,故又名「紫金山。」 元以後人取其石殆盡,而土亦耗減。

「百年以來,塊若覆釜。」 明永樂中,縣令盧克敏喟然以邑之人才未興,閭閻不實,疑鎮山之傷其脈,乃除其瓦礫,加善土而築之,又綴以太湖石之佳者,視前稍高廣,而終不能還其舊。今在秦氏宅中,猶一拳耳。然鎮山之說,自昔傳之。按《形家》言,江南諸山,皆自蜀來,踰河導江,並入於海。蓋地本高於西北,順其大勢以趨東南,故凡一郡一邑之山,亦往往各以西北為根本。即無錫而言,貫乎閭江,止乎錫山,而後扶輿連蜷,或分或合,以南赴於湖。至於東北諸山,即皆孤起特峙,落落而列,以為錫山之拱輔。此自然之大勢也。

黃埠墩 在運河中流,而當寺塘涇口,其始得名,亦當以春申君。故《形家》言:「邑之山脈從西北來,至惠山、錫山,伏而東南行,由水底起為是墩,乃走城中,再起金匱,乃結聚而成縣。又水勢直下而益廣,須此以砥之。故謂黃埠墩為天關,太保墩為地軸太保者,自此南下三里許,當梁清溪口者是也。黃埠墩圜而小,風帆」 左右帶以垂楊。舊有文昌閣、水月軒、環翠樓,並廢。今唯中楹為佛殿,周廊四匝而已。康熙二十八年

乘輿東巡,百姓於此結三層燈樓,立木水中,使廣可

「隱墩」 綴以雜綵高四五丈。《於是》

龍舟往返皆駐蹕,焉當千炬畢陳,風水搖蕩蜃樓蛟。

館,突兀在目。時民舟皆循西岸而泊,夜分小雨,恍隔人間,七校無聲,鈞天微奏,至明日辰刻乃行。凡

上所經幸。數千里間。川嶽效靈。勝賞不絕。而猥是彈

丸承

「恩最渥,將氣數使然」,亦所據之地得耶?

太保墩 前名窯墩,形家所謂地軸以運道北來之水,至是分流入梁溪,而墩實當其衝也。西定橋在其西南一里,長虹夭矯,暎帶如畫。後倚城堞,正當西關,逼近秦端敏金居第,自關門呼渡,半箭而達,墩必嘗屬之,故名「太保。」 先是為呂御史卣別業,卣子太僕元夫相繼修築,亦一時之勝。呂園廢,而建關帝、水仙二祠。《水仙》或以為倭變時死事,何五路諸人至?

皇清初,其居人有為神言者,謂「水仙」為《舊令劉五緯》。

巫祝群趨事之,無復游觀之勝矣。

仙蠡墩 一名「仙女」 ,舊傳范蠡載西施所曾泊處。溪流至是,曠然明遠,遙山黛色,隱隱波上。墩據溪南,高十餘丈,風帆雨笠,漁歌牧笛之所出沒也。上有松柏蒼翠,下有伍相祠,後廢為張氏別業,又後遂為葬地。稍西有罵蠡港,謂吳人罵蠡處。

運河 自武進五牧入無錫境,迤𨓦東南行四十五里抵縣城。又四十五里至望亭,出長洲界,「勝七百石。」 舟自五牧以下東南行,分流而南為志公港。又東南行,分而南為花渡港。又東南行過洛社、石塘灣,潘葑一支,分而北出高橋為五瀉河。又東南行,分而南為小雙河。又東南行,分而南為雙河。又東至黃埠墩,是為「北門塘。」 又東行分而北出三里橋,為「西五丫浜。」 又東至缸尖,別為二支,其北支東北行至城北,分流而東,為北城河。又東行由黃泥橋過王天蕩,遶城河之外,過亭子橋出羊腰灣,而合於南門塘。其南支至城,又分而為二,其一東行合北城河,環城之外,經東弔橋而合於南門塘。其一南行為西城河,循城南下,經西弔橋至太保墩,分流西行為梁溪。又循城南行,過南弔橋而合於南門塘。又南行而羊腰灣之水來合,糧艘以城西水急,多走亭子橋。羊腰灣道故自缸尖分泒,至是合羊腰灣而南塘始復為運道。又南行,西分為談渡河。又南行,西分為菰瀆。又南行,西分為河港,東分為伯瀆。又南行,西分為曹王涇,又南行西分為謝家河,又南行東分為大十字河,又南行西分為麪杖港,又南行東分為聖瀆;又南行西分為徐淘涇,又南行西分為沙墩港;又南行至望亭,入蘇州府長洲縣界。《大業雜記》云:「隋大業六年十二月,敕開江南河,自京口至餘杭郡八百餘里,廣十餘丈,將通龍舟,并置驛」 館,草頓並足,欲東巡會稽。逮自唐武德後。累濬為東南之水驛云。

《志》:公港 ,運河第一支,分流南行入北陽湖。北陽湖之西南行者,達於南陽湖,西接武進而南合二邗溝。其北陽湖之東南出而南去者,為北星橋河,即直湖港,花渡港自東來合之。又南行過楊橋、匡橋、南星橋而北,邗溝東來貫之。又南行歷東塘、負耒、華嚴等橋而南,邗溝東來貫之。又南行經胡埭橋,分流而西為張橋河,北《合花》。

村河又南行為西溪。又分流而東過狀元橋轉南為小西溪。又南行分流而西為龍游河,過周渡橋入武進。又南行而小西溪東來合之。又南行過胥山之麓,分流西入太湖。其河身折而東行,分為水溜港,過新橋亦入太湖。又東行過白石山,分流與水溜港合。又東行扺閭江。

閭江 在縣西四十五里富安鄉,太湖之別浦也。其水自毘陵戚墅至白石山乃漸大,橫亙天井山下。舊傳吳王夫差殺伍子胥,取其尸,盛以鴟夷之革,浮之江中,即此地。其南有闔閭城,子胥伐楚回所築。近江之島,如錢家觜之屬,凡十有五。

陽湖 在縣西北四十里神護鄉。舊云「東西八里,南北三十二里」 ,今多淤為田。其在東北為北陽湖,在西南為南陽湖,接武進。

花渡港運河 。出花渡橋,納磚橋河而西入北星河。

小雙河運河 分而西行不遠,有支流達於雙河。又西行過社港橋,有支流入陽溪。又西歷社港為隈湖。又西為細磚河,入花渡港。

雙河 ,自運河分而西,過匯龍橋,有流自北來合,歷錢橋達陽溪。又其西為藕蕩,過稍塘橋,又西行分二支,北支西行為北邗溝,南支西南行為南邗溝,皆合於南陽湖。按《舊志》並謂此河從錢橋越布政鄉,貫直湖港,南下太湖,蓋即此道也。或云:陽溪東口,其水東流入運河;西口,其水西流為邗溝。因謂陽溪之水所由來,乃自花渡北陽湖,歷小雙河以入,而其東注者,由雙河以達運道也。如此則雙河已為西來之水,而非運河之分支,唯自陽溪以西,則仍西流耳。按:舉人堵景濂曰:吾老西鄉,知之極確。本邑山脈西來,此則形家所謂送龍水,自西而東,其來甚遠。如堵說則謂自花渡小雙河入者,亦泥於陽溪兩分,不得其源,故紆其途以為之說,實則邗溝并未西流也。堵善《堪輿家言》,留心甚久,其言不妄。以此考之,雙河自西來以合運道,可以無疑,姑兩存其說。

北邗溝 「自稍塘西行過鄭店橋,又西貫東塘河,又西過新瀆,西北歷長腰、陽山之陰,過鴻橋而入南陽湖。」

南邗溝 自稍塘西南行,止於劉塘橋,其中路分流而西為邗溝三橋,又西過張舍橋,又西過富安橋,貫東塘河,又西為花村、張橋河南來合之。又西過孟村、陸墟、永城等橋,北行為察亭橋,俗呼「拆靈橋河。」 又北合南陽湖。按:如景濂之說,則兩邗溝之水,皆自陽湖東流以入陽溪。此兩條所載水道並誤。

外弔橋河 在西城之北,分城河之水西南行經外弔橋,可通梁溪。

太湖 ,在縣西南一十八里。繞縣之境四十五里。

五里湖 一名「小五湖」 ,在獨山、漆塘諸山之東,跨揚名、開化二鄉。東北通梁溪,東通罵蠡港。其水西北則由浦嶺、獨山二門入太湖,南過石塘通長廣溪,以達於吳塘門。

梁溪 亦名「梁清溪。」 運河自縣城西太保墩分流,下西定橋是也。廣十丈,深三丈,長三十里。吳

《地志》
梁·大同中浚故名或言以梁鴻曾居此而
编辑

名。入溪。西南行,其支流分而南者為談渡河。又西南行而外弔橋河之水來合。又西南行,分而南者為菰瀆。又西南行至仙女墩,分而南為中橋河。又西南行,分而南為小渲,又分而南為大渲,並入五里湖。又西南行而溪流盡入太湖,其口曰「後溪港。」 按無錫之水,不特旱澇可資蓄洩,且西北風甚,水由此溪而出曰下湖水,東南風甚,則水由此溪而入,曰上湖水。俗言邑人多不耐遠遊,輒懷歸,以溪水有回復之性云。溪側舊有將軍堰。《風土記》云:「唐景龍中置。宋嘉祐中,開運河通梁溪,以引湖水,堰遂廢。」

談渡河 自南門塘分流出黃泥橋,過談渡橋西達於梁溪,為入溪支流之一。

菰瀆 出黃泥橋稍南,由永聖橋小河入者為「菰瀆。」 過菰瀆橋,迤𨓦以達梁溪,為入溪支流之二。

九里涇 自南門塘分出石灰橋西行過葉長橋南達於落星塘。

河港 自南塘分而西過茅村橋,南達於梁墓涇。

曹王涇 南塘分流出橋,西行,又分而南注者為「蠡瀆。」 又西行分而南為「稍涇」 ,又西行曰「梁墓涇」 ,而河港合焉。又西行過梁塘橋,而九里涇合。

焉。又西行過落星塘橋、大橋,而中橋河合焉。又西行為罵蠡港,入五里湖。

謝家河 。南運河分出小橋,西行入於蠡瀆麪杖港 。南運河分出小橋,西行入於蠡瀆新安溪 。運河至新安塘分出白龍橋,西行,徐淘涇南來注之。又西行,貫赤城溪而西納蠡口河北來之水。又西行貫張橋港。又西行,分而南為胡西埭河。又西行,分而南為壬子港。又西納唐干北來之水。又西而長廣自北來合,又西「過沙木橋」 ,出吳塘門入太湖。

徐淘涇 新安塘分流出橋,西行過流潭橋莊橋,北折而入新安溪。

沙墩港 新安塘分流西行入太湖。

永聖橋河 由譚渡南分入九里涇。

蠡瀆 自曹王涇分支南行,過落霞橋,經蠡口,貫以新安溪。又南行過八字橋,名「赤城溪。」 廣數十丈,長五里,出溪橋港而入太湖。

《稍涇 》,曹王涇又西,分支南行,過薛舉橋,而合於蠡口河。

蠡口河 ,蠡瀆之支,分而西,稍涇合焉。又西過錢秉橋,分支南入新安溪。又西行而中橋河北來合焉。又分支而南為張橋港,入太湖。又西曰「洪丘渰」 ,又西曰「唐干渰」 ,再分流入新安溪。又西歷葛埭橋而入長廣溪。

中橋河 《梁溪》自仙女墩分流南行過北橋、中橋、南橋,貫以落星塘,又南行過仲八郎等橋,入蠡口河,為入溪支流之三。

小渲港 :為入溪支流之四。

大渲港 :為入溪支流之五、二渲,皆自梁溪通五里,中隔平壤,相去可五、六里。居人悉植蓮芰,花時多泛舟為避暑之遊。

長廣溪 在縣南一十八里。長三十五里,廣二十五丈,介揚名、開化二鄉。北自石塘通五里湖,東合蠡口河之水,南行經下澤橋,出吳塘門而入太湖。《吳地記》:「縣南有長廣溪,水深三尺,陳勳所導。」 《元志》謂:「長廣溪西北注,與梁溪水會於湖口,由獨山、浦嶺二門以入太湖。」 按:梁溪水既有後溪港可出,南惟大渲、小渲分注五里而已。若長廣在五里之南,出吳塘甚便,逆入五里則難,無緣合梁溪之水明矣。長廣溪北口曰石塘,延袤二里餘。宋嘉定間,僧月林建橋三,曰廣濟、保安、惠安。元末莫天祐毀橋塞湖,以拒明兵,湖壅十餘年。至明洪武中,鄉人浦行素復建木橋。隆慶中始易以石,是為廣濟,而其二遂廢。其旁有三潭,曰旋水,深不可測,石塘口,號云「石塘是鬼,逆風順水。」 蓋五里湖本不下長廣,唯西南風大作,則太湖水湧而上,五里湖溢而灌於石塘,由長、廣以下吳塘,是時舟自石塘南下者,為逆風而順水也。

北大河 運河入縣境,「於五牧分流北行出薛家橋轉西,復東北行,過白沙橋為白沙圩。其分流而南為蔭橋河,又東行過九穹橋,分而南為柘橋河,又東行為五重涇。又東南行過麻塘口,而合於高橋河之四河口。」 自北大河之外,皆武進縣界。

石瀆 亦名「蠡河」 ,又名「西瓜瀆。」 運河分流東北行,東分為萬壽河。又東北行折而西,合柘橋河之水。又西北行過蔭橋以入於白沙圩。

高橋河 舊為五瀉水。《元志》云:「在州北一十四里天授鄉。闊六丈,深七尺。其源上湖大陂,自五瀉口北岸行,泝流四十里,至江陰、晉陵兩縣界。雉尾口,從界北四十七里至申浦上口,北入大江。潮汐所至,可勝二百石舟。舊有堰臨官塘,名五瀉堰。」 宋元祐間,治蓮蓉湖為田,置閘於此。今則架橋其上,曰高橋,而堰與閘俱廢。又云:「舊有長渠在州東北二十四里,勝二百石舟,入五瀉北行六十里而入江陰軍,今無知者。驗其方隅遠近,水力勝載,當與五瀉同泒而異名。」 按:二說五瀉之水泝流甚遠,今上湖故跡已不可識,約略其地,五瀉固即今之高橋河,但其界異耳。據今運河之支出高橋東北行分而東為五丫浜,又東北行,分而西為梅涇,不遠而止。又東北行,萬壽河北來合之。又東北行,東分為北張涇。又東北行,東分為石幢港。其自西來,合為五重涇。又東北行為四河口。又東北抵青陽,入江陰。芙蓉湖 在縣東北興道鄉。《寰宇記》:上湖一名射貴湖,一名芙蓉湖,一謂之無錫湖,在晉陵、江陰、無錫三縣界。東去州五十九里,東南流為五瀉水。《越絕書》云:「無錫通長洲,多魚而甚清。」 又《吳地記》:「無錫湖萬五千三百頃。」 陸羽《惠山記》:東北九里有上湖,一名射貴湖,一名芙蓉湖。其湖南

「控長洲,東洞江陰,北掩晉陵,蒼蒼渺渺,迫於軒戶。或云昔其地多芙蕖,數十里不斷。於是皮日休與陸龜蒙及毘陵魏樸,時時乘短舫,載一甔酒,由五瀉徑入震澤,穿松陵,抵杭越,因名其舟曰『五瀉舟』。」 又《南徐記》:「晉張闔嘗洩芙蓉湖水,令入五瀉,注於具區,欲以為田。盛冬著赭衣,令百姓負土,值天寒凝沍,其功不成。」 至宋,居民因其舊跡,堤岸堰水,悉為良田。至今麻塘橋土人猶有「湖東」 、「湖西」 之稱,但驗其道里與傳記所載,其舊界多曠遠而難合。若如諸說,必南薄濠湖,始可以控長洲。東越麻塘,北兼歐瀆之外,乃為洞江陰而掩晉陵。如是則縣幾無東北隅矣。又《郡志》謂明萬曆間,官為出錢募夫築堤,搴茭塞流,多置堰閘其上,於是其地畝可入三種,厥田上上而厥賦下下,民間所以有攤稅之議也。或又云:「周文襄忱撫吳時,僅每畝科米五升,以備水旱未入賦額。嘉靖中知縣王其勤始復加丈量,而改低田輸稅焉。」 據是,雖宋時已治為田,而湖之全壅猶為未久,宜其舊界猶有能言之者,不當茫無所考如此。又《縣舊志》,蓮蓉湖在北門迎潮館前,蓮蓉即芙蓉,蓋今北塘亦總謂之芙蓉湖也。

麻塘河 五重涇之支東南行,其分而西為柘塘橋河。又東南行轉東北過麻塘橋,乃復合於五重涇。

萬壽河 自石瀆分流東行,過三萬壽橋入高橋河。

西五丫浜 高橋河之支流,東南行,分而東北,為咸塘河。又東南行,分而東北,為顧橋港。又東南行,經閘口,出三里橋而合於北塘。

北:張涇 ,高橋河支流,東北行與咸塘河合。石幢港 ,高橋河支流,東北行與咸塘河合。咸塘河 西五丫浜分流,東北行,北張涇西來注之。又東北行,分而東為張塘河。又東北行過胡家渡,分而東入青魚白蕩。又東北行過高六堰橋,石幢港西來注之。又東北行至馬鎮入江陰界。

顧橋港 、西五丫浜分流東北行,抱運河之外,環縣城折而南,過顧橋,轉水河西來入之。又東南行,為東五丫浜。自此環而南,為北尤瀆,張塘河 、咸塘河分而東行,塔影河自南來,青魚白蕩自西北來,皆合之。又東過闞莊橋,為闞莊白蕩,至上舍寺橋為吳瀆港。太平港南來合之。又東行為崇村白蕩,八字橋河南來合之,過崇村橋,而包堰河遠自南來合焉。其東北曰「西洋白蕩」 ,江陰縣界。

東五丫浜 顧橋港北來其分流第一支為小河,無所通,第二支為五步塘,第三支為嚴埭河,第四支為北興塘,第五支為南興塘。

五步塘 五丫浜支流,東北行合塔影河。舊傳有五步湖,亦名五部湖,在縣東北七里天授鄉,東西二十里,南北一十里。今此湖皆湮為田,土人但稱「五步塘」 ,或呼「塘頭」 也。

嚴埭河 五丫浜支流東北行,其直往為太平港,入崇村白蕩。其轉而北行過嚴埭橋,又北行而五步塘西南來合,又北為塔影河,又北行過范砌橋,又北行入張塘河。

北興塘河 五丫浜支流東行過桑園渡,分而東北為八字橋河,又東行為楊婆圩,又東行為張涇,東南行為鴨蕩,又東南過六市等橋,又東行分而南為鯰魚塘,又東行分而北為潘市河,又東行分而南為「唐涇」 ,又東行分而北為楊尖河,皆達於張涇。又東行折而西北曰包堰河,是為西大河。

包堰河 北興塘之盡,折而西北過新橋,又西北行而張涇之尾來合。又西北曰包堰,亦名「西大河」 ,其外皆常熟縣境。又北過黃梅山、斗山、夾山,又北行而入西洋、白蕩,接江陰。

八字橋河 北興塘分支,東北行過八字橋,又東北至斗山,轉而西北入崇村白蕩。

張涇 北興塘分支東北行為龍涇,過三灞、張涇、陳家等橋,又東北行而潘市、楊尖以次來合,又東北入包堰河。

南興塘河 。五丫浜南行為尤瀆。其支流東南過新塘橋為南興塘。又東南行,分而南為東亭河。又東南過鴨城橋,其南即泰伯所都梅里。又東至堠山南,分而南為毛道橋河。又東過九里橋為橫塘。其東北支為信義瀆。其橫塘直下東行,過中心橋,分而南為走馬塘。又東過太平橋,經嵩山之北,盛塘河北來注之,過「關橋,下宛山蕩。」

信義瀆 ,南興塘分支北行折而東南,歷堠山、雞籠山、膠山之南,過芙蓉橋,為盛塘河,納鯰魚塘、顧市河之水,東過大成橋入宛山蕩。其自盛塘一支分而南者,入南興塘。

尤瀆 五丫浜南行為「北尤瀆,貫冷瀆。」 又南行為「南尤瀆,又南達于泰伯瀆。」

東亭河 南興塘分流南行為東亭,尋分二支,跨以東西二橋。又合流而南,貫以冷瀆,又南過江溪橋至泰伯瀆,為十字口。

冷瀆 ,羊腰灣分支西行為「西冷瀆」 ,貫以尤瀆。又貫東亭河而東為「東冷瀆」 ,入毛道橋河。毛道橋河 南興塘之支分,而南納東冷瀆,過張公橋,自犁尖入泰伯瀆。

走馬塘 南興塘之支,分,而南至分流口入泰伯瀆。

泰伯瀆 ,運河之支,於清寧橋南分而東流,尤瀆自北來合。又東行,貫江溪橋河為十字口。又東行,名「坊前河。」 其分而南為香涇。又東行為破塘河,南即梅村泰伯廟。北為犁尖。又東行,分而南為梅花浜。又東行為分流口,走馬塘北來合焉。又東行為張塘河。其分而東南為馬橋河。又東行過張塘橋,分為小張塘。又東行為蘇舍蕩,鴻山在其北,小張塘復來合。又東行,過蘇舍橋,歷沈蘇蕩口。又東過青蕩口。又東行,分而南為二支,東支為延祥河,南支為落埠河。河身又東行,北分者二,皆不遠而止。又東行,分而北,過蕩口,抵甘露鎮。又東行出新橋下鵝湖,為長洲縣界。《唐書·地理志》,「無錫縣南五里有泰伯瀆,東連蠡」 湖,元和八年,刺史孟簡所開。

十字河 運河之支東行轉北貫泰伯瀆,又貫冷瀆,又北接東亭河。

聖瀆 運河之支東北行交香涇,又北為「梅花浜。」 「香涇 」 ;伯瀆之支東南行,貫聖瀆而南為唐莊河,又東南為「華長涇。」

梅花浜 伯瀆之支,北對犁尖,分而東南流合香涇。

馬橋河 ,伯瀆之支,東南行為磚橋河,又東南入楊港蕩,又東出曰「小伯瀆」 ,入曹湖。

小張塘河 伯瀆之支。南行過黃泥橋,轉北而合於蘇舍蕩之東。

延祥河伯瀆 過青蕩口而東為二支,其東行為延祥河,入界涇;東南行者為落埠河,過翟澤橋而入楊港蕩。

蠡河 運河之支於柵口,東行經曹家渡、楊家渡,又東而華長涇北合焉。又東經新橋渡、三嘆蕩,出蠡口,合楊港蕩而東達於曹湖。

鵝湖 一名「濠湖」 ,俗謂之「鵝肫蕩」 ,在縣南五十里延祥鄉,東西四里,南北三里,東為長洲,北為常熟邑,華氏聚族居之。

曹湖 一名蠡湖,在縣東南六十里泰伯鄉,東西十二里,南北六里。《寰宇記》:「蠡瀆,范蠡伐吳所開。」 今曹王涇南有蠡瀆,近是。《唐書·地理志》:「元和八年,孟簡開泰伯瀆,并導蠡湖。」 故泰伯瀆一名孟瀆,蠡湖亦名孟湖。今此湖皆長洲境邊湖一二里僅為無錫。按:自南興塘之盡為宛山蕩。由宛山而東南為陸家蕩,又東南為「謝埭蕩,又東南為白米蕩」 ,皆常熟界。又南為鵝湖,又南為涇界,又南為曹湖,皆長洲界。

直河 又名弦河,以有弓河、箭河而名之。運河之水,由北水門入,直行出南水門,而注於官塘。城中之河,以直河為幹,東西為支。或云未有城時,糧船本此行,故《舊志》亦名運河。

皇清康熙癸亥,知縣事徐永言「重浚。」

弓河 直河於北水門內分流東行,至東北隅曰「沙盆潭」 ,復繞城之麓南行,過便民橋而合於直河。其箭河則從直河東行,列此河之西,如箭在弦,凡九道。

九箭河 《舊傳》「次第自南而北。」 第一河在邊巷,今塞。

第二河 《舊志》:在莊巷底,廣可停舟,今名「朱賣煤浜」 ,僅通十餘丈。第三河 名「冉涇」 ,久湮塞。邵文、莊寶居其上,欲濬治,為里人所阻。其後太學生尤盛明濬之。今通直河。

第四河 《舊志》:在楊家巷,今名「藥師堂前」 ,西至官街而止。

第五河 《舊志》在董家巷,止於元聖觀前,今名「東河頭。」

第六河 《舊志》:「河北有善智尼寺,名師姑河」 ,秦氏世居之。秦御史鏞易其名曰「師古」 ,今通直河。

第七河 在福田巷,亦名田雞浜,長三十四丈。第八河 在東門正街之北,至韓修橋而止。第九河 在盛巷,今河形盡沒。舊謠云:「九箭通,出三公。」 今其僅可通舟者,第三、第六而已。倉前新河 直河至東察院南,分流東行,少北而合於弓河之沙盆潭,元大德五年鑿。以上城東諸河,其流皆出南水關。

留郎橋河 於直北門分流循城而西,稍南經城西門轉東合於州橋河。

斥瀆 直河至倉橋之南,又分而西前行,合於留郎河。

胡橋河 斥瀆之南,直河又分而西前行合於留郎河。

營河 、胡橋河稍前分流南行轉西經縣治,過州橋之下,又西南而合於「留郎河。」

《水䃮河 直河》經大市橋南,又分而西歷城隍廟抵西城之下,轉而南入束帶河。

束帶河 直河經中市橋南,又分而西,過學宮之前而出西水門,環宋尤文簡宅,故名。以上城西諸河,其流皆出西水關。

白水蕩 在盛巷之西,廣三十餘畝。宋元間,為春申行宮於其上。中有蛟穴,通太湖,其深不測,林樾幽邃,菱芡龜魚之所附麗而出沒也。明弘治中,副都御史盛顒取其地,築後樂園,亦名「方塘書院」 ,後廢。今秦職方汧居其草堂,而清池四匝,皆為里媼浣衣卒伍飲馬之窟矣。

嚴家池 明初,嚴之聚族而居者,在鄉有嚴埭,在邑有嚴家池。池在學宮之南,廣十五畝,有水道通束帶河。池之南,張尚書籌題曰:「杏花村」 ,而築萬松園於其右。叢篁高柳,清陰四列,中多荷花。倪漢川溶作小舫,時時載酒其中。給事許靈家其旁,創樓焉。王紱畫八景於樓壁,今其池十九湮塞,所餘一泓,不勝穢濁。唯舊傳池底有脈。潛通外湖。故雖旱不至盡涸。

暎山河 初名蛟河。《蠡溪筆記》:「宋初僅一方池,紹興間蛟起其中,壞民居為長河,廣五丈,每晴日遙見九龍諸峰,宛然隱暎,他處皆無之,今亦湫溢不堪。」 以上三水,不通諸河。

第二泉 在惠山第一峰白石塢下。唐陸羽定《天下水品》二十種,江州廬山康王谷洞簾水第一,無錫惠山石泉水第二。以其為羽所定,故又名陸子泉。又張又《新記》:「揚子江中泠水第一,惠山泉水第二。泉上有若冰洞,人多言泉源所出。然洞有水甚濁,而不通二泉。二泉伏涌潛洩,略無形聲。池二,同覆一亭,圓為上池」 ,方為中池。兩池中隔尺許,本有穴相通,撓之則俱動,而中池之味,遂遠不逮上池。汲泉者瓶罌負擔,不舍晝夜,皆上池獨給之池。甃以陶甓,繚以石欄。《相傳》「宋高宗南渡,臨池酌泉於此,故加飾焉。」

若冰泉 在二泉之上,今雲起樓右二十步許,唐僧若冰劚巖得之,故洞及泉並以「冰」 名。池廣方丈,遊人所狎,水頗混濁。

龍縫泉 在春申澗上,碧山吟社之左。自石隙中出。深廣可三尺,一名「龍淵。」

羅漢泉 ,在惠山寺大殿上右隅,山僧真恩構亭其上。

靈泉 在錫山東嶽廟西廡之前。

龍眼泉 ,在大同殿後,本梁大同間鑿,亦名「大同井。」

惠照泉 宋天聖年間,僧惠照劚地得之,今湮廢。

松苓泉 在聽松菴右,邑都憲盛顒因泉出松根,鑿池引之。

遜名泉 :在邵文莊尚德書院前。明正德五年浚。

滴露泉 :在尚德書院點易臺之下。文莊《將築臺》詩有「安得泉聲一道來」 之語,忽有涓流出於石間,乃引而名之。

雲泉 在張中丞廟前。明萬曆丁亥,山僧導溝得之。

珠簾泉 在石門,飛瀑濺激如珠。

泂酌泉 在粲山,舊有亭,其西又有邵公泉。「通惠泉 」 在寶界山。宋錢紳去官歸隱其地,得泉於巖下,甘洌亞惠泉,因名。

天井泉 在閭江西麓,始有二湮,其一。

竇乳泉 在膠山寺左廡。唐咸通中,建寺,得此泉於山竇間,因名。宋尚書郎閩人翁挺構《蒙》齋於其上。

泠泠泉 在嵩山

惺惺泉 在控江門內胡橋之北。舊傳「飲之能令人慧」 ,故舉子赴試者爭汲焉。其井久湮失明。

成化十九年,邑人楊禮部琛掘地得之,因作樓覆其上。後屢易主,久復廢塞。

皇清康熙二十八年,邑紳顧貞觀重浚。

玉泉 在縣西錢橋之玉泉菴。喻中丞樗嘗讀書其地,故以為號。水甚甘洌。

龍湫 一在龍尾陵道,一在芙蓉山,一在安陽山,一在軍帳山,一在香山,一在興道鄉臧瀆圩,一在興道和尚圩。。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