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719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七百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七百十九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七百二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七百十九卷目錄

 常州府部彙考十三

  常州府驛遞考

  常州府兵制考

  常州府物產考

職方典第七百十九卷

常州府部彙考十三编辑

常州府驛遞考    通志縣志合載编辑

武進縣

毘陵驛 在朝京門外百步。舊在天禧橋東,後改名「荊溪館。」 元置水馬站,設提領一員。明洪武元年,改為武進站,置朝京門外一里。六年,復改站為「毘陵驛」 ,改提領為驛丞。天順五年,知府王慥改建于朝京門內。正德間,知府王教徙今地。

皇清因之。順治七年,驛丞裁,以典史、巡檢更領驛務。

原額,祇應銀八百六十兩。明嘉靖四十六年後,原議力差每年編派斗級一百二十名應役,每名銀十二兩,共銀一千四百四十兩。十六年編銀九百六十兩。隆慶二年止編八十名,銀如十六年數。四年改編銀差,編銀一千二百兩。萬曆六年止編銀一千兩;十年止編銀七百兩,十八年加銀一百兩。二十五年又加銀六十兩,遇閏遞加。

鋪陳銀五十兩。明萬曆三年編銀六十兩,十年減銀十六兩。今照編。

修造站船,銀二十兩。明嘉靖間,在鋪陳等項銀內編派。隆慶四年,查議另編聽給「天」 字一、二、三、四、五、六、七、八等號站船修造之用。每年每隻銀二兩五錢。

造飯夫十二名,共銀一百八兩。明隆慶二年,每名原編銀七兩二錢;萬曆三年,各加二兩八錢;十一年,仍舊編;十八年加至九兩。至今照派,遇閏遞加。

走遞水夫三百七十八名,共銀二千七百二十一兩二錢。明隆慶二年,每名原編銀七兩二錢。萬曆三年,條編十兩八錢。十年,加三十名,一例編銀七兩二錢。十三年,加編一百四十名。十七年減八十名。十八年,允復一百三十名。二十五年、三十一年,陸續減編十一名,實存今數。遇閏遞加。遇差每夫每站給銀五分,責令綱頭十名,夫甲八名,募付書手一名發號。綱頭每名月給銀八錢,夫甲每名月給銀六錢,書手月給銀五錢,俱於雇夫銀內支給銷算。三十年,知府歐陽東鳳議「送過往使客夫數,定為大船三十名,中船二十名。如有一官而用船二隻者,以一隻作大船,與夫三十名;一隻作中船,與夫二十五名」 ,或二十名、或十名,隨船大小照應付榜《驛前》為例。

河下夫皂一百二十名,共銀七百五十六兩。明嘉靖四十年,于本縣廠夫內提用。隆慶二年另夫一百名,每名銀六兩六錢。萬曆二年加至七兩二錢,五年止編八十名,九年加至九十名。十八年又加夫三十名。內九十名,每名銀七兩二錢,專供河下走遞。三十名,每名銀三兩六錢,專聽上司按臨應用,閒日在縣差遣。其銀遇閏遞加。

河下吹手六十二名,共銀四百四十六兩四錢。明萬曆九年始編三十名,每名銀七兩二錢。十二年加編十名,十八年又加編二十二名。今照派遇閏遞加。

河下官吏十二名,共銀八十六兩四錢。專聽河下使客往來傳遞書帖。明萬曆十二年始編,每名七兩二錢。

各鋪司兵一百三十九名,共銀一千一百五十一兩。明嘉靖十六年,每名編銀六兩;隆慶三年,每名銀七兩二錢;萬曆三年,照編;二十二年,每名銀九兩。鋪舍損壞,即令修理。今照編,遇閏遞加。

無錫縣

錫山驛 在南門外。宋以來,有太平、南門、北門三驛。元置洛社、新安、水馬站各一所。明初站廢,置錫山驛於今地。

急遞鋪 凡九所縣前南門東葑、新安、馬墓、五里亭、潘葑、洛社五牧,相去皆十里。

原額支應銀八百兩,遇閏加銀六十六兩六錢六分六釐五毫。

走遞馬共二十匹,每匹草料銀一十六兩,該銀

三百二十兩。遇閏加銀二十六兩六錢六分六釐七毫。

走遞水夫四百三十名,每名工食銀七兩二錢,該銀三千九十六兩,遇閏加銀二百五十八兩。以上三項,《原編》共銀四千二百一十六兩,遇閏加銀三百五十一兩三錢三分二釐二毫。錫邑地處要衝,應付浩繁,苦不敷用。知縣吳興祚詳請准于起運項下,一撥船差不敷銀六百八十六兩;一撥馬差不敷銀一千八百六十兩。一撥水夫不敷銀一千五百四十八兩,共歸入存留銀四千九十四兩,倘遇蠲荒等項,俱奉部文撥補,共銀八千三百一十兩,遇閏加銀三百五十一兩三錢三分三釐三毫。康熙十三年,敬陳減差等事各案,共裁銀四千四百五十五兩七錢,又撥五牧腰站銀六百十兩八錢。後腰站奉撤,銀仍歸本驛。康熙二十一年,欽奉

「恩詔」內酌復銀三千一百四十三兩九錢。康熙二十

三年奉裁站船水手工食銀一百八兩,閏月加銀九兩,實存支給銀七千五百一兩,遇閏加銀三百四十三兩三錢三分三釐三毫。

造飯館夫五名,每名工食銀七兩二錢,該銀三十六兩,遇閏加銀三兩。

河下吹手六十名,每名工食銀七兩二錢,該銀四百三十二兩,遇閏加銀三十六兩。

河下夫皂一百八名,工食銀不等,該銀七百七十四兩,遇閏加銀六十四兩五錢。

河下聽事官吏一十名,每名工食銀七兩二錢,該銀七百二十兩,遇閏加銀六兩。

奔走遞運所歸併毘陵驛駕船水手各役工食不等,共銀一百六十五兩。內裁銀七十二兩,解費銀一兩四錢四分,實給銀九十三兩,遇閏加銀七兩七錢五分。

報事扛抬夫銀一百九十四兩四錢。內裁銀二十一兩六錢;解費銀四錢三分二釐,實給銀一百七十二兩八錢,遇閏加銀一十四兩四錢。以上六項,共銀一千六百七十三兩。內裁銀一百八兩三錢七分二釐,實存銀一千五百六十四兩六錢二分八釐,遇閏加銀一百三十一兩六錢五分。係支給項下銷算,亦屬驛遞之用。鋪兵一百二十名,每名工食銀九兩,該銀一千八十兩,遇閏加銀八十兩。

高橋起至江陰止,鋪兵十名。每名工食銀九兩,該銀九十兩。遇閏加銀七兩五錢。

江陰縣

急遞鋪 凡七:曰縣前,曰夏港,曰邵圩,曰申港,曰後梅,曰黃土,曰炎莊,俱西通武進。明嘉靖中,倭亂毀鋪舍。其東通常熟,鋪四:曰後黃,曰蕭岐,曰後馬,曰「寺莊。」 今已革。萬曆四十三年,因道院駐扎,增設南閘、月城、青暘、石撞四鋪,俱南通無錫,其鋪舍未設。

原額走遞班夫銀七百二十兩。內奉裁銀二百四十兩,實給工食銀四百八十兩,遇閏加銀四十兩。

走遞馬工食銀四百兩。內奉裁銀一百三十三兩三錢三分三釐,實給工食銀二百二十六兩六錢六分一釐,遇閏加銀二十二兩二錢二分二釐二毫五絲四纖一微。

以上夫馬二項,共實給工食銀七百四十六兩六錢六分七釐,遇閏加銀六十二兩二錢二分二釐二毫五絲。內于康熙三年撥協江東驛銀三百七十三兩,遇閏加銀三十一兩八錢三分三釐三毫三絲四忽。續奉文協濟驛站,改于本地支給,歸入起運充餉,實給該銀三百七十三兩六錢六分七釐,遇閏加銀三十一兩一錢三分八釐九毫一絲六忽。案內于《欽奉》

《上諭》事「并撥協馬價及敬陳減差等事各案議裁充。」

餉銀三百七十五兩三錢三分三釐四毫。遇閏加銀三十一兩一錢一分一釐一毫四絲二忽一微。內除《欽奉》

恩詔復給銀三百四十七兩九錢。遇閏、加銀二十五

兩二錢,仍裁銀二十五兩四錢三分三釐四毫,閏月銀五兩九錢一分一釐四毫一絲二忽五微,于康熙二十二年撥協武邑不敷馬價,奉裁,實存銀二錢三分三釐六毫,閏月銀二分七釐七毫七絲四忽五微二纖,解充餉。

宜興縣

原額鋪兵四十二名,每名工食銀七兩二錢,該銀三百零二兩四錢,遇閏加銀二十五兩二錢。走遞班夫八十名,工食銀不等,實給銀三百八十四兩,遇閏加銀三十二兩。

走遞馬工食草料,實給銀二百一十三兩三錢。

考證.svg

三分三釐。遇閏加銀一十七兩七錢七分七釐七毫五絲。

協濟奔牛遞運所歸併毘陵驛駕船水手工食不等,共銀四百九兩一錢五分。內裁銀一百二十八兩三錢五分。每兩解費銀二分,該銀二兩五錢六分七釐。實給銀二百八十兩八錢;遇閏加銀二十三兩四錢。

靖江縣

協濟外府併驛站銀一千八百二兩七錢一毫有奇。

常州府兵制考    通志縣志合載编辑

本府

順治二年,設常州營參將一員。

中軍守備一員  ,千總一員

把總四員

馬步兵丁一千名,在郡鎮守,並轄武無江、宜靖、楊孟七營。六年,征廣,調去兵二百名。十二年,又調防崇明兵二百名,止存兵六百名。十六年,「海寇」 告警,奉

旨調常州參將一員、帶領千總二員、把總二員、馬步

兵三百名。移駐江陰,留常州城守。守備一員,把總二員,馬步兵三百名。

康熙十一年,添設署參將遊擊一員,管常、無、宜三縣。

常州營守備改為中軍守備。

無錫營守備改為左軍守備。

宜興營守備改為右軍守備總,以常州營參將轄之,各官兵照舊駐防。其中、左、右三營官兵馬匹,月支俸銀九百七十五兩八錢六分五釐六毫八忽,米二百一十石。歲支銀一萬一千七百一十兩三錢八分二毫九絲六忽,米二千五百二十石。銀於江蘇布政司庫支給,米聽巡撫派支。其分守汛地,東至左軍望亭鎮止,南至右軍湖㳇汛止,西至丹陽九里鋪止,北至江陰交界萬安橋止,至沿江一帶,則孟河營所轄也。「弓兵,本縣三司額設,共九十名,小河司額設弓兵二十名,澡港司額設弓兵三十名,奔牛司額設弓兵三十名。」

火兵本縣看守。庫獄共二十五名。

太湖營:於康熙二十年復,添駐防兵五名,共十名。

江防順治初年,于孟河營設守備一員、千總一員、把總二員、兵三百名。七年,裁去千總一員、兵一百名。十三年奉

旨增募兵三百名,陸續買馬六十匹。康熙元年抽調。

赴鎮江,兵三百名,馬十匹,本年募足。三年,增設千總一員,把總一員,共額設守備一員,千總一員,把總二員,兵五百名,馬一百匹。五年,裁去兵一百名,馬九十匹。十一年裁去千總一員,連缺額共裁兵一百名。十二年,見在額定經制守備一員,把總二員,兵三百名,馬十匹,駐堡防守。每月額編俸餉乾銀四百二兩二錢四分九釐五毫,米九十石。

汛地四址,東去桃花港,接江陰縣界;西去界港,接丹陽縣界;南達奔牛,接常州;北枕大江,接泰興縣界。沿江設有墩臺十二座,係屬水師管轄,撥兵守禦。

無錫縣

無錫營 設守備一員、千總、把總各一員、百總二員,隊長四名,戰守兵二百名。

高橋望亭巡檢司如舊

閭江營 ,獨山營 ,吳塘營。

「湖西埭營 」 ,「沙墩營 」 ,以上五營,隸太湖營管轄。

按:無錫四達之區,縣東北則江陰、常熟,瀕于江海,相去百里而近。其要為高橋、五丫浜、四河口、斗山、顧山,又南為伯瀆、苑山、蕩口。縣西北接太湖之浩渺,跨武進、宜興、湖州諸路。其要為雙河、西定橋、陽山、陽湖、閭江、五牧,又西為小渲、獨山、白茆、吳塘、新安、望亭。若兩路夾守,兼足以保障姑蘇一帶。

江陰縣

江陰營 。順治二年設參將一員。統領遊擊都

司守備各一員,步兵五百人。三年改都司,五年改守備,俱屬常州營統轄。其署在大街,即黃介子沒官故居。十八年,常州營參將調任江陰,帶領舊轄兵三百人,共一千五百人,統轄常無江、宜靖、楊孟七營汛地。

康熙四年,改副總兵,統轄常、鎮二府水陸汛地。七年,改遊擊,仍統常州以下七營。八年,復改副總兵,統轄四府。十一年,復改守備。是年,因調京口左路水師官兵駐防江陰,經總督具題,于原調官兵內將七百人改鳳、泗等處,本營止設守備統轄,裁存兵馬,專司守城。又即于本年又議改遊擊,轄江、靖、揚、孟四營。

先是江陰縣統鄉兵一百名,耑守城池庫獄,于順治四年并入江陰營。康熙元年仍歸本縣。至四年議裁,其門關、庫獄,俱本營兵防守。

楊舍營 署所,仍明舊。其官,初以守備一員,統千總一員、把總一員。于順治六年省把總。其兵,康熙十二年見數:馬戰兵十人,步戰兵六十一人,守兵一百九十九人。分屬汛地,濱江起蔡港,止界涇、內地本堡革墅、章鄉、北角、唐市涇,凡六處。

利港巡檢司  、石頭港巡檢司 制俱仍明舊。惟司宇自傾燬至今不復,遂致居是官者不居汛地而居治城,譏察巡警,甚屬不便。

君山教場 仍明舊。而順治十三年,知縣武茂周拓地四畝有奇。康熙四年,參將吳標復拓田四畝有奇。

敵樓 仍舊,但港口沙蝕,岌岌乎僅存耳。「常鎮道」 標營 ,初設中軍守備一員,統兵二百人。順治七年後,裁存百人。康熙元年,本道省去備兵職銜,移駐蘇州,其中軍守備奉汰,而兵悉隸江陰營。

水師總兵官 署在中街,即舊常鎮道。康熙十一年,經總督具題,兵部議覆。其「鎮海將軍左路水師官兵,以其半移駐江陰,以其半分駐靖江。」 其制,總兵官一員,統遊擊、守備各二員,千總四員,把總八員,馬步戰兵共五百人,守兵五百人,沙唬船共三十隻,舵工、水手共三百六十人,隨船鐵木匠五人。以上自遊擊下,俱靖江,分駐教場,漸淚為《洿池》,宜復明舊。

宜興縣

順治三年,改南察院為「守鎮公署」 ,額設。

守備一員  ,把總一員。

《經制》官兵二百名,戰兵一百名,守兵一百名。千總一員,管城守營兵一百五十名。

康熙元年,為錢糧不敷等事,城守鄉兵俱奉裁汰,千總歸併宜興營、江浙太湖營遊擊標把總,分防凰川地方,官衙營房基地共二畝七分,糧在民戶。

康熙十一年,經總督麻為請佈水師等事,裁去宜興營名色,歸併常州,改為《常州右軍》,仍設守備一員、千總一員,率戰守兵二百名駐防宜興地方。

靖江縣

順治四年,額設官兵三百三員名。馬騾八匹頭,月支糧餉銀三百十一兩、米九十石。本年十一月,部文加支米十八石。五年,復部文加增俸餉,每月額支銀三百九十二兩九錢四分九釐四毫,米仍支九十石。

七年,議汰千總一員,戰兵五十名,守兵五十名。復定馬二,步八,止存守備一員,把總一員,馬戰兵六十名,步戰兵四十名,守兵一百名。官坐馬六匹,營馬六十匹。八年,部議改額馬一、步九,實存兵二百名,營馬二十匹,坐馬六匹。十一年,部文改《經制》,仍定馬二、步八。

十二年,部文守備員下,每月裁減案衣銀六錢六分六釐六毫。

十三年,增兵三百名,連舊共存兵五百名。本年改「靖江營」 ,隸江北,屬漕撫節制,聽狼山副總兵調度援勦,錢糧仍在常州府支領。

十七年,新設鳳撫,專理軍務。本營不屬「漕撫」 ,改屬鳳撫節制。

康熙三年,抽去守兵十三名,抵哈將軍下閒甲之糧。本年又抽去守兵七名,抵哈將軍下閒甲之糧。

四年,部議「裁減本營兵丁一百名,戰馬七十五匹,實存官四員,戰守兵丁三百八十名,坐戰馬三十五匹。」

九年,增設遊擊一員,千總一員,把總二員,馬步兵五百名。

巡檢司 自宋、元已設,舊有弓兵八十名,後止。

存四十四名

民壯舊額有「巡鹽」 、「巡捕」 、「守宿」 諸名目,其數每視時勢多寡,向存三百四十四名。今全裁。

常州府物產考    通志縣志合載编辑

穀屬

秈米 ,「歲以是貢于朝廷。」

香米 早出而香

晚米 其粒大

糯米 有變者,不變者陰糯。

大麥   、小麥   、蕎麥、

芝麻   、菉豆   、黑豆

黃豆   、青豆   、茶豆

六月:白豆 、小豆   、香豆。

豌豆   、藊豆   、刀豆蔬屬

筍 自江陰分種曰「燕」 ,來自宜興分種曰「冬」 ,「孝慈」 竹 子包其母。

淡竹 可以療疾

芥菜   、白菜   、青菜

菠菜   蒲筍

《河豚菜 》冬生,可救河魚之毒。

甜菜   、蒜    、韭。

白蘿蔔 以「元妙廟基出者為上。」

莧 有紅白二種

茄    茭筍

芋 出夫椒山為上

西瓜   、冬瓜   、南瓜

何首烏 :馬跡山產,種之可以作果。

紫蘇 以毘陵驛者為上,入藥佳。

藥屬

紫蘇 見上

金櫻花 煎膏可治疾

木類

柳    :白楊   ,梧桐。

梅    、桃    、《李》。

《紅梅 》植於元妙觀,云「種自雲南來。」

山茶 有四時爛熳者

果屬

梨 產迎春鄉,有數種:最早者曰水鵝,次曰大葉黃,此二種最佳。又次曰林檎,曰合盤,曰紅綃,曰白章,曰金花短柄,曰沙梨,曰酒瓶梨。凡梨結實如龍眼大,即以箬裹之,稍大則鳴金柝以守之,防鳥雀也。又有一種曰「烘梨」 ,味木,不中啖,惟置一二枚於柿筐中,數宿則柿皆熟,故謂之「烘梨。」

楊梅 亦產迎春鄉,有數種,最佳者曰殿山,曰團東,曰炭團,次曰綠陰,曰青蔕子,再次曰荔枝,以狀如荔枝得名,形大而味酸。更有一種曰雪桃,其白如玉色,可稱奇品。有一紅一白者,土人呼為「八角楊梅。」

荸薺

菱 青白二種

獸屬

鹿 惟迎春鄉馬跡山產之,此鄉素有「三斷六絕」 之謠。明萬曆間,里民劇錢購雌雄二鹿放之山中,仍請知縣晏文輝給示,永禁獵戶射弋,至今蕃衍不絕。

麞 亦產馬跡山兔。

水屬

鱘魚   、鰉魚   、河豚

刀《魚   子》鱭 :以上皆產於大江。

白魚 ,太湖產者最佳,五六月間,極為鮮美。吳人以芒種壬日後,謂之入時白魚,於是盛出,謂之時白。葉氏《避暑錄》曰:「太湖白魚,實冠天下。」 《大業雜記》曰:「白魚種子,隋大業六年,貢入洛陽。銀魚 ,太湖西滆湖皆產之,狀類鱠殘而小,腊之可以致遠。」 又南門外十里許降子橋左右,亦產此魚,不過數武。越此則無,亦異事也。

《鱠殘》魚 似銀魚而大,亦產於兩湖。相傳吳王食鱠,棄其餘而化,色白如玉,無腸胃。出於隆冬時,最為珍品。

白蝦 皮肉皆白,熟之亦然。

玉爪蟹 ,出黃山。他處爪皆黃,惟此獨白。

禽屬

雉    鴿    ,《黃雀》

水鴨 :有大者,有小者。

花屬

《麗春 》俗名《虞美人》。

《鸎粟   》:《剪春羅  》,《剪秋紗》、蓮花   榴花   葵花。

芙蓉   秋紅   《香黃》。

雞冠花  、菊花   、虎刺

洛陽   石竹

布屬

東門闊布 小布

兼絲紵布 劈絲與紵兼而織之,細密難成,無錫縣特產。

無錫米 《明光祿寺志》有無錫米倉一區,餘郡縣皆無之,豈非錫米為尚方玉食之需,不與他處所產同貯?又據馮善志,「天下糯米,本縣最美,本縣又唯南鄉、揚名等處為道地,色純白,以釀則酒多于他種。」

惠泉酒 名曰《三白》,以歲臘月釀成。當其作時,負擔爭汲,山亭成市,舟載往來,喧溢寺塘。每至日晚,亦小涸而渾,比曉一泓如故。其酒以色白、味清而冽者為上,山中賣者,比舍皆是,頗多以甘失名,其實城中士紳之家所自作者,終當領袖天下。

白魚 ,本出太湖,「四時皆有,唯五月梅雨中大上時,兩溪數十里罾罶畢舉。大者可五七斤,色瑩白如銀,觸箸紛解,鮮美冠時。濱湖之邑,唯錫有之。次則吳江,亦不及也。」

蕩酒 ,出鵝湖,色白而味冽,亦其地水性然也。銀魚 ,出鵝湖者佳。結髮為網,於仲春之初取之,入夏輒不得鮮,至七八月盡矣。其魚大如針,初出網,用水置白磁碗中,了不可見,但兩睛黑點如砂,浮著水上。居人艤舟得魚,傾入暖酒即熟,不待烹也。置其本處水草中,不用水養,攜入城,始擇而出之,猶不失味。

雞頭 出鵝湖華氏祖墓之旁。其產處不及百畝,每秋風乍起,香苞玉綻,萬顆勻圓,使人忘飽。居民多取吳中所出,雜以入市,「或臨視採之,輒先置其根下,亦鮮有甚真者。數年來,萬安鄉龍塘岸所生,差堪伯仲。」

宛山石 可作硯,色純黑,其品亞於歙石。「陽山石 自漢時邑大夫陸端始見開采。其石微麤而堅,材中礱臼,供數郡之用,未嘗乏竭。邑楊氏世居其西,故半壁禁不得鑿,而東無完體矣。」

甎瓦 向自吳門而外,惟錫有甎瓦窯,故大江南北不遠數百里取給於此,歲所販鬻甚廣。黃草縑 始自延祥,今城中巨室皆習為之。用黃草擘極細,合絲縷績而成之,佳者出諸《名葛》之上。

蓆 新安、開化之間,居民田事稍間,即以「織蓆」 為業,成則負而鬻於滸墅、虎丘之肆中,少自賣者。

《門神 》,天下以錫山所出為最。丹青人物,極工販鬻,無遠不至。

《硃砂牋 》,邑俞氏所製,無第二家。其法純用硃砂,積染而成。膠法既善用書,春聯最利筆墨,無粗澀諸病,黏之屋壁及屏障之間,歷數十年,殷鮮不改。近秣陵亦效其法,為之不如也。

江陰縣特產

繭布 ,以繭絲綿縷相間為之,色亦黃白相間,一望如繭紬,朴雅宜士人服。

草屨 採蒲,及稻稈織屨,俗呼蒲鞋,雖敝而不寬,故名為遠近所尚。西鄉人尤以為專業蒲扇 。編蒲作扇,以竹籤之,入手輕便,綾絹為緣,加以組繡,愈足觀焉,其製不一。江南人多用酒 釀法著四方,故都會所揭酒帘,必曰「江陰酒。」 昔惟上杜酒釀就藏之,經年出飲,作琥珀色,其味濃,釅膠唇上下,益人精氣。今純尚白酒佳者貯盞中直見盞底,如未嘗有酒然。為此者,直以省麵蘗,故亦足占土人之艱于物力云。「綵花 」 ,剪繪綵通艸及五色紙為花,婀娜欲生。大者一叢數十朵,長可二三尺,插瓶中往往蜂蝶隨之,真為絕技。意隋宮不及云。但畫餅未可充饑耳。

花炮 鏤金錯采,外觀悅目。有一子兩聲者,次聲直徹雲表。又有先花後炮者,他方人未及,云宜興縣特產。

茶器 款式不一,雖屬瓷器,海內珍之,用以盛茶,不失元味,故名公巨卿,高人墨士,恆不惜重。

價購之。繼有時大彬,益加精巧,價愈重。他如徐友泉、陳用卿、沈君用、徐令音,皆制壺之名手也。《靖江縣》無特產。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