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738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七百三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七百三十八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七百三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七百三十八卷目錄

 鎮江府部藝文二

  始作鎮軍參軍經曲阿    晉陶潛

  濟曲阿後湖       宋孝武帝

  車駕幸京口侍遊蒜山作   顏延之

  車駕幸京口三月三日侍遊曲阿後湖作

                前人

  應詔觀北湖田收       前人

  從遊京口北固應詔     謝靈運

  從拜陵登京峴        鮑照

  蒜山被始興王命作      前人

  登翻車峴          前人

  登黃鶴磯          前人

  登雲陽九里埭        前人

  行京口至竹里        前人

  循役朱方道路       梁沈約

  和張丞奉詔於江都望京口 隋孫萬壽

  陪潤州薛司空丹徒桂明府遊招隱寺

              唐駱賓王

  宿揚子津寄劉處士     孟浩然

  登萬歲樓          前人

  揚子江樓          孫逖

  贈丹陽橫山周處士      李白

  京口題崇上人山亭即京口郭內山也 儲光羲

  臨江亭五詠并序     前人

  渡揚子江品彙作丁仇芝  前人

  寒夜江口泊舟        前人

  同金壇令武平一遊湖三首   前人

  揚子津望京口        前人

  諸官遊招隱寺       王昌齡

  宿京口期劉GJfont虛不至     前人

  萬歲樓           前人

  京口懷洛陽舊居兼寄廣陵知己

               劉長卿

  曲阿對月別岑況徐說     前人

  登萬歲樓          前人

  和顏使君登潤州城樓     前人

  同長源歸南徐寄子西子烈有道

               韋應物

  潤州南郊留別       皇甫冉

  鶴林寺           前人

  招隱寺送閻判官還江州    前人

  丹陽東去新亭記       前人

  秋日東郊作         前人

  送元詵還丹陽舊業     郎士元

  泊揚子津          祖詠

  宿華陽洞寄袁稱       李端

  晚渡揚子江卻寄江南親故  權德輿

  南野           戴叔倫

  京口懷古          前人

  江干            前人

  和浙西李大夫晚下北固喜徑松成陰悵然懹

  古偶題臨江亭并浙東元相公所和依本韻

               劉禹錫

  招隱寺           前人

  晚泊潤州聞角        前人

  南徐別業早春有懷     武元衡

  泊揚子津          盧綸

  潤州           李德裕

  寄題甘露寺北軒一作杜牧 前人

  晚春獨來南亭因寄張祜    杜牧

  金陵渡           前人

  早秋京口旅泊贈張侍御   李嘉祐

  鶴林寺          綦毋潛

  甘露寺           張祜

  招隱寺           前人

  秋夜登潤州慈和寺上方    前人

  甘露寺           周繇

  揚子途中          柳談

  登潤州城          江為

  甘露寺           鄭谷

  甘露寺望江         曹松

  秋晚雲陽驛西亭蓮池     許渾

  京口閒寄京洛友人      前人

  鶴林寺中秋翫月       前人

  遇默師憶潤州舊游      羅隱

  題狠石           前人

  甘露寺火後         前人

  登潤州芙蓉樓        崔峒

  秋晚送丹徒許明府赴上國寄江南故人                前人

  遊鶴林寺          方干

  江行           司空圖

  鶴林寺          釋常欽

  頭陀巖         宋范仲淹

  藏春塢為刁景純學士    司馬光

  甘露寺訪古有懷       蘇軾

  遊鶴林           前人

  遊招隱           前人

  酬許郡公借隱居蒜山     前人

  次子瞻甘露韻        蘇轍

  丹陽道中有感       王安石

  多景樓呈某使君       米芾

  和孫少述潤州望海樓     前人

  練湖春霽         譚知柔

  漫塘晚望          劉宰

  喜客泉         元吳全節

  夏日遊鶴林寺       薩都喇

  登多景樓懷古        前人

  京口夜坐          前人

  過練湖           前人

職方典第七百三十八卷

鎮江府部藝文二编辑

《始作鎮軍參軍經曲阿》
晉·陶潛
编辑

弱齡寄事外,委懷在琴書。被褐欣自得,屢空常晏如。 時來苟冥會,宛轡憩通衢。投策命晨裝,暫與園田疏。 渺渺孤舟逝,綿綿歸思紆。我行豈不遙,登降千里餘。 目倦川途異,心念山澤居。望雲慚高鳥,臨水愧游魚。 真想初在襟,誰謂形跡拘。聊且憑化遷,終返班生廬。

《濟曲阿後湖》
宋·孝武帝
编辑

宵登毗陵路,旦過雲陽郛。平湖曠津濟,菰渚迭明蕪。 和風翼歸采,夕氛晦山隅。驚瀾翻魚藻,赬霞照桑榆。

《車駕幸京口侍遊蒜山作》
顏延之
编辑

元天高北列,日觀臨東溟。入河起陽峽,踐華因削成。 巖險去漢宇,襟衛徙吳京。流池自造化,山關固神營。 園縣極方望,邑社總地靈。宅道炳星緯,誕曜應辰明。 睿思躔故里,巡駕GJfont舊坰。陟峰騰輦路,尋雲抗瑤甍。 春江壯風濤,蘭野茂荑英。宣遊弘下濟,窮遠凝聖情。 嶽濱有和會,祥習在卜征。周南悲昔老,留滯感遺氓。 空食疲廊肆,反稅事巖耕。

《車駕幸京口三月三日侍遊曲阿後湖作》
编辑

前人

虞風載帝狩,夏諺頌王遊。春方動宸駕,望幸傾五州。 山祗蹕嶠路,水若警滄流。神御出瑤軫,天儀降藻舟。 萬軸肅行衛,千翼汎飛浮。彫雲麗璇蓋,祥飆被綵斿。 江南進荊豔,河激獻趙謳。金練照海浦,笳鼓震溟洲。 藐眄覯青崖,衍漾觀綠疇。民靈蹇都野,鱗翰聳淵丘。 德禮既普洽,川嶽遍懷柔。

《應詔觀北湖田收》
前人
编辑

周御窮轍跡,夏載歷山川。蓄軫豈明懋,善遊皆聖仙。 帝暉膺順動,清蹕巡廣廛。樓觀眺豐穎,金駕映松山。 飛奔互流綴,湜殼代迴環。神行埒浮景,爭光溢中天。 開冬眷徂物,殘悴盈化先。陽陸團精氣,陰谷曳寒煙。 攢素既森藹,積翠亦蔥芊。息饗報嘉歲,通急戒無年。 溫渥浹輿隸,和惠屬後筵。觀風久有作,陳詩愧未妍。 疲弱謝凌遽,取累非GJfont牽。

《從遊京口北固應詔》
謝靈運
编辑

玉璽誡誠信,黃屋示崇高。事為名教用,道以神理超。 昔聞汾水遊,今見城外鑣。鳴笳發春渚,稅鑾登山椒。 張組眺倒景,列筵矚歸潮。遠巖映蘭薄,白日麗江皋。 原隰荑綠柳,墟囿散紅桃。皇心美陽澤,萬象咸光昭。 顧己枉維繫,撫志慚場苗。工拙各所宜,終以返林巢。 曾是縈舊想,覽物奏長謠。

《從拜陵登京峴》
鮑照
编辑

孟冬十月交,殺盛陰欲終。風烈無勁草,寒甚有凋松。 軍井冰晝結,士馬氈夜重。晨登峴山首,霜雪凝未通。 息鞍循隴上,支劍望雲峰。表裡觀地險,昇降究天容。 東嶽覆如礪,瀛海安足窮。傷哉良永矣,馳光不再中。 衰賤謝遠願,疲老還舊邦。深德竟何報,徒令田陌空。

《蒜山被始興王命作》
前人
编辑

暮冬霜朔嚴,地閉泉不流。元武藏木陰,丹鳥還養羞。 勞農澤既周,役車時亦休。高簿浮好蒨,藻駕及時遊。 鹿苑豈淹睇,兔園不足留。升嶠眺日軌,臨迥望滄洲。 雲生玉堂裡,風靡銀臺陬。陂石類星懸,嶼水似煙浮。 形勝信天府,珍寶麗皇州。白日迴清景,芳麗洽歡柔。參差出寒吹,飉GJfont江上謳。王德愛文雅,飛翰灑鳴球。 美哉物會昌,衣道服光猷。

《登翻車峴》
前人
编辑

高山絕雲霓,深谷斷無光。晝夜淪霧雨,冬夏結寒霜。 淖GJfont既馬領,磧路又羊腸。畏塗疑旅人,忌轍覆行箱。 升岑望原陸,四眺極川梁。遊子思故居,離客遲新鄉。 新知有客慰,追故遊子傷。

《登黃鶴磯》
前人
编辑

木落江渡寒,鴈還風送秋。臨流斷商絃,瞰川悲棹謳。 適郢無東轅,還夏有西浮。三崖隱丹磴,九泒引滄流。 淚竹感湘別,弄珠懷漢遊。豈伊藥餌泰,得奪旅人憂。

《登雲陽九里埭》
前人
编辑

宿心不復歸,流年抱衰疾。既成雲雨人,悲緒終不一。 徒憶江南聲,空錄齊后瑟。方絕縈絃思,豈見遶梁日。

《行京口至竹里》
前人
编辑

高柯危且竦,鋒石橫復仄。複澗隱松聲,重崖伏雲色。 冰閉寒方壯,風動鳥傾翼。斯志逢凋嚴,孤遊值曛逼。 兼塗無憩鞍,半菽不遑食。君子樹令名,細人效命力。 不見長河水,清濁俱不息。

《循役朱方道路》
梁·沈約
编辑

分繻出帝京,升裝奉皇穆。洞野屬滄溟,聯郊溯河服。 日映青丘島,塵起邯鄲陸。江移林岸微,巖深煙岫複。 歲嚴摧磴草,午寒散嶠木。榮蔚夕飆卷,蹉跎晚雲伏。 霞志非易從,旗軀信難牧。豈慕淄宮梧,方辭兔園竹。 此心亦何言,迷蹤庶能復。

《和張丞奉詔於江都望京口》
隋·孫萬壽
编辑

回首觀濤處,極望滄海湄。流波去無限,喬木不勝悲。 蓬萊雖已變,池塘尚所思。歸飛路窮此,悵望情難持。 吾生乃民季,疇曰佐藩維。尚想西園夕,猶懷北固時。 城邑纔辨處,風煙忽何之。跂予未能已,顧歎空遲遲。

《陪潤州薛司空丹徒桂明府遊招隱寺》
编辑

唐駱賓王

共尋招隱寺,初識戴顒家。還依舊泉壑,應改昔雲霞。 綠竹寒天筍,紅蕉臘月花。金繩倘留客,為繫日光斜。

《宿揚子津寄劉處士》
孟浩然
编辑

所思在夢寐,欲往大江深。日夕望京口,煙波愁我心。 心馳茅山洞,目極楓樹林。不見少微隱,星霜勞夜吟。

《登萬歲樓》
前人
编辑

萬歲樓頭望故鄉,獨含鄉思更茫茫。天寒鴈度堪垂 淚,月落猿啼欲斷腸。曲引古堤臨凍浦,斜分遠岸近 枯楊。今朝偶見同袍友,卻喜家書寄八行。

《揚子江樓》
孫逖
编辑

揚子何年邑,雄圖作楚關。江連二妃渚,雲近八公山。 驛道清楓外,人煙綠嶼間。晚來潮正滿,數處落帆還。

《贈丹陽橫山周處士》
李白
编辑

周子橫山隱,開門臨城隅。連峰入戶牖,勝概凌方壺。 時枉白紵詞,放歌丹陽湖。水色傲溟渤,川光秀菰蒲。 當其得意時,心與天壤俱。閒雲隨舒卷,安識身有無。 抱石恥獻玉,沉泉笑探珠。羽化如可作,相攜上清都。

《京口題崇上人山亭》即京口郭內山也
儲光羲
编辑

清旦歷香巖,巖徑紆復直。花林開宿霧,遊目清霄極。 分明窗戶中,遠近山川色。金沙童子戲,香飯諸天食。 叫叫海鴻聲,軒軒江燕翼。寄言清淨者,閭閻徒自踣。

《臨江亭五詠》并序
前人
编辑

建業為都,舊矣。晉主來此,而禮物盡備,雖曰在德,亦云在險,京口其地也。嗚呼。有邦國者,有興亡焉。自晉及陳五世而滅,以今懷古五篇,為詠臨江亭。得其勝概,寄以興言,雖未及乎,辨士亦其志也。

晉家南作帝,京鎮北為關。江水中分地,城樓下帶山。 金陵事已往,青蓋理無還。落日空亭上,愁看龍尾灣。

山橫小苑前,路盡大江邊。此地興王業,無如宋主賢。 潮生建業水,風散廣陵煙。直望清波裡,祗言別有天。

城頭落暮暉,城外擣秋衣。江水青雲挹,蘆花白雪飛。 南州王氣疾,東國海風微。借問商歌客,年年何處歸。

古木嘯寒禽,層城帶夕陰。梁園多綠樹,楚岸盡楓林。 山際空為險,江流漲自深。平生何以恨,天地本無心。

京山千里過,孤憤望中來。江勢將天合,城門向水開。 落霞明楚岸,夕露濕吳臺。去去無相識,陳皇安在哉。

《渡揚子江》品彙作丁仇芝
前人
编辑

桂楫中流望,京江兩岸明。林開揚子驛,山出潤州城。 海盡邊陰靜,江寒朔吹生。更聞楓葉下,淅瀝度秋聲。

《寒夜江口泊舟》
前人
编辑

寒潮信未起,出浦纜孤舟。一夜苦風浪,自然增旅愁。 吳山遲海月,楚火照江流。欲有知音者,異鄉難可求。

《同金壇令武平一遊湖三首》
前人
编辑

朝來仙閣聽絃歌,暝入花亭見綺羅。池邊命酒憐風 月,浦口回船惜芰荷。

朦朧竹影蔽巖扉,淡蕩和風飄舞衣。舟尋綠水宵將 半,月隱青林人未歸。

花潭竹嶼傍幽蹊,畫楫浮空入夜谿芰。荷覆水船難 進,歌舞留人月易低。

《揚子津望京口》
前人
编辑

北固臨京口,彝山近海濱。江風白浪起,愁殺渡頭人。

《諸官遊招隱寺》
王昌齡
编辑

山館人已空,青蘿換風雨。自從永明世,月向龍宮吐。 鑿并長幽泉,白雲今如古。應真坐松柏,錫杖掛窗戶。 口云七十餘,能救諸有苦。回指巖樹花,如聞道場鼓。 金色身壞滅,真如性無主。寮友共一心,清光遣誰取。

《宿京口期劉GJfont虛不至》
前人
编辑

霜天起長望,殘月生海門。風靜夜潮滿,城高寒氣昏。 故人何寂寞,久已乖清言。明發不能寐,徒盈江上樽。

《萬歲樓》
前人
编辑

江上巍巍萬歲樓,不知經歷幾千秋。年年喜見山長 在,日日悲看水獨流。猿狖何曾離暮嶺,鸕鶿空自泛 寒洲。誰堪登望雲煙裡,向晚茫茫發旅愁。

《京口懷洛陽舊居兼寄廣陵知己》
编辑

劉長卿

川闊悲無梁,藹然滄波夕。天涯一飛鳥,日暮南徐客。 氣混京口雲,潮吞海門石。孤帆候風進,夜色帶江白。 一水阻佳期,相思空默默。那堪歲芳盡,更使春夢積。 故國驚塵飛,遠山楚雲隔。家人想何在,庭草為誰碧。 惆悵空含情,滄浪有餘跡。嚴陵七里灘,攜手同所適。

《曲阿對月別岑況徐說》
前人
编辑

金陵已蕪沒,函谷復煙塵。猶見南朝月,還隨上國人。 白雲心自遠,滄海意相親。何事須成別,汀洲欲暮春。

《登萬歲樓》
前人
编辑

高樓獨上思依依,極浦遙山合翠微。江客不堪頻北 望,塞鴻何事又南飛。丹陽古渡寒煙積,瓜步空洲遠 樹稀。聞道王師猶轉戰,誰能談笑解重圍。

《和顏使君登潤州城樓》
前人
编辑

山城迢遞敞高樓,露冕吹鐃居上頭。春草連天隨北 望,夕陽浮水共東流。江天漠漠全吳地,野樹蒼蒼故 蔣州。王粲曾為南郡客,別來無處更消愁。

《同長源歸南徐寄子西子烈有道》
编辑

韋應物

東洛何蕭條,相思邈遐路。策駕復誰游,入門無與晤。 還因送歸客,達此緘中素。屢睽心所懽,豈得顏如故。 所懽不可暌,嚴霜晨凄凄。如彼萬里行,孤妾守空閨。 臨觴一長歎,素欲何時諧。

《潤州南郊留別》
皇甫冉
编辑

縈迴楓葉岸,留滯木蘭橈。吳岫新經雨,江天正落潮。 故人勞見愛,行子自無聊。君問前程事,孤雲入剡遙。

《鶴林寺》
前人
编辑

古寺傳燈久,層城閉閣閒。香花同法侶,旌GJfont入深山。 寒磬虛空裡,孤雲起滅間。謝公憶高臥,徙望欲忘還。

《招隱寺送閻判官還江州》
前人
编辑

離別那逢秋氣悲,東林更作上方期。共知客路浮雲 外,暫愛僧房墜葉時。長江九泒人歸少,寒嶺千重鷹 度遲。借問潯陽在何處,每看潮落一相思。

《丹陽東去新亭記》
前人
编辑

姑蘇東望海林間,幾度裁書信未還。常在府中持白 簡,豈知天半有青山。人歸極浦寒沙廣,鴈下平蕪秋 野閒。舊日新亭更攜手,他鄉風景亦相關。

《秋日東郊作》
前人
编辑

閒看秋水心無事,坐對寒松手自栽。廬岳高僧留偈 別,茅山道士寄書來。燕知社日辭巢去,菊為重陽冒 雨開。淺薄將何稱獻納,臨岐終日獨遲回。

《送元詵還丹陽舊業》
郎士元
编辑

已知成傲吏,復見改朝衣。應向丹陽郭,秋山獨掩扉。 草堂連古寺,江日動晴暉。一別滄洲遠,蘭橈幾歲歸。

《泊揚子津》
祖詠
编辑

纔入維揚郡,鄉關此地遙。林藏初霽雨,風退欲歸潮。 江火明沙岸,雲帆礙浦橋。客衣今日薄,寒氣近來饒。

《宿華陽洞寄袁稱》
李端
编辑

花洞晚陰陰,仙壇隔杏林。漱泉春谷冷,擣藥夜窗深。 石上開山酒,松間對玉琴。戴家溪北住,雪夜去相尋。

《晚渡揚子江卻寄江南親故》
權德輿
编辑

返照滿寒流,輕舟任搖蕩。支頤見千里,煙景非一狀。 遠岫有無中,片帆風水上。天清去鳥滅,浦迥寒沙漲。 樹晚疊秋嵐,江空翻宿浪。胸中千萬慮,對此一清曠。 回首碧雲深,佳人不可望。

《南野》
戴叔倫
编辑

治田長山下,引流壇溪曲。東山有遺塋,南野起新築。 家世素業儒,子孫鄙食祿。披雲朝出耕,帶月夜歸讀。 身勩竟忘疲,團團欣在目。野芳綠可採,泉美清可掬。 茂樹延晚涼,早田候秋熟。茶烹松火紅,酒吸荷杯綠。解佩臨清池,撫景看脩竹。此懷誰所同,此樂君所獨。

《京口懷古》
前人
编辑

大江橫萬里,古渡渺千秋。浩浩波聲險,蒼蒼天色愁。 三方歸漢鼎,一水限吳洲。羈國今何在,清泉長自流。

《江干》
前人
编辑

江干望不極,樓閣影繽紛。水氣多為雨,人煙遠是雲。 予生何濩落,客路轉辛勤。楊柳牽愁思,和春上翠裙。

和浙西李大夫晚下北固,喜徑松成陰,悵然懷编辑

古,偶題臨江亭并。浙東元相公所和,依本韻。

劉禹錫

一辭溫室樹,幾見武昌柳。荀謝年何少,常平望已久。 種松夾石道,紓組臨沙阜。目覽帝王州,心存股肱守。 葉動驚綵翰,波澄見GJfont首。晉宋齊梁都,千山萬江口。 煙散隋宮出,濤來海門吼。風俗太伯餘,衣冠永嘉後。 江長天作限,山固壤無朽。自古稱佳麗,非賢誰奄有。 八元邦祚盛,萬石門風厚。天柱揭東溟,文星照北斗。 高亭一騁望,舉酒共為壽。因賦永懷詩,遠寄同心友。 禁中晨夜直,江左東西偶。筆手握兵符,儒腰盤貴綬。 頒條風有自,立事言無苟。農野聞讓耕,軍人不使酒。 用材當構廈,知道寧窺牖。誰謂青雲高,鵬飛終背負。

《招隱寺》
前人
编辑

隱士遺塵在,高僧精舍開。地形臨渚斷,江勢觸山迴。 楚野花多思,南禽聲例哀。殷勤最高頂,閒即望鄉來。

《晚泊潤州聞角》
前人
编辑

孤城吹角水茫茫,風引蘆笳怨思長。驚起暮天沙上 鴈,海門斜去兩三行。

《南徐別業早春有懷》
武元衡
编辑

生涯擾擾竟何成,自愛深居隱姓名。遠鴈臨空翻夕 照,殘雲帶雨過春城。花枝入戶猶含潤,泉水侵階乍 有聲。虛度年華不相見,離鄉懷土并關情。

《泊揚子津》
盧綸
编辑

山映南徐暮,千帆入古津。魚驚出浦火,月照渡江人。 清鏡悲雙鬢,滄波寄一身。空憐芳草色,長接故園春。

《潤州》
李德裕
编辑

勾吳城東千里秋,放歌曾作昔年遊。青苔寺裡無馬 跡,綠水橋邊多酒樓。大扺南朝皆曠達,可憐東晉最 風流。月明更想桓伊在,一笛閒吹出塞愁。

《寄題甘露寺北軒》一作杜牧
前人
编辑

曾上蓬萊宮裡行,北軒欄檻最留情。孤高堪弄桓伊 笛,縹緲疑聞子晉笙。天接海門秋水色,煙籠隋苑暮 鐘聲。他年會著荷衣去,不向山僧道姓名。

《晚春獨來南亭因寄張祜》
杜牧
编辑

暖雲如粉草如茵,獨步長堤不見人。一嶺桃花紅錦 黦,半溪山水綠羅新。高枝百舌猶欺鳥,帶葉梨花獨 送春。仲蔚欲知何處在,苦吟林下拂詩塵。

《金陵渡》
前人
编辑

金陵津渡小山樓,一宿行人祇自愁。潮落夜江斜月 裡,兩山星火是瓜州。

《早秋京口旅泊贈張侍御》
李嘉祐
编辑

移家避寇逐行舟,厭見南徐江水流。吳地征徭非舊 日,秣陵凋弊不勝秋。千家閉戶無砧杵,七夕何人望 斗牛。只有同時驄馬客,偏題尺牘問窮愁。

《鶴林寺》
綦毋潛
编辑

道門隱形勝,向背臨層霄。松覆山殿冷,花藏溪路遙。 珊珊寶幡掛,焰焰明燈燒。遲日半空谷,春風連上潮。 少憑水木興,蹔忝身心調。願謝攜手客,玆山禪誦饒。

《甘露寺》
張祜
编辑

千重構橫險,高步出塵埃。日月光先到,江山勢盡來。 冷雲歸水石,清露滴樓臺。況是東溟上,平生意一開。

《招隱寺》
前人
编辑

千年戴顒宅,佛廟此崇修。古寺人名在,清泉鹿跡幽。 竹光寒閉院,山影夜藏樓。未得高僧旨,煙霞空暫遊。

《秋夜登潤州慈和寺上方》
前人
编辑

清夜浮埃歇井廛,塔輪金照露華鮮。人行中路月生 海,鶴語上方星滿天。樓影半連深岸水,鐘聲寒徹遠 林煙。僧房閉盡下山去,一半夢魂離世緣。

《甘露寺》
周繇
编辑

盤江上幾層,峭壁半垂藤。殿鎖南朝像,龕禪外國僧。 海濤浸砌檻,山雨灑窗燈。日暮疏鐘起,聲聲徹廣陵。

《揚子途中》
柳談
编辑

楚塞望蒼然,寒林古戍邊。秋風人渡水,落日鴈飛天。

《登潤州城》
江為
编辑

天末江城晚,登臨客望迷。春潮平島嶼,殘雨隔虹霓。 鳥與孤帆遠,煙和獨樹低。鄉山何處是,目斷廣陵西。

《甘露寺》
鄭谷
编辑

石門蘿徑與天鄰,雨檜風篁遠近聞。飲澗鹿喧雙泒 水,上樓僧踏一梯雲。孤煙薄暮關城沒,遠色初晴渭 曲分。長欲燃香來此宿,北林猿鶴舊同群。

《甘露寺望江》
曹松
编辑

香門接巨壘,畫角間清鐘。北固一何峭,西僧多此逢。 天垂無際海,雲白久晴峰。旦暮燃燈外,潮頭振蟄龍。

《秋晚雲陽驛西亭蓮池》
許渾
编辑

心憶蓮池秉燭遊,葉殘花敗尚維舟。煙開翠扇清風 晚,水泛紅衣白露秋。神女暫來雲易散,仙娥終去月 難留。空懷遠道無持贈,醉倚闌干盡日愁。

《京口閒寄京洛友人》
前人
编辑

吳門煙月昔同遊,楓葉蘆花並客舟。聚散有期雲北 去,浮沉無計水東流。一樽酒盡青山暮,千里書回碧 樹秋。何處相思不相見,鳳城宮闕楚江樓。

《鶴林寺中秋翫月》
前人
编辑

待月中林月正圓,廣庭無樹草無煙。中秋雲盡出滄 海,半夜露寒當碧天。輪彩漸移金殿外,鏡光猶掛玉 樓前。莫辭達GJfont殷勤望,一墮西巖又隔年。

《遇默師憶潤州舊游》
羅隱
编辑

目吾識默師,倏忽綿歲時。平生負才氣,不肯輕披緇。 歌敲玉唾壺,俊擊珊瑚枝。石羊妙喜街,甘露平泉碑。 捫臺想豪傑,剝蘚看文詞。歸來北固山,水檻光參差。

《題狠石》
前人
编辑

紫髯桑蓋此沉吟,狠石猶存事可尋。漢鼎未安聊把 手,楚醪雖美肯同心。英雄已往時難問,苔蘚何知日 漸深。還有市廛沽酒客,雀喧鳩聚臥蹄涔。

《甘露寺火後》
前人
编辑

六朝勝事已塵埃,猶有閒人悵望來。只道鬼神能護 物,不知龍象自成灰。犀燃水府渾非怪,燕入吳宮未 是災。還識平泉故侯否,一生蹤跡此樓臺。

《登潤州芙蓉樓》
崔峒
编辑

上古人何在,東流水不歸。往來潮有信,朝暮事成非。 煙樹臨沙靜,雲帆入海稀。郡樓多逸興,良牧謝元暉。

《秋晚送丹徒許明府赴上國寄江南故人》
编辑

前人

秋暮之彭澤,籬花遠近逢。君書前日至,別後此時重。 寒夜江邊月,晴天海上峰。還知南地客,招隱住新豐。

《遊鶴林寺》
方干
编辑

得路到深寺,幽虛曾識名。蘚濃陰砌古,煙起暮香生。 曙月落松翠,石泉流梵聲。聞僧說真理,煩惱自然輕。

《江行》
司空圖
编辑

地闊分吳塞,風高映楚天。迴塘春盡雨,方響夜深船。 行紀添新夢,羈愁甚往年。何時京洛路,馬上見人煙。

初程風信好,迴望失津樓。日帶潮聲晚,煙含楚色秋。 戍旗當遠客,島樹轉驚鷗。此去非名利,孤帆任白頭。

《鶴林寺》
釋常欽
编辑

閒身政爾厭紛華,邂逅還陪小坐茶。千古意存深院 竹,一枝春到背巖花。昔人曾奉天台缽,老我猶乘海 上槎。欲問向來賓主話,可堪塵滿舊袈裟。

《頭陀巖》
宋·范仲淹
编辑

空半簇樓臺,紅塵安在哉。山分江色破,潮帶海聲來。 煙景諸鄰斷,天光四望開。疑師得仙去,白日上蓬萊。

《藏春塢為刁景純學士》
司馬光
编辑

藏春在何許,GJfontGJfont萬松林。水日門闌靜,東風花草深。 主公今素髮,野服遂初心。時與鄉人醉,高歌散百金。

《甘露寺訪古有懷》
蘇軾
编辑

江山豈不好,獨游情未闌。但有相攜人,何必素所歡。 我欲訪甘露,當途無閒官。二子舊不識,欣然肯聯鞍。 古郡山為城,層梯轉朱闌。樓臺斷崖上,地窄天水寬。 一覽吞數州,山長江漫漫。卻望大明寺,惟見煙中竿。 狠石臥庭下,穹窿如伏羱。緬懷臥龍公,挾策事雕鑽。 一談收猘子,再說走曹瞞。名高有餘想,事往無留觀。 蕭公古鐵鑊,相對空團團。陂陀受百觓,積雨生微瀾。 泗水逸周鼎,渭城辭漢盤。山川失故態,怪此能獨完。 僧由火化人,霓衣掛冰紈。隱見十二疊,觀者疑夸謾。 破版陸生畫,青猊戲盤跚。上有二天人,揮手如翔鸞。 筆墨雖欲盡,典型垂不刊。赫赫贊皇公,英姿凜以寒。 古柏手親種,挺然誰敢干。枝撐雲峰裂,根入石窟蟠。 薙草得斷碑,斬崖出金棺。瘞藏豈不牢,見伏理可歎。 四雄皆龍虎,遺跡儼未刓。方其盛壯時,爭奪肯少安。 廢興屬造物,遷游誰空摶。況彼妄庸子,而欲事所難。 古今共一軌,後世徒辛酸。聊興廣武歎,不待雍門彈。

《遊鶴林》
前人
编辑

郊原雨初霽,春物有餘妍。古寺滿脩竹,深林聞杜鵑。 睡起柳花墮,目炫山櫻然。西窗有病客,危坐看香煙。

《遊招隱》
前人
编辑

行歌白雲嶺,坐詠脩竹林。風輕花自落,日薄山半陰。 澗草誰復識,聞香杳難尋。時見城市人,幽居惜未深。

《酬許郡公借隱居蒜山》
前人
编辑

鹿苑漁磯晝不如,石林秋氣共蕭疏。任移竹榻雲猶 懶,可到松窗月自虛。蛺蝶人天身外夢,芙蓉星斗閣 中書。酒泉鐘鼓還江左,青壁丹崖借隱居。

《次子瞻甘露韻》
蘇轍
编辑

去國日已遠,涉江歲將闌。東南富山水,跬步留清歡。 遷延廢行邁,忽忘身在官。清晨涉甘露,乘高棄征鞍。 超然脫闤闠,穿雲撫朱闌。下視萬物微,惟覺滄海寬。潮來聲洶洶,望極空漫漫。一一渡海舶,冉冉移檣竿。 水怪時出沒,群嬉類猳羱。幽陰自生火,青熒復誰鑽。 石頭古天險,憑恃分權瞞。疑城曜遠目,來騎驚新觀。 聚散定王業,成毀猶月團。金山百圉石,岌岌隨濤瀾。 猶疑漢宮廷,屹立承露盤。狂波恣吞噬,萬古嗟獨完。 凝眸厭滉漾,遶屋行盤跚。此寺歷今古,遺跡皆龍鸞。 孔明所坐石,牂GJfont非人刊。經霜眾草短,積雨青苔寒。 蕭翁嗜佛法,大福將力干。陂陀故鑊在,甲錯蒼龍蟠。 衛公秉節制,佛骨埋金棺。長松看百尺,畫像留三歎。 新詩語何麗,傳讀紙遂刓。嗟我本漁翁,江湖心所安。 方為籠中閉,仰羨天際摶。游觀惜不與,賦詠嗟獨難。 俸祿藉升斗,虀鹽嗜鹹酸。何時扁舟去,不GJfont官長彈。

《丹陽道中有感》
王安石
编辑

數百年來王氣銷,難將往事問漁樵。花方秦地皆蕪 沒,山借揚州更寂寥。荒埭暗雞催月曉,空場老雉挾 春驕。豪華祗有諸陵在,往往黃金出市朝。

《多景樓呈某使君》
米芾
编辑

六代蕭蕭木葉稀,樓高北固落殘暉。兩州城郭青煙 起,千里江山白鷺飛。海近雲濤驚夜夢,天低月露濕 秋衣。使君豈負清時樂,長倒金樽盡醉歸。

《和孫少述潤州望海樓》
前人
编辑

雲間鐵甕近青天,縹緲飛樓百尺連。三峽江聲流筆 下,六朝山影落樽前。幾番畫角催紅日,無事滄洲起 白煙。忽憶賞心何處在,春風秋月兩茫然。

《練湖春霽》
譚知柔
编辑

春入池塘綠漲初,蒲根水暖戲鷗鳧。雜花開處自深 淺,細雨漾空如有無。風外鐘聲聞遠寺,柳間帆影出 平湖。冥搜竟日耽佳句,不負宗生來畫圖。

《漫塘晚望》
劉宰
编辑

霽色催雲作晚霞,小橋卻立岸烏紗。雨餘菱芡新抽 葉,秋早菰蒲未著花。燈影微茫行客艇,鐘聲縹緲梵 王家。沉吟索句輸公等,我欲臨流理釣槎。

《喜客泉》
元·吳全節
编辑

客遊華陽天,山徑肩竹輿。首登大茅頂,天市神仙居。 回觀喜客泉,稽首孫仙姑。方池鑑止水,湛湛涵太虛。 仙姑驅驪龍,為吐萬斛珠。滾滾出石底,拍手相歡呼。 有情感無情,此理妙鼓桴。泉喜客亦喜,主人當何如。 我願斟一勺,萬物同沾濡。歌詩謝山靈,臨風重躊躇。

《夏日遊鶴林寺》
薩都喇
编辑

病餘乘野興,來叩了公房。竹筍迸出地,花枝垂過牆。 雨聲鳴客枕,雲氣暗僧堂。歸路馬蹄滑,風吹滿面涼。

《登多景樓懷古二首》
前人
编辑

笑拍闌干起白鷗,長江不盡古今愁。六朝人物空流 水,三國江山獨倚樓。禿鬢涼風吹木葉,高城落日下 簾鉤。海門不管興亡事,只送春潮打石頭。

東風吹樹散晴嵐,獨上層樓酒半酣。拍岸潮聲來海 外,滿江山色過淮南。當時霸主三分國,此日吳禪老 一龕。惟有樓前舊時柳,年年三月色如藍。

《京口夜坐》
前人
编辑

鐵甕城頭刻漏遲,涼霜如雪撲簾飛。鴈聲墮地夢迴 枕,月色滿城人搗衣。塞北將軍猶索戰,江南遊子苦 思歸。呼鷹腰箭從圍獵,苜蓿秋深馬正肥。

《過練湖》
前人
编辑

獨倚牙檣數客程,殘年風景促鄉情。寒天半夜無人 語,明月滿船聞鴈聲。湖上好山如有約,煙中野樹不 知名。明朝烏鵲橋頭路,應有人家出戶迎。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