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764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七百六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七百六十四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七百六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七百六十四卷目錄

 揚州府部彙考十二

 揚州府古蹟考

職方典第七百六十四卷

揚州府部彙考十二编辑

揚州府古蹟考     府縣志合載编辑

本府。江都縣附郭。

邗溝城 在江都縣西四里蜀岡上。按杜預《左傳注》:吳將伐齊,北霸中國,自廣陵城東南築邗城,城下掘深溝,謂之邗溝城,即此。其後楚王熊槐復築金城。陸弼詩:「一代雄圖改,千秋故堞迷。江淮流不盡,落日草凄凄。」

吳王城 ,《水經注》:「漢高帝十一年,吳王濞所都,周十四里。魏文帝伐吳,登廣陵故城,臨江觀兵,賦詩而還,即此。」

吳王釣臺 ,漢吳王濞所築。《大觀圖經》云:「在揚州城北十二里。」

新城 晉寧康間,太保謝安出鎮廣陵,築城邵伯堰,名「新城。」 今堰存城廢。

蕪城 ,即邗溝城。宋竟陵王誕亂,城邑荒墟,參軍鮑照作《蕪城賦》傷之,遂名。歐大任詩:「鄒陽一洒淚,書在竟誰看?落日荒城草,西風井逕寒。」 章臺宮 ,漢江都王建游章臺宮,令四女子乘小船,建以足踏覆其船,四人皆溺,二人死。又游雷陂,使郎二人乘小船入波中,船覆,兩郎溺,攀船乍見乍沒,建臨觀大笑。雷波注云:「雷陂疑即雷塘故宮」 ,莫知其處。

「顯陽殿 」 ,漢廣陵王胥置酒顯陽殿,召太子霸及子女董訾、胡生等夜飲,鼓瑟歌舞。

隋宮 在城西七里之大儀鄉。大業元年中,敕長史王弘大修江都宮。舊有內殿宮門遺址尚存。西宮在大內西。北宮在茱萸灣。臨江宮在揚子津。又有歸雁宮、回流宮、九里宮、松林宮、大雷宮、小雷宮、楓林宮、春草宮、九華宮、光汾宮、揚子宮。

成象殿 。《大業雜記》云:「二年,煬帝御成象殿,元會設燎,朝群臣。」

凝暉殿 ,《大業雜記》云:「殿在揚子津臨江宮內。大業七年春二月,煬帝幸臨江宮,百僚集凝暉殿酺戲數日。時羽葆初成,霜戈花氅,羽飾龍旂,橫街塞陌,二十餘里,輝翳雲日。前代羽衛,無盛此時。」

水精殿 煬帝於江都置水精殿,令宮人戴通天百葉冠子,插瑟瑟細朵,皆垂珠翠,披紫羅帔把,半月雉尾扇子,靸瑞鳩頭履,謂之「飛仙。」 章武殿 ,殿在建武寺內,宋祀《太祖御容》。靖康元年二月,徽宗至揚,詣章武殿、神霄宮后土廟行香,士民遮道,乞駐蹕。時衛士已過京口,定議南渡,留后妃諸王于揚州。金人退師,回鑾。辛酉,至揚州山光寺。

宋行宮 。建炎元年十月丁巳朔,高宗幸淮甸。戊午,隆祐太后至揚州,入城,駐于州治,名州之正衙曰「車駕巡幸駐蹕之門。」

崇政殿 宋建炎二年八月,高宗在揚州,策諸郡奏名進士於崇政殿。

甲仗樓 晉謝安建,在新城。唐國子司業張籍有詩。

文選樓 《隋大業拾遺記》有梁昭明太子文選樓,煬帝嘗幸焉。王觀《揚州賦》有云:「帝子久去兮,空《文選》之樓。」 相傳:今太子橋北旌忠寺,乃其故址。《明一統志》載:曹憲,江都人,仕隋為祕書監,以《文選》教授生徒,李善、魏模輩皆出其門。所居名文選巷,故樓以憲得名也。

皇清順治八年,住持僧慧覺募建樓五大楹,中祀《文》:

《昌帝君》下祀太子像。

迷樓 在府城西北七里,故隋宮址。《古今詩話》云:「煬帝時,浙人項昇進新宮圖,帝愛之。今揚州依圖營建,既成,幸之。曰:『使真仙遊,此,亦自當迷』。乃名迷樓。」 《南部煙花錄》亦云:「煬帝於揚州作迷樓,上安四寶帳,一曰散春愁,二曰醉忘歸,三曰夜含光,四曰延秋月。」 後人即其址為摘星亭,宋李綱有《迷樓賦》。

彭城閣 舊為彭城村,隋煬帝因地名閣。先是開皇末,有「泥彭城口」 之謠。宇文化及作亂,帝果遇害於閣中。當時又有元珠閣,在揚子宮內。

鳳凰樓 在廣北鄉鳳凰池側。《十道圖》云:「隋煬帝建。」 今府城內有鳳凰橋。

迎仙樓 唐淮南節度使高駢所建。其黨呂用之以妖術惑駢,云神仙好。樓居於廨邸,跨河為迎仙樓,斤斧之聲,晝夜不絕,費數萬緡,半歲方就。自成至敗,竟不一遊,扃鐍儼然,以至灰燼。延和閣 亦高駢建,凡七間,高八丈,飾以金玉,綺窗繡戶,殆非人工。每日焚名香以祈降王母。羅隱詩:「延和高閣上干雲,小語猶疑太上聞。燒盡降真無一事,開門迎得畢將軍。」

「卷書樓 」 宋高宗駐蹕揚州,以提點刑獄公廨為尚書省禮部,在西北隅卷書樓下。

騎鶴樓 在府東北大街內。《太平廣記》云:「昔有四人,各言所願,甲願多財,乙願為揚州守,丙願為仙,丁曰腰纏十萬貫,騎鶴上揚州。」 蓋兼三人之願也。後人建樓,因以名之。今廢。

摘星樓 在城西北角。舊《志》云:即迷樓舊址。北後有摘星亭、摘星臺,賈似道築。寶祐間,建樓于城上,扁曰「三城勝處」 即此。規址亢爽,江南北諸勝,一覽可盡。

籌邊樓 宋郭棣建

皆春樓 在府東北開明橋西,舊名「大安橋。」 宋寶祐間,賈似道重建,更今名。宋又有慶豐樓、涼樓、中和樓,俱廢。

「佳麗樓 」 在壺春園內,即東酒庫,江南諸山,拱揖在目。

雲山閣 宋《寶祐志》:「陳升之建雲山閣於城之西北隅,後呂公著嘗宴其上,秦觀撰《中秋樂語》,歲久傾圮。」

瞻雲樓 在府城大東門外,元鎮南王父阿只建。

明月樓 元揚州富民趙氏好客,有《明月樓》,一時題詠,皆不稱意。趙子昂即席題云:「春風閬苑三千客,明月揚州第一樓。」 主人大悅,撤酒斝為壽。

觀音閣 即《迷樓》舊址,今改為閣。

東閣 。舊傳揚州有東閣,為梁何遜詠梅之所。故杜甫《和裴迪》詩有「東閣觀梅動詩興,還如何遜在揚州」 之句。楊用修《丹鉛錄》謂東閣官梅,乃新津之地。子美以裴迪逢早梅作詩,故引何遜比之,非揚州有東閣也。又云:「遜集無《揚州梅花》詩,但有《早梅詩》。宋人假子瞻名作杜詩,注云:『遜作揚州法曹,廨舍有梅一株,吟詠其下。後居洛,思之,請再任揚州,值梅花盛開,相對徬徨終日』。」 按遜本傳,未嘗為揚州法曹。是時南北分裂,洛陽魏地。遜為梁臣,何得後居洛陽,又得請再任乎?據用修辨,足破宋注之謬。但「風臺月觀」 ,明用揚州事,若因注妄而並疑其詩,則太泥矣。孔融臺 在府城東南,有高士坊,即孔融故宅。臺在宋手詔亭旁,亦名「寶鏡巷。」

南。宋弩臺 一名吳公臺,在郡西北四里。宋沈慶之攻竟陵王,築弩臺以射城中,故名。後陳吳明撤圍,北齊刺史敬子猷於東廣州增築之,亦以射乘堞之士。高十丈,周迴二百步,又名雞臺。隋煬帝嘗遊臺下,恍惚與陳後主相遇。後主指其侍女曰:「此張麗華也。」 每憶桃葉山前,戰船北渡。爾時麗華憑臨春閣,方作《璧月詞》未終,見韓擒虎擁萬騎直來衝入,使人至今怏怏,帝叱之不見。

風亭 ,宋徐諶之為南兗州刺史,以廣陵城北多陂津,水物豐盛,乃建風亭、月觀、吹臺、琴臺,竹木繁茂,花藥成行,招集文士,盡遊觀之適。何遜《題揚州梅花》詩:「枝橫卻月觀,花繞凌風臺。」 意即用諶之事耳。

月觀 。《拾遺記》:隋大業十年,煬帝至江都,選殿腳女吳絳仙等,使給事月觀,帝常月夜幸之。時煙景晴明,左右皆寢,帝憑蕭后肩說東宮時事,帝曰:「往年曾效劉孝綽為《離憶詩》,能記之否?」 后即誦云:「憶來時,欲來剛不來。卸妝仍索伴,解佩更相催。博山思結夢,沈水未成灰。憶起時,投籤初報曉,被惹香熏殘。枕隱金釵裊,笑觀上林中,除卻司晨鳥。」 帝曰:「日月遄邁,今已幾年事矣!」 煬帝釣臺 ,《大業雜記》云:「煬帝初造釣臺,運石者駕舟至江東岸山下,取石壘構,為釣臺之基。忽有大石如牛十餘,自山頂飛下,直入船內,如人安置,船無傷損,當時咸以為瑞,帝又升釣臺觀魚。」

𩰚雞臺 ,杜牧之《揚州》詩:「春草𩰚雞臺。」 又趙嘏《廣陵道中》詩:「𩰚雞臺邊花照塵。」 今不知何處戲馬臺 。《陳後山詩話》:廣陵有戲馬臺,其下路號「玉鉤斜。」 《桂苑叢談》作「戲馬亭。」 隋時又有春江。

考證.svg

亭。澄月亭。懸鏡亭在揚子宮。木蘭亭在九曲池。水亭 ,唐獨孤及有水亭,汎舟望月,宴集賦詩後,徐知誥夜引宋齊丘於水亭,獨置火爐,相向不言,畫灰為字,隨即滅去。所謀甚祕,人莫得知。賞心亭 ,唐咸通中李蔚鎮淮海,於戲馬亭西,連玉鉤斜道,葺亭名之曰「賞心。」 東坡詩云:「路失玉鉤芳草合。」 蓋其地也。《孔氏六帖》作「賞心樓。」 《春明退朝錄》:「唐成都有散花樓,河中有薰風樓、綠莎廳,揚州有賞心亭,潤州有千巖亭,並當時勝蹟。今皆易其名,不復見矣。」

延賓亭 在揚城左北廂。南唐李昇建,以待四方之士。後徙于城南。宋蘇舜欽詩:「亂蟬咽咽柳霏霏,獨上危樓俯落暉。江外山從林下見,城中人向渡頭歸。風煙遠近思高遯,豺虎縱橫嘆息機。出處兩乖空自擾,傷心吾道欲何依。」

崑丘臺 在禪智寺側,宋歐陽修所築,取鮑照賦「軸以崑岡」 故名。歐詩:「訪古高臺半已傾。」 則崑丘舊有臺,特修築之耳。歐大任詩:「地軸橫崑岡,上有百尺臺。天邊桐柏水,西向城頭來。」

竹西亭 《寶祐志》:「亭遺址在官河北岸禪智寺前,取唐杜牧之詩『誰知竹西路,歌吹是揚州』」 ,因以名亭。向子固易為歌吹亭。紹興中,毀於火,郡守周淙重建,復舊名。今圮廢。

波光亭 舊名九曲亭,在九曲池上。宋乾道二年,郡守周淙重建,以「波光亭」 扁揭之。已而亭廢池塞。慶元五年,郭杲命工濬池,引諸塘水以注之,建亭於上,遂復舊觀。又立亭於池北,築風臺月榭,東西對峙,繚以柳陰。

無雙亭 在江都后土祠前,舊植瓊花。歐陽修守揚州,作亭賞之,有「曾向無雙亭下醉」 之句。宋嘗移植汴京,又移臨安。金主亮揭花本以去,其小者,盡剪除之,道士護其芽,復茂如故。元至元間,其花遂枯,後人植八仙花代之。

董仲舒宅 在府城大東門外。宋為江都縣基,今為兩淮運司基。內有董仲舒井,大學士楊士奇有記。陸昺詩:「董相千年宅,寒泉澹古井。轆轤已無聲,寂寞悲斷綆。」 趙瞻奎詩:「一代高賢宅,惟餘井甃存。晚風吹蔓草,猶似未窺園。」

謝安宅 ,晉寧康間鎮廣陵所居,在府運司前,今「法雲寺」 即其基也。安手植雙檜,至唐猶存。劉禹錫、張祜、溫庭筠皆有詩。

高歡宅 歡依揚人龐蒼鷹,止團焦中。蒼鷹母每見團焦上赤氣赫然燭天。又蒼鷹嘗夜欲入,有青衣拔刀叱曰:「何故觸主?」 言訖不見。始以為異,密覘之,唯見赤蛇蟠床上,乃益驚異,因殺牛分肉,厚以相奉。蒼鷹母求以歡為義子。及得志,以其宅為第,號南宅。雖門巷開廣,堂宇崇麗,其本所住焦團,以石堊塗之,留而不毀。至文宣時,遂為「宮。」

淳于棼宅 ,唐李公佐《南柯記》云:「淳于棼家居廣陵郡東十里,宅南古槐一株,夢槐安國王召尚金枝公主,大獵靈龜山,出守南柯郡,爵邑崇貴二十年。及覺,乃悟入古槐蟻穴耳。」

崔祕監宅 ,唐溫庭筠有《過揚州崔祕監舊宅》詩:「昔年曾識范安成,松竹風姿鶴性情。唯向舊山留月色,偶聞幽澗似琴聲。乘舟覓吏經輿縣,為酒求官得步兵。玉柄寂寥談客散,卻尋池閣淚緃橫。」 王播宅 :唐王播宅在瓜洲,播既貴,歸遊瓜洲故居,感舊有詩:「昔年獻賦去江湄,今日行春到卻悲。三徑僅存新竹樹,四鄰」 唯見舊孫兒。壁間猶記偷光處,川上寧忘結網時。更見橋邊名字在,始憐題柱免人嗤。

楊行密宅 唐光化間,行密以宅施為僧院。袁可鈞宅 蜀袁可鈞隨孟昶入朝,宋太祖授以洪衛將軍,賜宅於揚,今莫考其處。

壺春園 《宋寶祐志》:「東酒庫在大市之東,一名壺春園,內有佳麗樓,稱郡勝處。」

萬花園 宋端平三年,制使趙葵即堡城統制衙為之。

影園 ,明鄭職方元勳別業也。庚辰初夏,園中開黃牡丹,名流滿座,同賦七言律至數百首。元勳糊名易書,緘送。常熟錢宗伯謙益評次,以南海黎遂球所作十首為第一。元勳製二觥,內鐫「黃牡丹」 貽遂球,賞其詩。遂球至虞山,執弟子禮,如謝舉主,亦佳話也。

隋隄 ,隋大業初,開邗溝入江渠,廣四十步,旁築御道,樹以楊柳,今謂之「隋隄。」 自長安至江都,置離宮四十餘所。遣黃門侍郎王弘等往江南造龍舟及雜船數萬艘。八月,煬帝至江都。龍舟四重,高四十五丈,長二百尺,上重有白殿、正殿。

朝臺,中二重,有百二十房,皆飾以金玉,下重內侍處之。皇后乘翔龍舟,制度差小,別有浮景九艘三重,皆水殿也。餘千艘,後宮、諸王、公主、百官、僧、尼、道士、番客乘之,共用挽士八萬餘人,皆以錦繡為袍衛。兵所乘又數千艘,舳艫相接二百餘里,騎兵翊兩岸。所過州縣五百里,皆令獻食,多者一舟至百轝,極水陸珍奇。後宮厭飫,將發之際,多棄埋之。

隋苑 在縣西北九里大儀鄉。一名上林苑,又名西苑。按《通鑑》,隋大業元年五月,于長安築西苑,周二百里,其內為海,周十里為方丈、蓬萊、瀛洲諸山,高百餘丈,臺觀宮殿,羅絡山丘。煬帝好以月夜從宮女數千騎遊西苑,作《清夜遊曲》,于馬上奏之。又《山海記》:十六院皆帝自製名。又鑿五湖,湖中積土石為山,構亭殿于上,環繞澄碧,窮極人間華麗。按諸書「西苑皆在長安」 ,今江都亦有隋苑,豈效長安為之乎?然江都僅三里,與二百里者,大小不侔矣。

螢苑 在隋苑東南三里。按隋大業十一年,帝至東都。十二年五月壬午,帝于景華宮徵求螢火,得數斛,夜出遊山放之,光遍巖谷。七月甲子,幸江都宮。則螢苑不在江都明矣。然煬帝窮奢極侈,何所不有?唐去隋未遠,杜牧之「秋風放螢苑,春日鬥雞臺」 之句,未必傳譌也。唐郡圃 ,唐開元間,太守園中有杏數十株,每花時如錦。張宴其下,館曰「爭春。」

宋縣圃 《宋寶祐志》:「在縣治董公堂之西,有堂曰『清晝』,蓋效郡圃為之。」

《芍藥圃 》揚州芍藥,擅名天下,圃在禪智寺前,花有紅瓣而黃腰者,名「金帶圍」 ,本無此種,相傳若有見者,為宰相之瑞。韓魏公琦守廣陵日,忽報花發四枝,公將選客具宴,時王珪以高科為倅,王安石以名士為屬,尚缺其一,私念有過客至,召使當之。及暮,報陳升之來,公明日開宴賞花,各簪一朵。後四人俱入相。有芍《藥廳》,向子固造;《芍藥壇》,郭杲造。

董井 即董仲舒宅內,今在兩淮運司廳後。「蜀井 」 在城東北蜀岡上禪智寺側。其泉脈通蜀江,相傳有僧洗缽蜀江,失之,從井浮出。僧遊揚識之,水味甘洌。蘇軾曾取大明泉較之,以為不如也,題為「第一泉。」

玉勾井 在蕃釐觀後。相傳有黃冠持畫見守帥,畫皆雲章鳥篆,不可識。使人尾之,乃入后土祠井中。縋視之,見一洞,署「玉勾洞天。」 再入則水溢,不可尋矣。明天啟間,泉上有亭,已廢。

皇清康熙十三年,知府金鎮議重建。

鬥鴨池 ,漢江都易王非故姬李陽華,其姑嫁馮氏。陽華老,與馮氏同居,常畜鬥鴨于池上。宗觀詩:「十三王是易王奢,賓從如雲漫自誇。宮裏日長閒鬥鴨,簾前一笑李陽華。」

磨劍池 按《宋寶祐志》:「隋鑄錢監在磨劍池之西。」

第五泉 在郡城西北大明寺前。唐張又新《煎茶水記》載劉伯芻謂「水之宜茶者七,揚州大明寺井第五泉也。」 明嘉靖間,御史徐九皋立石書其上。又載陸羽《論水次第二十種》,與辯南泠岸下,語皆妄也。羽《經》但云「山水上,江水次,井水下」 而已。歐陽修《大明水記》甚詳。

公路浦 伏滔《北征記》云:「廣陵西一里水名公路浦,袁術自九江來奔袁譚,于下邳經此,因名輿浦 。」 江都,東漢時為輿縣。《寰宇記》云:「輿浦,潮汐往來,嘗濁,一朝忽清,宋太守范邈表以為瑞前浦 。宋王弘表云:『聞廣陵前浦,蓁蕪已久,近復開除,清源弘邃,含明內鑑,象以數至,瑞以類應』。」 以上三浦,今皆莫考其地。

斗野亭 在江都邵伯鎮梵行院側,宋熙寧二年建。按《輿地志》,揚州於天文屬斗分野,故名。紹興初,鄭興裔更造于州城迎恩橋南。嘉定間,崔與之改題曰「江淮要津」 ,移斗野扁揭于北門外。九曲池 ,在城北七里。

四柏亭 宋元豐中,鄒浩教授揚州,著《四柏賦》,序云:廣陵學宮廳舊為夫子廟,庭植四柏,皆凜凜合抱,今莫究其所。淳熙中,重建學宮,教授彭方仍植四柏于廳事後。李迪扁堂之東曰「景鄒。」 借山亭 在九曲池北。宋馬仲甫于九曲池買地築亭,名曰借山,有詩云:「平野綠陰蔽,亂山青黛浮。」 亭廢向子固重建,吳敏等亦有詩。

春貢亭 在蜀岡,宋歐陽修有《和劉原父春貢亭詩》。

美泉亭 宋歐陽修建,鄭興裔重修。

「勸耕亭 」 舊在郡圃「淮海堂」 後,每歲仲春出郊。

勸農寓于上方寺,宋慶元五年,郭杲建亭于寺之前,移「亭」 扁揭焉。

高麗亭 在南門外。宋元豐七年,詔京東、淮南築高麗館,以待朝貢之使。建炎間,亭廢。紹興三十一年,向子固重建,扁其門曰「南浦」 ,亭曰「瞻雲」 ,為迎餞之所。

「江山風月亭 」 在江都縣瓜洲鎮。熊氏建鎮,南王嘗避暑于此。

賦詩臺 ,即城子山,距儀真縣北六里,一名「東巡臺」 ,魏文帝嘗立馬賦詩於此。

儀真縣

左安城 在縣西二十里。宋治平中,建左安王廟於側。王子建《記略》云:「其地饒山,有池相屬,旁一崇丘曰左安城。」 意全楚時戰守之地,惜史氏不書。廟之神甚靈,水旱禱必應云。

揚子江樓 唐置轉運使時建。宋慶元間,郡守吳洪因樓圮,再建于鑒遠亭北,更名頫江樓。開禧丙寅,火于兵。嘉定中,郡守豐有俊再建,題曰「江淮偉觀。」 唐孫逖詩:「揚子何年邑,雄開作楚關。江連二妃渚,雲近八公山。驛道青楓外,人煙綠嶼間。晚來潮正滿,數處落帆還。」

煙雨奇觀樓 ,知州吳機詩《序》謂:「江山一景,實儀勝概」 ,因作此樓,蓋取葉石林「半空煙雨」 之句。黃巢寨 在縣西門十里胥浦南。巢亂江淮時,築壘屯軍于此,狀方若城,俗呼霸王城。今耕者往往得箭鏃鐵盤,如牢盆狀,蓋巢軍中器也。中和樓 在朝宗門上,宋嘉定中知州吳機建。其下列屋五十楹,南望大江,北瞰運河,榜其南曰「漲淥」 ,北曰「枕河」 ,作水閣曰「吸川。」 又有橫江樓在城外,拂雲樓在潮閘西,西樓在城寧江橋,南樓在城外清化坊。今俱廢。

白沙亭 舊在白沙洲上。唐韋應物有《白沙亭逢吳叟歌》。宋嘉定間,方信儒移於注目亭故址。青鸞亭 在西山。宋祥符間,詔即其地鑄聖像,有青鸞白鶴飛繞罏冶上,因立青鸞、白鶴二亭。涵虛亭 宋歐陽修過真州,曾泊此亭。

胥浦 在縣西十里甘露鄉。其源自銅山西南流入於江。舊《志》相傳為伍貟解劍渡江故處,舊有子胥之祠。

壯觀亭 在城外二里北山之巔。宋政和中,郡守詹度建,米芾書扁,有「賦」 及詩,劉燾撰「記。」 亭與石刻俱廢于兵火。

扃岫亭 在壯觀亭東,發運使張汝賢立。鑑遠亭 舊在縣境潮閘西,宋米芾書扁。後因江流囓岸,故址頹圮。乾道初,張郯復建于水巷南。淳熙末,趙師龍又建於城西南,題曰「注目亭。」 蓋取杜少陵「注目寒江」 之句,有《記》。慶元中,吳洪再建于頫江樓前,仍曰「鑑遠。」 今俱不存。

天門圖畫亭 舊在儀真郡圃西城之上。宋郡守姚恪建,右司王正己有詩。後因甃城亭廢,以其名揭於頫江樓,更題曰「江淮偉觀。」 後嘉定間,運判吳機別建樓于朝宗門外江濱,仍因前名。又於樓後創水竹喜涼、漣漪聞凱、轉幽五亭。鏡薌亭 在縣境。

四井堂 韓琦於州治後建堂,曰「四井」 ,壯麗極一時。後慶元中,趙鞏于杏花村重建堂,取韓公舊名題扁。後以兵廢,柳徑、菊坡靜境皆無復存。讀書堂 在橫山西。梁天監中建。昭明太子嘗讀書於此,即禪証寺也。僧神堅改為太子院。瑞芝堂 宋知真州潘友文建,時有以芝獻者,因名。縣尉劉用行撰《頌》。

東園 在儀真東。宋皇祐四年,發運使施昌言、許元、判官馬遵繼,因得州監軍廢營地百餘畝為園。既成,圖園之略,請歐陽修為記,蔡襄書。襄珍其書,不立名姓,嘗語人曰:「吾用顏筆作褚體,故其字遒媚異常。」 後人因名《園記》,為三絕。靖康間,園以兵廢。嘉定初,運判林拱宸、郡守潘友文再刻《園記》,復建澄虛閣、清讌堂、共樂堂。後有北窗林,復刻蘇東坡《煎麥門冬》詩於中,而拂雲亭在翼城之巔,尋廢。寶慶初,權漕上官渙酉于翼城上增土為臺而鼎新之,制置使趙善湘題扁。今廢。

新園 在縣境,宋職方朱表臣別業。梅聖俞有傳。

梅園 在縣西十五里,內有「古意亭。」 宋嘉定間,守吳機建。

休園 在縣東十里江麓,大參蔣山卿隱處也。中為玉山草堂,左跨池為飛麗閣,閣東為紫薇亭,後為竹里館、梅花塢。折而前,左為回川亭,右為文杏亭,後為平臺,右為自怡齋。有《休園詩集》。《泰興縣》。

濟川鎮 即今鎮安街。漢以來未建縣時,此地名為鎮。

鎮安街 相傳為唐尉遲敬德甃。

延令村 即今之縣治。舊縣治在柴墟,即今之口岸鎮。宋岳少保曾退守此處,有斷梁廟,舊蹟猶存。

鎮安樓 在鎮安街舊之譙樓,今廢。

遺帶亭 在察院前。邑令舒曰敬解帶出境,建之,以紀《去思》。

來鶴亭 在城隍廟右,謝令讜建。令有以一鶴贈者,不數日,有侶從西北來,相與翱翔,彌日不去。令喜,構一小亭於縣治之西,顏曰「來鶴」 ,以擬趙抃云。

迎春亭 在城東門外。明嘉靖十三年,邑令朱箎建。

敕書樓 宋元豐四年建,以藏詔令,今廢,《碑記》存。

高郵州

朱壽昌宅 在城內西街彭孝坊。壽昌事母至孝。

淮春樓 在州西北,宋郡守趙不慚建。

多寶樓 在州北門外太平街西。商賈雲集,競售珍奇。今止存橋,名《多寶樓橋》。

文遊臺 在城東。宋蘇軾、孫覺、秦觀、李公麟同遊,載酒論文於此。郡守因築臺名「文遊」 ,以紀其盛。李伯時為之圖畫。應公武重修,有記。

三阿 晉謝元破苻堅將彭超於此。

下阿溪 ,唐李敬業屯兵于此,為李孝逸所破。「北阿 」 ,即今之鎮也。

故縣村 隋大業中嘗移縣於繁梁溪之金塘鄉,唐永徽二年復舊所,名其地為「故縣村。」 「四達齋 」 在州治後,宋郡守趙晦之建。

九里亭 在北門外九里。宋楊萬里《過九里亭》詩:「水渚纔容足,漁家便架椽。屋根些子地,檐外不勝天。岸岸皆垂柳,門門一釣船。五湖風月好,乞與不論錢。」

嵇家莊 在州東南十五里城子河邊,周立墩南。宋文丞相見逐于揚,匍匐至嵇家莊,遇嵇聳,始得由海道達行在。後侍郎柳岳奉表降元,嵇聳殺之于此。

湖天一覽亭 舊名「大觀亭」 ,在文遊臺上;「眾樂園 」 在郡圃,宋守楊蟠所作,堂曰「時燕豐瑞」 ,閣曰「搖輝玉水」 ,臺曰「華胥」 ,亭曰「明珠四香」 ,序賢,庵曰「塵外迷春」 ,蟠自為記,繫之詩。

天壁亭 在新城多寶樓橋西。秦少游詩:「吾鄉如覆盂,城據揚楚脊。環倚萬頃湖,粘天四無壁」 ,因以天壁為名。

翫珠亭 在州北一十里樊良鎮。宋嘉祐間,天長澤陂中有一大珠,天晦多見,後轉入甓社湖,或在新開湖。樊良當珠往還之處,因以名亭。擊楫亭 在州新城市。河西郡守王剛建。瞻袞堂 在州北城上。宋紹興四年,韓世忠移軍楚州,命提舉董旼築城,聚糧於高沙,都督張浚嘗憩于此,董旼因築堂,名「瞻袞。」

威敵堂 在州西,後有室,曰《雅歌》。

興化縣

拱極臺 在城北上,下臨海子池,即元武臺舊址,元縣令詹士龍讀書處。明嘉靖間,里人遷之北門外,知縣傅珮重建,更今名。

濯纓亭  、滄浪亭 俱在縣舊稅務前,宋天聖間,范仲淹建。

寶應縣

金牛城 在縣東十五里孝義鄉。宋熙寧間,王將軍築,高三丈許,以土色黃而城形如牛,故名。石鱉城 ,在縣西八十里。隋為石鱉縣,故有城址。舊以為石鱉山,因山有石鱉,故名。山下有城,相傳晉鄧艾所築。今驗其處,無山有城,蓋傳誤也。晉荀羨鎮淮陰,屯田於東陽之石鱉,即此。《通典》云:「山陽有平陽、石鱉,田穀豐饒」 ,蓋歷代屯墾之所。

高黎王城 在縣西南八十里侯村鄉。宋治平間,高黎王築。

韓王城 在縣治東南四十里射陽湖之陰。「八寶亭 」 在縣治南,今廢。石碑尚存。

泰州

景范樓 在州迎恩門內,范文正舊行衙也。「溪月樓 」 ,在州迎恩門外。

永寧宮 在城內。南唐李昇六年,遷楊行密子孫於海陵,號其居曰「永寧宮」 ,嚴兵守之,絕不通人,男女自為匹偶。周世宗征淮南,詔撫楊氏子孫,璟聞之,遣人盡殺其族,周先鋒都部署劉重。

進得其玉硯碼瑙碗以獻。舊址在譙樓之北,相傳譙樓乃其闕門也。後即遺址築子城為州治。芙蓉閣 在州舊治內藕花洲上。

望京樓 在州郡圃內。宋咸平中,曾致堯建。清風樓 在州舊治內。又云:「清風閣,自五代時疊石為山,翼以兩徑,為登陟之階。中為滑石峻臺,臺上有閣,名清風。」

浮香亭 在州舊治藕花洲後,其題額為宋茂陵御書,有秦太虛所賦古梅詩。舊建小亭,刻秦詩壁間。宋紹定元年,守陳垓撤舊亭,大書宸扁,其上刻秦太虛、蘇東坡、潁濱、參寥詩于石。六詠亭 舊曰齊雲,又曰平遠,前有三至堂。長洲澤 ,劉昭注:「長洲澤多麋。」 《博物記》曰:「千麋成群,掘食草根,其處成泥,名曰麋畯。民人隨此」 畯種稻,不耕而穫,其收百倍。又沿海洲上有草名蒒,其實食之如大麥,秋冬斂穫,名曰「自然穀」 ,或曰「禹餘糧。」 今泰州沿海洲上,蘆葦無際,群麋迅走,人欲捕之,雖麑不獲,常兩兩並負其子而行。蒒草,今亦有之,所謂「長洲澤」 ,沿海洲地,桑田屢變,莫詳其實矣。

繰絲井 在州東臺場西溪鎮。相傳曹長者遺宅,仙女偕董永往傭時繰絲處也。井口小而下實弘深,水味甚甘洌。每旱,諸井皆涸,此井如故。春蠶熟時,井上生草,根長丈餘。

《積翠亭 》宋《曾致堯詩》:「高高積翠亭,積翠不虛名。路小莓苔合,牆低薜荔生。當軒攢竹柏,繞檻列杉檉。公退時來此,吟情轉覺清。」

須友亭 與浮香亭對。宋守陳垓種竹為屋曰「須友」 ,以竹必友梅。亦茂陵御書也。

文會堂 「在州舊治內。」 宋天聖間,滕宗諒為郡從事建,與范仲淹、富弼、胡瑗唱和其中。

順真堂 在州治西南太子港西,周處士堂也。讀書堂 在州治東北八十里,景德寺東廊。宋天聖中,富鄭公隨父蒞任讀書,與胡侍講、周待制相友善。時范文正與滕待制子京俱官海陵,待三人甚厚,皆謂「公輔器也。」

淮東道院 在州舊治內大廳之東。以海陵地僻事簡,故名道院。宋左丞陸佃為守,《謝表》云:「飛蚊漸少,頗無澤國之風;過客甚稀,至有道院之號。」 乾道五年,守張子顏重建。嘉定七年,守李珙始加「淮東」 二字。寶慶三年,守陳垓增修。

歸鶴亭 在州東七里響林昇真觀內,徐神翁瘞劍處也。

鹿女臺 在天目山西。昔王仙翁居山日,有五色鹿產一女,于山左草莽中聞啼聲,往視之,見鹿乳焉。翁挈養之,鹿日三至,女七歲通三教。後年十六,翁以成人。築臺居之,號曰「鹿女臺。」 今廢如皋縣。

鄖 即今立發地,古名發陽。《春秋》:「魯、衛、宋會于鄖。」 杜注:「在廣陵海陵東南,舊有發繇亭。」

會盟原 在縣治東十里。相傳吳楚會于邗溝,即蟠溪地,今有邗溝鋪。

金鹵亭 南唐徐復建。復治海陵鹽政,檢烹煉之亭曰「金鹵。」 其兄履時掌建陽茶局,聞之,潔廠焙舍,命曰「玉茸」 ,兄弟自相誇勝,今馬塘、豐利諸場,即其地也。

范公堤 即捍海堰,在縣東北境。唐大曆中,黜陟使李承式創築。宋天聖三年,范仲淹監西溪鹽,會建議,發運使張綸奏請修復,踰年堰成,高一丈五尺,闊三丈,綿亙海上,隱隱如長城。後人立祠祀公,因名「范公堤。」

「丞相」 原 在縣南十八里宋家橋西。宋丞相文天祥航海經此,借宿田家,因名。今為隱士。佘日麗《塋域》。

古杏 舊東嶽廟前銀杏二株,圍可二丈餘,並聳干雲。左一樹尤偉。元兵初下,主者欲伐為薪,鋸之,有紅汗迸溢,驚以為神而止。明嘉靖中,廟改學宮,二杏猶存。今為大風所拔,無餘糵矣。燕莊一杏,大可百圍,四遠望之,亭亭如車蓋。每風雨振撼,疑度深谿大壑中,人皆眙𥈭。殆數百年物也,尚存無恙。

古楝 在江濱埜田中,土人呼為「黃楝。」 高不過丈許,而周匝可布十肱,從地拔起,色類青鐵。望之如百千怪石,磊砢崚嶒,莫辨其為植木也。里人相傳有神宅焉。

《古樸 》一在龍游河,邑人冒襄結巢其上,因號「巢民。」 一在縣南蘇家莊,相傳為元時物。

王內翰宅 在縣儒學東。宋王惟熙、王觀、王覿、王俊乂相繼登第。鄉人榮之,名其里曰「集賢里。」 知縣胡昂建石梁曰「集賢橋。」 知縣劉永準作東南門,亦曰「集賢門。」

芙蓉園 在縣南一里。《宋史》聲奉其父逸叟居此。內有方池、平臺,至秋芙蓉萬本、秋容最盛。今廢。

萬花園 在縣東三里。元鎮南王世子遊玩之所。堂植萬花,今為冒氏塋。

《水繪園 》文學冒一貫別業,地富水竹,入其中者如遊深林大壑。

露香園 明福清令張勉學別業,水木清秀,頗擅林壑之勝。

《逸園 》明會昌令冒夢齡所構也。園在中禪寺之右,市河蜿蜒其前,古洗缽池環帶于後,境幽景曠,甲于東皋。

連珠池 在縣西北二十里。數池相接如連珠。宋元祐間,嚴希孟遊樂于此,有詩云:「小橋過南浦,夾道桑榆綠。水遶若連珠,時有芰荷馥。」 度軍井 ,在縣西十里許。泉淺而不竭,汲且竭,擊其欄,泉輒溢出。岳飛經略通泰,領兵過此,數千人飲之不竭,因名曰「度軍井。」 元鎮南王聞其異,取欄置庭中,擊之無驗,隨送還。至今人呼「聖井欄。」

通州

靜海廢縣 :在州治西。其址為民居,尚有文杏,大可數圍,足稱「喬木。」

海門廢縣 ,在州東南四十里。城郭已沒於江,其民居無力遷移者猶存。

小學 在靜海舊治

沈公堤 在海門縣東北。宋至和中,沈興宗以海漲病民,築堤七十里,西接范堤。

任公堤 在州城西五里。宋寶元中,江濤為患,通判任建中築,長二十里,高丈餘。

布洲峽 在州治南四十里。有東布洲、西布洲,皆大江沙漲所成。相傳有布機流沙上,故名。今沒於江。

海門島 ,在州東北海中。宋時犯罪者多配於此,有屯兵使者領護,後沒於海。

寨垛 在州東。元末大亂,民各立一寨以自衛,故其名如此。

露御夾 在呂四場。宋高宗南渡經此,問所至何地,左右偽對曰「露御夾」 ,蓋諛辭也。後人訛為鱸魚夾。其地有七十二灣。

戰壩 在東門地步灣西。相傳明初與倭寇戰勝於此。

「神人鞭跡 」 ,在狼山後,其右為「香爐峰」 ,而「仙女山」 亦有鞭痕拇跡。

天祚巖 ,五代時姚存艤舟處。

放鶴田 在呂四場。相傳呂洞賓四遊於此,嘗放鶴,故名。

魚骨橋 在舊縣東北。每閏歲,東海出此魚,乘潮而上。鄉人取其二腮骨作橋,長五尺餘,經數百年未朽。

貢院 宋淳熙中,知州蔣雍建在今「壯武營。」 嘉定中,遷於州西「紫薇舊宅。」 咸淳四年知州馮弼改建於郡之蔬圃。

望江樓 明正德中,知州夏邦謨建。阻河作城,城上戌樓,名曰「望江。」

海山樓 在州治南城上。宋大觀中,知州朱彥建。樓三級,扁「海山遠眺」 ,樓前亭曰「綠漪。」

三會堂 在州狼山。東顧巨海,南瞰長江,吳楚勝概,一覽可盡。宋提刑薛球、太守臧師顏、通判吳天常,皆故人會此,因名。

棲雲閣 在狼山,宋熙寧初建。

萃景樓 在狼山。明嘉靖戊戌,同知舒纓建,有詩:「江閣玲瓏渺半空,山雲無礙往來通。輕陰不斷四時雨,虛夜常留萬木風。白雪雅歌寒滿座,洞庭春酒碧浮筒。誰憐莊舄多懷土,漫向樽前學醉翁。」

陵墓附

本府。江都縣附郭。

盤古塚 ,《大觀圖經》云:「在江都縣西四十里,有盤古廟,其像披髮席地而坐。」

漢廣陵厲王塚 在東武鄉,即今甘泉山。按《郡志》,「廣陵國厲王塚,歲旱鳴鼓遶之,輒致雲雨。」 江都王建塚 按《幽明錄》,「廣陵有塚,相傳為漢江都王建之墓。」

孔融墓 在「《高士坊》側。」

三國張遼墓 ,在大儀鄉。遼南伐,歿于軍,因留葬此。

齊褚澄墓 ,褚澄有遺書,多言修養及醫藥事,刻石十八片以為槨,上題有「齊褚澄所歸」 ,後為蕭廣所得,遺命子淵復為槨,用石一片,刻敘其上。葬廣于廣陵城北三十五里陳源橋,久之亦

被發書傳于世

隋煬帝墓 在府城西北十五里雷塘側。隋大業十三年,帝在江都,為宇文化及所弒,蕭后與宮人為小棺,殯于西院。後陳稜守江都,求得帝柩,略備儀衛,改葬吳公臺下。唐平河南之後,復移葬雷塘。齊王暕、趙王杲、燕王倓一時遇害,俱葬雷塘,莫知其處。唐貞觀二十二年,隋蕭后卒,太宗詔復其位號,使護送至江都,與煬帝合葬。玉鉤斜 在江都縣西,一名宮人斜,乃隋煬帝葬宮人處。唐竇鞏詩:「離宮路遠北原斜,生死恩深不到家。雲雨今歸何處去,黃鸝飛上野棠花。」 陳光祿亞墓 在同軌鄉。

「唐尉遲恭墓 」 在永鎮鄉。

陳貞晦先生融墓 ,在廣陵棠邑鄉。唐呂溫嘗為文以表其墓。

宋夫人張氏墓 ,在絃歌里。宋廣平先生之配皇甫參軍㢸墓 。唐羊士諤撰《㢸墓誌》云:「以婺州參軍窆於江都之郊。」 今莫究其地。

宋綰墓 明萬曆間,浚沙河,其下得敗舟,有《墓石志》。「綰,廣平人,以唐太和二年暴卒于江都縣會同坊私第,次年殯于江陽縣絃歌坊之平原里。」

王丞相墦墓 ,在江都官河東劉氏竹園東南隅。

淳于棼墓 ,在《蜀岡》之北。

《朱瑾墓 》瑾在唐為兗州刺史,朱溫攻之,瑾奔楊行密,大破梁兵,後以殺徐知訓滅族。瑾名重江淮,人畏之。其死也,屍之廣陵北門,路人私共瘞之。時多病瘧,取其墳上土,以水服之輒愈,更益新土,增成高塚,後改葬雷塘。

宋呂侍讀文仲墓 ,在縣東十里。

陳祕書良墓 ,在興寧鄉。

聱隅先生墓 在揚子橋。葬寓客黃晞。

張樞密康國墓 ,在東興鄉。

秦端明定墓 在西山秦家莊。定,高郵人,觀諸父也。

孫龍圖覺墓 ,在善應鄉。

王俊乂墓 在善應鄉

《陳忠肅瓘墓 瓘》安置通州,後移台州,卒葬揚州西山。

秦九女塚 在城西北三十里,俗呼「九女澗」 ,即此。

胡夫人趙氏墓 ,在嘉陵鄉,安定先生之配叢塚 。《宋志》:「紹興辛巳,金人犯瓜洲,歿於鋒鏑,踐蹂者遺骸暴露江次。紹興三十二年,知揚州向子固令收葬之,名曰『叢塚。後江水衝齧。淳熙二年,知州呂企中命主簿收得骸骨三百六十具,遷瘞于旌忠廟側,榜曰『義塚』』」 ,命僧守之。鎮遠侯顧成墓 ,在官河東。

定西侯墓 :在金匱山。

明太子太保南京戶部尚書高銓墓 在縣西七里。

兵部尚書王軏墓 在城西十五里。

刑部左侍郎葉相墓 在郡北門外瀕河。南京光祿卿安金墓 在城西十里。

曾襄愍銑墓 ,在縣西金匱山。

宗母墓 在宜陵鎮南十二里東原芙蓉墅之左。膠州知州陳輔堯之女。通書史,有《訓子。元鼎》詩:「昔聞孟母,教子三遷。軻也感之,終成大賢。汝今十歲,倏忽童年。少時不學,長何可傳。我父忠烈,汝祖賢臣。同榜好學,卓越群倫。汝須奮力,繼起後塵。經書大全,貴得其真。我歸宦門,依然貧約。不事羅紈,甘於藜藿。雖有南畝」 ,瘠土荒薄。小子勉之,硯田耕鑿。

鄭烈婦墓 在城南新河口。

相國史可法墓 在梅花嶺,養子直招魂,葬衣冠於此。李沂詩:「汴水無情只向東,荒原萬木起悲風。傳聞鐵騎墳前過,下馬摳衣拜相公。」 儀真縣。

周浣紗女墓 ,在縣西四十里雞留山之南。五代楊行密塚 在縣西七十里。吳楊溥僭號,追尊其父行密為武皇帝,墓號「興陵。」

顏王墓 在縣北五里顏王村。墓前有碑,字畫磨滅,世代莫考,今為人盜發。

宋沈待制墓 在縣西十五里。龍圖閣待制沈洙及弟兵部侍郎湯皆葬此。

孫司封錫墓 ,在縣西北四里蜀岡上。

丘朝奉山高墓 ,在縣北八里。

吳少宰敏墓 ,在縣北山。

楊侍郎墓 在縣陳公塘。戶部侍郎楊汲。王侍郎墓 禮部侍郎王琪

許待制墓 在甘露鄉蜀岡。尚書工部郎中、天章閣待制許元葬此。

柳耆卿墓 ,在縣西七里。

「諫議大夫王」 貫之墓 ,在揚子縣萬寧鄉,「右領軍衛將軍王乙墓 」 ,在縣蜀岡後。

屯田郎中劉牧墓 在縣蜀岡西。

真州司法參軍杜渙墓 在縣城北。

海陵主簿許平墓 ,在縣北十五里。

提點淮南刑獄丘嵩墓 在揚、子二都。

丘統制進墓 ,在揚子縣八都。

朝議大夫石丕墓 在「甘露鄉。」

朝議郎張汝賢墓 在「陳公塘西。」

左班殿直袁康墓 。「康家世懷寧,仕淮南發運使,十五年占籍揚子。」

征處士集墓 。集事母至孝,有子五人,舉進士者三人。處士世居揚子,與杜嬰、徐仲堅相友善。杜以醫,徐以筮,多為賢士大夫所知,而征君獨不聞于世。王安石為表其墓。

杜氏墓 在花家山。杜杞、杜植祖塋在焉。杞仕廣西經略使,植尚書郎。

宣慰使珊《竹介》墓 在城西北。

導江先生墓 元蜀儒導江張先生䇓,常講學真州,卒葬州北蜀岡。

水丘先生墓 在北山壯觀亭西。水丘善醫,史失其名。

明貞婦郭氏墓 在西沙清水潭上。宋景濂《傳略》云:「婦名丑,字道安,六合人。美姿容,通詩書,歸同里鄭元,元頗力學。後強暴者欲侵凌之,道安厲色斥去,曰:『倘泄,祇揚惡耳』。即潛沉于河,時洪武十年七月也。父彬取屍葬揚子西沙,後夢其為長蘆水神云。」

兵部尚書單安仁墓 在舊江口。

太子太保、吏部尚書、諡文通王永吉墓 在踟躕寺,諭葬。

泰興縣

宋妃子墓 宋南渡,有宮嬪從遷者,卒葬於泰興。

孝子顧昕墓 宋人在黃橋故宅,今為「忠義祠。」 朝散郎潘及甫墓 ,在口岸鎮北之伏龍源。明李尚書儼墓 ,在城南姜溪河。

張知府忠墓 ,在城東。

中書舍人張墓 在城東吳家堡。孝子張墓, 在城西北二里。「張布政羽墓」, 在城西北十里館旁。

張侍郎𦒎墓 ,在東城外《餉墅營》,《高郵州》

唐開府儀同三司杜僧明墓 在臨澤鎮,宋龍圖閣學士孫正臣墓 ,在焦里村。

喬竦墓 在臨澤鎮

陳安撫造墓 ,在新安西村,又名「華村。」

英烈夫人毛惜惜墓 在南門城內,即夫人死節處。

趙萬戶墓 ,在清水潭。

元太師巴刺墓 ,在城西三十里。

明萬鈞墓 在城東焦里村。鈞任荊州衛百戶,卒于官。明洪武三十一年,遣官諭祭。

相公墓 ,不詳其名代,或云「明丞相汪廣洋墳也。」 其墓方三十餘畝,在城西十五里毛塘港口。邵烈女墓 ,在小北門外河西湖濱,與玩珠樓相對,今在碧霞行宮後。

興化縣

周「昭陽墓 」 ,在昭陽山下。

樊將軍墓 ,在平望鋪西,未詳何代人。

明兵部尚書成璡墓 在畢家灣,後遷于城南。「少保大學士高文義穀」 墓 在平望鋪東之新莊。

宗才子墓 ,在縣城內。

劉烈女墓 ,在縣治內。

戶部右侍郎楊果墓 距縣二十五里。

蓮花雙塚 在安仁鄉。舊傳有姑嫂共刈稻,姑墮深溝中,嫂急救之,俱溺死。二屍葬于溝旁,忽生蓮花數朵。里人驚異,啟棺視之,蓮花皆從口出,人稱為「蓮花垛。」 今雙塚尚存。

寶應縣

漢袁術墓 在寶應縣治南三百步。墓門有碑,鐫「漢時衣冠人物,甚工。」 今碑不存。

三國陳琳墓 ,在射陽村,去縣治六十里。明冀京兆綺墓 ,在縣治東北五里。淮壖水汎,墓堂圮毀。巡按御史馬卿告諸吏曰:「令甲,凡古賢祠墓弗葺及弗禁樵蘇者有罰。況國家勳勩之臣,爵登列卿者歟?」 檄縣崇其封,葺堂五楹,列

考證.svg

石獸如制

仲節婦墓 ,在陳文墓西臨水。仲旺妻鄭氏葬此。

泰州

漢董永墓 ,在泰州西溪鎮北一百四十步,永父亦有墓在焉。

黃霸墓 在泰州

五代小兒塚 在州治東,有墳數十。南唐李昇遷故吳楊氏子孫于海陵,嗣用宋齊丘謀,無男女少長皆殺之,葬于此。後齊丘一小兒病,有作一詩,書紙鳶上,放入齊丘第內。其詩云:「化家為國實良圖,總是先生畫計謨。一個小兒拋不得,讓皇當日合如何。」

宋晏丞相殊墓 ,在州治東北一里許大寧阡之原。夫人康氏祔焉。誌銘猶存。

查丞相墓 ,在州治東北三十里查家莊。橋西有大士壟。

胡安定墓 在州治東南一百五十里如皋安定鄉胡家莊。《舊志》云:「先生葬于烏程縣,幼子志正攜先生衣冠歸葬祖塋。」 今烏程有先生墓及祠堂。

徐神翁墓 ,在州治東七里。

周恪墓 ,在徐神翁墓之西,與唐道人同域,號「三仙墓。」

唐甘弼墓 在響林原

明吏部侍郎儲文懿巏墓 在州城西二里,工部右侍郎徐蕃墓 在州城北。

林會元春墓 ,在馬店莊。

王心齋艮墓 ,在州治東安豐場。

如皋縣

三國呂司馬岱墓 ,在縣東南六十里。

茅司徒墓 ,在縣西北一里。有耕者見其藏懸窆猶存,因急掩之。

宋王龍圖覿墓 ,在縣東三百步。

胡節推墓 ,在縣南十里。

《史知縣搢墓 》「搢,本北平三河人,明洪武末知縣事,秩滿九年,民復請留後,卒於官,貧不能歸,百姓負土營葬,子孫遂為如皋人。」

平倭塚 在西溪場。海道副使劉景韶勦倭,築為京觀。

《吳妃塚 》,疑為吳王楊渥妃也。

通州

唐駱賓王墓 在東門黃泥口。

宋金應墓 在州境。文天祥《記》云:「應以筆札往來吾門二十年,性烈而知義。去年從余勤王,補兩武資,今春特授承信郎、東南第六正將。及余使北,轉三官,授江南西路兵馬都監。」 余之北行也,人情莫不觀望,僚從皆散,雖親僕亦逃去。惟應上下相隨,更歷險難,奔波數千里,以為當然。蓋委身以從,死生休戚俱為一人者。至通州,住十餘日矣。閏月五日,忽伏枕,命醫三四熱病增劇,至十一日午,氣絕。予哭之慟。其殮也,以隨身衣服其棺如常。翌日,葬西門雪窖邊。棺之上排七小釘,又以一小板片覆于七釘之上,以為記,不敢求備者。邊城無主,恐貽身後之禍,異時遇便,取其骨歸葬廬陵,而後死者之目可閉也。傷哉《傷哉為賦二詩焚其墓前》「我為吾君役,而從乃主行。險夷寧異趣,休戚與同情。遇賊能無死,尋醫劇不生。通州一丘土,相望淚如傾。明朝吾渡海,汝魄在他鄉。六七年華短,三千客路長。招魂情黯黯,歸骨事茫茫。有子應年長,平生不汝忘。」

「查將軍墓 」 ,失其名,在州西門外查家壩。明李尚書敬墓 ,在西門外倉南。

夏孝子墓 在南門外,《轉水泓》。。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