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878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八百七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八百七十八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八百七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八百七十八卷目錄

 九江府部藝文二

  遊斜川有序      晉陶潛

  於南山往北山經湖中瞻眺 宋謝靈運

  入彭蠡湖口         前人

  登廬山           鮑昭

  又             前人

  石門新營所住四面高山迴溪石瀨茂林修竹

               謝靈運

  登石門最高頂        前人

  夜宿石門詩         前人

  登江中孤嶼         前人

  望孤石           鮑昭

  與沈助教同宿湓口夜別   梁何遜

  奉和百花亭懷荊楚     朱超道

  和百花亭懷荊楚      陳陰鏗

  奉使江州舟中七夕     庾肩吾

  自江州還入石頭詩      劉峻

  詠孤石          釋惠標

  潯陽陶氏別業       唐包融

  杪秋廬山西峰題準上人蘭若  錢起

  廬山蘭若          杜甫

  過龍泉精舍        孟浩然

  遊西林寺題蕭二兄郎中舊堂  韓愈

  題元八谿居        白居易

  香爐峰下新卜山居草堂初成偶題東壁

                前人

  香爐峰下新置草堂即事詠懷  前人

  草堂前開一池塘養魚種蓮日有幽趣

                前人

  重過江州題別遺愛草堂兼呈李十使君

                前人

  潯陽三題并序      前人

  大林寺桃花         前人

  李氏山房         宋蘇軾

  射蛟浦           蘇轍

  廬山大林峰        周惇頤

  李氏山房          朱熹

  廬山昭德源         前人

  廬山雙峰劍         前人

  天池            前人

  燕巢石          蔣之奇

  小孤山          謝枋得

  景德觀枕流        白玉蟾

  泛舟黃橋歸廬山       前人

  廬山          元揭傒斯

  小孤山          明劉基

  小孤山           楊溥

  淵明祠           宋濂

  石鐘山          王守仁

  東林寺           前人

  東林寺夜宿        董其昌

  江磯寺           金玫

  柬沈儒林遊廬山      陳繼儒

  煙水亭歌         洪周祿

  過彭澤           解縉

  出湖口           夏寅

  德安趨潯陽        李夢陽

 九江府部紀事

 九江府部雜錄

 九江府部外編

職方典第八百七十八卷

九江府部藝文二编辑

《遊斜川》有序
晉·陶潛
编辑

辛丑正月五日,天氣澄和,風物閒美。與二三鄉曲同遊斜川。臨長流望曾城,魴鯉躍鱗於將夕,水鷗乘和以翻飛。彼南阜者,名寔舊矣。不復仍為嗟嘆。若夫曾城傍無依接,獨秀中皋。遙想靈山有愛,嘉名欣對不足。倏爾賦詩悲日月之遂往,悼吾年之不留。各疏年紀。鄉里以記其時日:

開歲倏五日,吾生行歸休。念之動中懷,及辰為茲遊。 氣和天惟澄,班坐依遠流。弱湍馳文魴,閑谷矯鳴鷗。 迥澤散遊目,緬然睇曾丘。雖微九重秀,顧瞻無匹儔。 提壺接賓侶,引滿更獻酬。未知從今去,當復如此否。 中觴縱遙情,忘彼千載憂。且極今朝樂,明日非所求。

《於南山往北山經湖中瞻眺》
宋·謝靈運
编辑

朝旦發陽崖,景落GJfont陰峰。舍舟眺迴渚,停策倚茂松。 側逕既窈窕,環洲亦玲瓏。俛視喬木杪,仰聆大壑淙。 石橫水分流,林密蹊絕蹤。解作竟何感,升長皆丰容。初篁苞綠籜,新蒲含紫茸。海鷗戲春崖,天雞弄和風。 撫化心無厭,覽物眷彌重。不惜去人遠,但恨莫與同。 孤遊非情嘆,賞廢理誰通。

《入彭蠡湖口》
前人
编辑

客遊倦水宿,風潮難具論。洲島驟迴合,圻岸屢崩奔。 乘月聽哀狖,浥露馥芳蓀。春滿綠野秀,巖高白雲屯。 千念集日夜,萬感盈朝昏。攀崖照石鏡,牽葉入松門。 三江事多往,九派理空存。靈物怯珍怪,異人祕精魂。 金膏滅明光,水碧綴流溫。徒作千里曲,絃絕念彌敦。

《登廬山》
鮑昭
编辑

懸裝亂木區,薄旅次山楹。千巖盛阻積,萬壑勢迴縈。 巃嵷高昔貌,紛亂襲前名。洞澗窺地脈,聳樹隱天經。 松磴上迷密,雲竇下縱橫。陰冰實夏結,炎樹信冬榮。 嘈囋晨鶤思,叫嘯夜猿清。深崖伏化跡,穹岫閟長靈。 乘此樂山性,重以遠遊情。方躋羽人途,永與煙霧并。

编辑

訪世失隱淪,從山異靈士。明發振雲冠,升嶠遠棲止。 高峰隔半天,長崖斷千里。氛霧承星辰,潭壑洞江汜。 嶄絕類虎牙,巑岏象熊耳。埋冰或百年,韜樹必千祀。 雞鳴清澗中,猿嘯白雲裏。瑤波逐穴開,霞石觸峰起。 迴互非一形,參差悉相似。傾聽鳳管賓,緬望釣龍子。 松桂盈膝前,如何穢城市。

《石門新營所住四面高山迴溪石瀨茂林修竹》
编辑

謝靈運

躋險築幽居,披雲臥石門。苔滑誰能步,葛弱豈可捫。 嫋嫋秋風過,萋萋春草繁。美人遊不還,佳期何出敦。 芳塵凝瑤席,清醑滿金尊。洞庭空波瀾,桂枝徒扳翻。 結念屬霄漢,孤景莫與諼。俯濯石下潭,仰看條上猿。 早聞夕飆急,晚見朝日暾。崖傾光難留,林深響易奔。 感往慮有復,理來情無存。庶持乘日車,得以慰營魂。 匪為眾人說,冀與智者論。

《登石門最高頂》
前人
编辑

振策尋絕壁,夕息在山棲。疏峰抗高館,對嶺臨迴溪。 長林羅戶穴,積石擁階基。連巖覺路塞,密行使徑迷。 來人忘新逕,去子惑故溪。活活多流駛,噭噭夜猿啼。 忱冥豈別理,守道自不攜。心契九秋幹,目翫三春荑。 居常以待終,處順故安排。惜無同懷客,共登青雲梯。

《夜宿石門詩》
前人
编辑

朝搴苑中蘭,畏彼霜下雪。暝還雲際宿,弄此石上月。 鳥鳴識夜棲,木落知風發。異音同至聽,殊響俱清越。 妙物莫為賞,芳醑誰與伐。美人竟不來,陽阿徒晞髮。

《登江中孤嶼》
前人
编辑

江南倦歷覽,江北曠周旋。懷新道轉迥,尋異景不延。 亂流趨正絕,孤嶼媚中川。雲日相輝映,空水共澄鮮。 表靈初莫賞,蘊真誰為傳。想像崑山姿,緬邈區中緣。 始信安期術,得盡養生年。

《望孤石》
鮑昭
编辑

江南多暖谷,雜樹茂寒峰。朱華抱白雪,陽條熙朔風。 蚌節流綺藻,輝石亂煙虹。泄雲去無極,馳波往不窮。 嘯歌清漏畢,徘徊朝景終。浮生會當幾,歡酌每盈衷。

《與沈助教同宿湓口夜別》
梁·何遜
编辑

我為潯陽客,戒旦乃西遊。君隨春水駛,雞鳴亦動舟。 共泛湓之浦,旅泊次城樓。華燭已消半,更人數唱籌。 行人從此別,去去不淹留。

《奉和百花亭懷荊楚》
朱超道
编辑

亭高登望極,春心遠近同。莫恨荊臺隱,雲行不礙空。 柳色浮新翠,蘭心帶殘紅。若因鵬舉便,重上龍門中。

《和百花亭懷荊楚》
陳陰鏗
编辑

江陵一柱觀,潯陽千里潮。風煙望似接,川路恨成遙。 落花輕未下,飛絲斷易飄。藤長還依路,荷生不避橋。 陽臺可憶處,惟有暮將朝。

《奉使江州舟中七夕》
庾肩吾
编辑

九江逢七夕,初弦值早秋。天河來映水,織女欲扳舟。 漢使俱為客,星槎共逐流。莫言相送浦,不及穿針樓。

《自江州還入石頭詩》
劉峻
编辑

鼓枻浮大川,延睇洛城觀。洛城何鬱鬱,杳與雲霄半。 前望蒼龍門,斜瞻白鶴館。槐垂御溝道,柳綴金堤岸。 迅馬晨風趨,輕輿流水散。高歌梁塵下,緪瑟荊禽亂。 我思江海遊,曾無朝市玩。忽寄靈臺宿,空軫及關歎。 仲子入南楚,伯鸞出東漢。何能栖樹枝,取斃王孫彈。

《詠孤石》
釋惠標
编辑

中原一孤石,地理不知年。根含彭澤浪,頂入香爐煙。 崖成二鳥翼,峰作一芙蓮。何時發東武,今來鎮蠡川。

《潯陽陶氏別業》
唐·包融
编辑

陶家習先隱,種柳長江邊。朝夕潯陽郭,白衣來幾年。 霽雲明孤嶺,秋水澄寒天。物象自清曠,野情何綿聯。 蕭蕭丘中賞,明宰非徒然。願守黍稷稅,歸耕東山田。

《杪秋廬山西峰題準上人蘭若》
錢起
编辑

向山看霽色,步步豁幽性。反照亂流明,寒空千嶂淨。 石門有餘好,霞殘月欲映。上詣遠公廬,孤峰縣一徑。 雲裏隔窗火,松間下山磬。客到兩忘言,棲心與禪定。

《廬山蘭若》
杜甫
编辑

巫山不見廬山遠,松林蘭若秋風晚。一老猶鳴日暮 鐘,諸僧尚乞齋時飯。香爐峰色隨晴湖,種杏僊家近 白榆。飛錫去年啼邑子,獻花何日許門徒。

《過龍泉精舍》
孟浩然
编辑

亭午聞山鐘,起行散愁寂。尋林採芝去,谷轉松蘿密。 旁見精舍開,長廊GJfont僧畢。石渠流雪水,金子耀霜橘。 竹房思舊遊,過憩終永日。入洞窺石髓,傍岸採蜂蜜。 日暝辭遠公,虎溪相送出。

《遊西林寺題蕭二兄郎中舊堂》
韓愈
编辑

中郎有女能傳業,伯道無兒可保家。偶到春山曾住 處,幾行衰淚落煙霞。

《題元八谿居》
白居易
编辑

溪嵐漠漠樹重重,水檻山窗次第逢。晚葉尚開紅躑 躅,秋房初結白芙蓉。聲來枕上千年鶴,影落杯中五 老峰。更愧殷勤留客意,魚鮮飯細酒香濃。

《香爐峰下新卜山居草堂初成偶題東壁》五首
编辑

前人

五架三間新草堂,石階桂柱竹編牆。南簷納日冬天 暖,北戶迎風夏月涼。灑砌飛泉纔有點,拂窗斜竹不 成行。來春更葺東廂屋,紙閣蘆簾著孟光。

喜入山林多息影,厭趨朝市久勞生。早年薄有煙霞 志,晚歲深諳世俗情。已許虎溪雲裏臥,不爭龍尾道 前行。從茲耳界應清淨,免見啾啾毀譽聲。

長松樹下小溪頭,斑鹿胎巾白布裘。藥圃茶園為產 業,野麋林鶴是交遊。雲生澗戶衣裳潤,嵐隱山廚火 燭幽。最愛一泉新引得,清泠屈曲遶階流。

日高睡足猶慵起,小閣重裘不怕寒。遺愛寺泉攲枕 聽,香爐峰雪撥簾看。匡廬便是逃名地,司馬仍為送 老官。心泰身寧是歸處,故鄉何獨在長安。

宦途從此心長別,世事從今口不言。豈止形骸同上 木,兼將壽夭任乾坤。胸中壯氣猶難遣,身外浮雲何 足論。還有一條遺恨事,高家門館未酬恩。

《香爐峰下新置草堂即事詠懷》
前人
编辑

香爐峰北面,遺愛地西偏。白石何鑿鑿,清流亦潺潺。 有松數十株,有竹千餘竿。松將翠傘蓋,竹倚青琅玕。 其下無人居,悠哉多歲年。有時聚猿鳥,終日空風煙。 時有沉冥子,姓白字樂天。平生無所好,見此心依然。 如獲終老地,忽乎不知遷。架岩結茅宇,斷壑開茶園。 何以洗我耳,屋頭飛落泉。何以洗我眼,砌下生白蓮。 左手攜一壺,右手拏五絃。傲然意自足,箕踞於其間。 興酣仰天歌,歌中聊寄言。言我本野夫,誤為世網牽。 時來昔捧日,老去今歸山。倦鳥得茂樹,涸魚反清源。 捨此欲焉往,人間多險難。

《草堂前開一池塘養魚種蓮日有幽趣》
编辑

前人

淙淙三峽水,浩浩萬頃陂。未知新塘上,微風動漣漪。 小萍加汎汎,初蒲正離離。紅鯉二三寸,白蓮八九枝。 遶水欲成徑,護堤方插籬。已被山中客,呼作白家池。

《重過江州題別遺愛草堂兼呈李十使君》
编辑

前人

曾住爐峰下,書堂對藥臺。斬新羅徑合,依舊竹窗開。 砌水親曾決,池荷手自栽。五年方蹔至,一宿又須迴。 縱未長歸得,猶勝不到來。君家白鹿洞,聞道亦生苔。

《潯陽三題》并序
前人
编辑

廬山多桂樹,湓浦多修竹。東林寺有白蓮花皆植物之貞勁秀異者。雖宮圃省寺中未必能盡有,夫物以多為賤,故南方不貴重之。至有蒸炊,其桂剪葉,其竹白眼。於蓮花者,余惜其生於此土也,因賦三題以唁之。

《廬山桂》

偃蹇月中桂,結根依青天。天風遶月起,吹子下人間。 飄零委何處,乃落匡廬山。生為石上桂,葉如剪碧鮮。 枝幹日長大,根荄日牢堅。不歸天上月,空老山中年。 廬山去咸陽,道里三四千。無人為移植,得入上林園。 不及紅花樹,長栽溫室前。

《湓浦竹》

潯陽十月天,天氣仍溫燠。有雪不殺草,有風不落木。 元冥氣力薄,草木冬猶綠。誰肯湓浦頭,迴眼看修竹。 其有顧盼者,持刀斬且束。剖劈青琅玕,家家蓋牆屋。 吾聞汾晉間,竹少重如玉。胡為取輕賤,生此西江曲。

《東林蓮》

東林北塘水,湛湛見底清。中生白芙蓉,菡萏三百莖。 白日發光彩,清飆散芳馨。洩香銀囊破,瀉露玉盤傾。 我慚塵埃眼,見此瓊瑤英。乃知紅蓮花,虛得清淨名。 夏萼敷未歇,秋房結纔成。夜深眾僧寢,獨起繞池行。 欲收一顆子,寄向長安城。但恐出山去,人間種不生。

《大林寺桃花》
前人
编辑

人間四月芳菲盡,山寺桃花始盛開。長恨春歸無覓 處,不知轉入此中來。

===
《李氏山房》
宋·蘇軾
===彭蠡東北源,廬阜西南麓。何人修水上,種此一雙玉。

思之不可見,破宅餘修竹。四鄰戒莫犯,十畝森如束。 我來仲夏初,解籜呈新綠。幽鳥向我鳴,野人留我宿。 徘徊不忍去,微月掛喬木。遙思他年歸,解組巾一幅。 對床老弟兄,夜雨鳴竹屋。臥聽鄰寺鐘,書窗有殘燭。

《射蛟浦》
蘇轍
编辑

萬騎巡遊遍,千帆破浪輕。射蛟江水赤,教戰越人驚。 山轉樓船影,岸摧連櫓聲。祈招無為賦,酣寢盡平生。

《廬山大林峰》
周惇頤
编辑

三月山房暖,林花互照明。路盤層頂上,人在半空行。 水色雲含白,禽聲谷應清。天風拂襟袂,縹緲覺身輕。

《李氏山房》
朱熹
编辑

躡石尋急澗,穿林過重岡。俛入幽谷遝,仰見奇峰蒼。 李公固妙年,讀書此雲房。一去上臺閣,致身何慨慷。 蘇公寄藏書,文字有耿光。餘事亦騷雅,戲墨仍風霜。 兩公不歸來,歲月忽已荒。何用違遺烈,寒泉薦孤芳。

《廬山昭德源》
前人
编辑

景幽人跡少,惟有紫源長。水接天池綠,花分繡谷香。 僧閒多老大,寺古半荒涼。卻怪尋山客,何由到上方。

《廬山雙劍峰》
前人
编辑

山神呵護寶雲遮,儼共騰空兩鏌GJfont。光彩飛名鎮千 古,望中肝膽落奸邪。

《天池》
前人
编辑

竦身長林端,策足層崖表。仰瞻空界闊,俯歎塵寰小。 天池西嶔崟,佛手東窈窕。杖履往復來,憑軒瞰歸鳥。

《燕巢石》
蔣之奇
编辑

墨窩化石鎖煙苔,巖上茅空煙又開。塵劫一聲清磬 裏,至今猶有燕飛來。

《小孤山》
謝枋得
编辑

人言此是海門關,海眼無涯駭眾觀。天地偶然留砥 柱,江山有此障狂瀾。堅如勇士敵場立,危似孤臣末 世難。明日登峰須造極,渺觀宇宙我心寬。

《景德觀枕流》
白玉蟾
编辑

寒泉瀉破青山腹,青山不改寒泉綠。窗外噴薄萬斛 珠,倚溪看此數間屋。有客來坐亦忘歸,溪南溪北千 竿竹。

《泛舟黃橋歸廬山》
前人
编辑

清風為我送歸船,數粒青松起薄煙。帆影驚飛秋水 雁,櫓聲攪斷夕陽蟬。幾人家住溪頭岸,一片雲生水 底天。滿眼良朋無好酒,此心已掛九江邊。

《廬山》
元·揭傒斯
编辑

香爐峰色紫生煙,一入京華路杳然。雲碓秋閒舂藥 水,雨犁春臥種芝田。書憑海鶴來時寄,劍自潭蛟去 後縣。忽報歸期驚倦客,獨淹微祿負中年。

《小孤山》
明·劉基
编辑

兩崖相夾石為門,萬水東流去不奔。拔地一峰形自 險,擎天獨柱勢猶尊。魚龍並躍春初暖,風雨來時晝 易昏。想見當年神禹鑿,奇功千古至今存。

《小孤山》
楊溥
编辑

誰鑿闌江石,成功大禹先。百川同赴海,一柱獨擎天。 月出潛蛟舞,風來過鳥旋。重遊任夷險,但見雪盈顛。

《淵明祠》
宋·濂
编辑

官船晚泊潯陽郭,把酒長懷靖節賢。腰折竟辭彭澤 米,眉攢寧種遠公蓮。歸來松菊開三徑,老去柴桑受 一廛。晉代衣冠誰避世,劉家社稷自書年。雖云富貴 非吾願,已有清高獨爾傳。千載令人弔遺跡,好山青 立縣門前。

《石鐘山》
王守仁
编辑

我來扣石鐘,洞野鈞天深。荷蕢山前過,譏予尚有心。

《東林寺》
前人
编辑

東林日暮更登山,峰頂高僧有蘭若。蘿雲磴道石參 差,水聲澗底樹高下。遠公學佛卻援儒,淵明嗜酒不 入社。我亦愛山仍戀官,同是乾坤避人者。我歌白雲 聽者寡,山自點頭泉自瀉。月明壑底忽驚雷,夜半天 風吹屋瓦。

《東林寺夜宿》
董其昌
编辑

偃息東林下,悠然澹旅情。泉歸虎谿靜,雲度雁天輕。 蒼蘚封碑古,優曇應記生。預愁鐘鼓動,擾擾又晨征。

《江磯寺》
金·玫
编辑

欲盡看廬興,茲山第一遊。磯流分楚越,帆影斷汀洲。 石徑依松遠,雲門得月幽。從來題和少,GJfontGJfont此靈丘。

《柬沈儒林遊廬山》
陳繼儒
编辑

籃輿遊倦便貪眠,彝鼎圖書自在緣。洗耳尚逢高士 笑,折腰肯受小兒憐。白駒谷口花迷路,黃犢廬邊稻 滿田。雪色後槽新壓酒,客來不費杖頭錢。

《煙水亭歌》
洪周祿
编辑

澄湖如鏡秋痕澹,雀舫聲移驚GJfont灩。淺苔雲靚漲疏 霜,堤柳歸鴉飛片片。禪天龍護走奔虹,仙逕煙霏盤 紫電。江帆日落星浦流,夕陽小橋人影亂。匡峰亙面 削芙蓉,時有白雲層鎖斷。山姿湖貌足幽尋,晴好雨 奇姿汗漫。野燐忽復劃魚燈,罾影長空拖素練。把酒誰堪問主賓,寶月芳汀花雨散。笙歌元草醉宗風,千 年事業湖山半。

《過彭澤》
解縉
编辑

青山深一縣,隱隱見人家。亂石邊江出,孤帆帶日斜。 翠添官舍柳,香泛驛樓花。不見陶彭澤,湓城起暮鴉。

《出湖口》
夏寅
编辑

我舟九江來,望望出湖口,鞋山上下石絕斗。五老峰 前一杯酒,古來豪傑今何有。借爾廬山一片雲,太湖 揚瀾入吾手。作為霖雨濟九州,蘇息蒼生天與否。

《德安趨潯陽》
李夢陽
编辑

始征晨風息,雲流日色展。豋陸艱且澀,厲澗一何緬。 維時仲秋交,颯颯林飆捲。綠竹垂我車,丹花映行幰。 冒巒唯有松,繡石盡成蘚。攀搴雖多悅,亙頓迺勞倦。 日中迫廬岳,蹊徑愈迴蹇。雲湧連遙崿,雨暗失近巘。 奔崩萬壑會,嶮絕一徑轉。遽距川梁沒,幸遇石瀨淺。 道以習坎利,用待既濟顯。介石諒益固,巨川豈遂眩。 誰哉能預謀,隨寓期可遣。

九江府部紀事编辑

《府志》:漢高帝五年,灌嬰渡江定吳,豫章郡築九江城。 質帝本初元年二月庚辰,詔曰:九江、廣陵二郡數離 寇害,殘夷最甚。生者失其資業,死者委尸原野。昔之 為政,一物不得其所,若己為之。況我元元嬰此困毒 方春戒,節賑濟乏GJfont、掩骼埋胔之時。其調比郡見穀, 出稟窮弱,收葬枯骸,務加埋卹,以稱朕意。

獻帝十三年,周瑜破曹操于赤壁,使程普駐兵瑞昌。 忽有群烏飛集軍中,以為祥。既得捷,遂名赤烏鎮。 晉武帝太康元年正月,王渾出江西克吳潯陽。 懷帝永嘉元年,瑯琊王承制易置江州刺史,華軼不 從遣。王敦、甘卓、周訪等討之,戰於湓口,又戰於彭澤。 前刺史衛展燒城內應,斬軼首傳於建業。以訪為潯 陽太守。

愍帝建興五年,杜弢別將杜弘出海昏湓口,騷動周 訪。步上柴桑偷渡而擊之,斬首數百,弘敗走。

明帝時,王敦舉兵反。三月甲午,帝親披甲徇六師于 郊外。遣平南將軍陶侃領江州,安南將軍甘卓領荊 州,各帥所統以躡敦。後大寧元年,王敦以其兄含都 督江西軍。從弟彬為江州刺史。

成帝咸和二年十一月,蘇峻反。次年正月,溫嶠起義 兵次於潯陽。陶侃遣其督護龔登受嶠節度。峻攻青 溪柵。卞壼父子俱死,庾亮奔潯陽。五月,溫嶠與陶同 趨建業討斬之。十二月壬辰,右將軍郭默殺平南將 軍江州刺史劉引,掠其女及諸妾并金寶。還船自為 江州太尉。陶侃以明年五月乙卯,與庾亮帥師討默。 默欲南據豫章,而陶侃已至城下築土山以臨之。諸 將大集圍之數重,默將宋侯縛默降於軍門。斬其首。 哀帝隆和元年,張駿殺江州督護趙毘以叛。江州刺 史桓沖討斬之。

安帝隆安二年七月,桓元、殷仲堪、楊佺期等舉兵反。 軍至湓口,刺史王渝奔於臨川,元遣人追獲之。既而 桓元求領江荊二州,以桓偉為江州,鎮夏口,桓振等 戍湓口。

元興二年,桓元殺元顯,以桓石生為江州。詐言江州 甘露降。十二月篡位。辛亥帝蒙塵於江州。

三年,逼帝西上。劉裕、劉毅、何無忌共謀興復元。戰敗 走潯陽。江州刺史郭昶之為資其兵力器仗具乘輿 法物。元又逼帝西上,以兵守湓口。裕等破郭佺、何澹 之。郭昶之於桑落洲進師潯陽。毅與劉道規又敗之 於崢嶸洲。益州督護馮遷斬桓元,送其首。

六年盧循入寇。三月,征南將軍何無忌與戰於豫章, 圍之。五月,劉毅戰於桑落洲,又敗焉。秋七月,循寇荊 州為劉道規所敗。復走潯陽。十二月,劉裕敗之於豫 章。明年為交州刺史杜惠度所斬。

宋文帝元嘉三十年,都督江州刺史武陵王駿舉兵 討逆,邵斬之。

武帝孝建元年二月,江州刺史臧質以南郡王義宣 舉兵反。六月戊辰臧質走武昌,為人所斬。

明帝泰始元年十一月,江州刺史晉安王子勛舉兵 反。安陸王子綏、潯陽王子房、臨海王子皆舉同逆。 二年春正月,子勛即帝位於潯陽。改年義嘉。八月,建 安王休仁率軍討賊。子勛見殺,葬於廬山。

蒼梧王元徽二年夏五月壬午,江州刺史桂陽王休 範舉兵攻建康。袁粲謂諸將曰:孤昔受先帝付託,不 能綏靖國家。請與諸君同死社稷。披甲上馬將驅之。 於是陳顯達引兵出戰,大破,斬之。進平東府擒群賊。 六月癸卯,晉熙王燮遣軍克潯陽,江州平。

齊武帝永明四年,蕭賾為晉王燮長史,以九江中流 可以待敵,乃據湓口城為戰守,備於湓城掘塹得大 錢曰太平百歲。於時城內乏水欲引水入城。始鑿即 有泉湧出。昇明二年,遷江州刺史。

二年六月,荊州刺史沈攸之等皆起義兵,同討休範進。克江州,殺其二子而還。初,晉安王子懋以征南大 將軍江州刺史敕留西楚部曲。子懋欲將二三千人 往,陳顯達曰:殿下若不留部曲,便是大違敕旨。子懋 計未立,還鎮潯陽。延興元年,加侍中聞鄱陽隨郡二 王見殺,欲起兵赴難。與參軍周英、防閤、陸超之議傳 檄荊郢入討君側。事成則宗廟獲安,不成猶為義鬼。 防閤、董僧惠攘袂曰:此州雖小,孝武亦嘗用之。今以 勤王之師橫長江指北闕,以請鬱林之過,誰能對之。 於是部分兵將入匡社稷。母阮在都遣書欲密迎。阮 報同產弟于瑤之為計。瑤之馳告明帝。於是遣中護 軍王元邈平。西將軍王廣之南北討使軍主裴叔業, 與瑤之先襲潯陽聲云,為郢府司馬。子懋知之,遣三 百人守盆城。叔業泝流直上襲盆城。子懋先具船於 稽亭渚。聞叔業得盆城,乃據州自衛。子懋部曲多雍 土人,皆踴躍願奮。叔業畏之,遣于瑤之說子懋。子懋 既不出兵攻叔業,眾人稍阻中兵。參軍于琳之以袖 障面,使人害之。

東昏侯遣將軍陳伯之鎮江州。為寧朔將軍吳子陽 等聲援梁高祖。蕭衍謂諸將曰:夫征討之事惟聽威 聲。今加湖之敗誰不讋服。陳虎牙即伯之子狼狽奔 歸,彼間人情理應恟懼,九江可傳檄而定。因搜所獲 俘,囚得伯之。幢主蘇隆之厚加賞賜,使致命焉。蘇隆 之反命衍命鄧元起,即日沿流將至,潯陽陳伯之收 兵退保湖口。其子虎牙守湓城。及衍至,乃束甲請 罪。

梁武帝天監元年,江州刺史陳伯之反,兵敗奔魏。以 王茂為江州刺史。五年三月,陳伯之叛魏復歸梁。 簡文帝大寶元年,侯景遣任約寇江州。約至盆城潯 陽,王太心出兵,戰敗。遂以州降。巴州人黃法GJfont有勇 力,合徒眾保鄉里。太守賀詡下江州,命法GJfont監郡事。 初,侯景之起,莊鐵降于景。復叛之。潯陽王太心以為 豫章內史。鐵至郡即叛,引兵襲潯陽。太心遣其將徐 嗣徽逆擊破之,鐵以單騎還豫章。

元帝承聖元年二月,王僧辯帥兵發自潯陽,帝馳檄 四方購獲。景及同逆者封萬戶開國公,絹布五萬匹。 陳霸先以江州刺史帥師發自豫章,次桑落洲。時僧 辯已發湓城,會帝於白茅灣,刑牲明約進次,大雷軍 人杜稜夢雷池君神,自稱征討大將軍,乘朱航陳甲 仗下征侯景。須臾便還。云已殺賊。景眾果潰于慶。自 鄱陽還豫章。侯閉門拒之。慶走江州,王僧辯乘勝 下盆城。陳霸先出南康于慶,棄城走。

陳武帝永定元年,王琳克江州,獲其將周文育、侯安 都,以長鎖繫之。明年,琳在白水浦。文育安都賂守者 得脫,上岸歸於陳。陳復其官。

三年五月,北江州刺史熊曇朗殺都督周文育,舉兵 反。王琳遣其將常眾愛率兵援余勱。六月,侯安都敗。 眾愛等於左里獲琳從弟襲、主帥羊GJfont等四十餘眾。 愛遁走廬山,人斬之。傳首建業。八月,江州刺史周迪 斬曇朗,傳首建業。九月,周將獨孤盛與賀若敦領兵 趨巴湘。水陸俱進。太尉侯自潯陽禦之。十月侯 襲,破獨孤盛於楊葉洲,盛登岸築城自保。詔司空侯 安都,會南拒周軍,獨孤盛潛遁走。 七年,詔江郢等十二州所部,在江北諸郡置雲旗義 士。往大軍及諸鎮備防。

隋初,江州司馬黃偲棄城而走。

陳潯陽太守陸沖容以其城降。

大業十二年,摻師乞僭號改元,據豫章。以其黨鄱陽 人林士弘為大將軍。隋師討師乞。師乞中流矢死。而 士弘收其眾復戰彭蠡軍,遂大振。自稱南越王。臨川、 廬陵、南康、宜春之豪傑皆殺其守令以附。北盡九江, 南暨番禺,皆為其所有。

唐高祖武德六年,安州刺史李大亮徇廣州至九江, 會輔公祏反,以計擒其將善安。

德宗貞元間,曹王皋節度江西,李希烈南侵皋,與王 鍔兵三千使屯潯陽。而自以全軍臨九江襲蘄州。遂 以眾濟,乃表鍔為江州刺史。

僖宗乾符四年,江西賊柳彥璋陷江州,執刺史陶祥。 於是詔左武衛將軍劉秉仁為江州刺史。勒兵乘單 舟入賊柵,賊大駭。相率迎降,遂斬彥璋。

宋太祖開寶七年九月,命曹彬、曹翰等率師伐江南。 明年二月,彬進圍金陵。南唐李後主遣朱令贇以上 江兵入援。時勝兵十五萬,屯於湖口不進。王明樹長 木洲浦間若帆檣。疑之,益逗遛。後主屢促之,至皖城 交戰,船為宋兵所圍。令贇自救之,被執。餘兵皆潰,城 且陷。彬焚香籲誓,兵不血刃。而曹翰攻江州刺史謝 彥實,欲以城降。指揮胡則與宋德明等殺彥實,為南 唐固守。既而城破,翰腰斬。則縱兵擄掠,盡屠其民,墮 城七尺,使後不可守。

宋太祖平江南曹翰,屠江州,因載廬山東林寺鐵羅 漢五百歸潁州。新佛舍調巨艦數十餘艘,滿載金帛, 時號押綱羅漢。高宗建炎三年冬十月,金人自黃州渡江。劉光世引 軍遁知州韓梠棄城去。逆賊李成犯縣界,兇焰不可 禦。忽龍泉白霧滃然四起,遮蔽原野,旌旗莫辨。成兵 潰散。宣撫岳飛領兵襲,後不戰而勝。

四年八月,李成請降於江州。九月,劉光世移屯江州。 冬十月,馬進兵犯江州。資政殿大學士兼禮部侍郎 王易簡等三百人皆遇害。甲午,命楊惟忠率兵屯守。 十一月,呂頤浩遣巨師古救江州,為進所敗。師古奔 洪州。

紹興元年,馬進陷江州。守臣姚舜明棄城去。三月,呂 頤浩遣兵擊李成于湖口。大敗之。丙午,張浚、楊沂中、 岳飛渡江擊馬進,大敗之。庚戌復進于筠河。復筠州。 進奔江州。甲子張浚追至江州,進敗去。乙丑,浚復江 州。楊沂中引兵追擊,進又大敗之。成奔蘄州。五月,張 浚及李成戰於黃梅縣,殺馬進。成敗遁歸。八月,張用 以部兵五千人至瑞昌歸張浚。浚乃班師凱旋,軍容 愈盛。遂以用為本軍統制。九月以楊惟忠知江州兼 管內安撫使。

二年四月,江西賊趙進寇瑞昌。楊惟忠討降之。六月, 岳飛屯駐江州。詔岳飛赴行在留。精兵萬人屯江州。 二十九年五月丁巳,詔殿前選統制官部兵千人戍 江州,彈壓盜賊每歲一更。

三十年五月初,置江州御前諸軍都統制,以步軍司 前軍都統制戚方為之。

三十一年五月,命兩浙、江湖、福建諸州起禁軍弓弩 手部送江州軍前。

德祐元年正月丙戌,元軍次江州。提舉江州興國軍。 呂師夔與江西安撫使、知江州錢真孫以城降。伯顏 以師夔為江西守。伯顏至湖口繫浮橋以渡,風迅水 駛橋不能就,禱於大孤山神而風息橋成。大軍畢濟。 元順帝至正十一年,徐壽輝兵起河南。明年正月陷 武昌,破瑞昌。縣總管李黼檄諸鄉落聚木石於險塞 以遏賊之歸路。與戰,大敗之。逐北六十里所過木石 交下,橫尸蔽路,殺獲二萬餘。又植七星樁於沿岸水 中,賊舟遇樁皆不得動。以火箭射之,溺死無算。二月, 賊將薄城至甘棠湖,焚西門,轉攻東門。賦入與之巷 戰,黼墜馬罵而死。

十二年,平章星吉復池州,復湖口,克江州。乃柵小孤, 據湖口綴其要衝以圖恢復。而糧乏援絕,誓以死守。 賊以大船來攻,編葦為大筏塞上,下流火之,吉為流 久所中,凡七日不食,北向再拜而死。吉既死,主者皆 逃。安慶被圍急。諸將皆欲自守汛地卜顏。鐵木兒收 集殘兵解安慶之圍,復池州諸縣。五月戰於望江,戰 於小孤及彭澤,又戰於龍、開河,皆破走之。進復江州 留兵戍守,獲其偽將相四十餘人,壽輝僅以身免。 十九年,徐壽輝自漢陽至江州。友諒以江州為都居 之,自稱漢王。置官屬,及太平既陷。乃殺壽輝稱皇帝。 國號漢。改至正二十年為大義元年,以兵襲龍江關, 大敗而還。

二十一年辛丑八月,明太祖親征友諒,攻江州,廖永 忠造橋于舳曰:天橋以舳。傅城率軍士乘之入,遂取 江州。友諒奔武昌進拔蘄。黃興國、黃梅廣、濟康、茂才 取瑞昌。

二十三年癸卯四月,陳友諒以兵六十萬破江州,攻 南昌。朱文正等力戰禦之。遣千戶張子明告急於京 師,秋太祖親帥舟師二十萬人西援南昌。友諒解圍, 東出鄱湖。逆戰遇於康郎山,徐達迎,敗其前鋒一巨 艘。死者千五百人。達回守建康戊子常遇春與漢人 聯舟而戰。俞通海縱火焚敵舟二十餘艘,御舟膠於 沙。漢將張定邊欲犯御舟,常遇春射退之。水驟湧御 舟進,俞通海來援。遇春、通海、永忠以飛舸追定邊,定 邊身被十餘矢走。己丑,用郭興策,縱火船焚友諒戰 艦數百艘。偽王陳友仁、陳友貴、平章陳普略等皆焚 死。軍士殺溺死者十數萬。十里之內,湖水盡赤。庚寅 廖永忠、俞通海趙庸汪興祖,以六舸深入搏戰。明師 乘之大敗。辛卯又敗。欲退保鞋山。明師據嬰子口扼 之,不得出。是夕,明舟泊左蠡。相持三日,未決。俞通海 等言湖水多淺難,迴旋若移軍入江。據敵上流可以 萬全。劉基亦請移軍湖口,以金木相剋。日勝從之。八 月八日,明師移屯南湖觜。江兩岸列砦柵布戰。艦具、 火舟、火筏中流傳警以俟友諒。二十七日壬戌,友諒 糧盡,遂緣江下流走。禁江欲遁去,明師追擊,大破之。 友諒中流矢貫睛,及顱而死。俘其子善兒。平章陳晉 榮以餘眾十萬,樓船若干艘降。其夜張定邊以小舟 載友諒尸及其子理奔還武昌。

九江府部雜錄编辑

《桯史》:九江郡自梁太清始奠湓口。湓口乃漢灌嬰所 築也。灌井在焉。城負江面,山形勝盤踞,三方阻水,頗 難於攻取。開寶中,曹翰討胡則踰年不下。或獻計於 翰曰:城形為上水龜,非腹脅不可攻。從之,果得城。至 今父老指所由入云:在北闉新倉後郡治之前對康 廬有雙峰劍。乾道間,蜀人唐立方、文若來為守。謂翰 實屠城。而李成等寇亦嘗入郛殘其民,取陰陽家說 意劍所致。乃闢譙樓前地,築為二城,夾樓矗其上,謂 之匣樓。曰匣實藏劍江人相勸成之有日者過其下 曰:是利民而不利於守。立方聞之,不以為意。居一年 果卒。其異如此。方故知名嘗為中書舍人,終之年六 十八。

錢希言《琵琶亭記》:潯陽江頭白馬廟一帶,卻有楓葉 蘆花蕭瑟景,但恨無斷猿聲耳。飛樓峻嶒插水中,何 不飾以丹堊。改署琵琶亭。子即勒司馬。詩篇其上乎 許大山川覓一沾,沾解事人不可得。

《暇日記》:彭澤縣在江東岸,山崦中必無東日,但有西 照。

九江府部外編编辑

《一統志》:袁州人徐璠舟過大孤山,遇二生云:家袁州 仰山下。遂同載而歸,至浦東告別,期於石橋相訪。後 徐至其地見二龍焉。

《湖口縣志》:萬曆間,有生員楊某者家在城南寅賓門 外。夜飲城中,乘月獨歸。將至大虹橋,遙見數人坐於 橋上相謂曰:福建子至矣。俱躍入水。即渡橋數十步, 顧見數人仍坐橋上。且嘆且吟曰:昔日紗籠逢叔度, 今朝重遇晉江人。叱之不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