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932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九百三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九百三十二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九百三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九百三十二卷目錄

 浙江總部彙考二

  浙江賦役考二徭役附 鹽課附

  浙江風俗考

  浙江兵制考

職方典第九百三十二卷

浙江總部彙考二编辑

浙江賦役考二徭役附 鹽課附 《通志》编辑

康熙十年,督撫盡革,見年糧長之名,酌定均里均甲之法,各甲悉照自己戶下應徵銀米依限完納官收官兌,兆民便之,其良法有四,一革糧見則值卯之,銀省一分,限期則預徵之擾絕。一設易知小單則飛灑之奸杜,一自運官兌則軍役之累除,善政行而宿弊盡滌,是誠催科中之撫字也,外如皂隸弓兵門子馬夫之屬,既昔之銀力,二差具詳,《賦役全書》茲,不贅列。

附均里均甲始末。

康熙十年大造,據嘉善令莫大勳申稱善邑,於順治壬辰大造奸豪蠹書創立一百二十畝定役,十分十二畝定役,一分之法以害民,如有田十三畝者,即截十二畝,榜掛充役一分,另截一畝,編為甲戶,外撥十八畝以補三十畝之額,由是田多畏役者百計花分四散詭寄,而豪奸乘機漁利矣,遂有豪強之輩賄囑里書將田懸空以待良弱之民,有田十二畝排入役榜,俟榜冊既定,將田徐徐放出,而為良弱名下之甲戶,可憐貧弱之民伺候於豪強之門,沬趣於悍僕之側,而莫敢誰何累比累賠,鬻妻賣子,慘無可訴,此淳良充役之苦也,又有豪奸以充役為利藪,本無寸土,賄囑總書榜掛役名,擇鄉愚殷實之田編為甲戶,遞年銀米耗上加耗,見年糧里勒索重賠,恣意苛派,吸髓剝膚,十年炙逼,毛骨俱枯矣,此又淳良為甲戶之苦也,更可駭者,積奸冊書先擇殷戶田地懸虛隱閣,以致一圖之內竟無一千二百畝充役之數,於是十甲之內,充役者少,議罰里書代役幾分,里書甘認其役待榜冊已定,遂將殷戶捏立鬼名,指為甲戶,輒肆貪饕,或將田地隱匿名則虛賠實則侵肥,此又冊書魚肉淳良之弊也,目擊心傷,亟圖補救,盡革掛榜限役之錮弊,擬令里書將各業主本名田畝收歸一戶,論其田之多寡任其役之重輕,如田多者或獨充一甲,兩甲如田少者或三五朋充一甲,至若畝數零星者聽從其便配附入甲以足每甲三百畝之數,造一鼠尾冊田多者列於前田,少者列於後糧,銀糧米各戶自行完櫃交倉,則蠹無漏役之田,戶無強弱之別,而花分詭寄諸弊庶可絕矣,維時布政袁一相看得所詳大弊,令人髮豎,非精察不能舉發,此弊非清廉不能痛革,此弊所請,三千畝為一里,是與院憲批允照,通縣之產,派通縣之額,均里均甲之議相符合,應力行隨據,仁錢二縣士民條議編審十款,內裝里務宜盡善一款,袁一相看得此款,既行均里均甲之法,復杜越里遠撥之害,查鄉紳士民與府縣之覆議,俱有同心,請將上屆遠撥人戶聽其自歸,識熟原里等語,思得前屆遠撥人戶令歸原里,但原里既大難,以復增而就近識熟之里復大,亦難再增,將如之何。且如大里之內,田數千畝,俱係土著人戶,誰當仍舊。誰當改撥。因之聚訟紛紛雲擾矣,勢必強者佔踞,弱者撥出,皇皇然無里可歸,何以處之,況大里人戶,新置之產豈可禁之,不收其中,葛藤未易縷指也,應照嘉善縣三千畝為一里之例,通省各州縣一例,行之查《賦役全書》刊載止有田地山蕩畝數并額徵銀米之數,並無里數并每年奏銷冊三年朝覲冊,止有銀米之數,並無里數,即會典開載,但有縣名而無里數,惟有志書開載某縣編里若干,所謂里者人戶之里,而非地土之里也,所謂編里者編之為里而非一定之里也,查台處疆域甚廣,止因山多人少,編里甚少,嘉湖疆域甚隘,止因地少人多,編里甚多,此可知已再查《舊志》刊載仁和三百七十三里,今為三百六十里,錢塘一百六十二里,今為一百六十里,此必前人編審之時,因地少役多,從而減之也,新城一十四里,今為一十五里,此必前人編審之時,因地多役少,從而增之也,編里原無定額,又甚明矣,且仁和三百六十里,據鄉紳條議,滿營圈住之地應行,除去里分不當

虛裝加諸合縣等語,則不拘舊額矣,仁和江坍患里四十七里,係嘉靖時,潮水衝坍二十五里亦應除去,而前屆仍存舊額,其坍沒之里無人命,火盜之責無遵依,甘結之擾,富豪以之行賄,避役蠹胥以之索賄賣役,每里反裝四五千畝,藉口圖不可缺而實大弊叢焉,其漏役之田多則充役之田少患,里反成樂土矣,況又詳定省會,基地永不陞役,石山不必派役,若不併少圖分,則前屈所編之役今盡攤,於鄉農夫農民為

國家根本,令農民獨當其厄所大懼也,惟有概以

三千畝為一里,則通縣充役之人可減三分之二,匪但不必官審,并不必里議,凡有產三畝者應充役一釐,有產三十畝者應充役一分,有產三百畝者應充役一名,鄉農人人自曉,官之催科不苦,其煩民之充役不苦其重,且此法止有撥入之戶而無撥出之戶,即使極大之戶有撥出者,而附近里分未必皆多,於三千畝之外是就近可撥,不必遠撥,於是官與民兩利,而各縣之吏書差役保歇飯鋪則皆不利,以充役之人少,則用錢之人少也,里分雖減,而于應徵之條銀不減絲毫,應徵之糧米不減顆粒,此于《賦役全書》奏銷,歲參毫無虧欠,奚取於多其里以苦其民哉,具詳總督劉兆麒,巡撫范承謨如議批行,又于康熙二十年大造,布政李士楨議稱十年編役上關,

國賦之徵輸下係民生之休戚,誠不可不慎也,抑

思賦役一事,用則合一,而名有攸分,蓋賦者出於田畝任土之貢也,役者出于丁口力役之征也,考明條鞭之法,合地丁而科算總額,謂之條銀俾民輸納到官,官則按款分派,較之唐之租庸調法,宋之兩稅雇役等法尤為便民。

皇清鼎興,循行無改,是以全書開載,均平徭役等銀,

皆里民納銀而官為雇役者也,奈有貪官衙蠹橫斂誅求,于是賦役之外,復有雜派之役矣,雜役既繁,而併逋及正賦矣,今日所編者役也,即所謂雜派差徭之役,里長見年之役也,私徵橫派久奉,

嚴旨憲行禁革,果能實心遵守,凡遇軍需地方,公務

應官備者,官自備辦應里下者,均勻承值則是雜派既杜,徭役亦均,而民力自寬矣,至于里役,除漕糧官收官兌,白糧南糧官收官運,本色物料官買官解俱無干涉,里民外惟徵收條銀,現議均田均里分甲催輸之法,永杜偏枯嚴剔隱漏摘追欠戶不立,見年如此,力行永久無弊,而里役自寬矣,具詳總督李之芳,巡撫李本晟,准批行,于是便民良法始得久行,而不致為吏胥所搖奪矣,其功豈淺鮮哉。

鹽課附编辑

巡視兩浙鹽課監察御史一員,

兩浙運使在省城,

附場二,曰仁和,在仁和縣。曰許村,在海寧縣西北。

分司四

嘉興轄場五

曰西路,在海寧縣東北,宋置。曰鮑郎,在海鹽縣。曰海沙,在嘉興府治西南,宋置。曰蘆瀝,在平湖縣。曰橫浦,在華亭縣。

松江轄場八

曰下砂,宋置。曰下砂二。曰下砂三。俱明正統五年添置,以上俱在上海縣。曰青村,宋置。曰袁浦,舊名袁部,宋置。曰浦東,宋置。以上俱在華亭縣。曰天賜,在崇明縣,今革。曰青浦,今革。

寧紹轄場十二

曰西興,在蕭山縣,即古西陵。曰錢清,在山陰縣錢清江滸。曰三江,在山陰縣北,三水所會謂之三江海口。曰曹娥,在會稽縣曹娥埭。曰龍頭,在定海縣西北,宋置。曰石堰,在餘姚縣。曰穿山,在定海縣東南,舊有昌國正監二場,明正統五年併此。曰鳴鶴,在慈谿縣,宋置。曰清泉,在定海縣,南宋置。曰長山,在定海縣西。曰玉泉,在象山縣東南。曰大嵩,在鄞縣東南,舊有岱山蘆花二場,明正統二年併此。

溫台轄場八

曰永嘉,在永嘉縣。曰雙穗,在瑞安縣。曰長林,在樂清縣長鄉。曰黃巖,在黃巖縣。曰杜瀆,在臨海縣,宋置。曰長亭,在寧海縣。曰天富南鹽,在平陽縣。曰天富北鹽,在樂清縣玉環鄉。

批驗所六

杭州所  嘉興所  紹興所

台州所  溫州所  松江所

行鹽地方

杭州府  嘉興府  湖州府

寧波府  紹興府  台州府

金華府  衢州府  嚴州府

溫州府  處州府  蘇州府

松江府  常州府  鎮江府

徽州府  廣信府  廣德州

兩浙每年額銷鹽引正票引目共八十萬三百九十七引,內原額正引六十六萬七千一百五十三引一百斤。

康熙七年題增松江所正引一萬四千九百引,康熙十八年奉文計丁加正引一萬八千六百四十五引五分,小票改引,原額五萬七千二百九十五引。

順治十年題請加增票引一萬七千四百五十五引。

康熙十八年奉文計丁加票引一萬八千九百四十八引。

康熙二十年奉文新加票引六千引,每年額徵解京鹽課正雜等銀共四十九萬五千一百一十八兩五錢五分二釐一毫九絲一忽五纖四沙九塵四渺二漠,內原額正課款項銀三十萬六百六十九兩一錢五分,內除順治十三年奉文蠲免定海縣舟山無徵銀八百七十四兩六錢三分八釐九毫八絲外,實徵銀二十九萬九千七百九十四兩五錢一分一釐二絲,原額雜課款項銀一萬四千一百二兩二錢四分六毫五絲,內除康熙十八年奉文革除靖江縣包課銀一百八十二兩四錢三分七釐五毫外,實徵銀一萬三千九百一十九兩八錢三釐一毫五絲。

皇清新增加引,改所更則陞,課加課清丈包課展,復

扣留裁冗節省牙稅等銀一十八萬一千四百四兩二錢三分八釐二絲一忽五纖四沙九塵四渺二漠。

杭州所年行正引一十一萬八千六百一十二引,內原額一十萬四千七百三引 代紹二千八百引 代台二千六百二十五引 代溫六千引 計丁加引二千四百八十四引。

年徵正課引價加課加斤銀六萬三千四百七十四兩八錢二分四釐三毫五絲七忽四微六纖三塵六埃。

嘉興所年行正引二十六萬四千四百一十五引七分五釐,內原額二十三萬八千一百二十引七分五釐 代台八千六百引 代紹八千引 代溫五百二十引 計丁加引九千一百七十五引。

年徵正課引價加課加斤銀一十三萬七千一百六十兩二錢五分八釐三毫一絲五忽六微七纖一沙二塵四埃三渺二漠,

紹興所年行中下二則正引一十九萬七千三百一十二引,內中則原額一十七萬三千八百四十八引,下則陞,中則三千二十四引,計丁加引二千六十二引 下則原額一萬五千二百六十引 代台三千一百一十八引。

年徵正課引價加課加斤銀八萬一千四百一十二兩四錢二分四釐三絲四忽二微八纖二塵,

松江所年行,中則下則下,下則引目九萬一千六百三十三引,內中則原額二萬三千一百引

代台一千五百三十一引 代紹九千四百

五十六引,

題增一萬一千八百引 下則原額二萬七百五十引 代台一千三百七十五引 代紹四百引,

題增一千六百引 下下則原額一萬六千六百引 代台一千九十四引 代紹一千一百四十四引,

題增一千五百引計丁加引一千三百八十三引,

年徵正課引價加課加斤銀三萬八千八百五十兩三錢五分七釐四毫九絲九忽三纖二沙八塵四埃四漠,

溫州所年行正引一萬五千八百九十九引,內原額一萬四千三百六十引 計丁加引一千五百三十九引,

年徵正課引價加課加斤銀四千一百二十七兩三錢八分二釐四毫四絲三忽一微三纖五沙五塵一埃二渺二漠,

台州所年行正引一萬二千八百二十七引二分五釐,內原額一萬八百二十四引七分五釐

計丁加引二千二引五分,

年徵正課引價加課加斤銀四千五百六十六兩六錢一分五釐一毫六絲八忽九微三纖八沙六塵二埃五渺,以上正引原額六十六萬七千一百五十三引一百斤,照會計錄,起科原奉部。

題經制不分正課餘課,每引合四錢五分零,共計課銀三十萬六百六十九兩一錢五分,又加漂課四千兩,順治十三年,間奉部加引十萬道,增課四萬五千六十七兩零,按兩浙幅GJfont疆界,嘉寧紹及杭屬等縣俱行票引,輕課之地,松溫台邊臨海濱,徽廣鎮界臨淮福,蘇湖常水鄉,易叢私販,金衢嚴地方凋疲,加引難銷,其課四萬五千餘兩盡派商引完課。康熙七年,松所又加引一萬四千九百引,增課四千四百九十三兩零,康熙十四年間,因閩廣川滇變亂,軍餉浩繁,又增商課三萬七千八百四十兩零,部議事平之日停止,至今未奉豁除。康熙十六年,除去商鹽,掣出多斤報部充餉,割沒名色每引加鹽二十五斤,計加斤增課銀六萬二千七百七十八兩五錢零,又溫台紹改銷陞課四千二百七十三兩零,又康熙十八年,計丁加正引一萬八千六百四十五引零,增課八千五百三十一兩零,歷年加增課餉俱派商引,致有引目存積未銷,今現行正引七十萬六百九十八引,共徵銀三十二萬九千五百九十一兩八錢六分零,商輸GJfont納款項具在庶補偏救,敝者足一鑒云。年行票引九萬九千六百九十八引,內原額五萬七千二百九十五引,

題增一萬七千四百五十五引 計丁加引二萬四千九百四十八引,

年徵正課引價陞課加課加斤銀二萬四千八百二兩五分三釐三毫二絲八忽四微八纖六塵四埃四渺四漠,以上票引例分商銷肩銷二項,計杭嘉寧紹四府屬二十二縣,內嘉秀善桐四縣逼近鹽場,私鹽淵藪,故每縣每年止派銷嘉所正引三百一十引,設有功商配銷本府,功績囚鹽每票徵銀三分,順治三年,以改引奉行已久等事。

題改票引五萬七千二百九十五引,派銷於仁和等一十六縣,時因地方初定,民戶逃亡,仁和等縣不能行銷所有,餘杭嘉秀善桐五縣之民皆食,窮軍老幼,私鹽弊久,不能猝更,尚無定額,順治八九年間,仁和等一十六縣居民復業各縣,請歸本額,五邑居民豈可淡食。順治十年,題加票引一萬七千四百五十五引,共額七萬四千七百五十引,嵊縣原係票地派銷台引,順治十三年,纂修鹺書仍行票引,今鹺載二十二縣之內,嘉秀善桐四縣雖屬商銷,俱就近印官,在於嘉興批驗所隨到隨掣緣,因商鹽不時裝運出場難以稽覈官私改,去月,掣附同嘉所正引一例,秤掣以盡私梟,康熙十八年,奉文計丁加引,又加票引二萬四千九百四十八引,內惟嘉桐等縣加引九千二百八十二引,眾商慮以私販土豪把持公呈院司,嚴飭地方文武衙門,著商住賣取具印甘各結,商民始安,勉力輸納,分銷在案。

附司仁和場許村場。

額徵解京折本蕩商等銀八千二百四十兩一錢三釐九毫三絲六忽八微,

松江分司所轄浦東場青村場下砂場下砂二場下砂三場袁浦場,

額徵解京折本,蕩商新陞攤徵補額等銀四萬一千三百九十四兩七錢八分六釐五毫六絲一忽三微七纖七沙二渺。

寧紹分司所轄西興場、錢清場、三江場、曹娥場、石堰場、鳴鶴場、清泉場、龍頭場、大嵩場、玉泉場、穿山場、長山場,

額徵解京折本,蕩商新陞攤徵補額等銀二萬二千二百三十五兩六錢七分三釐四絲一忽六微八纖九塵。

嘉興分司所轄西路場、鮑郎場、海沙場、蘆瀝場、橫浦場,

額徵解京折本,蕩商新陞攤徵包補等銀一萬二千五百三十五兩二錢二釐六毫一絲二忽九微四纖八沙。

溫台分司所轄長亭場、黃巖場、杜瀆場、長林場、雙穗場、永嘉場、南鹽場、北鹽場,

額徵解京折本,蕩商新陞攤徵展復等銀四千一百三十兩七錢八分六釐二毫六絲七忽九微三纖九沙一塵二渺。

杭州府屬額徵解京水鄉銀一千四百零六兩

五分二釐五毫,

年銷鹽引五萬二千四百八十一引。

嘉興府屬額徵解京水鄉銀一萬一千七百七十四兩三錢五分三釐三毫五絲四忽九微,年銷鹽引三萬六千一十四引。

湖州府屬額徵解京水鄉銀二兩三錢一分二釐五毫,

年銷鹽引六萬六千二百八十九引。

寧波府屬額徵解京水鄉銀二千八十兩九錢八分一釐四毫七微二纖五沙,

年銷鹽引一萬四千七十八引。

紹興府屬額徵解京水鄉銀三千二百兩一錢五分六釐四絲五忽八微,

年銷鹽引二萬五千八百七十二引。

台州府屬額徵解京水鄉銀六百八十五兩八錢三分九釐六毫八絲,

年銷鹽引八千三百一十三引。

金華府屬

年銷鹽引三萬九千二百九引二分五釐。衢州府屬

年銷鹽引五萬三千六百八十五引。

嚴州府屬

年銷鹽引一萬九千一百四十七引。

溫州府屬額徵解京水鄉銀一千七百四十一兩六錢五分三釐二毫六絲一忽,

年銷鹽引二千五百六引。

處州府屬

年銷鹽引一萬三千三百九十三引。

江南省

蘇州府屬額徵解京水鄉銀四千四百九十兩七錢九分六釐六毫五絲二忽,

年銷鹽引一十一萬八千四百八十一引。松江府屬額徵解京水鄉銀一萬一千五百一十三兩九錢一分五釐六毫二絲二微八纖三沙,

年銷鹽引三萬二千七百七十七引。

常州府屬

年銷鹽引一十一萬九千五百三十九引。鎮江府屬

年銷鹽引三萬六百七十八引七分五釐。徽州府屬

年銷鹽引一十一萬六千八十五引。

廣德州屬

年銷鹽引二萬七千一百五十引。

江寧府屬溧陽縣

年銷鹽引二萬四千六百九十九引。

江西省

廣信府屬

年銷鹽引俱分買常山縣引鹽,

功績私鹽船物座船水手等銀七千八百一十五兩,內每年

奏銷私鹽變價并抵課銀七千三百一十五兩,船

物銀四百兩,水手銀一百兩,所屬各州縣巡司衛所捕獲私鹽變價以充解京正課。

包課銀一千三百三十兩四錢五分六毫五絲八忽六微二沙四塵七埃五渺,係崇明靖江二縣包課,查崇明縣孤懸海外,商艘萬難,蹈險行運歷來從未行引,應計丁按引包課七百四十一兩四錢一分零,於康熙十八年為始定額,靖江縣懸隔大江,逼近淮GJfont,浙鹽不能運銷,歷係舊額,按年包課止一百八十二兩四錢零,康熙十八年間,奉部革除原額,包課行令計丁行引,請循照崇明事例,歲增包課銀五百八十九兩三分二釐零,俱經鹽臣衛執蒲具。

題部覆自康熙十八年為始,入額徵解。

牙稅等銀二千六十二兩,內各州縣牙鋪原額稅銀八百四十二兩,各場店秤腳夫關壩秤歇等稅銀止三十三兩,各場車輛滷稅銀九十一兩七錢一分一釐四毫,兩浙所屬行鹽州縣設有牙行鋪戶店秤,代商折賣引鹽,每名鹺載輸稅五錢,給帖承充,康熙十七年間,奉部行查各州縣牙鋪,新增稅銀九百三十五兩,各場店秤新增稅銀一百六十兩二錢八分八釐六毫,共計二千六十二兩,已經撫鹽二院會,

題部覆自康熙十七年為始,入額徵解。

滴珠原額銀一千四百五十兩,查此項銀兩係於商人正課州縣功績,縣場課稅餘糧等銀共計一十四萬五千兩,每兩隨徵滴珠銀一分,共計一千四百五十兩,

新增銀四百五十兩六錢七分四釐九毫五絲,查此項於順治十三年,奉部加引十萬道,隨經

題覆加課不加引,計增課銀四萬五千六十七兩四錢九分五釐,每兩隨徵滴珠銀一分,計該四百五十兩六錢七分四釐九毫五絲二,共滴珠銀一千九百兩六錢七分四釐九毫五絲,各縣場備荒銀五千三百五十六兩三錢四分七釐四絲四忽九微五纖,查備荒銀兩係存留項款,各場沙塗地臨濱海坍漲靡,常坍則減徵,漲則起稅,原非一定之額,備供鹺政,一切緊急公需此項銀內,每年扣解裁冗工食銀三百九十四兩四錢,又節省備荒銀一千七百八十九兩四錢九分八釐,歸入正額解京,餘存銀三千一百七十二兩四錢四分零,鹺規開載自明迄,今每逢進

表,三年朝

覲,差官路費起解錢,糧防護會手木鞘鐵箍,鹽院

差承GJfont

奏暨復

命造滿等項給賞,急公完課,商人花紅,并修理正堂

四分,司經知二官衙宇廊廡庫藏監鋪及支更守庫等項,相沿於備荒沙地項內,每年按款支銷。

額外巡鹽贓罰原額銀七千兩,康熙十二年間,部覆鹽臣胡三祝為巡鹽,例有罪贖年限,實為民害等事,查贓罰銀兩原係鹽法考內刊定額,數而各差御史將此項銀兩每年已照定額全完,但私鹽犯多則罪贖銀多,私鹽犯少則罪贖銀少,倘以定額追徵而所差之官恐礙考成,以致派徵亦未可定,嗣後各差不必額定,起追惟照現獲私販之多寡據實,

題報如有不肖官員,因額不定,獲多報少,情弊或被督撫查明,

題參或被科道指實糾劾,即治以貪贓之罪可也,奉

旨依議,嗣後各差御史俱照問擬多寡隨數

題報,

皇清事例。

順治十年,吏部等衙門會議止息鹽差裁歸運司,十二年,給事中張王治條

奏部議仍復,順治十三年,巡鹽御史石維崑為改

設批驗所官,稽覈引目事松所原名蔣涇埠,向係行票,故未設有批驗所官,今

皇清鼎建以來,釐剔漏弊,裁票行引,凡鹽必由各所

驗掣方許運賣,所以杜重照影射之奸,前鹽臣祖建明疏內有松江批驗所,地鄰產鹽各場所,官斷難乏員速祈銓選,今查下砂場原設大使副使各一員,該場催課撫GJfont留大使一員,已堪足用,而副使似屬贅員,今擬將無事之副使改為批驗所大使,庶地無曠官,官無曠職,轉移之間而鹽法大有益矣,奉

旨依議,今掣驗稱便,額倍於昔,順治十六年三月間,

奉文定海縣舟山無,徵銀八百七十四兩六錢三分八釐九毫八絲,自順治十三年起蠲免,康熙四年,壅引銷完,隨經鹽臣雷學謙具

題,仍照舊例行鹽,康熙七年,吏部等衙門會議,將六部郎中員外及監察御史內選,擇賢能官員兼差,滿官一員,漢官一員,康熙八年間,九卿科道會議停,其六部官員仍都察院滿漢監察御史一併差遣,康熙十年,原任左都御史艾元徵條

奏或滿或漢止差一員,康熙十年,為請停鹽差巡

歷事,都察院

題滿漢御史巡歷,勢必攜帶錢糧文卷跟隨吏書承差,雖極其減省,總不能於所過驛遞全無騷擾,停止出巡等,因奉

旨欽遵在案,康熙十一年,為遵

旨會議具奏事,經筵講官都察院等部院衙門會議,

都察院戶部

題覆太子少保都察院左都御史杜立德為請停鹽差等事,將鹽差歸併巡撫兼理等,因奉

旨依議,康熙十三年,巡鹽御史許賓為浙東寇亂,商

資掠盡等事,

題紹引減半行銷,并溫台二所及縣場功績票課無徵銀,共三萬一千六百八十兩零,部覆奉

旨蠲徵,康熙十四年,為存留既經屢裁冗事,宜歸併

省等事,戶部覆臺臣徐旭齡條議前事,查巡鹽御史兼管漕糧事務止在

敕書內開載,並無完欠考成之責,復令鹽臣

奏銷,冊籍繁多,嗣後停其造,報其糧座等船,如有

夾帶私鹽,仍聽該御史查參等,因奉

旨欽遵在案,康熙十五年,巡鹽御史單璧為浙東寇

亂等事,

題康熙十四年并十五年紹引減三行銷,并縣場功績溫台二所引課無徵銀共三萬八千五百二十八兩零,部覆奉

旨蠲徵,康熙十六年,為鹽法之積弛已久等事,部覆

兩浙所掣引鹽割沒多斤,每斤止徵銀一分,每年

題報不過二萬餘兩不等,嗣後應將割沒溢斤等銀,俱於鹽引內均行,攤入作正額徵收,此等名色永行停止,每引加鹽二十五斤,兩浙共計加增鹽斤銀六萬二千七百七十八兩五錢二分五釐,自康熙十六年夏季為始,入額徵解,康熙十七年,將玉泉場大使裁,併大嵩場兼理。仁和場副使裁,併本場大使兼理。靖江縣原額包課一百八十二兩四錢三分七釐五毫,此項銀兩於商引之歲額有限等事案,內自康熙十八年革除,行令計丁,按引包課,康熙十八年,為請定遇閏增課以佐軍需事,部覆給事中余國柱以遇閏加引徵課等,因條

奏准行在案兩浙,康熙十七年閏月引課,康熙十

九年閏月引課,遵照循例徵解,今於康熙二十年十二月二十日奉

恩詔以後,遇閏增課盡赦免。

浙江風俗考         《通志》编辑

《太康地記》:揚州東漸太陽之位,履正含文,天氣奮揚,故取名焉。

《春秋·元命苞》:其俗躁勁輕揚,故曰揚州。

《吳越春秋》:人性脆而愚,水行山處,以船為車,以楫為馬,悅兵而敢死。

《漢書》:吳、越之君皆勇,故其民至今好用劍,輕死易發,文身斷髮,以避鮫龍之害。數與楚接戰,互相兼并,故吳、越風俗,與楚略同。

《後漢書·第五倫傳》:會稽俗多淫祀,好卜筮。民常以牛祭神,百姓財產以之困匱。

《文獻通考》:吳之風俗相驅以急,言論彈射,以刻薄相尚,蓋其俗操束太急而廉隅失中之謂也,左思《吳都賦》:士有陷堅之銳,俗有節概之風。《隋書》:江南之俗,火耕水耨,食魚與稻,以魚獵為業,信鬼神,好淫祀。

《狄仁傑傳》:持節江南巡撫使,吳楚俗多淫祀,凡毀千七百所。

宋《地理志》:其人性敏柔而慧,尚浮屠氏之教,厚於滋味,急於進取,善於為賈。

《圖書編》:太祖定鼎開基,首崇風教,以浙服為文獻,峨冕靈秀,鬱鍾金華,於時懸禮樂而置軌範,家稷契而入皋陶,即山陬海澨咸翕然相逐,淳謹官府斂董治之威,闤闠有頌聲之作,向之老成猶能談浙之舊事,乃今之浙固昔之浙,而今之習則殊昔之習矣,故杭承先朝繁華,又舟車所輳,湖山所環,其四方之遊士,賈客肩摩踵躡,風會趨靡,遂日流於好蕩而無節,其西郡澤菹田疇殖餉攸資,民俗多饒而繁文競侈,不免喜事之嫌,又其甚則私艇出沒,郡猾所淵藪也,其東郡聲名文物詩書比屋,民俗多慧而穡業尚虛,稍沿江左之習,又其甚則齒繁射利,遊食所四出也,上遊諸郡敦睦之俗簡訟而奉公較為寡,尤然業貧而惰事亦緣以積困,至婺衢之墟,衣冠淳龐,猶有先民之遺,然訐而好鬥,勇而尚氣,乃家藏戈矛,視殺人僅若草菅甌括之俗,奢儉異習亦有近古之稱然,負山阻海均為遠屬,乃法令多玩,積逋負且至千萬,則其流之弊久矣,夫三家之巿,十金之貲乃所恃以卒歲,而不至展轉流離於中路也,然能儉約以居之,則用享延年,使奢靡以繼之,則立見傾覆,此其明效大驗者,況進三家十金而上之者乎,今環浙之境有獻酬而動費數金,竭其身力以奉者,有作殯而傾貲,無量不足,則稱貸以益者,奔走之僕紈綺相炫,輿臺之輩絢縟爭侈,不知在上之章德何物也,專業摴蒲延招朋類,轉瞬一擲,蓋藏靡遺不知注孤,而盜起相繼也,披緇髡髮實繁,有徒寶觀崇庵侈,隆鼎建是不可以不急汰也,振履連翩競標姱麗結驪絡繹馳騖冶容是不可以不急逐也,里閈富強偃仰瞪盼,浚貧民之錐刀以冒道家之忌,所謂陸梁其性也,是不可以不重懲也,少年遊俠,黨附逍遙,飛終日之崇觴以起遊觀之艷,所謂蜉蝣其習也,是不可以不亟屏也,見隸戎籍用之本省,所謂練土著者

誠以是矣,而各省徵募復,且歲至安可不早杜以塞其流乎,歲輪課額,搬剝兼阻所由,免漕輓者誠以是矣,而本郡餉額復,且歲逋安可不嚴覈以懲其玩乎,凡若是者均於習俗為累,非細故也。

浙江兵制考         《通志》编辑

總督浙江等處軍務兼理糧餉一員,駐劄杭州府,康熙二十二年十月,奉文移駐衢州。

督標中左右三營 副將一員,參將一員,守備三員,千總六員,把總十二員。

督標前後二營 參將二員,守備二員,千總四員,把總八員,舊設今廢,馬戰兵五百七十名,步戰兵九百三十名,守兵一千五百名。

鎮守杭州將軍一員。

滿洲副都統二員。

漢軍副都統二員 俱駐劄杭州府,下統協領一十二員參領,四員佐領,三十二員防禦,二十八員驍騎校,五十二員筆帖式,四員小撥,什庫甲兵戈旗哈共三千三名,步兵一千名,弓鐵匠一百三十三名。

巡撫浙江等處地方提督軍務一員,駐劄杭州府。

撫標左右二營 遊擊二員,守備二員,千總四員,把總八員,馬戰兵一百五十名,步戰兵六百名,守兵七百五十名。

提督浙江總兵官一員,駐劄寧波府。

提標五營 參將一員,遊擊四員,守備五員,千總十員,把總二十員,馬戰兵九百四十九名,步戰兵九百四十九名,守兵二千八百四十七名。水師提督一員 參將一員,遊擊三員,守備四員,千總八員,把總十六員,駐劄黃岩縣,舊設奉裁。

鎮守定海等處總兵官一員,駐劄定海縣。鎮標中左右三營 遊擊三員,守備三員,千總六員,把總十二員,馬戰兵三百三十名,水戰兵五百三名,守兵三百八十八名,水守兵一千五百五十四名,

鎮守黃岩等處總兵官一員,駐劄黃岩縣。鎮標中左右三營 遊擊三員,守備三員,千總六員,把總十二員,馬戰兵二百九十五名,步戰兵一百七十八名,水戰兵三百六十名,守兵一千一百二名,水守兵八百四十名。

鎮守溫州等處總兵官一員,駐劄溫州府。鎮標中左右三營 遊擊三員,守備三員,千總六員,把總十二員,馬戰兵二百九十五名,步戰兵一百七十九名,水戰兵三百六十名,守兵一千一百四名,水守兵八百四十名。

鎮守平陽等處總兵官一員,駐劄平陽縣。鎮標中左右三營 遊擊三員,守備三員,千總六員,把總十二員,馬戰兵三百名,步戰兵五百五十名,守兵一千九百九十名。

舊設分巡杭嚴嘉湖海道紹台金衢溫處,分守嘉湖寧紹金衢溫處,督糧屯田,水利各道,中軍守備各一員,今奉裁。

浙江都使司掌印都司一員。

海防附

浙江瀕海,故多倭患,明嘉靖間,荼毒東南,久而後定,自是增兵置將,各據要地以定海,為樓船所從入,特宿重兵,省城營兵分番防汛海防之重自此始。

一兵馬原額,兵壯一十三萬一百八十八員名,見在七萬八千六十二員名隆慶四年題准浙江通省額設民壯一萬六千二百九十名,除留四千二百二十一名看守各府州縣城池庫獄外,其一萬二千六十九名自隆慶四年為始,徵收工食,挑選精壯之人,每名日給銀三分,設立隊伍,整飭器械,在杭湖嚴紹寧台溫七府,每府分派一總,在嘉金衢處四府,每府分派二總,聽各總該參都司把總官與軍兵合營操練。一防守,隆慶三年題,准浙江總兵駐定海,參將駐舟山,遇汛則寧紹參將坐駕兵船直出沈家門外海洋,嘉台溫各參將俱出本區海面外洋,據險結營,彼此會哨,總兵居中調度,左顧杭嘉,右顧台溫,改寧波陸兵為總兵標兵,各區參將把總俱聽節制,水陸軍兵俱聽調度,每遇汛期,巡海兵備官親詣邊海巡視。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