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937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九百三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九百三十七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九百三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九百三十七卷目錄

 杭州府部彙考三

  杭州府山川考二

職方典第九百三十七卷

杭州府部彙考三编辑

杭州府山川考二    府縣《志》合載编辑

海寧縣

花山 在縣治東五十里,高十五丈,周一里,坦夷盤礡,如岡如陀,山多白鷴火鳩,亦茂松竹。葛嶺山 在花山東三里,高四十丈,周迴四里,山形聳特。

箬帽山 去葛嶺山東一里,高五丈,周半里。石墩山 在縣東五十里,按《縣志》:高十丈,周二里,海上要地,立巡檢司,土城周四十丈,營舍俱備,舊戍百人,今止巡卒五人,虛而不守。

小尖山 在石墩山東一里,高五十五丈,上有烽堠,登此西望,則石墩僅丘阜耳。

黃山 在縣東五十二里,上有靈泉井。按《縣志》:高六十丈,周七里,巉巖峭拔,其植多楊梅山茶。許太守令典治東西兩垞為名流觴詠處。菩提山 在黃山東半里,按《縣志》:高六十丈,周七里,山頂有靈泉,其麓真如寺即于寶故居,旁有張無垢讀書臺,最上為般若臺,無垢同刁令文叔所遊也,山多桂竹,鳥有鶬鶊文雉。

靈泉山 在菩提山東里許。

黃陀山 在縣東五十里,高一丈,周二里。橫山 在黃陀山南二里,硤石山之北,高六十五丈,周八里。

大尖山 在橫山之南,按《縣志》:高九十九丈,周十里。去縣東六十四里,北距智河嶺,山有白鷴文雉,山崒GJfont崛起,亞於金牛,南臨大海,上有高峰,周一里,最為險要,建烽堠墩臺於上。

錢山 在縣東六十里,高十二丈,周半里,舊多產水仙,今所植多翠竹蒼松,鳥有鶬鶊山雀。白鶴山 在錢山南二里,高十二丈,周半里。管山 在白鶴山之西不一里,高四丈,周半里。妙果山 在縣東六十里,高二十丈,周七里,其尾則袁花山,山因鑿斷,判於妙果,又名龍尾,東去四里為夾山。

龍尾山 即妙果山之尾,因鑿斷,名龍尾,本名袁花。

夾山 在妙果山東四里,按《縣志》:高三十五丈,南北較之西長一里半。《嘉興志》:山居金牛金粟之間,故名夾山。卉有菊,植有桃竹松檜,禽多文雉鸛鵲,獸有兔狸。

贊山 在縣東北六十里,高五丈,周二里,深潭奧渫,俗稱錢王磨劍之地。

審山 在贊山東北一里,按《縣志》:高三十五丈,周七里。里人呼為東山。貝瓊曰:北齊海鹽令周顒至此,謂其林境清麗,亞於鍾山,山之北云北亞山,《徐泰志》:硤石鎮西有紫薇,東有沈山,夾水並峙,故名硤石。《舊圖經》云:宋臨海南陽二郡太守沈景葬於此,故名沈山。《杭郡志》:以審食其墓名審山,非也,上有崇惠庵,基土皆五色,有智標塔,秦王磨劍石,靈池,水旱不盈涸。

紫薇山 在審山之西里許,按《縣志》:高三十丈,周一里,與東山對峙,市河貫其中,故名硤石山。有紫薇洞,深丈餘,廣四尺,馬自然煉丹處,丹井在山麓,名紫薇泉。宋《圖經》云:唐中書省紫薇舍人劉禹錫為刺史,嘗登此山,望硤石湖,因名曰紫薇山。《邑志》云:白樂天嘗遊此,故名即硤石山也。

硤石山 即紫薇山,上有寺,唐顧況詩家在雙峰蘭若邊蓋指此山,腳連東峰,有磨劍池。蟹山 在縣東六十三里,高五丈,周半里。青陽山 在縣東六十五里,高十九丈,周三里。黃灣山 在青陽山西一里,高八十九丈,周九里,山形窿崇特峙,林木鬱蒼,按《縣志》:舊名盈山,立寨。

金牛山 在縣治東八十三里,崔嵬巀嶪,冠境內諸山,高三百丈,週迴十九里,《寰宇記》:昔吳楚間有金牛,自毗陵奔此而沒,因以為名。山側有洞,深不可測,宋建炎初避亂者多居之,稍北為廟山,廟山之西二里為鳳凰山,東去二里為崧山,崧山之東又二里為望夫山,自廟山以下諸

山無奇花異植,惟金牛蒼翠青蔚,多雉兔獐獾。按《縣志》:昔村民皋伯通見有牛糞金,因與弟隨之,牛穴此山而入。

鳳凰山 按《縣志》:高三十二丈,周五里,去金牛山西二里,下有烽堠山寨,山形如翠鳳之展翅,故名。

崧山 按《縣志》:高三丈,周三里,金牛山東二里。望夫山 按《縣志》:即廟山腳,高七十五丈,周四里,在崧山東一里,山形峭拔,立烽堠其上,山巔有石盤,盤側立石,常棠《澉水志》:昔日海商失期不返,其妻登盤望夫泣,隕化而為石,因名。廟山 按《縣志》:高九十七丈,周九里,山形深窅迴曲,去縣六十八里,金牛山北,東抵海鹽縣界,西為鳳凰山,下有烽堠,上有蘇皋將軍廟,宋敕賜曰靈祐。

談家山 在縣東南七十里,按《縣志》:名譚山,高二十丈,周三里。五代南唐譚峭煉藥得道處,所著化書傳于世,觀仙鑑所載詩,亦其寄跡海嶠之證。《澉水志》云:在永安湖西,紫雲山之南,有高嶺入海寧縣界。

烏龍山 在譚家山東二里,壁立昂起,若翱若翔,上有烏龍井。按《縣志》:舊名烏山,高六十丈,周二里,在譚山北二里。唐天寶五載置烏龍戍,宋時廢,下有烏龍井,大旱不竭,水清可GJfont,祈禱輒應,宋朝敕賜崇祐廟,金昌引教諭題其廟云:呼龍旋作雨,禱井忽聞雷。

石棋山 在縣東北六十五里,高四十五丈,周四里,巖阻岑蔚,上有樵泉,冬夏不涸。

葛嶴山 在縣西南四十三里。

盤山 在葛嶴山東一里,高七丈,周二里。赭山 在盤山南八里,按《縣志》:高七十五丈,周三里二百步,西南界仁和,與紹興龕山南北相峙,是為江海門戶,海潮至此,與江流值束不得溢,益激怒作勢,曹漢炎赭山詩:江流曲似陽冰篆,山色丹如葛令砂。

禪機山 在赭山西不一里,按《縣志》:高五丈,周五里一百步,巔有禪師井。

文堂山 在赭山之東僅半里許,葛以下,諸山皆瀕海,按《縣志》:明永樂初,以沿海扼要,徙赭山巡檢司於上。

雷山 在縣西南四十三里,奔潮盪激,漸徙入海,按《縣志》:高七丈,周一里。

巖門山 在縣西南四十七里,高九十丈,周五里,穹窿峭拔,疊障蟠礡,號為主山,東十里則蜀山,西一里則河莊山,河莊東不一里為胡家山,按《縣志》:巖門山上有塔,宋時設鹽場山,無佳植,獸有獐獾,鳥則文雉鴉雀。

河莊山 按《縣志》:高七丈,周八里,在巖門山西一里。

胡家山 在河莊東不一里,按《縣志》:舊名黃山,又稱越山,高五十丈,周六里、二百步,《圖經》曰:黃山一名越城山,其土色黃。縣西四十里有百尺浦,越王起百尺樓,望海疑即其處,故越城所自名耶。

蜀山 在巖門之東十里,按《縣志》:高五丈,周二里,在巖門東十里,去縣治二十七里,《隋書》鹽官縣,蜀山山有洞,宋紹興癸丑,慈元禪師結庵,後廢。

茗山 在縣治西北三十八里,按《縣志》:俗名隱山,高八丈,周二里、六十步,植茂松竹,鳥有山雞雊雉,沈繼先詩:九曲溪南訪茗山,茗山高臥水雲間。是其處也。

赤土嶺 在縣治東六十里,長一里、二百步,東南接靈泉井,西連黃山腳,按《縣志》:名赤兔。金牛洞 在金牛山側。

蜀山洞 在蜀山之上。

紫薇山洞 在紫薇山後,深一丈一尺,闊四尺,馬自然煉丹之所,世稱為神僊洞。

秦王磨劍石 詳見古蹟。

望夫石 在廟山之上。

怪石 在真如禪院。

箭石 在徐王土穀神祠,出土二尺,周圍二尺,俗名錢王箭。

盤陀石 在硤石紫薇山後,神僊洞之左。海 在縣治南十里,西接浙江,潮汐往來,崩漲不一,捍築之功最難,按陳善《海塘考》:海寧縣治南瀕海,海之上即塘,塘之距城百武、而近,東抵海鹽,西抵浙江,相距延袤百里,塘西南數十里有赭山,其南有龕山相對峙,夾為海門,潮自海趨,江從茲入焉,始由廣衍進入隘口,橫流至此,束不得肆,輒怒而東返,東五十里有山,名石墩,

與赭山相望而峙,若兩拳然,潮東返為此山所障,復怒而西,東西蕩擊數十里,間一再往來,狂瀾駕風若萬馬馳驟,即金石為塘,不能保其終古不敝,矧木石蘆灰安所恃,以能久耶。《舊志》:塘外有沙場二十餘里,沙場內有稑地草蕩桑柘棗園一百六十七頃,有奇夫塘,外有護則海潮不至衝囓石堤,內固可以經久,今沙場草蕩悉淪入海,直以數尺之塘力抗巨浸之瀰天,脫更內蝕,寧其危哉。宋元以前,海塘廢興,遼莫能紀。逮洪武以至萬曆,海凡五變塘五修,永樂九年,海決,民流移,田湮沒,朝廷遣保定侯孟瑛等盡役蘇湖九郡之夫,貲累巨萬,積十三年,堤成,其患始息,嗣後成化甲午,弘治壬子,嘉靖戊子,迄萬曆乙亥,海或溢或決,塘隨築隨圮,雖勞費不至如永樂之甚,然公私困於茲役亦屢矣,夫塘決海昌,患在一邑耳,往時顧役及外郡者何哉,亦以地脈相因,其利害之所關大也。蓋海寧於吳為陲,於越為首,地形最高,故境內麻涇洛塘長水塘諸水皆北流,一從東北由淞泖趨滬瀆入海,一從正北過吳江趨白茅入江,俗因指吳江塔巔與長安壩址相並,則海寧之地高於他郡邑明甚,故海寧之每次決注彼諸處如建瓴然,然則障海昌者亦所以障列郡也,塘之修廢其有關於東南利害甚切,而當事者往往失於後時,及工役既興,則又計工惜財,苟且完事,是以此塘未成,而彼堤又決。萬曆五年春,巡撫徐公拭顧,瞻海塘傾圮廢缺,大駭曰:失今不修,他日盡壞矣,將聽民之為魚乎。因與巡視水利,陳詔翕謀修築,而以其役委縣尹薛湖,五閱月而塘成,波濤汨沒之區,今已起昏墊登衽席矣,顧余觀海寧之塘,與海鹽異,鹽塘有大患,亦有大利,寧塘似無顯患而實有隱憂,蓋鹽塘陂池相屬,有內河可開,故潮勢至此既為分殺,而引其流更能使草場悉為膏腴,是大患弭,而大利興也,若寧塘逼近,城郭無內河可開,幸潮水緩於鹽耳,設一旦海嘯直蕩邑治,其為隱憂可勝道乎。聞寧邑額設捍海塘夫二百名,每歲編派役銀四百兩,為令長者誠能加意海防,每遇潮汐之月,遣官就塘察視,一有崩圮,審取良民,佐以能吏,即時領銀修治,毋令後時,此亦未雨徹桑之計也,萬一天祜寧民塘十年無患,則銀之積益富,即興大役亦不必派及平民矣,至於築塘之法,余竊有取於海鹽乙亥之決,海鹽為甚,其修築也慮,湍激為害,有盪浪木樁以砥之慮,直蕩堤岸有斜階以順之其累,石下則五縱五橫,上則一縱二橫,石齒鉤連若GJfont貫,然即百計撼之不搖也,修寧塘者誠一準,海鹽新塘之式則是一勞永逸之計耳,安得實心任事之人而與之計海塘哉。

高湖 去縣東北十七里,東西二十八里,南北一里三步。

谷湖 去縣東北十七里,按《縣志》:在縣東北四十六里,周四里,深五尺,勝八十斛舟,溉田百頃。月湖 去縣西南四十五里,赭山西側,周圍一百八十丈,其形如月,故名,深五尺,海潮崩潰,沙塗壅塞。

建興湖 去縣西北二十五里,吳建興中開,因名,按《縣志》:東西十里,南北六里,深五尺,《舊志》誤作建亭。

硤石南湖 去縣東北六十里,闊三十六丈,源自茶湖南通麻涇港,迤西南流入洛塘河,東達海鹽縣界黃道湖,按《縣志》:天目分流,正出其中,即谷水也。唐中書舍人白樂天嘗登硤山望硤石湖,即此舊名上谷湖,後名硤川。徐泰《海鹽志》曰:鸕鶿湖,長湖,上谷湖俱西受硤川之流湖水,南分經市中,即名市湖,北注長水。

茶湖 去縣東北六十里,周三里,源自吳姚塘河,南流入硤石南湖。

竹浦湖 去縣東六十里,周六里,深五尺。彭墩湖 去縣東北七十里,其源自石棋港,迤西南流入硤石南湖,按《縣志》:其水俱東北流至白茆港入海。

縣市河 在縣城內,其源首自西湖北通二十五里塘,自城北拱辰水門入,東南經勝安橋,過安肅水門,會淡塘河。

淡塘河 去縣西北二百步,宋嘉定間,海岸崩陷,築堤以障潮水,自市西至秧田廟約長六七里,按《舊志》:其派自錢源來,今河尚存,東抵縣城壕,西則堙塞北,通運塘河。

郭店塘河 去縣北二里,其派自新塘河扺縣城壕,自江塘河而南曰止溪,溪南曰胭脂涇,

相傳范蠡載西子泛舟處。

新江塘河 去縣東北二十里,此寧邑下塘水也源自德清縣大麻溪之支派,由本縣莊婆堰西北東流抵縣城壕,逶迤七十餘里,支港甚多,東北入嘉興境,其東南流由渾水石橋注入袁花塘,《縣志》作辛江塘河。

二十五里塘河 自縣市河北出拱辰水門,過西南二十五里,會於運河,而達長安壩。按《縣志》:舊名湖塘,以通湖水也,水源自西湖來,達於運河,自臨平至長安壩,過東二十五里。宋陳恕浚河築塘,加廣一尺,民甚利之,號甘棠堤。

洛塘河 在縣西北三十里,乃新江塘河支流,東入硤石南湖,旁有港通小河,迤北入嘉興界長水塘河。

袁花塘河 去縣東五十里,源自吳姚塘港,長六十里許,支港不一,南通白彈港,西流入縣城壕。按《縣志》云:考吳姚塘港,東北注黃道湖,白彈港注入嘉興境。《舊志》言:西流誤也。許令典曰:袁花之名不知所始,己未七月,余西垞東池涸,濬之二尺許,有GJfont上鐫唐故戚氏沈夫人墓志銘,文簡朴,可百字,大中六年葬於鹽官縣靈泉里金牛鄉,去袁花市南三里之原,此時鹽官尚稱縣,不稱州,州名在唐後也,而袁花之為市自唐宣宗以來有之。

硤石鎮市河 去縣東北六十里,乃浴塘河支流,東入嘉興縣長水塘河南北舟航大道。放生池 在縣北一里,舊在延恩院東南二百五步,宋慶元四年改鑿於此。

白洋池 在縣西北二十五里,週迴五十五丈八尺,發源新丘塘。

靈龜池 在縣東北六十里硤石鎮靈龜寺內,宋時廢,惟池尚存,按《通志》:名靈池。

夾山港 去縣東六十里,北流入彭墩湖,與下吳姚石棋秋門三港皆袁花塘河支派。

吳姚塘港 去縣東六十五里,袁花塘河之支派,東北入海鹽縣界黃道湖。

石棋港 去縣東七十里,袁花塘河之支派,長十里許,北通彭墩湖,東入海鹽境,源出石棋山下。

秋門涇港 去縣東北五十二里,北入茶湖,袁花塘河之支派。

麻涇港 去縣東北五十八里,乃新江塘河支派,北入硤石南湖,按《縣志》:縣東北四十八里。赭山港 去縣西四十五里,上塘運河之支派,南抵海塘岸。

東陳村港 去縣西北四十七里,係新江塘河之支派,南抵運塘岸。

中閘龍潭 在長安鎮中閘內,上有龍王祠。雪峰泉 在縣東南五里壽聖院側,唐雪峰義存禪師結廬於此,手鑿一井,大旱不竭,井中常聞風濤之聲,元延祐間,海坍不存。

紫薇泉 在硤山鎮紫薇山。

靈泉井 在縣東六十里,黃灣真如寺傍,昔有操法師夜與神講佛法,一日井涸,神告之曰:當有泉發於山竇。已而果然謂之靈泉。

市邑十井 相傳阮店村章仁蘊所開,今仁賢坊雙廟巷安國寺巷三井皆是也,其在仁賢者,以白石為欄,上有刻云:當邑章仁蘊開。此義井第十四口元豐壬戌歲記,以此觀之,則《舊志》所載市邑十井又不止是數矣,餘井皆不復可攷矣。

異井 一在安國寺,深十三丈,本境土薄,凡浚井未三丈而泉出,故不能深,獨此井深,大旱賴以取汲。一在延恩寺,深七尺。一在尉廨舍內,味甚甘,石欄上有至和元年刻字,邑中第二水也,尉趙師羽立亭於上曰:送雲。又丞廨東一井,其水在尉廨井下。

烏龍井 在縣東七十里,冬夏不竭,相傳皋蘇將軍黑馬跑於此地得泉,遂名,後果有龍或時現爪。宋邑令胡堅常陳恕,元州判申維賢皆以旱禱獲應。

禪師井 在縣西南四十五里禪機山。

義井 一在儒學儀門。一在縣西五里,邑人徐仲所鑿。一在阮墊灣,張泰鑿,井上有亭,邑令許題曰惠津。一在孫家橋,邑人孫氏鑿。

石井 在縣西北一十二里,世傳馬自然常入此井,有祠在塘畔,年久塌毀,弘治四年,邑人梁哲修祠甃井。

新塘 即備塘在縣東,自天妃廟東抵黃山,長五十里。

六十里塘 在縣東至黃灣,長六十里。

范蠡塘 去縣西二十五里。

運塘 在莊婆堰北崇德縣界牌起至許村西至仁和縣界,三十餘里。

湖塘 在縣西北一百五十步谷昌鄉古塘行路。

GJfont陽縣觀山 在縣治東百餘步,又名鸛山。一峰高聳,橫截大江,《GJfont春志》云:孫氏嘗於山頂建道觀,因名。又號石頭山。有亭曰:勝覽。按《縣志》:縣東之水口蕩滉無際,以此山襟抱懷,合邑賴以立地,舊屬居民病於樵,蘇會真覺僧貿得之,宋縣令曾治鳳出公帑錢六萬易而屬之官,稠木傍生,綠篁茂GJfont,凌空交合,疊翠堆青,一邑形勝頓為改觀,山祠嚴先生。淳祐間,縣令李迪更創舊有石牌,上鐫釣臺真蹟四字,今亡,下有四亭,曰逸雲,曰耕春,曰澄江,曰虛泉,下又立小庵,置僧以供洒掃,東有觀亭,嘉定中縣令程珌建,山頂舊為儒學,後改吉祥寺,久廢。洪武初,因其故址建山川壇,未幾,改文昌祠,後為雙明閣,改傳心堂,堂為四賢祠東,南為鐘樓,又東為待月橋堂,西南為管公祠,前為石岩,下有石洞,內有泉岩,前為玉虛殿,東為藥師堂,觀音閣,西為關壯繆祠,再西為靈官祠,山舊有大鐘,聲音清越,聞數十里,八景中所云吉祥曉鐘,其一也,其鐘本嘉靖中僧人方某自永安山妙智寺移來,後為方國安所毀,相傳鍾以白金雜赤銅,為冶國安利其資,故燬之。

吳鼻山 在縣東五里,俗名大嶺,山勢峭峻,下瞰大江,路狹而險,行者患之。宋乾道中,縣令程楠因邑士謝安頤請鑿石欄護之,人以為便,嘉定癸酉,令程珌修,丙子,令曾治鳳增立石柱百有七十翼,以欄楯,寶慶乙酉,令趙汝捍易石欄為石壁,仍置庵守之,名曰惠民淳祐。戊申,令陳夢炎因旱禱雨,立麻源真君祠於山嶺,按《縣志》:為惠民延壽寺,今不存。萬曆四十年,張一鶚重修嶺路,嶺上建石亭,俾行者稍得憩息,久之,亭圮路欹仄,今重建新亭,命工鏟平徑道,如坦途而體勢之奇不改。

赤松子山 在縣東九里,高一百五十丈,週迴四十里一百步,赤松子駕鶴時憩此山,形孤圓,望之如華蓋,又名華蓋山,一名赤亭山,《太平寰宇記》:嚴光釣於赤亭,一名雞籠山。

梭山 在縣東二十里,高二十丈,周迴二里,中GJfont外躲,望之若梭,故名。都輿山 在縣西南四十里儀鳳村,高九十丈,廣三十五里,昂首奔蹄,有駃騠騰伏之態,以其狀類馬,又名馬山。

靈岩山 一名南山,在縣西三十里,高一百八十丈,峰巒秀麗,岩壑幽奇,林木蕭森,乃在霞氣之表,山下有池,名曰龍潭,有仁惠龍王廟。按《通志》:先有僧曇超居杭之靈苑,山有龍化為老人,詣曇超曰:吾龍也,昆弟五人,吾處其長,邇者鄉民耕山逼我居室,群龍怒閉膏雨以害稼,吾不忍民之苦,聞師道行必能化伏諸弟師。允其請,未即往,龍感夢於官民,迎師至觀山,結壇戒眾,浮舟誦經,雨大霑足。群龍復請師居湖南山岩山,峻不能陟,龍化白馬載師以登,至今石上,馬跡尚存,岩下有池,歲旱禱之則雨,賜號靈悟大師,而龍以仁惠為額。

貝山 在惠愛村去縣西三十里,西屬新城界,山頂有湖,泉源不竭,及蕭使君廟,新城旱則禱雨於此。

紫薇山 在縣西五十里,山崛起,東浸大江,中世傳吳紫薇黃門侍郎孫瑤葬此,因名。

陽平山 在縣南十五里,後漢孫鍾種瓜其上,有異兆,鍾卒子堅因葬鍾於此,常有紫雲蔓延數十里,人謂孫氏當興,後果應。

天鐘山 在縣南十五里,太平村巨石軒舉欲墜未墜,形態萬狀,石泉奔流,噴瀉懸崖,瀑有數道,若匹練然,飛雪濺沫,響若輥雷,中有潭,清澈見底,峭石環立,上有天鐘庵,稱小天竺。

亭山 在縣南十八里慶善村,高二百餘丈,晉處士孫文度建亭於頂,因名。山頂有石穴,清泉瀉下,百丈至左肩,流注一灣,名龍門灣。峰巒迴合,水分數派,懸流飛瀑,泉石奇勝,岩壑悠然。龍門山 在縣南四十里,山勢壁立,有泉自山頂懸石崖作,瀑布飛漱噴濺,非遇暑炎冬涸殆不可近,山腹有上中下三潭,天然石泓,名曰龍潭,其中下二潭蹤跡可至,上潭邈然無津可逮,間有遇者,去而復來,不可即矣。

永安山 在縣南五十里小剡村,山甚高大,石

路數里,至平處有妙智寺,群山迴繞,內有田六十畝,溪水環流,有橋曰聖安,因以名。溪水分兩處瀉下,前有方池,古木森蔚。

小隱山 在縣北一里三十步,縣治主山也,《一統志》云:為縣治鎮山,即此故不甚峻且奧,而地脈隱隆孕奇胎,秀青GJfont翠,發遙同黛抹云。樟岩山 在縣北五里,高出眾峰,岩有大樟,故名。又曰橫山岩,背為舒姑坪,南為獅子岩,岩石奇峭,四顧皆虛,壁立峻絕,蔚蔚蒙蒙,雲氣若出其下,世傳赤松子煉丹之所,石岩中有龍,西北穴中久晴起霧,乃雨候也。

白龍山 在縣北二十里,地屬開化村,山勢如屏,與姥岑相連,旁有小沼,故老云嘗有白蛇往來,樵者見蛇吐珠,捕而烹之,舉家皆斃,珠歸里人楊氏有,羽衣至其家,語及珠,求見而懷之,人忽不見,故以為名。

姥岑山 在縣北二十五里白昇村,一名天姥峰,右石岩覆空如大廈,上有沼,赤萍生其中,映水如濯錦,下有廟,為姥岑廟,歲旱禱之則雨。西巖山 在縣北三十里,岩下洞口有沼,與江潮應。

靈峰山 在縣東南四十里,高出眾峰,絕頂平衍,有田數畝,源泉不竭,世傳昔有宣氏兄弟三人耕山得泗州石佛,結庵奉之,至今尚存,歲旱禱雨即應,因號靈峰。

剡望山 在縣東南五十里,其山如仙人坐狀,從剡溪入,峰巒迴合,林樹蓊GJfont,下有泉池可溉田。

鹿山 在縣西南五里,東臨大江,俯瞰如縈帶,西則傍靈岩,山其形如鹿,因名。世傳嘗有群龍居此,旱潦頗為民患,因靈悟大師講經,乃息,又名降龍山。

雙髻山 在縣西南三十五里,雙峰並聳,其狀如髻。

胡洑山 在縣西南五十里,高三百丈,廣一百三十五里,上有石樓石城石佛,侯景之亂,里人李南峰率鄉鄰避此,保固全活萬計父老,傳石佛嘗見夢於章聖皇帝,朝廷因遣使致水旱之禱。

錦明山 在縣西南五十里善政村,高二百餘丈,週迴二里,臨錦溪石壁清峭,水光曜映,明若錦繡,因以名之。

申屠山 在縣西南五十餘里,高三百丈,世傳申屠氏結廬居此,因名。《野史》云:禪月大師貫休以詩,見吳越王曰:一瓶一缽垂垂老,萬水萬山得得來。王悅之,館於羅隱舍隱,恨識之晚,復以詩遺王,有寶劍霜寒十四州之句,王語之曰:詩則美矣,若能改作四十州,當得相見。師喟然曰:州不可添,詩亦不可改,孤雲野鶴,何天不可飛耶。遂杖錫去,居此山。

鎖石山 在縣西北一里許,土岡石麓橫於眾峰之前,其形平而長,有類乎鎖,上有泉孤亭,俯望城郭,參差如繪,當秋風隕籜時,丹楓黃葉更為凄絕。

泉山 在江陰村,去縣二十里,山嘴一石嵯峨如角,下有泉源,歲旱禱之,則泉溢出。世傳昔有三僊至山曰:犀牛落水形。里人立祠,三僊像在焉。

草鞋嶺 在惠愛村,去縣三十里,通新城縣。桐嶺 在縣北三十五里開化村,通餘杭縣宋都鳳凰山,發脈於天目桐嶺,為過峽處嶺南支,龍環抱開化里人文,為一郡之盛。

青草嶺 在善政村,去縣五十里,通桐廬縣。金沙嶺 在棲鶴村,去縣九十里,通浦江縣。舒姑坪 在縣北五里,樟巖山後,昔舒氏二女得道于此,或曰思姑坪,以婦思姑而名也,坪高五里許,危巒插天,行者艱于登陟,褰裳攀磴而上,俯視大江細如一線,春時邑人多來禮佛。富春江 按《縣志》:在縣南郡縣,釋名云即浙江之上流,邑以江名,按《水經》:漸江出三天子都,漸江者,浙江也。《續文獻通考》曰:源出歙縣玉山,過建德合婺溪,自桐廬入錢塘,在本縣則為富春江,桑欽云浙江之源,西自嚴灘,東通海道,按富春江在漢,故屬富春,孫吳析富春為桐廬,在嚴灘之東,浙江之上流。

陽陂湖 在臨湖村,週迴六十里,溉田萬餘畝,唐《地理志》云:萬歲登封元年,縣令李濬築堤,貞元七年,令尹鄭早增修,至洪武二十六年,令盧仁丈量湖面,計六百三十五畝,則民地科稅按。《明一統志》:唐貞觀間,縣令郝其開湖並造水閘。小謝湖 在縣南二十里,大江之陰,溉田二千

餘畝。

慶春河 縣東門內,自觀山達後河,西通莧浦,東會大江,即古縣濠,今湮塞。康熙元年,知縣朱永盛開濬東門一帶。

步溪 在縣西三十里,發源貝山湖,南入浙江。錦溪 在縣南五十里,舊名善政溪,其水澄清滉漾,遇風清月明,波紋若錦,故名。

源溪 在縣東南二十里,大江之陰,靈巖寺前,源深流衍,溉田數頃。

安吳川 在縣東南一十里,洄漩入江,《舊志》云:吳之平陽也。

龜川 在縣東觀山前,《舊志》:孫權時,永康樵人入山得大龜,名元緒,將獻之,夜泊舟於越石里桑木下,中夜聞木呼曰:勞乎元緒,奚事乃爾。龜曰:游不擇時,為人拘繫。木曰:將就烹也。龜曰:雖盡南山之木不能爛我。木曰:諸葛元遜,博物士也。彼至則禍必及我。王既得龜烹之,積薪萬束,竟莫能爛。元遜曰:宜用老桑木煮之。樵人因言越石所聞之語,王伐桑木煮之,立爛。

王洲 在縣南五十里,其地宜橘,今洋漲是也。孫洲 在縣西南四十二里瓜橋村,周二十三里,《太平寰宇記》載:《吳錄》云:浙江經富陽中有沙漲,吳武烈常為郡吏,趨府鄉人餞之沙上,父老曰:此沙狹而長,君當為長沙太守。後果如其言,且從長沙舉兵為吳世祖,後人遂名孫洲。又吳興《地理志》云:西南八十里有洲,孫氏數百家居之。

桐洲 在縣西南五十里看潮村,有石瀨,世傳為子陵垂釣處,《臨安舊志》云:桐江水東注,過孝子許彧故廬。

莧浦 在縣西一里,闊六十步,東入浙江,一名關浦,俗謂關為莧,即今恩波橋浦也。

楊橫自己浦 在春明里,其水無源,隨潮汐盈涸,不通舟楫。

蛇浦 在縣西南三十五里,普惠寺前,有溪入江,相傳昔有巨蛇出此,其地遂曲為浦,蛇沿山而下,其徑尚存,世稱為蛇路灣浦,為龍溪。杜家浦 在望仙村,溉田三百畝,元時淤塞,明永樂九年,縣令王必寧修闢之。

新浦 在縣南五里,東西通江,舟楫來往。剡浦 在縣西南四十里慶護村,源出龍門,其流深廣,巨舟可入。

東梓浦 在縣西南五十一里,東入浙江,舊名青草浦,宋更此名。

放生池 舊在縣東丹霞觀,宋高宗紹興十八年,詔郡縣各置放生池一所,二十年,令孫徹建,一時水GJfont徜徉,吹蒲唼藻,足稱濠梁之樂,國觀者忘機。宋縣尉韓彥端為之記。

湖洑水 在縣西南九十里,《地理志》云:湖洑水中,有蜮含沙射人,每遇夏秋,人不敢涉。

私水 在縣西北,源自天目山,來默貫一百六十里,發於開化村靈泉,合流莧浦。

五泄 在縣東南八十里樓鶴村,上有泉水,自紫閬發源,順流數里,溉田百畝,下匯為溪,兩山夾之,壁立二百餘丈,溪流噴注,飛沫如雪,沿歷五級,下注,溪壑故名。俗呼小鴈蕩。上三泄地屬富陽,下二泄地屬諸暨。王十朋會稽三賦所稱五泄爭奇於鴈宕者此也。按泄或作洩。《水經注》:浙江又東,經諸暨縣,與洩溪合,凡有三洩,洩懸三十餘丈,廣十丈,中二洩不可得,至登山遠望乃得見,之下洩懸百餘丈,水勢高急,聲震水外,上洩懸二百餘丈,望若雲垂,土人號為洩也。梅梁潭 在縣東田疇間,水與潮消長,旁有山。唐咸通中,會稽建禹廟,嘗伐梅樹為梁,一夕風雨晦冥,梁忽不見,數日,風雨又作,梁復在焉,視之,赤萍滿腹,遂謂此梁為梅潭之龍,因以銅索纜之,嘉泰中,禱雨輒應。

缽盂潭 在縣南四十里慶善村,龍門山有瀑布注為潭,深窅莫測,又名龍潭,歲旱禱之即應。卓錫泉 在縣西二十里、祥風村萬齡山。石井 在縣南大源村,元時開甃,其水暗通江陰泉潭,冬夏不竭。

義井 在馴雉村,泉甘寒,舊屬居民有力者圖為己便,邑人何景明捐貲贖之。

餘杭縣

安樂山 在縣東三里,按《縣志》:高一百五十丈,周五里。《嘉靖志》曰:吳越錢氏之子築庵養病,遂安,故名。今遺塔現存。《萬曆志》曰:邑人董欽加增。其下則桃源山。

桃源山 在安樂山之麓,高二十丈,旁有水源流入官河,其地舊植桃花,開如錦繡,故名。唐進

士陳季卿遊青龍寺,觀寰瀛圖心動,遇終南山老人折竹葉為舟,季卿登舟至桃源,倏忽不知所在。

馬鞍山 一名玉几山,在縣南八里,高一百三十丈。

稽亭山 在馬鞍山之南一里,高九十丈,周一里,山頂舊有亭,相傳秦始皇至此,登亭以望會稽,因名稽亭。

烏龍山 在稽亭南三里,縣南十三里。

唐苑山 在烏龍山前一里,縣南十三里,高三十丈。

岑山 在唐苑之南二里,縣南十五里,高三十丈,周四里,《土風記》曰:吳步兵校尉諸葛起字岑,世居其旁,因以字名山。

九隆山 在岑山之南四里,縣南十八里,高九十丈,周十五里,九峰聳拔,林木鬱茂,山下多危石,流泉注繞山口,又有巨石橫亙路旁,狀若屏障然。

長嶺山 在縣南二十二里,高一百五十五丈,週迴九里,山有嶺崎嶇綿邈,旁多頑石,有流泉,春夏不竭。

由拳山 在長嶺南三里,高三百八十丈,週迴十五里,一名餘杭山。按由拳即嘉興縣名,吳大帝時,郭暨猷自由拳來隱居於此,故名。《郡國志》:餘杭有山,一名由拳,旁有由拳村,出藤紙,《晉書》郭文隱此,又曰郭公山。

仇山 在縣北一十五里孝行鄉,按《縣志》:高三十五丈,周五里,自觀國山而下眺越溪,原橫亙水口,石骨稜嶒嶙峋如削,舊有仇王廟,唐杭州刺史白居易因猛虎為暴,為文禱於仇王之神,患遂息,亦莫知仇王是何神也,山下有洗馬池,相傳故仇王洗馬處,有廢堞土垣,摧頹周繚隱屬,或以為仇王故城,或曰此宋元時父老避兵所築也,《通志》曰:下有仇溪,溪源西出高陸山,東出獨松嶺,合流於山下,東流入於苕溪。《嘉靖志》曰:一名白鹿山,故老相傳,宋晉陽太守嚴昆葬於此,有白鹿繞墳,刺史孔嚴以為異,表聞於朝,因以名山,有石柱題寧朔將軍墓,又宋竟陵侯吳禱基在焉。《萬曆志》曰:越西相望有西仇山,按西仇山亦名王母山。

鳳凰山 在東南五里,高一百九十丈,週迴二里,按《縣志》:舊名鳳凰墩,山形似鳳凰,故名。有東嶽廟,廟前古木蓊蒙,怪石森立,突兀嵌空,澗水迴環,深潭黝碧,郭公嗥亭故址在焉。邑孝廉何瑞圖疏剔巖壑,遍題泉石,錫以佳名,構嶼創亭其上,有詩賦銘諸篇表為嶽潭稱南湖第一勝蹟。《萬曆志》曰:與縣相對為案,其山有奮翮飛舉之勢,面西為明鄒濟幹父子尚書墓。

護國山 在鳳凰山稍東,按《縣志》:縣東三里有護國將軍廟。

宋家山 在護國之東南八里,按《縣志》:縣東十三里,高五十丈,周十里,多宋姓者居其前,故名。禪山 在宋家山東南一里,高二十丈,週迴五里,按《縣志》:挺峙平原,無岡隴相接,故俗呼為斷山。

青障山 在禪山東南一十六里,高二百五十丈,週迴三十里,林巒森茂,青若屏障,故名。崖山 在縣東北四十五里,高三十六丈,按《縣志》:名白崖山,石崖瑩白,故名。有泉出焉,上有龍王祠,禱雨輒應,崖山外若望月山、裏盤山、外盤山、馬頭山、孔井山、妙山、芝山、大陸山,皆在縣東北隅,岡巒迤邐,綿亙相屬。

望月山 在縣北五十二里雙溪地。

裏盤山 在縣西北五十七里。

外盤山 在縣西北五十五里。

馬頭山 在縣東北七十里。

孔井山 在縣東北三十里,上有井,故名。妙山 在縣北三十里。

大陸山 在縣西北六十里。

九鎖山 在縣西南一十八里,洞霄宮前,高六百八十丈,週迴十里,其勢九折,縈紆相續,故名。一曰天關,二曰藏雲,三曰飛鸞,四曰凌虛,五曰通真,六曰龍吟,七曰洞微,八曰雲璈,九曰朝元。黃山 在縣西南二十五里洞霄宮後,高千餘丈,百里外皆望見之,左發於大滌,右發於天柱,其趾甚長,伏虎巖在焉。

戎山 在黃山西南三里,按《縣志》:西二十四里,高一百丈,周四十里,舊傳有休村李陂提莊,在山蓄一戎犬守莊,犬死瘞於此山,故名。

顧望山 在戎山西南六里,舊名顧望峴。《十風記》云:秦始皇至此,舍舟往會稽,登山顧望,因名。

按《縣志》:在縣西南三十四里,高一百四十丈,周五里。

響山 在縣西北八里,呼則傳聲,故名。按《縣志》:縣西七里,高一百八十丈。

觀國山 在響山西北七里,相傳宋南渡時,兀朮兵迫於此,有盛姓者率鄉兵拒之,三日不得進,後官盛為保義郎,封觀國山為沂泊侯,立祠祀之。按《縣志》:在縣北十五里孝行鄉,自舟航而下,巃嵷秀拔,岡麓迴環,越澗為仇山,徑山大路繞其下。

舟枕山 在觀國山西北十里,按《縣志》:作舟航山,在縣西北二十里,高一百七十丈,周十里,舊注禹治水,維舟於此,故名。東坡詩看山識禹功蓋指此也,巍然聳拔,秀削干霄,上有石穴,潭水深不可測,隨潮消長,故知上古山臨浙江,至今水脈遙通,獲斯異名,近山有晉常山太守俞歸墓。

芝吳山 在舟枕山西北五里,按《縣志》:縣北三十里,名芝山。

大滌山 一名垂霤山,在縣西南一十八里,高六百九十餘丈,週迴五十里,山居洞霄之左,穹窿峻絕,迥壓群巒,仙芝異草,人多不識,中有許邁丹GJfont遺址,或言此山清淨,大可洗滌塵心,故名。有七洞,中有一峰,曰白鹿山,右則天柱山,中突一峰,前則青檀山,其聯峙者曰乳山。按《縣志》:下有九鎖山,縈紆凡九折,有撫掌翠蛟桃花飛瀑諸泉,今洞霄宮在焉。漢元封三年,建宮壇,大滌洞前。唐弘道元年,潘先生建天柱觀,四維之中,壁封千步,禁樵採,為長生之林,茅君傳曰第三十四洞天,名大滌元蓋之天穹,崇千丈,迥壓群巒。《杜光庭記》: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大滌天柱,皆在其中,誠神仙之窟宅,修煉之奧區。宋天聖四年,詳定天下名山洞府,以大滌洞為第五,於是洞霄宮提舉用寵輔相大臣之去位者,亦或以提舉超左相地,望重與昭應景靈醴泉萬壽太乙神霄寶籙為比,他莫敢望,南渡後,命世大賢往往狎至,大滌之名益彪炳於寰宇云。白鹿山 按《縣志》:即大滌山中峰,許真君邁上昇於此,天降白鹿下迎,故名。有昇天壇丹GJfont遺跡。杜光庭《七十二福地記》曰:白鹿山在餘杭天柱山,吳天師所隱處。

天柱山 按《縣志》:在洞霄宮右,高六百六十丈,與大滌山對峙,四隅陡絕,聳翠參天,丹泉自山頂下,殷殷若雷。按《舊志》:天有八柱,中國者三,一在壽陽,一在龍舒,此其一也,《武肅王記》:天柱風清氣和,土腴泉潔,神蛇不螫,猛獸能馴,其勝如此。

乳山 按《縣志》:洞霄宮前,案山也。錢武肅王取增培障海,黃先生道周嘗習學於此,築書院曰大滌山房。

青檀山 按《縣志》:在宮前,勢不甚高,而泉石奇秀,甲於諸山,來賢試劍二巖,月窟鏡潭皆在焉。香爐山 按《縣志》:在宮前,乳山後,其峰甚銳。青嶂山 按《縣志》:在宮西黃山趾,狀如屏嶂,與白鹿山相對。

青苕山 按《縣志》:在宮西青嶂山,東達上塢路,西達栖真洞側。

丹山 按《縣志》:在黃山外,極高廣,綿亙十餘里,楊村在其下,後有響水石溪,流至此輒逢逢有聲。

將軍山 在縣西北四十里,廣千餘畝,又西北五里曰齊亨山。

齊亨山 在縣西北四十五里,高一千餘丈,週迴十五里,上接徑山,山有天井、龍王潭,瀑布數十丈,下瀉於潭,潭東有石號龍舌,人擲之潭詰旦復出,下有斜坑,本名斜坑山,後改為齊亨。徑山 在縣西北五十里,高三千餘丈,週迴五十里,乃天目山之東北峰,有徑通天目,故名。東西三徑盤旋迂委,飛磴而上,各高十里許,層巒峭壁聳秀,環奇篁木陰森,嵐霏杳幻,登者訝其非人世也。七峰羅列,內括一區,平林坦壑,左曰宴坐峰,朝陽峰。北曰天顯峰,前曰堆珠峰,又名缽盂峰,右曰鵬摶峰,御愛峰。宋高宗遊而愛之,凌霄峰最高,徑山之主也,按《縣志》:山繞翠竹杉檉,陰岑蔽日月,地勢高望,浙西諸山皆羅伏在下,煙雲出沒,頃刻萬狀,絕頂瞰浙江,望溟海,觀日出,景最奇勝,寺在五峰中,創自唐國一禪師,以後禪宗相承,為天下巨剎,冠萬乘,天子聞風崇仰,龍章寶墨炳煥山門,宋高孝二宗翠華行幸,徘徊玩賞,其他名公鉅卿,騷人才士攀登題詠不勝備錄,誠宇內之靈境,東南之神區也。

高陸山 在縣西北七十里,高二千五百丈,週迴五十里,舊有高陸二氏居山側,名高陸村,按《縣志》:在縣西北七十五里,高三百丈,南界臨安,北界安吉,雙溪之源出焉。

金鵝山 《郡國志》云:山鳴則出貴人,山傍支小隴,若散而實聚,若斷而實續,直扺錢塘,與龍門相接,古稱龍飛鳳舞,此其地也,按《縣志》:在縣南二十里。

南湖山 在縣南五里,《舊志》:晉隱士郭文舉居大滌,採箬以貿鹽酪,每入縣虎負箬隨之,至山麓留虎道傍躬,詣縣一日市藥,歸晚,虎嗥。唐縣令盧鵬創亭於山頂,曰嗥亭,亦曰南亭,或呼為鼇亭,則聲訛也。

公山 在姥山之左,高八十丈。

姥山 在縣南十里,按《縣志》:高六十丈,《嘉靖志》曰:洞霄以東有公姥二山,如雌雄相並。《萬曆志》曰:在縣南六里。

黃山 去縣東北三十餘里,唐柳公權書黃山二大字刻於石,仆久,里人盛仁重立。

伏虎巖 在大滌洞西南峻壁間,若環堵之室。晉郭文舉伏虎於此,故名。按《縣志》:其南有路,躋巖者攀登而上,旋下行復陟崖磴,方至其所,藤蘿冥蒙,窅窅晝昏,怪禽哀啼,鼯鼠栖竄,非有道之士不能處也。

來賢巖 在大滌洞秀峰前,按《縣志》:在洞霄宮東南青檀山前,嵌空數丈,下有盤石可坐,叢篁美蔭,蒼翠靜娟,用資游憩。宋熙寧間,東坡為郡倅,與蔡準吳天常樂富國聞人,安道俞康直張日華皆幅巾藜杖盤桓於此,坡公成七言近體一章,諸君和之,有作者七人相對閒之句,來賢之名緣此。

仙跡巖 按《縣志》:去洞霄宮一里,在隔溪崖石間,相傳秦始皇至海求三神山,將疊石為橋,振鐸驅山役鬼移巖,茲山岌岌欲動,忽有仙人叱鬼以身扼崖,石使不得去,至今崖上有遺蹟,儼然肩帔,簪冠略具,溫潤瑩澤,苔蘚不生,以手摩拭,良久作古桂香云。

試劍巖 在青檀山,按《縣志》:自來賢崖東行可二百餘步,有兩石亭,削中分劃如剸割,故名。旁有巖隙,可憩數人。

湧翠石壁 在試劍巖後三十餘步,有峭壁面北,從地湧起,高可一二丈,廣二三十丈,其上蒼翠玲瓏,突兀萬狀,譎詭奇傑,盡態極妍,上有石乳,飲之芳香,有巖對峙,相去僅數尺,側足附巖,略得道步,有亭外向曰翠微。

大滌洞 在大滌山,頂平如砥。按《縣志》:洞霄宮西北半里,周迴凡四百里,與華陽林屋邃道暗通,相傳閭丘先生入遊,見龍鱗異境,花木鮮繁,自華陽而歸,云洞門石鼓,廣尋丈,叩之逄逢然,入洞上下皆平如划削,兩旁崖石委曲夾道,中間一石倒懸若柱,名曰隔凡洞,中行路詰曲劣通,人至隔凡而止,莫能進,過柱一穴如竇,內闊丈餘,有圓井,無底,惟聞琅琅水聲,乃歷代朝廷遣使投龍以璧簡之處也,或命童子穿竇入卒怖慄云,其中深窅不可測,常有白鼠,長二尺許,遊行高崖,崖下產草,名玉芝,餌之可長生,然希有見者,洞中石潤如玉,皆蒼黑色。

棲真洞 在大滌山前峻嶺上,《舊志》云:大滌先生杜琛語弟:子何法仁。曰:西洞尤廣,汝宜居彼。遯世成真,故名。按《縣志》:天生罘罳石頂,狀如寶蓋,龕室幽深,乳泉滴瀝,崖上有龍爪蟠拏蹴縮之蹟,或試以手漫之,明日視驗如初,一石枰如碁局,白石子如拳委積其上,入洞門三丈許有石仙,為偃臥狀。宋大觀三年,山人胡直隱居之,一日,忽聞聲若鼉鼓,數百黑雲靉靆,間火毬相逐奔,出洞口已而迅雷烈風,震撼山谷,移時乃止焉。

石室洞 一名藏書洞,在大滌山中峰,前有巖竇石梁亙焉,洞外泉脈垂溜,注石梁下,郭真君登山採藥常濯於此,名洗藥泉。洞初未顯,唐天師吳筠解化於宣城,指示門人藏書劍處,尋訪果得,內有石洞,故又名石室洞,洞中有三穴,如品字,上瞰天日,若四明天窗也,山腰有石窪尊,洞上有石茶GJfont,皆仙家遺跡,隱士陸遜之常築室於此,號石室先生。

鳴鳳洞 在大滌山洞霄宮外一里,道旁山上,石門阻隘,童稚可入,云窺其內石室兩間,旁一小路不知所極,上有泉穴琅璫,為環珮聲,下入方池未嘗減溢,故老云錢氏時鳳凰來,因名其地。亦名為靈鳳鄉。

鳴鈴洞 在洞霄宮東山上,多孔竇,風起則鳴,

又名鳴虛洞。

龍蛻洞 在大滌洞東一里許,與鳴鳳洞相對,山崖中間可百步,喬林幽隱,巖穴巉峻,玲瓏嵌空,深可數丈,春夏多蛇虺潛伏,宋皇祐初,羽人於洞間獲龍骨,齒角皆具,因以名之。記曰:五洞潛通。此其一也。

白茆洞 在大滌西南十里。《舊志》云:晉有人遇一道士,衣巾爽麗,自洞而出,詢其氏名,曰:吾白茆先生,職此久矣。因名之。其門如井,垂綆而下一二丈至平地,可環坐二十人,復偃身下入又二丈許,有石酒瓮石碁石,上有一竅通明,仰窺日星,境界奇絕,第山高路阻,罕有至者。

歸雲洞 去大滌山洞霄宮五百步,棲真洞左偏半里許,西嶺外層岡上,即棲真之後門也,深百餘丈,《舊記》云:神仙迴車往來便道,故名。按《縣志》:洞有罘罳頂,亞於前洞,常有雲氣往來洞外,故名。前有隙地,灌木修篁蔽映,谷口洞門僅數尺,下入丈許,石壁光瑩如瑪瑙,或如玉色,紋理若刻畫,旋雲飛霞,自然成章,直下有方池,深不盈咫,廣可二尺,長三尺,池底色白如累珠鏤玉,澄澈可愛,水盈涸不常,又下數十步,有白石如人者三,又下數步,左偏上陟,有石盆其上,恰承滴水,涓涓細流入盆內,可盥灌也,四周石乳旋凝若垂纓絡,右偏直下十四五步,闊二丈許,周迴平坦,可容三十人。

潮仙洞 《舊志》未採邑孝廉何瑞圖披陟攀尋始得,在縣南三十里,南接桐嶺界,於富春岡脊之上,別開洞天,泉石靈秀,池水盈縮呼吸之勢,實同溟渤應乎,潮汐,故名。

雷門新洞 邑孝廉何瑞圖經理大滌書院,因居焉。

皇清順治丁亥重九日,霆震一聲,書院之側崖崩石

摧,豁開洞天,深不可測,因名曰雷門。

雲根石 去大滌洞一里許,在路旁之西,與仙跡相並,其石狀如片雲,從地涌出,類飛而未起,故名。《萬曆志》作苦竹塢。

九曲嶺 在縣西二十里,九曲縈紆,故名。按《縣志》:在縣西南十五里,高三十五丈,長五里,通洞霄宮。

獨松嶺 在縣西北九十里,高四十二丈,去嶺二里,有關名獨松,因以為名。其關屬安吉州。按《縣志》:宋文信國天祥守隘於此,有集杜詩一首,其地險隘,止容一人一馬,元兵取宋破此關而入。

鳳凰墩 巨石森立,流水潺湲,幾百餘折遇山水驟發,聲如洊雷,其下澗中為嶽潭,乃一邑之勝也。

望牛堆 在縣南四里南湖間,四近牧童皆登堆而望,故名。

石灰堆 在縣東南三里,小阜龍起,林木森茂,土石皆粗白色,故名。寶輪寺案山也。

南上湖 在縣南五里,塘高一丈五尺,上廣一丈五尺,下廣二丈,週迴三十二里,與下湖相接,今湮塞。

南下湖 在縣南二里,塘高一丈四尺,上廣一丈五尺,下廣二丈,週迴三十四里,湖東北隅有龜山書院,久圮,邑人修之,合祀有濬築功於湖者,漢陳渾唐歸珧。宋時三令於其中,名惠澤祠。北湖 在縣北五里,源出諸山,環六十里,塘高一丈,上廣一丈五尺,下廣二丈,亦唐令歸珧所開,溉田千頃。

查湖 在縣北三十五里,源出諸山,環三十里,塘高一丈二尺,上廣一丈七尺,下闊二丈二尺,即漢所封搖泰湖,溉田甚廣。

苕溪 在縣治前,闊六十餘步,《山海經》云:天目山,一名浮玉山,高遠闊深,苕溪出焉,在於潛臨安兩縣界,東流百五十里,經本縣又東流二十七里,至錢塘縣界,又東北流六十二里,入湖州德清縣界,而匯於具區,夾岸多苕花,每秋風飄散水上如飛雪然,因名。又《輿地志》云:自縣之西名冷溪,蓋取清冷之意,乘舟至此,輕若凌空。唐天授三年,敕錢塘於潛餘杭臨安四縣租稅徑取道於此,公私便之,其溪連雨水,盈可勝二百餘斛,舟晴久則涸,不能行。

橫溪 在縣南一十里,舊名雙溪。

東溪 在縣西南二十里,發於由拳山,盤旋曲折,流二十二里至橫溪,入石櫺橋而納於餘杭塘河。其水歕高注下,堆積詰曲,不通舟楫。仇溪 在縣東北二十里,闊二十餘步,有二源,一出臨安高陸山,至伏山北,一出本縣獨松嶺,至仇山下。合流於盧公橋,又合苕溪入湖州德

清縣界,以二水會流仇山,故名。可勝五十斛之舟,今按杭水統歸苕溪,故土人有三苕之名,此為中苕也。

雙溪 在縣西北三十五里,其源二,一出天目諸山,合古城浮里諸水。一出高陸山,合上高前喝諸水。至雙溪橋合流入徑山港,達於苕溪,故名。

餘杭塘河 在縣東南三里,闊三十步,深一丈許,連南渠河,自安樂橋四十五里至杭州之運河通舟楫,水盈可勝三百斛,以上之舟遇旱水涸亦可勝百斛舟,其河自郡北武林門外賣魚橋西至縣而止。

南渠河 按《縣志》:縣南一里,土城之南,闊十五步,深五尺,其源出於南上下湖,東連塘河。閑林河 在縣東南二十六里,闊二十五步,深丈許,舊名五福渠,因岸有五福廟,故名。今閑林市居此河兩旁,遂改,呼為閑林河,通錢塘,可勝百斛以上之舟。

尹公潮 在縣東二里,通濟橋東苕溪內,每春風吹激,波瀾洶湧,水驟長數尺,父老相傳,昔有尹公挾異術,叱水成潮,故至今傳尹公潮。羅隱詩:安樂塔崩丞相出,尹公潮動狀元生。留為他日之讖云。

徑山港 在縣西北三十里,源出徑山諸山,自雙溪而來,流三十餘里出苕溪,因源出徑山,故名。通舟楫,可勝二百斛舟。

凌湖潭 在縣東二里,地名白塘頭。

康胡潭 在縣西南十里,相傳昔有康胡二姓居此,家豪富,皆以大秤小斗貿易取利,剋剝鄉人,一夕風雨晦暝,震陷其處,二家皆沒,因以成潭,故名。今溉田甚廣。

翠蛟泉 在洞霄宮洞天福地門外,以東坡亭下流泉翠蛟舞之句而名。

撫掌泉 在洞霄宮龍祠前,可三尺許,清澈如鑑,古詩云:卻疑三尺底,別是一壺天。其泉五色,變易不常,每變輒有吉祥。相傳錢王至此,有雙鶴飛舞其上,撫掌招之,鶴下泉湧,因名。熙寧初有物如鰻遶欄楯間,兩目如丹,人以杖扑之即隱,須臾陰霧四匝,大水幾壞殿堂,或曰龍之怒也。

冷泉 在洞霄宮外,元同橋三池上,出石罅間,甚細,冬夏不竭,掬而飲之,毛骨清爽,炎月置熱物於中,至晚即冰。

丹泉 亦名天柱泉,發源最高,歷天柱山而下,始聞殷殷若雷,至大滌洞西百餘步乃出,甘冽不竭,有方池瀦焉,天宇清明則有赤色,四旁苔蘚皆紫暈也,一境田疇咸仰灌溉。

桃花泉 在龍蛻洞西,自石罅橫注入溪,昔人每見有桃花片流出,莫知從來。

子午泉 在縣東南十八里,閑林界五朝山巔,惟子午二時發泉,然子時泉發,有聲若輕雷,更異也,土人按時汲泉,非時不得。

明星瀆 在縣東一里二百步,自新堰以西第三潭最深,而闊者是也,宋時敕使者投龍簡於大滌洞,必先祭此瀆,相傳昔有人晝視水中,見星燦然,故名。南有女貞觀,以褻衣洗之,星不復見。

洗馬池 在縣北十五里,仇山麓仇王廟前,相傳仇王遺蹟,今湮塞。

明月池 在縣西北五十里徑山寺,宋紹興間,僧妙喜鑿於明月堂下。

洗硯池 在徑山寺,東坡常洗硯於此。

三池 在縣西南十八里,洞霄宮門內路旁,唐末時,錢王鑿疊石為暗溪約里許,接天柱流泉瀦之於中,左二右一,若品字然。

獅子池 在縣東南五里獅子山西,內有青活巨石,水色瑩白,蠶月取水,澡絲最白,且質重云。放生池 在縣東三里安樂山善法院前,後晉天福間所鑿。

新池 唐大曆中縣令范愔鑿。

潛公井 在縣西十里丁橋東,宋咸淳間邑人顧向榮以通蜀廣行者,盛夏無所飲,乃鑿以濟焉,刱之為浮圖者名普觀,又謀覆井以亭,且築庵其旁,以容憩者,府尹潛說友出緡錢三千助之,既成,縣令錢希白名之曰潛公井。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