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1022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二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千二十二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二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一千二十二卷目錄

 嚴州府部彙考六

  嚴州府古蹟考二墳墓附

 嚴州府部藝文一

  釣臺記          唐羅隱

  元日登釣臺記      宋范成大

  重修古渠記        方有開

  建德路罷金課記     元何夢桂

  建德府節要圖經序      方回

  釣臺賦         明王世貞

 嚴州府部藝文二

  七里灘         宋謝靈運

  富春渚           前人

  嚴陵瀨          梁任昉

  宿桐廬江寄廣陵舊遊   唐孟浩然

  宿建德江          前人

  發錦沙村          崔顥

  卻歸睦州至七里灘下作   劉長卿

  送杜越江佐省覲往新安江   前人

  奉使新安自桐廬縣經嚴陵釣臺七里灘下寄

  使院諸公          前人

  嚴陵釣臺送李康成赴江東   前人

  過青溪水作         王維

  嚴陵釣臺貽行侶       許渾

  晚泊七里灘         前人

  寄桐廬隱者         前人

  集梁耿開元寺所居院    戴叔倫

  題睦州郡中千峰榭      方干

  桐廬謝逸人江居       前人

  旅次洋洲居郝氏園林     前人

  題睦州呂郎中郡內環溪亭   前人

  宿桐廬館同崔存度     僧皎然

  青溪行         宋梅堯臣

  滄波書屋          徐貫

  淳安棹歌        明汪廣洋

  過三百六十灘        前人

  過茶園           前人

  送張丞纁赴睦下邑      謝榛

  桐江即事         張宇初

  入桐江          徐中行

  登釣臺          釋道衡

 嚴州府部紀事

 嚴州府部雜錄

 嚴州府部外編

職方典第一千二十二卷

嚴州府部彙考六编辑

嚴州府古蹟考二墳墓附  《通志》编辑

本府建德縣附郭

漢會稽太守朱買臣墓 在縣西四十里來池之西幽徑山。

晉開國侯宋興墓 在縣東南一十里苕溪之濱。

宋翊忠侯潘世雄墓 在縣西十五里蕙巖之麓。

唐孝子何起門墓 在縣馬目山。

宋黃建墓 在縣十二都江村。建初授絳州知州,為民除害。絳民思之,祔食富文忠廟。

元孝子徐璠墓 在縣三都大堂塢黃山之麓。明宋澄墓 在縣拱辰門外。

宋賢墓 在縣南鄉。賢官兵部侍郎,兼副都御史。

節孝唐良正妻張氏墓 在縣二都仇家灣。孝子戴啟祥墓 贈中憲大夫僉都御史,在縣城東碧溪塢。

淳安縣

漢粵王墓 在縣東北六十五里。耆舊相傳,粵王兵敗,逃至此而死,因葬焉。《舊志》:越王兵敗,至此間地方,或曰此名角頭,因嘆曰:吾無所之矣。飲恨而卒。其眾負土成墳,三壟相連,各高十餘丈。按:本縣惟此一鄉,至今為越語,婦人必環釵重裙。然三墳不知始自何年,亦莫知為粵與越也。

尚書令黟侯方儲墓 在縣東南,即真應廟之後,唐左臺御史張文成碑記猶存。

晉太宰司馬晞墓 在縣西二里。據《新安志》云:太宰墳,即司馬晞徙於此而薨,遂葬茲地。所立三墳,高二丈二空塚云。

西扇都巖將軍童頵墓 在縣南二十里,後五代時,居巖自保,嘗受錢氏誥命。今其裔孫收藏,見存。

龍驤將軍汪文和墓 在縣小金山左,裔孫左司馬汪道昆紀事。

五代吳越尚書魯椿墓 在縣北一百二十里,椿仕吳越,與錢王為友,至銀青光祿大夫。今其子孫所藏錢文穆王手帖,及GJfont笏,猶存。宋忠顯侯錢嶨墓 在縣西七十里奧坑,夫人墓在蛟池。

孫潼發墓 在橫河大隱阡,衢州軍事判官。義勇將軍王鐇墓 在縣環水灣,建炎間擊寇有功。

蛟峰先生方逢辰墓 在縣八里安溪。

明太傅文毅商輅墓 在縣南十里仁壽鄉,遣官營葬。

尚書莊懿胡拱辰墓 在縣西上普慈塘,遣官賜祭營葬。

顧婆墓 在縣西一百里,舊有祠,今廢。

尚書諡康懿徐貫墓 在縣西六十里之永平鄉。

太僕寺卿方漢墓 在縣東二十五里進賢里鳳鸞墩,遣官營葬。

桐廬縣

漢孫鍾祖墓 在縣治東南烏山石上。相傳,鍾,富春人,性至孝,家貧,以種瓜為業。一日,有三人來乞瓜,鍾設瓜及飯。三人謂鍾曰:蒙君厚惠,當示葬地。仍戒曰:下山百步勿反顧。鍾不六十步即回顧,已失其人,惟見三白鶴飛去。遂葬其母。鍾後生堅,堅生權,權有江東,國號吳。傳亮、休、皓,凡四世,俗人呼為天子岡。

宋起居舍人范端臣墓 未詳所在。

義士晞髮謝翔墓 在縣釣臺南岸,與端臣墓相對,方鳳題曰:宋處士謝皋羽之墓,旁有許GJfont、汐社二亭。

明俞諫墓 在縣孝泉鄉黃泥凸之原,朝廷遣官為之營葬。俞諫,官至資政大夫,都察院右都御史,贈光祿大夫,太子太保,諡莊襄。吏部尚書喬宇,為撰墓誌銘。

姚夔墓 在縣牛山,夔資德大夫、正治上卿、太子少保、吏部尚書,贈少保榮祿大夫,諡文敏。處士滄江徐舫墓 在縣霞川之原,大學士宋濂為撰墓誌銘。

遂安縣

唐遂安丞黃任墓 在二都珠墅。

交州都督李濤墓 在縣西鎮基山,濤封遂安縣公。太平興國中,郡守田錫以濤名奏聞,真宗東封詔褒前代忠臣,於是封濤忠勇侯,賜廟英烈。

國子司業余詠墓 在縣六都罟網溪興福寺前。

宋名儒詹儀之墓 在縣十六都新橋明月庵後。

遂安伯諡忠節詹良臣墓 在縣靈巖山下,又云遷十六都西山庵右,合葬文安郡夫人唐氏之墓。

封建德男詹至墓 在縣移風鄉新村之陽,宋儒張栻誌,朱文公書碑。

元貞山人章元禮墓 在縣十六都。

元孝子余丙墓 在縣六都古山坪。

明孝子毛存元墓 在縣十一都葉嶺,金釵形,張以誠誌。

孝子方雲槐墓 在縣二都金家壟。

汪喬年墓 在縣十四都劍山之下。喬年,字歲星,萬曆壬戌進士,歷官陝西總督。闖賊破襄城,罵賊而死。

毛一瓚墓 在縣葉林學堂塢,萬曆壬辰進士,官進賢令,歷吏部郎,有清聲,條陳遂邑利弊事,歲省百姓費六千金。歿而里民建仁賢祠祀之。壽昌縣

唐建州刺史李頻祖墓 在縣仁豐鄉石壁之下。

宋少保忠簡劉公墓 在縣治南門城內翁宅後。

分水縣

漢張王墓 在縣東十里峪口。

廣信王墓 在縣西十里柳山。

張天師祖墓 碑名桐柏真人,在分水九都生仙外鄉,天師家譜,載在桐廬之西鄉,蓋漢時未析為分水縣也。

三國吳九貞太守何瑛墓 在縣西北二十五里勞山,俗稱瑛公墓。

宋右司諫王晉墓 在縣西十五里矛山,張栻有記。

嚴州府部藝文一编辑

《釣臺記》
唐·羅隱
编辑

巖巖而高者,嚴子陵之釣臺也。寥寥而不歸者,光武 之故人也。故人之道何如?睨蒼苔以言之,尊莫尊于 天子,賤莫賤于布衣。龍爭蛇蟄兮,風雨相遺。干戈載 靡兮,悠悠夢思。何富貴不易節,而窮達無所欺。故得 脫邯鄲之難,破犀象之師。造二百年之業,繼三尺劍 之基者,其惟有始有卒者乎。下之世俗,偷去祿位相 尚,朝為一旅人,暮為九品官。而親戚骨肉,巳有等差 矣。況故人乎?嗚呼。往者不可見,來者未可期。已而已 而。

《元日登釣臺記》
宋·范成大
编辑

二十九日登舟,大雪不可行。三十日,發富陽,雪滿千 山,江色沉碧。但小霽風急,寒甚。披北使時所作綿袍, 戴氈帽,坐船頭縱觀,不勝清絕。剡溪夜泛景物,未必 過此。除夜宿桐廬,癸巳歲正月一日至釣臺,率家人 子登臺,講元正禮,謁二先生祠。登絕頂,掃雪,坐平石 上,諸山皜然,凍雲不開,境過清矣。臧獲亦貪殊景,忍 寒犯滑來登,始予自紹興己卯歲,及今奉役,蓋三過 釣臺。薄宦區區如此,豈惟愧羊裘公見篙師灘,子慚 顏亦厚。乃刻數字于右廡柱間,而宿西口。

《重修古渠記》
方有開
编辑

還淳山水邑,居民瀟灑,清流激湍,左右映帶,所至可 樂。邑憑新安江,昔以青溪名。李太白所謂青溪清我 心,水色異諸水。借問新安江,見底何如此。沖融娟秀, 號為絕境。有泉源于此山,注為西池,亙闤闠以東,澄 澈紺寒。人愛護之,斸石為渠,冶金為窗,而家其上。GJfont 新釃潔,宣GJfont滯而發清明,其來有自矣。熙寧中,嘗堙 塞。著作何公,按其舊浚治閱,四十有五載。宣和庚子, 邑燬于兵,泥塗瓦礫,弗渫弗治。或蔽以屋,朽壞彌積, 人以為病。執事者知其然。間歲,鳩民具畚鍤號呼,以 渠從事,民樂趍之。吏輒裒取其傭直以自利。淳熙五 年,令尹陳公為邑,究民情所欲,決意開導,必復舊乃 已。夫百里為邑,周公之制。為溝洫以達于川,公庀斯 役職也。浚渠在公,非難事,則難乎公之得民。始淳號 大邑,為政者指其俗為橫,鋤治剪拂,民不聊生,而為 政者往往不善去。公始至,召父老,喻己意,與相期約。 凡所以矯揉斯民之具,一切屏去,示之以情。為頑梗 者,弗逮,俾執牒以相告。納租賦者,弗趣,計其數以時 入焉。當拘留者,縱其所往,而徯其自至。然以誠親民, 民始疑而后信。其為民父母,家相諭,里相勉,熙熙然, 奉公命惟謹。公亦知民之可與為善,于是舉課試以 作成之,行義役以相勸之,成南溪之梁,新放生之池, 重修學庠,教民興于禮義。邑之便利,無不搜舉,推餘 力以及渠,乃闢乃理,且為三閘,以節其出納,油然泓 渟,鏘然宏放,有琅玕色,有琴筑聲。于是邑人懽欣相 告,如胸臆開而耳目明,徊翔渠上,樂公之德不能巳。 大抵人情初不相遠,表裏無障,然後真情出焉。情之 真者,精神之至也。不精不神,不能動人。淳邑夙昔之 弊,訟牒繁而租賦懈。公一以情,臨之感,應之速,有如 此者,人道敏政,地道敏樹,是非聲色笑貌,所可強也。 由公之政觀之,然後知躬行之必可以善俗,德禮之 必可以格人。謂人為不可化者,非欺人,乃自欺也。孟 子曰:人無有不善,水無有不下。後之言復性者,亦曰 水本清,沙或混之。導民之情,與水無異。公有導民之 政,渠實似之。併書為從政者法焉。

《建德路罷金課記》
元·何夢桂
编辑

大元跨有東南,初榷金課,蓋履山澤之所產,而斸取 焉。始繇饒歙諸路,次逮建德。建德,古睦州也。睦為古 揚州,分荊揚貢金,在《禹貢》不廢。睦岫千峰二江十八 瀨,意亦盪鏐鈑銑之所生也。然考古圖志,金非其土 產,如瑤琨齒貝,皆產于揚,而睦亡是。睦視揚為最僻 陋,其土之貢數,固亦不得與他壤齒也。夷攷前代,金 所以取,秦漢而下,雖冶山鑄海,以竭天下之利,然載 之《史記》,自銅錫鉛鐵之外,無聞焉。唐有陝西暨宣潤 等州歲銀而已。近代固嘗徵陝與宣、饒、歙、撫、南安諸 州金,遄亦中廢。試數其地,其隸于揚者,惟饒、歙、撫、南 安四州耳。而睦不與數焉。茲豈天產而地藏之,睦固 不能化無以為有也。至元始籍六邑民為金戶,民創 見且駭,俛首就事,官授之方,督具器物,使之披沙抉 石而汰焉。民喜,殆謂天雨,鬼輸之也。初歲粗給,再歲 而虧,三歲而竭。其故何哉,蓋睦居歙下流,歲春夏潦 漲,歙之江濆揚濤,吹沙澎湃而下,故金之瑣屑如糠 秕者從之,遇洄而伏。民日爬摘于此,所得蓋錙銖而 巳,抑不知幾千百年之所積,猶不能以供旦夕之所 採取。欲久而弗窮,得乎。況遠鄉下邑,距江踰絕,民棄 家輟業,裹糧以從。畚插未至,而力已困矣。而其所司 又重之以掊剋搥剝,羈紲笞捶之害。故上下二三年 間,大戶病,中戶貧,下戶賣妻鬻子,不足以償,而逮及 鄰比親姻,至于流離轉徙者,比比也。郡侯為民疾苦, 無所于愬,上之浙江等處行尚書省,省聞于朝,省官阿老瓦丁平章入覲條奏,凡諸路之不便於民者,如 鷹房河泊除之,商課酒稅輕之,金課特罷建德一路。 從所請也。世之務財用而長國家者,雖竭民力而漁 之,不恤也。而公之用心如此,其過人也,亦遠矣。迺今 年二月,旨下,省檄諸路管民官,詳究奉行。本府總管 朝列管侯承命以歸,與府長貳率其屬,登進其民而 告之曰:是公朝之至恩,而省府官之嘉惠也。民父老 感烈懽舞,則又曰:微我公不及此,今而後得釋此以 耕鑿,飲食作息,而免于患,公德至厚也。願鑱石以志 不朽。雖然茲固幸吾一路私也,天地生物,止有此數, 窮人力而取之,未有不受其弊者。天子富有四海,所 寶固不在此數也。世有採民風者,得焉推而放之,以 幸東南,庶乎其可。遂為記。至元二十七年四月日記。

《建德府節要圖經序》
方回
编辑

建德府新定郡遂安軍節度,今統縣六:建德、淳安、桐 廬、遂安、壽昌、分水。郡治建德縣,當浙江之上游,新安 江、東陽江之會,天文南斗須女之分。《禹貢》揚州之南 境,春秋時屬吳,尋屬越,屬楚。至秦,介鄣、會稽兩郡間。 漢隸吳郡之富春縣,丹陽郡之歙縣。建安十三年,孫 權分丹陽,揚郡之歙縣,置新郡,治今淳安。晉平吳,改 為新安郡。至東晉,皆隸揚州。宋梁改隸東揚州,尋復 舊。隋平陳,廢新安郡,為縣,入婺州,而置歙州。仁壽三 年,即新安故城,置睦州。大業初,改婺州為遂安郡,歙 州為新安郡。唐武德四年,復為睦州,而析桐廬縣為 嚴州。七年,復嚴州,復以桐廬屬睦州。貞觀元年,分天 下為十道,睦州隸江南道。神功元年,徙州,治建德。天 寶元年,改為新定郡。乾元元年,復為睦州。五代,屬錢 氏。宋太平興國三年,錢氏納土,隸兩浙西路。先是,太 宗嘗以親王領睦州防禦使。政和八年,升為建德軍 節度。宣和三年,平方臘,改為嚴州遂安軍節度。高宗、 度宗,皆嘗以皇子領遂安軍節度使。咸淳十年,升為 建德府,其戶口之數,紹興己未,戶七萬二千二百五 十六,丁一十一萬一千三百九十四。淳熙丙午,戶八 萬八千八百六十七,丁一十七萬五千九百有三。景 定壬戌,戶一十一萬九千二百六十七,口三十二萬 九千一百有六。權姦賈似道當國,中外苟且,玩愒版 籍,漫不經意。今兵火後,未知登耗,其物產之宜,萬山 叢蔽。山居八,田居二,往往樵薪為生,仰米旁郡。地狹 人稠,土瘠民窶。浙西諸郡腴,而此獨窮陋。加以南渡 都杭,是為西南數百郡之孔道,舟車必由,迎餞疲瘁, 而郡益乏。皇祐指揮,歲為婺州輸絹三萬六千疋,婺 歲歸本郡米一萬五千石。戶部督絹,本郡以上征下, 歲無虧本。郡督婺州米列,郡勢相侔負,固不償而郡 愈不可為。郡所以名於東南,而望於時者,以嚴子陵 之釣臺在焉。而三朝之潛藩也。真人有作六合混一, 乃至元十三年,歲在丙子,二月有六日,闔郡官吏軍 民,奉前朝詔,以郡歸附于大元聖朝。武略將軍兵部 郎中王世英、武略將軍刑部郎中蕭郁,偕來,秋毫無 犯,市不易肆,寬書屢下,弛征蠲賦,民樂有生。行中書 一政一令,無非所以布宣今上好生之仁,繼自今凋 敝,郡其有瘳乎。

《釣臺賦》
明·王世貞
编辑

己已之秋,季月消魄。余所偕邁者,金華括蒼之柏,指 桐廬,下建德,GJfont眠衣雲,蟬緩繡壁,飛湍激流,千丈縹 碧。澄渟皎鏡,下數白石。于時鴻濛就冥,鷁首忽辨,桂 輪少虧,金波騰絢。恍見一峰縹緲于空裔,連岡溯流 而拱獻,森槮厭,岩阜回緬。洪濤鼓兮木末,流泉激 兮石間。中宮葉商,拊節迥環。余所停憩,二客解顏。舟 子維焉曰:此固嚴光先生灘也。余乃野幘而楚服,盤 跚以前。挹寒漿兮靡椒,薦素GJfont兮無絃。追夫一介之 賤微,靈誠感而燭天。遂姓其州而貌其山者,千五百 年,雲臺飆燼,原陵無煙。富貴身盡,聲華代遷。孰與先 生,宇宙長鮮。嗚呼,噫嘻,彼夫赤真中晻,紫閏未窮,兵 起東郡,節殉二龔。庶幾君臣如日麗空,妖新截蜃,白 水興龍。藉非先生君德疇隆,土行重倫,丘賁驟穹,萬 歲千秋。穆如清風紲纓,拲珪以匏。余躬再拜而退,二 客是從。未既,忽有歌聲起于蘆際,夭眇鏗厲,林木盡 沸。其辭曰:滄浪之清,可以濯纓。渭水釣利,桐江釣名。 役心成跡,強性之情。孰與吾漁,無役無強。纖阿為釣, 大虛為網。冥志沕穆,縱神滉朗。余異而迫之,不見其 處,縹若一縷,破東南霧而去。

嚴州府部藝文二编辑

《七里灘》
宋·謝靈運
编辑

羈心積秋晨,晨起展遊眺。孤客傷逝湍,徒旅苦奔峭。 石淺水潺湲,日落山照曜。荒林紛沃若,哀禽相叫嘯。 造物悼遷斥,存期得要妙。既秉上皇心,豈屑末代誚。 目睹嚴子瀨,想屬任公釣。誰謂古今殊,異世可同調。

《富春渚》
前人
编辑

宵濟漁浦潭,旦及富春郭。定山緬雲霧,赤亭無淹薄。 愬流觸驚急,臨圻阻參錯。亮乏伯昏分,陰過呂梁壑。洊至宜便習,兼山貴止託。平生協幽期,淪質困微弱。 久露干祿請,始果遠遊諾。宿心漸申瀉,萬事供零落。 懷抱既昭曠,外物徒龍蠖。

《嚴陵瀨》
梁·任昉
编辑

群峰此峻極,參差百重嶂。清淺既漣漪,激石復奔壯。 神物徒有造,終然莫能狀。

《宿桐廬江寄廣陵舊遊》
唐·孟浩然
编辑

山暝聽猿愁,滄江急夜流。風鳴兩岸葉,月照一孤舟。 建德非吾土,維揚憶舊游。還將兩行淚,遙寄海西頭。

《宿建德江》
前人
编辑

移舟泊煙渚,日暮客愁新。野曠天低樹,江清月近人。

《發錦沙村》
崔顥
编辑

北上途未半,南行歲已闌。孤舟下建德,江水入新安。 海近山常雨,谿深地早寒。行行泊不可,須及子陵灘。

《卻歸睦州至七里灘下作》
劉長卿
编辑

南歸猶謫宦,獨上子陵灘。江樹臨洲晚,沙禽對水寒。 山開斜照在,石淺亂流難。惆悵梅花發,年年此地看。

《送杜越江佐省覲往新安江》
前人
编辑

去帆楚天外,望遠愁復積。想見新安江,扁舟一行客。 清流數千丈,底下看白石。色混元氣深,波連洞庭碧。 鳴榔去未已,前落行可覿。猿鳥悲啾啾,杉松雨聲夕。 送君東赴歸寧期,新安江水遠相隨。見說江中孤嶼 在,此行應賦謝公詩。

奉使新安自桐廬縣,經嚴陵、釣臺、七里灘下寄编辑

使院諸公。          前人

悠然釣臺下,懷古時一望。江水自潺湲,行人獨惆悵。 新安從茲始,桂楫方蕩漾。迴轉百里間,青山千萬狀。 連GJfont去不斷,對嶺遙相向。夾岸黛色秋,沉沉綠波上。 夕陽留古木,水鳥拂寒浪。月下扣舷聲,煙中採蓮唱。 猶憐負羈束,未暇依清曠。牽役徒自勞,近名非所尚。 何時故山裏,卻醉松花釀。回首惟白雲,孤舟復誰訪。

《嚴陵釣臺送李康成赴江東》
前人
编辑

潺湲子陵瀨,髣GJfont如在目。七里人已非,千年水空綠。 新安江上孤帆遠,應逐楓林萬餘轉。古臺落日自蕭 條,寒水無波更清淺。臺上漁竿不復持,卻令猿鳥向 人悲。灘聲山翠至今在,遲爾行舟晚泊時。

《過青溪水作》
王維
编辑

言入黃花川,每逐青溪水。隨山將萬轉,趣塗無百里。 聲喧亂石中,色靜深松裏。漾漾汎菱荇,澄澄映葭葦。 我心素已閒,清川澹如此。請留盤石上,垂釣將已矣。

《嚴陵釣臺貽行侶》
許渾
编辑

故人天下定,歸釣獨悠悠。舊跡隨臺古,高名寄水流。 鳥喧群木晚,蟬急眾山秋。更待新安月,憑君暫駐舟。

《晚泊七里灘》
前人
编辑

天晚日沉沉,歸舟繫柳陰。江村平見寺,山郭遠聞砧。 樹密猿聲響,波澄鴈影深。榮華暫時事,誰識子陵心。

《寄桐廬隱者》
前人
编辑

潮去潮來洲渚春,山花如繡草如茵。嚴陵臺下桐江 水,解釣鱸魚有幾人。

《集梁耿開元寺所居院》
戴叔倫
编辑

到君幽臥處,為我掃莓苔。花雨晴天落,松風終日來。 路經深竹過,門向遠山開。豈得長安枕,中朝正用才。

《題睦州郡中千峰榭》
方干
编辑

豈知平地似天台,朱戶深沉別徑開。曳響露蟬穿樹 去,斜行沙鳥向池來。窗中早月當琴榻,牆上秋山入 酒盃。何事此中如世外,應緣羊祜是仙才。

《桐廬謝逸人江居》
前人
编辑

少小高眠無一事,五侯勳業欲如何。湖邊倚竹寒吟 苦,石上橫琴夜醉多。鳥自樹梢隨果落,人從窗外卸 帆過。由來朝市為真隱,可要棲身向薜蘿。

《旅次洋洲居郝氏園林》
前人
编辑

舉目縱然非我有,思量似在故山時。鶴盤遠勢投孤 嶼,蟬曳殘聲過別枝。涼月照窗欹枕倦,澄泉遶石泛 觴遲。青雲未得平行去,夢到江南身旅羈。

《題睦州呂郎中郡內環溪亭》
前人
编辑

為是仙才登望處,風光便似武陵春。閒花半落猶迷 蝶,白鳥雙飛不避人。樹影興餘侵枕簟,荷香坐久著 衣巾。暫來此地非多日,明主那容借寇恂。

《宿桐廬館同崔存度》
僧皎然
编辑

江樹漂漂共旅遊,一樽相勸散窮愁。夜深醒後愁還 在,雨滴梧桐山館秋。

《青溪行》
宋·梅堯臣
编辑

山色碧於溪,扁舟泛落暉。水煙帆界破,沙鷺槳驚飛。 島嶼隨流曲,漁燈隔岸微。月明何處宿,待訪子陵磯。

《滄波書屋》
徐貫
编辑

地僻塵氛遠,林幽風物清。捲簾流水入,開戶好山迎。 興到獨高詠,更殘一短檠。牙籤三萬軸,何似草元名。

《淳安棹歌》
明·汪廣洋
编辑

淳安縣前江水平,越女唱歌蘭葉青。山禽只顧喚春 雨,不道愁人不願聽。

===
《過三百六十灘》
前人
===三百六十灘水清,桃花春浪近來生。催歸不待臨岐

語,夜夜子規啼到明。

《過茶園》
前人
编辑

竹雞花外弄晴煙,桑柘深深雨後天。過客曾聞遠人 說,嚴州風土近宜綿。

《送張丞纁赴睦下邑》
謝榛
编辑

君向嚴陵去,雲移畫舫低。驛程疏雨外,山色大江西。 訟簡知花落,官閒聽鳥啼。卻忘身是吏,隨意坐青溪。

《桐江即事》
張宇初
编辑

每愛桐江秀,塵衿洗黛螺。水流渾不盡,山靜看偏多。 秋樹連雲住,漁蓬載雨過。何當無一繫,釣瀨老煙波。

《入桐江》
徐中行
编辑

奔流千折下,峭壁兩崖分。樵徑衝江雨,漁舟宿嶺雲。 布帆林杪見,水磑月中聞。獨有披裘客,千秋不可群。

《登釣臺》
釋道衡
编辑

丈夫于世各有營,豈為公卿以身辱。先生漢之一布 衣,千古誰堪繼芳躅。我來停舟一登眺,雙臺杳渺林 端矗。江水沉沉徹骨清,山光靄靄有餘綠。只此江山 彼江山,嚴劉到今定誰屬。先生早知釣得名,拗折當 年釣竿竹。有腳但可踏青山,何必將加帝王腹。

嚴州府部紀事编辑

《後漢書·嚴光傳》:光除為諫議大夫,不屈,乃耕于富春 山,後人名其釣處為嚴陵瀨焉。顧野王《輿地志》曰: 七里灘在東陽江下,與嚴陵瀨相接,有嚴山。桐廬縣 南有嚴子陵漁釣處,今山邊有石,上下可坐十人,臨 水,名為嚴陵釣壇也。

《因話錄》:吳大帝遣賀將軍齊來嚴,討山賊。賊中有善 禁者,官軍刀劍不利。賀將軍思曰:此必禁術也。吾聞 兵有刃者可禁。乃令精兵,悉以白棓擊之,賊大敗。 《晉書·許邁傳》:邁採藥于桐廬縣之桓山,餌朮涉三年, 時欲斷穀。以此山近人,不得專一,四面藩之,好道之 徒欲相見者,登樓與語,以此為樂。常服氣,一氣千餘 息。

《因話錄》:晉始新令邵坦,東陽太守敷之孫。宋元嘉二 年,卒于官,葬青溪之現玉山。時有相其葬者,曰:後當 有王侯封。宋齊間,望氣者占之,斷其地脈後有相者, 云:猶當出陰中王。後裔孫仁詳,至唐貞觀中,周敏所 害,數著靈異。敕封烏龍王。其言始驗。

唐房琯,開元中,為桐廬宰。邢真人和璞自泰山,琯虛 心禮敬,因攜手閑步,行數十里,過夏口村,入一廢佛 寺,松竹森映。和璞坐於松下,以杖叩地,令從者掘,數 盡,得一瓶子。瓶子中皆是婁師德與永禪師書。和璞 笑謂琯曰:省在此乎。琯因悵然,悟前身為永禪師也。 《宋史·袁韶傳》:韶知桐廬縣。桐廬多宗室,持縣事無有 善去者。韶始至,絕私謁,莫敢撓。錢塘岸歲為潮齧,率 取石桐廬。韶言:廟子山有石,不必旁取鄰郡。遂得求 免。嘉定四年,召為太常寺主簿。父老旗鼓蔽江以餞, 至於富陽。泣謝曰:吾曹不復輸石矣。

《陸游傳》:游知嚴州,過闕陛辭,上諭曰:嚴陵山水勝處, 職事之暇,可以賦詠自適。

《湘山野錄》:范文正公謫睦州,過嚴陵祠下,會吳俗歲 祀,里巫迎神,但歌《滿江紅》,有桐江好,煙漠漠,波似染, 山如削,遶嚴陵灘畔,鷺飛魚躍之句。公曰:吾不善音 律,撰一絕送神,曰:漢包六合網英豪,一個冥鴻惜羽 毛。世祖功臣三十六,雲臺爭似釣臺高。吳俗至今歌 之。

《鶴林玉露》:嚴州烏石寺,在高山之上,有岳武穆飛、張 循王俊、劉太尉光世題名。劉不能書,令侍兒意真代 書。姜堯章題詩云:諸老凋零極可哀,尚留名姓壓崔 嵬。劉郎可是疏文墨,幾點臙脂點綠苔。

《容齋續筆》:嚴州分水縣,故額草書分字,縣令有作聰 明者,謂非字體,宜真書三字,刻而立之。是年,邑境惡 民持刀殺人者,蓋分字,八刀也。用是知州縣牌額,率 係於吉凶,以故不敢輕改。

《嚴州志》:天井在百照山前,公望所居也。絕頂上有石 崖,下有一石井,若鑿成者。然碧水幽深,雖大旱無涸 跡,莫知其底。公望常攜僮,持絲一輪墜之,絲盡,尚未 終其底。每天雨,則雲霧黑,疑有蛟龍居之。公望嘗與 鄉民祈雨於此。至今土人呼為天井異跡。

《雙槐歲抄》:宋張魏公浚,秉心忠赤,人皆比之諸葛武 侯。天不祚宋,不幸而喪關陜之地,遂為秦檜所擠罷。 因泝桐江上分水,駐節於禪定院。越信宿,忽生瑞芝, 既而寺僧為構軒,扁曰瑞芝。實魏公忠誠所感也。 《鳴集》:元季張士誠,令其部將劉真據桐廬,謀築城,毀安樂塔及牛山臨江扶欄,取其磚石,掘地作河以 取土。居民苦於力役,真性慘酷。築土不堅者,遂和土 築其中。繼以疫癘死者相枕藉。既而真登鳳凰山瞰 視,曰:即此可以觀中之虛實矣。事遂寢。今市心及橫 港一帶,隱然隆起者,皆新城基也。

嚴州府部雜錄编辑

《水經注》:浙江東北逕建德縣南,縣北有烏山,山下有 廟,廟在縣東七里。廟渚有大石,高十丈五尺,圍水瀨 濬激而能致雲雨。浙江又東逕壽昌縣南,自建德至 此八十里,中有十二瀨,瀨皆峻嶮,行旅所難。縣南有 孝子夏先墓。先少喪二親,負土成墓,數年不勝,卒。浙 江水又北逕新城縣,桐谿注之,水出吳興郡於潛縣 北天目山。山極高峻,崖嶺竦疊,西臨後澗。山上有霜 木,皆是數百年樹,謂之翔鳳。林東面有瀑布,下注數 畝,深沼,名曰蛟龍池。池水南流,逕縣西為縣之西谿。 谿水又東南與紫谿合,水出縣西百丈山,即潛山也。 山水東南流,名為紫谿。中道挾水有紫色槃石,石長 百餘丈,望之如朝霞。又名此水為赤瀨,蓋以倒影在 水故也。紫溪又東南流,逕白山之陰山,甚峻極,北臨 紫溪,又東南連山挾水,兩峰交峙及頂,對石往往相 捍十餘里。中積石磊砢相挾而上,澗下白沙細石,狀 若霜雪,水木相映,泉石爭暉,名曰樓林紫溪。東南流 逕桐廬縣東,為桐溪。孫權藉溪之名,以為縣。目割富 春之地,立桐廬縣。自縣至於潛,凡十有六瀨,第二是 嚴陵瀨。瀨帶山,山下有石室,漢光武帝時,嚴子陵之 所居也。故山及瀨,皆即人姓名之。山下有磐石,周迴 十數丈,交枕潭際,蓋陵所游也。桐廬谿又東北,逕新 城縣入浙江縣,故富春也。孫權省并桐廬。咸和元年, 復立為縣。浙江又東北入富陽縣,故富春也。晉后名 春,改曰富陽也。東分為湖浦。浙江又東北,逕富春縣 南縣,故王莽之誅歲也。江南有山,孫武皇之先所葬 也。漢末,墓上有光如雲氣屬天。黃武四年,孫權以富 春為東安郡,分置諸縣,以討士宗。浙江又東北,逕亭 山西山,上有孫權父冢。

《老學庵筆記》:今人謂貝州為甘陵,吉州為廬陵,常州 為毗陵,峽州為夷陵,皆自其地名也。惟嚴州有嚴光 釣瀨,名嚴陵瀨、嚴陵,乃其姓字,瀨是釣處。若謂之嚴 懶,尚可。今俗乃謂之嚴陵,殊可笑也。

《舊志》:唐武德四年,置歙州總管,領歙、睦、衢三州,則淳 因舊為睦州境矣。七年,以桐廬來屬,名東睦州。八年, 去東字,領建德、桐廬、分水。迨神龍元年,睦州領縣五, 而壽昌與焉。後據《唐志》稱,古睦州陵,自六朝以來,皆 為封建之地。宋孝武帝,封其子為新安郡王,而文帝 孫延年遂紹其後。蕭齊海寧恭王亦封新安。梁文帝 子禹,陳文帝子伯,固亦皆建國于茲。唐太宗封其孫 徽,而宋太宗以皇弟領防禦使,陞建德軍節度使。宣 和三年,高宗以皇子領遂安慶源軍節度使,理宗以 外戚楊谷封新安郡王。寶祐五年,詔以皇子忠王,特 授鎮南遂安軍節度使。景定元年六月,御筆立為皇 太子,而此邦節鎮愈為增重。蓋南都于金陵,南宋駐 蹕臨安,皆畿輔重地也。

《圖經》載:嚴陵山水清麗奇絕,號錦峰繡嶺。乃子陵隱 居之所。後以名山,然嚴陵山水稱號,率有經據。如杜 若汀洲見干杜紫微詩云:杜若芳洲翠,嚴光釣瀨喧。 如丁谿越嶂,亦見于杜紫微詩云:翠岩千尺倚溪斜, 曾見嚴光作釣家。越嶂遠分丁字水,江梅遲見二年 花。蔡天啟上牋四六云:溪壑縈迴二水,合而成字,山 城GJfont寂,一葉墮而亦聞。莫不有據。又如吳根越角,亦 見杜紫微詩。昔事文皇篇中,云溪山侵越,角風壤盡 吳根。獨未知錦峰繡嶺,《圖經》何所據也。

《春明夢餘錄》:金衢徽諸水,入江至嚴州一峽口,諸山 水若齊發,嚴州輒罹水患,至盈五丈餘。

嚴州府部外編编辑

《舊志》:宋黃裳未第時,從父宦游,讀書桐廬禪定院。至 夜分,聞哭聲,自遠而近,極其哀楚。呼僕視之,乃一婦 人,將自溺僕。因阻之,遂得免。良久,或聞二人相謂曰: 爾替身曾到否。泣應曰:賺得一婦人至,被黃尚書放 之矣。裳叱之,遂泯其跡。蓋厲鬼也。後裳果及第,位至 尚書。鬼神已先知云。

《草木子》:洪揚祖,淳安養村人。入太學,以三舍法釋褐。 嘉熙庚子間,為京局官。一日,偕友人泛湖,至三賢堂,登岸,縱步得小徑,松竹蕭然,頗訝前是未睹。行數步, 新宅一所,青衣立于門,曰:娘子待官人多時。眾與俱 入。主人延客,啜茶于堂,則姣然少婦也。謂洪:別來安 否。洪恍然曰:子誰氏。婦人曰:官人遽忘妾也。洪諦視 良久,念親戚間無有,而其貌絕類舊所狎妓。漫曰:子 非某人乎。婦曰:是也。洪曰:子下世久矣,吾嘗燒香送 喪湖上。今乃不死,豈而家紿我乎。婦人曰:妾果死矣。 今天時人事,與承平異。此時人鬼出沒,問死則何以 在。是曰,世間如我者甚多,特人不識耳。因相與道故 舊臨別,謂洪曰:世事可知,得嬉且嬉。三十年後,此為 血池。眾出,大驚曰:吾曹乃白日見鬼耶。使其僕插竹 記路。明日,率十餘友再往,則其蹟不見矣。其甥黃宗 仁為洪撰墓志,不敢盡言。但云:公遇異人,告之曰:世 事可知,得嬉且嬉。遂以詩酒自娛,世事罕嬰抱云。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