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1032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三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千三十二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三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一千三十二卷目錄

 福建總部藝文一

  閩遷新社記       唐濮陽宁

  奏蠲漳泉興化丁錢疏    宋蔡襄

  重修三山城櫓記     明黃仲昭

  陽岐江改復舊路記     葉向高

  閩省海防議        王家彥

 福建總部藝文二

  入閩           明陳束

  偶書閩中風土十韻寄金陵知己

                吳兆

  閩中春暮          張羽

  入閩關           陸弼

 福建總部紀事

 福建總部雜錄

職方典第一千三十二卷

福建總部藝文一编辑

《閩遷新社記》
唐·濮陽宁
编辑

大中十年夏六月,公命遷社於州坤,凡築四壇,壇社 稷其廣倍丈有五尺,其高倍尺有五寸,主以石。壇風 師,其廣丈有五尺,其高尺有五寸,壇雨師廣丈而高 尺。自初獻迄終獻,專一室有廈,橫附二室,皆南鄉,備 犧幣,西鄉之楹,凡二室,龜磚脊道凡十有三條,其索 折則三百九十有七尺,繚垣凡百堵,其高逾尋,苞巨 榕凡二十本,南北行,延崇甍展階,揭雙扉,以東鄉具 扃鑰焉。其外,北東闢二室,有廈,其南立雙表及逵功, 以十七日戊子起,冬十一月庚子畢。謹按閩故壇,坫 南邪西隙,蚌蟹污輳,負蒲葦之,豪家禽野牧觸踐無 禁,至祈報時,率戒閩候官責辦,與胥譁莊權事。其晴 也,雖重營,不免於濡潟。其雨也,必撐篷以護縷瀆神 勞。人未嘗有寤者。元侯關西公既蒞閩,其春由郡儀 即社,喟然顧曰:吾曏理蘇厥壇,惟更仍歲穰穰,蘇人 宜之。今閩饒化,期將丕革,首在茲乎。由是擇謹事者, 行故壇西,躬取其地,授之節餼,嚴帑靡隱者,除鳩工 以掉器,斲材以陶坯,肩有歡謠,杵無怨築。故擘錢垂 十萬,不徭一丁,不斂一戶,而爽潔開拓四壇鏤焉。夫 遷社於州坤,右位也。不書稷風雨,尊社也。禮稱諸侯, 為百姓立社,曰國社。而厲山氏之農棄綦隆焉。共工 氏之后土勾龍兼饗焉。風秩雨班光昭舊典,蓋先聖 王尊以示本,均以行政,未之改也。惟我元侯,敬恭乎 上,撫臨於下,戢苛薙慢,顯晦咸寧,繁條陰森,如肅其 饗。自然克靈克序,德致元侯,而施於一方也。是月牙 將翁行全牘其績,歸成於公。公曰:壇邇浮屠祠爭出 眉睫,吾患將來有醉浮屠者,易於遷徙焉。苟非鑰琢, 則本末無所彰。遂以記徵宁。宁不得辭,且拜命之辱。 謹用二十九日戊辰獻記云。

《奏蠲漳泉興化丁錢疏》
宋·蔡襄
编辑

臣伏見泉州漳州興化軍人戶,每年輸納身丁米七 斗五升,年二十至六十免放。臣體問得偽,閩日前諸 州各有丁錢,惟漳泉等州折變作米五斗,至陳海納 疆土之後,以官斗校量,得七斗五升,每年送納價錢。 伏緣南方地狹人貧,終身傭作,僅能了得身丁。其間 不能輸納者,父子流移,逃避他所。又有甚者,往往生 子不舉,人情至此,可為嗟嘆。伏惟祖宗恢復天下,大 去無名之斂。然諸州身丁,尚猶輸納。真宗皇帝哀憐 百姓困窮之弊,祥符中,特降御札除兩浙福建等六 路身丁錢四十五萬貫。其時漳泉興化亦是丁錢折 變作米,無人論奏,因仍科納,遂致先朝大惠,不及三 郡之人。引領北望,迄今又四十年矣。臣聞聖人以生 為德,以孝為本。今陛下之民不肯養子,不亦累於生 生之德乎。先朝所行之事,有所未及。陛下推而行之, 可謂至孝矣。伏望陛下進成先帝之仁,下恤遠民之 苦,蠲放三州軍丁錢,悉令依建州例,歲納口錢,於生 民性命,全活豈少也。

《重修三山城櫓記》
明·黃仲昭
编辑

三山,古閩越國。自晉置郡,歷代皆為藩鎮重地。其城 郭之設,蓋已久矣。考之《圖記》:閩越故在今藩署之北 里許。晉太康間,嚴郡守高病其隘且險,因圖山川形 勢,咨於郭著作璞。璞指一小山阜,使遷之,即今之藩 署是也。唐中和間,鄭觀察鎰因拓其東南隅,是曰子 城。及王氏據茲土,復築一城環子城外,是曰羅城。尋 增築南北夾城。而吳越錢氏,又增築東南夾城,是曰 外城。宋興詔悉隳之。熙寧初,程大卿師孟始據舊子 城,修復,遂拓其西南隅。至咸淳間,又增築郡外城焉。 元時,復漸隳廢。至正甲午,陳平章友定稍繕完之。國 朝洪武辛亥,駙馬都尉王公恭增砌以石。六年,福州 中衛指揮李惠等重加修治,并建樓櫓,周而覆之。城 高二丈一尺七寸,周圍三千三百四十九丈,凡為門七,平山樓一,水閣樓五,窩鋪九十八,滴水臺閣樓六 十二,串樓二千六百八十四間。周圍池深七尺五寸, 長三千三百四十六丈。內北一段,連山不通水源者, 百單四丈。古傳云:龍腰山不可鑿也。成化癸卯六月 庚辰,閩大風雨,敵樓戰屋并守宿之鋪,摧毀殆盡。門 樓雖僅存,亦傾攲敝漏寖,以不支時。御用監太監順 德陳公道,奉命鎮閩,慨然以興壞起廢為己任,顧役 鉅用艱,不可煩民也。因會巡按監察御史新安汪公 奎,暨方岳重臣會計而規畫之。謀既協,乃下令借卒 於閑羨,募匠於傭雇,取材於商賈之勸,分斥費於公 帑之餘,積凡既備矣。遂漸次繕理,悉復其舊,而堅緻 牢密,殆又過之。始事於是歲七月,越二年十月,畢工。 三山父老,咸喜大功之成,而役不及己也。爰走書屬 仲昭記之。竊嘗觀諸《易》曰:重門擊柝,以待暴客。則城 郭之設,聖人所以備豫不虞者也。人徒見孟軻氏謂 地利不如人和,遂以為城郭非為政者所急。殊不知 人心雖和,使無城郭以扦外衛內,則亦將何所恃以 為固耶。孟軻氏之意,蓋謂必得人心,然後城郭之固, 人為之守。非謂專恃人和而無俟乎城郭也。然則君 子之為政,固在於和其民。人以立其本,而城郭亦豈 可少哉。陳公豈弟文雅藹然,有君子儒之風。其鎮閩 也愛民好士,節用省費,是固有以得民心矣。又以為 城郭所以衛民,有不可緩者,而汲汲以修治之,如此 可謂本末不遺,而達為政之體,其度越常情遠矣哉。 夫為政而心乎安民者為難,安民而復為圖其久遠 者尤難。所圖既遠,而得後人勿替引之又難也。今三 山之民,既幸得公以安民為心,又幸為完其城郭為 久安計,皆可喜無憾矣。惟其欲後人勿替引之,則未 可必也。仲昭故不辭而為之記,以著公之功,且以警 乎後之人。

《陽岐江改復舊路記》
葉向高
编辑

閩會城之南,有江達於海,其水自上流四郡,千餘里 皆匯於此兩山束之,故名峽江。怒濤激浪,急溜漩渦, 險若瞿塘。自峽而上,可二十餘里,為陽岐江。水勢紆 緩,一葦可航。勝國以前行者,皆從此渡,稱坦途矣。其 後以兵亂,榛蕪間逢虎暴,乃徙而由峽路。雖稍夷,而 每值風波,輒葬魚腹。即近者,隆萬間大比之歲,生儒 溺死以千百計。行旅病之。欲仍復舊路,而人情因循 憚於改作,屢議屢寢。直指陸公來按閩,悉心民瘼,百 廢俱興。檢舊牘,得前福清令條議,慨然嘆曰:茲路不 更,其毋乃委民於壑乎。檄下郡亟圖之。太守喻公躬 往相度,如陸公指,而或者又難其費甚,且謂余窺大 田驛為墳,而創此議也。憲使陳公持之堅,方伯丁公 力主之,以上陸公。公報可。且相與計茲役也。議論實 繁,今決以兩言,不煩民,不改驛。又安置喙將鳩工,屬 丁公奉命撫閩,而左轄袁公亦適來佐,其議乃移渡 於陽岐江,自江而南,剪棘甃石,夷高堙下,闢為周行 者五十餘里,為橋二,公館二,鋪舍六,亭一,徼廬十,增 渡舟八,埏埴材木人徒之費,為金以兩計者,一千七 百有奇,皆取諸沒入之貲,與兩臺贖鍰,官不捐帑,民 不與聞。經始於辛亥季秋,告成於壬子之季春。較其 道里,視峽江減十之二。自吾邑以至莆陽泉漳之往 來於茲者,江行如陸,陸行如市,陽侯不驚,猛獸屏跡。 萬口騰歡,歌謠載道。而丁公陸公復博訪於眾,謂取 渡蕭家,道緣吳山,徑達臺江,尤為徑便。惟沙洲稍隔, 則浮橋滉柱之法可行。乃更為除道建館,與陽岐路 並存,以待人之自趨。其計畫周詳,一至於此。丁公以 書來告余,使為之記,且曰此事為道旁之舍久矣,斷 而必成,惟直指功次,乃諸大夫不佞,何力之有。自今 而後,遵道遵路,無忘直指,與諸大夫以擬於召埭白 堤者,是在邦人。余南向再拜稽首,曰:是惟中丞直指, 與諸大夫恤我閩人,出之鮫宮蜃窟,而登之康莊。敢 不世世拜賜,因思三代王政,輿梁道路,無不置力。單 襄公過陳道茀不治,即知其國有大咎,況於百千萬 人之所跋涉,與馮夷爭一旦之命,其為患害何如,而 可恬然置之乎。昔交南七郡,泛海轉輸,沉溺相繼。鄭 弘奏開零陵桂陽道,交人賴之。楊厥通褒斜而罷子 午,後世為鑿石頌德。即吾閩萬安橋之役,父老至今 頌說。蔡端明不置,千百載而下,此為再見,而今日之 舉事半功倍。公私晏如,較之往代,更為難爾。乃余於 此有深慨者,夫夷險問之水濱,遠近稽之道路,利害 折之輿情,至為易辨,猶不免於悠悠之談,幾成阻格。 蓋人情多端,口語難信,天下事之困於議論,大較皆 如此矣。此中丞直指,所以大造閩也。中丞諱繼嗣,鄞 人。

《閩省海防議》
王家彥
编辑

嘗觀海內地勢,自江南以北,沃野千里,不溝不洫,因 嘆閩省海壖,地如巾帨,民耕無所,且沙礫相薄,GJfont亦 弗收。加以年荒賦急,窮民緣是走海如鶩,長子孫於 唐市,指窟穴於臺灣。橫海鴟張,如先年周三李魁奇 鍾斌等,其最毒者也。崇禎五年,劇賊劉香復徑逼五虎門,掠閩安鎮,幾搖省會。計自漳州之福滸至省,不 知歷幾寨幾遊,而中左居漳泉兩府之間,為全省之 門戶。由來為賊所從入之徑,扼吭宜嚴。今流氛未殲, 到處震鄰。且山箐嘯聚者,亦復時撲時起破浪之鯨。 伺隙易動,綢繆之策,不可不講。請以歷來祖制,約略 言之:國初,有衛所,軍無別,兵有指揮,千百戶無別。將 無論戍陸皆軍,即烽火、小埕、南日、浯嶼、銅山、五水寨 之舟師,無非軍也。而統於各衛之指揮,謂之衛總。至 嘉靖四十二年,撫臣譚綸總兵戚繼光題復舊制,每 寨設福哨鳥漿等號船四十餘隻,於五寨中分三哨 屯大洋賊船必經之處,其餘各寨附近緊要港澳,則 分哨以防內侵,又於道里適均海洋,定為兩寨會哨 之地。北抵浙之金盤,南抵廣之柘林,聯絡呼應,戈船 相望。萬曆二十四年,撫臣金學曾委分守,張鼎思都 司鄧鍾躬閱汛地,復請添設GJfont山海壇湄州浯銅懸 鐘礵山臺山彭湖諸遊於一寨之中,以一遊翼之錯 綜迭出,雖支洋窮澳,無不搜焉。自昇平日久,而額軍 額船,頓失舊制。指揮千百戶等官,足不踰城市。會哨 之法遂杳然矣。至因以選民兵,募客兵,編鄉兵,又聯 漁兵,業與軍而五矣。夫昔之為軍者一,而可以殺賊, 今之為兵者五,而籍愈虛,賊愈熾。談海事者,所以長 太息也。按舊額而復之,依分哨會哨法而核之,籍民 兵客兵而簡練之,鼓鄉兵而勿以官兵擾之。復徵沿 海四十二澳漁兵之乖覺者,厚其犒餉,偵賊所在,照 各邊例以為海上耳目,而頓制之。皆今日不俟再計 而決者也。至巡司之與衛所,並建當日,江夏侯周德 興念環海疏節闊目,乃於隙處設四十五寨,城射手 四千五百名,以資邏警。弘治十四年,按臣陸偁始裁 三分之一,而寨兵益寥寥矣。夫以四十五司四千五 百之射手,棋布於寨與遊之間,懸軍插羽,聲勢俱猛。 今寨既鞠為茂草,巡司官無專職,延挨年日,二三弓 兵勾攝他事以為生涯,餼廩之意已無存矣。為今之 計,莫若以本寨原餉,仍募土民以充射手之數,專令 教師肄習弓矢,之外不許妄行勾攝,恣為侵漁。卒然 遇警,賊少則率此以應,賊多則糾合各寨,將所轄一 方之水陸等兵共堵擊焉。撫按巡臨,則命與衛所軍 兵嚴行較藝,以為巡司之勸懲。如此則官無虛設,兵 皆實用,無地無殺賊之人矣。戚繼光之平倭也,雞鳴 蓐食,殲厥無遺。故至今倭猶惕息其餘威,以不利為 戒。今賊且生生不巳矣,猶可留撫之一字,以為海上 之傳燈乎。自賊飽而陽以撫,愚我將飽,而陰以撫酬, 賊於是旗鼓雖設,壁壘雖嚴,而賊之去來動靜,未有 不先通於將者。兵乘賊至,則引下風以避之。賊去則 尾其後以送之。抽矢扣輪,以發虛聲,遮襲商艇,以當 捕擊。海波尚得有晏時乎。惟曉然示以渠魁,法在必 殲,以斷行間之觀望,則將無利於賊,而後陷陣死綏 之志堅矣。

福建總部藝文二编辑

《入閩》
明·陳束
编辑

海國深秋別,山關入望窮。人家青壁裡,鳥道綠蘿中。 池暖收蒟葉,天寒折桂叢。嵐蒸晴亦雨,瀑落靜還風。 靈藥繙經識,訛言待譯通。問耕留野老,賦食與山童。 直是忘機甚,非將大隱同。

《偶書閩中風土十韻寄金陵知己》
吳兆
编辑

風氣南來異,行行歲月賒。梅香逾五嶺,猿響類三巴。 時見蠻煙黑,還驚左語譁。舟中喧水碓,城上出人家。 荔子家家種,榕陰處處遮。居民晴著屐,市女晚簪花。 短蜮能伺影,蜼魚會噴沙。蠣房經雨吐,石GJfont入春華。 劍浦龍何在,螺江事可嗟。好游非向子,錄異是王嘉。 鄉信難逢鴈,歸期易及瓜。吾生從汗漫,世路更無涯。

《閩中春暮》
張羽
编辑

吳山入夢驛程賒,身逐孤帆客海涯。九十日春多是 雨,三千里路未歸家。桄榔土潤蠻煙合,楊柳江深瘴 霧遮。倚遍闌干愁似海,杜鵑啼過木蘭花。

《入閩關》
陸弼
编辑

群巒馬上俯崔嵬,海色遙臨睥睨迴。萬里職方周地 盡,千秋風氣漢時開。危峰春晚常吹雪,急峽天晴忽 起雷。聞道粵南猶列戍,將軍誰是伏波才。

福建總部紀事编辑

《漢書·高祖本紀》:五年二月,封粵王亡諸王閩中地。詔 曰:故粵王亡諸世奉粵祀,秦侵奪其地,使其社稷不 得血食。諸侯伐秦,亡諸身帥閩中兵以佐滅秦,項羽 廢而弗立。今GJfont為閩粵王,王閩中地,勿使失職。 《兩越傳》:閩粵王無諸及粵東海王搖,其先皆越王勾 踐之後也,姓騶氏。秦併天下,廢為君長,以地為閩中 郡。及諸侯畔秦,無諸、搖率粵歸番陽令吳芮,所謂番 君者也,從諸侯滅秦。當是時,項羽主命,不王也,以故 不佐楚。漢擊項籍,無諸、搖帥粵人佐漢。五年,復立無 諸為閩粵王,王閩中故地,都冶。孝惠三年,舉高帝時 粵功,曰閩君搖功多,其民便附,乃立搖為東海王,都 東甌,世號曰東甌王。

《嚴助傳》:嚴助為中大夫。建元三年,閩越舉兵圍東甌, 東甌告急於漢。時武帝年未二十,以問太尉田蚡,蚡 以為越人相攻擊,其常事,又數反覆,未足煩中國往 救也。自秦時棄不屬。於是助詰蚡曰:特患力不能救, 德不能覆,誠能何故棄之。且秦舉咸陽而棄之,何但 越也。今小國以窮困來告急,天子不振尚安所愬,又 何以子萬國乎。上曰:太尉不足與計。吾新即位,不欲 出虎符發兵郡國。乃遣助以節發兵會稽。會稽守欲 距法不為發,助乃斬一司馬,諭意指。遂發兵,浮海救 東甌。未至閩越引兵罷。後三歲,閩越復興兵擊南越。 南越守天子約,不敢擅發兵,而上書以聞。上多其義, 大為發兵,遣兩將軍將兵誅閩越。淮南王安上書諫 曰:陛下臨天下,布德施惠,緩刑法,薄賦斂,哀鰥寡,恤 孤獨,養耆老,振匱乏,盛德上隆,和澤下洽,近者親附, 遠者懷德,天下攝然,人安其生,自以沒身不見兵革。 今聞有司舉兵,將以誅越。臣安竊為陛下重之:越方 外之地,劗髮文身之民也。不可以冠帶之國法度理 也。自三代之盛,胡越不與受正朔。非彊弗能服,威弗 能制也。以為不居之地,不牧之民,不足以煩中國也。 故古者封內甸服,封外侯服。侯衛賓服,蠻夷要服,戎 狄荒服,遠近勢異也。自漢初定以來七十二年,吳越 人相攻擊者,不可勝數。然天子未常舉兵,而入其地 也。臣聞越非有城郭邑里也。處谿谷之間,篁竹之中, 習於水戰,便於用舟。地深昧而多水險,中國之人不 知其埶阻,而入其地,雖百不當其一。得其地不可郡 縣也,攻之不可暴取也。以地圖察其山川要塞,相去 不過寸數,而間獨數百千里,阻險林叢,弗能盡著,視 之若易,行之甚難。天下賴宗廟之靈,方內大寧,戴白 之老不見兵革,民得夫婦相守,父子相保,陛下之德 也。越人名為藩臣,貢酎之奉,不輸大內一卒之固,不 給上事,自相攻擊。而陛下發兵救之,是反以中國而 勞蠻夷也。且越人愚GJfont輕薄,負約反覆,其不可用天 子之法度,非一日之積也。一不奉詔,舉兵誅之。臣恐 後兵革無時得息也。間者數年歲比不登,民待賣爵 贅子,以接衣食。賴陛下德澤救拯之,得毋轉死溝壑。 四年不登,五年復蝗,民生未復。今發兵行數千里,資 衣糧入越地,輿轎而踰嶺,GJfont舟而入水,行數千里,夾 以深林叢竹,水道上下,擊石林中,多蝮蛇猛獸,暑時 歐泄,霍亂之病相隨屬也。曾未施兵接刃,死傷者必 眾矣。前時南海王反,陛下先臣使將軍簡忌將兵擊 之,以其軍降處之上淦,後復反會天暑多雨,樓船卒 水居擊櫂,未戰而疾死者過半。親老涕泣,孤子諕號, 破家散業,迎尸千里之外,裹骸骨而歸,悲哀之氣,數 年不息。長老至今以為記。曾未入其地,而禍已至此 矣。臣聞軍旅之後,必有凶年。言民之各以其愁苦之 氣,薄陰陽之和,感天地之精,而災氣為之生也。陛下 德配天地,明象日月,恩至禽獸,澤及草木。一人有饑 寒,不終其天年而死者,為之悽愴於心。今方內無狗 吠之警,而使陛下甲卒死亡,暴露中原,沾漬山谷,邊 境之民,為之早閉晏開,卒不及夕。臣安竊為陛下重 之。不習南方地形者,多以越為人眾兵彊,能難邊城。 淮南,全國之時,多為邊吏。臣竊聞之,與中國異,限以 高山,人跡所絕,車道不通,天地所以隔外內也。其入 中國,必下領水,領水之山峭峻,漂石破舟,不可以大 船載食糧下也。越人欲為變,必先田餘于界中積食 糧,乃入伐材治船艦。邊城守候誠謹,越人有入伐材 者,輒收捕,焚其積聚,雖百越奈邊城何。且越人綿力 薄材,不能陸戰,又無車騎弓弩之用,然而不可入者, 以保地險,而中國之人不能其水土也。臣聞越甲卒 不下數千萬,所以入之五倍,乃足輓車,奉饟不在其 中。南方暑濕,近夏癉熱,暴露水居,蝮蛇GJfont生,疾癘多 作。兵未血刃,而病死者什二三。雖舉越國而虜之,不 足以償所亡。臣聞道路,言閩越王弟甲弒而殺之,甲 以誅死,其民未有所屬。陛下若欲來內處之中國,使 重臣臨存施德垂賞,以招致之,此必攜幼扶老以歸 聖德。若陛下無所用之,則繼其絕世,存其亡國,建其 王侯,以為畜越。此必委質為藩臣,世其貢職。陛下以 方寸之印,丈二之組,鎮撫方外,不勞一卒,不頓一戟,而威德並行。今以兵入其地,此必震恐,以有司為欲 屠滅之也。必雉兔逃入山林險阻,背而去之。則復相 群聚,留而守之。歷歲經年,則士卒罷倦,食糧乏絕,男 子不得耕稼樹種,婦人不得紡績織紝。丁壯從軍,老 弱轉餉。居者無食,行者無糧,民苦兵事,亡逃者必眾。 隨而誅之,不可勝盡。盜賊必起。臣聞長老言秦之時, 嘗使尉屠雎擊越。又使監祿鑿渠通道,越人逃入深 山林叢,不可得攻。留軍屯守空地,曠日持久,士卒勞 倦。越乃出擊之,秦兵大破。乃發謫戍以備之。當此之 時,外內騷動,百姓靡敝,行者不還,往者莫反,皆不聊 生,亡逃相從,群為盜賊。於是山東之難始興,此老子 所謂師之所處,荊棘生之者也。兵者凶事,一方有急, 四面皆從。臣恐變故之生,姦邪之作,由此始也。《周易》 曰:高宗伐鬼方,三年而克之。鬼方小蠻夷,高宗殷之 盛天子也。以盛天子伐小蠻夷,三年而後克,言用兵 之不可不重也。臣聞天子之兵,有征而無戰,言莫敢 較也。如使越人蒙死,徼幸以逆執事之,顏行廝輿之, 卒有一不備而歸者,雖得越王之首,猶竊為大漢羞 之。陛下以四海為境,九州為家,八藪為囿,江漢為池。 生民之屬,皆為臣妾。人徒之眾,足以奉千官之供。租 稅之收,足以給乘輿之御。玩心神明,秉執聖道,負黼 依,馮玉几,南面而聽斷,號令天下,四海之內,莫不嚮 應。陛下垂德惠以覆露之,使元元之民,安生樂業,則 澤被萬世,傳之子孫,施之無窮。天下之安,猶泰山而 四維之也。夷狄之地,何足以為一日之間,而煩汗馬 之勞乎。《詩》云:王猶允塞,徐方既來。言王道甚大,而遠 方懷之也。臣聞之,農夫勞而君子養焉。愚者言而智 者擇焉。臣安幸得為陛下守藩,以身為障蔽,人臣之 任也。邊境有警,愛身之死而不畢其愚,非忠臣也。臣 安竊恐將吏之以十萬之師,為一使之任也。是時漢 兵遂出踰嶺,適會閩越。王弟餘善,殺王以降。漢兵罷。 上嘉淮南之意,美將帥之功,迺令嚴助諭意風指於 南越。南越王頓首曰:天子迺幸興兵誅閩越,死無以 報,即遣太子隨助入侍。

《兩越傳》:武帝建元六年,閩越擊南越,南越守天子約, 不敢擅發兵,而GJfont聞。上遣大行王恢出豫章,大司農 韓安國出會稽,皆為將軍。兵未踰嶺,閩粵王郢發兵 距險。其弟餘善與宗族謀曰:王GJfont擅發兵,不請,故天 子兵來誅。漢兵眾強,即幸勝之,後來益多,滅國乃止。 今殺王以謝天子,天子罷兵,固國完。不聽乃力戰,不 勝即亡入海。皆曰:善。即鏦殺王,使使奉其頭致大行。 大行曰:所為來者,誅王。王頭至,不戰而殞,利莫大焉。 迺GJfont便宜按兵告大司農軍,而使使奉王頭馳報天 子。詔罷兩將軍兵,曰:郢等首惡,獨無諸孫繇君丑不 與謀。乃使郎中將立丑為東粵繇,奉閩粵祭祀。餘善 以殺郢,威行國中,民多屬,竊自立為王,繇王不能制。 上聞之,為餘善不足復興師,曰:餘善首誅郢,師得不 勞。因立餘善為東粵王,與繇王並處。

元鼎五年,南粵反,餘善上書請以卒八十從樓船擊 呂嘉等。兵至揭陽,以海風波為解,不行,持兩端,陰使 南粵。及漢破番禺,樓船將軍僕上書願請引兵擊東 粵。上以士卒勞倦,不許。罷兵,令諸校留屯豫章梅嶺 待命。明年秋,餘善聞樓船請誅之,漢兵留境,且往,迺 遂發兵距漢道,號將軍騶力等為吞漢將軍,入白砂、 武林、梅嶺,殺漢三校尉。是時,漢使大司農張成、故山 州侯齒將屯,不敢擊,郤就便處,皆坐畏懦誅。餘善刻 武帝璽自立,詐其民,為妄言。上遣橫海將軍韓說出 句章,浮海從東方往;樓船將軍僕出武林,中尉王溫 舒出梅嶺,粵侯為戈船、下GJfont將軍出如邪、白沙,元封 元年冬,咸入東粵。東粵素發兵距險,使徇北將軍守 武林,敗樓船軍數校尉,殺長史。樓船軍卒錢塘榬終 古斬徇北將軍,為語兒侯。自兵未往。故粵衍侯吳陽 前在漢,漢使歸諭餘善,不聽。及橫海軍至,陽以其邑 七百人反,攻粵軍於漢陽。及故粵建成侯敖與繇王 居股謀,俱殺餘善,以其眾降橫海軍。封居股為東成 侯,萬戶;封敖為開陵侯;封陽為卯石侯,橫海將軍說 為按道侯,橫海校尉福為繚嫈侯。福者,城陽王子,故 為海常侯,坐法失爵,從軍無功,以其宗室故侯。及東 粵將多軍,漢兵至,棄軍降,封為無錫侯。故甌駱將左 黃同斬西于王,封為下鄜侯。於是天子曰東粵GJfont多 阻,閩粵悍,數反覆,詔軍吏皆將其民徙處江淮之間。 東粵地遂虛。

《朱買臣傳》:買臣為大中大夫,坐事免。是時東越數反 覆,買臣因言:故東越王居保泉山,一人守險,千人不 得上。今聞東越王更徙處南行,去泉山五百里,居大 澤中。今發兵浮海,直指泉山,陳舟列兵,席卷南行,可 破滅也。上拜買臣會稽太守。上詔買臣到郡,治樓船 備糧食水戰,且須詔書到,軍與俱進。歲餘,買臣受詔, 將兵與橫海將軍韓說,俱擊破東越,有功,徵入為主 爵都尉。

《唐書·常袞傳》:袞為福建觀察使。始,閩人未知學,袞至,為設鄉校,使作為文章,親加講導,與為客主鈞禮,觀 游燕享與焉,由是俗一變,歲貢士與內州等。

《五代史·閩世家》:延翰字子逸,審知長子也。莊宗同光 四年,唐拜延翰節度使。是歲,莊宗遇弒,中國多故,延 翰乃取司馬遷《史記》閩越王無諸傳示其將吏曰:閩, 自古王國也,吾今不王,何待之有。於是軍府將吏上 書勸進。十月,延翰建國稱王,而猶稟唐正朔。

《宋史·太宗本紀》:太平興國三年夏四月,陳洪進獻漳、 泉二州,授武寧軍節度使、同平章事。

《陳氏世家》:陳洪進,泉州仙遊人。幼有壯節,頗讀書,習 兵法。及長,以材勇聞。隸兵籍,從攻汀州,先登,補副兵 馬使。從留從效殺黃紹頗,將以紹頗首送建州,請出 兵為援,群下以道阻賊盛,憚其行。洪進慮事久生變, 獨請往,至尤溪,賊數千人遮道不得前,洪進紿賊曰: 福州、泉州已為義師所襲,爾輩復為何人戍守。即持 紹頗首示之曰:我送此於建州迎嗣君以歸國,爾輩 將安歸乎。賊遂潰,渠帥數人皆聽命。洪進至建州,延 政大悅,以為本州馬步行軍都校。是歲,晉開運元年 也。自是漳州殺程贇,迎延政從子繼成為刺史。許文 稹以汀州降,連重遇殺朱文進,傳首建州,福人又殺 重遇,延政遂遣洪進歸泉州。僅三年,李景陷建州,延 政入江南。明年,泉州留從效劫王繼勳降江南,景以 從效為清源軍節度,洪進為統軍使,與副使張漢思 同領兵柄,累立戰功。從效卒,少子紹鎡典留務。月餘, 洪進誣紹鎡將召越人以叛,執送江南。推副使張漢 思為留後,自為副使,漢思年老醇謹,不能治軍務,事 皆決於洪進。漢思諸子並為衙將,頗不平洪進,圖欲 害之,漢思亦患其專。明年夏四月,漢思大享將吏,伏 甲於內,將害洪進。酒數行,地忽大震,棟宇將傾,坐立 者不自持。同謀者以告洪進,洪進亟去,眾悸而散。漢 思事不成,慮洪進先發,嘗嚴兵以備。洪進子文顯、文 顥皆為指揮使,勒所部欲擊漢思,洪進不許。一日,洪 進袖置大鎖,從二子常服安步入府中,直兵數百人, 皆叱去之。漢思方處內齋,洪進即鎖其門,使人叩門 謂漢思曰:郡中軍吏請洪進知留務,眾情不可違,當 以印見授。漢思惶懼不知所為,即自門間出印與之。 洪進遽召將校吏士告之曰:漢思老耄不能為政,授 吾印,請吾蒞郡事。將吏皆賀。即日遷漢思別墅,以兵 衛送。遣使請命於李煜,煜以洪進為清源軍節度、泉 南等州觀察使。時太祖平澤、潞,下揚州,取荊湖,威振 四海。洪進大懼,遣衙將魏仁濟間道奉表,自稱清源 軍節度副使、權知泉南等州軍府事,且言張漢思老 耄不能御眾;請臣領州事,恭聽朝旨。太祖遣通事舍 人王班齎詔撫諭,又與李煜詔曰:泉州陳洪進遣使 奉表言,為眾所推,因而總領州事,以誠控告,聽命於 朝。觀其傾輸,尤足嘉尚。但聞泉州昔嘗附麗,尤荷撫 綏。然變詐多端,屢移主帥,恐其地里遼遠,制御有所 未遑。朕以書軌大同,恩威遠被,嘉其款附,已降詔書。 蓋矜其遠俗便安,不必以彼此為意,想惟明哲,當體 朕懷。煜上言:洪進多詐,首鼠兩端,誠不足聽。太祖又 詔諭之,煜乃聽命。建隆四年,遣使朝貢。是冬,又貢白 金萬兩,乳香茶藥萬觔。煜復上言,請寢洪進恩命。太 祖又以諭煜。乾德二年,制改清源軍為平海軍,授洪 進節度、泉漳等州觀察使、檢校太傅,賜號推誠順化 功臣,鑄印賜之。以文顯為節度副使,文顥為漳州刺 史。是年夏,丁家艱,起復。洪進每歲以修貢朝廷,多厚 斂於民,第民貲百萬以上者令差入錢,以為試協律、 奉禮郎,蠲其丁役。及江南平,吳越王來朝,洪進不自 安。遣其子文顯入貢乳香萬斤、象牙三十斤、龍腦香 五斤。太祖因下詔召之,遂入覲。至南劍州,聞太祖崩, 歸鎮發哀。太宗即位,加檢校太師。明年四月,來朝,朝 廷遣翰林使程德元至宿州迎勞。既至,賜錢千萬、白 金萬兩、絹萬匹,禮遇優渥。又增其食邑,以其子文顥 為團練使,文顗、文頊並為刺史。洪進遂上言曰:臣聞 峻極者山也,在汙壤而不辭;無私者日也,雖覆盆而 必照。顧惟遐僻,尚隔聲明,願歸益地之圖,輒露由衷 之請。臣所領兩郡,僻在一隅,自浙右未歸,金陵偏霸, 臣以崎嶇千里之地,疲散萬餘之兵,望雲就日以雖 勤,畏首畏尾之不暇。遂從間道,遠貢赤誠,願傾事大 之心,庶齒附庸之末。太祖皇帝賜之軍額,授以節旄, 俾專達於一方,復延賞於三世。祖父荷漏泉之澤,子 弟享列土之榮。棨戟在門,龜組盈室,雖冠列藩之寵, 未修肆覲之儀。暨江表底平,先皇厭世,會嬰犬馬之 病,尚阻雲龍之庭。皇帝陛下欽嗣丕基,誕敷景命,臣 遠辭海嶠,入覲天墀,獲親咫尺之顏,疊被便蕃之澤。 六飛遊幸,每奉屬車之塵;三殿晏嬉,屢挹大樽之味。 浹旬之內,雨露駢臻,至於童男,亦荷殊獎。恩榮若此, 報效何階。志益戀於君軒,心遂忘於坎井。臣不勝大 願,願以所管漳、泉兩郡獻於有司,使區區負海之邦, 遂為內地;蚩蚩生齒之類,得見太平。伏望聖慈,授臣 近地別鎮。臣男文顯等早膺朝獎,皆忝郡符,牙校賓僚,久經驅策,各希元造,稍霈鴻私。太宗優詔嘉納之。 以洪進為武寧軍節度、同平章事,留京師奉朝請。諸 子皆授以近郡,賜白金萬兩,各令市宅。明年,從平太 原。六年,封杞國公。雍熙元年,進封岐國公。洪進年老, GJfont貴且極,上言求致仕,優詔免其朝請。二年,以疾卒, 年七十二。廢朝二日,贈中書令,諡曰忠順,中使護喪, 葬事官給。洪進在泉州,日方晝,有蒼鶴翔集內齋,引 吭向洪進。視之,有魚鯁其喉,即以手探取之,魚猶活, 鶴馴擾齋中數日而後去,人皆異之。洪進弟銛,初為 泉州都指揮使。開寶四年,授漳州刺史,入貢至宿州, 卒。銛子文璉,供奉官閤門祇候。

《地理志》:福建路。州六:福,建,泉,南劍,漳,汀。軍二:邵武,興 化。縣四十七。南渡後,陞建州為府。紹興三十二年,戶 一百三十九萬五百六十五,口二百八十二萬八千 八百五十二。

福建路,蓋古閩越之地。其地東南際海,西北多峻嶺 扺江。王氏竊據垂五十年,三分其地。宋初,盡復之。有 銀、銅、葛越之產,茶、鹽、海物之饒。民安土樂業,川源浸 灌,田疇膏沃,無凶年之憂。而土地迫GJfont,生齒繁夥;雖 磽确之地,耕耨殆盡,畝直寖貴,故多田訟。其俗信鬼 尚祀,重浮屠之教,與江南、二浙略同。然多嚮學,喜講 誦,好為文辭,登科第者尤多。

《元史·成宗本紀》:大德元年二月己未,改福建省為福 建平海等處行中書省,徙治泉州。平章政事高興言 泉州與GJfont球相近,或招或取,易得其情,故徙之。 《范GJfont傳》:GJfont擢閩海道知事。閩俗素汙,文繡局取良家 子為繡工,無別尤甚,GJfont作詩一篇述其弊,廉訪使取 以上聞,皆罷遣之,其弊遂革。

福建總部雜錄编辑

《閩部疏》:閩山之鉅麗者,武夷九鯉湖,而外邵武之七 臺山,漳浦之梁山,福清之黃蘗山,皆名山也。余行部 所不至,殊以為恨。

閩地陸行惡無若漳之汀。水行惡,無若永安之沙。縣 余皆幸舟車不及。

建地皆山也,而多泉,不甚虞旱。建溪南輸,福人賴之。 泉漳間山薄無泉,海近易洩,故其地喜雨而惡旱,田 中多置井,立石如表,轆水而灌,亦云艱矣。每遇天旱, 開府以下,惕惕憂恐。蓋漳民飢則易動也。然民食不 專恃本土。

凡福之紬絲,漳之紗絹,泉之蘭,福延之鐵,福漳之橘, 福興之荔枝,泉漳之糖,順昌之紙,無日不走分水嶺 及浦城小關,下吳越如流水。其航大海而去者,尤不 可計。皆衣被天下所仰給,它省獨湖絲耳紅,不逮京 口,閩人貨湖絲者,往往染翠紅而歸織之。

閩山所產松杉,而外有竹茶烏GJfont之饒,竹可紙,茶可 油,烏GJfont可燭也。福州而南藍甲天下,海錯飴錫,實稱 利筦。

延平多桂,亦能多瘴,福南四郡桂,皆四季花而反盛 於冬。凡桂四季者,有子。唐詩所云:桂子月中落。此天 桂也。江南桂,八九月盛開,無子。此木樨也。延福以南 有竹藂生,涉冬抽萌,慈竹類也。而長刺雲,大者拱把。 吳越慈竹迥出其下。

粉竹舂絲,為嘉紙料者,美於江東白苧。

建邵之間,人帶豫章音。長汀以南,雜虔嶺之聲。自福 至泉,鴃舌彌甚,南盡漳海,不啻異域矣。然閩西諸郡 人,皆食山自足,為舉子業,不求甚工。漳窮海徼,其人 以業文為不貲,以舶海為恆產。故文則揚葩而吐藻, 幾並三吳。武則輕生而健鬥,雄於東南。無事不令人 畏也。

福州以南,橋皆不亭,但以巨石壓之,雖重不殺。亭亦 由水性不卞也。不然洛陽晉江,詎能施南北二虹。 閩中橋梁甲天下,雖山坳細澗,皆以石巨梁之,上施 榱棟,都極壯麗。初謂山間木石易辦也。乃知非得已, 蓋閩水怒而善崩,故以數十重重木壓之,中多設神 佛像,香火甚嚴,亦壓鎮意也。然無如泉州萬安橋,蔡 端明名幾與此橋不朽矣。

地氣莫暖於東南,若福南四郡,居東南偏,飛霜所不 灑。故生荔枝。水口離郡城稍西北,僅兩程許,荔枝絕 種矣。余以盛冬入福州,芭蕉葉無凋者,廨中美人蕉 纈紅鮮甚。比出過延平,已入春,而蕉葉始放。乃知二 百里外,蕉無冬葉矣。然吳中蕉,三月始抽萌,視延津 尚遲兩月。

閩之南有木焉,非檜非柏,厥名水杉。非竹非GJfont,厥名桄榔,皆美植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