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1113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一百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千一百十三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一百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一千一百十三卷目錄

 湖廣總部藝文二

  遣奚陟等賑給江襄郢隨鄂申光蔡等州詔

               唐德宗

  洞庭賦        宋夏侯嘉正

  楚懷王論          陳埴

  湖廣總志序       明徐學謨

  楚紀序          廖道南

 湖廣總部藝文三

  楚子文歌

  楚狂接輿歌

  楚妃歎曲         晉石崇

  荊江歌          夏侯湛

  登百花亭懷荊楚      陳陰鏗

  登百花亭懷荊楚      朱超道

  荊門楚望        唐陳子昂

  寓郢城          李百藥

  西使兼送孟學士南遊    盧照鄰

  自湘水南行        張九齡

  南州有贈          賈至

  洞庭湖湘          張說

  荊楚道中          張喬

  秋望洞庭          李白

  洞庭湖           前人

  郢門秋懷          前人

  郢客吟白雪之作       前人

  風疾舟中伏枕書呈湖南親友  杜甫

  南楚            前人

  江漢            前人

  湘中有懷          張謂

  送客歸湖南         楊凝

  南楚懷古         劉長卿

  送裴使君赴荊南充行軍司馬  前人

  江中晚釣寄荊南一二相識   前人

  題三湘圖         郎士元

  郢州西樓吟         前人

  送胡處士歸湘南       李頻

  送人赴湖南         前人

  聽郢客歌陽春白雪     歐陽袞

  洞庭湖           韓愈

  洞庭秋月行        劉禹錫

  湘中古怨         李群玉

  送吉中孚歸楚州舊山     盧綸

  郢州別王七使君      白居易

  過楚宮          李商隱

  湖南草堂讀書招李少府   釋皎然

  湘州懷古         釋清江

  江行贈鴈        宋歐陽修

  懷湘曲         明李夢陽

  楚眺           王廷陳

  楚江秋晚二首        沈周

  古荊篇          袁宏道

職方典第一千一百十三卷

湖廣總部藝文二编辑

《遣奚陟等賑給江襄郢隨鄂申光蔡等州詔》
编辑

唐德宗

惠下恤人,先王之政典,視年制用,有國之常規,故有 出公粟,以賑困窮。弛歲征,以寬物力。迺者請道:水災 臨,遣宣撫省。覽條奏載,懷憫惻。其州縣遭水漂,損乏 絕戶。宜共賜三十萬石,度支即與,本道節度觀察。使 計度,各隨所近支給委。本使擇清幹官,送米給州縣。

《洞庭賦》
宋·夏侯嘉正
编辑

惟楚之南有水曰洞庭,環帶五郡,淼不知其幾百里。 披襟而觀之,則翼然動,促然跂,慄然駭,愕然眙。恍然 駕青雲而軾霓,浩若浮汗漫而朝躋。退若據泰山之 安,進若履千仞之危。懵若無識,炯若通微。跛若不倚, 蹌若將馳。耳不及掩,目不暇移,情悸心嬉。二三日而 後,神始宅,氣始正,若此不敢以賦為事者二年,然眷 眷不已。一日登榮丘,望大澤,有雲崒兮興,欻兮止。興 止未霽,忽若有遇。由是漬陽輝,沐芳澤,睹一異人於 巖之際,霞為裙,雲為袂,冰膚雪肌,金環玉珮,浮丘、羨 門,斯實其對。因言曰:若非好辭者耶。曰:然。然則若智 有所不通,識有所不窮,而循乎無端之紀,若不殆乎。 又曰然。然志極則物應,思精則道通,嘉若之勤無譁 無談,吾為若稱云:太極之生,曰地曰天。中含五精,五 精之用而水居一焉。水之疏,邇則為江兮,遠則為河; 積則為瀦兮,總則為湖。若今所謂洞庭者,傑立而孤, 廓然如無區,其大無徒。含陽字陰,元神之都。曖曖昧 昧,百川不敢逾。有若神者,有若賓者,有若僕者,有若子者,有若附庸者,有若娣姒者。若禹會塗山,武巡牧 野,千同百會,紛處麾下。六合澄靜,中流迴睨。莽莽蒼 蒼,纖藹不翳。太陽望舒,出沒其間。萬頃咸沸,強而名 之為巨澤、為長川、為水府、為大淵,縱之不踰,跼之不 卑。乍若賢人,以重自持。誘之不前,犯之愈堅。又若良 將,以謀守邊。澎澎濞濞,浩爾一致。又若太始,未有名 義。沖沖漠漠,二氣交錯。又若混沌,凝然未鑿。此乃方 輿之心胸,溳海之郛廓也。三代之前,其氣濩落。浩浩 滔天,與物迴薄。滅水襄陵,無際無廓。二帝降GJfont,巨人 斯作。乃命元彝,授禹之璣。隧山湮谷,滌源暢微。然後 若金在鎔,若木在工,流精成器,夫何不通。是澤之設, 允執厥中。既巽其性,遂得其正。有升有降,有動有靜。 曰:升降動靜,可得聞乎。曰:水之性非圓非方,非柔非 剛,非直非曲,非元非黃。劃象為《坎》,本乎羲皇。外婉而 固,內健而彰。降而復《姤》,升而《復》張。其靜處陰,其動隨 陽。六府之甲,萬化之綱。式觀是澤,乃知天常。若乃四 序之變,九夏攸處。烘然而炎,沸然而煮。群物鴻洞,爍 為隆暑。澤之作,欣然其容,若去若住,若茹若吐。靈趨 GJfont覲,杳不可睹。蒸之為雲,散之為雨。倏忽萬象,如還 太古。真可嘉也。若乃秋之為神,素氣清泚。肅肅翛翛, 群籟四起。澤之動,黝然其姿,若挺若倚,若行若止,《巽》 宮離離,為之騰風。蒼梧崇崇,為之烘雲。四顧一色,黯 然氤氳。其聲瀰瀰,若商非商,若徵非徵。東湊海門,一 浪五千里。又足畏也。言其狀,則石然而骨,岸然而革。 蒸然而榮,洚然而脈。有山而心,有洞而腹。有玉而體, 有珠而目。穹鼻孤島,呀口萬谷。臂帶三吳,足跬荊、巫。 或跂然而望,或翼然而趨。彭蠡、夢澤,詎可云乎。曰:澤 之態已聞命矣。水之族將何如。曰:大道變易,或文或 質。沉潛自遂,其類非一。或被甲而邅,或曳裙而圓。或 禿而跋,或角而蜿。或吞而呀,或呿而牙。或心之以蟹, 或目之以蝦。或修臂而攘,或橫騖而疾。或髮於首,或 髯於肘。或儼而莊,或毅而黝。彪彪玢玢,若太虛之含 萬彙,各循其生而合於群者也。曰:若神之資,其品何 如。神曰:清矣靜矣,麗矣至矣,邈難知矣。肇於古,有所 未達;形於今,有所未察。非希非彝合其心於自然,然 後上天入地,三根六。況水居陸處,夫何不燭。彼鞚鯉 之賢,轡龍之仙,乃吾之肩也。其餘海若、天吳,陽侯、神 胥,齪齪而遊,曾不我儔。臣又問曰:《易》稱王公設險,是 澤之險可以為固。而歷代興衰,其義安取。曰:天道以 順不以逆,地道以謙不以盈。故治理之世,建仁為旌, 聚心為城。而弧不假弦,矛不假鋒,四海以知。而大同 何必恃險阻,據要衝。若秦得百二為帝,齊得十二為 王。其山為金,其水為湯。守之不義,欻然而亡。水不在 大,恃之者敗。水不在微,怙之者危。若漢疲於昆明,桀 困於酒池,亦其類也。故黃帝張樂而興,三苗棄義而 傾。則知洞庭之波以仁不以亂,以道不以賊,惟賢者 觀之而後得也。於是盤桓徙倚,凝精流視。罄以辭對, 倏然而悔。

《楚懷王論》
陳埴
编辑

楚懷王之立也,天將以與漢乎。懷王之死也,天將以 亡楚乎。夫懷王項氏,所立此,宜深德於項。今觀懷王 在楚,曾無絲粟之助,於楚而屬,意於沛公。方其議遣, 入關也羽,有父兄之怨;於秦所遣,宜莫如羽者。顧不 遣羽而遣沛公。曰:吾以其長者,不殺也。沛公之帝業, 蓋於是乎。興矣至其與,諸將約也。曰:先入關者王之。 沛公先入關,而羽有不平之心。使人致命於懷王,蓋 以為懷王為能右己也,而懷王之報,命但如約而巳。 以草莽一時之言,而重於山河丹書之誓。羽雖欲背 其約,其如負天下之不直。何是沛公之帝業,又於此 乎定矣。夫項氏之興,本假於王。楚之遺孽,顧迫於亞。 夫之言起,民間牧羊,子而王之。蓋亦謂其易制,無他。 而豈料其賢能,如是耶。始而為項氏之私人,而今遂 為天下之義主;始以為有大造於楚,而今則視羽蔑 如也。則羽此心之鬱鬱悔退,豈能久。居人下者,自我 立之,自我廢之,或生或殺,羽以為此。吾家事而不知 天下之英雄得執此,以為辭也。故自三軍縞素之義 明,沛公之師,始堂堂於天下。而羽始奄奄九泉下人 矣。懷王之立,曾不足以重楚。而懷王之死,又適足以 資漢。然則范增之謀,欲為楚也,而祇以為漢也。嗚呼。 此豈沛公智慮,所能及哉,其所得為者,天也。此豈范 增、項羽智慮之所不及哉,其所不得為者,亦天也。

《湖廣總志序》
明·徐學謨
编辑

初,都御史賢言:荊故介天文,南離正位,自雲陽氏肇, 都沙丘,世次綿邈,赫然列於神明之冑,上古之記,詳 矣。逮荊降為楚,即不與中國會盟,乃墳典丘索之書, 獨其國人能識之。左史檮杌,義比春秋,施及後代。厥 有雞次之。典爰載憲,令鐸氏之徵用,鏡成敗即仳離 劻勷之際,其臣猶間關,負戴保之,勿斁。若天球河圖, 然此楚文獻之,所從來也。秦亡論已,漢魏而下,遼逖 千祀,自正史外,若襄陽耆舊、楚國先賢、荊楚歲時、長 沙岳陽、風土暨荊州湘中江行,諸傳記,遞有撰述。森煒炳弈,莫不有裨。於楚,明興以來,道化翔洽,名世輩 出,鬱為文明都會,著作之林,宜蒸蒸茂矣,乃副在之, 寄有司率,廢怠不舉。迄今,緗函縹帙,往往壞爛散佚 仲尼傷杞,宋之無徵,以此也不其GJfont歟成化。甲辰,督 學副使綱,始一肇修通志,略存梗概,奄及四紀。嘉靖 壬午,都御史廷舉,以于役鄉土,稍稍釐益之,又越四 紀、代曠時、易故志,僅存者十五歲。辛酉,督學副使天 復閔焉,矢志振,替檄黃州府同知,福徵應城,人前進 士,士元檃括舊文,析為紀表,志書若干篇,燦然敷沃。 幾掩前冊矣,顧屬草未,竟旋即罷去。甲子,都御史南 金御史省檄督學,僉事文華,命學弟子裒集散帙,以 屬安陸人。前侍郎遷逮。丙寅,督學副使栻復敦趣之 吉陽山中。壬申,都御史道昆御史鰲更檄。督學副使 弘謨以屬蒲圻人。前副使裳修之家。越明年,癸酉,安 陸蒲圻縣官,各以二氏志草,先後呈都御史臺時,余 小子賢,適代道昆任獲受,而卒業焉,則避席嘆曰:洋 洋乎,安陸贍以麗矣。蒲圻簡而則矣,楚之典刑。或在 茲乎,或在茲乎。余小子賢何敢置喙焉。顧並鑒而照, 則影疑方軌,而趨則轂軋二氏,即各成一家言矣。乃 詞指互異華實罕,兼施於國人虞。其莫之適從也,刪 潤而酌準之會為一書。以傳信詔來,則惟余觀風者 之責。以謀之御史栻栻曰,唯唯則以共檄。今左布政 使學謨曰,咨爾奄歷於楚,曷不篡厥言。申檄督學僉 事。允升曰,惟茲廣厲學,官之路厥,亦掌。故之司宜,董 厥事學,謨允升惴惴。謝不敏越,旬有五日,始受簡,則 私議,以謂楚志之弗,竟已二十年矣。豈為官之傳,次 數易,乃知我罪我賢聖有遺慮焉,幸若釋於負擔,免 於罪,戾不誠難哉。毋寧重加,詢釆冀於僉同,書曰:謀 及卿士,謀及乃眾,庶勿貽厲階乎。乃轉檄諸郡邑,長 吏暨博士弟子,各搜摭。故實併詢諸郡吏有名能文 學者,各舉所知,以告於是。彝陵州知州,昌祚寧鄉縣 知縣,以忠楚審理言榮襄府,紀善紹稷榮府,紀善化 成暨學。官則德安府。治桂陽州維岳江夏縣李芳桂 陽縣,凌漢桂東縣,密鄖陽府,聘夫襄陽縣昌應弟子 員江夏敬崇陽,星耀俱先後。踆踆應檄至巳,以忠徙 寧州則召德安府,推官桂臣代之,乃選局於棘,院集 諸文學而祇事焉。而武昌府知府,向陽通判必聞之。 松江夏縣知縣世厚,則鳩籍記庀餼,廩儲筆札,以析 給諸文學,亡何諸郡邑所搜摭,故實。亦次第投牒上 省學,謨允升按牒徵草,夙夜毖始列部分輯,程能屬 任既,逾年未有端緒,諸學官人各以職事謝去。乃昌 祚言,榮紹稷化成獨留不遣,遂互加放羅蒐綴,未備。 顧事繁工浩卒成之,難久之,都御史賢被召入院,以 都御史瑞代御史,栻事竣還朝。以御史程代學謨允 升復,以志事請間,乃臺檄屢省飭督。有加令毋滋翫 毋墜前功。以亟成前都御史之志學,謨允升愈惴惴, 謝不敏退,而申諭昌祚等。皇恐相戒,益固扃揣摩。窮 晷糜膏,幾廢寢食者。又十閱月而學,謨允升始告成 事於都御史,御史臺乃都御史御史。以復於前都御 史賢御史栻轉,質於鄖臺都御史世貞,咸命梓行之。 而以布政司照磨,選武昌府同知昶,司校梓,梓成學。 謨不佞謹端拜,而論次之為小序。序曰:粵在炎帝正 黎,司天翼火,文明軫沙糜。壽鳥帑之次實。主荊衡察 變授時。貞示無忒述星野,第一在。昔畫州荊分一區, 奄茲包絡。雍豫維揚方物,所宜珍錯,迭獻迄於南界。 GJfont阨滋殖,獨稱雄闢焉。皇哉,唐哉,述方輿第二形,勝 奧區上腴。是占代作屏,翰帶礪盟之嗣。奉璽牒克,固 四維毖爾侯度。既碩且昌三代。迄今未之,有改述國 紀第三藩,封第四地大壤沃。粒我蒸民赤籍,竄盩汙 邪荒穢治之蠹也。述田土第五,惟荊渺瀰民弗協於 厥。居贅貫附之,以牟以漁,孰開其麗,如樹務滋生齒。 登耗奠邦,是稽述戶口。第六,山澤蘊毓,是繁土毛自 昔正名百物。以明民共財,故民富而重遷。述方產。第 七,聖王成民錫厥寧宇,是故城廓宮室。以為固井聚, 以為守津梁之利,以濟不通經之營之。述建置。第八, 體國經野職,是以分列壤袤廣匪布,采奠服小大相 維曷,以弊治而摠民哉。述秩官。第九,禹貢成賦厥惟 上下,厥貢丹銀齒革今茲斂倍矧。曰其魚征發滋章 眾用,恇GJfont矣,述貢賦。第十,古稱使民逸。以忘勞荊役 其勞科率,蝟興力用憊矣。調養節縮,以告司牧,述徭 役。第十一,天生五材。誰能去兵,旬格之後,蠻服馮險, 代有徂征,廣谷大川,厥穴姦宄,治世之備,是藂釁孽 述兵防。第十二,七澤九江。江漢湯湯以漕,以溉利不 勝害陂之釃之。禹功可續焉。述水利。第十三,文明貞 曜。奕於南疆,谿峒鼓篋,師儒以聯,儲育衿舄遐,不作 人述學校。第十四,世以化遷,文繁滅質,顓矣荊區,如 混斯闢母。曰蚩蚩順帝之則破觚,斲雕以歸寧一述 風俗。第十五,士效其身。惟上所取,太上辟舉。其次制 科,昌言質,行在得其人制,有汙隆始亡論。已述選舉。 第十六,雲龍風虎鬱乎,相輝士也。當塗握筦履,樞崇 業,勒勛彝鼎,煌煌祖宗孫子衍慶錫光,湛恩流溉,曷其有疆述。大臣。第十七,貤恩任子。第十八,罔中覆盟, 發聞惟腥,先王矜之彝典昭,垂靡淫以瀆古今一揆, 示民不越,述壇廟。第十九,名巖異藪雄絕今。古以茲 有盡觀彼,無盡感慨,係之矣。其動民反性之由乎,述 勝蹟。第二十,不朽之義,徵諸沒世,哀不待施,豈曰無 從哲人竁骨,忍狐穴而榛墟之乎,述陵墓。第二十一, 聖遠道湮,二氏旁啟宅,宮演教。以像以言大人狎之。 豎夫懾焉,馴頑導鄙捷於桴鼓,述寺觀。第二十二,天 惟顯思不僭在德祥之,於德一而已矣。或以類泥,或 以遠忽人道,伊邇彰明較著。述災祥。第二十三,楚以 材稱,匪由一揆要。以經營世務表式、人倫、流業、人殊 英聲映代,述獻徵。第二十四,官氏就列,咸號分猷,乃 嘉積偉伐,貽福利民者。若僅僅可指數焉,匪民之遺 榮名實。難述宦蹟。第二十五,江漢之化肇自關睢逖, 彼閨媛皭然嗣之,茹荼握堇之,死靡渝葛,蕈樛木維, 以永思述烈女。第二十六,山川洵美,簦笈趨之適彼。 樂國悠哉悠哉,可以占風矣,代有留滯聿存芳躅焉, 述流寓。第二十七,地靈人傑。小道占一焉,焦神極能, 皆可謂入三昧,而擅智名述方伎。第二十八,靈境仙 都,奧甲寰宇,乃破額紫氣。是肇南宗實,繁有徒,毋以 末流,追疵宗指述仙籍。第二十九,禪宗。第三十,元黃 融結,瑰祕是鍾,金石絲綸,後先炳蔚,是稱黼黻,匪曰 雕蟲華國之資,詎可焉述文苑。第三十一,楚故賾 矣,猥細瑣屑有關,宏鉅橫汙益,瀆抔壤資丘元,覽靡 遺。何妨附列述雜紀。第三十二,終焉凡為圖經,暨論 各二十三為考者,十八為表者,二十有六為紀者,二 為大小列傳者,四千四百有奇為分志之目,三十有 二而志,各有序有論,一如目之數總之為卷者。九十 有八始事於萬曆甲戌冬,十有一月以後,二歲丙子 夏四月朔卒,工是役也。右布政使柏參政吉士人种 璽參議時雨,崇嗣化日,強思充按察使邦奇。副使文 煒度僉事,克敬夢龍松林。喬范署都指揮僉事,顯忠 昆皆繹校,故牘宣告風謠因事,疇咨襄贊例,將備書 云。

《楚紀序》
廖道南
编辑

惟皇履極二十,有四載秋八月,朢道南撰楚紀成,先 是中丞車公純柱史伊公敏生,巡視衡潭,諮諏蒲里, 若曰昔者司馬子長留滯周南,乃撰史記。君實屏居 涑水,乃撰通鑑。子舊太史氏也,藏修山澤近十年矣。 所著惟何。道南瞿然曰。夫何知夫,何言僕夙。侍講筵 載筆史局,莊誦奎藻縱觀祕書,窺厥奧矣。夫皇祖開 天,率虎旅於鄂、渚江漢底,平時則祖訓,有垂帝典,有 述先天,而天不違也。皇上統天御極龍飛於郢邸,翼 軫揚輝。時則大典有書、大狩有錄,後天而奉天時若 也。仁人事天如事親,孝子事親如事天,是故紀。皇運 欽天道也,尊其所尊也。紀國基本天潢也,親其所親 也。太上立德,其次立功。有德必徵諸獻,有功必懋諸 庸,是故。紀徵獻承天寵也,彰有德也;紀懋庸隆天施 也,奏迺功也。修德斯可以凝道,修詞而後能成章,是 故。紀崇道率天性也,宗正學也;紀昭文煥天緯也,賁 文明也。觀諸天,以察變觀諸人,以化成察時,必要於 審幾審幾,必資於慎慮,是故。紀孚諫敕天命也,謹時 幾也;紀稽謀體天心也,協幽明也。處變知節,變極乃 通。隨時視履,履正斯順,是故。紀樹節循天理也,不失 厥常也;紀經變偕天行也,不紊厥序也。履坦者尚貞 於幽人,守貞者登明於哲后,是故。紀考履植天粹也, 厥行惟醇也;紀闡幽紹天明也,厥類惟彰也。履粹斯 名顯矣,幽闡斯風動矣,是故。紀登績代天工也,厥績 用熙也;紀穆風鳴天籟也,厥聲用宏也。惟天有象,聖 人則之以通神明之德。惟聖有則學者,準之以造聖 賢之域,是故。聖人以天自處,而天道成。君子以聖為 則,而人道盡。故終之以景則焉。易曰:乾元用九乃見 天,則此之謂也。僕又聞之人臣,為利祿而效忠,則其 忠必不盡。君子為名譽而為善,則其善必不成。是故 有心於為文,未必因文以見道。無心而悟道容,或積 久而成章。蓋嘗奉敕管,校列聖寶訓實錄,有以見皇 祖丕顯之謨,奉諭編葺御書文,劄有以見皇上丕承 之烈,暨修祀儀成典,及大明會典。有以見聖祖神孫 天人合一之文,矧興都肇,基通九域為一家。聖神啟 祚通萬象為一體,先聖後聖其揆一也。竊不自揣,竭 精殫思,九年於茲,夙興摛管。夜分抽笈,丘壑在望,汗 牛匪勞,畎畝不忘,測蠡為慰,往不可追,來或續焉,愚 者千慮,或一得焉,觀諸杜佑,通典鄭樵,通志率皆矢。 忠乃克就緒,所以仰煥乾精,上徽帝藻,幽贊神理明, 融物化通天人為一機,精斯會矣。通古今為一息,神 斯契矣;通物我為一致,化斯溥矣;是故肇於通紀之。 成也贅茲俚言,以識歲月云爾。

湖廣總部藝文三编辑

《楚子文歌》
编辑

子文之族犯國法,程廷理釋之。子文弗聽,恤氓顧怨, 萌方正平。

《楚狂接輿歌》
编辑

天下無道,聖人生焉。當今之世,僅免刑焉。福輕乎,羽 莫之知載;禍重乎,地莫之知避。巳乎,已乎。臨人以德。 殆乎,殆乎,畫地而趨。迷陽,迷陽,無傷吾行,吾行卻曲。 無傷吾足,山木自寇也,膏火自煎也。桂可食,故伐之。 漆可用,故割之。人皆知有用之用,而不知無用之用 也。

《楚妃歎曲》
晉·石崇
编辑

蕩蕩大楚,跨土萬里,北據方城,南接交趾,西撫巴漢, 東被海涘。五侯九伯,是疆是理,矯矯莊王。淵渟岳峙, 冕旒垂精,充纊塞耳,韜光戢耀,潛默恭己。內委樊姬, 外任孫子,猗猗樊姬,體道履信。既黜虞丘,九女是進, 杜絕邪佞,廣啟令應。割驩抑寵居之,不吝不吝,實難 可謂,知幾仡自近始,著於閨闈,光佐霸業,邁德揚威。 群后列辟式,瞻洪規譬,彼江海百川咸歸。萬邦作歌, 身歿名飛。

《荊江歌》
夏侯湛
编辑

悠悠兮遠征,條條兮暨南,荊南荊兮,臨長江。臨河兮 討不庭,江水兮皓皓;長流兮萬里,洪浪兮雲轉;陽侯 兮奔起;驚翼兮垂天;鯨魚兮岳峙靡;蕪紛兮被皋陸; 修竹GJfont兮翳崖趾。望江之南兮,遨目桂林。桂竹蓊蔚 兮,鶤雞揚音。凌波兮願濟舟楫,不興兮江水深況嗟。 迴盼兮於北夏,何歸軫之難尋。

《登百花亭懷荊楚》
陳陰鏗
编辑

江陵一柱觀潯陽,千里潮風煙,望依接川路,恨成遙。 落花輕未下,飛絲斷亦飄,藤長還似格荷生,不避橋 陽臺,可憶處,惟有暮將朝。

《登百花亭懷荊楚》
朱超道
编辑

亭亭登望極,春心遠近同。莫恨荊臺隱,雲行不礙空。 柳色浮新翠,蘭心帶淺紅。若因鵬舉便,重上龍門中。

《荊門望楚》
唐·陳子昂
编辑

遙遙去巫峽,望望下章臺。巴國山川盡,荊門煙霧開。 城分蒼野外,樹斷白雲隈。今日行歌客,誰知入楚來。

《寓郢城》
李百藥
编辑

客心悲暮序,登墉瞰平陸。林澤窅芊綿,山川鬱迴複。 王公資設險,名都距江澳。方城疑北門,溟海窮南服。 長策挫吳豕,雄圖競周鹿。大蒐雲夢崦,壯觀章華築。 人世更不競,西師日侵蹙。運圮屬驅馳,時屯恣鞭扑。 莫救彝陵火,無復秦庭哭。鄢郢遂丘墟,風塵俄慘黷。 狐兔時游踐,霜露日霑沐。釣渚故地平,神臺層宇覆。 陣雲埋夏首,窮陰慘荒谷。悵矣洲壑遷,悲哉年祀倏。 雖異三春望,終傷千里目。

《西使兼送孟學士南遊》
盧照鄰
编辑

地道巴陵北,天山弱水東。相看萬餘里,共倚一征篷。 零雨悲王粲,清樽別孔融。徘徊聞夜鶴,悵望待秋鴻。 骨肉楚秦外,風塵關塞中。唯餘劍鋒在,耿耿氣成虹。

《自湘水南行》
張九齡
编辑

落日催行舫,逶遲洲渚間。誰云有物役,乘此更休閑。 暝色生前浦,清輝發近山。中流瞻客興,惟愛鳥飛還。

《南州有贈》
賈至
编辑

越井人南去,湘川水北流。江邊數杯酒,海內一孤舟。 嶺嶠同仙客,京華即舊遊。春心將別恨,萬里共悠悠。

《洞庭湖湘》
張說
编辑

緬邈洞庭岫,蓊蒙水霧色。宛在太湖中,可望不可即。 剖竹守窮渚,開門對奇域。城池自籠密,纓綬為徽縶。 靡日不思往,經時始願克。飛棹越溟波,維舟恣攀陟。 GJfont窱入雲步,崎嶇倚松息。巖壇有鶴過,壁字無人識。 滴石香乳溜,垂GJfont露草植。玩幽輕霧阻,討異忘曛逼。 寒沙際水平,霜樹籠煙直。空宮聞莫睹,地道窺難測。 此處學金丹,何人生羽翼。誰傳九光要,幾拜三仙術。 紫氣徒想像,清談長渺默。霓裳若有來,覯我雲峰側。

《荊楚道中》
張喬
编辑

前程曾未到,岐路擬何為。返照行人急,荒郊去鳥遲。 春宵多旅夢,閏夏遠相期。處處牽愁緒,無窮是柳絲。

《秋望洞庭》
李白
编辑

清晨登巴陵,周覽無不極。明湖映天光,徹底見秋色。 秋色何蒼然,際海俱澄鮮。山清滅遠樹,水綠無寒煙。 來帆出江中,去鳥向日邊。風清長沙浦,霜空雲夢田。 瞻光惜頹髮,閱水悲徂年。北渚既蕩漾,東流自潺湲。 郢人唱白雪,越女歌釆蓮。聽此更腸斷,憑岸淚如泉。

《洞庭湖》
前人
编辑

日晚湘水綠,孤舟無端倪。明湖漲秋月,獨泛巴陵西。 遇憩裴逸人,巖居凌丹梯。抱琴出深竹,為我彈鶤雞。 曲盡酒亦傾,北窗醉如泥。人生且行樂,何必組與圭。

《郢門秋懷》
前人
编辑

郢門一為客,巴月三成弦。朔風正搖落,行子悲歸旋。 杳杳山外日,茫茫江上天。人迷洞庭水,鴈度瀟湘煙。清曠諧夙好,緇磷及此年。百齡何蕩漾,萬化相推遷。 空謁蒼梧帝,徒尋溟海仙。已聞蓬島淺,豈見三桃圓。 倚劍增浩歎,捫褾還自憐。終當遊五湖,濯足滄浪泉。

《郢客吟白雪之作》
前人
编辑

郢客吟白雪,遺響飛青天。徒勞歌此曲,舉世誰為傳。 試為巴人唱,和者乃數千。吞聲何足道,嘆息空悽然。

《風疾舟中伏枕書呈湖南親友》
杜甫
编辑

軒轅休製律,虞舜罷彈琴。尚錯雄鳴管,猶傷半死心。 聖賢名古邈,羈旅病年侵。舟泊常依震,湖平早見參。 如聞馬融笛,若倚仲宣襟。故國悲寒望,群雲慘歲陰。 水鄉霾白屋,楓岸疊青岑。GJfontGJfont冬炎瘴,濛濛雨滯淫。 鼓迎方祭鬼,彈落似鴞禽。興盡纔無悶,愁來遽不禁。 生涯相汨沒,時物正蕭森。疑惑尊中弩,淹留冠上簪。 牽裾驚魏帝,投閣為劉歆。狂走終奚適,微才謝所欽。 吾安藜不糝,汝貴玉為琛。烏几重重縛,鶉衣寸寸針。 哀傷同庾信,述作異陳琳。十暑岷山葛,三霜楚戶砧。 叨陪錦帳坐,久放白頭吟。反樸時難遇,忘機陸易沉。 應過數粒食,得近四知金。春草封歸恨,源花費獨尋。 轉蓬憂悄悄,行藥病涔涔。瘞夭追潘岳,持危覓鄧林。 蹉跎翻學步,感激在知音。卻假蘇張舌,高跨周宋鐔。 納流迷浩汗,峻址得嶔崟。城府開清旭,松筠起碧潯。 披顏爭倩倩,逸足競駸駸。朗鑒存愚直,皇天實照臨。 公孫仍恃險,侯景未生擒。書信中原闊,干戈北斗深。 畏人千里井,問俗九州箴。戰血流依舊,軍聲動至今。 葛洪尸定解,許靖力難任。家事丹砂訣,無成涕作霖。

《南楚》
前人
编辑

南楚青春異,暄寒早早分。無名江上草,隨意嶺頭雲。 正月蜂相見,非時鳥共聞。杖藜妨躍馬,不是故離群。

《江漢》
前人
编辑

江漢思歸客,乾坤一腐儒。片雲天共遠,永夜月同孤。 落日心猶壯,秋風病欲蘇。古來存老馬,不必取長途。

《湘中有懷》
張謂
编辑

八月洞庭秋,瀟湘水北流。還家萬里夢,為客五更愁。 不用開書帙,偏宜上酒樓。故人京洛滿,何日復同遊。

《送客歸湖南》
楊凝
编辑

湖南樹葉盡,了了見潭州。雨散今為別,雪飛何處遊。 情來翻似醉,淚迸不成流。那向蕭條路,緣湘黃竹愁。

《南楚懷古》
劉長卿
编辑

南國久蕪沒,我來空鬱陶。君看章華宮,處處生蓬蒿。 但見陵與谷,豈知賢與豪。精魂托古木,寶劍捐江皋。 倚棹下晴景,迴舟隨晚濤。碧雲暮寥落,湖上秋天高。 往事那堪問,此心徒自勞。獨餘湘水上,千載聞離騷。

《送裴使君赴荊南充行軍司馬》
前人
编辑

盛府南門寄,前程積水中。月明臨夏口,山晚望巴東。 故節辭江郡,寒笳發渚宮。漢川風景好,遙羨繼羊公。

《江中晚釣寄荊南一二相識》
前人
编辑

楚郭微雨收,荊門遙在目。漾舟水長裏,日暮春江綠。 霽華靜洲渚,暝色連松竹。月出波上時,人歸度頭宿。 一身已無累,萬事微何欲。漁父自彝猶,白鷗不羇束。 既憐滄浪水,更愛滄浪曲。不見眼中人,相思生斷續。

《題三湘圖》
郎士元
编辑

昔日醉衡霍,邇來憶南州。今朝平津邸,兼得瀟湘遊。 稍辨郢門樹,依然芳杜洲。微明三巴峽,咫尺萬里流。 飛鳥不知倦,遠帆生暮愁。涔陽指天末,此緒空悠悠。 枕上見漁父,坐中當狎鷗。誰言魏闕下,自有東山幽。

《郢州西樓吟》
前人
编辑

連山盡處水瀠迴,山上戍門臨水開。朱闌直下一百 丈,日暖遊鱗自相向。昔人愛險閉層城,今人愛閒江 復清。沙洲楓岸無來客,草綠花紅山鳥鳴。

《送胡處士歸湘南》
李頻
编辑

見話荊湘切,長愁有去時。江湖秋涉遠,雷雨夜眠遲。 舊業多歸興,空山盡老期。天寒一瓢酒,落日擬留誰。

《送人赴湖南》
前人
编辑

關門鳥道中,飛轉復乘驄。暮雪離秦甸,春雲入楚宮。 平蕪天共闊,積水地多空。使府懸帆待,能消幾日風。

《聽郢客歌陽春白雪》
歐陽袞
编辑

寂聽郢中人,高歌已絕倫。臨風飄白雪,向日奏陽春。 調雅偏盈耳,聲長杳入神。連連貫珠並,裊裊過雲頻。 度曲知難和,凝情想任真。周郎如賞善,莫使滯芳晨。

《洞庭湖》
韓愈
编辑

十月陰氣盛,北風無時休。蒼茫洞庭岸,與子相繼舟。 霧雨晦爭泄,波濤怒相投。雞犬斷四聽,糧絕誰與謀。 相去不容步,險如凝山丘。清談可以飽,夢想接無由。 男女喧左右,啼饑但啾啾。非懷北歸興,何用勝羈愁。 雲外有白日,寒光自悠悠。能令暫開霽,過是吾無求。

《洞庭秋月行》
劉禹錫
编辑

洞庭秋月生湖心,層波萬頃如鎔金。孤輪徐轉光不 定,遊氣濛濛隔寒鏡。是時白露三秋中,湖平月上天 地空。岳陽城頭暮角絕,蕩漾已過君山東。城蒼蒼,夜 寂寂,水月逶迤遶城白。蕩漿巴童歌竹枝,連檣估客 吹羌笛。勢高夜久陰力全,爽氣肅肅間清躔。浮雲夜烏啼四裔,首冠星斗當中天。天雞相呼曙霞山,劍影 含光讓朝日。日出喧喧人不聞,夜來清景非人間。

《湘中古怨》
李群玉
编辑

南雲哭重華水死,悲二女天邊猶點。黛白骨遺處所 濛瀧,波上瑟清夜降北。渚萬古,一雙魂,飄飄在煙雨。

《送吉中孚歸楚州舊山》
盧綸
编辑

青袍芸閤郎,談笑挹侯王。舊籙藏雲穴,新詩滿帝鄉。 名高閒不得,到處人爭識。誰知冰雪顏,已雜風塵色。 此去復如何,東皋岐路多。藉茆臨紫陌,回首憶滄波。 年來倦蕭索,但說淮南樂。並楫湖中遊,連檣月下泊。 沿溜入閶門,千燈夜市喧。喜逢鄰舍伴,遙語問鄉園。 下海風自急,樹杪分郊邑。送客隨岸行,離人出立。 漁村遶水田,澹浦隔晴煙。欲就杯中醉,先期石上眠。 林昏天未曙,且向雲邊去。暗入無路上,心知有花處。 登高日轉明,下望見春城。洞裏草空長,塚邊人自耕。 寥寥行異境,過盡千峰影。露色凝古壇,泉聲落寒井。 仙成不可期,多別自堪悲。為問桃源客,何人見落時。

《郢州別王七使君》
白居易
编辑

昔作詩狂客,今為酒病夫。強吟翻悵望,縱醉不歡娛。 鬢髮三分白,交親一半無。郢城君莫歎,猶較近京都。

《過楚宮》
李商隱
编辑

巫峽迢迢舊楚宮,至今雲雨暗丹楓。浮生盡戀人間 樂,只有襄王憶夢中。

《湖南草堂讀書招李少府》
釋皎然
编辑

削去僧中事,南池便隱居。為憐松子壽,還讀道家書。 藥院常無客,茶樽獨對余。有時招遠吏,來飯野中蔬。

《湘州懷古》
清江
编辑

瀟湘連汨羅,復對九疑河。浪勢屈原塚,竹聲漁父歌。 地荒征騎少,天暖浴禽多。脈脈東流去,古今可奈何。

《江行贈鴈》
宋·歐陽修
编辑

雲間征鴈水間棲,矰繳方多羽翼微。歲晚江湖同是 客,莫辭伴我更南飛。

《懷湘曲》
明·李夢陽
编辑

湘筠寒翠滿,白日起秋雲。美人杳何處,江氣長氤氳。 手持紫玉管,遙望青霞君。藹藹波水暮,何由致慇懃。

《楚眺》
王廷陳
编辑

眺迥臨高閣,江湘萬里餘。草邊雲夢獵,花下武陵漁。 白日山川氣,清秋水竹居。仙蹤同霸業,消歇總愁予。

《楚江秋晚二首》
沈周
编辑

天連湘漢水悠悠,水色微茫接素秋。殘月己沈三國 恨,亂雲初散九疑愁。南方流落身將老,西候蕭條客 倦游。欲采蘋花恨無伴,美人迢遞隔滄洲。

又             前人

葭菼蒼蒼白露晞,蕭條江色帶微暉。平沙鴈逐寒潮 起,野樹鴉隨亂葉飛。漸見九溪如練淨,尚憐三戶似 星稀。不堪昨夜南遊客,愁向西風憶授衣。

《古荊篇》
袁宏道
编辑

年年三月飛桃花,楚王宮裏鬥繁華。雲連蜀道三千 里,柳拂江隄十萬家。丹樓繡幌巢飛燕,青閣文窗起 睡鴉。鴉歸燕語等閒度,不計江城春早暮。東風香吐 合歡花,落日烏啼相思樹。王孫挾彈郢門西,少年借 宿章臺路。少年矯矯名都兒,雕鞍朱勒黃金羇。採桑 陌上青絲籠,紅粉樓中白紵辭。白紵綠水為君起,青 春環珮如流水。東城絲管接西城,相府豪華壓朱邸。 俠客飛鷹古道傍,佳人賣笑垂楊裏。垂楊二月隱朱 樓,家家宴喜樓上頭。綦舄喧闐朝送酒,管絃嘈雜夜 藏鉤。繁絃急管夜初闌,惜花少女怨春殘。桃花GJfontGJfont 歌成血,蘭炷熳熳火送寒。曉風楊柳菖蒲浦,秋月梧 桐金井欄。秋月春花無斷絕,門前郁李九迴折。願作 陽臺雨後雲,誰憐洛水風中雪。陽臺洛水夢空長,那 似娼家玳瑁床。選得東家佳姊妹,延卻西第好兒郎。 織成錦席迷蝴蝶,種得青梧棲鳳凰。遊人戀戀無窮 己,踏遍江城春萬里。只解賓從集似雲,那惜年光去 如矢。花開花落迥生愁,郢樹鄢雲幾度秋。霍氏功名 成夢寐,梁王臺館空山丘。榮枯翻覆竟何言,昨宵弱 水今崑崙。無人更哭西州路,有雀還登翟氏門。漢恩 何淺天何薄,百年冠蓋盡蕭索。昔時噓氣成煙雲,今 朝失勢委泥礫。青娥皓齒嫁何人,金床玉几為誰作。 已矣哉。歸去來。楚國非無寶荊山,空自哀君看白雪。 陽春調千載,還推作賦才。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