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1124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卷目錄

 武昌府部藝文二

  長春山記       明楚王季埱

  黃鶴樓詩卷序       方孝孺

  碧巖亭敘          宋濂

  遊東山記         楊士奇

  石梘陂記          張賓

  楚觀樓記         李東陽

  鸚鵡洲賦         李夢陽

  黃公山釣臺記        王鰲

  楚四樓詠引        袁弘道

  鳳山書院賦        廖道南

  鳳凰山賦          黃煜

  芙蓉山賦          廖漢

  濟美橋賦          魏裳

  黃鶴樓賦         田汝耔

  羊山賦          王星耀

  望江樓記          黎淳

  遊武昌西山記       王廷陳

  長堤碑記         游士任

職方典第一千一百二十四卷

武昌府部藝文二编辑

《長春山記》
明·楚王季埱
编辑

武昌即古鄂州也。兩漢之末,三國割判,為孫氏所據, 嘗都於鄂,因改以今名,後乃遷都建業。而江左六朝 以武昌為大鎮,常宿重兵於此,倚為金陵之西門焉。 其山水四塞鞏固,則廬、岳、彭蠡畛其左,荊岑、雲夢距 其右,巴峽、洞庭阨其前,羅山、巢湖隘其後,此亦開闢 以來天地設險一都會也。又長江回抱繚繞乎其三 面。惟東向一路,頗為平陸,而高低大小無數之岡阜 浦漵,夾其兩傍,中途來往,僅容一軌,則武昌之地勢, 亦可謂形勝而雄壯哉!洪武辛酉,親王受封楚國,來 都於此。其大成之西,漢陽門外,隔江西岸,正對漢陽 府,而漢水之江在其背,「大別」之山在其後,而臨於武 昌江之西滸。其山脈踰江之東涯,崛然昂頭高聳,即 黃鶴樓之山也。又更而東,斷於城內大街之鼓樓。樓 東又萃然屹峙於官城廣智門外,名曰「長春山。」峭壁 危崖,直抵於大城之東,而尾復妥伏,舊名「黃鵠山」,「鵠」 即鶴也。今日「長春山」者,我親王殿下新賜之名也。既 賜之名,又以宮城密邇是山,而山舊有其寺,復因而 為之寺,奉安佛祖,為百千萬年香火計,且以表厥靈。 鎮山賜名於洪武辛酉之後,寺則創始於永樂改元 之初,落成於永樂十二年四月之八日,而奉安亦肇 於是日也。寺不必再為之贅。然所謂「長春山」者,不無 說焉。上有奇材異木,日森月茂。期千歲之久,而必參 天拱極;貫四時之常,而不改柯異葉。非但徂徠之松, 新甫之柏,名之曰「長春山」者,不亦宜乎?然是山也,即 其近而仰之,但觀其苔錦之斑,木石之美,首枕西江, 尾蟠東郭,形如臥虎之摩鬚,勢若渴龍之飲水,然不 過為宮城之鎮耳。若行於百數十里之外,回身遠瞻, 則訝其干霄漢而撐宇宙,掛星辰而懸日月,隔女牛 而判箕斗,但以蕩胸生層雲,決眥入飛鳥而已哉。其 映朝霞而噴夕嵐,騰瑞靄而生祥颷,此欣仰長春於 晴明之時也。至於吐雷電,噀霖雨,裂石響而乖龍飛 空,跡火光而螣蛇走霧,是又驚仰長春於陰晦之候 也。然《長春山》之景陰晴不同,下民之養,畏愛思慕,則 親王之初度,適會古今長春之天節。而鎮山之靈異, 既又錫以「長春」之嘉號,初非出於有意,乃介祉遠壽, 無疆之先兆,何其若合符節乎?夫一張一弛,文武之 道也。文王之勤,見於《無逸》之誥,文王之逸,著於《靈臺》 之詩,所謂張弛之道也。若此長春之山,初不費經營 之力,曾不假民政之勞。臣願國政之暇,宵旰之餘,陟 其絕頂,時其觀游,節其勞逸,俯瞰江漢之渚,則見商 賈輻輳,桅「檣比櫛而舸艦迷津矣;下顧軍民之居,則 見竈井排連,人煙稠密而閭閻撲地矣。又縱目於六 合上下,壯觀於四郊城邑,亦可以暢仁懷,憩玉體,頤 養情性、怡閒精神,而壽齊於長春之山矣。下臣奉旨 為《長春記》」,俯伏承命,不揆愚拙,為記其目睹實跡,未 敢為浮文衍辭。不能稱副睿旨,惶恐無地,敢逃鐵鉞。 謹上頌曰:「南極名郡,曰為武昌。猗歟鵠山,奕奕崇岡。 大江之滸,壁立青蒼。諸峰環翼,佳氣含章。王初之國, 奠此封疆。建立宮宇,於山之陽。維屏維翰,鞏固金湯。 王推仁政,藹如春陽。王施威令,凜乎秋霜。時和歲登, 民度樂康。長春名山,肇自我王。迺因寶地,迺搆株林高山巍峨,照古輝今。四時春意」,雨露恩深。國政之暇, 時其登臨。用揚遠目,用豁靈襟。王有一德,與山同厚; 王膺百福,如山之壽。祖訓是遵,典禮是守。河間東平, 孰云古有?春兮長存,山兮永久。祥麟在郊,鳴鳳在藪。 子孫千億,益昌厥後。小臣獻頌,再拜頓首。臣詞匪諛, 庶貽不朽。

《黃鶴樓詩卷序》
方孝孺
编辑

「奇偉絕特之觀,固無與於人事,然於其廢興,可以知 時之治亂焉。」夫黃鶴樓以壯麗稱,江湘間當天下盛 時,舟車旌蓋之來遊,考鐘鼓,肆管絃,燕會於其上者, 踵相接也。元末諸雄之相持武昌,莽為盜區,屠傷殺 戮,至於雞犬,求尺木寸垣於頹城敗壘間而不可得, 天下之亂極矣。大統既一海內建親王鎮楚,以其地 「為國都。」旄頭屬車,往來乎其上者,四時不絕。盛時之 美,殆將稍稍復睹。余恨不獲見之,茲焉睹其壯甚悉 雲濤煙樹,咫尺千里,夏口、漢陽,蒼蒼如目睫。展卷而 臥,閱之,恍然如乘扁舟出入洞庭、彭蠡之上,而與李 白、崔灝輩同游也。今四方日就治平,而江湘尤予所 願遊者。他日苟或再登,為之賦詠,以追蹤於古之作 者,或者其始諸此乎?

《碧巖亭序》
宋·濂
编辑

濂與太常卿魏先生觀游甚久,知其為孝敬人也。先 生常謂濂曰:「余家鄂之蒲圻,有山曰蒲首焉,巉然而 起,如雲旓翠蕤,蕩摩空濛間,對峙雙石檻,直上如筍, 中廠碧千尋,嘉葩靈草雜被之,紛紅駭綠,儼圖畫中。 先人愛玩不忘,日支筇步其下,或濯纓澗底,詠詩坐 磐石上,或望雲出沒崖谷,悠然忘返,遂以碧崖」自號。 時移事遷,層巖絕壁,雖蒼然不改於舊,而先人則追 逐群仙於風馬雲輿中,弗能見之。每過其下,不覺潸 然出涕。故於宦遊所至,揭碧巖之名於楣間,所以志 之,思夫親也。雖然,名之固寓也,而言之則尤寓也。曷 若親履其地而求先人之遺跡乎?當今聖人在上,方 以孝治天下,他日築亭山麓,仍以「碧巖名之。當風日 晴美,與二三子遊其間,指而言曰:『彼清泉瀏瀏而斜 出者,此先人濯纓之處也。磐石纍纍而可坐者,此詠 詩之地也。巖谷沉沉,靈氣之宣通者,此望雲出沒之 所也。一俯一仰,精神參會,非唯慰其遐思,抑將藉是 以勵夫所學,期克肖乎先人。予雖耄矣,此心敢忘,子 幸為辭』。」濂曰:「《傳》有之,『舜食則見堯於羹,坐則見堯於 牆。古之上聖若斯,況下者乎?人子之於親,遇事觸物, 無有不可感勵者,況親所遊歷者乎?斯亭之建,當與 甄氏之亭並稱,其視崇臺芳榭以騁遊觀者何如也』?」 先生字杞山,觀其名也。學問富,德行修,踐揚中外,其 善政蓋章章云。辭曰:「巖之雲兮,英英其升。巖之木兮, 欣欣其榮,悵仙人兮何之?飆風薄而上征,豈降精而 委祉兮,發為休徵。三秀之茁兮,膏露之凝,渺長思於 無窮兮,視一息於千齡。金可銷而石可泐兮,又焉能 爽吾之精誠。」

《遊東山記》
楊士奇
编辑

洪武乙亥,余客武昌隱溪蔣君始,吾廬陵人,年已八 十餘,好道家書。其子立恭,兼治儒術,能詩,皆意度闊 略,然深自晦匿,不妄交遊,獨與余相得也。是歲三月 朔,余三人者攜童子四五人,載酒殽出遊,隱溪乘小 肩輿,余與立恭徒步,「天未明東行,過洪山寺二里許, 折北穿小徑,可十里,度松林,涉磵磵,水澄澈,深處可」 浮小舟,傍有盤石,容坐十數人。松柏竹樹之陰,森布 蒙密。時風日和暢,草木之葩爛然,香氣拂拂襲人,禽 鳥之聲不一類,遂掃石而坐。久聞雞犬聲。余招立恭 起,東行數十步,過小岡。田疇平衍,彌望有茅屋十數 家,遂造焉。有叟可七十餘歲,素髮如雪,被兩肩,容色 腴澤,類飲酒者。手一卷坐庭中,蓋齊丘化書。延余二 人坐,一媼捧茶碗飲客,牖下有書數帙,立恭探得《列 子》,余得《白虎通》,皆欲取而難於言。叟識其意,曰:「老夫 無用也。」各懷之而出,還坐石上,指顧童子,摘芋葉為 盤載肉。立恭舉匏壺注酒,傳觴數行。立恭賦七言近 體詩一章,余和之。酒半,有騎而過者,余故人武昌左 護衛李千戶也。駭而笑,不下馬,徑馳去。須臾,具盛饌, 及一道士偕來。道士岳州人,劉氏,遂共酌。道士出《太 乙真人圖》求詩,余賦古體五言一章書之。立恭不作, 但酌酒飲道士不已。道士不能勝,降跪謝過,眾皆大 笑。李出琵琶彈數曲,立恭折竹竅而吹之,作洞簫聲。 《隱溪歌》、費無隱、《蘇武幔》。道士起舞,蹁躚兩童子拍手 跳躍隨其後。已而道士復揖立恭曰:「奈何不與道士 詩?」立恭援筆賦數絕句,語益奇,遂復酌。余與立恭飲 多皆醉,起緣澗觀魚,大者三四寸,小者如指。余操餅 餌投之,翕然聚,已而往來相忘也。立恭戲以小石擲 之,輒盡散,不復來。因共嘆海鷗之事,各賦七言絕詩 一首。道人出茶一餅,眾折而嚼之,餘半餅,遣童子遺 余兩人。已而夕陽距西峰僅丈許,隱溪趣余還曰:「樂 其無已乎?」遂與李及道士別。李以卒從二騎送立恭。 及余,時恐晚不能入城,度澗折北而西,取捷徑,望草埠門以歸。中道,隱溪指道旁岡麓顧余曰:「是吾所營 樂丘處也。」又指道旁桃花語余曰:「明年看花時,索我 於此。」既歸,立恭曰:「是遊宜有記,屬未暇也。」是冬,隱溪 卒,余哭之。明年寒食,與立恭豫約詣墓下,及期,余病 不果行。未幾,余歸廬陵,過立恭宿別,始命筆追記之。 未畢,立恭取讀慟哭,余亦泣下,遂罷。然念蔣氏父子 交好之厚,且在武昌,山水之遊屢矣,而樂無加乎此, 故勉而終記之。手錄一通遺立恭。嗚呼!人生聚散靡 常,異時或相望千里之外,一展讀此文,存歿離合之 感,其能巳於中耶?《既遊》之明年八月戊子記。

《石梘陂記》
張賓
编辑

崇陽之南,有陂曰「石梘」,灌田萬餘畝,其流廣而源長, 其田美而多稼,雖甚旱之年,較他田差少獲,民賴以 生。世遠人不知始創之年代,舊有斷碑,剝落劘滅,莫 審其詳。按其《大略》云:「後唐長興二年,知縣陳公修陂, 以木為之,而不逾數年,木朽陂壞。厥後間廢迭興,亦 有之矣。趙宋南渡後,廢甚,民大以為難。寶慶二年,監 鄂州鹽稅攝縣事劉煥,始命士人張孝林董其役,以 石代木,然後堅完,陂得不廢。元末兵燹以來,崇之民 逃難解散,野無煙火,山溪之水,衝嚙無時,田既荒蕪, 而陂則廢瓌極矣。天朝開國敷治,民稍稍自遠還,闢 其田什之二三,無陂水,灌溉,薄旱而稼不收,民甚苦 之。」前官斯邑,欲興,而以其役廣為憚,遂不果作。洪武 十年秋,元侯來牧是邑,因民之暇,興墜起廢,故老以 為言。侯欣然曰:「足民食,增國賦,二者俱在於斯乎?殆 不可緩。」九月乃率耆儒造其地,度其工,民之赴役者 如子之趨父,越三月而功成,累石如削,高丈餘,廣百 步,計日工三萬有奇。於是決通渠,瀉浩渺,汪洋乎千 頃之間,昔之槁者今則濡,昔之潤者今則墊。四方民 大集,歲餘,墾其田什之八,農舍周匝,扶耒執耜者遍 於阡陌之間。厥後禾稼薿薿,含哺鼓腹而樂者幾千 人矣,咸願刻文以識之。雖然,昔之宰邑者,皆畏其難 而不敢為。今侯之成是陂也,初若易而成功速,果安 在哉?要在乎順民心,利民事也。《詩》不云乎:「豈弟君子, 民之」父母。《傳》曰:「民之所好,好之侯其有焉。」《春秋》大有 年,必特筆書之,重民食也。今元侯興百世之利,而民 不失有年之望,又書法之不可缺者,予故為之記。侯 姓元,名俊,字世臨,河南人。後之君子,觀其所尚,足以 知其人云。時洪武十一年歲在戊午冬十月,縣文學 修江張賓記。

《楚觀樓記》
李東陽
编辑

武昌譙樓在楚王府後,布政司前數十武鵠山之上, 宋元以來故址尚在,背陰面陽,得地之勝。洪武初既 建,以藩議弗協,未久而廢,歷百餘年莫有復者。弘治 己未,布政司徐公源、朱公瓚謂「鐘鼓無節,則無以警 眾出令」,乃請於今王圖復其舊,規制甚偉。及徐公擢 去,今布政韓公鎬踵而成之,撫按諸君實主其議。知 府某君某以下董其役。會工命徒,不亟不徐,越三年 辛酉某日而畢。賁鼓既設,厥聲孔揚,晨昏早暮之候, 出入作息之節,若令於一人會於一庭,憑闌而眺。南 則武昌諸山,左右環列,藩府雄峙,廛闠分布。右則大 江西來,沃野長袤。殿庭館宇,隱約於遙空遠漢間。韓 公乃名其樓曰《楚觀》。落成而燕有在坐者,舉琖而問 曰:「樓之作,凡為鼓設也。軍法以金鼓為耳,旌旗為目。 彼鐘與鼓者,皆耳之事也,而以觀名,無乃弗類乎?」公 曰:「古之樓以譙名者,取嶕嶢之義,以其高也。後乃寘 鐘鼓以為警備。然其為制,則非特尚耳,而目之義存 焉。蓋耳目之所在,必虛空洞徹,四達不蔽,而後能使 卑陋湫隘之區,阨塞」掩蔽之處,無乎弗聞,否雖鏗鍧 鏜鞳,日相尋而不絕,其有聞焉者寡矣。唐虞所謂明 目達聰聰者,蓋不可以偏廢。故自漢京置鼓於樓,以 備警盜。齊之李崇、宋之張希顏,皆以善政載在《國史》。 唐之李磎、韋慶,復為樓著記,《詞場文苑》,亦侈言之。逮 今後世,自京師以及天下,未有能廢焉者。且鼓之為 器,本樂之類也,顧名同而用異,用之樓者,非直以節 出入、閑內外,所以號令政事皆於此乎?助斯樓也,固 政之不可闕者乎?今夫連山大江,曠野廣谷,禽魚草 樹,風雲月霧,形狀百出,几席而得之目睫,固荊楚之 大觀,聲之發於此者,必能超塵壒而出煙霄,凡有耳 者,皆得之以為提撕振厲之地,蓋一舉而「二義關焉。 若任耳而棄目,非我輩之所為計也。」客乃頷之而去。 退而詢諸湖之人,皆稱韓公為政勤外精內,博觀而 廣聽,蓋欲振一方之治,以紓九重南顧之憂。因指斯 樓而謂曰:「此其一事。」客上京師,謂予亦湖人,則以告 予。予舊與韓公同朝,乃喜其為父兄宗族之福,因憶 曩時經過而未見者,壯公所為。記所由始,寓而歸之, 俾近者刻之堅珉,寘之樓,以告後來。若布政、按察諸 公,皆能贊相先後,以成嘉績,而撫按之風裁,并於是 徵焉。若府縣群屬有司有事斯役者,書之碑後。

《鸚鵡洲賦》
李夢陽
编辑

承帝皇之嘉惠兮,荷在陋而明揚。信枯楊而再華兮
考證.svg
懼身微而命彰。歲協合以南騖兮,觸炎日之盛陽。浮

江漢以長邁兮,過夏口之故洲。城《蹇產》以《隑隑》兮,劃 江而絕流。睹佳名而中惕兮,弔斯人之不修。「我既 佩明月與寶璐兮,何不遂凌世而高步?舍玉駟而不 駕兮,又奚暇與豺狼而爭路?惟聖人之貴時兮,神龍 豈人得而縻?彼鸞鳳之謂瑞兮,固亦以其高舉而見 希。何先生之靈姱兮,獨不深藏而遠遊也?偭取方以 損圓兮,吾恐睿者之所尤也。」繄炎鼎之既淪兮,世淆 濁而崩改。操梟視而虎噬兮,祖又貪夫厥《土荃》縱不 甘心於厥儔兮,獨不可色。斯舉也,嶢嶢者將必缺兮, 余固知仇者之不與也。矯吾櫂以淹留兮,情覽望而 悼傷。靈惝怳而如見兮,聆湍瀨之浪浪。山壘壘而來 合兮,孤墳鬱而嵣!誦《英篇》以沉顧兮,痛翠禽之蚤 戕。物有以舌羈縛兮,人有以才隕身。譬用機各攸當 兮,恨見幾之不先。心屈怫以悒悒兮,繄營營之不可 留。沛揚楫以東進兮,順武昌而下舟。愬巖岸以卻視, 投《哀些》于斯洲。

《黃公山釣臺記》
王鰲
编辑

弘治壬子,嘉魚李世卿築室黃公山之陽,廣東陳白 沙先生題之曰《黃公山釣臺》。有詣世卿而問焉,曰:「何 哉?君所釣者,果在魚乎?」世卿曰:「吾所釣者,非緡非竿, 非鮪非饘,終日釣焉,無所釣也。餌且不設,而何有於 魚?」伯氏茂卿方為大理寺副,曰:「盍歸乎?吾將釣乎黃 公之山。」遂解官去,天下之士,聞而高之。頃年,白沙德 業文章,驚動海內,天子虛己召焉,至則授以侍從,中 外動色。白沙終去不顧。世卿徒步萬里,往從之遊,不 肯復舉進士。茂卿舉進士,官大理,甫三歲竟去,豈白 沙之門,必以不仕為高,賢者出處,固非世俗所能知 哉?揚子云「鴻飛冥冥,戈者何慕?」賈子云「鳳縹縹而高 遊兮,夫固自引而遠去。」於戲!吾安得從斯人者遊而 釣於臺上也?

《楚四樓詠引》
袁弘道
编辑

「楚之以樓雄者,最勝為岳陽。」夫以八百里之浩渺,與 湘君諸山之蒼翠,羅而置之凡席之間,此天下絕景 也。黃鶴之觀小不及,而樓當絕岩之上。岩與岩相夾, 江水不勝其束,日夜奔騰號怒其下晴川閣與黃鶴 樓分岸立,盡會城之山川林藪,朱門繡陌,若為之設 色者,亦奇觀也。仲宣樓殊寂寞,四顧曠莽而已。余少 好吟詠,茲樓近在耳目,而不復措意者,山水不相湊 也。三樓奇勝,又非余模寫之所能得,故亦不復作。古 今為詩者,于尋常景物,率爾下筆,頗多隹語,至於名 山大川,立意搆詞,乃反失之。何則?物有以奪其氣也。 余于三樓,亦頗以雄麗自失,辟如解音聲人,曲窗嘔 啞,亦成隹韻。及置酒高會,冠舄紛錯,「輒面赤舌顫而 不能吐者,氣先攝也。」雷元亮以詩名海內,既丞余郡, 有清譽,而嗜為詩益甚,所之必以吟篋自隨。其于四 樓皆有題詠,才情高潔,雅與景敵,余之囁嚅不敢出 一語者。君恢乎有餘人之才,相去乃如此夫!仲宣樓 平平得與三樓并稱,不為不幸。然使庾元規、王元之 皆以不相遭為讓,不知元亮又何以自解?

《鳳山書院賦》
廖道南
编辑

蔡潮,字巨源,別號霞山,為湖廣督學。寓蒲肇修鳳山 書院時,道南為諸生,蔡公乃命作《鳳山賦》。其辭曰:「霞 山先生仰謙山之𡾰嵼,俯渙水之洸洋,背艮岫以枕 陰,面晉旭以賓陽。於是乎經野覛土,諏日擇吉,鳩工 聚材,測景平泉,伐巽木以為宇,拔泰茅以為堂,隆大 過以為棟,建書院於鳳岡。蓋以植人紀,樹天綱,考法」 象,陳典常,而永垂丕休之烈於無疆也。爰有三湘公 子,九嶷丈人,馭黃鵠之飆輪,參繡麟之雲輿,抗招搖 以遐征,指攝提而上馳,躡巉岩而眺望,肆懸河之修 詞。公子曰:「竊伏湘湄,遐哉邈矣。不圖今日,院斯落矣。 青青子衿,于胥樂矣。且吾聞諸蓬萊之陽,扶桑發赬, 迷糓揚彤」,蠹映波其屈縮,栒杖搖嶼其菁蔥。迺有 青陽之宮,綺疏繁星,藻梲宛虹。安期涉「咸池而洗日, 羨門登暘谷而凌空。」崑崙之西,淵泱漭泑,澤淪漪 冢。遂嵂屼其巾霞,泰器嶔崎其截霓。迺有素灝之居 晶宮,栖魄璇題,納曦,容成據沙棠而逍遙,韓眾依子 桐而栖遲。炎嶠之南,緬渺丹垠,紓迴紫育隧暢薰 風之籟,輕岩懸《火德》之躔。迺有朱明之垣,金支通牖, 玉蕤照筵。祝融司祗而開宇甸,《赫胥》御紀而墾天田。 瀚海之北氣凝霜,竁精結冰。吉良,產千金之駿騶, 具五色之華質,迺有元景之室,閴家九關,碨礨萬壁, 嘯父掣長鯨而揮攉,任公跨巨鼇而屓屭。先生益用 龜明,革浮豹蔚,晞青陽之曈曨,飫素灝之浟㴒,服朱 明之陸離,被元景之赫奕。無乃窮四荒,超八極,於焉 栖息爾矣。先生曰:「恣遠遊者,疇與近取諸身?務外觀 者,疇與內求諸心?子言博矣,盍載陳之公子。」又曰:「太 昊乘震,執規司春,玉衡秉信,珠斗回仁。蒼驪駕而協 氣和,鳦鳥巢而條風溫。于斯之時,紅藥翻階,朱槿蔭 庭,靈運賦池草而冥機自觸,孝綽感山櫻而雅韻攸 成。炎帝乘離,執衡司夏,赤鷰鳴晨,丹良燭夜。於斯之時,蘿煙裊帷,松風入榭,江淹懷綺樹而興慨皋蘭,傅 元思秀麥而宣」謠田稼。少昊乘兌,執矩司秋,悲臺蕭 瑟,哀壑颼飀。鵲梁迥而津橋橫,蟾桂芬而月殿幽。于 斯之時,竹君萬箇,木奴千頭。左思睇翔鳳而金飆初 動,潘岳詠歸燕而玉露方流。顓頊乘坎,執權司冬,同 雲集霰,寒澌凝淙。日陸旋而品彙藏,星紀周而象緯 從。于斯之時,令屬元英,律應黃鐘。穆王躋平圃而白 「雲縹緲,梁主遊兔園,而素雪玲瓏。先生漸儀鴻羽,鼎 食雉膏。煦春元而熙熙,茂夏亨而陶陶,廣秋利而肅 肅,孚冬貞而昭昭。無乃順四時,周六虛,於焉居諸爾 矣乎?」先生曰:「善言天者,必徵諸人,善言古者,必準諸 今。子言近矣,願終陳之。」公子又曰:「粵稽有漢,西雍是 京。嵯峨虎觀,蜿蜒鳳城。麒麟燾奡而」芙蓉披,鳷鵲顤 顟而椒蘭榮。迺有承明之廬,著作之庭,銅龍承宇,金 馬標門,方朔占歲星之色象,更生招太乙之威神,粵 稽有晉,江左載作,鍾山龍蟠石城,虎躍,顯揚韡炳而 亙赤烏,永安離奇而延朱雀,迺有華林之園,昇元之 閣,江實浮波,山葩吐萼,陸機詠芳藻以敷文,謝朓賦 青山而尋樂。粵稽有唐,起於晉陽。華清毓秀,興慶蜚 香。勤政通天而接熊耳,飛山凝碧而起鶤翔。迺有結 璘之樓,鬱儀之堂。虯漏宵沉,鈴索晝張。李白摛辭而 焜煌鼇掖,韓休抗疏而飛翥鸞章。粵稽有宋,國於汴 京。渾河為池,嵩岳為城。嘉惠嘉福,以延弘慶;純和熙 和,以聯邇英。乃有徽猷之製,寶謨之箴。十閣叢起,兩 制並「名。易簡承恩,而御書飛白;永叔視草,而史策垂 青。先生節以制度,頤以保貞,紹漢賢之高躅,步晉哲 之芳塵,追唐臣之逸軌,播宋儒之光靈。無乃兼四代, 冠群英,于焉浚明爾矣乎?」先生曰:「載事者存乎史,載 道者存乎經。子言美矣,吾何能焉?」九嶷丈人喟然嘆 曰:「於乎繄嘻!子知其一,未知其二也。夫北」人見布而 疑黂,越人見罽而疑毳;拘乎藝也;奔蜂不能化《桑蠋》, 伏雌不能伏鵠卵;泥乎類也。若公子者,未免馳志藝 文之末,而或遺其本;游精散殊之博,而靡得其約也 已。迺若先生之登茲鳳山也,其東則有豐財靈應,幽 蘭點筆;蕭堆仙雲,雪峰丫髻。河抱石牛而掩映星河, 溪洄赤馬而虛涵天日。其西則有鐵山、壺山、蒲首、瑞 雲、感山、廬山、芙蓉、石門。湖出二羅,而澄潭瀦蓄;水趨 六口,而長江吐吞。其南則有桃花、白石、月山、梅峰、金 紫、五洪、雲臺、荊泉、鹿洞谽谺,而林陰夕合。《羊樓》崛, 而崖花晝妍。其北則有龍翔行將,鳳隱石盆。雷壇天 馬,明水山門。北渡浮舟,而汙樽懷古,西尋遺堞,而烏 石藏靈。是故鳳凰于飛,維石巖巖。三峰層巒,五水縈 灣。金疊石筍,金臺雲磐。隆岡秀起,而趨翼南門。平原 衍彝而迴抱西關。是故其為書院也。其中則有集雲 之樓,崢嶸繒綾嵁綢繆,飛甍特起,叢枅孔修,若升 元圃之丘。爛瑤宮,森貝闕,朝霏入而暮靄浮。其左則 有無逸之所,堂曰「頤賢,麗澤輔友」,齋曰「六行」,慎修恪 守,若窺瓊林之牖。辨商彝,測姬卣,煇璧月而燦珠斗。 其右則有務敏之軒,堂曰「文會」,列鼎鳴絃,齋曰「六德」, 仰高鑽堅,若升石渠之筵。庇廣廈,履細旃,羅寶典而 肆璚篇。其前則有疊翠之門,靈峰矗立,河流吐吞。蛟 騰虎變,鵠舉鳶鶱。若排建章之閽,金支,簇朱旂,翻浥 仙掌而迎朝暾。其後則有六峰之亭,仰高游息,耽幽 會冥。窗艸交翠,野竹搖青,若入華林之園。采芝秀,紉 蘭馨,沓鶴渚而迴鳧汀。是故山以鳳靈,院以山名。先 生之建茲院,設茲教也,而豈徒哉?昔者鳳凰之為世 瑞也,軒轅臨元扈而受圖,伶倫適嶰谷而協律,高辛 聆音而拊鞞,少昊名官而纂曆,巢於阿閣;堯命羲和 以授時,儀于簫韶,舜察璇璣以齊政,翔於紫庭;文王 占景緯而游歌,止於岐山,召公陳《卷阿》而諷詠。茲蓋 傳之道統,納之世軌,昭之人文,章之物采,示之賢規, 約之邦紀,所以淑斯文者懋矣,望諸生者「厚矣。視唐 之集賢、麗正、含象、光順,宋之嵩陽、白鹿、石鼓、岳麓,蓋 異世而同符焉爾矣。」先生聞之,有睟其容,有盱其衡, 喟然嘆曰:「有是哉!」九嶷丈人乃歌曰:「惟九嶷兮蒲山 之宗,仁者壽兮靜斯同。」三湘公子亦從而歌曰:「惟三 湘兮蓴水之潨,智者樂兮動斯同。」先生乃賡載歌曰: 「九嶷巀嶪兮君子以崇德;『《三湘》浟湙兮君子以廣業』。」 「吾與吾徒期《大同》兮永貞吉。」

《鳳凰山賦》
黃煜
编辑

戊寅之秋,重九之日,與客攜壺,窮高縱陟。追孟嘉之 往事,訪長房之遺蹟。於時紫萸簪帽,黃菊泛甌。几雲 案石,詩酒賡酬。攬蒲山之秀色,挹蓴水之清秋。忘形 爾我,其樂優游。客有問曰:「登斯山也,意氣軒騰。山巒 屹立,極乎高旻;山洞幽陰,入乎杳冥。際窮蟠壤,亙古 迄今。山以鳳稱,胡為乎名?」余乃停巵揮藻,為客陳之 自昔:「鴻濛初判,高厚墊昏。神禹懋績,地平天成。山岳 挺峙,品物流形,雨暘時若,協氣駢臻。」是故鳳依山而 呈瑞,山以鳳而顯靈。乃若春風浩蕩,淑氣舂融,升亭 亭之扶桑,茂菶菶之梧桐。「鳳輝木德而來鳴兮,喈喈 雝雝。」乾精曜曦,時當溽暑。亢大塊以蘊隆,徯商岩之霖雨。鳳輝火德而于飛兮,翽翽其羽。風高氣肅,斗轉 箕旋。仙管遏雲而嫋嫋,銀蟾皎夜而娟娟。鳳輝金德 而迴翔兮,亦傅于天。朔氣栗烈,嚴飆凄凜。蒼筠森玉 而旖旖,白石削瓊而齒齒。鳳輝水德而審視兮,亦集 爰止。客曰:「子樂矣乎,子誕矣乎!於戲噫嘻,我知之矣。 《虞》《韶》盡美,來儀於廷。周德至盛,岐山來鳴。惟我皇明, 道泰時和。值茲美景,睠彼《卷阿》。我車我馬,且馳且多。 炫九苞之焜煌,象茲山之嵯峨。吾豈效楚狂之避世 而吟哦?將以述召康之納諫而詠歌也。」客乃笑曰:「有 是哉!歌曰:『山兮山兮彼高岡,鳳兮鳳兮于朝陽,時兮 時兮登虞唐』。」

《芙蓉山賦》
廖漢
编辑

「繄廬山之靈秀兮,負芙蓉之修名,聳嵯峨於碧霞兮, 高岌嶪乎紫清。祖五岳之峻絕兮,宗三島之崢嶸。予 翁結廬於其麓兮,集芙蓉以為宇,葯房蓀壁兮臨石 岩,桂楫松舟兮繞沙渚。若乃蓮錢簇璧,荷盤映玉,爛 葳蕤其若蘭,森羽蓋而穿竹。」時則夏雲初斂,晚風微 靜,山色類染,湖光逾鏡。采紅芳以製裳兮,和碧石以 充䬸。弄翠霞以怡情兮,吞珠露而駐顏。予方歌予翁 《暮景》之詩,而冉冉其忘年也。歌曰:「登芙蓉兮山之端, 采芙蓉兮水之干,彼幽人兮考槃。」又曰:「山雲漠漠兮 水月涼,采采芙蓉兮在彼水中央。」

《濟美橋賦》
魏·裳
编辑

歲在著雍,辰次涒灘,月臨仲呂,日旋離南。肆我濟川 君橋六水拯民艱。爰有句廉逸翁、方壺仙子胥與驂 白螭,駕元鯨,㴑赤馬之清流,躡龍翔之碧岑。訪窪尊 之往蹟,颺紫虛之幽芬,放浩歌於岌嶪,挹瑞藹於空 冥。句廉翁曰:「粵稽邃渾,澤溢九濱。《河圖》效乾,洛書流 坤。陽侯舒靈於島嶼,力墨貢技於滄溟。時則有若乘 龍之聖,陟荊嶺而抵天津。姬運肇啟,敷德閎休。川祗 錫美,海若呈幽。燭夜光於跳沬,燦明月於蜃樓。時則 有若釣璜之叟,載後車而鳴蒼球。炎劉嗣祚,霏英蔚 華。郎官澄練,東井緋霞。哲士沉幾於授屨,神人韜采 於星槎。時則有若乘駟之儒,含珠玉而闡奇葩。晉陽 紹統,鳳翥蛟翔。昆鄰濯異,咸池浴光。陸子擊迴湍而 厲志,羅公擲拄杖而徜徉。時則有若酌泉之彥,甘冰 糵而漱瑤芳。神君濬有熊之璿源,沛尚父之膏澤,渙 司馬之懿文,操隱之之奇節。乃茲懋績於斯橋也,不 有媲美於若人者乎?」濟川君曰:「子之言古也,非今也。」 《方壺子》曰:「吾聞曲阿朏明,衡陽熙燠,榮若華於崦嵫, 爛扶英於蒙谷。乃有」飛沙走石,風馳電逐。宛雲龍之 夭矯,架仙梁於海屋。繄若望舒營魄,纖阿晰靈。挽倒 景於桑榆,炳宵耀於西冥。乃有「《霓裳》舞列,羽衣遐征。 晻精光而奪目,恍銀橋於廣庭。」粵若雲英之遇,符合 纚連,晨䬸沆瀣,夕奏鈞天。阿母發瑤川而獨運,青童 馭寶婺以爭妍。酌元霜兮清雋,神嘉會兮泰元。亦若 廣陵「之景。流丹泬寥,浣衣星瀦,滌玉雲濤。肆神珠之 弄蕊,暨玉田之生苗。通元極兮無垠,陳燈火兮逍遙。 神君旭海岱之青陽,萃巨闕之灝氣,昭雲英之貞符, 顯廣陵之嘉際。乃茲赫靈,於斯橋也,不有潛達於至 理者乎?」濟川君曰:「子之言物也,非我也。」於是句廉翁、 方壺子莞然而笑,喟然而嘆曰:「噫嘻天乎,吾闢,孰握 其扄?地乎吾翕,孰測其貞?何道非古,何古非今,何物 非我,何我非神?乃若利涉之淵也。」其水則三山源淨, 龍潭湍瀠,上黃匯流,壺頭渙文。宣父蒞川而興嘆,孺 子濯纓而怡神。若君子之邃學,思淵泉,其靜深,其滸 則馮彝艷日,江妃麗霞,姚黃芬馥,魏紫交加。挺挺乎 彭澤之柳,灼灼乎河陽之花。若至人之育物,恩浩蕩 以無涯。其下則隋珠含珍,和璞澄輝,蜃珧綴玉,驪龍 示璣。符公興《蘭陵》之詠,雍伯顯天授之奇。若髦士之 摛藻,若太乙之青藜。其上則屬玉棲煙,珍禽鬱翠。止 者忘機,飛者奮翼。振蜚聲於重泉,播鴻勳於孝義。若 懿政之懷思,擁行車於非類。乃茲厥功之成也。經始 兮則痌瘝而衷,軫念而人。弔伍子於《胥濤》,泣三閭於 湘魂。裁制兮則官無攸費,民無攸厲。廓孟津之嘉謀, 敷刺史之康濟。襄猷兮,則富者捐貲,能者效勤。邁趙 老之鴻績,迪楊令之忠貞。樹烈兮,則山靈顯瑞,河伯 降祥。詠垂虹於南極,昭遺愛於洛陽。若夫危樓拱北, 結構康莊。厥覆耽耽,厥基堂堂。東枕豐財,西連「蒲岡。 南眺金紫,北望龍翔。沉桂虛𣹢乎天日,黃龍蕩漾乎 星芒。鳴宮商於鼓笛,匯峻彩於西良。豁江山之一覽, 傳美惠於無疆。在昔包公,振揚風紀。拯茲黔黎,錫之 繁祉。爰有焦賢,矢心贊理。險阻既彝,流光青史。粵若 蔡公,宣化茲土。奠麗輯和,貞石不朽。爰及張侯,憂勤 綏撫。德化旁敷,人獲我所。神君紹貞柏之遐軌,嗣鰲 禁之徽音,淬景倩之鋒鋩,負紫芝之奇珍,乃橋斯域, 而濟厥美也,不將視古今於一息,胥物我於兩忘矣 乎?」言畢句,廉翁歌曰:「三崚兮恢恢,九嶷兮巍巍,吁嗟 拱北兮,雲漢昭回。」方壺子亦歌曰:「陽曲兮汪汪,渤澥 兮湯湯,吁嗟濟美兮江漢悠長。」濟川子賡載歌曰:「拱 辰獨峙兮鳳山之陽,作德高明兮長發其祥。吁嗟此心兮永無負於明良。」

《黃鶴樓賦》有序
田汝耔
编辑

「自蒞夏口,三易星霜,登樓數矣。乃今辛巳之秋,何為漫興?其以時物更變,旅客值逢,能不感激切意。君子處世,宜乘時建立,識退藏以永終譽。豈真可以覬覦神仙之術哉?」 《辭》曰:

「撫天運之斡旋兮,時序忽玆高秋。白雲紛其旖旎兮, 余適升此危樓。聞昔人之超昇兮,騎黃鶴而浮游。夫 羽翼其不可見兮,道蹤跡於蓬丘。猗歟美哉!飛甍崢 嶸兮,突刺乎窮霄。啟櫺軒兮,橫光射夫斗牛。」渾淪崔 嵬兮,含化工之機括。方圓盤鬱兮,象天地之區周。憑 臨恣覽覰兮,中惝恍而綢繆。神營營其隕越兮,魂黯 黯而彌留。披紛渢沓兮,瀉洞庭之逸波。俄而洶湧澎 湃兮,朝江漢之奔流。信夫秋之為氣也,蕭瑟兮,草木 搖落而變衰。燕翩翩其辭歸兮,蟬寂寂而無聲;鴈雝 雝而南遊兮,鶤雞啁唽而悲鳴。此宋玉之遺音,而協 余之衷情。憶隙駒之言邁兮,胡朝華之難挹。對物情 之彷彿兮,良怵惕而於邑。念人生之有涯兮,孰長年 之能執?時飄忽其不再兮,老荏苒而將及。顧世俗之 骯髒兮,恬辟穀以絕粒。思至人於寂寞兮,抱元精於 噓吸。內展轉以旁求兮,辨真元於黑白。倏假寐以夷 猶兮,遇靈修于九陌。指子歲之故廬兮,造叔偉之攸 宅。理余髮於抹櫛兮,浴余體於蘭湯。陟玉臺之嶙峋 兮,排闐履而履上。方朝太乙於九重兮,睹綽約於中 央。質要渺以委蛇兮,復降至於扶桑。駕青龍之蜿蜒 兮,建蒼螭之文旗。揭干旄之晶晶兮,下蕤綏其陸離。 承輕焱之清紛兮,洒零雨之垂雲。謁東皇以來歆兮, 疑若授余以綸詞。扣炎帝於正陽兮,驂鸞鶴以騁騖。 服朱雀以騰驤兮,駢騑騑以按度。賴前驅之捷徑兮, 曰「余惛懵其始悟。」計岐貳之相投兮,卻中道而反顧。 來翩翩以迅速兮,恐白日之云暮。樹金莖以為蓋兮, 采蕙荃以為裾。飲《兌》澤而濲淪陰兮,余將詣少昊之 所居。蓐收位而宰閽兮,霜霰斂,邪氣除。諏《吉良》而用 庚辛兮,享祀具,禮容舒。左熊羆守關兮,右白虎蹲當 間。中懷愴《悢戒》悚息兮,似踧踖而躊躕。大道砥平如 矢直兮,皇步跼蹐而沬趄。斯須定靜知止極兮,始安 寧而容與。撫光景之逍遙,迓元冥於中庭。文昌為余 先驅兮,元武為余揚靈。遍多方以竟禮兮,言旋歸而 嬉娛。頃警覺以惺發兮,依然身在乎故都。吁嗟神仙 住何所兮,吾不知其渺茫。彼人道之罔修兮,又奚為 乎荒唐。黃河澄清兮,豈曰尋常。慶雲迭見兮其世之 禎祥。北辰奠位兮列星共向,輔弼當道兮欃槍滅光。 繆糾解紛兮綱維斯張,汙濁潛消兮漣漪清揚。夫往 者其不可追兮,來者吾可以自強。鳳凰鳴於高岡兮, 感梧桐於朝陽。菊違時而弗競兮,是以何貴乎才良。 策駑駘之偃蹇兮,齊騏驥於康莊。勇信邁以長征兮, 毋邅迍而沮喪。維夙興以夜寐兮,竭餘力之方剛。念 生鞠之罔極兮,揚休烈之輝光。守狷介以廉潔兮,歷 九死而不忘。保貞一以永締兮,雖經百折以無妨。功 成名立而身退兮,余將跨黃鶴而高揚。

《羊山賦》
王星耀
编辑

《通志》既成,星耀乃摭其大校賦之以便省閱。賦曰:「繄 維羊山,荊揚之介,翼斗之墟,奄茲包絡,山川縈紆。東 屬富川,南接武夷,北界永安,西鄰雋嵠。鬱翠屏之蒼 蒼兮,瞪石塔之崔嵬。依羅阜為金湯兮,建峭拔之鴻 基。棲白鶴而懸金蟺兮,石航綿亙而纍纍。龍塘仰天 而舞遊魚兮,緬張李之懿踑。羨九宮之蜿蜒兮,慕仙」 家之元壝。於是躋太平,橫歸雲,踏含泉,上天亭,過三 峰,啟洞門。立寶陀,峙天尊。仗試劍而蹲伏虎兮,望松 坡之崢嶸。釣月臺於乖厓兮,嘉平子之清貞。憶疊山 與虞白兮,播𨓏哲之休聲。扶拄杖而坐石床兮,鳴《石 罄》之徽音。開新嶺而陟石梯兮,見張公與陽城。據兩 崖而聳筆架兮,飛山峰之鶿鷹。乘白「羊而跨馬鞍兮, 躡朦朧之嶙峋。」翫秋月於石橋兮,詠《雙溪》於芳春。歌 《漁照》於瞿塘兮,撫八景之良辰。登書臺而盼白公兮, 聆泉聲之泠泠。若乃紫姑、阮㜑、七公、普庵、大賢,長崙、 焦岩、吳田、愛山、際雲,勸農,飛仙,雲館,去思步虛,炯然 犀港丹池,牛潭龍泉。石壓石碭,大城高坑。行遠登高, 通津喜遷。奇蹤異蹟,碁布星纏。於是山則「瑤葩藍袍, 芳菲艷麗,青茵綠綺,競爽爭奇,含英帶雪,《霓裳》霞裾, 誠可翫也;佳木蔥隆,清風時鳴,美景淑節,萬鳥嚶嚶, 調簧奏曲,夏噪春吟」,實可喜也;「田則原隰沃壤,膏腴 連阡,黍稷重穋,豐我囷廛」,亦可樂也;「水則曲波坌流, 瀠瀯旋環,鱗甲雜錯,煥爛錦斑,爆采嚇鰓,晃淵乘端」, 又足怪也。茲物產之繁碩,洵幅員其溥長。里六都而 戶千口兮,田千頃而有奇。遂履畝而定稅兮,課桑麻 於繭絲。清里甲而平丈兮,歌鴻鴈於流移。亶茲土為 樂國兮,遇太平之貞期。維貞元其會合兮,長發祥於 雉湄。協中爽而沛靈潤兮,誕頎碩於明時。或移情於 《典墳》,憑汜濫於藝闈。遂紛紜而揮霍,爛雲「衢而揚輝。

或厲節於修姱,每要練而鞿羈。遂鄉舉而里選,遹軒
考證.svg
冕於塗泥。或誓志於考槃,甘丘園以遯肥。時放情於

山水,日銜盃而賦詩。」於是大者策天府,書祕局,注起 居,秉鈞軸,夔皋之儔也;小者驅五馬,朱轓轂,親縣牘, 召杜之匹也。至其高尚棲遲者,隨光之介也;其枹朴 導引者,偓鏗之流也。蓋其出處各殊,窮達不齊。署芳 名於青史,藹清標於里閭。若夫顯秩被祿,儋爵析圭。 撫茲百里,民之攸暨,愬邃古之循良。肇展采於宋季, 爰登祠於名宦,遂食報於百世。嗟天降祜於通羊兮, 畀賢宰於下雉。伊宦業其炳烺兮,稱元元之師帥。於 是崇仁讓而全忠信兮,興孝弟而敦禮義。尚廉節而 致謙和兮,「懸扁額於巷衢。設鄉約而建亭榭兮,樹奕 世之宏規。葺黌宮而刱櫺星兮,曰髦士其攸宜。維鄉 賢其巍巍兮,定千載之黃雌。」至如耆儒碩老,接武承 2E84;澡德浴行,雄渾瑰琦。言為典謨,詞成蓍龜。或雜出 於傳記,或寄興於歌歈;悉文繁而理當,都細大而靡 遺。綴下里於白雲,並光昭於編韋。蓋茲邑之群美,「總 括爬於斯須;鼻邑乘之權輿,修初服於今茲。」《亂曰》:「操 觚牘兮下董帷,秉競筆兮襮瑕瑜。業經畬兮薅稗耛, 震麗藻兮紛芳菲。抽𨓏蹟兮闕所疑。囊今吉兮握筌 蹄,百千載兮震鼓吹。」

《望江樓記》
黎淳
编辑

「武昌舊有望江樓,在郡城乾位。國朝洪武初,郡守汪 大本即煙波樓故址創之,易以今名,備登眺也。近百 年來,物久斯壞,不可履。然以都會所建,因山為城,斯 樓乃其最雄勝處。長江如虹,蟠遶其下,有吞雲夢之 勢,英雄臨此,懷抱莫舒焉。」都察院右僉都御史繁昌 吳公巡撫藩之明年,是為成化七年。坤乾開泰,庶政 「大通。」顧瞻北樓,遂圖興復。乃樽節公費之餘,得白金 五百,市眾材,僦工匠,具稍食,檄連帥王英,帥翟政史 政、衛侯張瑄、王福、高俊撤而新之,重建樓五間,辛卯 十月,凡三百日而畢事。其棟累為六尋,其簷倍為三 等,其柱列為四楹,升高有梯,倚立有楹,延坐有庭,而 窗戶軒豁,丹碧煇煌,照耀郊原勝概。全楚。暇日,鎮守 太監王公偕都憲公攜小酌,率連帥暨方伯杜銘、憲 使李敏往登焉。則岷山導江,東別為沱,嶓冢道漾,東 流為漢,奔馳數千里,來會合於軒墀之下。而四周青 山,大者列賓友,小者羅兒孫,各獻所有,來助勝遊。而 又有白雲宿簷,皓月當檻,清風徐動,調暢琴歌,微瀾 淨明,蕩漾樽俎。都城萬人,仰而望之,咸以群公即為 神仙在天,作此嘉會。公亦發浩興於九霄,寄遐思於 千古,心與萬象,趣同一時,信哉望江之多樂也。維時 左庶子黎淳,適因賜告,得侍觴酌,因言曰:「武昌之遊 舊矣,而江山勝事,胡擾擾於昔時?乃始偽漢垂二十 年。我太祖高帝,既克九江,殲漢魁渠,而遺孽自立,仍 據武」昌,師進圍之,憑險不服。明年甲辰,鑾輿再駕,武 昌始下。方破敵時,我師舉帆直指東南,賊謂將攻望 山門也,盡銳捍禦,而天戈飛渡,已壓煙波樓下。俄頃, 漢陽門破,生擒遺孽,然後湖南北,江東西悉入版圖, 混一之基成矣。淳嘗陟降斯樓,披圖觀地,欲尋當時 遺孽就擒之所,故老皆無在者,蓋天下之平久矣。昔 之敗壁頹垣,荒樁斷梗,今皆變而為重門邃館,修竹 茂林,而吳商蜀賈,風帆浪舶,出入江濤浩渺之間,輻 輳閭閻,民生不見干戈,安於畎畝,衣食以養生送死, 夫孰知上之功德,拯救綏懷,百年涵育,若是之深且 大也耶?然則斯樓也,實惟用武之要區,非我明受命 聖人出而四海一不能救諸水火,而登衽席之安,非 都憲經營再造,賁於今時,不足以昭上恩,而開千萬 世之偉觀,蓋交相濟者也。後之諸侯登眺此樓,豈能 無感其朝宗忠孝之心,曷有既乎?都憲公是其言,且 曰:「昔孔子在川上,觀水流,而嘆道體之無窮。人臣忠 君,即與道為體而不息者。吾躋望江,當法孔子之觀 水,庶幾有得。所謂乃所願,則學孔子。」若元規《南樓》,情 則暢矣;仲宣《荊樓》,興則高矣;皆流連光景,無關名教, 烏足以語是哉!於是樂甚,各相與賦詩,鏤諸樓中。而 四方能詩者,又繼此有作,僉謂不可無記。淳惟宣上 恩德及名臣善政,與眾同樂,亦且報本之義不可忘 也。遂受簡而書此,庸告于後人。成化九年歲次癸巳 春三月立。

《遊武昌西山記》
王廷陳
编辑

辛卯秋七月,磐濱李子、龍津黃子按黃以暇日遊武 昌之西山,玉泉張子、五丘王子及予從。既渡,沿迴江 岸。初經市井,隨跡原隰。故阡新街,遞歷互出。古松夾 道。輿行松間,風激木末,響中笙簧,雲陰藉裾,山禽逐 蓋。既出九曲道中,宛轉盤折,登之欲疲。曲竟,古碣不 屋。剔蘚考核,感慨陳跡。遂乃憩花宮,登萃景樓。搴蘅 掇藻,駢秩賓筵。饔子割鮮,魴鯉雜薦,鼓吹墀列歌聲。 近筵數觴且輟,攀磴緣蘿,直至絕頂,率情草坐,命酒 藉石,袖拂煙霞,喜鷺驚鴛,悉出尊俎之下。面挹大江, 帆檣陸離。遙覽白雉,倦雲歸岫;近引寒溪,迅湍赴曲。 俯睇故城,頹雉積莽。吟謝客之詩章,撫孫權之劍石, 豪華狼藉,俛仰愴神。遂奮起迴立,觴轉若環,勸酬不文,謔浪無禁。已而落照在山,候吏催暮,於是二君遄 歸。予三客留龍磐磯,宵酌磯頭,臨流洗爵,忽見江光 霞色,窈窕微茫,超然有塵外之想,惜二君之不偕也。 遊之明日,磐濱君賦之,屬諸君和之以及予。予曰:「古 稱登高能賦者為大夫。予山人也,不能賦,請為君志 之。」

《長堤碑記》
游士任
编辑

葛侯竣長堤之役,遷南廷尉評以去。熊直指業為石 上言,記徐、葛兩侯舉事之始末,侯可千秋矣。游子假 歸,父老復礱石索言於鶴樓者再。游子曰:「予不文,曷 敢為片石辱?即有言,亦不出直指意耳。」父老曰:「吾君 一片熱腸,向與《直指》合。姑言所巳言,亦言所未言,可 乎?」游子喟然曰:「夫舊堤始唐均,次成宣,次姜溥,又次」 劉元相,而吳清惠亦經疏請,載《邑誌》。新堤始馮公應 京議焉,而未竟載縣牒。予請勿言。獨憶丁戊間,予以 一孝廉卒,三邑父老灑泣而言堤事,郡伯張公折節 以從。而蒲邑某侯足不窺江岸一步,輒沮予議。時熊 直指在遼,李光祿在燕,安得有心人出片言相佐者? 亦此堤機緣未到耳。無何堤決,四邑之田廬蕩然,旄 倪之啼號沸然,予恨不能為斯民請也。歲庚戌,游子 成進士,葛侯除嘉令,遂與李光祿觴使君者三剌剌 言「四邑堤不去口,而尤願以新堤為侯新政冠不翅, 兄關弓弟泣道也。」侯頷之。甫下車,他政未遑也。遂東 西盼而遠近視,以為荒度計。蓋大江自岷山來,領黔、 瀘諸水,出峽而東走,而沅、湘、辰、澧諸水又大會於岳 陽,下至赤鼻,迺始就銜勒。又下過魚山,則江嘉、蒲咸 之山三面周遭而西,缺其一面以受江。大約山如弓 而堤當其缺如弦,然堤之形一,而堤之則四。又譬之 人身然,馬鞍山上下若顙、若頰,三角鋪下若咽喉。巡 司以西若脊,膂獲口以北若尻。向之堤始馬鞍山,止 夾口,「置獲口以北不堤,即吳清惠之《疏》不及焉,是顙 咽脊俱全而無尻也,不免捍七而缺三,創而長焉。」起 獲口至赤磯,如馮公應京議,而其尻迺全,是為捍九 而缺一,虛其一於金口。水至口,則若建瓴然不返顧 矣。其剩流從口入湖而上焉,其勢殺,比滿而蒤,則江 已就落,不復以四十里為口而朝茹夕滿也。葛侯既 有成筭,一一條諸牒,以力請焉。當事可其議,江咸無 間言,而蒲稍不如約,如丁、戊間故事。於時熊直指、李 光祿慷慨陳說於諸當事,手腕幾脫,而余亦向兵備 張公、郡伯馬公、司理唐公、孫公披瀝滿紙焉。當事益 蒿目,是以有勘堤之役。擇江夏徐侯以往,至則為之 別疆域,分山澤,核里數,酌丈尺,一以受害多少為準, 而其議始定。當事忻然,捐三千金以創新,屬四邑分 築,而堤之尻續矣。既又捐三千金以增舊,屬嘉邑專 修,而堤之顙若咽若脊亦無弗固矣。明年江泛,沒堤 之半。予猶官苕上,或走告予曰:「堤以外水高丈許,堤 以內黍稷油然,桑麻蔚然。向時蕩析之區,今盡樂土; 其魚之人,今盡擊壤,國賦亦從此不逋矣。」《游子手額》 曰:「卓矣,兩侯明德遠矣。」歸而疾走堤上,徘徊四顧,則 見江若白龍,堤如青蜺,周旋翼蔽,與三面山共成四 塞。四邑將世世賴之,即史起、西門豹、寧多遜焉。是役 也,問之里,江六十三,患水者三十四;蒲三十,患水者 八;咸十六,患水者八;嘉十二,患水者七。問之堤,江之 丈以千者二,蒲咸之丈以千者各一,嘉之丈以千者 亦一。有奇。費如前,問之當事,則中丞董公、梁公,直指 史公、錢公、彭公,方伯劉公,參藩陳公,憲臬王公、張公, 郡伯馬公、黃公,司理唐公、孫公,視堤則別駕李公。若 某名某地方載《熊直指記》中,無庸再也。第拜手作誦, 誦曰:「《春秋》元命,幕天包地,五行始水。匏子一決,璧沉 薪負,厥患不已。澶淵之役,子瞻盧城。誓與俱死,賦被 黃樓。載歌載詠,有涕如泚。艱哉使君,瓢則百輿。全乃 致毀,使君致詞,吏民欲殺,何如史起?卓矣徐侯,共建 非常。狂流克砥,三年告成。迺黍迺禾,被我江氾,徹彼 桑土。迨天未雨,敢告多士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