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1195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卷目錄

 荊州府部彙考九

  荊州府驛遞考

  荊州府兵制考

  荊州府物產考

  荊州府古蹟考一

職方典第一千一百九十五卷

荊州府部彙考九      各州《縣志》编辑

荊州府驛遞考编辑

江陵縣

江陵荊南驛 在公安門外。置驛丞一員,站船二隻,孱陵驛一隻,每隻夫五名,馬四十二匹,驢十頭,孱陵驛十二匹,驢十頭。

江陵縣驛馬一百二十匹,排夫一百三十名。荊州所設扛夫除裁外存夫三十名。

急遞鋪   棗岡鋪   白水鋪

諸倪鋪   漿港鋪   馬岡鋪

以上諸鋪路通潛江。

虎渡鋪   古牆鋪 二鋪路通松滋。沙市鋪   安市鋪   小江鋪

下寨鋪   夾州鋪   三元鋪

以上諸鋪路通公安。

龍坡鋪 路通荊門。

公安縣

孱陵驛 在縣北三里。

民安驛 在縣東北六十里。

孫黃驛 在縣西六十里。明計三驛,每驛該丞一員,共馬一百四十匹,每馬工料銀三十兩,驛夫每名每年工食銀七兩二錢,後驛廢弛。

皇清順治八年,始奉院檄動支正供買馬十匹,募夫

二十名,每馬一匹料銀十兩八錢,每夫一名工食七兩二錢,於是孫黃驛復興。又於順治十一年,復興孱陵驛買馬募夫如例,至於民安驛官徒虛設,執掌全無。今孫黃孱陵馬雖不及從前之多,然上臺諭令荊門州潛江監利等處。協濟今暫議兵馬往來,凡春冬屬公安之驛站,秋夏屬松滋之驛站,以松滋山而公安澤也。至民安驛或俟糧額新增,另行起復。

孱陵鋪   窯頭鋪   上灌羊鋪下灌羊鋪 自孱陵起歷窯頭諸鋪,至江陵界鋪止,上通荊郢。

申伏鋪   井子鋪   積善鋪

芭芒鋪   梁家鋪   民安鋪

沙隄鋪 自孱陵起歷申伏諸鋪,至石首界鋪止,東通岳陽。

板橋鋪   桑潭鋪   三穴鋪

范林鋪   灌子鋪   孫黃鋪

塌岡鋪   郝鄔鋪   張莊鋪

黃仲鋪 自孱陵起歷板橋諸鋪,至澧州界止,西通滇黔。

石首縣

石首驛 在縣西門外,驛丞一員,俸銀三十一兩五錢二分。

書辦一名,工食銀七兩二錢。

皇清順治九年,裁銀一兩二錢。康熙元年,全裁

皂隸二名,工食銀十四兩四錢。順治九年,裁銀二兩四錢,存銀十二兩,

馬二十四匹,每匹二十七兩,帶閏銀七錢五分,共該銀六百三兩九錢。

站船水夫七名,每名六兩,帶閏銀一兩,共該銀四十二兩七錢。

支應額銀一百六十八兩,無閏

館夫二名,每名工食銀五兩,閏銀八分三釐三毫,共銀十一兩一錢六分有奇。

調絃驛 在縣東江邊六十里。

站船水夫四名,每名六兩,帶閏銀一錢,共額銀二十四兩四錢。

支應額銀一百二十二兩,無閏。

館夫二名,工食連閏共額銀十六兩六錢六分有奇。

柳子驛 在縣西江邊六十里。

通化驛 在縣東華容大路三十里。

建平驛 馬價除改扺外,該額銀一百一十四兩六錢九分二釐。

鳳棲驛 站船水手工食共額銀一兩八錢八分七釐。

原額排夫一百六十名,每名銀七兩二錢,帶閏銀一錢二分,共銀一千一百七十一兩二錢。內

除本縣應役六名,該銀四十三兩九錢二分,實走差一百五十四名,正閏共銀一千一百二十七兩八分徵銀給。領

腳馬二十二匹,每匹正銀二十七兩,帶閏銀四錢五分,共額銀六百三兩九錢。

縣前鋪 十里至白洋鋪。

白洋鋪 十里至沙湖鋪。

沙湖鋪 十里至黃岡鋪。

黃岡鋪 十里至龍潭鋪。

龍潭鋪 十里至新開鋪。

新開鋪 十里至軍民界接公安。

靖忠鋪 十里至華容界。

宋穴鋪 三十里至調絃驛。

調絃驛 九十里至監利界。

皇清順治三年,內知縣王佐招設黃岡、龍潭新開三

鋪,以郵公安一路招設靖忠一鋪,以郵華容一路每鋪設鋪司一名,鋪兵四名,共計五人。十年,知縣王大年修縣前鋪屋三間,招設鋪兵五名,又以南路荒蕪難郵監利一路,詳允渡江。而北招設瑪瑙淵口清港徐橋四鋪,每鋪司一名,鋪兵一名,請給工食。凡近鋪居民,輪年承役,又將東門驛前二鋪歸併縣前鋪。今縣前鋪南十里到靖忠鋪,北十里到瑪瑙鋪,西十里到黃岡鋪,其新設瑪瑙鋪十二里到淵口鋪,淵口鋪十二里到清港鋪,清港鋪十二里到徐橋鋪,徐橋鋪十二里到監利縣界。

原額設腳馬二十二匹,石首縣驛額設驛馬二十二匹,兵燹之後馬不復存。

皇清順治八年,知縣陶奉驛鹽道議復站。詳照錢糧

成熟分數止應,設馬三匹,走遞十七年,奉文裁馬協濟衝途,其驛站銀兩,解驛道接濟。

各鋪司兵徭編三十一名,每名工食銀五兩,帶閏銀八分三釐三毫。

永充十一名,每名銀一兩八錢,帶閏銀三分,共額銀一百七十七兩七錢一分二釐三毫。調絃徭編弓兵二十四名,每名銀五兩,帶閏銀八分三釐三毫。

永充四名,每名銀五兩,帶閏銀一分八釐,共銀一百二十六兩三錢九分五釐。

皇清順治十四年,半裁存銀六十三兩一錢九分五

釐零。

巡江哨船水手十名,每名工食銀七兩二錢,帶閏銀一錢二分,共銀七十三兩二錢。

監利縣

塔市驛 在江南岸宋名塔子口。明吳元年間,開設塔市站。洪武戊申,改為驛正統間,知縣鄭崇重建。

急遞鋪   章華鋪 俱在縣前久燬。萬曆甲戌年,知縣李純朴重建。

窯圻鋪   新添鋪   新沖鋪

車湖鋪   三岡鋪 以上諸鋪西抵石首。雞鳴鋪   白洋鋪

沙洪鋪 以上三鋪北抵潛江。

松滋縣

浣市三縣驛 西上枝江宜都,則於三縣驛起。由本縣潘家驛至枝江宜都換。

城西潘家驛 東下江陵公安,則於潘家驛起,由三縣驛至江陵公安換。

皇清王師南征,忽紆迴三百里,取道於松新,設二驛。

共馬一百匹,排夫一百一十五名,鋪夫四名,馬夫五十名。

新建驛 地名大橋。設馬五十匹,排夫六十五名,館夫二名,馬夫二十五名,南行自江陵至本驛一百二十里。

新起驛 地名果盒州。設馬五十匹,排夫五十名,館夫二名,馬夫二十五名,自新建驛七十里,由本驛至澧州一百四十里。

北行自新起驛起至新建驛換,新建驛起至江陵縣換。

枝江縣

流店水驛 在縣東南。

彝陵州

黃牛驛 距州西九十里。

鳳棲驛 在州南門。

辰溪水驛 距州西北一百二十里。

白沙驛 在州治內。

州前鋪   東門鋪   石板鋪

峰溪鋪   龍泉鋪   天峰鋪

以上六鋪東往當陽。

青草鋪   臨江鋪   烏石鋪

以上三鋪南往宜都。

捲橋鋪   小溪鋪   桃花鋪

泥水鋪   望州鋪 以上五鋪西往歸州,長陽縣驛遞無考。

宜都縣

白洋驛 距縣東北十里。嘉靖丁巳,縣令劉伯源移置縣東北厲壇,所以實儒學之左,改厲壇於縣南。

急遞鋪 原在縣治西。其基割湊分司餘地建官店。萬曆壬辰,知縣經世文重建,於臨川門外。官莊鋪 距縣南十里。

石板鋪 距官莊十里。

三溪鋪 距縣北十里。

高莊鋪 距縣北二十里。

木樨鋪 距縣北三十里,為中火駐宿之所。北巖鋪 距縣北四十里。

遠安縣

縣前鋪 在縣治前。

歇馬鋪 距縣南十五里。

木瓜鋪 距縣南二十里,成化庚子設。

青谿鋪 距縣南五十里,通西陵要道。

各鋪司兵徭編九名,工食共銀二十七兩四錢五分。

原額排夫十六名,每名銀五兩,帶閏銀八分三釐三毫,共銀八十一兩三錢三分三釐。內扣六名,入縣經制外,實存銀五十兩八錢三分三釐,腳馬六匹,共銀六十一兩。

歸州

建平驛 在州南八十里。新建驛丞一員,館夫二名,每名銀五兩,帶閏銀八分三釐三毫,共銀十兩一錢六分六釐六毫。

馬六匹,每匹銀三十兩,帶閏銀五錢,又零銀八兩,帶閏銀一錢三分三釐三毫,共銀一百九十一兩一錢三分三釐三毫。

扛夫三十二名,每名六兩,帶閏銀一錢,又零銀四兩,帶閏銀六分六釐七毫,共銀一百九十九兩二錢六分六釐七毫。

萬流驛 在州西北一百里。

州前鋪 二十里至茅坪鋪。

茅坪鋪 二十里至荒口鋪。

荒口鋪 二十里至周坪鋪。

周坪鋪 二十里至九灣鋪。

九灣鋪 二十里至花橋鋪,接彝陵州界。譚家鋪 距州前鋪十里,至興山縣鋪二十里。夏邏鋪 距州前鋪二十里。

石門鋪 距夏邏鋪二十里,至巴東縣鋪三十里。

各鋪司兵徭編二十七名,銀一百一十七兩,帶閏銀一兩九錢五分,共銀一百一十八兩九錢五分。內州前茅坪周坪花橋夏邏譚家六鋪,各三名,每名銀四兩,帶閏銀六分六釐六毫。九灣荒口石門三鋪,各三名,每名銀五兩,閏銀八分三釐三毫。

興山縣

邑處叢山不通要路,原無額設驛站夫馬船隻只,設腳馬六匹,排夫十名,每馬每匹歲給草豆銀十兩,每夫每名歲給工食銀六兩。

縣前鋪 在對溪昭君臺下。

平邑鋪 在縣南二十里。

屈家鋪 在縣南四十里,今俱廢。

巴東縣

巴山水驛 距縣一里許。萬曆三十三年,增設原額站船十隻,每隻水夫十名,下等鋪陳一副。

荊州府兵制考        《府志》编辑

府總

康熙二十二年奉

旨特設滿洲將軍都統,領八旗大兵駐防荊州。

提督湖廣全省軍務,總轄漢土官兵。軍衛土司控制苖彝,總兵官都督原駐劄荊州,於康熙二十四年,移鎮常德。

荊州府城守參將一員  守備一員

千總二員  把總四員

彝陵鎮總兵一員    遊擊五員

守備五員  千總十員  把總二十員遠安城守遊擊一員   守備一員

千總二員  把總四員

宜都水師遊擊一員   守備一員

千總二員  把總四員

施州衛遊擊一員    守備一員

千總二員  把總四員

荊州衛守備一員    千總一員

百總一員

屯田一千三百七十頃七十六畝六分有奇,屯糧六千五百四十八石八升八合有奇,枝江所屯田一百五十五頃九十八畝九分有奇。

屯糧八百一十八石三斗七升六合,

彝陵所屯田二百三十一頃六十一畝五分三釐有奇。

屯糧二百三十一石六斗一升五合零,

長寧所屯田三十頃三分,

屯糧三十石三合。

遠安所屯田二百一頃五十九畝六分有奇,屯糧六百九石七斗六升八合零。

荊州左衛守備一員   千總一員

百總一員

屯田二千四頃七十二畝八分七釐五絲,屯糧一千一百八十三石二斗二升四合有奇。原係顯隨二屯裁並,州縣復於

皇清康熙五年,內改設荊州左衛。

荊州右衛守備一員   千總一員

百總一員

屯田一千五百九十三頃一十二畝二分有奇,屯糧七千九百二十六石八斗四升三合有奇。施州衛守備一員    千總一員

民屯田地內民地一百三頃四十一畝五分,徵解布政司屯田二十三頃九十五畝五分九釐三毫有奇,徵解都使司。

民屯二糧內民糧二百六石八斗三升一合,徵解布政司屯糧二百三十八石六斗三升一合有零,徵解都使司。

荊州府物產考        《府志》编辑

府總

GJfont屬稻 各屬俱有。

黍粟 各有粘糯,各屬俱有。

豆 青黃黑綠赤各種不一,各屬俱有。

蔬屬

瓜 各種不一,各屬皆有。

荻筍  蒲筍  皛頭 俱出石首縣。花辣菜 出公安縣。

油菜 出荊州。

蕨粉 出興山縣。

葛粉  胡荽 俱出彝陵州。

芋 一名土芝,亦曰蹲鴟大者,名芋魁,野生者殺人。

萊菔 俗名蘿蔔,有赤白二種,出白沙腦者為佳。

婆菱  苦藚  鵝眉豆

芥 以上俱出宜都。

黃薑 野菜可救饑荒。

果屬

菱芡  合懽橘 出江陵縣。

柑 盛弘之曰宜都,清江北岸有柑園,名宜都柑。

楮子  茆栗 俱出宜都,其餘桃李棗橘諸果,各屬俱有。

竹屬

箭竹 出彝陵州。

篔簹 俗名筀竹,出彝陵宜都二處。

鳳尾竹 葉細而幹小。

釣竿竹 長大而葉垂。

叢竹 最小而長一名觀音竹。

冬竹 冬生筍直上三十尺,無枝,春始生葉,以上俱出宜都。

南竹  籃田竹 出彝陵州。

水竹  紫竹  山竹 各屬俱有。

木屬

大椑 《荊州記》云:宜都出大椑。按《草木疏》:椑木名實,似柿,為扇為傘,取以壓汁,名曰油柿。冬青 一名臘樹,又名萬年枝,又名千歲木。盛弘之曰:宜都有千歲木,人無見其根者,即此也。又名女貞,索隱曰:宜都有喬木叢生,名為女貞。棋   烏柏   棕櫚 俱出宜都。其餘桑柘槐柳等,木各屬俱有。

草屬

菰 出陂塘中人呼為茭草春生筍,謂之菰菜,秋結實,謂之彫胡。

莎 其根即香附子。

蓼 其味辛。

萱 一名鹿蔥花,名宜男婦人生子者偑之。又名忘憂草,以上各屬俱有。

千歲藟草 服之令人髮黑。

積雪草 八九月採用。

龍牙草 以上俱出江陵縣。

通草   茜草   紅花 以上俱出枝江縣。

花屬

牡丹 其類有數十百種,各邑俱有,惟宜都獨步。

纏枝   碎剪 出彝陵者佳。

梔子花 一名薝蔔,一名玉樓春,有千葉者。海棠 有二種,染指少香,俗名指甲草。

木樨 亦名桂,有丹黃二種,丹少黃多。

藥屬

百合 二八月採根,補中益氣。

梔子  貝母  覆盆  烏梅

石龍苪 以上俱出江陵縣。

牽牛 出江陵生普護寺者佳。

芒硝  五加皮 鬼臼  杜若

朴硝 以上俱出彝陵州。

秦椒 八九月採,治風邪除寒痹。

巴戟天 出歸州。

厚朴 出歸州宜都。

木鱉子 出長陽縣。

丁公藤 出宜都療風痺。

核桃  仙茅  大黃 俱出遠安縣。蜜蒙花  麝茸  鹿茸 俱出彝陵州。茵陳 出公安縣。

烏藥  南星  山葛 俱出石首縣。禽屬

錦雞 出彝陵州。

元鳥  倉庚  鶺鴒  鴛鴦

鷓鴣  杜鵑  鷺鷥  畫眉

百舌  布GJfont  啄木  竹雞白鷴  鸕鶿 以上諸禽通邑俱有。

姑惡 夜食鳴則不祥,惟宜都最多。

獸屬

子 狸類出彝陵州。鹿  獐  麂  猿  兔

野貓 獾 以上通邑俱有。

鱗屬

桃花魚 出彝陵,非魚也。生於水,故名之曰魚。生於桃花開時,故名之曰桃花魚。形如榆莢,大小不一,蠕蠕然旋遊水中。動則一斂一舒,若人攢指收放之狀,不知避人,取貯盂水中亦然。離水取視,不過如涎一捻綿軟,無復形體,亦非蟲類。惟一溪有之,溪在松隱菴後,距城三里許。鰉 大魚似GJfont而短,鼻口在額下,無鱗肉黃骨。軟大者長二三丈,俗謂之玉版。陸璣謂大者千餘斤,背上腹下背有甲,可為鮓子,可為醬。郭璞謂宜都郡自荊門以上,江中通出GJfont鱣之魚。《宜都記》亦謂宜都外大江內,清江其間方數百里,皆嘉泉名水分會處,秋冬則魚自江以潛伏於泉,春夏則魚自泉以游泳於江,或甘含石乳,或香飫澗芳,是以味美而形奇,族蕃而名別。GJfont  鯉  鰱  鑽沙  白頰GJfont  黃頰 回鮀 各邑俱有。介屬

秦龜鱉 出歸州。

黿 大者二三百斤。

螺 生沼中者為青螺,生田中者為田螺。蠙 一名蚌。

蟲屬

蟫 即壁魚,生衣服書籍中。

蝙蝠 糞名夜明砂。盛弘之謂宜都彝道縣有石穴,穴中生此,如鳥,倒懸是也。

蚓 居土中,善吟,江東謂之歌女,通邑皆有,惟宜都最多。

蟈  蝶  蟬  班貓  水蛭

蝸  螽  蠛蠓 百足虫 以上通邑皆有。

貨屬

金 出枝江董灘口。

青綠石 出松滋鳳凰山。

瑪瑙石 出歸州洪溪。

硯石 出巴東縣。

方文綾  貲布 出江陵縣。

木棉   苧麻    絲 通邑俱有。

荊州府古蹟考一    府縣《志》合載编辑

本府江陵縣附郭

天子堰 在大光村,其上為天子塚,或云王夫人葬處。

南國 《路史》江陵,古南國姒姓號有南氏,又云殷盤庚妃姜氏。夢赤龍入懷生子,手握南字世長荊州,則子姓之代姒者也,呂覽云:禹巡南土塗山之女,作歌此,南音之始。

句亶王國 《史記》熊渠立其長子康為句亶王,張瑩注今江陵也。或曰楚三侯,所謂句亶鄂章人號麇侯,翼侯,魏侯,蓋厲王之虐熊渠,亦畏其伐去其王號也。

紀南城 在郡北五十里,《史記》註:楚都於郢,今江陵縣北,紀南城是至平王更城郢,在江陵東北,故郢城是子革曰先君僻處。荊山以供王事遂遷紀郢,陳吳明徹寇江陵引水灌城,梁明帝出居紀南以避其銳此,城實為江陵之屏,今皆化為村落隴畝矣。

郢城 在郡東北六里,即楚舊都,《寰宇記》以為十三里誤矣。楚文王自丹陽遷此,未有城後子囊將死遺言,謂子庚必城郢。平王時乃城之一曰南郢囊瓦拘,蔡昭公於南郢是也。在漢為郢縣王莽改曰郢亭,東漢省入江陵,又云郢城,在安陸州。蓋安陸乃楚之郊,郢鬥廉謂屈瑕,曰君次于郊,郢以禦四邑一曰北郢。後昭王遷鄀曰鄢郢,考烈徙壽春亦曰郢蓋,俱緣先代之名以冠之也。桓譚謂楚之郢都,車擊轂民摩肩市路相交,號為朝衣新而慕衣,敝今城址巋然,地成阡陌遺隍剩礎想見當年。

湘王城 在城中之西。

赤湖城 在郡西北十里,紀南城與郢城之間。鄖城 在郡城南,楚昭王時鬥辛所築,又松滋之楚城,亦曰鄖城。

沙市城 相傳楚之故城雉隍蓁蕪。僅存古意有四門,南大寨北美化,東塔兒西新,開元季增築大寨門,有里社曰忽卜喇蓋,當日監作者之名,城中一大冢,周遭數十丈曰敖王冢,即楚相叔敖之窆。

馬牧城 在郡城南旁,即馬牧口。梁元帝元覽,賦荊棘生於龍門之下,狐兔穴於馬牧之旁。冶父城 《水經注》三湖合為一水。東通荒谷東岸,有冶父城。《春秋傳》曰莫敖縊于荒谷,群帥囚于冶父,今疆理參差,未可詳考矣。

萬城 在郡城西,俗謂之方城。《水經注》沮水東南逕,長城東注於江,按《左傳》:方城以為城,古本作万蓋萬字也。唐勒奏士論我楚世霸南土,自越以至葉垂弘境於萬里,故號萬城酈道。元又謂楚盛周衰,欲爭強列國,多築列城於北方,因號葉城,為方城此土之城,殆後人沿襲而名之耳。《郡志》以為宋趙葵避父諱始,改方為萬失之矣。

蚌城 在馬牧城東三里燕尾洲上。相傳歲饑人民結伴取蚌於此,亦三國時關壯繆所築,以防吳魏或云城隨洲勢,其形似蚌,故名。

漢壽城 《名勝志》謂古荊州刺史治有漢壽亭,即曹操原封關公為漢壽亭侯者。

子城 高氏內城也。在郡城西隅,倪福可所築,

《五代史》
言江陵,當唐之末為諸道所侵,兵火之
编辑

後,井邑凋零,季興招輯人士大築重城,故有此城。明初湘獻王封此號湘城,未幾國除天啟丁卯,惠王至號惠城。

俞潭城 在郡東北七十里,亦關壯繆屯戍之所,翼城左右,大冢對峙,狀如偃月,一曰偃月城。奉城 南對馬頭岸,北對大岸,故江津長所治主渡州郡進貢於洛陽,亦曰江津戍。

江陵城 春秋時渚宮也,漢臨江王榮始建。城關壯繆侯增築之,及侯北圍曹仁,呂蒙襲而據焉,侯曰,此城吾所築不可攻也,乃引而退。今城則明,平章楊璟修周十八里,三百一十八步,高二丈六尺五寸,為門六。萬曆初,邑人張文忠俾甃之,而拓城北隅,但地故汙下廬,肆不具積潦浸城根,時有崩剝當事者,議復舊址袁中郎為

文記之。

南都 唐上元元年,以江陵為南都,從呂諲請也。廣德元年,吐蕃入寇,代宗幸陝以魏,伯玉有幹略可當方面任大事,乃拜荊州節度使。是時代宗有意幸江陵,故杜甫有江陵望幸詩。夏州 在中夏口上,《檮杌史》云:莊王滅陳僇夏徵舒鄉,取一人焉。以歸謂之夏州。蘇秦曰:楚東有夏州,梁元帝賦分沙羡而啟鎮,即開藩於夏州。

安興縣 唐貞觀中省,入江陵。今尚有安興橋沿,故名也。橋之水曰安興港,港近市曰城河口,皆以舊縣得名,或訛作安慶非也。

中興縣 在鶴穴北,地名赤岸,元時置縣於此,明初廢。

長林縣 本漢江陵地,晉安帝分置,以地有櫟林長GJfont也。又唐上元元年,置長林與江陵分治郭內,明洪武九年省入荊門。

樂鄉縣 亦漢江陵地,吳陸抗都督諸軍治樂鄉。《水經》云:江水逕孱陵之樂鄉,城酈道元言抗所築也。晉周旨率百人夜渡江襲,樂鄉即此。隆安五年,置武陵郡於編都,以樂鄉長林屬之。息壤 在南紀門西隅。《山海經》云:鯀竊帝之息壤,以湮洪水溟洪錄江陵府,南門有息壤。唐元和中裴宇牧荊掘地得石,狀與江陵城,同徙棄之,陰雨彌旬不止,有道士歐陽獻云若作一石室,瘞之雨當止。宇驚曰:前日棄藩籬下者是也,如獻言而霽。蘇軾云:江陵有石,狀若屋宇,陷地中而猶見其脊旁。有石記云:不可犯畚鍤所及,輒復如故,又頗以致雷雨歲大旱屢發。有驗《江陵圖經》引《別錄》云:子城南門地隆起如伏牛馬去之,一夕如故,在昔傳為息壤牛馬騰踐者,或死高從誨經其處,《問書記》孫光憲孫,對以伯禹治水自岷,至荊定彼泉源之,穴慮萬世下或有泛溢爰,以石室鎮之,蓋本裴宇之事也。慶曆甲申王子融GJfont渚宮歲旱,請掘取驗雷雨,大至醫博士張若水者,年逾七十,言兒時見臧,大諫丙嘗,以久旱發之,數尺見巨石,如屋百夫莫能動。乃縻以巨索,率眾數百出之,因大雨而止。臧命覆以宇纍壇,以繪風雷之,象陳堯佐易,以神龍有。皇祐二年,石刻數百年後,淪迷其處。明萬曆壬午,築南城得元時斷碑,乃識息壤所瘞立廟志之。崇禎庚辰,大旱飛蝗蔽天,官司於南門掘發之,失其處而止後,亦小雨,故老以為掘處尚稍北也。

司馬休之壘 在城東十里。《十六國春秋》云:初休之以討庾楷,王恭有功,遷平西將軍都督荊雍六州後,子文思作逆太尉。劉裕率師擊之,魯宗之自襄陽來會休之,共屯兵江陵拒裕戰於江津大敗,乃奔姚興綱目稱休之。兵臨峭岸,裕軍無能登者,將軍胡藩以刀頭穿岸,裂容足指騰之,而上直前力戰裕兵,乘之休之,遂大潰。魯宗之壘 在城東十里。《水經注》祥溪水東流逕魯宗之,壘按宗之,兩屯江陵討桓振屯紀南,拒劉裕屯江津此,則江津之壘也。

煙墩 關羽守荊州時所立,今江隄上每數里,猶有一墩,如阜者,是其遺跡也。

渚宮 在江陵,故城東南楚建。梁元帝即位,楚宮即此。五代時,高從誨鑿城西南隅,為池起亭,亦曰渚宮。

錄事司學 在楚望門外。宋貢院也,元泰定丁亥錄事,王文炯為建廟學,元末兵燹廢。

中興縣學 在沙市,至元癸巳始,以舊總制司為之,縣令孛顏忽都重葺,今學廢而文廟神主,相傳猶在赤岸頭陀寺中。

蒲胥市 《郡國志》郢城內,有市名蒲胥,故南齊校尉府,左傳車及於蒲胥之,市即此。

倪軍市 在郡東六十里。倪福可屯軍之所,地有八井,今久湮沒,一名八井莊。

草市 古東關也。有橋曰東市,漕水迴環,商賈湊集之所,今廢。

龍灣市 在三湖東北。昔因通流為害之,故乃堵腰河,以禦水勢。

白土里 在江陵。故城東孫叔敖墓在焉,又下里亦叔敖里也。未詳何在,虞丘伯謂下里之士,秀羸而多能。

老萊子里 在城西。相傳其地猶多壽耇者,考萊子隱於蒙山之陽,莞葭為牆蓬蒿為室,城西殆其故里歟。

梅槐村 盛弘之曰以梅槐交生,而得名。或訛作枚迴非也,今城西有梅槐港,梅槐橋。

黃丘村 亦古村,名渚宮舊事。宋江陵黃丘村,

有羊生羔兩頭,一頸俄而劉毅,司馬休之,相繼作亂,人多死於兵。

洪亭村 王瑞休《江陵志》洪亭村下,有梅槐村,則洪亭之名久矣。顏之推言梁孝元在荊州有丁覘者,洪亭民耳善屬文工草隸。《孝元書記》一皆使之,今城西上洪橋下,洪橋一帶蓋洪亭之遺。

古城店 杜子美有行次,古城店泛江詩,今江南岸有古牆鋪,代稱不朽,今古易名也。

白社 在城北,唐鄭谷寓此,元劉遷謂石隱士嘗居之,蓋以白茅為屋云。

青楊巷 在沙市。《梁書》湘東王時,蘭陵蕭慎住青楊巷,西城何妥住白楊,頭世為之語曰:世有兩雋白楊,何妥青楊蕭慎。

公子巷 在子城北,今元妙觀基也。

劉大人巷 在沙市劉愍節公,故第一曰忠臣,里市又有孝子,巷則孝子張廷貴閭也。

沙頭 古江津也,一曰沙市。吳蜀估家東西來往者,必於此更易舟船。杜甫詩:鶺鴒飛急到沙頭。又云:買薪猶白帝,鳴櫓巳沙頭。王安石詩云:沙市放船,寒月白渚,宮留御古苔斑。

馬頭 在城南,一名石馬頭。《水經注》昔陸抗屯此,與羊祜相對。大弘信義談者,以為華元子反復見於。今綱目云,晉何無忌劉道規攻桓謙於馬頭,即此,注誤以為彝陵西北之馬頭,山殆非也。

津鄉 應劭謂南郡江陵有津鄉,今無聞矣。又枝江西三里,曰上津鄉。春秋楚禦巴人於津鄉,漢岑彭攻拔彝陵還屯津鄉。

海匱 在府城東北。江陵以水為險陸抗築大堰,高保融名為北海。宋孝宗時,知府吳獵劉甲皆修築之,開禧初孟珙再築,引沮澤及諸湖水注之,三海綿亙數百里,遂為江陵天險,又為八匱蓄洩水勢。

地肺 《郡志》荊州濟江西岸,洪潦常浮不沒若肺,故謂之地肺。

岳山壩 在城之東北五里。有長壩聳峙,若門王太守修,以成關廂東門路。

八洞口 即沙市西門城,舊為望江亭,故老云有洞潛通諸蠻。元大德中建,城隍祠於其上鎮之。

宋玉宅 在渚宮內。杜子美送人之荊州詩,曾聞宋玉宅每欲到荊州渚宮,故事云:庾信亦居之,故其賦云:誅茅宋玉之宅,穿徑臨江之府。李義山亦云,卻將宋玉臨江宅異代,仍教庾信居。又歸州舊治東五里,有宋玉宅,見於唐杜甫詩。而安陸宜城,亦皆有之,蓋玉生於秭歸,而仕於郢都宅之名,所以各見也。

羅含宅 在府城內,今承天寺,即其故址。庾信亦居之,子美詩:庾信羅含俱有宅,春來秋去作誰家。含別傳云含為桓,溫別駕以官廨諠。擾乃於城西小洲,上立茅茨之屋伐。木為床織葦為席,布衣蔬食宴若有。餘渚宮故事君章,厭諠嗜寂徙居南城三里。《荊州記》距城百餘里,瞰川為樓。因名羅公洲按此,則叢蘭之宅或是。其廨舍而城外江,上皆其移徙處。

李衡宅 即龍洲餘棄遺跡,咸康中,其宅枯槁猶在。

宗炳宅 炳南陽人也。與兄臧僑居江陵之,三湖,又常徙居高沙湖,以稼穡自營。雅好山水,往必忘歸,後以病還江陵。嘆曰:老病俱至名山不可,再登惟澄懷觀道,臥以遊之,凡所遊處,悉圖於室,遂為江陵人。

郭仲產宅 在古枇杷寺仲。產為南郡從事起齋屋,以竹為窗櫺,竹遂漸生,枝葉長數丈,扶疏蔥翠,GJfont然成林,仲產以為祥及。孝建中同義宣之謀伏法。

庾信宅 在城北三里,庾樓其別墅也。信因侯景之亂,自建康道遁歸江陵。子美詩:荒林庾信宅為仗,主人留信有小園。賦云余有數畝敝,廬寂寞人外聊。以擬伏臘聊以避,風霜雖復晏嬰近。市不求朝夕之利,潘岳面城且見閒。居之樂所云宋玉宅者,其地也。

胡安國宅 在城北新店。安國父淵武陵人寓跡,荊湖間至安國,為蔡京所嫉退,居漳濱子孫,遂宅於此,元時曾復其家。

孫中丞宅 在城西四牌坊。北有池,有館中,一齋名。槃譜畫古林下,諸高士於四壁中,丞詩文便以槃名集譜。

一門節孝宅 一在沙市東頭白小潭坊,一在龍市腰河頭太守王業。惇為理學,從祀王公紀

建在沙市東頭者,舊名永思祠巢淵名詒穀祠。仲宣樓 在府城東南隅。相傳即五代高季興望江樓,宋陳堯佐鎮荊易。今名按登樓,賦注樓,在江陵。梁孝元出江陵還詩,朝出屠羊縣,夕返仲宣樓。《先賢傳》云:荊州有王粲宅,則樓當在江陵。

曲江樓 在府學前,舊名南樓。唐長史張九齡嘗登樓賦詩,宋張栻重建。因易今名,朱文公記。雄楚樓 在府城上,五代時高氏內城樓也。今城雖遷,而名仍存。按唐江陵節度陽城郡王新樓成,杜甫為賦二詩,一云西北樓成雄楚都後人蓋,因此立名。

明月樓 在府城東北隅。因湘東苑內,舊名也。梁顏之推有屢陪明月夜之句,或曰此樓舊為劉孝綽建。

東華樓 在城東草市岳山橋,縣令孔貞一建。寧賓樓 在城東七里故隄上,成化間太守張巖建,俗名過街樓。

陽雲樓 湘東院內樓也,樓極高,峻遠近皆見。庾樓 在城東五里故隄內。相傳庾信家此,元稹詩庾公樓悵望巴子國,生涯明時建。三節祠於前,謂之表忠樓。

棲霞樓 在江陵城西北。宋臨川王劉義慶置,俯臨城隍吐納江流,始興記樓在羅公洲樓下,洲上果竹交陰長楊,旁映高梧前竦,雖則城隍趣同丘壑。

清德樓 周長孫儉為荊州刺史,吏民請建。此樓立碑頌德,今遺址無考。

襄陽樓 元微之云在江陵節度使宅北隅,而樓表郡名未知,何義豈以孟襄陽曾署從事寓此,耶張祜詩孟簡雖持節襄陽屬浩然。

江漢樓 高氏內城東門樓也,元廉訪使益智禮普化修,趙子昂書額。

望江樓 在榷關前,主政李寅置銘曰,洞鑒楚水顯赫,巴山如坐,污穢當不生還。

捲雪樓 在沙頭公安袁宏道之別業也,俛瞰江流,風起濤飛,有如捲雪。

望闕樓 即府治前之麗譙也。相傳舊置銅壺玉琯漏刻分明,故俗有荊州更鼓澧州春之語。明崇禎中樓燬,後復新之,名曰古樓。

萬卷閣 在府城東。宋咸平初,朱昂與弟協致仕於所居建此,閣藏其手抄古今書萬卷,因名。章華臺 酈道元言,在離湖側,高十丈,廣十五丈。《左傳》謂築臺於章華之上,韋昭以為章華亦地名也。《新唐書》云:翟王使,使之楚,楚王誇之,饗於章華之,臺三休,乃至今。監利有臺曰,三休亦云,靈王所築袁中道云章華臺,在今三湖之間。所云蒿臺寺諸處,或其遺址近沙市者,為豫章臺唐胡曾詩:茫茫衰草沒,章華因笑靈,王昔好奢臺,土未乾簫管,絕可憐,身入野人家。

絳帳臺 在府城西南。後漢馬融教授之,所融坐高堂,施絳紗帳前列,生徒後設女樂弟子以次,相傳鮮有入其室者。

豫章臺 楚故城址也。豫章岡在其西北,俗呼看花臺。陳子昂詩:遙遙去巫峽,望望下章臺。元稹詩:草沒章臺北隄橫,楚澤湄謂此臺也。臺前大道直接古隄,有老柳數十株,含煙弄月牧宰,群英多所遊幸。

落帽臺 在龍山,後人因孟嘉落帽築臺其上。唐李群玉詩:落帽臺邊菊半黃,行人惆悵對重陽。

熙春臺 在承天寺。唐羅君章宴遊之地,又有澡新臺。今府城西隅,城隍祠基是舊為延壽寺,相傳亦君章遺跡。

釣臺 在江陵西南龍陂北。《水經注》高三丈四尺,南北六丈,東西九丈。相傳楚莊王垂釣處,《檮杌史》云:莊王與晉戰勝之懼,諸侯之畏己也。乃築為五仞之,臺既成而觴諸侯。請約王曰:我言而不當,諸侯伐之,於是遠者,來朝近者,入賓則釣臺者,楚王所以釣諸侯也。

陽雲臺 亦楚王所建,今惟傳章臺豫章而茲臺,無考矣。

漸臺 在城東六十里。昭王貞姜漸臺遺跡,俗呼為畢漸者,非一名畢家莊。

天井臺 在天井西岸。《荊州圖記》:因基舊隄背邑面河,實郊廛遊憩之佳處也。

讀書臺 《名勝志》云:在城東之法,相院高從誨置蓋本,諸梁文範先生也,先生即劉虯字靈預。轉魚臺 在諸倪岡南平,將軍倪福可故宅也。清暑臺 在赤湖東北,《水經注》言高六丈,餘縱廣八丈,一名大置秀宇層。明彌望周博遊者,登

之以暢遠情。

金雞臺 在資福寺東北六里,古傳有金雞栖於上。明天啟間,耕臺旁者,偶見一磚門,遂入探之,得銅弩石硯,各一見者互爭,硯碎而損碎石,猶帶潤澤氣。俗相傳為范王墓,范王不知何時人居民或耕或鑿者,間得古陶埏盆碗出土後,不堅而旋敗焉。

臥虎臺 在城西十里。長陽王貴洽墓在焉,臥虎云者。舊傳李家埠隄決曾,有虎臥於此,故名。放鷹臺 在龍灣市,土人云楚王呼鷹之地也。摩旗臺 在城西北五里。相傳關羽鎮荊建幟處,其西一臺曰將臺。

一柱臺 張華《博物志》江陵有臺甚大,而惟有一柱眾木,皆拱之。見荊南賦羅公洲有一柱,觀亭,亭孤立,相傳宋臨川王義慶建。

梁家臺 《名勝志》云:在城東四十里,地名土洲。荊臺隱士梁震所居臺上,舊有百花亭。李頎詩:百花亭漫漫,一柱觀蒼蒼。

雍臺 在城東南三里,今名鳳凰臺,南有圃田數十畝,舊時高柳叢篁花畦麥隴景物嫣然,今則化為荊榛狐兔之區矣。

濯纓臺 在城西。唐相段文昌嘗於江陵,街西見有大宅門枕流渠,醉後濯纓而言曰:我為江陵節度,必買此宅。眾皆笑之,後果鎮荊,遂買此,時人呼為濯纓臺。

博古堂 在府城草市。宋燕人田偉歸朝授江陵因家於此,建此堂,藏書三萬七千卷,無重複者。

純忠堂 在城明張文忠公賜第也。

高麗坊 《唐詩紀事》云:江陵有士子遊,交廣五年未,還愛姬為太守所取,納於高麗坊底,及歸寄之,以詩守見而遣還,遂給資粧百千。

鷹坊 唐王潛鎮荊時有鷹坊許琛誤死事。石函銕契 在府境。昔荊州掘地得石函銕契,云楚都郢邑,世代不絕。

鍾離山石穴 在府城西南境邑。巴蠻五姓,皆出鍾離。巴氏子孫赤穴四姓,黑穴一姓,俱事鬼神。未有君長,共擲劍石,約能中者,奉以為君巴,務相中之眾皆服。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