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1201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二百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千二百一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二百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一千二百一卷目錄

 長沙府部彙考一

  長沙府建置沿革考

  長沙府疆域考有圖 形勝附

  長沙府星野考

職方典第一千二百一卷

長沙府部彙考一编辑

長沙府建置沿革考      《府志》编辑

本府

商高宗南伐荊楚,《易·既濟》:高宗伐鬼方。朱子以鬼方即荊楚。《商·本紀》:西伯伐犬戎,註云:今長沙、武陵,大半是也。周鬻熊為文王師,武王既有天下,封鬻熊之子熊繹于湘,號熊湘,五傳熊渠,自號曰楚王。秦伐楚,初置長沙郡,置九縣。湘,今長善地。羅,今湘陰地,古羅子國。湘南,今湘潭、湘鄉地。益陽居益水之陽。陰山,今攸縣陰山港。零陵、衡山、耒、桂陽,今俱衡州。漢高帝五年,置長沙國。《漢書》:波漢之陽,亙於九疑,為長沙王,以吳芮置十三縣。茶陵居茶山之陰,史曰:炎帝葬茶酃。改湘曰臨湘,復置下雋,今阮陵。昭陵,今邵陽、容陵。安成,今安福地。連道,今湘鄉地。攸、酃,省衡山,置承陽,今衡山。益陽、羅、湘南,旋以桂陽為郡,析陰山,改耒為耒陽隸焉。武帝元封五年,屬荊州刺史部。六年,以零陵為郡。新莽改茶陵曰聲鄉,臨湘曰撫睦,安成曰用成,桂陽曰南平。《水經》:湘水濱臨川側,故名臨湘。東漢置長沙郡,屬荊州刺史部,置十縣:臨湘、攸、茶陵、安成、連道、昭陵、益陽、下雋、羅、容陵。尋以湘南置侯國,析其地,置醴陵地出醴泉,並隸長沙。又析置湘鄉隸零陵郡。《寰宇記》云:鄉以薌泉名,今作鄉。中平,長沙區星反,孫堅為太守,討平之,此孫吳入長沙之始。建安五年,劉表攻長沙,下之。十三年,劉備徇長沙,太守韓元以郡降。二十年,劉備征長沙、零陵,吳孫權遣呂蒙取長沙,備遣關羽爭之。時操攻漢中,備和于權,遂分荊州,以湘水為界,長沙東屬權,西屬備。吳太平二年,兼併,分長沙東部為湘東郡,以茶陵隸之。西部為衡陽郡,析湘南,置衡陽,并益陽、湘鄉隸之。又析置建寧,今湘鄉地。析羅,置吳昌,今湘陰地。析益陽,置新陽,今寧鄉地。析臨湘,置瀏陽,並隸長沙。以安成置郡,治平都。晉太康元年,破吳,沅湘降,置長沙郡,屬荊州,置十縣:臨湘、下雋、醴陵、攸、瀏陽、建寧、吳昌、羅、蒲圻、巴陵。以湘南隸衡陽郡,省連道,入湘鄉,改新陽曰新康。大安二年,寇張昌據長沙。永嘉初,置湘州。五年,醴陵令杜弢陷長沙。建興二年,陶侃擊弢,湘州平。永昌元年,王敦陷長沙、湘州。咸和,罷湘州,復隸荊州。義熙六年,盧循寇長沙,陷之。十二年,劉裕自加都督湘州軍事。南宋置長沙國,兼置湘州。元徽二年,割益陽、羅、湘西三縣,析吳昌,置湘陰,隸湘東郡。按張九韶曰:東晉以來,南北分爭,州郡不常。宋受晉禪,州二百二十,湘州治臨湘。南齊改國為郡,以攸隸湘東郡。梁為湘州,改湘南曰湘潭,以潭名。以湘陰置岳陽郡,及羅州。《隋志》:梁天監十年,州二十三,郡三百五十,縣千二十二。庚午,梁王僧辯克湘州,梁子弟自相攻伐。壬申,梁湘州刺史王琳、長史陸納,襲據湘州。庚辰,陳太尉侯頊攻湘州。辛巳,湘州降。《史》:江陵之陷,湘已皆入周矣。不書周湘州,何故梁土也。罷羅州,改攸曰攸水。丁亥,陳湘州刺史華皎叛,附于周。隋開皇九年,陳湘州刺史陳叔慎起兵長沙,敗,死,湘州平,置潭州。大業三年,改長沙郡,并邵陵夫彝都,梁今武岡州新寧地,來屬,領長沙,并衡山、益陽、卲陽四縣,省寧鄉,入益陽,省瀏陽、醴陵,入長沙。廢岳陽郡,并入岳陽縣。於羅州玉笥山,置玉山縣,尋改岳陽為湘陰。廢玉山,入巴陵郡。十一年,廢玉州,省連、寧、陰山、茶陵、攸水,入湘潭,隸衡山郡。唐改長沙郡為潭州,屬江南道,置縣六。省羅,入湘陰,隸岳州。復以茶陵、攸,隸南雲州,尋省茶陵,入攸。貞觀,廢南雲,以攸隸衡州。聖曆,復置茶陵,隸衡州。復置湘鄉,移治龍城新康,即寧鄉也。醴陵、瀏陽隸潭州,尋省新康。天寶,改長沙郡,尋復為潭州。乾符六年,黃巢陷潭州。中和,置欽化軍節度使、衡州刺史。周岳攻潭州,拔之。詔更其軍號。光啟二年,改武安軍節度使。乾寧元年,馬殷入潭州。後梁開平元年,封殷為楚王。四年,拜天策上將軍。後唐明宗天成六年,封楚王殷,自以潭州為長沙府,建國,承制,

置官屬。長興元年,希聲立。三年,希範立。天福十二年,希廣立。五代、後梁,以攸隸潭州。後晉,以茶陵隸潭州。後漢,析長沙,置新喜,今長沙寧鄉地。以攸隸衡州。乾祐三年,馬希萼陷潭州,據之,復引蠻獠為援,據今安化為彝峒。周廣順元年,後唐邊鎬入長沙,馬氏絕。二年,劉言據潭州。三年,王進逵據潭州。顯德三年,周行逢據潭州。宋建隆三年,張文表襲潭州,據之。乾德元年,宋克潭州,置防禦使,罷新喜,置常豐。開寶間,廢常豐,入長沙,以茶陵隸衡州,以益陽隸鼎州,今常德府。尋復隸潭州。又析長沙六鄉,置寧鄉於新康之玉潭鎮,即今縣南門外。端拱元年,仍置武安軍節度使。淳化四年,以衡州之衡山、岳州之湘陰來屬。至道三年,以潭州屬荊湖南路,領十縣:長沙、攸縣、醴陵、益陽、瀏陽、衡山、湘陰、湘鄉、湘潭、寧鄉。先是漢陽人扶氏,匿益陽梅山,依甲首頓氏為酋長。太平興國六年,命翟守素發兵擊之,築五寨。雍熙二年,招蠻人隸於益陽,名密莊。至熙寧五年,章惇經制梅山,用湖南轉運使葉燦議,招諭猺獠,東析寧鄉、南湘鄉、西邵陵、北益陽四縣地,置安化縣。元符元年,析長沙五鄉,湘潭二鄉,置善化縣。據《省志》《皇明清類書》皆云:元符元年。《府舊志》載:開寶。楊孝廉補遺又云:宋以前,屬長沙。朱張講學嶽麓,郡人為善向化。元符九年,建考元符止三年,朱子生建炎,張子生紹興,去元符八十年,合以元符元年為是。建炎四年,金人屠潭州而去。紹興,改茶陵為軍。嘉定,析茶陵,置酃,罷軍為縣。開慶元年,義古兀良哈台圍潭州。德祐元年,阿里海牙圍潭州。二年,元兵破潭州,守將吳繼明、劉孝忠,以城降元,置潭州路,領縣十二:長沙、善化、益陽、瀏陽、茶陵、攸縣、醴陵、寧鄉、安化、湘潭、湘鄉、湘陰。元貞元年,以民至萬戶,改益、瀏、醴、茶、攸、湘潭、湘鄉、湘陰八縣為州。天曆,改隸天臨路。至正,偽漢將陳友才據潭州,又歐祥據瀏陽、攸縣、茶陵,劉貴清據益陽,易華據湘鄉,民入山寨,立長,比眾,自保。明太祖以甲辰三月,伐漢,陳理降,陳友才以長沙、益陽,寨長王忠信以善化,黃寧以瀏陽,易華以醴陵,王崇德以攸,譚悅道以茶陵,劉玉以湘潭,吳仁宗以湘陰,賀興隆以安化,李祥以寧鄉,咸來歸附。洪武二年,改路為潭州府,改前益陽等八州為縣。五年,仍改長沙府,隸湖廣布政使司,下湖南道,領縣十二:長沙、善化、湘陰、湘潭、湘鄉、瀏陽、醴陵、寧鄉、益陽、茶陵、攸縣、安化。十年,省善化,入長沙。十三年,復為善化。成化十九年,復改茶陵為州。崇禎六年三月,流寇劫瀏陽,轉醴陵、攸縣。八年,寇劫湘潭下攝司,轉入湘鄉。十年,湘鄉天王寺寇劫安化,至寧鄉界,破湘潭。十一月十二日,寇船六十餘,擁眾四五千人,至府,圍城,焚劫一空。官民登城,用矢石擊之,城保不陷。轉劫醴陵,以入袁州。十六年八月二十五日,張獻忠陷長沙,據府署,稱西府,設官分屬,招兵命將,凡四閱月。其在城者,一概被戮,或斫去右手,或割截耳鼻。冬十二月,聞左兵將至,GJfont營而去,官兵殺戮,慘倍於寇。

皇清順治四年春,

大師臨長沙,飛檄各屬,薙髮,設官,不煩一兵,不動

一矢,民快

鼎新焉。初仍明制,隸湖廣布政使司。康熙三年,以

沅撫移鎮長沙,分藩於郡,隸湖南布政使司,領州一,縣十一。

按《通志》《禹貢》:荊州之域,天文翼軫分野,軫旁有小星,曰長沙,故以是名。其地商為荊楚。周名長沙。春秋楚黔中地,熊繹封此,曰熊湘。秦置長沙郡。漢復為長沙國,治臨湘。東漢復為長沙郡。三國初屬蜀漢,後屬吳。晉隸荊州。永嘉初,於此置湘州。咸和初,罷湘州,復隸荊州。劉宋復為長沙國,兼置湘州。南齊又改國為郡。隋廢長沙郡,置潭州。大業初,復為長沙郡。唐改置潭州。天寶初,復為長沙郡。中和初,置欽化軍。五代,唐為長沙府。宋置武安軍,隸荊湖南路。元至元中,改為潭州。天曆初,改天臨路。明初,改為潭州府。洪武五年,復改長沙府,隸湖廣承宣布政使司。

皇清因之。

長沙縣附郭

秦湘縣,屬長沙郡。西漢臨湘縣,屬長沙國。東漢縣因之,屬長沙郡。三國因之。晉改縣為州,屬長沙郡。南北朝、宋改為湘州臨湘縣。齊、梁、陳俱因之。隋煬帝改為長沙縣,屬長沙郡。唐、五代、元、明,俱因之,屬長沙府。

皇清因之,編戶十二里。

善化縣附郭

宋以前,俱長沙縣地。哲宗元符元年,始割長沙五鄉、湘潭二鄉,立縣。元因之。明洪武初,因之。十年,省入長沙。十三年,復為善化,屬長沙府。

皇清因之,編戶十里五廂。

按《縣志》:善化之設,始於宋。其地自帝嚳置九州,屬於荊。唐、虞、夏、商、周仍之。春秋戰國屬楚。秦置郡邑,是為湘縣湘南縣,地屬長沙郡,則稱縣之始也。漢高帝五年,置長沙國,王以吳芮。改湘縣為臨湘,及湘南隸焉。景帝封其子定王發都臨湘。武帝元封五年,屬荊州刺史部。迄新莽,則又改臨湘曰撫睦。東漢仍屬長沙郡,尋以湘南地分析醴陵、臨湘。三國時,先主征長沙。二十年,吳遣呂蒙取之,以湘水東屬吳,西屬蜀,吳隨兼併。太平二年,乃分東部為湘東郡,西部為衡陽郡。晉破吳,仍屬長沙郡,惟湘南仍屬衡陽。永嘉初,總屬湘州。咸和,罷湘州,復隸於荊。南北朝,宋改郡為國,兼置湘州,治臨湘。齊改國為郡。梁專屬湘州,改湘南為湘潭。隋自開皇平陳淑慎,置潭州,改臨湘為長沙縣。大業三年,仍屬長沙郡。其地則分附長沙、湘潭,尋以湘潭隸衡郡云。唐天寶初,仍屬長沙郡,旋復改潭州。中和間,屬欽化軍節度使。光啟間,屬武安軍節度使。後唐天成二年,封馬殷為王,入潭州,自為長沙府,則稱府之始也。歷後晉天福,終其地,猶然長沙、湘潭。後漢改長沙為新喜縣。宋乾德元年,置防禦使,罷新喜為常豐。開寶後,廢常豐,入長沙,屬潭州。端拱元年,仍屬武安軍節度使。至道三年,屬潭州,隸荊湖南路。哲宗元符元年,分長沙五鄉,湘潭三鄉,始置善化縣,屬潭州焉。建炎四年,為金人所屠。德祐二年,降元,元置潭州路。天曆中,改屬天臨路。至正間,偽漢陳友才據之。明甲辰,寨長王忠信以善化歸附。洪武二年,改路為潭州府。五年,仍改屬長沙府,隸湖廣布政司,下湖南道。十年,省,入長沙縣。十三年,復為善化。迄今縣治相仍,而其別名曰:蘄江。

湘潭縣

秦湘南縣,屬長沙郡。西漢因之。東漢改建湘南侯國。三國,吳復為縣,屬衡陽郡。又析湘南,置建寧縣。晉因之。南北朝,梁改湘潭縣。隋因之,屬衡州郡。唐屬潭州。五代因之。宋元符中,割鄉,置善化縣,以湘潭隸防禦使。元陞縣為湘潭州。明復改州為湘潭縣,屬長沙府。

皇清因之,編戶十八里。

按《縣志》《禹貢》:湘潭為荊州之域,春秋時,屬楚。秦始置湘南縣,隸長沙郡。東漢以湘南建侯國,而析其地,置醴陵、湘鄉二縣,以醴陵隸長沙郡,湘鄉隸零陵郡。吳復為湘南,以隸衡陽郡。尋又析湘南,置建寧縣,隸長沙郡。晉因之。梁改湘南曰湘潭,因昭潭以名也。隋省建寧、陰山、攸水、茶陵四縣,并入湘潭,隸衡州郡。唐復還茶、攸地,置南雲州,而以湘潭隸潭州。唐初,更長沙郡為潭州。宋元符中,割湘潭二鄉,置善化縣,而以湘潭隸防禦使。宋乾德初,降長沙為防禦。元元貞間,陞縣為州,隸潭州路。元初,以長沙郡為潭州路。至正間,偽漢將陳友才據天臨路。天曆初,更長沙為天臨路,而湘潭州屬焉。明初,友才以天臨路降,而寨長劉玉亦以州來附。洪武二年,改州為湘潭縣,隸長沙府。

皇清仍明舊制。

湘陰縣

周楚熊繹之後,文王徙羅為國。秦改羅為湘。兩漢、三國、晉俱因之。南北朝,宋改湘陰,隸湘東郡。齊改長沙郡。梁置岳陽郡。陳因之。隋置玉州,尋改岳陽郡為湘陰,廢玉州。唐隸岳州。五代,梁隸潭州,唐隸長沙府,晉復隸潭州,漢、周因之。宋因之。元陞為州,屬潭州路。明改為縣,屬長沙府。

皇清因之,編戶二十八里四廂。

按《縣志》:本邑,上古皆三苗地。虞、夏、商皆荊州地。周成王分封,地屬楚。至文王,自南郡、枝江徙羅,為國。春秋戰國,皆屬楚。秦伐楚,置長沙,改羅為湘西。漢高帝徙吳芮為長沙王,長沙為國,隸十三縣,羅亦與焉。芮無子,國除。景帝復以封其子定王發。新莽仍名羅。東漢置長沙郡,羅仍隸於長沙。三國孫劉分荊州,以湘水為界,長沙以屬東吳。晉縣仍名羅。五代宋元徽二年,始割益陽、羅、湘西三縣為湘陰,隸湘東郡。齊屬長沙郡。梁以湘陰置岳陽郡,及羅州。陳仍之。隋文帝初,置潭州。煬帝置長沙郡,於玉笥山置玉州,尋改岳陽郡為湘陰,廢玉山縣,後又廢玉州。唐改長沙郡為潭州,屬江南道,省羅入湘陰,隸岳州。後梁

為潭州湘陰。後唐長沙府馬殷改稱湘陰縣。晉、漢、周、宋俱仍梁舊。元屬潭州路。元貞陞縣為州。明改潭州路為潭州府,後仍改長沙府。明初,寨長吳仁琮以湘陰降徐達。至洪武二年,始改為縣,屬長沙府。

皇清順治四年三月,開湖南,仍名長沙府湘陰縣。

寧鄉縣

唐始析益陽地,置寧鄉。五代因之。後省入龍喜縣。宋隸潭州路。元因之。明屬長沙府。

皇清因之,編戶十里。

按《縣志》:唐、虞、夏,為荊州之域。商為荊楚地。周屬荊楚。春秋戰國為楚黔中地。秦為長沙郡地。始皇二十六年,分天下為三十六郡,楚郡曰:南郡、黔中郡,長沙郡,又增為四郡。漢高祖五年,改長沙為國,寧鄉為益陽地。東漢建武六年,復置長沙郡,寧鄉仍為益陽地。建安二十年,劉孫分荊州地。三國吳太平二年,析益陽縣地,置新陽,隸長沙。晉太康元年,改新陽曰新康,隸衡陽郡。隋大業三年,省新康,入益陽。唐武德四年,析益陽,置新康,仍隸潭州。七年,復省入。貞觀元年,復置改曰寧鄉。五代唐明宗天成二年,馬殷改潭州為長沙府,寧鄉仍隸焉。尋復省,入龍喜縣。宋建隆四年,取潭州寧鄉隸焉。《郡志》云:宋開寶,析長沙、湘潭二縣地,置善化。又析長沙地,置寧鄉治故新康之玉潭鎮。元仍宋制。明洪武五年,設寧鄉,仍為長沙屬縣。

皇清順治四年,開長沙,寧鄉隸如舊。

瀏陽縣

三國吳析臨湘地為瀏陽縣。晉隸湘州。南北朝因之。隋省入長沙縣。唐五代,俱因之。宋割長沙縣五里,仍置瀏陽縣。元改為州。明復為縣,屬長沙府。

皇清因之,編戶四十四里六廂。

按《縣志》:秦王翦伐楚,以其地置楚郡,而長沙立焉。置屬縣凡九,湘居一,瀏在湘中也。蜀漢時,長沙東屬權,西屬備。吳太平二年,兼併,分長沙東部為湘東郡,以茶陵隸之。西部為衡陽郡。後復改長沙郡。析臨湘北境為一縣,名曰:瀏陽。瀏陽之名始此。並隸長沙。晉置湘州,以瀏陽屬之。宋、齊、梁、陳並因之。隋大業三年,省瀏陽、醴陵,入長沙縣,而瀏陽復罷矣。唐景龍初,改湘州為潭州,瀏陽仍隸長沙縣。後五代仍之。宋割長沙五鄉,復為瀏陽,屬潭州路。元初,仍置潭州路,領縣十二,瀏陽居一。元貞元年,以民至萬戶,改益、瀏、醴、茶、攸、三湘八縣為州,瀏陽自是稱州。元至正末,為偽漢將歐祥所據。甲辰三月,明太祖將兵伐漢,歐祥死,邑人黃寧等保障鄉閭,率眾於總兵徐達處歸附。洪武元年,仍為州。二年,改為縣,仍隸長沙府。今

皇清王師開湖南,時長沙鎮兵內潰,遂入長沙,仍為

長沙府,隸湖廣布政使司,下湖南道,領一州十一縣,瀏陽亦縣之一。蓋悉如明制云。

醴陵縣

東漢析湘南地,置醴陵。晉、南北朝俱因之。隋省入長沙縣。唐復置醴陵,隸潭州。五代因之。宋屬荊南路。元改為州。明改為縣,屬長沙府。

皇清因之,編戶二十四里一廂。

按《縣志》:醴在上世為三苗國屬。《禹貢·職方》作荊。殷沿夏紀。周封熊楚。春秋戰國因之。秦置長沙郡。漢為長沙國。東漢復置長沙郡,以湘南置侯國,析其地,置醴陵。三國屬吳。晉太康元年,破吳,仍置長沙郡,領醴陵。永嘉初,置湘州。五年,醴陵令杜弢陷長沙。建興三年,陶侃破之,湘州平。六朝,宋置長沙國,兼置湘州。梁為湘州,以附從功,封江淹為醴陵侯。隋大業三年,改置長沙郡,省醴陵,入長沙。唐改長沙郡為潭州。聖曆中,復置醴陵,隸潭州。天寶,改長沙郡,尋復為潭州。梁開平,封馬殷為楚王,入潭州。殷以潭州為長沙府,建國,承制,置官屬。而晉而漢而周,類仍梁制。宋至道三年,以潭州屬荊南路,領醴陵。元置潭州路,領醴陵。元貞元年,以戶增至四萬,陞為州。天曆,改潭州為天臨路,仍領醴陵。至正間,偽漢將陳友才據潭州,明太祖將兵伐漢,土酋易華以醴陵附統兵官徐達,復叛。甲辰三年,大軍再舉,華就擒,境內平定,仍為州。明洪武二年,改路為潭州府,醴陵為縣。五年,改長沙府醴陵縣。

皇清制如明舊。

益陽縣

秦置益陽縣。漢因之。東漢因之。三國,析其地,置新陽。晉改新康。南北朝,宋析置湘陰縣。梁、陳因之。隋省入益陽。唐析益陽,置新康。五代因之。宋

析其北地,置安化縣。元改為州。明復為縣,屬長沙府。

皇清因之,編戶二十三里。

湘鄉縣

秦置連道縣,屬長沙郡。漢因之。東漢析連道地,置湘鄉縣,屬零陵郡。三國吳因之。晉仍二縣,屬衡陽郡。南北朝宋併連入湘,為男國,屬衡陽郡。齊、梁、陳廢國為縣,屬因之。隋省入衡山縣,屬長沙郡。唐析衡地,復置湘鄉,屬長沙郡。五代,縣為馬殷所據。宋縣因之,屬武安軍。元陞縣為州,屬天臨路。明復改為縣,屬長沙府。

皇清因之,編戶四十六里三廂。

攸縣

秦置陰山縣,隸長沙郡。漢析陰山地為攸,隸長沙國。東漢隸長沙郡。三國隸湘東郡。晉隸長沙郡。南北朝,宋隸長沙國,齊隸湘東郡,梁隸潭州,陳隸湘州。隋隸衡山郡。大業中,省攸,入湘潭。唐置攸,隸南雲州。貞觀,廢南雲州,隸衡州。五代,漢隸衡州。宋屬潭州,隸荊湖南路。元改為州,屬天臨路。明改為縣,屬長沙府。

皇清因之,編戶三十里。

安化縣

宋熙寧中,開梅山,割湘鄉東地,卲陽西地,益陽北地,置安化。元、明俱因之,屬長沙府。

皇清因之,編戶九里。

按《縣志》《禹貢》:荊州之域,春秋戰國皆楚地。秦益陽地。漢梅山,隸長沙、益陽地。長沙王吳芮將梅鋗之家。林是為下梅山,故荊湖之間,有兩梅山焉。安化為下梅山,其上梅山,係新化,屬寶慶。隋、唐皆屬潭州,列為郡縣,其名不可考。《資治通鑑》:後周顯德元年,王虔往諭群苗,說其長符彥通曰:溪洞之地,隋唐之世,皆為郡縣。五代為獠苗所據。舊序馬希萼兄弟,自相魚肉,誘獠為援。故五代不得而郡縣之。宋熙寧五年十一月,章惇開梅山,置安化縣。神宗遣章惇經制梅山,傳檄招諭獠人,建為邑,隸潭州。明年,敕名安化,東割寧鄉地為歸化鄉,南割湘鄉地為豐樂鄉,邵陽地為常安鄉,西割邵陽地為常豐鄉,北割益陽地、武陵地,為十一都,十二都,十三都,十四都,十五都。元至正,兵亂,為陳友諒所據。其將賀興隆率兵歸明,明以其地仍為縣,屬長沙府,轄十一鄉,編十九里,後併為九里。

皇清順治四年,開長沙,安化仍隸長沙府,悉如明制。

茶陵州

周熊湘地。秦屬長沙郡。漢屬長沙國。東漢為縣,屬長沙國。三國吳,屬湘東郡。晉因之。南北朝屬湘州。隋屬衡山郡。唐屬南雲州。聖曆,置縣,屬衡州。五代,晉屬潭州。宋建隆三年,復屬衡州。嘉定四年,析康樂、霞陽、常平三鄉,置酃縣,屬衡州。元改縣為州。明初改為縣,後復為州,屬長沙府。

皇清因之,編戶二十四里。

長沙府疆域考       《府志》编辑

長沙府疆域圖

長沙府疆域圖

本府

東三百五十里,至江西,袁州府之宜春縣。西六百五十里,至常德府,之沅江縣。

南二百三十里,至衡州府之衡山縣。

北三百六十里,至岳州府,之巴陵縣。

東南二百九十里,至萍鄉。

西南二百七十里,至邵陵。

東北二百九十里,至寧州。

西北二百三十里,至龍陽。

廣九百里而遙,袤五百里而近。

長沙縣

東至瀏陽峽石嶺一百里。

西至寧鄉格塘六十里。

南至善化縣和豐坊即城內。

北至湘陰青山八十里。

東南至瀏陽潦滸市八十里。

西南至上關河口即對江。

東北至平江水桐嶺一百五十里。

西北至橋口獐狐嶺一百里。

東西廣一百四十五里,南北袤八十里。

善化縣

東至瀏陽峽西界七十里。

東南至醴陵河塘鋪界八十里。

南至湘潭昭峽鋪界六十里。

西南至寧鄉陂頭市界五十里。

西至寧鄉油草鋪界六十里。

西北至長沙尖,山界十五里。

北至長沙在城和,豐坊界五里。

東西廣一百四十里,南北袤六十里。

湘潭縣

東至淥口鎮醴陵縣界,陸路九十里。

西至馬屯鋪湘鄉縣界,陸路七十里。

南至濠頭鋪衡山縣界,陸路一百三十里。北至石嘴頭善化縣界,陸路四十五里。

東至瀏陽縣陸路,一百八十里。

西至湘鄉縣,一百里。

南至衡山縣,一百八十里。

北至善化縣,一百里。

東南至醴陵縣,一百七十里。

西南至攸縣,一百七十里。

東北至長沙縣,一百一十里。

西北至寧鄉縣,一百八十里。

東西廣一百六十里,南北袤一百七十里。由本縣至本府,水陸俱一百里。至省城,水路二千七百里,陸路二千五百二十里。至

京師,水路五千二百里,陸路四千九百九十里。

湘陰縣

東至平江縣鵝籠江六十里。

南至長沙縣青山界八十里。

西至沅江縣下堤塘一百一十里。

北至岳州岐山界一百四十里。

自縣至本府一百二十里,至省七百二十里,至

京師四千七百八十里,

東西廣二百二十里,南北袤一百二十五里。寧鄉縣

東至善化縣,界四十里。

西至湘鄉縣,界九十里。

南至湘潭縣,界六十里。

西至安化縣,界一百七十里。

北至益陽縣,界二十里。

東西廣二百五里,南北袤六十五里。

瀏陽縣

東抵江西寧州界,一百七十里。距江西寧州治,三百九十里。

南抵醴陵縣明蘭界七十里,距醴陵縣治一百四十里。

西抵善化縣岐山界七十里,距善化縣治一百四十五里。

北抵岳州府平江縣黃泥界一百三十里,距平江縣治一百九十里。

東南抵江西宜春縣渠城界七十里,距宜春縣治二百五十里。

東北抵江西萍鄉縣界七十里,距萍鄉縣治一百四十里。

西南距湘潭縣治二百里。

西北距湘陰縣治四百里。

自縣至本府,水路二百里,陸路一百三十里。至省城,水路一千里,陸路七百里。至

京師,四千九百五十里。

東西廣二百三十四里,南北袤一百九十里。

醴陵縣

東至萍鄉縣插嶺鋪三十里。

西至湘潭縣雙牌鋪六十里。

南至攸縣界六十里。

北至瀏陽縣明蘭界七十里。

東南至美田橋萍鄉界五十里。

東北至百節橋七十里。

西南至湘潭縣九嶺塘一百里。

西北至雙牌鋪湘潭縣界六十里。

自縣至本府一百八十里,至省城八百里有奇。至

京師,四千九百里。

東西廣一百三十里,南北袤一百三十里。益陽縣

東至湘陰縣三十六灣。

西至安化縣界。

南至寧鄉河斗。

北至龍陽軍山。

東西廣一百七十里,南北袤一百四十里。湘鄉縣

東抵湘潭縣馬鋪界三十里。西抵邵陽縣臨湘鋪界,一百七十里。

南抵衡陽縣永伏界,一百四十里。

北抵寧鄉縣夏陰橋界,一百四十里。

東南抵衡山縣松板橋界,一百里。

西南抵邵陽縣太平界,一百六十里。

西北抵安化縣關王橋界,一百八十里。

自縣至本府陸路二百里,水路二百三十里。至省城,水陸路俱一千一百里。至

京師,陸路四千九百里,水路五千一百四十里。

東西廣二百里,南北袤一百九十里。

攸縣

東至江西安福縣治,陸路三百七十里。

西至衡山縣治,陸路一百八十里。

南至茶陵州治,陸路九十里。

北至醴陵縣治,陸路一百七十里。

東南至永新縣治,陸路二百一十里。

東北至萍鄉縣治,陸路二百七十里。

西南至安仁縣治,陸路八十里。

西北至湘潭縣治,陸路二百一十里,水路二百四十里。

自縣至本府,陸路三百六十里,水路五百五十里。至省城,陸路一千三百八十里,水路一千四百五十里。至

京師,陸路四千一百五十里,水路六千二百二十

五里。

東西廣一百八十里,南北袤一百四十里。安化縣

東至寧鄉縣司徒嶺界八十里,自界至寧鄉縣治一百八十里。

南至邵陽縣扶柯界,一百二十里,自界至邵陽縣治一百五十里。

西至漵浦縣白荊界,三百里,自界至漵浦縣治,一百四十里。

北至益陽縣敷溪界一百里,自界至益陽縣治,一百二十里。

東南至湘鄉縣白石界,一百里,自界至湘鄉縣治,一百二十里。

西南至新化縣豐樂嶺三十里,自嶺至新化縣治九十里。

東北至益陽縣四里河界七十五里,自界至益陽縣治一百五十五里。

西北至武陵縣燕子巖界二百二十里,自界至武陵縣治一百二十里。

自縣至本府三百六十里,至省,水路一千一百二十里,陸路一千一百八十里。至

京師,水路五千四百里,陸路三千七百四十里。

東西廣四百里,南北袤三百九十里。

茶陵州

東至棠市八十里。

東南至弄心八十里。

南至橋梁七十里。

西至黃茅鋪界六十里。

西南至文章橋六十里。

西北至株溪七十里。

北至英田六十里。

自州至本府四百八十里,至省一千二百里,至

京師六千五百四十里。

東西廣一百四十里,南北袤一百五十里。

形勝附编辑

本府長沙善化二縣附郭

《晉書》:控上流之勢,據三江之會。

《舊志》:依負喬嶽,襟帶重湖。

《元和志》:南五嶺,北洞庭,控湖湘上游。

《唐書》:右納夏汭,左抗荊門。

《通典》:南通嶺嶠,唇齒荊雍,亦重鎮也。

《宋傳》:重湖通川陝之氣脈,九郡扼蠻猺之襟喉。《呂和叔集》:左扼牂蠻,右馳甌越,控交廣之戶,牖扼吳蜀之咽喉。翼張四隅,襟束萬里。

長沙之脈,自蜀岷山,歷南粵梅嶺,始析為二:其一東歷贛吉枝,西入雲陽,為茶陵,入司空山,為攸縣,歷袁州枝,西入,為瀏陽之黃岡,北傳寶蓋分枝,轉入長沙青山,為湘陰,西入醴陵之章仙、石筍、玉仙、鳳凰、丁仙、吉仙,至善化龍頭鋪、白石岡,起祖為婆仙嶺,高聳中出,以老關山為右障,昭山為左障,從洪塘、歇馬嶺、桃花洞,迢遞至城南迴龍庵前,兩分入三塘坪,上為雙龍,合氣,仍自白沙井跌斷,穿田起峰,至醴陵坡塔,上結咽,過脈,循雙樓城邊,趨北,隨抽一枝,轉西,入城內青龍坊,腰結,作善化治。盡脈向岳麓,作學宮,自縣左循城而下,歷定王臺,至瀏陽門,出脈,逆上融,結長沙府治,右去為府學察院守巡道,脈盡於西湖橋,自瀏陽門,循城,下小吳門。又西轉一枝,作長沙衛治,上行,作長沙新縣治,從醴陵坡右白馬廟,走一枝,向報國寺、鴛鴦井,為長沙縣學,并長沙舊縣。逆上清、太鹽倉街止,西去脈盡於開福寺後流水界焉。以山自南來,逶迤聳拔,勢分復合,氣會雙龍,突起旋伏,脈含獨巧,水自下流,龍從上逆,岳麓列屏,橘洲環帶,清貴秀麗,最稱佳景。其一西歷九嶷、衡山枝,北入邵陽、龍山,分脈至西南,為梅龍山,轉西北為鈞山,落脈為湘鄉,又轉北為黃龍山,為湘潭,至岳麓而止。又分枝西入罘罳寨,逆南司徒崙、浮青山,為安化,至西北大溈山,為寧鄉,轉北青溪河斗,為益陽,迄常武而盡。此郡邑地脈之大概也。至湘江源出西粵海陽山,歷分水嶺,分為二,其流北曰湘,言與諸水相合也。歷永州,合瀟水,衡陽合蒸水,至北流七十里,至衡山,茶陵GJfont水、攸縣攸水,又一百八十里,醴陵淥水又九十里,湘鄉漣水側水又十里,湘潭涓水又九十里,善化靳水又十五里,長沙瀏水,瀏陽清渭水又五十里,寧鄉玉水又二十里,益陽澬水,安化邵水又九十里,至清泥灣,分而為二,一出菱子口,一出三十六灣,合流至沅水,過湘陰,會汨羅,入洞庭府,以鵝羊山、谷山為華表,近建石塔於山沙磯,遠以三峰磊石重湖收納焉。

湘潭縣

瀕臨湘水,仰接衡雲。昭山峙其東,金紫聳其南。烏臺西抱,黃龍北拱。山水GJfont環,湖南名勝。湘陰縣

襟山帶湖,當越廣之衝。人傑地靈,挹瀟湘之勝。東抱者神鼎白鶴,西映者荻洲鶴湖。女洲浮水面之印,碧灣環邑左之龍。

水灣四九,近抱宮庠山,據三湘,遠森棨戟,而文筆卓玉,汨羅涵耀,黃陵白鶴,神鼎玉笥,諸峰巒洞庭之波濤,又皆爭奇競秀,掩映出沒於雲霄之間。

泰山龜蒙,魯邦頌之,則形勝之係於邦國,非細故也。今觀之湘邑,嶽麓之層巒疊岫,盤踞乎東南。洞庭之巨浸洪濤,旋繞乎西北。殆三湘之奇觀也。故歷代迄今,多文章節義之士,其殆鍾於是也夫。

寧鄉縣

天馬雄峙於東,艮大溈芙蓉壁立乎南。離西則玉几香林端拱位,處北則靈峰獅顧環抱堅。完溈水玉潭,凝清漾碧,雲溪灃井,涵翠拖藍。又況衡嶽天齊,為地脈之鼻祖。洞庭天際,乃風氣之迴瀾。仰觀天文,正值長沙次舍。俯察地理,適當文物要區。誠全楚之鉅觀,江南之麗景也。瀏陽縣

王侍郎焦溪題:五嶺擅峻,三山讓青。

杜子美雙楓題:浮紗截錦。

陳學士昇沖銘:邇於南嶽,鍾靈儲精。

相臺景詩:欄檻丹青,湖山錦繡。

中洲景詩:箭威北至,銀浪西流。

大湖景詩:危巔高峙,斜鎖嵐光。

道吾景詩:畫屏千仞,碧峰六出。

夏尚寶詩:百折羊腸,雙飛燕尾。

東障孫隱,西抱大湖,南亙猿啼,北鎮道吾。襟中余二洲,面帶流水,其形如屏,繞列四圍。瀏水環帶於前,至忠臣易雄祠而出,逶迤不見,呼為水口,此縣治山水勝概也。

醴陵縣

《舊志》:東納萍水,西帶湘流,北距星沙,南面衡嶽。為吳楚之會,湖嶺之衝。

太平盤擁東岫,建安扼抗西流。太平、建安,山名。

《淥水池記》:列巘排青,三洲浮淥,後映鳳岡梧嶺之秀,前挹丁仙萍實之祥。

玉仙障其東,章仙鎮其北,丁仙亙峙西,南邑居其中。諺曰:勢若仙人臥地之狀。

湘鄉縣

其山磅礡以相互,其水縈洄以相注。峰岫簇青,溪流競澈。杜陵云:湖南清絕地,此其選也。攸縣

《淳祐志》:潭之門戶,衡之逕庭。

北奠紫蓋金屏,南峙雲陽文筆。納衡陽而抗GJfont江淥江,襟龍湖而帶文清文浦。銀坑揚波於金水,鳳嶺接武於鸞山。紫麟峰峻拔列屏,黃甲洲平壙垂黼。但界連八邑之疆,居無四塞之固,所謂地利之可控扼者,寡焉。

安化縣

司徒東障,熊耳西屏,大風之石門峽其北,梅嶺之崒嵂峙其南。油溪保塹,伊水漲流,澬江巨河,環帶左右。金城湯池,險莫能喻。

茶陵州

四山蟠據。雲陽、泰和、鄧阜、青臺也,

八水襟帶。青、露、高、平、脂、洒、滴、洮也。

《舊志》:東距甌吳,西接交廣,南控蠻粵,北通瀟湘。山水之勝,亞於衡岳。

劉用行修城記:介三路之間,岸谷深峭,列聯諸洞。

虞集萬壽宮碑:揚清抱和,鬱為望州。

李祁山水歌:雲陽峰高七十一,欲與南嶽爭為雄。

長沙府星野考编辑

府總

黃帝分星,自張十八度,至軫十一度,為楚分。《周禮·保章氏》:鄭康成註云:翼、軫,荊也。

《史記》:翼、軫,荊州。

《天官書》:軫,主冢宰輔臣。又曰:軫為車,主風。其旁一小星,曰長沙。主其地。又曰:長沙星不欲明;明與四星等,若五星入軫,主兵。又曰:二十八舍主十二州,斗兼之。吳、楚之疆,占於鳥衡。又曰:候在熒惑。

《石氏星經》:南宮赤帝,其精朱鳥,井首,鬼自柳喙,星頸,張嗉,翼翮,軫尾,司夏司火司南嶽。又曰:翼軫楚之分野,荊州也。又曰:玉衡第四星,主荊州,以五卯日候之,乙卯為南陽,丁卯為武陵,巳卯為零陵,辛卯為桂陽,癸卯為長沙。又曰:熒惑主楚吳越。又曰:熒惑主荊州。

《天文志》:軫四星,中一星名長沙,亦曰玉衡。又曰長沙。星在太微宮端門左下。

張衡曰長沙,一星在軫中,主壽命,亮則國家長壽,子孫有慶。亦曰壽星之次。

費直《周易》:起張十三度,至軫七度,為鶉尾,荊州分。

蔡邕《月令》:起張十二度,至軫六度,謂之鶉尾。《地里志》:潭為鶉尾分。

魏太史令陳卓曰:長沙入軫十六度。注曰:今長沙府、茶陵州、長沙、善化、湘潭、湘陰、寧鄉、瀏陽、醴陵、益陽、攸縣、安化、寶慶府、邵陽、新化、衡州府、衡陽、安仁、酃縣、岳州府、巴陵、臨湘、平江。

《晉·天文志》:自張十七度至軫十一度為鶉尾,於辰為巳,楚之分野,屬荊州。注曰:翼、軫,楚,荊州:南陽入翼六度,南郡入翼十度,江夏入翼十二度,零陵入翼十一度,桂陽入翼六度,武陵入軫十度,長沙入軫十六度。

《隋志》:轄星附軫兩旁,主王侯,右為同姓,左為異姓。

《唐書·天文志》:翼、軫,鶉尾也。起張十五度至軫九度。

又曰:杓以治外,故鶉尾為南方負海之國,又曰:星紀、鶉尾以負南海,其神主於衡州,熒惑候焉。注曰:鶉尾。初,張十五度,餘千七百九十五,杪二十二太。中,翼十二度。終,軫九度。自房陵、白帝而東,盡漢之南郡、江夏,東達廬江南郡,濱彭蠡之西,得長沙、武陵,又逾南紀,盡鬱林、合浦之地,自三湘上流,西達黔安之左,皆全楚之分。自當、昭、象、龔、繡、容、自、廉州已酉,亦鶉尾之墟。古荊

楚、鄖、鄀、羅、權、巴、夔與南方蠻GJfont之國。翼與咮張同象,當南河之北,軫在天闕之外,當南河之南,其中一星主長沙,逾嶺徼而南,有東甌、青丘之分。

宋兩朝《天文志》:太微十星左執法去極八十六度,入軫初度半謁者一星去極八十三度,入軫一度,三卿三星,距東星去極八十四度半,入軫六度,九卿三星,距西北星去極七十五度,入軫七度,內諸侯五星距西星去極七十度,入軫一度郎將一星,去極四十七度半,入軫十一度,常陳七星,距東星去極五十一度半,入軫一度,又曰軫四星距西北星,去極一百三度半,右轄去極一百一十度半,入翼十六度半,左轄去極一百一度半,入軫五度軍門二星,距西南星去,極一百一十二度半,入翼十三度,土司空四星距南星去極一百二十度,入翼十四度,青丘七星距西,北星去極一百二十四度半,入軫五度,器府三十二星,距西北星去極一百三十七度半,入軫八度半。

《中興天文志》:長沙,一星不附軫,以屬吏自為官也。

張謂曰:長沙一星,在軫四星之側,上為辰象,下為郡縣,遁甲所謂沙土之地,雲陽之墟,可以長往,可以隱居者也。

范蠡、鬼谷、張良、諸葛亮、譙周、京房並《唐志》:入軫九度。

《禮書》:鶉尾楚也。

明郡人吳道行曰:按荊楚分野,總在鶉尾之巳,以今所用授時曆為準,起張十四度三十分,至軫十度八分,則長沙當在軫九度內矣。乃諸說紛然淆亂。余攷楊孝廉《府志補遺》及星曆諸書,巳之分星,張翼軫張十四入巳,何待十七、十八也。軫十度入辰為鄭,其地在京東西路兗、陝間,長沙豈能飛越至一十六度耶。況《晉書》以武陵入軫十,長沙入軫十六。考《世紀》載:一度為二千九百三十二里,武陵去長沙僅五百里,豈至差五度乎。大率新舊《唐書》俱云:起張十五,終軫九,自房陵等處,濱彭蠡之西,得長沙。費直起張十三,終軫七,以唐有袁李兩太史精星曆,費直精易理,其說與授時曆相近,即各差一度,亦歲差之法宜然,此其說可據也。至張衡云:長沙星明,主多壽,世即謂長沙為壽星。壽星屬辰,與主壽之說不同。《星經》以熒惑主荊楚,癸卯應長沙,但火為熒惑,出沒不常,何以主楚。按大撓甲子癸卯,在大火之分,非應長沙。考《太乙書》,則云:長沙,丁巳城也。又長沙星,《史記》謂:是軫旁小星。《通志》云:四星中次小者。《唐書》云:其中一星。考軫宿歌曰:中央一個長沙子,謂為軫旁與其中者,俱非。

《府志補遺》
又以長沙子,即軫四星中一星,然軫
编辑

四星左右兩轄星,長沙子實在中央,比四星差小。今其圖具在,斷非四星中之一星矣。《易》曰:天垂象,見吉凶。余姑辨著之若此。

郡人陶汝鼎曰:分野視分星,古不謂地也。地域不常,分野則定。故國在此,而星常在彼。鄭氏所謂星土,星所主土也。《郡國志》但書分野,無辯星緯之文。楊先輩補遺謂:郡得星名,乃詳論之。考

《吳氏續志》
所述,皆楊氏語,而楊所引據,亦曰天
编辑

文圖軫宿歌,惟中間中央一字之淆,千里矣。然《史記》曰:軫為車,主風。《正義》曰:軫四星居中,長沙一星,左右二轄,合為七星。則中央與旁一星之說,具有。《索隱》曰:軫,四星居中,左右二星為轄,車之象也。而未及長沙。今繪圖止五星耳。然乎,否歟。吾輩安所折衷,而敢曰前人非也。張衡、司馬貞、宋均,皆古博學而精象緯者,請另為一圖並存,以俟鏡機之士。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