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1300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千三百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三百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一千三百卷目錄

 廣州府部彙考二

  廣州府山川考二

職方典第一千三百卷

廣州府部彙考二编辑

廣州府山川考二       《府志》编辑

本府南海番禺二縣附郭

蜆江 按《縣志》:東衝分流于西朗,達于蜆江,合于波羅江,俗呼白蜆殼江。

波羅江 按《縣志》:唐韓愈碑扶胥之口,黃木之灣即此,在南海神廟前,嶺南海水之會也。羅浮雖夜半見日,然在山巔高處,海隅卑下此,獨見之。若凌倒景光怪靈幻,最為奇觀也。

南海 在府城南一百里,浩淼無際,東流閩浙,南通島彝。城東八十里有古斗村自此出海潮源於東南大洋,地名佛堂門入於虎頭,甲子二門。甲子屬惠州府以達於斜西海。東莞縣其南則入於GJfont山,其支分旁流則會於府城南,其中多珠璣,玳瑁,紫貝,大黿,鱣鮪鱘鰉,有海人焉。見之則風嘗聞海賈,云:南海時有。海人出形如僧人,頗小,登舟而坐,至則戒舟人寂然不動,少頃復沉水,否則大風翻舟,有魚焉。長二丈,腹有兩洞,皮可以飾刀劍,其名曰:GJfont。《南越志》GJfont長二丈,腹內有兩洞,貯水以養子,每腹容二子,兩腹則四子也。子朝出食,暮還母腹,嘗從臍入口出,其中有軒轅之丘,鸞自歌鳳自舞,是為天樂,其外有炎洲,洲上有獸焉。如狸以青鐵椎擊之輒死。張口向風而活,其名曰:風生,可以療暴疾,洲之下多鮫人。

東江 在南海東南二十五里,自博羅西流至府城入於海,其中多珠貝,折而西十五里,曰:黃鼎大江,其中多黃雀魚。

北江 在府城南三十里,本湞武二水合於此,湞水源自庾嶺,武水源自臨武,迤邐而下,與西江合入於海,其中多鱘鰉蜆蚌,自西淋之平洲,折而西二十里,曰:三山江,又折而西南二十三里,曰:蘭石江,又五里。曰:分水頭江,又自三水分而為鼎安東江,江之西為西江,又自西江分而為官洲,江又西南五里,曰:鹽步江,又南二里,曰:青石江。

西江 在府城西北五十里,源自牂牁,經邕橫潯藤,合繡水漓水抵蒼梧,過德慶肇慶,亦曰:桂水,與湞水合入於海,其中多蛤蟹,多鮫鮪,多良龜,暨魚游焉。流於西十里,曰:金利江,又西十里曰:白石江,俗名民GJfont江,又西十六里曰:流潮江,又西九里曰:魯岡江,多奇石,又北六里曰:胥江,多鰣魚,由胥江而北一里,至於樂塘曰:鴨浦水。粵江 一名珠江,以沉珠浦得名,在府城南,舟始發必由於此,源於三江,合湞湟水《山海經》作潢水出石門而東過瀝GJfont,是為瀝GJfont江,與郡前江相接,又東十八里會於黃水灣,即波羅廟江,為嶺南諸水之會支流,分於西,朗即白蜆殼江,分於沙灣,在郡城東,即沙灣江,分於韋涌,在郡城東,即韋涌江,以注於海中,多螺蜆,有魚焉。長數丈,鋒脊而斗首,其名曰暨,見則其國疫。

鳳水 在番禺東五十里,源於昭陵山,過黃陂飛瀑勢若鳳舞,故名,下注於烏涌。

沙河水 在府城西北四十六里,慕德里巡檢司前。

GJfont水 源於湞邕遵封川,而南合桂水,湞水過靈洲出石門,環府城西南而東注扶胥,入於海,即北江之近南者。

扶南水 一曰扶溪,在府城西南十六里,民環居之多茭藕多鱔魚。

珠江 按《縣志》:即城南江,中有石,名海珠,方廣畝餘,屹峙洪濤中,上有慈度寺,宋忠簡公李昴英讀書處,寶慶二年及第,構書院其上,遂稱名勝,後人即為祠祀之,張鎮孫於此,結龍頭會嘗以大魁自期,後狀元及第,東有向陽堂,西有憑虛亭,今為砲臺。

東衝瀝GJfont堡江 按《縣志》:即古東衝與州前江相接,去城十餘里,《宋書·孫處傳》:由海道襲盧循番禺,至東衝,即此俗字衝作涌。

芝蘭湖 在府城北一里,今雙井街其匯,今沒。行文溪 在府城北三十里,源出白雲山,簾泉十道,至番禺北津水,今名廉平水,疑即此。

白管溪 在府城東北五十里,平川中湧出,有聲如沸。

月溪 在亂石山下。

銅鼎溪 按《縣志》:在博山下,《南越志》天清水澄見其鼎現。唐刺史劉道錫過此,遣人繫其耳,而牽之,耳脫而鼎潛,入繫鼎之人,耳盡痛,民神之遂不復取。

東溪 在府城東北十五里,其上多刺桐,注於金液池,一名金鐘塘,分為上塘下塘。

藥洲 在府城內番禺,西長百餘丈,水綠淨如染,南漢始鑿,相傳為南漢方士煉丹之地,以藥投之水,遂變色,故名。藥洲上有九曜石,石,太湖舊產也。劉龑時有富民負罪願運此以自贖,故一名石洲,宋初為西園,後又更為西湖,歲久湮塞。嘉定元年,經略使陳峴疏鑿之,更名西湖,西岸有堂,曰:濯麟,有亭曰:筠川,又建二小亭,曰:梅源,曰:野亭,又臨流建亭,曰:濯暉,轉運使趙汝鐩改為仙湖,洲後有奉真觀,洲南有千秋寺,元季俱毀,今故址為按察司明宣德三年洲西建濂溪書院,以祀宋廣州提刑周敦頤,正德初提學副使林廷玉復建,愛蓮亭於其上,今濂溪祠遷於粵秀山下,舊址併入提學道崇正書院洲之西,不半里,曰:白蓮池,其水匯,今已漸湮,又折而南一里,曰:文溪,李昴英所居,今湮。

琵琶洲 在府城東三十里海中,上有三阜,東路之舟泊焉。又東十里海中,曰:浮練洲,多白沙,城南四十里沙灣海中,曰:澳洲,四時多鬱蒸之氣,其旁多螺蚌。

越溪 按《縣志》:在菊湖之右,會東溪至北山下為甘溪,去邑城東北五里,吳刺史陸引以海水,味鹹,導以給民,唐節度使盧鈞後加疏鑿,以濟舟楫,更飾廣廈為踏青遊覽之所,傍水皆種木棉刺桐,南漢廣之,為甘泉苑,苑中有泛杯池,濯足渠避暑亭,即今之韸韸水也。

甘溪 按《縣志》:在越溪之上,漢刺史羅弘浚常有人詣蒲澗,得九節蒲,忽大雨水漂去,其後得之靈洲水上,始知其相通云。

沉珠浦 在府城南三里江中,有石號海珠,出水高丈餘,闊二畝,上有慈度寺,李昴英祠,《舊志》昔有賈胡有明月珠,躍入水中,購善沒者,下求之。見蛟龍盤護,遂駭而出,即其地也。其說不經。沉香浦 在府城西北四十里石門之南,晉刺史吳隱之沉香於此,相傳隱之素持清操,妻劉氏獨齎沉香,隱之見而投之於浦,後人因名,舊有沉香亭,今廢。

荔枝灣 在府城西七里。《古圖經》云:廣袤三十餘里,南漢創昌華苑於其上,今皆民居,池圃聯屬莫詳其處。

柳波涌 在府城西十五里沙角尾,又西南二十四里曰,奇堪涌。

大通港 在府城西南二十里,其東有平陸,松林竹浦人跡罕至,流水入於海,舊有大通寺,違岸禪師化身在焉。雨暘禱之輒應,後化身為城中士,民祈雨請去大通寺,僧請回,不能舉,遂留光孝寺,而寺亦毀,今邑人蕭子奇倡捐重建,迎化身復祀其中。

拾翠洲 在府城西南三十里,古有津亭,今華節亭,與古津亭相近,但洲跡已蕪,不可考,陸龜蒙詩云:侯吏多來拾翠洲,是也。

半塘 在府城西三里,又轉而南二里,曰:滎護塘,一名腰帶水。

天生塘 在府城北二十二里,春濫冬涸歲旱禱之有應。

龍湫潭 在天生塘東,石壁數仞,飛瀑懸瀉成潭。

東坡井 在府城內元妙觀西廡,宋蘇軾所鑿,鑿時得石肖龜,一名龜泉,方大琮銘眾妙,堂東有泉,經品嘗眉山仙名去堂井不遷,宋淳祐五年方大琮來莆田,去者還人耶。天得古欄和名鐫澤物,遠與坡傳李昴英續銘考經云:坡記成名非古堂,遂輕兩翁像久晦冥偉,方公舊觀仍取彼欄護,此泓新作,蓋環以銘,遺千年飲清泠續銘誰李昴英。

羅漢井 在府城內,光孝寺西廊,此井即古乾明井也。《古圖經》云:寺有訶子,取此水和甘草泉乳白而甘,又謂之訶子泉。

星泉 在府城西六里古金肅門外,繡衣坊始鑿見星於井。

月井 在府城內西南古月華樓下,今鹽倉街,舊月泉菴址,月出則照映井底,光瀅澄澈。日井 與月井相望,在舊清紫坊千佛寺側。

六脈渠 按《縣志》:古有六渠通於壕,壕通於海,所謂六脈者,草行頭至大市,通大古渠,水出南壕,一淨慧寺街,至觀堂巷,擢甲里新店街合同場番塔街,通大古渠,水出南壕,二光孝寺街,至詩書街,通仁王寺,前大古渠,水出南壕,三大釣市至鹽倉街,及小市至鹽步門,通大古渠四按察司至清風橋,水出橋下五子城,城內出府學前泮池,六六脈通而城中無水患,年來包塞壅閼,春夏雨集則滿城巨浸,官民不便,亟宜疏濬之。

蒲澗 在府城北二十六里,源於白雲山澗,中多菖蒲。《舊志》:安期生採而食之,仙去。舊有碧虛觀,今廢。上有安期飛昇臺,有葛仙煉丹巖,有滴水巖巖,上有懸鐘在崖上,人跡所至,鏗鏗然有聲,其下有簾泉,匯為流杯池,沿澗曲折而注於粵秀山麓,其左為菊湖,崔與之祠在焉。其右為越溪,張鎮孫以自號東北,與東溪會而出注於江澗,旁有寺焉。其草多堯韭,其石多禹餘糧,有鳥焉,如芻尼而五色各異,其名曰鵲,《舊志》五色雀,自羅浮來,恆止於此,又有白雀,人恆見之巳千歲。

大塘 在府城內連亙三里,舊為鹽課提舉司後堂,明正德間大學士梁儲建家廟其側。學士泉 在府城北七里,舊曰雞爬井,明天順初學士黃諫謫居廣州,品其水為嶺南第一,故易今名。

九龍泉 源於白雲山,注為簾泉,南入於蒲澗,又南注於城北,入於江,按《縣志》:安期生隱此,無泉有九童子見,須臾泉湧,始知童子蓋龍也。又名安期井泉,味極甘,烹之有金石氣,泉流下為大小水簾洞。

泰泉 源於棲霞山,循聚龍岡而南與北坳之水會注於東溪,又東南過沙涌入於江,按《縣志》:昔景泰禪師於城北棲霞山,卓錫得泉,泉初湧時,雙蟹出焉。明洪武初孫蕡築白雲山房於其上,香山黃佐改建泰泉書院,《舊志》:李昴英有文溪小隱軒,及泰泉,時又有玉虹飲澗二亭舊址。《名勝志》曰:景泰者,六朝時僧梁大同中居羅浮水石樓下,嘗至山頂見池,有蔬葉,泰曰:此泉當通人境,乃書偈投水流出,王氏池中,因施其地為寺,刺史蕭察每召與語,朝至此山,暮出羅浮云。

越臺井 在府城內北五里,其深百尺,廣之,井泉多鹵鹼,惟此冷且甘,相傳鑿自趙佗時一名趙佗井,在悟性廢寺址,今伊川祠之東,《古圖志》云:梁普通中達磨禪師由天竺航海至,指其地語人曰:此下有黃金,民競鑿之,得泉以師為誑己。師曰:是未易以斤兩計也。因號為達磨泉,蓋謬談耳。《南越志》:巳有越井岡,則此井豈待達磨而後鑿耶。又謂九眼井為達磨泉,亦非也。梁江總詩云:石門通越井則其來久矣。唐崔子高亦有詩云:越井岡頭松柏老,越王臺上生秋草。其近粵秀山可知也。南漢號為玉龍泉,民不得汲。宋平南漢始與民共之,其西南有鮑姑井,今不可考,《古圖經》云:姑行灸於南海,唐崔漢遇之,謂曰:吾善灸贅疣,今有越井岡艾少許奉子,其地有井,自名南海百脈,謂在彌陀寺菖蒲觀,今不可考。

九眼井 在越臺前一里,唐都督劉巨鱗所鑿,南漢號為通泉,世亦目為達磨泉,尤非宋番禺令于伯桂始鑿,石蓋以覆之。

安期煉丹井 在碧虛觀前,一石欄上刻八卦猶存,《番禺記》云:數十年不汲,其味嘗甘,烹茶浸果有金石氣。

葛仙井 在藥洲西岸。

孫公井 在府西北古教場內,元豐間孫龍圖頎鑿,故名,今不可考。

謝公井 在藩司堂前,布政司謝迪所鑿。白鵝潭 按《縣志》:即城南江,近西十里匯支水為潭,舊傳風雨晦冥,輒有白鵝,大若舟,見水面。水簾洞 按《縣志》:在白雲山,有大小水簾,相去三百步。

簾泉 按《縣志》:在蒲澗東,匯為流杯池,沿澗曲折而南為行文溪,水流入金鐘塘,注於粵秀山麓,又東北與東溪水會注於江,上有晉廣州太守羅尚疊石遊觀故址。

貪泉 在府西石門東,相傳越嶺而南者,飲此水則貪,晉刺史吳隱之酌之,而操益勵,有詩云:古人云此水一歃懷,千金試使夷齊飲。終當不易心,後因名為不易心泉。

流水井 在馬站巷。

雙井 按《縣志》:在城北施水庵傍,井小而水甚淺,下有雙孔,春夏溢出地上。

八角井 按《縣志》:康熙十年冬城隍廟井水竭,道士夢神示以廟後有泉處,掘之得八角井,甃石完固,大一丈餘,水溢而清,先是俗諺云:未有城隍,先有井,未有廣州,先有城,其年代不得而知也。

水閘 按《縣志》:舊在東西鴈翅城壕口,宋嘉定三年經略使陳峴刱,歲久圮壞,紹定三年,經略使方大琮因舊地增築之兩岸石甃,各長二十餘丈,中為重閘,闊丈餘,以通舟楫,淳祐四年東閘摧剝方大琮築而新之,明洪武十三年展築城池,改甃壕南,舊水關廣僅六尺,關下柱以鐵石,凡兩重以嚴防禦。

順德縣

五峰山 在縣城西北二里,曰:掑北,曰:華蓋,曰:安東,曰:登俊,曰:迎暉,環列如星然,其草多莎菉。華蓋山 按《縣志》:在縣治後以形似名。

金榜山 在縣城西三里,其山橫,又西一里曰:鳳凰山,又名飛鵝山。

梯雲山 在城北一里,學宮之左,其山孤峻。神步山 在城東四里,其上有神履綦跡。石岡山 在城西四里,又西一里曰:永安山,曰龍躍山,曰擁節山。

鐘鼓山 在城南四里,有石焉。形如鐘鼓,生草中,又有巨巖,可坐二十人,又南半里曰:白石山,曰太平山,曰大吉山,曰東溪山。

金峰山 在城南四里,又南二里曰:觀音山。鴈塔山 在城南十一里,有石塔焉,又其南半里曰:容山,曰奇山,曰車步山,曰金釵山。

龍頭山 在城西南四十里,上有石如龍角,龍GJfont之水出焉。美山 在城西南七十里,旁有石孔,忽有聲則作風雨。

鰲峰山 上有石刻遺跡,又錢塘山火,號山皆與美山相近。

天壺山 在城西五十里,其山峻又有陰羅山飛鵝山。

水井山 在城西七十里,上有土穴,鄉人於除夕開為十二,置水各穴,視消長以占十二月次旱潦,有驗,云又有鳳凰山相近。

星山 在城西六十一里,又其西曰槎山,龜山,蛇山俱以形似名,又其西曰施頭岡。

翠竹山 在城南十一里,其上多竹箭,又南二里曰扶寧山,折而東曰煙管山,南曰桂山。獨岡山 在城西北七十六里,其上多楓,又西北一里曰鳳山,曰尖峰山,曰左輔山,又北曰鎮頭山,曰龍穴山,羅應彪龍穴山詩:老龍飛去散甘霖,空有靈湫萬丈深。千古江山存舊跡,四時煙霧鎖長林。鼎湖雨霽留寒色,禹浪春濃結暝陰。昨夜前溪雷雨過,空應靈物重來尋。

龍巖山 在城東北十九里,下多怪石,又東北七里曰金紫山,其氣殷紅,又東北二里曰鰲魚山,曰北華山。

西淋山 在城北八十里,三峰疊起,其木多檑杻,又北十里曰白蛇山,以形似名,又西三里有龜石,形如龜,晴雨徵焉。又其北百餘步曰羊化石,亦以形似名,雷鯤詩:變化無方地有靈,崢嶸頭角自天成。年深已忘多岐語,石在空留跪乳名。驂乘不勞驅衛玠,返魂無復叱初平。荒山落日閑歸路,惟有年年草自生。

獅嶺 在城南一里都寧司巡檢後西百餘步,曰松排岡,其下多松,北曰滴水巖,亢旱不竭。珠岡 在城東南一百六里,形小而圓故,名其下水環之。

白藤岡 在城南九十里,其上多藤蘿。

黃婆洞 在都寧山東二里,相傳五代時有黃嫗避地於此,故名。

桃洞 在都寧,是多桃樹,李彥瓊詩:洞門雲彩照嶙峋,濃罩桃花不浣塵。瑞氣潛通龍浪暖,晴光何異武陵春,嬉游應有尋仙客。棲遁今無避世人,曾記泛舟同勝賞,不知何路是通津。碧鑑海 在城西南源,於粵江,流至於縣,其水環合南四里至於小灣,曰鐵船洲海,又折而北三里曰潭洲海,縣西四里曰金斗海,縣南一十里曰北潮海,又南一里曰鱭魚海,其下曰鵬涌海,又南三里曰馬岡海,馬岡有八景,而飛來沙角二處最勝。

三漕海 在縣北三十二里,又北曰南畔海,又北二里曰新良海,又北二十五里曰仕版海,曰倫教海。

錦里海 在縣西二十里,又西曰龍蟠海,又西一里曰立竹灘。

洪濛海 在縣西八十里,又西十里曰天湖海,是為龍山,又西北八十里曰河彭海,曰鼎峙潭。庚流海 在縣北四十里,其水向庚而流,故名。又北一里曰沙海。疊石海 在縣北四十二里,源於桂林,接新會入於南海,嚴白英詩:桂海元從疊石通,分明一派接長空。鰲頭路出邊江次,燕尾斜分別浦東。春水深添百穀雨,晚潮長送幾帆風。滄浪擬買扁舟去,好作羊裘釣雪翁。

福海 東接馬寧,西接福岸,《新志》福海之水恆有波濤聲,舟楫未始有覆溺者,故名。

石頭海 源於縣之北,過甘竹,西通香山,注於海,又西北四十里曰登洲海。

洲頭海 在城北八十里,前有潭曰龍灣,是多怪魚,北流入於清遠。

赤花海 在城北八十五里,一曰勒竹江,源於粵江入於GJfont水。白蛇水 在縣北九十里,又其北曰橫海,曰郡馬海。

文溪 在城北四十二里,自羅江左旋而東合石峰縈紆,宋人設義墩於岸之上,是曰鷺洲。昌溪 在城西八十二里,源於香山注於海,在昌教堡。

GJfont 源於龍頭山通於東西海。錦衣涌 在城南一里,明成化初學士錢溥所鑿,又城西北五里曰學士涌,亦溥疏之,又縣西北八十三里曰橫涌,其中多鯊鯉。

煉丹井 在城內南不半里,相傳有仙蹟焉。甘泉井 在城南三里古樓堡其水甘。

龍池井 在城南一十里容奇堡,水清洌,相傳以為龍穴。

回蘇井 在縣西北八十里水藤堡,冬溫夏涼飲之巳病。

周鑑井 在縣南四里小灣堡東溪村,源於小灣之山其水長流。

石井 在縣西北八十一里龍江堡尖峰嶺下,泉清甘亢旱不竭。

漱玉泉 在縣西八十里龍山堡,其水甚洌。東莞縣

道家山 在縣城內西一里,其上有鳳凰臺,相傳有鳳凰集於此臺,後廢。明洪武間築,南海衛城西南浚為壕塹,東北置巡鋪。

缽盂山 在城內南二里,下有井其泉清洌。石鼓山 在縣城西南二十里,上有石如鼓。《南越志》云:邑有亂則鼓自鳴,昔盧循來寇時隱然有聲。

黃嶺山 在縣城南三十五里,峰巒奇秀,形如展旗,俗呼為黃旗嶺,即縣之朝山也。《唐書·十道地理志》以為嶺南第一名山,其上多松桐,多黃色之草,其下簾泉之水出焉。夏侯恭詩:黃嶺高朝擁三峰,玉削成也。知清淑氣毓秀在群英。武山 在縣城南五十里,突起海中,有武勇狀,故名潮汐,消長高低可辨,宋余靖嘗候潮於此。按《縣志》:南當大洋為望船所,舊有武山寨,今置白沙。

杯渡山 一名屯門山,在縣城南一百九十里,相傳昔有禪師以杯渡海,故名。南漢時封為瑞應山,上有瑞應巖,有滴水巖,前有虎跑井,下濱於海,有二石柱,相去四十步,高五丈餘,《郡志》云:昔為鯨魚入海所觸,其木多橿杞,其草多莎菉,縣民多往取材焉。韓愈詩云:乘潮簸扶胥近岸,指一髮兩岸雖云。牢木石互飛發屯,門雖云高亦應波浪沒。蔣之奇詩序云:廣州圖經杯渡之山,在東莞屯門界三百八十里,相傳昔杯渡禪師來居屯門,山因以為名。余曾讀高僧傳,宋元嘉年中杯渡嘗來赴齋詣家,便辭去云:貧道去交廣之間,余是以知杯渡之至此,不誣矣。舊有軍寨在山北之麓,今捕盜廨之東南,漢大寶十二年己巳歲二月十八日封為瑞應山,勒碑在焉。榜文刻漢乾和十二年歲次甲寅關翊衛副指揮同知屯門鎮檢點防遏,右靖海都巡檢陳延命工鐫杯渡禪師之軀,送杯渡山供養,杯渡事詳見高僧傳,然其詞猥雜,余已刪定著於篇。劉漢大寶己巳勒碑,至今元祐己巳蓋一百二十一年矣。事之顯晦,自有時哉。余昔讀李白南陵隱靜詩:巖種郎公橘,門深杯渡松。意以為杯渡之跡,只見江淮之間,殊未知,又嘗現於交廣云。

靈渡山 與杯渡山相望,其上多藤,其下有井,

舊有寺以為杯渡禪師,掛錫之地。

桂角山 在縣城南二百五十里,濱於海,其上多桂。

參里山 在縣城東南一百里,以孝子黃舒得名,《南越志》:昔邑人黃舒者以孝聞,人皆慕之,如曾參山,因以名其上多松柏。

寶山 在縣城東一百六十里,其上有潭,潭下有石甕,二飛瀑注之,奔響如雷,注於田,其下有銀縣,舊名寶安,本此《舊志》有寶置場煎銀名,石甕場久廢,山中銀滓猶存,歲旱居民則刑白鵝禱於潭,即雨居,人引以灌田,歲仰利焉。元大德間邑民鄭文德陳山銀可煉,令諸司路邑勘驗,煽煉不堪,罷止。

石涌山 在縣城東四十里水中,石如涌出,其上多香木,又東二十里曰葵涌山,其下葵涌之水出焉,是多水葵。

神山 在縣城東三十里,其上有奇石,居民祈禱有應。

彭峒山 在縣城南八十里,相傳昔有彭翁居此其上,有泉下注於壑,謂之水簾,是多藤蘿,又西南十五里曰觀音山。

盧山 在縣城東南六十四里,其上有仙桃楊梅花木叢焉。《方輿志》云:其山產仙桃,產楊梅,至者任採而食,攜出則迷路,多花木,又名百花林,陳璉詩:聞說仙翁舊此棲,至今桃李尚成蹊。遊人慎勿輕將出,山下雲深路自迷。

梧桐山 在縣東南七十里,其木多梧桐,有竹焉。多葉而疏節,可以為杖,其名曰籠蔥,有草焉,色蒼黲而葳蕤,其名曰龍鬚,冬月時有雪封其頂。

深溪山 在縣東南六十里,飛瀑之水出焉。注於下而成溪。

虎頭山 一名秀山,在縣城西南五十五里,大海中有大小虎頭,二山俗名虎頭門,外夷入貢及使外夷者,皆道此,潮汐出入,其中甚洪。《通鑑》載:帝舟遷於秀山,行朝籙十二月張世傑奉帝退秀山,即大小虎頭山也。

南山 在縣城西南六十里,其上有石塔,有泉。大嶺山 在縣南四十里,其山聳拔是多雜木。飛鵝山 按《縣志》:在靖康下,有流水,環繞狀如飛鵝。

臥象山 按《縣志》:在靖康慶林寺,後狀如臥象。陽臺山 在縣西南一百二十里,形若几案。大奚山 在縣南四百里海中,有三十六嶼,民雜居之,是多魚鹽,其木多松檜,多杻柟,有烏焉。如鴝鵒,而大青首而翠翮,其名曰兜兜,其名自守見之,則風,《舊志》:大奚山週三百餘里,居民不事農桑,不隸征徭,以魚鹽為生,宋紹興間朝廷招降,朱祐等選其少壯者為水軍,老弱者立為外寨,差水軍使臣一員,彈壓官一員,無供億,但寬魚鹽之禁,謂之醃造,鹽慶元三年鹽司峻禁遂嘯聚為亂,遣兵討捕,徐紹夔等就擒,遂墟其地,經歷錢之望與諸司請於朝,歲季撥摧鋒水軍三百名以戍,每季一更之,然兵孤遠久,亦生擾,慶元六年復請減戍卒之半屯於官富場,後悉罷之。

梅蔚山 在縣西南二百八十里,其上有宋帝石殿存焉。景炎中帝南巡嘗幸此,又西南二百八十里曰官富山,即官富場有巡檢司,有民居之。又山曰凹背,曰陶娘,曰福建,曰洛隔,曰七娘,曰東姜,曰龍鼓,曰丫洲,曰南亭,曰泊潦,曰稍舟,曰翁鞋,曰竹沒,曰深澳,曰桑洲,曰寧洲,曰龍穴,曰枯洲,曰大小磨刀,曰零丁,一名奇獨,曰校杯,曰南洲,曰蛇西,曰珊瑚,凡二十六山俱在大海中。

蓮花峰 在縣東北六里,九峰峻聳,又名三角山,其上有池,池之中有石帶蠣殼焉。向靖康場耆,舊相傳為靖康產蠔之瑞。

青紫峰 在縣南十里,其山朝暮異色,朝霞則青,夕照則紫。

筆架峰 按《縣志》:在靖康場慶林寺前,屹立海中,如筆架狀,故名。

壬峰 即黃嶺之案山也。在縣後,其峰圓,范震詩:盤礡深溪洞,蜿蜒萃此峰。東來成邑治,形勝若蟠龍。

黃公嶺 在縣東南六里,其上少草木,又東南二十九里曰太平嶺,從山麓而上,連頓九阜,又名九頓嶺,其上平曠,又東南五十里曰大鵬嶺,其山勢若騫舉在千戶所後。

銅嶺 在縣東三十里,宋將熊飛與元兵戰於此,俗傳,每陰雨夜聞有金鼓聲。

城子岡 在縣西南五十里,平曠如城,今千戶所在焉。即舊縣址也。又南三十里曰覆船岡,曰覆釜岡,曰鳳棲岡,又東三十里曰望牛岡,鄉人多牧牛於此,故名。《舊志》岡作嶺。

許公巖 按《縣志》:在鼓鎮峽,水濱有石巖,絕險,舊有許公修行於此,宋元祐間邑宰李巖創築,東江隄,勒碑於巖中,後有邑宰欲磨其碑,而鐫己功,一夕震雷入巖中,擊裂碑石,遂不復磨,得存舊刻,歲久裂碑亦失去。

海月巖 在縣西五里,海濱有石井焉。四時不竭,古傳九座禪師遊此,名以海月,宋紹興間邑宰張勳創亭於上,仍扁是名云。

鳳凰巖 昔傳有鳳鳥棲其內,按《縣志》:在歸德場,伏湧有山峙於海濱,山腰有石巖,方廣數丈,耆舊相傳為鳳凰巖,蔡公真身今在巖內。仙歌巖 按《縣志》:在歸城里羊凹村,其山皆巨石疊成,巖口甚小,山腹空峒,可容數百人。黃金洞 在縣城西南一百一十里,多黃石。馬跡逕 按《縣志》:在縣西南歸城里,山逕石上有馬蹄之跡。

企人石 按《縣志》:在縣東南福隆村,有巨石屹然,江濱如人立之狀。

將軍石 按《縣志》:在海南柵鹺海邊,兩巨石相峙,如將軍之狀,故名。

新婦石 按《縣志》:在海南柵巨海濱,如婦人之狀,故名。

雞籠山 按《縣志》:在縣南四十里。

癸水 源於壬峰後,遶縣之東,會東枝眾水聚於南,自德生橋橫過縣治之前,為縣港西枝,眾水自道家山來合迤遷入於海,自縣西經過德安迎恩二橋。

佛堂海門 在縣南二百五十八里,源於牂牁,經官富山,西南入於海,在官富巡檢司東,凡潮自東南大洋西,流經官富山,而入於急水門海,番船至此,無漂泊之慮,故號佛堂,云又海潮自縣邑之東南大洋而到佛堂門,經甲子門,至虎頭門,如分南北一派,至府城而上一派,至邑城而上,故自邑至府城有兩潮,潮退則自邑至南海神祠前趁潮生,而至府潮退則自府至南海神祠前,趁潮生而至邑,順德新會香山諸處皆通潮,其潮候初一初二十六十七日俱巳亥時至,初三初四初五十八十九二十日俱子午時至,初六二十一日俱丑未時至,初七初八初九初十二十二二十三二十四二十五日俱寅申時至,十一十二二十六二十七日俱卯酉時至,十三十四十五二十八二十九三十日俱辰戌時至。

急水海門 在縣城南一百五十里官富巡檢司南,潮汐湧急。

合連海 在縣西南四十里缺口,巡檢司南通牂牁,凡言牂牁即東南大洋,連深澳桑洲,零丁諸水其水匯,有黿有良龜,其鳥多夔夔,盧鷁夔夔,即古弔雀盧鷁俗呼GJfont雞。三門海 在縣西南六十里白沙巡檢司南海上,有三洲,潮來自東南至此,三分過此,復合自合連至於三門,有魚焉。黃鱗而薄身,至秋化為鳥,其名曰火鳩。

鱷湖 在縣城西南八十里東莞場,方圓數十丈,其深莫測,舊有鱷魚居之,故名。

雙女湖 在縣城東七十里,其中有鯉,其水匯。相傳昔有二女溺此,每晴霽則有雙鯉出沒,陰晦或見二女乘舟於湖上。

織女湖 在縣城東北一百一十五里黃曹村,上有小山,相傳織女之墓在焉。

鼓鎮龍潭 在縣城東三十里,其中有龍,上有龍王廟,歲旱禱於此前,有二石鼓。

深溪龍潭 在縣東南四十五里,源於深溪山,瀑布注而成潭,居人引以灌田,流於西北邑,士尹元泰結庵其上,按《縣志》:故老相傳,有龍居之,土人多禱雨於此,宋有然公隱於此山,時久旱然,公將自焚以禱雨,雨果應,今舊址猶存,張天師廣微書扁宗濂書院,山長張正子為作龍潭記,元帥羅璧書僉事趙興祖篆蓋石刻在龍潭焉。

虎頭潭 在縣東一百六十里惠州界,山險絕如虎頭,中有田焉。潭居其下,《新志》田嘗為盜所據,舊於山前置寨,今廢。

珊瑚洲 在縣南大海中,其下舊得珊瑚,故名。嘗有漁者於此下網得珊瑚樹,因名。陳璉詩:珊瑚生海底,偶為漁者得。至今洲畔月,長照水波赤。

龍穴洲 在縣南大海中,其上有石,有泉,其中有龍,有蜃,《舊志》嘗有龍出沒其間,春波澄霽蜃氣結為樓觀城堞人物車蓋往來之狀,人嘗見之,洲有三山,石罅泉流,番船回者汲以過海。合蘭洲 在縣南二百里海中,靖康場與龍穴洲相比,其上多蘭,旁有二石,海潮合焉。蜃氣凝焉。《舊志》謂之康家市,又有馬鞍洲,急水旗角洲大王洲上下橫當洲,並在大海中。

圓沙 在縣城西二里海中,昔有亭址,今廢。《舊志》:昔賴布衣改遷邑基,留讖云:後三百年,石龍過海,狀元出。又有云:沙頭圓,出狀元。

廉泉 在黃嶺之麓,泉出石罅,闊二尺餘,深尺許,味甘美。宋紹熙間,邑宰張勳築亭甃石扁曰:廉泉,按《縣志》:淳祐庚戌復有邑士南丁余天常重建,并記。歲久復壞,元皇慶壬子權縣郭應木仍以石甃作廉泉,銘刻石亭上,久廢,明天順七年邑令吳中重建亭,附見廉泉亭下。

瀑布泉 在縣南大嶺山,有石渠,長八尺餘,闊二尺,澗水注焉。懸瀉成瀑,灌民田幾三十里。觀音泉 在縣西南五十六里,清洌,春夏溢,按《縣志》:在東莞場南山,舊有觀音院,故名。

湯泉 在黃金洞之北藥勒村前,其水煖浴之可以去瘡,按《縣志》:鄉人以為烹燖之所。

紫霞泉 在縣西十里,《舊志》云:宋時有道人崔羽號紫霞真人游羅浮至此,擇地鑿井,得之,其泉洌冬夏不竭。

龍珠井 在縣南柵口,今湮。

龍舌井 在縣西十里英烈祠下,其水甘美,《通志》云:水湧如龍吐,又西一里曰慈濟井。

媚珠池 在南大步海,舊傳南漢時於此採珠,其下多珠故名。

水簾 按《縣志》:在彭洞山石巖上,有飛泉如垂簾狀。

潮水 按《縣志》:余襄公候潮武山有海潮序。東江堤 按《縣志》:在邑境東,接循惠每東江,夏潦暴漲,則瀕江之田嘗罹其害,宋元祐二年,邑宰李巖始於西湖,福隆水南石貝司馬頭京子山牛渡海等處,築長堤以捍之,後六十餘載堤漸圮,邑宰姚孝資重修,人呼姚提,刑堤蓋孝資後為提刑也。嗣是鄉人陳慶遠趙興邁趙善GJfont皆有修築之功,元大德乙未潦水衝壞福隆堤二十餘丈,成深潭,民廬漂蕩,大德丙申達魯花赤甘卜縣尹鄧榮併功塞築,仍舊至正初堤,復壞。邑令楊大舉復董治之,明洪武中差官修築,永樂宣德年間,仍歲修補,正統五年邑丞吉水周式董其事重築堤,始完固患乃免。

鹹海堤 按《縣志》:在察步等處,濱海之田鹹,潮泛浸,宋元祐四年邑宰李巖創築堤以護之。右二堤,按《縣志》:一障東江之衝突,一護鹹潮之泛浸,然東江堤所繫利害尤重,若察步烏沙壆則為鹹潮堤,李巖舊刻碑在許公巖,云:築堤凡有二條,延袤一萬二千八百有六丈,得田二萬一千二十八頃,端平《修堤記》亦云:故堤十有三條,而宋淳祐《修堤記》云:凡修舊堤萬五千九百九十丈,築新堤百八十丈,與《舊記》丈數稍異,今並存之。

從化縣

鷓鴣山 在縣城南五十里,兩峰如削,俗呼大小鷓鴣,其上多草木,多麂麋,多猿狖,又其南三里曰雞籠岡。

鳳凰山 在縣城東五十里,俗呼GJfont腦山,雲興則有雨,其獸多虎豹。

五指山 在縣城東北九十里,以形似名,其上多奇石,有木焉如棕櫚而小莖長葉,其實蒼綠,剖之有蚊翾然而飛,其名曰米子,按《縣志》:五峰相連如筆格,其中延袤甚廣,與龍門英德聯界俗傳山中有井,深不可測。

蜈蚣山 在縣城西四十里,其麓有鐵場坑,相傳舊嘗於此煮鐵,一名鐵場山,又西四里曰牧峒山,其南曰帽峰山,又南曰疊翠豅。

高雲紫草山 在縣城北五十里,多榛茅,按《縣志》:山甚高峻,望之色澤光紫如赭霞,多奇樹異卉,又東曰鷹嘴山,其巔有石曰燕石,亦有洞穴,可望而不可至。

圍腦山 其鳥多鷓鴣,按《縣志》:在縣西十里,其上有仰天池,相傳宋人避亂築圍山巔以居,今故址猶存。

雲臺山 按《縣志》:在縣北三十里,山巔平衍如臺,常有雲氣覆之,其上有洞穴,可容三十餘人,中多留題石刻。

石鼓樓山 按《縣志》:在縣東三里,有盤石,特起

溪水來注其前,匯而成潭,其上有大榕樹濃陰可愛,登之則一邑形勝盡在目前,知縣邢惟高建亭於其麓,名曰濟川,每歲立春預日迎土牛於此,以祀勾芒之神,蓋重農報功也。歲久亭圮,康熙十一年冬修復。

三將軍山 按《縣志》:三峰屹立,形勢雄峻,有類武士。

雙鳳山 按《縣志》:在縣東南四十里,雙峰崛起,形甚秀麗,與縣學相直,舊名大小鷓鴣,知縣唐世淳易今名,其陰為增城縣界。

水亭山 按《縣志》:在縣東五十里,有楊溪洞,洞據山巔,廣十餘丈,有石徑可至,上有石巖數十丈,敻出如船,下覆洞穴,有藤生焉。大如杯,其液如注,食之可已渴,故又名水藤,山中有留題石刻。

韶洞山 按《縣志》:亦曰王任嶺,在縣東五十里,洞之左有黑石數十,大如屋,正圓,其下流水繞之,蒼藤古木蔭映百畝,亦一佳景也。其陽有韶山精舍,有帶水泉流在大石GJfont中,望之如二帶,其下復有大石數級,水下注之,菖蒲芝蘭多生其中,殊為幽勝。

忠心山 按《縣志》:山中有流泉三級,下注於溪經石坎,則淙淙有聲,有壽字石丹井石寬廣數丈,鐫壽字其中,大可丈餘,有丹井深廣數寸,積水冬夏不涸,或竭取之,頃刻輒復注,又為GJfont腦山水,過鑽山有水潛行地中復出,即漈水也。北山 按《縣志》:在縣東北六十里上,有三峰峻拔入於雲漢,嘗有人持數日糧直造中峰之頂,見有仰天池數畝,隆冬水猶不竭,其中靈巖仙跡奇花異鳥不可勝紀,云:山巔有瀑布如積雪,其下有龍潭,瀑布飛流注之,其山半迤北深處有谷,曰蘭和洞,延袤數十里,與增城龍門聯界,登山者窮日之力而後可至,嘗有猺人自漳南來居此,山自云盤瓠之後持,宋元公據為證性,顓樸不為盜,然所至樹木誅伐無遺。不旬日,則山盡赭,近年英德汀漳之人以耕山種藍為業,時為盜出沒洞中,猺人始避徙去。

青幽山 按《縣志》:在縣南六十里,樹木森翳鬱,然陰幽東,抵增城界,其陰有仙壇石,上有仙人腳跡,又南曰銅鼓嶺。

秋楓山 按《縣志》:在縣南六十里,其上多秋楓樹。

武臺山 按《縣志》:在縣南八十里,兩峰相連,形甚峻削。

象山 在縣西三十里,以形似名。

百丈帶山 按《縣志》:在縣治北四十里,有泉自山巔飛,下界為兩道,望之如帶,其下為流杯池,兩帶飛流,有上下二級,其下匯為潭,深不可測,溢出淺處為池,可以流觴,中多澤蘭菖蒲異草朱鳥,遊者宜夏秋至,冬則寒氣侵人,不復可近矣。

龍潭山 按《縣志》:在縣西北三十里,有龍湫禱雨輒應,歲旱鄉民或投以鐵,須臾雲霧蓊勃大雨隨至,湫下繞出三四里許皆石澗,清流疏林掩映,自此分流至於縣後,溉田數百頃。

桂峰 按《縣志》:在縣北二百里,其上多產桂樹。帽峰 按《縣志》:在縣南六十里,一峰聳起如人之戴笠,峰上有神廟甚為靈應。

獅子峰 在縣城南一十五里,又其南二里曰鐵逕嶺,又南二十里曰獅耳嶺,以形似名,其上多瑰石。

插花嶺 按《縣志》:在縣北二百里,其上草木蓊茂,形如插花,岧嶢獨出俯視群山。

風門嶺 在縣城西一里,上有劉仙巖,是多林木,又其西九里有牛群石,按《縣志》:山甚崔嵬,風雨將至則雲蔽其巔,故又名風雲嶺。

分乳嶺 按《縣志》:在縣南十里,形如覆釜,與縣治相直。

猿啼嶺 按《縣志》:在縣東北五十里,山木蒙密多猿穴,又東為九珠山,九山相連,故名。其下有潭二,曰大甕小甕,山左右多青石,居民燒為灰,以糞田,甚膏沃。

月嶺 按《縣志》:形家者以為西江月,故云。豸角嶺 按《縣志》:在縣南五里,為邑之水口,山兩溪匯此合流,有塔在其上。

黎塘嶺 按《縣志》:在縣西三里,形狹而長,又西為瓦窯嶺。

東嶺 按《縣志》:在縣北六十里,自東嶺入為流溪之地,山四圍旋遶,僅餘一石逕可通行人,謂之木鵝逕,高山密林,上蔽天日,凡半日許乃得平處,其上有古墓或隱或見。

獅子嶺 按《縣志》:在縣南三十里,一首仰視如獅子,嶺旁有圓山如毬,名獅子毬,其上有巖,曰石學堂,多萬年松,及異草,又南曰螺岡,在縣南五十里,山如螺形,臨溪水濟渡之處,隔水為李石岐驛京師之陸路也。

西嶺 按《縣志》:在縣西南三十里,多赤石,可為柱礎,山巔鑿成池積水不竭。

鰲頭嶺 按《縣志》:右有白樹豅蝙蝠石,石穴中多蝙蝠,有黃白二色,其翅大五六尺者。

鳳凰嶺 按《縣志》:在縣東四十里,甚聳秀,世傳曾有鳳來鳴,故名,其陰有泉曰金井。

劉仙巖 按《縣志》:相傳有劉氏女於此上昇,其水盂存焉。冬夏積水常不竭,其米色如墨而不腐,謂之仙人糧,遊者多得之。

觀音巖 按《縣志》:巖舊無人跡,有僧夢禮觀音於巖中,翊日尋覓得之,遂龕觀音祀焉,故名。黃纛嶂 在縣城東北一百里,高大如展纛,故名。

燈盞石 按《縣志》:高廣丈餘,旁有古松其蔭數畝。

雞啼石 按《縣志》:在縣東二十里,高一丈五尺,方廣丈餘,相傳自他處飛來遇雞啼而止,故名。黃石洞 按《縣志》:相傳有仙人居此石,澗流水香美,多產菖蒲紫芝,故又呼為香水豅。

萬壽壇 按《縣志》:石GJfont寬廣可坐,嘗以聖誕日流觴於此,故名。

流溪河 源於乳源之流溪山,抵石門與清遠大水合入於海,按《縣志》:在縣北二百餘里,源於上五指山,流衍數十里為黃龍硤,又五十里曰驚灘,水中有石多觸行舟,又六十里曰草石逕,兩岸怪石相距,水激怒流,又四十里經縣前,又二百里乃至省城,入於海,水勢甚湍急,居民以樹木障之,作水車以灌田,其利甚廣。車製以竹為之,形如車輪,縛竹筒於四圍以汲水,其下置水槽,水激車運,自注槽中,不煩人力,廣州屬邑惟從增有之餘通潮汐漫流不能運也。

圃心湖 在縣南五十里,廣六十畝。

沙溪水 按《縣志》:在縣南五十里,源於清幽山,歷五十里經太平場入於溪。

曲江水 按《縣志》:在縣東南五里,一源於中心山,一源於概峒,俱在縣東五十里,又一源於藍糞山,歷五十里曰白芒潭,又五十里與前二水會,又十餘里至此與流溪合三水,皆清淺,不通舟楫,至此乃津渡之處,凡舟行皆從此泊發。鑽水 源於五指山,入於麓,復瀑而出,達於河,又其南曰白水汰,曰黃龍汰。

熱水 出流溪河之南,其水熱,《舊志》謂可熟生物。

黎塘水 按《縣志》:在縣西三里風門嶺下,一源於新開,數流經龍潭,一源於小坑,俱三十里,會於石磕,又五里至此繞出豸角嶺下,與流溪合。石榴花帶水 按《縣志》:在縣東北四十里,出石榴花帶,山下山多野石榴,每花盛開夾水相映。井岡水 按《縣志》:在縣南十五里,有雙井涌出山麓注於平田甘冽獨異。

龍潭 在縣城北三十里,相傳有龍潛於此。白水塘 按《縣志》:在縣北三十里,宋時鑿廣八十餘畝。

魚江塘 按《縣志》:在縣西二十五里,明洪武間鑿廣四十畝。

揚州寨塘 按《縣志》:在縣東五十里,明正德間築廣八十餘畝。

飯甑泉 按《縣志》:在縣北二十里,出西源嶺下,源泉觱沸,相傳有洗甑者,沒於龍潭,自此流出,故名。

湯泉 按《縣志》:有二俗名,熱水,一在縣北四十里,草石逕溪旁,一在縣東北九十里黃纛嶂下,其出如湯沸,可熟生物,有硫黃之氣,唐子西《白水山湯泉記》曰:或說炎州地性酷烈,故山谷多湯泉,或說水中出硫黃,地中即溫,初不問南北臨潼湯泉,乃在正西,而炎州餘水未必皆溫則地性之說,固已失之,然以硫黃置水中,水不能熱,則硫黃之論,亦未為得吾意,湯泉在天地間,自為一類,受性不必有待,然後溫也。

大涼井 按《縣志》:在縣北十八里,出三子嶺下,味甚清冽。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