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1332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卷目錄

 惠州府部藝文二

  十月二日初到惠州     宋蘇軾

  白水山佛蹟巖        前人

  同正輔表兄遊白水山     前人

  惠州近城數小山類蜀道春與進士許毅野步

  會意處飲之且醉作詩以記適參寥專使欲歸

  使持此以示西湖之上諸友庶使知余未嘗一

  日忘湖山也         前人

  和夢歸惠州白鶴山居作    前人

  江郊并序        前人

  西湖戲作          前人

  兩橋二首并引      前人

  殘臘獨出湖上        前人

  新年五首        前人

  湖上            唐庚

  白鶴峰感懷         前人

  登棲禪山          前人

  棲禪寺           前人

  遊西湖          楊萬里

  鶴峰故居         劉克莊

  過豐湖

  孤忠祠          林大欽

  遊西湖          郭子直

  鶴峰謁文忠祠       莊際昌

  永濟橋          韓日纘

  題南隱草堂        葉世任

  明聖橋           陳運

  大通橋           前人

  迎仙橋           前人

  西湖避暑         黎遵指

  西湖尋芳          林榕

  西湖夜飲         連國柱

  西湖春曉         黎應時

  友人西湖閒步        庾梅

 惠州府部紀事

 惠州府部雜錄

 惠州府部外編

職方典第一千三百三十二卷

惠州府部藝文二编辑

《十月二日初到惠州》
宋·蘇軾
编辑

彷彿曾遊豈夢中,欣然雞犬識新豐。吏民驚怪坐何 事,父老相攜迎此翁。蘇武豈知還漠北,管寧自欲老 遼東。嶺南萬戶皆春色,會有幽人客寓公。

《白水山佛蹟巖》
前人
编辑

自注,羅浮之東麓也,在惠州東北二十里。

何人守蓬萊,夜半失左股。浮山若鵬蹲,忽展垂天羽。 根株互連絡,崖嶠爭吞吐。神工自爐GJfont,融液相綴補。 至今餘隙罅,流出千斛乳。方其欲合時,天匠揮月斧。 帝觴分餘瀝,山骨醉後土。峰巒尚開闔,澗谷猶呼舞。 海風吹未凝,古佛來布武。當時汪罔氏,投足不蓋拇。 青蓮雖不見,千古落花雨。雙溪匯九折,萬馬騰一鼓。 奔雷濺玉雪,潭洞開水府。潛鱗有飢蛟,掉尾取渴虎。 我來方醉後,濯足聊戲侮。回風卷飛雹,掠面過強弩。 山林莫惡劇,微命安足睹。此山我欲老,GJfont勿厭求取。 溪流變春酒,與我相賓主。上連青竹竿,下灌黃精圃。

《同正輔表兄遊白水山》
前人
编辑

偉哉造物真豪蹤,攫土摶沙為此弄。擘開翠峽走雲 雷,截破奔流作潭洞。因隨化人履巨跡,得與仙兄躡 飛鞚。曳杖不知巖谷深,穿雲但覺衣裘重。坐看驚鳥 救霜葉,知有老蛟蟠石甕。金沙玉礫粲可數,古鏡寶 奩寒不動。念兄獨立與世疏,絕境難到惟我共。永辭 角上兩蠻觸,一洗胸中九雲夢。浮來山高回望失,武 陵路絕無人送。筠籃擷翠爪甲香,素綆分碧銀瓶凍。 歸路霏霏暘谷暗,野堂活活神泉湧。解衣浴此無垢 人,身輕可試雲間鳳。

惠州近城數小山類蜀道春與進士許毅野步编辑

會意處飲之且醉作詩以記適參寥專使欲歸使持此以示西湖之上諸友庶使知余未嘗一日忘湖山也         前人

夕陽飛絮亂平蕪,萬里春前一酒壺。鐵化雙魚沈遠 素,劍分二嶺隔中區。花曾識面香仍好,鳥不知名聲 自呼。夢想平生消未盡,滿林煙月到西湖。

===
《和夢歸惠州白鶴山居作》
前人
===痿人常夢起,夫我豈忘歸。不敢夢故山,恐興墳墓悲。

生世本暫寓,此身念念非。鵝城亦何有,偶捨鶴毳遺。 窮魚守故沼,聚沫猶相依。大兒當門戶,時節供丁推。 夢與鄰翁言,憫默憐我衰。往來付造物,未用相招麾。

《江郊》并序
前人
编辑

惠州歸善縣治之北數步,抵江少西,有盤石小潭,可以垂釣,作江郊詩云:

江郊蔥曨,雲水蒨絢。碕岸斗入,洄潭輪轉。先生悅之, 布席閒燕,初日下照。潛鱗俯見,意釣忘魚。樂此竿線, 優哉悠哉,物之變。

《西湖戲作》
前人
编辑

一士千金未易償,我從陳趙兩歐陽。舉鞭拍手笑山 簡,秖有并州一葛強。

《兩橋》并引
前人
编辑

惠州之東江溪合流有橋,多廢壞,以小舟渡。羅浮道士鄧守安始作浮橋,以四十舟為二十舫,鐵鎖石釘,隨水漲落。榜曰東新橋。州西豐湖上有長橋,屢作屢壞,栖禪院僧希固築進西岸,為飛閣九間,盡用石鹽木,堅若鐵石,榜曰西新橋,皆以紹聖三年畢工。作二詩落之。

群鯨貫鐵索,背負橫空霓。首搖GJfont雪江,尾插崩雲谿。 機牙任信縮,漲落隨高低。轆轤卷巨索,青蛟掛長堤。 奔舟免狂觸,脫筏防撞擠。一橋何足云,讙傳滿東西。 父老有不識,喜笑爭攀躋。魚龍亦驚GJfont,雷電生馬蹄。 嗟此病涉久,公私困留稽。姦民食此險,出沒如鳧鷖。 似賣失船壺,如去登樓梯。不知百年來,幾人隕沙泥。 豈知濤瀾上,安若堂與閨。往來無晨夜,醉病休扶攜。 使君飲我言,妙割無牛雞。不云二子勞,歎我捐腰犀。 我亦壽使君,一言聽扶藜。常當修未壞,勿使後噬臍。

昔橋本千柱,掛湖如斷霓。浮梁陷積淖,破板隨奔溪。 笑看遠岸沒,坐覺孤城低。聊因三農隙,稍進百步隄。 炎州無堅石,潦水輕推擠。千年誰在者,鐵柱羅浮西。 獨有石鹽木,白蟻不敢躋。似開銅駝峰,如鑿鐵馬蹄。 岌岌類鞭石,山川非會稽。嗟我久閣筆,不書紙尾鷖。 蕭然無尺箠,欲構飛空梯。百夫下一杙,椓此百尺泥。 探囊賴故侯,寶錢出金閨。父老喜雲集,簞壺無空攜。 三日飲不散,殺盡西村雞。似聞百歲前,海近湖有犀。 那知陵谷變,枯瀆生茭藜。後來忽忘今,冬涉水過臍。

《殘臘獨出湖上》
前人
编辑

幽尋本無事,獨往意自長。釣魚豐樂橋,採杞逍遙堂。 羅浮春欲動,雲日有晴光。處處野梅開,家家臘酒香。 路逢眇道士,疑是左元放。我欲從之語,恐復化為羊。

《新年》
前人
编辑

曉雨暗人日,春愁連上元。水生挑菜渚,煙濕落梅村。 小市人歸盡,孤舟鶴蹋翻。猶堪慰寂寞,漁火亂黃昏。

其二

北渚集群鷺,新年何所之。盡歸喬木寺,分占結窠枝。 生物會有役,謀身各及時。何當禁畢弋,看引雪衣兒。

其三

海國空自暖,春山無限青。冰谿結瘴雨,雪菌到江城。 更待輕雷發,先催凍筍生。豐湖有藤菜,似可敵蓴羹。

其四

小邑浮橋外,青山石岸東。茶槍燒後有,麥浪水前空。 萬戶不禁酒,三年真識翁。結茅來此住,歲晚有誰同。

其五

荔枝幾時熟,花頭今已繁。探春先揀樹,買夏欲論園。 居士常攜客,參軍許扣門。明年更有味,懷抱帶諸孫。

《湖上》
唐·庚
编辑

佳月明作哲,好風聖之清。湖邊得二友,夜話投三更。 煙露兩相濕,水天參互明。散衣芭蕉涼,曳杖桄榔輕。 星走拋餘光,山空答虛聲。歸矣不可留,過幽恐神驚。

《白鶴峰感懷》
前人
编辑

往事孤峰在,流年細草頻。但知其室邇,誰識所存神。 碑壞詩無敵,堂空德有鄰。吾今稍奸黠,終日酒邊身。

《登棲禪山》
前人
编辑

海雨山煙撥不開,眼前遮定望鄉臺。如何借得維摩 手,斷取南方故國來。

《棲禪寺》
前人
编辑

雨在時時黑,春歸處處青。山迴失小寺,湖盡得孤亭。

《遊西湖》
楊萬里
编辑

三處西湖一色秋,錢塘潁水及羅浮。東坡元是西湖 長,不到羅浮便得休。

《鶴峰故居》
劉克莊
编辑

嘉祐寺荒誰與葺,合江樓是復疑非。已為韓子騎鯨 去,不見蘇公化鶴歸。

《過豐湖》
翁夢鯉
编辑

春到江頭細雨霏,西湖煙景望中微。山藏古寺疏鍾 度,樹隱人家獨鳥飛。新水魚龍驚渺漠,大堤桃李競 芳菲。天寒不置習池酒,日夕長橋策馬歸。

===
《孤忠祠》
林大欽
===孤忠祠下拜冠裳,北望春雲幾夕陽。廟食不慚尊俎

豆,路碑留得好文章。江山有色長靈秀,草木無知也 感傷。百十年前雙眼孔,幾人生死為綱常。

《遊西湖》
郭子直
编辑

亭臺縹緲近城隅,選勝招遊興不孤。下走自慚非上 乘,南荒亦喜有西湖。千村紅樹秋容染,兩岸青山海 氣扶。何日畫船同載酒,與君訪隱入菰蘆。

《鶴峰謁文忠祠》
莊際昌
编辑

空山寂寂碧雲低,蘇子舊遊春夢迷。鶴似放來長作 伴,湖隨卜築便成堤。風流麗藻千年在,煙樹蒼茫一 壑棲。憑弔炎荒多勝蹟,從教莫恨黨碑題。

《永濟橋》
韓日纘
编辑

高堰凌通術,飛梁架急湍。形疑螮蝀合,勢似螭龍蟠。 跨去黿無力,鞭來石有瘢。斜陽溪水畔,清影到欄干。

《題南隱草堂》
葉世任
编辑

剩水豐湖破,排峰鼓角來。泉聲穿竹牖,山色戀荒臺。 蝶傍煙花杳,鷗遊水葉開。高人何所樂,隨意止青苔。

《明聖橋》
陳運
编辑

明聖微茫報曉鐘,禪棲于此証南宗。何人釣罷前溪 月,長嘯天南第一峰。

《大通橋》
前人
编辑

源有桃花澗有蒲,翛然一望恍蓬壺。忘機亭上群鷗 集,堪作人間水墨圖。

《迎仙橋》
前人
编辑

逍遙堂上迥超然,五色雲中迓列仙。幾度芳華洲上 望,玉簫吹徹洞中天。

《西湖避暑》
黎遵指
编辑

晝閒無事日偏長,趺坐披襟納晚涼。有客彈琴梅落 盡,逢僧說偈GJfont初揚。林幽處處啼嬌鳥,風靜枝枝送 畹香。明日有懷須共勉,肯教蘇子獨留芳。

《西湖尋芳》
林榕
编辑

十載名山五畝桑,鶴峰鱷渚偶尋芳。海棠昨夜開西 府,梅信先春到玉堂。度柳金衣歌宛轉,生花彩筆賦 長楊。龍飛筇竹穿桃浪,騰踏紅雲出水鄉。

《西湖夜飲》
連國柱
编辑

風景西陵日,簫聲幾處聞。停歌還待月,遊舫直披雲。 出浦煙光亂,過橋夜色分。一時催點燭,軒幌共氛氳。

《西湖春曉》
黎應時
编辑

西湖春半曉山青,四望風光入畫屏。荔浦枝頭猶掛 月,菱溪波底尚涵星。鶯啼弱柳渾藏影,塔起扶桑始 著形。蜑艇微茫衝菡萏,一聲款乃破蒼冥。

《友人西湖閒步》
庾梅
编辑

六橋芳草碧煙生,閒向春光斂屨行。近水看花鷗暗 覺,穿雲採藥鹿遙驚。風高幽澗泉聲細,雨歇長堤柳 影輕。曾與芰荷相約否,鶴峰初月照人明。

惠州府部紀事编辑

《府志》:秦始皇帝三十三年,遣任囂、趙佗擊南越,平之。 置三郡,以囂為南海郡尉,佗為龍川縣令。其後囂病 亟,假佗尉事。佗遂舉兵絕道,殺秦所置吏,據郡以叛。 自尉佗初王,後五世,九十一歲而國滅。本其興,實始 龍川。

《明一統志》:隋開皇中,趙師雄遷羅浮,一日,天寒日暮, 在醉醒間,於松林酒肆旁見一女人,淡妝素服出迓 師雄,時已昏黑,月色微明。師雄與語,言極清麗,芳香 襲人。因叩酒肆門相與飲,少頃,有一綠衣童來,笑歌 戲舞,師雄醉寢,但覺風寒相襲,久之,東方已白,起視, 在梅花樹下。上有翠羽啾嘈相顧,月落參橫,但惆悵 而已。

隋煬帝大業十三年,俚酋楊世略據循州。唐武德元 年,楚王林士弘遣其弟藥師圍循州,楊世略破斬之 士弘降。

唐武后時,遣使羅浮採藥,會迷路。使者禱於山神。是 夕,群象踏山,遲日路開。建平雲閣,學士張鷟立碑記 其事。

大曆八年秋九月,循州刺史哥舒晃反,十年冬十一 月,嶺南節度使路嗣恭克廣州,舒晃伏誅。

會昌五年,遣中使迎道士鄧元起於羅浮山。時道士 趙歸真特承恩禮,諫官上疏論之,歸真自以涉物論, 遂舉羅浮道士鄧元起有長年之術,帝遣中使迎之, 由是與衡山道士劉元靖及歸真。堅排釋氏,而廢佛 寺之請行焉。

六年夏四月,流道士軒轅集于嶺南。

大中十一年冬十月,遣使迎軒轅集於羅浮山。 後唐天成間,羅浮民掘地,獲一古劍,有文曰己與水 同宮。王將耳口同,尹來居口上,山岫護重重。以獻偽 主劉隱,國人莫之辨。及宋平廣南,競傳其言,知者云, 太祖以己亥年降誕,是己與水同宮也,耳口王為聖, 尹口為君,重山為出,蓋己亥年聖君出也。

長興中,南漢主建天華宮於羅浮山之西,有甘露、羽 蓋等亭,雲華閣。命中書舍人鍾有章作記。初,南漢主 夢神人指羅浮山之西。去延長寺西北,有兩峰相疊,一洞對流,可以為宮。訪之,得其地。又夢金龍起於宮 所,遂改為黃龍洞。此地即葛仙西庵。至宋朝革命,四 方僭叛以次誅服。劉氏懼焉。將欲潛遁羅浮為狡兔 之穴,又命於增江水口鑿壕通山,往來山峒倉卒為 舟航之計。開寶四年,乃始歸命,則知劉氏為寶宮於 山間,無事則為臨賞之樂,警急則為逋逃之所。其計 窘矣。

晉高祖天福七年,南漢光天元年也。秋七月,循州盜 起,漢主玢遣其弟弘昌、弘杲討之,不克。先是有神降 於博羅縣民家,縣吏張遇賢事之甚謹,時循州盜賊 群起,莫相統一。共禱於神。神大言曰張遇賢當為汝 主,於是群盜共奉遇賢,稱王,改元。攻掠海隅,然遇賢 年少無他方略,諸將但告進退而已。漢遣越王弘昌、 循王弘杲討之,戰不利,為賊所圍。指揮使陳道庠等 力戰救之,得免,走東方,州縣多為遇賢所陷。

《龍川縣志》:宋太平興國間,龍川義城鄉民樵於山間, 偶拾青石一片,疑可為硯。俄視其上,有字讖云浮丘 頂上彩雲籠,探花引出狀元公。至天聖初,果有彩雲 時籠霍山浮丘之頂,後羅孟郊曾楷同登,天聖八年, 王拱辰榜進士,而孟郊以探花及第,山靈示讖之驗, 有如符驗焉。

《明一統志》:古成之,河源人。簡靜力學時,嶺嶠文風未 振,每取士,合一路以一人薦。雍熙初,成之充賦督府 勸駕詩云寰中有道逢千載,嶺外觀光只一人。後登 端拱初進士。

皇祐四年,惠州盜起,廣東轉運使王罕收募為兵,遂 討廣寇儂智高,走之。初,儂智高寇廣罕,行部在潮。廣 守仲GJfont自圍中遣書邀罕,罕報曰吾家亦受困,非不 欲歸,顧獨歸無益,當求所以相濟者。遂還惠州,州之 惡少年正相率為盜,里落驚擾。惠人要罕出城,及郊, 求救護者數千計。罕擇父老可語者,問以策曰吾屬 皆有田客,欲給以兵使,相保聚。罕曰:有田客者如是 得矣,無者奈何。乃呼耆長發里中民補壯丁,每長百 人,又令邑尉增弓手二千。丁已,集乃募有方略者,許 以官秩金帛,使為里首。久之無至者,有婦人訴僕奪 釵珥,捕得之,并其徒十八輩,皆梟首。置道左,使人傳 曰:此耆長所發壯丁不肯行者也。觀者大怖,遂應命。 得六百人。尉所部亦至於是,染庫帛為旗,授之。割牛 革為盾形柔之湯中。削竹籤十六,穿于革,以木為鼻, 使持以自蔽。斷苦竹數千,銛其末,使操為兵。悉出公 私戒器,仍檄屬城倣行之眾。大振。向之惡少年,皆隸 行伍,無敢動者。惠之盜,不討而平矣。乃遂簡卒三千, 建旗伐鼓,順流而下。及將至廣,悉眾登岸,斬木為鹿 角,積高數仞。營于南門。智高擁黃蓋臨觀,相去三十 步,見已嚴備,不敢犯。罕遂排門而入。智高解去時,南 道郵驛斷絕,罕上事不得通,而提點刑獄鮑軻遁,處 南雄,數具奏。及賊平,軻受賞,罕謫監信州酒。安撫使 言罕實有功,復以為西路轉運使。

《明一統志》:治平中,陳偁知惠州,築堤扞江,西湖魚鱉 蒲蓮之利悉歸於民,歲免緡錢,凡五十餘萬。

《宋史·哲宗本紀》:紹聖元年夏四月,貶蘇軾為寧遠軍 節度副使,惠州安置。

《東坡紀年錄》:紹聖元年九月二十六日,艤舟泊頭肩 輿入羅浮山寶積寺,禮天竺瑞像,作羅浮題名及遊 羅浮示過詩。十月十日,至惠州寓合江樓。十三日,與 程鄉令侯晉叔、歸善簿譚汲游大雲寺,埜飲萬家春 於松下,設松黃湯。十八日,遷於嘉祐寺松風亭。十一 月二十六日,松風亭梅花盛開,作詩造桂酒成。十二 月十二日,與過遊白水山佛跡院,浴於湯池作記并 詩。

二年三月四日,遊佛跡巖。九月十九日,遷居合江樓。 是年,公與陳季常書略云,自當塗聞命,獨與幼子過。 及老,雲并二庖婢過嶺到惠,將半年,風土食物不惡, 吏民相得甚厚。與徐得之書云,到惠已半年,凡百粗 遣,既習其水土風氣,絕俗息念之外,浩然無疑,殊覺 安健也。

三年三月二日,卓契順至惠州,以諸子書來,得書逕 還,問其所求,答曰契順惟無所求,而後來惠州,若有 所求,當走都下矣。苦問不巳,乃曰:昔蔡明遠鄱陽一 校耳,顏魯公絕糧江淮之間。明遠載米以賙之。魯公 憐其意,遺以尺書,天下至今知有明遠也。今契順雖 無米與公,然區區萬里之勤,倘可以援明遠之例,得 數字乎。公為書淵明歸去來辭以遺之。五月二十日 復歸于嘉祐寺。

四年三月十四日,白鶴新居成,嘉祐寺遷,循惠二 守訪於新居。四月,責授瓊州別駕,被命即行。

《府志》:紹興二年夏四月,海盜陳顒圍循州,焚龍川縣, 尋遁。冬十一月,顒復犯循州。十二月,虔賊謝達犯惠 州。

三年,海寇GJfont盛犯循、惠等州。命集諸路兵討滅之。 德祐二年秋八月,文天祥兵潰,走循州。秋八月,元兵至,惠州藍通判力拒,死之。

三年春三月,文天祥至循州,散兵頗集屯于南嶺,遂 復惠州。

《明一統志》:洪武初,陳敬為龍川知縣時,盜起為患,都 司官欲統兵來勦,敬與邑人謀,請先圖之,密遣人誘 賊首下山,擒之。不費斗糧,不折一矢,民賴以安。 《府志》:黃廷新,潮人。寓興寧東郊。少遇異人授祕術,得 遁甲法,亦粗知書義。家故貧,業屠以自污口不言技 術,時或露其一二,不能終隱也。成化中,長樂尉江璟 署縣流賊攻城,久,廷新以遁法解其圍。

隆慶六年十月,大舉征山寇。總兵張元勛將之,兵備 僉事顧養謙臨戎于永安。萬曆元年,總督侍郎殷正 茂移鎮惠州。正月二日,大軍分道而進,前後斬首一 萬六千八百餘級。三月,班師。五月餘,賊復破下圍,殺 掠甚眾。蓋班師速,餘孽未芟而蘊崇也。總兵張元勛 提兵再臨,賊遁,至十二月始平。

惠州府部雜錄编辑

《容齋隨筆》:東坡初赴惠州,過峽山寺,不值主人,故其 詩云:山僧本幽獨,乞食況未還。雲碓水自舂,松門風 為關。石泉解娛客,琴筑鳴空山。既至惠州,殘臘獨出, 至西禪寺,不逢一僧,故其詩云:江邊有微行,詰曲背 城市。平湖春草合,步到棲禪寺。堂空不見人,老GJfont掩 關睡。所營在一食,食已寧復事。客行豈無得,施子淨 掃地。松風獨不靜,送我鼓吹後。寂寞冷落之味,可以 想見,句語之妙,一至如此。

《萬花谷》:東坡在惠州,自造酒,名羅浮春。以惠州有羅 浮山而得名。

《府志》:郡城南十五里有筆架山,三峰森竦其東北,特 立而秀,俗謂之大小尖峰聳掛山榜,外面郡庠。小尖 峰聳天馬山,外面歸邑庠,歲大比清夜,有珠如斗,下 上峰間,瑩然光彩。相傳謂之驪光。視其多寡以占舉 子之名數。又博羅縣浮碇岡與獅峰相應,獅峰下龍 潭藏有驪龍,每大比則吐珠,珠一出則一應,或至六 七,皆不爽之。又云黃甲峰在象山之右,旁峰俱伏,獨 此峰尖出。大比則有驪光,人以之占科第。《河源縣志》 云:驪珠當科舉年先于五六七月間,有光見於桂山 或梧桐山,望之如驪珠。然大者如鏡,小者如彈丸。 禹平水,土分為九州,則惠為揚州分徼,雖禹跡末經 而厥貢金三品、瑤琨、篠簜、齒革、羽毛、卉服、織貝、橘柚, 皆南海物,惠故鮮物產,然多柚,三品之金亦往往有 之。禹之書以貢名篇,所以著其底慎之意,惠方物幸 列貢,乃聖神心精所貫也,何論跡哉。

豐湖在州之西百餘步,廣袤可十里,亦名西湖。按鵝 城豐湖詩集宋元豐癸亥,太守林侯俛所為序云湖 之潤溉田數百頃,蓬葦、蒲魚之利歲數萬。官不知禁, 民之取于湖者眾,其施豐矣。是以謂之豐湖。則豐湖 之名舊矣。又按東坡守杭、守潁,皆有西湖。秦少章詩 云十里薰風菡萏初,我公所至有西湖。欲將公事湖 中了見說官閑事,亦無後,謫惠州,亦有西湖。楊誠齋 詩云三處西湖一色秋,錢塘汝潁及羅浮,東坡元是 西湖長,不到羅浮便得休。則謂之西湖,亦有可據。舊 說謂豐湖本名鱷湖,非也。蓋永福寺謂之鱷湖,乃鱷 所潛之地,非豐湖通謂之鱷湖也。

紹聖元年秋七月,徙化州別駕蘇轍于循州詳流寓 傳,按轍安置化州在紹聖四年二月,是年六月改明 年為元符元年,而考轍二年夏秋俱在循州。有紀事。 其移循當是元符初,而紀傳未著,姑附於此。

小說東坡詩敘事言簡意盡,惠州有潭,潭有潛蛟,人 未知信也。虎飲其上,蛟尾而食之,俄而浮骨水上。人 方知之東坡以十字盡之,云潛鱗有飢蛟,掉尾取渴 虎。言渴則知虎以飲水而召災,言飢則知蛟食其肉 矣。

《水經注》:郭景純江賦云:爰有包山,洞庭巴陵地,道潛 陸傍,通言洞庭南口有羅浮山,高三千六百丈,浮山 東石樓下有兩石鼓,扣之清越。所謂神鉦者也。事見 《羅浮山記》,蓋《山海經》浮玉之山,世以為包山在洞庭 者,因浮玉近似羅浮,故誤至此。

惠州府部外編编辑

《啟蒙石記》:秦霍龍,龍川人。始皇時避亂卜隱太乙山 岩,遇真人授以金液還生丹。後遇瘴,濟人,名傳於世。 後人名此山曰霍山。

《博物志》:真卿為盧杞所陷,令單車問罪於李希烈,上 遣促裝,東邁內外。知公不還矣。親族相餞于長樂坡。 公謂諸姻族曰:吾早典郡於江南,曾遇道士陶八八 授與一刀圭碧霞丹,令服之,自後體健,至今不衰,謂 我七十上有厄,如有即吉,他日待我於羅浮山,得非今日之厄乎。公至氾水,忽逢陶,笑謂公曰吉吉。遂指 嵩少而去,公至汴州。希烈僭號,使人害於近郊。及希 烈敗,詔得歸葬。偃師北山。後有商人至羅浮,忽見兩 道人樹下圍棋,一道士謂商人曰:子何人。對曰:洛陽 人。道士笑曰:奉寄一書達吾家也。立付札一封,題寄 偃師北山顏家。商人至偃師,詢所居,即塋莊也。守冢 老蒼頭得書,大驚曰:先太師親翰也。因以藏于室。子 孫選吉日發冢開棺,即已空矣。於是子孫竟往羅浮 求之,竟無跡。

《續紀怪錄》:故淮海節度使李紳,少與二友同止華陰 西山舍一夕,林叟賽神來邀,適有疾不往。夜分雷雨 甚,紳入至深室,忽聞堂前有人聲,乃一老叟,眉髮皓 然,在東床上。青童執香爐於後,紳知其異人也。出拜 之。老父曰:我唐若山也,亦聞吾名乎。吾處北海久矣。 今夕北海群仙會羅浮山,將往焉。遇華山龍鬥,散雨 滿空,吾服藥者,不欲令霑服,故憩此耳,子非李紳乎。 曰:某不名紳。老父曰:子合名紳,字公垂,在籍矣,能隨 我一遊乎。紳曰:平生之願也。老父喜。頃,風雨霽。袖抽 出一簡若笏,拽之,長丈餘,闊數尺,綠捲底拗,宛若舟 形。令紳居其中,戒勿偷視,但覺風濤洶湧似汎江海。 逡巡舟止已在一山前,樓殿參差,藹若天外。簫管之 聲,寥亮雲中。端雅士十餘人迎指紳曰:何人也。叟曰: 李紳耳。群士曰:異哉。子能隨我遊乎。紳曰:恐在黃初 平,貽憂兄弟。未言間,群士已知曰:子念歸,不當入此 居也,美名崇官,外皆得之。紳復遍拜,有一物若驢狀, 近身乘之,又覺從于風濤之上。頃之墮地,仰視星漢, 近五更矣,似在華山北。行數里,逢旅舍,乃羅浮店也。 自是改名紳,字公垂。果登甲科翰院,歷任郡守。 《博物志》:李終南自云住羅浮山,李德裕好服餌,終南 曰相公好服丹砂,但促壽耳。懷中出小玉象,如拳許 大。曰:可求瑩者致象鼻,下服後,復吐出,方可餌乃純 陽之精也。凝結已三萬年。今以奉借,惟忠孝是念,毋 致其咎,又出金象曰:此是雌者,與玉為偶。德裕如其 言,果不謬,服之,顏色愈少,鬚髮如漆。迺求采姝女御 數百人,其後南遷鬼門關,逢終南。怒索二象。曰不記 吾言,固當如此。德裕俛首不予,至鱷魚潭,風雨晦冥, 玉象自船飛去,光焰燭天。金象從而入水,德裕至朱 GJfont飲恨而卒。 《龍川縣志》:正統中,龍川所百戶張廣無嗣,禱於霍山, 夢第八位支伽羅漢,降為己子。次年冬生一子,名本 正,長性敏。襲職。既娶,生一子,數月,正即遘病卒。是日, 本鄉人遇正於途,乘白馬如平昔至地名張坊,適邑 人生員藍碧赴縣,與本正駐馬道傍,款曲相敘。本正 袖出書一封,再拜曰:願為告老親提攜寡婦孤兒。藍 曰:君何往,乃有此囑。曰:歸霍山。藍曰:霍山咫尺路也。 張曰:君至余家開緘,遂悉之矣。分袂,藍到縣,詢知本 正其日五更死矣。驚怪之,夜至其家,尚未斂。以書告 其父,閱之,果本正手筆。皆丁寧永訣之詞。有詩一絕 云:離卻山門十八年,雙親慈愛阿嬌賢。那堪西路歸 風急,空染塵埃半世緣。吁嗟亦異矣。

《府志》:白沙觀音堂尼媼偕婦輩,登飛雲頂上寓目,有 一女徒步而來,離伴稍遠,忽見堂堂大路花木夾道, 信步而行,行絕處見懸崖萬丈,跨一小橋,非木石所 作,如鐵狀,險不敢渡。回首招伴,不見前跡。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