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1410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四百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千四百十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四百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一千四百十卷目錄

 柳州府部彙考四

  柳州府風俗考

  柳州府祠廟考寺觀附

  柳州府驛遞考

  柳州府兵制考

  柳州府物產考

職方典第一千四百十卷

柳州府部彙考四编辑

柳州府風俗考    《通志》《府志》合載编辑

本府馬平縣附郭

《圖經》:柳連湖湘,風俗與全永不遠。民淳事簡,俗阜物庶,視他州為樂土。

唐韓愈羅池廟碑民業有經,公無負逋,嫁娶葬送,各有條法,出相友弟,入相慈孝。

柳宗元《柳州文廟記》:學者道堯舜孔子,如取諸左右。執經書,引仁義,中州之士,時或遜焉。《大雲寺記》:越人信神而易殺傲,化而偭仁。病且憂,則聚師巫,事雞卜。董之禮則頑,束之刑則逃。今雖漸革,谿峒猺獞猶有之。

宋曾子固送李才叔序:柳州物產之美,皆絕於天下,人少GJfont訟,喜嬉樂。汪藻《學記》:大觀中士,之絃誦者至三百人,為嶺南諸州最。

《府志》:山高水清,地瘠人貧,民僅二三,猺獞居其七八。去城十里則有獞,五六十里則有猺狼狑犽之屬,皆槃瓠種類。不知禮法,蠻悍難制,其俗駕板巢居,下頓牛畜,三時耕作,農隙竊攘,亙古至今,俗使然也。

力田務本,習射好學,剛悍信直,樂音閑美。雒容縣

居萬山之中,獞多漢少。不尚讀書,只信巫鬼。稍有睚眥,即率眾相GJfont。喜報仇,不知播種桑麻,惟耕田為活,輸租之外,剩以贍口。以至窮者類多,且以山為田,又無溝澮蓄水灌溉,倘雨澤愆期,禾苗立槁。

羅城縣

相傳高辛氏時,有寇為亂,帝下令能得其首者,妻以女。槃瓠俄銜其首至,闕遂妻之,生六男六女。其後蕃盛,今男婦衣皆左衽,音語各別,或其遺種,未可知也。

柳城縣

獞八民二,習俗純雅相半,猶知禮法。獞俗椎髻卉裳,攻擊GJfont暴,男女歌歡,父母不禁,真荒徼也。懷遠縣

民多愚鹵,樂復仇,雖數世必報。宰殺食生,木刻傳信,婚姻以牛為禮,農隙則男女蘆笙行歌為樂,病惟祭鬼,不服醫藥。

融縣

《通志》:融在柳州上游,氣候與湘湖不殊,民俚直尚信,士淳朴知學。

《府志》:俗尚淳樸,檳榔為禮。猺獞相半,事簡易治。《縣志》:服飾朴素,男女有別。士尚儒雅,女務紡績。《象郡志》云:民不事蠶作,以績麻織布為業。來賓縣

地瘠邑衝,獞多民少。俗尚剽競,不習禮義。象州

猺獞作蠻玩法,或依山附谷,頑抗官府。或避差拖糧,勢同化外。但知耕種收穫,別無生業。究其箐林險隘,接壤修仁縣。七八排,頗被其虐。武宣縣

《輿地志》:武宣民不住地,架板為樓以居。下頓牛畜。士尚敦朴,民好逸樂,信巫鬼,其遠離城郭,皆愚獞負固,而居農隙,竊攘山。內又有猺人山子二種,猺人深住山中,山子不事耕種,善藥弩,攻獵為生。化導莫改,性使然也。

賓州

《古誌》:猺狼雜居,喪祭無禮。宋明以來,薰染王教,科貢蟬聯,貤封旌表,間亦有之。然不通舟楫,民俗樸拙,不諳商販,家無積蓄。衣惟苧布,居無大室,病不服藥,惟事巫鬼。

宋進士《題名記》云:賓俗有冠冕之遺風,陶乎禮義,有聖賢之餘化,尚乎詩書。

遷江縣

狼猺蠻獞,雜居錯處。惟好仇殺,睚眥必報。其俗倍巫重鬼,病不服藥,訟不經官,架板為居,不習詩禮,不勤生業,不種雜糧。所以官無二牛,廩無餘粟,豐年止充一歲之食,倘遇旱潦,愚者鬻妻賣子,黠者猶有叵測之患。

上林縣

林邑土膏,較之他邑頗腴。但以氣炎土燥,故穀不宜於麥,樹不利於桑,地性使然,人力不能強也。曩者俞公寅嘗給麥種,教民樹藝,然苗而不秀,有明徵已。其俗男女並耕,趁墟為業,土著之民,惟勤農務,兼事詩書。冠婚喪祭,一遵古禮,若感化鄉與上下無虞鄉等圖,人性最馴,每歲節序元旦,設香燭,被吉服,拜天地君親師位及宗族。鄉黨交賀,盡日而止。迎春日,競看土牛芒神,或插春鞭春花於門首,謂之散春。元夜亦有燃燈敬神嬉遊為樂者。清明節,男婦掃墓。祭畢,則就墦間,或崇坡曠野,藉地暢飲,以為踏青之樂。三月三日,真武誕辰,建齋設醮,或俳優歌舞樂工,鼓吹三日夜,謂之三三勝會。至期送聖,群放花炮,酬神觀者,競得炮頭以為吉利。且主來歲之緣首焉。五日雖泛龍舟,然亦析艾泛蒲,以佐角黍。六月六日為青苗會,祀田公田母,以祈有年。七月中元,祀先報本,極盡誠孝,比戶皆然。一年大節無以過此。元旦除夕,不能及也。每當春秋仲月二日,里鄰祀社,以盡祈報之誠。其建社也,壘甓為壇,立石為主,朝夕焚禮,綽有古風。若爭訟,兩不相下,則擇顯赫神靈,叩廟設誓,限日求報,有驗者,訟即得理,眾皆直之。或遇疾病,不服醫藥,輒延鬼師歌舞祈禱,謂之跳鬼。婚聘必用檳榔,以當委禽,凡有交際,亦以檳榔為先。客至茶話及宴會,俱用以致敬。其宮室,類多築土剪茅,儉陋自固,但山風多厲,竹木易朽,風之所刮,蛀即生焉。木中軋軋有聲,不數年即當一易。凡取竹木,須於七八兩月,採伐漬之污水中,累月方免生蛀,故有七竹八木之諺。其民皆安土重遷,不逐末服賈,三日一趁墟,悉任婦人貿易。男子怠惰嬉遊,不勤生理,蓋素所習慣然也。性喜爭訟,其見事生風,刁唆誣誑者,比比皆是。倘與人仇隙,雖睚眥必報,不惜身命,或先服斷腸草,或藍靛草根,急奔赴仇家,取水立飲,頃刻毒發而死。其服斷腸草者,七竅流血,遍體青腫,猶易相驗。若服藍根,止口流白沬,面色微青而已,不現種種惡相。蓋以兩草不同,一則斂藏在內,一則發露於外故也。聞之土人云服斷腸草者,不飲水猶可救,蓋毒尚未散行,凝聚一處。速用白鴨血或生羊血灌之,輒裹惡物吐出,少遲無及矣。至藍根,則不知用何解法。更有一種刁頑,圖賴人命,或將死人取佛桑花塗擦其要害處,肌理即轉紫黑,儼若傷痕,欺罔官府,以恣其婪詐。採風問俗者,不可不知。

諸蠻種落不一,皆古槃瓠之種也。相傳南越王有犬名槃瓠。王被擒,其國母出令,有能脫王歸者,當以王女妻之。槃瓠聞言,欣然往竊負而逃,遂妻以女。槃瓠納諸巖谷間,與之交,生子數人,曰猺,曰獞,曰獠,曰狼,曰狑,曰狪。各成一族,自為部落,不相往來,故猺人多槃姓。嫌犬父不雅,改為盤,且冒稱盤古。後因盤瓠字音相近,而假託之,其實非也。《通志》云:南斗東南四星,曰狗國。唐僧一行係之南越,乃恍然曰有是哉。在天成象,在地成形,造化且然,何惑乎斯言也。今自桂林以下,歷永福至柳郡十二屬中,猺獞錯處者十居其八九。至賓州崑崙關,截然而止,豈非分野有定限,故其所處,亦有軫域也。林邑諸蠻,曰猺、獞、狼人、山子四種。猺與山子絕相類,男女皆裸跣,夫婦野合類獸。無版籍定居,惟斫山種畬,雜取為糧,或藝藍採蕈。與土人貿易,則獵山獸以續食。食盡,又移一方。其上下嶺谷,履險若飛。負載者悉著背上,繩繫於頸膊間,僂而趨,與人異。婦人有孩提者,悉刺花布為襁褓,負背而行,多聚處大明山中。狼人,楚產也。洪武間,粵西不靖,詔發狼兵以擊之,遂分屯其地,今十三堡俱係狼兵。男婦文身跣足,衣斑斕布褐,有戶口版籍,較之猺獞稍為淳良。但有蠱能毒人,然亦不輕試也。獞人椎髻徒跣,生理一切簡陋,或為傭以自給,婦人衣短衣長裙,色皆青黑無文。竹笠衣角間,悉綴鵝毛為飾,敞其襟,織碎花抹胸以障兩乳。居室茅緝而不塗,橫板為閣,上以棲息,下蓄牛羊豬犬,謂之麻欄,即欄房也。子壯,妻婦別欄另爨。娶日,妻即還父母家,或與鄰女作處數年回。時間與夫野合,覺有娠,乃密告其夫作欄。生子後,乃居夫家。少婦於春時,三五為伴,採芳拾翠於山椒水湄,歌唱為樂。少男亦三五為群,歌以和之。相得者,男即備紡車彩扇畫傘及簪珥環釧以贈,婦人亦視其厚薄,答以衣冠巾帶草履之類,謂之拜同年。復另擇吉期,傳之各獞。至日,婦家設饌,具攜酒榼齊集通墟,與相得少

年大嚼劇飲。薄暮挽手,邀入其家,留宿三夕,然後牽別。士女狂走如雲,動以千百計,謂之會同年。六月六日,祀田公田母,必割雞釃酒,造角黍如斗大,又以耕夫裏衣及縛牛繩索并,列以祭,謂之收人牛魂,恐其終歲勤動驚悸失神也。平日出入行墟,必佩帶刀鎗,挾持火炮。或有白晝肆行搶掠者,或於昏夜縱火,焚燬室廬,乘勢搶掠子女及其牛畜,或攻打村莊,各棄田廬以遁,因即其村據之。所劫子女,或藏匿深峒,或轉售他鄉。及慣行通賊之人,以為奇貨可居,羈以待贖被劫之家,輾轉出銀買蹻,通線探訪得,實任其勒價贖還。其積怨相仇,纖芥不已,雖同類必復,至十數世而猶不息者。如索負不遂,或與人有隙,則在途要截。平民及過往旅商而禁之,謂之趫對。備嘗慘酷,逼令將銀錢贖命,飽其谿壑而後已。甚至挖墳盜骨,立木於塚前,詭書名姓,憑空嫁禍於人。獨中元節,人人刲牛擊豕,祀先三日,其報本追遠之誠,猶與良民無異。數日內,一切不入城市,不上墟場,懼為鬼所攝使之擔負也。八月望夕,以月之明晦,自卜行止。如中秋無月,即懽呼宰牛,祈神許愿,暢飲終夜,以為三冬出沒之佳兆焉。大抵猺狼山子,各安族類,不思侵侮平民,其為患者,莫甚於蠻獞云。

柳州府祠廟考     府縣《志》合載编辑

本府馬平縣附郭

山川壇 在城外東北。

社稷壇 在城外西北。

厲壇 在城外東北。

城隍廟 在城內衙右。

梓潼閣 在玉皇閣右。

關帝祠 在北門外。

劉賢良廟 在府城西。祀柳州司戶劉蕡。宋守臣許申奏建,賜額曰賢良,後廢。明永樂間,僉事劉長吾復建之,尋廢。成化間,參議黃塤改建。柳侯祠 在府城東,舊名羅池,祀唐刺史柳宗元,有韓愈碑。明永樂間,將軍韓觀駐車是地,夜夢一人愨頭來謁。覺而問之,有答者曰:此柳侯之神。公往謁祠,見其頹圮,乃命工重修。嘉靖間,知府楊琅重建。

雷塘廟 在柳州府雷山。兩崖雷水出焉,能興雲氣,作雷雨。邑人因依塘立廟,禱之輒應。唐柳宗元有禱雨文。

真武樓 即北城樓。

山公祠 在雷祠左。

三官殿 在城外東隅。

五顯祠 在城內。

張忠簡祠 在城內。

計氏貞烈祠 一在府學右,一在柳侯祠左,今俱廢。

雒容縣

山川壇 在縣東。

社稷壇 在縣東。

城隍廟 在縣西。

雷王廟

新聖廟

北府廟

婆王廟 俱在東附郭。

羅城縣

風雲雷雨山川壇 在東門之郊。

社稷壇 在城內西北。

厲壇 在城外東北。

城隍廟 在城西北。

土地祠 在儀門東。

雷王廟 在東門外龍潭上。

柳城縣

風雲雷雨壇 在南關外。

社稷壇 在北關外。

城隍廟 在縣後。

關帝廟 在城內學東。

真武祠 在北樓。

柳侯祠 在縣外西南隅。久廢待修。

雷王廟 在感德寺左。

土地祠 在儀門內左。

文昌祠 在南樓。

五顯廟 在邑東城外。

槃瓠廟 在西一西九平西等里,猺獞建祠,歲時祭享,訛傳為盤古。

懷遠縣

城隍廟 在北門內。

關帝廟 在東門外。

梁吳侯王廟 在南門外。

三王廟 即夜郎王祠。一在縣北門外,一在老堡對岸,土人禱之,其應如響。

融縣

山川壇 在南門外。

社稷壇 在西門外。

城隍廟 在縣右。

關帝廟 在縣右。

真武廟 在縣北。

香山廟 在西門外。

來賓縣

城隍廟 周圍餘舍俱經兵火,僅存神祠一間,以供香火。

象州

城隍廟 在州治右。

甘將軍廟 去州里許。

甘王廟 在南門外。

楊先生祠 在象州學東。祀計使楊方。宋嘉定間建,毛伯溫記。

武宣縣

風雲雷雨山川壇 在南郊。

社稷壇 在西門外。

厲壇 在北郊。

城隍廟 在城西縣治後。

山公祠 在東門內。

金龍廟 古雷王諸神廟。飛來於金龍山頂。永樂六年,就此立廟。先有異省善堪輿者二人,各跟龍至此,皆點此穴,各回取親骸骨,到時已有此廟矣,二人齊死於此地。今為此廟土神,每年六日祭廟,必用雞二隻以奠之。

賓州

山川壇 南城南。

社稷壇 在西關外。

厲壇 在北關外。

城隍廟 在南門外。

關帝廟 在城內。

高祖廟 在西關外。韋史順業里人。慶曆隱於其地,英爽非常,唐封為道德公王,遂血食焉。太守廟 在治東。

梁太尉廟 在南門內,以忠節祀。

博帶廟 在州南二十里。漢馬援裨將戴仁征南越,卒於此。州人立廟祀之。

報功祠 在州南二里。祀宋狄青余靖孫沔。崔清獻公祠 在州學左。明萬曆間重建。遷江縣

文輝塔 指揮黃文輝建,因以名焉,今毀。上林縣

山川壇 在縣南。

社稷壇 在縣西北。

城隍廟 在縣治右。

寺觀附编辑

本府馬平縣附郭

大雲寺 在府城南仙跡山下。唐建,今廢。開元寺 在賢良祠左。

華容寺 在城內。康熙二十年,提督哲公創建。玉皇閣 在鎮粵樓右。

雒容縣

報國寺 在東門外。

羅城縣

開元寺 在縣西七里。

方廣寺 在縣西九里,寺前古柏青蔥。

各賁寺 在縣東一里。

永興寺 在東平上里。

豐安寺 在縣東九里。

安寧寺 在布政里。

河沙寺 在縣東平下里。康熙四年,夏旱禱神,大雨如注,是秋因重修。

元帝觀 在東門外。康熙五年重建。

柳城縣

感德寺 在邑北關外。

龍娥寺 在潘社村。

普照寺 在東鄉。

金龜觀 在北鄉東里。

真武觀 在東門外北山。

定慧庵 在北鄉。

懷遠縣

鞏城寺 原名拱辰寺,久廢。縣令陳有惇同士民重建,更今名。

融縣

廣化寺 在融縣下廊。明嘉靖時建,今廢。報恩觀 在融縣南五里。宋建,今廢。

來賓縣

龍洞寺 在南門外。

金峰寺 去縣里許。

地藏寺 去縣城西三里。今廢。

象州

景德寺 在州城南。

武宣縣

萬壽寺 在縣西隅。

三清觀 在縣北關。

賓州

報恩寺 今廢。

元妙觀 久廢。

玉皇觀 在州西。

白鶴觀 為州八景之一。

洛伽庵 新建。

白衣庵 在南關外。

三官堂 在西門內。

遷江縣

青霄觀 在縣東南。今廢。

上林縣

勝業寺 去縣西南一里。祀唐韋厥。

柳州府驛遞考        《府志》编辑

本府馬平縣附郭

雷塘驛 在縣東。順治十六年奉裁。

穿山驛 去治南四十里。今廢。

雒容縣

雒容驛 在縣北,今奉裁。

舊街驛 奉裁。

羅城縣 驛遞未載,無考。

柳城縣

馬頭驛 奉裁。

東江驛 奉裁。

東泉驛 奉裁。

在城底塘 東往府治。二十里至古木塘,十里至沙塘鋪,十里至長塘墟,二十里至本府。舊縣塘 十里至巖口塘,十里至中火塘,十里至姚橋塘,十里至永寧堡塘,十里至鐵嶺塘,接宜山縣交界巖口塘分路。十里至觀音塘,十里至高寨塘,十里至容村塘,十里至古𣆟鎮,五里至牛嶺塘,十里至龍跑塘羅城交界。

懷遠縣

驛遞未載,無考。

融縣

驛遞未載,無考。

來賓縣

驛遞未載,無考。

象州

驛遞未載,無考。

武宣縣

僊山驛 奉裁。

楓林甜臺鋪 設鋪兵三名,傳遞公文,每名每歲編支工食銀五兩四錢,共一十二兩六錢。賓州

清水驛 奉裁。

州前鋪   丁橋鋪   木綿鋪

小林關鋪  崑崙鋪   羅慢鋪

思覽鋪 久廢,今重設。

遷江縣

驛遞未載,無考。

上林縣

思龍驛 去縣六十里。

柳州府兵制考编辑

本府馬平縣附郭

舊制,衛并守禦來賓象武融縣千戶所官,一百五十六員。

皇清設提督鎮官。

提督一員

參將一員 原提標下,唯設遊擊,續經題定提標中軍,陞立參將。康熙十八年九月初七日,接奉部劄官防。

遊擊四員  守備五員  千總十員把總三十員

內分撥馬平各汛,懷遠柳城融縣遷江象州武宣賓州各屬官,各八員。

柳慶協撥駐防官一員。

提標撥防三都五都分汛官。

提督鎮兵

馬戰兵四百五十六名。

步戰兵三千一百九十一名。

守兵九百一十二名。

共兵四千五百五十九名。內撥防馬平各都各屬,共兵一千一百二十名。

柳慶營留防兵三百一十九名。

提督鎮撥防三都五都各汛兵二百名。

潯州營撥貼防鎮柳營兵十五名。

現設巡檢十四員弓兵二百一十九名。

雒容縣

柳慶協撥分防官一員。

柳慶營撥防守兵七十六名。

現設平樂鎮巡檢弓兵不入經制江口鎮巡檢弓兵八名。

羅城縣

柳慶協撥分防官一員。

柳慶營撥防守兵五十名。

現設通道鎮巡檢弓兵十二名。武陽鎮巡檢弓兵十二名。莫離鎮巡檢弓兵十二名。

柳城縣

提督鎮撥分防官一員。

提督鎮撥防兵二百名。

現設東泉鎮巡檢弓兵二十名。古暨鎮巡檢弓兵二十名。

懷遠縣

提督鎮撥分防官一員。

提督鎮撥防守兵一百名。

融縣

提督鎮撥分防官一員。

提督鎮撥防守兵一百名。

現設思管鎮巡檢弓兵二十名。長安鎮巡檢弓兵二十名。

來賓縣

朝柳慶協撥分防官一員。

朝柳慶營撥防守兵九十八名。

現設界牌鎮巡檢弓兵不入經制。

象州

提督鎮撥分防官一員。

提督鎮撥防守兵一百名。

現設龍門寨巡檢弓兵十三名。

武宣縣

提督鎮撥分防官一員。

提督鎮撥防守兵一百六十名。

現設安永鎮巡檢弓兵二十名。縣廓鎮巡檢弓兵二十名。

賓州

提督鎮撥分防官一員。

提督鎮撥防守兵一百二十名。

安平鎮兵四十名。

現設安城鎮巡檢弓兵二十名。

遷江縣

提督鎮撥分防官一員。

提督鎮撥防守及陶鄧等汛共兵一百三十名。現設清水鎮巡檢弓兵十五名。

上林縣

設三里城守官。

守備一員 千總一員

把總二員

內撥貼防鎮安汛上林縣城守各官一員。設三里城守營兵。

步戰兵一百零三名。

守兵二百四十三名。

共兵三百四十六名。內撥貼防鎮安州兵五十名。防守縣城兵一百四十九名。

現設三畔鎮巡檢弓兵七名。

《上林縣志》
编辑

舊移駐思恩府,參將一員,建營三里。復遷南丹衛,及遷江八所土官同城而居,管轄三鎮土舍,彈壓八寨諸蠻。至

皇清,改設三里城,守官駐劄。守備一員,千總一員,把

總二員。

又古蓬鎮土舍一名,帶土兵一百二十名。思吉鎮土舍一名,帶土兵一百二十名。周安鎮土舍一名,帶土兵一百二十名。俱在順業里,給以官

田,共糧三百六十石。不納正供,令其自耕自贍,禦寇衛民,聽本縣調遣。謹按思吉,古蓬周安,本八寨之蠻地,最鄰內境。故當年改設三鎮,擇蠻中之馴良者,委為土舍,以其能識賊情,知土俗,可以用蠻制蠻也。然後來土舍之設,給糧不動支國帑,委用不奉行上司,而其柄皆進退於縣令。何哉。蓋以荒服邊地,聲問已遼,絕乎中土,獨縣令最為親民,惟能於平安無事之日,不忘三令五申,黜陟賞罰,彰癉法紀,然後畏縣官如神明,愛縣官如父母。緩急足恃,可備無患。不然蠻獞兇惡,剽劫時有,必欲一一仰賴官兵,為之請征,請調文牒,往返動逾經月,而地方已受其害矣。況蠻民之性,兇悍而愚,使其知一縣令尚不可犯,況等而上之,各憲霜威,如雷行電走,不可測度。用能嘿奪其剛狠暴烈之氣,以馴致太平,其道未必不由乎。此也。顧粵西之土舍,亦有強不受命,為邊民害,此皆由不肖有司,惑於貨利,因循怠玩,養成驕惰,因而父死子繼,沿傳既久,視土舍如蔭襲不可動搖,甚至撥給養兵之田,私相授售,若同己業。噫。無田則無食,無食則無兵,即有鄉勇,亦棄之而去,又烏用此土舍為哉。三畔鎮土舍一名,帶土兵四十二名,在上林二圖,以禦古零土寇。三畔因上中下而名,今下畔猶隸古零。漢土雜處,民多奸宄,昔人以其地易生反側,故以畔稱之也。

塘汛 東路有清泰塘、獅螺塘、接賓州三塘塘汛。

南自獅螺塘分路,至思隴塘,接武緣八塘塘汛。西路有雷墟堡,接零古土司。

東北自清泰塘分路,有白墟塘、老虎塘,接遷江三薦塘汛。

北自清泰塘分路,有洋渡塘、三里塘、左營塘、後營塘、藍監塘、三浪塘、周安塘、思吉塘,接忻城羅墨塘汛。

柳州府物產考        《府志》编辑

府總

蚺蛇膽 府境出。

藤 象州出。

降香 懷遠縣出。

鉛 上林縣出。

豬腰子 木生,子形如豬腎,能解毒藥。

鐵 桂心 蘆甘石 俱融縣出。

不死草 郡產苴草。高一二尺,狀如茅。食之令人多壽,俗呼為不死草。夏月置於盤筵中,蚊蠅不近,物亦不速腐。

鬱金香 羅城縣出。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