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1411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四百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千四百十一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四百十二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一千四百十一卷目錄

 柳州府部彙考五

  柳州府古蹟考陵墓附

  柳州府猺獞峒蠻考

 柳州府部藝文一

  柳州文宣王新修廟碑   唐柳宗元

  柳州東亭記         前人

  柳州山水近治可遊者記    前人

  柳州羅池廟碑        韓愈

  送李材叔知柳州序     宋曾鞏

職方典第一千四百十一卷

柳州府部彙考五编辑

柳州府古蹟考        通志编辑

本府。馬平縣附郭。

龍城郡城 ,相傳有八龍見於江中,故名。仙人跡 在天馬山麓,有石自平地生出,上有足跡,為鍾、呂二仙所留。

斷碑 即《柳侯碑》,韓文蘇字豎柳侯祠內楊廣峒 ,相傳儂智高幽楊廣於此。

老君巖 去城南五里,有石滴老君像,因名。東亭 ,在府城南三十步。柳宗元《記》。

羅池亭 在府城東。宋守朱軌建,今燬。

思柳亭 在府城東半里。陶弼詩:「羅池刺史寡塵緣,畫戟牆頭築望仙。黃鶴與誰同一去,碧桃無主又千年。」

「雲錦」 亭 在朝京門外。宋關庚建,今圮。

秀野亭 在北關外。明成化間參將歐磐建。羅池館 在羅池旁。明景泰三年建。

「三相」 亭 在駕鶴山麓。宋丞相王安中與汪公、吳公建,今燬。

柑子堂 在府城西,今圮。

明秀堂 在府城中。宋王安中建,今圮。

待蘇樓 在府治後,宋新中建。取杜詩「春生南國瘴,氣待北風蘇」 之句。新中《自記》。

「鎮粵」 樓 在北城外,舊址僅存。

城樓 在府城上,唐建。柳宗元詩:「城上高樓接大荒,海天愁思正茫茫。驚風亂颭芙蓉水,密雨斜侵薜荔牆。嶺樹重遮千里目,江流曲似九回腸。共來百粵文身地,猶自音書滯一鄉。」

南樓 在府城中,宋建,摹張安國「鄂州南樓」 大字榜之。

文昌樓 :在城內十字街。明有宦官贈鄉賢馮彝「昭代名卿」 四字匾額,懸於樓上。

潭中亭 在縣南關外。明邑令吳仕訓修,久廢。洛容縣 《古蹟》未載,無考。

羅城縣 《古蹟》未載,無考。

柳城縣 《古蹟》未載,無考。

懷遠縣

古平州 ,在懷遠縣玉口砦。宋崇寧中置。政和中廢為砦。

允州 在懷遠縣安口砦,宋崇寧中置。又有安口縣,政和中廢。

從州 ,在懷遠縣。宋崇寧中置,政和中廢為砦融縣。

融水縣 在縣西。本隋義熙縣「融水」 ,乃唐改置也,洪武初廢。今城隍廟即其舊址。

真仙書院 在縣東真仙巖前。宋郡守李興時建,遺址尚存。

真仙洞 ,在縣南二十里。

真仙亭 在真仙巖之前。郡守鮑粹然建,易袚有賦。

會一閣 在城東五里真仙巖傍。宋僧知性建。寶慶三年,融州參軍唐麟「記。」 今圮。

來賓縣

武化縣 ,唐初置,屬封川,後屬象州。宋熙寧中,省入來賓,後復置。南渡復省。

象州

寒亭 在州城西。宋時郡人謝氏建,今圮。「瑞蓮亭 」 ,在惠澤街方池中。

「扶疏堂 」 在謝家園內,今圮。

瑤光樓 「在州西」 ,今圮。

理學名儒坊 在南門外,明呂景蒙立,今頹廢。象臺 在州南三十里,即古州治,平地突起。

謝家園 在州南門外,為宋進士謝氏兄弟立。龍角池 在北門內州署後,舊立苑置亭,稱《名勝》,今毀。

「仙女池 」 ,在天蓋山,象州城外。

陽壽縣 ,在州城內。隋置。唐及明并入象州武宣縣。

望仙閣 ,在縣內,以關西武宣縣有仙人,故名。「御書閣 」 ,有宋太宗御書,故名。

賓州

閱武堂 在州城中。宋陶弼詩:「南嶠風雲久肅清,壞溝殘壘號昇平。官曹惟識簿書字,民俗不知金鼓聲。往歲忽傳南詔檄,近時方築伏波營。安城太守深邊計,菡萏花開閱水兵。」

廢嶺方縣 在賓州城內,漢置。唐于縣置賓州,以思干縣省入。宋與州同移於舊城北二十里廢瑯琊縣。明并入州。

古賓州 在城南十里。偽劉時,知州蒙延永為賊所害。宋開寶間,知州楊居政遷置,今廢為賓化鄉。

領方縣 在賓州城內,漢置。唐改縣,屬賓州。宋遷治於舊城北三十里,廢。

青水澤 在賓州東五十里。今遷置於《遷江縣》,廢。

澄碧亭 在州境,今圮。

「桂亭 」 「在城」 ,今圮。

環江樓 在州城中,舊名「凌霄」 ,又名「觀風」 雅歌樓 ,在州境,今圮。

紫翠樓 在州境三里,今圮。

南樓 在州南今廢

北樓 在州境北,今圮。

「翠中樓 」 在城外,今圮。

上林縣

迎春樓 在城南門

廣惠樓 在城東門

「冨寧樓 」 在城東。「得月樓 」 在城西。知縣馮德讓建。

望江樓 在東城之角,指揮孫壽建,今圮明山。仙跡 險道山梯,人蹤罕到。相傳盧、陸二仙化身之地。每遇亢旱,禱雨立應。

陵墓附编辑

本府

劉蕡墓 在府城西五里。蕡,唐昌平人,以貶官卒,葬於此。李商隱《哭蕡》詩:「一叫千回首,天高不為聞。已為秦逐客,復作楚冤魂。」

融縣

李仙墓 ,在縣西十里。乃「李仙賤子之墓。」

柳州府猺獞峒蠻考编辑

仁宗至和元年。融州大丘峒蠻楊光朝內附按《宋史仁宗本紀》云云 按本傳。至和後。又有融州屬蠻大丘峒首領楊光朝。請內附。又有楊克端等百三人來歸。皆納之。

高宗紹興四年,廣南東、西路宣諭明橐請罷平、觀二州,從之。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 按本傳:四年,廣南東西路宣諭明橐言:「平、觀二州本王口砦處廣右西偏,舊常無虞。崇寧、大觀間,邊臣奏請置州,其官吏諸軍請給費用悉由內郡,於是騷然莫能支吾。政和間,朝廷始悟其非,罷之。或者謂平州西南重鎮兼制王江、從允等州及湖南之武岡軍,湖北之靖州、桂州之桑江峒,猺以故不廢。」 臣自歷邊即乞罷者,前後非一。內攝官吳芾,嘗充經略司准備幹當,頗得其詳。平州初隸融州,亦羈縻州峒,舊過湖北渠陽軍,置融江砦及文村、臨溪、潯江堡,後以地隔生蠻,遂廢。崇寧間,復隸融王口砦,地接王江,更為懷遠軍,後為平江州,更吉州為從州,王江為允州,並隸黔州。政和二年復廢,邊吏黃忱、李坦誑其帥臣程鄰乞「存平州,設知州一人,兵職官二人,曹官一人,縣令、簿二人,提舉溪峒公事本州管界都同巡檢二人,五砦堡監官指揮十人,吏額百人,禁軍土丁千人,歲費錢一萬四千四百一十八貫六百文,米一萬一千一百二十五石有奇。」 州無租賦戶籍。

「轉運司歲移桂、融、象、柳之粟以給之,及徙融州西北金溪鄉稅米四百九十餘石隸懷遠,縻費甚於觀州。況守臣到任,即奏推恩,其子州縣砦堡例得遷官酬賞,而稅場互市之利,又為守臣、邊吏所私,獨百姓有征戍轉輸之苦,誠為可憫。臣以為宜罷平州便。」 既而諸司交言有害無益,請復祖宗舊制為便,詔從其言。

太祖洪武 年,古州蠻來降,置懷遠縣。

按《廣西通志》:懷遠在柳州之北,與湖貴靖黎接壤,猺獞狑狪,蟠據最繁,而號黑猺者尤獷悍。宋崇寧中,古州蠻納土,號懷遠軍,尋改平州,尋復廢。明初,將軍吳良征蠻,降古州峒,因割融縣金雞鄉益之,列四鎮,置縣治於潯江、融江之匯。顧地形崎角弗稱,附郭左右猺狪環居之,三甲民遠處諸猺外,民無固志。

成祖永樂七年,「柳州蠻韋布黨潘父䓗等作亂,伏誅。」

按《明外史土司傳》:「永樂七年正月,柳州道村寨蠻寇韋布黨等作亂,都指揮周誼率兵討擒之,命斬布黨,梟其首於寨。三月,融州羅城峒蠻潘父䓗聚眾為亂,柳州等衛官軍捕斬之。九年,古逢等峒蠻作亂,詔討之。」

按《明外史土司傳》:「九年,賓州遷江縣、象州武仙縣古逢等峒蠻獠作亂,詔發柳州、南寧、桂林等衛兵討之。」

十四年,融州猺民作亂,官軍討平之。

按:《明外史土司傳》云云。

十七年,象州土吏覃仁用請收其故部為軍,不許。

按《明外史土司傳》:「十七年,象州土吏覃仁用言其父景安,故元時嘗任本州巡檢,有兵獞二百人,今皆為民,請收集為軍。」 帝不許。

十九年,廣西參政耿文杉平融縣賊。

按《明外史土司傳》:「十九年,融縣蠻賊五百餘人,群聚剽掠,廣西參政耿文彬率民兵會桂林衛指揮平之。柳州府上林等縣獞民梁公竦等六千戶,凡男女三萬三千餘口,及羅城縣土酋韋公成乾等三百餘戶復業。初,韋公等作亂,獞民多亡入山谷,與之相結。事聞,遣御史王煜等招撫復業,至是俱至,仍隸籍為民。」

宣宗宣德元年。柳州獞首韋敬曉等內附按《明外史土司傳》云云。

二年,命總兵官顧興祖平柳州賊。

按《明外史土司傳》:「二年,廣西三司奏柳、慶等府賊首韋萬賢、韋朗傳等聚眾劫殺為民害,敕興祖進兵討平之。」

宣德 年,詔總兵官山雲撫柳州蠻。

按《廣西通志》:宣德間,雒容縣蠻賊出劫屯聚,指揮王綸縱兵殺害良民。山雲以聞,上命逮治。其後山雲上征勦柳州蠻賊首功,上謂尚書張本曰:「蠻性好亂,自取死亡,可憎亦可憫也。其令雲善撫之。」

英宗正統 年。賊首韋潮振等作亂。命撫之按《廣西通志》云云。

武宗正德 年,知府劉璉遇賊,死之。

按《廣西通志》:「弘正以後,古田多梗,馬平、雒容諸猺聚黨響應。魚峰賊周鑒後相煽為亂。柳州太守劉璉率兵數百禦賊,賊敗走,璉追之。賊偵知援兵不繼,還戰,璉兵大敗,賊焚其尸。督臣不以實聞,自是賊益肆,馬平田土蠶食幾盡,縣擁空籍耳。」

世宗嘉靖二十四年,都御史張岳大破賊於柳州。

按《廣西通志》:「嘉靖間,賊首韋金田等,占據水陸二路村落,為荼者不可數計。二十四年,都御史張岳、總兵陳圭征之,調漢土兵七萬,分三哨,並進攻雷巖、同艮、平田落滿都博等巢,克之,遂圍魚窩巢。魚窩石壁削立,拔地數十丈,從來用兵,莫能一勝,諸將以為難。岳曰:『魚窩不破,即他寨破無為也』。遂移鎮柳州,督諸將」 攻愈力。賊急呼他寨,賊與併守。山四周傾灰難置足,賊晝夜守不徹。山頂繩縣礧石兵一臨寨,賊斷繩礧石亂下如雨。岳陽令諸將撤圍,寨中賊稍稍有逃者。岳復移鎮柳城,召授諸將方略,作久困計。諸將猶請罷兵。岳度諸將不足與計,事間召副總兵程鑒令選勇敢士備親軍。鑒選三千餘人,請所用。岳曰:「吾欲有膽力不懼死者,任吾指揮;且死,優卹其家。」 於是願從者七十人。岳曰:「足矣。」 遂以七十人屬之。鑒,令劫寨,鑒有難色,岳顧左右,酌酒洒地,誓必滅賊,復出袖中紙示之曰:「此吾二」

「疏草也。寨破薦爾首功,不破則爾養寇。為首罪,惟君所擇耳。」 鑒泣曰:「鑒且為公死矣。」 時賊巢苦乏水,臭穢觸人,每日數人共水一瓶,涓滴必爭。一日,五賊當守險逕者爭寨中曰:「熱甚,可多予水。」 眾持不肯,大喧,五賊怒而去。比夜堅臥不巡警,而鑒將七十人至寨下,未敢發也。先令五死士持刀學猿猱,升木而上,五賊守險,逕者熟睡弗覺,五死士斬之,代為巡警七十人者,昌險夜登,聲喧寨中,賊併力出戰,而山下兵復乘之,火炮矢刃迅發,呼聲震山谷,遂破魚窩,賊眾自焚死,前後共俘斬四千餘級。時有議乘勝兵窮其黨類者,岳曰:「自秋徂夏,兵老矣,武固不可黷也。」 因其撫戢其餘黨,由是馬平之三都、四都、來賓之北五凡諸渠魁皆自投軍門,願為編民。穆宗隆慶 年,賊殺懷遠知縣馬希武,總制殷正茂督諸軍討破之。

按《明外史土司傳》:「懷遠為柳州屬邑,在右江上遊,旁近靖綏、黎平諸猺。隆慶時,大征古田,懷遠知縣馬希武欲乘間築城,召諸猺役之。許犒不與,諸猺遂合繩坡頭、板江諸峒殺官吏以反。總制殷正茂請勦,總兵官李錫、參將王世科統兵進討,會長安鎮諸猺治舳艫百艘入石棋、傘頭諸村。官兵至板江,自東崖直擣」 懷遠,會大雨雪,不能進。有村人朱萬世得縣印來獻,而諸猺皆據險以守。正茂知諸猺獨畏永順鉤刀手及狼兵,乃檄三道兵數萬人擊太平、河裏、四港、牙寨、槁黃、大池昃、江泠諸村,大破之。連拔數寨,斬賊首榮才冨、吳金田等,前後捕斬凡三千餘,俘獲男婦及牛馬無算。

神宗萬曆元年,總制殷正茂、巡撫郭應聘等大發兵討懷遠賊,悉平之。

按《廣西通志》,「萬曆元年,督臣殷正茂,撫臣郭應聘,檄諸司議以近縣近江諸巢必勦之。寇黃土諸狪,白杲諸獞,青淇大梅諸猺,宜從安撫,乃召客兵土兵十萬六千餘人,先遣鎮撫朱萬世,千戶翟廷鸞、主簿李材入諸巢,撫各蠻,俾毋首鼠,願立功者加賞格。於是諸狑獞願出兵內助,圖自完賊勢寖,孤兵既集,應聘令」 總兵李錫督五兵船暗伏江口。薄暮,賊艇數百蔽江下,伏兵按號發銃,賊驚奔還。我兵泝流砍柵毀囤而進,賊遂遁。舟師追之,賊艇覆溺無算。次日,盡發諸兵,分山撲勦。賊眾千,阻澗鼓噪,白盾如牆而進。我兵開營鼓士雙攖其前,左哨衝其腹,右哨薄其後,賊遂大潰。官兵乘勝追擊,擣太平河里,連破七團諸巢,直抵靖州界,擒斬甚眾。時天鵝嶺之北,賊已略盡,而杲黃大地賊猶聚郡鄧山。乃量留兵縣北營故地,盡移諸兵,與坡頭縣南兵分道夾擊,復大破之,諸兵追逸,賊望一大巢長亙數里,崖壁峭絕,以合圍大木列為重柵,詢之撫狪,云:「土猺龍七寨也。」 諸猺稱曰「猺官猺王」 ,急則入竄其地。官兵攻之,賊殊死鬥,矢石如雨下。有數婦裸體揚箕,擲牛羊犬首為厭勝術。官兵砍柵直上,四面舉火,煙焰蔽天,賊大敗潰,梟斬賊級及燒死者無算,獲懷遠官錫牌及演禽決戰《妖書》。是役也,破巢一百四十餘,獻馘二千五百四十二,降其眾五百餘人。應聘復用子木議,條善後計,謂:「懷遠舊治,環諸猺中」 ,四顧榛莽,無所峙守,宜更擇其便者。至若諸猺新附,宜為聯屬:太平、河里、四港諸孽屬之,三甲、猛團、七團諸孽屬之,武洛狪、桐木、合水、三門諸孽屬之,白杲獞,武生朱應暘統之;郡鄧、坡頭杲、黃大地諸孽屬之,土舍韋昌金、主簿李材統之;邊田、板江諸孽屬之,浪溪、寶江、良獞千戶羅大本統之;河潺、蕉「化諸孽屬之背江良獞,百戶任邦祚統之,庶幾聯絡勢成,不敢復萌異志。又於板江堡屯兵五百人,以把總王鸞統之。」 疏入,悉從之,下所司次第行。遂議改縣治於板江。

是年,雒容賊殺署印知縣謝漳、總兵李錫等,平之。

按《明外史土司傳》:「萬曆元年,洛容知縣邵廷臣以養歸,主簿謝漳行縣事。會上元夜,單騎巡徼萬山中,獞蠻韋朝義統上油、古底諸獞夜出掠,逐漳至城,殺之,奪縣印去。是夜,指揮朱昌蔭、土巡檢韋顯忠共提兵決戰,斬首三十一級。兵校文斌獲朝義等,奪還縣印。守巡官以聞。乃命總兵李錫、參將王瑞、康仁等勦之」 ,破上油、古底諸寨,斬覃金、狼陶、狼金等二千八百三十餘級,俘二百二十餘人,牛馬器械稱是。後殘獞黃朝貴、覃金磊等復合融縣猺,聲言欲入冨福鎮。王世科復引兵擊之,斬黃鼎等五十餘人。始,洛容在萬山中,城小無雉堞,縣官皆寓府城,以為治舊。

考證.svg

知縣余涵請遷城於白龍巖,不果。至是,謝漳遂及於難。

按《廣西通志》:「萬曆元年,舉懷遠師。都御史郭應聘,慮雒容城守單弱,召上林縣兵一百名協守,賊稍戢,典史謝漳者委護縣印,酒酣嘗語人曰:『諸賊患在臥榻,當并除之』。賊聞之懼,適一商販陶至獞村獞爭取之,弗酬其值,商以訴漳,漳執二獞罪而繫之,賊益憤,日搆韋黨及上油諸賊為挾撫計。會上林兵糧乏,逃歸」 ,哨守指揮朱昌蔭弱不振,賊覘知。以二年春,集黨數十人,從隙垣緣入,先釋二獞,急趨漳所,掠其印而出,遂殺漳,仍嘯聚山隘,聲言占據縣城。報至,應聘集三司議,謂雒容之賊,罪在不宥,宜芟滅之,毋令復滋。副使沈子木曰:「雒容之變,上油峒賊與焉,置弗問。賊將盡匿此中,宜急擊勿失。」 應聘然之,遂檄總兵官李錫等移師雒容,檄都指揮楊照等分兵攻上油峒,約期並舉。賊懼,獻還所掠印,求罷兵。應聘不從,麾五路兵以二月十五日并進,連破托定、洛斗、金峒、古龍、黃塘諸巢,擒斬首從賊羅顯陽、覃明威等共六百四十有奇。照等攻上油,連破板橋、姚峒、青鳥、黃泥、常安、蒲巖諸巢,俘獲首從賊級四百六十有奇。各賊散遁,匿里廂、下良諸巖。里廂、《下良》共一山,長數里許,中寬而曲,水石各半。我兵緣石磴捫蘿而上,上盡,復乘竹筏由水潭入。乃於筏上架雲梯升崖,峭壁嵌岑窅杳,非握炬不能一移足。賊從暗中見火光,即矢石亂下,諸兵相顧駭愕。子木與照先令作長炬數十,載竹筏上,推入巖口,略窺路徑。次日,選敢死士出賊不意,於黑處乘筏架梯,緣巖而上。賊一聞狼兵聲,悉驚潰,投潭中,溺死無算。復擒斬首從賊三百五十有奇,撫其黨降之。乃於雒容縣編里分屯阨塞,一守橋鄧隘,一守都勒隘,一守平徑隘。於三板橋設堡一,屯土兵百人,覈賊遺田九百二十五畝,給之耕。守於柳城,覈賊遺田,復安勞堡,募兵八十名,給田糧五十餘石,耕守之。又募「足里廂堡兵一百二十名,分其半於境村立堡,以頭目莫希顏及其子顯學分領之。」 給遺田,得禾一十二萬八千六百九十餘把,以充兵食,二邑俱平。萬曆三年移雒容城,自是而柳州安堵矣。

四年,雒容猺復叛,不克城。

按《廣西通志》:「四年,猺復叛,戕把總李材於坡頭堡,尋毀板江堡,縣竟弗克城。自是縣官仍寓融城,若寄公然。」

十四年,《雒容縣城》成。

按《廣西通志》:「萬曆十七年,知縣蘇朝陽入箐峒,諭群蠻,卜丹陽而遷焉。城郭學校,煥然一新,韋藩木楗,稗販繈屬,自是而諸猺翕然向化矣。」

柳州府部藝文一编辑

《柳州文宣王新修廟碑》
唐·柳宗元
编辑

仲尼之道,與王化遠邇。惟柳州古為南夷,椎髻卉裳, 攻劫鬥暴,雖唐虞之仁不能柔,秦漢之勇不能威。至 於有國,始循法度,置吏奉貢,咸若采衛,冠帶憲令,進 用文事,學者道堯舜孔子,如取諸左右。執經書,引仁 義,旋辟唯諾,中州之士,時或病焉。然後知唐之德大 以遐,孔氏之道尊而明。元和十年八月,州之廟屋壞, 幾毀神位。刺史柳宗元始至,大懼不任,以墜教基。丁 未,奠薦,法齊時事,禮不克施。乃合初、亞、終獻三官衣 布,洎於贏財,取土木金石,徵工僦功,完舊益新。十月 乙丑,王宮正室成。乃安神棲,乃正法度,祗會群吏。卜 日之吉,虔告於王靈曰:「昔者夫子嘗欲居九夷,其時 門人猶有惑聖言。今夫子代千有餘」載,其教始行,至 於是邦。入去其陋,而本於儒。孝父忠君,言及禮義,又 況巍然炳然,臨而炙之乎?惟夫子以神道設教,我今 罔敢知。欽若茲教,以寧其神。追思告誨,如在於前。苟 神之在,曷敢不虔?居而無陋,罔貳昔言。申陳嚴祀,永 永是尊。麗牲有碑,刻在廟門。

《柳州東亭記》
前人
编辑

出州南譙門,左行二十六步,有棄地在道南,南值江, 西際垂楊,傳置東曰「東館。」其內草木猥奧,有崖谷傾 凸缺圮,豕得以為囿,蛇得以為藪,人莫能居。至是始 命披刜蠲疏樹,以竹箭松檉桂檜柏杉,易為堂亭,峭 為杠梁,上下徊翔,前出兩翼,憑空拒江。江化為湖,眾 山橫環。「闊瀴灣,當邑居之劇,而忘乎人間,斯亦奇 矣。」乃取館之北宇,右闢之以為夕室;取《傳》置之東宇左闢之以為朝室,又北闢之以為陰室。作室於北牖 下,以為陽室。作斯亭於中,以為中室。朝「室以夕居之, 夕室以朝居之。中室日中而居之。陰室以違溫風焉, 陽室以違凄風焉。若無寒暑也,則朝夕復其號。」既成, 作石於中室,書以告後之人,庶勿壞。「元和十二年九 月某日,柳宗元記。」

《柳州山水近治可遊者記》
前人
编辑

古之州治在潯水南山石間,今徙在水北,直平四十 里,南北東西皆水匯。北有雙山,夾道嶄然,曰「背石山。」 有支川,東流入於潯水。潯水因是北而東,盡大壁下, 其壁曰「龍壁」,其下多秀石可硯。南絕水,有山無麓,廣 百尋,高五丈,下上若一,曰「甑山。」山之南皆大山,多奇。 又南且西曰駕鶴山,壯聳環立,古州治負焉。有泉在 坎下,常盈而不流。南有山,正方而崇,類屏者,曰「屏山。」 其西曰四姥山,皆獨立不倚。北流潯水瀨下。又西曰 僊奕之山,山之西可上,其上有穴,穴有屏,有室有宇。 其宇下有流石成形,如肺肝、如茄房,或積於下如人、 如禽、如器物甚眾,東西九十尺,南北少半。東登入小 冗,常有四尺,則廓然甚大,無竅,正黑燭之高,僅見其 背,流石怪狀。由屏南室中入小冗,倍常而上,始黑,已 而大明,為上室。由上室而上,有冗北出之,乃臨大野, 飛鳥皆視其背。其始登者,得石枰於上,黑肌而赤脈, 十有八道可奕,故以云。其山多檉,多櫧,多篔簹之竹, 多橐吾。其鳥多秭歸。石魚之山,全石,無大草木。山小 而高,其形如立魚。在多秭歸西。有冗類仙奕,入其冗 東出。其西北靈泉在東趾下有麓環之,泉大類轂,雷 鳴,西奔二十尺,有洄在石澗,因伏無所見,多綠青之 魚及石鯽。多鯈。雷山兩崖皆東西,雷水出焉。蓄崖中 曰「雷塘」,能出雲氣,作雷雨,變見有光。禱用俎魚豆彘, 修形糈稌酒,陰虔則應。在立魚南,其間多美山,無名 而深。峨山在野中,無麓,峨出水焉,東流入於《潯水》。

《柳州羅池廟碑》
韓愈
编辑

羅池廟者,故刺史柳侯廟也。柳侯為州,不鄙夷其民, 動以禮法。三年,民各自務奮:茲土雖遠京師,吾等亦 天民。今天幸惠仁,侯若不化服,我則非人。於是老少 相告,教語莫違。侯令凡有所為於其鄉閭及於其家, 皆曰:「吾侯聞之,得無不可於意否?」莫不忖度而後從 事。凡令之期,民歡趨之,無有後先,必以其時。於是民 業有經,公無負租,流逋四歸,樂生興業。宅有新屋,涉 有新船,池園潔修,豬牛雞鴨,肥大蕃息。子嚴父詔,婦 順夫指,嫁娶葬送,各有條法。出相弟長,入相慈孝。先 時民貧,以男女相貿,久不得贖,盡沒為隸。我侯之至, 按國之故,以傭除本,悉奪歸之。大修孔子廟,城郭巷 道,皆治使端正,樹以名木柳,民既皆喜悅,嘗與部將 魏忠、謝寧、歐陽翼飲酒於驛亭,謂曰:「吾棄於時而寄 於此,與若等好也。明年吾將死,死而為神。後三年為 廟祀我。」及期而死。三年孟秋辛卯,侯降於州之後堂, 歐陽翼等見而拜之。其夕夢翼而告之,館我於羅池。 其日丙辰,廟成,大祭祀。過客李儀醉酒慢侮堂上,得 疾,扶出廟門即死。明年春,魏忠、歐陽翼使謝寧來京 師,請書其事於石。余謂柳侯生能澤其民,死能驚動 禍福之,以食其土,可謂靈也。已,作《迎享送神詩》遺柳 民,俾歌以祀焉,而并刻之。柳侯河東人,諱宗元,字子 厚,賢而有文章,嘗位於朝,光顯矣。已而擯不用。其辭 曰:「荔子丹兮蕉黃,雜肴蔬兮進侯之堂。侯之船兮兩 旗,渡中流兮風泊之,待侯不來兮不知我悲。侯乘白 駒兮入廟,慰我民兮不嚬以笑。鵝之山兮柳之水,桂 樹團團兮白石齒齒。侯朝出遊兮暮來歸,春與猿吟 兮秋鶴與飛。北方之人兮謂侯是非,千秋萬歲兮侯 無我違。願侯福我兮壽我,驅厲鬼兮山之左。下無苦 濕兮高無乾,秔秫充美兮蛇蛟蟠。我民報」事兮無怠, 其始自今兮欽于世。世

《送李材叔知柳州序》
宋·曾鞏
编辑

談者謂「南越偏且遠,其風氣與中州異,故官者皆不 欲久居,往往車船未行,輒以屈指計歸日。又咸小其 官,以為不足事。」其逆自為慮如此,故其至皆傾搖解 弛,其憂且勤,其習俗從古而爾。不然,何自越與中國 通已千餘年,而名能撫循其民者,不過數人耶?故越 與閩、蜀始俱為夷。閩、蜀皆已變,而越獨尚陋,豈其俗 不可更歟?蓋吏者莫知其治教之意也,意亦其民之 不幸也已。彼不知由京師而之越,水陸之道皆安行, 非若閩溪峽江蜀棧之不測,則均之吏於遠,此非獨 優歟?其風氣吾所諳,與中州亦不甚異,起居不違其 節,未嘗有疾,苟違節,雖中州寧能不生疾耶?其物產 之美,果有荔枝、龍眼、焦柑、橄欖,花有「素馨、山丹、含笑 之屬,食有海之百物,累歲之酒醋,皆絕於天下。」人少 鬥訟,喜娛樂吏者,唯其無久居之心,故謂之不可。如 其有久居之心,奚不可耶?古之人為一鄉一縣,其德 義惠愛,尚足以薰蒸漸澤,今大者專州,豈當小其官 而不事邪?令其得吾說而思之,人咸有久居之心,又 不小其官,為越人滌其陋俗而毆於治。居閩、蜀,上無不幸之嘆。其事出千餘年之表,則其美之巨細可知 也。然非其材之穎然邁於眾人者不能也。官於南者 多矣,予知其穎然邁於眾人能行吾說者,李材叔而 已。材叔久與其兄公翊仕同年,同用薦者為縣,入祕 書省為著作佐郎。今材叔為柳州,公翊為象州,皆同 時,材又相若也,則一州交相致其政,其施之速,勢之 便,可勝道也夫!其越人之幸也夫!其可賀也夫。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