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1448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四百四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千四百四十八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四百四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一千四百四十八卷目錄

 太平府部彙考二

  太平府戶口考

  太平府田賦考

  太平府風俗考

  太平府祠廟考寺觀附

  太平府驛遞考

  太平府兵制考

  太平府物產考

  太平府古蹟考

  太平府猺獞峒蠻考

 太平府部藝文一

  太平府學記        明丘濬

  養利州公堂記        姚鏌

 太平府部藝文二

  永濟橋          明曾貫

  會仙巖          李明巒

  仙巖夜月         何士廉

  紫霞洞           何沾

  懸崖           趙天益

  養山            前人

  利水            前人

  仙島            前人

  靈壇            前人

  金印峰          許時謙

  萃綠臺           前人

  觀魚亭           前人

 太平府部紀事

職方典第一千四百四十八卷

太平府部彙考二编辑

太平府戶口考        《府志》编辑

本府

原額人丁:四千九百八十四丁,各屬編徵不等,實徵丁銀:一千零四十一兩二錢一分零,內徵回優免三,差丁銀:三十一兩四錢二分零,養、永二州人丁無。

養利州

原編戶二里,舊冊天啟年間,戶口:二百六十七戶,人丁:四千九百三十五名,明末,彝土蹂躪,人民死徙,僅存二百餘口。

皇清順治十八年,知州傅天寵到任招徠,流竄別境

者始陸續而歸,今計有三千三百五十二丁,自守隘例無編丁。

左州

原額人丁:二千七百零三丁,全熟每丁編銀:一錢一分,該銀二百九十七兩三錢三分。

永康州

版圖三里,原係土改為流例,不編丁,並無額設戶口。

太平州

本州屬係土司,民無版籍,並無編列戶口。安平州

本州土司地方,彈丸小邑,僻處極邊,壤接莫彝,民無版籍,從無編例戶口。

茗盈州

本州偏僻,土司民無版籍,戶口不編。

結安州

本州蕞爾土司,民無版籍,豐聚凶逃,村場寥寥,從無編立戶口、丁徭,通州男女,大小不滿百丁,居址無定。

全茗州

本州地僻民稀,民無定籍,俱係招耕,住去無常,原無戶口。

佶倫州

本州斗大一區,山林險要,土民從無版籍,煙丁絕少,民不滿百,並無編設戶口、丁徭原無,定在龍英州。

本州土司,例無編丁,亦無編立戶口。

都結州

本州民無版籍,並無編列戶口、丁徭,山多田少,民無定居。

崇善縣

原額編人丁:二千二百八十一丁,內除優免,鄉

官舉貢、生員等役八十八丁,例免四差,後奉文不准優免徵銀充餉,歸民同編,

每丁編銀:三錢二分六釐零。

除荒外實徵人丁:一千三百九十二丁,該銀:四百五十四兩零二分七釐零。

羅陽縣

本縣土司,例不編丁,並無編立戶口。

萬承州

皇清康熙十二年,戶:三百二十一口,二千九百一十

五土,官戶一,民戶三百一十五,鋪戶五。

太平府田賦考        《府志》编辑

本府

實徵官民、田地塘共地,康熙二十二年,地:六百六十三頃七十五畝七分五釐有奇。

地銀并附徵地利銀:共五千六百三十一兩七錢一分零。

地糧:三千三百八十三石三斗四升有奇。本色正耗共米:三百八十四石六斗一升六合有奇。

丁四千九百八十四丁。

丁銀:一千零四十一兩二錢一分有奇。

通共地丁銀,糧并附徵銀共:六千六百七十二兩九錢二分一釐有奇。

本府所屬流土,州縣官民、田地塘及民田共稅:六百七十三頃八十二畝二分二釐零。

夏秋民糧共米:三千八百五十七石八斗二升三合零。

內徵本色米:三百七十六石八斗二升六合零。外耗米:七石七斗九升,共徵丁編、地畝折糧四差、屯糧等項,共銀:六千九百二十四兩五錢三分零。

養利州

實徵官民田地、塘共地:康熙二十二年,地三十頃零七十畝四分七釐有奇。

地銀:一千一百二十三兩七錢三分八釐有奇。地糧:一百五十三石五斗二升三合有奇。原額官民、田地塘,共稅:三十頃零七十畝零四分七釐八毫零。

原編秋糧米:一百五十三石五斗二升三合零。內除旱瘠、官學等米:三石七斗零三合有奇,不編四差,又徵回舊例,優免紳、衿吏、典等米:四石六斗五升,今實編:一百四十九石八斗二升零。每畝徵地畝銀九釐,共該銀:二十七兩六錢三分四釐三毫有零。

每石徵里甲均徭,驛傳兵款,四差銀:六兩八錢零三釐三毫有奇,共該銀:九百八十七兩六錢四分六釐六毫有奇。

每石徵水,腳鋪墊銀:四毫零,共該銀:六分零九絲。

每石折徵,糧銀五錢,共該銀:七十六兩七錢六分一釐九毫有奇。

通共徵地畝四差、水腳折糧共銀:一千一百二十三兩七錢三分八釐六毫有奇。

左州

實徵官民、田地塘共地,康熙二十二年,地:四十九頃零五畝九分四釐有奇。

地銀:一千一百六十三兩四錢六分五釐有奇。地糧:二百四十五石二斗九升七合有奇。中則地共稅:四十九頃零五畝九分四釐零,每畝徵地畝四差、水腳、鋪墊共銀:二錢一分二釐二毫有奇,共銀:一千零四十一兩零八分七釐一毫有奇,每畝陞科米五升,

該折色米:二百四十五石二斗九升七合零,每石折徵糧銀:四錢八分八釐零,折簟銀:一分,共折糧折簟銀:一百二十二兩三錢七分八釐七毫零,全熟。

永康州

實徵官民、田地塘共地,康熙二十二年,地:二十六頃六十一畝六分。

地銀:七百五十六兩六錢零七釐有奇。

地糧:一百三十三石零八升。

額稅:二十六頃十一畝六分,俱作中則,起科每畝科米五升。

額徵折色糧米:一百三十三石零八升。

遞年額編起運銀:三百五十七兩一錢零三釐三毫零。

存留銀:三百九十九兩五錢零四釐。

共額徵銀:七百五十六兩六錢零六釐三毫零。遇閏之年,加銀:五十九兩二錢六分四釐六毫零。原無本色米,石亦無屯稅、鹽課等項。

太平州

實徵官民:田地塘共地,康熙二十二年,地:四十七頃八十畝。

地銀:二百三十四兩六錢八分零一毫有奇。秋糧米:二百三十九石。

本州土司,向來錢糧田無頃畝,全書額編,夏秋糧米:二百三十九石,每石折銀七錢,又折簟銀:二兩三錢零,外歲派:六十四兩九錢零。

通共徵銀:二百三十四兩六錢零,遞年遵照原額,完解本府,支給俸役等項外,朝覲貢馬二匹,每匹折銀:一十二兩,共銀:二十四兩,俱係三年一徵,完解本府投納轉解、赴司彙解。

安平州

康熙二十二年,實徵官民、田地塘共地:一十八頃一十四畝。

地銀:一百九十七兩零三分四釐有奇。

地糧:一百九十三石七斗零九合。

本州田無頃畝,夏稅糧米:一百九十石零。內本色改議折米:四十石零每石折銀五錢。折色米:一百五十石零,每石折銀七錢。

外加耗米:二石零,該銀一兩零。

實徵銀折銀:一百二十六兩四錢零,折簟銀一兩九錢外,歲派銀六十八兩零。

通共徵銀:一百九十七兩零,遞年按額完解赴,本府轉解、充餉外,朝覲貢馬二匹,每匹折銀十二兩,共銀:二十四兩,俱係三年一徵,解府轉解,藩司彙解。

茗盈州

康熙二十二年,實徵官民、田地塘共地:二十頃零六十畝。

地銀:九十七兩零一分五釐有奇。

地糧:一百零三石。

土州田無頃畝,按全書額編,夏秋糧米:一百零三石每石,折銀七錢,又折簟銀一兩零三分外,歲派銀:二十三兩八錢零。

通共折徵銀:九十七兩零,遞年俱係照額完解赴,本府轉解充餉,并給俸役外,朝覲貢馬一匹,折銀一十二兩,例係三年一徵,解赴本府轉解,布政司彙解。

結安州

康熙二十二年,實徵官民、田地塘共地:一十五頃六十九畝二分。

地銀:八十九兩一錢二分八釐有奇。

地糧:七十八石四斗六升。

本州田無頃畝,大半旱瘠,全書額編,夏秋糧米:七十八石四斗六升。

每石折徵銀:七錢,實徵折糧銀:五十四兩九錢二分二釐。

折徵簟銀:七錢八分四釐。

外加歲派銀:三十三兩四錢二分二釐零。通共徵銀:八十九兩一錢二分八釐,遞年照額完解赴,本府支解外,朝覲貢馬一匹,折銀一十二兩,例係三年一徵解赴,本府給文轉解,布政司彙解。

全茗州

康熙二十二年,實徵官民、田地塘共地:三十四頃零八畝。

地銀:一百零九兩四錢八分五釐有奇。

地糧:一百二十石零四升。

原額官民、田塘共稅:二十四頃零八畝,正例科每畝米五升。

原編秋糧:一百二十石零四斗,例徵折色每石折銀七錢。

實徵折糧銀:八十四兩二錢八分,折簟銀一兩二錢零四釐。

外歲派銀:二十四兩零一釐零,通共銀一百零九兩四錢八分五釐零。

佶倫州

康熙二十二年,實徵官民田地塘共地:三十四頃零三畝。

地銀:一百一十五兩三錢七分三釐有奇。地糧:一百二十石零一斗五升。

本州旱瘠,山田田無頃畝,全書額編,夏秋糧米:一百二十石零一斗五升。

每石折銀:七錢,實徵折糧銀:八十四兩一錢零,折簟銀:一兩二錢零。

外歲派銀:三十兩零六分六釐零。

通共徵銀:一百一十五兩三錢七分三釐零,每年照額解府支解外,朝覲貢馬一匹,折銀一十二兩,原係三年一徵,解府給文轉解,布政司彙解。

龍英州

康熙二十二年,實徵官民田地塘共地:七十五頃一十五畝。

地銀:三百二十九兩四錢八分二釐零。

地糧:三百七十五石七斗五升。

本州田無頃畝,實徵行糧折簟,併歲派共銀:三百二十九兩四錢八分二釐零,遇閏加銀:二十五兩零七分五釐外,朝覲貢馬二匹,每匹折徵銀十二兩外,加水腳銀七錢二分。

大朝貼黃,紙張工墨銀:三兩,吏目柴馬銀:四十四兩,皂隸二名,馬一匹,夫一名,俱有官方徵。都結州

康熙二十二年,實徵官民田地塘共地:一十九頃六十五畝五分。

地銀:一百零二兩八錢二分九釐有奇。

地糧:九十八石二斗七升五合。

本州土司,荒瘠山田,原無頃畝,全書額編,夏秋糧米:九十八石二斗七升零。

每石折徵銀七錢,實徵折糧銀:六十八兩七錢九分二釐零。

折簟銀:九錢八分二釐零。

外歲添銀:三十三兩五分零。

通共實徵銀:一百零二兩八錢二分九釐零,每年照數徵,完解府支解外,朝覲貢馬一匹,折銀一十二兩,例係三年一徵,解府轉解,布政司彙解。

崇善縣

實徵官民、田地塘共地,康熙二十二年,地:四十四頃二十畝零五分。

地銀并附徵地利共銀:二百一十五兩六錢七分五釐零。

本色米:二百二十一石零二升六合有奇。額設官民、田塘共稅:四十四頃二十畝零五分三釐有奇,每畝陞科本色米五升。

該夏稅秋糧:二百二十一石零二升六合有奇。內夏稅:一十四頃九十八畝二分五釐有奇。該米:七十四石九斗一升二合有零,止納本色,例不編差,每畝徵地畝銀九釐。

該銀:一十三兩四錢八分四釐有奇。

秋糧稅:二十九頃二十二畝二分八釐。

該米:一百四十六石一斗一升四合,每畝徵地畝銀,四差、鋪墊、水腳共銀:六分三釐零。

該銀:一百八十四兩一錢九分有奇。

一附徵地利銀一十八兩,全熟。

一本府千戶所奉文歸縣帶徵,原額田塘共稅:一十頃零六畝四分七釐零,每畝陞科米五升,該糧米:五百零三石二斗三升五合有奇,每石折徵銀五錢。

共銀:二百五十一兩六錢一分七釐。

實徵丁糧等項銀:共九百二十一兩三錢二分零六毫有奇。

外全茗土州協濟銀:五十九兩四錢正。

羅陽縣

康熙二十二年,實徵官民田地塘共地:二十四頃。

地銀:二十六兩五錢五分六釐有奇。

地糧本色米:一百六十三石五斗九升。

額徵田塘二十四頃,每畝科米六升四合零,實編夏秋糧米:一百五十五石八斗外,加耗米七石七斗九升。

折簟銀:一兩五錢五分八釐。

外歲派起運、存留二項銀:二十六兩五錢五分六釐,遇閏之年加銀:一兩六錢四分三釐零,外貢馬一匹,折銀一十二兩,外加水腳銀三錢六分,例係三年一徵,解府轉解,布政使彙解。大朝年貼,黃紙張工墨銀:一兩,典史柴馬銀:三十二兩,土皂二名,馬一匹,夫一名,俱有官方徵。萬承州

康熙二十二年,實徵官民田地塘共地:一百頃零四十畝。

地銀:三百九十六兩零八分四釐有奇。

地糧:五百零八石二斗五升。

本州田無頃畝,額納秋糧五百石,夏稅二石內,田少不足,將陸地折算一半。

額派銀:一十六兩七錢二分六釐。

附鹽稅

本府原無額引,於康熙三年新定,經制將崇、左二州縣按引,派銷鹽引共:一百二十八道七分零。該鹽一千八百零一包一百二十二觔一十四兩七錢。

崇善縣

本縣原經制額引:三十五道八分,該鹽五百零一包三十觔。

太平府風俗考        《府志》编辑

本府

城廂內外,男女衣服、飲食略,與中州相同,至各流土鄉村,狼民雜處所居,架木為巢,短衣長裙,用布包頭,三月,男女唱歌,互相答和,以兆豐年,至吉凶葬祭,好鳴銅鼓、吹匏,會眾必擊舂堂,尚卜、重鬼神,疾病不食藥餌,惟用火灸,及設牲巫覡。

養利州

風俗椎魯,土民皆漢時從征者,之後昔為狼兵,不無鄙陋,自改流以來,更化云久,飲食居處,頗類華風,獨地近交趾,山多嵐瘴,寒暑不時,黃茅毒氣觸之,易以傷人,而土俗猶架木以居,席地而食,婦人短衫、長裙,衣縫兩截,男子冠帽,貧者尺布纏頭,惟知耕鑿,不事商賈,婚姻以檳榔、生畜為禮,喪用鼓樂、弔賻設祭亭,病鮮求醫,專信巫覡,至三月踏青,男女唱歌互答,以為豐年。左州

椎髻蠻音,衣冠不正,飲食亦殊,多處山峒,以強凌弱,一言不順,父子相仇,婚姻歌唱,踏青為媒,病用巫祝,喪用樂歌,土俗則然,左地荒殘,取茅為屋,架欄以居,席地而坐,杵臼為舂,截竹為筒。永康州

民愚而朴,衣鶉結食粗鄙,婚姻嫁娶以豬羊、檳榔為重,喪葬用調樂歌,歲時月節交際,親朋壺酒、碗殽以為盛筵,婦女出往墟場,貿易酒、米、蔬菜之類。

太平州

本邑僻處荒陬,附近流土州縣,民多愚朴,但知耕種,不識商賈,惟州場距府百里,近來聲教頗通,官族爭先慕義,俱皆延師教讀,至今文字禮義,頗與漢地比,即間有一二流寓,亦皆相率向化,彬彬為善,至於村莊人物,男耕女種,裹頭赤足,長裙短衣,病惟祭鬼,不失古制,土司土民,風俗無殊。

安平州,風俗無考。

茗盈州

本州偏僻,土司民多愚蠢,不事詩書,不知商賈,短衣長裙,包頭跣足,男耕女種,婚姻以檳榔為重,疾病以祭鬼為常,土司風味,大概相同。結安州

偏僻,土司民多椎魯詩書,禮義無聞,婚姻尚早,歌唱送終,病不服藥,惟祀鬼神。

全茗州

土風習尚,方之養利,州略無同異。

佶倫州

土民多屬愚朴,止知耕種,山嶺鳥語、GJfont舌,不諳官語,不知詩書、禮義,婚姻唱歌,病祀鬼神,斬木為巢,多聚巖穴,衣短裙長,包頭露足,土司人物,習以成風。

龍英州

地僻,民愚不諳官語,不習詩書,惟知耕鑿,能守王法,男女跣足,多以色布纏頭,凡有婚姻,皆以酒肉為重,若遇飲食相招,則席地而坐其間,墟市貿易,男婦混雜無間。

都結州

本州山野愚民,不諳漢語,不知詩書、禮義,惟有耕種山畚、旱田而已。畏官法,無醫藥,男女蓬頭跣足,類皆鳥音,婚姻唱歌,病信鬼神,飲食亦殊,崇善縣,風俗與府同。

羅陽縣

土民朴陋,不諳官語,雖少習詩書,知守王法,然衣食麤鄙,婚姻嫁娶,酒肉為重,親戚齊集,唱歌為樂,凶葬之禮,親戚贈以酒米,則為厚儀,送至山所,飲食畢,各自散去,日夕,凡有好事,只以壺酒、隻雞為賀,婦女朝暮不論吉凶,皆用白布包頭,墟場貿易,男女混雜,毫無嫌疑。

萬承州

民性拙朴,節儉少訟,男耕女織,不諳商賈,多食芋粟,婚姻禮娶,病不服藥,寧祀鬼神。

太平府祠廟考        《府志》编辑

本府

風雲雷雨山川壇 在壺關內。

社稷壇 在城北。

邑厲壇 在城北一里。

城隍廟 在府城內東北角,於

皇清康熙七年四月內,被洪水淹沒,盡倒,知府捐資

發,崇善縣廂老採買木料,漸次修復。

關帝廟 在府城內十字街。

杜王廟 在西門城外。

舊縣城隍廟 在舊縣,後遷治附郭,而廟祀猶存,邑之士民,祈禱輒應。

伏波將軍祠 在府城外東大街。

三公祠 二祠俱春秋致祭。

班氏夫人祠 按《班氏夫人傳》:神乃GJfont峒世家,女常出兵助馬,伏波平二賊,故祀之,其廟有二,一在上郭,一在下郭,俱靈感異常。

翁公祠 按《通志》:在府北門內,明嘉靖間建祀,參政翁萬達。

胡公祠 按《通志》:在府城內,城隍廟右祀,知府胡世寧。

養利州

風雲雷雨山川壇 在南門城外。

社稷壇 在治西一里。

厲壇 在治北二里。

城隍廟 在城內東,前知州羅爵建,今知州楊家鼎重修。

關帝廟 在城內南,前知州羅爵建,今知州楊家鼎重修。

元帝廟 在城內北,前知州王建,今知州楊家鼎重修。

葉公祠 在城內東,今廢。

土官祠 在舊州村,今廢。

左州

風雲雷雨山川壇

社稷壇

邑厲壇 以上皆春秋仲月上戊日致祭。城隍廟 在城。

關帝廟 在城。

伏波廟 在城。

白龍廟 在模村,離城十里。

永康州

風雲雷雨山川壇 在城東郊外。

社稷壇 在城。

邑厲壇 在城北郊外。

城隍廟 在城內。

大王廟 在城內。

土穀祠 在城內。

太平州,祠廟無考。

安平州,祠廟無考。

茗盈州

風雲雷雨山川壇 在城。

社稷壇 在城。

厲壇 在城北。

城隍廟 在州治右。

結安州,祠廟無考。

全茗州

風雲雷雨山川壇 在州城外。

社稷壇 在城。

厲壇 在城外。

城隍廟 在州北。

元帝廟 在州南。

佶倫州,祠廟無考。

龍英州

城隍廟 在城內東。

北帝廟 在城外北。

華光廟 在城外東。

三官廟 在城外東北。

都結州,祠廟無考。

崇善縣,祠廟無考。

羅陽縣

城隍廟 在城東門內。

萬承州

風雲雷雨山川壇 在州左。

社稷壇 在州右。

邑厲壇 在城外。

城隍廟 在州前左。

關帝廟 在州東。

雷壇廟 在州東。

真武廟 在州右。

伏波廟 在州右。

寺觀附编辑

本府

積慶寺 按《明一統志》:在府治北,元天曆中建,明洪武間重修。

彌陀寺 按《明一統志》:在府城東北,元建,明時重修。

三清觀 按《通志》:在府治東。

元妙觀 按《明一統志》:在府城東北,元建,明永樂初修,尋燬,正統間重建

觀音庵   真君庵   玉皇閣

祝聖宮

養利州,寺觀無考。

左州寺,觀無考。

永康州

觀音庵 在城東門外。

太平州,寺觀無考。

安平州,寺觀無考。

茗盈州,寺觀無考。

結安州,寺觀無考。

萬承州

觀音寺 在香壽山。

三清觀 按《明一統志》:在州治前,元建,後燬,明宣德初重建。

全茗州,寺觀無考。

佶倫州,寺觀無考。

龍英州,寺觀無考。

羅陽縣,寺觀無考。

都結州,寺觀無考。

崇善縣,寺觀無考。

太平府驛遞考      各州縣《志》编辑

本府

左江驛 在南城門外,按《縣志》云:本縣附郭衝繁,糧少丁稀,從無驛站,惟本府原設有左江驛,驛丞一員,一切過往,勘合火牌,俱係本縣動支,額編答應。

沖登鋪 在沖登村。

東關塘 崩坎塘 二塘俱遞送公文。

養利州,驛遞無考。

左州,驛遞無考。

永康州

自州城至省,路一千三百餘里。

至南寧府城,路一百二十里。

至本府,路二百里。

至隆安縣城,路一百二十里。

至本府萬承土州,路一百五十里。

至本府陀陵土縣,路六十里。

至本府羅陽土縣,路十里,州地介在偏隅,原未設立驛站、塘鋪。

太平州

州之東南,舊設有勾山一站,先於明季詳奉,設立遞送本府往來公文,並無錢糧開銷,非與流州縣驛站可比,止撥村民輪流,更遞遞送公文而已。

茗盈州

按《州志》:從無設立驛站、差徭之例。

龍英州

土司原未設立驛站,惟自立一鋪司公館,以為走遞,公文往來,差使歇宿之所。

結安州,驛遞無考。

羅陽縣

土司原未設立驛站,惟額設一鋪司公館,鋪司專供走遞公文,公館則為往來公差、員役歇宿之便。

萬承州

驛遞紅船一隻,鋪陳一副,歲額銀共:二十四兩,全茗州,驛遞無考。

太平府兵制考        《通志》编辑

本府

新太城守營

參將一員     守備一員

千總一員     把總一員

內撥防養利,左州官二員,

設新太城守營兵,

步戰兵二百零八名,

守兵四百八十七名,

共兵六百九十五名,內撥防養利,左州共兵一百二十名。

內與土兵分防府治上下,凍土州各隘,

月共應支餉銀:七百九十九兩,

月共應支米:二百零八石五升,

官自備馬:十六匹,

春冬二季,例每匹月支穀一石二斗,每匹月支草四百二十觔。

夏秋二季,例每匹支馬乾銀九錢。

按《府志》:本府城內,原設新太參將一員,中軍守備千總各一員,統領官兵防守,糧食自行,赴司請領回營,同本府及通判公同給散,又龍憑、馗纛二營,各設守備一員,統領經制官兵,扼守關隘,其糧食自行,赴司請領回營同思,明土府同知會同給散。

養利州

設分防汛,

左江鎮撥貼防汛。

新太營撥分汛官一員,

左江鎮撥貼防汛官一員,

新太營撥防守兵五十名,

按《州志》:舊設守城兵三十名,糧係編內支,四邊關隘,則鄉甲自行派守,額無耕兵堡田。

左州

設分防汛,

新太營撥分防官一員,

新太營撥防守兵五十名,

按《州志》:原設經制把總一員,續奉撤回,至康熙十九年七月初九日夜,被逆陷城之,後奉撥新太營把總一員,帶兵五十名,防守汛地。

永康州

原無設立防守官弁,至康熙十年,始撥步兵五十名,駐防汛守,因州偏小,奉文撤回。

太平州

本州原屬土司,並無設有官兵防守境內,又無設有分防弁兵,止舊設有流官吏目一員,協理州務。

茗盈州

本州介在四州之腹,從無設有防守官兵,惟舊設流官吏目一員,協理州務。

全茗州

原額奉調南關,護貢土兵四十四名,及遇丑未辰戍年,額設土兵十二名,差目押赴本府,投點支撥守城。

萬承州

原額兵一百六十五名,後奉通例核減外,又於康熙二十年,接貢奉道府,實調目兵一百名。

太平府物產考        《府志》编辑

府總

本府地介偏隅,山多田少,地瘠民稀,除稻穀、蔬菜、瓜茄外,別無所產,至於果木、竹樹、花卉、禽鳥以及藥材等物,所產亦復無幾,今取其一、二聊可紀載者,錄之以備觀覽。

苦竹 土人村寨多種,圍以防夜盜。

茅竹 即芭芒,土人取以撘蓋茅屋。

長麻 土人績,織布以為夏衣。茶辣 土人取以療腹疾,即吳茱GJfont。斷腸草 其幹成藤,其葉似蔞,多盤生路旁,食之即時斷腸而死,故愚者常服,以圖賴用,狗屎調水灌下,令其吐出即愈。

錦地羅   土蘇木   金汗木

塞住藥   抗藥    烏蛇

GJfont竹    木棉    刺桐芭蕉    鷓鴣鳥

太平府古蹟考        《通志》编辑

本府

黃巢故城 在府東二里,四山環匝,皆石壁峭立,中鑿石為門,下闞江流真天險也,黃巢兵敗南奔,常屯駐於此。

太平路舊治 在府東一百里,明正德十九年,黃英衍議,始遷路治於此,遺址尚存。

伏波銅鼓 在城隍廟,相傳馬援所置。

古銅鐘 上紀乾和四年辛亥,鑄於東禪院,今考兩漢紀年,只有健和無乾和,豈乾健二字,古人通用之耶。

銀窖山 在府城東五十里,半山間有石峒,深入外甃塞完密,相傳為黃巢藏金處。

鐘樓 舊在安遠街南,明正德十六年,知府鄧炳改建於府治之左,炳自記。

養利州

上州 通域 弄豆 俱舊治,有石磉遺址。舊學 在城外北二里,萬曆二十七年,遷入城中。

懸崖仙杖 在州治南五里,其山峭絕壁立,無人跡可到,中間橫出一杖長尋餘,相傳經數十代迄今不朽,趙天益詩云:峭壁孤危叢樹空,何仙遺杖掛崖中,雲煙靜處堪棲鶴,風雨來時欲化龍,遠影獨橫秋正老,高標微映日初曈,若逢太乙持將去,應繼當年照閣紅。

養山疊翠 在治西三十里,峰頭錯列,獨高諸巒,趙天益詩云:一望嵯峨入碧端,青青秀色霧雲盤,障邊十里渾無缺,更孕靈精作大觀。利水流清 在州治西,遶城而流,即通利江,趙天益詩云:瀠洄條帶欲朝宗,遠歷諸巒百澗通,莫道秋來空貯月,桃花春浪起蛟龍。

散花仙島 在州治西三十里,其嶺廣闊,多花木,趙天益詩云:仙人歸去杳無期,最恨當年沒識知,花散盡埋幽徑裏,至今空見草離離。武陽靈壇 在州治東三里,孤峰獨立,四面水遶,山下有雷壇,遇旱禱之輒應,趙天益詩云:擎天一柱擁邊州,氣蹙東隅勢自遒,白兔峰頭雲並鬱,綠蘿陰下水頻流,障回夕照移千壑,春瀉嬴波沃萬疇,自有巨靈能作惠,不教寒地泣無秋。

金印奇峰 在州治西二十里,平地突起,孤峰狀如金印,巖內空闊,玲瓏穿透,可備遊觀,知州許時謙詩云:一顆原從化鶴來,儼然造物為誰開,紫泥色帶花中露,丹篆文留石上苔,應助伯仁金繫肘,更催郭隗馬登臺,山靈已改前頭事,會看風雲接漢才,又鍾裔詩云:滿目奇峰萬壑妍,渾成金印最超然,但教永鎮邊城在,安用纍纍肘後懸。

觀音峭 在治東三里,貢生袁必登詩云:頭頭皆是道,樂處更為天,歲去松常老,春來花正妍,自有參元鏡,何須覓坐禪,東林能悟偈,恍在虎溪前。

弄月鏡 在州治東三里,附觀音巖之,右高數丈餘,上平下圓,可坐數十人,三月內,士女常登之,張琴有詩云:寶鑑何年擲碧坡,幻成一片石嵯峨,不教美女臨紅粉,惟許高人待素娥,兩水合圍煙裊娜,萬山遙影樹婆娑,醉昏尤愛歸來路,長帶鐘聲過薜蘿。

無懷古石 在州治江村,離城十五里,孤峰如筍,石中空闊幽靜。

萃綠臺 在城外西,知州許時謙建,今廢,址猶存,詩云:吏事邊城少,探幽得自吟,構亭依古岸,伴客憩濃陰,金印山隆座,龍英水遶林,溪聲風裏細,日夜有鳴琴。

觀魚亭 在城外西,知州許時謙建,今廢,址猶存,詩云:地偏心愈遠,臨眺在幽遐,石白非關雪,雲深不礙花,殘題惟落日,感事總朝華,魚樂安知我,秋風自憶家。

簪花亭 在城東門外,今廢。

接官亭 在治南五里,今廢。

左州

金山雨霽 在州治西北里許,平地突出,二石壁立,數仞高峰錯峙,怪石橫列,前有通幽,小巖峒迂迴,天日不蔽,遠望之,真若畫圖,知州鄧體靜始闢一峒,天鐫金山字於巖之陽構亭,於上又砌石,通路以便登眺,踰鐵橋入石門,乃達亭所,後有流霞,諸峰最高登之,則八表在目,雙青獨秀,諸峰環拱,雨過綠林,黛石點染,允為奇觀,今則無亭,止有觀音殿上下二間。

銀甕晴霞 在新村南山,臨長江,削壁絢綵,如人馬旌旗之狀,晴霞掩映,彷彿仙境,江山勝景,

雲巖曠遇 在城西南二十里落城村,四面平疇,一峰擁峙,有石巖二層,虛明高朗峒門五所多雲,物花彩之,象小峒有白石,臥窩一座,巖高遠眺,真奇觀也,每歲春三月三日四,處鄉男婦遊玩於此,列坐田塍,歌唱土音,往返酬答,聲動原野,至暮各還。

博感奇觀 在咘亮村,離州城東南八里,一水中流,奇石峙列,曲水環繞,約有一里許,旁通山巖,皆可遊覽。

南潭壁影 離州二里,高山聯絡,平地一石擎起,若龍頭,然石下湧出源泉,四時不竭。

橋江注潤 在州前,發源自陀陵,三清山合諸水流經,龍光二村環繞州治,而南至逐淥,復轉而北,又南流入於江左州,歲藉為利,所經諸村,糧田皆其灌溉。

松嶺遊歌 即墨山巖,在州治南五里,中虛可容百人,曲折盤旋,巧緻可觀,每歲春三月三日,左人男婦各具酒饌,相聚於茅陂,唱歌和答,聲動原野,至暮方還。

巖淋龍伏 在模村入巖十步,即幽暗,古傳內有野龍潛伏。

萬承州

香壽靈泉 在香壽山半山,一泉寬深三尺,水味清甘,汲之不盡,不汲亦不溢,古有飛來香爐一座,因設寺焉。

華峰瑞沼 在州治右二里,水自洞出流,貫二蓮池,山光水朗,其形如畫,署有亭臺,古傳常結雙蓮,至今入夏,新荷冉冉,紅白爭奇,乃古今之瑞云。

雲門紫洞 在州前五里,有一石洞外嶙峋,內開敞,雲形繞結,仰看不厭,洞門北廣南狹,為來往孔道。

星潭穿壁 在州北六里許,接連九潭,潭圓如星,匯流山麓,穿山而出,水清漣漪,為鱗介聚處,漁歌不絕。

翠壁潮泉 在州東二十里,山環繞翠,一峰居中,下一泉寬深四尺餘,漲澇不流,亢旱不乾,其水日或三潮、五潮、小潮、大潮,貫流一方田里,前有蓮池,後有花果,中立亭臺,為景中之絕勝者。神湖遺跡 在州治東五十里,古傳一牛入村,村人殺而食之,惟一老嫗不食,懸之門外,是夜風雨大作,村忽陷成湖,獨留老嫗之屋,一小路登岸,至今遺跡尚存,或三五年,其湖自乾,成隙而下,有啐水聲,長一十餘里,寬數里,此方難置田地,枕隆、安縣界,即古廩塘。

太平府並所屬州縣,陵墓俱無考。

太平府猺獞峒蠻考编辑

太祖洪武元年,土官黃英衍等內附遣使,詔諭兩江溪峒官民。

按《明外史·土司傳》:洪武元年五月,征南將軍廖永忠兵下廣西,左江太平府土官黃英衍遣使齎印章詣平章楊璟降。八月,璟還,帝問廣西、黃岑二處邊務。璟言:蠻獠性習頑獷,散則為民,聚則為盜,難以文治,當臨之以兵,彼始畏服。帝曰:蠻獠性習雖殊,然好生惡死之心,未嘗不同。若撫之以安靖,待之以誠,諭之以理,彼豈有不從化者哉。十一月,遣中書照磨蘭以權齎詔,往諭廣西左、右兩江溪峒官民曰:朕惟武功以定天下,文德以化遠人,此古先哲王威德並施,遐邇咸服者也。睠茲兩江,地邊南徼,風俗質朴。自唐、宋以來,黃、岑二氏代居其間,世亂則保境土,世治則修職貢,良由審時知幾,故能若此。頃者,朕命將南征。爾等不煩師旅,奉印來歸,嚮慕之誠,良足嘉尚。今特遣使往諭,爾其克慎乃心,益懋厥職,宣布朕意,以安居民。以權至廣西,鎮撫彭宗、萬戶劉惟善以兵護送。以權將抵兩江,會來賓峒人,潘宗富寇掠楊家寨居民。以權謂宗等曰:奉詔安民,今見賊不擊,是放虎於山林也,何以庇民。乃督宗等擊之。宗富敗走,遂安輯其地,兩江之民,由是懾服。

太平州,舊名瓠陽,為西原農峒地,洪武元年,土官李以忠納土歸附,授左州知州。

鎮遠州,舊名古隴,洪武初,趙勝昌歸附,世襲知州。

茗盈州洪武初,土官李鐵釘歸附,世襲知州。安平州,舊名安山為西原農峒地,洪武初,土官李郭佑歸附,世襲知州。

思同州,舊名永寧,為西原地,洪武元年,土官黃克嗣歸附,世襲知州。

養利州,洪武初,土官趙日泰歸附,授知州。萬承州,舊名萬陽,洪武初,土官許郭安歸附,授知州。

全茗州,舊名連岡,為西原地,洪武初,土官李添慶歸附,授知州。

結安州,舊名營周,為西原農峒地,洪武元年,土官張仕榮歸附,授世襲知州。

龍英州,舊名英山,洪武元年,土官李世賢歸附,授世襲知州。

佶倫州,舊名那兜,為西原農峒地,洪武二年,峒長馮萬傑歸附,授世襲知州。

都結州,土官農姓,洪武初內附,授世襲知州。上下凍州,舊名凍江,洪武元年,土官趙貼從歸附,錫印授世襲知州。

左州,舊名左陽,土官黃姓,洪武初,黃勝爵歸附,授知州。

羅陽縣,舊名福利陀陵縣,舊名駱陀,洪武初,土官黃宣、黃富歸附,並授世襲知縣。

二年,以左江土官黃英衍,為太平府知府。按《明外史·土司傳》:二年七月,左江土官知府黃英衍遣使奉表貢馬,乃改為太平府。以英衍為知府,許世襲。

宣宗宣德元年,崇善縣趙暹反,總兵官顧興祖平之。

按《明外史·土司傳》:宣德元年七月,崇善縣土官知縣趙暹謀廣地界,遂招納亡叛,攻破左州,執故土官,奪其印,大肆劫掠,占據村峒四十餘所。造火器,建旗,號稱王,署官,流劫州縣。事聞,帝命總兵官顧興祖會廣西三司勦捕。興祖等初招之,不服,遣千戶胡廣,領兵討之。暹扼塞拒守,廣進圍之,紿出所奪各州印,信撫諭其脅從官民,復職歸業。暹計窮,謀從間道遁。廣諜知之,伏兵邀擊,暹及其黨皆就擒。時左州土官黃榮亦奏:蠻人李圓英劫掠居民,偽稱官爵,意圖不軌,乞發兵勦捕。帝謂兵部曰:蠻民愚獷,或挾私讎忿爭戕殺,來告者必欲深致其罪,未可遽信。其令鎮遠侯併廣西三司體實,先遣人招撫,如叛逆果彰,發兵未晚也。

二年,百戶許善有罪伏誅。

按《明外史·土司傳》:初,善知崇善縣趙暹謀逆,善舊與暹交為之。容隱及總兵官遣善追暹,又受暹馬十匹、銀百兩,故緩暹,冀圖幸免。事覺,下御史,鞫問得實,斬之。是年四月,崇善縣蠻趙嵩、左州蠻黃貴,皆以謀叛伏誅。

憲宗成化八年,永康州土官楊雄傑反,尋伏誅。按《明外史·土司傳》:永康州,土官楊姓。成化八年,楊雄傑糾合峒賊二千餘人,入宣化縣劫掠,且偽署官職。總兵官趙輔等擒,誅之。

太平府部藝文一编辑

《太平府學記》
明·丘濬
编辑

國家受天,休命克相,上帝以治、以教,際天所覆之地, 凡具人形,居地之上者,咸有以安其生,復其性,廣西 左右兩江,在嶺嶠以南之極處,唐宋已來,固已州縣 之然,至今其守宰,猶襲用其土官,學校尚未遑立,惟 太平一府,其守特出朝命常調,且立學,設官俾以教 焉,兩江州郡前此,所未有也,成化丙申,番禺何侯、楚 英來知府事,慨然以教化為意,凡可以為一郡之人, 變化其習,奠安其居者,無乎不用其心,大要欲其民 風、土俗,一旦與中土等彝任未期年,政行化施民,猺 胥役乃與其佐,同知韓廷域、通判蔡顒、推官陳宣等 謀曰:左右兩江皆無學,而吾太平獨有學,太平之支 郡屬邑,皆無學,而獨府有學,是則茲學之建,其標準 之所,示者廣風化之所,及者眾非內地他學校比也, 絃歌俎豆之地,師生之所,蒞止民人之所,瞻仰為政 首務,莫此為急,乃鳩工庀材,重加修葺,規制宏壯,藻 飾華麗,視舊蓋有加焉,既成適,生員陳鼎趙,馳應貢春官,教授羅順具事跡以記,來徵惟天在上,其形穹 然而下,覆乎地,地所至之處,極乎海而止,凡在寰海 之內,莫非天王之地,惟其化之所,及者有先後,故其 人之歸化者,有遲速,苟有介然蹊徑可通,聖人在上, 推其教化而馴,及之則無有不可化之理,原夫二帝 三王之盛,其所治之地,四方相距亦不甚遠,觀成周 之故疆,而質以後世之職,方可見也,洛陽為王城,而 皋落氏陸渾戎密邇乎。其境東之蔡牟,介莒皆彝地 也,淮南為郡,舒徐西戎,河北真定中山之境,乃鮮虞 肥鼓國河東之域而有赤狄甲氏此外荊楚吳越閩 蜀,又皆在荒服之遠,中國所有者,僅宋、晉、齊、魯、衛、鄭 通,不過今數十郡焉耳,自時厥後,疆界日拓而遠,向 之荊楚、吳越、閩蜀遂皆為內地,其聲名文物之盛,顧 若反有浮於宋、晉、齊、魯衛、鄭之舊者,蓋天旋地,轉氣 運,隨之而遷移,則夫左右兩江之間,其轉移通變之 機,安知其不本於今日,茲學之設乎。何侯雖於一郡 立學,然所關係甚大而遠,後之繼,侯芳躅以治、以教 於茲者,尚當體侯之,心汲汲然,皆以教化為心,而士 之生、於茲地,受侯之教養者,皆從事於學,孜孜不已, 與凡支屬之邑,接地之壤,聞其風者,相與感發慕,好 學周公、仲尼之道,亦如今日荊楚、吳越、閩蜀之區,出 而與北方之士相後先,其將自此始耶,何侯興此學, 其關係之大且遠,如此不專為一郡也,其不負聖天 子所委任而克相之,於是乎見焉。

《養利州公堂記》
姚鏌
编辑

養利州,故土司也,宣德初,土酋以僭逆誅銓,流官同 知判官吏目以理州事者,已五十餘年,成化間,郡守 韓廷佐復言其,非便於是,再為更定,去同判設知州 以治之,又二十餘年,然其俗本彝,而流官至此,亦復 彝之故官,與民恆相詬,而不能以相適,況欲有所改 於其俗乎,今羅侯爵既得命來視州事,始以慈惠撫 民,民用帖服,三年,益浹悅乃告其眾曰:吾命吏也,若 州儀觀不備,豈我國家設州分治意哉,吾與若更新 之,可乎。皆曰然,於是官出其贏,民輸其有,徵匠僦工, 乃即其土之高爽者,為廳廳後為堂廳,左右為庫、為 室廳,前為樓、為門,臨蒞有所,燕休有次,而晝夜出入 有禁凜乎,公府之規矣,繼又即其便近者,為申明亭, 以飾里閭,為社學,以教子弟,為公館,以屬四方之賓, 客取其幽曠、靜潔者為城隍廟,為山川社稷,州厲三 壇,尸而祝之,以嚴祠宇,向無城為之,垣其四周,而復 為門,所以固保障也,城之外有水,五悍急不可渡,為 之杠梁,其上而或構亭為望,所以利濟涉也,夫以荒 墟斷落之蕭條,瘴露江濤之迷,惡而能月修歲葺,悉 去其陋,一旦使官有寧處,神有恆棲居者,有固守行 者,有夷途侯,於是州亦勤勞哉。況其所為,民者復知, 巾履以為裝通,書寫以為業,人物漸向華風,是又皆 侯訓教所及也,侯則誠賢矣,夫昔之潮,與柳皆古蠻 彝潮得一,韓昌黎變之,養士治民,俱有成法,而其俗 始篤於文行,柳得一柳,子厚為之,凡城郭巷道皆治, 而其民亦始樂生興事,然則天下之俗成乎。其人亦 多矣,使先此為守,而皆若侯之,今日則其效當不止, 是使他州之為牧,而皆若侯之為心,則其可感而化 者,又豈養利之民為然哉。顧因循玩愒,往往一遇其 所難而遂,卻足自廢,可嘆也。矣侯字德器,江西吉水 名家,嘗訓於吾,慈有善教,慈之人,至今愛慕之,予亦 辱侯之教,而愛慕則尤深焉,闊別十年,餘偶以宦途 相值,方幸有會於侯,而又喜侯之能於其政也,故為 書其概,以歸之土人俾鐫諸石。

太平府部藝文二编辑

《永濟橋》
明·曾貫
编辑

萬里晴光橫蝀,一江雲影動黿鼉。功成甃玉非鞭 石,務重捐金為伐柯。彤管未題仙井柱,綠煙先奏渭 橋歌。臨流酌酒思元凱,猶愧前朝寵賚多。

《會仙巖》
李明巒
编辑

不解仙流第幾邦,洞門高敞碧雲窗,無聲梵樂神猶 在,脫化天龍骨已降,風入竹林敲木鐸,月來蘿薜掛 銀缸,登臨欲馭摩空鶴,假我何年翮一雙。

《仙巖夜月》
何士廉
编辑

塵世難逢葛稚川,偶然來此踏芝田。仙人留此閒巢 窟,神力剜成小洞天。石煖猶疑丹火伏,草芳長藉白 雲眠。尚餘一片青瑤碣,待我題詩照萬年。

《紫霞洞》
何沾
编辑

得得尋春上翠微,春風吹綻好花枝。飲殘百日千盃 酒,戰罷黃昏數局棋。天外雲山堪著目,洞中GJfont鳥莫 須疑。明朝看盡龍陽景,還借僧家住幾時。

===
《懸崖》
趙天益
===峭壁孤危叢樹空,何仙遺杖掛崖中。雲煙靜處堪棲

鶴,風雨來時欲化龍。遠影獨橫秋正老,高標微映日 初曈。若逢太乙持歸去,應繼當年照閣紅。

《養山》
前人
编辑

一望嵯峨入碧端,青青秀色霧雲盤。障邊十里渾無 缺,更孕精靈作大觀。

《利水》
前人
编辑

瀠洄條帶欲朝宗,遠歷諸蠻百澗通。莫道秋來空貯 月,桃花春浪起蛟龍。

《仙島》
前人
编辑

仙人歸去杳無期,最恨當年少識知。花散盡埋幽徑 裏,至今空見草離離。

《靈壇》
前人
编辑

擎天一柱擁邊州,氣蹙東隅勢自遒。白兔峰頭雲並 鬱,綠蘿陰下水頻流。障回夕照移千壑,春瀉贏波沃 萬疇。自有巨靈能作惠,不教寒地泣無秋。

《金印峰》
許時謙
编辑

一顆原從化鶴來,儼然造物為誰開。紫泥色帶花中 露,丹篆文留石上苔。應助伯仁金繫肘,更催郭隗馬 登臺。山靈已改從前事,會看風雲接漢才。

《萃綠臺》
前人
编辑

吏事邊城少,探幽得自吟。搆亭依古岸,伴客憩濃陰。 金印山隆座,龍英水遶林。溪聲風裏細,日夜有鳴琴。

《觀魚亭》
前人
编辑

地偏心愈遠,臨眺在幽遐。石白非關雪,雲深不礙花。 殘題惟落日,感事總朝華。魚樂安知我,秋風自憶家。

太平府部紀事编辑

《唐書》:武德初,李靖以平蕭銑,功封永康縣公,檢校荊 州刺史。度嶺分道招慰。馮盎等皆以子弟來謁,南方 悉定。裁量款數,承制補官。得郡凡九十六萬餘戶。詔 書勞勉。

《宋史》:徽宗即位,起黃庭堅知太平州,庭堅嘗與趙挺 之有微隙,挺之執政,轉運判官陳舉承風旨,上其所 作《荊南承天院記》,指為幸災,除名。

《通志》:曾翬以參政,分司右江,以職業自樹太平府,有 永樂中,所積餉征交者,歲苦校覆,官至逮守者,償所 積復坐之,法翬為奏,罷其役,人甚德之。

正德間,守備劉瑯恃逆,閹劉瑾勢南,卿以下嚴事之, 胡世寧獨不為禮,尋出知太平郡,屬多土官,故相習 為戾,驁不庭謁太守,而守亦防猜,不脫弛情,意益隔, 公至以檄,約如期至,傳令其下皆甲,而入凡所指諭 中,其機牙固已縮汗,嚴憚終不敢以貨產,稱贄獻越, 翼日,公出臨其營,觀蠻長騎射,與款語良久,乃還舊 以土官,世及輒展,轉索賂公,令土官生子,即聞府子 弟應世,及者年且十歲,朔朢或有事調集偕攜之,見 太守為識,年數狀貌父兄,有故按籍為請官於朝,土 官大悅服,茗盈州李萬盈,與全茗州許榮高,仇殺二 十餘年,羅陽縣黃景明,爭官占地二十餘年,至公始 平太平州李璿拒命,公密檄龍英州,趙元瑤討之,生 得璿所,活幾萬人,郡勢面腋,阻江而背,獨無限,公檄 營,城北為壺關,萬夫畢集,皆土官辦增,戍其卜民,始 帖席,及遭喪去,士民思之,土人走送者數萬,後公為 副使,發寧藩奸為本兵,進十事要說。

宣德間,崇善縣土官趙暹興兵入寇,千戶趙欽鄭忠 率軍拒之,時見群鴉飛鳴於官軍之上,賊弗戰而退, 私詢其黨云:爾兵既來,何以怯敵。彼曰:時見紅袍神 於空中,群鴉導之,故怯而退,識者以為有神助,云: 太平府江北,有會仙山,由丹流閣而上,懸崖百尺,石 洞區其半,傳為崔、莫二仙姑煉丹處,中有丹GJfontGJfont頂 石蓬皆作金碧色,光彩燦然,云:丹火燻爍也,GJfont後即 二仙臥所,頭臂股脛,兩形畢現,深入石寸許,崖峭甚 人罕,躡者至必香楮、默禱之,乃能緣焉。不則惟遙望 而已。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