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1519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五百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千五百十九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五百二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一千五百十九卷目錄

 雲南土司部彙考五

  雲南土司獛喇考

  雲南土司普特考

  雲南土司窩泥考

  雲南土司拇雞考

  雲南土司麼些考

  雲南土司力些考

  雲南土司土人考

  雲南土司土獠考

  雲南土司怒人考

  雲南土司扯蘇考

  雲南土司儂人考

  雲南土司沙人考

  雲南土司蒲人考

  雲南土司古宗考

  雲南土司西番考

  雲南土司峨昌考

  雲南土司縹人考

  雲南土司哈喇考

  雲南土司結𣆟考

  雲南土司遮些考

  雲南土司羯些考

  雲南土司地羊鬼考

  雲南土司野人考

  雲南諸蠻貢道考

  雲南土司部總論

職方典第一千五百十九卷

雲南土司部彙考五编辑

獛喇考编辑

《通志》
编辑

獛喇

婚喪與猓玀同,而語言不通,蓬首跣足,衣不浣濯,臥以牛皮,覆用羊革、氈衫。在寧州者,強悍,專務摽掠。在石屏州者,良善,畏法為編氓。在王弄山者,一名「馬喇」 ,首插雞羽。男子服紅經、白緯衣,婦女衣白,墾山種木棉為業。

普特考编辑

《通志》
编辑

普特

以漁為業,性耐寒,舟不盈丈,而炊爨牲畜,資生之具咸備。又有泅水捕魚者,丹鬚蓬髮,竟沒水中,與波俱起,口囓手捉,皆巨魚。今滇池旁碧雞山下有此種類。

窩泥考编辑

《通志》
编辑

窩泥

或曰斡泥。」 男環耳跣足。婦衣花布衫,以紅白綿繩辮髮數綹,海貝雜珠盤旋為螺髻,穿青黃珠垂胸為絡。裳無襞積,紅黑紗縷間雜飾其左右。既適人,則以藤束膝下為識。娶婦數年無子,則出之。喪無棺,弔者擊鑼鼓搖鈴,頭插雞尾跳舞,名曰「洗鬼。」 忽泣忽飲三日。採松為架,焚而葬其骨。祭用牛羊,揮扇環歌,拊掌踏足,以鉦鼓蘆笙為樂。食無著,以手摶飯,勤生嗇用。積貝一百二十索為一窖,死則囑其子:「我生平藏貝若干矣,汝取某處窖餘,留為來生用。」 臨安郡屬縣及左能寨、思陀溪處落恐諸長官司、景東、越州皆有之。《𥔲嘉縣》又曰:和泥,男子剪髮齊眉,衣不掩脛,飲酒以一人吹蘆笙為首,男女連手周旋跳舞為樂。死以雌雄雞各一殉葬。「阿迷」 州。稱「阿泥。」 「《鄧川州》稱「俄泥。」

拇雞考编辑

《通志》
编辑

拇雞

蓬首椎髻,標以「雞羽」 ,形貌醜惡,婦女尤甚。挽髻如角向前。衣文繡,短不過腹,項垂纓絡飾其胸。遷徙無常,居多竹屋,耕山食荍。暇則射獵,捕食猿狙。佩利刀,負強弩毒矢,伺隙剽竊。性狠惡,父子兄弟怒則相殺,轄於寧州及王弄山。

麼些考编辑

《通志》
编辑

麼些

《唐書》稱「麼些蠻與施、順二蠻皆烏蠻種,居鐵橋、大㜑、小㜑、三探覽、昆池等川。」 今麗江之彝,總稱麼些,而北勝、順州、祿豐亦皆有其類。俗不沬澤,自古已然。男子以繩纏頭,耳戴綠珠,婦人布冠。好畜牛羊,產麝香。勇厲善騎射,挾短刀。少不如意,鳴鉦鼓相讎殺,婦女投場,和解乃罷。俗儉約,飲食疏薄。歲暮競殺牛羊相邀請,一客不至,則為深恥。正月五日登山祭天,人死以竹簣舁至山下,無貴賤皆焚之。

力些考编辑

《通志》
编辑

力些

惟雲、龍州有之。男囚首跣足,衣麻布衣,披氈衫,以毳為帶,束其腰,婦女裹白麻布。善用弩,發無虛矢。每令其婦負小木盾,徑三四寸者前行,自後發,弩,中其盾而婦無傷,以此制伏西蕃。

土人考编辑

《通志》
编辑

土人

在武定府境。男衣絮襖,腰束皮索,飢則緊縛之,繫刀弩,婦披羊皮氈毳,姻親以牛羊刀甲為聘。新婦披髮見姑舅。性剛劣,不能華言,畏官府無訟,有爭者告天,煮沸湯投物,以手捉之,曲則糜爛,直者無恙。耕田弋山,寅午戌日入城交易。

土獠考编辑

《通志》
编辑

土獠

其屬本在蜀、黔、西粵之交流,入滇,亦處處有之,而石屏、嶍峨、路南較多。男子首裹青帨,服白麻衣,領上綴紅布一方。婦人冠紅巾,衣花繡,性悍戾。「嶍峨者樵蘇自給,路南者為人佃種,屋廬與僰人同。新興者居西山之麓,服食婚喪,習同白玀。」 以孟冬朔日為歲首。

怒人考编辑

《通志》
编辑

怒人

男子髮,用繩束,高七八寸,婦人結布於髮。其俗大抵剛狠好殺。餘與麼、些同,惟麗江有之。

扯蘇考编辑

《通志》
编辑

扯蘇

在楚雄郭雪山居於山巔,無陶瓦,木片覆屋,耕山種荍麥,皮履布衣,器以木擺錫為飾。新化州亦有之。又一種曰「山蘇。」

儂人考编辑

《通志》
编辑

儂人

其種在廣南,習俗大略與僰彝同。其長為儂智高裔部,彝因號為「儂樓。」 居無椅凳,席地而坐,脫屨梯下而後登。甘犬嗜鼠。婦人衣短衣長裙,男子首裹青花帨,衣麤布如絺。長技在銃,蓋得之交阯者。刀盾鎗甲,寢處不離,日事戰鬥。王弄山、教化三部亦有之,蓋廣南之流也。

沙人考编辑

《通志》
编辑

沙人

習俗多同儂人,慓勁過之。在廣西者,屬於隴氏。在富州者,屬於李氏、沈氏。維摩水下地遼闊,諸彝互爭,以強力相兼并。又有青龍、六詔者,猙獰尤甚。地產老杉,生懸崖千丈間,伐之多無全材,堅逾蜀產。羅平州亦有沙人。器用木,婚喪以牛為禮。

蒲人考编辑

《通志》
编辑

蒲人

即古百濮。《周書》與微盧彭俱稱西人,《春秋傳》與巴楚鄧並為南土,本在永昌西南徼外,訛濮為「蒲」 ,有因以名其地者,若蒲縹、蒲甘之類是也。男裹青紅布於頭,繫青綠小絛,繩多為貴,賤者則無。衣花套長衣,膝下繫黑藤。婦人挽髻腦後,頭戴青綠珠,以花布圍腰為裙,上繫海貝十數圍,繫莎羅布於肩上。永昌、鳳溪、施「甸及十五喧、二十八寨,皆其種。勤耕種,徒跣登山,疾逾飛鳥」 ,今漸弱而貧。其流入新興、祿豐、阿迷、鎮南者,形質純黑,椎髻跣足,套頭短衣,手帶銅鐲、耳環、銅圈帶,刀弩長牌飾以絲漆,上插孔雀尾。婦女簪用骨,短裳綠綵。婚令女擇配,葬用莎羅布,裹屍而焚之。不知荷擔,以簍負背上,或傍水居。不畏深淵,能浮以渡。在蒙自及開化十八寨,皆號「野蒲」 ,桀驁勝諸彝。在景東者,淳朴務農。在順寧沿蘭滄江居者,號「普蠻」 ,亦曰「樸子蠻。」 性尤悍惡,專為賊盜。不鞍而騎,徒跣短甲,不蔽脛膝,馳突迅疾,善鎗弩。男子以布二幅縫合掛身,無襟袂領緣。婦人織紅黑布搭於右肩,結於左脅,以蔽其胸,另以布一幅蔽腰,見人不知拜跪,寢無衾榻,拳屈而臥。

古宗考编辑

《通志》
编辑

古宗

西番之別種。滇之西北與吐蕃接壤,流入境內,麗江、鶴慶皆間有之。男子辮髮百縷,披垂前後,經年不櫛。沐櫛必以牲祭。披長氈裳,以犛牛尾或羊毛織之。婦人以青白磁器與硨磲相雜懸於首。其食生肉、蔓菁、麰稗。

西番考编辑

《通志》
编辑

西番

永寧、《北勝》。蕖凡在金沙江者,皆是辮髮,雜以瑪瑙、銅珠為綴,三年一櫛之。衣雜布革,腰束文花毳帶,披琵琶氈,富者至三四領,暑熱不去。住山腰以板覆屋。俗尚勇力善射,有《緬字經》,以葉書之,祀神逐鬼,取而誦焉。性暴悍,隨畜遷徙。又有野西番者,倏去倏來,尤不可制。

峨昌考编辑

《通志》
编辑

峨昌

一名阿昌。性畏暑濕,好居高山,刀耕火種。婦女以紅藤為腰飾,祭以犬占。用竹三十三根,略如筮。嗜酒負擔覓禽獸蟲豸,皆生噉之。採野葛為衣。無部長,雜處山谷,聽土司役屬。今永昌、羅板、羅明三寨皆其種。舊俗,父兄死則妻其母嫂。後羅板寨百夫長早正死,其妻方艾,自矢不失節,遂餓而死,其俗乃革。

縹人考编辑

《通志》
编辑

縹人

婦女以白布裹頭,短衫露其腹,以紅藤纏之,莎羅布為裙,上短下長,男女同耕。

哈喇考编辑

《通志》
编辑

哈喇

男女色深黑,不知盥櫛。男子花布套衣,婦人紅黑藤纏腰數十圍,產子竹兜盛之,負于背。又有古喇男女,色黑尤甚,種類略同。哈杜,亦類哈喇,居山言語不通,略似人形耳。

結𣆟考编辑

《通志》
编辑

結𣆟

以象牙為大環,從耳尖穿至頰。以紅花布一丈許裹頭,而垂帶于後。衣「《半身衫》,袒其右肩。」

遮些考编辑

《通志》
编辑

遮些

綰髮為髻,男女皆貫耳佩環。性喜華彩,衣盤旋蔽體。飲食精潔。戰鬥長於弓矢,恃象銃,稍與緬同。孟養一帶,多其種類。

羯些考编辑

《通志》
编辑

羯些

種出迤西孟養,流入滕、越,環眼烏喙,耳帶大環,無衣遮腹,下以布一幅,米肉不烹而食。勇健執鎗刀敢戰,喊聲如吠犬。

地羊鬼考编辑

《通志》
编辑

地羊鬼

短髮黃睛,性奸狡嗜利,出沒不常,與人相讎。能行妖術,用器物易其肝膽心腎為木石,遂不救。又置蠱飲食中,如元江所為。

野人考编辑

《通志》
编辑

野人

居無屋廬,夜宿於樹巔。赤髮黃睛,以樹皮毛布為衣,掩其臍下。首帶骨,圈插雞毛,纏紅藤,執勾刀大刃。採捕禽獸,茹毛飲血,食蛇鼠。性至兇悍,登高涉險如飛,逢人即殺。在茶山、里麻之外,去騰越千餘里,無約束,二長官為所戕賊,避之滇灘關內。舊《志》稱「尋甸岩谷野蠻,以木皮蔽其身,形貌醜惡,男少女多,持木弓以」 禦侵暴,不事農畝,採山中草木及動物而食。無器皿,以芭蕉葉籍之。今尋甸實無此種。考《唐書》所稱「閣羅鳳降尋傳蠻,其西有猓蠻,亦曰野蠻,散漫山中,無君長,婦或十或五共養一男子。」 舊志或本于此。然尋傳于驃國,同降閣羅鳳,驃國即緬也。野蠻又在其西,其非尋甸可知。又粵西狼人居深山,食無釜甑,以竹節盛米,縳而焚之,竹爆而炊熟。採蜈蚣蛇蟲雜食之,謂為「嘉饌。」 其餘與前略同。間有流入廣南者,豈先時亦流入尋甸,今屢用兵,其地遂無噍類乎?併記之。

雲南諸蠻貢道考编辑

《通志》
编辑

上路

由永昌過蒲縹,經屋床山,箐險路狹,馬不得並行。過山至潞江,江外有高黎貢山,路亦頗險。山巔彝人立柵為砦,在三代為徼外地。過騰衝衛西南行,至南甸、千崖、隴川三宣撫司。隴川有諸葛亮寄箭山,隴川之外一望數千里,絕無山谿。《隴川》十日至猛密,又十二日至緬甸,又十日至。

洞吾又十日,至擺古莽氏居之,即古喇宣慰司「擺古」 ,彝語也。

下路

由景東歷者樂甸,行一日至鎮沅府。又行二日始達車里宣慰司之界。行二日至車里之普耳山,其山產茶。又有一山聳秀,名「光山」 ,車里部長居之,蜀漢諸葛亮營壘在焉。又行二日至一大川,原廣可千里,其中養象,其山亦為諸葛亮寄箭處,又有《諸葛亮碑》,苔泐不辨字矣。又行四日始至車里宣慰司,在九隆山之下,臨大江,一名「九隆江」 ,即黑水之末流也。由車里西南行八日,至八百媳婦宣慰司。又西南行一月,至老撾宣慰司。又西行十五六日,至西洋海崖,乃擺古莽氏之地也。

雲南土司部總論编辑

《圖書編》:

《滇夷記略》
编辑

《滇載記》:逸史稱西南靡莫之屬以什數,滇最大。元封 中,以兵臨滇王,舉國降,然未有稱也。及張氏受姓,後 世迭君長者,蒙氏、鄭氏、趙氏、楊氏、段氏、高氏,凡七姓, 惟蒙、段最久,故著稱焉。夷商盜名號互起,滅若蜂蟻, 然,不足錄也。然至與中夏交援抗凌,疲我齊民,世主 甘心焉,以無用戕有用,是可慨也。《漢?司馬氏傳》西南 夷,誠有意哉?余嬰罪投裔,求蒙段之故于圖經而不 得也。問其籍于舊家,有《白古通元峰年運志》。其書用 僰文,義兼眾教,稍為刪正,令其可讀,其可載者,蓋盡 此矣。滇僰于三代為荒服,漢僅剽分其方,雖胡元兵 力勝之,而不能守也。于今列箐落而郡縣之,馴鱗介 而衣裳之,華風沃澤,同域共貫,昭代「恢宇。」前者孰並, 傳稱「神農地過。」日月之表,幾近是哉。

《雲南夷》
编辑

雲南本徼外地,國初元孽竊據,「戊申開基,尚阻聲教。 王偉秉義捐軀,傅友德、沐氏父子兄弟,威戡惠戢;梅 思祖、張鶴繼膺藩屏,平徭均賦,疆土稍開。顧其人慓 悍,不得已因俗為政,官其酋領,稍示安輯。元江、永寧、 鎮沅、孟艮、景東最強獷,鎮南、蒙化、順寧、霑益差小,然 皆向背靡常,調濟為難。諸甸約攝騰衝,諸羅窺竊尋」 靖。蓋自麓川虛耗中土,孟養曲徇奸夷,正統迄今,益 復反覆。況投宦非人,刓法好貨,湖南滇北將有梗隔 之憂。至求馬湖建昌川陸逵道,計亦晚矣。

漢武帝始通滇國,置益州郡。明帝時,哀牢王柳貌率 其民五萬戶內附,以其地置哀牢、博南二縣。唐元宗 冊南詔為蠻王,夷語謂王曰:「詔先其六詔,莫能相統, 蒙舍詔最在南」,至皮羅閤浸強大,乃求合為一,朝廷 許之,徙居大和城。及宋熙寧,大理遣使貢方物,封其 酋為大理國王。元憲宗平大理,立為三十七郡。世祖 自西藩入大理,平雲南,遂分三十六路。明洪武十七 年,立為麓川、車里二宣慰使司,此外又有孟養、木邦、 緬甸、老撾、八百大甸宣慰司,其與麓川、車里,皆百夷 之種類也。

按:雲南地,漢時已入中國,謂為西南夷。唐末為南詔 所據,後為蒙、段二氏所有,自為一國。宋竟不能有之。 元世祖平大理,以其地內屬,明立為藩府,命黔國公 世守之。今其雲南、楚雄、臨安、大理等府設置如內地, 而更以元江、永昌之外麓川、車里等處為西南夷,亦 猶漢時自成都而視滇池也。大抵雲南之地,其南以 「元江為關,以車里為蔽,而達于八百;其西以永昌為 關,以麓川為蔽,而達于木邦。西南通緬甸,底于南海; 東南通寧遠而竟乎安南;西北盡麗江而通乎土藩。 所以制馭之者,與南蠻北狄不同。蓋彼去中國遠甚, 其有叛亂,不過梗化,虧欠歲貢而已,不足為中國輕 重也。為今之計,宜擇一要害地,或景」東、或騰衝。命將 一員統軍于此守備,嚴禁中國客商不許擅入其地; 則彼不知中國虛實,而不為人煽惑引誘,設為互市, 有所交易,許其移文通譯,賫載以來;使彼知中國之 貨難得,則不敢輕自棄絕矣。

雲南在古荒服,聲教弗漸。自唐及宋,則儼然僣竊,睥 睨巴蜀。元雖開省設官,而疆圉瓜裂,以羈縻畜之。迨 乎明朝,幅員混一,僰爨、羅甸,咸籍版圖,可謂盛矣。第 其疆域阨塞,華夷雜居。時恬則蟻聚蜂屯,有事則狼 跳虎噉。蓋負險使然也。雲南,臨安、大理、永昌、鶴慶、楚 雄,頗號沃壤。元江、臨安,南通交趾;金齒、騰衝,西擁諸 「甸、瀾滄,聯絡永寧、麗江、曲靖,迤北而東,彈壓烏蠻。四 境領要,指掌可窺矣。」諸夷之魁,則元江、武定、景東、麗 江、姚安、北勝、鄧川、霑益,並兵力稱雄,向背靡一。蓋自 麓川伏法,而滇境稍寧,惟「尋甸一帶兵衛漸疏,諸羅 跋扈,木邦、孟密恃其險遠,至今不聞悔禍,咎在撫綏闕狀乖方,莫可數矣。」至于滇南北上,必假道貴州,萬 一衝決,何以越之?滇地有徑,可達馬湖,武定可達建 昌,川陸具存,而榛塞莫啟。《刊山通道》之策,所宜亟講 也。

按:百夷之種,麓川、緬甸數為梗。元江、永昌之外,設宣 慰者七,以統百夷。以沐氏遙轄,亦以諸省,惟雲南諸 夷雜聚之地。其為中華人,惟各衛所戍夫耳。百夷種 曰僰人、爨人,各有二種,即黑羅羅、麼些、禿老些門、蒲 人、和泥蠻、土獠羅、舞羅落、撤摩都摩察、儂人、沙人、山 後人、哀勞人、哦昌蠻、懈蠻、魁羅蠻、傳尋蠻、色目濔、河 尋丁蠻栗些,不可悉記。

《雲南夷土官》
编辑

雲南布政司,「領宣慰司七,宣撫司三,長官司二。十都 司,領安撫司三,長官司三。車里、木邦、孟養、緬甸、老撾、 東里、八百大甸,為七宣慰。南甸、干崖、隴川,為三宣撫。 十二關納樓、茶甸、教化三部王弄山、虧容甸、處溪甸、 思陀甸、左能寨、落恐甸,安南祿谷寨剌次河革甸、香 羅瓦魯之因遠、羅必甸、馬龍他郎甸、者樂甸、紐兀、芒」 市為二十長官。其都司「領者安撫三,潞江、鎮遠、楊塘 長官三,茶山、鳳垓、施甸。」左隸兵部武選

雲南一百五十一:武定、麗江、景東、沅江、順寧、永寧、鎮 沅、蒙化、孟艮、孟定。知府十人。寶山、南甸、蘭州、彎甸、寧 州、冨州、北勝、大候、雲、龍浪、葉部、鄧州、安寧、威遠、霑益、 羅雄、鎮康、陸涼。知州十七人。臨西、嶍峨、雲南、亦佐、羅 次、元謀。知縣六人。廣南姚安府同知,鶴慶府知事一 人。干崖,宣府經歷一人。巨津、師宗。蕖、通安、北勝,領 南姚州、順州同知八人。北勝、南安、鎮南州判官三人。 雲南、楚雄、亦佐、易門、定邊、永平,縣丞六人。昆明,雲南、 廣通、嶍峨、定遠、楚雄,主簿六人。威遠州吏目一人。五 井、順盪鹽井副使二人。連為、古剌、騰衝、樣備、觀音山、 莎橋、德勝關、泔西、在城、打牛坪、晉寧、易龍,驛丞十二 人。金齒、水眼,鄧川州、寧蕃、順寧甸、禾摩村、東山口,浪 滄江,師井,打牛坪,盪井,金沙江十二關。備溪江,青索 翼、納更山、蒲陀崇鎮,南箭捍場,關索,領鐵爐、青水江、 黑鹽井。西金沙江,赤水鵬定、西嶺,龍街關,蔓神、寨伱, 白水關,南平關,黑鹽井,阿雄村、戞賴元江,禾摩村,安 南坡,祿腠,煉象關,楚雄縣,松詔鋪,觀音山,鳳羽鄉,東 金沙江,回蹬關,湯池,英武關巡檢二十五人。改流二 十五知府,鶴慶、尋甸,廣西知州四人。馬龍、彌勒、維摩、 阿維知州二人。路南、蒙自府同知一人。楚雄府照磨 一人。麗江典史一人。浪穹鹽井副使一人。彌勒沙驛 丞五人。永平、潞江、孟哈、羅卜思莊雲南巡檢十二人。 宣化關甸頭樣備、神摩洞下江南安州、普昌、石門關、 彌沙井,雲龍甸,煉象關,楚場。右隸吏部驗封。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