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1518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五百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千五百十八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五百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一千五百十八卷目錄

 雲南土司部彙考四

  雲南土司車里考

  雲南土司木邦考

  雲南土司孟氏考

  雲南土司茶山長官司考

  雲南土司鈕兀考

  雲南土司威遠州考

  雲南土司北勝州考

  雲南土司干崖考

  雲南土司耿馬宣撫司考

  雲南土司白人考

  雲南土司白玀玀考

  雲南土司黑玀玀考

  雲南土司撒彌玀玀考

  雲南土司妙玀玀考

  雲南土司阿者玀玀考

  雲南土司乾玀玀考

  雲南土司魯屋玀玀考

  雲南土司撒完玀玀考

  雲南土司羅婺考

  雲南土司摩察考

  雲南土司僰彝考

職方典第一千五百十八卷

雲南土司部彙考四编辑

車里考编辑

四譯館考

車里軍民宣慰使司

車里軍民宣慰使司蠻名徹里又有倭泥貉{{?}}蒲剌、黑角諸蠻,自古不通中國。元世祖命將兀良吉䚟伐交趾,經其地,悉降之。至元中,置徹里路軍民總管府,領六甸,後又置耿凍路耿當、孟弄二州。明洪武十七年,酋長刁光歸附,改置車里軍民府,尋改宣慰使司。在瀾滄江之南,接南海交趾。人頗淳厚,額上刺一旗為號,作樂,以手拍羊皮長鼓,又間以銅鐃、銅鈸拍板。鄉村宴飲,則擊大鼓,吹蘆笙、舞牌為樂。境內有猛永山。杉木江,土產鍮石、銅木、沉香。

《會典》
编辑

車里

雲南徼外土官進到象馬、金銀、器皿、寶石等件,例不給價。其賜例各不同:《車里》「給賜:宣慰使錦二段,紵絲紗羅各四匹,妻紵絲羅各三匹;差來頭目,每人紵絲紗羅各四匹,折鈔絹二匹,布一匹。通事,每人綵段一表裏,折鈔絹一匹,俱與羅衣一套。象奴從人,每人折鈔綿布一匹,絹衣一套,俱與靴襪各一雙。」

木邦考编辑

《圖書編》
编辑

「百夷館」 「木邦軍民宣慰使司。」

百夷,在雲南之西南,自古不通中國。元世祖時,命將伐交趾,經其所部,盡降之,舊名孟都,又名孟邦。元至元二十六年,立木邦路軍民總管府,領三甸。至明洪武十五年,改木邦府,後改木邦軍民宣慰使司,命西平侯沐英遣使往諭之,始從化來王。其所部猛密有寶,并為木邦利府陶孟思歪領之。陶孟者,猶華言頭目也。木邦宣慰司罕揲以其女曩罕弄妻思歪。罕揲死,其孫《罕穵》立,嗜酒好殺,曩罕弄遂以猛密叛木邦。成化初,南寧伯毛勝守雲南,猛密寶石許得自貢,不關木邦。太監錢能尤利其珍賂,曩罕弄遂怙勢無忌,略地自廣。十六年,太監王舉索猛密寶石不得,因疏猛密、木邦罪,請征之。曩罕弄大懼。會有江西人周興五者,逋猛密,因為曩罕弄計,遣人賚金寶賂政府,求釋罪,且請授官。政府許之,遂授意都御史陳宗往撫之。宗至猛密,曩罕弄恃有內援,益踞傲不出。迓宗且要宗過南牙山,就見坐講,宗不得已從之。曩罕弄乃曰:「我猛密之于木邦,猶大象之孕小象也。今小象長成,軀倍大象矣,寧能復入大象腹中乎?」 宗曰:「然。」 遂以所侵木邦地𢌿之,為設安撫司,以歪子孫世其職。木邦人詣宗訴辨,宗輒笞止之。狀聞,政府大喜,遂以宗撫雲南,尋遷刑部尚書。曩罕弄既立,盡奪木邦地,罕穵奔猛正。由是孟養諸酋大不

平,遣大陶孟倫索提兵衛罕穵,聲言必滅猛密。會弘治改元,副使林俊稍割猛密地還木邦。曩罕弄懼,不敢逆命,遂與木邦並立,為世仇矣。其種類最繁,故以百稱。諸部落有木邦,有南甸,有干崖,有隴川,有孟養,有孟密,有孟璉,有孟羅,有孟楞,有孟定,有孟艮,有芒市,有景東,有鶴慶,有大候,有威遠,有鎮康,有甸灣,有《者樂甸》。其民多百夷,不通漢字,俱屬本館譯審。

《會典》
编辑

木邦

給賜宣慰使錦二段,紵絲紗羅各三疋;妻紵絲羅各二疋。差來陶孟,每人紵絲紗羅各三疋,折鈔絹二疋,布一疋。招剛,每人紵絲紗羅各二疋,折鈔絹二疋。通事,每人綵段一表裏,折鈔絹一疋,俱與羅衣一套。象奴從人,每人折鈔綿布一疋,絹衣一套,俱與靴襪各一雙。

《震澤紀聞》
编辑

諸蠻

初,安南之北,雲南之南,為八百車里、老撾、木邦諸蠻。有孟密者,舊屬木邦。木邦有女名《曩罕》弄,嫁之孟密其父愛之,盡以寶并媵焉。孟密以是日富強,與木邦相攻,兩家俱訟於朝。孟密以密貨賂二萬,自兵部諸津要多受其賄者。大學士萬安草敕,遣都御史程宗往按其事,有「可分分」 之語。宗覆奏如安指,於是孟密得立為安撫司。宗盡以所侵《木邦》地𢌿之。而《木邦》勢寖弱反出其下,雲南之患由此起,至今為梗云。

《通志》
编辑

木邦軍民宣慰司

木邦軍民宣慰使司舊名孟都一名孟邦相傳蜀漢時木鹿王苗裔元至元二十六年立木邦軍民總管府領三甸明內附改木邦府後改木邦軍民宣慰使司徵差撥銀一千四百兩永樂間宣慰罕賓從征緬正統中罕蓋從征麓川俱有功益其地在六慰中分土最廣萬曆十年緬誘執罕拔死襲取木邦拔子進忠奔罕虔緬追進忠至姚關焚順寧而去十一年官兵破緬于姚關立進忠子欽欽死其叔罕𧜡約暹邏攻緬緬恨之于萬曆二十三年以三十萬眾圍其城請救於雲南援兵不至城陷以猛密思禮領之思禮憑恃瓦彝差其目海慶據控尾求猛{{?}}寨,又與召依坎換象,干戈相尋焉。其東為孟定,南為猛密,西為緬甸,北為芒市。自姚關渡喳哩江十二程至其地。彝類數種,男子皆衣白文身,髡髮,摘髭鬚,修眉睫;婦人則白衣桶裙,耳帶金圈,手帶象鐲。其地產響錫、胡椒。

孟氏考编辑

《圖書編》
编辑

孟養

孟養宣慰使司,地名香柏城。元至元二十六年,置雲遠路軍民總管府。洪武十五年,改為雲遠府。十七年,改孟養軍民宣慰使司。其民獷野,小有隙,即搆兵相殺。正統初,土酋思仁叛,據孟養地,官兵追奔至緬甸,購捕斬之。語在《緬甸考》中。成化中,思仁子祿以祖母琭帶及諸珍物賂鎮守太監錢能,能召見飲食之,思祿稍稍縱橫。弘治初,元,給土酋金牌信符,偶忘孟養久廢,止按舊籍頒給。思祿遂謂天朝復其官職,以符牌號召諸夷,略取旁邑自廣。會猛密叛木邦,參政毛科檄思祿兵攻猛密。思祿以羸兵數千應科,為猛密所敗。思祿大怒,遂越界過金沙江,攻猛密,取蠻莫等十七寨。科又勸巡撫金獻民請兵大舉征思祿,上不許。會思祿亦遣人奏言「為鄰惡詿誤,願入蠻莫十七寨贖罪,得比米魯,仍乞以一子為宣慰如故。」 朝議遲疑不決,思祿遂據孟養自立。

《會典》
编辑

孟養

弘治初,給賜孟養思祿及妻與車里同。差來頭目「陶孟,每人紵絲羅各四疋,紗二疋,折鈔絹二疋,綿布二疋;招剛,每人紵絲羅三疋,紗二疋,折鈔絹一疋,綿布一疋;招八,每人紵絲紗羅各一疋,折鈔絹一疋。通事,每人紵絲一表裏,折鈔絹」

一疋、各與紵絲衣一套。象奴、每人折鈔綿布一疋。絹衣一套。俱與靴襪各一雙。每進馬一匹、賜絹五疋

《通志》
编辑

孟養

孟養軍民宣慰使司,俗名。「迤西」 有香柏城,與蠻莫同。襟金沙江,孟養居其上流。南至底馬撒,疆連西洋,北極吐蕃,西通天竺,東南鄰于緬,山曰鬼窟,號稱險要。彝人據為硬寨,小有瑕釁,則治兵相攻。其土下濕,夜寒,濱江為竹樓以居,一日數浴。其「通中華,始于元至元二十六年,置雲遠路軍民總管府。明洪武十五年」 ,改為雲遠府。十七年改孟養軍民宣慰使司,歲輸銀七百五十兩為差發。正統間,宣慰刁賓玉勢弱,思任敗之於麓川,奔永昌,死。後為思洪所據,自上狀願當差發,靖遠伯王驥許之,礱石金沙江上曰:「石爛江枯方許渡。」 雖冒授金牌,終無印信,凡通文書,苐稱金沙江奴婢而已。萬曆八年,緬擒宣慰思箇幽死,據其地,舍目奔永昌。十二年,思義來歸。十三年,思威敗緬于密堵,殺緬目多曩長。十七年,思明子思遠貢象方物,賞以金幣,授宣慰。十八年,緬報密堵之役,復攻孟養遠,率其子昏奔盞西,緬以曩瓮往而據之。其後思轟送款于明,與蠻莫思正結為唇齒,共據長江以抗緬。三十年,緬追思正,轟率兵象倍道馳救之,至則正已殺矣。三十二年,緬復襲迤西,轟走死,緬以頭目思華據之。及華死,妻怕氏領其地,緬中他目更番戍守,連年發其兵從征,數強悍不可縻云。轟之遺目曰「放思祖」 ,有千餘人不敢歸,安插於干崖。

《會典》
编辑

孟密

給賜女土官及其子安撫,俱紵絲紗羅各三疋;安撫妻紵絲羅各二疋。差來頭目陶孟、招剛、通事象奴、從人,賞例與木邦同。

《通志》
编辑

孟密宣撫司

孟密宣撫司,有磚城,無戍樓。產花果瓜蔬,與中國同。南牙山峙之摩勒、金沙二水環焉。山高田少,米穀騰貴,又多地羊鬼,為行人祟。北距騰衝一千一百里,南通緬一千里。一由木邦錫波入,一由猛卯至猛廣入,一由邦抗魯祖渡莫勒江,過南牙而入,一由蠻莫入。明永樂間,木邦宣慰罕賓以征八百緬甸功,授以孟密十三處。成化間,彝目思歪叛木邦占奪其地。都御史程宗奏設孟密宣撫司,授「歪」 以安撫。嘉靖初,思奔、思溷爭立,緬人殺奔立溷。溷得緬,遂以地附焉。萬曆十二年,溷率思化、《思恨》《丙測》齎偽印,改名「思忠」 來歸,遂陞為宣撫。忠死十六年,緬攻孟密。忠母罕烘弱不能支,率其孫思禮、思仁奔猛廣,而孟密失。十八年,緬復攻猛廣,罕烘《思禮》奔隴川,思仁、《丙測》奔《工回》,而《猛廣》又失。二十年,仁以象馬入隴川,為宣撫多思順所拒,忿歸于緬,緬以思仁食其地。

《會典》
编辑

孟璉

明初,給賜土官紵絲紗三疋,羅二疋,絹四疋;妻紵絲羅各二疋。差來頭目、舍人,每人綵段二表裏,羅衣一套;通事鈔二十錠,絹衣一套。從人每人鈔十五錠,絹衣一套。俱與靴襪各一雙。

《通志》
编辑

孟璉長官司

本司由姚關東南行十九程至其地,又七程至孟艮,其東為車里,西為木邦。蠻名哈瓦,慓悍好劫,古不通中國。明正統間,平麓川,始來歸。萬曆間,其酋長嫡嗣曰刁派真,有叔刁派漢,聚于車里,因以車里殺泒真,而奪其官。十二年率車里來貢。十九年又勸緬來貢。後派漢死,弟派金嗣。天啟二年三月,阿瓦破之。會洞吾伐阿瓦,阿瓦乃退其差發額銀二百兩。

茶山長官司考编辑

《通志》
编辑

茶山長官司

司在騰越州西北,去州五日程,距高黎貢山極高而寒,五糓不蒔。其人強獰喜鬥。土目姓早,舊屬孟養。明永樂三年,孟養糾上江刁孟永叛彝,目《早章》憤其不忠,遂不附。五年請命賜印,授早章為茶山長官司。十五年,章舉頭目早甕為副,至早玉,授正長官。其北與麗江野人接境。明末

副長官早大宸所部為野人殺掠無孑遺,奔入內地,阿幸,惟正長官早鄧所部尚存。其南至南甸,西至里麻。

鈕兀考编辑

《明一統志》
编辑

鈕兀長官司

鈕兀,蠻名也,自古不通中國。宣德七年始歸附,置鈕兀長官司。

《通志》
编辑

鈕兀

明宣德七年始歸附。其地東至元江軍民府界,南至車里宣慰司界,西至威遠州界,北至臨安府思陀甸長官司界,自司北十六程至雲南省城。民皆倭泥類蒲蠻。「男子綰髻于頂,白布纏頭,婦人白晳盤頭露頂,以花布為套頭,見人無拜禮。」 額徵差發銀四十兩。

威遠州考编辑

四譯館考

威遠州

州本唐南詔銀生府地,舊為濮落雜蠻所居。元至元中,始置為州。明因之,編戶四里。其俗男女勇捷,走險如飛。交易無權量,但以小篾籮計多寡而量之。境內有蒙樂山,有南堆、谷寶二江,土產鹽。莫蒙寨有河水,汲而澆於炭火上,煉之則成鹽,民皆取食之。

《通志》
编辑

直隸威遠州

唐南詔銀生府地,濮落雜蠻所居。段氏時,為僰彝所有。明初,刁氏為麓川土官。洪武三十二年,刁佩罕調征木邦,陣亡。當事以其子刁算黨承襲。三十四年,開設威遠州,授算黨知州。十四年,傳至刁𨰜死,子漠臣襲。

皇清平滇漠,臣遣使投誠,題授知州世職。子國棟襲。

其地,東八十里至猛列村界,南八十里至車里所轄三圈江界,西百里至猛猛達芣江界,北六十里至景東府蠻折哨界,又東至元江及新化州,南至孟璉,西至孟定,北至鎮沅。自州東北十九日至雲南省。男女勇健,走險如飛。境內莫蒙寨有河,汲其水於炭火上煉之,即成細鹽。交易無秤斗,以篾簍計多寡量之。又有南堆江、谷寶江,自遮遇甸流至州境,下流入於瀾滄。其鎮山曰蒙樂山。舊額徵差發銀四百兩。

北勝州考编辑

《明一統志》
编辑

北勝州

唐貞元中,南詔異牟尋始開其地,名北方賧,徙瀰河白蠻及羅、落、麼、些諸蠻以寔其地,號成偈賧,又改名善巨郡。宋時,大理段氏以高大惠治此郡,改為成紀鎮。元憲宗時內附。至元中,置施州,尋改北勝州,後陞為府,屬麗江路軍民宣撫司。明洪武十五年,改為州,屬鶴慶軍民府,後屬瀾滄衛。正統間,改直隸雲南布政使司。編戶一十五里。

干崖考编辑

《明一統志》
编辑

干崖宣撫司

其地舊名于賴賧,曰「渠瀾賧」 ,白夷居之。元中統初,內附。至元中,置鎮西路軍民總管府,領二甸。明洪武十五年,改為鎮西府,後為干崖長官司。正統間,陞宣撫司。

耿馬宣撫司考编辑

《通志》
编辑

直隸耿馬宣撫司

與孟定府同川,隔喳哩江而居。孟定居其南,耿馬居其北,舊無宣撫。明嘉靖間,木邦兼孟定,以罕慶食其地。慶子們罕弱不振,族舍罕、虔四子皆慓悍,謀配四州,遂附緬,奪其地。萬曆十一年從緬克木邦,逐罕進忠,破施甸。十一月又勾緬犯姚關,官兵敗之于攀枝花。十二年正月,官兵擒虔父子,斬之,奏設宣撫司,以們罕為宣撫。們罕死,弟們罕金護印,屢遣入貢。後木邦思禮屢侵灣甸,鎮康恃罕金為聲援。天啟三年,緬攻孟乃、孟艮,罕金欲殺之。緬移兵將攻金,金不得已,以「銀碗大馬」 為說。而罕虔第四子罕正居猛,猛恃孟璉為婿,時與罕金相搆。

皇清平滇罕悶抾,投誠,題授「宣撫」世職。其地東至威

遠,南至孟璉,西至木邦,北至鎮康,自司治東二十日至雲南省。有三尖山,昔罕虔之黨罕老聚眾負固于此,官兵平之。又有馬養山,風俗與孟定同。

白人考编辑

《通志》
编辑

白人

古,白國之支流也。舊訛「僰」 為「白」 ,遂稱為一類,其實不相通。雲南諸郡皆有之,習俗與華人不甚遠。

白玀玀考编辑

《通志》
编辑

白玀玀

男衣兩截衣,裹頭跣足,婦人耳帶銅環,被衣如袈裟,以革帶繫腰。喪無棺縳,以火麻裹氈,舁于竹椅前導。七人環甲冑,執鎗弩四方射,名「禁惡止殺」 ,焚之于山。既焚,鳴金執旗招其魂。以竹簽裹絮少許,置小篾籠,懸生者床間。祭以丑月,念三日,插山榛三百枝于門,列篾籠地上。割燒豚,每籠各獻少許,侑以酒食,誦彝經,羅拜為敬。婚姻惟其種類,以牛馬為聘。及期,聚眾訌于女家,奪其女而歸。性窳惰淫湎,信鬼畜蠱。以手量裙邊,投麥于水,驗其浮沉,以當占卜。在雲南、澂江、臨安、永昌者,漸習王化,同于編氓。其在蒙自、定邊,尚稱頑梗。在曲靖者,于彝為賤種。在江川、大理、姚安,皆稱撒馬都,大抵寡弱易治。

黑玀玀考编辑

《通志》
编辑

黑玀玀

男子挽髮以布帶束之耳帶圈墜一隻披氈佩刀時刻不釋婦人頭蒙方尺青布以紅綠珠雜海貝{{?}}璖為飾,下著桶裙,手帶象牙圈跣足。在彝為貴種,凡土官、營長皆其類也。土官服雖華,不脫彝習。土官婦纏頭綵繒,耳帶金銀大圈,服兩截雜色錦綺,以青緞為套頭。衣曳地尺許,背披黑羊皮,飾以金銀鈴索。各營長婦皆細衣短氈,青布套頭。其在曲靖者,居深山,雖高岡磽隴,亦刀耕之。種甜苦,二荍自贍。善畜馬,牧養蕃息,器皿用竹筐木盤,交易稱貸。無書契,刻木折之,各藏其半。市以丑戌日葬,貴者裹以皋比,賤者以羊皮焚諸野而棄其灰。在澂江者,能為乳酪,雜樵蘇鬻于市,腥穢侏𠌯,若鹿豕然。在安寧、祿豐多負鹽于途。在𥔲、嘉者,以草為衣,加于氈毳。大都性皆鷙悍好攻掠,而武定、蕎甸尤為兇頑。鶴慶四十八村,又號「海西子」,亦其種。多暴鐵、索箐、賓川州赤石崖、螳螂、古底,舊稱「淵藪」,自萬曆初芟蕩以來,至今寧帖

撒彌玀玀考编辑

《通志》
编辑

撒彌玀玀

男挽髮如{{?}}《長衣短裩婦》短衫短裳,滇池上諸州邑皆有之。拙于治生,不敢為盜賊。居山者耕瘠土販薪于市,住水者舉家捕魚,僅能自給。

妙玀玀考编辑

《通志》
编辑

妙玀玀

皆土蠻官舍之裔或稱火頭或稱營長或稱官娜與黑白諸種迥異耳圈環常服用梭羅布婦女衣胸背妝花前不掩脛後長曳地衣邊彎曲如旗尾無襟帶上作井口自頭籠罩而下桶裙細摺在阿迷州者為諸種所敬憚其喪則闔寨醵金為助其在蒙化麗江鶴慶騰越楚雄姚安亦佐新興北勝王弄山者不著其種類止曰玀玀所居茅舍中堂作火爐父子婦姑圍爐而臥懼箠撻而不畏死祭以羊豕捶死不殺姚安者性狡悍好為盜賊新興者居昌明里力田為生騰越者專資射獵北勝又有號玀玀者與四川建昌諸猓同類純服{{?}}毳,男女皆跣足,每踏歌為樂,則著皮屨,男吹蘆笙,婦衣緝衣,跳舞而歌,各有其節。在順州者又稱「猓落蠻。」男鵲帽,襞積衣,婦三尖冠,以樵採耕藝為事。在新化州者,又稱「白腳玀。」玀以白布束其脛,故名。

阿者玀玀考编辑

《通志》
编辑

阿者玀玀

衣服大略與黑玀同。婚喪如白玀,但耳環獨大。在東偏,則江川通海諸邑有之,西則賓川有之。「通海」 者,婚以牛為聘,婿親負女而歸,耕山捕獵,性好遷徙。

乾玀玀考编辑

《通志》
编辑

乾玀玀

婚嫁尚侈,諸種人所不及。喪以牛皮裹屍,束錦而衣之以薪。每食,插著飯中,仰天而祝,以為報本。好勇喜鬥,殺人,償之以財。有讎怨,雖父子兄弟推刃不顧。多不通華言,官府文書必書「爨」 字于後,乃知遵信。食貨貴鹽蒜。

魯屋玀玀考编辑

《通志》
编辑

魯屋玀玀

服飾類「黑玀」 ,別為一種。持矛盾,性尤猙獰,好馳馬縱獵。獨臨安「魯郭村」 有之。

撒完玀玀考编辑

《通志》
编辑

撒完玀玀

居《蒙自縣》「明月」 諸村。在黑白二種之外,勤于耕作,捕蟲豸及鼠而食。

羅婺考编辑

《通志》
编辑

羅婺

本武定種,古以名郡,又稱羅武。元時,羅武蠻羅僄百歲尫弱,子孫以氈裹送之深箐,後生尾長三寸,相傳三百歲。今俗又稱「羅午」 ,楚雄、姚安、永寧、羅次皆有之。男子髻束高頂,戴笠,披氈,衣火草布。其草得于山中,緝而織之,麄惡而堅緻。或市之省城,為囊橐以盛米麥。婦女辮髮,兩綹垂。

肩上雜以{{?}}璖瓔珞方領黑衣,長裾跣足。居山林高阜,牧養為業。有屋無床榻,以松葉藉地而臥。婚姻喜慶之事,結一松棚為宴葬。用火化,腰刀長鎗,行住不釋。嗜酒酣鬥,狡猾難治。

摩察考编辑

《通志》
编辑

摩察

黑玀之別類:在大理蒙化者,執木弓藥矢,遇鳥獸,射無不獲,所逢必劫,遇強必拒。在武定者,一曰「木察」 ,習稍柔善。

僰彝考编辑

《通志》
编辑

僰彝

種在黑水之外稱百彝蓋聲相近而訛也性耐暑熱居多卑濕棘下故從棘從人滇之西南曠遠多濕僰彝宅之種類數十風俗稍別名號亦殊其俗稱宣慰曰昭華言主人也其官屬有叨孟昭錄昭綱遞相臣屬叨孟總統政事兼領軍民多者數十萬少者則數萬昭錄亦萬餘人賞罰皆任其意昭綱千人遞減至十人又有昭錄調遣統數千人以行其近侍名立者亦領數百戶皆聽其使食其賦取用無制節上下僭奢微名薄職輒繫鈒花金銀寶帶官民皆冠箬葉纍金玉珠寶為高頂上懸小金鈴遍插翠花翎毛後垂紅纓貴者衣紵絲綾錦以金花金鈿飾之以坐象為貴十數銀鏡為絡銀鈴銀釘為緣象鞍三面以鐵為欄藉重裀懸銅鈴鞍後象奴一人銅帽花裳執長鉤制象為疾徐之節招搖于道相見合掌為敬敬于己者則跪拜有所論則叩頭受之雖貴為叨孟見宣慰莫敢仰視凡有問對則膝行而前三步一拜退亦如之賤見貴少見長皆然侍貴人之側或過其前必躬身而趨筵宴則貴人上坐僚屬以次列坐于下有客十人則令十人舉杯齊行十客之酒酒初行樂作一人大呼一聲眾人和之如此者三既就坐先進飯次具醪饌有差食不用著每客一卒跪坐側持水瓶盥帨凡物必祭而後食樂有三曰僰彝樂緬樂車里樂僰彝樂有箏笛胡琹響琖之類歌中國之曲緬樂者緬人所作排簫琵琶之類作則眾皆拍手而和車里樂者車里人所作以羊皮為三五長鼓以手拍之間以銅鐃鼓拍板與中國僧道之樂無異鄉村宴飲則擊大鼓吹蘆笙舞牌為樂無中國文字小事則刻竹木為契如期不爽大事書緬字為檄無文案城池因高山為砦無倉廩租賦每秋冬遣親信往各甸計房屋徵金銀謂之取差發每屋一楹輸銀一兩或二三兩其法殺人與奸者皆死竊盜一家皆死為寇一村皆死道不拾遺軍民無定籍每三五人充軍一人正軍謂之昔刺猶言壯士昔刺持兵器餘負荷供饟每二十萬戰者不滿十萬師行軍在前彝長在中餉饋在後進退不一而號令不紊倚象為聲勢每戰以繩自縛象上悍而無謀鋸桑為弩革為冑銅鐵雜革為函勝則驕惰爭功負則逃竄山谷驛路無郵傳一里半里許構一小草樓五人守之千里有報聞在旦夕公廨與民居無異雖宣慰亦止竹樓數十間上覆以茅用陶瓦者輒有火災民間器皿多以陶冶孟艮等處則有漆器甚精其長用金銀{{?}}璖、琉璃等器,其下亦以金銀為之。凡部長出象馬兵戈及木榻、器皿、僕妾、財寶之類皆從,動輒數百人。隨處宴樂,小民苦之。男貴女賤,雖小民,視其妻如奴僕,耕織、貿易、徭役皆婦人任之,非疾病,雖老不得息。凡妻生子,貴者以水浴于家,賤者浴于河,三日後以子授其夫,耕織自若。頭目之妻百數,婢亦數百,少者數十,庶民亦有數十,妻無妬忌之嫌。舊俗不重處女,及笄始禁足,今則此俗漸革矣。孟定、南甸,男長衫寬襦無裾。隴川、猛密、孟養俱短衫小袖有裾。官民皆髡首黥足,有不髡,則酋長殺之,不黥足。眾皆嗤之曰「婦人也。」婦人綰獨髻,腦後以白布裹之,窄袖白布衫,皁布桶裙,貴者錦繡跣足。凡子弟有職名,則受父母跪拜。人死,用婦人祝于屍前,親鄰相聚少年百數人,飲酒作樂,歌舞達旦,謂

之娛屍,婦人群聚擊碓杵為戲,數日而後葬。葬則親者一人持火及刀前導。至葬所,以板數片瘞之。其人素所用器皿甲胄戈盾皆壞之,懸于墓側,是後絕無祭掃之禮。

其在祿豐羅次元謀者,男戴黑布帽,窄袖白衫,婦著桶裙。好樓居,釜甑俱以陶瓦。俗尚奢侈,孟春作「土主會」 ,稱貸以炫其飾。又有鞦韆會,男女雜坐。信鬼好訟,見人多所忌諱。掘鼠及蝦蟆以敬賓客,葬有棺而少哀戚。

其在越州者,號《白腳僰彝》,男婦俱短衣長裳,茜齒文身,戴笠跣足。

其在江川路南者,構竹樓,臨水而居,樓下畜牛馬婦人耳帶大環。婚用牛,祭用羊。知蠶桑,勤于耕織,性柔畏法,見人退讓。

其在臨安者,男青白帨纏頭,著革履,衣有襞績。婦人白帨束髮,纏疊如仰螺。好鬼喜浴,極寒猶然。山居構草樓,家人狎處,稍以帷帳間其臥具。喪衣緋架木,置屍其上。弔者各散紅布緞一方,召拜禡誦《彝經》三日,以簟裹而舁之。山妻不更嫁,名曰「鬼妻。」 其食糯米、蜻蜓。

在蒙自者,插雞尾笠,端出則捕獵,居則紡績。在阿迷者,為滇莊佃民,習同蒲人。新化、納樓溪處,大略皆同。

在十八寨者,性儉好殺,畜蠱餌毒,捕魚食鼠,焚骨而葬。又有髡者,曰光頭白彝,蓋習車里之俗。額上黥刺月牙,所謂雕題也。見官府,盤膝坐,舉手加額為敬。男女先通而後娶,葬不復顧。或夢亡者,昧爽至塚上設一石,祝之曰:「勿再返也。」 其在順寧者,冠青而銳其頂,耳環踏屨,好衣素。婚聘用牛,貧不能具者傭女家。三年喪,有棺殮封葬,以石為人佃作,性柔懦。

其在劍川者,言語侏𠌯,所居瘴癘,棺如馬槽,以板為之。惟農業陶冶是務。懼訟信鬼,

其在騰越者,火炙肉食,不求其熟,或取蜂槽而食之。習緬字,器用麤磁。

其在鎮南者,男子短衣,婦桶裙跣足。《婚禮彝歌》侑食。人死,令親者捉刀屍傍,晝夜守之,親朋以酒奠捉刀人,呼死者之名,灌諸口中,如是三日而葬。每村置樹以為神,六月念四日,集眾燃炬譁而賽神。所居在山巔。

其在姚安者,亦濱水好浴,腰繫竹籠捕魚,婚用牛羊。至女家以水潑女足為定籜葉為尖頂帽,擅土布羊毛之利。

其在元江者,能為鬼魅,以一箒繫衣後,即變形為象、馬、豬、羊、貓、犬,立通衢,或直衝行人。稍畏避之,即為所魅,入腹中,食其五臟,易之以土。昔有客言「曾臥病,醫巫無效,禱于大士,夢一女子于其脅下出二小兒,漸成老人,女子叱之乃去,病遂已。知者遇其所變物,以一手捉之,一手挺拳痛捶之,必復為人。」 奪其箒而縻之,哀求以家資之半丐脫食中,多置毒藥中之,必不治。估客娶彝女者,欲出必問還期,或一二年,或三四年,女即以毒餌之,如期至,更以藥解救,亦無他。若不爾,必毒發而死。所許還期,即死日也。與外人交易償約,失信及私窺其妻女者,必毒之。信實樸厚者,累出入亦無傷。其地高原曠野,土產檳榔,種蒔如中國農桑。葩時,殺犬灑血汙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