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第029卷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二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二十九卷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三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

 第二十九卷目錄

 新羅部彙考二

  後梁太祖乾化一則 末帝貞明二則

  後唐莊宗同光三則 明宗天成一則 長興一則

 新羅部藝文一

  敕新羅王金興光書    唐張九齡

  又             前人

  又             前人

  敕新羅王金重熙書      前人

 新羅部藝文二

  送金卿歸新羅       唐陶翰

  送從兄使新羅        顧況

  送歸中丞使新羅冊立弔祭  吉中孚

  送僧歸新羅         姚鵠

  送韋中丞奉使新羅     權德輿

  送陸珽侍御使新羅      錢起

  送歸中丞使新羅冊立弔祭   李益

  前題            耿湋

  前題           皇甫冉

  送源中丞充新羅冊立使   劉禹錫

  送新羅使          張籍

  送金少卿副使歸新羅     前人

  送新羅人歸本國      釋無可

  送新羅客歸         許琳

  送人充新羅使       李昌符

 新羅部紀事

 新羅部外編

邊裔典第二十九卷

新羅部彙考二编辑

後梁编辑

太祖乾化三年,新羅王嶢薨,國人立朴景暉為王。编辑

按《五代史》不載。 按《朝鮮史略》:十六年,王薨,國人立 朴景暉,是為神德王。姓朴氏阿達羅王遠孫。後梁乾化三年

末帝貞明元年,新羅遣使納貢於遼。编辑

按《五代史》不載。 按《遼史·太祖本紀》:九年,新羅貢方 物。

貞明三年,新羅王景暉薨,子昇英立。

按《五代史》不載。 按《朝鮮史略》:六年,王薨,太子昇英 立,是為景明王。後梁貞明三年

後唐编辑

莊宗同光元年,新羅國王金朴英遣使者來。按朝鮮史略作  朴昇英编辑

按《五代史·唐莊宗本紀》云云。 按《新羅傳》:新羅,弁韓 遺種也。其國地、君世、物俗見於唐。其大族曰金氏、朴 氏,自唐高祖時封金真平為樂浪郡王,其後世常為 君長。同光元年,新羅國王金朴英遣使者來朝貢。 同光二年,新羅國王金朴英遣使者來。是年,王薨,弟 魏膺立。

按《五代史·唐莊宗本紀》:同光二年,新羅國王金朴英 及其泉州節度使王逢規皆遣使者來。

按《冊府元龜》:同光二年,四月,新羅朝貢,使授朝散大 夫守倉部侍郎,賜紫金魚袋。金岳為朝議大夫,試衛 尉卿。

按《朝鮮史略》:八年,王薨,弟魏膺立,是為景哀王。後唐同光

二年

同光三年,新羅國納貢於遼。

按《五代史》不載。 按《遼史·太祖本紀》:天贊四年十一 月己酉,新羅國來貢。

明宗天成二年,新羅遣使朝貢。其年,王被弒,立王族弟金傅為王。编辑

按《五代史·唐明宗本紀》:天成二年,二月,新羅使張芬 來。三月,林彥來。

按《冊府元龜》:天成二年,三月乙卯,以新羅國權知康 州事王逢規,為懷化將軍。新羅國前登州都督府長 張希巖,新羅國登州知後官,本國金州司馬李彥謨, 並可檢校右散騎常侍庚午,以新羅國入朝。使中散 大夫兵部侍郎,賜紫金魚袋。張芬可檢校工部尚書, 副使兵部郎中賜緋魚帶。朴術洪可兼御史中丞判 官倉部員外郎,賜緋魚袋。李忠式可兼侍御史。八月, 新羅國康州遣使林彥朝貢,對於中興殿。賜物有差。 按《朝鮮史略》:甄萱襲高GJfont府,今蔚山郡,猝入王都。時 王出游鮑石亭,忽聞兵至,倉卒,不知所為。與夫人走匿城南離宮。侍從、臣僚、宮人、伶官,皆被陷沒。萱索王 弒之,強辱王妃。乃立王族弟金傅為王。麗王親率精 騎五千,邀擊萱於公山。桐藪敗績,大將申崇謙金樂 皆死於兵。後,萱因吳越王詒貽書請和,高麗王為書 報之。敬順王,諱傅,姓金氏,文聖王之裔。後唐天成二年甄萱 圍古昌郡,麗王從庾黔弼計,進軍於瓶山。在郡北十 里與萱戰,萱敗走,獲侍郎金渥。以古城主金宣平為 大匡權。幸本姓金,賜姓權。張吉為大相,陞郡為安東 府王,遣太守謙用於高麗,請相見。麗王往會於國都, 肅隊而行,秋毫不犯。都人相慶曰:昔甄氏之來也,如 逢豺虎。今王公之來也,如見父母。

長興三年,新羅遣使者來。编辑

按《五代史·唐明宗本紀》云云。 按《新羅本傳》:三年,權 知國事金溥遣使來。朴英、溥世次、卒立,史皆失其紀。 自晉巳後不復至。按《朝鮮史略》:溥作傅,未知孰是傅降。於高麗國亡,《五代史》不載,今按

《史略》補於後。

按《朝鮮史略》:甄萱子神劍,與國相能奐謀,幽其父於 金山佛宇,殺其弟金剛,自立。萱第四子金剛,自長多 智,萱愛之,欲傳位。其兄神劍、良劍、龍劍等,憂憫。二兄 出鎮外,神劍獨在內,作亂。移萱於金山佛宇,令壯士 守之。萱飲醉,守卒與季男能乂等,奔高麗。麗王待以 厚禮,號為尚父。王與群臣謀降高麗。王子曰:國之存 亡,必有天命,當與忠臣義士,收合民心,以死自守。豈 宜以一千年社稷,輕與人乎。王不聽,使金封休齎書, 請降於高麗。王子哭泣,以辭,徑入皆骨山,即金剛山, 在襄陽,倚巖為屋,麻衣草食,終其身。麗王受王降書, 遣使往報,王率百僚發王都。香車寶馬,連亙三千餘 里。入開京,麗王館于柳花宮,妻以長女樂浪公主,行 庭見之禮,封為樂浪王。國除,為慶州。新羅亡。麗王納 傅伯父憶廉女生子,郁是為顯宗之考。安宗朴氏十 王,昔氏八王,金氏三十七王,合五十五王,共九百九 十三年。

《曆年圖》曰:始祖之生,異於常人,是蓋天命,匪人為也。當此時,蕞爾三韓各保一隅,徒事干戈,互相侵伐,無君臣名位之分。始祖年方幼沖,為國人推戴。其寬厚足以有容,其雄偉足以濟民,建邦設都,築城郭營宮室,勸督農桑不伐鄰喪,使民敬讓,至於夜戶不扃,倭人感德而不犯。卞韓舉國而來,降樂浪,服其有道。沃沮稱為聖人,享國六十年。之間家給人足,民不見兵,以基一千年之業。其殆,天授乎南解遺命,朴昔二姓以年長而立。新羅氏三姓相傳,實兆乎。此儒理從父亂命,卒傳之。昔氏非貽謀,燕翼之道也。脫解以南解之GJfont,不當立而立人,惑雞林金櫃之說,養閼智為子,使新羅重器,卒歸之。金氏惜也,然其終也不傳於子而傳於儒理之子。視後世貪天之位,欲傳己子而推刃同氣者,何其賢也。婆娑節儉愛民,勸農桑,問高年。廉察州郡,屏斥尸素,謹天災恤民,隱年穀屢,豐可謂守成之良主也。秪摩逸聖守而不失,阿達羅粗保厥位,及薨無子,國人又立昔氏之後,伐休能占天時,又知人邪正奈解睦鄰,恤民助賁臨事明斷,沾解不能強國。怯於海寇,使大臣,見殺,辱國甚矣。味鄒金閼智之裔,繼朴昔之後,得有大寶。新羅易姓今已三矣。其授受雖未盡得宜,然王能留意政刑,訪民疾苦務農桑,省經費,有人君之德。金氏之興其肇于此乎。儒禮基臨,皆昔氏之後。儒禮之委,任重臣基臨之威信。鄰敵猶足可稱,訖解忘父之讎,聽婚島夷終受侵辱。昔氏之祀于是絕矣。奈勿亦金氏也能以武略自守,實聖嘗質,高句麗挾恨于前王,欲殺其子而後快于心。其及禍也宜矣。訥祇篡立,新羅氏三姓相讓之風,至是掃地。慈悲救患禦寇炤智謙恭自守,然而晚年魚服得免豫且之禍,幸矣。智證銳意圖理定國,號稱王。洗累朝因循之陋,頒喪制禁殉葬有足多者,法興始崇,佛教信之。既篤奉之,愈謹唱為。裔戎之邪說,聾瞽斯民,為新羅基禍之主。又不知春秋大,一統之義,僭行年號,越禮犯分甚矣。真興佞佛尢甚。創興輪皇龍二寺,鑄丈六金身,浚民膏血,且屈千乘之尊,為桑門之行,方袍圓頂以終其身,遂使佛剎半於閭閻,齊民盡為緇褐。流禍無窮,真智歷年不永真平享,國雖長而繼嗣不定,卒以神器付之。女兒之手,善德真德皆以陰居尊牝。雞司晨,邦家扤捏天厭,穢德太宗挺生,以不世出之資,奮大有為之志,倚任良佐,言聽計從。至誠事大,衣冠文物,並從唐制,崇獎節義,激勵將士,仗天朝之威,雪百濟世讎。雄視高句麗,如囊中之物,將取而有之,享年不永功業,不究惜哉。文武以英明之資,承先人之烈,請唐兵滅高麗。始一,三韓克成前志,何功烈之盛也。何乃納高麗叛眾,據百濟故地,得罪於唐,幾不自保乎。神文孝昭聖德僅,能守成孝。成惑佛滋甚,景德納忠,諫定州號,優於孝成,惠恭荒於聲色身且不保,宣德躬行不

道,元聖與聞其故,昭聖短祚,哀莊昏弱,憲德篡弒,禍亂相仍。興德不惑,左道遇災,知懼猶可稱者,僖康得不以正,竟為金明所害。蓋自神文以降,朴散淳離,亂賊接踵,其禍蔓延至是極矣。神武能知討賊復讎之義,義旗一揮而元惡授首。撥亂反正,人心痛快,新羅國勢幾微而復振。文聖憲安。景文憲康之時,中外寧謐,民物阜成。盛極而衰,理固然也。定康昏闇復,以大器付之女弟,其家法所由來遠矣。真聖淫恣浮於唐曌,斲喪邦基,新羅氏之亡,於茲決矣。自是群盜蝟起,弓裔叛北,原甄萱據完山,生民塗炭疆宇。日蹙孝恭昏弱,特寄生之君耳。神德景明。景哀又以朴氏之遠裔,當叔季之衰僅,能相繼國事。已非謂之何哉。況當景哀之時,甄賊跋扈,侵逼郊畿,猶且荒淫,遊佚晏然,自肆鮑石之樂。方酣而萱兵奄至,君臣被戮,宮闈見辱,言之可為於邑,敬順亦以金氏之後為萱。所立天命已去,人心已離。以區區一州之地,生聚圖存,固亦難矣。然不能效死,一朝甘為降虜,宗社丘墟,嗚呼惜哉。

新羅部藝文一编辑

《敕新羅王金興光書》
唐·張九齡
编辑

敕:新羅王開府儀同三司、使持節大都督雞林州諸 軍事、上柱國金興光賀正使金竭丹等:至兼得所進 物,省表具知。海路艱阻,朝賀不闕,歲益忠謹,日以嗟 稱,所謂君子為邦,動必由禮。頃者,渤海GJfont鞨,不識恩 信,自恃荒遠,且爾逋誅。卿疾惡之情,常以奮厲。故去 年,遣中使何行成,與金思蘭同往,欲以葉謀比聞。此 賊困窮,偷生海曲,惟以抄竊,作梗道路。卿當隨近伺 隙,掩襲取之,奇功若有,所成重賞。更何所愛適欲,多 有寄附。實恐此賊抄奪,不可不防。豈資窮寇待蕩滅 之後,終無所惜。昨金志兼等,到頓緣事物,未及還期, 忽嬰疹疾,遽令救療,而不幸殂逝。相次數人,言念殊 鄉,載深軫悼。想卿聞此,良以增懷。然死者生之常,固 其命也。固當理遣,無以累情。秋初尚熱,卿及首領百 姓以下,並平安好。今有答信物,及別寄少信物,並付 金信忠往至,宜領取遣書,指不多及。

又             前人编辑

敕:雞林州大都督新羅王金興光賀正謝恩兩使繼 至,再省來表,深具雅懷。卿位總一方,道踰萬里,純誠 見於章奏,執禮存乎使臣,雖隔滄溟亦如會面卿。既 能副朕虛己,朕亦保卿一心,眷言懇誠,每以嗟尚,況 文章禮樂粲焉。可觀德義簪裾,浸以成俗,自非才包。 時傑義合,本朝豈得物土異宜,而風流一變,乃比卿 於魯衛,豈復同於藩服。朕之此懷想所知也。賀正使 金義質及祖榮相次永逝,念其遠勞,情以傷憫。雖有 寵贈猶不能忘,想卿乍聞當甚軫悼,近又得思蘭表 稱。知卿欲於浿江置戍,既當渤海衝要,又與祿山相 望,仍有遠圖,固是長策。且蕞爾渤海人已逋誅重勞, 師徒未能撲滅,卿每嫉惡深,用嘉之警寇,安邊有何 不可處置。訖因使以聞,今有少物答卿厚意,至宜領 取。春暮已暄,卿及首領百姓,並平安好。遣書指不多 及。

又             前人编辑

敕:雞林州大都督新羅王金興光比歲使來朝貢,相 繼雖隔滄海,無異諸華,禮樂衣冠亦在此矣。皆是卿 率心忠義,能此恭勤。朕每嘉之常優等。數想卿在遠 應體至懷,頃者彼遣使來,累有物故,水土不習,飲食 異宜,奄忽為災,遂至不救言。念逝者此其命乎,想卿 乍聞應以傷悼,所有表奏皆依來請。夏初漸熱,卿及 吏人並平安好,今有少物並付來使,至宜領取,遣書 指不多及。

《敕新羅王金重熙書》
前人
编辑

敕:新羅王金重熙金獻章及僧沖虛等,至省表兼進, 獻及進功德并陳謝者具悉。卿一方貴族,累葉雄材, 秉忠孝以立身,資信義而為國。代承爵命,日慕華風。 師旅葉和邊疆寧泰,況又時修職貢,歲奉表章進獻 精珍,忠勤并至,功德成就恭敬彌彰,載覽謝陳並用。 嘉嘆滄波萬里,雖隔於海隅,丹悃一心每馳於闕下, 以茲嘆賞,常屬寢興勉,弘始終用,副朕意,今遣金獻 章等歸國。并有少信物,具在別錄。卿母及妃并副王 宰相以下,各有賜物,至宜領之。冬寒卿比平安好,卿 母比得如宜,官吏將士百姓僧道等各家存問,遣書 指不多及。

新羅部藝文二编辑

《送金卿歸新羅》
唐·陶翰
编辑

奉義朝中國,殊恩及遠臣。鄉心遙渡海,客路再經春。 落日誰同望,孤舟獨可親。拂波銜木鳥,偶宿泣珠人。 禮樂夷風變,衣冠漢制新。青雲已干呂,知汝重來賓。

《送從兄使新羅》
顧況
编辑

六氣銅渾轉,三光玉律調。河宮清奉賮,海嶽晏來朝。 地絕提封入,天平錫貢饒。揚威輕破虜,柔服恥征遼。 曙色黃金闕,寒聲白鷺潮。樓船非習戰,驄馬是嘉招。帝女飛銜石,鮫人賣淚綃。管寧雖不偶,徐市儻相邀。 獨島緣空翠,孤霞上泬寥。蟾蜍同漢月,螮蝀異秦橋。 水豹橫吹浪,花鷹迥拂霄。晨裝凌莽渺,夜泊記招搖。 幾路通員嶠,何山是沃焦。颶風晴汨起,陰火暝潛燒。 鬢髮成新髻,人參長舊苗。扶桑銜日近,析水帶津遙。 夢向愁中積,魂當別處銷。臨川思結網,見彈欲求鴞。 共散羲和曆,誰差甲子朝。滄波仗忠信,譯語辨謳謠。 疊鼓鯨鱗隱,陰帆鷁首飄。南溟垂大翼,西海飲文鰩。 指景尋靈草,排雲聽洞簫。封侯萬里外,未肯後班超。

《送歸中丞使新羅冊立弔祭》
吉中孚
编辑

官稱漢獨坐,身是魯諸生。絕域通王制,窮天問水程。 島中分萬像,日起轉雙旌。氣積魚龍窟,濤翻水浪聲。 路長經歲去,海盡向山行。復道殊方禮,人瞻漢使榮。

《送僧歸新羅》
姚鵠
编辑

渺渺萬餘里,扁舟發落暉。滄溟何歲別,白首此時歸。 寒暑途中變,人煙嶺外稀。驚天巨鼇起,蔽日大鵬飛。 雪入行沙屨,雲生坐石衣。漢風深習得,休恨本心違。

《送韋中丞奉使新羅》
權德輿
编辑

淳化洽聲明,殊方均惠養。計書重譯至,錫命雙旌往。 星辭北極遠,水泛東溟廣。斗柄辨宵程,天琛宜晝賞。 孤光洲島迥,淨綠煙霞敞。展禮盛賓徒,交歡覿君長。 經途勞視聽,懷別縈夢想。延頸旬歲期,新恩在歸鞅。

《送陸珽侍御使新羅》
錢起
编辑

衣冠周柱史,才學我鄉人。受命辭雲陛,傾城送使臣。 去和滄海月,歸思上林春。始覺儒風遠,殊方禮樂新。

《送歸中丞使新羅冊立弔祭》
李益
编辑

東望扶桑日,何年是到時。片帆通雨露,積水隔華夷。 浩渺風來遠,虛明鳥去遲。長波靜雲月,孤島宿旌旗。 別葉傳秋意,迴潮動客思。滄溟無舊路,何處問前期。

《前題》
耿湋
编辑

遠國通王化,儒林得使臣。立君成冊典,行弔奉絲綸。 雲水連孤棹,恩思在一身。悠悠龍節去,渺渺蜃樓新。 望裡山仍暮,波中歲又春。昏明看日腳,靈怪問舟人。 城邑分華夏,衣裳擬縉紳。他時禮命畢,歸路不迷津。

《前題》
皇甫冉
编辑

詔使殊方遠,朝儀舊典行。浮天無盡處,望日計前程。 暫喜孤山出,長愁積水平。野風飄疊鼓,海雨濕危旌。 異俗知文教,通儒有令名。還將大唐禮,方外授諸生。

《送源中丞充新羅冊立使》
劉禹錫
编辑

相門才子稱華簪,持節東行奉德音。面帶霜威辭鳳 闕,口傳天語到雞林。煙開鰲背千尋碧,日浴鯨波萬 頃金。想見扶桑受恩後,一時西拜盡傾心。

《送新羅使》
張籍
编辑

萬里為朝使,離家今幾年。應知舊行路,卻上遠歸船。 夜泊避蛟窟,朝炊取島泉。悠悠到鄉國,還望海西天。

《送金少卿副使歸新羅》
前人
编辑

雲島茫茫天畔微,向東萬里一帆飛。久為侍子承恩 重,今佐使臣銜命歸。過海便應將國信,到家猶自著 朝衣。從前此去人無數,光彩如君定是稀。

《送新羅人歸本國》
釋無可
编辑

雞林隔巨浸,一往一年行。日近國先曙,風吹海不平。 眼穿鄉井樹,頭白渺瀰程。到彼星霜換,唐家語卻生。

《送新羅客歸》
許琳
编辑

君家滄海外,一別見何因。風土難知教,程途自致貧。 浸天波色曉,橫吹鳥行春。明發千檣下,應為更遠人。

《送人充新羅使》
李昌符
编辑

雞林君欲去,立冊付星軺。越海程難計,征帆影自飄。 望鄉當落日,懷闕羨迴潮。宿霧蒙青嶂,驚波蕩碧霄。 春生陽氣早,天接祖州遙。愁約三年外,相迎上石橋。

新羅部紀事编辑

《朝鮮史略》:晉元康中,新羅王賜印觀署。調二人爵。初, 印觀賣線于市,署調以穀買之。而還,忽有鳶攬線墮 于印觀家,印觀取還于署調。署調以天與,卻不受。印 觀乃還其本穀,署調以賣已久矣,拒之,并棄于市。市 官聞于上,有是官。

宋大明中,新羅有百結先生者,家極貧,衣百結。時人 因號之慕榮啟。期之為人,常以琴自隨。凡喜怒悲歡 不平之事,必於琴宣之。歲將暮,鄰里舂粟,其妻聞杵 聲曰:人皆有粟可舂,我獨無,何以卒歲。先生仰天嘆 曰:死生有命,富貴在天。其來也不可拒,其往也不可 追。汝何傷乎。乃鼓琴作杵聲以慰之,世傳為碓樂。 《酉陽雜俎》:近有海客,往新羅,吹至一島上。滿山悉是 黑漆匙著,其處多大木,客仰窺匙著,乃木之花與鬚 也。因拾百餘雙還。用之肥,不能使。因偶取攪茶,隨攪 而消焉。

《雲溪友議》:登州賈者,馬行餘,轉海擬取崑山,路適桐 廬。時遇西風,吹到新羅國。其國君聞行餘自中國至,接以賓禮。乃曰:吾雖外夷之邦,歲有習儒者,舉於天 闕登第,榮歸吾必祿之且厚。乃知孔子之道,被於夷 夏乎。因與行餘論及經籍。行餘避位曰:庸陋賈豎長 養,雖在中華,但聞土地之所,宜不識詩書之義。熟詩 書明禮律者其惟士大夫乎。非小人之事也。遂乃言 辭,揚舲背扶桑而去。新羅君訝曰:吾以中國之人盡 嫺典教,不謂尚有無知之俗者。行餘還至鄉井,自慚 以貪GJfont衣食,愚昧不知學道,為外夷所嗤,況於英哲 乎。

《杜陽雜編》:上崇奉釋氏,每舂百品香和銀粉,以塗佛 室。遇新羅國獻五彩氍毹,製度巧麗,亦冠絕一時。每 方寸之內,即有歌舞妓樂,列國山川之象。忽微風入 室,其上即有蜂蝶動搖,燕雀飛舞。俯而視之,莫辯真 假。又獻萬佛山,可高一丈,因置山於佛室,以氍毹藉 其地焉。萬佛山則彫沉檀珠玉以成之,其佛之形,大 者或逾寸,小者七八分。其佛之首,有如黍米者,有如 半菽者,其眉目口耳螺髻毫相無不悉具。而更鏤金 玉水晶為幡蓋,流蘇菴羅薝葡等,樹搆百GJfont為樓閣 臺殿,其狀雖微而勢若飛動。又前有行道僧,徒不啻 千數下。有紫金鐘,徑闊三寸上,以龜口銜之,每擊其 鐘,則行道之僧禮首至地,其中隱隱謂之梵音。蓋關 戾在乎。鐘也其山,雖以萬佛為名,其數則不可勝紀。 上因置九光扇於巖巘間。四月八日召羽眾僧徒入 內,道場禮萬佛山。是時,觀者嘆非人工及。睹九色光 於殿中,咸謂之,佛光。即九光扇也。由是上令三藏僧 不空念天竺密語千口而退。

《唐國史補》:元義方使新羅,發雞林洲,遇海島,上有流 泉。舟人皆汲攜之。忽有小蛇,自泉中出。舟師遽曰:龍 怒。遂發,未數里,風雨雷電皆至,三日三夜不絕。及雨 霽,見遠岸城邑,問之,乃萊州也。

朝廷每降使新羅,其國必以金寶厚為之贈。唯李汭 為判官,一無所受,深為同輩所嫉。

《大中遺事》:新羅國紀其國,王族謂之第一。骨餘貴族 謂之第二。骨擇貴人子弟之美者,傅粉妝飾之,名花 郎。國人皆爭視之。

新羅部外編编辑

《酉陽雜俎》:新羅有第一貴族金哥,其遠祖名旁GJfont。有 弟一人,甚有家財。其兄旁GJfont因分居,乞衣食國人。有 與其隙地一畝,乃求蠶穀種於弟。弟蒸而與之,GJfont不 知也。至蠶時,有一蠶生焉,日長寸餘,旬日大如牛。食 數桑樹葉不足,弟知之,伺間殺其蠶。經日四方百里, 內蠶飛集其家,國人謂之巨蠶。意其蠶之王也。四鄰 共繰之,不供穀,唯一莖植焉。其穗長尺餘,旁GJfont常守 之。忽為鳥所折,銜去。旁GJfont逐之,上山五六里,鳥入石 罅,日沒徑黑,旁GJfont因止石側。至夜半月明,見群小兒 赤衣共戲一小兒。云:爾要何物。一曰:要酒。小兒露一 金錐子擊石,酒及樽悉具。一曰:要食。又擊之餅,餌羹 炙羅於石上。良久飲食而散,以金錐插於石罅。旁GJfont 大喜,取其錐而還。所欲隨擊而辦。因是富侔國力,常 以珠璣贍其弟。弟始悔其前日所欺,蠶穀事仍謂旁 GJfont。試以蠶穀欺我,我或如兄得金錐也。旁GJfont知其愚 諭之不及,乃如其言。弟蠶之止得一蠶,如常蠶穀種 之,後復一莖植焉將熟,亦為鳥所銜,其弟大悅,隨之 入山,至鳥入處,遇群鬼。怒曰:是竊予金錐者。乃執之 謂曰:爾欲為我築糠一作塘三版乎。爾欲鼻長一丈乎。 其弟請築糠三版,三日,饑,因不成,求哀於鬼。及拔其 鼻,鼻如象而歸。國人怪而聚觀之。慚恚而卒。其後,子 孫戲擊錐,求狼糞,因雷震,錐失所在。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