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第057卷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五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五十七卷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五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

 第五十七卷目錄

 安息部彙考忸密 安國 東安 喝捍 中安 布豁 捕喝 西安 伐地

  漢武帝一則

  後漢章帝章和一則 和帝永元一則

  北魏總二則

  北周武帝天和一則

  隋煬帝大業二則

  唐高祖武德一則 太宗貞觀二則 高宗顯慶一則 中宗嗣聖一則 元宗開元四則

   天寶四則 肅宗乾元一則

 烏弋山離部彙考

  漢武帝一則

 烏弋山離部紀事

 蒲類部彙考阿惡 移支

  漢武帝一則

  後漢總一則

 渠勒部彙考

  漢武帝一則

  三國總一則

 蒲犁部彙考

  漢武帝一則

 無雷部彙考

  漢武帝一則

 莎車部彙考渠莎

  漢武帝一則 元帝元康一則

  後漢世祖建武三則 明帝永平一則 章帝章和一則 順帝永建一則

  三國總一則

  北魏總一則

邊裔典第五十七卷

安息部彙考忸密 安國 東安 喝捍 中安 布豁 捕喝 西安 伐地编辑

编辑

武帝   年始通使於安息编辑

按《漢書·武帝本紀》,不載。按《西域傳》:「安息國,王治番 兜城,去長安萬一千六百里。不屬都護。北與康居,東 與烏弋山離,西與條支接。土地風氣,物類所有,民俗 與烏弋、罽賓同。亦以銀為錢,文獨為王面,幕為夫人 面。王死輒更鑄錢。有大馬爵。其屬小大數百城,地方 數千里,最大國也。臨媯水,商賈車船行旁國。書革旁 行」為書記。武帝始遣使至安息,王令將將二萬騎迎 於東界。東界去王都數千里,行比至,過數十城,人民 相屬。因發使隨漢使者來觀漢地,以大鳥卵及犁靬 眩人獻於漢,天子大悅。安息東則大月氏。

後漢编辑

章帝章和元年安息遣使獻師子符拔编辑

按《後漢書章帝本紀》不載。按《西域傳》,「安息國居和 櫝城,去洛陽二萬五千里。北與康居接,南與烏弋山 離接。地方數千里,小城數百,戶口勝兵最為殷盛。其 東界木鹿城,號為小安息,去洛陽二萬里。章帝章和 元年,遣使獻師子符拔。符拔形似麟而無角。」

章和二年十月安息國遣使獻《師子》符拔。

按《後漢書章帝本紀》。不載按《和帝本紀》云云。

和帝永元十三年冬十一月安息國遣使獻師子及條支大爵编辑

按《後漢書和帝本紀》云云。按《西域傳》:「永元十三年, 安息王滿屈復獻師子及條支大鳥,時謂之安息雀。 自安息西行三千四百里,至阿蠻國。從阿蠻西行三 千六百里,至斯賓國。從斯賓南行度河,又西南至于 羅國九百六十里,安息西界極矣。自此南乘海,乃通 大秦。其土多海西珍奇異物焉。」

北魏编辑

安息國元魏時亦通於中國。

按《魏書西域傳》,「安息國在蔥嶺西,都蔚搜城,北與康 居,西與波斯相接,在大月氏西北,去代二萬一千五 百里。」

《忸密國》,元魏時聞於中國。

按《魏書西域傳》,「忸密國都忸密城,在悉萬斤西,去代 二萬二千八百二十八里。」按安息巳自有傳而唐書又謂安者即魏忸密或一

安息分為二也

北周编辑

武帝天和二年安息國遣使入獻编辑

按《周書武帝本紀》,不載。按《安息本傳》,「安息國在蔥 嶺之西,治蔚搜城,北與康居,西與波斯相接,東去長 安一萬七百五十里。天和二年,其王遣使來獻

编辑

煬帝大業五年安國遣使貢獻编辑

按《隋書煬帝本紀》,不載。按《安國本傳》,「安國,漢時安 息國也。王姓昭武氏,與康國王同族,字設力登。妻,康 國王女也。都在郍密水南,城有五重,環以流水,宮殿 皆為平頭。王坐金駝座,高七八尺。每聽政,與妻相對, 大臣三人評理國事。風俗同於康國。唯妻與姊妹及 母子遞相禽獸,此為異也。煬帝即位之後,遣司隸從 事」杜《行蒲》使於西域,至其國,得五色鹽而返。國之西 百餘里有《畢國》,可千餘家,無君長,安國統之。《大業》五 年,遣使貢獻,後遂絕焉。按本紀十一年復朝貢是猶未絕也或一年事紀年之異

姑並載之

大業十一年正月,安國遣使朝貢。

按:《隋書煬帝本紀》云云。

编辑

高祖武德 年安國遣使入貢编辑

按《唐書高祖本紀》,不載。按《西域傳》,「安者,一曰布豁, 又曰捕喝」,元魏謂忸密者,東北至東安,西南至畢,皆 百里所。西瀕烏滸河,治阿濫謐城,即康居小君長罽 王故地。大城四十,小堡千餘。募勇健者為柘羯。柘羯 者,猶中國言戰士也。武德時遣使入朝。

太宗貞觀 年安國獻方物東安國亦遣使入獻编辑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按《西域傳》:貞觀初,獻方物, 太宗厚慰其使曰:「西突厥已降,商旅可行矣。」諸胡大 悅。其王訶陵迦又獻名馬,自言一姓相承二十二世 云。是歲,東安國亦入獻,言子姓相承十世云。東安或 曰小國,曰喝汗,在那密水之陽,東距河二百里許,西 南至大安四百里,治喝汗城,亦曰斤。大城二十,小 堡百。字,字典不載。 按《大唐西域記》,喝捍國,「此言東安國,周千餘里,土宜 風俗同颯秣建國。從此國西四百餘里,至捕喝國。 捕喝國,此言中安國,周千六七百里,東西長,南北狹, 土宜風俗同颯秣建國。西四百餘里至伐地國。 伐地國,此言西安國,周四百餘里,土宜風俗同颯秣 建國。從此西南五百餘里,至貨利習彌伽國。」

貞觀十二年十一月。安國遣使貢方物。

按:《唐書》本紀、列傳俱不載。按《冊府元龜》云云。

高宗顯慶 年以安國王為安息州刺史東安王為木鹿州刺史编辑

按《唐書高宗本紀》不載。按《西域傳》,「顯慶時,以阿濫 為安息州,即以其王昭武殺為刺史。」斤為《木鹿州》。 以其王昭武《閉息》為刺史。

中宗嗣聖十四年即太后萬歲通天二年四月安國獻兩頭犬按唐書本紀列傳俱不載按冊府元龜云云==元宗開元七年三月安國遣使獻方物。==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云云

開元十四年安息國王遣弟來朝獻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按西域傳開元十四年其 王篤薩波提遣弟阿悉爛達拂耽發黎來朝納馬豹 開元二十二年安息國王入貢其妻亦別有貢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按西域傳十四年來朝後 八年獻波斯二拂菻繡氍毬一鬱金香石蜜等其 妻可敦獻柘辟大氍毬二繡氍毬一丐賜袍帶鎧仗 及可敦褂䙱裝澤 開元二十八年十月安國遣使獻寶床子及駝鳥卵 盃

天寶三載三月。安國王屈底波遣大首領來朝并獻方物。编辑

天寶四載七月安國王屈底波遣使來朝貢

天寶九載正月安國王屈底波遣使來朝獻馬一百 匹

天寶十載九月安國遣使朝貢

按以上唐書本紀列傳俱不載按冊府元龜云云

肅宗乾元二年三月安國使安莫純瑟來朝。编辑

按唐書本紀列傳俱不載按冊府元龜云云

烏弋山《離部彙考》:编辑

武帝   年,始通使於烏弋《山離國》。编辑

按《漢書武帝本紀》,不載。按《西域傳》:「烏弋山離國,王 去長安萬二千二百里,不屬都護,戶口勝兵大國也。 東北至都護治所六十日,東與罽賓,北與樸桃,西與 犁靬、條支接,行可百餘日乃至。條支。國臨西海,暑濕, 田稻有大鳥,卵如甕。人眾甚多,往往有小君長,安息 役屬之,以為外國,善眩。安息長老傳聞條支有弱水西」王母亦未嘗見也。自條支乘水西行,可百餘日,近 日所入云。烏弋地暑熱莽平,其草木、畜產、五穀、果菜、 飲食宮室,市列錢貨、兵器、金珠之屬,皆與罽賓同,而 有桃拔、師子、犀牛。俗重妄殺,其錢獨文為人頭,幕為 騎馬,以金銀飾杖。絕遠,漢使希至。自玉門、陽關出南 道,歷鄯善而南行,至烏弋山離,南道極矣,轉北而東 得安息。

烏弋山離部紀事编辑

《杜陽雜編》:「上好神仙不死之術,而方士田佐元、僧大 通皆令入宮禁,以錬石為名。時有處士伊祁元解,縝 髮童顏,氣息香潔,常乘一黃牝馬,纔高三尺,不啗芻 粟,但飲醇酎,不施韁勒,唯以青氈藉其背,常遊歷青」 「間,若與人款曲語話,千百年事,皆如目擊。」上知其 異人,遂令密召入宮,處九華之室,設紫茭之席,飲龍 膏之酒。紫茭席色紫而類,茭葉光軟香淨,冬溫夏涼, 龍膏酒黑如純漆,飲之令人神爽。此本《烏弋山離國》 所獻。

蒲類部彙考阿惡 移支编辑

武帝   年始通使於蒲類编辑

按《漢書武帝本紀》,不載。按《西域傳》:「蒲類國,王治天 山西疏榆谷,去長安八千三百六十里,戶三百二十 五,口二千三十二,勝兵七百九十九人。輔國侯、左右 將、左右都尉各一人。西南至都護治所千三百八十 七里。蒲類後國,王去長安八千六百三十里,戶百,口 千七十,勝兵三百三十四人。輔國侯、將、左右都尉、譯 長」各一人。

後漢编辑

蒲類國後漢時匈奴徙其國人居阿惡地。又稱阿惡 國後。又有移支國居蒲類舊地。

按《後漢書西域傳》,「蒲類國,居天山西疏榆谷,東南去 長史所居千二百九十里,去洛陽萬四百九十里。戶 八百餘,口二千餘,勝兵七百餘人。廬帳而居,逐水草, 頗知田作,有牛馬駱駝羊畜,能作弓矢,國出好馬。蒲 類本大國也,前西域屬匈奴,而其王得罪單于,單于 怒,徙蒲類人六千餘口內之匈奴右部阿惡地,因號」 曰阿惡國。南去車師後部,馬行九十餘日,人口貧羸, 逃亡山谷間,故留為國云。又移支國,居蒲類地,戶千 餘,口三千餘,勝兵千餘人。其人勇猛敢戰,以寇鈔為 事。皆被髮,隨畜逐水草,不知田作,所出皆與蒲類同。

渠勒部彙考编辑

武帝   年始通使於渠勒编辑

按《漢書武帝本紀》,不載。按《西域傳》,「渠勒國,王治鞬 都城,去長安九千九百五十里。戶三百一十,口二千 一百七十,勝兵三百人。東北至都護治所三千八百 五十二里,東與戎盧,西與婼羌,北與扞彌接。」

三國编辑

渠勒國,三國時屬于于寘。

按:《魏志注西戎傳》云云。

蒲犁部彙考编辑

武帝   年始通使於蒲犁编辑

按《漢書武帝本紀》,不載。按《西域傳》:「蒲犁國,王治蒲 犁城,去長安九千五百五十里。戶六百五十,口五千, 勝兵二千人。東北至都護治所五千三百九十六里。 東至莎車五百四十里,北至疏勒五百五十里,南與 西夜子合接,西至無雷五百四十里。侯、都尉各一人,

寄田莎車,種俗與子合同
考證.svg

無雷部彙考编辑

武帝   年始通使於無雷编辑

按《漢書武帝本紀》,不載。按《西域傳》:「無雷國,王治盧 城,去長安九千九百五十里。戶千,口七千,勝兵三千 人。東北至都護治所二千四百六十三里,南至蒲犁 五百四十里,南與烏秅、北與捐毒、西與大月氏接。衣 服類烏孫,俗與子合同。」

莎車部彙考渠沙编辑

武帝   年始通使於莎車编辑

按《漢書武帝本紀》,不載。按《西域傳》:「莎車國,王治莎 車城,去長安九千九百五十里。戶二千三百三十九, 口萬六千三百七十三,勝兵三千四十九人。輔國侯、 左右將、左右騎君、備西夜君各一人,都尉二人,譯長 四人。東北至都護治所四千七百四十六里,西至疏 勒五百六十里,西南至蒲犁七百四十里。有鐵山,出 青」玉。

元帝元康元年莎車請以烏孫公主小子萬年為王許之莎車王弟浮屠徵殺萬年衛侯馮奉世以便宜發諸國兵討誅之更立他昆弟子為王编辑

按《漢書元帝本紀》,不載。按《西域傳》:「宣帝時,烏孫公 主小子萬年,莎車王愛之。莎車王無子,死,死時萬年 在漢。莎車國人計欲自托於漢,又欲得烏孫心,上書 請萬年為莎車王。漢許之,遣使者奚充國送萬年。萬 年初立,暴惡,國人不說。莎車王弟呼浮屠徵殺萬年, 并殺漢使者,自立為王,約諸國背漢。會衛侯馮奉世 使」送大宛,客即以便宜發諸國兵擊殺之,更立他昆 弟子為莎車王。還,拜奉世為光祿大夫。是歲元康元 年也。按《馮奉世傳》,西域諸國新輯,漢方善遇,欲以 安之,選可使外國者。前將軍增舉奉世以衛侯使持 節送大宛諸國客。至伊修城,都尉宋將言莎車與旁 國共攻殺漢所置莎車王萬年,并殺漢使者奚充國。 時匈奴又發兵攻車師城,不能下而去。莎車遣使揚 言「北道諸國已屬匈奴矣」,于是攻劫南道,與歃盟畔, 漢從鄯善以西,皆絕不通。都護鄭吉、校尉司馬意皆 在北道諸國間,奉世與其副嚴昌計,以為「不亟擊之, 則莎車日強,其勢難制,必危西域。」遂以節諭告諸國 王,因發其兵南北道合萬五千人,進擊莎車,攻拔其 城。莎車王自殺,傳其首詣長安。諸國悉平,威振西域。 奉世乃罷兵以聞,宣帝召見韓增曰:「賀將軍所舉得 人。」奉世遂西至大宛,大宛聞其斬莎車王,敬之異于 他使,得其名馬象龍而還。上甚說,下其議,封奉世丞 相將軍,皆曰:「『《春秋》之義,大夫出疆,有可以安國家,則 顓之可也』。奉世功效尤著,宜加爵土之賞。」少府蕭望 之獨以奉世奉使有指,而擅矯制違命,發諸國兵,雖 有功效,不可以為後法。即封奉世,開後奉使者利,以 奉世為比,爭逐發兵,要功萬里之外,為國家生事於 外夷,漸不可長;奉世不宜受封。上善望之議。

後漢编辑

世祖建武十四年莎車始復遣使貢獻编辑

按:《後漢書世祖本紀》:「建武十四年,莎車國遣使貢獻。」

按《西域傳》:「莎車國西經蒲犁無雷,至大月氏東去。」

洛陽萬九百五十里。匈奴單于因王莽之亂,略有西 域,唯莎車王延最強,不肯附屬。元帝時,嘗為侍子,長 於京師,慕樂中國,亦復參其典法。常敕諸子,「當世奉 漢家,不可負也。」天鳳五年,延死,諡忠武王,子康代立。 光武初,康率傍國拒匈奴,擁衛故都護吏士妻子千 餘口,檄書河西,問中國動靜,自陳思慕漢家。建武五 年,河西大將軍竇融承制立康為漢,莎車建功懷德 王、西域大都尉,五十五國皆屬焉。九年,康死,諡宣成 王。弟賢代立,攻破拘彌、西夜國,皆殺其王,而立其兄 康兩子為拘彌、西夜王。十四年,賢與鄯善王安並遣 使詣闕貢獻,於是西域始通,蔥嶺以東諸國屬賢。 建武十七年,莎車復遣使入獻,賜都護印綬;已復奪 之,更賜大將軍印綬。

按《後漢書世祖本紀》:建武十七年,是歲莎車遣使貢 獻。按《西域傳》:十七年,賢復遣使奉獻,請都護。天子 以問大司空竇融,以為賢父子兄弟相約事漢,款誠 又至,宜加號位,以鎮安之。帝乃因其使,賜賢西域都 護印綬及車旗、黃金錦繡。燉煌太守裴遵上言,「夷狄 不可假以大權,又令諸國失望。」詔書收還都護印綬, 更賜賢以「漢大將軍」印綬;其使不肯易,遵,迫奪之。賢 由是始恨,而猶詐稱「大都護」,移書諸國,諸國悉服屬 焉,號賢為「單于。」賢浸以驕橫,重求賦稅,數攻龜茲諸 國,諸國愁懼。

「建武二十二年,莎車王賢始叛漢,而攻滅西域諸國」 按《後漢書世祖本紀》不載按《西域傳》:二十一年「冬, 車師前王鄯善、焉耆等十八國俱遣子入侍,獻其珍 寶。及得見皆流涕稽首,願得都護。天子以中國初定北邊未服,皆還其侍子,厚賞賜之。是時賢自負兵強, 欲并兼西域,攻繫益甚。諸國聞都護不出而侍子皆 還。」大憂恐,乃與燉煌太守檄願留侍子以示莎車,言 侍子見留,都護尋出,冀且息其兵。裴遵以狀聞,天子 許之。二十二年,賢知都護不至,遂遺鄯善王安書,令 絕通漢道。安不納而殺其使。賢大怒,發兵攻鄯善。安 迎戰,兵敗,亡入山中,賢殺略千餘人而去。其冬,賢復 攻殺龜茲王,遂兼其國。鄯善、焉耆諸國侍子久留燉 煌,愁思皆亡歸。鄯善王,上書願復遣子入侍,更請都 護。都護不出,誠迫於匈奴。天子報曰:「今使者大兵未 能得出,如諸國力不從心,東西南北自在也。」於是鄯 善、車師復附匈奴,而賢益橫。媯塞王自以國遠,遂殺 賢使者。賢擊滅之,立其國貴人駟鞬為媯塞王。賢又 自立其子則羅為龜茲王。賢以則羅年少,乃分龜茲 為烏壘國,徙駟鞬為烏壘王,又更以貴人為媯塞王。 數歲,龜茲國人共殺則羅、駟鞬而遣使匈奴,更請立 王。匈奴立龜茲貴人身毒為龜茲王,龜茲由是屬匈 奴。賢以大宛貢稅減少,自將諸國兵數萬人攻大宛, 大宛王延留迎降,賢因將還國,徙拘彌王橋塞提為 大宛王,而康居數攻之,橋塞提在國歲餘,亡歸,賢復 以為《拘彌王》,而遣延留還大宛,使貢獻如常。賢又徙 于寘王俞林為驪歸王,立其弟位侍為于寘王。歲餘, 賢疑諸國欲畔,召位侍及拘彌、姑墨子合王盡殺之, 不復置王,但遣將鎮守其國。位侍子戎,亡降漢,封為 「守節侯。」

明帝永平四年于寘王廣德滅莎車殺其王賢编辑

按《後漢書明帝本紀》,不載。按《西域傳》,莎車將君得 在于寘,暴虐,百姓患之。永平三年,其大人都末出城, 見野豕,欲射之。豕乃言曰:「無射我,我乃為汝殺君得。」 都末因此即與兄弟共殺君得。而大人休莫霸復與 漢人韓融等殺都末兄弟,自立為于闐王。復與拘彌 國人攻殺莎車將在皮山者,引兵歸。於是賢遣其太 子、國相將諸國兵二萬人擊休莫霸,霸迎與戰,莎車 兵敗走,殺萬餘人。賢復發諸國數萬人自將擊休莫 霸,霸復破之,斬殺過半,賢脫身走歸國。休莫霸進圍 莎車,中流矢死,兵乃退。于寘國相蘇榆勒等共立休 莫霸兄子廣德為王。匈奴與龜茲諸國共攻莎車,不 能下。廣德承莎車之敝,使弟輔國侯仁將兵攻賢。賢 連被兵革,乃遣使與廣德和。先是廣德父拘在莎車 數歲,于是賢歸其父而以女妻之,結為昆弟,廣德引 兵去。明年,莎車相且運等患賢驕暴,密謀反城降于 寘。于寘王廣德乃將諸國兵三萬人攻莎車。賢城守, 使使謂廣德曰:「我還汝父與汝婦,汝來擊我何為?」廣 德曰:「王,我婦父也,久不相見,願各從兩人會城外結 盟。」賢以問且運,且運曰:「廣德女壻至親,宜出見之。」賢 乃輕出,廣德遂執賢。而《且運》等因內于寘兵,虜賢妻 子而并其國。鎖賢將歸,歲餘殺之。

章帝章和元年西域長史班超擊莎車大破之编辑

按《後漢書章帝本紀》云云。按《西域傳》,「匈奴聞廣德 滅莎車,遣五將發焉耆、尉黎、龜茲十五國兵三萬餘 人圍于寘。廣德乞降,以其太子為質,約歲給罽絮。冬, 匈奴復遣兵將賢質子不居徵,立為莎車王。廣德又 攻殺之,更立其弟齊黎為莎車王。元和三年,時長史 班超發諸國兵擊莎車,大破之,由是遂降漢。」按《班 超傳》,莎車以為漢兵不出,遂降于龜茲。八年,拜超為 將兵長史,假鼓吹幢麾,以徐幹為軍司馬。明年,復遣 假司馬和恭等四人將兵八百詣超,超因發疏勒、于 寘兵擊莎車,莎車陰通使疏勒王忠,啖以重利,忠遂 反從之。後三年,忠遣使詐降於超,超內知其姦而外 偽許之。忠大喜,即從輕騎詣超,超密勒兵待之,為供 張設樂,酒行,乃叱吏縛忠斬之,因擊破其眾,殺七百 餘人,南道於是遂通。明年,超發于寘諸國兵二萬五 千人,復擊莎車,而龜茲王遣左將軍發溫宿、姑墨、尉 頭合五萬人救之。超召將校及于寘王議曰:「今兵少, 不敵其計,莫若各散去于寘。從是而東,長史亦於此 西歸。可須夜鼓聲而發,陰」緩所得生口。龜茲聞之大 喜,自以萬騎於西界遮超溫宿王將八千騎于東界 徼于寘。超知二虜已出,密召諸部勒兵,雞鳴馳赴莎 車營。胡大驚亂,奔走。追斬五千餘級,大獲其馬畜財 物,莎車遂降,龜茲等因各退散,自是威震西域。

順帝永建五年春正月莎車王奉使貢獻编辑

按:《後漢書順帝本紀》云云。

三國编辑

莎車國,三國時屬于疏勒。

按:《魏志注西戎傳》云云。

北魏编辑

莎車國元魏時稱《渠莎國》。

按:《西域傳》,「渠莎國居故莎車城,在子合西北,去代一 萬二千九百八十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