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第103卷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一百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百三卷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一百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

 第一百三卷目錄

 占城部彙考一

  後周世宗顯德一則

  宋太祖建隆二則 乾德二則 開寶六則 太宗太平興國六則 雍熙三則 端拱一

  則 淳化二則 至道二則 真宗咸平一則 景德二則 大中祥符三則 天禧一則

  仁宗天聖一則 慶曆一則 皇祐二則 嘉祐三則 神宗熙寧四則 哲宗元祐二則

  徽宗崇寧二則 大觀一則 政和一則 宣和一則 高宗建炎一則 紹興二則 孝宗

  乾道二則 淳熙三則

  元世祖至元六則

  明太祖洪武十一則 成祖永樂八則 宣宗宣德一則 英宗正統六則 代宗景泰一

  則 英宗天順四則 憲宗成化七則 孝宗弘治四則 世宗嘉靖一則

 占城部彙考二

  明一統志占城國山川考 占城國土產考

  圖考一則

 占城部紀事

邊裔典第一百三卷

占城部彙考一编辑

後周编辑

世宗顯德五年,占城始遣使入貢。编辑

按《五代史·周本紀》:顯德五年,占城國王釋利因德縵 使莆訶散來。按《占城本傳》:占城,在西南海上。其地 方千里,東至海,西至雲南,南鄰真臘,北抵驩州。其人, 俗與大食同。其乘,象、馬;其食,稻米、水兕、山羊。鳥獸之 奇,犀、孔雀。自前世未嘗通中國。顯德五年,其國王因 德縵遣使者莆訶散來,貢猛火油八十四瓶、薔薇水 十五瓶,其表以貝多葉書之,以香木為函。猛火油以 灑物,得水則出火。薔薇水,云得自西域,以灑衣,雖敝 而香不滅。五代,四夷見中國者,遠不過于闐、占城。史 之所紀,其西北頗詳,而東南尤略,蓋其遠而罕至,且 不為中國利害云。

编辑

太祖建隆二年春正月,占城國王遣使來朝。编辑

按《宋史·太祖本紀》云云。按《占城本傳》:占城國在中 國之西南,東至海,西至雲南,南至真臘國,北至驩州 界。汎海南去三佛齊五日程。陸行至賓陀羅國一月 程,其國隸占城焉。東去麻逸國二日程,蒲端國七日 程。北至廣州,便風半月程。東北至兩浙一月程。西北 至交州兩日程,陸行半月程。其地東西七百里,南北 三千里。南曰施備州,西曰上源州,北曰烏里州。所統 大小州三十八,不盈三萬家。其國無城郭,有百餘村, 村落戶三五百,或至七百,亦有縣鎮之名。土地所出: 箋沉香、檳榔、烏樠木、蘇木、白藤、黃蠟、吉貝花布、絲絞 布、白GJfont布、藤簟、貝多葉簟、金銀鐵錠等物。五GJfont無麥, 有GJfont米、粟、豆、麻子。官給種一斛,計租百斛。果實有蓮、 甘蔗、蕉子、椰子。鳥獸多孔雀、犀牛。畜產多黃牛、水牛 而無驢;亦有山牛,不任耕耨,但殺以祭鬼,將殺,令巫 祝之曰阿羅和及拔,譯云早教他託生。民獲犀、象皆 輸於王。國人多乘象或軟布兜,或於交州市馬,頗食 山羊、水兕之肉。其風俗衣服與大食國相類。無絲蠶, 以白GJfont布纏其胸,垂至於足,衣衫窄袖。撮髮為髻,散 垂餘髾於其後。互市無緡錢,止用金銀較量錙銖,或 吉貝錦定博易之直。樂器有胡琴、笛、鼓、大豉,樂部亦 列舞人。其王腦後髽髻,散披吉貝衣,戴金花冠,七寶 裝纓絡為飾,脛股皆露,躡革履,無襪。婦人亦腦後撮 髻,無笄,其服及拜揖與男子同。王每日午坐憚。官 屬謁見膜拜一而止,白事畢復膜拜一而退。或出遊, 看象、采獵、觀漁,皆數日方還。近則乘軟布兜,遠則乘 象,或乘一木杠,四人舁之,先令一人持檳榔盤前導, 從者十餘輩,各執弓箭刀槍手牌等,其民望之膜拜 一而止。日或一再出。每歲稻熟,王自刈一把,從者及 群婦女競割之。其王或以兄為副王,或以弟為次王。 設高官凡八員,東西南北各二,分治其事,無奉祿,令 其所管土俗資給之。別置文吏五十餘員,有郎中、員 外、秀才之稱,分掌資儲寶貨等事,亦無資奉,但給龜 魚充食及免調役而已。又有司帑廩者十二員,主軍 卒者二百餘員,皆無月奉。勝兵萬餘人,月給GJfont米二 斛,冬夏衣布各三匹至五匹。每夕,唯王升床而臥,諸 臣皆寢於地蓐。親近之臣見王即胡跪作禮,稍疏遠 者但拱手而已。其風俗,正月一日牽象周行所居之 地,然後驅逐出郭,謂之逐邪。四月有遊船之戲。定十 一月十五日為冬至,人皆相賀,州縣以土產物帛獻 其王。每歲十二月十五日,城外縳木為塔,王及人民 以衣物香藥置塔上焚之以祭天。人有疾病,旋采生 藥服食。地不產茶,亦不知醞釀之法,止飲椰子酒,兼 食檳榔。刑禁亦設枷鎖,小過以四人拽伏於地,藤杖 鞭之,二人左右更互捶撲,量其或五六十至一百。當 死者以繩繫於樹,用梭槍舂喉而殊其首。若故殺、劫 殺,令象踏之,或以鼻卷撲於地。象皆素習,將刑人,即令豢養之以數諭之悉能曉焉犯姦者男女共入牛 以贖罪負國王物者,以繩拘於荒塘,物充而後出之。 其國前代罕與中國通。周顯德中,其王釋利因德漫 遣其臣莆訶散貢方物,有雲龍形通犀帶、菩薩石。又 有薔薇水灑衣經歲香不歇,猛火油得水愈熾,皆貯 以琉璃瓶。建隆二年,其王釋利因GJfont盤遣使莆訶散 來朝。表章書於貝多葉,以香木函盛之。貢犀角、象牙、 龍腦、香藥、孔雀四、大食瓶二十。使迴,錫賚有差,以器 幣優賜其王。

建隆三年,占城入貢。

按《宋史·太祖本紀》:建隆三年九月,占城國來獻。按 《占城本傳》:三年,又貢象牙二十二株、乳香千斤。

乾德四年,占城入貢。编辑

按《宋史·太祖本紀》:乾德四年三月,占城遣使來獻。 按《占城本傳》:乾德四年,其王悉利因GJfont盤遣使因GJfont 玢李帝婆羅貢馴象、牯犀、象牙、白GJfont、哥縵、越諾,王妻 波良僕瑁、男占謀律秀瓊等各貢香藥。

乾德五年,占城入貢。

按《宋史·太祖本紀》不載。按《占城本傳》:五年,又遣使 李、李被瑳相繼來貢獻。

開寶三年,占城入貢。编辑

按《宋史·太祖本紀》不載。按《占城本傳》:開寶三年,遣 使貢方物雌象。

開寶四年,悉利多盤、副國王李耨、王妻郭氏、子蒲路 雞波羅等並遣使來貢。

按《宋史·太祖本紀》不載。按《占城本傳》云云。

開寶五年三月,占城國王波美稅遣使來獻方物。 按《宋史·太祖本紀》云云。

開寶六年夏四月,占城國王悉利陀盤印茶遣使來 獻方物。

按《宋史·太祖本紀》云云。

開寶七年春正月,占城國王波美稅遣使獻方物。 按《宋史·太祖本紀》云云。按《占城本傳》:七年,又貢孔 雀傘二、西天烽鐵四十斤。

開寶九年,占城國遣使朱陀利、陳陀野等來貢。 按《宋史·太祖本紀》不載。按《占城本傳》云云。

太宗太平興國二年二月,占城國遣使來貢。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云云。

太平興國三年五月,占城國遣使獻方物。

按《宋史·太宗本紀》云云。

太平興國四年十二月,占城國遣使來貢。

按《宋史·太宗本紀》云云。

太平興國六年,交州黎桓上言,欲以占城俘九十三 人獻於京師。太宗令廣州止其俘,存撫之,給衣服資 糧,遣還占城,詔諭其王。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按《占城本傳》云云。

太平興國七年十二月,占城國獻馴象。

按《宋史·太宗本紀》云云。按《占城本傳》:七年,遣使乘 象入貢,詔留象廣州畜養之。

太平興國八年九月,占城國獻馴象。

按《宋史·太宗本紀》云云。按《占城本傳》:八年,獻馴象, 能拜伏,詔畜於京畿寧陵縣。

雍熙二年,占城國遣使來貢。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雍熙二年二月,占城遣使來貢。 按《占城本傳》:雍熙二年,其王施利陀盤吳日歡遣婆 羅門金歌麻獻方物,且訴為交州所侵,詔答令保國 睦鄰。

雍熙三年,占城國遣使來貢。

按《宋史·太宗本紀》:雍熙三年三月,占城國遣使來貢。 按《占城本傳》:三年,其王劉繼宗遣使李朝仙來貢。 儋州上言,占城人蒲羅遏為交州所逼,率其族百口 來附。

雍熙四年,占城夷人來歸。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按《占城本傳》:雍熙四年秋, 廣州上言,雷、恩州關送占城夷人斯當李娘并其族 一百五十人來歸,分隸南海、清遠縣。

端拱元年,占城夷人求附。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按《占城本傳》:端拱元年,廣 州又言,占城夷人忽宣等族三百一人求附。

淳化元年,占城國遣使貢方物。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淳化元年十二月,占城遣使來貢。 按《占城本傳》:淳化元年,新王楊GJfont排自稱新坐佛 逝國。楊GJfont排遣使李臻貢馴犀方物,表訴為交州所 攻,國中人民財寶皆為所略。上賜黎桓詔,令各守境。 淳化三年,占城國來貢。

按《宋史·太宗本紀》:淳化三年十二月,占城國王楊GJfont 排遣使來貢。按《占城本傳》:三年,遣使李良莆貢方 物。賜其王白馬二、兵器等。本國僧淨戒獻龍腦、金鈴、 銅香鑪、如意等,各優賜之。

至道元年,占城國遣使來貢。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至道元年正月,占城國王楊GJfont遣使來貢。按《占城本傳》:至道元年正月,其王遣使 來貢,奉表言:前進奉使李良莆迴,伏蒙聖慈賜臣白 馬二匹、旗五面、銀裝劍五口、銀纏槍五條、弓弩各五 張及箭等,戴恩感懼,稽首,稽首。臣生長外國,敻遠天 都。竊承皇帝聖明,威德廣大,臣不憚介居海裔,遣使 入朝。皇帝不棄蠻夷山國,曲加優賜。然臣自為土長, 聲勢尚卑,常時外國頗相侵撓,況以前民庶如芥,隨 風星散,流離各不自保。近蒙皇帝賜臣內閑駔駿及 旗幟兵器等,鄰國聞之,知臣荷大國之寵,而各懼天 威,不敢謀害。今臣一國安寧,流民來復,若非皇帝天 德加護,何以至此。臣之一國仰望仁聖,覆之如天,載 之如地。臣自思惟,鴻恩不淺。且自天子之都至臣所 居之國,涉海綿邈,不啻數萬里,而所賜之馬及器械 等並安全而至,皆聖德之所及也。自前本國進奉,未 嘗有旌旗弓矢之賜,臣今何幸,獨受異恩。此蓋天威 廣被,壯臣土疆。臣雖殞身無以上報。兼臣貢使往復, 資給備至,恩重山嶽,不可具陳。今特遣專使李波珠、 副使訶散、判官李磨勿等進奉犀角十株,象牙三十 株,玳瑁十斤,龍腦二斤,沈香百斤,夾箋黃熟香九十 斤,檀香百六十斤,山得雞二萬四千三百隻,胡椒二 百斤,簟席五。前件物固非珍奇,惟表誠懇。臣生居異 域,幸遇明時,不貴殊珍,惟重良馬。儻皇帝念及外國, 不罪懇求,若使介南歸,願垂頒賜,臣之幸矣。兼臣本 國元有流民三百,散居南海,曾蒙聖旨許令放還,今 有猶在廣州者。本國舊有進奉夷人羅常占見駐廣 州,乞詔本州盡數點集,兵籍以付常占,令造舶船,乘 便風部領歸國,冀得安其生聚,以實舊疆。至於萬里 感恩,一心事上,臣之志也。上覽表,遣使詣廣州詢問, 願還者悉付波珠。使還,復賜白馬二,遂為常制。 至道三年三月,占城國來貢。

按《宋史·太宗本紀》云云。

真宗咸平二年,占城國來貢。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咸平二年十二月,占城國來貢。 按《占城本傳》:咸平二年,其王楊普俱毗茶逸施离遣 使朱陳堯、副使蒲薩陀婆、判官黎姑倫以犀象、玳瑁、 香藥來貢,賜堯等冠帶衣褥有差。

景德元年,占城國來貢。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景德元年十二月,占城國來貢。 按《占城本傳》:景德元年,又遣使來貢。詔以良馬、介胄、 戎器等賜之。

景德四年,占城遣布祿爹地加奉表來朝。

按《宋史·真宗本紀》:四年十二月,占城來貢。按《占城 本傳》:四年,遣使布祿爹地加等奉表來朝,表函籍以 文錦,詞曰:占城國王楊普俱毗茶室离頓首言:臣聞 二帝封疆,南止屆於湘、楚;三王境界,北不及於幽燕。 仰矚昌時,實邁往跡。伏惟皇帝陛下乾坤授氣,日月 儲英,出震居尊,承基御極。慈悲敷於天下,聲教被於 域中。業茂前王,功芳徂后,蒼生是念,黃屋非心。無方 不是生靈,有土並為臣妾。惠風遍布,霈澤周行,凡沐 照臨,共增聳抃。臣生於邊鄙,幸襲華風。蟻垤蜂房,聊 為遂性;龍樓鳳閣,尚阻觀光。再念自假天威,獲全封 部,鄰無侵奪,俗有舒蘇。每歲拜遣下臣,問寧上國,蒙 陛下恩霑行葦,福及豚魚,特因迴人,頒賜戎器。臣本 土惟望闕焚香,歡呼拜受,心知多幸,曷答洪恩。聖君 既念於賓王,微懇GJfont忘於述職。今遣專信臣布祿爹 地加、副使臣除逋麻瑕珈耶、判官臣皮霸抵一行人 力等,部署土毛,遠充歲貢。雖表楚茅之禮,實懷魯酒 之憂。虔望睿明,甫寬譴戮。專信臣等迴日,軍容器仗 耀武之物,伏願重加賜賚。蓋念忝為臣子,合告君親, 服飾車輿,威儀斧鉞,不敢私制,惟望恩頒。干冒冕旒, 不任死罪。布祿爹地加言本國舊隸交州,後奔於佛 遊,北去舊所七百里。使還,賜物甚厚。

大中祥符三年,占城國來貢。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大中祥符三年八月,賜占城國馬 及器甲。是歲,占城來貢。按《占城本傳》:三年,國王施 離霞離鼻麻底遣使朱浡禮來貢。

大中祥符四年,占城國來貢。

按《宋史·真宗本紀》:大中祥符四年十一月,占城國貢 獅子。按《占城本傳》:四年,遣使貢獅子,詔畜於苑中。 使者留二蠻人以給豢養,上憐其懷土,厚給資糧遣 還。

大中祥符八年,占城來貢。

按《宋史·真宗本紀》:大中祥符八年十二月,占城來貢。 按《占城本傳》:八年,遣使波輪訶羅帝來貢。訶羅帝 因上言有弟陶珠頃自交州押馴象赴闕,今幸得見, 欲GJfont以還。許之,仍賜陶珠衣幣裝錢。

天禧二年,占城國來貢。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天禧二年十二月,占城國來貢。 按《占城本傳》:天禧二年,其王尸嘿排摩惵遣使羅皮 帝加以象牙七十二株、犀角八十六株、玳瑁千片、乳 香五十斤、丁香花八十斤、荳蔻六十五斤、沈香百斤、箋香二百斤、別箋一劑六十八斤、茴香百斤、檳榔千 五百斤來貢。羅皮帝加言國人詣廣州,或風漂船至 石塘,即累歲不達矣。三年,使還,詔賜尸嘿排摩惵銀 四千七百兩并戎器鞍馬。

仁宗天聖八年,占城國遣使來貢。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天聖八年,占城來貢。按《占城本 傳》:天聖八年十月,占城王陽補孤施離皮蘭德加拔 麻疊遣使李菩薩麻瑕GJfont琶來貢木香、玳瑁、乳香、犀 角、象牙。

慶曆二年,占城獻象。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慶曆二年十一月,占城國獻象三。 按《占城本傳》:慶曆元年九月,廣東商人邵保見軍 賊鄂鄰百餘人在占城,轉運司選使臣二人齎詔書 器幣賜占城,購鄰致闕下,餘黨令就戮之。明年十一 月,其王刑卜施離值星霞弗遣使獻馴象三。

皇祐二年,占城來貢。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皇祐二年十二月,占城來貢。按 《占城本傳》:皇祐二年正月,又使俱舍唎波微收羅婆 麻提楊卜貢象牙二百一、犀角七十九。表二通,一以 本國書,一以中國書。

皇祐五年,占城國來貢。

按《宋史·仁宗本紀》云云。按《占城本傳》:五年四月,其 使蒲思馬應來貢方物。

嘉祐元年,占城國來貢。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嘉祐元年十二月,占城國來貢。 按《占城本傳》:嘉祐元年閏三月,其使蒲息GJfont琶貢方 物,還至太平州,江岸崩,沉失行橐。明年正月,詔廣州 賜銀千兩。

嘉祐六年,占城國獻馴象。

按《宋史·仁宗本紀》云云。

嘉祐七年,占城國來貢。

按《宋史·仁宗本紀》:嘉祐七年,占城來貢。按《占城本 傳》:七年正月,廣西安撫經略司言:占城素不習兵,與 交趾鄰,常苦侵軼;而占城復近修武備,以抗交趾,將 繇廣東路入貢京師,望撫以恩信。五月,其使頓琶尼 來貢方物。六月,賜其王施里律茶盤麻常楊溥白馬 一,從其求也。

神宗熙寧元年,占城來貢。编辑

按《宋史·神宗本紀》:熙寧元年六月,占城來貢。按《占 城本傳》:熙寧元年,其王楊卜尸利律陀般摩提婆遣 使貢方物,乞市驛馬。詔賜白馬一,令於廣州買騾以 歸。

熙寧五年,占城國貢方物。

按《宋史·神宗本紀》不載。按《占城本傳》:熙寧五年,貢 琉璃珊瑚酒器、龍腦、乳香、丁香、蓽登茄、紫礦。

熙寧七年,占城來降。

按《宋史·神宗本紀》不載。按《占城本傳》:七年,交州李 乾德言其王領兵三千人并妻子來降,以正月至本 道。

熙寧九年,占城來貢。

按《宋史·神宗本紀》:熙寧九年八月庚子,占城來貢。 按《占城本傳》:九年,復遣使來言:其國自海道抵真臘 一月程,西北抵交州四十日,皆山路。所治聚落一百 五,大略如州縣。王年三十六歲,著大食錦或川法錦 大衫、七條金纓珞,戴七寶裝成金冠,躡紅皮屨。出則 從者五百人,十婦人執金柈合貯檳榔,導以樂。王師 討交趾,以其素仇,詔使乘機協力除蕩。行營戰櫂都 監楊從先遣小校樊實諭旨。實還,言其國選兵七千 扼賊要路,其王以木葉書回牒,詔使上之。然亦不能 成功。後兩國同入貢,占城使者乞避交人。詔遇朔日 朝文德殿,分東西立;望日則交人入垂拱殿,而占城 趍紫宸;大宴則東西坐。

哲宗元祐元年八月甲午,占城國遣使入貢。编辑

按《宋史·哲宗本紀》云云。

元祐七年,占城來貢。

按《宋史·哲宗本紀》:元祐七年,占城國入貢。按《占城 本傳》:元祐七年,又表言如天朝討交趾,願率兵掩襲。 朝廷以交趾數入貢,不絕臣節,難以興師,答敕書報 之,而以其使良保故倫軋丹、副使傍木知突為保順 郎將。

徽宗崇寧三年六月,占城入貢。编辑

崇寧四年六月,占城入貢。

按以上《宋史·徽宗本紀》云云。

大觀三年十二月,占城入貢。编辑

按《宋史·徽宗本紀》云云。

政和六年,占城入貢。编辑

按《宋史·徽宗本紀》:政和六年十二月,占城入貢。按 《占城本傳》:政和中,授其王楊卜麻疊金紫光祿大夫, 領廉、白州刺史。楊卜麻疊言身縻化外,不霑祿食,願 得薄授奉給,壯觀小國,許之。

====宣和元年,封楊卜麻疊為占城國王。====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按《占城本傳》:宣和元年,進 檢校司空兼御史大夫、懷遠軍節度、琳州管內觀察 處置使,封占城國王。自是,每遇恩輒降制加封邑。

高宗建炎三年,占城國入貢。编辑

按《宋史·高宗本紀》:建炎三年春正月,占城國入貢。 按《占城本傳》:建炎三年,楊卜麻疊遣使入貢,遇郊恩, 制授檢校太傅,加食邑。

紹興二年,占城國貢方物。编辑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按《禮志》:紹興二年,占城國 王遣使貢沉香、犀、象、玳瑁等,答以綾錦銀絹。

紹興二十五年,占城國王子鄒時闌巴遣使貢方物, 求封爵,以其父初封之爵授之。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按《占城本傳》:紹興二十五 年,其子鄒時闌巴嗣立,遣使進方物,求封爵,錫宴於 懷遠驛,以其父初封之爵授之,報賜甚厚。

孝宗乾道三年,占城入貢。编辑

按《宋史·孝宗本紀》:乾道三年十月乙未,占城入貢。 按《占城本傳》:乾道三年,子鄒亞娜嗣,掠大食國方物 遣人來貢,求封,為其國人所訴。詔卻之,遂不議其封。 乾道七年,占城與真臘戰,閩人教占城王習騎射以 勝之。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按《占城本傳》:七年,閩人有 浮海之吉陽軍者,風泊其舟抵占城。其國方與真臘 戰,皆乘大象,勝負不能決。閩人教其王當習騎射以 勝之,王大說,具舟送之吉陽,市得馬數十匹歸,戰大 捷。明年復來,瓊州拒之,憤怒大掠而歸。

淳熙元年十月戊寅,占城入貢。编辑

按《宋史·孝宗本紀》云云。

淳熙三年,占城求通商,詔不許。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按《占城本傳》:淳熙二年,嚴 馬禁,不得售外蕃。三年,占城歸所掠生口八十三人, 求通商,詔不許。

淳熙四年,占城為真臘所破,國遂亡,其地悉歸真臘。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按《占城本傳》:淳熙四年,占 城以舟師襲真臘,傳其國都。慶元以來,真臘大舉伐 占城以復讎,殺戮殆盡,俘其主以歸,國遂亡,其地悉 歸真臘。

编辑

世祖至元十五年,占城王有內附意,詔降虎符,授榮祿大夫,封占城郡王。编辑

按《元史·世祖本紀》不載。按《占城本傳》:占城近瓊州, 順風舟行一日可抵其國。世祖至元間,廣南西道宣 慰使馬成旺嘗請兵三千人、馬三百匹征之。十五年, 右丞唆都以宋平遣人至占城,還言其王失里咱牙 信合八剌哈迭瓦有內附意,詔降虎符,授榮祿大夫, 封占城郡王。

至元十六年,占城來獻。

按《元史·世祖本紀》:十六年六月,占城以珍物及象犀 各一來獻。賜銀鈔、衣服、幣帛、鞍勒、弓矢及羊馬價鈔 等。十二月,詔諭占城國主,使親自來朝。按《占城本 傳》:十六年十二月,遣兵部侍郎教化的、總管孟慶元、 萬戶孫勝夫與唆都等使占城,諭其王入朝。

至元十七年,占城奉表稱臣入貢。

按《元史·世祖本紀》:至元十七年八月,占城遣使奉表 稱臣,貢寶物犀象。十一月,復遣宣慰教化、孟慶元等 持詔諭占城國主,令其子弟或大臣入朝。按《占城 本傳》:十七年二月,占城國王保寶旦拏囉耶GJfont南詙 占把地囉耶遣使貢方物,奉表降。

至元十九年,占城國納款。

按《元史·世祖本紀》:十九年冬十月甲辰,占城國納款 使回,賜以衣服。按《占城本傳》:十九年十月,朝廷以 占城國主孛由補剌者吾曩歲遣使來朝,稱臣內屬, 遂命左丞唆都等即其地立省以撫安之。既而其子 補的專國,負固弗服,萬戶何子志、千戶皇甫傑使暹 國,宣慰使尤求賢、亞闌等使馬八兒國,舟經占城,皆 被執,故遣兵征之。帝曰:老王無罪,逆命者乃其子與 一蠻人耳。苟獲此兩人,當依曹彬故事,百姓不戮一 人。十一月,占城行省官率兵自廣州航海至占城港。 港口北連海,海旁有小港五,通其國大州,東南止山, 西旁木城。官軍依海岸屯駐。占城兵治木城,四面約 二十餘里,起樓棚,立回回三梢砲百餘座。又木城西 十里建行宮,孛由補剌者吾親率重兵屯守應援。行 省遣都鎮撫李天祐、總把賈甫招之,七往,終不服。十 二月,招真臘國使速魯蠻請往招諭,復與天祐、甫偕 行,得其回書云:已修木城,備甲兵,刻期請戰。

至元二十年,破占城,降璽書招徠之。

按《元史·世祖本紀》:至元二十年二月,令隆興行省遣 軍護送占城糧船。五月,行省已破占城,其國主補底 遁去,降璽書招徠之。按《占城本傳》:二十年正月,行 省傳令軍中,以十五日夜半發船攻城。至期,分遣瓊 州安撫使陳仲達、總管劉金、總把栗全以兵千六百人由水路攻木城北面;總把張斌、百戶趙達以三百 人攻東面沙觜;省官三千人分三道攻南面。舟行至 天明泊岸,為風濤所碎者十七八。賊開木城南門,建 旗鼓,出萬餘人,乘象者數十,亦分三隊迎敵,矢石交 下。自卯至午,賊敗北,官軍入木城,復與東北二軍合 擊之,殺溺死者數千人。守城供餉餽者數萬人悉潰 散。國主棄行宮,燒倉廩,殺永賢、亞闌等,與其臣逃入 山。十七日,整兵攻大州。十九日,國主使報答者來求 降。二十日,兵至大州東南,遣報答者回,許其降,免罪。 二十一日,入大州。又遣博思兀魯班者來言:奉王命, 國主、太子後當自來。行省傳檄召之,官軍復駐城外。 二十二日,遣其舅寶脫禿花等三十餘人,奉國王信 物雜布二百匹、大銀三錠、小銀五十七錠、碎銀一甕 為質,來歸款。又獻金葉九節標槍曰:國主欲來,病未 能進,先使持其槍來,以見誠意。長子補的期三日請 見。省官卻其物。寶脫禿花曰:不受,是薄之也。行省度 不可卻,姑令收置,乃以上聞。寶脫禿花復令其主第 四子利世麻八都八德剌、第五子世利印德剌來見, 且言:先有兵十萬,故求戰。今皆敗散。聞敗兵言,補的 被傷已死。國主頰中箭,今小愈,愧懼未能見也,故先 遣二子來議赴闕進見事。省官疑其非真子,聽其還。 諭國主早降,且以問疾為辭,遣千戶林子全、總把栗 全、李德堅偕往覘之。二子在途先歸。子全等入山兩 程,國主遣人來拒,不果見。寶脫禿花謂子全曰:國主 遷延不肯出降,今反揚言欲殺我,可歸告省官,來則 來,不來,我當執以往。子全等回營。是日,又殺何子志、 皇甫傑等百餘人。二月八日,寶脫禿花又至,自言:吾 祖父、伯、叔,前皆為國主,至吾兄,今孛由補剌者吾殺 而奪其位,斬我左右二大指。我實怨之。願禽孛由補 剌者吾、補的父子,及大拔撒機兒以獻。請給大元服 色。行省賜衣冠,撫諭以行。十三日,居占城唐人曾延 等來言:國主逃於大州西北鴉候山,聚兵三千餘,并 招集他郡兵未至,不日將與官軍交戰。懼唐人泄其 事,將盡殺之。延等覺而逃來。十五日,寶脫禿花偕宰 相報孫達兒及撮及大師等五人來降。行省官引曾 延等見,寶脫禿花詰之,曰:延等姦細人也,請繫縲之。 國主軍皆潰散,安敢復戰。又言:今未附州郡凡十二 處,每州遣一人招之。舊州水路,乞行省與陳安撫及 寶脫禿花各遣一人乘舟招諭攻取。陸路則乞行省 官陳安撫與己往禽國主、補的及攻其城。行省猶信 其言,調兵一千屯半山塔,遣子全、德堅等領軍百人, 與寶脫禿花同赴大州進討,約有急則報半山軍。子 全等比至城西,寶脫禿花背約間行,自北門乘象遁 入山。官軍獲諜者曰:國主實在鴉候山立砦,聚兵約 二萬餘,遣使交趾、真臘、闍婆等國借兵,及徵賓多龍、 舊州等軍未至。十六日,遣萬戶張顒等領兵赴國主 所棲之境。十九日,顒兵近木城二十里。賊浚濠塹,拒 以大木,官軍斬刈超距奮擊,破其二千餘眾。轉戰至 木城下,山林阻隘不能進,賊旁出截歸路,軍皆殊死 戰,遂得解還營。行省遂整軍聚糧,刱木城,遣總管劉 金,千戶劉涓、岳榮守禦。

至元二十一年,占城奉表來獻。

按《元史·世祖本紀》:至元二十一年五月,荊湖占城行 省言:忽都虎、忽馬兒等將兵征占城,前鋒舟師至舒 眉蓮港不知所向,令萬戶劉君慶進軍次新州,獲占 蠻,始知我軍已還矣。就遣占蠻向導至占城境,其國 主遣阿不蘭以書降,且言其國經唆都軍馬虜掠,國 計已空,俟來歲遣嫡子以方物進。繼遣其孫路司理 勒蟄等奉表詣闕。秋七月,詔鎮南王脫歡征占城。八 月,占城國王乞回唆都軍,願以土產歲修職貢,使大 盤亞羅日加翳、大巴南等十一人奉表詣闕,獻三象。 十一月,占城國王遣使大羅盤亞羅日加翳等奉表 來賀聖誕節,獻禮幣及象二。按《占城本傳》:二十一 年三月六日,唆都領軍回。十五日,江淮省所遣助唆 都軍萬戶忽都虎等至占城唆都舊制行省舒眉蓮 港,見營舍燒盡,始知官軍已回。二十日,忽都虎令百 戶陳奎招其國主來降。二十七日,占城主遣王通事 者來稱納降。忽都虎等諭令其父子奉表進獻。國主 遣文勞GJfont大巴南等來稱,唆都除蕩其國,貧無以獻, 來年當備禮物,令嫡子入朝。四月十二日,國主令其 孫濟目理勒蟄、文勞GJfont大巴南等奉表歸款。是年,命 平章政事阿里海牙奉鎮南王脫歡發兵,假道交阯 伐占城,不果行。

编辑

太祖洪武二年,占城遣使朝貢,詔封為占城國王,賜綵幣曆日。编辑

按《明外史·占城傳》:占城居南海中,自瓊州航海順風 一晝夜可至,自福州西南行十晝夜可至,即周越裳 地。秦為林邑,漢為象林縣。後漢末,區連據其地,始稱 林邑王。自晉至隋仍之。唐時,或稱占不勞,或稱占婆, 其王所居曰占城。至德後,改國號曰環。迄周、宋,遂以占城為號,朝貢不替。元世祖惡其阻命,大舉兵擊破 之,亦不能定。洪武二年,太祖遣官以即位詔諭其國。 其王阿答阿者先已遣使奉表來朝,貢象虎方物。帝 喜,即遣官齎璽書、《大統曆》、文綺、紗羅,偕其使者往賜, 其王復遣使來貢。自後或比歲貢,或間歲,或一歲再 貢。以為常未幾,命中書省管勾甘桓、會同館副使路 景賢齎詔,封阿答阿者為占城國王,賜綵幣四十、《大 統曆》三千。

按《明會典》:洪武二年,賜占城國王《大統曆》,使臣文綺、 紗羅各一匹,仍給冠帶。

洪武三年,遣使往占城祀其山川,頒科舉詔于其國。 又以其與安南相攻,賜詔慰諭。

按《明外史·占城傳》:洪武三年,遣使往祀其山川,尋頒 科舉詔於其國。初,安南與占城搆兵,天子為遣使諭 解,而安南復相侵。四年,其王奉金葉表來朝,長尺餘, 廣五寸,刻本國字。館人譯之,其意曰:大明皇帝登大 寶位,撫有四海,如天地覆載,日月照臨。阿答阿者譬 一草木爾,欽蒙遣使,以金印封為國王,感戴忻悅,倍 萬恆情。惟是安南用兵,侵擾疆域,殺掠吏民。伏願皇 帝垂慈,賜以兵器及樂器、樂人,俾安南知我占城乃 聲教所被,輸貢之地,庶不敢欺陵。帝即命禮部諭之 曰:占城、安南並事朝廷,同奉正朔,乃擅自搆兵,毒害 生靈,既失事上之禮,又乖交鄰之道。已咨安南國王, 令即日罷兵。本國亦宜講信修睦,各保疆土。所請兵 器,于王何吝,但兩國互搆而賜占城,是助爾相攻,甚 非撫安之義。樂器、樂人,語音殊異,難以遣發。爾國有 曉華言者,其選擇以來,當令肄習。因命福建省臣勿 徵其稅,示懷柔之意。

洪武六年,占城以海寇劫掠擊破之,獻捷于朝,賜詔 嘉獎,又獻安南之捷詔解諭之。

按《明外史·占城傳》:洪武六年,貢使言:海寇張汝厚、林 福等自稱元帥,剽劫海上。國主擊破之,賊魁溺死,獲 其舟二十艘、蘇木七萬斤,謹奉獻。帝嘉之,命給賜加 等。其冬,遣使獻安南之捷。帝謂省臣曰:去年,安南言 占城犯境;今年,占城謂安南擾邊,未審曲直。可遣人 往諭,各罷兵息民,毋相侵擾。

洪武十年,占城大敗安南兵,安南王煓死。

按《明外史·占城傳》:洪武十年正月,與安南王陳煓大 戰,煓敗死。

洪武十二年,占城貢使至,中書不以時奏,切責丞相, 又諭占城王與安南修好。

按《明外史·占城傳》:洪武十二年九月,貢使至都,中書 不以時奏。帝切責丞相胡惟庸、汪廣洋,二人遂獲罪。 十月,遣官賜王《大統曆》及衣幣,令與安南修好罷兵。 洪武十三年,占城入貢,以與安南搆兵賜敕諭其王。 按《明外史·占城傳》:洪武十三年遣使賀萬壽節。帝聞 其與安南水戰不利,賜敕諭之曰:曩者安南兵出,敗 于占城之下。占城乘勝入安南之國,安南之辱已甚 矣。王能保境息民,則福可長享;如必驅兵苦戰,勝負 不可知,而鷸蚌相持,漁人得利,他日悔之,不亦晚乎。 洪武十六年,占城入貢,賜之金幣。

按《明外史·占城傳》:洪武十六年,貢象牙二百枝及他 方物。遣官賜以勘合、文冊又賜織金文綺三十二、磁 器萬九千。

洪武十九年,占城遣子入朝賀萬壽聖節,皇太子亦 有獻,厚賜賚之,命中官送還。

按《明外史·占城傳》:洪武十九年,遣其子寶部領詩那 日忽來朝,賀萬壽節,獻象五十四匹,皇太子亦有獻。 帝嘉其誠,賜賚優渥,命中官送還。

洪武二十年,占城復貢方物。

按《明外史·占城傳》:洪武二十年,復貢象五十一匹及 伽南、犀角諸物,帝既加宴賚。還至廣東,復命中官宴 餞,給道里費。

洪武二十一年,以占城奪真臘貢象,命行人董紹敕 責之,占城遣使謝罪,仍宴賚如制。

按《明外史·占城傳》:真臘貢象,占城奪其四之一,其他 失德事甚多。帝聞之,怒。二十一年夏,命行人董紹敕 責之。紹未至,而其貢使抵京。尋復遣使謝罪,乃命宴 賜如制。

洪武二十四年,占城大臣閣勝弒王自立,遣人來貢, 詔卻之。

按《明外史·占城傳》:時阿答阿者失道,大臣閣勝懷不 軌謀,二十三年,弒王自立。明年,遣太師奉表來貢,帝 惡其悖逆,卻之。至三十年後,連入貢。

成祖永樂元年,占城入貢,告安南侵掠,降敕戒諭安南。编辑

按《明外史·占城傳》:永樂元年,以即位,詔諭其國。其王 占巴的賴奉金葉表朝貢,且告安南侵掠,請降敕戒 諭。帝可之,遣行人蔣賓興、王樞使其國,賜以絨、錦、織 金文綺、紗羅。

按《明會典》:永樂元年,賜占城國王錦三匹,紵絲六匹,紗羅各四匹,王妃紵絲四匹,紗羅各三匹,後照此例。 差來王弟、王孫初到,賞織金羅衣并紵絲衣各一套, 正賞紵絲六匹,紗羅各四匹,紵絲衣一套,折鈔絹二 匹,正副使初到每人織金羅衣一套,正賞綵段四表 裏,絹二匹,折衣綵段二表裏,正副通事象奴等初到 每人賞素羅衣一套,正賞綵段二表裏,折鈔絹一匹, 折衣綵段一表裏。從人初到每人絹衣一套,正賞折 鈔綿帛一匹,折衣絹四匹,俱與靴襪各一雙。其正副 使,通事人等給賜冠帶及給換,例與暹羅國同。正將 士、大頭目及舍人辦事、火長、總管、幹事各項正者每 名各烏紗帽一頂,角帶一條。

永樂二年,以安南王奏諭占城王,占城王仍告安南 侵掠,帝怒敕責之。

按《明外史·占城傳》:永樂二年,以安南王胡GJfont奏,詔戢 兵,遣官諭占城王。而王遣使奏:安南不遵詔旨,以舟 師來侵,朝貢人回,賜物悉遭掠奪。又畀臣冠服、印章, 俾為臣屬。且已據臣沙離牙諸地,更侵掠未已,臣恐 不能自存。乞隸版圖,遣官往治。帝怒,敕責胡GJfont,而賜 占城王鈔幣。

永樂四年,占城入貢,告安南之難。詔大發兵討安南, 敕占城獲越軼者送京師。

按《明外史·占城傳》:永樂四年,貢白象方物,復告安南 之難。帝方大發兵往討,乃敕占城嚴兵境上,遏其越 軼,獲者即執送京師。

永樂五年,占城攻取安南侵地,獻俘闕下,因貢方物 謝恩。

按《明外史·占城傳》:永樂五年四月,攻取安南所侵地, 獲賊黨胡烈、潘麻休等獻俘闕下,因貢方物謝恩。帝 嘉其助兵討逆,遣中官王貴通齎敕及銀幣賜之。 永樂六年,占城入貢。

按《明外史·占城傳》:永樂六年,鄭和使其國。王遣其孫 舍楊該貢象及方物謝恩。

永樂十年,占城貢使乞冠帶,予之。

按《明外史·占城傳》:永樂十年,其貢使乞冠帶,予之。復 命鄭和使其國。

永樂十三年,王師征安南,敕占城助兵。愆期不進,反 資賊戰象侵四州十一縣地,賜敕切責之。

按《明外史·占城傳》:永樂十三年,王師方征陳季擴,命 占城助兵。尚書陳洽言:其王陰懷二心,愆期不進,反 以金帛、戰象資季擴,季擴以黎蒼女遺之。復約季擴 舅陳翁挺,侵升華府所轄四州十一縣地。厥罪維均, 宜遣兵致討。帝以交阯初平,不欲勞師,但賜敕切責, 俾還侵地,王即遣使謝罪。

永樂十六年,占城遣其孫舍那挫入朝,貢方物。 按《明外史·占城傳》:永樂十六年,遣其孫舍那挫來朝。 命中官林貴、行人倪俊送歸,有賜。

宣宗宣德元年,遣使往占城。编辑

按《明外史·占城傳》:宣德元年,行人黃原昌往頒正朔, 繩其王不恪,郤所酬金幣以歸,擢戶部員外郎。

英宗正統元年,議定占城三年一貢之例。编辑

按《明外史·占城傳》:正統元年,瓊州知府程瑩言:占城 比年一貢,勞費實多。乞如暹羅諸國例,三年一貢。帝 是之,敕其使如瑩言,賜王及妃綵幣。然蕃人利中國 市易,雖有此令,迄不遵。

正統六年,占城王孫遣使入貢,且乞嗣位,詔封為王。 按《明外史·占城傳》:正統六年,王占巴的賴卒,其孫摩 訶賁該以遺命遣王孫述提昆來朝貢,且乞嗣位。乃 遣給事中管瞳、行人吳惠齎詔,封為王,新王及妃並 有賜。

按《明會典》:正統六年,占城王孫等二十三人下程牛 二隻,羊四隻,鵝四隻,雞十隻,酒四十瓶,米二石,蔬菜 廚料。

正統七年,占城貢使卒于途,遣官賜祭。

按《明外史·占城傳》:正統七年春,述提昆卒於途,帝憫 之,遣官賜祭。

正統八年,占城來貢。

按《明外史·占城傳》:正統八年遣從子且揚樂催貢舞 牌旗黑象。

正統十一年,敕占城王遵三年一貢之制。

按《明外史·占城傳》:正統十一年,敕諭摩訶賁該:邇,安 南王黎濬遣使奏王欺其孤幼,曩已侵升、華、思、義四 州,今又屢攻化州,掠其人畜財物。二國俱受朝命,各 有分疆,豈可興兵搆怨,乖睦鄰保境之義。王宜秖循 禮分,嚴飭邊臣,毋恣肆侵軼,貽禍生靈。并諭安南嚴 行備禦,毋挾私報復。初,定三年一貢之例,而其國不 遵。及詰其使者,則云:先王已逝,前敕無存,今王不知 此令。是歲,貢使復至,再敕王遵制,賜王及妃綵幣。其 冬復遣使來貢。

正統十二年,封故王占巴的賴姪摩訶貴來為王。 按《明外史·占城傳》:正統十二年,其王與安南戰,大敗 被執。故王占巴的賴姪摩訶貴來遣使奏:先王抱疾,曾以臣為世子,欲令嗣位。臣時年幼,遜位於舅氏摩 訶賁該。後屢興兵伐安南,致敵兵入舊州古壘等處, 殺掠人畜殆盡,王亦被擒。國人以臣先王之姪,且有 遺命,請臣代位。辭之再三,不得已始於府前治事。臣 不敢自專,伏候朝命。乃遣給事中陳誼、行人薛幹持 節封為王,諭以保國交鄰,并諭國中臣民共相輔翼。 十三年敕安南送摩訶賁該還國,不奉命。

代宗景泰三年,占城國來貢,且告喪,封王弟摩訶貴由為王。编辑

按《明外史·占城傳》:景泰三年,遣使來貢,且告王訃。命 給事中潘本愚、行人邊永封其弟摩訶貴由為王。

英宗天順元年,占城入貢,賜其正副使鈒花金帶。编辑

天順二年,占城王摩訶槃羅悅新立,遣使奉表朝貢。 按以上《明外史·占城傳》云云。

天順四年,占城入貢,訴安南見侵,又遣使告喪,封王 弟槃羅茶全為王。

按《明外史·占城傳》:天順四年,復貢,自正使以下賜紗 帽及金銀角帶有差。使者訴安南見侵,因為敕諭安 南王。九月,使來,告王喪。命給事中黃汝霖、行人劉恕 封王弟槃羅茶全為王。

按《明會典》:天順四年,占城王族下程與王孫同,但減 牛一隻。

天順八年占城入貢,仍訴安南見侵,乞立界牌碑石。 按《明外史·占城傳》:天順八年,入貢。憲宗已嗣位,應頒 賜蕃國錦幣,禮官請付使臣齎回,從之。其使者復訴 安南見侵,求索白象。乞如永樂時,遣官安撫,建立界 牌碑石,以杜侵陵。兵部以兩國方爭,不便遣使,乞令 使臣歸諭國王,務循禮法,固封疆,捍外侮,毋輕搆禍, 從之。

憲宗成化七年,安南破占城,執其王及家屬,王弟遣使告難。兵部奏應遣官宣諭,帝慮安南逆命,俟安南貢使至日,賜敕責之。编辑

按《明外史·占城傳》:成化五年,入貢。時安南索占城犀 象、寶貨,令以事天朝之禮事之。占城不從,則大舉征 伐。以七年二月破其國,執王槃羅茶全及家屬五十 餘人,劫印符,大肆焚掠,遂據其地。王弟槃羅茶悅逃 之山中,遣使告難。兵部言:安南吞并與國,若不為處 分,非惟失占城歸附之心,抑恐啟安南跋扈之志。宜 遣官齎敕宣諭,還其國王及眷屬。帝慮安南逆命,令 俟貢使至日,賜敕責之。

成化八年,安南破占城,改為交南州,冊封占城,使阻 於新州港還。

按《明外史·占城傳》:成化八年,以槃羅茶悅請封,命給 事中陳峻、行人李珊持節往。峻等至新州港,守者拒 之,知其國已為安南所據,改為交南州,乃不敢入。十 年冬還。

成化十年,安南破占城,遣兵立前王孫齋亞麻弗菴 為王。

按《明外史·占城傳》:成化十年冬,李珊陳峻還朝。安南 既破占城,復遣兵執槃羅茶悅,立前王孫齋亞麻弗 菴為王,以國南邊地予之。

成化十四年,占城前王孫齋亞麻弗菴請封,適冊封 未至而死,弟又遣使來請,安南已以偽敕立提婆苔 為王。

按《明外史·占城傳》:成化十四年,遣使朝貢請封,命給 事中馮義、行人張瑾往封之。義等多攜私物,既至廣 東,聞齋亞麻弗菴已死,其弟古來遣使乞封。義等慮 空還失利,亟至占城。而占城人言,王孫請封之後,即 為古來所殺,安南已以偽敕立其國人提婆苔為王。 義等不俟奏報,輒以印幣授提婆苔封之,得所賂黃 金百餘兩,又往滿剌加國盡貨其私物以歸。義至海 洋病死。瑾具其事,并上偽敕于朝。朝廷不知也。 成化十七年,占城前王孫古來遣使朝貢,請封。 按《明外史·占城傳》:成化十七年九月,古來遣使朝貢, 言:安南破臣國時,故王弟槃羅茶悅逃居佛靈山。比 天使齎封誥至,已為賊人執去,臣與兄齋亞麻弗菴 潛竄山谷。後賊人畏懼天威,遣人訪覓臣兄,還以故 地。然自邦都郎至占臘止五處,爾臣兄權國未幾,遽 爾隕歿。臣當嗣立,不敢自專,仰望天恩,賜之冊印。臣 國所有土地本二十七處,四府、一州、二十二縣。東至 海,南至占臘,西至黎人山,北至阿本喇補,凡三千五 百餘里。更乞特諭交人,盡還本國。章下廷議,英國公 張懋等請特遣近臣有威望者二人往使。時安南貢 使方歸,即賜敕詰責黎灝,令速還地,毋抗朝命。禮官 乃劾瑾擅封,執下詔獄,具得其情,論死。時古來所遣 使臣在館,召問之,云:古來實王弟,其王乃病死,非弒。 提婆苔不知何人。乃命使臣暫歸廣東,俟提婆苔使 至,審誠偽處之。使臣候命經年,而提婆苔使者不至, 乃令還國。

成化二十年,以占城偽王提婆苔為頭目,封占城王 孫古來為國王。按《明外史·占城傳》:成化二十年,敕古來撫諭提婆苔, 使納原降國王印,宥其受偽封之罪,仍為頭目。提婆 苔不受命,乃遣給事中李孟暘、行人葉應冊封古來 為國王。孟暘等言:占城險遠,安南搆兵未已,而提婆 苔又竊據其地,稍或不慎,反損國威。宜令其來使傳 諭古來,詣廣東受封,并敕安南悔禍。從之。古來乃自 老撾挈家赴崖州,孟暘竣封事而返。

成化二十三年,遣官傳檄安南護占城王古來還國。 按《明外史·占城傳》:古來欲躬詣闕廷,奏安南之罪。成 化二十三年正月,總督宋旻以聞。廷議遣大臣一人 往勞,檄安南存亡繼絕,迎古來返占城。帝報可,乃命 南京右都御史屠滽往。至廣東,即傳檄安南,宣示禍 福。而募健卒二千人,駕海舟二十艘,護古來還國。安 南以滽大臣奉特遣,不敢與抗,古來乃得入。

孝宗弘治二年,占城王乞遣將督兵守護其國,不許。按《明外史·占城傳》:弘治二年,遣弟卜古良赴廣東,言:安南仍肆侵陵,乞如永樂時遣將督兵守護。總督秦编辑

紘等以聞。兵部言:安南、占城皆《祖訓》所載不征之國。 永樂間命將出師,乃正黎賊弒逆之罪,非以鄰境交 惡之故。今黎灝修貢惟謹,古來膚受之愬,容有過情, 不可信其單詞,勞師不征之國。宜令守臣回咨,言近 交人殺害王子古蘇麻,王即率眾敗之,仇恥已雪。王 宜自強修政,撫恤國人,保固疆圉,仍與安南敦睦修 好。其餘嫌細故,悉宜捐除。倘不能自強,專藉朝廷發 兵渡海,代王守國,古無是理。帝如其言。

弘治三年,占城遣使謝恩。

按《明外史·占城傳》:弘治三年七月,遣使謝恩。其國自 殘破後,民物蕭條,貢使漸稀。

弘治十二年,立占城王長子沙古卜落為世子。 按《明外史·占城傳》:弘治十二年,遣使奏:本國新州港 之地,仍為安南侵奪,患方未息。臣年已老,請及臣未 死,命長子沙古卜落襲封,庶他日可保國土。廷議:安 南為占城患,已非一日。朝廷嘗因占城之愬,累降璽 書,曲垂諭誨。安南前後奏報,皆言祗承朝命,土地人 民,悉已退還。然安南辨釋之語方至,而占城控訴之 詞又聞,恐真有不獲己之情。宜仍令守臣切諭安南, 毋貪人土地,自貽禍殃,否則議遣偏師往問其罪。若 占城王長子,無父在襲封之理。請令先立為世子攝 國事,俟他日當襲位時,如例請封。帝報允。尋遣王孫 沙不登古魯來貢。

弘治十八年,占城王世子沙古卜落遣其叔父入貢, 因請封,冊封使憚行,請如往年領封故事。

按《明外史·占城傳》:弘治十八年,古來卒。其子沙古卜 落遣使來貢,而不告父喪,但乞命大臣往其國,仍以 新洲港諸地封之。別有占奪方輿之奏,微及父卒事。 給事中任良弼等言:占城前因國土削弱,假貢乞封, 仰仗天威,讋伏鄰國。其實國王之立不立,不係朝廷 之封不封也。今稱古來已歿,虛實難知。萬一我使至 彼,古來尚存,將遂封其子乎。抑義不可而已乎。迫脅 之間,事極難處。如往時科臣林霄之使滿剌加,不肯 北面屈膝,幽餓而死,迄不能問其罪。君命國威,不可 不慎。大都海外諸蕃,無事則廢朝貢而自立,有事則 假朝貢而請封。今者貢使之來,豈急于求封,不過欲 得安南之侵地,還粵東之逃人耳。夫安南侵地,璽書 屢諭歸還,而占據如故。今若再諭,彼將玩視之,而天 威褻矣。倘我使往封占城,羈留不遣,求為處分,朝廷 將何以應之。又或拘我使者,令索逃人,是以天朝之 貴臣,質於海外之蠻邦。也宜如往年古來就封廣東 事,令其領敕歸國,於計為便。禮部亦以古來存亡未 明,請令廣東守臣移文占城勘報,從之,既而封事久 不行。後五年七月,沙古卜落遣其叔父沙係把麻入 貢,因請封。令給事中李貫、行人劉廷瑞往。貫抵廣東 憚行,請如往年古來故事,令其使臣領封。廷議:遣官 已二年,今若中止,非興滅繼絕之義。倘其使不願領 封,或領歸而受非其人,重起事端,益傷國體,宜令貫 等亟往。貫終憚行,以乏通事、火長為詞。廷議令廣東 守臣采訪其人,如終不得,則如舊例行。貫復設詞言: 臣奉命已五載,孰不謂憚風波之險,殊不知占城自 古來被逐之後,竄居赤坎邦都郎,國非舊彊,勢不可 往。況古來乃前王齋亞麻弗菴之頭目,實殺王而奪 其位。王有三子,其一尚存,則義又有所不可。律以《春 秋》之法,雖不興問罪之師,亦必絕朝貢之使。奈何又 為采訪之議,苟延歲月,而無益於事哉。會廣東巡按 丁楷亦附會具奏,廷臣乃議從之。以十年七月令其 使臣齎敕往,自是遂為故事,而其國貢使亦不常至。

世宗嘉靖二十二年,占城國來貢。编辑

按《明外史·占城傳》:嘉靖二十二年,遣王叔沙不登古 魯來貢,訴數為安南侵擾,道阻難歸。乞遣官護送還 國,報可。其國無霜雪,四時皆似夏,草木常青。民以漁 為業,無二麥,力穡者少,故收穫薄。國人皆食檳榔,終 日不離口。不解朔朢,但以月生為初,月晦為盡,不置閏。分晝夜為十更,非日中不起,非夜分不臥,見月則 飲酒、歌舞為樂。無紙筆,用羊皮槌薄熏黑,削細竹蘸 白灰為字,狀若蚯蚓。有城郭甲兵,人性狠而狡,貿易 多不平。戶皆北向,民居悉覆茅檐,高不得過三尺。部 領分差等,門高卑亦有限。飲食穢污,魚非腐爛不食, 釀不生蛆不為美。人體黑,男蓬頭,女椎結,俱跣足。王, 瑣里人,崇釋教。歲時采生人膽入酒中,與家人同飲, 且以浴身,曰通身是膽。其國人采以獻王,又以洗象 目。每伺人於道,出不意急殺之,取膽以去。若其人驚 覺,則膽已先裂,不足用矣。置眾膽於器,華人膽輒居 上,故尤貴之。五六月間,商人出,必戒備。王在位三十 年,則避位入深山,以兄弟子姪代,而已持齋受戒,告 於天曰:我為君無道,願狼虎食我,或病死。居一年無 恙,則復位如初。國中呼為芳馬哈剌,乃至尊至聖 之稱也。國不甚富,惟犀象最多。烏木、降香,樵以為薪。 伽南香獨產其地一山,酋長遣人守之,民不得采,犯 者至斷手。有鱷魚潭,獄疑不決者,令兩造騎牛過其 旁,曲者,魚輒躍而食之,直者,即數往返,不食也。有尸 頭蠻者,一名屍致魚,本婦人,惟無瞳神為異。夜中與 人同寢,忽飛頭食人穢物,來即復活。若人知而封其 頸,或移之他所,其婦即死。國設厲禁,有而不告者,罪 及一家。

按《瀛涯勝覽》:占城國,在大海南,南距真臘,西距交趾, 東北際海,自閩之長樂縣五虎門發舟,西南行,順風 約十日可抵其國,國東北百里許,有海口曰:新洲港 者,港岸立石塔為標,舶至是繫焉。有寨曰:沒比奈主, 以二酋領卒五六十輩,專戍守焉。西南百里至王城 曰占城名也,城方有四門,門有守者,王乃鎖里人也。 尚釋教、頂三山金花玲瓏冠,上衣花蕃布,若綿紬狀, 下縈綵絲帨巾,數匝跣足,跨象或乘小車,駕以二黃 犢。其臣頂茭葉冠,亦類王冠,飾以金綵,其冠有品 秩,上衣不過膝,下亦縈綵帨。王宮宏壯,墉GJfont整潔,門 豎雕木獸以為威儀。民居茅茨,高不踰三尺,曲身出 入,違制者有罪衣服紫,惟王白服,禁服元黃,違者死。 男蓬頭,女椎結於後,肌膚俱黑,上禿袖短衫,下亦縈 綵布,皆女裝也,男女俱跣行。四時溫熱並無霜雪,草 木恆青,啖檳榔不絕口,如閩越。俗議婚男先詣女成 偶或旬日,或旬有五日,然後父母親黨導以鼓樂迎 歸,設酒筵酒則釀甕飯待熟,用筒咂之。賓主繞甕以 次而咂,咂必注水至味盡乃止。文字無紙,以椎羊皮 及黑木皮書之。刑輕則縶以藤,重則劓之,盜必斷其 肱,姦不問男女俱燎其頰,極刑則銳木於舟,坐以罪 人,順流而下至木貫出口而斃,嚴示眾也。年無閏月, 晝夜各分五十刻,以鼓記之。王當賀日,以人膽汁沐 浴,將領獻人膽為禮,王即位三十年,則入山茹素受 戒,命子姪攝國,居一載,則籲天自矢曰:我不道當充 虎狼食,否則病死。期年無恙,則復辟,於是國人呼為 芳馬哈剌札,極其尊稱也。有號屍致魚者,乃婦人 也,其目無瞳,夜寢則頭飛入人家,食小兒,穢氣侵兒 腹,必死,頭返合體如故,移其體則不合而死矣。其夫 匿不以聞者,罪及家屬。境有鱷魚潭,訟難明者,遣詣 潭,直者雖往返十數而不遭害。傍海山野牛甚狠,逢 青衣人,輒觸之至死,蓋亦耕牛奔入山,積久而成群 然也。人則重首犯之,不殺不已,市交易以金,間亦用 銀,極寶愛中國青磁器、暨緞、疋、綾、絹見,則以金易之, 厥產伽南香、觀音竹、降真香、烏木尤勝他國,伽南香 唯此地有之,價亦高,觀音竹如藤,長丈八尺許,色如 黑鐵,每寸約二三節。犀角、象牙甚多,犀如水牛,大者 八百斤,體無毛,黑色、鱗甲皮厚,蹄有三跲,獨角在鼻 端,長者可尺五寸,唯啖剌樹葉、條乾木。馬小于驢,水 牛、黃牛、豬羊亦產,鵝、鴨、則罕,雞大者不踰三斤,果有 梅、橘、西瓜、蔗、椰子、蕉子,其波羅蜜形如東瓜,荔枝大 如雞子,膚黃、味勝蜜核,亦可炒食之。蔬有東瓜、黃瓜、 胡蘆、芥、蔥、薑,民務漁,不務耕種,米粒細顆長而雜紅, 厥貢犀角、象牙、伽南香。

占城部彙考二编辑

《明·一統志》

《占城國山川考》
编辑

金山 在林邑故國,山石皆赤色,其中產金,金夜則 出飛,狀如螢火。

不勞山 在林邑浦,外國人犯罪則送入此山,令自 死。

鴉候山 在占城國大州西北,其國主為元兵所敗, 嘗逃於此山。

《占城國土產考》
编辑

金    銀    錫    鐵

獅    象 民獲獅象皆輸於王。

犀牛 周顯德中嘗貢雲龍,形通犀角。

GJfont瑁   伽南木香。 朝霞大火珠 大如雞卵,狀類水晶,當午置日中,以 艾藉之,輒火出。

菩薩石  薔薇水 灑衣經歲香不歇

猛火油 得水愈熾國人用以水戰。

乳香   沉香   檀香   丁香

檳榔   茴香   烏樠木  蘇木

胡椒   蓽澄茄  白藤

吉貝 吉貝樹名其革,成時如鵝毳,抽其緒紡之以 作布,亦染成五色,織為斑布。

絲絞布  白GJfont布  貝多葉  龍腦香 甘蔗   蕉子   椰子   孔雀

山雞

占城國

占城國

圖考

按《三才圖會》:占城國漢林邑也,其屬郡有賓童、龍賓、 陀陵、化州、安南、三舍城,其國中歲用錢糧私役,奴僕 皆安南所貢,故呼安南為奴國。北抵安南,南抵真臘, 自廣川發舶順風八日可達,國人多姓翁地,產名香、 犀、象,地皆白沙,可耕之地。若民為虎鱷所噬,以狀詣 王,王命國師持咒書符投民死所,虎鱷自赴,若有欺 公之訟,官不能決者,即令過鱷潭,負理者魚食之,理 直者魚避而勿敢食也。

占城部紀事编辑

《濯纓亭筆記》:宋末沈敬之GJfont占城,乞兵興復,占城以 國小辭,敬之效秦庭之哭,而不得歸。占城賓之而不 臣,敬之竟憂憤發病卒。其王作詩挽之曰:慟哭江南 老鉅卿,春風搵淚為傷情,無端天下編年月,致使人 間有死生。萬疊白雲遮故國,一抔黃土蓋香名,英魂 好逐東風去,莫向邊隅怨不平。夫占城以島夷知重 義如此。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