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第109卷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一百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百九卷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一百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

 第一百九卷目錄

 北方諸國總部彙考一

  周總一則 顯王三則 赧王一則

  秦始皇二則

  漢武帝元朔一則

  北魏明元帝泰常一則 太武帝太平真君一則 宣武帝正始一則

  北齊文宣帝天保三則

  北周靜帝大象一則

  隋高祖開皇四則 煬帝大業二則

  明太祖洪武三則 成祖永樂一則 宣宗宣德一則 英宗正統二則 代宗景泰一則

  英宗天順一則 憲宗成化九則 孝宗弘治四則 武宗正德三則 世宗嘉靖十六則

邊裔典第一百九卷

北方諸國總部彙考一编辑

编辑

周命南仲城朔方。

按《詩經·小雅·出車篇》:王命南仲,往城于方。出車彭彭, 旗旐史央。天子命我,城彼朔方。赫赫南仲,玁狁于襄。

朱註此勞還率之詩。程子曰:城朔方而玁狁之難除,禦戎狄之道,守備為本,不以攻戰為先也。

顯王八年,魏築長城為北邊防。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不載 按《秦孝公本紀》:秦孝公元年, 魏築長城,自鄭濱洛以北。

顯王十七年,魏築長城,塞固陽。

按《史記·周本紀》不載 按《魏世家》云云。

顯王  年,趙與燕始築長城,以備北方諸國。 按《史記·周本紀》不載 按《匈奴傳》:趙武靈王變胡服, 習騎射,北破林胡、樓煩。築長城,自代並陰山下,至高 闕為塞。燕亦築長城,自造陽至襄平。置上谷、漁陽、右 北平、遼西、遼東郡。

《正義》曰:《括地志》云:趙武靈王長城,在朔州善陽縣北。案《水經》云:百道長城北山上有長垣,若頹毀焉。公奚亙嶺,東西無極,蓋趙靈王所築也。

赧王 年,秦始築長城,為北邊防。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不載 按《匈奴傳》:秦昭王時,宣太后 殺義渠戎王于甘泉,遂起兵伐殘義渠。于是秦有隴 西、北地、上郡,築長城以拒胡。

编辑

始皇三十三年,斥匈奴,並河至陰山為三十四縣,築亭障。编辑

按《史記·始皇本紀》:三十三年,西北斥逐匈奴。自榆中 並河以東,屬之陰山,以為三十四縣,城河上為塞。又 使蒙恬渡河取高闕、陶山、北假中,築亭障GJfont逐戎人。 徙謫,實之初縣。

始皇三十四年,築長城,起臨洮,至遼東。

按《史記·始皇本紀》:三十四年,謫治獄吏不直者,築長 城。按《蒙恬傳》:秦已并天下,乃使蒙恬將三十萬眾 北逐戎狄,收河南。築長城,因地形,用險制塞,起臨洮, 至遼東,延袤萬餘里。於是渡河,據陽山,逶蛇而北。暴 師於外十餘年,居上郡。是時蒙恬威振匈奴。按《匈 奴傳》:秦滅六國,而始皇帝使蒙恬將十萬之眾北擊 胡,悉收河南地。因河為塞,築四十四縣城臨河,徙謫 戍以充之。而通直道,自九原至雲陽,因邊山險GJfont谿 谷可繕者治之,起臨洮至遼東萬餘里。又度河據陽 山北假中。蒙恬死,諸侯畔秦,中國擾亂,於是匈奴得 寬,復稍度河南與中國界於故塞。

编辑

武帝元朔二年,復繕治長城,為北邊防。编辑

按《漢書·武帝本紀》:元朔二年春正月,匈奴入上谷、漁 陽,殺略吏民千餘人。遣將軍衛青、李息出雲中,至高 闕,遂西至符離,獲首虜數千級。收河南地,置朔方、五 原郡。

按《史記·匈奴傳》:衛青出雲中以西至隴西,擊胡之樓 煩、白羊王於河南。取河南地,築朔方,復繕故秦時蒙 恬所為塞,因河為固。是歲,漢之元朔二年也。

北魏编辑

明元帝泰常八年春二月,築長城。编辑

按《魏書·明元帝本紀》:春正月,蠕蠕犯塞。二月戊辰,築 長城於長川之南,起自赤城,西至五原,延袤二千餘 里,備置戍衛。按《高閭傳》:閭遷尚書、中書監。上表曰: 臣聞為國之道,其要有五:一曰文德,二曰武功,三曰 法度,四曰防固,五曰刑賞。故遠人不服,則修文德以 來之;荒狡放命,則播武功以威之;民未知戰,則制法 度以齊之;暴敵輕侵,則設防固以禦之;臨事制勝,則 明刑賞以勸之。用能闢國寧方,征伐四剋。北狄悍愚,同於禽獸,所長者野戰,所短者攻城。若以狄之所短, 奪其所長,則雖眾不能成患,雖來不能內逼。又狄散 居野澤,隨逐水草,戰則與家產並至,奔則與畜牧俱 GJfont,不齎資糧而飲食足。是以古人伐北方,攘其侵掠 而已。歷代為邊患者,良以倏忽無常故也。六鎮勢分, 倍眾不鬥,互相圍逼,難以制之。昔周命南仲,城彼朔 方;趙靈、秦始,長城是築;漢之孝武,踵其前事。此四代 之君,皆帝王之雄傑,所以同此役者,非智術之不長, 兵眾之不足,乃防狄之要事,其理宜然故也。《易》稱天 險不可升,地險山川丘陵,王公設險以守其國,長城 之謂歟。今宜依故於六鎮之北築長城,以禦北虜。雖 有暫勞之勤,乃有永逸之益,如其一成,惠及百世。即 於要害,往往開門,造小城於其側。因地卻敵,多置弓 弩。狄來有城可守,有兵可捍。既不攻城,野掠無獲,草 盡則走,終必懲艾。宜發近州武勇四萬人及京師二 萬人,合六萬人為武士,於苑內立征北大將軍府,選 忠勇有志幹者以充其選。下置官屬,分為三軍,二萬 人專習弓射,二萬人專習戈楯,二萬人專習騎槊。修 立戰場,十日一習,採諸葛亮八陣之法,為平地禦寇 之方,使其解兵革之宜,識旌旗之節,器械精堅,必堪 禦寇。使將有定兵,兵有常主,上下相信,晝夜如一。七 月發六部兵六萬人,各備戎作之具,敕臺北諸屯倉 庫,隨近作米,俱送北鎮。至八月征北,部率所領,與六 鎮之兵,直至磧南,揚威漠北。狄若來拒,與之決戰,若 其不來,然後散分其地,以築長城。計六鎮東西不過 千里,若一夫一月之功,當三步之地,三百人三里,三 千人三十里,三萬人三百里,則千里之地,強弱相兼, 計十萬人一月必就,運糧一月不足為多。人懷永逸, 勞而無怨。計築長城,其利有五:罷遊防之苦,其利一 也;北部放牧,無抄掠之患,其利二也;登城觀敵,以逸 待勞,其利三也;省境防之虞,息無時之備,其利四也; 歲常遊運,永得不匱,其利五也。又任將之道,特須委 信,閫外之事,有利輒決,赦其小過,要其大功,足其兵 力,資其給用,然後,勝可果也。

太武帝太平真君七年六月丙戌,發司、幽、定、冀四州十萬人築畿上塞圍,起上谷,西至河,廣袤皆千里。编辑

按《魏書·太武帝本紀》云云。

宣武帝正始三年四月甲辰,詔遣使者巡慰北邊。编辑

按《魏書·宣武帝本紀》云云。

北齊编辑

文宣帝天保三年冬十月,至黃櫨嶺,仍起長城,北至社干戍四百餘里,立三十六戍。编辑

按《北齊書·文宣帝本紀》云云。

天保六年,發夫一百八十萬人築長城,自幽州北夏 口至恆州九百餘里。

按《北齊書·文宣帝本紀》云云。

天保八年,於長城內築重城,自庫洛拔而東至於塢 紇戍,凡四百餘里。

按《北齊書·文宣帝本紀》云云。

北周编辑

靜帝大象元年,詔于翼巡長城。编辑

按《周書·靜帝本紀》:大象元年六月,發山東諸州民,修 長城。按《于翼本傳》:大象初,徵拜大司徒。詔翼巡長 城,立亭障。西自鴈門,東至碣石,創新改舊,咸得其要 害云。

编辑

高祖開皇元年四月,發稽胡修築長城,二旬而罷。编辑

按《隋書·高祖本紀》云云。

開皇 年,司農少卿崔仲方令發丁築長城。

按《隋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崔仲方傳》:高祖受禪,進 位上開府,尋轉司農少卿,進爵安固縣公。令發丁三 萬,於朔方、靈武築長城,東至黃河,西拒綏州,南至勃 出嶺,綿亙七百里。

開皇六年二月丁亥,發丁男十一萬修築長城,二旬 而罷。

按《隋書·高祖本紀》云云。

開皇七年二月,發丁男十萬餘修築長城,二旬而罷。 按《隋書·高祖本紀》云云。

煬帝大業三年,發丁男築長城。编辑

按《隋書·煬帝本紀》:秋七月,發丁男百餘萬築長城,西 距榆林,東至紫河,一旬而罷,死者十五六。

大業四年秋七月,發丁男築長城。

按《隋書·煬帝本紀》:秋七月辛巳,發丁男二十餘萬築 長城,自榆林谷而東。

编辑

太祖洪武二十二年,令守塞官軍不得與外國交通。按《明會典》:凡邊禁,洪武二十二年,令守禦邊塞官軍,不得與外國交通,如有假公事出境交通,及私市易编辑

者,全家坐罪。

洪武二十六年,定守邊煙墩之制。

按《明會典》:凡烽堠,洪武二十六年,定邊方去處合設煙墩并看守、堠夫,務必時加提調整點,廣積稈草,晝 夜輪流看望,遇有警急,晝則舉煙,夜則舉火,接遞通 報,毋致損壞,有誤軍機聲息。

洪武  年,定邊報一應皆行移隄備,重大軍情奏 請定奪。

按《明會典》:凡聲息,洪武年,定各邊飛報一應聲息,具 奏行移隄備,其有重大軍情應出師征勦,及地方軍 馬數少應調兵策,應奏請定奪。

成祖永樂十一年,定煙墩、濠塹、水櫃之制。编辑

按《明會典》:永樂十一年,令築煙墩,高五丈有奇,四圍 城一丈五尺,開濠塹釣橋門,道上置水櫃,煖月盛水, 寒月盛冰,墩置官軍守瞭,以繩梯上下。

宣宗宣德七年,令各關口,每三月差武官、御史點視,每年監察御史及守備巡視。编辑

按《明會典》:凡巡閱,宣德七年,令居庸山海關、荊子村、 黑峪口,北抵獨石,西抵天城,每三月差武官二員,御 史二員點視。又令居庸關直抵龍泉關一帶,山海 關直抵古北口一帶,每年各差監察御史一員,請敕 前去,分同各該分守守備等項內外官員巡視關口, 點閘軍士,整飾器械,操演武藝,并受理守關人等一 應詞訟,就彼發落,不許軍衛,有司擅便拘提有誤守 把,如守備等官有罷軟疾弱,不堪任事之人,指實具 奏替換。

英宗正統六年,令出境勦賊,總兵參將止遣一二員,仍留一二員備不虞,不許管理官民詞訟。编辑

按《明會典》:凡戰守,正統六年,令出境勦賊,鎮守總兵 官參將內止遣一二員,仍留一二員居守,以備不虞。 凡邊臣職守,正統六年,題准總兵官及各參將,不許 管理官民詞訟。

正統十四年,令每歲七月,各邊官軍出三五百里外 燒荒,冬年節不許宴樂。

按《明會典》:凡防禦,正統十四年,令每歲。七月,兵部請 敕各邊,遣官軍往虜人出沒之地三五百里外,乘風 縱火,焚燒野草,以絕胡馬,名曰燒荒。事畢,將撥過官 軍燒過地方造冊奏繳。又令每年十月,兵部請敕各 邊鎮守總兵、巡撫官遇冬年節,不許宴樂,仍轉行分 守守備官一體遵守。

代宗景泰元年,令各邊四月、八月,修葺邊牆墩堡,增築草場,封堆。编辑

按《明會典》:凡牆堡,景泰元年,令各邊每歲四月、八月, 遣官軍修葺邊牆墩堡,增築草場,封堆。時加巡察如 有越塞耕種,移徙界至者治罪。

英宗天順二年,令墩上設懸樓,礧木塌,窖賺坑。编辑

按《明會典》云云。

憲宗成化二年,令邊堠放烽砲,以敵多寡為烽砲之多寡。编辑

按《明會典》:成化二年,令邊堠舉放烽砲,若有虜一二 人至百餘人,舉放一烽一砲,五百人二烽二砲,千人 以上三烽三砲,五千人以上四烽四砲,萬人以上五 烽五砲,傳報得宜,致剋敵者准奇功,違者處以軍法。 成化四年,令沿邊官軍以十月為始,次年十月滿,留 與次班守冬。

按《明會典》:凡班軍,成化四年,令沿邊備操官軍一年 一班,每班以十月初到明年十月滿,復留與次班守 冬至後年正月放還,以後班次皆然。

成化九年,定邊軍遇賊失機,分別定罪。

按《明會典》:凡防邊功罪,成化九年,令邊軍遇賊,如曾 率眾對敵,及眾寡不敵者,雖失利,不罪。其閉門坐視, 見賊先退者,乃坐失機。

成化十年,定邊地營堡界限私出盜耕之罪。

按《明會典》:凡邊境田土,成化十年,令陝西、榆林等處 近邊地土,各營堡草場界限明白,敢有那移條款,盜 耕草場,及越出邊牆界石種田者,依律問擬追,徵花 利完日,軍職降調甘肅衛,分差操軍民係外處者發 榆林衛分充軍,係本處者發甘肅衛分充軍,有損壞 邊牆私出境外者,枷號三個月發落。

成化十四年,定貢市一切事宜。

按《明會典》:一貢市,成化十四年,令遼東馬市許海西 并朵顏三衛夷人賣買,開原每月初一日至初五日, 十六日至二十日開二次,各夷止將馬匹并土產貨 物赴彼處,委官驗放入市,許齎有貨物者,與彼兩平 交易,不許通事交易人等,將各夷欺負愚弄,虧少馬 價,及偷盜貨物,亦不許撥置,凡以失物為由,扶同詐 騙財物分用,敢有擅放夷人入城,及縱容官軍人等 無貨者任意入市,有貨者在內過宿,規取市利,透漏 邊情,事發俱,發兩廣煙瘴地面充軍,遇赦不宥。 成化十七年,定廣寧開原馬市。

按《明會典》:成化十七年,題准廣寧、開原二處俱開馬 市,其通事三年一換。

成化二十年,定邊官參隨伴役之制。

按《明會典》:凡參隨伴役,成化二十年,令官舍隨任者鎮守官許五人分守,許三人其軍伴鎮守官二十名, 分守十五名,守備十名。弘治十三年,奏准凡各處鎮 守總兵官跟隨軍伴二十四名協守,副總兵二十名 遊擊將軍與分守官十八名,守備官十二名,俱不許 額外役占及賣放軍人辦納月糧,違者許巡撫、巡按 官查照軍職役占賣放事例,上請其巡按、御史,年終 仍將各官有無多占賣放緣由具奏。

成化二十一年,定各邊操練之制。

按《明會典》:成化二十一年,令各邊每年自九月起至 明年三月止,俱常川操練,四月初具操過軍馬,并大 風大雪,免操日期奏報。

成化二十二年,定各邊軍馬數目題報,及大臣巡邊 之制。

按《明會典》:成化二十二年,令各邊軍馬數目,遠邊一 年一報,近邊半年一報,兵部每三年一次具題,差文 武大臣各一員同行閱實,每年一次具題差御史二 員分行巡視,有設置未備、器械未精、軍伍不足守卒, 年久未更代者逐一查理。

孝宗弘治六年,定邊將一切疏防失機及隱匿之罪。按《明會典》:弘治六年,奏准主將、副參等官統軍,殺賊不能料敵制勝,輕率寡謀,致有損折軍馬,失誤事機,编辑

則罪坐各官。而內臣都御史不曾與行者,各輕其罰。 兵部臨時奏請定奪,若各該分守、守備等官不行設 備,被賊入境搶擄人畜,或生事、貪功,損折軍馬,即係 鎮巡總兵官平昔威令不行所致,當均受其罰。若互 相隱匿不行實報,許巡按御史、科道官并兵部訪實 奏劾,治以重罪。

弘治十三年,定各邊官軍失班不到,及邊將管軍人 員私役軍民出境,及砍伐應禁林木,交結邊人之罪。 邊將不得濫受軍民詞訟,其寇入,失陷地方,擄掠人 民,分別處分。

按《明會典》:弘治十三年,令各邊備禦官軍,失班不到 者拏獲問罪。免其納鈔的,決解送各邊鎮巡官查審。 軍一班不到者,在原備邊處罰班五個月。軍兩班、官 一班不到者,改撥沿邊城堡,罰班八個月。軍三班、官 兩班以上不到者,極邊城堡罰班一年。其補班月日 各另扣算。若有來遲不曾失班者,止補來遲月日。 又令各邊將官,并管軍頭目,私役軍民,及軍民私出 外境釣豹捕鹿,斫木掘鼠等項,并把守之人,知情故 縱,該管里老官旗軍吏扶同隱蔽,若不收任,其出境 哨探與夷人交易者,除真犯死罪外,其餘俱調發煙 瘴地面。民人里老為民軍丁充軍官、旗軍吏帶俸食 糧。差操,又令大同、山西、宣府、延綏、寧夏、遼東、薊州、紫 荊、密雲等處分守守備備禦,并府州縣官員禁約該 管官旗軍民人等。不許擅將應禁林木砍伐,販賣,違 者問發南方煙瘴衛所充軍。若前項官員有犯,軍職 俱降二級,發回原籍所都司,終身帶俸差操,文職降 邊遠敘用,鎮守并副參等官有犯指,實參奏其經過, 河道守把官軍容情縱放者,究問治罪。又令凡川廣、 雲貴、陝西等處但有漢人交結夷人,互相買賣,借貸 誆騙,引惹邊釁,及潛住苗寨,教誘為亂、貽害地方者, 俱問發邊衛,永遠充軍。又令在外軍民詞訟除叛 逆機密重事,許鎮守總兵、參將、守備等官受理外,其 餘不許濫受,輒行軍衛有司問理。又令凡失誤軍 機,除有正條者,議擬監候奏請外,若賊擁大眾入寇, 官軍卒遇交鋒損傷被虜數十人之上,不曾虧折大 眾或被賊眾入境虜殺軍民數十人之上,不曾虜去 大眾,或被賊白晝夤夜突入境內,搶掠頭畜、衣糧數 多,不曾殺虜軍民者,俱問守備不設被賊侵入境內, 虜掠人民者,律發邊遠充軍。若是交鋒入境損傷虜 殺四五人,搶去頭畜衣糧不多者,亦問前罪,數內情 輕律重有礙發落者,仍備由奏請處置,其有被虜入 境,將爪探夜不收及飛報聲息等項,公差官軍人等 一時殺傷捉去,事出不測者,俱問不應杖罪還職。如 境外被賊殺虜,爪探夜不收非智力所能防範者,免 其問罪。凡各邊及腹裏地方遇賊入境,若是殺虜男 婦十名口以上,牲畜三十頭隻以上,不行開報者,軍 民職官問罪,降一級,加前數一倍者,降二級,加二倍 者降三級,甚者罷職。其上司及總兵等官,知情扶同 事發,參究治罪。

弘治十四年,定邊關盤獲姦細走回人口之罪,外夷 離邊五十里駐劄,其逼近邊牆,傳箭答話,即以犯邊 論。

按《明會典》:弘治十四年,議准緣邊關塞及腹裏地面, 盤獲姦細走回人口,所在鎮巡等官,務須先究來歷 根因。如果干礙接引起謀,并經該關隘守把人員應 提問者,依律問擬應參究者,具實參奏。若有歸復鄉 土,偶被邏獲者,照例起送,毋致冤抑。又題准北虜離 邊五十里方許駐劄,但有逼近邊牆,傳箭答話者,即 係犯邊達賊,就便捕殺,不在襲殺誘殺之例。

弘治十七年,嚴禁邊將包納糧草興販馬匹。按《明會典》:弘治十七年,令各邊將官有包納糧草興 販馬匹等弊,巡按御史訪實參治。

武宗正德八年,令新增墩臺,俱用正軍瞭守,或僉餘丁老疾軍人即退糧以補新增之費。编辑

按《明會典》:正德八年,題准各衛新增墩臺,務要摘撥 相應衛所正軍前去瞭守,如無軍就簽餘丁充守,一 例與正軍關支糧賞,仍將別處老疾軍人揀退省下 糧賞,以補前費。

正德十三年,通行天下府、衛、州、縣守禦將民壯機兵 與官軍同操練,併定寇入閉門失機之罪,其輕率出 敵損折官軍者,奏請定奪,若能奮勇迎敵,殺敗賊家, 雖陣亡數多,仍論功陞賞。

按《明會典》:正德十三年,奏准通行天下各府與衛同 在一城,各州縣與守禦所同在一城者,聽各掌印官 每月二次赴軍衛教場,將原選民壯機兵會合官軍 操練,分巡、分守等官至按臨之日,亦要不時點閘。 又奏准凡擬守邊將帥賊寇入境,虜掠人民,邊遠充 軍罪者,必彼此眾寡相當,堪以出戰,故不設備閉門 不出,方依律坐之。若虜眾兵寡,止可固守,不可輕出 者,勘實奏請。若止是搶掠牲畜、殺擄沿邊,哨探及採 打柴草軍民不係境內人民者,俱有應得罪名,不許 引用前律。其輕率寡謀,軍無紀律,以致損折官軍者, 律無正條比律,奏請定奪。若奮勇迎敵,殺敗虜賊,雖 斬級數少,官軍陣亡數多,仍須論功陞賞,不許妄引 損軍律例治罪。

正德十六年,定沿邊軍民,躲避差役,潛入敵寨,及軍 官知而不首之罪。

按《明會典》:正德十六年,奏准沿邊地方軍民人等,有 躲避差役,入夷寨潛住者,民發邊衛,軍舍發極邊煙 瘴地方,各永遠充軍。本管里長總小旗及兩鄰,知而 不首者,各治以罪。有能擒拿送官者,不問漢土軍民, 量加給賞。

世宗嘉靖八年,定各鎮將官、員役、哨探或重大失報及虛傳妄報者,兵部參究。見操官軍挑選精銳,定為頭撥、次撥,遇軍情緊急,依期互相應援,其分彼此失编辑

機誤事者,從重參究,又參隨人等本官臨陣方許跟 隨,有功照例造報陞賞,不得冒奪。違者,本官一併治 罪。

按《明會典》:嘉靖八年,議准今後各鎮將官須要選委 的當,夜不收遠為哨探,具實奏報,或有重大聲息失 於飛報,致誤事機,或本無聲息,虛傳妄報,空勞士馬, 虛費錢糧者,聽兵部查考參究。又議准各邊鎮巡 官嚴督各該將領,將見操官軍逐一簡閱,挑選其中 膂力驍勇,弓馬熟閑者,定為頭撥,其有膂力,弓馬稍 稱者,定為次撥,其有衰老、懦弱、庸鈍者,即便退斥,別 選精壯以飭武備。又題准山西三關軍馬數少,各 鎮非有十分緊急,不許輕調其宣大兩鎮,遇有軍情 緊急,彼此即應依期發兵,互相應援,若敢偏私執拗, 自分彼此,以致失機誤事者,參究重治。又議准今 後凡遇聲息,各該參隨人等不許指稱按伏為名冒 奪陞賞,若是本官親臨行陣,方許參隨跟隨上陣,有 功照常造報陞賞,若有冒奪情弊并本官一體參究 治罪。

嘉靖十年,定各邊巡撫總兵及偏裨,務要協同供職。 其左道搖撼人心,抗違節制,阻撓號令,俱以違令究 治,主將亦不許挾私陵虐。

按《明會典》:嘉靖十年,議准今後各邊巡撫、總兵、主將、 偏裨務要遵守協同事宜,節制舊例,如有姦徒不務 協同供職,左道阻撓、搖撼人心,及抗違節制,巡撫官 指實奏聞,被劾人員不許駕捏別項事情,摭拾誣辨。 如事干軍機,副參以下故意阻撓主將號令者,雖未 敗事,亦以違令究治罷斥。敢有挾制奏訐者,原詞立 案不行,若總兵官挾私陵虐,偏將撫按官指實彈劾 究治。

嘉靖十四年,令邊鎮巡撫、總兵、提督去位,俱守候交 代,凡提督軍務,不許違例奏帶要求。

按《明會典》:嘉靖十四年,議准今後總制巡撫、總兵、提 督等官如遇陞遷、降革、養病等項事故,例應去位者, 俱要守候交代,方許離任。又令凡提督軍務有違 例奏帶并要求者,兵科執奏參覆,從重治罪,仍行各 該邊方鎮巡等官通行查革,不許容情隱護。

嘉靖十六年,禁經過河西公差擅騎塘馬,私用操夫, 致誤軍情,其各邊失事官軍,分別事之大小定罪。 按《明會典》:嘉靖十六年,議准今後經過河西公差人 員,不許擅騎塘馬,及私用操夫。各該守備、把總等官 敢有私意奉承,致誤軍情者,并聽撫按官從重究治。 又奏准今後行勘各邊失事官軍,若係百五十名以 上,方問守備不設,百五十名以下,照常問擬治罪。中 間若有按伏出哨,適當境內畏怯逗遛不行與坐堡 等,官軍併力截殺,以致虜殺軍民、頭畜等項數多者, 亦問守備不設軍罪。若守備以下官員果能督軍,奮勇與賊交鋒,中間若有眾寡不敵,以致損失官軍十 餘名者,雖問前罪,亦要明白聲說,奏請末減。若是閉 門不出及逗遛閃躲,不曾與賊交鋒,以致殺虜多者, 查勘明白,問擬守備不設軍罪,不必奏請末減。若虜 賊大舉失事重大者,止許參問總兵、副參、遊擊等官 通行各邊撫按衙門著為定例。

嘉靖十八年,令邊軍失事併查鄰鎮官軍曾否援應 失誤參奏。

按《明會典》:嘉靖十八年,議准今後賊人侵犯,除本鎮 官軍照例行巡按御史查勘外,其鄰鎮官軍亦要通 查,某鎮應援及期,某鎮應援失誤,某營客兵在分,某 處曾否戰守,有無失事,一併查明參奏。

嘉靖十九年,令邊境相連地方軍前應備事宜,不得 自分彼此,致誤地方,其各邊走回人口不許邊將藏 匿殺死冒功陞賞。

按《明會典》:嘉靖十九年,令與邊境相連地方有司官 員,但係軍前應備事宜,務要悉心幹理,若自分彼此, 致誤軍機,聽本管上司參奏治罪。凡逃回人口,嘉 靖十九年,詔各邊走回人口,有被邊將藏匿殺死,以 圖報功陞賞者,撫按官舉奏得實,照殺降抵死。 嘉靖二十一年,定以後賊勢猖獗,方許深入搗巢,尋 常止照舊例防備。

按《明會典》:嘉靖二十一年,議准今後賊果深入,聲勢 猖獗,方許合兵搗巢,制其內顧,若尋常無事之時,止 照舊例施行。

嘉靖二十二年,定各鎮參隨名數,其虜中有智謀出 眾率黨來歸者,陞賞優異,各邊有自虜中逃回者,審 鄉貫願歸者,聽不歸者,給月糧、馬匹、衣服、留作通事。 按《明會典》:嘉靖二十二年,令各處參隨止是鎮守將 官准帶五名,分守總兵帶三名,俱係在京受命者,方 許,若到邊年久者不許奏討。凡招降夷人,嘉靖二 十二年,議准凡虜中有智謀出眾,率其黨類歸附者, 計其眾寡,除犒賞外,仍加陞級。如十人即與小旗百 人與百戶,有能斬其酋首來獻者,賞銀一十兩,仍陞 都指揮職銜,以示優異。又議准各邊有自虜中逃 回者,審其鄉貫、來歷、願歸者,給文遣歸,倍加存恤,不 願歸者,收作通事,給與月糧,帶來一應馬匹、衣服等 項盡數給與,雖有藏匿,悉置不問,仍審其進邊日期 及有無,掯勒以憑查究。

嘉靖二十三年,定廢棄將官除死罪不議,餘俱准自 備鞍馬,隨帶家丁立功。自贖,照例陞賞。

按《明會典》:嘉靖二十三年,議准廢棄將官,除死罪重 犯不議外,其餘總兵以下,千百戶以上,不分充軍立 功、革職閒住、但屢歷邊方,曾經戰陣者,逐一查出,責 令自備鞍馬,隨帶家丁應付廩給口糧,各赴軍門酌 量委用,果能建立奇功,釋其前罪,仍照例陞賞。若事 寧無功,發回原衛及各配所,原係閒住者,照舊閒住, 係充軍立功者照舊充軍立功,以後內外諸司問理 失事將官情輕者,務要即時釋放,使之立功贖罪。如 果罪惡重大,亦要速議處置,不得濡滯其總兵、遊擊、 家丁臨陣一體處給口糧。

嘉靖二十四年,令墩軍或有虜中逃回人口,即送入 境,給銀併與馬匹、衣服,如傳報事體得實,一體加當。 按《明會典》:嘉靖二十四年,題准提墩官督同墩軍,遇 有虜中逃回人口,即便伴送入境,每名給銀二兩,免 其差徭,隨帶馬匹、衣服盡數給與,提墩官賞銀二兩, 墩軍賞銀五錢,二名以上倍給,如傳報事體得實,一 體加賞。

嘉靖二十五年,定妄殺降人律,收回降人多者陞賞。 凡招徠精壯男子或幼男、婦女分別獎賞。

按《明會典》:嘉靖二十五年,令凡妄殺降人者,照故殺 律抵死,各邊將領部下收回降人一千名以上者,陞 二級,五百名者陞一級,其餘遞賞。又令凡大邊招 徠精壯男子一名者,賞銀三兩,遞加至十五兩,而止。 幼男、婦女賞銀二兩,遞加至十兩,而止。邊墩引進精 壯男子一名者,賞銀二兩,遞加至十兩而止。幼男婦 女賞銀一兩,遞加至五兩而止。仍將歸附人口附記 年貌、籍貫給文差人伴送原籍衙門交割,其守口官 軍,不許擅放一人出邊,亦不許將近邊人口,假為降 人,妄希厚賞。

嘉靖二十六年,定防禦官軍上班放回日期,各衛閒 住將官、謀略可用聽督提保薦,又定虜人潰牆,官軍 退避觀望,不即應援之罪。

按《明會典》:嘉靖二十六年,題准河南防禦宣大官軍 各該衛所,務選精壯補足原數。春班者,改於五月初 一日上班,十月終放回,秋班者改於六月初一日上 班,十一月終放回。又題准各衛閒住將官,謀勇可 用及懲創既深者,聽總督、提督、巡撫官調取軍門,令 其分哨領軍殺賊,果能建立奇功,一體保薦錄用。 又題准將官緣事提問,聽勘原問,衙門先具由達兵 部知會,仍作速結案,毋致淹延。又題准宣大三關邊牆可守,今後虜如潰牆,平時則各路、各城堡參守 官防,秋則各領兵、列營守牆等官各查信地,坐以守 備不設為賊所淹襲,因而失陷城寨正律。其遇賊退 避,觀望逗遛,不即應援,以致失誤軍機,不分主客,一 體坐以臨陣退縮,及領兵官已承調遣,不依期進兵 策應,律不許仍援,守備不設末減充軍罪名。

嘉靖二十八年,邊關居民能率眾報效,俱授散官,防 禦有功,俱照防秋例陞賞。

按《明會典》:嘉靖二十八年,題准東西二關,土著居民, 有能率眾報效,招至一百名以上者,給冠帶,三百名 以上者,授散官,防禦隘口遇有警,截殺百里之外,給 與行糧,有功之日,查照防秋事例陞賞。

嘉靖二十九年,定北兵入寇,各鎮入衛,上班下班之 期,及調各鎮邊防秋之令。

按《明會典》:一入衛兵,嘉靖二十九年,虜犯京輔,議徵 各鎮精兵入衛甘肅、固原、寧夏、宣府、遼東各一枝,延 綏、大同各二枝,以後陸續奏撤,見今入衛延綏二營, 共三千四百名,大同一營二千九百名,又標營一枝 九百名,宣府一營二千五百名。又令大寧兩班官 軍六萬餘名,免京操,春班參將四員,各領五千員名, 共二萬,赴薊鎮防守,其餘盡數分隸秋班。參將部下, 于內仍選精壯遊兵六千員名,責付新添遊擊二員 統領,與舊遊擊六員防秋。又令興營等衛梁城等所 班軍,原係奏留古北口一帶,擺邊照舊,常川在邊防 守,不必掣回分班。又議准河間天津衛每年輪班 一千名赴黃花鎮防禦,武清衛九百八十八名于古 北口住守,常川在彼,不必掣調。又令河間等衛班軍 二萬二千九百九十六名,係腹裏見聽京操之數,悉 聽改發薊鎮,不必更番,聽東關御史選定人數,將精 銳二萬一千定作秋班,七枝次等一萬定作春班,五 枝每年春班正月初旬上班,五月終旬放班。六月初 旬上班,十一月終旬下班。又題准調佐擊將軍三 員領兵四千,把總指揮領兵三千赴黃花鎮、渤海所、 牆子嶺、豬圈頭營、曹家寨、石塘嶺防秋,十月掣回。又 議准薊鎮分部十區參將、遊擊各分信地。又題准 發永寧參將兵馬一枝,移駐四海,冶鎮城。副總兵人 馬一枝移駐永寧城,以防山後大小紅門白羊口。遊 擊兵馬一枝,有事移駐鎮城,據險把守居庸,參遊官 挑井蓄水,以待防秋,兵馬食用。又題准石匣營新 募遊兵調古北口防守,比振武營人馬按伏事例,全 支行糧料草。

嘉靖三十一年,定北兵入寇各鎮相機設策,或殺其 人,或奪其馬,分別獎賞,調發客兵,沿途不許騷擾。 按《明會典》:嘉靖三十一年,題准大同、延綏、寧夏、甘肅、 宣府、遼東各路將領,今後但遇虜賊近邊,即便相機 設策,或打其帳房,或殺其老小,或奪其馬匹,或勦其 畸零。凡有壯夫居民勇敢殺賊,俱照新例從重陞賞, 趕來馬匹多者,官收四分,本人六分,少者通給本人。 至於參官臨陣,有所損失,聽從寬免,仍行各邊巡按 凡報功,驗係真正賊首,即與造冊奏繳本部覆題,不 許再四駁查,致懈鬥志。又題准保甲陞賞罰治,每 鄉舉殷實有力人,所信服者一人立為頭,領倡率有 能把截山口,或固守城堡,保全地方為首者,賞銀一 百兩,授職一級,仍與冠帶,為從者各量加賞。官吏于 本等資格上加陞,生員增附即與補廩,廩膳送監,肄 業,義民陰陽醫官各授七品散官,獲有首級照官軍 例陞賞,所得牛馬等項盡給充賞地方。軍民不聽約 束,戮力防禦,不入城堡收斂者,從重罰治,或追穀以 充軍需,軍衛有司官能保障地方者,撫按官類奏陞 擢,若不防禦收斂,致賊搶殺人畜者,照邊官事例問 罪。又題准遼東軍職犯該失機等項,除真犯死罪 外,如該充軍為民而年力未衰,慣經戰陣及情犯可 原者,從重罰,贖奏請還職起用。又題准通州班軍 戍薊鎮者,每月每軍加糧二斗,仍免其均徭柴炭局, 仍選募土著壯丁務足六千之數,又令調發客兵沿 途不許騷擾,違者聽各撫按將該將領參究。又議 准薊鎮十區,酌量沖緩,分別遠近,併為八區。

嘉靖三十二年,定各邊人被擄能報敵情,得實,賞給 之例。

按《明會典》:嘉靖三十二年,題准各邊被擄人役能傳 報虜情,後果得實,給銀賞犒,若將官因而得成大功, 即將原報人役為首功,擒斬五十名顆以上,授百戶, 仍賞銀三百兩,一百名顆以上,授千戶,仍賞銀五百 兩,至一百五十名顆以上,授指揮,仍賞銀一千兩,俱 與世襲。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