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第108卷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一百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百八卷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一百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

 第一百八卷目錄

 南方未詳諸國部彙考二

  諸國考伯慮 北朐 鼬姓 季禺 盈民 季釐 炎人 吠勒 蒲羅中 優鈸

  橫趺 比攎 薄歎 耽蘭 巨延 濱郍專 烏文 斯調 林陽 孟舒 南潯 旃

  塗 燃丘 扶婁 塗修 盤古 南昌 女蠻 飛頭蠻 馬頭 犺人 莫猺 烏蠻

  畬蠻 鬼奴 文郎馬神 買哇柔 大剛 則意蘭 馬兒地襪 木路各 阿爾母斯

  哥阿島 羅得島 祭波里島 意大里亞 勿搦祭亞 納波里 西齊里亞 哥而西加

  熱奴亞 法蘭哥地 羅得林日亞 拂蘭地亞 厄勒祭亞 羅馬泥亞 莫訥木大彼

  亞 西爾得 工鄂 井巴 福島 聖多默島 意勒納島 聖老楞佐島 白露 伯西

  爾 智加 金加西蠟 北亞墨利加 墨是可 墨古亞剛 古里亞加納 寡斯大 花

  地 新拂郎察 瓦革丁

 南方未詳諸國部藝文

  羽民國贊         晉郭璞

  讙頭國贊          前人

  厭火國贊          前人

  臷國贊           前人

  貫胸交脛攴舌國贊      前人

  不死國贊          前人

  鑿齒國贊          前人

  三首國贊          前人

  梟陽國贊          前人

  氐人國贊          前人

  三身一臂國贊        前人

邊裔典第一百八卷

南方未詳諸國部彙考二编辑

《山海經》
编辑

伯慮國编辑

《海內南經》:「伯慮國在鬱水南,鬱水出湘陵南海。」

北朐國编辑

《海內南經》:「北朐國在鬱水南,鬱水出湘陵南海。」

鼬姓國编辑

《大荒南經》「大荒之中,有國曰顓頊,生伯服,食黍。」有鼬 姓之國。

季禺國编辑

《大荒南經》「大荒之中,又有成山,甘水窮焉。有季禺之 國,顓頊之子食黍。」

言此國人顓頊之裔子也。

盈民國编辑

《大荒南經》:「大荒之中有盈民之國,於姓黍食,又有人 方食木葉。」

季釐國编辑

《大荒南經》「南海渚中,又有重陰之山,有人食獸,曰季 釐。帝俊生季釐,故曰季釐之國。」

《列子》:

炎人國编辑

《湯問》篇:「楚之南有炎人國。其親死,朽其肉而棄之,然 後埋其骨,迺成為孝子。」

《洞冥記》:

吠勒國编辑

吠勒國貢文犀四頭,狀如水兕,角表有光,因名明犀。 置暗中有光影,亦曰「影犀。」織以為簟,如錦綺之文。此 國去長安九千里,在日南。人長七尺,被髮至踵,乘犀 象之車。乘象入海底取寶,宿於鮫人之舍,得淚珠,則 鮫所泣之珠也,亦曰「泣珠。」甜水去虞淵八十里,有甜 溪,水味如蜜。東方朔遊此水,得數斛以獻帝,投水於 井。井水常甜而寒,洗沐則肌理柔滑。

扶南土俗:

蒲羅中國编辑

扶南土俗,「日利止」東行極崎頭。海邊有居人,人皆有 尾五六寸,名蒲羅。中國,其俗食人。

優鈸國编辑

優鈸國在天竺之東南可五千里。國土熾盛城郭珍 坑猺俗與國同。

橫趺國编辑

橫趺國在優鈸之東南城郭饒樂不及優鈸也。

比攎國编辑

《諸薄》之東南,有比攎洲,出錫,轉賣與外徼。

薄歎洲编辑

諸薄之西北,有《薄歎洲》,土地出金,常以採金為業,轉 賣與諸賈人,易糧米雜物。

耽蘭洲编辑

諸薄之西北,有耽蘭之洲,出鐵。

巨延洲编辑

諸薄之東北有巨延洲,人民無田種芋,浮船海中,截 大蚶螺盃往扶南。

濱郍專國编辑

《濱郍》專國出。馬及《金》俗民皆有衣被結髮也

烏文國编辑

烏文國,昔混滇初載賈人大泊所《成比國》。

斯調國编辑

斯調洲,灣中有自然監,累如細石子,國人取之,一車 輸王,餘自入。

林陽國编辑

《扶南》之西南有《林陽國》,去扶南七千里。土地奉佛,有 數千沙門持戒。「六齋日魚肉不得入國。一日再市。朝 市諸雜米、甘果、石蜜,暮中但香花。」

《博物志》。

孟舒國编辑

《孟舒》國民,人首鳥身,其先主為《霅氏》,訓百禽。夏后之 世始食卵。孟舒去之,鳳凰隨焉。

《拾遺記》:

南潯國编辑

南潯之國有洞穴陰源,其下通地脈,中有毛龍,毛魚 時蛻骨于曠澤之中,魚龍同穴而處。其國獻毛龍,一 雌一雄,放置豢龍之宮。至夏代養龍不絕,因以命族。 至禹導川,乘此龍及四海會同,乃放河內。

旃塗國编辑

成王四年,旃塗國獻鳳雛,載以瑤華之車,飾以五色 之玉,駕以赤象,至于京師,育于靈禽之苑。飲以瓊漿, 飴以雲實。二物皆出上元仙方。鳳初至之時,毛色未 彪發。及成王封泰山,禪社首之後,文彩炳燿中國,飛 走之類,不復喧鳴,咸服神禽之遠至也。及成王崩,沖 飛而去。孔子相魯之時,有神鳳遊集,至哀公之末,不 復來翔。故曰「鳳鳥不至」,可為悲矣。

燃丘國编辑

成王六年,《燃丘》之國獻比翼鳥,雌雄各一,以玉為樊。 其國使者皆拳頭尖鼻,衣雲霞之布,如今朝霞也。經 歷百有餘國,方至京師。其中路山川不可記。越鐵峴, 泛沸海,有蛇洲,蜂岑、鐵峴,峭礪車輪,剛金為輞。比至 京師,輪皆銚銳幾盡。又沸海洶湧如煎,魚鱉皮骨,堅 強如石,可以為鎧。泛沸海之時,以銅薄舟底,蛟龍不 能近也。又經蛇洲,則以豹皮為屋,于屋內推車。又經 蜂岑,燃胡蘇之木,此木煙能殺百蟲,經塗五十餘年, 乃至洛邑。成王封泰山,禪社首,使發其國之時,人並 童稚,至京師,鬚髮皆白。及還至燃丘,容貌還復少壯。 比翼鳥多力,狀如鵲,銜南海之丹泥,巢崑岑之元木。 遇聖則來翔集,以表周公輔聖之祥異也。

扶婁國编辑

「成王七年,南陲之南有扶婁之國。其人善能機巧變 化,易形改服。大則興雲起霧,小則入于纖毫之裏。綴 金玉羽毛為衣裳,吐雲噴火,鼓腹則如雷霆之聲。或 化為犀象獅子、龍蛇犬馬之狀。或變為虎兕,或口吐 人于掌中,備百戲之樂,宛轉屈曲于指間。見人形或 長數分,或復數寸,神怪欻忽衒麗。」于時樂府皆傳此 伎,至末代猶學焉。得麤亡精,代代不絕,故俗謂之《婆 侯伎》,則扶婁之音,訛替至今。

塗修國编辑

昭王二十四年,塗修國獻青鳳、丹鵲,各一雌一雄。孟 夏之時,鳳鵲皆脫易毛羽,聚鵲翅以為扇,緝鳳羽以 飾車蓋也。扇一名遊飄,二名條翮,三名虧光,四名「仄 影。」時東甌獻二女,一名延娟,二名延娛,使二人更搖 此扇,侍于王側,輕風四散,泠然自涼。

《述異記》:

盤古國编辑

南海中盤古國,今人皆以「盤古」為姓。昉按盤古氏,天 地萬物之祖也,然則生物始于盤古。

《杜陽雜編》:

南昌國编辑

敬宗皇帝寶曆元年,南昌國獻玳瑁盆、浮光裘、夜明 犀。其國有酒山、紫海,蓋山有泉,其味如酒,飲之甚美, 醉則經月不醒。紫海水色如爛葚,可以染衣,其龍魚 龜鱉、砂石草木,無不紫焉。玳瑁盆可容十斛,外以金 玉飾之。及盛夏,上置于殿內,貯水令滿,遣嬪御持金 銀杓酌水相沃,以為嬉戲,終不竭焉。浮光裘,即海水 染其色也,以五彩蹙成龍鳳,各一千三百,絡以九色 真珠。上衣之以獵北苑,為朝日所照,而光彩動搖,觀 者皆眩其目,上亦不為之貴。一日,馳馬從禽,忽值暴 雨,而浮光裘略無沾潤,上方嘆為異物也。夜明犀,其 狀類通天,夜則光明可照百步,覆繒千重,終不能掩 其輝煥。上令解為腰帶,每遊獵,夜則不施蠟炬,有如 晝日。

女蠻國编辑

大中初,女蠻國貢雙龍犀,有二龍,鱗鬣爪角悉備。明 霞錦云鍊水香麻以為之也。光耀芬馥,著人五色相 間,而美麗于中國之錦。其國人危髻金冠,瓔珞被體, 故謂之「菩薩蠻。」當時倡優遂製《菩薩蠻》曲,文士亦往 往聲其詞。更有女王國,貢龍油綾、魚油錦,紋彩尤異, 皆入水不濡濕,云有龍油、魚油故也。優者亦作女王《國曲》,音調宛暢,傳于樂部。

《續博物志》:

飛頭蠻编辑

嶺南溪洞中,往往有飛頭者,故有「飛頭老子」之號。頭 將飛,一日前頸有痕匝項如紅縷,妻子共守之。及夜, 生翼飛去,曉卻還。梵僧菩薩勝言,闍婆國中有飛頭, 其俗所祠,名曰蟲落,因號落氏。

《廣東通志》。

馬頭國编辑

馬頭國,潮人有販外國被風飄出大洋,莫知其處。至 一國,有人浣器,水濱皆馬頭,舟人以篙刺之,奔回招 類群至。商乃移舟遠避,十數日始抵浙江。

犺人编辑

犺,《海語》犺,人屬。出于暹羅之崛巃。短小精悍,圓目而 黃睛,性絕專慤,不識金帛木食如猿猱。古樾蒙密者, 率數十巢,語吚嚶不可辨。山居夷獠每諳其性,常馴 擾以備驅使,蒙以敝絮,食以飲以漓酒,即躍然 喜,似謂得所主者。舉族受役,至死不避。雖歷世不更 他姓,稍近煙火,淚目即死。

莫猺编辑

莫猺者,自荊南五溪而來,居嶺海間,號曰「山民」,蓋槃 瓠之遺種。本猺獞之類,而無酋長,隨溪谷群處,斫山 為業,有採捕而無賦役,自為生理,不屬于官,亦不屬 于峒首,故名「莫猺」也。嶺西海北人呼為「白衣山。」子欽、 廉。邇來亦有墾田輸稅于官,願入編戶者,蓋教化之 漸被也。

烏蠻编辑

烏蠻烏滸之蠻,能噉人者也。在南海郡之西南,安南 都統司之北。裴淵《廣州記》:「在晉興,今南寧鎮南關,古 損子產國。生首子輒解而食之,謂之宜弟。味旨則以 遺其君,君憙而賞其婦,娶妻美則讓其兄。其國有烏 蠻灘焉。」其後國廢于漢。

建武中,民各為族,常取翠羽採珠為產。又能織班布, 可以為帷幔,以鼻飲水,口中進噉如故。當交、廣之界, 恆出道間伺候二州行旅有單行輩者,輒出擊,利得 人食之,不貪其財貨也。地有棘,厚十餘寸,破以作弓, 長四尺餘,名「孤弩。」削竹為矢,以銅為鏃,長八寸,以射 急疾,不凡用也。地有毒藥,以傅矢金,入則撻皮,視未 見瘡,顧盼之間,肌肉便皆壞爛,須臾而死。尋問此藥, 云取諸蟲有毒螫者,合著管中爆之,既爛,因取其汁 自煎之,如射肉在其內地則裂,外則不復裂也。烏滸 人便以人肉為殽俎,又取其髑髏頭破之以飲酒也。 其伺候行人,小有失輩出射之,若人無救者,便扯以 火燔燎食之。若人有伴相救,不容得食。力不能盡,擔 去者,便鏦取手足以去。尤以人手足掌蹠為珍異,以 貽長老。出得人歸家,合聚鄰里,懸死人中,當四面向 坐,擊銅敼,歌舞飲酒,稍就割食之。春月方田,尤好出 索,人貪得之,以祭田神。其後稍變族類,同姓有為人 所殺,則居處伺殺主,不問是與非,遇人便殺,以為肉 食也。《楊孚紀》之,為「南《裔異物》」云。

畬蠻编辑

畬蠻嶺海,隨在皆有之,以刀耕火種為名者也。衣服 言語漸同齊民,然性甚狡黠。每田熟報稅,與里胥為 奸,里胥亦憑依之。近海則通蕃,入峒則通猺。凡田墠 礦場有利者,皆糾合為慝,以欺官府。其害憯于甲兵, 廣、惠、雷、廉罹其毒螫而事不發者,里胥庇之也。按《周 官》土訓:「掌道地圖以詔地事,道地慝以辨地物而原」 其生,以詔地求誦訓。「掌道方志,以詔觀事。」「掌道方慝, 以詔辟忌,以知地俗」,謂毒蟲之類皆為《方慝庶氏》「掌 除毒蟲,以攻說禬。」音潰之,嘉草攻之,其禍之來久矣。粵 地山林川澤之阻,虎狼虺蝮,雖或害人,然毒莫如「胡 蔓,蠱莫如藥鬼」者,胡蔓草也,葉如荼,其花黃而小,一 葉入口,百竅潰血,人無復生。邇來品彙盆盛,花葉異 常,不獨郊外,雖邑內在在有之。兇民將取以毒人,則 招搖若喜舞狀,真妖物也。或有私怨者茹之,呷水一 口,則腸立斷。或與人鬨,置毒于食,以斃其親,誣以人 命者有之。知縣鄒驗嚴加禁約,乃少悛焉。藥鬼者,愚 民造蠱圖利,取百蟲器置經年,視獨存者,能隱形與 人為禍。《隋志》載其法,五月五日,聚百種蟲,大者至蛇, 小者至虱,合置器中,令自相啖。餘一種存者留之。蛇 則曰蛇毒,虱則曰虱毒,行以殺人,因食入人腹內,食 其五臟,死則其產移入蠱主之家。三年不殺人,則畜 者自中。其弊累世子孫相傳不絕,亦有隨女子嫁焉。 凡屋宇淨無塵蝄者,即其鬼所為也。又名挑,生于飲 食中,魚肉果菜皆可挑人中其害者,胸腹攪痛,十日 其毒能動蠱,脹如甕,九孔流血而死。初中毒,嚼黑豆 不腥,易以白礬,其甘如飴,治之以歸魂散、雄硃丸。在 胸膈急宜飲麻油,及食蜜冬瓜生或田鼠,差驗。《嶺南 衛生方》治胡蔓草毒,急取抱卵未出雞,仔細研和,以 清油斡口灌之,乃吐而甦。其蠱毒挑生在上膈者,膽 礬五分,投在熱荼內,候溶化服之,以雞翎攪喉令吐其下膈者,鬱金末二錢,飯湯調下,即瀉出。至于麻藥, 富室誘小民置酒中飲後,昏不知人事,貨財皆被奪 去,然醒後不死,亦惡物也。凡此,患始畬蠻,而齊民效 之,是在有司加意禁治而已。

鬼奴黑小廝崑崙奴编辑

鬼奴者,番國黑小廝也。廣中富人多畜鬼奴,絕有力, 可負數百斤。言語嗜慾不通,性淳不逃徙,亦謂之「野 人。」其色黑如墨,脣紅齒白,髮卷而黃。有牝牡,生海外 諸山,食生物。採得時與火食飼之,累日洞泄,謂之「換 腸。」此或病死,若不死,即可久畜,能曉人言,而自不能 言。有一種近海入水眼不眩,謂之「崑崙奴。」唐時貴家 大族多畜之。《甘澤謠》陶峴者,彭澤令孫也。開元末,家 于崑山,富有田業,自制三舟,以自載致賓,及貯飲饌。 有進士孟彥升、雲卿,布衣焦遂各攜僕妾共載,而峴 自攜女樂,常奏清商曲,盡興窮賞,吳越之士號為「水 仙。」常有親戚為南海守,因訪韶石,遂往省焉。郡守嘉 其肯來,贈錢百萬。遺古劍長二尺許,玉環徑四寸。海 舶崑崙奴名摩歌,善泅,入水而勇健,遂悉以所得歸, 曰:「吾家之三寶也。」及回棹,白芒入湘江,每遇水色可 愛,則遺環劍,令摩歌下取,以為戲笑。如此數歲,往襄 陽山,行次西塞山,泊舟吉祥佛舍,見水黑而不流,曰: 「此下必有怪物。」乃投環劍,令摩歌下取,見汨沒波際, 久而不出,氣力危絕,殆不任持,曰:「環劎不可取。」有龍 高二丈許,而環劍置前,某引手將取,龍輒怒目。峴曰: 「汝與環劎,吾之三寶。今者既失環劎,汝將何用?必往 為吾力爭也。」摩歌不得已,被髮大呼,目眥血流窮泉, 一入不復出矣。久之,見摩歌支體磔裂,浮于水上,如 有所視也。峴流涕水濱,乃命回棹,因賦詩自敘,不復 議遊《江湖矣》。詩曰:「匡廬舊業是誰主,吳越新居安此 生。白髮數莖歸未得,青山一望計還成。鴉翻楓葉夕 陽動,鷺立蘆根秋水明。從此舍舟何所詣,酒旗歌扇 正相迎。」

《明外史》:

文郎馬神编辑

「文郎馬神」,以木為城,其半倚山。酋蓄繡女數百人,出 乘象,則繡女執衣履刀劍及檳榔盤以從。或泛舟,則 酋趺坐床上,繡女列坐其下,與相向,或用以刺舟,威 儀甚都。民多縛木水上,築室以居,如三佛齊。男女用 五色布纏頭,腹背多袒,或著小袖衣,蒙頭而入,下體 圍以縵。初用蕉葉為食器,後與華人市,漸用磁器。尤 好磁甕,畫龍其外,死則貯甕中以葬。其俗惡淫,奸者 論死。華人與女通,輒削其髮,以女配之,永不聽歸。女 苦髮短,問華人何以致長?紿之曰:「我用華水沐之,故 長耳。」其女信之,競市船中水以沐,華人故靳之以為 笑。端女或悅華人,持香蕉、甘蔗、茉莉相贈遺,多與之 調笑。然憚其法嚴,無敢私通者。其深山中有村名《烏 籠里憚》,其人盡生尾,見人輒掩面走避。然地饒沙金, 商人持貨往市者,擊小銅鼓為號,置貨地上,即引退 丈許,其人乃前視當意者,置金于傍。主者遙語欲售 則持貨去,否則懷金以歸,不交言也。所產有犀牛、孔 雀、鸚鵡、沙金、鶴頂、降香、蠟、藤蓆。藤、蓽撥、血竭、肉荳 蔻、獐皮諸物。

買哇柔编辑

《文郎馬神》鄰境有《買哇柔》者,性兇狠,每夜半,盜斬人 頭以去,裝之以金,故商人畏之,夜必嚴更以待。始,《文 郎馬神》酋有賢德,待商人以恩信。子三十一人,恐擾 商舶,不令外出。其妻乃《買哇柔》酋長之妹,生子襲父 位,聽其母族之言,務為欺詐,多負商人價直,自是赴 者亦稀。

《坤輿圖說》:

大剛國编辑

《大剛》國惟屑樹皮為錢印王號其上當幣。其俗國王 死往葬逢人輒殺謬謂死者可事其主。

則意蘭附馬兒地襪编辑

印第亞之南,有則意蘭島,人自幼以環繫耳,漸垂至 肩而止。海中多珍珠,江河生貓睛、昔泥紅、金剛石等。 山林多桂皮香木,亦產水晶,嘗琢成棺斂,死者相傳 為中國人所居,今房屋殿宇亦頗相類。西有小島,總 名「馬兒地襪」,不下數千,悉為人所居。海中生一椰樹, 其實甚小,可療諸病。

木路各编辑

呂宋之南有木路,各無五糓。出沙谷米,是一木磨粉 而成。產丁香、胡椒二樹天下所無,惟本處折枝插地 即活。性最熱,祛濕氣,與水酒同貯即吸乾。樹傍不生 草,土人欲除草,折其枝插地,草即立槁。又產異羊,牝 牡皆有乳。有大龜,一殼可容一人,或用為盾以禦敵。

阿爾母斯编辑

阿爾母斯其地悉是鹽及硫磺,草木不生,鳥獸絕跡。 人著皮履,遇雨過履底,一日輒敗。多地震,氣候極熱, 須坐臥水中,沒至口方解。絕無淡水,勺水皆從海外 載至,因居三大州之中,富商大賈多聚此地。百貨駢集,人煙輻輳,凡海內珍奇難致之物,輒往取之。

哥阿島编辑

《亞細亞》之地,《中海》有島百千,其大者曰「哥阿島。」昔國 人盡患疫,有名醫依卜加得不用藥療,令城內外遍 舉大火,燒一晝夜,火息病愈。蓋疫為邪氣所侵,火氣 猛烈,盪滌諸邪,邪盡疾愈,乃至理。

羅得島编辑

羅得島天氣嘗清明,終歲見日。嘗鑄一鉅銅人,高三 十丈。海中築兩臺盛其足,風帆直過。跨下一指,可容 一人直立,掌托銅盤,夜燃火以照行海。鑄十二年乃 成,後地震而頹。運其銅,以九百駱駝往載。

祭波里島编辑

《祭波里島》,物產極豐,每歲國賦至百萬。葡萄酒極美, 可度八十年。出火浣布,煉石而成,非他物也。

意大里亞编辑

拂郎察東南為意大里亞,周圍一萬五千里,三面環 地中海,一面臨高山。地產豐厚,物力十全,四遠之人, 輻輳于此。舊有一千一百六十六郡,最大者曰羅瑪 古,為總王之都,歐羅巴諸國皆臣服焉。城周一百五 十里,地有大渠,穿出城外百里,以入于海。四方商舶 悉輸珍寶,駢集是渠。教王居于此,以代天主。在世主 教,皆不婚娶,永無世及。但憑盛德輔弼大臣,公推其 一而立焉。列國之王,雖非其臣,咸致敬盡禮,稱為「聖 父神師」,認為「代天主教之君」也。凡有大事莫決,必請 命焉。其左右簡列國才全德備,或即王侯至戚五六 十人,分領教事。羅瑪城奇觀甚多。宰輔家有一名苑, 中造流觴曲水,機巧異常。有銅鑄各類群鳥,遇機一 發,自能鼓翼而鳴,各具本類之聲。有一編簫,但置水 中,機動則鳴,其音甚妙。又有高大渾金石柱,外周鏤 古王形像,故事爛然可觀。內則空虛,可容數人登隮, 上下如塔然。《聖伯多祿殿》用精石製造,花素奇巧,可 容五六萬人。殿高處視在下人如孩童。城中有大山 曰「瑪山」,人煙稠密,苦無泉。造一高梁,長六十里,梁上 立溝,接遠山之水,如通流。河有水泉,其味與乳無異。

勿搦祭亞编辑

「《勿搦祭》《亞無國王世家》」,共推一有功德者為主城。建 海中有一種木為樁,入水千年不朽。其上鋪石造屋, 備極精美。城內街衢俱是海,兩傍可通陸行,城中有 艘二萬。又有橋梁極闊,上列三街,俱有民居,不異城 市。其高可下度風帆。國中精于造舟,預庀物料,一舟 指顧可成。造玻璃極佳,甲于天下。有勿里諾湖在山 巔,從石峽瀉下,聲如迅雷,聞五十里,日光耀之,恍惚 皆虹霓狀。又有沸泉、溫泉。沸泉常沸,高丈餘,不可染 指,投畜物于內,頃刻便糜爛。溫泉,女子或浴或飲。不 生育者生育,育者多乳。所產鐵礦,掘盡踰二十五年 復生。在本土任加火力,終不鎔之,他所則鎔。

納波里编辑

納波里,地極豐厚,有火山,晝夜出火爆石,彈射他方, 至百里外,後移一聖人遺蛻至本國,其害遂息。又地 名「哥生濟亞」,有兩河,一河濯髮則黃,濯絲則白,一河 濯絲髮皆黑。外有博樂業城,昔二大家爭為奇事,一 家造一方塔,高出雲表,以為無可踰。一家亦建一塔, 與前塔齊。第彼塔直聳,此則斜倚若傾,今歷數百年 未壞,直聳者反將頹。又有城名把都亞,中有公堂,縱 二百步,橫六十步。上為樓,鉛瓦,中間無一柱。又把兒 瑪一堂,廣可馳馬,亦無一柱,惟以梁如「人」字相倚,尋 丈至盈尺皆然。上壓愈重,下挺持愈堅。從納波里至 左里城,石山相隔,國人穴山通道,長四五里,廣容兩 車,對視如明星。又有地出火,四周皆「小山,山洞甚多, 入內可療病,各主一疾。」如欲汗者,入某洞則汗至;欲 除濕者,入某洞則濕去。

西齊里亞编辑

意大里亞名島有三:一西齊里亞。地極富庶,亦有大 山噴火。山四周多草木,積雪不消,常成晶石沸泉如 醋物,入便黑。國人最慧,善談論,最精天文。造日晷法 自此地始。有巧工德大祿者,造百鳥能飛,即微如蠅 蟲亦能飛。更有天文師名「亞而幾墨」,得者有三絕。昔 敵國駕數百艘臨其島,彼則鑄一巨鏡,映日注射,敵 艘,光照火發,數百艘一時燒盡。又其王命造一極大 舶,舶成,將下海,雖傾一國之力,用牛馬駱駝千萬,莫 能運幾墨。得營運巧法,第一舉手舟如山岳轉動,須 臾下海。又造一自動渾天儀,十二重,層層相間,七政 各有本動。凡日月、五星、列宿運行遲疾,與天無二。以 玻璃為之,重重可透視。傍近有瑪兒島,不生毒物,蛇 蝎等皆不螫人,毒物自外至輒死。

哥而西加编辑

哥而西加有三十三城,產犬,能戰。一犬可當一騎。其 國布陣,一騎間一犬,反有騎不如犬者。

熱奴亞编辑

《熱奴亞》一「雞島」,滿島皆雞,自生自育,絕非野雉之屬。

===法蘭哥地===法蘭哥地人最質直易信,行旅過者輒詈之。客或不 答,則大喜。延入具酒食,謂此人已經嘗試,可信托也。 多葡萄,善造酒,但沽與他方過客。土人滴酒不入口, 即他國載酒至,不容入境。其屬國名「波夜米亞」者,地 生金,掘井恆得金塊,有重十餘斤,河底常有金如豆 粒。

羅得林日亞编辑

羅《得林》,《日亞國》最侈汰。其王一延客,堂四周皆列珊 瑚,瑯玕交錯,儼一屏障。有一大銃,製作極巧。二刻間 連發四十次。

拂蘭地亞编辑

亞勒瑪尼亞西南為「拂蘭地亞。」地不甚廣,人居稠密。 有大城二百八十,小城六千三百六十八。共學三所, 一學分二十餘院。人樂易溫良好談論,婦人貿易無 異男子。其性貞潔,能手作錯金絨,不煩機杼。布最輕 細,皆出此地。

厄勒祭亞编辑

厄勒祭亞在歐邏巴極南,地分四道,凡禮樂法度、文 字典籍,皆為西土之宗。至今《古經》尚循其文字所出, 聖賢及博物窮理者後先接踵。今為回回擾亂,漸不 如前。其人喜啖水族,不嘗肉味,亦嗜美酒。

羅馬泥亞编辑

羅馬泥亞國,都城周裹三層,生齒極眾。城外居民綿 亙二百五十里。一聖女殿,門開三百六十,以象周天。 附近有高山,名「阿零薄」,山頂終歲清明無風雨。有河 水,一名「亞施亞」,白羊飲之變黑;一名「亞馬諾」,黑羊飲 之變白。有二島:一為厄歐、白亞,海潮一日七次;一為 哥而府,圍六百里,出酒與油蜜極美。遍島皆橘柚香 櫞之屬,更無別樹;天氣清和,野鳥不至。

莫訥木大彼亞编辑

「利未亞南,名莫訥木大。」彼亞國土廣,人最多,皆極愚 蠢,不識理義。氣候甚熱,沿海皆沙人踐之,即成瘡痏。 黑人坐臥其中,安然無恙。所居極穢,喜食象肉,亦食 人,皆生齕之。齒皆銼銳若犬牙然,奔走疾于馳馬。不 衣衣,反笑人衣衣或塗油于身,以為美樂。無文字。初, 歐邏巴人傳教至此,黑人見其看誦經書,大相驚訝, 以為書中有言語,可傳達,其愚如此。地無兵刃,以木 為標鎗,火炙其銳處,用之極銛利。身有羶氣,永不可 除。性不知憂慮,聞簫管琴瑟諸樂音,便起舞不止。其 性樸實耐久,教為善事,即盡力為之。為人奴,極忠于 主。為主用力,視死如歸,遇敵無避。亦知天地有主,但 視其王若神靈。凡陰晴旱澇,皆往祈之。王若偶一噴 涕,舉朝舉國皆高聲應諾,大可笑也。近亦多有奉天 主教者,但性喜飲酒,易醉。產雞皆黑豕,肉為天下第 一美味,病者食之無害。產象極大,一牙有重二百斤 者。有獸如貓,名「亞爾加里亞」,尾有汗極香,穽于木籠, 汗沾于木,乾之以刀削下,便為奇香。烏木黃金最多, 地無寸鐵,特貴重之。布帛喜紅色、班色及玻璃器,善 浮水,他國名為「海鬼。」

西爾得编辑

利未亞西有海濱國,名「西爾得地。」有兩大沙,一在海 中,隨水游移不定,一在地隨風飄泊,所至積如丘山, 城郭田畝,皆被壓沒,國人苦之。

工鄂编辑

利未亞西有《工鄂》國,地亦豐饒,頗解義理。自與西客 往來國中,崇奉天主。其王遣子往歐邏巴習學文字, 講「格物窮理」之學。

井巴编辑

利未亞南有一種,名曰井巴,聚眾十餘萬,極勇猛,又 善用兵,無定居,以馬、駱駝乘載,遷徙所至,即食其人 及鳥、獸蟲蛇,必生命盡絕,乃轉他國,為南方諸小國 大害。

福島编辑

利未亞西北有七島,「福島」其總名。其地甚饒,凡生人 所需無不有,絕無雨,風氣滋潤,易長草木百糓,不煩 耕種布種。自生葡萄酒及白糖至多。西舶往來,必到 此島市物,為舟中之用。有一鐵島,無泉水,生一種大 樹,每日沒有雲氣抱之,釀成甘水滴下,至明旦日出, 方雲散水歇。樹下作數池,一夜輒滿,人畜皆沾足,終 古如此。木島去路西大泥亞半月水程,樹木茂翳,地 肥美。「路西《大泥亞》」人至此焚之,八年始盡。今種葡萄, 釀酒絕佳。

聖多默島编辑

聖多默島,在利未亞西圍千里,徑三百里。濃陰多雨, 愈近日處雲愈重、雨愈多。此島之果俱無核。

意勒納島编辑

「利未亞西又有意勒納島,鳥獸果實甚繁,絕無人居。」 海舶從小西洋至大西洋者,恆泊此十餘日,樵採漁 獵,備二三萬里之用而去。

聖老楞佐島编辑

赤道南有聖老楞佐島,圍二萬餘里,人多黑色,散處
考證.svg
林麓,無定居。出琥珀、象牙,極廣。

白露编辑

南亞墨利加,西曰白露,大小數十國,廣衺一萬餘里, 中間平壤沃野亦一萬餘里。地肥磽不一,肥者不煩 耕治,布子自能生長。五糓百果,草木,悉皆上品,本土 人目為「大地苑圃。」其鳥獸之多,羽毛麗,聲音美,亦天 下第一。地出金礦,取時金土互溷別之。金多于土,故 金銀最多。國王宮殿皆黃金為板飾之,獨不產鐵。兵 器用燒木銛石,今貿易相通,漸知用鐵,然至貴。餘器 物皆金、銀、銅三種為之。有數。國從來無雨,地有濕性, 或資水澤。有樹生脂膏,極香烈,名「拔爾撒摩傅。」諸傷 損一晝夜肌肉復合如故,塗痘不瘢,塗屍千餘年不 朽。一種異羊,可當騾馬,性甚倔強,有時倒臥,雖鞭策 至死不起。以好言慰之,即起而走,惟所使矣。食物最 少,可絕食三四日。肝生一物如卵,能療諸病,海商貴 之。天鵝、鸚鵡、尢多,一鳥名「厄馬」,最大,長頸高足,翼翎 美麗,不能飛。足若牛蹄,善奔走,馬不能及。卵可作杯 器。今蕃舶所市龍卵,即此。物產綿花甚多,亦織為布, 不甚用。專易西洋布及利諾布,或翦馬毛織為服。江 河極大,有泉如脂膏,常出不竭。取燃燈,或塗舟砌牆, 當油漆用。有一種泉水出于石罅,離數十步即變為 石,有土能燃火,平地山岡皆有之。地震極多,一郡一 邑常有沉墊無遺,或平地突起山阜,或移山別地,皆 地震所為。不敢為大宮室,上蓋薄板,以備震壓。其俗 無文字書籍,結繩為識,或以五色狀物形以當字,即 史書亦然。筭數用小石子,亦精敏。其文飾以珍寶嵌 面,以金為環,穿脣鼻臂腿,或繫金鈴,復飾重寶,夜中 光照一室。其國都達萬餘里,鑿山平谷為坦途,更布 石以便驛使傳命。數里一更,三日夜可達二千里。人 性良善,不傲不飾詐,頗似淳古風。因其地多金銀,任 意可取,故無竊盜貪吝,但陋俗最多,自歐邏巴天主 教士人往彼勸化,教經典書文與談道德理義。往時 惡俗,如殺人、祭魔、驅人殉葬等事,俱不復然。為善反 力于諸國有捐軀不辭者。其間有極醜惡地,土產極 薄。人拾蟲蟻為糧,以網四角,掛樹而臥。因地氣最濕, 又有毒蛇,人犯必死,不敢下臥,恐寐時觸之。土音各 種不同,有一正音可通萬里之外。近一大國,名「亞老 哥」,人強毅果敢,善用弓矢及鐵杵,不立文字,一切政 教號令,皆口傳說,辨論極精,聞者最易感動。凡出兵 時,大將戒諭兵士,不過數言,無不感激流涕,願效死 者。他談論皆如此。

伯西爾编辑

南亞墨利加東有大國,名伯西爾。天氣融和,人壽長, 無疾病,他方病不能療者,至此即瘳。地甚肥饒,江河 為天下最大。有大山界。白露者甚高,飛鳥莫能過。產 白糖最多。嘉木種種不一,蘇木更多,亦稱蘇木國。一 獸名懶面,甚猛,爪如人指,鬃如馬腹,垂著地不能行, 盡一月不踰百步。喜食樹葉,緣樹取之,亦須兩日,下 樹亦然。無法可使速。有獸前半類狸,後半類狐,人足 梟耳。腹下有房,可張可合,恆納其子于中,欲乳方出。 其地之虎餓時,百夫莫當值飽。一人制之有餘,即犬 亦可以斃之。國人善射,前矢中的,後矢即破,前筈連 發數矢,相接如貫,無一失者。俗多裸體,獨婦人以髮 蔽前後。幼時鑿頤及下脣作孔,以貓睛、夜光諸寶石 嵌入為美。婦人生子即起,作務如常。其夫坐蓐數十 日,服攝調養,親戚俱來問候。餽遺弓矢食物,通國皆 然。地不產米麥,不釀酒,用草根曬乾,磨麵作餅以當 飯。凡物皆公用,不自私。土人能居水中一、二時刻,張 目明視,亦有浮水最捷者。恆追執大魚名「都白狼」,而 騎之以鐵鉤鉤魚目,曳之東西走轉捕他魚。素無君 長書籍,亦無衣冠,散居聚落,喜啖人肉。近歐邏巴,士 人傳天主教,到彼今已稍稍歸化,頗成人理。其南有 銀河,水味甘美,湧溢平地,水退布地,皆銀沙銀粒,河 身最大,入海處闊數百里,海中五百里一派,尚為銀 泉,不入鹵味。其北有大河,名「阿勒戀,亦名馬良溫,河 身曲」折三萬里,未得其源,兩河俱為天下第一。

智加编辑

南亞墨利加之南為「智加」,即長人國。地方頗冷,人長 一丈許,遍體皆毛。昔時人更長大,曾掘地得人齒,闊 三指,長四指餘,則全身可知。其人好持弓矢,矢長六 尺,每握一矢,插入口中至沒羽,以示勇。男女以五色 畫面為文飾。

金加西蠟编辑

南亞墨利加之北,曰金加西蠟。其地出金銀,天下稱 首。礦有四坑,深者二百丈,土人以牛皮造軟梯下之, 役者常三萬人。所得金銀,國王什取其一,七日約得 課銀三萬兩。其山麓有城名「銀城」,百物俱貴,獨銀至 賤。貿易用銀錢五等,大者八錢,小至五分;金錢四等, 大者十兩,小者一兩。歐邏巴自通道以來,歲歲交易, 所獲金銀甚多,故西土之金銀漸賤。其南北地相連 處,名「字加單」,近赤道北十八度之下。南北亞墨利加從此而通,東西二大海,從此而隔。周圍五千餘里,天 主教未至其國,國俗以文身為飾。

北亞墨利加编辑

北亞墨利加國,土多富饒,鳥獸魚鱉極眾,畜類更繁。 富家牧羊,嘗至五六萬,有屠牛萬餘,僅取皮革,餘悉 棄不用。百年前無馬,今得西國馬種,野中生馬甚多, 最良。有雞,大于鵝,羽毛華彩,味最佳,吻上有鼻,可伸 縮如象,縮僅寸餘,伸可五寸許。諸國未通時,地少五 糓,今亦漸饒。斗種可收十石。產良藥甚多。

墨是可编辑

北亞墨利加南,總名新以西把尼亞內有大國墨是 可,屬國三十。境內兩大湖,甘鹹各一,俱不通海。鹹者, 水消長若海潮,土人取以熬鹽;甘者,中多鱗介。湖四 面環山,山多積雪,人煙輻輳集于山下。舊都城容三 十萬家,大率富饒安樂,每用兵與他國相爭,鄰國助 兵十餘萬,守都城,恆用三十萬,但囿于封域。聞人言 他方有大國土,輒笑而不信。今所建都城,周四十八 里,不在地面,直從大湖中創起堅木為樁,密植湖中, 上加板以承城郭宮室。其堅木名則「獨鹿」,入水,千年 不朽。城內街衢室屋,皆宏敞精絕。國王寶藏極多,所 重金銀鳥羽,工人輯鳥毛為畫,光彩生動。國內初不 知文字,今能讀書。肆中有鬻書,其業大抵務農工,以 尊貴為長人,面目美秀。彼自言有四絕:一馬,二屋,三 街衢,四相貌。昔年土俗事魔,殺人以祭,或遭災亂,每 歲輒加。祭法以綠石為山,寘人背于上,持石刀剖取 人心,以擲魔面,肢體則分食之。所殺人皆取于鄰國, 故頻年戰鬥不休。今歐邏巴傳教,士人感以天主愛 人之心,知事魔謬,不復祭魔食人。中有一大山,山谷 野人最勇猛,一可當百,善走如飛,馬不能及。又善射 人,發一矢,彼發三矢,百發百中。亦喜啖人肉,鑿人腦 骨以為飾,今漸習于善。最喜得衣,如商客與衣一襲, 則一歲盡力為之防守。

墨古亞剛编辑

墨古亞剛不過千里,地極豐饒,人強力多壽。生一種 嘉糓,一歲可三熟。牛、羊、駱駝、糖、蜜、絲布、尢多。

古里亞加納编辑

古里亞《加納》地苦貧,人皆露臥,漁獵為生。

寡斯大编辑

《寡斯》大人性良善,亦以漁為業。其地有山,出二泉,稠 膩如脂膏,一紅一墨色。

花地编辑

北「亞墨利加」,西南有花地富饒,好戰不休。不尚文事, 男女皆裸體,僅以木葉或獸皮蔽,前後間飾以金銀 纓絡。人皆牧鹿,若牧羊然,亦飲其乳。

新拂郎察编辑

新拂郎察,因西土「拂郎察」人所通,故名。地曠野,多險 峻,稍生五糓,土瘠,民貧,亦嗜人肉。

瓦革了编辑

瓦革了,本魚名,因海中產此魚甚多,商販往他國,恆 數千艘,故以魚名。其地土瘠人愚,純沙,不生五糓。土 人造魚腊時,取魚頭數萬密布沙中。每頭種糓二、三 粒後,魚腐地肥,糓生暢茂,收穫倍于常土。

南方未詳諸國部藝文编辑

《羽民國贊》
晉·郭璞
编辑

「鳥喙長頰,羽生則卵。矯翼而翔,龍飛不遠。」「人維倮屬。」 何,狀之反。

《讙頭國贊》
前人
编辑

「讙國鳥喙,行則杖羽。」潛于海濱,維食。「秬實維嘉糓」, 所謂濡黍。

《厭火國贊》
前人
编辑

有人獸體,厥狀怪譎。吐納炎精,火隨氣烈。推之無奇, 理有不熱。

《臷國贊》
前人
编辑

不蠶不絲,不稼不穡。百獸率舞,群鳥拊翼。是號「臷民, 自然衣食。」

《貫胸交脛攴舌國贊》
前人
编辑

鑠金洪鑪,灑成萬品。造物無私,各任所稟。歸于曲成, 是見兆朕。

《不死國贊》
前人
编辑

有人爰處,圜丘之土。赤泉駐年,神木養命。稟此遐齡, 悠悠無竟。

《鑿齒國贊》
前人
编辑

《鑿齒》人類,實有傑牙。猛越九嬰,害過長蛇。堯乃命羿, 斃之壽華。

《三首國贊》
前人
编辑

雖云一氣,呼吸異道,觀則俱見,食則皆飽。物形自周, 造化非巧。

《梟陽國贊》
前人
编辑

髴髴怪獸,被髮操竹。獲人則笑,脣蔽其目。終亦號咷
考證.svg
反為我戮。

《氏人國贊》
前人
编辑

《炎帝之裔》,實生氐人。死則復蘇,厥身為鱗。《雲南》是託, 浮游天津。

《三身國一臂國贊》
前人
编辑

「品物流行,以散混沌。增不為多,減不為損。厥變難原, 請尋其本。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並且經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複製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