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第121卷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一百二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百二十一卷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一百二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

 第一百二十一卷目錄

  匈奴部彙考五

  後漢二安帝永初二則 元初一則 延光一則 順帝永建一則 陽嘉一則 永

  和二則 漢安二則 建康一則 桓帝永壽一則 延熹一則 靈帝熹平一則 光和一

  則 中平一則 獻帝興平一則 建安一則

  魏文帝黃初一則

  晉武帝泰始一則 太康三則 惠帝元康一則 明帝大寧一則

  圖考一則

邊裔典第一百二十一卷

匈奴部彙考五编辑

後漢二编辑

安帝永初三年冬十月,南單于叛,圍中郎將耿种于美稷。十一月,遣行車騎將軍何熙討之。编辑

按《後漢書·安帝本紀》云云。 按《南匈奴傳》:永初三年 夏,漢人韓琮隨南單于入朝,既還,說南單于云:關東 水潦,人民饑餓死盡,可擊也。單于信其言,遂起兵反 畔,攻中郎將耿种於美稷。秋,王彪卒。冬,遣行車騎將 軍何熙、副中郎龐雄擊之。

永初四年春正月,度遼將軍梁慬、遼東太守耿夔討 破南單于於屬國故城。二月,南匈奴寇常山。三月,南 單于降。

按《後漢書·安帝本紀》云云。 按《南匈奴傳》:四年春,檀 遣千餘騎寇常山、中山,以西域校尉梁慬行度遼將 軍,與遼東太守耿夔擊破之。單于見諸軍並進,大恐 怖,顧讓韓琮曰:汝言漢人死盡,今是何等人也。乃遣 使乞降,許之。單于脫帽徒跣,對龐雄等拜陳,道死罪。 于是赦之,遇待如初,乃還所鈔漢民男女及羌所略 轉賣入匈奴中者合萬餘人。按《梁慬傳》:三年冬,南 單于與烏桓大人俱反。以大司農何熙行車騎將軍 事,中郎將龐雄為副,將羽林五校營士,及發緣邊十 郡兵二萬餘人,又遼東太守耿夔率將鮮卑種眾共 擊之,詔慬行度遼將軍事。龐雄與耿夔共擊匈奴薁 鞬日逐王,破之。單于乃自將圍中郎將耿种於美稷, 連戰數月,攻之轉急,种移檄求救。明年正月,慬將八 千餘人馳往赴之,至屬國故城,與匈奴左將軍、烏桓 大人戰,破斬其渠帥,殺三千餘人,虜其妻子,獲財物 甚眾。單于復自將七八千騎迎攻,圍慬。慬被甲奔擊, 所向皆破,虜遂引還虎澤。三月,何熙軍到五原曼柏, 暴疾,不能進,遣龐雄與慬及耿种步騎萬六千人攻 虎澤。連營稍前,單于惶怖,遣左薁鞬日逐王詣慬乞 降,慬乃大陳兵受之。單于脫帽徒跣,面縛稽顙,納質。 會熙卒于師,即拜慬度遼將軍。按《耿夔傳》:永初三 年,南單于檀反畔,使夔率鮮卑及諸郡兵屯鴈門,與 車騎將軍何熙共擊之。熙推夔為先鋒,而遣其司馬 耿溥、劉祉將二千人與夔俱進。到屬國故城,單于遣 薁鞬日逐王三千餘人遮漢兵。夔自擊其左,令鮮卑 攻其右,虜遂敗走,追斬千餘級,殺其名王六人,獲穹 廬車重千餘兩,馬畜生口甚眾。鮮卑馬多羸病,遂畔 出塞。夔不能獨進,以不窮追,左轉雲中太守。

元初五年,逄侯詣朔方塞降,徙於穎川郡。编辑

按《後漢書·安帝本紀》不載。 按《南匈奴傳》:永初五年, 梁慬免,以雲中太守耿夔行度遼將軍。元初元年,夔 免,以烏桓校尉鄧遵為度遼將軍。遵,皇太后之從弟, 故始為真將軍焉。四年,逄侯為鮮卑所破,部眾分散, 皆歸北虜。五年春,逄侯將百餘騎亡還,詣朔方塞降, 鄧遵奏徙逄侯於穎川郡。

延光三年夏五月,南匈奴左日逐王叛,使匈奴中郎將馬翼討破之。编辑

按《後漢書·安帝本紀》云云。 按《南匈奴傳》:建光元年, 鄧遵免,復以耿夔代為度遼將軍。時鮮卑寇邊,夔與 溫禺犢王呼尤徽將新降者連年出塞,討擊鮮卑。還, 復各令屯列衝要。而耿夔徵發煩劇,新降者皆悉恨 謀畔。單于檀立二十七年薨,弟拔立。耿夔復免,以太 原太守法度代為將軍。烏稽侯尸逐鞮單于拔,延光 三年立。夏,新降一部大人阿族等遂反畔,脅呼尤徽 欲與俱去。呼尤徽曰:我老矣,受漢家恩,寧死不能相 隨。眾欲殺之,有救者,得免。阿族等遂將妻子輜重亡 去,中郎將馬翼遣兵與胡騎追擊,破之,斬首及自投 河死者殆盡,獲馬牛羊萬餘頭。冬,法度卒。

順帝永建元年,西域長史班勇率車師後王農奇子加特奴擊北虜呼衍王,破之。南單于求復障塞,從之。按《後漢書·順帝本紀》不載。 按《南匈奴傳》:延光四年,编辑

太原太守法度卒,漢陽太守傳眾代為將軍。其冬,傅 眾復卒。永建元年,以遼東太守龐參代為將軍。先是 朔方以西障塞多不修復,鮮卑因此數寇南部,殺漸 將王。單于憂恐,上言求復障塞,順帝從之。乃遣黎陽 營兵出屯中山北界,增置緣邊諸郡兵,列屯塞下,教 習戰射。按《西域傳》:永建元年,班勇率後王農奇子 加特奴及八滑等,發精兵擊北虜呼衍王,破之。勇于 是上立加特奴為後王,八滑為後部親漢侯。

陽嘉三年夏四月,車師後部司馬率後部王加特奴等掩擊匈奴,大破之。编辑

按《後漢書·順帝本紀》云云。 按《西域傳》:陽嘉三年夏, 車師後部司馬率加特奴等千五百人,掩擊北匈奴 于閶吾陸谷,壞其廬落,斬數百級,獲單于母、季母及 婦女數百人,牛羊十餘萬,車千餘兩,兵器什物甚眾。

永和五年夏四月,南匈奴左部句龍大人吾斯、車紐等叛,圍美稷。五月,度遼將軍馬續討破之。九月,句龍吾斯等立車紐為單于。冬十一月,遣使匈奴中郎將编辑

張耽擊破之。

按《後漢書·順帝本紀》云云。 按《南匈奴傳》:單于拔立 四年薨,弟休利立。去特若尸逐就單于休利,永建三 年立。四年,龐參遷大鴻臚,以東平相宋漢代為度遼 將軍。陽嘉二年,漢遷太僕,以烏桓校尉耿GJfont代為度 遼將軍。永和元年,GJfont病徵,以護羌校尉馬續代為度 遼將軍。五年夏,南匈奴左部句龍王吾斯、車紐等背 畔,率三千餘騎寇西河,因復招誘右賢王,合七八千 騎圍美稷,殺朔方、代郡長史。馬續與中郎將梁並、烏 桓校尉王元發緣邊兵及烏桓、鮮卑、羌胡合二萬餘 人,掩擊破之。吾斯等遂更屯聚,攻沒城邑。天子遣使 責讓單于,開以恩義,令相招降。單于本不豫謀,乃脫 帽避帳,詣並謝罪。並以病徵,五原太守陳龜代為中 郎將。龜以單于不能制下,逼迫之,單于及其弟左賢 王皆自殺。單于休利立十三年。龜又欲徙單于近親 於內郡,而降者遂更狐疑。龜坐下獄死。大將軍梁商 以羌胡新反,黨眾初合,難以兵服,宜用招降,乃上表 曰:匈奴寇畔,自知罪極,窮鳥困獸,皆知救死,況種類 繁熾,不可單盡。今轉運日增,三軍疲苦,虛內給外,非 中國之利。竊見度遼將軍馬續素有謀謨,且典邊日 久,深曉兵要,每得續書,與臣策合。宜令續深溝高壁, 以恩信招降,宣示購賞,明其期約。如此,則醜類可服, 國家無事矣。帝從之,乃詔續招降畔虜。商又移書續 等曰:中國安寧,忘戰日久。良騎野合,交鋒接矢,決勝 當時,戎狄之所長,而中國之所短也。強弩乘城,堅營 固守,以待其衰,中國之所長,而戎狄之所短也。宜務 先所長,以觀其變,設購開賞,宣示反悔,勿貪小功,以 亂大謀。續及諸郡並各遵行。于是右賢王部抑鞮等 萬三千口詣續降。秋,句龍吾斯等立句龍王車紐為 單于。東引烏桓,西收羌戎及諸胡等數萬人,攻破京 兆虎牙營,殺上郡都尉及軍司馬,遂寇掠并、涼、幽、冀 四州。乃徙西河治離石,上郡治夏陽,朔方治五原。冬, 遣中郎將張耽將幽州烏桓諸郡營兵,擊畔虜車紐 等,戰於馬邑,斬首三千級,獲生口及兵器牛羊甚眾。 車紐等將諸豪帥骨都侯乞降,而吾斯猶率其部曲 與烏桓寇鈔。

永和六年春,馬續破吾斯于穀城,張耽大破烏桓于 天山。

按《後漢書·順帝本紀》:夏五月,使匈奴中郎將張耽大 破烏桓、羌胡於天山。按《南匈奴傳》:吾斯率其部曲 與烏桓寇鈔。六年春,馬續率鮮卑五千騎到穀城擊 之,斬首數百級。張耽性勇銳,而善撫士卒,軍中皆為 用命。遂繩索相懸,上通天山,大破烏桓,悉斬其渠帥, 還得漢民,獲其畜生財物。夏,馬續復免,以城門校尉 吳武代為將軍。

漢安元年秋八月,南匈奴左部大人句龍吾斯與薁鞬臺耆等反叛。编辑

按《後漢書·順帝本紀》云云。 按《南匈奴傳》:漢安元年 秋,吾斯與薁鞬臺耆、且渠伯德等復掠并部。

漢安二年夏六月,立南匈奴守義王兜樓儲為南單 于。冬十一月,使匈奴中郎將馬寔遣人刺殺句龍吾 斯。

按《後漢書·順帝本紀》云云。 按《南匈奴傳》:呼蘭若尸 逐就單于兜樓儲先在京師,漢安二年立之。天子臨 軒,大鴻臚持節拜授璽綬,引上殿。賜青蓋駕駟、鼓車、 安車、駙馬騎、玉具刀劍、什物,給綵布二千匹。賜單于 閼氏以下金錦錯雜具,軿車馬二乘。遣行中郎將持 節護送單于歸南庭。詔太常、大鴻臚與諸國侍子於 廣陽城門外祖會,饗賜作樂,角抵百戲。順帝幸胡桃 宮臨觀之。冬,中郎將馬寔募刺殺句龍吾斯,送首洛 陽。

建康元年夏四月,匈奴中郎將馬寔擊南匈奴左部,破之,于是胡羌、烏桓悉詣寔降。编辑

按《後漢書·順帝本紀》云云。 按《南匈奴傳》:建康元年, 馬寔進擊餘黨,斬首千二百級。烏桓七十萬餘口皆 詣寔降,車重牛羊不可勝數。單于兜樓儲立五年薨。

桓帝永壽元年,南匈奴左臺、且渠伯德等叛,寇美稷,安定屬國都尉張奐討除之。编辑

按《後漢書·桓帝本紀》云云。 按《南匈奴傳》:伊陵尸逐 就單于居車兒,建和元年立。至永壽元年,匈奴左薁 鞬臺耆、且渠伯德等復畔,寇鈔美稷、安定,屬國都尉 張奐擊破降之。按《張奐傳》:奐,永壽元年,遷安定屬國都尉。初到職,而南匈奴左薁鞬臺耆、且渠伯德等 七千餘人寇美稷,東羌復舉種應之,而奐壁唯有二 百許人,聞即勒兵而出。軍吏以為力不敵,叩頭爭止 之。奐不聽,遂進屯長城,收集兵士,遣將王衛招誘東 羌,因據龜茲,使南匈奴不得交通東羌。諸豪遂相率 與奐和親,共擊薁鞬等,連戰破之。伯德惶恐,將其眾 降,郡界以寧。羌豪帥感奐恩德,上馬二十匹。

延熹九年,南匈奴寇緣邊九郡,遣中郎將張奐擊之。按《後漢書·桓帝本紀》:延熹九年夏六月,南匈奴及烏桓、鮮卑寇緣邊九郡。秋七月,遣使匈奴中郎將張奐编辑

擊南匈奴、烏桓、鮮卑。冬十二月,南匈奴、烏桓率眾詣 張奐降。按《南匈奴傳》:延熹九年,南單于諸郡並叛, 遂與烏桓、鮮卑寇緣邊九郡,以張奐為北中郎將討 之,單于諸部悉降。奐以單于不能統理國事,乃拘之, 上立左谷蠡王。桓帝詔曰:春秋大居正,居車兒一心 向化,何罪而黜。其遣還。單于居車兒立二十五年薨, 子某立。凡言某者史失其名

靈帝熹平六年秋八月,使匈奴中郎將臧旻與南單于出鴈門,伐鮮卑,大敗。编辑

按《後漢書·靈帝本紀》云云。 按《南匈奴傳》:熹平六年, 單于與中郎將臧旻出鴈門擊鮮卑檀石槐,大敗而 還。是歲,單于薨,子呼徵立。

光和二年,中郎將張脩擅殺南匈奴單于檻車徵,下獄死。编辑

按《後漢書·靈帝本紀》:光和二年秋七月,使匈奴中郎 將張脩有罪,下獄死。按《南匈奴傳》:單于呼徵,光和 元年立。二年,中郎將張脩與單于不相能,脩擅斬之, 更立右賢王羌渠為單于。脩以不先請而擅誅殺,檻 車徵詣廷尉抵罪。

中平五年春三月,休屠各胡攻殺并州刺史張懿,遂與南匈奴左部胡合,殺其單于。秋九月,南單于叛,與白波賊寇河東。编辑

按《後漢書·靈帝本紀》云云。 按《南匈奴傳》:單于羌渠, 光和二年立。中平四年,前中山太守張純反畔,遂率 鮮卑寇邊郡。靈帝詔發南匈奴兵,配幽州牧劉虞討 之。單于遣左賢王將騎詣幽州。國人恐單于發兵無 已,五年,右部GJfont落與休屠各胡白馬銅等十餘萬人 反,攻殺單于。單于羌渠立十年,子右賢王於扶羅立。 持至尸逐侯單于於扶羅,中平五年立。國人殺其父 者遂畔。共立須卜骨都侯為單于,而於扶羅詣闕自 訟。會靈帝崩,天下大亂,單于將數千騎與白波賊合 兵寇河內諸郡。時民皆保聚,鈔掠無利,而兵遂挫傷。 復欲歸國,國人不受,乃止河東。

獻帝興平二年冬十一月,李傕等追乘輿戰於東澗,王師敗績。帝幸曹陽,楊奉、董承引白波帥及匈奴左賢王去卑,率師奉迎,與李傕等戰,破之。编辑

按《後漢書·獻帝本紀》云云。 按《南匈奴傳》:須卜骨都 侯為單于一年而死,南庭遂虛其位,以老王行國事。 單于於扶羅立七年死,弟呼廚泉立。單于呼廚泉,興 平二年立。以兄被逐,不得歸國,數為鮮卑所鈔。建安 元年,帝自長安東歸,右賢王去卑與白波賊帥韓暹 等侍衛天子,拒擊李傕、郭汜。及車駕還洛陽,又徙遷 許,然後歸國。

建安二十一年秋七月,匈奴南單于來朝。编辑

按《後漢書·獻帝本紀》云云。 按《南匈奴傳》:二十一年, 單于來朝,曹操因留於鄴,而遣去卑歸監其國焉。 留呼廚泉於鄴,而遣去卑歸平陽,監其五部國。 按《魏志·太祖本紀》:建安二十一年秋七月,匈奴南單 于呼廚泉將其名王來朝,待以客禮,遂留魏,使右賢 王去卑監其國。

编辑

文帝黃初元年,更授匈奴南單于璽綬。编辑

按《魏志·文帝本紀》:黃初元年,更授匈奴南單于呼廚 泉魏璽綬,賜青蓋車、乘輿、寶劍、玉玦。

编辑

武帝泰始七年春正月,匈奴帥劉猛叛出塞。编辑

泰始八年春正月,監軍何楨討匈奴劉猛,屢破之,左 部帥李恪殺猛以降。

按以上《晉書·武帝本紀》云云。 按《北狄傳》:匈奴之類, 總謂之北狄。匈奴地南接燕趙,北暨沙漠,東連九夷, 西距六戎。世世自相君臣,不稟中國正朔。夏日薰鬻, 殷曰鬼方,周曰獫狁,漢曰匈奴。其強弱盛衰、風俗好 尚、區域所在,皆列於前史。前漢末,匈奴大亂,五單于 爭立,而呼韓邪單于失其國,攜率部落,入臣于漢。漢 嘉其意,割并州北界以安之。于是匈奴五千餘落人 居朔方諸郡,與漢人雜處。呼韓邪感漢恩,來朝,漢因 留之,賜其邸舍,猶因本號,聽稱單于,歲給綿絹錢穀, 有如列侯。子孫傳襲,歷代不絕。其部落隨所居郡縣, 使宰牧之,與編戶大同,而不輸貢賦。多歷年所,戶口 漸滋,彌漫北朔,轉難禁制。後漢末,天下騷動,群臣競 言胡人猥多,懼必為寇,宜先為其防。建安中,魏武帝始分其眾為五部,部立其中貴者為帥,選漢人為司 馬以監督之。魏末,復改帥為都尉。其左部都尉所統 可萬餘落,居于太原故泫氏縣;右部都尉可六千餘 落,居祁縣;南部都尉可三千餘落,居蒲子縣;北部都 尉可四千餘落,居新興縣;中部都尉可六千餘落,居 太陵縣。武帝踐阼後,塞外匈奴大水,塞泥、黑難等二 萬餘落歸化,帝復納之,使居河西故宜陽城下。後復 與晉人雜居,由是平陽、西河、太原、新興、上黨、樂平諸 郡靡不有焉。泰始七年,單于猛叛,屯孔邪城。武帝遣 婁侯何楨持節討之。楨素有志略,以猛眾凶悍,非少 兵所制,乃潛誘猛左部督李恪殺猛,於是匈奴震服, 積年不敢復反。

太康五年,匈奴胡太阿厚率其部落歸化。编辑

按《晉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北狄傳》:匈奴積年不敢 復反。其後稍因忿恨,殺害長史,漸為邊患。侍御史西 河郭欽上疏曰:戎狄彊獷,歷古為患。魏初人寡,西北 諸郡皆為戎居。今雖服從,若百年之後有風塵之警, 胡騎自平陽、上黨不三日而至孟津,北地、西河、太原、 馮翊、安定、上郡盡為狄庭矣。宜及平吳之威,謀臣猛 將之略,出北地、西河、安定,復上郡,實馮翊,於平陽已 北諸郡募取死罪,徙三河、三魏見士四萬家以充之。 裔不亂華,漸徙平陽、弘農、魏郡、京兆、上黨雜胡,峻四 夷出入之防,明先王荒服之制,萬世之長策也。帝不 納。至太康五年,復有匈奴胡太阿厚率其部落二萬 九千三百餘人歸化。

太康七年,匈奴十萬餘口詣雍州刺史扶風王駿降。 按《晉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北狄傳》:七年,又有匈奴 胡都大博及萎莎胡等各率種類大小凡十萬餘口, 詣雍州刺史扶風王駿降附。

太康八年,匈奴都督大豆得一育鞠等率種落歸附。 按《晉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北狄本傳》:八年,匈奴都 督大豆得一育鞠等復率種落大小萬一千五百口, 牛二萬二千頭,羊十萬五千口,車驢什物不可勝紀, 來降,并貢其方物,帝並撫納之。北狄以部落為類,其 入居塞者有屠各種、鮮支種、寇頭種、烏譚種、赤勤種、 捍蛭種、黑狼種、赤沙種、鬱鞞種、萎莎種、禿童種、勃蔑 種、羌渠種、賀賴種、鍾跂種、大樓種、雍屈種、真樹種、力 羯種,凡十九種,皆有部落,不相雜錯。屠各最豪貴,故 為單于,統領諸種。其國號有左賢王、右賢王、左奕蠡 王、右奕蠡王、左於陸王、右於陸王、左漸尚王、右漸尚 王、左朔方王、右朔方王、左獨鹿王、右獨鹿王、左顯祿 王、右顯祿王、左安樂王、右安樂王,凡十六等,皆用單 于親子弟也。其左賢王最貴,唯太子得居之。其四姓, 有呼延氏、卜氏、蘭氏、喬氏。而呼延氏最貴,則有左日 逐、右日逐,世為輔相;卜氏則有左沮渠、右沮渠;蘭氏 則有左當戶、右當戶;喬氏則有左都侯、右都侯。又有 車陽、沮渠、餘地諸雜號,猶中國百官也。其國人有綦 母氏、勒氏,皆勇健,好反叛。武帝時,有騎督綦母俔邪 伐吳有功,遷赤沙都尉。

惠帝元康四年,匈奴郝散反攻上黨,殺長史。编辑

按《晉書·惠帝本紀》云云。 按《北狄傳》:惠帝元康中,匈 奴郝散攻上黨,殺長史,入守上郡。明年,散弟度元又 率馮翊、北地羌胡攻破二郡。自此已後,北狄漸盛,中 原亂矣。

明帝大寧 年,慕容皝討匈奴逸豆歸,敗之,餘眾散滅。编辑

按《晉書·明帝本紀》不載。 按《慕容皝載記》:大寧末,皝 以平北將軍行平州刺史,督攝部內。尋而宇文乞得 龜為其別部逸豆歸所逐,奔死于外,皝率騎討之,逸 豆歸懼請和,遂築榆陰、安晉二城而還。

按《魏書·匈奴傳》:匈奴宇文莫槐,出於遼東塞外,其先 南單于遠屬也,世為東部大人。其先其語與鮮卑頗異。其先人 皆翦髮而留其頂上,以為首飾,長過數寸則截短之。 婦女披長襦及足,而無裳焉。秋收烏頭為毒藥,以射 禽獸。莫槐虐用其民,為部人所殺,更立其弟普撥為 大人。普撥死,子丘不勤立,尚平文女。丘不勤死,子莫 廆立,本名犯太祖諱,莫廆遣弟屈雲攻慕容廆,廆擊 破之;又遣別部素延伐慕容廆於棘城,復為慕容廆 所破。時莫廆部眾強盛,自稱單于,塞外諸部咸畏憚 之。莫廆死,子遜昵延立,率眾攻慕容廆於棘城。廆子 翰先戍於外,遜昵延謂其眾曰:翰素果勇,必為人患, 宜先取之,城不足憂也。乃分騎數千襲翰。翰聞之,使 人詐為段末波使者,逆謂遜昵延曰:翰數為吾患,久 思除之,今聞來討,其善,戒嚴相待,宜兼路早赴。翰設 伏待之,遜昵延以為信然,長驅不備,至於伏所,為翰 所虜。翰馳使告廆,乘勝遂進,及晨而至。廆亦盡銳應 之。遜昵延見而方嚴,率眾逆戰,前鋒始交,而翰已入 其營,縱火燎之,眾乃大潰,遜昵延單馬奔還,悉俘其 眾。遜昵延父子世雄漠北,又先得玉璽三紐,自言為 天所相,每自誇大。及此敗也,乃卑辭厚幣,遣使朝獻 于昭帝,帝嘉之,以女妻焉。遜昵延死,子乞得龜立,復伐慕容廆,廆拒之。惠帝三年,乞得龜屯保澆水,固壘 不戰,遣其兄悉跋堆襲廆子仁于柏林,仁逆擊,斬悉 跋堆。廆又攻乞得龜克之,乞得龜單騎夜奔,悉虜其 眾。乘勝長驅,入其國城,收資財億計,徙部民數萬戶 以歸。先是,海出大龜,枯死於平郭,至是而乞得龜敗。 別部人逸豆歸殺乞得龜而自立,與慕容晃相攻擊, 遣其國相莫渾伐晃,而莫渾荒酒縱獵,為晃所破,死 者萬餘人。建國八年,晃伐逸豆歸,逸豆歸拒之,為晃 所敗,殺其驍將涉亦干。逸豆歸遠遁漠北,遂奔高麗。 晃徙其部眾五千餘落於昌黎,自此散滅矣。

匈奴

匈奴

圖考

按《山海經·海內南經》:匈奴、開題之國。列人之國並在 西北。

一曰獫狁,又二國並在旄馬西北。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