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第134卷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一百三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百三十四卷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一百三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

 第一百三十四卷目錄

 沙陀部彙考

  唐太宗貞觀一則 高宗永徽三則 龍朔一則 中宗嗣聖一則 睿宗先天一則 元

  宗開元一則 天寶一則 德宗貞元一則 憲宗元和二則 穆宗長慶一則 文宗太和

  一則 開成一則 宣宗大中一則 懿宗咸通二則 僖宗乾符四則 廣明一則 中和

  四則 光啟二則 昭宗大順二則 乾寧二則 光化一則 天復三則

 沙陀部藝文

  後唐本紀後論       五代史

 流鬼部彙考

  唐太宗貞觀一則

 拔悉蜜部彙考

  唐太宗貞觀一則 元宗天寶一則

 葛邏祿部彙考

  唐高宗永徽一則 顯慶一則 元宗開元一則 天寶一則 肅宗至德一則

 突騎施部彙考

  唐中宗嗣聖一則 景龍一則 元宗開元五則 天寶二則 肅宗乾元一則 代宗大

  曆一則

 達姤部彙考

  唐元宗開元一則

 達末婁部彙考

  唐元宗開元一則

邊裔典第一百三十四卷

沙陀部彙考编辑

编辑

太宗貞觀七年,立沙陀咄陸可汗。编辑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按《沙陀本傳》:沙陀,西突厥 別部處月種也。始,突厥東西部分治烏孫故地,與處 月、處蜜雜居。貞觀七年,太宗以鼓纛立利邲咄陸可 汗,而族人步真觖望,謀并其弟彌射乃自立。彌射懼, 率處月等入朝。而步真勢窮,亦歸國。其留者,咄陸以 射匱特勒劫越之子賀魯統之。西突厥GJfont彊,內相攻, 其大酋乙毗咄陸可汗建廷鏃曷山之西,號北廷,而 處月等又隸屬之。處月居金娑山之陽,蒲類之東,有 大磧,名沙陀,故號沙陀突厥云。咄陸寇伊州,引二部 兵圍天山,安西都護郭孝恪擊走之,拔處月俟斤之 城。後乙毗可汗敗,奔吐火羅。賀魯來降,詔拜瑤池都 督,徙其部廷州之莫賀城。處月朱邪闕俟斤阿厥亦 請內屬。

高宗永徽二年正月,瑤池都督阿史那賀魯叛。十二月,處月朱邪孤注殺招慰使單道惠,叛附于賀魯。编辑

按《唐書·高宗本紀》云云。按《沙陀本傳》:永徽初,賀魯 反,而朱邪孤注亦殺招慰使連和,引兵據牢山。於是 射脾俟斤沙陀那速不肯從,高宗以賀魯所領授之。 永徽三年正月,梁建方及處月戰于牢山,敗之。 按《唐書·高宗本紀》云云。按《沙陀本傳》:弓月道總管 梁建方、契苾何力引兵斬孤注,俘九千人。

永徽四年,置金滿、沙陀州領都督。又置崑陵都護府, 統咄陸部,以彌射為都護。

按《唐書·高宗本紀》不載。按《沙陀本傳》:廢瑤池都督 府,即處月地置金滿、沙陀二州,皆領都督。賀魯亡,安 撫大使阿史那彌射次伊麗水,而處月來歸。乃置崑 陵都護府,統咄陸部,以彌射為都護。

龍朔元年,以沙陀金山從征鐵勒。编辑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按《沙陀本傳》:龍朔初,以處 月酋沙陀金山從武衛將軍薛仁貴討鐵勒,授墨離 軍討擊使。

中宗嗣聖十九年即武后長安二年,沙陀金山死,子輔國嗣。按《唐書·武后本紀》不載。按《沙陀本傳》:長安二年,進金山為金滿州都督,累封張掖郡公。金山死,子輔國编辑

嗣。

睿宗先天元年,沙陀避吐蕃,徙部北廷,率其下入朝。按《唐書·睿宗本紀》不載。按《沙陀本傳》云云。编辑

元宗開元二年,沙陀輔國死,子骨咄支嗣。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按《沙陀本傳》:開元二年,輔 國復領金滿州都督,封其母鼠尼施為鄯國夫人。累 爵永壽郡王。死,子骨咄支嗣。

天寶元年,沙陀骨咄支死,子盡忠嗣。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按《沙陀本傳》:天寶初,回紇 內附,以骨咄支兼回紇副都護。從肅宗平安祿山,拜 特進、驍衛上將軍。死,子盡忠嗣,累遷金吾衛大將軍、 酒泉縣公。

德宗貞元 年,沙陀部七千帳附吐蕃,與共寇北廷。按《唐書·德宗本紀》不載。按《沙陀本傳》:至德、寶應間,编辑

中國多故,北廷、西州閉不通,朝奏使皆道出回紇,而 虜多魚擷,尤苦之,雖沙陀之倚北廷者,亦困其暴斂。貞元中,沙陀部七千帳附吐蕃,與共寇北廷,陷之。吐 蕃徙其部甘州,以盡忠為軍大論。吐蕃寇邊,常以沙 陀為前鋒。

憲宗元和三年,沙陀為吐蕃所破,款靈州塞。節度使范希朝以聞,詔處其部鹽州。编辑

按《唐書·憲宗本紀》不載。按《沙陀本傳》:回鶻取涼州, 吐蕃疑盡忠持兩端,議徙沙陀于河外,舉部愁恐。盡 忠與朱邪執宜謀,曰:我世為唐臣,不幸陷污,今若走 蕭關自歸,不愈於絕種乎。盡忠曰:善。元和三年,悉眾 三萬落循烏德鞬山而東。吐蕃追之。行且戰,旁洮水, 奏石門,轉鬥不解,部眾略盡,盡忠死之。執宜裒瘢傷, 士裁二千,騎七百,雜畜橐它千計,款靈州塞。節度使 范希朝以聞。詔處其部鹽州,置陰山府,以執宜為府 兵馬使。沙陀素健鬥,希朝欲藉以捍虜,為市牛羊,廣 畜牧,休養之。其童耄自鳳翔、興元、太原道歸者,皆還 其部。盡忠弟葛勒阿波率殘部七百叩振武降,授左 武衛大將軍,兼陰山府都督。執宜朝長安,賜金幣袍 馬萬計,授特進、金吾衛將軍。然議者以靈武迫吐蕃, 恐後反覆生變,又濱邊,益口則食翔價。頃之,希朝鎮 太原,因詔沙陀舉軍從之。希朝乃料其勁騎千二百, 號沙陀軍,置軍使,而處餘眾于定襄川。執宜乃保神 武川之黃花堆,更號陰山北沙陀。是時,天子伐鎮州, 執宜以軍七百為前鋒,王承宗眾數萬伏木刀溝,與 執宜遇,飛矢雨集。執宜提軍橫貫賊陳鏖鬥,李光顏 等乘之,斬首萬級。鎮兵解,進蔚州刺史。

元和八年,以回鶻取西城、柳谷,詔沙陀部執宜屯天 德。

按《唐書·憲宗本紀》不載。按《沙陀本傳》:王鍔節度太 原,建言:朱邪族孳熾,散居北川,恐啟野心,願析其族 隸諸州,勢分易弱也。遂建十府以處沙陀。八年,回鶻 過磧南取西城、柳谷,詔執宜屯天德。

穆宗長慶元年,沙陀部執宜入朝,拜金吾衛將軍。编辑

按《唐書·穆宗本紀》不載。按《沙陀本傳》:伐吳元濟,詔 執宜隸李光顏,破蔡人時曲,拔凌雲柵。元濟平,授檢 校刑部尚書,猶隸光顏軍。長慶初,伐鎮州,悉發沙陀, 與易定軍掎角,破賊深州。執宜入朝,留宿衛,拜金吾 衛將軍。

文宗太和 年,授沙陀執宜都督、招撫使,隸河東節度。死,子赤心嗣。编辑

按《唐書·文宗本紀》不載。按《沙陀本傳》:太和中,柳公 綽領河東,奏陘北沙陀素為九姓、六州所畏,請委執 宜治雲、朔塞下廢府十一,料部人三千禦北邊,號代 北行營,授執宜陰山府都督、代北行營招撫使,隸河 東節度。執宜死,子赤心嗣。

開成四年,節度使劉沔以沙陀赤心擊回鶻於殺虎山,繼以伐潞,功遷赤心朔州刺史。编辑

按《唐書·文宗本紀》不載。按《沙陀本傳》:開成四年,回 鶻徑磧口,抵榆林塞。宰相掘羅勿以良馬三百遺赤 心,約共攻彰信可汗。可汗死,節度使劉沔以沙陀擊 回鶻于殺虎山。久之,伐潞,誅劉稹,詔赤心率代北騎 軍三千隸石雄為前軍,破石會關,助王宰下天井,合 太原軍,次榆社,與監軍使呂義忠禽楊弁。潞州平,遷 朔州刺史,仍為代北軍使。

宣宗大中元年,遷沙陀赤心蔚州刺史、雲州守捉使。按《唐書·宣宗本紀》不載。按《沙陀本傳》:大中初,吐蕃编辑

合党項及回鶻殘眾寇河西,太原王宰統代北諸軍 進討,沙陀常深入,冠諸軍。赤心所向,虜輒披靡,曰:吾 見赤馬將軍火生頭上。始,沙陀臣吐蕃,其左老右壯, 溷男女,略與同,而馳射趫悍過之,虜倚其兵,常苦邊。 及歸國,吐蕃繇此亦衰。宣宗已復三州、七關,征西戍 皆罷,乃遷赤心蔚州刺史、雲州守捉使。

懿宗咸通九年,詔沙陀赤心從康承訓兵平龐勛之亂,進大同軍節度使,賜李氏,名國昌。编辑

按《唐書·懿宗本紀》:咸通九年七月,龐勛反勛桂州。十 一月,右金吾衛大將軍康承訓為徐泗行營兵馬都 招討使。按《沙陀本傳》:龐勛亂,詔義成康承訓為行 管招討使,赤心以突騎三千從。承訓兵絕渙水,遇伏, 墮圍中幾沒,赤心以騎五百掀出之。勛欲速戰,眾八 萬,短兵接,赤心勒勁騎突賊,與官軍夾擊,敗之。其弟 赤衷以千騎追之亳東。勛平,進大同軍節度使,賜氏 李,名國昌,預鄭王屬籍,賜親仁里甲第。回鶻叩榆林, 擾靈、鹽,詔國昌為鄜延節度使。又寇天德,乃徙節振 武,進檢校司徒。王仙芝陷荊、襄,朝廷發諸州兵討捕, 國昌遣劉遷統雲中突騎逐賊,數有功。

咸通十四年正月,沙陀寇代北。

按《唐書·懿宗本紀》云云。

僖宗乾符三年,以沙陀國昌為大同軍防禦使,國昌不受命。编辑

按《唐書·僖宗本紀》不載。按《沙陀本傳》:乾符三年,段 文楚為代北水陸發運、雲州防禦使。是時無年,文楚 朘損用度,下皆怨。邊校程懷信、王行審、蓋寓、李存璋、薛鐵山、康君立等曹議曰:世多難,丈夫當投罅立功。 段公乃儒者,難共計。沙陀雄勁,李振武父子勇冠軍, 我若推之,無不應,則代北唾手可定。拾取富貴若何。 咸曰:善。乃夜謁國昌子雲中守捉使克用曰:歲艱稟 食削,吾等不忍餓死,公家威德著聞,請誅虐帥,安部 內。克用許之,募得士萬人,趨雲州,次鬥雞臺。城中執 文楚至,殺之;據州以聞,共丐克用為大同防禦留後。 不許,發諸道兵進捕,諸道不甚力,而黃巢方引渡江, 朝廷度未能制,乃赦之,以國昌為大同軍防禦使。國 昌不受命,詔河東節度使崔彥昭、幽州張公素共擊 之,無功。國昌與党項戰,未決,大同川吐渾赫連鐸襲 振武,盡取其貲械。國昌窮,挈騎五百還雲州,州不納, 鐸遂取之。克用轉側蔚、朔間,裒兵纔三千,屯新城,鐸 引萬人圍之,隧而攻,三日不拔,鐸兵殺傷甚。國昌自 蔚州來,鐸引去。僖宗以鐸領大同節度,畀討國昌。 乾符四年九月,沙陀寇雲、朔二州。

乾符五年十月,昭義軍節度使李鈞、幽州盧龍軍節 度使李可舉討李國昌。

按以上《唐書·僖宗本紀》云云。

乾符六年,詔昭義軍李鈞、幽州李可舉會赫連鐸攻 沙陀國昌於蔚州,不克。

按《唐書·僖宗本紀》不載。按《沙陀本傳》:六年,詔昭義 李鈞為北面招討使,督潞、太原兵屯代州;幽州李可 舉會鐸攻蔚州,國昌以一隊當之。克用分兵抵遮虜 城拒鈞,天大雪,士仆,鈞眾潰,還代州,軍遂亂,鈞死 于兵。

廣明元年,沙陀李國昌入寇。编辑

按《唐書·僖宗本紀》:廣明元年二月,李國昌寇忻、代二 州。四月,太府卿李琢為蔚、朔招討都統。七月,李可舉 及李國昌戰于藥兒嶺,敗之。八月,昭義軍亂,殺其節 度使李鈞。按《沙陀本傳》:廣明元年,以李琢為蔚、朔 招討都統,率兵數萬屯代州。克用使傅文達調蔚、朔 兵,朔州刺史高文集縛以送琢。琢進攻蔚州,國昌敗, 與克用舉宗奔達靼。鐸密畀酋長圖之,克用得其計, 因豪桀大會馳射,百步外針芒木葉無不中,部人大 驚,即倡言:今黃巢北寇,為中原患,一日天子赦我,願 與公等南向定天下,庸能終老沙磧哉。達靼知不留, 乃止。巢攻潼關,入京師,詔河東監軍陳景思發代北 軍。時沙陀都督李友金屯興唐軍,薩葛首領米海萬、 安慶都督史敬存屯感義軍,克用客塞下,眾數千無 所屬。景思聞天子西,乃與友金料騎五千入居絳,兵 擅劫帑自私。還代州,益募士三萬,屯隴西,士囂縱,友 金不能制,謀曰:今合大眾,不得威名宿將,且無功。吾 兄司徒父子,材而雄,眾所推畏,比得罪于朝,僑戍北 部不敢還。今若召之使將兵,代北豪英,一呼可集,整 行伍,鼓而南,賊不足平也。景思曰:善。乃丐赦國昌,使 討賊贖罪。有詔拜克用代州刺史、忻代兵馬留後,促 本軍討賊。克用募達靼萬人,趨代州,將南道太原。節 度使鄭從讜塞石嶺關,不得前,克用儳道至太原,營 城下五日,邀糧貲,從讜不答,乃大略,還屯代州。

中和元年,沙陀李國昌子克用入寇,陷忻、代州。编辑

按《唐書·僖宗本紀》:中和元年四月,敕李國昌及其子 克用以討黃巢。五月,克用寇太原,振武軍節度使契 苾璋敗之。六月,李克用陷忻、代二州。

中和二年,沙陀李克用陷蔚州,詔克用同義武河中 節度使同討黃巢,尋擢鴈門節度、忻代觀察使。 按《唐書·僖宗本紀》:中和二年三月,李克用陷蔚州。 按《沙陀本傳》:中和二年,蔚州刺史蘇祐會赫連鐸兵 將攻代州,克用率騎五百先襲蔚州,下之。祐屯美女 谷,鐸與幽州李可舉眾七萬攻蔚州,譙柵相屬。克用 直擣營,入蔚州,燔府庫,棄而去,屯鴈門。國昌自達靼 率兵歸代州。擾汾、并、樓煩,不釋鎧。帝詔克用還軍朔 州。於是義武節度使王處存、河中節度使王重榮傳 詔招克用同討巢。克用喜,即大閱鴈門,得忻、代、蔚、朔、 達靼眾三萬、騎五千而南。於是國昌守代州。鄭從讜 不肯假道,克用軍傅太原而營,奉幣馬遺從讜,身從 數騎呼曰:我且西,願與公一言。從讜升陴慰勉,歸貨 幣饔餼。克用乃自陰地趨晉,會河中。帝聞,擢克用鴈 門節度、神策天寧軍鎮遏、忻代觀察使。

中和三年,沙陀李克用及黃巢戰,敗之。擢國昌為代 北軍節度,克用領河東節度。

按《唐書·僖宗本紀》:中和三年正月,鴈門節度使李克 用為京城東北面行營都統。三月,克用及黃巢戰于 零口,敗之。四月甲辰,又敗之于渭橋。丙午,復京師。八 月,黃巢秦、宗權寇陳州。十月,李克用陷潞州,刺史李 殷銳死之。按《沙陀本傳》:宰相王鐸承制,授克用東 北面行營都統,河東監軍陳景思為監軍使。克用使 弟克修領彀騎五百度河,克用自夏陽濟,留薛阿檀 扼津口,次同州,壁乾阬,與賊戰梁田坡,敗之。進壁渭 橋,遂收京師。功第一,進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隴西郡 公;國昌為代北軍節度使。未幾,以克用領河東節度。中和四年,沙陀李克用及黃巢戰宛句,敗之。

按《唐書·僖宗本紀》:中和四年五月辛酉,朱全忠及黃 巢戰,敗之。辛未,河東節度使李克用及巢戰宛句,敗 之。七月壬午,黃巢伏誅。按《沙陀本傳》:李國昌為代 北軍節度使。未幾,以克用領河東節度。黃巢與秦宗 權合寇河南。四年,克用率河東、代北兵將自澤、潞下 天井關,河陽諸葛爽堙井以拒,克用乃繇河中濟,趨 許州,合徐、汴兵破尚讓于太康。戰西華,又破之。賊走, 河南平。追北曹州,還過汴,朱全忠邀之,克用留兵于 郊,入舍上源館。夜帳飲,全忠自佐饔,進貲寶,握手諄 勞。是時,全忠忌克用桀邁難制,則連車外環,陳兵道 左右。克用醉。乃攻館,下拒戰,親將郭景銖滅燭扶克 用,徐告之,尚被酒,乃引弓射。會煙囂四合,大震電,克 用與薛志勤等間關升南譙門,縋走營。部下死者數 百人,所獲賊乘輿物盡亡之。克用整眾歸太原,益訓 兵,將報讎,使弟克勤以萬騎屯河中,乃請擊全忠。使 者八返,內外震恐,帝使內謁慰解。尋進位檢校太傅、 隴西郡王。

光啟元年,沙陀李克用犯京師。编辑

按《唐書·僖宗本紀》:光啟元年十一月,河東節度使李 克用叛附于王重榮,重榮及克用寇同州,刺史郭璋 死之。十二月癸酉,朱玫及王重榮、李克用戰于沙苑, 敗績。己亥,克用犯京師。按《沙陀本傳》:光啟元年,幽 州李可舉、鎮州王景崇言:易定故燕、趙境,請取分之。 於是可舉攻易州,下之;景崇攻無極。易定節度使王 處存求救於克用,克用自將救無極,敗鎮人,攻馬頭, 固新城。鎮兵走,處存復取易州。鳳翔李昌符、邠寧朱 玫與全忠連和,觀軍容使田令孜惡克用與王重榮 合,建言:不可處近輔,請授王處存河中,而徙重榮於 易定,則克用孤矣。帝從之。重榮以告,克用怒曰:我當 從公提鼓出汜水關誅全忠,迴殲穴鼠耳。重榮計曰: 公兵朝出關,則邠、岐兵夕傅吾堞,願先治邠、岐。克用 乃表言:玫、昌符連全忠為亂,請以兵十五萬度河梟 二豎,然後平汴雪大恥,願陛下戒嚴,無為賊所搖。帝 遣使慰止,背相望也。克用不奉詔,玫亦引邠、鳳兵營 沙苑。克用薄戰,玫敗,夜亡去。克用還河中,天子出趨 鳳翔,道傳兵且至,即趨寶雞。克用與重榮聯章請還 宮,願留兵衛京師,即還鎮。帝懼,走大散關,駐興元。克 用引歸。嗣襄王熅偽詔至太原,克用燔之,執其使,間 道奉表興元。始,朝廷意玫結克用迫乘輿,及表至,示 群臣,因騰曉山南諸鎮,行在少安。王行瑜斬玫,克用 以千騎經略京畿。

光啟三年,沙陀國昌卒。昭宗即位,進克用檢校太師 兼侍中。

按《唐書·僖宗本紀》不載。按《沙陀本傳》云云。

昭宗大順元年,詔都招討宣慰使張濬等討李克用。是年,克用陷潞邢、洺、磁及晉州。编辑

按《唐書·昭宗本紀》:大順元年五月,張濬為河東行營 都招討宣慰使,京兆尹孫揆副之;幽州盧龍軍節度 使李匡威為北面招討使,雲州防禦使赫連鐸副之; 朱全忠為南面招討使,王鎔為東面招討使,以討李 克用。七月,李克用執昭義軍節度使孫揆。九月,李克 用陷潞州。十月,李克用陷邢、洺、磁三州。十一月,張濬 及李克用戰于陰地,敗績。十二月,李克用陷晉州。 按《沙陀本傳》:大順初,克用自攻赫連鐸於雲州,拔東 郛。幽州李匡威以兵三萬救之,殺其將安金俊,克用 走。鐸與匡威共建言:山南亂,克用實首之。今乘其敗, 可伐而取也。全忠亦請與河北三鎮共討之。宰相張 濬是其計,乃下制削克用官爵、屬籍,以濬為兵馬招 討、制置、宣慰使,京兆尹孫揆副之,樞密使駱全諲為 行營都監,華州節度使韓建為行營馬步都虞候兼 供軍糧料使,王鎔領河東東面,全忠南面,李匡威北 面,並為行營招討使。鐸副匡威,先薄戰。克用追潞兵, 不肯行,共殺守將李克恭,送款于汴,獻首闕下。更詔 揆為昭義節度使,克用將李存孝邀揆長子殺之。匡 威、鐸并吐蕃、黠GJfont斯眾十萬攻遮虜軍,殺其將劉胡 子。克用乃屯渾河川,存孝與鐸戰樂安,鐸敗走。濬入 陰地關,壁汾、隰,薛鐵山、李承嗣營洪洞迎戰。存孝次 趙城,韓建夜出壯士三百乘其營,存孝伏以待,建兵 大奔。存孝攻絳州,未下,晉州刺史張行恭棄城走,建 與濬遁還。

大順二年七月,李克用陷雲州,防禦使赫連鐸奔于 吐渾。

按《唐書·昭宗本紀》云云。按《沙陀本傳》:二年,克用奉 表自陳,乃復拜檢校太師、守中書令、隴西郡王。克用 悉兵攻鐸雲州,以騎將薛阿檀為前軍,設伏河上。鐸 縱騎追阿檀,遇伏而奔。鐸亡入吐渾。克用取雲州,以 部將石善友為刺史、大同軍防禦使。景福初,鎮州王 鎔攻堯山,克用使李嗣勳擊之,斬級三萬,克用遂拔 天長,略常山,度滹沱,燔其郛。徇地至趙,取鼓、槁二城。 赫連鐸眾八萬攻天城軍,克用飛檄發軍太原,匡威已壁雲州北郊,克用自神堆引軍夜入雲州,死戰,走 之。

乾寧元年,李克用寇邢、潞、武、新及幽州。编辑

按《唐書·昭宗本紀》:乾寧元年三月,李克用寇邢州,執 李存孝殺之。六月,大同軍防禦使赫連鐸及李克用 戰于雲州,死之。九月,李克用陷潞州,昭義軍節度使 康君立死之。十一月,李克用陷武州。十二月,陷新州。 甲寅,幽州盧龍軍節度使李匡籌奔于滄州,義昌軍 節度使盧彥威殺之。丙辰,李克用陷幽州。按《沙陀 本傳》:乾寧元年,克用次新城,鐸膝行詣軍門降,克用 鞭而縱之。進下武州,攻新州。李匡籌引步騎七萬救 之,克用迎戰,斬首萬級,俘少將三百,徇城下,新州降。 取媯州,匡籌棄幽州走。

乾寧二年五月,李克用陷絳州。八月,以克用為邠寧 四面行營招討使。

按《唐書·昭宗本紀》:乾寧二年五月,靜難軍節度使王 行瑜、鎮國軍節度使韓建及李茂貞犯京師,殺太保 致仕韋昭度、太子少師李磎。是月,李克用陷絳州,刺 史王瑤死之。七月,李克用以兵屯于河中。八月,李克 用為邠寧四面行營招討使。十月,李克用及王行瑜 戰于梨園,敗之。十一月丁巳,李克用及王行瑜戰于 龍泉,敗之。丁卯,王行瑜伏誅。按《沙陀本傳》:二年,幽 州降,克用以劉仁恭為留後,乃旋。王行瑜、韓建、李茂 貞連兵南關下,殺李谿。克用盡調北部兵度河,拔絳 州,斬刺史王瑤。次河中,王珂謁于道。同州王行約奔 京師。圍韓建于華州,京師震動,帝為幸石門、莎城,遣 內謁郗延昱慰勞,且言茂貞屯盩厔,行瑜屯興平,克 用乃進營渭橋。帝以嗣延王戒丕、嗣丹王允詔克用 擊邠、鳳。克用奉詔,屯渭北,遣史儼以驃騎三千護石 門,且令王珂輸河中粟備行在。帝以赤詔嘉答,進克 用諸道兵馬都招討使,命二嗣王兄事之,令促討行 瑜。克用請帝還京師,以二千騎衛乘輿。時宮室煨殘, 駐尚書省,百官喪馬,克用進乘輿金貝裝二駟,又上 百乘給從官。進太師、兼中書令、邠寧四面行營都統。 行瑜堅壁梨園,茂貞自率師三萬逼咸陽而屯。克用 請帝責茂貞罷兵,因削官爵,願與河中共討之。帝詔 第事行瑜,貸茂貞,俾結好。朱詔賜魏國夫人陳氏。陳, 襄陽人也,善書,帝所愛,欲急平賊,故予之。茂貞以兵 援龍泉,克用使李罕之、李存審夜引兵劫其餉,援兵 亡,行瑜潰而走,追殺萬計。行瑜入邠州,丐歸款,克用 使史儼入其城。行瑜死慶州,傳首京師。帝悉論幕府 官屬及諸子功,封爵之,克用賜號忠貞平難功臣,進 封晉王。克用屯雲陽,遣李習吉入朝,且請與王珂悉 力討茂貞,帝不許。克用私于使者曰:叛根不除,憂未 艾也。天子廢度支錢三十萬緡勞其軍。時鄆州朱宣 兄弟為全忠所困,使來告,克用請道于魏救之。兵解 復鬥,克用自將而往,使李存信率兵三萬與史儼等 次于莘,為魏兵所破。克用怒,大略相、魏去。始,茂貞畏 克用見討,修貢獻如藩臣。及克用還,絕貢獻,與韓建 謀以兵入朝。帝懼,詔克用進衛京師。帝謀度河幸太 原,遣延王入克用軍促迎天子。既次渭北,建固請幸 華州。克用謂王曰:患本於不斷,顧上自為之。李存信 攻魏,葛從周引眾三萬來援,戰洹水上,汴人夜攻諸 野,哄合,克用子落落馬陷而顛,克用救之,亦顛;追兵 迫,射之乃免。存信已傅魏城,克用并力,羅弘信以捉 生逆戰,為克用所敗,追及郛,叩闔而還。於是陝州王 珙攻河中,李嗣昭援珂,再戰再勝,珙圍解。帝使延王 持節至太原,謂克用曰:不用卿計,故逮此,無可言者。 今我寄于華,百司群官無所託,非卿尚誰與憂。不則 不復見宗廟矣。王至太原,克用留累月,每大張飲,王 必以舞屬克用,因陳國事,涕數行下,冀感動之。時劉 仁恭據幽州,貳于克用,數召兵不應,克用以書讓之, 仁恭得書,抵于地,遂顯絕。故克用內憂幽州,以好辭 謝王,不復有西意。俄自將屯蔚州,會晨大雺冥,仁恭 來薄戰,克用大敗,走太原,大將多死。全忠奪邢、磁、洺 三州,茂貞度克用沮撓,無能出師,乃與韓建謾好,致 書言帝暴露累年,請共治宮室迎天子。初,長安自石 門之奔,宮殿焚圮,及岐人再逆,火閭里皆盡,宮城昏 夜狐狸鳴啼,無人跡。帝幸華西溪,望舊京必泫然流 涕,左右悽塞不得語。王建方盜兩川,茂貞欲披其鄙 私之,數南師,不暇東,而全忠繕治洛陽,茂貞因約克 用共其勞,克用辭窮,乃出資為助。

光化元年十二月,李克用陷澤州。编辑

按《唐書·昭宗本紀》云云。按《沙陀本傳》:光化初,帝還 京師,詔克用與全忠解讎,宰相徐彥若、崔引皆勸之。 克用勢已折,然尚以功高位全忠上,恥先下之,時王 鎔方睦于汴,乃遺書鎔,使為己倡。全忠即遣使奉書 幣恭甚,克用亦報之。然汴日益張,窮鬥不置。王珙請 汴兵攻河中,克用使李嗣昭、張漢瑜援之,汴兵走。葛 從周取承天軍,氏叔琮取遼州、樂平,進壁榆次,克用 使周德威逐出之。李嗣昭以步騎三萬下太行,略河內,拔懷州,進攻河陽,汴人閻寶救之,嗣昭退保懷。

天復元年六月,李克用陷隰、慈二州。编辑

天復二年三月丁卯,李克用陷汾、慈、隰三州。

按以上《唐書·昭宗本紀》云云。按《沙陀本傳》:天復元 年,全忠取晉、絳,逼河中,王珂告急,使相望,汴人扼空 道,晉兵不得前,遂虜珂。珂妻,克用女,不能救,全忠遂 有河中,克用朝貢道亦梗。全忠知克用迮不振,乃大 舉攻太原,分遣銳將氏叔琮等率魏博、兗鄆、邢洺、義 武、晉絳兵環入之,晉城邑多下。會大雨,汴兵糧乏,士 瘧癘,遂解。克用雖內憤悒,憚全忠彊難與爭,乃厚致 幣馬謝,復請修好。全忠遂取同、華,屯渭上。帝如鳳翔, 李茂貞、韓全誨請召克用入衛。克用間道遣使者奔 問,并詒書全忠勸還汴,全忠不答。克用率兵趨平陽, 攻吉上堡,破汴軍於晉州。李嗣昭、周德威下慈、隰,進 屯河中。汴將朱友寧以兵十萬壁其南,全忠自屯晉 州。晉人聞全忠至,皆失色。時有虹貫德威營,氏叔琮 薄壘疾鬥,晉兵大敗,仗械輜儲皆盡。友寧長驅略汾、 慈、隰州,皆下,遂圍太原,攻西門。德威、嗣昭循山挈餘 眾得歸,克用大恐,身荷版築,率士拒守,陰與嗣昭、德 威謀奔雲州。李存信曰:不如依北蕃。國昌妻劉語克 用曰:聞王欲委城入蕃,審乎。計誰出。曰:存信等為此。 劉曰:彼牧羊奴,安辦遠計。王常笑王行瑜失城走而 死,若何傚之。且王頃居達靼,危不免。必一朝去此,禍 不旋跬,渠能及北虜哉。克用悟,乃止。居數日,散士復 集。嗣昭夜擾友寧營,汴人驚,引去。德威追之,抵白壁 關,復收慈、隰、汾三州。

天復三年,李克用攻晉州。

按《唐書·昭宗本紀》不載。按《沙陀本傳》:天復三年,克 用攻晉州,聞帝自鳳翔還京師,乃去。雲州都將王敬 暉殺刺史劉再立,以地予劉仁恭;李嗣昭討之。仁恭 援敬暉,嗣昭壁樂安,欲戰,仁恭取敬暉,棄城去。帝東 遷,詔至太原,克用泣謂其下曰:乘輿不復西矣。遣使 者奔問行在,俄加號協盟同力功臣。李茂貞、王建與 邠州楊崇本遣使者來約義舉,克用顧藩鎮皆附汴, 不可與共功,惟契丹阿保機尚可用,乃卑辭召之。保 機身到雲中,與克用會,約為兄弟,留十日去,遺馬千 匹、牛羊萬計,期冬大舉度河,會昭宗弒而止。四年,王 建、李茂貞約克用大舉。建將康晏步騎二萬與克用 監軍張承業會鳳翔,是時汴將王重師守長安,劉知 俊守同州,與戰長安西,建兵敗,遂不振。唐亡,建與淮 南楊渥請克用自王一方,須賊平訪唐宗室立之。建 請悉蜀工制乘輿御物。克用答曰:自王,非吾志也。建 又勸茂貞王岐,茂貞孱褊,亦不敢當,但侈府第、僭宮 禁而已。建、渥乃自王。是歲,克用有疾,城門自壞,明年 卒。

沙陀部藝文编辑

《後唐本紀後論》
五代史
编辑

嗚呼,世久而失其傳者多矣,豈獨史官之謬哉。李氏 之先,蓋出於西突厥,本號朱邪,至其後世,別自號曰 沙陀,而以朱邪為姓,拔野古為始祖。其自序云:沙陀 者,北庭之磧也,當唐太宗時,破西突厥諸部,分同羅、 僕骨之人於此磧,置沙陀府,而以其始祖拔野古為 都督;其傳子孫,數世皆為沙陀都督,故其後世因自 號沙陀。然予考于傳記,其說皆非也。夷狄無姓氏,朱 邪,部族之號耳,拔野古與朱邪同時人,非其始祖,而 唐太宗時,未嘗有沙陀府也。唐太宗破西突厥,分其 諸部,置十三州,以同羅為龜林都督府,僕骨為金微 都督府,拔野古為幽陵都督府,未嘗有沙陀府也。當 是時,西突厥有鐵勒,延陀、阿史那之類為最大;其別 部有同羅、僕骨、拔野古等以十數,蓋其小者也;又有 處月、處密諸部,又其小者也。朱邪者,處月別部之號 耳。太宗二十二年,已降拔野古,其明年,阿史那賀魯 叛。至高宗永徽二年,處月朱邪孤注從賀魯戰于牢 山,為契苾何力所敗,遂沒不見。後百五六十年,當憲 宗時,有朱邪盡忠及子執宜見於中國,而自號沙陀, 以朱邪為姓矣。蓋沙陀者,大磧也,在金莎山之陽,蒲 類海之東,自處月以來居此磧,號沙陀突厥,而夷狄 無文字傳記,朱邪又微不足錄,故其後世自失其傳。 至盡忠孫始賜姓李氏,李氏後大,而夷狄之人遂以 沙陀為貴種云。

流鬼部彙考编辑

太宗貞觀十四年,流鬼國遣子入貢。编辑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按《流鬼本傳》:流鬼去京師 萬五千里,直黑水靺鞨東北,少海之北,三面皆阻海, 其北莫知所窮。人依嶼散居,多沮澤,有魚鹽之利。地 蚤寒,多霜雪,以木廣六寸、長七尺系其上,以踐冰,逐 走獸。土多狗,以皮為裘。俗被髮。粟似莠而小,無蔬蓏 它穀。勝兵萬人。南與莫曳靺鞨鄰,東南航海十五日行,乃至。貞觀十四年,其王遣子可也余莫貂皮更三 譯來朝。授騎都尉,遣之。

按杜氏《通典》:流鬼在北海之北,北至夜叉國,餘三面 皆抵大海,南去莫設靺鞨船行十五日。無城郭,依海 島散居,掘地深數尺,兩邊斜豎木,搆為屋。人皆皮服, 又狗毛雜麻為布而衣之,婦人冬衣豕鹿皮,夏衣魚 皮,制與獠同。多沮澤,有鹽魚之利。地氣沍寒,早霜雪, 每堅冰之後,以木廣六寸,長七尺,施系其上,以踐層 冰,逐及奔獸。俗多狗。勝兵萬餘人。無相敬之禮、官寮 之法。不識四時節序。有他盜入境,乃相呼召。弓長四 尺餘,箭與中國同,以骨石為鏃。樂有歌舞。死解封樹, 哭之三年,無餘服制。靺鞨有乘海至其國貨易,陳國 家之盛業,于是其君長孟GJfont遣其子可也余志,大唐 貞觀十四年,三譯而來朝貢。初至靺鞨,不解乘馬,上 即顛墜。其長老人傳,言其國北一月行有夜叉人,皆 豕牙翹出,噉人。莫有涉其界,未嘗通聘。

拔悉蜜部彙考编辑

太宗貞觀二十三年,拔悉蜜入朝。编辑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按《拔悉蜜本傳》:拔悉蜜,貞 觀二十三年始來朝。

元宗天寶三載八月丙午,拔悉蜜攻突厥,殺烏蘇米施可汗,來獻其首。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云云。按《拔悉蜜本傳》:天寶初,與 回紇葉護擊殺突厥可汗,立拔悉蜜大酋阿史那施 為賀臘毗伽可汗,遣使者入謝,元宗賜紫文袍、金鈿 帶、魚袋。不三歲,為葛邏祿、回紇所破,奔北庭。後朝京 師,拜左武衛將軍,地與眾歸回紇。

葛邏祿部彙考编辑

高宗永徽元年,葛邏祿三族內屬。编辑

按《唐書·高宗本紀》不載。按《葛邏祿本傳》:葛邏祿本 突厥諸族,在北庭西北、金山之西,跨僕固振水,包多 怛嶺,與車鼻部接。有三族:一謀落,或為謀剌;二熾俟, 或為婆匐;三踏實力。永徽初,高GJfont之伐車鼻可汗,三 族皆內屬。

顯慶二年,以葛邏祿三族各為都督府。编辑

按《唐書·高宗本紀》不載。按《葛邏祿本傳》:顯慶二年, 以謀落部為陰山都督府,熾俟部為大漠都督府,踏 實力部為元池都督府,即用其酋長為都督。後分熾 俟部置金附州。三族當東、西突厥間,常視其興衰,附 叛不常也。後稍南徙,自號三姓葉護,兵強,甘於鬥,延 州以西諸突厥皆畏之。

元宗開元三年四月,突厥部三姓葛邏祿來附。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云云。按《葛邏祿本傳》:開元初,再 來朝。

天寶十二載九月甲寅,葛邏祿葉護執阿布思。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云云。按《葛邏祿本傳》:天寶時,與 回紇、拔悉蜜共攻殺烏蘇米施可汗,又與回紇擊拔 悉蜜,走其可汗阿史那施於北廷,奔京師。葛祿與九 姓復立回紇葉護,所謂懷仁可汗者也。於是葛祿之 處烏德犍山者臣回紇,在金山、北廷者自立葉護,歲 來朝。久之,葉護頓毗伽縛突厥叛酋阿布思,進封金 山郡王。天寶間,凡五朝。

肅宗至德 年,葛邏祿徙十姓可汗故地。编辑

按《唐書·肅宗本紀》不載。按《葛邏祿本傳》:至德後,葛 邏祿GJfont盛,與回紇爭彊,徙十姓可汗故地,盡有碎葉、 怛邏斯諸城。然限回紇,故朝會不能自達于朝。

突騎施部彙考编辑

中宗嗣聖十六年即武后聖曆二年,突騎施遣子入朝。按《唐書·武后本紀》不載。按《突騎施本傳》:突騎施烏質勒,西突厥別部也。自賀魯破滅,二部可汗皆先入编辑

侍,虜無的君。烏質勒隸斛瑟羅,為莫賀達干。斛瑟羅 政殘,眾不悅,而烏質勒能撫下,有威信,諸胡順附,帳 落寖盛,乃置二十都督,督兵各七千,屯碎葉西北。稍 攻得碎葉,即徙其牙居之,謂碎葉川為大牙,弓月城、伊麗水為小牙,其地東鄰北突厥,西諸胡,東直西、廷 州,盡并斛瑟羅地。聖曆二年,遣子遮弩來朝,武后厚 加慰撫。神龍中,封懷德郡王。是歲,烏質勒死,其子嗢 鹿州都督娑葛為左驍衛大將軍,襲封爵。是時勝兵 三十萬,詔十姓可汗阿史那懷道持節冊命,賜宮人 四。

景龍三年七月丙辰,娑葛降。编辑

按《唐書·中宗本紀》云云。按《突騎施傳》:景龍中,遣使 者入謝,中宗為御前殿,引萬騎羽林二仗,引見勞歸。 俄與其將闕啜忠節交怨,兵相加暴。娑葛訟忠節罪, 請內之京師。忠節以千金賂宰相宗楚客等,願無入 朝,請導吐蕃擊娑葛以報。楚客方專國,即以御史中 丞馮嘉賓持節經制。嘉賓與忠節書疏反復,娑葛邏 得之,遂殺嘉賓,使弟遮弩率兵盜塞。安西都護牛師 獎與戰火燒城,師獎敗,死之,表索楚客頭以徇。大都 護郭元振表娑葛狀直,當見赦,詔許,西土遂定。既而 與遮弩分治其部,遮弩恨眾少,叛歸默啜,請為鄉導 反攻其兄。默啜留遮弩,自以兵二萬擊娑葛,禽之。默 啜歸語遮弩曰:汝兄弟不相協,能盡心事我乎。兩殺 之。

元宗開元五年,突騎施蘇祿入朝,詔封忠順可汗。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按《突騎施傳》:突騎施別種 車鼻施磊啜蘇祿者,裒拾餘眾,自為可汗。蘇祿善撫循 其下,部種稍合,眾至三十萬,於是復雄西域。開元五 年,始來朝,授右武衛大將軍、突騎施都督,卻所獻不 受。以武衛中郎將王惠持節拜蘇祿左羽林大將軍、 順國公,賜錦袍、鈿帶、魚袋七事,為金方道經略大使。 然詭猾,不純臣于唐,天子羈係之,進號忠順可汗。 開元二十三年十月戊申,突騎施寇邊。

開元二十四年正月,北庭都護蓋嘉運及突騎施戰, 敗之。八月,突騎施請和。

按以上《唐書·元宗本紀》云云。按《突騎施本傳》:開元 五年後,遣使者納贄,帝以阿史那懷道女為交河公 主妻之。是歲,突騎施鬻馬於安西,使者致公主教於 都護杜暹,暹怒曰:阿史那女敢宣教邪。笞其使,不報。 蘇祿怒,陰結吐蕃舉兵掠西鎮,圍安西城。暹方入當 國,而趙頤貞代為都護,乘城久之,出戰又敗。蘇祿略 人畜,發囷貯,徐聞暹已宰相,乃引去;即遣首領葉支 阿布思來朝,元宗召見,饗之。會東突厥使者亦來,與 爭長曰:突騎施國小,且突厥臣,不宜居上。蘇祿使者 曰:宴乃為我,不可下。遂設東西幄,而蘇祿使者西席, 乃克宴。始,蘇祿愛治其人,性勤約,每戰有所得,盡以 予下,故諸族附悅之,為盡力,又交通吐蕃、突厥,二國 皆以女妻之,遂立三國女並為可敦,以數子為葉護。 費日廣而無素儲,晚年愁窶不聊,故鹵獲稍留不分, 下始貳矣;又病風,一支攣,不事事。於是大首領莫賀 達干、都摩支二部方盛,而種人自謂娑葛後者為黃 姓,蘇祿部為黑姓,更相猜讎。俄而莫賀達干、都摩支 夜攻蘇祿,殺之。都摩支又背達干立蘇祿子吐火仙 骨啜為可汗,居碎葉城,引黑姓可汗參微特勒保怛 邏斯城,共擊達干。帝使磧西節度使蓋嘉運和撫突 騎施、拔汗那西方諸國。莫賀達干與嘉運率石王莫 賀咄吐屯、史王斯謹提共擊蘇祿子,破之碎葉城。吐 火仙棄旗走,禽之,并其弟葉護頓阿波。疏勒鎮守使 夫蒙靈察挾銳兵與拔汗那王掩怛邏斯城,斬黑姓 可汗與其弟撥斯,入曳建城,收交河公主及蘇祿可 敦、爾微可敦而還,又料西國散亡數萬人,悉與拔汗 那王。諸國皆降。處木昆匐延闕律啜等諸部皆上書 謝曰:生於荒裔,國亂王薨,更相攻屠。賴天子遣嘉運 將兵誅暴拯危,願得稽首聖顏,以部落附安西,永為 外臣。許之。

開元二十七年八月,磧西節度使蓋嘉運敗突騎施 于賀邏嶺,執其可汗吐火仙。

按《唐書·元宗本紀》云云。按《突騎施本傳》:闕律啜請 為外臣。明年,擢為右驍衛大將軍,冊石王為順義王, 加拜史王為特進,顯GJfont其功。嘉運俘吐火仙骨啜獻 太廟,天子赦以為左金吾衛員外大將軍、脩義王,頓 阿波為右武衛員外將軍。以阿史那懷道子昕為十 姓可汗,領突騎施所部,莫賀達干怒曰:平蘇祿,我功 也。今立昕,謂何。即誘諸落叛。詔嘉運招諭,乃率妻子 及纛官首領降,遂命統其眾。

開元   年,復以阿史那懷道子昕為可汗。昕至 但闌城,為莫賀咄所殺。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按《突騎施本傳》:莫賀達干 降,後復以昕為可汗,遣兵護送。昕至但闌城,為莫賀 咄所殺。莫賀咄自為可汗,安西節度使夫蒙靈察誅 斬之,以大纛官都摩支闕頡斤為三姓葉護。

天寶元年,突騎施部以黑姓伊里底蜜施骨咄祿毗伽為可汗。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按《突騎施本傳》:天寶元年, 突騎施部更以黑姓伊里底蜜施骨咄祿毗伽為可汗,數通使貢。

天寶十二載,突騎施黑姓部立登里伊羅蜜施為可 汗。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按《突騎施本傳》:十二載,黑 姓部立登里伊羅蜜施為可汗,亦賜詔冊。至德後,突 騎施衰,黃、黑姓皆立可汗相攻,中國方多故,不暇治 也。

肅宗乾元 年,黑姓可汗遣使者入朝。编辑

按《唐書·肅宗本紀》不載。按《突騎施本傳》:乾元中,黑 姓可汗阿多裴羅猶能遣便者入朝。

代宗大曆 年,突騎施部臣役於葛祿,斛瑟羅餘部附回鶻。编辑

按《唐書·代宗本紀》不載。按《突騎施本傳》:大曆後,葛 邏祿盛,徙居碎葉川,二姓微,至臣役於葛祿,斛瑟羅 餘部附回鶻。及其破滅,有特龐勒居焉耆城,稱葉護, 餘部保金莎領,眾至二十萬。

達姤部彙考编辑

元宗開元十一年,達姤首領朝貢。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按《流鬼傳》:開元十一年,達 姤部首領入貢。達姤,室韋種也,在那河陰,凍末王一本 作河之東,西接黃頭室韋,東北距達末婁云。

達末婁部彙考编辑

元宗開元十一年,達末婁遣使入貢。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按《流鬼傳》:開元十一年,又 有達末婁、達姤二部首領朝貢。達末婁自言北扶餘 之裔,高麗滅其國,遣人度那河,因居之,或曰萌漏河, 東北流入黑水。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