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第135卷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一百三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百三十五卷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一百三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

 第一百三十五卷目錄

 蒙古部彙考一韃靼 瓦剌

  唐懿宗咸通一則

  後唐莊宗同光一則 明宗天成一則 長興二則

  明一太祖洪武十二則 成祖永樂十五則 仁宗洪熙一則 宣宗宣德五則

邊裔典第一百三十五卷

蒙古部彙考一韃靼 瓦剌编辑

编辑

懿宗咸通 年韃靼部從朱耶赤心討龐勛编辑

按《唐書懿宗本紀》,不載按《五代史達靼本傳》:「達靼, 靺鞨之遺種,本在奚、契丹之東北,後為契丹所攻,而 部族分散,或屬契丹,或屬渤海。其別部散居陰山者, 自號達靼。」當唐末以名見中國,有「每相溫于越相溫, 咸通中從朱耶赤心討龐勛,其後李國昌克用父子 為赫連鐸等所敗,嘗亡入達靼,後從克用入關,破黃 巢」,由是居雲、代之間。其俗善騎射,畜多駝馬。其君長、 部族名字不可究見,惟其嘗通于中國者可見云。

後唐编辑

莊宗同光 年韃靼都督獻馬编辑

按《五代史唐莊宗本紀》不載。按《達靼本傳》:「同光中, 都督折文逋數自河西來貢駝馬。」

明宗天成三年詔韃靼入契丹界以張軍勢编辑

按《五代史唐明宗本紀》:「天成三年四月,達靼遣使者 來,義武軍節度使王都反。」按《達靼本傳》:「明宗討王 都於定州,都誘契丹入寇,明宗詔達靼入契丹界,以 張軍勢。遣宿州刺史薛敬忠以所獲契丹團牌二百 五十及弓箭數百賜雲州生界達靼。」蓋唐常役屬之。

長興二年春正月庚辰韃靼使列六薛孃居來编辑

按:《五代史唐明宗本紀》云云。

長興三年韃靼首領《頡哥》以其族來附。

按《五代史唐明宗本紀》云云。按《達靼本傳》:「長興三 年首領頡哥率其族四百餘人來附。訖於顯德,常來 不絕。」

明一按蒙古自後唐以後歷晉漢周宋遂為元其詳在元史本紀不復載入邊裔编辑

太祖洪武三年命大將軍徐達等北征拔應昌又擊王保保兵於定西破走之编辑

按《明外史·韃靼傳》,「韃靼即蒙古,故元後也。太祖洪武 元年,大將軍徐達率師取元,元主自北平遁出塞,居 開平,數遣其將也速等寇北邊。明年,常遇春擊敗之, 師進開平,俘宗王慶孫、平章鼎住。時元主奔應昌,其 將王保保據定西,為邊患。三年春,以徐達為大將軍, 使出西安,擣定西,李文忠為左副將軍,馮勝為右副」 將軍,使出居庸,擣應昌。文忠至興和,擒平章竹貞,復 大破元兵于駱駝山,遂趨應昌。未至,知元主已殂,進 圍其城,克之,獲元主孫買的里八剌及其妃嬪大臣 寶玉圖籍,太子愛猷復理達臘獨以數十騎遁去。而 徐達亦大破王保保兵于沈兒峪口,走之。太祖封買 的里八剌為崇禮侯,諡元主曰「順帝。」于是故元諸將 江文清等、王子失篤兒等先後歸附,獨王保保擁愛 猷、復理達臘居和林,屢詔諭之,不從。

按:《蒼霞草北虜考》:「北虜東至兀良哈,西至瓦剌,皆其 地。而兀良哈以內附為屬夷,其竄據沙漠,為中國患。 離合盛衰,代變靡常,大抵元之後也。洪武元年秋,大 將軍徐達、副將軍常遇春兵二十五萬北伐,逼元都。 元主出塞,居開平,而使其將擴廓帖木兒將兵自太 原來侵。達聞,徑擣太原,擴廓還兵自救。達與遇春計」, 以精兵夜襲破其營,擴廓僅從十八騎遁去。二年春, 遇春兵至大同,守將竹貞棄城走。元丞相也速攻通 州,曹良臣拒卻之。元兵自是不敢窺北平,而納哈出 據金山,李思齊、張思道據秦、隴,皆名元臣,擁兵自固。 上以書諭元主曰:「自古有國家者,必仰觀天命,俯察 人事。君之祖宗,起自北方,奄有中土,及君之身,中外 多故。朕以淮右布衣,仗義興師,芟夷群雄,此寧人事, 亦天命也。以君知時通變,遠遜沙漠,故戒戢將吏,勿 復窮追。君不見察,益縱部下令盜,吾邊,人民苦之。若 此者,恐非君之福也。以朕為君計,誠宜限地自守,修 德順天,蘄延世祀,毋輕動貽悔。」又書諭納哈出,皆不 報。達等師遂西,李思齊走臨洮,上以書招之,思齊降。 張思道走寧夏,為擴廓所執,其弟良臣以慶陽降。頃 之復叛,達攻殺之。遇春自鳳翔奉命分兵取開平,李 文忠副之。過惠州,次全寧,敗《也速》兵。進攻大興州,破 擒元丞相脫火赤。遂克開平,俘其宗王慶生及平章 鼎住等,斬之。元主益北遁。遇春還師,至柳河川,卒。文 忠代將其兵。元攻我大同,文忠擊敗之,擒其將脫列 伯,而大將軍亦悉下秦、隴還師。其年冬,王保保襲蘭 州。王保保者,擴廓帖木兒別名也。守將張溫固守,指 揮于光來援,兵敗被執。保保舁至城下,使呼溫降,光大呼:「守者第毋降,大將軍援至矣。」保保殺之。明年春, 上以保保數擾邊,復命達為征虜大將軍,李文忠、馮 勝為左右副將軍,鄧愈、湯和為左右副副將軍,北伐。 問諸將策安在,咸言宜直取元主。上曰:「王保保方在 塞下,舍近圖遠,失緩急之宜,非計。爾達其自潼關出 安西,擊王保保爾。文忠自居庸入沙漠,追元逋寇,兩 軍並舉,虜在彀中矣。」諸將皆頓首曰:「善。」達軍出安定, 營沈兒峪口。王保保潛遣兵襲東南壘,敗左丞胡德 濟,達親救之,乃卻,因斬裨將數人,械德濟送京師。明 日合戰,眾咸奮,大敗保保兵,擒其將士八萬四千五 百餘人,馬萬五千餘匹,雜畜稱是,保保走和林。是夏, 元主殂于應昌,其國人諡曰「惠宗。」上嘉其達變,遣使 祭而尊之曰「順帝。」太子愛猷識里達臘立。亡何,李文 忠擣應昌,破之,獲太子買的里八剌,降其眾五萬人, 宮女財寶圖籍不可勝計。元主以餘兵走和林。捷奏 上,封買的里八剌為崇禮侯,復致書元主,告以諡順 帝及封崇禮侯之意,而下詔漠北曰:「朕即位初,遣使 臨諭四夷,咸奉職納貢,惟漠北以庚申君故未及。今 彼祿位已終,人心絕望,爾諸部各依職來附,朕更給 印章,還領所部,毋為寇矣。朕既為天下主,視華夷無 間,凡馬牛羊孳畜,從便地牧養,違者舉兵加誅,毋執 迷貽悔。」于是諸部相繼歸附,獨王保保在和林,屢詔 之,不報。按蒼霞草與明外史大同不無小異悉依原本載之互見存參後倣此 洪武五年,大將軍徐達等三道出塞,大敗元兵,獲其 官屬子孫千餘人,還京師。

按《明外史韃靼傳》:「洪武五年春,命大將軍徐達、左副 將軍李文忠、征西將軍馮勝率師三道征之。達由中 路出鴈門,戰不利,守塞。勝軍西次蘭州,右副將軍傅 友德先進,轉戰至埽林山,勝等兵合,斬其平章不花, 降上都驢等所部吏民八千三百餘戶。遂由亦集乃 路至瓜沙州,復連敗之。文忠東出居庸,至口溫,元將 棄營遁,乃率輕騎自臚朐河疾馳進,敗蠻子哈剌章 于土剌河,追及阿魯渾河,又追及稱海,獲其官屬子 孫并軍士家屬千八百餘人,送京師,達等尋亦召還。」 按《蒼霞草北虜考》:「洪武五年春命徐達為征虜大將 軍,李文忠為左副將軍,馮勝為征西將軍,分三路討 之。達與虜戰不利,斂兵守塞,勝軍至」蘭州,右副將軍 傅友德先進,多所斬獲,甘肅守將上都驢率吏民迎 降。進至亦集乃路,元岐王朵兒只班遁去。追獲其平 章長加奴等,又敗之瓜、沙。文忠進兵臚朐河,留部將 韓政守輜重,令士卒人持二十日糧,兼程疾趨,敗虜 將蠻子哈剌章于土剌河。追至土魯渾河,虜益眾,搏 戰地,文忠馬中流矢,步持短兵接戰。裨將李榮以所乘 馬授文忠,自奪虜騎乘之,文忠戰益力,窮追至稱海, 虜遁去。師還。

洪武六年,徐達等大破王保保兵于懷柔。

按《明外史韃靼傳》:「洪武六年春,遣達文忠等備西北 邊。元兵入寇武朔,達遣陳德、郭子興擊破之。未幾,達 等復大破王保保兵于懷柔。時元兵先後寇白登、保 德、河曲,輒為守將所敗,獨撫寧、瑞州破殘,太祖乃徙 其民于內地。」

按《蒼霞草北虜考》:「洪武六年春,虜先後寇永平、慶陽 塞,守將輒擊敗之。達、文忠等復往諸邊備胡當發,上 自臨諭。創業之初,君臣同其艱難。及于事平,念欲休 息,顧居安慮危,古人所慎。比聞胡人窺塞,豺狼出沒, 重煩卿等。其為朕總率將士,鎮遏邊陲,清野以待其 來,盡銳以擊其惰。至邊之日,宜先圖上方略,使朕覽 焉。」達行至臨清,聞虜寇武、朔諸州,遣陳德、郭子興馳 往擊之,虜遁去。德、子興追敗之答剌海口,斬獲甚眾。 鴈門守將吳均、大同守將王約,復相繼破虜,擒其平 章定定等。璽書戒達以「殘胡擾邊,連歲未滅,孰任其 咎?昔田單攻敵不下,魯仲連謂其有生之樂,無死之 心。卿等念哉!」其冬,達破王保保兵于懷柔。

洪武七年,以愛猷復理達臘流離沙漠,乃遣崇禮侯 北歸,以《書》諭之。

按《明外史·韃靼傳》:「洪武七年夏,都督藍玉拔興和,文 忠亦遣裨將擒斬其長,而自以大軍攻高州大石崖, 克之,斬宗王大臣朵朵失里等,至氈帽山,斬魯王,獲 其妃蒙哥禿。其秋,太祖以愛猷、復理、達臘流離沙漠, 父子隔絕,且未有後嗣,乃遣崇禮侯北歸,以書諭之。」 按《蒼霞草北虜考》:「洪武七年夏,都督藍玉敗元將脫」 因帖木兒,遂取興和。李文忠亦遣裨將擒其平章陳 安禮、木屑飛,太尉伯顏不花,斬其將真珠驢。復親率 兵攻其高州大石崖,克之,斬宗王朵朵失里,擒承旨 百家奴。進至氈帽山,破斬魯王及司徒答海俊等。 洪武九年,元將九住入寇。

按《明外史韃靼傳》:「洪武九年,韃靼部下九住等寇西 邊,敗去。」

洪武十年,愛猷復理達臘卒,御製文遣使弔祭 按《明外史韃靼傳》:「洪武十一年夏,愛猷復理達臘卒, 太祖自為文,遣使弔祭。子脫古思帖木兒繼立,其丞相驢兒蠻子哈剌章,國公脫火赤,平章完者不花、乃 兒不花,樞密知院愛足等,擁眾于應昌和林,時出沒 塞下。太祖屢賜璽書諭之,不從。」

按《蒼霞草北虜考》:八年王保保卒,保保屢敗屢奮,元 主倚以自強,上欲致之不能,心壯其節,間問諸將,今 孰可稱奇男子者,咸對曰「副將軍遇春。」上曰:「非也。遇 春我得而臣之,如王保保,真奇男子耳。」因娶其女為 秦王妃也。而參政蔡垚子英者,亦義不事明,子英故為 保保所知,定西之敗,走匿關中,吏行求得之,械送京 師。過洛陽,信國公和困辱之,終不屈。其妻聞子英至, 欲見之,子英不許。至京,上命以官,不受,退而上書,間 一夕,大哭。人問之故,曰:「思舊主耳。」語聞,詔有司送出 塞。是時,愛猷識里達臘殂次子脫古思帖木兒立丞 相驢兒哈剌章蠻子及國公脫火赤、平章乃兒不花 等時寇塞下。

洪武十三年,西平侯沐英出師,元臣脫火赤等就擒 按《明外史韃靼傳》:「洪武十三年春,西平侯沐英師出 靈州,渡黃河,歷賀蘭山,踐流沙,擒脫火赤、愛足等于 和林,盡以其部曲歸。其冬,完者不花亦就擒。」

洪武十四年,大將軍徐達北征,元將帥多望風歸附, 獨其丞相納哈出據金山。

按《明外史韃靼傳》:「洪武十四年春,大將軍徐達,副將 軍湯和、傅友德征乃兒不花,至河北,襲灰山,斬獲甚 眾。時王保保已先愛猷復理,達臘死,諸巨魁多以次 平定,或望風歸附。獨丞相納哈出擁二十萬眾據金 山,數窺伺邊。」

洪武二十年,命宋國公馮勝為大將軍,帥師北征。納 哈出降。又拜藍玉為大將軍,征其餘黨。

按《明外史韃靼傳》:「二十年春,命馮勝為大將軍,率潁 昌侯傅友德、永昌侯藍玉等將兵二十萬征之,還其 先所獲元將乃剌吾。勝軍駐通州,遣藍玉乘大雪襲 慶州,克之。夏師踰金山,臨江侯陳鏞失道陷敵死。乃 剌吾歸,備以朝廷撫恤恩語其眾,于是全國公觀童 來降。納哈出固已入乃剌吾言,復為大軍所迫,因陽」 使人至大將軍營納款,以覘兵勢。勝遣玉往受降。使 者見勝軍還報,納哈出仰天歎曰:「天弗使吾有此眾 矣!」遂率數百騎詣玉納降。已,將脫去,為鄭國公常茂 所傷,不得去。都督耿忠遂以眾擁之見勝,勝重禮之, 使忠與同寢食,先後降其部曲二十餘萬人。其聞納 哈出傷而驚潰者四萬人,獲輜重畜馬亙百餘里。勝 班師,都督濮英以三千騎殿,為潰卒所邀襲,死之。秋, 勝等表上納哈出所部官屬二百餘人、將校三千三 百餘人,金銀銅印百顆、虎符牌面百二十五事、馬二 百九十餘匹,稱賀。太祖封納哈出為海西侯,先後賜 予甚厚,并授乃剌吾千戶。納哈出既降,以遺寇終為 邊患,拜藍玉為大將軍,唐勝、郭英副之,耿忠、孫恪為 左右參將,率師十五萬往征之。其冬,元將脫脫等降。 按《蒼霞草北虜考》:「洪武二十年,乃命宋國公馮勝為 大將軍,率潁昌侯傅友德、永昌侯藍玉、南雄侯趙庸、 定遠侯王弼兵二十萬往擊之,復遣乃剌吾歸諭之 降。勝軍出松亭關,累敗虜兵。乃剌吾至,納哈出驚喜, 執手」勞問殷勤。乃剌吾盛言上所以遣歸及綏來意, 由是其眾多欲降。勝軍駐金山,納哈出使使來稱款, 然陰覘我師。勝遣永昌侯玉往受其降。虜使歸,具言 師盛,乃剌吾亦勸之力。納哈出歎曰:「天不與我有此 眾矣。」遂率數百騎身詣玉。玉飲之,酒懽甚,酌酒酬玉。 玉解衣衣之曰:「君服此,我乃飲。」納哈出不肯服,玉亦 持不飲,爭之急。納哈出怒,取酒澆地,顧左右咄咄語, 欲脫去。時鄭國公常茂為輔行,茂麾下趙指揮者解 胡語,以告茂。茂直前搏納哈出,傷其臂,不得去,遂擁 以來。而所部將士在松花江北,聞之大驚潰。勝急遣 降者觀童前往諭降其眾,得諸鹵薄甚眾。師還,都督 濮英等為殿。殘寇伏道左,突出殺英,勝上鄭國公,茂 驚潰虜眾狀,茂亦訐勝軍中陰事為勝負,以是賞不 行。濮英以死事贈金山侯。納哈出至,封為海西侯,賞 賜慰勞之甚厚。其秋,遣使即軍中拜永昌侯玉為征 虜大將軍,率延安侯唐勝宗、武定侯郭英、都督耿忠、 孫恪及定遠侯弼等征虜。

洪武二十一年,藍玉大破北兵,漠北平。

按《明外史韃靼傳》:「洪武二十一年春,玉以大軍由大 寧至慶州,聞脫古思帖木兒在捕魚兒海,從間道馳 進,至百眼井哨,不見敵,欲引還,定遠侯王弼曰:『吾等 奉聖主威德,提十餘萬眾深入,至此無所得,何以復 命』?玉乃穴地而爨,一夜馳至捕魚兒海,黎明去敵營 八十里。時大風揚沙,晝晦,軍行無知者。敵不設備,弼」 為前鋒,直薄之,遂大破其軍,斬太尉蠻子數千人。脫 古思帖木兒以其太子天保奴、知院捏怯來、丞相失 烈門等數十騎遁去,獲其次子地保奴及妃主五十 餘人,渠率三千、男女七萬餘,馬駝牛羊十萬,聚鎧仗 焚之。又破其將哈剌章營,盡降其眾,于是漠北削平。 捷奏至,太祖大悅,賜地保奴等鈔幣,命有司給供具既有言玉私元主妃者,帝怒,妃慚懼自殺,地保奴出 怨言,帝居之。琉球脫古思帖木兒既遁,將依丞相咬 住于和林,行至土剌河,為其下也速迭兒所襲,眾復 散,獨與捏怯來等十六騎偕。適咬住來迎,欲共往依 闊闊帖木兒。大雪,不得發。也速迭兒兵猝至,執以去, 縊殺之,并殺天保奴。于是捏怯來、失烈門等來降,置 之全寧衛。未幾,捏怯來為失烈門所襲殺,眾潰。詔朵 顏等衛招撫之,來降者益眾。

按《蒼霞草北虜考》:洪武二十一年夏,藍玉率兵由大 寧進至慶州,聞虜主脫古思帖木兒在捕魚兒海,兼 程進去海四十里而軍不見,虜欲還。定遠侯曰:「將軍 提十餘萬師入虜地,勞費甚,而不見虜自還,將何藉 手見主上乎?」玉乃令諸軍穴地而爨,毋令虜見煙火, 乘夜疾抵海,知虜營在東北八十里,亟薄之。會大風 揚沙,晝晦,虜不意師至,大驚,太尉蠻子率眾拒戰,破 殺之。虜主與其太子天保奴、知院捏怯來、丞相失烈 門等數十騎遁去。玉追之不及,獲其次子地保奴及 妃主等五十九人,部酋二千九百餘人,男婦七萬七 千餘人,馬駝牛十五萬,盡焚其甲兵而還。俘至,璽書 褒玉、地保奴等,給第居之京師。既而有言玉私元主 妃,上怒玉無禮,妃聞之,慚懼,自縊死。地保奴頗有怨 言,上曰:「吾嘗欲封之,以存元祀,今如此,其居之。」琉球 遣使護往。脫古思帖木兒既遁免,欲往和林依丞相 咬住,行至土剌河,為其臣也速迭兒所襲,眾復散,獨 與捏怯來等十六騎偕。適咬住來迎,欲共依闊闊帖 木兒,值大雪,不得發。也速迭兒襲執,縊殺之,并殺天 保奴、捏怯來等,遣使來降,命居之全寧、應昌諸處。未 幾,失烈門襲殺捏怯來,部落遂潰。

洪武二十三年,潁國公傅友德奉詔北征,乃兒不花 降,謀叛,伏誅。

按《明外史韃靼傳》:「洪武二十三年春,命潁國公傅友 德等,以北平兵從燕王,定遠侯王弼等,以山西兵從 晉王征咬住及乃兒不花、阿魯帖木兒等。燕王出古 北口,偵知乃兒不花營迤都冒大雪馳進,去敵一磧, 敵不知,也先遣指揮觀童往。觀童舊與乃兒不花善, 一見相持泣。頃之,大軍壓其營,乃兒不花驚欲遁,觀」 童止之。引見王,賜飲食,慰諭遣還。乃兒不花喜過望, 遂偕咬住等來降。久之,乃兒不花等以謀叛誅死。于 是敵益衰。終太祖世,脅息不敢大為寇。

按《蒼霞草北虜考》:故元丞相咬住、太尉乃兒不花、知 院阿魯帖木兒時寇邊,上命英國公友德等以燕兵 從燕王,定遠侯弼等以晉兵從晉王往征之。燕王者, 成祖文皇帝也。師出古北口,文皇帝臨塞諭諸將曰: 「虜地曠絕,吾千里行師,無間諜,難以成功。」乃發騎詗 知乃兒不花等駐迤都,遂冒雪抵其營,虜不知也。指 揮觀童者,與乃兒不花有雅故,前往說之。乃兒不花 迫,遂偕觀童來見。文皇帝慰接之酒食遣歸。度將至 營,復召之。如此者三,虜不能測,悉收其部落馬駝牛 羊還。捷奏,上喜曰:「清沙漠者,燕王也。」明年夏,文皇帝 督潁國公出塞,捕蕃將阿失里等。其秋,命都督劉真、 宋晟征哈梅里。哈梅里在和林西,元屬兀納失里,大 王居之,往來患苦西域諸貢使。上嘗遣使招諭之,不 從。真等攻破其城,兀納失里遁去,俘獲甚眾,于是虜 益衰。終高皇帝世,脅息遠遁,不敢大為寇。

洪武二十五年,遣將周興討也速迭兒弒主之罪,大 破之。

按《明一統志》:「北胡種落不一,歷代名稱各異。夏曰獯 鬻,周曰玁狁,秦漢皆曰匈奴,唐曰突厥,宋曰契丹。自 漢以來,匈奴頗盛,後稍弱而烏桓興,鮮卑滅而烏桓 盡有其地。後魏時蠕蠕獨強,與魏為敵,蠕蠕滅而突 厥起,盡有西北地。唐貞觀中,李靖滅之。五代及宋,契 丹復盛,別部小者曰蒙古,曰泰赤烏,曰塔塔兒,曰克」 列,各據分地。既而蒙古兼并有之,遂入中國,代宋稱 號曰元。十四傳後,太祖興于江左,元帝遁于朔漠,傳 子愛猷識里,達臘傳脫古思帖木兒,為也速迭兒所 弒,其部屬皆奔散來附。洪武二十五年遣將周興往 討其罪,追至徹徹兒山,大破之。自是不敢近邊者十 餘年。按一統志所載與明外史稍異俱洪武末年事而不同如此姑並存之

成祖永樂元年遣使諭韃靼鬼力赤復敕邊將嚴兵備邊是年韃靼阿魯台瓦剌馬哈木各遣人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韃靼傳》:「太祖封燕晉諸王為邊藩鎮,更歲 遣大將巡行塞下,督諸衛卒屯田,戒之以持重,寇來 輒敗之。而敵自脫古思帖木兒後,部帥紛拏,五傳至 坤帖木兒,咸未幾被弒,不復知帝號。有鬼力赤者篡 立稱可汗,去國號,復稱韃靼。成祖即位,使使諭之通 好,賜以銀幣,并及其知院阿魯台、丞相馬兒哈咱等。」 時鬼力赤與瓦剌相仇殺,數往來塞下,帝敕邊將各 嚴兵備之。

按《明會典》:「北狄,韃靼最大,自胡元遁歸沙漠,其後裔 世稱可汗。東兀良哈,西哈密,北瓦剌。瓦剌強,數敗韃

靼。其後兀良哈、哈密皆內附,而兀良哈遂分為朵顏
考證.svg
等三衛。」瓦剌酋馬哈木封順寧王,韃靼酋阿魯台乞

降,封和寧王,皆遣使入貢。自後叛服不常。永樂元年, 韃靼知院阿魯台、瓦剌馬哈木各遣人入貢。賜瓦剌 順寧王綵幣十表裏,妃五表裏,頭目一等者五表裏, 二等至四等者四表裏。

按《蒼霞草·北虜考》,上大封建諸王藩北邊。璽書時下, 惟詰戎制虜為務。虜自脫古思帖木兒殺後,大臣紛 挐。蓋五傳至坤迭木兒,咸未幾而弒,不復知帝號矣。 文皇帝初,鬼力赤立,稱可汗,去國號,復稱韃靼,獨所 部大酋猶稍稍仍漢官名。永樂元年遺使齎書諭鬼 力赤曰:「元運既終,我皇考太祖皇帝受天命,撫有天 下。朕以嫡子奉藩于燕,入繼大統,嘉與萬邦,同臻安 樂。比聞塞北推奉可汗,特遣指揮朵兒只、恍惚等持 文綺四往致朕意。今天下大定,薄海內外,皆來朝貢, 可汗能遣使往來通好,為一家使,邊城萬里,烽堠無 警,彼此熙然,共享太平之福,豈不美哉!」并敕其太師 右丞相馬兒哈咱,太傅左丞相乜孫台、太保樞密知 院阿魯台,告以「遣使往來」意,各賜文綺二。頃之,虜寇 遼東懿路寨,官軍頗失利,虜亦引去。上復書諭之。其 秋,鬼力赤阿魯台率眾西與瓦剌馬哈木戰,大敗。瓦 剌者,元別部也。當洪武時,強臣猛可帖木兒據其地, 死而眾分為三,其酋曰「馬哈木,曰太平,曰把禿孛羅」, 不肯與可汗朝會,相「讎殺不休。」

永樂三年,鬼力赤為其下所殺。立本雅失里為可汗 按《明外史韃靼傳》:「永樂三年,其頭目埽胡兒、察罕達 魯花等先後求歸。久之,阿魯台等殺鬼力赤而迎元 之後本雅失里于別失八里立以為可汗。」

按《蒼霞草北虜考》:二年夏,遣使完者禿齎敕諭瓦剌: 「今天下一家,莫不來庭,惟爾北部猶觀望未歸。使者 往,爾其遣人通好,朕當授以官賞,俾安本土,射獵畜 牧,毋外王化。」并賜以文綺、馬哈木等遂遣使入貢。其 使往鬼力赤者,皆不返。四年夏,諭鬼力赤令還所遣 使,不報。諜言乜孫台為部下所殺,馬兒哈咱奔瓦剌, 阿魯台,逃居海剌兒河。上曰:「事虛實未可知,第戒邊 將善為備。」

永樂六年詔諭本雅失里來歸,不聽。是年,馬哈木等 遣使朝貢。

按《明外史韃靼傳》:「永樂六年春,帝以書諭本雅失里 曰:『自元運既訖順帝後愛猷復理達臘至坤帖木兒, 凡六傳,瞬息之間,未聞一人善終者。我皇考太祖高 皇帝于元氏子孫,加意撫恤,來歸者輒令北還。如遣 脫古思帖木兒歸,嗣為可汗。此南北人所共知。朕之 心即皇考之心。茲元氏宗祧,不絕如線,去就之機,禍 福由分,爾宜審處之』。」不聽。按《瓦剌傳》,瓦剌,蒙古部 落也,在韃靼西。元亡,其強臣猛可帖木兒據之。死,部 分為三,其渠曰馬哈木,曰太平,曰把禿孛羅。成祖即 位,遣使往告。永樂初,復數使鎮撫答哈帖木兒等諭 之,并賜馬哈木等文綺有差。六年冬,馬哈木等遣暖 答失等隨亦剌思來朝,貢馬,仍請封。

按《蒼霞草北虜考》:五年春,韃靼僧耳亦赤、也兒吉你 兒灰等來歸,上遣還,令齎綵幣賜虜酋,仍密諭寧夏 守將,「是或為虜間宜防之。」鬼力赤立數年,以非元種, 眾不附迎本雅失里欲立之。上諭本雅失里曰:「近聞 鬼力赤迎爾北行,以朕計之,鬼力赤與乜孫台為肺 腑親,爾與之,勢不兩立。夫元邇來六代相傳,無一人 得善終者。爾之保身,亦何容易。自古有天下者,皆前 代子孫。爾元氏宗嫡,當奉世祀,如能幡然來歸,朕當 加以封爵,居以善地。爾其審之。」未幾,虜竟殺鬼力赤, 立本雅失里為可汗。上遣給事中郭驥、指揮金卜歹 往使,復諭以通好。本雅失里殺使者,西與瓦剌戰,為 所敗。

永樂七年,遣淇國公丘福等征韃靼,敗績。是年封瓦 剌「三王。」

按《明外史韃靼傳》:「永樂七年,獲本雅失里部曲完者 帖木兒等二十二人。帝因復使給事中郭驥齎書往, 驥被殺。帝怒。秋命淇國公丘福為大將軍,武城侯王 聰、同安侯火真副之,靖安侯王忠、安平侯李遠為左 右參將,將精騎十萬北討。諭以毋失機,毋輕犯敵,一 舉未捷,俟再舉。」時本雅失里已為瓦剌所襲破,與阿 「魯台徙居臚朐河。福率千騎先馳,遇遊兵擊破之。軍 未集,福乘勝渡河追敵,敵輒佯敗引去。諸將以帝命 止福,福不聽。敵眾奄至,圍之,五將軍皆沒,帝益怒。」 按《瓦剌傳》,永樂七年夏,封馬哈木為特進金紫光祿 大夫、順寧王;太平為特進金紫光祿大夫、賢義王;把 禿孛羅為特進金紫光祿太夫、安樂王,賜印誥暖答 失等宴賚如例。

按《明會典》:「永樂七年,封瓦剌馬哈木順寧王,太平賢 義王,把禿孛羅安樂王,通貢不絕。」

按《蒼霞草北虜考》:永樂七年夏,封瓦剌馬哈木為順 寧王,太平為賢義王,把禿孛羅為安樂王,給誥印。其 秋命淇國公丘福為征虜大將軍,率武城侯王聰、同安侯火真、靖安侯王忠、安平侯李遠往擊虜。上諭福 曰:「本雅失里逆天道,殺信使,故命爾徂征,爾必戒之。 出開平而北,即不見虜,亦常如對敵,遇虜設奇奮擊」, 不得便即止,毋為虜所紿。仍告本雅失里以興兵,問 殺使之罪。虜脫脫不花王、把禿王、偽丞相昝卜王等 相繼來歸。福率千餘人先至臚朐河,遇虜遊兵,擊敗 之。乘勝渡,獲虜尚書一人,飲之酒,問可汗安在。尚書 言:「可汗聞兵來,欲北遁,去此可三十里。」福喜曰:「可疾 馳擊,擒此虜矣。」時諸軍未集,諸將皆以為此訌我不 可信,不聽。令尚書為鄉導,徑前薄虜營。虜佯敗,誘我 深入,福銳意乘之。安平侯泣諫曰:「將軍輕信諜者言, 懸孤軍至此,虜示弱狃我也。將退欲乘我進,且覆我, 徼疲極取我耳。將軍獨不念陛辭日上諄戒乎?而躁 亂若此。計獨宜結營自固,晝揚旗伐鼓,出奇兵挑之, 夜多燃炬鳴砲,張軍聲,使虜莫測。一二日我大軍至, 并力擊之,何不克也?即不然,猶可全師歸,何慮不出 此而自取敗亡?」為武城侯亦力言。福皆不從。謀使同 安侯使虜偽求和,以兵繼之。同安侯不欲行,福厲聲 曰:「違令者斬!」乃先馳馬行,控馬者皆泣下,諸將不得 已從之,卒遇虜。安平侯力戰,殺數百人,馬蹶,被執,死 之。五將軍皆沒,師殲焉。上聞之震怒,意欲大創虜拔 亂原,乃召諸將議親征。第患道遠,轉餉難。尚書夏原 吉議:「用武剛車三萬輛,約運糧二十萬石,踵軍行。過 十日,請築一城貯之,留軍守。又十日亦如之,庶濟師。」 上曰:「善。」如其計,名所築城曰「平虎」,曰殺虎。

永樂八年,帝自將北征,本雅失里兵敗遁去,阿魯台 亦大敗。其冬遣使貢馬。自是,瓦剌歲一入貢。

按《明外史韃靼傳》:「永樂八年,帝自將五十萬眾出塞, 本雅失里聞之懼,欲與阿魯台奔西。阿魯台不從,眾 潰散,君臣始各為部。本雅失里西奔,阿魯台東奔,帝 追及斡難河,本雅失里拒戰。帝麾兵奮擊,一呼敗之。 本雅失里棄輜重孳畜,以七騎遁。斡難河者,元太祖 始興地也。班師至靜虜鎮,遇阿魯台,帝使諭之降。阿」 魯台欲來,眾不可,遂戰。帝率精騎大呼衝擊,矢下如 注,阿魯台墜馬,遂大敗。追奔百餘里乃還。其冬,阿魯 台使來貢馬,帝納之。按《瓦剌傳》,「永樂八年春,瓦剌 復貢馬謝恩。自是歲一入貢。時元主本雅失里偕其 屬阿魯台居漠北,馬哈木乃以兵襲破之。」

按《明一統志》,永樂間有本雅失里者,及其下馬哈木、 阿魯台,奉貢惟謹,因封馬哈木為順寧王,阿魯台為 和寧王。已而叛服不常,遣使諭之,不悛。車駕屢親征 之,諸胡始平。本雅失里妻率其部屬來朝,願居京師。 按《蒼霞草北虜考》:永樂八年春,詔曰:「朕受天命,承洪 業,統御萬方,普天率土,靡不從化。獨北虜殘孽,肆逞 兇暴,屢使拊循,輒見拘殺。恩既遄背,德豈可懷。朕仰 稽天道,則其運已絕;俯驗人事,則彼眾已離。今親帥 六師,彰天討,大擊小,順取逆治,攻亂逸,伐勞悅,弔怨, 五者必勝之道也。蕩除有罪,廓清疆宇,庶幾一勞永 逸。」于是命原吉輔皇長孫居守北京,學士胡廣、侍講 楊榮、金幼孜從。明年三月發京師,次鳴鑾鎮。順寧王 馬哈木等遣使貢謝。上登凌霄峰,望漠北,顧謂廣等: 「元盛時此皆民居,今萬里蕭條,惟風埃沙草耳。衰微 若此,而倔強何哉?」次清水原,地鹹鹵,水泉不可食。上 默禱,泉湧出,賜名神應泉。次環翠峰,獲虜人,訊知虜 居兀古兒札謀西奔。上謂導者「虜西而我軍東北趨, 恐左。若西北邀之,可獲也。」導者固請趨兀古兒札。上 曰:「以爾為導,宜從爾至則虜果遁。」倍道追之,及虜于 斡難河。斡難河者,元太祖始興地也。本雅失里率眾 戰,大敗,以七騎絕河遁去,裨將劉江、梁福等追之,不 及,還。正月,班師至廣漠鎮。前騎報阿魯台聚眾山谷 中,遣使諭之。阿魯台欲降,所部議異,遂迎戰,敗走。上 曰:「虜性貪,雖敗且窺吾後。」乃伏兵數百于河曲柳林 中,使數卒實草于囊,負之行,上親率精兵千餘後諸 軍發,虜望見負囊者,爭趨之,伏兵發亟走,上急擊之, 生擒數十人,餘盡死。駕還,會軍士乏食,上輟供御,散 給之,下令軍中許相借貸,抵京倍償其直,師賴以濟。 次開平,張宴,大酺將士。酺已,上乃肉食。秋七月,至北 京。冬,還京師。阿魯台遣使言欲輸款,且言瓦剌不宜 信瓦剌,亦請乘阿魯台敗,遂蹙之。上兩答其意。 永樂九年定回賜順寧諸王綵幣之數。

按《明會典》:「永樂九年,回賜順寧等王上等馬者,各綵 段十表裏;海青一連,四表裏;白狐皮二十七箇,四表 裏。」

永樂十年,本雅失里為其下所殺,阿魯台請內附,願 為故主復讎。帝義之,封為「和寧王。」

按《明外史韃靼傳》:「永樂十年,本雅失里為瓦剌馬哈 木等所殺,阿魯台已數入貢,帝俱厚報之,并還其向 所俘同產兄妹二人。至是奏馬哈木等弒其主,又擅 立答里巴,願輸誠內附,請為故主復讎。天子義之,封 為和寧王。自是歲或一貢,或再貢,以為常。」按《瓦剌

傳》:「永樂八年,帝既自將擊破本雅失里及阿魯台兵
考證.svg
馬」哈木上言,請得早為滅寇計。十年,馬哈木遂攻殺

本雅失里,復上言欲獻故元傳國璽,慮阿魯台來邀, 請中國除之。脫脫不花子在中國,請遣還部屬,多從 戰有勞,請加賞賚。又瓦剌士馬強,請予軍器。帝曰:「瓦 剌驕矣,然不足與較。」賚其使而遣之。

按《蒼霞草北虜考》:十年,阿魯台累貢馬,且請得部署 吐蕃諸部。上問左右,多言許之便。學士黃淮曰:「虜狼 子野心,散則易制,合則難圖,殆不可聽也。」上是其言, 曰:「淮如立馬高岡,無遠不見諸人平地見目前耳。」遂 不許,而送其兄妹北歸。蓋洪武中師至捕魚兒海俘 來者。是時阿魯台與本雅失里君臣已各部而居。明 年,馬哈木等乘本雅失里弱,滅之。阿魯台上疏請為 故主復讎。會馬哈木使來,言滅本雅失理,得傳國璽, 欲進獻,恐為阿魯台所邀,請兵征之,且多所陳乞。上 曰:「虜驕矣,姑待之。」勞其使遣歸。

永樂十一年,馬哈木將入寇開平,守將以聞。

按《明外史瓦剌傳》:「永樂十一年,馬哈木留敕使不遣, 復請以甘肅、寧夏歸附韃靼者,多其所親,請給還其 部。帝怒,命中官海童切責之。其冬,馬哈木等擁兵飲 馬河,將入犯,而揚言襲阿魯台。開平守將以聞,帝詔 親征。」

按《明會典》:「永樂十一年,阿魯台乞降,奉表稱臣,貢駝 馬,封和寧王。尋各叛去。」

永樂十二年,帝征瓦剌,阿魯台率眾來朝會,賜綵幣 有差。

按《明外史韃靼傳》:「永樂十二年,帝征瓦剌,阿魯台使 部長以下來朝會,賜米五十石、乾肉酒糗、綵幣有差。」

按《瓦剌傳》:「永樂十二年夏,駐蹕忽蘭、忽失溫三部。」

埽境來戰。帝麾安遠侯柳升、武安侯鄭亨等先嘗之, 而親率鐵騎馳擊,大破其兵,斬王子十餘人、部眾數 千級。追奔度兩高山,至土剌河,馬哈木等脫身遁,乃 班師。

按《蒼霞草北虜考》:「十一年夏,虜酋伯顏不花來朝,亦 請誅瓦剌。其秋,封阿魯台為和寧王,母妻封夫人,瓦 剌貢遂絕。十二年三月,上親征瓦剌,皇太孫從行,安 遠侯柳升、武安侯鄭亨、寧陽侯陳懋、豐城侯李彬分 率諸軍,都督劉江、朱榮為前鋒。夏六月,次撒里怯兒 江,遇虜,與戰,斬數十人。上度虜且大至,申令嚴備,恐」 虜有能漢語者盜吾營。馬哈木等埽境來戰,見我師 整頓山巔,不敢發。上令騎挑之,虜奮迎,敗死數百人, 我偏將滿都力亦戰死,都督馬聚被創甚。上遙見,麾 鐵騎馳擊之,虜大敗,殺其王子十餘人,斬首數千級, 追至土剌河,馬哈木遁去。會日暮還營,上語皇太孫: 「遲明當窮追此虜,盡殲之。」太孫言:「虜已奔散,游魂假 息,不必追。」上從之,班師至飲馬河,阿魯台遣其大酋 來朝會,而身稱病不能行。上賜米百石、驢羊各百,別 賜其部落米五千石。敕皇太子以班師告天地廟社, 仍詔告天下。七月,駕還北京。

永樂十三年,馬哈木等貢馬謝罪。

按《明外史瓦剌傳》:永樂十三年春,馬哈木等貢馬謝 罪,且還所留。使詞卑。帝曰:「瓦剌故不足與較,受其獻, 館其使者。」

永樂十四年,阿魯台敗瓦剌,使來獻俘。

按:《明外史韃靼傳》云云。

永樂十六年,封瓦剌馬哈木子脫懽為順寧王,而賢 義、安樂二王各有賜。

按《明外史瓦剌傳》:「永樂十四年,瓦剌與阿魯台戰,敗 走。未幾,馬哈木死,海童歸,言瓦剌拒命由順寧,順寧 死,賢義安樂皆可撫。帝因復使海童往勞太平把禿 孛羅。」十六年春,海童偕瓦剌貢使來,馬哈木子脫懽 請襲爵。帝復封脫懽為順寧王,而海童及都督蘇火 耳灰等以綵幣往賜太平把禿孛羅。及把禿孛羅弟 昂克別使使祭故順寧王。自是瓦剌復奉貢。

按《蒼霞草北虜考》:「十四年春,阿魯台與瓦剌戰,破之, 使使來獻俘。上報賜,仍及其將士。未幾,順寧王馬哈 木死,遣宦者海童往勞賢義、安樂二王。先是海童曾 使瓦剌,歸言所以拒命者,順寧王之為順寧死,賢義、 安樂可撫也。故上復遣之。十六年春,海童及瓦剌貢 使至,馬哈木之子脫懽請嗣父爵。上復封脫懽為順」 寧王,而使海童及都督蘇火耳灰等以綵幣往賜太 平把禿孛羅及其弟昂克,別使使祭故順寧王。自是 瓦剌復奉貢,而阿魯台貳。初,阿魯台降,以迫瓦剌,窘 甚,南保塞自歸。上固曰:「虜黠詐,窮來歸我,非其本心。 然天地之仁主覆育,豈顧擇哉!」納而封之。虜既得休 息,生聚畜牧,數歲益蕃富,遂慢我使者,或拘留之彼 使歸,肆行劫掠,部落往往寇塞下,上戒諭不悛。 永樂二十年,阿魯台入寇,下詔親征。阿魯台盡棄其 輜重,以其孥北徙,帝班師。

按《明外史韃靼傳》:「永樂十九年,阿魯台貢使至邊,要 劫行旅,帝諭使戒戢之,由是驕蹇不至。阿魯台之內 附,困于瓦剌,窮蹙而南,思假息塞外。帝納而封之,母妻皆為王太夫人、王夫人數年生聚畜牧,日以蕃盛, 遂慢我使者,拘留之。其貢使歸,多行劫掠,部落亦時 來窺塞。二十年春,大入興和,于是詔親征之。阿魯台」 聞大軍出,懼,其母妻皆詈之曰:「大明皇帝何負爾,而 必為逆。」于是盡棄其輜重馬畜于闊灤海側,以其孥 直北徙。帝命焚其輜重,收其馬畜,遂班師。按《瓦剌 傳》:永樂二十年,瓦剌侵掠哈密,朝廷責之,使使來謝 罪。

按《蒼霞草北虜考》:「永樂二十年三月,大入興和,上銳 意親征,召問兵部尚書方賓,賓言餉不足,未可興師。 問戶部尚書夏原吉,原吉對如賓,語加切。上不懌,令 原吉往視開平餉。適刑部尚書吳中入對,復如賓。上 益怒,逮原吉及中繫掖庭獄,賓自殺。禮部尚書呂震 譖賓等誣罔,命戮賓屍,幾欲殺原吉,楊榮力救乃免。」 遂命英國公輔偕六卿議餽運。輔等議分前後二運, 「前運半用車,半用驢,踵大軍行,隆平侯張信、尚書李 慶等督之;後運稍後,大軍行,俱用車,保定侯孟瑛等 督之。」共用驢三十四萬,車十一萬七千五百,民挽者 二十三萬有奇,運糧三十七萬石,駕遂發。五月次隰 寧,大閱將士,製《平胡》三曲,使士歌之。踰月,至威遠川, 報虜攻萬全。諸將請分兵還擊之。上曰:「虜欲牽我耳。 吾兵鼓行前,虜自救不暇,何暇攻我哉?」七月進次殺 虎原,獲虜部下言阿魯台聞兵出,其母妻罵之曰:「明 皇帝何負爾,而必欲為逆天負恩事。爾死固宜,吾屬 何辜,今虜矣!」阿魯台遂盡棄其馬駝牛羊輜重于闊 灤海側,而身與其孥北走。上命焚輜重,收馬駝牛羊, 遂班師。上曰:「虜患邊,驅之足矣,吾不欲黷武也。」顧謂 諸將:「兀良哈,我屬夷,今顧黨虜,可亟剪之。」八月,還京 師。

永樂二十一年,封也先土干為《忠勇王》。

按《明外史韃靼傳》:「永樂二十一年秋,邊將言阿魯台 將入寇。帝曰:『彼意朕必不復出,當先駐塞下待之』。遂 部分寧陽侯陳懋為先鋒,至宿嵬山不見敵,遇王子 也先土于,率妻子部屬來降,帝封為忠勇王,賜姓名 曰金忠。忠勇王至京師,數請擊敵自效。帝曰:『漢過不 先,姑待之』。」

按《蒼霞草北虜考》:二十一年七月,虜降者言阿魯台 將入寇。上遽召諸將諭之曰:「虜意朕不復出,宜先出 塞待之,伐其謀。」諸將皆曰「善。」部分行,寧陽侯陳懋為 先鋒。九月,次西陽河,虜知院阿失帖木兒、古納台等 率妻子來降,言阿魯台為順寧王脫懽所敗,部落潰 散無所屬,今聞大軍至,率餘眾遠遁矣。乃官阿失帖 木兒等為千戶,進次上莊堡。先鋒懋追虜至宿嵬山 不及,遇王子也先土干率妻子部屬來降。馳奏聞也 先土干在虜中,素雄黠自豪,阿魯台忌之。既見,上慰 諭甚至。也先土干喜曰:「明皇帝真吾主也。」封為忠勇 王,賜姓名曰金忠,官其甥把台罕為都督。冬十月,班 師發萬全。上乘馬,忠勇王騎從。問以虜中事,對稱旨, 復為敕勞之,所部皆舉手加額呼萬歲。十一月,至京 師,忠勇王數請擊虜自效,上曰:「而休矣。兵數動,即朕 猶厭之,況下人乎!吾欲自戢也。」忠曰:「如邊人荼毒何?」 上曰:「卿意善。然事須有名,漢文帝言漢過不先,姑待 之。」

「永樂二十二年,阿魯台入寇,下詔親征。阿魯台遠遁, 駕還,崩于榆木川。是冬,瓦剌部賽因打力來降」 按《明外史韃靼傳》:「永樂二十二年春,開平守將奏阿 魯台盜邊,群臣勸帝如忠勇王言。帝復親征。師次蘭 答納木兒河,得諜者,知阿魯台遠遁,帝意亦厭兵,乃 下詔暴阿魯台罪惡,而宥其所部來降者,止勿殺。車 駕還」,崩于榆木川。按《瓦剌傳》,永樂二十二年冬,瓦 剌部屬賽因打力來降,命為所鎮撫,賜綵幣、襲衣、鞍 馬,仍令有司給供具。自後來歸者,悉如例。

按《蒼霞草北虜考》:二十二年春,開平守將奏虜盜邊, 群臣勸上如忠勇王言,遂親征。夏四月,發北京,陳懋、 金忠為先鋒,出塞數千里,至答口闌納木兒河,不見 虜。英國公輔等願假一月糧,深入誅之。而上次開平 時,夜夢神人言:「上帝好生者再。學士榮幼孜乞承天 意,赦虜罪,遂降詔諭其部落。至是欲旋師,乃諭輔:出 塞久,軍士勞,卿等且休矣,朕更思之。」秋七月,班師至 清水源,道旁石崖高甚,顧榮幼孜刻石紀行曰:「使後 世知朕征虜過此也。」次蒼崖戍,不豫。次榆木川,上崩。 文皇帝凡五出漠北,三犁虜庭,中外勞費,計臣凜凜, 虞乏軍興,而虜緣大創。本雅失里妻率屬來朝,瓦剌 襲封爵,稱外臣。阿魯台是後亦奉貢謹,邊境少事矣。

仁宗洪熙 年阿魯台數敗于瓦剌其屬先後來歸按明外史韃靼傳阿魯台使來貢馬仁宗已登極詔納之自是歲修職貢如永樂時時阿魯台數敗于瓦编辑

剌部曲離散,其屬把的等先後來歸,朝廷皆予官職, 賜鈔幣,詔有司給供具,自後來歸者悉如例。阿魯台 日益蹙,乃率其屬東走兀良哈,駐牧遼塞。諸將請出 兵掩擊之,帝不聽

宣宗宣德元年太平死子捏烈忽嗣编辑

按《明外史瓦剌傳》:「宣德元年,太平死,子捏烈忽嗣。時 脫懽與阿魯台日尋兵。阿魯台數敗,轉徙母納山、察 罕、腦剌間。」

按《明會典》:「宣德元年,瓦剌太平子捏烈忽嗣賢義王, 馬哈木子脫懽嗣順寧王。凡朝貢回,賜順寧王及使 臣人等進馬,中等者,每匹綵段二表裏,折鈔絹二匹。 下等者,紵絲一匹,絹八匹,折鈔絹一匹。下下者,絹六 匹,折鈔絹一匹;駝,每隻三表裏,折鈔絹十匹。中途寄 留倒死新生駒馬,每匹絹三匹,折鈔絹半匹;駝,每隻」 絹六疋,折鈔絹一疋;「海青一連一表裏,銀鼠皮二百 箇;十二表裏,貂鼠皮二箇,絹一疋;青鼠皮十箇,絹一 疋;土豹一箇,絹七疋半」

宣德二年,阿魯台、脫懽各遣人朝貢。

按《明會典》云云。

宣德三年,脫懽復貢。

按《明會典》云云。

宣德六年,阿魯台遣人自遼東入貢。

按《明會典》云云。

宣德九年,阿魯台為其下所殺,其子阿卜只俺乞內 附。帝憐而撫之。所部朵兒只伯等陽為納款,而時復 入寇。

按《明外史韃靼傳》:「宣德九年,阿魯台復為脫脫不花 所襲,妻子死,孳畜略盡,獨與其子失捏干等徙居母 納山、察罕腦剌等處。未幾,瓦剌脫懽襲殺阿魯台及 失捏干,于是阿魯台子阿卜只俺及其孫妻速木答 思等喪敗無依,來乞內附,帝憐而撫之。阿魯台既死, 其故所立阿台王子及所部朵兒只伯等,復為脫脫」 不花所窘,竄居亦集乃路外,納款,而數入寇甘涼。 按《瓦剌傳》,宣德九年,脫懽襲殺阿魯台,使使來告,且 請獻玉璽。帝賜敕曰:「王殺阿魯台,見王克復世讎,甚 善。顧王言:『玉璽傳世久近,殊不在此。王得之,王用之 可也』。」仍賜紵絲五十表裏。

按《蒼霞草北虜考》:宣德八年秋,虜昝卜寇甘肅,都督 劉廣遣將敗之,殺昝卜父子。昝卜者,阿魯台部酋也。 時阿魯台使來,群臣請拘之,發兵問罪。上曰:「阿魯台 歸命久,祖宗待之厚,毋以細故廢前恩。且部下逆,彼 不能制,未可罪也。」禮其使,璽書諭之。明年夏,阿魯台 復為順寧王脫懽所敗,獨身逃,使使來控,上惻然,遣 使撫之。是時脫懽強稍,併有賢義,安樂之眾急擊殺 阿魯台,悉收其部落,欲自立為可汗。眾不可,乃行。求 元後脫脫不花王為主,以阿魯台眾歸之,居漠北,哈 喇嗔等部俱服屬焉。阿魯台子阿卜只俺乞歸附,以 為左都督。其冬,脫懽使使來告捷,言「欲獻玉璽。」上賜 幣,令毋獻璽。阿魯台既死,所部阿台王子朵兒只伯 因竄居亦集乃路,屢寇甘、涼,敗我兵。睿皇帝立,累招 之,不從。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並且經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複製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