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第140卷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一百三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百四十卷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一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

 第一百四十卷目錄

 四方未詳諸國部彙考

  諸國考波祗 翕韓 郅支 琳國 修彌 勒畢 那汗 鳥哀 善苑 祗支

  大頻 渠胥 浮提 廣延 盧扶 騫霄 浮忻 含塗 千塗 胥徒 昆明 單池

  頻斯 扶支 祖梁 越常 貝多 大林 波律 陶樂 尤巍 亞細亞州 歐邏巴州

   利未亞州 亞墨利加州 墨瓦蠟泥加 翁加里亞 大泥亞 諾而勿惹亞 雪際亞

   鄂底亞 甘的亞 意而蘭大 諸厄利亞 格落蘭得 厄日多 馬邏可 拂撒 亞

  非利加 奴米第亞 亞毗心域 附暗哥得 步冬 熱爾瑪泥亞 波羅泥亞 農地

邊裔典第一百四十卷

四方未詳諸國部彙考编辑

《洞冥記》:

波祗國

《波祗》國,亦名《波弋國》,獻神精香草,亦名荃蘼,一名春 蕪。一根百條,其間如竹,節柔軟,其皮如絲,可為布,所 謂春蕪布,亦名香荃布,堅密如紈冰也。握一片,滿室 皆香,婦人帶之,彌月芬馥。

翕韓國编辑

《翕韓》國獻《飛骸獸》,狀如鹿,青色,以寒青之絲為繩繫 之。及死,帝惜之而不瘞,掛於苑門,皮毛皆爛朽,惟骨 色猶青。時人咸知其神異。更以繩繫其足,往視之,惟 見所繫處存,而頭尾及骨皆飛去。

郅支國编辑

元鼎五年,郅支國貢馬肝石百斤,常以水銀養之,納 玉櫃中,金泥封其上。國人長四尺,惟餌此石而已。半 青半白,如今之馬肝。舂碎以和九轉之丹,服之彌年 不饑渴也。以之拂髮,白者皆黑。帝坐群臣於甘泉殿, 有髮白者,以石拂之,應手皆黑。其時公卿語曰:「不用 作方伯,惟須馬肝石。」此石酷烈不和,丹砂不可近髮。

琳國编辑

琳國,去長安九千里,生玉葉李,色如碧玉,數十年一 熟,味酸。昔韓終常餌此李,因名《韓終李》。

修彌國编辑

元封四年,修彌國獻駮騾,高十尺,毛色赤斑,皆有日 月之象。帝以金埏為鎖絆,以寶器盛芻以飼之。

勒畢國编辑

元封五年,勒畢國貢細鳥,以方尺之玉籠盛數百頭, 形如大蠅,狀似鸚鵡,聲聞數里之間,如黃鵠之音也。 國人常以此鳥候時,亦名曰「候日蟲。」帝置之於宮內, 旬日而飛盡。帝惜,求之不復得。明年,見細鳥集帷幕, 或入衣袖,因名蟬。宮內嬪妃皆悅之,有鳥集其衣者, 輒蒙愛幸。至武帝末,稍稍自死,人猶愛其皮,服其皮, 多為丈夫所媚。

勒畢國人,長三十,有翼,善言語戲笑,因名「善語國。」常 群飛往日下曬曝,身熱乃歸,飲丹露為漿。丹露者,日 初出時露汁如珠也。按原本人長三十疑十字訛

那汗國编辑

太初二年,東方朔從西那汗國歸,得聲風木十枝獻 帝。長九尺,大如指。此木臨因桓之水,則《禹貢》所謂「因 桓」是也。其源出甜波樹上有紫燕黃鵠集其間,實如 油麻,風吹枝如玉聲,因以為名。帝以枝遍賜群臣,臣 有凶者枝則汗,臣有死者枝則折。昔老聃在於周世, 年七百歲,枝竟未汗;偓佺生於堯時,年三千歲,枝竟 未一折。帝乃以枝問朔。朔曰:「臣已見此枝三過枯死 而復生。豈汗折而已哉?《里語》曰:『年未半枝不汗此木 五千年一汗,萬歲不枯』。」

鳥哀國编辑

鳥哀國有龍爪薤,長九尺,色如玉,煎之有膏,以和紫 桂為丸。服一粒,千歲不饑。故《語》曰:「薤和膏,身生毛。」

善苑國编辑

善苑國常貢一蟹,長九尺,有百足四螯,因名百足蟹。 煮其殼,勝於黃膠,亦謂之螯膠,勝於鳳喙之膠也。 《拾遺記》

祗支國编辑

堯在位七十年,有祗支之國獻重明之鳥,一名「雙睛。」 言雙睛在目,狀如雞,鳴似鳳,時解落毛羽,肉翮而飛, 能搏逐猛獸虎狼,使妖災群惡不能為害。飴以瓊膏, 或一歲數來,或數歲不至。國人莫不掃灑門戶,以望 重明之集。其未至之時,國人或刻木,或鑄金,為此鳥 之狀,置於門戶之間,則魑魅醜類,自然退伏。今人每 歲元日,或刻木鑄金,或圖畫為雞於牖上,此之遺像 也。

大頻國编辑

舜在位十年,有大頻之國,其民來朝,乃問其災祥之 數。對曰:「昔北極之外,有潼海之水,渤潏高隱於日,中 有巨魚大蛟,莫測其形也。吐氣則八極皆闇,振鬐則 五岳波盪。當唐堯時,懷山為害,大蛟縈天,縈天則三 河俱溢,海瀆同流。三河者,天河、地河、中河是也,此三 水有時通壅。至聖之治,水色俱溢,無有流沫。及帝之」 商均,暴亂天下,則巨魚吸日,蛟繞於天,故誣妄也。此 言「吸日而星雨皆墜」,抑亦似是而非也。故使後來為之迴惑,託以無稽之言,特取其愛博多奇之間,錄其 廣異宏麗之靡矣。

渠胥國编辑

周靈王時,有韓房者,自渠胥國來獻玉駝,高五丈,虎 魄鳳凰,高六尺;《火齊鏡》,廣三尺,闇中視物如畫,向鏡 語則鏡中影應聲而答。韓房身長一丈,垂髮至膝,以 丹砂畫左右手,如日月盈缺之勢,可照百餘步,周人 見之如神明矣。靈王末年,亦不知所在。

浮提國编辑

老聃在周之末,居反景日室之山,與世人絕跡,惟有 黃髮老叟五人,或乘鴻鶴,或衣羽毛,耳出於頂,瞳子 皆方,面色玉潔,手握青筠之杖,與聃共談天地之數。 及聃退跡為柱下史,求天下服道之術,四海名士,莫 不爭至。五老即五方之精也。浮提之國獻神通,善書 二人,乍老乍少,隱形則出影,聞聲則藏形。出肘間金 壺四寸,上有五龍之檢,封以青泥。壺中有黑汁如淳 漆,洒地及石,皆成篆隸科斗之字,記造化人倫之始, 佐老子撰《道德經》,垂十萬言,寫以玉牒,編以金繩,貯 以玉函,晝夜精勤,形勞神倦。及金壺汁盡,二人刳心 瀝血,以代墨焉。逓鑽腦骨取髓,代為膏燭。及髓血皆 竭,探懷中玉管,中有丹藥之屑,以塗其身。骨乃如故。 《老子》曰:「更除其繁紊,存五千言。」及至經成工畢。二人 亦不知所往。

廣延國附波弋國编辑

燕昭王即位二年,廣延國來獻善舞者二人,一名《旋 娟》,一名《提嫫》,並玉質凝膚,體輕氣馥,綽約而窈窕,絕 古無倫。或行無跡影,或積年不饑。昭王處以單綃華 幄,飲以瓀珉之膏,飴以丹泉之粟。王登崇霞之臺,乃 召二人,徘徊翔舞,殆不自支。王以纓縷拂之,二人皆 舞,容冶妖麗,靡於鸞翔,而歌聲輕颺。乃使女伶代唱 其曲,清響流韻,雖飄梁動木,未足嘉也。其舞一名《縈 塵》,言其體輕,與塵相亂。次曰《集羽》,言其婉轉,若羽毛 之從風。末曲曰《旋懷》,言其支體纏蔓,若入懷袖也。乃 設麟文之席,散荃蕪之香。香出波弋國,浸地則土石 皆香,著朽木腐草,莫不鬱茂。以燻枯骨,則肌肉皆生。 以屑噴地,厚四五寸,使二女舞其上,彌日無跡,體輕 故也。時有白鸞孤翔,銜千莖穗,穗於空中,自生花實, 落地則生根葉,一歲百穫,一莖滿車,故曰「盈車嘉穗。」 麟文者,錯雜寶以飾席也。皆為雲霞麟鳳之狀。昭王 復以衣袖麾之,舞者皆止。昭王知其神異,處於崇霞 之臺,設枕席以寢讌,遣侍人以衛之。王好神仙之術, 元天之女託形作此二人。昭王之末,莫知所在。或云 「遊於漢江,或伊洛之濱。」

盧扶國编辑

燕昭王八年,盧扶國來朝,渡玉河,萬里方至。云其國 中山川無惡禽獸,水不揚波,風不折木,人皆壽三百 歲。結草為衣,是謂「卉服。」至死不老,咸知孝讓。壽登百 歲以上,相敬如至親之禮。死葬於野外,以香木靈草 瘞掩其尸,閭里弔送,號泣之音,動於林谷,河源為之 流止,春木為之改色。居喪,水漿不入於口,至死者骨 為塵埃,然後乃食。昔大禹隨山導川,乃旌其地為無 老純孝之國。

騫霄國编辑

始皇元年,騫霄國獻刻玉。善畫工名裔,使含丹青以 漱地,即成魑魅及詭怪群物之象。刻玉為百獸之形, 毛髮宛若真矣。皆銘其臆前,記以日月。工人以指畫 地,長百丈,直如繩墨。方寸之內,畫以四瀆五岳列國 之圖。又畫為龍鳳騫翥如飛,皆不可點睛,或點之必 飛走也。始皇嗟曰:「刻畫之形,何得飛走。」使以淳漆,各 點兩玉虎一眼睛,旬日則失之,不知所在。山澤之人 云,「見二白虎各無一目,相隨而行,毛色相似,異於常 見者。」至明年,西方獻兩白虎,各無一目。始皇發檻視 之,疑是先所失者,乃㓨殺之。檢其胸前,果是元年所 刻玉虎。迄胡亥之滅,寶劍神物,隨時散亂也。

浮忻國编辑

元封元年,浮忻國貢蘭金之泥。此金出湯泉,盛夏之 時,水常沸湧,有若湯火,飛鳥不能過。國人常見水邊 有人冶此金為器。金狀混混若泥,如紫磨之色,百鑄, 其色變白,有光如銀,即銀燭是也。常以此泥封諸函 匣及諸宮門,鬼魅不敢干。當漢世,上將出征及使絕 國,多以此泥為璽封。衛青、張騫、蘇武、傅介子之使,皆 受金泥之璽封也。武帝崩後,此泥乃絕焉。

含塗國编辑

元鳳二年,含塗國貢其珍怪。其使云:「去王都七萬里, 鳥獸皆能言語,雞犬死者,埋之不朽。經歷數世,其家 人遊於山阿海濱地中聞雞犬鳴吠,主乃掘取,還家 養之。毛羽雖禿落更生,久乃悅澤。」

千塗國编辑

董偃以玉精為盤,貯冰於膝前。玉精與冰同其潔澈, 侍者謂「冰之無盤,必融濕席。」乃合玉盤拂之落階下,

冰玉俱碎,偃更以為樂。此玉精,千塗國所進也。武帝
考證.svg
以此賜偃。哀、平之世,民家猶有此器,而多殘破。及王

莽之世,不復知所在。

胥徒國编辑

建安三年,胥徒國獻沉明石雞,色如丹,大如燕,常在 地中,應時而鳴,聲能遠徹。其國聞鳴,乃殺牲以祀之。 當鳴處掘地,則得此雞。若天下太平,翔飛頡頏,以為 嘉瑞,亦為寶雞。其國無雞犬,聽地中候晷刻。《道家》云: 「昔仙人桐君採石,入穴數里,得丹石雞,舂碎為藥,服 之者令人有聲氣,後天而死。」昔漢武帝寶鼎元年,西 方貢珍怪,有琥珀燕,置之靜室,自於室中鳴翔,蓋此 類也。《洛書》云:「皇圖之寶,土德之徵,大魏之嘉瑞。」

昆明國编辑

明帝即位二年,起靈禽之園。遠方國所獻異鳥珍獸, 皆畜此園也。昆明國貢嗽金鳥,《人》云「其地去燃州九 千里出此鳥,形如雀而色黃,羽毛柔密,常翱翔海上」, 羅者得之,以為至祥。聞大魏之德,被於荒遠,故越山 航海,來獻大國。帝得此鳥,畜於靈禽之園,飴以真珠, 飲以龜腦。鳥常吐金屑如粟,鑄之可以為器。昔漢武 帝時,有人獻神雀,蓋此類也。此鳥畏雪霜,乃起小屋 處之,名曰辟寒臺。皆用水精為戶牖,使內外通光。宮 人爭以鳥吐之金用飾釵珮,謂之辟寒金。故宮人相 嘲曰:「不服辟寒金,郍得帝王心。」於是媚惑者亂,爭此 寶金為身飾,及行臥,皆懷挾以要寵幸也。魏氏喪滅, 池臺鞠為煨燼,嗽金之鳥,亦自翱翔。

單池國编辑

咸熙二年,宮中夜異獸白色光潔,繞宮而行。閹宦見 之,以聞於帝。帝曰:「宮闈幽密,若有異獸,皆非祥也。」使 宦者伺之,果見一白虎子遍房而走,候者以戈投之, 即中左目。比往取視,惟見血在地,不復見虎。搜檢宮 內及諸池井,不見有物。次檢寶庫中,得一玉虎頭枕, 眼有傷,血痕尚濕。帝《該古博聞》云:「漢誅梁冀,得一玉」 虎頭枕,云單池國所獻。檢其頷下有篆書字,云「是帝 辛之枕。嘗與妲已同枕之,是殷時遺寶也。」又按《五帝 本紀》云:「帝辛,殷代之末,至咸熙,多歷年所,代代相傳。 凡珍寶久則生精靈,必神物憑之也。」

頻斯國编辑

太始元年,魏帝為陳留王之歲,有頻斯國人來朝,以 五色玉為衣,如今之鎧。其使不食中國滋味,自齎金 壺,壺中有漿,凝如脂,嘗一滴則壽千歲。其國有大楓 木成林,高六七十里,善筭者以里計之,雷電常出樹 之半,其枝交蔭于上,蔽不見日月之光,其下平凈,掃 洒雨霧不能入焉。樹東有大石室,可容萬人坐,壁上 刻為三皇之像,天皇十三頭,地皇十一頭,人皇九頭, 皆龍身。亦有膏燭之處。緝石為床,床上有膝痕,深三 寸。床上有竹簡,長尺二寸,書大篆之文。皆言開闢以 來事,人莫能識。或言是伏羲畫卦之時有此書,或言 是蒼頡造書之處。傍有丹石井,非人工所鑿,下及漏 泉,水常沸湧,諸仙欲飲之,時以長綆「引汲也。」其國人 皆多力,不食五穀,日中無影,飲桂漿雲霧,羽毛為衣, 髮大如縷,堅韌如筋,伸之幾至一丈,置之自縮如蠡, 續此人髮以為繩,汲丹井之水,久久方得升合之水。 水中有白蛙,兩翅常來去井上,仙者食之。至周王子 晉臨井而窺,有青雀御玉杓以授子晉,子晉取而食 之,乃有雲起雪飛,子晉以衣袖揮雲,則雲雪自止;白 蛙化為雙白鳩,入雲,望之遂滅,皆《頻斯國》之所記,蓋 其人年不可測也。使圖其國山川地勢瑰異之屬以 示張華,華云:「此乃神異之國,難可驗信。」以車馬珍服 送之出關。

扶支國编辑

太始十年,有扶支國獻望舒草,其色紅,葉如荷,近望 則如卷荷,遠望則如舒荷,團團似蓋。亦云月出則葉 舒,月沒則葉卷。植於宮中,因穿池廣百步,名曰「望舒 荷池。」愍帝之末,移入胡,胡人將種還胡中,至今絕矣, 池亦填塞。

祖梁國编辑

祖梁國獻蔓金苔,色如黃金,若螢火聚,大如雞卵,投 于水中,蔓延于波瀾之上,光出照日,皆如火生水上 也。乃於宮中穿池,廣百步,時觀此苔,以樂宮人。宮人 有幸者,以金苔賜之,置漆盤中,照耀滿室,名曰「夜明 苔。」著衣襟則如火光。帝慮外人得之,有惑百姓,詔使 除苔塞池。及皇家喪亂,猶有此物,皆入胡中。

《述異記》:

越常國编辑

陶唐之世,越常國獻千歲神龜,方三尺餘,背上有文, 科斗書記。開闢已來,帝命錄之,謂之《龜曆》。㐲滔述帝 功德,銘曰:「胡書龜曆之文。」

貝多國编辑

周成王元年,貝多國人獻舞雀,周公命返之。南海中 有軒轅丘,鸞自歌,鳳自舞,古云天帝樂也。崆峒山中 有堯碑、禹碣,皆籀文焉。伏滔述帝功德銘曰:「堯碑禹 碣,歷古不昧《杜陽雜編》

大林國编辑

德宗將幸奉天,自攜火精劍出內殿,因嘆曰:「千萬年 社稷,豈為狗鼠所竊耶!」遂以劍斫檻上鐵狻猊,應手 而碎,左右皆呼萬歲。上曰:「若碎小寇,如斬狻猊,不足 憂也。」及乘輿遇夜,侍從皆見上仗數尺光明,即火精 劍也。建中二年,大林國所貢,云其國有山,方數百里, 出神鐵。其山有瘴毒,不可輕為採取。若中國之君有 道神鐵即自流溢。鍊之為劍,必多靈異。其《劎》之光如 電,切金玉如泥。以朽木磨之,則生煙焰,以金石擊之, 則火光流起。

《續博物志》:

波律國编辑

龍腦香,出波律國。段成式云:「樹高八九丈,可六七尺 圍。乾脂為香,清脂為膏子。主內外障眼。又有蒼龍腦, 不可點眼,經火為熟龍腦。」

《瑯環記》:

陶樂國编辑

金多陶樂,民人範磚以築垣,鐵鮮尤巍,帝后製笄以 飾首。

尤巍國编辑

金多陶樂,民人範磚以築垣,鐵鮮尤巍,帝后製笄以 飾首。是有餘則賤,不足為榮也。故炎歊泐夫金石,則 貧賤者不思輕暖之裘;寒冰結於江湖,則富貴者無 用生涼之席。

《坤輿圖說》:

亞細亞州编辑

「亞細亞,天下一大州」,人類肇生,聖賢首出其界。南至 蘇門答喇、呂宋等島,北至新增、白臘及北海,東至日 本島、大清海,西至大乃河、墨阿的湖大海,西紅海,小 西洋國土不啻百餘,大者首推中國。此外曰韃而靼, 曰回回,曰印第亞,曰莫臥爾,曰百兒西亞,曰度兒格, 曰如德亞,俱此州巨邦。海中有大島,曰則意蘭,曰蘇 門答喇,曰瓜哇,曰渤泥,曰呂宋,曰木路,各更有地。中 海諸島,亦屬此州界內,中國則居其東南。自古帝王 聖哲,聲名文物,禮樂衣冠,遠近所宗。山川土俗,物產 朝貢諸國,詳載《省志》,諸書不贅。

歐邏巴州编辑

天下第二大州,名曰歐邏巴,南至地中海,北至青地 及冰海,東至大乃河、墨阿的湖大海,西至大西洋,共 七十餘國。其大者,曰「以西把尼亞,曰拂郎察,曰意大 里亞,曰熱爾瑪尼亞,曰拂蘭地亞,曰波羅泥亞,曰翁 加里亞,曰大泥亞,曰雪際亞,曰諾勿惹亞,曰厄勒祭 亞,曰莫斯哥未亞。」其地中海有甘的亞諸島,西海有 意而蘭大諳厄利亞諸島。凡大小諸國,自國王以及 庶民,皆奉天主聖教,纖毫異學不容竄入。國王互為 婚姻,世相和好。財用百物,有無相通,不私封殖。其婚 娶,男子大約三十,女子至二十外,臨時議婚,不預聘。 通。國皆一夫一婦,無有二色者。土多肥饒,產五穀,以 麥為重,果實更繁。出五金,以金、銀、銅鑄錢為幣。衣服 蠶絲者,有天鵝絨,織金緞之屬。羊絨者,有毯罽鎖哈 喇之屬。又有利諾草為布,細而堅,輕而滑,敝可搗為 紙,極堅韌。君臣冠服,各有差等,相見以免冠為禮。男 子二十已上,概衣青色,兵士勿論女人以金寶為飾, 服御羅綺偑帶諸香,至四十及未四十而寡者,即屏 去衣素衣。酒以蒲萄釀成,不雜他物,可積至數十年。 膏油之類。味美者曰「阿利襪」,是樹頭果,熟後全為油。 國俗多酒,會客不勸酒,偶犯一醉,終身以為辱。飲食 用金銀玻璃及磁器。其屋有三等,最上者純以石砌, 其次磚為牆柱,木為棟梁,其下土為牆,木為梁柱。石 屋磚屋,築基最深,上累六七層,高至十餘丈。瓦或用 鉛,或輕石板,或陶瓦磚石屋,歷千年不壞,牆厚而實, 冬不寒,夏不溽。其工作製造,備極精巧。其駕車,國王 用八馬,大臣六馬,其次四馬,或二馬,乘載,騾馬驢互 用。戰馬皆用牡騸,過則弱不堪戰矣。諸國皆尚文學, 國王廣設學校,一國一郡有大學、中學,一邑一鄉有 小學。小學選學行之士為師,中學、大學又選學行最 優之士為師,生徒多者至數萬人。其小學曰「文科」,有 四種:一古賢明訓,一各國史書,一各種詩文,一文章 議論。學者自七八歲學至十七八,學成本學,師儒試 之,優者進于中學。曰「理科」,有三家:初年學辯是非之 法,二年學察性理之道,三年學察性理以上之學。學 成本學,師儒又試之,優者進於大學。乃分為四科,聽 入自擇。一曰道科,主興教化。一曰教科,主守教法。一 曰治科,主習政事。一曰醫科,主療疾病。皆學數年而 後成。學成師儒又嚴考閱之。一師問難畢,又輪一師 一人,遍應諸師之問。如是取中,便許任事。學道者專 務化民,不與國事。治民者秩滿後,國王遣官察其政 績,廉得其實,以告于王而黜陟之。凡四科官,祿入皆 厚,養廉有餘,尚能推惠貧乏,絕無交賄行賂等情。諸 國所讀之書,皆古聖賢撰著,一以《天主經典》為宗,即後賢有作,必合大道、益人心,乃許流傳。設檢書官,經 看詳定,方准刊行。毋容一字蠱人心、壞風俗者。諸國 奉天主教,皆愛天主萬物之上,及愛人如己。故「國人 俱喜施捨,千餘年來,未有因貧鬻子女者,未有饑餓 轉溝壑者。」在處皆有貧院,專養一方鰥寡孤獨及殘 疾之人。又有幼院,專育小兒,凡貧者無力養贍,送至 院,院牆穴設有轉盤,內外不相見,扣牆則院中人轉 兒入。異日父母復欲收養,按所入之年月,便得其子。 又有病院,大城多至數十所,有中下院,處中下人,有 大人院,處貴人。凡貴人若羈旅,若使客,偶患疾病,則 入此院,倍美于常屋。所需藥物,悉有主者掌之,預備 名醫診視。復有衣衾帷幔,調護看守之。人病愈而去, 貧者量給資斧。此乃國王大家所立,或城中併力而 成,月輪一大貴人總領其事。各城邑遇豐年多積米 麥,飢歲以常價糶之。人遇道中遺物或獸畜之類,必 覓其主還之;弗得主,則置之公所,聽失者來取,如符 合即送復。國中有「天理堂」,選盛德弘才、無求於世者 主之。凡國家大舉動、大征伐,必先質問合天理否,以 為可,然後行。諸國賦稅不過十分之一,民皆自輸,無 徵比。催科之法,詞訟極簡,小事里中解和,大事乃聞 官。官設三堂,先訴第三堂;不服,告第二堂;又不服,告 第一堂,終不服。上之國堂,經此堂判,後人無不聽理。 凡官府判事,不先事加刑,必俟事明罪定,招認允服, 然後刑之。吏胥餼廩,亦出於詞訟。但因事大小多寡, 立有定例,刊布署前,不能多取。故官無恃勢剝奪,吏 胥無舞文詐害,封內絕無戰鬥。其有邪教異國,恃強 侵侮,不可德馴。本國除常設兵政外,復有世族英賢 智勇兼備者數千人,結為義會,以保國護民。初入會 時,試果,不憚諸艱,方許聽入。遇警則鳩集成師,一可 當十,必能滅寇成功。

利未亞州编辑

天下第三大州,曰利未亞,南至大浪山,北至地中海, 東至西紅海聖老楞佐島,西至阿則亞諾海,大小共 百餘國。其地中多曠野野獸最盛,有極堅好文彩之 木,能入水土,千年不朽。迤北近海諸國,最豐饒。五穀 一歲再熟,每種一㪷,可收十石。穀熟時,外國百鳥皆 至其地,避寒就食,涉冬始歸。故秋末冬初,近海諸地 獵取禽鳥無算。產葡萄,樹極高大,生實繁衍,他國所 無。地既曠野,人或無常居,每種一熟,即移徙他處。野 地皆產異獸,因其處水泉絕少,水之所瀦,百獸聚焉。 復異類相合,輒產奇形怪狀之獸。有鳥名「亞既剌,乃」, 百鳥之王,羽毛黃黑色,高二三尺,首有冠鉤,喙如鷹 隼,飛極高,巢於峻山石穴,生子令視日目不瞬者乃 留,壽最長久。老者脫毛,復生新羽。性鷙猛,能攫羊鹿 百鳥食之肉,經宿則不食。冒險者尋其巢,取其餘肉, 可供終歲。毒蛇能害其子,其性有知,覺則知。先尋一 種石置巢邊,蛇毒遂解。有山狸似麝,臍後一肉囊,香 滿其中輒病,向石上剔出始安。香如蘇合油而黑,能 療耳病。又產異羊甚鉅,一尾便數十斤,味最美。毒蛇 能殺人,土人能制蛇者,蛇至其前,自能驅逐。此等人 世世子孫皆然。尊貴人行路,必覓此人相隨。其地馬 善走,又猛能與虎鬥。界內名山,亞大辣者在西北,此 山最高,凡風雨露雷皆在半山。山頂終古晴明,視日 星倍大,國人呼為「天柱。」此方人夜睡無夢,甚為奇。有 月山,極險峻,不可躋攀。有獅山,在西南境,其上頻興 雷電,轟擊不絕,不間寒暑。其在《曷噩剌》國,出銀礦甚 多,取之不盡。其在西南海曰「大浪山」,海風迅急,浪極 大,商舶至此不能過,則退歸。西洋。破船率在此處,過 之則大喜,可望登岸。此山而東,嘗有暗礁,全是珊瑚, 剛者利若鋒刃,海船最畏避。凡利未亞之國著者,曰 「厄日多,曰馬邏可,曰弗撒,曰亞費利加,曰奴米第亞, 曰亞毘心域,曰莫訥木大彼亞,曰西爾得。」散處者,曰 「井巴島,曰聖多默島、意勒納島、聖老楞佐島。」

亞墨利加州编辑

亞墨利加第四大州總名也。地分南北,中有一峽相 連,峽南曰「南亞墨利加,南起墨瓦蠟泥海峽,北至加 納達峽,北曰北亞墨利加」,南起加納達,北至冰海,東 盡福島,地極廣平,分天下之半。初僅知有亞細亞、歐 邏巴、利未亞三大州。至百年前,西國大臣名閣龍者, 深於格物窮理,又講習行海之法,天主默啟其衷。一 日,行遊西海,嗅海中氣味,忽有省悟,謂此乃土地之 氣,必有人煙國土。奏聞,國王資以舟航、糧糗、器具、貨 財、將卒珍寶。閣龍率眾出海,展轉數月,危險生疾,從 人咸怨欲還,閣龍志堅,促令前行。一日,舶上望樓人 大聲言「有地。」眾共歡喜,亟取道前行,果至一地。初未 敢登岸,因土人未嘗航舟,不知海外有人物。乍見海 舶既大駕,風帆迅疾,發大砲如雷,咸相詫異,皆驚竄 奔逸,舟人無計與通。偶一女子在近,遺錦衣、金寶、玩 好、器具而歸。明日,其父母同眾來觀,又與之寶貨,土 人大悅。遂款留西客,與地作屋,以便往來。閣龍命來 人一半留彼,一半還報國王,致其物產。明年,國王又命載百穀、百果種,㩦農師巧匠往教其地,人情益喜, 然猶滯在一隅。其後又有亞墨利哥者,至歐邏巴西 南海,尋得赤道以南大地,即以其名名之,故曰「亞墨 利加。」數年後,又有一人名哥爾得斯,國王仍賜海舶, 命往西北尋訪,復得大地在赤道以北,即北亞墨利 加。其大國與歐邏巴餽遺相通,西國王亦命掌教諸 士至彼,勸人為善。數十年來,相沿,惡俗稍變。其國在 南亞墨利加者,有白露伯西爾、智加、金加西臘,南北 相連處有宇加單、加達納;在北亞墨利加者,有墨是 可、花地、新拂郎察、瓦革、了農地、雞未臘、新亞泥俺、加 里、伏爾尼亞西北諸蠻方外有諸島,總名「亞墨利加 島」云。

墨瓦蠟泥加亦名瑪熱辣泥加编辑

天下第五大州,曰墨瓦蠟泥加。先閣龍諸人已覓得 兩亞墨利加,西土以西把尼亞國王復念地為圜體, 徂西自可達東向至亞墨利加,海道遂阻,必有西行 入海處。于是選海舶舟師,裹餱糧甲兵,命一強力之 臣墨瓦蘭者往訪。墨瓦蘭承命沿亞墨利加東偏,紆 迴數萬里,展轉經年,人情厭斁,輒思反國。墨瓦蘭懼 無以復命,拔劎下令曰:「有言歸國者斬!」舟人震慴,賈 勇而前。忽得海峽,亙千餘里,海南大地,又恍一乾坤。 墨瓦蘭率眾巡行,祇見平原漭蕩,杳無涯際。入夜,燐 火星流,瀰漫山谷,因命為火地。他方或以鸚鵡名州 者,以其所產鸚鵡,亦此大地之一隅,謂墨瓦蘭開此 區,遂以其名命曰《墨瓦蠟泥加》。墨瓦蘭。既踰此峽,入 太平大海,自西復東,直抵亞細亞馬路古界,度小西 洋,越利未亞大浪山而北折遵海還報本國遍遶大 地一週,四過赤道,下歷地三十萬餘里,從古航海,未 有若斯者。名其舟為「勝舶」,言戰勝風濤之險,奏巡方 偉功。其人物、風俗、山川、畜產、鳥獸蟲魚,俱無傳說,即 南極度數、道里遠幾何,皆推步未周,不漫述以俟,後 或有詳之者。

翁加里亞國编辑

翁加里亞在波羅泥亞南,物產極豐,牛羊可供歐邏 巴一州之用。有四水,甚奇,其一從地中噴出,即凝為 石;其一冬月常流,至夏反合為冰;其一以鐵投之,便 如泥,再鎔又成精銅;其一水色沈綠,凍則便成綠石, 永不化。

大泥亞國编辑

大泥亞國沿海產菽、麥、牛、羊最多。牛輸往他國,歲常 五萬。海中魚蔽水面,舟為魚湧,輒不能行。不藉網罟, 隨手取之不盡。本國一世家名第谷,建一臺於高山 絕頂,以窮天象,究心三十餘年,累黍不爽。所制窺天 之器,窮極要渺,今為西土曆法之宗。

諾而勿惹亞國编辑

諾而勿惹亞寡五穀,山林多材木鳥獸,海多魚鱉。人 性馴厚,喜接遠方賓旅。昔時過客僑居者不索物價, 今稍需即饜足。其地絕無盜賊。

雪際亞國编辑

《雪際亞》地分七道,屬國十二,歐邏巴北稱第一。富庶。 多五穀五金,財貨百物。貿易不以金銀,以物相抵。人 好勇,亦善遇遠方人。

鄂底亞國编辑

鄂底亞在《雪際亞》之南,亦繁庶。

甘的亞國编辑

地中海有島百千,其大者曰「甘的亞」,周二千三百里。 古王造一苑囿,路徑交錯,一入不能出。游者以物識 地,然後可入。生一草,名「阿力滿」,能療饑。地中海風浪, 至冬極大難行。有鳥名「亞爾爵」,雪作巢於水次。一歲 一乳,自卵至翼,不過半月。此半月海必平靜,無風波, 商舶待之以渡海。

意而蘭大國编辑

意而蘭大氣候極和,夏熱不擇陰,冬寒不需火。產獸 畜最多,絕無毒物。有一湖插木於內,入土一段化成 鐵,水中一段化成石,出水面方為原木。傍一小島,島 中一地洞,常出怪異之形。

諳厄利亞國编辑

諳厄利亞,氣候融和。地方廣大,分三道,共學二所,共 三十院。有怪石能阻聲,長七丈,高二丈,隔石發大銃 不聞,名「聾石。」有湖長百五十里,廣五十里,中容三十 小島。有三奇事:一奇魚味甚佳,皆無鰭翅,二奇天靜 無風,倏起大浪,舟楫遇之無不破三奇。一小島無根, 因風移動,人弗敢居,草木極茂,孳息牛羊,豕類極多, 近有一地,死者不殮,移尸于山,千歲不朽,子孫亦能 認識。地無鼠,有從海舟來者,至此遂死。又有三湖,細 流相通,其魚不相往來,此水魚誤入彼水輒死。傍有 海窖,潮盛時吸其水永不盈。潮退噴水如山高。當吸 水時,人立其側,衣沾水即隨水吸入窖中。如不沾衣, 雖近立亦無害。迤北一帶,海島極多,至冬夜長,行路 工作皆以燈產。貂類甚繁,皆以為衣。又有人長大多 力,遍體生毛,牛羊鹿最眾,犬最猛烈可殺虎,遇獅亦不避。冬月海冰為風所擊,湧積如山。山多鳥獸,水多 魚鱉,以魚肉為糧,或磨成麪油,然燈骨,造舟車屋室。 皮可作船,遇風不沉不破,陸走負之而行。海風甚猛, 拔樹折屋,攝人物於他所,又有小島,其人飲酒不醉, 年壽最長。

格落蘭得國编辑

近諳厄利亞國為「格落蘭得。」其地多火,以磚石障之, 仍可居。或宛轉作溝通火,火焰所至,便置釜甑熟物, 不須薪火,亦終古不滅。

厄日多國编辑

利未亞東北有大國,曰「厄日多」,自古有名,極稱富厚。 中古時曾大豐七年,繼即大歉七載。天主教中,前知 聖人龠瑟者,預令國人罄國中之財,悉用積穀。至荒 時不惟救本國饑,四方來糴財貨盡輸入其國,故富 厚無比。今五穀極饒,畜產最多。他方百果草木,移至 此地,茂盛倍常。其地千萬年無雨,亦無雲氣。國中有 大河,名曰「泥琭河。」河水每年一發,自五月始以漸而 長。土人視水漲多少,以為豐歉之候。大率最大不過 二丈一尺,最小不過一丈五尺,至一丈五尺則歉收, 二丈一尺則大有年。凡水漲無過四十日。其水中有 膏腴,水所極處,膏腴即著土中,又不泥濘,故地極腴 饒,百穀草木俱暢茂。當水盛時,城郭多被淹沒。國人 于水未發前,預杜門戶,移家於舟以避之。去河遠處, 水亦不至。昔國王求救旱澇,得智巧士亞爾幾墨,得 作一水器,以時注洩,便利無比,即今「龍尾車」也。國人 極有機智,好攻格物窮理之學,又精天文,因其地不 雨,併無雲霧,日月星辰晝夜明朗,故其考驗益精,他 國不如前,好為淫祠。繼有聖徒到彼,化誨,遂出聖賢 甚多。其國女人恆一乳生三、四子,天下騾不孳生,惟 此地騾能傳種。國王嘗鑿數石臺,非以石砌,擇大石 如陵阜者,鏟削成下趾闊三百二十四步,高二百七 十五級,級高四尺。登臺頂極力遠射,不能越臺趾。有 城曰「該祿」,古大國都城,名聞西土。其城有百門,門高 百尺,皆用本處一種脂膏砌石成之,堅緻無比,街衢 行三日始遍。五百年前最為強盛。善用象戰,鄰國大 小皆畏服,屬國甚多。今其國已廢,城亦為大水衝擊, 齧其下土,因而傾倒。然此城「雖不如舊,尚有街長三 十里,悉為市肆,行旅喧填,百貨具集,城中常有駱駝 二三萬。」

馬邏可國编辑

近地中海有「馬邏可」,地分七道,出獸皮、羊皮,極珍美, 蜜最多,國人以蜜為糧。其俗以冠為重,非貴人、老人, 不得加冠於首,僅以尺寸蔽頂而已。

拂撒國编辑

拂撒地亦分七道,都城最大宮室殿宇極華整。高弘 有一殿,周圍三里,開三十門,夜然燈九百盞。國人亦 略識禮義。

亞非利加國编辑

厄日多之西,為「亞非利加」,地肥饒易生。一麥嘗秀三 百四十一穗,以此極為富厚。

奴米第亞國编辑

馬邏可之南,有國名「奴米第亞。」人性獰惡,不可教誨。 有果樹如棗,可食。其地有「小利未亞。」乏水泉,方千里, 無江河,行旅過者,須備兼旬之水。

亞毗心域附暗哥得國 步冬國编辑

利未亞東北近紅海。其國甚多。人皆黑色,迤北稍白, 向南漸黑,甚者如漆,惟齒目極白。其人有兩種,一在 利未亞東者,名「亞毗心域」,地方極大,據本州三分之 一,從西紅海至月山,皆其封域。產五穀五金。金不善 鍊,恆以生金塊易物。糖蠟最多,造燭純以蠟。國中道 不拾遺,夜不閉戶,從無盜寇。人極智慧,崇奉天主正 教。修道者手持十字,或掛胸前,極敬愛西土多默聖 人,為其傳道自彼始。王行遊國中,常有六千皮帳隨 之,僕從車徒,恆滿五六十里。

亞毗《心域》屬國,名「暗哥。」得者夜食不晝食,止一餐不 再食,以鹽鐵為幣。又一種名「步冬」,頗知學問,重書籍, 善歌舞,亦《亞毗心域》之類。

熱爾瑪尼亞國编辑

拂郎察東北有國曰「熱爾瑪尼亞。國王不世及」,乃七 大屬國之君所共推者。或用本國臣,或用列國君,須 請命教王立之。國中設共學十九所。冬月極冷,善造 煖室,微火溫之遂煖。土人散處各國,為兵極忠實,至 死不貳。各國護衛宮城,或從征他國,皆選此國人充 之。工作精巧,制器匪夷所思,能於戒指內納一自鳴 鐘,多水澤,水堅。後用一種木屐,兩足躡之,一足立水 上,一足從後擊,乘滑勢,一激數丈,其行甚速,手中尚 不廢常業。

波羅泥亞國编辑

「亞勒瑪泥亞,東北曰波羅泥亞。」地豐厚,多平衍,皆蜜 林,採之不盡。產鹽,味極厚,光如晶。其人美秀和樸,禮 賓篤備,絕無盜賊。國王不傳子,聽大臣擇立賢君,世守國法,不變分毫。亦有立子者,須王在位時預擬,非 預擬不得立。國中分為四區,一區居三月,一年而遍。 地甚冷,冬月海凍,行旅於冰上歷幾晝夜,望星而行。 其屬國「波多理亞」地易發生,種一歲有三歲之獲,草 萊三日便長五六尺。海濱出琥珀,是海底脂膏,從石 隙流出,初如油,天熱浮海面,見風始凝,天寒出隙便 凝,每為大風衝至海濱。

農地國编辑

農地多崇山茂林,屢出異獸,人強力果,敢搏獸。取皮 為裘,亦為屋緣,飾以金銀為環,鉗頂穿耳。近海一大 河,闊五百里,窮四千里,不得其源,如中國黃河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並且經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複製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