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第004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四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

 第四卷目錄

 人事總部總論二

  說苑說叢

  梁劉勰新論激通 惜時 言菀

  周子通書

 人事總部藝文一

  演連珠          晉陸機

  範連珠         宋顏延之

  連珠四首       謝惠連

  弔古文           袁淑

  枕中篇         北齊魏收

  擬連珠         北周庾信

 人事總部藝文二

  齊風甫田三章

  魏風葛屨二章

  汾沮洳三章

  秋胡行七首      魏嵇康

  隴西行          晉陸機

  君子行           前人

  晉清商曲辭來羅

  代白頭吟         宋鮑照

人事典第四卷

人事總部總論二编辑

《說苑》编辑

《說叢》
编辑

意不並銳,事不兩隆;盛於彼者必衰於此,長於左者 必短於右。喜夜臥者不能蚤起也。

鸞設於鑣,和設於軾;馬動而鸞鳴,鸞鳴而和應,行之 節也。

不富無以為大,不予無以合親;親疏則害,失眾則敗; 不教而誅謂之虐,不戒責成謂之暴也。

夫水出於山而入於海,稼生於田而藏於廩,聖人見 所生則知所歸矣。

天道布順,人事取予;多藏不用,是謂怨府,故物不可 聚也。

一圍之木持千鈞之屋,五寸之鍵而制開闔,豈材足 任哉。蓋所居要也。

夫小快害義,小慧害道,小辨害治,苟心傷德,大政不 險。蛟龍雖神,不能以白日去其倫;飄風雖疾,不能以 陰雨揚其塵。

邑名勝母,曾子不入;水名盜泉,孔子不飲,醜其聲也。 婦人之口可以出走,婦人之喙可以死敗。不修其身, 求之於人,是謂失倫;不治其內,而修其外,是謂太廢。 重載而危之,操策而隨之,非所以為全也。

士橫道而偃,四支不掩,非士之過,有土之羞也。邦君 將昌,天遺其道;大夫將昌,天遺之士;庶人將昌,必有 良子。

賢師良友在其側,詩書禮樂陳于前,棄而為不善者, 鮮矣。義士不欺心,仁人不害生;謀洩則無功,計不設 則事不成;賢士不事所非,不非所事;愚者行間而益 固,鄙人飾詐而益野;聲無細而不聞,行無隱而不明; 至神無不化也,至賢無不移也。上不信,下不忠,上下 不和,雖安必危。求以其道則無不得,為以其時則無 不成。

時不至,不可強生也;事不究,不可強成也。貞良而亡, 先人餘殃;猖蹶而活,先人餘烈;權取重,澤取長。才賢 任輕,則有名,不肖任大,身死名廢。

士不以利移,不為患改,孝敬忠信之事立,雖死而不 悔。智而用私,不如愚而用公,故曰巧偽不如拙誠。學 問不倦,所以治己也;教誨不厭,所以治人也,所以貴 虛無者,得以應變而合時也。冠雖故,必加于首;履雖 新,必關於足,上下有分,不可相倍。一心可以事百君, 百心不可以事一君,故曰正而心,又少而言。

萬物得其本者生,百事得其道者成;道之所在,天下 歸之;德之所在,天下貴之;仁之所在,天下愛之;義之 所在,天下畏之。屋漏者民去之,水淺者魚逃之,樹高 者鳥宿之,德厚者士趨之,有禮者民畏之,忠信者士 死之。衣雖弊,行必修;頭雖亂,言必治。時在應之,為在 因之;所伐而當其福五之;所伐不當其禍十之。 必貴以賤為本,必高以下為基。天將與之,必先苦之; 天將毀之,必先累之。孝於父母,信於交友,十步之澤, 必有香草;十室之邑,必有忠士。草木秋死,松柏獨在; 水浮萬物,玉石留止。饑渴得食,誰能不喜。賑窮救急, 何患無有。視其所以,觀其所使,斯可知已。乘輿馬不 勞致千里,乘船楫不游絕江海;智莫大於闕疑,行莫大於無悔也。制宅名子,足以觀士。利不兼,賞不倍;忽 忽之謀,不可為也,惕惕之心,不可長也。

天與不取,反受其咎;時至不迎,反受其殃;天地無親, 常與善人。天道有常,不為堯存,不為桀亡;積善之家, 必有餘慶;積惡之家,必有餘殃。一噎之故,絕穀不食; 一蹶之故,卻足不行。心如天地者明,行如繩墨者章。 位高道大者從,事大道小者凶;言疑者無犯,行疑者 無從;蠹蝝仆柱梁,蚊GJfont走牛羊。 謁問析辭勿應,怪言虛說勿稱;謀先事則昌,事先謀 則亡。謁音愛,陰晦也。

無以淫佚棄業,無以貧賤自輕,無以所好害身,無以 嗜欲妨生,無以奢侈為名,無以貴富驕盈。喜怒不當, 是謂不明,暴虐不得,反受其賊,怨生不報,禍生于福。 一言而非,四馬不能追;一言不急,四馬不能及。順風 而飛,以助氣力;銜葭而翔,以GJfont矰弋。 鏡以精明,美惡自服;衡平無私,輕重自得;蓬生枲中, 不扶自直;白沙入泥,與之皆黑。

時乎,時乎。間不及謀;至時之極,間不容息;勞而不休, 亦將自息;有而不施,亦將自得。

無不為者,無不能成也;無不欲者,無不能得也。眾正 之積,福無不及也;眾邪之積,禍無不見也。力勝貧,謹 勝禍,慎勝害,戒勝災。為善者天報以德,為不善者天 報以禍。君子得時如水,小人得時如火。謗道己者,心 之罪也;尊賢己者,心之力也。心之得,萬物不足為也; 心之失,獨心不能守也。子不孝,非吾子也;交不信,非 吾友也。食其口而百節肥,灌其本而枝葉茂;本傷者 枝槁,根深者末厚。為善者得道,為惡者失道。惡語不 出口,苟言不留耳;務偽不長,喜虛不久。義士不欺心, 廉士不妄取;以財為草,以身為寶。慈仁少小,恭敬耆 老。犬吠不驚,命曰金城;常避危殆,命曰不悔。富必念 貧,壯必念老,年雖幼少,慮之不早。夫有禮者相為死, 無禮者亦相為死;貴不與驕期,驕自來;驕不與亡期, 亡自至。踒人日夜願一起,盲人不忘視。知者始於悟, 終於諧;愚者始於樂,終於哀。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力 雖不能,心必務為。慎終如始,常以為戒;戰戰慄慄,日 慎其事。聖人之正,莫如安靜;賢者之治,故與眾異。 好稱人惡,人亦道其惡;好憎人者,亦為人所憎。衣食 足,知榮辱;倉廩實,知禮節。江河之溢,不過三日;飄風 暴雨,須臾而畢。

福生於微,禍生於忽;日夜恐懼,唯恐不卒。

已雕已琢,還反於樸,物之相反,復歸於本。循流而下, 易以至;倍風而馳,易以遠。兵不豫定,無以待敵;計不 先慮,無以應卒。中不方,名不章,外不圜,禍之門。直而 不能枉,不可與大任;方而不能圜,不可與長存。慎之 於身,無曰云云,狂夫之言,聖人擇焉。能忍恥者安,能 忍辱者存,脣亡則齒寒,河水崩,其壞在山。毒智者莫 甚於酒,留事者莫甚於樂,毀廉者莫甚於色,摧剛者 反己於弱。富在知足,貴在求退,先憂事者後樂,先傲 事者後憂。福在受諫,存之所由也。恭敬遜讓,精廉無 謗,慈仁愛人,必受其賞,諫之不聽,後無與爭,舉事不 當,為百姓謗,悔在於妄,進患在於先唱。

蒲且修繳,鳧鴈悲鳴;逄蒙撫弓,虎豹晨嗥。河以委蛇 故能遠,山以陵遲故能高,道以優游故能化,德以純 厚故能豪。言人之善,澤於膏沐;言人之惡,痛於矛戟。 為善不直,必終其曲;為醜不釋,必終其惡。

一死一生,乃知交情;一貧一富,乃知交態;一貴一賤, 交情乃見;一浮一沒,交情乃出。德義在前,用兵在後。 初沐者必拭冠,新浴者必振衣。敗軍之將,不可言勇; 亡國之臣,不可言智。

坎井無黿鼉者,隘也;園中無修林者,小也。小忠,大忠 之賊也;小利,大利之殘也。自請絕易,請人絕難;水激 則悍,矢激則遠;人激於名,不毀為聲。下士得官以死, 上士得官以生。禍福非從地中出,非從天上來,己自 生之。

窮鄉多曲學:小辯害大知,巧言使信廢,小惠妨大義。 不困在於早慮,不窮在於早豫。欲人勿知,莫若勿為; 欲人勿聞,莫若勿言。

非所言勿言,以避其患;非所為勿為,以避其危;非所 取勿取,以避其詭;非所爭勿爭,以避其聲。明者視於 冥冥,謀於末形;聰者聽於無聲,慮者戒於未成。世之 溷濁而我獨清,眾人皆醉而我獨醒。

乖離之咎,無不生也;毀敗之端,從此興也。江河大潰 從蟻穴,山以小GJfont而大崩,淫亂之漸,其變為興,水火 金木轉相勝。卑而正者可增,高而倚者且崩;直如矢 者死,直如繩者稱。

禍生於欲得,福生於自禁;聖人以心導耳目,小人以 耳目導心。

為人上者,患在不明;為人下者,患在不忠。人知糞田, 莫知糞心,端身正行,全以至今,見亡知存,見霜知冰。 廣大在好利,恭敬在事親,因時易以為仁,因道易以 達人。營於利者多患,輕諾者寡信。欲賢者莫如下人,貪財者莫如全身;財不如義高,勢 不如德尊。父不能愛無益之子,君不能愛不軌之民; 君不能賞無功之臣,臣不能死無德之君。問善御者 莫如馬,問善治者莫如民。以卑為尊,以屈為伸,聖人 所因,上法於天。

君子行德以全其身,小人行貪以亡其身,相勸以禮, 相強以仁,得道於身,得譽於人。

知命者不怨天,知己者不怨人;人而不愛則不能仁, 佞而不巧則不能信;言善毋及身,言惡毋及人;上清 而無欲,則下正而民樸。來事可追也,往事不可及。無 思慮之心則不達,無談說之辭則不樂。

善不可以偽來,惡不可以辭去。近市無賈,在田無野。 善不逆旅,非仁義剛武無以定天下。

水倍源則川竭,人倍信則名不達,義勝患則吉,患勝 義則滅。五聖之謀,不如逢時;辯智明慧,不如遇世。有 鄙心者,不可授便勢;有愚質者,不可予利器。多易多 敗,多言多失。

冠履不同藏,賢不肖不同位。官尊者憂深,祿多者責 大。積德無細,積怨無大,多少必報,固其勢也。

聖人之衣也便體以安身,其食也安於腹;適衣節食 不聽口目。

曾子曰:鷹鷲以山為卑,而增巢其上;黿鼉魚鱉以淵 為淺,而穿穴其中。卒其所以得者,餌也。君子苟不求 利祿,則不害其身。

曾子曰:狎甚則相簡也,莊甚則不親;是故君子之狎 足以交懽,莊足以成禮而已。

蠋欲類蠶,GJfont欲類蛇,人見蛇蠋,莫不身灑然;女工修 蠶,漁者持GJfont,不惡何也。欲得錢也。逐魚者濡,逐獸者 趨;非樂之也,事之權也。

登高使人欲望,臨淵使人欲窺,何也。處地然也。御者 使人恭,射者使人端,何也。其形便也。

民有五死,聖人能去其三,不能除其二。饑渴死者,可 去也;凍寒死者,可去也;罹五兵死者,可去也。壽命死 者,不可去也;癰疽死者,不可去也。饑渴死者,中不充 也;凍寒死者,外勝中也,罹五兵死者,德不忠也;壽命 死者,歲數終也;癰疽死者,血氣窮也。故曰中不正,外 淫作;外淫作者,多怨怪;多怨怪者,疾病生。故清淨無 為,血氣乃平。

百行之本,一言也。一言而適,可以卻敵;一言而得,可 以保國。響不能獨為聲,影不能倍曲為直,物必以其 類及,故君子慎言出己。負石赴淵,行之難者也,然申 屠狄為之,君子不貴之也;盜跖凶貪,名如日月,與舜 禹並傳而不息,而君子不貴。

君子有五恥:朝不坐,燕不議,君子恥之;居其位,無其 言,君子恥之;有其言,無其行,君子恥之;既得之又失 之,君子恥之;地有餘而民不足,君子恥之。

君子雖窮不處亡國之勢,雖貧不受亂君之祿;尊乎 亂世,同乎暴君,君子之恥也。眾人以毀形為恥,君子 以毀義為辱;眾人重利,廉士重名。

明君之制:賞從重,罰從輕;食人以壯為量,事人以老 為程。

君子之言寡而實,小人之言多而虛;君子之學也,入 於耳,藏於心,行之以身;君子之治也,始於不足見,終 於不可及也。君子慮福弗及,慮禍百之,君子擇人而 取,不擇人而與,君子實如虛,有如無。

君子有其GJfont則無事;君子不以愧食,不以辱得;君子 樂得其志,小人樂得其事;君子不以其所不愛,及其 所愛也。

君子有終身之憂,而無一朝之患,順道而行,循理而 言,喜不加易,怒不加難。

君子之過猶日月之蝕也,何害於明。小人可也,猶狗 之吠盜,狸之夜見,何益於善。夫智者不妄為,勇者不 妄殺。

君子比義,農夫比穀。事君不得進其言,則辭其爵;不 得行其義,則辭其祿。人皆知取之為取也,不知與之 為取之。政有招寇,行有招恥,弗為而自至,天下未有。 猛獸狐疑不若蜂蠆之致毒也;高議而不可及,不若 卑論之有功也。

高山之巔無美木,傷於多陽也;大樹之下無美草,傷 於多陰也。

鍾子期死而伯牙絕絃破琴,知世莫可為鼓也;惠施 卒而莊子深瞑不言,見世莫可與語也。

修身者智之府也,愛施者仁之端也,取予者義之符 也,恥辱者勇之決也,立名者行之極也。

進賢受上賞,蔽賢蒙顯戮,古之通義也;爵人於朝,誅 人於市,古之通法也。

道微而明,淡而有功。非道而得,非時而生,是謂妄成。 得而失之,定而復傾。福者禍之門也。是者非之尊也。治者亂之先也。事無 終始而患不及者,未之聞也。

枝無忘其根,德無忘其報,見利必念害身,故君子留 精神,寄心於三者,吉祥及子孫矣。

兩高不可重,兩大不可容,兩勢不可同,兩貴不可雙; 夫重容同雙,必爭其功,故君子節嗜欲,各守其足,乃 能長久。夫節欲而聽諫,敬賢而勿慢,使能而勿賤;為 人君能行此三者,其國必強大而民不去散矣。 默無過言,GJfont無過事;木馬不能行,亦不費食;騏驥日 馳千里,鞭箠不去其背。

寸而度之,至丈必差;銖而稱之,至石必過;石稱丈量, 徑而寡失;簡絲數米,煩而不察。故大較易為智,曲辯 難為慧。

吞舟之魚,蕩而失水,制於螻蟻者,離其居也;猿猴失 木,禽於狐貉者,非其處也。螣蛇遊霧而升,騰龍乘雲 而舉,猿得木而挺,魚得水而騖,處地宜也。

君子博學,患其不習;既習之,患其不能行之;既能行 之,患其不能以讓也。

君子不羞學,不羞問。問訊者知之本,念慮者知之道 也。此言貴因人知而加知之,不貴獨自用其知而知 之。

天地之道:極則反,滿則損。五采曜眼有時而渝,茂木 豐草有時而落。物有盛衰,安得自若。

民苦則不仁,勞則詐生,安平則教,危則謀,極則反,滿 則損,故君子弗滿弗極也。

《梁·劉勰·新論》编辑

《激通》
编辑

登峭嶺者則欲望遠,臨峻谷者必欲窺墟,墟墓之間 使情哀,清廟之中使心敬,此處無心而情為之,發者 地勢使之然也。故駛雪多積荒城之隈,急風好起沙 河之上,克己類出甕牖之氓,決命必在吞氣之士,何 者寒荒之地風雪之所,積慷慨之懷忠義之所,聚是 以楩柟鬱蹙以成縟,錦之瘤蚌蛤結痾而銜明月之 珠。鳥激則能翔青雲之際,矢驚則能踰白雪之嶺,斯 皆仍瘁以成明文之珍,因激以致高遠之勢,衝GJfont之 激則折木,湍波之涌必漂石,風之體虛水之性弱而 能披,堅木轉重石者激勢之所成也。故居不隱者思 不遠也,身不危者其志不廣也。蘇秦若有負郭之田, 必不佩六國之印,主父不為親友所蔑,必不窺五鼎 之食,張儀不有堂下之恥,必無入秦之志,范睢若無 廁中之辱,不懷復魏之心,甯越激而修文,卒為周威 之師,班超憤而習武,終建西域之績。觀其數賢皆因 窘而發志,緣阨而顯名。故平原五達易行之衢也,孤 峰九折難陟之逕也,從高趨下駑馬之步也,騰峭登 危飛鼯之足也。以險而陟然後為貴,以難而昇所以 為賢。古之烈士厄而能通,屈而能伸,彼皆有才智,又 遇其時得為世用也。

《惜時》
编辑

夫停燈於缸先焰,非後焰而明者,不能見藏山於澤。 今形非昨形,而智者不能知,何者火則時時滅,山亦 時時移,夫天迴日轉其謝,如矢騕褭迅足神馬弗能 追也。人之短生猶如石火,炯然以過,唯立德貽愛為 不朽也。昔之君子欲行仁義,於天下,則與時競馳不 GJfont盈尺之璧而珍分寸之陰,故大禹之趨時掛冠而 不顧南榮之訪,道踵趼而不休仲尼,恓恓突不暇黔 墨翟遑遑席,不及煖皆行其德義拯世。危溺立功垂 楷延芳百世。今人進不知退,GJfont腐榮華划絕嗜慾被 麗絃歌,取媚泉石進不能披策,樹勳毗贊明時空蝗 粱黍枉沒歲華生為無聞之人,歿成一棺之土亦何。 殊草木自生自死者哉,歲之秋也,涼風鳴條清露變 葉,則寒蟬抱樹而長,叫吟烈悲酸瑟於落日之際,何 也。哀其時命迫於嚴霜而寄悲於。菀柳今日向西峰 道業,未就鬱聲於窮岫之陰,無聞於休明之世已矣, 夫亦奚能不霑衿於將來,染意於松煙者哉。

《言菀》
编辑

忠孝者百行之寶歟,忠孝不修,雖有他善,則猶玉屑 盈匣不可琢,為珪璋剉絲滿篋不可織,為綺綬雖多 亦奚以為也。信讓者百行之順也,誕伐者百行之悖 也,信讓乖禮迴而成悖誕伐合義。翻而成順直躬證 父蒼梧讓兄,信讓悖也。弦高矯命大禹昌言誕伐順 也,謂牧圉似桀紂艴然而怒比王侯於夷齊怡。然而 喜仁義所在,匹夫為重,仁義所去,則尊貴為輕。事可 以必誠理可以情通睇秋月明,而知孀婦思聞林風 響而見舟人,驚陽氣主生物所樂也。陰氣主殺物所 憾也故春葩含日似笑,秋葉泫露如泣夫。善交者不 以出入易意,不以生死移情,在終如始,在始如終,猶 日月也故日之出入,懼明月之生死同形,天無情於 生死則不可以情,而憾怨故暄然而春榮華者不謝, 悽然而秋,凋零者不憾榮凋有命,困遇有期故春蕊。 雖茂假朝露而抽翠,秋葉誠危因微風而飄零,萬物 居溫則柔,入寒則剛故春角可卷,夏條可結,秋露可凝冬木可折,人皆愛少而惡老,重榮而輕悴,故簪珥 英華而焚灰,枯朽莫識枯朽,生於英華,英華歸於枯 朽。山抱玉故鑿之江懷,珠則竭之豹佩,文則剝之人 含,智則嫉之智,能知人不能自知。神能衛人不能自 衛,故神龜以智見灼靈蛇,以神見爆,孰知不智為智。 不神為神乎,妙必假物而物,非生妙巧必因器而器, 非成巧是以羿無,弧矢不能中微,其中微者非弧矢 也。倕無斧釿不能善斲其善,斲者非斧釿也,畫以摹 形故先質後,文言以寫情故先實,後辯無質而文則 畫。非形也,不實而辯則言非情也,紅黛飾容欲以為 豔而動,目者稀揮絃繁弄,欲以為悲而驚耳者寡由。 於質不美也,質不美者雖崇飾而不華,曲不和者雖 響疾而不哀,理動於心而見於色,情發於衷而形於 聲,故強懽者雖笑,不樂強哭者。雖哀不悲耳,聞所惡 不若無聞目見,所惡不如無見故雷震必塞耳,掣電 必掩目,為仁則不利,為利則不仁,故販粟者欲歲之, 饑售藥者欲人之,疾物各重其所主,而桀紂之狗可 以吠。堯故盜跖之徒賢於盜,跖而鄙仲尼運屈而恚。 天辱至而怨人,是以火焚而怨燧人,溺井而尤伯益, 宿不樹惠臨難而施恩,本不防萌害成而修慎。是以 臨渴而穿井,方饑而植禾,雖疾無所及也。公儀嗜魚 屈到嗜芰,雖非至味人皆甘之,與眾同也。文王嗜膽 曾GJfont嗜棗膽,苦棗酸聖賢甘之與眾異也。鹿形似馬 而迅於馬豺形似,犬而健於犬國有千金之馬而無 千金之鹿,家有千金之犬而無千金之豺,以犬馬有 用而豺鹿無用也。

《周子通書》编辑

《勢》
编辑

天下勢而已矣勢輕重也。

一輕一重則勢必趨於重而輕,愈輕重愈重矣。

極重不可反識其重而亟反之可也。

重未極而識之,則猶可反也。

反之力也,識不早力不易也。

反之在於人力,而力之難易,又在識之早晚。

力而不競天,也不識不力人也。

不識則不知用力,不力則雖識無補,

天乎人也何尤。

問勢之不可反者,果天之所為乎。若非天而出於人之所為,則亦無所歸罪矣。

人事總部藝文一编辑

《演連珠》
晉·陸機
编辑

臣聞鑽燧吐火以續暘谷之晷,揮翮生風而繼飛廉 之功,是以物有微而毗著,事有瑣而助洪。

臣聞巧盡於器,習數則貫道繫於神人亡。則滅是以 輪匠,肆目不乏奚仲之妙,瞽史清耳而無伶倫之察。 臣聞動循定檢,天有可察應無常節身或難照,是以 望景揆日盈數可期,撫臆論心有時而謬。

臣聞絃有常,音故曲終,則改鏡無畜影,故觸形則照, 是以虛己應物必究千變之容,挾情適事不觀萬殊 之妙。

臣聞觸非其類,雖疾不應感以其方,雖微則順是以 商,飆漂山不興盈尺之雲谷,風乘條必降彌天之潤。 故闇於治者唱繁而和寡,審乎物者力約而功峻。 臣聞適物之技,俯仰異用應事之器通塞異任,是以 鳥棲雲而繳,飛魚藏淵而網,沉賁鼓密而含,響朗笛 疏而吐音。

《範連珠》
宋·顏延之
编辑

蓋聞匹夫履順則天地不違一物,投誠則神明可交, 事有微而愈著,理有闇而必昭,是以魯陽傾首,離光 為之反舍,有鳥拂波,河伯為之不潮。

《連珠四首》
謝惠連
编辑

蓋聞獻技者易忽,養德者難致,是以子張重趼,不獲 哀公之祿,干木偃息,不受文侯之位。

蓋聞機心難湛,不接異類,淳德易孚,可狎殊方,是以 高羅舉而雲鳥降,海人萃而水禽翔。

蓋聞春蘭早芳,實忌鳴GJfont,秋菊晚秀,無憚繁霜,何則, 榮乎始者易悴,貞乎末者難傷,是以傅長沙而志沮, 登金馬而名揚。

蓋聞修己知足,慮得其逸,競榮昧進,志忘其審,是以 飲河滿腹,而求安愈泰,緣木務高,而畏下滋甚。

《弔古文》
袁淑
编辑

賈誼發憤于湘江,長卿愁悉于園邑,彥真因文以悲 出,伯喈衒史而求入,文舉疏誕以殃速,德祖精密而 禍及,夫然,不患思之貧,無若識之淺,士以伐能見斥, 女以驕色貽遣,以往古為鏡鑒,以未來為鍼艾,書予言於子紳,亦何勞乎蓍蔡。

《枕中篇》
魏·收
编辑

收以子弟少年,申以戒厲,著《枕中篇》。

吾曾覽管子之書,其言曰:任之重者莫如身,途之畏 者莫如口,期之遠者莫如年。以重任行畏途,至遠期, 惟君子為能及矣。追而味之,喟然長息。若夫嶽立為 重,有潛戴而不傾;山藏深固,亦趨負而弗停;呂梁獨 浚,能行歌而匪惕;焦原作險,或躋踵而不驚;九陔方 集,故眇然而迅舉;五紀當定,想窅乎而上征。苟任重 也有度,則任之而愈固;乘危也有術,蓋乘之而靡恤。 彼其遠而能通,果應之而可必。豈神理之獨爾,亦人 事其如一。嗚呼。處天壤之間,勞死生之地,攻之以嗜 欲,牽之以名利,粱肉不期而共臻,珠玉無足而俱致; 於是乎驕奢仍作,危亡旋至。然則上智大賢,唯幾唯 哲,或出或處,不常其節。其舒也濟世成務,其卷也聲 銷跡滅。玉帛子女,椒蘭律呂,諂諛無所先;稱肉度骨, 膏脣挑舌,惡怨莫之前。勳名共山河同久,志業與金 石比堅。斯蓋厚棟不撓,遊刃砉然。逮於厥德不常,喪 其金璞。馳騖人世,鼓動流俗。挾湯日而謂寒,包谿壑 而未足。源不清而流濁,表不端而影曲。嗟乎。膠漆謂 堅,寒暑甚促。反利而成害,化榮而就辱。欣戚更來,得 喪仍續。至有身禦魑魅,魂沉獄。詎非足力不彊,迷 在當局。孰可謂車戒前傾,人師先覺。聞諸君子,雅道 之士,遊遨經術,厭飫文史。筆有奇鋒,談有勝理。孝悌 之至,神明通矣。審道而行,量路而止。自我及物,先人 後己。情無繫於榮悴,心靡滯於慍喜。不養望於丘壑, 不待價於城市。言行相顧,慎終猶始。有一於斯,鬱為 羽儀。恪居展事,知無不為。或左或右,則髦士攸宜;無 悔無吝,故高而不危。異乎勇進忘退,苟得患失,射千 金之產,邀萬鍾之秩,投烈風之門,趨炎火之室,載蹶 而墜其貽宴,或蹲乃喪其貞吉。可不畏歟。可不戒歟。 門有倚禍,事不可不密;牆有伏寇,言不可而失。宜諦 其言,宜端其行。言之不善,行之不正,鬼執彊梁,人囚 徑廷。幽奪其魄,明夭其命。不服非法,不行非道。公鼎 為已信,私玉非身寶。過緇為紺,踰藍作青。持繩視直, 置水觀平。時然後取,未若無欲。知止知足,庶免於辱。 是以為必察其幾,舉必慎於微。知幾慮微,斯亡則稀。 既察且慎,福祿攸歸。昔蘧瑗識四十九非,顏子幾三 月不違。跬步無已,至於千里。覆一簣進,及於萬仞。故 云行遠自邇,登高自卑,可大可久,與世推移。月滿如 規,後夜則虧。槿榮於枝,望暮而萎。夫奚益而非損,孰 有損而不害。益不欲多,利不欲大。唯居德者畏其甚, 體真者懼其大。道尊則群謗集,任重而眾怨會。其達 也則尼父栖遑,其忠也而周公狼狽。無曰人之我狹, 在我不可而覆。無曰人之我厚,在我不可而咎。如山 之大,無不有也;如谷之虛,無不受也;能剛能柔,重可 負也;能信能順,險可走也;能知能愚,期可久也。周廟 之人,三緘其口。漏GJfont在前,攲器留後。俾諸來裔,傳之 座右。

《擬連珠》
北周·庾信
编辑

蓋聞居蘭處,鮑在其所習,白羽素絲,隨其所染。是以 金性雖質,處劍即凶;水德雖平,經風即險。

人事總部藝文二编辑

《齊風甫田三章》
编辑

以戒時人厭小而務大,忽近而圖遠,將徒勞而無功也。

無田甫田,維莠驕驕,無思遠人,勞心忉忉。比也 無田甫田,維莠桀桀,無思遠人,勞心怛怛。比也 婉兮孌兮,總角丱兮,未幾見兮,突而弁兮。比也

《魏風葛屨二章》
编辑

魏地GJfont隘,其俗儉嗇而褊急,故以葛屨履霜起興,而刺其使女縫裳,又使治其要襋而遂服之也。此詩疑即縫裳之女所作。

糾糾葛屨,可以履霜,摻摻女手,可以縫裳,要之襋之, 好人服之。興也

好人提提,宛然左辟,佩其象揥,維是褊心,是以為刺。 賦也

《汾沮洳三章》
编辑

此亦刺儉不中禮之詩。

彼汾沮洳,言采其莫,彼其之子,美無度,美無度,殊異 乎公路。興也

彼汾一方,言采其桑,彼其之子,美如英,美如英,殊異 乎公行。興也

彼汾一曲,言采其藚,彼其之子,美如玉,美如玉,殊異 乎公族。興也

《秋胡行七首》
魏·嵇康
编辑

富貴尊榮憂患諒獨,多富貴尊榮憂患諒獨,多古人 所懼豐屋蔀家人,害其上獸惡網羅惟,有賤貧可以 無他,歌以言之富貴憂患多。

其二

貧賤易居貴盛難為,工貧賤易居貴盛難為,工恥佞 直言與禍相逢變,故萬端俾吉作凶思,牽黃犬其計 莫從,歌以言之貴盛難為工。

其三

勞謙寡悔忠信可久安,勞謙寡悔忠信可久安,天道 害盈好勝者,殘彊梁致災多事,招禍患欲得安樂獨。 有無愆歌以言之忠信可久安。

其四

役神者弊極,欲疾枯役神者弊極,欲疾枯顏回短折 不及童,烏縱體淫恣莫不早沮酒色,何物今自不辜, 歌以言之酒色令人枯。

其五

絕智棄學遊心於元默,絕智棄學遊心於元默遇過。 而悔當不自得,垂釣一壑所樂一國被髮行歌和者。 四塞歌以言之遊心於元默。

其六

思與王喬乘雲遊,八極思與王喬乘雲,遊八極凌厲 五嶽忽行萬億授我神藥,自生羽翼呼吸太和鍊形 易色。歌以言之思行遊八極。

其七

徘徊鍾山息駕於層城,徘徊鍾山息駕於層城,上蔭 華蓋下采,若英受道王母遂升紫庭,逍遙天衢千載, 長生歌以言之徘徊於層城。

《隴西行》
晉·陸機
编辑

我靜如鏡,民動如煙,事以形兆,應以象懸,豈曰無才, 世鮮興賢。

《君子行》
前人
编辑

天道夷且簡,人道險而難。休咎相乘躡,翻覆若波瀾。 去疾苦不遠,疑似實生患。近火固宜熱,履冰豈惡寒。 掇蜂滅天道,拾塵惑孔顏。逐臣尚何有,棄友焉足歎。 福鍾GJfont有兆,禍集非無端。天損未易辭,人益猶可歡。 朗鑒豈遠假,取之在傾冠。近情苦自信,君子防未然。

《晉清商曲辭來羅》
编辑

《古今樂錄》曰:倚歌也。

鬱金黃花標,下有同心草。草生日已長,人生日就老。 君子防未然,莫近嫌疑邊。瓜田不躡履,李下不正冠。 故人何怨新,切少必求多。此事何足道,聽我歌來羅。 白頭不忍死,心愁皆敖然。遊戲泰始世,一日當千年。

《代白頭吟》
宋·鮑照
编辑

直如朱絲繩,清如玉壺冰。何慚宿昔意,猜恨坐相仍。 人情賤恩舊,世議逐衰興。毫髮一為瑕,丘山不可勝。 食苗實碩鼠,點白信蒼蠅。鳧鵠遠成美,薪芻前見陵。 申黜褒女進,班去趙姬升。周王日淪惑,漢主益嗟稱。 心賞猶難恃,貌恭豈易憑。古來共如此,非君獨撫膺。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