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第016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十六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

 第十六卷目錄

 鬚部彙考

  靈樞陰陽二十五人篇

  釋名釋形體

  藝圃折中

  本草綱目髭鬚釋名 主治 發明

 鬚部藝文一

  責髯奴文         漢王褒

 鬚部藝文二

  白髭           唐劉駕

  嘲邵景蕭嵩         韋鏗

  嘲劉文樹         黃幡綽

 鬚部紀事

 鬚部雜錄

人事典第十六卷

鬚部彙考编辑

《靈樞》
编辑

《陰陽二十五人篇》
编辑

岐伯曰:足陽明之上,血氣盛則髯美長,血少氣多則 髯短,氣少血多則髯少,血氣皆少則無髯。

足陽明之脈,其上行者,挾口環脣下,交承漿是以皮膚之,血氣盛則髯美而長,血少氣多則髯短,氣少血多則髯少,氣血皆少則無髯,蓋血盛則澹滲。皮膚而生毫毛,氣者所以薰膚,充身澤毛者也,是以鬚藉皮膚之氣血以生長,故氣少則髯少,血少則髯短,血氣皆少,則無髯矣。

足少陽之上,氣血盛則通髯美長,血多氣少則通髯 美短,血少氣多則少鬚,血氣皆少則無鬚。

足少陽之經脈其上行者,循於耳之前,後加頰車下,頸項是以皮膚之,血氣盛則通髯美長,血多氣少則通髯美短,蓋鬚髮乃血之餘,是以血多氣少雖短而亦美也。

手陽明之上,血氣盛則髭美,血少氣多則髭惡,血氣 皆少則無髭。

手陽明之脈其上行者,挾口交人中,上挾鼻孔,是以皮膚之,血氣盛則髭美,惡者稀而枯瘁也。

《釋名》
编辑

《釋形體》
编辑

口上曰:髭,髭姿也。為姿容之美也。

口下曰:承漿,漿水也。

頤下曰:鬚鬚秀也,物成乃秀,人成而鬚生也,亦取須 體幹長而後生也。

在頰耳旁曰:髯隨口動搖,髯髯然也。

其上連髮曰:鬢鬢濱也,濱崖也,為面額之崖岸也。 鬢曲頭曰:距距拒也,言其曲似拒也。

《藝圃折中》
编辑

《鬚》
编辑

鬚眉髮皆毛,類分所屬,鬚屬腎水也,故下生,婦人宦 者無勢,故無鬚。

《本草綱目》
编辑

《髭鬚釋名》
编辑

李時珍曰:觜上曰髭,頤下曰鬚,兩頰曰髯,詳見亂髮 下。

《髭鬚主治》
编辑

唐慎微曰:燒研傅癰瘡。

《髭鬚發明》
编辑

唐慎微曰:唐李勣病,醫云:得鬚灰服之方止。太宗聞 之遂自剪鬚燒灰,賜服,令傅癰立愈,故白樂天詩:云 剪鬚燒藥賜功臣。又宋呂夷簡疾,仁宗曰:古人言髭 可治疾,今朕剪髭與之合藥,表朕意也。

鬚部藝文一编辑

《責髯奴文》
漢·王褒
编辑

我觀人鬚長而復黑,冉弱而調離,離若緣坡之竹,鬱 鬱若春田之苗,因風披拂,隨風飄颻,爾乃附以豐頤, 表以蛾眉,發以素顏,呈以妍姿,約之以紲線,潤之以 芳脂,莘莘翼翼靡靡綏綏,振之發曜,黝若元珪之垂, 於是搖鬚奮髭,則論說唐虞鼓鬐,動鬣則研覈臧否, 內育GJfont形,外闡宮商,相如以之閒,都顓孫以之堂,堂 豈若子髯,既亂且赭,枯槁禿瘁,劬勞辛苦,汗垢流離,汙穢泥土,傖囁穰擩與塵為伍,無素顏可依,無豐頤 可怙,動則困於GJfont滅,靜則窘於囚虜,薄命為髭正,著 子頤為身不能庇其四體,為智不能飾其形骸,癩鬚 瘦面常如死灰,曾不如犬羊之毛,尾狐狸之毫,氂為 子鬚者,不亦難乎。

鬚部藝文二编辑

《白髭》
唐·劉駕
编辑

到處逢人求至藥,幾回染了又成絲。素絲易染髭難 染,墨翟當年合泣髭。

《嘲邵景蕭嵩》景鼻高而嵩鬚多
韋鏗
编辑

一雙鬍子著緋袍,一箇鬚多一鼻高。相對廳前捺且 立,自慚身品世間毛。

===
《嘲劉文樹》
{{{4}}}

可憐好箇劉文樹,髭鬚共頦頤別住。文樹面孔不似 猢猻,猢猻面孔強似文樹。

鬚部紀事编辑

《拾遺記》:庖犧鬚垂委地。

《路史》:黃帝有熊氏修髯生而神靈,鬐而能言。

《晏子·諫上篇》:湯質GJfont而長顏,以髯伊尹,黑而短,蓬而 髯。

《拾遺記》:成王六年,燃丘之國獻比翼鳥,其國使者經 途十五餘年,乃至洛邑。成王封泰山,禪社首。使發其 國之時,並童稚,至京師,鬚皆白。及還至燃丘,容貌還 復少壯。

《左傳》:宣公二年,宋人以兵車百乘,文馬百駟,以贖華 元於鄭,半入,華元逃歸,宋城,華元為植,巡功,城者謳 曰:睅其目,皤其腹,棄甲而復,于思于思,棄甲復來,按 注,睅出目于思,多鬢之貌。

昭公七年,楚子享公於新臺,使長鬣者相,按注:鬣,鬚 也。按疏:吳楚之人少鬚,故選長鬣者相禮也。

十七年,吳伐楚,戰於長岸,大敗吳師,獲其乘舟餘皇, 吳公子光請於其眾曰:喪先王之乘舟,豈唯光之罪, 眾亦有焉。請藉取之,以救死,眾許之,使長鬣者三人, 長鬣者,多髭鬚,與吳人異,形狀詐為楚人。潛伏於舟側。曰:我呼餘皇則對, 師夜從之,三呼皆迭對,楚人從而殺之,楚師亂,吳人 大敗之,取餘皇以歸。

二十六年,十一月,癸酉,王入于成周,王子朝使告于 諸侯曰:在定王六年,秦人降妖。曰:周其有髭王,亦克 能修其職,諸侯服享,二世共職,王室其有間王位,諸 侯不圖,而受其亂災,至於靈王,生而有髭,王甚神聖, 無惡於諸侯,克終其世。

《莊子·盜跖篇》:孔子往見盜跖,歸到魯東門外,適遇柳 下季。柳下季曰:數日不見,車馬有行色,得微往見跖 耶。孔子曰:然。吾所謂無病而自灸也。疾走料虎頭,編 虎鬚,幾不免虎口哉。

《班固·幽通賦注》:衛蒯瞶亂子羔,滅髭鬢,衣婦人衣,逃 得出,曰:父子爭國,吾謂其間乎。

《呂氏春秋·恃君篇》:豫讓欲殺襄子,滅鬚去眉,自刑以 變其容。

《孔叢子·居衛篇》:子思適齊,齊君之嬖臣美鬚眉立乎 側,齊君指之而笑,且言曰:假貌可相易,寡人不惜此 之鬚眉於先生也。子思曰:非所願也。所願者唯君修 禮義富百姓,而使伋得寄奴於君之境內,從繈負之 列,其榮多矣。若無此鬚鬣,非伋所病也。昔堯身修十 尺,眉乃八彩,實聖,舜身修八尺有奇,面頷無毛,亦聖, 禹湯文武及周公勤思勞體,或折臂望視或禿骭背 僂,亦聖,不以鬚眉美鬣為稱也。人之賢聖在德,豈在 貌乎。且吾祖無鬚眉,而天下王侯不以此損其敬,由 是言之,伋徒患德之不卲美也。不病毛鬢之不茂也。 《對魏王篇》:子高見齊王曰:臣嘗行臨淄市,見屠商焉。 身修八尺,鬚髯如戟,面正紅白,市之男女未有敬之 者,無德故也。

《史記·呂不韋傳》:秦太后通呂不韋。不韋進嫪毐,拔其 鬚眉,為宦者。

《高祖本紀》:高祖美鬚髯。

《漢書·朱博傳》:博,遷琅邪太守,右曹掾史皆移病臥。博 問其故,對言故事二千石新到,輒遣吏存問致意,乃 敢起職。博奮髯抵几曰:觀齊兒欲以此為俗耶。乃斥 罷諸病吏,白巾走出府門。郡中大驚。《霍光傳》:光,長七尺三寸,白晰,疏眉目,美鬚髯。

《列仙傳》:丁次卿,漢順帝時人至娶婦,家未見禮,異婦 出謁客,鬚髯鬱然,其家謝之,次卿舉手向婦,鬚髯即 去。

《漢書·王莽傳》:王常等共立聖公為帝。莽聞愈恐。欲外 示自安,乃染其鬚髮,進所徵天下淑女杜陵史氏女 為皇后。

《後漢書·溫序傳序》:建武六年,遷護羌校尉。行部至襄 武,為隗囂別將苟宇所拘GJfont。宇謂序曰:子若與我並 威同力,天下可圖也。序大怒,叱宇等。賊眾欲殺之。宇 止之曰:此義士守節,可賜以劍。序受劍,銜鬚於口,顧 左右曰:既為賊所迫殺,無令鬚汙土。遂伏劍而死。 《岑彭傳》:建武八年,彭引兵從車駕破天水,與吳漢圍 隗囂於西城。時公孫述將李育將兵救囂,守上邽,帝 留蓋延、耿弇圍之,而車駕東歸。敕彭書曰:兩城若下, 便可將兵南擊蜀虜。人苦不知足,既平隴,復望蜀。每 一發兵,頭鬚為白。

《東觀漢記》:吳良為東平王所薦,詔曰:前見良頭鬚皎, 然衣冠甚偉,求賢助國,宰相之職。今以良為義郎。 《後漢書·朱雋傳》:自黃巾賊後,復有于氐根之徒,起山 谷間,其多髭者號于氐根。按注左氏傳曰:于思于思, 棄甲復來。于思,多鬚之貌也。

《何進傳》:中常侍張讓等斬進,袁紹遂勒兵捕宦者,無 少長皆殺之。或有無鬚而誤死者,至自發露然後得 免。者二千餘人。

《續漢書》:司馬直字叔異,潔白,美鬚髯,容貌儼然,鄉閭 奉之如神。

《魏志·任城威王彰傳》:彰擊烏桓,大破之。北方悉平。時 太祖在長安,召彰詣行在所。彰自代過鄴,太子謂彰 曰:卿新有功,今西見上,宜勿自伐,應對常若不足者。 彰到,如太子言,歸功諸將。太祖喜,持彰鬚曰:黃鬚兒 竟大奇也。《魏略》曰:太祖在漢中,而劉備栖於山頭, 使劉封下挑戰。太祖罵曰:賣履舍兒,長使假子拒汝 公乎。待呼我黃鬚來,令擊之。乃召彰。彰晨夜進道,西 到長安而太祖已還,從漢中而歸。彰鬚黃,故以呼之。 《華陽國志》:關羽聞馬超來降,素非知故書與諸葛亮, 問其人才,亮知羽忌前,答曰:孟起黥彭之徒,一世之 傑,當與翼德並驅爭先,猶不如髯之絕倫也。羽省書, 忻悅以示賓客,羽美鬚髭,故亮稱云:髯也。

《獻帝春秋》:張遼問吳降人曰:向有紫髯將軍,長上短 下,便馬善射是誰,降人答曰:是孫會稽也。

《魏志·張魯傳·魏略》曰:劉雄鳴詣太祖,太祖執其手 謂之曰:孤方入關,夢得一神人,即汝耶。乃厚禮之,遣 令迎其部黨,部黨不欲降,遂劫以反。夏侯淵討破之, 雄鳴復歸降。太祖捉其鬚曰:老賊,真得汝矣。

《崔琰傳》:琰聲姿高暢,眉目疏朗,鬚長四尺,甚有威重, 朝士瞻望,而太祖亦敬憚焉。時有白琰怨謗者。罰為 徒隸,使人視之,辭色不撓。太祖令曰:琰雖見刑,而通 賓客,門若市人,對賓客虯鬚直視,若有所瞋。遂賜琰 死。

《蜀志·周群傳》:蜀郡張裕亦曉占候。私語人曰:歲在庚 子,天下當易代,劉氏祚盡矣。主公得益州,九年之後, 寅卯之間當失之。人密白其言。初,先主與劉璋會涪, 時裕為璋從事,侍坐。其人饒鬚,先主嘲之曰:昔吾居 涿縣,特多毛姓,東西南北皆諸毛也,涿令稱曰諸毛 繞涿居乎。裕即答曰:昔有作上黨潞長,遷為涿令,涿 令者去官還家,時人與書,欲署潞則失涿,欲署涿則 失潞,乃署曰潞涿君。先主無鬚,故裕以此及之。先主 常銜其不遜,加忿其漏言,乃顯裕諫爭漢中不驗,下 獄,將誅之。諸葛亮表請其罪,先主答曰:芳蘭生門,不 得不鉏。裕遂棄市。

《魏志·蘇則傳》:初,蘇則及臨淄侯植聞魏氏代漢,皆發 服悲哭,文帝聞植如此,而不聞則也。帝在洛陽,常從 容言曰:吾應天受禪,而聞有哭者,何也。則謂為見問, 鬚髯悉張,欲正論以對。侍中傅巽掐則曰:不謂卿也。 于是乃止。

《吳志·朱桓傳》:桓,領青州牧,詣建業治病,數月復還。權 自出祖送。桓奉觴曰:臣當遠去,願一捋陛下鬚,無 所復恨。權憑几前席,桓進前捋鬚曰:臣今日真可謂 捋虎鬚也。權大笑。

《獨異志》:魏建凌雲閣既成,匠人誤釘其額。文帝乃令 車繩引上韋誕,題三字而下。頃刻之間,頭鬚皓白。 《世說》:鍾毓兄弟警悟過人,每有嘲語未嘗屈,躓聞安 陵能作調,試共視之,於是與弟盛飾共載,從東至西 門,一女子笑曰:車中央殊高二鍾,都不覺車後一門 生云:向已被嘲。鍾愕然,門生曰:中央高者兩頭羝毓。 兄弟多鬚,故以此調之。

《晉書·羊祜傳》:祜卒,時年五十八。帝素服哭之,甚哀。是 日大寒,帝涕淚霑鬚鬢,皆為冰焉。

《獨異志》:陸雲有笑癖,嘗謁司空張華,華多鬚,以袋盛 之,雲見華不及,拜而笑倒。《前趙錄》:劉元海猿臂善射,膂力過人,身長八尺四寸, 鬚長三尺餘,當心有赤毫毛三根,長三尺六寸,太原 王渾虛襟友之,命子濟拜焉。

劉聰以讒慝,故誅詹事曹光,光臨刑,舉止自若,謂刑 者曰:取席敷之,無令土污吾鬚。

《獨異志》:劉曜字永明,鬚百莖皆長五尺。

《晉書·石季龍載記》:石閔率趙人誅諸胡羯,死者二十 餘萬。屯聚四方者,所在承閔書誅之,于時高鼻多鬚 至有濫死者。

《王彪之傳》:彪之,字叔武。年二十,鬚鬢皓白,時人謂之 王白鬚。

《桓溫傳》:溫少與沛國劉惔善,惔嘗稱之曰:溫眼如紫 石稜,鬚作蝟毛磔,孫仲謀、晉宣王之流。

《世說》:王珣、GJfont超並有奇才,為大司馬所眷拔。珣為主 簿,超為記室參軍。超為人多鬚,珣狀短小,于時荊州 為之語曰:髯參軍,短主簿,能令公喜,能令公怒。 郭璞洞林東中郎參軍周稚琰封蠶蛾蛓蟲,使璞射 之璞曰:射覆得此大落,度必是蠶蛾及毛蠹。稚琰饒 鬚,故因以調之也。

《晉書·桓伊傳》:時謝安女婿王國寶,專利無檢行,安惡 其為人,每抑制之。及孝武末年,國寶讒諛之計稍行 于主相之間,而嫌隙遂成。帝召伊飲讌,安侍坐,伊撫 箏而歌怨詩曰:為君既不易,為臣良獨難。忠信事不 顯,乃有見疑患。安泣下沾衿,乃越席而就之,捋其鬚 曰:使君于此不凡。帝甚有愧色。

《鄧粲晉紀》:湞陽令羊嗣貪而不治縣,功曹吏共逐嗣, 嗣饒鬚,乃以嗣內羊闌中,始興太守尹虞聞大怒,手 劍功曹。

《語林》:庾公道王尼:子非唯事事勝人,布置鬚眉亦復 勝人,我輩皆出其轅下。

《俗說》:有人詣謝益壽云:向在劉丹陽,坐見一客殊毛。 謝曰:正是我家,阿瞻多鬚故云爾。

《廣陵列士傳》:劉瑜字季節,舉方正對策高第,人呼為 長髯方正。

《宋書·王元謨傳》:孝武狎侮群臣,隨其狀貌,各有比類, 多鬚者謂之羊。

《南史·褚彥回傳》:彥回,歷位尚書吏部郎。景和中,山陰 公主淫恣,窺見彥回悅之,以白帝。帝召彥回西上閣 宿十日,公主夜就之,備見逼迫,彥回整身而立,從夕 至曉,不為移志。公主謂曰:君鬚髯如戟,何無丈夫意。 彥回曰:回雖不敏,何敢首為亂階。

《南齊書·崔祖思傳》:祖思宗人文仲。除黃門郎,領越騎 校尉,改封隨縣。嘗獻太祖纏鬚繩一枚,上為納受。 《柳世隆傳》:世隆行郢州事,沈攸之反,遣三萬人為前 鋒,劉攘兵次之。既至郢。攸之素失人情,叛者,稍多。劉 攘兵射書與世隆請降,世隆開門納之。攘兵燒營而 去,火起乃覺。攸之怒,銜鬚咀之。

《三國典略》:侯景使宋子仙執梁湘東王世子方諸及 中撫軍長史鮑泉。司馬虞預于郢州,是日子仙等至, 百姓奔告方諸,以五色雜綵編鮑泉白鬚對之雙,陸 弗之信也,告者既眾,方命闔門縣門未下,子仙已入, 方諸等共拜而鮑泉遁於床下,子仙窺見泉素鬚,間 綵疑憚之,及被執,莫不驚笑。

《魏書·李元護傳》:元護,美鬚髯。景明初,為齊州刺史。妾 妓十餘,聲色自縱。情慾既甚,支骨消削,髯長二尺,一 時落盡。

《陳留王虔傳》:虔子悅,外和內狠。恃寵驕矜,每謂所親 王洛生之徒言曰:一旦宮車晏駕,吾止避衛公,除此 誰在吾前。衛王儀,美髯,為內外所重,悅故云。

《北史·李崇傳》:崇從弟平,平子諧,諧子庶,生而天閹,崔 諶調之曰:教弟種鬚,以錐遍刺作孔,插以馬尾。庶曰: 先以此方回施貴族,蓻眉有效,然後樹鬚。世傳諶門 有惡疾,以呼GJfont為墓田,故庶言及之。邢子才在傍大 笑。

《五色線續僧傳》:後魏《佛耶舍記》曰:覺明為人赤髭, 善解GJfont婆沙,時人號曰:赤髭婆舍既為羅什之師,亦 稱大GJfont婆沙。 《北齊書·盧潛傳》:黃門鄭子默奏言,潛從清河王南討, 清河王令潛說梁將侯瑱,大納賂遺,還不奏聞。顯祖 杖潛一百,仍截其鬚。

《許惇傳》:惇遷殿中尚書。惇美鬚髯,下垂至帶,省中號 為長鬣公。顯祖嘗因酒酣,握惇鬚髯稱美,遂以刀截 之,唯留一握。惇懼,因不復敢長,時人又號為齊鬚公。 《三國典略》:周太子贇有失德,柱國王軌因內宴,上壽 捋武帝鬚曰:可愛好,老公恨後嗣弱耳。

《隋書·梁士彥傳》:士彥周世遷晉州刺史,齊後主親總 六軍圍之。獨守孤城,慷慨自若。賊盡銳攻之,城堞皆 盡。乃令妻妾軍民子女,晝夜修城。帝率六軍亦至,齊 師解圍。士彥見帝,持帝鬚而泣曰:臣幾不見陛下。帝 亦為之流涕。

《波斯國傳》:其王著金花冠,坐金師子座,傅金屑于鬚上以為飾。

《文中子·魏相篇》:子之韓城,自龍門關,先濟賈瓊程元, 後關吏仇璋止之曰:先濟者為誰,吾視其鬚垂至腰, 參如也,是必異人也。

《唐書·李勣傳》:勣既忠力,帝謂可託大事。嘗暴疾,毉曰: 用鬚灰可治。帝乃自翦鬚以和藥。及愈,入謝,頓首流 血。帝曰:吾為社稷計,何謝為。勣性友愛,其姊病,嘗自 為粥而燎其鬚。姊戒止。答曰:姊多疾,而勣且老,雖欲 數進粥,尚幾何。

《房元齡傳》:帝在翠微宮,以司農卿李緯為民部尚書, 會有自京師來者,帝曰:元齡聞緯為尚書謂何。曰:惟 稱緯好鬚,無他語。帝遽改太子詹事。

《酉陽雜俎》:太宗虯鬚,嘗戲張弓挂矢。

《清異錄》:唐文皇虯鬚壯冠,人號髭聖。

《雲仙雜記》:謝靈運美鬚,臨刑施,南海祇洹寺,為維摩 詰鬚,寺中寶惜中宗,時安樂公主五日鬥百草,遣人 取之,仍剪棄其餘。

《大唐新語》:元宗初即位,邵景蕭嵩韋鏗並以殿中昇 殿行事,既而景嵩俱加朝散,鏗獨不霑,景嵩二人多 鬚對立於庭,鏗嘲之曰:一雙鬍子著緋袍,一箇鬚多, 一鼻高,相對廳前,搽早立,自言身品世間毛,舉朝以 為歡笑。

《舊唐書·李元諒傳》:元諒長大美鬚,勇敢多計。

《唐書·李光弼傳》:光弼母李,有鬚數十,長五寸許,封韓 國太夫人。

《珍珠船》:李德裕好餌雄朱,有道士懷中出小玉象子 如拳,許曰:可求勾漏瑩者,致象鼻下,象服其砂,復吐 出方可餌,又出一金象,曰:此是雌者,與玉為偶,贊皇 一一服之,鬚鬢如漆。

《唐書·路巖傳》:巖,貶新州刺史,至江陵,免官,流儋州,籍 入其家。巖體貌偉麗,美鬚髯,至江陵兩夕皆白。 《六帖》:崔蕘為陝虢觀察使,俄為軍吏,所執髡其髯鬢 蕘再拜,祈免乃得去。

《酉陽雜俎》:海州司馬韋敷曾往嘉興,道遇釋子希遁 深于繕生之術,又能用日辰可代藥石,見敷鑷白曰: 貧道為公,擇日拔之。經五六日,僧請鑷其半,及生色 若黳矣。凡三鑷之鬢,不復變,座客有祈鑷者,僧言取 時稍差,別後髭色果帶綠,其妙如此。

揚州東陵聖母廟女道士康紫霞自言,少時夢中被 人錄于一處,言天符令攝將軍巡南嶽,遂擐以金鎖 甲,令騎道從,千餘人馬蹀虛南去,須臾至嶽,神拜迎 馬前,夢中如有處分嶽中,峰嶺溪谷無不歷也,恍惚 而返,雞鳴驚覺,自是生鬚數十根。

堅昆部落非狼種,其先所生之窟在曲漫山北,自謂 上代有神與牸牛交于此窟,其人髮黃目綠赤髭髯, 其髭髯俱黑者,漢將李陵及其兵眾之裔也。

《南唐書·周宗傳》:宗事烈祖為給使恩顧日洽,一日烈 祖臨鏡理白鬚,太息曰:功業成而吾老矣,奈何宗適。 侍側悟,微指乃請,如廣陵諷讓,皇以禪代事。

《南唐近事》:烈祖輔吳之,初未踰,強仕元勳碩望,足以 鎮時靖亂,然當時同立功,如朱瑾、李德誠、朱延壽、劉 信、張崇柴,再同周本、劉金、張宣、崔太初、劉威、韋建、王 綰等皆握強兵,分守方面,由是朝廷用意牢籠,終以 跋扈為慮,上雖至仁,長厚猶以為非,老成無以彈壓, 遂服藥變其髭鬢,一夕成霜,洎曆數有歸,讓皇內禪, 諸藩入覲,竟無異圖。

《談苑》:郭忠恕,宋太祖素聞其名,召入館于內侍,竇神 興舍,忠恕先長髯而美,忽盡剃鬚,神興驚問之,對曰: 聊以效顰耳。神興怒白之,除國子主簿。

《清異錄》:滑州賈寧性仁恕,賑饑救患,耆稚愛慕之,以 寧多髯,遂皆以髯佛呼之。

《宋史·寇準傳》:丁謂初出準門至參政,事準甚謹。嘗會 食中書,羹污準鬚,謂起,徐拂之。準笑曰:參政國之大 臣,乃為官長拂鬚邪。謂甚愧之,由是傾構日深矣。 《呂夷簡傳》:夷簡,感風眩,詔拜司空、平章軍國重事,疾 稍間,命數日一至中書,裁決可否。夷簡力辭,復降手 詔曰:古謂髭可療疾,今翦以賜卿。

《青箱雜記》:李文定公迪美鬚髯,未御試,一夕忽夢被 人剃削俱盡,迪亦惡之,有解者曰:秀才須作狀元緣。 今歲省元是劉滋,今替滋矣,非狀元而何。是歲果第 一人。

《厚德錄》:韓魏公帥定武,時夜作書,令一侍兵持燭於 旁,兵他顧燭燃公鬚,公以袖麾之而作書如故,少頃, 回視則已易其人矣,公恐主吏鞭卒,急呼曰:勿易之。 渠方解持燭,軍中為之感服。

有宋佳話,丁晉公與楊文公遊處,宴集必有詼諧之 語,復皆敏于應答,一日臺諫攻文公,因晚俟晉公之 門,方伏拜,晉公亟謂文公曰:內翰拜時髭GJfont地。文公 隨聲答曰:相公坐處幕漫天,蓋楊美髭髯而丁第方 盛,設帷幕。因互相譏也。

《明道雜志》:歐陽文忠公應舉時,常游京師浴室院,有一僧熟視公,公因問之曰:吾師能相人乎。僧曰:然足 下貴人也,然有二事耳,白于面,當名滿天下,鬚不掩 齒,一生常遭人謗罵。

《墨客揮犀》:荊公禹玉。熙寧中,同在相府,一日同侍朝, 忽有虱自荊公襦領而上,直緣其鬚,上顧之笑,公不 自知也,朝退禹玉指以告公,公命從者去之,禹玉曰: 未可輕去,輒獻一言,以頌虱之功。公曰:如何。禹玉笑 而應曰:屢游相鬚,曾經御覽。荊公亦為之解頤。 《老學菴筆記》:晏安恭為越州教授,張子韶為僉判,晏 美髯,人目之為晏鬍,一日同赴郡集,晏最末至,張戲 之曰:來何晏乎。滿坐皆笑。

《問奇類林》:蔡君謨美鬚髯,一日屬清閒之燕,上顧問 曰:卿髯甚美長,夜覆之於衾下乎,將寘之於外乎。君 謨無以對歸舍暮,就寢思聖語,以髯寘之內外悉不 安,一夕不能寢,蓋無心與有心異也。

《誠齋雜記》:子瞻有小妹善詞賦,敏慧多辨,其額廣而 如凸,子瞻嘗戲之曰:蓮步未移香閣下,梅籹先露畫 屏前。妺即應聲曰:欲叩齒牙無覓處,忽聞毛裏有聲 傳。以子瞻多鬚髯,遂亦戲答之。

《聞見後錄》:秦少游在東坡坐中,或調其多髯者,少游 曰:君子多乎哉。東坡笑曰:小人樊須也。

《拊掌錄》:孫巨源內翰從,劉貢父求墨而吏送達,孫莘 老中丞,巨源以其求而未得,讓劉,劉曰:已嘗送君矣, 已而知莘老,誤留也。以其皆姓孫而為館職,故吏輩 莫得而別焉,劉曰:何不取其髯為別。吏曰:皆鬍而莫 能分也。劉曰:既是皆鬍,何不以其身之大小為別。吏 曰:諾于是館中,以孫莘老為大鬍孫學士,巨源為小 鬍孫學士。

《宋史·董敦逸傳》:敦逸,元祐六年,為監察御史,言:蘇軾 昔為中書舍人,制誥中指斥先帝事,其弟轍相為表 裏,以紊朝政。帝罷敦逸為湖州運判。紹聖初,軾、轍失 位,劉拯訟敦逸無罪。哲宗記其人,曰:非前日白鬚御 史乎。復除監察御史。

《卻掃編》:宣和中,王鼎為刑部尚書,年甫三十,時盧樞 密益盧、尚書法原俱為吏部侍郎,而並多髯,王嘲之 曰:可憐吏部兩胡。盧容貌威儀,總不都。盧尚書應聲 曰:若要少年並美貌,須還下部小尚書聞者以為快。 《可談沈括》:存中入翰苑,出塞垣為聞人晚娶張氏,悍 虐存中,不能制時,被箠罵捽鬚墮地,兒女號泣,而拾 之鬚,上有血肉者,又相與號慟,張終不恕。

《夢溪筆談》:供奉官陳允任衢州監酒務日,允已老,髮 禿齒脫,有客候之,稱孫希齡衣服甚藍縷,贈允藥一 刀圭,令揩齒,允不甚信之,暇日因取揩上齒,數揩而 良久歸家,家人見之,皆笑曰:何為以墨染鬚。允驚以 鑑照之上髯,黑如漆矣,急去巾,視童首之髮,已長數 寸,脫齒亦隱然有生者,予見允時年七十餘,上髯及 髮盡黑,而下鬚如雪。

《墨客揮犀》:有一郎官年六十餘,置媵妾數人,鬚已斑 白,令其妻妾互鑷之,妻忌其少,恐為群妾所悅,乃去 其黑者,妾欲其少,乃去其白者,不踰月,頤頷遂空。 進士李居仁與鄭輝為友,居仁年踰耳順,鬚盡白輝。 少年輕侮乃呼之為李公,居仁于是盡擿其鬚,去之 輝,一日見居仁,陽驚曰:數日不見,而風彩頓異,何也。 居仁整容喜曰:如何。曰:昔日皤然一公,今日公然一 婆矣。

彭淵材初見范文正公畫像,驚喜再拜前磬折稱,新 昌布衣彭几幸獲,拜謁既罷,熟視曰:有奇德者必有 奇形,乃引鏡自照。又捋其鬚曰:大略似之矣,但只無 耳毫數莖耳,年大當十,相具足也。

《癸辛雜識》:周益公日記云:楊存中,人號為髯閹,以其 多髯而善逢迎也。王梅溪集載劉共甫云:范伯達,嘗 目存中為髯閹,謂形則髯,其所為則閹也。

《元史·拜降傳》:拜降弱冠,美髯髭,儀表甚偉。至元十一 年,從阿朮渡江,水陸遇敵,嘗先登陷陣,勇冠一軍。宋 平,以功授江浙省理問官。時事方草創,省臣有所建 白,及事有不可便宜自決須奏聞者,以拜降善敷奏, 數令馳驛往咨于朝。及引見,世祖遙識之,曰:黑髯使 臣復來耶。其見器重如此。

《賈昔剌傳》:昔剌,燕之大興人也。本姓賈氏,其父仕金 為庖人。昔剌體貌魁碩,有志于當世。歲甲申,因近臣 入見莊聖太后,遂從睿宗于和林,典司御膳,以其鬚 黃,賜名昔剌,俾氏族與蒙古人同,甚親幸之。

《許楫傳》:楫,字公度,太原忻州人。幼從元裕學,年十五, 以儒生中詞賦選,河東宣撫司又舉楫賢良方正孝 廉。楫至京師,平章王文統命為中書省掾,以不任簿 書辭,改知印。丞相安童、左丞許衡深器重之。一日,從 省臣立殿下,世祖見其美髯魁偉,問曰:汝秀才耶。楫 頓首曰:臣學秀才耳,未敢自謂秀才也。帝善其對。 《耶律楚材傳》:帝呼楚材曰吾圖撒合里而不名,吾圖 撒合里,蓋國語長髯人也。

《輟耕錄》:中書丞相史忠武王髭髯已白,一朝忽盡黑,世皇見之,驚問曰:史拔都汝之髯,何乃更黑邪。對曰: 臣用藥染之,故也。上曰:染之欲何如。曰:臣覽鏡見髭 髯白,竊傷年且暮,盡忠于陛下之日短矣,因染之使 元而報效之心不異疇昔耳。上大喜,人皆以王捷于 奏對,推此一事,則餘可知矣,漢人賜名拔都者,惟王 與太師張獻武王及真定新軍張萬戶耳。

《明外史·蔡子英傳》:子英,元至正中進士,累官至行省 參政。元亡,從擴廓走定西。明兵克定西,擴廓軍敗,子 英亡入南山,太祖使人繒形求得之,子英為有司所 跡。械過洛陽,見湯和,長揖不拜。和怒,爇火焚其鬚,不 動。

《菽園雜記》:正統間,工部侍郎王某出入,太監王振之 門,某貌美而無鬚,善伺候振顏色,振甚眷之,一日問 某曰:王侍郎爾何無鬚。某對云:公無鬚,兒子豈敢有 鬚。人傳以為笑。

《枝山前聞》:正統間,有鴻臚王少卿者,善宣玉,音洪亮 抑揚,殊聳觀聽而其讀奏之際,必多吃誤,其貌美髯 而禿頂,朝士遂為詩以嘲之曰:傳制聲無敵,宣章字 有訛,後邊頭髮少,前面口鬚多。有使回問京師,新事 或誦此詩,問為誰,其人遽曰:此王少卿也。

《偃曝談餘》:弘治初,隨州應山縣女子生髭,長二寸許。 見邸報鄭陽一婦人,美色生鬚三繚約數十莖,長可 有數寸,許人目之為鬚娘云然,宋有鬚婦人為女道 士,而唐李光弼之母,軍中指顧諸將不敢仰視,有鬚 數十長五寸許,封韓國夫人,則古已有此矣。

《香案牘》:司馬季主顏如少女,鬚三尺黑如墨。

《名公像記》:徐子仁公霖廣面長耳,美鬚髯,體貌偉異, 老而豐潤,行步如飛,稱曰髯仙。

謝野全公承舉美鬚髯,行九,稱曰:髯九。

《賢奕歙俗》:多賈有士人父壯時,賈秦隴間,去三十餘 載矣,獨影堂畫像,存焉一日父歸,其子疑之,潛以畫 像,比擬無一肖,拒曰:吾父像肥晰今瘠黧,像寡鬚今 髯多鬢,皤乃至冠裳履綦一何殊也,母出亦曰:嘻果 遠矣。已而父與其母亟話疇昔,及當時畫史姓名,繪 像顛末乃愜然,呵曰:是吾夫也,子于是乎,禮其父焉。

鬚部雜錄编辑

《易經》:賁六二:賁其須。按《程傳》:賁之道飾於物者,不能 大變,其質也,因其質而加飾耳,故取,須義須隨,頤而 動者也,動止唯繫於所附。按本義二附三而動,有賁 須之象,占者宜從上之陽剛而動也。《大全》漢上朱氏 曰:毛在頤。曰:鬚在口。曰:髭在頰。曰:髯三在上。有頤體 二在頤下,須之象二三,剛柔相賁,賁其須也。夫文不 虛生須生於頤,血盛則煩滋,血衰則減耗,須所以賁 其頤也。

《詩經·齊風》:其人美且鬈。按注,鬈,鬚鬢好貌。

其人美且偲。按注,多鬚之貌。

《春秋·元命苞》:髮精散為鬚髯。

《風俗通》:不舉生鬢鬚,子說人十四五乃當生鬢鬚,今 生而有妨害父母也。謹按《周書》:靈王生而有髭,王甚 聖神,亦克修其職,諸侯服享二世,休和安在,其有害 乎。

《說文》:鬚面上毛也。

髭口上鬚也。

《博物志》:胡粉、白石灰等以水和之,塗鬢鬚不白,塗訖 著油單裹,令溫暖,候欲燥,未燥間洗之湯,不得著晚, 晚則多折用暖湯,洗訖澤塗之,欲染當熱洗鬢鬚,有 膩不著,葯臨染時,亦當拭鬚,燥溫之。

《續博物志》:白鬚鑷去消蠟點,孔中即生黑者。

《癸辛雜識》:醫家之論人鬚眉髮皆毛,類而所主,五藏 各異,故老而鬚白,眉髮不白者,藏氣有所偏,故也。大 率髮屬于心,氣如火氣,故上生,鬚屬腎,氣如水,氣故 下生,眉屬肝,故側生,男子腎氣外行,上為鬚,下為勢。 故女子、宦人無勢亦無鬚,而眉髮無異,男子則知不 屬腎也,此沈存中所記如此,余老來每掀髯,則鬚或 易脫,每疑為腎氣衰乏使然,今益知此說為信。 《太平清話》:嶺南古無兔,工人剪鬚為筆,遂下令使一 戶輸八鬚,不能置者,輒責其值,見嶺表錄,異斯亦可 笑也。

《群碎錄》:孔子無鬚,孔叢子子思告齊君:先君生無鬚 眉,天下王侯不以此損,其敬今像多鬚誤。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