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第018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十八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

 第十八卷目錄

 手部藝文一

  手箴          唐皮日休

 手部藝文二詩詞

  詠手           唐韓偓

  詠手二首         趙光遠

  纖指已上詩     妓趙鸞鸞

  沁園春美人指甲 已上詞宋劉過

 手部紀事

 手部雜錄

 手部外編

人事典第十八卷

手部藝文一编辑

《手箴》
唐·皮日休
编辑

惟爾之指,屈伸由己,勿執亂權,勿樹賊子,勿秉非道, 勿持非理,勿擠孤危,勿援姦宄,慎握吾操,俾直于矢, 慎杖吾心,俾平如砥,剪惡如草,颺姦如秕,為而不矜, 作而不恃,智如工倕,勿為小巧,機如偃師,勿為奇伎, 身高道端,毫直國史,敬之戒之,俟為天吏。

手部藝文二詩詞编辑

《詠手》
唐·韓偓
编辑

腕白膚紅玉筍芽,調琴抽線露尖斜。背人細撚垂臙 鬢,向鏡輕勻襯臉霞。悵望昔逢褰繡幔,依稀曾見托 金車。後園笑向同行道,摘得蘼蕪又折花。

《詠手二首》
趙光遠
编辑

妝成皓腕洗凝脂,背接紅巾掬水時。薄霧袖中拈玉 斝,斜陽屏上撚青絲。喚人急拍臨前檻,摘杏高揎近 曲池。好是琵琶弦畔見,細圓無節玉參差。

撚玉搓瓊軟復圓,綠窗誰見上琴弦。慢籠綵筆閑書 字,斜指瑤階笑打錢。爐面試香添麝炷,舌頭輕點貼 金鈿。象床珍簟宮棋處,拈定文楸占角邊。

《纖指》
平康妓趙鸞鸞
编辑

纖纖軟玉削春蔥,長在香羅翠袖中。昨日琵琶弦索 上,分明滿甲染猩紅。

《沁園春》美人指甲
宋·劉過
编辑

銷薄春冰,碾輕寒玉,漸長漸彎。見鳳鞋泥污,偎人強 剔,龍涎香斷,撥火輕翻。學撫瑤琴,時時欲剪,更掬水 魚鱗波底。寒纖柔處,試摘花香,滿鏤棗成斑。時將 粉淚偷彈,記綰玉曾教柳傅看。算恩情相著,搔便玉 體,歸期暗數,劃遍闌干。每到相思,沉吟靜處,斜倚朱 脣皓齒間。風流甚,把仙郎暗搯,莫放春閒。

手部紀事编辑

《拾遺記》:帝顓頊高陽氏,黃帝孫昌意之子,昌意出河 濱,遇黑龍負元玉圖。時有一老叟,謂昌意云:生子必 葉,水德而王。至十年,顓頊生,手有文如龍,亦有玉圖 之象。

《搜神記》:虞舜耕于歷山,得玉曆于河際之巖,舜知天 命在己,體道不倦。舜,龍顏,大口,手握褒。宋均注曰:握 褒,手中有褒字,喻從勞苦受褒飭致大祚也。

《山海經》:柔利國,為人一手。一臂國,為人一手。

《春秋·元命苞》:湯臂四肘,是謂神剛,象月推移,以綏四 方。

《白虎通》:湯臂二肘,是謂抑翼。攘去不義,萬民蕃息。 《帝王世記》:湯時大旱。殷史曰:卜當以人禱。湯曰:吾所 謂自當。遂齋戒剪髮斷爪,己為牲禱于桑林之野,告 于上天,已而雨大至。

《淮南子·修務訓》:羿左臂修而善射。

《列子·湯問篇》:紀昌學射于飛衛,盡衛之術,計天下之 敵己者,一人而已;乃謀殺飛衛。相遇于野,二人交射; 矢鋒相觸,而墜于地。飛衛之矢先窮。紀昌遺一矢;既 發,飛衛以棘刺之端扞之,而無差。于是二子泣而投 弓,相拜于途,請為父子。剋臂以誓,不得告術于人。 《竹書紀年》:周文王龍顏虎肩,大王曰:吾世當有興者, 其在昌乎。

《爾雅》:北方有比肩民焉,迭食而迭望。此即半體之人,各有一目,一鼻 一孔,一臂一腳,亦猶魚鳥之相合,更望備警急。 《史記·魯世家》:成王少時,病,周公乃自剪其爪沉之河, 以祝于神曰:王少,未有識奸,神命者乃旦也。亦藏其策于府。成王病有瘳。及成王用事,人或譖周公,周公 奔楚。成王發府,見周公之禱書,乃泣,反周公。

《晉世家》:唐叔虞者,周武王子而成王弟。初,武王與叔 虞母會時,夢天謂武王曰:余命女生子,名虞,余與之 唐。及生子,文在其手曰虞,故遂因命之曰虞。

《左傳》:宋武公生仲子,仲子生而有文在其手,曰為魯 夫人。故仲子歸於我。

莊公十二年,南宮萬奔陳,宋人請南宮萬于陳以賂, 陳人使婦人飲之酒,而以犀革裹之,比及宋,手足皆 見,宋人醢之。

三十二年,初,公築臺臨黨氏,見孟任,從之閟而以夫 人言許之,割臂盟,公生子般焉。

閔公二年,成季之將生也。桓公使卜,楚丘之父卜之。 曰:男也。其名曰友,在公之右,間于兩社,為公室輔,季 氏亡則魯不昌,又筮之,遇大有之乾。曰:同復于父,敬 如君所,及生,有文在其手曰友,遂以命之。

《班固·幽通賦注》:齊桓公倚柱歎曰:天下奇珍易得,但 未得食人肉耳。易牙歸,斷其兒手,以啖于君也。 《左傳》:宣公二年,晉靈公不君。宰夫胹熊蹯不熟,殺之, 寘諸畚,使婦人載以過朝,趙盾,士季,見其手,問其故, 而患之。

四年,楚人獻黿于鄭靈公,公子宋,與子家將見,公子,宋子 公也,子家歸生。子公之食指動,第二指也。以示子家。曰:他日我如 此,必嘗異味,及入,宰夫將解黿,相視而笑,公問之,子 家以告,及食大夫黿,召子公而弗與也。子公怒,染指 于鼎,嘗之而出。

十二年,春,楚子圍鄭。夏,六月,晉師救鄭,楚乘晉軍,桓 子不知所為,鼓於軍中。曰:先濟者有賞,中軍下軍爭 舟,舟中之指可掬也。

成公二年,晉從齊師陳於GJfont,郤克傷於矢。曰:余病矣, 張侯曰:自始合,而矢貫余手及肘,余折以御,左輪朱 殷,豈敢言病,吾子忍之,韓厥夢子輿謂己曰:且辟左 右,故中御而從齊侯。公射其左,越于車下,射其右,斃 于車中,綦母張喪車,從韓厥曰:請寓乘,從左右,皆肘 之,使立于後,韓厥俛定其右,逢丑父與公易位,將及 華泉,驂絓于木而止,丑父寢于轏中,蛇出于其下,以 肱擊之,傷而匿之,故不能推車而及。

襄公十四年,衛獻公使子蟜,子伯,子皮,與孫子盟于 丘宮,孫子皆殺之,公出奔齊,孫子追之,初,尹公佗學 射于庾公差,庾公差學射于公孫丁,二子追公,公孫 丁御公,子魚射兩軥而還,尹公佗曰:子為師,我則遠 矣,乃反之,公孫丁授公轡而射之,貫臂。

十八年,晉伐齊,齊侯禦諸平陰,齊師夜遁,殖綽,郭最, 殿晉州綽及之,射殖綽中肩,兩矢夾脰。

二十三年,欒盈帥曲沃之甲,以入絳,范宣子奉公以 如固宮,范鞅遇欒樂,樂射之不中,又注則乘槐本而 覆,或以戟鉤之,斷肘而死。

二十六年,楚侵鄭,鄭皇頡,出與楚師戰,敗,穿封戍囚 皇頡,公子圍與之爭之,正於伯州犁,伯州犁曰:請問 於囚,乃上其手曰:夫子為王子圍,寡君之貴介弟也。 下其手曰:此子為穿封戍,方城外之縣尹也。上下手以道囚 意。誰獲子,囚曰:頡遇王子弱焉。

《說苑·正諫篇》:晉平公好樂,多其賦斂,下治城郭,曰:敢 有諫者死。國人憂之,有咎犯者,見門大夫曰:臣聞主 君好樂,故以樂見。門大夫入言曰:晉人咎犯,欲以樂 見。平公曰:內之。止坐殿上,則出鐘磬竽瑟。坐有頃。平 公曰:客子為樂。咎犯對曰:臣不能為樂,臣善隱。平公 召隱士十二人。咎犯曰:隱臣竊願昧死御。平公曰:諾。 咎犯申其左臂而詘五指,平公問於隱官曰:占之為 何。隱官皆曰:不知。平公曰:歸之。咎犯則申其一指曰: 是一也,便游赭盡而峻城闕。二也,柱梁衣繡,士民無 褐。三也,侏儒有餘酒而死士渴。四也,民有饑色,而馬 有粟秩。五也,近臣不敢諫,遠臣不敢達。平公曰善。乃 屏鐘鼓,除竽瑟,遂與咎犯參治國。

《瑣語》:晉師曠晝侍平公,鼓瑟,輟而笑曰:齊君與嬖人 戲墜床,傷臂。公書記之,使問其候,果如其言。

《左傳》:昭公十三年,楚使枝如子躬聘于鄭,致犨櫟之 田,事畢,弗致,既復,王問犨櫟,降服而對曰:臣過失命 未之致也。王執其手曰:子毋勤,姑歸,不穀有事,其告 子也,初,共王無冢,適有寵子五人,無適立焉。乃大有 事于群望而祈曰:請神擇于五人者,使主社稷,乃遍 以璧見于群望曰:當璧而拜者,神所立也,使五人齊 而長入拜,康王跨之,靈王肘加焉。

二十年,衛公孟縶狎齊豹,初,齊豹見宗魯于公孟,註薦 達也為驂乘焉。將作亂,而謂之曰:公孟之不善,子所知 也。勿與乘,吾將殺之,對曰:吾由子事公孟。今聞難而 逃,是僭子也。使子言不信子行事乎,吾將死之,公孟有事 于蓋獲之門外,宗魯驂乘,齊氏用戈擊公孟,宗魯以 背蔽之,斷肱,以中公孟之肩,皆殺之。

二十六年,齊魯戰于炊鼻,冉豎射陳武子,中手,冉豎季氏 臣也失弓而罵,武子罵也以告平子曰:有君子白晰,鬒鬚眉,甚口,甚口大口平子曰:必子疆也。子疆武子無乃亢諸,對曰:謂 之君子,何敢亢之。

二十八年,昔叔向適鄭,鬷蔑惡欲觀叔向,從使之收 器者,而往立于堂下,一言而善,叔向將飲酒,而聞之 曰:必鬷明也。下執其手,以上曰:子若無言,吾幾失子。 《國語》:叔魚生,其母視之,曰:是鳶肩而牛腹,必以賄死。 《呂氏春秋·首時篇》:伍子胥欲見吳王而不得。客言之 于王子光,王子光曰:其貌適吾所甚惡也。客以聞伍 子胥,子胥曰:願王子居于堂上,重帷而見其衣若手, 請因說之。王子光許。伍子胥說之半,王子光舉帷,搏 其手而與之坐。

《左傳》:定公四年,吳入郢,楚子涉雎濟江,入干雲中,王 寢,盜攻之,以戈擊王,王孫由于以背受之,中肩,王奔 鄖。

八年,晉師將盟衛侯于鄟澤,趙簡子曰:群臣誰敢盟 衛君者,涉佗成何曰:我能盟之,衛人請執牛耳,成何 曰:衛,吾溫原也。焉得視諸侯,將歃,涉佗捘衛侯之手 及捥,衛侯怒。

哀公二十五年,衛侯為靈臺於藉圃,與諸大夫飲酒 焉。褚師聲子襪而登席,公怒,辭曰:臣有疾異於人,若 見之,君將之,公愈怒,褚師出,公戟其手。曰:必斷而 足,按注,抵徒手屈肘如GJfont形。 《雲仙雜記》:老子手握十文。

《孝經鉤命決》:仲尼虎掌,是謂威射。

《禮記·檀弓》:原壤之母死。孔子助之沐槨,原壤登木。歌 曰:貍首之斑然,執女手之卷然。

孔子蚤作,負手曳杖,逍遙于門。

《論語》:《摘輔象》《仲弓》《鉤文》在手是謂知始,宰我手握戶 是謂守道,子游手握文雅是謂敏士,公冶長手握輔 是謂習道,子貢手握五是謂受相,公伯周手握直期 是謂疾惡,澹臺滅明岐掌是謂正直。

《莊子·讓王篇》:曾子居衛,縕袍無表,顏色腫噲,手足胼 胝,捉衿而肘見。

《論衡·感虛篇》:曾子之孝,與母同氣。曾子出薪于野,有 客至而欲去,曾母曰:願留,參方到。即以右手搤其左 臂。曾子左臂立痛,即馳至問母:臂何故痛。母曰:今者 客來欲去,吾搤臂以呼汝耳。

《呂氏春秋·具備篇》:宓子賤治單父,恐魯君之聽讒人, 而令己不得行其術也。將行,請近吏二人于魯君,與 之俱至于單父。宓子賤令二人書。將書,宓子賤從旁 時掣搖其肘。吏書之不善則怒。吏患之,請歸。報于君, 曰:宓子不可為書。君曰:何故。吏對曰:宓子使臣書,而 時掣搖臣之肘,書惡而有甚怒,吏皆笑宓子,此臣所 以辭而去也。魯君太息曰:宓子以此諫寡人之不肖 也。寡人之亂子,而令宓子不得行其術,必數有之矣。 自今以來,單父非寡人有宓子之有也。

《史記·魏世家》:秦昭王謂左右曰:魏齊率弱韓、魏以伐 秦,其無奈寡人何亦明矣。中旗馮琴而對曰:王之料 天下過矣。當晉六卿之時,智氏最強,率韓、魏以圍趙 襄子于晉陽,決晉水以灌晉陽之城,不浸者三版。智 伯行水,魏桓子御,韓康子為參乘。智伯曰:吾始知水 之可以亡人之國也。汾水可以灌安邑,絳水可以灌 平陽。魏桓子肘韓康子,韓康子履魏桓子,肘足接于 車上,而智氏地分,身死,為天下笑。

《史記·吳起傳》:起東出衛郭門。與其母訣,嚙臂而盟曰: 起不為卿相,不復入衛。

《戰國策》:秦兵下趙,趙將武安君,韓倉惡之,王令人代。 武安君至,使韓倉數之曰:將軍戰勝,王觴將軍。將軍 為壽于前,而捍匕首,當死。武安君曰:繓病鉤,注病鉤即所謂 短臂。身大臂短,不能及地,起居不敬,恐懼死罪于前,故 使工人為木材以接手。上若不信,繓請以出示。出之 袖中,以示韓倉,狀如振梱,纏之以布。願公入明之。韓 倉曰:受命于王,賜將軍死,不赦。臣不敢言。武安君北 面再拜賜死,右舉劍將自誅,臂短不能及,銜劍徵之 于柱以自刺。

《莊子·逍遙遊》:宋人有善為不龜手之藥者,世世以洴 澼絖為事。客聞之,請買其方百金。聚族而謀曰:我世 世為洴澼絖,不過數金;今一朝而鬻技百金,請與之。 客得之,以說吳王。越有難,吳王使之將。冬,與越人水 戰,大敗越人,裂地而封之。能不龜手,一也;或以封,或 不免於洴澼絖,則所用之異也。

《人間世篇》:支離疏肩高于項。

《至樂篇》:支離叔與滑介叔觀於冥伯之丘,崑崙之虛, 黃帝之所休。俄而柳生其左肘,其意蹶蹶然惡之。支 離叔曰:子惡之乎。滑介叔曰:亡,予何惡。生者,假借也。 假之而生生者,塵垢也。死生為晝夜。且吾與子觀化 而化及我,我又何惡焉。

《讓王篇》:韓衛相與爭侵地。子華子見昭僖侯,昭僖侯 有憂色。子華子曰:今使天下書銘于君之前,書之言 曰:左手攫之則右手廢,右手攫之則左手廢。然而攫 之者必有天下。君能攫之乎。昭僖侯曰:寡人不攫也。子華子曰:甚善。自是觀之,兩臂重于天下也,身亦重 于兩臂。韓之輕于天下亦遠矣,今之所爭者,其輕于 韓又遠。君固愁身傷生以憂戚不得也。

《史記·平原君傳》:平原君合從于楚,約與食客二十人 偕。得十九人,餘無可取者。平原君竟與毛遂偕。至楚。 定從于殿上。毛遂左手持盤血右手招十九人曰:公 等碌碌,所謂因人成事者也。

《韓子·內儲說篇》:韓昭侯握爪,而佯亡一爪,求之甚急, 左右因割其爪而效之。昭侯以此察左右之不誠。 《說苑·善說篇》:襄成君始封之日,衣翠衣,帶玉劍,履縞 舄,立于遊水之上,大夫擁鍾鍾,縣令執將號令,呼:誰 能渡王者于是也。楚大夫莊辛,過而說之,遂造託而 拜謁,起立曰:臣願把君之手,其可乎。襄成君忿作色 而不言。莊辛遷延盥手而稱曰:君獨不聞夫鄂君子 晰之泛舟于新波之中也。乘青翰之舟,極GJfont芘,張翠 蓋而檢犀尾,班麗桂社,會鐘鼓之音,畢榜枻越人擁 楫而歌,曰:今夕何夕兮搴中洲流,今日何日兮,得與 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詬恥,心幾頑而不絕兮, 知得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說君兮君不知。于是 鄂君子晰榻修袂,行而擁之,舉繡被而覆之。鄂君子 晰,親楚王母弟也。官為令尹,爵為執GJfont,一榜枻越人 猶得交歡盡意焉。令尹何以踰于鄂君子晰,臣獨何 以不若榜枻之人,願把君之手,其不可何也。襄成君 乃奉手而進之,曰:吾少之時,亦嘗以色稱于長者矣。 未嘗遇僇如此之卒也。自今以後,願以壯少之禮謹 受命。

《戰國策》:蘇子說李兌,明日復見,抵掌而談。兌送蘇子 明月之珠,和氏之璧,黑貂之裘,黃金百鎰。

《拾遺記》:張儀、蘇秦二人同志好學,遇見墳典,行途無 所題記,以墨書掌,夜還而寫之。

周有韓房者,自渠胥國來,以丹砂畫左右手,如日月 盈缺之勢,可照百餘步,周人見之如神明矣。

《史記·蔡澤傳》:澤曷鼻,巨肩。按注:索隱曰:巨肩,肩巨于 項也。

《荊軻傳》:燕太子尊荊卿為上卿,恣所欲,以順適其意。 按注:索隱曰燕太子與樊將軍置酒于華陽臺,出美 人能鼓琴,軻曰好手也,斷以玉盤盛之。

《燕丹子》:荊軻拾瓦投龜,太子令人奉盤金,軻用竭復 進,軻曰:非為太子愛金也,但臂痛耳。

秦王斷荊軻兩手,箕踞而罵曰:吾坐輕易為豎子所 欺。

《漢書·韓信傳》:蕭何聞韓信亡,不及以聞,自追之。人有 言上曰:丞相何亡。上怒,如失左右手。

《張耳傳》:耳薨。子敖立為王,尚高祖長女魯元公主,為 王后,高祖過趙,趙王旦暮自上食,體甚卑,有子婿禮。 高祖箕踞罵詈,甚慢之。趙相貫高、趙午,怒,請殺之。敖 嚙其指出血,曰:君何言之誤。且先王亡國,賴皇帝得 復國,德流子孫,秋毫皆帝力也。願君無復出口。 《高祖本紀》:上自擊韓王信。信亡走匈奴,收散兵,共距 漢,上逐北,至樓煩,會大寒,士卒墮指者十二三。 《西京雜記》:戚姬以百鍊金為彄環,照見指骨。

《漢書·五行志》:高后八年三月,祓霸上,還過枳道,見物 如倉狗,橶高后掖,忽而不見。卜之,趙王如意為祟。遂 病掖傷而崩。

《外戚傳》:孝武鉤弋趙倢GJfont,昭帝母也,家在河間。武帝 巡狩過河間,望氣者言此有奇女,天子亟使使召之。 既至,女兩手皆拳,上自披之,手即時伸。由是得幸,號 曰拳夫人。

《李廣傳》:廣為人長,GJfont臂,善射。按注:如淳曰:臂如GJfont臂 通肩也。

《淮南子·墬形訓》:東方人鳶肩,北方人大肩。

《兵略訓》:凡國有難,君自宮召將,詔之曰:社稷之命在 將軍。將辭而行。乃爪鬋,設明衣,鑿凶門而出。

《香案牘》:董謁緝犬羊皮為裘,編荊為床,聚鳥獸毛而 寢,性好異書,見輒題掌,還家,以片籜寫之,舌黑掌爛, 人謂:謁掌錄而舌學。

《西京雜記》:宣帝被收繫郡邸獄臂上,猶帶史良娣合 采婉,轉絲繩繫身,毒國寶鏡一枚,大如八銖錢。 《漢書·陳湯傳》:湯擊郅支時中寒病,兩臂不屈伸。湯入 見,有詔無拜。

《王莽傳》:甄豐子尋作符命,言平帝后黃皇室主為尋 之妻,莽大怒。收捕尋。尋手理有天子字,莽解其臂入 視,曰:此一天子也,或曰一六子也。六者,戮也。明尋父 子當戮死也。

《後漢書·王霸傳》:王郎移檄購光武。光武令霸至市中 募人,將以擊郎。市人皆大笑,舉手邪揄之。

《祭遵傳》:涿郡太守張豐反,遵擊之,豐功曹孟GJfont執豐 降。初,豐好方術,有道士言豐當為天子,以五綵囊裹 石繫豐肘,云石中有玉璽。豐信之,遂反。既執當斬,猶 曰:肘石有玉璽。遵為椎破之,豐乃知被詐。

《公孫述傳》:李熊說述:宜即大位。會有龍出其府殿中,夜有光耀,述以為符瑞,因刻其掌,文曰公孫帝。因自 言手文有奇,及得龍興之瑞。數移書中國,冀以感動 眾心。帝患之,乃與述書曰:君以掌文為瑞,王莽何足 效乎。

《郭玉傳》:玉學方診之技,和帝時為太醫丞,多有效應, 帝奇之,仍試令嬖臣美手腕者,與女子雜處帷中,使 玉各診一手,問所疾苦,玉曰:左陰右陽,脈有男女狀, 若異人,臣疑其故。帝嘆息稱善。

《劉寬傳》:寬,溫仁多恕。夫人欲試寬令恚,伺當朝會,裝 嚴已訖,使侍婢奉肉羹,翻污朝衣。婢遽收之,寬神色 不異,乃徐言曰:羹爛汝手。

謝承《後漢書》:羊續為南陽太守,志在矯俗,裳不下膝, 彈琴出肘。

《後漢書·周磐傳》:磐同郡蔡順。少孤,養母。嘗出求薪,有 客卒至,母望順不還,乃噬其指,順即心動,棄薪馳歸, 跪問其故。母曰:有急客來,吾噬指以悟汝耳。

《吳祐傳》:祐遷膠東侯相。安丘男子毋丘長與母俱行 市,道遇醉客辱其母,長殺之而亡,安丘追蹤于膠東 得之。長以械自繫。祐問長有妻子乎。對曰:有妻未有 子也。即移安丘逮長妻,到,解其桎梏,使同宿獄中,妻 遂懷孕。至冬盡行刑,長泣謂母曰:負母應死,當何以 報吳君乎。乃齧指而吞之,含血言曰:妻若生子,名之 吳生,言我臨死吞指為誓,屬兒以報吳君。因投繯而 死。

《戴就傳》:就,會稽上虞人。仕郡倉曹掾,揚州刺史歐陽 參奏太守成公浮臧罪,遣部從事薛安案倉庫簿領, 收就干錢塘縣獄。幽囚考掠,五毒參至。就慷慨直辭, 色不變容,以大鍼刺指爪中,使以把土,爪悉墮落。安 奇其壯節,表釋郡事。

《楊璇傳》:璇,靈帝時為零陵太守。是時蒼梧、桂陽猾賊 相聚,攻郡縣,璇梟其渠帥,郡境以清。荊州刺史趙凱, 誣奏璇實非身破賊,而妄有其功,遂檻車徵璇。防禁 嚴密,無由自訟,迺噬臂出血,書衣為章,具陳破賊形 勢。詔書原璇,拜議郎。

《申屠蟠傳》:蟠太尉黃瓊辟,不就。及瓊卒,歸葬江夏,四 方名豪會帳下者六七千人,互相談論,莫有及蟠者。 唯南郡一生與相酬對,既別,執蟠手曰:君非聘則徵, 如是相見于上京矣。蟠勃然作色曰:始吾以子為可 與言也,何意乃相拘教樂貴之徒邪。因振手而去,不 復與言。

《鄭元傳》:元惟有一子益恩,孔融在北海,舉為孝廉;及 融為黃巾所圍,益恩赴難隕身。有遺腹子,元以其手 文似己,名之曰小同。

《董卓傳》:李傕、郭汜理兵相攻,傕欲劫帝,楊奉、董承擊 傕等,大破之,乘輿至陝,臨河欲濟。爭赴船者,不可禁 制,承以戈擊披之,斷手指于舟中者可掬。

《張璠漢記》:董卓于眾座中生斬人手足,百姓嗷嗷。 謝承《後漢書》:梁國車章為本縣功曹令,黃奉為人所 誣,章証其無罪,下筆立辭,乃以斧斫左手五指,閉口, 死于獄中。

《李郃別傳》:郃手握三公之字。

《列女傳》:廣漢龐伯妻段有美色,早寡,父母欲嫁之,援 刀割指以自誓。

《魏志·武帝紀》:袁紹嘗得一玉印,于太祖坐中舉向其 肘,太祖由是笑而惡焉。

興平元年,張邈與陳宮叛迎呂布,郡縣皆應。荀彧、程 昱保鄄城,范、東阿二縣固守,太祖乃引軍還。布到,攻 鄄城不能下,西屯濮陽。太祖進軍攻之。布出兵戰,先 以騎犯青州兵。青州兵奔,太祖陣亂,馳突火出,墜馬, 燒左手掌。司馬樓異扶太祖上馬,遂引去。

建安二年,張繡反,公軍敗,為流矢所中。《魏書》曰:公 所乘馬名絕影,為流矢所傷,並中公右臂。

《九州春秋》:公孫瓚為袁紹所圍,曰:天下兵起,我謂可 唾掌而決,今觀紹之兵革,方始不如休兵積穀。 《魏略》:鄧雄鳴詣太祖,太祖執其手曰:孤方入關,夢得 神人,即汝耶。乃厚賜之。

臨樂國王生浮屠身色黃,髮青如絲,爪赤如銅。 《吳志·太史慈傳》:慈嘗從策討麻保賊,賊于屯裏緣樓 上行詈,以手持樓棼,慈引弓射之,矢貫手著棼,圍外 萬人,莫不稱善。

《蜀志·關羽傳》:羽嘗為流矢所中,貫其左臂,後創雖愈, 每至陰雨,骨常疼痛,醫曰:矢鏃有毒,毒入于骨,當破 臂作創,刮骨去毒,然後此患乃除耳。羽便伸臂令醫 劈之。時羽適請諸將飲食相對,臂血流離,盈于盤器, 而羽割炙引酒,言笑自若。

《晉書·武帝紀》:初,文帝以景帝既宣帝之嫡,早世無後, 以帝弟攸為嗣。將議立世子,屬意于攸。何曾等固爭 曰:中撫軍聰明神武,有超世之才。髮垂地,手過膝,此 非人臣之相也。由是遂定。

《胡貴嬪傳》:貴嬪名芳,寵亞于皇后。帝嘗與之樗蒲,爭 矢,遂傷上指。帝怒曰:此固將種也。芳對曰:北伐公孫,西距諸葛,非將種而何。帝甚有慚色。

《齊獻王攸傳》:初,攸特為文帝所寵愛,幾為太子者數 矣。及帝寢疾,慮攸不安,為武帝敘漢淮南王、魏陳思 故事而泣。臨崩,執攸手以授帝。

《侯鯖錄》:晉武帝選士庶女子,以緋綵繫其臂,大將軍 胡奮女名芳,泣叫不伏繫臂,左右掩其口。

《晉書·羊祜傳》:有善相墓者,言祜祖墓所有帝王氣,若 鑿之則無後,祜遂鑿之。相者見曰猶出折臂三公,而 祜竟墮馬折臂,位至公而無子。

《劉伶傳》:伶嘗醉與俗人相忤,其人攘袂奮拳而往。伶 徐曰:雞肋不足以安尊拳。其人笑而止。

《愍懷太子傳》:太子名遹,字熙祖,惠帝長子。幼而聰慧, 武帝愛之,恆在左右。嘗與諸皇子共戲殿上,惠帝來 朝,執諸皇子手,次至太子,帝曰:是汝兒也。惠帝乃止。 《王衍傳》:衍妙善元言,惟談老莊為事。每捉玉麈尾,與 手同色。

《前趙錄》:劉淵字元海,淵生左手有文,曰淵海。遂以為 名。

彭神符生而有文在其手,曰神符。

《晉書·劉聰載記》:聰子約死,一指猶暖,遂不殯殮。及蘇, 言見元海于不周山。

GJfont侃傳》:有善相者師圭謂侃曰:君左手中指有豎理, 當為公。若徹于上,貴不可言。侃以針決之見血,洒壁 而為公字,以紙裛手,公字愈明。

《羅企生傳》:企生,初補臨汝令,殷仲堪引為功曹。桓元 攻仲堪,企生謂弟遵生曰:殷侯仁而無斷,事必無成。 成敗,天也,吾當死生以之。仲堪果走,惟企生從焉。路 經家門,遵生曰:作如此分離,何可不執手。企生迴馬 授手,遵生有勇力,便牽之下,曰:家有老母,將欲何之。 《范宣傳》:宣年十歲,能誦詩書。嘗以刀傷手,捧手改容。 人問痛耶,答曰:不足為痛,但受全之體而致毀傷,不 可處耳。家人以其年幼而異焉。

《石勒載記》:勒稱趙王。令武鄉耆舊赴襄國。既至,勒親 與鄉老齒坐歡飲,語及平生。初,勒與李陽鄰居,歲常 爭麻地,迭相毆擊。至是,謂父老曰:李陽,壯士也,何以 不來。漚麻是布衣之恨,孤方崇信于天下,寧讎匹夫 乎。乃使召陽。既至,勒與酣謔,引陽臂笑曰:孤往日厭 卿老拳,卿亦飽孤毒手。因賜甲第一區,拜參軍都尉。 《佛圖澄傳》:劉曜攻洛陽,勒將救之,其群下咸諫以為 不可。勒以訪澄。澄令一童子絜齋七日,取麻油合臙 脂,躬自研於掌中,舉手示童子,粲然有輝。童子驚曰: 有軍馬甚眾,見一人長大白晰,以朱絲縛其肘。澄曰: 此即曜也。勒甚悅,遂赴洛距曜,生擒之。

《王諒傳》:諒為交州刺史,梁碩圍諒于龍編,諒敗。碩逼 諒奪其節,諒固執不與,斷諒右臂。諒正色曰:死且不 畏,臂斷何有。

《俗說》:釋道安生便左臂上一肉廣一寸許,著臂如釧, 捋可上下,時人謂之印手菩薩。

《書蕉》:苻堅拔襄陽,獲道安,安貌俛而姿黑,喜談論,故 諺有漆道人。驚四鄰左臂有肉方寸,隆起如印,世號 酒海。

《晉書·呂光載記》:光,左肘有肉印,王猛異之,苻堅有圖 西域之志,乃授光兵,以討西域。進兵至焉耆,其王泥 流率其旁國請降。至是,光左臂肉脈起成字,文曰巨 霸。

《西秦錄》:乞伏乾歸畋于五谿山,有梟集于其手,乾歸 惡之。六月,為兄子公府所殺。

《晉書·馮跋載記》:跋宴群寮,忽有血流其左臂,跋惡之。 從事中郎王垂因說符命之應,跋戒其勿言。

《續晉陽》:秋義熙九年,群盜發卞壼墓,剖棺虜掠。壼尸 僵鬚髮蒼白,面如生人,兩手悉拳,爪甲乃長穿達手 背焉。

《搜神記》:扶南王范尋,有犯罪者,煮水令沸,以金指環 投湯中,然後以手探湯:其直者,手不爛,有罪者,入湯 即焦。

淳于智,字叔平,濟北廬人也。性深沉,有思義。少為書 生,能易筮,善厭勝之術。高平劉柔,夜臥,鼠囓其左手 中指,意甚惡之。以問智。智為筮之,曰:鼠本欲殺君而 不能,當為使其反死。乃以朱書手腕橫文後三寸,為 田字,可方一寸二分,使夜露手以臥。有大鼠伏死於 前。

周暢,性仁慈,少至孝,獨與母居,每出入,母欲呼之,常 自齧其手,暢即覺手痛而至。治中從事未之信。候暢 在田,使母齧手,而暢即歸。

《雲仙雜記》:傅咸掌有臥蛇文,指甲上隱起花草,如雕 刻,是以文章過人。

《小名錄》:王司州胡之嘗乘雪往王螭許,司州言氣有小 相忤逆於螭,螭便作色不怡,司州覺惡便舉床就之, 持其臂曰:汝詎復與老兄計也。螭撥其手曰:冷如鬼 手,強來捉人臂。

《世說》:豫章太守顧劭,是雍之子。劭在郡卒。雍盛集僚屬自圍棋,外啟信至,而無兒書,雖神氣不變,而心了 其故,以爪搯掌,血流沾褥。賓客既散,方歎曰:已無延 陵之高,豈可有喪明之責。於是豁情散哀,顏色自若。 《佛國記》:摩竭提國有一大乘婆羅門子,爽悟多智,事 無不達,以清淨自居,國王宗敬師事,若往問訊,不敢 並坐,王設以愛敬心執手,執手已,婆羅門輒自灌洗。 《良常仙系記》:陸修靜掌中有字。

《交州記》:刺史陶璜晝臥,覺見一女子,枕其臂,始欲投 之,以爪其手,痛不可忍,放之遂飛去。 儋耳國東有一臂國,人皆一臂也。

《南方異物志》:烏滸人以人掌蹠為珍重,以食長老。 《宋書·王暢傳》:暢子淹,為東陽太守。逼郡吏燒臂照佛。 《異苑》:任城魏肇之,初生,有雀飛入其手,占者以為封 爵之祥。

《南齊書·張融傳》:豫章王大會賓僚,融食炙始行畢,行 炙人便去,融欲求鹽蒜,口終不言,方搖食指,半日乃 息。

《梁書·武帝本紀》:帝生而有文在右手曰武。

《高祖丁貴嬪傳》:貴嬪年十四,高祖納焉。初,貴嬪生而 有赤痣在左臂,治之不滅,至是無何忽失所在。 《王筠傳》:筠,遷太子洗馬,中舍人,並掌東宮管記。昭明 太子愛文學士,常與筠及劉孝綽等遊宴元圃,太子 獨執筠袖撫孝綽肩而言曰:所謂左把浮丘袖,右拍 洪崖肩。其見重如此。

《臧盾傳》:盾為中書通事舍人。有孝性,嘗入宿直于廷 尉,母劉氏在宅,夜暴亡,左手中指忽痛,不得寢。及曉, 宅信果報凶問,其感通如此。

《劉之遴傳》:初,之遴在荊府,嘗寄居南郡廨,忽夢前太 守袁彖謂曰:卿後當為折臂太守,即居此中。之遴後 果損臂,遂臨此郡。

《三國典略》:梁劉之遴右手偏直,不得屈伸,每書則以 紙就筆。

《陳書·高祖宣皇后章氏傳》:后少聰慧,美容儀,手爪長 五寸,色並紅白,每有期功之服,則一爪先折。

《始興王叔陵傳》:高宗崩,後主哀頓俯伏,叔陵以剉藥 刀斫後主中項。太后馳來救焉,叔陵又斫太后。後主 乳媼吳氏,時在太后側,自後掣其肘,後主因得起。 《魏書·長孫子彥傳》:子彥少常墜馬折臂,肘上骨起寸 餘,乃命開肉鋸骨,流血數升,言戲自若。時以為踰于 關羽。

《宋弁傳》:弁族弟鴻寶,為定州平北府參軍,送兵于荊 州。坐取兵絹四百匹,兵欲告之,乃斬十人。又疏凡不 達律令,見律有梟首之罪,乃生斷兵手,以水澆之,然 後斬決。時人哀兵之苦,笑鴻寶之愚。

《三國典略》:高歡營主尉景執爾朱兆,歡嚙臂止之。 齊王誅諸元姻黨,死者凡七百二十一人,悉投尸于 漳水,剖魚者,得人爪甲,鄴都為之不食魚。

《北齊書·盧文偉傳》:文偉子宗道,行南營州刺史。嘗於 晉陽置酒,賓遊滿座。中書舍人馬士達目其彈箜篌 女妓云:手甚纖素。宗道即以此婢遺士達,士達固辭, 宗道便命家人將解其腕,士達不得已而受之。 《荀仲舉傳》:仲舉,字士高,潁川人,世江南。仕梁為南沙 令,從蕭明于寒山被執。長樂王尉粲甚禮之。與粲劇 飲,齧粲指至骨。顯祖知之,杖仲舉一百。或問其故,答 云:我那知許,當正疑是麈尾耳。

《顏氏家訓·勉學篇》:齊孝昭帝侍婁太后疾,容色GJfontGJfont, 服膳減損。徐之才為灸兩穴,帝握拳代痛,爪入掌心, 血流滿手。

《隋書·高祖本紀》:高祖有文在手曰王。

《獨異志》:隋文帝未貴時,嘗舟行夜泊,夢無左手。及覺, 甚惡之。登岸,詣草菴。有一老僧,告之。僧起賀曰:無左 手者,獨拳也。當為天子。

《隋書·劉元進傳》:元進,少好任俠,為州里所宗。兩手各 長尺餘,臂垂過膝。

《報應記》:陸彥通隋人,精持金剛經,日課十遍。李密盜 起,彥通宰武牢,邑人欲殺之,以應義旗。彥通先知之, 遂投城下,賊拔刀以逐之。前至深澗,迫急躍入,如有 人接右臂,置磐石上,都無傷處。空中有言曰:汝為念 經所致,因得還家。所接之臂,有奇香之氣,經月不滅。 後位至方伯,九十餘終。

《聞見後錄》:唐高祖尹德妃父阿鼠強橫,毆秦王府屬 杜如晦折一指,曰:汝何人。過我門不下。

《唐書·李勣傳》:勣同中書門下三品。帝後留宴,顧曰:朕 將思屬幼孤,無易公者。公昔不遺李密,豈負朕哉。勣 感涕,因噬指流血。俄大醉,帝親解衣覆之。

《宇文士及傳》:士及嘗割肉,以餅拭手,帝屢目,陽若不 省,徐啗之。其機悟率類此。

《侯君集傳》:君集自恃有功,以他罪被繫,居怏怏不平。 初皇太子承乾數有過,慮廢,知君集怨望,引君集,問 自安計。君集舉手謂曰:此手當為殿下用之。

《酉陽雜俎》:則天初誕之夕,雌雉皆雊,右手中指有黑毫,左旋如黑子,引之尺餘。

《傳信記》:上嘗坐朝,以手指上下按其腹。朝退,高力士 進曰:陛下向來數以手指按其腹,豈非聖體小不安 邪。上曰:非也。吾昨夜夢遊月宮,諸仙娛以上清之樂。 寥亮清越,殆非人間所聞也。吾回以玉笛尋之,盡得 之矣。坐朝之際,慮忽遺忘,故懷玉笛,時以手指上下 尋,非不安。

《開元天寶遺事》:岐王少惑女色,每至冬寒,手冷不近 于火,惟于妙妓懷中,揣其肌膚,稱為暖手,常日如是。 《瑯嬛記》:楊太真生而有玉環在其左臂,環上有八分 太真二小字,故小名玉環。

《唐書·張巡傳》:安祿山反,巡保睢陽,祿山死,慶緒遣其 下尹子琦將十餘萬,攻睢陽。巡食盡。時御史大夫賀 蘭進明,屯臨淮,觀望莫敢救。巡使南霽雲請師,進明 無出師意。又愛霽雲壯士,欲留之。為大饗,樂作,霽雲 泣曰:今大夫兵不出,而廣設聲樂,義不忍獨享,雖食, 弗下咽。今主將之命不達,霽雲請置一指以示信,歸 報中丞也。因拔佩刀斷指,一坐大驚。

《朝野僉載》:元嘉少聰俊,左手畫圓。右手畫方,口誦經 史,目數群羊,兼成四十字詩,一時而就,足書五言,絕 六事,齊舉代號神仙童子。

《雲仙雜記》:杜甫子宗武,以詩示阮兵曹,兵曹答以石 斧一具,隨使並詩還之,宗武曰:斧,父斤也,兵曹使我 呈父加斤,削也。俄而阮聞之,曰:誤矣。欲子斫斷其手, 此手若存天下,詩名又在杜家矣。

《唐書·竇群傳》:群,字丹列,京兆金城人。父叔向,以詩自 名,代宗時,位左拾遺。群兄弟皆擢進士第,群以處士 客毗陵。母卒,齧一指置棺中,廬墓次,終喪。

《章全益傳》:全益少孤,為兄全啟所鞠。母病,全啟刲股 膳母而愈。及全啟亡,全益服斬衰,斷手一指以報。 《皇甫湜傳》:湜命其子錄詩,一字誤,詬躍呼杖,杖未至, 嚙其臂血流。

《李賀傳》:賀為人纖瘦長指,爪能疾書。

《雲仙雜記》:柳宗元得韓愈所寄詩,先以薔薇露灌手, 薰玉蕤香,後發讀,曰:大雅之文,正當如是。

魏郡開成中大旱,或言西沈陸先生道行精明,太守 乃備牲醪告于先生,受禮訖對,太守呼吸數過,五指 連拂之,爪甲間皆出雲煙之氣,惟中指氣象甚盛,先 生曰:郡中雨得足,諸縣皆獲八分,亦可小稔。

《唐書·李德裕傳》:鄭注薦李訓使待詔,帝欲授諫官,德 裕曰:訓小人,不宜引致左右。帝語王涯別與官,德裕 搖手止涯,帝適見,不懌,訓、注皆怨。

《北夢瑣言》:唐裴相公休留心釋氏,精於禪律。每發願 世世為國王,弘護佛法。後于闐國王生一子,手文有 裴休二字,聞于中朝。有子弟欲迎之,彼國不允而止。 劉仁恭微時,曾夢佛旛于手指飛出,或占之曰:君年 四十九,必有旌幢之貴。後如其說,果為幽帥。

僖宗再幸梁,洋朱玫立襄王,宰相蕭遘等奉之,洎破 偽主而僖皇反,正蕭遘賜毒握之在手,自以主上舊 恩,希貶降久而毒爛其手,竟飲之而終。

《雲仙雜記》:李觀作百年歌,王湜請其法觀,向湜彈指, 曰:遺子爪甲,清塵庶幾,文思有加。

《蘇氏家語》:唐崔渾為侍御史,母有疾,渾跪請病授己, 有頃覺病,從十指入,俄而遍身母所苦,遂愈。

《酉陽雜俎》:翟天師名乾祐,峽中人,長六尺,手大尺餘, 每揖人,手過胸前。

《類雋》:王珂牙將劉訓叩寢門,珂疑變,叱之,訓自袒其 衣曰:苟有他心,請斷其臂。

《彙苑》:莊宗嘗問高季興曰:吾已滅梁,欲征吳、蜀,何者 為先。季興曰:宜先蜀,臣請以本道兵先進。莊宗大悅 以手拊其背,季興因命工繡其手跡于衣,歸以為榮。 《五代史·朱友謙傳》:友謙,封冀王。醉寢晉王帳中,晉王 視之,顧左右曰:冀王雖甚貴,然恨其臂短耳。

《龍川別志》:周顯德中太祖功業日隆,而謙下愈甚,老 將大校多歸心者,雖宰相王溥亦陰效,誠款惟范質 忠於周室,初無所附,及世宗晏駕北邊,奏契丹入寇, 太祖以兵出拒之,行至陳橋軍變,既入城,太祖乃脫 甲詣政事堂時,早朝未退,而聞亂,質下殿執溥手曰: 倉卒遣將,吾儕之罪也。爪入溥手,幾血出,溥無語。 《談圃藝》:祖從世祖征,淮南有徐氏,世以酒坊為業,上 每訪其家必進美酒無小大,奉事甚謹,徐氏知人望 已歸,即從容屬異日計,上曰:汝輩來吾,何以驗之。徐 氏曰:某全家人手指節不全,不過存中節世,謂徐雞 爪迨。上登極,諸徐來皆願得酒坊許之,今西樞曾布 其母朱氏即徐氏外甥,亦無中指節,故西樞亦然世 以其異,故貴不知其氣,所傳自外氏諸徐也。

《南唐書·陳喬傳》:太祖兵圍金陵,及城將陷,後主自為 降款,命喬詣曹彬,喬請背城一戰而死,後主握喬手 涕泣不能從,喬乃掣其手而去,遂自縊。

辟寒歲道者漣水人,生有奇相,右手中指凡七節,冬 則臥雪浴冰,太宗召見祥符中章聖,復召館於開寶寺,復有一目生于掌中,不以示人,惟二聖親覽焉。 《宋史·吳越世家》:錢惟濟,知絳州。民有條桑者,盜奪桑 不能得,乃自創其臂,誣桑主欲殺人,久繫不能辨。惟 濟取盜與之食,視之,盜以左手舉匕箸,惟濟曰:以右 手創人者上重下輕,今汝創特下重,正用左手傷右 臂,非爾自為之邪。辭遂服。

《澠水燕談錄》:真宗優禮种放近世少比,一日,登龍圖 閣,放從行,真宗垂手援放以上,顧近臣曰:昔日明皇 優李白御手調羹,今朕以手援放登閣,厚賢之禮,無 前代矣。真宗久欲大用放,固辭乃止。

《龍川別志》:景德中,契丹南牧,真宗親御六軍渡河,契 丹求和,朝廷使供奉官曹利用使于兵間,利用面請 所遺虜者,上曰:必不得已,雖百萬亦可及還,上在帷 宮,方進食,未之見使,內侍問所遺,利用不肯言而以 三指加頰,內侍入白三指加頰,豈非三百萬乎,上失 聲曰:太多。既而曰:姑了事亦可耳。既對上亟問之,利 用曰:臣許之三十萬。上不覺喜甚,由此利用被賞尤 厚。

《談苑》:仁宗祫享之際,雪寒特甚,上秉圭至露腕,侍祠 諸臣襄手執笏,見上恭虔皆恐惕揎袖。

《老學菴筆記》:慶曆中,河北道士賈眾妙善相,以為人 能得龍之一體者,皆貴窮人,爵見豫章黃庠手曰:左 手得龍爪,雖當魁天下而不仕,若右手得之則貴矣。 庠果為南省第一,不及廷對而死。

《談苑》:韓魏公知泰州,臥疾數日,忽曰:適夢以手捧天 者。再其後援英宗于藩邸,翼神廟于春宮。

《畫墁錄》:狄武襄西河書佐也,逋罪入京,竄名赤籍以 三班差使殿侍,出為清澗城指使种世衡知,城范文 正帥鄜延科閱軍書,至夜分從者皆休,唯狄不懈,呼 之即至,每供事兩手如玉,种以此異之,授以兵法,又 延之于范公,遂成名。

《孫公談圃》:黃魯直得洪州,解頭赴省試,公與喬希聖 數人待榜,相傳魯直為省元同舍,置酒有僕自門被 髮大呼而入,舉三指問之,乃公與同舍三人,魯直不 與坐上,數人皆散去,至有流涕者,魯直飲酒自若。 《宋史·孔武仲傳》:武仲,字常父。幼力學,舉進士,中甲科。 調穀城主簿,選教授齊州,為國子直講。喪二親,毀瘠 特甚,右肱為不舉。

《東坡志林》:蘇臺,定惠院淨人,卓契順不遠數千里,陟 嶺渡海,候無恙于東坡,東坡問將什么土物來,順展 兩手,坡云可惜,許數千里空手來,順作荷擔勢,信步 而出。

《妮古錄》:蘇東坡有硯銘手跡,或謂居士,吾當往端溪 可為公購硯,居士曰:吾兩手,其一解寫字而有三硯, 何以多為。曰:以備損壞。居士曰:吾手或先硯壞。曰:真 手不壞。居士曰:真硯不損。紹聖三年臘月七日。 《春渚紀聞》:錢塘淨慈寺古道者主供侍病,僧寮一日 堂頭闕人府,請明老住持,明辭之堅甚,東坡先生以 簡篤之,尚未之許,道者聞之曰:須我一行耳,時明老 出寓北山昭慶寺,道者即以油布裹手,及手臂,至前 禮請曰:道者請燃此手,以為和尚導即跪膝然火,了 不變色,燃至手腕,明即命駕從之觀者,雲集莫不咨 嗟駭異,至有流涕者,逮至明老安息,方丈始稱謝而 退,燃至半臂矣。

《老學菴筆記》:曾子宣丞相家男女手指皆少指端一 節,外甥亦然或云襄陽魏道輔家世指少一節,道輔 之姊嫁子宣,故子孫肖其外氏。

張文潛生而有文在手,曰:耒。故以為名,而字文潛。 《伯父通》:直公字元長,病右臂,以左手握筆,而字法勁 健過人,宗室不微亦然,然猶是自幼習之,梁子輔年 且五十中風,右臂不舉,乃習用左手,逾年作字,勝于 用右手,時遂復起作郡。

《談圃》:藍大卿丞知吉州,日朝廷議行新法,自念年老 乞致仕,忽有相手紋者曰:大卿正做官,何故要閑。藍 驚曰:吾雖有意而未發言,何以知之。相者曰:只為手 中一道紋,分明藍之子,方病觀其手。曰:有兩橫紋相 侵,則不可救已而紋侵。果卒。

《雲麓漫抄》:朱GJfont所衣錦袍云:徽宗嘗以手撫之繡,御 手于袍上。

《桯史》:番禺有海獠會食,不置匕箸,用金銀為巨槽,合 鮭炙粱米為一灑,以薔薇露散以冰腦,坐者皆置右 手,褥下不用,曰:此為觸手,惟以溷而已。群以左手攫 取,飽而滌之,復入于堂以謝。

《宋史·孝義張伯威傳》:伯威,大安軍人。武翼大夫、御前 前軍正將祥之子。紹熙元年,武舉進士。調神泉尉。大 母黃,年九十八,不忍之官。黃得血痢疾瀕殆,伯威剔 左臂肉食之,遂愈。繼母楊因姑病篤,驚而成疾,伯威 復剔臂肉作粥以進,其疾亦愈。伯威妹嫁崔均,其姑 王疾,妹亦剔左臂肉作粥以進,達旦即愈。

《談苑》:知虔州朝議李大夫自云:凡二十五子,今所有 一子也,其母以屢失子于病風,作時嚙臂志之比,再生子齒痕,隱然在其臂,乃知輪迴再生之說,為不誣 爾。

《瑣言》:宋王凝每寢必叉手而臥,慮夢中見先靈也。 《樂善錄》:虢州司戶王凝卒于官,家素貧,其妻李氏負 遺骸,GJfont其子以歸,東過開封,投宿旅舍,主人疑其婦 人,而獨GJfont一子不許,其宿李氏顧天已暮,不肯去,主 人牽其臂而出之,李氏仰天長慟曰:我為婦人,不能 守節而此手為人執乎。不可以一手并污吾身,即引 斧自斷其臂,路人環視嗟嘆,或為之彈指,或為之泣 下,開封府尹義之奏白其事于朝,賜藥封瘡,厚恤李 氏而笞旅舍主人。

《瑯嬛記》:莊暗香暗中彈琴,右手指有金花,照爛几案。 因自造金花之曲。

應元博訪元門了無所得,一日謁悟,師問如何是,佛 師曰:無心是佛。應元曰:師兄假我十日,當即成佛,若 不成非應元也。既歸自恨根性遲鈍,靜居一室,有一 念起,即自搯其臂肉,肉盡出血,雜念即隨日大減,人 視其臂無完膚矣。

《明外史·李思齊傳》:元封思齊邠國公,洪武元年,明師 下河南,思齊遂降,太祖遣往招諭。擴廓至,則待以禮。 尋命騎士送之歸,至塞下,辭曰:主帥有命,請留一物 為別。思齊曰:吾遠來無所齎。騎士曰:願得公一臂。思 齊知不可免,遂斷與之。還,未幾卒。

《儲巏傳》:巏母疾,刲股療之,卒不起。時尚未娶,長者強 之,巏頓躄號:天指裂乃巳。

《聖君初政記》:上惡游手者,和州縛一人,至指甲長尺 餘,上欲加刑,GJfont安諫曰:此人雖不勤,業亦不為惡,請 陛下赦之。上遂解其縛,謂安曰:微卿言幾,殺無辜矣。 《龍興慈記》:武寧達疾,亟聖祖幸其第,至榻前,問之占 二句曰:聞說君王鸞駕來,一花未謝,百花開,蓋諷待 用英賢之眾。戀主之思乎。執聖祖手不放,聖祖曰:卿 欲朕緊掌山河。達就榻上叩頭,勉主之忠乎。嗚呼,君 臣始終兩得之矣。

《泳化類編》:正統中,祥符趙羾家居于肅愍,造其第,禮 之甚恭,一日羾執于手嚙之出血,于即悟于出。其孫 問曰:大人何嚙于手。羾憮然曰:于好官不得,令終耳 後于。天順初斬西市人,稱羾之鑒識。

主事戴春松江人,言其鄉有衛公者手大指甲,中見 一紅筋,或曲直,或蜿蜒而動,或懼之曰:此必承雨濯 手,龍集指甲也。衛因名其指甲赤龍甲,一日與客泛 湖酒闌,雷電繞船,水波震蕩,衛戲客曰:今日吾家赤 龍,得無去邪。因出手船窗外,龍果裂指而去。

《賢奕》南京國子祭酒陳敬宗師道卓立,名重一時,豐 城侯李公隆居守于先生,最所敬重,過其第,必留宴, 宴或以家姬作樂,談笑竟日,未嘗一目之常,以拇指 搯中指自持,翌旦視其指甲痕,猶在其檢身之功如 此,此其所以模範多士云。

《明良記》:吳康齋與弼召至京師,常以兩手大指食指 作圈,曰:令太極常在眼前,長安浮薄。少年競以蘆菔 投其中,戲侮之,公亦不顧。

《醫閭漫記》:印氏有瘖者,與一小廝為廣寧人,馬挾至 曹家堡甸中,初以繩紮其口,不令得叫,後殺其小廝, 瘖者得歸,言不能明,惟以手作勢。

《太平清話》:鄭元佑少脫骱任左手,號尚左生。

《珍珠船》:有術士于腕間出彈子二丸,皆五色,叱令變 即化雙燕飛騰,名燕奴,又令變即化二小劍,交擊,須 臾復為丸,入腕中。

《明詩小傳》:張鳳翔生有異質,落筆千萬言,左手橫書 瞬息滿紙。

湯顯祖字義仍,生而有文在手。

手部雜錄编辑

《易經》:豐九三:折其右肱,無咎。按《程傳》:右肱,人之所用, 乃折矣,其無能為可知。賢智之才遇明君,則能有為 于天下,上無可賴之主,則不能有為,如人之折其右 肱也,動無右肱則不能而已,更復何言,無所歸咎也。 按《大全》:進齋徐氏曰:右肱人之所用,最便者,三欲用 上之切,如右肱也,上暗益甚,失其所應如折其右肱, 無所賴矣。

《說卦傳》:艮為手。按《正義》:艮既為止,手亦能止,持其物, 故為手也。《大全》或問艮何以為手。朱子曰:手去捉定, 那物便是艮,又問捉物乃手之用,不見取象,正意曰: 也只是大概略恁地漢上。朱氏曰:人之經脈十有二, 其六動于足,其六動于手,動于足者震之陽,自下而 升,動于手者艮之陽,自上而止,震艮相反,疾走者掉 臂,束手者緩行。

艮為指。按《正義》:取其執止物也。

《詩經·邶風·擊鼓篇》: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北風篇》:惠而好我,攜手同行。惠而好我,GJfont手同車。 《衛風·碩人篇》:手如柔荑。按注,茅之始生,曰:荑言柔而 白也。

《鄭風·遵大路篇》:遵大路兮,摻執子之手兮,無我醜兮, 不寁好也。

《魏風·葛屨篇》:摻摻女手,可以縫裳。

《小雅·無羊篇》:麾之以肱,畢來既升。按注,肱臂也,升入 牢也,言其羊馴擾,從人不假箠楚,但以手麾之,使來 則畢來使,升則既升也。

《大雅·抑之篇》:匪手GJfont之,言示之事。按《大全華》:谷嚴氏 曰:曲禮云長者與之提GJfont,則兩手捧,長者之手負劍 辟咡。詔之是GJfont手,長者教誨小子之常。 《禮記·曲禮》:長者與之提GJfont,則兩手奉長者之手,負劍 辟咡詔之,則掩口而對。

遭先生于道,趍而進,正立拱手。

並坐不橫肱。

將即席,容毋怍,兩手摳衣。

共飯不澤手。按注:不澤手者,古之飯者,以手與人共 飯,摩手而有汗,澤人將惡之而難言。

凡遺人弓者,右手執簫,左手承弣。

車驅而騶,至于大門,君撫僕之手,而顧命車右就車, 若僕者降等,則撫僕之手,不然則自下拘之。按注:降 等者雖當受其綏,然猶撫止其手,如不欲其親授然, 然後受之,亦謙讓之道也。不降等者,己雖不欲受,而 彼必授,則卻手從僕之手下,而自拘取之也。

僕御婦人,則進左手,後右手,御國君,則進右手,後左 手而俯。

執主器,操幣圭璧,則尚左手。按注,尚左手謂左手在 上,左陽尊也。方氏曰:左手不如右手,強尚左手,所以 為容下右手,所以致力。

《玉藻》:君未覆手,不敢飧。按注,覆手者謂食畢而覆手, 以循口之兩旁,恐有殽粒,污著之也。

父命呼,唯而不諾,手執業則投之。

父沒而不能讀父之書,手澤存焉爾。按注手之所持, 猶存其潤澤之跡。

《少儀》:侍坐,手無容。按《正義》:手無容者不弄手也。 《內則》:子生,用時日,祗見孺子,父執子之右手,咳而名 之。

子能食食,教以右手。

《深衣》:袼之高下,可以運肘,袂之長短,反詘之及肘。 《老子·制惑篇》:代大匠斲,希有不傷手者矣。

《莊子·大宗師篇》:浸假而化予之左臂以為雞,予因以 求時夜;浸假而化予之右臂以為彈,予因以求鴞炙。 《齊物論篇》:以指喻指之非指,不若以非指喻指之非 指也。

《養生主篇》:指窮于為薪火傳也,不知其盡也。

《駢拇篇》:駢拇枝指,出乎性哉。而侈于德。是故枝于手 者,樹無用之指也。

《墨子》:今謂人曰:與子冠履,斷子手足。必不為何。則冠 履不若手足貴也。爭一言以相殺,是義貴于身。 《楚辭》:九折臂而成醫。

《荀子·勸學篇》:登高而招,臂非加長也,而見者遠。將原 先王,本仁義,則禮正其經緯蹊徑也。若挈裘領,詘五 指而頓之,順者不可勝數也。不道禮憲,以詩書為之, 譬之猶以指測河也。

《韓子·功名篇》:名實相待而成,形影相應而立,故一手 獨拍,雖疾無聲。故曰:右手畫圓,左手畫方,不能兩成。 《內儲說》:殷之法,棄灰于公道者,斷其手。子貢曰:棄灰 之罪輕,斷手之罰重,古人何太毅也。曰:無棄灰,所易 也;斷手,所惡也。行所易,不關所惡,古人以為易,故行 之。

《呂氏春秋·重己篇》:倕,至巧也。人不愛倕之指,而愛己 之指。

《淮南子·主術訓》:怯服勇而愚制智,其所託勢者勝也。 若五指之屬于臂,摶援攫捷,莫不如志。言以小屬于 大也。

《人間訓》:疽發于指,其痛遍于體。

《齊俗訓》:胡人彈骨,越人囓臂,中國歃血。所由各異,其 于信,一也。

《說山訓》:末不可以強于本,指不可以大于臂。斷指而 免頭,則莫不利為也。斷右臂而爭一毛,用智如此,豈 足高乎。

《晉書·索綝傳》:蝮蛇在手,壯士解其腕。

《抱朴子》:指測海,指極則謂水盡。猶目察百步,而云見 極也。

《夏侯湛·新論》:爪生于肉,去爪而肉不知。

《緗素雜記》:前書云趙將李左車設伏兵之計,以禦韓 信而趙王不用,遂為市中人耶之。蘇鶚演義云耶 者舉手相弄之貌,即今俗謂之野田也,耶之蓋 音韻訛舛耳,又《後漢·王霸傳》王郎起兵光武在薊,令 霸至市中,募人將以擊郎市人皆大笑,舉手耶注。引《說文》曰手相笑也,音弋,支反音踰,又 音由此云耶,語輕重不同,又《世說》載襄陽羅友少 好學,性嗜酒,當其所遇則不擇士庶,桓宣武雖以才 學遇之,然以其誕率非宏遠才,許而不用,郡人有得 郡者,溫為席送別友,亦被命至尤遲晚,溫問之,答曰: 旦出門於中路,逢一鬼大GJfont揄云:我秪見汝送人作 郡,何以不見人送汝。作郡遂慚悕卻回,不覺淹緩之 罪,桓雖知其滑稽,心頗媿焉,後以為襄陽太守,故宋 景文公詩云:數領郡章君莫笑,猶勝長被鬼GJfont揄。 《筆記》:臂大于指,屈伸可使指大,不使其臂乃廢。 《五色線》:清辰村五嶽七遍,謂屈食指藏四指,運頭指 押之,名村五嶽。

《偃曝談餘》趙德麟述東坡云:吾酒後乘興作數千字, 覺氣拂拂從十指出也。大是妙語,不知此意,出于崔 渾,昔崔渾至孝母病,祈神請以身代覺,病從十指中 入,俄遍而母遂安,東坡善于脫胎大都類此。

《賢奕傳燈錄》:謂二祖慧可初事,達磨嘗斷一臂置前, 達磨知是法器,始傳以祖心印及楞伽經至續高僧 傳則云:周滅佛法,可與林法師,同學共護經像,遭賊 斷臂,以法御心,不覺痛苦,火燒斫處,血斷帛裹,乞食 如故,曾不告人,後林又被賊砍其臂,叫號通夕,可為 治裹,乞食供林,林怪可手不便,怒之可曰:餅食在前, 何不自裹。林曰:我無臂也,可不知耶。可始曰:我亦無 臂,復何可怒。二記皆開士所述,而慧可一臂,一以為 求法,一以為遇寇,不同乃爾。

手部外編编辑

《述異記》:秦漢間俗說:盤古氏頭為東嶽,腹為中嶽,左 臂為南嶽,右臂為北嶽,足為西嶽。

《麻姑傳》:漢桓帝時,神仙王方平降蔡經家,麻姑亦至, 麻姑鳥爪,蔡經見之,心中念言:背大癢時,得此爪以 爬背,當隹。方平已知經心中所念,即使人牽經鞭之, 謂曰:麻姑,神人也。汝何思謂爪可以爬背耶。但見鞭 著經背,亦不見有人持鞭者。方平告經曰:吾鞭不可 妄得也。

《拾遺記》:東方有解形之民,使頭飛于南海,左手飛于 東山,右手飛于西澤,自臍已下兩足孤立,至暮頭還 肩上,兩手遇疾風,飄于海外,落元洲之上,化為五足 獸,則一指為一足也,其人既失兩手,使傍人割裹肉, 以為兩臂宛然如舊也。

冀州之西二萬里,有孝養之國,其人驍勇,能嚙金石, 其舌杪方而本小手搏千鈞,以爪畫地則洪泉湧流。 《酉陽雜俎》:乾GJfont國,昔有王神勇多謀,號伽當。一曰加色伽當 討襲諸國,所向悉降。至五天竺國,得上細紲二條,自 留一,一與妃。妃因衣其紲謁王,紲當妃乳上,有鬱金 香手印跡,王見驚恐,謂妃曰:爾忽著此手跡之服何 也。妃言向王所賜之紲。王怒,問藏臣,藏臣曰:紲本有 是,非臣之咎。王追商者問之。商言南天竺國娑GJfont婆 恨王,有宿願。每年所賦細紲,並重疊積之,手染鬱金, 柘干紲上,千萬重手印悉透。丈夫衣之,手印當背;婦 人衣之,手印當乳。王令左右披之,皆如商者言。王因 叩劍曰:吾若不以劍裁娑GJfont婆恨王手足,無以寢食。 乃遣使就南天竺,索娑GJfont婆恨王手足。使至其國,娑 GJfont婆恨王與群臣紿報曰:我國雖有王名娑GJfont婆恨, 元無王也,但以金為王,設于殿上。凡統領教習,在臣 下耳。王遂起象馬兵,南討其國。其國隱其王于地窟 中,鑄金人,來迎王。知其偽,且自恃福力,因斷金人手 足。娑GJfont婆恨王于窟中,手足亦自落也。 《稽神錄》:廣陵法雲寺僧GJfont楚,嘗與中山賈人章某者 親熟。章死,GJfont楚為設齋誦經。數月,忽遇章于市中,楚 未食,章即延入食店,為置胡餅。既食,楚問:君已死,那 得在此。章曰:然,吾以小罪未得辭脫,今死為揚州掠 剩兒。頃之,相與南行,遇一婦人賣花,章曰:此婦人之 花亦鬼,所買花,亦鬼用之,人間無所用也。章即出數 錢買之,以贈楚曰:凡見此花而笑者,皆鬼也。即告辭 而去。其花紅色可愛而甚重,楚亦昏然而歸,路人見 花,頗有笑者。至邑北門,自念我與鬼同遊,復持鬼物, 不可,即將花擲淺水中。既歸,有同院人覺其面色甚 異,以為中惡,競持湯藥以救之。良久乃復,具言其故。 因相與覆視其花,乃一死人手也,楚亦無恙。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