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第019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十九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二十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

 第十九卷目錄

 足部彙考

  禮記玉藻

  爾雅釋詁

  素問五藏生成篇 脈解論篇 氣交變論篇 六元正紀大論篇 至真要大論篇

  解精微論篇

  靈樞經脈篇 經筋篇 逆順肥瘦篇 陰陽繫日月篇 陰陽二十五人篇 邪客篇

  方言足部雜釋

  釋名釋形體

  後漢華佗中藏經諸病察手足辨死法

  晉王叔和脈訣四肢吉凶

  元朱震亨心法手足麻木

  析骨分經髀 股 伏兔 膝 膕 胻 輔骨 腨 踝 跗 足心 足指

  本草綱目膝頭垢主治 爪甲附方

  靈樞註胃經諸穴歌 分寸歌 脾經諸穴歌 分寸歌 膀胱諸穴歌 分寸歌

  腎經諸穴歌 分寸歌 膽經諸穴歌 分寸歌 肝經諸穴歌 分寸歌

 足部藝文一

  足箴          唐皮日休

 足部藝文二

  沁園春美人足     宋劉過

  灼灼花佳人足     明楊慎

 足部紀事

人事典第十九卷

足部彙考编辑

《禮記》
编辑

《玉藻》
编辑

足容重。

「重不輕舉」,移也。

《爾雅》
编辑

《釋詁》
编辑

趾,足也。

足腳。

《履帝武敏》。武,跡也;敏,拇也。

拇跡,大指處。鄭《箋》:「《詩》云:『祀郊禖之時,時則有大神之跡,姜嫄履之,足不能滿,履其拇指之處,於是遂有身,而生后稷』。是其事也。」

《黃帝素問》
编辑

《五藏生成篇》
编辑

足受血而能步。

血者,所以濡筋骨,利關節者也。

《脈解論篇》
编辑

病偏虛為跛者,正月陽氣解凍地氣而出也。所謂偏 虛者,冬寒頗有不足者,故偏虛為跛也。

此言太陽之氣生于冬令。水中寒水之氣有所不足。以致太陽之氣亦虛。而為偏枯跛足也。

《氣交變論篇》
编辑

歲土太過,雨濕流行,腎水受邪,甚則肌肉萎,足萎不 收,行善瘛,腳下痛。

諸甲之歲,土運太過,土勝則制水,故腎藏病而腳下病。

《六元正紀大論篇》
编辑

陽明所至為鼽,尻陰股膝髀腨,䯒,足病。

此夏病之常也

又曰:「太陰所至,為重胕腫。」

此冬病之常也

《至真要大論篇》
编辑

少陰在泉,客勝,則腰痛,尻股膝髀《腨䯒》足,病瞀熱以 酸,胕腫不能久立。

四之客氣,乃太陽寒水,故為腰尻股。足病皆太陽之經證,同氣相感也。次之氣,乃厥陰風木,瞀熱以酸胕腫,不能久立,乃脾土之證,蓋木淫而土病,

太陽在泉,寒復內餘,則腰尻痛,屈伸不利,股脛足膝 中痛。

「寒復內餘」 者,太陽寒水之客氣,入於內而復,內有餘也。腰尻股脛足痛者,太陽之經證也;屈伸不利者,太陽之主筋也。

《解精微論篇》
编辑

夫人厥則陽氣并於上。陰氣并於下。陽并於上。則火 獨光也。陰并於下則足寒。足寒則脹也。

腎為水藏,受五藏之精,陰脈集於足下,而聚於足心,故陰并於下,不得陽氣以和之,則足寒,足寒則藏寒生滿病也。

《靈樞》
编辑

《經脈篇》
编辑

胃足陽明之脈,「是主血所生病者,膝臏腫痛,循膺乳 氣衝股,伏兔骭外廉,足跗上皆痛,中指不用脾足太陰之脈,「是主脾所生病者,不能臥,強立,股膝 內腫厥,足大指不用。」

不能臥。強立。膝股內腫。足大指不用。經病之在外也。

膀胱足太陽之脈是動則病髀不可以屈,膕如結,踹 如裂,是為踹厥。是主筋所生病者,項、背、腰、尻、膕、踹、腳 皆痛,小指不用。

《經筋篇》
编辑

足太陽之筋,其病小指支跟腫痛。

足少陽之筋病,小指次指支轉筋,引膝外轉筋,膝不 可屈伸,膕筋急,前引髀,後引尻,傷左角則右足不用, 曰「維筋相交。」

「維筋」 ,左右之交維也。左絡于右,故傷左角者,病從左而右也。右足不用者,從上而下也。

足陽明之筋。其病足中指支脛轉筋。腳跳堅。伏兔轉 筋。髀前腫。

足陽明之筋,起于中三指,乃厲兌之外間,循髀股而上經于頸,結于口鼻耳目之間。其病支脛,伏兔,轉筋,腳跳而堅。經筋之為病也。

足太陰之筋,其病足大指支內踝痛,轉筋痛,膝內輔 骨痛,陰股引髀而痛。

足太陰之筋,起于大指內側之隱白間,循膝股而上于胸腹,其內者著于脊。其病在筋經之部分而為痛。

足少陰之筋,其病足下轉筋,及所過而結者,皆痛及 轉筋。

其病足下轉筋。及所過而結者。皆痛。病在此。所過所結者。主癇瘛痙強。此筋經之為病也。

足厥陰之筋,其病足大指支內踝之前痛,內輔痛,陰 股痛,轉筋,陰器不用。

足厥陰之筋。起于足大指之大敦。循脛股而結于陰器。

《逆順肥瘦篇》
编辑

岐伯曰:「足之三陽,從頭走足;足之三陰,從足走腹。」

此言「足陰陽之脈,上下外內,逆順而行」 ,應地之經水也。

《陰陽繫日月篇》
编辑

足之十二經脈,以應十二月,月生于水,故在下者為 陰。

十二月應地之十二支,是以足之十二經脈,以應十二月,人秉天地水火而生,故與天地參也。

寅者,正月之生陽也,主左足之少陽;未者,六月,主右 足之少陽;卯者,二月,主左足之太陽;午者,五月,主右 足之太陽;辰者,三月,主左足之陽明;巳者,四月,主右 足之陽明。此兩陽合於前,故曰陽明。申者,七月之生 陰也,主右足之少陰;丑者,十二月,主左足之少陰;酉 者,八月,主右足之太陰;子者,十一月,主左足之太陰; 戌者九月。主右足之厥陰。亥者十月。主左足之厥陰。 此兩陰交盡。故曰「厥陰。」

故「足之陽者,陰中之少陽也。足之陰者,陰中之太陰 也。手之陽者」,陽中之太陽也。手之陰者,陽中之少陰 也。

「手經有陰,足經有陽」 ,乃上下之氣交。

正月二月三月,人氣在左,無刺左足之陽,四月五月 六月,人氣在右,無刺右足之陽,七月八月九月,人氣 在右,無刺右足之陰,十月十一月十二月,人氣在左, 無刺左足之陰。

《陰陽二十五人篇》
编辑

足少陽之下,「血氣盛則外踝肥;血多氣少則外踝皮 堅而厚;血少氣多則外踝皮薄而軟;血氣皆少則外 踝瘦無肉。」

足少陽經脈之下行者,循膝外廉,下輔骨之前,抵絕骨之端,下出外踝之前,循足跗上,是以在下。

足太陽之下,血氣盛則跟肉滿,踵堅。氣少血多則瘦, 跟空。血氣皆少則善轉筋,踵下痛。

「《轉筋》踵下痛」 者,血氣少而不能榮養筋骨也。

《邪客篇》
编辑

「天圓地方,人頭圓足方以應之。辰有十二人有足十 指莖垂以應之。」女子不足二節,以抱人形。

《方言》
编辑

《足部雜釋》
编辑

《逴,騷》:《蹇》也。吳楚偏蹇曰「騷」,齊楚晉曰「逴。」

「《蹇》跛」 者,行踸踔也。逴,行略也。

隑,企,立也。東齊海岱北燕之郊跪謂之。委 痿,謂之隑企。

今東郡人亦呼長跪為「蹠。」《隑企》,腳躄,不能行也。

《釋名》
编辑

《釋形體》
编辑

足,續也。言續脛也。

髀,卑也,在下稱也。

股,固也,為強固也膝,伸也,可屈伸也。

腳卻也。以其坐時卻在後也。

脛,莖也。直而長,似長莖也。

膝頭曰膞。膞,圍也,因形團圜而名之也。

或曰:「蹁,蹁扁也,亦因形而名之也。」

「趾」,止也。言行一進一止也。

蹄底也。

踝,确也,居足兩旁,磽确然也,亦因其形踝踝然也。 足後曰跟,在下旁著地,一體任之,象木根也。

踵,鍾也。鍾,聚也。上體之所鍾聚也。

《後漢華佗中藏經》
编辑

《諸病察手足辨死法》
编辑

手足爪甲肉黑色者死。

骨絕,腰脊痛,腎中重,不可反側,足膝後平者,五日死。 腎絕足腫者,九日死。

筋絕,魂驚虛恐,手足爪甲青,呼罵不休者,八九日死。

《晉王叔和脈訣》
编辑

《四肢吉凶》
编辑

「足趺趾踵膝如斗,十日須知難保守。」蓋脾主四肢,足 趺乃胃經所行之處。脾胃將絕則有是證。

手足甲青叫罵多,筋絕九日定難過。

《元朱震亨心法》
编辑

《手足麻木》
编辑

手足麻者屬氣。

手足木者,有濕痰死血。

《十指麻木》,是胃中有濕痰死血。

《析骨分經》
编辑

《髀》
编辑

股外為髀。髀外後廉屬足太陽膀胱經。髀關屬足陽 明胃經。髀陽屬足少陽膽經。

《股》
编辑

髀內為股。股內屬足厥陰肝經。前廉屬足太陰脾經。 後廉屬足少陰腎經。

《伏兔》
编辑

髀前膝上起肉。屬足陽明胃經。

《膝》
编辑

膝臏中屬足陽明胃經。膝內前廉屬足太陰脾經。

《膕》
编辑

膝後曲處為膕。膕中屬足太陽膀胱經。膕內後廉屬 足少陰腎經。前廉屬足厥陰肝經。

《胻》
编辑

胻,脛骨也。外廉屬足陽明胃經。內廉屬足太陰脾經。

《輔骨》
编辑

胻外為輔,屬足太陽膀胱經。

《腨》
编辑

腨,腓腸也。中屬足太陽膀胱經,內屬足厥陰肝經。

《踝》
编辑

內外踝骨也。內踝前廉屬足太陰脾經。太陰之前,屬 足厥陰肝經,太陰之後,屬足少陰腎經。外踝前廉屬 足少陽膽經,後廉屬足太陽膀胱經。

《跗》
编辑

跗,足面也。跗中屬足陽明胃經。內屬足厥陰肝經。跗 外屬足少陽膽經。

《足心》
编辑

屬足少陰腎經。

《足指》
编辑

足大指聚毛屬足厥陰肝經,內側屬足太陰脾經。中 指外側屬足陽明胃經。小指外側屬足太陽膀胱經。 小指下屬足少陰腎經。小指次指之間屬足少陽膽 經。

《本草綱目》
编辑

《膝頭垢主治》
编辑

《外臺》曰:「脣緊瘡,以綿裹燒研傅之。」

《爪甲附方》
编辑

斬三尸法:《太上元科》云:「常以庚辰日去手爪,甲午日 去足爪。每年七月十六日,將爪甲燒灰,和水服之,三 尸九蟲皆滅,名曰斬三尸。一云:甲寅日三尸遊兩手, 剪去手爪甲。甲午日三尸遊兩足,剪去足爪甲, 消除腳氣。每寅日割手足甲,少侵肉,去腳氣。」外臺祕要 《破傷》中風,手足十指甲,香油炒研,熱酒調呷服之,汗 出便好。

《普濟》:「治破傷風,手足顫掉,搐搖不已。用人手足指甲 燒存性六錢,薑制南星、獨活、丹砂各二錢,為末。分作 二服,酒下立效。」

《陰陽易病》:用手足爪甲二十片,中衣襠一片,燒灰,分 三服,溫酒下。男用女,女用男。

胞衣不下:取本婦手足爪甲燒灰酒服,即令有力婦 人抱起,將竹筒于胸前趕下。聖惠方

《靈樞註》
编辑

《胃經諸穴歌》
编辑

足陽明四十五,從承泣四白而數。巨髎有地倉之積大迎乘頰車之夥,下關、頭維及人迎,水突、氣舍與缺 盆,氣戶兮庫房、屋翳,膺窗兮乳中、乳根,不容、承滿、梁 門、關門、太乙、滑肉、天樞、外陵。大巨從水道歸來,氣衝 入髀關之境。伏兔至陰市、梁丘,犢鼻自三里而行。上 巨虛兮條口,下巨虛兮豐隆,解谿、衝陽入陷谷,下內 「庭《厲兌》」而終。

《分寸歌》
编辑

胃之經兮足陽明,承泣目下七分尋,四白目下方一 寸,巨髎鼻孔旁八分,地倉夾吻四分近,大迎頷下寸 三分,頰車耳下八分穴,下關耳前動脈行,頭維神庭 旁四五。

神庭督脈穴。在中行髮際上五分頭維。去神庭四寸五分。

人迎喉旁寸五真,水突筋前迎下在,氣舍突下穴相 乘。

氣舍在水突下

缺盆舍下橫骨內,各去中行寸半明,氣戶璇璣旁四 寸,至乳六寸又四分,庫房屋翳膺窗近,乳中正在乳 頭心,次有乳根出乳下,各一寸六不相侵。

「自氣戶至乳根」 六穴,上下相去各一寸六分,去中行任脈各四寸。

卻去中行須四寸,以前穴道與君陳。不容巨闕旁三 寸,

巨闕任脈穴,在臍上六寸五分。

卻近幽門寸五新。

「幽門」 《腎經》穴。「巨闕旁一寸五分。」 在《胃經》任脈二脈之中。

其下承滿與梁門,關門太乙滑肉門。上下一寸無多 少,共去中行三寸尋。天樞臍旁二寸間,樞下一寸外 陵安,樞下二寸大巨穴,樞下四寸水道全,樞下六寸 歸來好,共去中行二寸邊,氣衝鼠鼷上一寸。

鼠鼷橫骨盡處

又去中行四寸專,髀關膝上有尺二,伏兔,膝上六寸 是,陰市膝下方三寸,梁丘膝上二寸記,膝臏陷中犢 鼻存,膝下三寸三里至,膝下六寸上廉穴,膝下七寸 條口位,膝下八寸下廉看,膝下九寸豐隆係,卻是踝 上八寸量,比那下廉外邊綴,解谿去庭六寸半。

庭內庭也

衝陽庭後五寸換,陷谷庭後二寸間,內庭次指外間 現。

足大指次指外間陷中

厲兌大指次指端,去爪如韭胃井判。

左右各四十五穴。共九十穴。

《脾經諸穴歌》
编辑

足太陰,脾中州,二十一穴隱白遊。赴大都兮瞻太白, 訪公孫兮至商丘。越三陰之交,而漏谷地機可接,步 陰陵之泉,而血海箕門是求。入衝門兮府舍軒豁,解 腹結兮大橫優游。腹哀食竇兮,接天谿而同派,胸鄉 周榮兮,綴大包而如鉤。

《分寸歌》
编辑

大指內側起隱白,節後陷中求《大都》。太白內側核骨 下,節後一寸公孫呼,商丘內踝陷中遭,踝上三寸三 陰交,踝上六寸漏谷是,踝上五寸地機朝。膝下內側 陰陵泉,血海膝臏上內廉,箕門穴在魚腹取,動脈應 手越筋間,衝門期下尺五分。

期門肝經穴。巨闕旁四寸五分。巨闕任脈穴。臍上六寸五分。

《府舍》期下九寸判,腹結期下六寸八,大橫期下五寸 半,「腹哀期下方二寸,期門肝經穴道現,巨闕之旁四 寸五,卻連脾穴休胡亂,自此以上食竇穴,天谿胸鄉 周榮貫,相去寸六無多寡,又上寸六中府換。」

肺經穴

《大包》腋下有六寸,《淵液》腋下三寸絆。

左右共四十二穴

《膀胱諸穴歌》
编辑

「足太陽,六十三睛明,攢竹詣曲差五處之鄉;承光、通 天,見絡郄玉枕之行。天柱高兮大杼抵,風門開兮肺 俞當。厥陰心膈之俞,肝膽脾胃之藏。三焦腎兮大腸、 小腸、膀胱俞兮中膂、白環。」自從大杼至此,去脊中寸 半之旁。又有上、次、中、下四髎,在腰四空以相將。會陽 居尻尾之側,始了背中二行,仍上肩胛而下附分二 椎之旁,三椎魄戶,四椎膏肓。神堂、《噫嘻》兮鬲關,魂門 兮陽綱,意舍兮胃倉,肓門、志室,秩邊胞肓,「承扶浮郄 與委陽,殷門委中而合陽,承筋承山到飛揚,輔陽、崑 崙至僕參,申脈金門探京骨之場,束骨通谷抵至陰, 小指之旁。」

《分寸歌》
编辑

「足太陽兮膀胱經,目內眥角始晴明,眉頭陷中攢竹 取,曲差髮際上五分,五處髮上一寸是,承光髮上二 寸半,通天絡郄玉枕穴,相去寸五調勻看。玉枕夾腦 一寸三,入髮二寸枕骨現,天柱陷後髮際中,大筋外廉陷中獻,自此夾脊開寸五,第一大杼二風門,三椎 肺俞厥陰四,心俞五椎之下論,膈七肝九十膽俞,十」 一脾俞十二胃,十三三焦十四腎,大腸十六之下椎, 小腸十八膀,十九中膂,內俞二十椎,白環廿一椎下 當,以上諸穴可排之,更有上次中下髎,一二三四腰 空好,會陽陰尾尻骨旁,背部二行諸穴了,又從脊上 開三寸,第二椎下為附分,三椎魄戶四膏肓,第五椎 下神堂尊,第六噫嘻膈關七,第九魂「門陽綱十,十一 意舍之穴存,十二胃倉穴巳分,十三肓門端正在,十 四志室不須論,十九胞肓廿秩邊,背部三行諸穴勻, 又從臀下陰文取,承扶居于陷中主,浮郄扶下方六 分,委陽扶下寸六數,殷門扶下六寸長,膕中外廉兩 筋鄉,委中膝骨約紋裏,此下三寸尋合陽,承筋腳根 上七寸,穴在腨腸之中央,承山腨下分肉間,外踝七 寸上飛揚,輔陽外踝上三寸,崑崙後跟陷中央,僕參 亦在踝骨下,《申脈》踝下五分張,金門申脈下一寸,京 骨外側骨際量,束骨本節後陷中,通谷節前陷中強, 至陰卻在小指側,太陽之穴始周詳。」

計六十三穴。左右共一百二十六穴。

《腎經諸穴歌》
编辑

足少陰兮廿七,湧泉流于然谷,太谿大鍾兮水泉綠, 照海復溜兮交信續,從築賓兮上陰谷,撩橫骨兮大 赫麓,氣穴四滿兮中注,肓俞上通于商曲,守石關兮 陰都寧,開通谷兮幽門肅,步廊神封而靈墟存,神藏 彧中而腧府足。

《分寸歌》
编辑

足掌心中是湧泉,然谷踝下一寸前。

內踝前一寸

太谿踝後跟骨上,大鍾跟後踵中邊。

足跟後踵中,大骨上兩筋問也。

水泉谿下一寸覓,照海踝下四寸安,復溜踝上前二 寸,交信踝上二寸聯,二穴止隔筋前後,太陽之後少 陰前。

前旁骨是「復溜」 ,後旁骨是交信,二穴止隔一條筋。

「築賓內踝上腨分,陰谷膝下曲膝間,橫骨大赫併氣 穴,四滿中注亦相連,各開中行止寸半,上下相去一 寸便。上膈肓俞亦一寸,肓俞臍旁半寸邊。肓俞商曲 石關來,陰都通谷幽門開。各開中行五分俠六穴,上 下一寸裁。步廊神封靈墟存,神藏彧中俞府尊,各開 中行計二寸,上下寸六六穴分,俞府璇璣旁二寸,取」 之得法自然真。

《膽經諸穴歌》
编辑

「足少陽兮四十三,瞳子髎近聽會間,客主人在頷厭 集,懸顱懸釐曲鬢前,率谷天衝見浮白,竅陰完骨本 神連。陽白、臨泣目窗近,正榮承靈腦空安,風池肩井 兮淵液輒筋,日月京門聯帶脈,五樞而下維道居髎 相沿,環跳風市抵中瀆,陽關之下陽陵泉。陽交外丘 光明穴,陽輔懸鍾穴可瞻,坵墟臨泣地五會,俠谿竅」 陰膽經全。

《分寸歌》
编辑

足少陽兮四十三,頭上廿穴分三折,起自瞳子至風 池,積數陳之次序說。瞳子髎近眥五分,耳前陷中聽 會穴,客主人名上關同,耳前起骨開口空,頷厭懸顱 之二穴,腦空下廉曲角中。

「腦空」即顳。頷厭、懸顱二穴:在曲角之下,腦空之上。

懸釐之穴異於茲。腦空下廉曲角上,曲鬢耳上髮際 隅。

耳上髮際曲隅陷中

率谷耳上寸半安,天衝耳後入髮二。

耳後入髮際二寸

浮白入髮一寸間,竅陰即是枕骨穴,完骨之上有空 連。

在完骨上,枕骨下,動搖有空。

完骨耳後入髮際,量得四分須用記。本神神庭旁二 寸,入髮一寸耳上係。陽白眉上方一寸,髮上五分臨 泣是。

目上直入髮際五分陷中。

髮上一寸當陽穴,髮上寸半目窗至。《正營》髮上二寸 半。承靈髮上四寸諦。腦空髮上五寸半。風池耳後髮 陷寄。

「至此計二十穴,分作三折,向外而行,始自瞳子髎,至完骨,是一折;又自完骨外折,上至陽白,會睛明,是一折;又自睛明上行,循臨泣、風池,是一折;緣其穴曲折多,難以分別,故此作至二十,次第言之。」 歌曰:「一瞳子髎,二聽會,三主人兮頷厭四,五懸顱兮六懸釐,第七數兮曲鬢隨,八率谷兮九天衝,十浮白兮之穴從,十一竅陰來相繼,十二完骨一折終,又自十三本神始,十四陽白二折隨,十五臨泣目下穴,十六目窗之穴宜,十七正營十八靈,十九腦戶廿風池,依次細心量取之,《膽經》頭上穴吾知。」

《肩井》肩上陷中求,大骨之前一寸半。

肩上陷中,缺盆上大骨前一寸半,以三指按取,當中指陷中。

淵液腋下方三寸,輒筋期下五分判。期門卻是肝經 穴,相去巨闕四寸半,日月期門下五分,京門監骨下 腰絆。

監骨下腰中季脅本。夾脊。腎之募。

帶脈章門下寸八,《五樞》章下四八貫。

「五樞」 ,去帶脈三寸,季脅下四寸八分。

維道章下五寸三。居髎章下八寸三。章門緣是肝經 穴。下脘之旁九寸含。環跳髀樞宛宛中。

髀樞中,側臥,屈上足伸下足。以右手摸穴。左搖撼取之。

屈上伸下取穴同。風市垂手中指盡,膝上五寸中瀆 逢。陽關陽陵上三寸,陽陵膝下一寸從。陽交外踝上 七寸,外丘踝上六寸容。踝上五寸光明穴,踝上四寸 陽輔通。踝上三寸懸鐘在,坵墟踝前之陷中。此去俠 谿四寸五,卻是膽經原穴功。臨泣俠谿後寸半,五會 去谿一寸窮。夾谿在指岐骨內,竅陰四五二指中。

計四十三穴。左右共八十六穴。

《肝經諸穴歌》
编辑

足厥陰一十三穴終,「起大敦於行間,循太衝於中封, 蠡溝中都之會,膝關曲泉之宮,襲陰包於五里,陰廉 乃發;尋羊矢於章門,期門可攻。」

《分寸歌》
编辑

足大指端,名「大敦。」

內側為隱白,外側為《大敦》。

行間大指縫中存,太衝本節後二寸,跟前一寸號「中 封。」

足內踝骨前一寸,筋裏宛宛中。

「蠡溝」,踝上五寸是。

內踝骨前上五寸

中都踝後七寸中。

內踝上七寸䯒骨中

「膝關犢鼻下二寸,曲泉曲膝盡橫紋」,陰包膝上方四 寸。

股內廉兩筋間,踡足取之,看膝內側,必有槽中。

氣衝三寸,下五里。

氣衝下三寸,陰股中動脈應手。

陰廉衝下有二寸,羊矢衝下一寸許,《氣衝》卻是胃經 穴,《鼠鼷》之上一寸主,鼠鼷橫骨端盡處,相去中行四 寸止,章門下腕旁九寸,肘尖盡處側臥取,《期門》又在 巨闕旁,四寸五分無差矣。

足部藝文一编辑

《足箴》
唐·皮日休
编辑

惟爾《跰跰》,為吾所先。居必擇地,行必依賢。勿踐亂階, 勿履利門。勿蹈怨府,勿躡禍源。鳳凰乃禽,不棲凡木; 騶虞乃獸,不踐生物。惟爾棲踐,保茲無忽。

足部藝文二编辑

《沁園春》
美人足      宋劉過
编辑

洛浦凌波,為誰微步,輕塵暗生。記踏花芳徑,亂紅不 損,步苔幽砌,嫩綠無痕。襯玉羅慳,銷金樣窄,載不起、 盈盈一段春。嬉遊倦,笑教人款捻,微褪些跟。有時 自度歌聲。悄不覺、微尖點拍頻。憶金蓮移換,文鴛得 侶,繡茵催袞,舞鳳輕分。懊恨深遮,牽情半露,出沒風 前煙縷裙。知何似,似一鉤新月,淺碧籠雲。

《灼灼花》美人足
明·楊慎
编辑

「誰把纖纖月,掩在湘裙褶。」鳳翠花明,猩紅珠瑩,蟬紗 雪疊。顫巍巍一對玉弓兒,把芳心生拽。掌上呈嬌 怯。痛惜還輕捻。戲蕊含蓮,齒痕斜印,凌波羅襪。踏春 回露濕怕春寒,倩檀郎溫熱。

足部紀事编辑

《莊子·在宥》篇:「黃帝聞廣成子在於崆峒之上,故往見 之。廣成子南首而臥,黃帝順下風,膝行而進。」

《竹書紀年》:「帝堯陶唐氏母曰慶都,足履翼宿。」 《帝王世紀》:「大禹右足文履己字。」

《春秋繁露》:「禹形體長長足肵疾,行先左,隨以右,勞左 佚右也。」

《山海經》:「長股國為人常被髮,一曰長腳。」

交脛國,為人交脛。按《注》「腳脛曲戾相交,所謂交趾」也柔利國,為人一足反膝曲足。一云「留利之國,人足反 折。」

赤水之東,有長脛之國。按《注》「腳長三丈。」

有大幽之國,有赤脛之民。按注:膝已下正赤色。 《列女傳》:「桀日夜與妹嬉及宮人飲酒,常置妹嬉於膝 上,聽用其言。」

《春秋繁露》:「湯體長專小足,左扁而右便勞,右佚左也。」 《書經泰誓》:「商王受斮,朝涉之脛。」按注:「斮,斫也。」孔氏曰: 「冬月見朝涉水者,謂其脛耐寒,斫而視之。」

《穆天子傳》:「天子至於巨蒐之人,𠮀奴乃獻白鵠之血 以飲天子,因具牛羊之湩,以洗天子之足。」𠮀字典音未詳 天子命駕八駿之乘,赤驥之駟,造父為御,口南征翔 行,徑絕翟道,升於太行,南濟於河,馳驅千里,遂入於 宗周。官人進白鵠之血,以飲天子,以洗天子之足。 《左傳》桓公十三年春,屈瑕伐羅鬥,伯比送之還,謂其 御曰:「莫敖必敗,舉趾高,心不固矣。」

莊公八年,齊侯田於貝丘,見大豕。從者曰:「公子彭生 也。」豕人立而啼。公懼,墜於車,傷足喪屨。反責屨於徒 人費,弗得,鞭之見血。走出,遇賊於門,劫而束之。費曰: 「我奚御哉?」袒而示之背,信之。費請先入,伏公而出,鬥 死於門中,遂入,殺孟陽於床,曰:「非君也,不類。」見公之 足於戶下。遂弒之,而立無知。

十二年,南宮萬奔陳。宋人請南宮萬於陳以賂陳人, 使婦人飲之酒,而以犀革裹之,比及宋,手足皆見,宋 人醢之。

十六年,鄭伯治與於雍糾之亂者。九月,殺公子閼刖, 強鉏。公父定叔出奔衛。三年而復之,曰:「不可使共叔 無後於鄭。」使以十月入,曰:「良月也,就盈數焉。」君子謂 強鉏不能衛其足。

十八年冬,巴人伐楚。十九年春,楚子禦之,大敗於津 還。鬻拳弗納,遂伐黃初。鬻拳強諫楚子,楚子弗從,臨 之以兵,懼而從之。鬻拳曰:「吾懼君以兵,罪莫大焉。」遂 自刖也。楚人以為大閽,謂之大伯,使其後掌之。君子 曰:「鬻拳可謂愛君矣。諫以自納於刑,刑猶不忘納君 於善。」

《韓子和氏篇》:楚人和氏得玉璞,楚山中奉而獻之厲 王。厲王使玉人相之,曰:「石也。」王以和為詐而刖其左 足。厲王薨,武王即位,和又奉其璞而獻之武王使玉 人相之,又曰:「石也。」王又以和為誑而刖其右足。武王 薨,文王即位,和乃抱其璞而哭於楚山之下,三日三 夜,泣盡,繼之以血。王乃使玉人理其璞而得寶焉。遂 名曰「和氏之璧。」

《莊子盜跖篇》:「介子推至忠也,自割其股以食文公,文 公後背之,子推怒而去,抱木而燔死。」

《左傳》:僖公二十二年,宋公及楚人戰於泓。宋人既成 列,楚人未既濟。司馬曰:「彼眾我寡,及其未既濟也,請 擊之。」公曰:「不可。」既濟而未成列,又以告。公曰:「未可。」既 陳而後擊之。宋師敗績,公傷股,門官殲焉。

二十八年,城濮之戰,衛侯聞楚師敗,懼,出奔楚,使元 咺奉叔武以受盟。六月,晉人復衛侯。公子《歂犬》、華仲 前驅,叔武將沐,聞公至,喜,捉髮走出,前驅射而殺之。 公知其無罪也,枕之股而哭之。

文公十三年,晉人患秦用士會,乃使魏壽餘偽以魏 叛者以誘士會,執其帑於晉。使夜逸請自歸於秦。秦 伯許之,履士會之足於朝。秦伯師於河西,魏人在東, 壽餘曰:「謂東人之能與夫二三有司言者,吾與之先 使」士會既濟,魏人譟而還。

《宣公十七年》,「晉侯使郤克徵會於齊。齊頃公帷,婦人 使觀之。郤子登,婦人笑於房。」注跛而登階故笑之獻子怒,出而 誓曰:「所不此報,無能涉河。」

《穀梁傳》:季孫行父禿,晉郤克眇,衛孫良夫跛,曹公子 手僂,同時而聘於齊。齊使禿者御禿者,眇者御眇者, 使跛者御跛者,僂者御僂者。蕭同姪子處臺上而笑 之,聞於客,客不悅而去,相與立胥閭而語,移日不解。 齊人有知之者,曰:「齊之患必此始矣。」

成公十七年,齊慶克通於聲孟子鮑牽以告國武子 夫人怒,國子相靈公,以會高鮑處守。及還,孟子訴之 曰:「高、鮑將不納君,而立公子角。」秋七月,刖鮑牽而逐 高無咎。仲尼曰:「鮑莊子之智不如葵,葵猶能衛其足。」 《周語》:柯陵之會,單襄公見晉厲公,視遠步高。魯成公 見,言及晉難。單子曰:「君何患焉?晉將有亂。吾見晉君」 之容,殆必禍者也。夫君子目以定體,足以從之,是以 觀其容而知其心矣。目以處義,足以步目。今晉侯視 遠而足高,目不在體,而足不步目,其心必異矣。目體 不相從,何以能久?

《左傳》:襄公二十三年,「齊侯襲莒,門于且于,傷股而退。 二十五年,齊棠公死。崔武子弔焉,見棠姜美,取之。莊 公通焉。崔子因是稱疾不視事。公問崔子,甲興,公登 臺而請,弗許。公踰牆射之,中股,反隊,遂弒之。」

昭公三年,齊侯使晏嬰請繼室于晉。既成昏,晏子受 禮,叔向從之宴,相與語。叔向曰:「齊其何如?」晏子曰:「此季世也,吾弗知齊其為陳氏矣。國之諸市,屨賤踊貴。」 踊刖足者屨言刖多民人痛疾而或燠咻之,欲無獲民,將焉辟 之?初,景公欲更晏子之宅,辭曰:「小人近市,朝夕得所 求,小人之利也,敢煩里旅。」公笑曰:「子近市,識貴賤乎?」 於時景公繁于刑,有鬻踊者,故對曰:「踊貴屨賤。」既已 告于君,故與叔向語而稱之。景公為是省于刑。 《韓子外儲說》:「叔向御坐平公請事,公腓痛足痺,轉筋 而不敢壞坐。晉」國聞之,皆曰:「叔向賢者。」平公禮之轉 筋而不敢壞坐。

《說苑政理篇》:「景差相鄭,鄭人有冬涉水者,出而脛寒, 後景差過之,下陪乘而載之,覆以上衽。晉叔向聞之 曰:『景子為人國相,豈不固哉?吾聞良吏居之,三月而 溝渠修,十月而津梁成,六畜且不濡足,而況人乎』?」 《抱朴子欽士篇》:「晉平接亥唐,腳痺而坐不敢正。」 《汲冢周書》:「太子晉解師曠見太子晉,東躅其足。王子 曰:『太師何舉足驟』?」師曠曰:「天寒足躅,是以數也。」 《左傳昭公七年》:「衛襄公夫人姜氏無子,嬖人婤姶生 孟縶。孔成子夢康叔謂己立元。晉韓宣子為政,聘于 諸侯之歲,婤姶生子,名之曰元。」孟縶之足不良,弱行。 注跛也孔成子以《周易》筮之曰:「元尚享衛國,主其社稷。」 以示史朝,史朝曰:「元亨又何疑焉?孟非人也,將不列 于宗。弱足者居侯,主社稷,奉人民,事鬼神,從會朝,又 焉得居?各以所利,不亦可乎?」故孔成子立靈公 二十六年,齊魯戰于炊鼻,林雍羞為顏鳴,右下苑何 忌取其耳。苑子之御曰:「視下。」顧苑子刜,林雍,斷其足, 鑋而乘于他車以歸。按:《正義》既斷其足而云「鑋」,知鑋 是一足行也。

定公十四年,吳伐越,越子句踐禦之,陳于檇李,大敗 之。靈姑浮以戈擊闔廬,闔廬傷將指,取其一屨,按註 其足,大指見斬,遂失屨姑浮取之。

《吳越春秋》:「吳入郢,求昭王所在,日急。申包胥乃之于 秦求救。楚晝馳夜趨,足踵蹠劈,裂裳裹膝,鶴倚哭于 秦庭。」

越王念「《復吳讎》,非一旦也。苦身勞心,夜以接日,目臥 則攻之以蓼,足寒則責之以水,冬常抱冰,夏還握火, 愁心苦志,懸膽於戶,出入嘗之,不絕於口。」

《淮南子人間訓》:「越王句踐一決獄不辜,援龍淵而切 其股,血流至足以自罰也,而戰武士必其死。」

《瀨鄉記》:「老子足蹈二五。」

《抱朴子》:「老君足下有八卦。」

《莊子德充符篇》:魯有兀者叔山無趾,踵見仲尼。仲尼 曰:「子不謹,前既犯患若是矣,雖今來何及矣?」無趾曰: 「吾惟不知務而輕用吾身,吾是以亡足。今吾來也,猶 有尊足者存,吾是以務全之也。夫天無不覆,地無不 載,吾以夫子為天地,安知夫子之猶若是也?」孔子曰: 「丘則陋矣。夫子胡不入乎?請講以所聞。」無趾出,孔子 曰:「弟子勉之。夫無趾,兀者也,猶務學以復補前行之 惡,而況全德之人乎!」

《韓子外儲說篇》:孔子相衛,弟子子皋為獄吏刖人,足 所跀者守。門人有惡孔子于衛君者,衛君欲執孔子, 孔子走,弟子皆逃,子皋從出門。跀危引之而逃之門 下室中。子皋問跀危曰:「『吾不能虧主之法令,而親刖 子之足,是子報仇之時也。而子何故乃肯逃我』?跀危 曰:『吾斷足也,固吾罪當之,不可奈何。然方公之欲治』」 臣也,公憱然不悅,形於顏色,此臣之所以德公也。 《左傳》哀公十七年:「衛侯欲逐石圃,未及而難作。石圃 攻公,公闔門而請,弗許。踰于北方而墜折股。」

二十五年,衛侯為靈臺于籍圃,與諸大夫飲酒焉。褚 師聲子韤而登席,公怒,辭曰:「臣有疾,異於人,若見之, 君將」之,是以不敢。公愈怒,大夫辭之不可。褚師出, 公戟其手曰:「必斷而足。」按《注》,足有創疾。

《禮記·祭義》:樂正子春下堂而傷其足,數月不出,猶有 憂色。門弟子曰:「夫子之足瘳矣,數月不出,猶有憂色, 何也?」樂正子春曰:「善!如爾之問也。吾聞諸曾子:父母 全而生之,子全而歸之,可謂孝矣;不虧其體,不辱其 身,可謂全矣。故君子頃步而弗敢忘孝也。今予忘孝 之道,予是以有憂色也。一舉足而不敢忘父母,一出」 言而不敢忘父母,是故道而不徑,舟而不遊,不敢以 先父母之遺體行。殆

《戰國策》:智氏帥韓、魏以圍趙襄子于晉陽,決晉水以 灌晉陽城。智伯出行水,韓康子御,魏桓子驂乘。智伯 曰:「始吾不知水之可亡人之國也,乃今知之。」汾水利 以灌安邑,絳水利以灌平陽。魏桓子肘韓康子,康子 履,魏桓子躡其踵。

《淮南子修務訓》:「楚欲攻宋,墨子聞而悼之,自魯趨而 十日十夜,足重繭而不休息,裂衣裳裹足至于郢,見 楚王曰:『臣見王之必傷義而不得宋』。」于是公輸般設 攻宋之械,墨子設守宋之備,九攻而墨子九卻之。 《史記孫武子傳》:「孫臏嘗與龐涓俱學兵法。龐涓既事 魏,得為惠王將軍,而自以為能不及孫臏,乃陰使召

孫臏。臏至,龐涓恐其賢于己,疾之,則以法刑斷其兩
考證.svg
足而黥之,欲隱勿見。」

《戰國策》:蘇秦讀書欲睡,引錐自刺其股,血流至足。 《史記商鞅傳》:「鞅西入秦,因景監以求見孝公,語事良 久,弗聽。罷而孝公怒景監曰:『子之客,妄人耳』。景監以 讓衛鞅,鞅請復見孝公。公與語,不自知膝之前于席 也。」

《秦本紀》:「武王有力好戲,與孟說舉鼎絕臏。」

《平原君傳》:平原君趙勝者,趙之諸公子也,封于東武 城。平原君家樓臨民家,民家有躄者槃散行汲,平原 君美人居樓上,臨見大笑之。明日躄者至平原君門 請曰:臣聞君之喜士,士不遠千里而至者,以君能貴 士而賤妾也。臣不幸有罷癃之病,而君之後宮臨而 笑臣,臣願得笑臣者頭。平原君笑應曰:「諾。」躄者去,平 原君笑曰:「觀此豎子,乃欲以一笑故殺吾美人,不亦 甚乎!」終不殺。居歲餘,賓客、門下舍人稍稍引去。平原 君怪之,曰:「勝所以待諸君者,未嘗敢失禮,而去者何 多也?」門下一人前對曰:「以君之不殺笑躄者,以君為 愛色而賤士耳。」於是平原君乃斬笑躄者美人頭,自 造門進躄者,因謝焉。其後門下乃復稍稍來。

《韓子外儲說篇》:「鄭人有且置履者,先自度其足而置 之。其坐至之市而忘操之,已得履,乃曰:『吾忘持度』。遂 不得履。人曰:『何不試之以足』?」曰:「寧信度,無自信也。」 《史記蔡澤傳》:「澤魋顏蹙齃,膝攣。」按注:「攣,兩膝曲也。」 《燕世家》:「燕王喜伐趙,自將偏軍隨之。將渠引燕王綬 止之,王蹴之以足,將渠泣曰:『臣非以自為為王也』。」 《戰國策》,荊軻見燕太子。太子再拜而跪。膝下行。流涕。 有頃而後言。

《漢書高祖本紀》:「高祖左股有七十二黑子。」

沛公西過高陽,酈食其為里監門,曰:「諸將過此者多, 吾視沛公大度。」乃求見沛公。沛公方踞床,使兩女子 洗。師古曰洗洗足也酈生不拜,長揖曰:「足下必欲誅無道,秦 不宜踞見長者。」於是沛公起,攝衣謝之,延上坐。 項羽欲與漢王獨身挑戰。漢王數羽十罪,羽大怒,伏 弩射中漢王。漢王傷胸,乃捫足曰:「虜中吾指。」漢王病 創臥。張良彊,請漢王起行勞軍,以安士卒,毋令楚乘 勝。漢王出行,軍疾甚,因馳入成皋。

《韓信傳》:信平齊,請自立為假王。當是時,楚方急圍漢 王于滎陽,使者至,發書,王大怒,罵曰:「吾困於此,旦暮 望而來佐我,乃欲自立為王!」張良、陳平伏後躡漢王 足,因附耳語曰:「漢方不利,寧能禁信之自王乎?」 《史記齊悼惠王傳》:「灌嬰在滎陽,聞魏勃本教齊王反, 既誅呂氏,罷齊兵,使使召責問魏勃,勃曰:『失火之家, 豈暇先言大人而後救火乎』!」因退立,股戰而栗,恐不 能言者,終無他語。灌將軍熟視笑曰:「人謂魏勃勇,妄 庸人耳,何能為乎!」乃罷魏勃。

《漢書灌夫傳》:「田蚡取燕王女為夫人,列侯宗室皆往 賀,酒酣,蚡起為壽,坐皆避席,伏已,竇嬰為壽,獨故人 避席,餘半膝席。」蘇林曰下席而膝半在席上也如淳曰以膝跪席上也夫行酒 至,蚡蚡膝席曰:「不能滿觴。」夫怒,因嘻笑曰:「將軍貴人 也。」畢之。

《韓安國傳》:「田蚡死,安國行丞相事,引墮車蹇。」上欲用 安國為丞相,使使視蹇甚,迺更以平棘侯薛澤為丞 相。安國病免,數月,瘉,復為中尉。

《張湯傳》:湯所愛史魯謁居,病臥閭里主人,湯自往視 病,為謁居摩足。湯常排趙王,趙王怨之,上書告湯大 臣史謁居有病,湯至為摩足,疑與為大奸。事下廷尉。 《李陵傳》:昭帝遣陵故人隴西任立政等三人俱至匈 奴招陵,單于置酒賜漢使者。立政等見陵未得私語, 即目視陵,而數數自循其刀環握其足,陰諭之言可 還歸漢也。

《史記滑稽傳》:東郭先生久待詔公車,貧困飢寒,衣敝 履不完,行雪中,履有上無下,足盡踐地,道中人笑之, 東郭先生應之曰:「誰能履行雪中,令人視之,其上履 也,其履下處,乃似人足者乎?」

《淮南子人間訓》:塞上之人有善術者,家富良馬。其子 好騎,墮而折其髀。人皆弔之,其父曰:「此何不遽為福 乎?」居一年,胡人大入塞,丁壯者引弦而戰,近塞之人 死者十九。此獨以跛之故,父子相保。

《西京雜記》:廣川王發欒書冢,棺柩明器朽爛無餘。有 一白狐,見人驚走,左右擊之不能得,傷其左腳。其夕 王夢一丈夫,鬚眉盡白,來謂王曰:「何敢傷吾左腳?」乃 以杖叩王左腳,王覺腳腫痛生瘡,至死不差。

《漢書。宣帝本紀》:「帝足下有毛,臥居,數有光耀。」

《後漢書耿弇傳》:張步攻弇,與劉歆等合戰,弇自引精 兵大破之,飛矢中弇股,以佩刀截之,左右無知者。 《嚴光傳》:光與光武同遊學,及光武即位,乃遣使聘至, 引光入,論道故舊,相對累日,因共偃臥,光以足加帝 腹上。明日,太史奏客星犯御坐甚急,帝笑曰:「朕故人 嚴子陵共臥耳。」

《馬援傳》:「援擊先零羌,中矢貫脛,帝以璽書勞之。二十 四年,援征五溪,進營壺頭。賊乘高守隘,水疾,船不得上。會暑甚,士卒多疫死,援亦中病,遂困。乃穿岸為室, 以避炎氣。賊每升險鼓譟,援輒曳足以觀之,左右哀 其壯意,莫不為之流涕。」

《李固傳》:「固足履龜文。」按注「足履龜文者二千石,見相 書。」

《黃昌傳》:初,昌為州書佐,其婦歸寧於家,遇賊被獲,遂 流轉入蜀,為人妻,其子犯事,乃詣昌自訟,昌疑母不 類蜀人,因問所由,對曰:「妾本會稽餘姚戴次公女,州 書佐黃昌妻也。妾嘗歸家,為賊所略,遂至於此。」昌驚 呼前謂曰:「何以識黃昌邪?」對曰:「昌左足心有黑子,常 自言當為二千石。」昌乃出足視之,因相持悲泣,還為 夫婦。

《向栩傳》:「栩常於竈北坐板床上,如是積久,板乃有漆 裹足指之處。」

《楊彪傳》:彪守尚書令,曹操誣以欲圖廢置,奏收下獄。 孔融見操曰:「楊公四世清德,今殺無辜,誰不解體?」操 遂出彪。彪見漢祚將終,遂稱腳攣,不復行。

《東觀漢記》:「淳于恭養兄崇孤兒,教誨學問,時不如意, 輒呼責,數以捶自擊其脛,欲感之,兒慚負,不敢復有 過。」

《會稽先賢傳》:「賀劭為人美容止,與人交久益敬之。在 官府常著韤,希見其足。」 《江表傳》:「孫策攻笮融,為流矢所中,傷股,不能乘馬,因 自輿還。」

《蜀志諸葛亮傳》註:《魏略》曰:「亮在荊州,以建安初與潁 川石廣元、徐元直、汝南孟公威等俱遊學。三人務於 精熟,而亮獨觀其大略。每晨夜從容,常抱膝長嘯而 謂三人曰:『卿三人仕進,可至刺史郡守也』。三人問其 所至,亮但笑而不言。」

《先主傳》註:《九州春秋》曰:備住荊州數年,嘗於表坐起 至廁,見髀裏肉生,慨然流涕。還坐,表怪問備,備曰:「吾 常身不離鞍,髀肉皆消。今不復騎,髀裏肉生。日月若 馳,老將至矣,而功業不建,是以悲耳。」

《馬超傳》註《典略》曰:「超討郭援,為飛矢所中,乃以囊囊 其足而戰。」

《關羽傳註蜀記》曰:羽初出軍圍樊,夢豬嚙其足,語子 平曰:「吾今年衰矣,然不得還。」

《秦宓傳》:「吳張溫來聘,宓至,溫問曰:『天有足乎』?宓曰:『有 《詩》云:『天步艱難,之子不猶』。若其無足,何以步之』?」 《魏志賈逵傳》註《魏略列傳》:「楊沛為長社令,時曹洪賓 客在縣界,徵調不肯如法,沛撾折其腳。」

《蘇則傳》:則拜侍中,與董昭同寮,昭嘗枕則膝臥,則推 下之曰:「蘇則之膝,非佞人之枕也。」

方技,《周宣傳》:「文帝以宣為中郎屬。太史嘗有問宣曰: 『吾昨夜夢見芻狗,其占何也』?宣答曰:『君欲得美食耳』。 有頃出行,果遇豐膳。後又問宣:『昨夜復夢見芻狗,何 也』?宣曰:『君欲墮車折腳,宜戒慎之』。頃之,果如宣言。復 語宣曰:『皆夢芻狗,而其占不同,何也』?宣曰:『芻狗者,祭 神之物,故君始夢當得飲食也。祭祀既訖,則芻狗為』」 車所轢,故當「墮車折腳」也。

《鍾繇傳》:「繇有膝疾,拜起不便朝見,使載輿車虎賁舁, 上殿就坐。」

《朱建平傳》:建平善相馬,文帝將出,取馬外入,建平曰: 「此馬之相,今日死矣。」帝將乘馬,馬惡衣香,囓文帝膝, 帝大怒,即便殺之。

《張郃傳》:「諸葛亮出岐山,詔張郃督諸將西至略陽。亮 還保祁山,郃追至木門,與亮軍交戰,飛矢中郃右膝, 薨。」註「《魏略》曰:亮軍退,司馬宣王使郃追之。郃曰:『軍法, 圍城必開出路,歸軍勿追』。宣王不聽,郃不得已遂進。 蜀軍乘高布伏,弓弩亂發,矢中郃髀。」

《魏略》:「北丁零有馬脛國,聲似鴈鶩,從膝脛以下生馬 蹄,走疾於馬。」

《吳志孫峻傳》註:《吳書》曰:「留贊,字正明,會稽長山人。少 為郡吏,與黃巾賊帥吳桓戰,手斬得桓贊,一足被創, 遂屈不伸。然性烈,好讀兵書及三史,每覽古良將戰 攻之勢,輒對書獨歎,因呼諸近親謂曰:『今天下擾亂, 英豪並起,歷觀前世富貴,非有常人,而我屈躄在閭 巷之間,存亡無以異。今欲割引吾足,幸不死而足伸, 幾復見用,死則已矣』。」親戚皆難之。有間,贊乃以刀自 割其筋,血流滂沱,氣絕良久。家人驚怖,亦以既爾,遂 引伸其足。足伸創愈,以得蹉步。凌統聞之,請與相見, 甚奇之,乃表薦贊,遂被試用,有戰功。

《晉書王濟傳》:帝嘗與濟弈棋,而孫皓在側,謂皓曰:「何 以好剝人面皮?」皓曰:「見無禮于君者則剝之。」濟時伸 腳局下,而皓譏焉。

《武元楊皇后傳》:后臨終,枕帝膝曰:「叔父駿女,男引有 德色,願陛下以備六宮。」帝流泣許之,崩於帝膝。 《拾遺記》:石崇屑沉水之香如塵末,布象床上,使所愛 者踐之,無跡者賜以珍珠百琲,有跡者節其飲食,令 身輕弱。故閨中相戲曰:「爾非細骨輕軀,那得百琲珍 珠《晉書。陶侃傳》:侃率周訪等擊杜弢,弢將王貢挑戰,侃 遙謂之曰:「杜弢為益州吏,盜用庫錢,卿本佳人,何為 隨之也?天下寧有白頭賊乎?」貢初橫腳馬上,侃言訖, 貢斂容下腳,辭色甚順。

《王恭傳》:「劉牢之輕騎襲恭,恭敗,單騎奔曲阿。恭久不 騎,乘髀生瘡,不能復去。曲阿人殷確以船載之,湖浦 尉收之,以送京師。」

《習鑿齒傳》:鑿齒以腳疾廢于里巷,及襄陽陷于苻堅, 堅素聞其名,與道安俱輿而至焉。既見與語,大悅之, 賜遺甚厚。又以其蹇疾與諸鎮書:「昔晉氏平吳,利在 二陸,今破漢南,獲士裁一人有半耳。」

《世說》:王劉與桓公共至覆舟山看。酒酣後,劉牽腳加 桓公頸,桓公甚不堪,舉手撥去。既還,王長史語劉曰: 「伊詎可以形色加人不?」

庾玉臺,希之弟也。希誅,將戮玉臺。玉臺子婦,宣武弟 桓豁女也。徒跣求進,閽禁不內,女厲聲曰:「是何小人, 我伯父門不聽我前。」因突入號泣請曰:「庾玉臺常因 人腳短三寸,當復能作賊不?」宣武笑曰:「婿故自急。」遂 原玉臺一門。

《晉書索紞傳》:紞善術數,功曹張邈嘗奉使詣州,夜夢 狼啖一腳。紞曰:「腳肉被啖為卻字。」會東虜反,遂不行。 《陶潛傳》:「潛嗜酒,與刺史王弘歡宴,窮日,潛無履,弘顧 左右為之造履,左右請履度,潛便于坐伸腳令度焉。 弘要之還州,問其所乘,答云:『素有腳疾,向乘籃輿,亦 足自反』。乃令一門生二兒共轝之。」

《搜神記》:「衡農字剽卿,東平人也。少孤,事繼母至孝。常 宿於他舍,值風雷,頻夢虎嚙其足。農呼妻相出於庭, 叩頭三下,屋忽然而壞,壓死者三十餘人,惟農夫妻 獲免。」

《良常仙系記》:陸修靜:「蹠有重輪,足有雙踝。」

《涼州記》:「隱王張美人,色美艷,出家為道。呂隆逼之,張 捘門樓,雙股頓折,口誦經,色自若,俄而死。」

《蓮社高賢傳》:「尊者佛馱邪舍至沙勒國,羅什乃從學 阿毗曇論、十誦律。什隨母反龜茲,師遂留止行化。後 十年,師東至龜茲,盛弘法化。羅什在姑臧,遣信要之。 師恐國人止其行,取清水以藥投之,咒數十言,與弟 子洗足,即夜便發。比旦行數百里,追之不及。問:『弟子 何所覺邪』?答曰:『唯聞疾風流馨,兩目有淚』。師又咒水」 洗足乃止。

《宋書朱修之傳》:「修之為左民尚書,後墜車折腳,辭尚 書,領宗憲太僕,以腳疾不堪獨行,特給扶侍。」

《南史始安王遙光傳》:遙光生而躄疾,高帝謂不堪奉 拜祭祀,欲封其弟。武帝諫,乃以遙光襲爵,位中書郎, 足疾不得同朝例,常乘輿自望賢門入。遙光多忌,人 有餉履者以為戲己,大被嫌責。劉繪嘗為牋云:「智不 及葵。」亦以忤旨。

《南齊書王慈傳》,慈患腳,世祖敕王晏曰:「慈在職未久, 既有微疾,不堪朝,又不能騎馬,聽乘車在仗」,後江左 來少例也。以疾從閑任,轉冠軍將軍、司徒左長史。 《傅琰傳》,琰遷尚書右丞,遭母喪,鄰家失火,延燒琰屋, 琰抱柩不動,鄰人赴救,乃得俱全,股髀間已被煙焰。 《梁書王僧辯傳》,僧辯為竟陵太守,屬侯景反,僧辯西 就世祖,及荊、湘疑貳,軍師失律,世祖命僧辯統軍討 之。僧辯以竟陵部下猶未盡來,意欲待集然後上。世 祖以為遷延不肯去,大怒,按劍厲聲曰:「卿憚行邪?」因 斫之,中其左髀,流血至地。

《三國典略》:侯景左足上有肉瘤,狀似龜。戰應剋捷,瘤 則隱起分明。如其不勝,瘤則低下。及奔敗,瘤陷肉中。 王僧辯平侯景,或謂僧辯曰:「朝士來者,孰當先至?」僧 辯曰:「其周弘正乎。」俄而弘正與弟弘讓自投迎軍,僧 辯甚喜,謂之曰:「公可坐膝上。」弘正對曰:「可謂加諸膝 也,老夫何足當之。」

《南史陰子春傳》,子春遷梁秦刺史,身服垢污腳,數年 一洗,每洗則失財敗事。云「在梁州以洗足,致梁州敗 香案牘。」陶弘景右膝有數十黑子,作七星文。

《北齊書。徐之才傳》,有人患腳跟腫痛,諸醫莫能識。之 才曰:「蛤精疾也。」由乘船入海,垂腳海中。疾者曰:「實曾 如此。」之才為之剖得蛤子二,大如榆莢。

《三國典略》:「後周盧昌期祖英伯反,宇文神舉討平之。 神舉以英伯壯節,欲令寬赦,軍人已割其髀肉如鵝 卵矣。英伯顏色不變,遂遣誅之。」

《海山記》:隋文帝時,楊素有戰功,煬帝傾意結之。文帝 崩,素謂百官曰:「大行遺詔立帝,有不從者戮于此。」左 右扶帝上殿,帝足弱欲倒者數四,不能上。素下去,左 右以手扶接帝,帝援之乃上,百官莫不嗟嘆。

《隋唐嘉話》:英公勣與單雄信俱臣李密,結為兄弟。密 既亡,雄信降王世充,勣來歸國。世充既平,雄信將就 戮,英公請之不得,泣而退。雄信曰:「我固知汝不了此。」 勣曰:「平生誓共為灰土,豈敢念生。但以身已許國,義 不兩遂。雖死之,顧兄妻子何如?」因以刀割其股,以肉 啖雄信曰:「示無忘前誓。」雄信食之不疑類雋馬周初入京,至灞上逆旅,數公子飲酒不之顧。 周即市斗酒,濯足于旁,眾異之。

《唐書姚崇傳》:崇始為同州,張說以素憾諷趙彥昭劾 崇。及當國,說懼,潛詣岐王申款。崇他日朝參趨出,崇 曳踵為有疾狀。帝詔問之,對曰:「臣損足。」曰:「『無甚痛乎』? 曰:『臣心有憂,痛不在足』。問以故,曰:『岐王陛下愛弟張 說輔臣,而密乘車出入王家,恐為所誤,故憂之。於是 出說相州』。」

《郭子儀傳》:田承嗣傲狠不軌,子儀嘗遣使至魏,承嗣 西望拜,指其膝謂使者曰:「茲膝不屈於人久矣,今為 公拜。」

《傳信記》:安祿山初為張韓公帳下走使之吏,韓公常 令祿山洗足,韓公腳下有黑點子,祿山因洗腳而竊 窺之,韓公顧笑曰:「黑子,吾貴相也,獨汝窺之,亦能有 之乎?」祿山曰:「某賤人也,不幸兩足皆有比將軍者,黑 而加大,竟不知此何祥也。」韓公奇而觀之,益親厚之, 約為義兒,為加寵焉。

《畫墁錄》:汾陽王足掌有黑子。一日使渾咸寧洗足,咸 寧捧玩久之,王曰:「何也?」對曰:「瑊也,足亦有之。」王使跣 而視之,哂曰:「不迨,吾謂渾中壽也。」

《類雋》:浮圖圓靜者,年八十餘,嘗為史思明將,驍悍絕 倫。既執,力士椎其脛不能折,罵曰:「豎子,折人腳且不 能。」乃曰:「健兒!」因自置其足,折之,且歎曰:「敗吾事,不得 見洛城流血。」

《唐書賈直言傳》:直言父道沖,以藝待詔。代宗時,坐事 賜鴆。將死,直言紿其父曰:「當謝四方神祇。」使者少怠, 輒取鴆代。飲迷而踣,明日毒潰足而出,夕乃蘇。帝憐 之,減父死,俱流嶺南,直言由是躄。

《酉陽雜俎》:永泰初,豐州烽子暮出,為党項縛入西蕃 易馬。蕃將令穴肩骨,貫以皮索,以馬數百蹄配之,經 半歲,馬息一倍,蕃將賞以羊革數百。因轉近牙帳,贊 普子愛其了事,遂令執纛左右,有剩肉餘酪與之。又 居半年,因與酪肉,悲泣不食。贊普問之,云:「有老母頻 夜夢見。」贊普頗仁,聞之悵然,夜召帳中語云:「蕃法嚴, 無放還例。我與爾馬有力者兩匹,于某道縱爾歸,無 言我也。」烽子得馬極騁,俱乏死,遂晝潛夜走。數日後, 為刺傷足,倒磧中。忽有風吹物,窸窣過其前,因攬之 裹足,有頃不復痛,試起步走如故。經信宿,方及豐州 界。歸家母尚存,悲喜曰:「自失爾我,唯念《金剛經》,寢食 不廢,以祈見爾。今果其誓。」因取經拜之,縫斷亡數幅, 不知其由。子因道磧中傷足事,母令解足視之,所裹 瘡物乃數幅經也。其瘡亦愈。

大曆中,東都天津橋有乞兒,無兩手,以右足夾筆寫 經乞錢。欲書時,先再三擲筆,高尺餘,未曾失落。書跡 官楷,手書不如也。

《獨異志》:唐大曆中,萬年尉侯彝者,好俠尚義,常匿國 賊。御史推鞫,理窮,終不言賊所往。御史曰:「賊在汝右 膝蓋下。」彝遂揭階磚,自擊其膝蓋,翻示御史曰:「賊安 在?」

《大唐新語》:「孟景休事親以孝聞。丁母憂,哀毀逾禮,殆 至滅性。及葬,時屬寒跣履霜,腳指皆墮,既而復生如 初。」

《酉陽雜俎》:元和末,鹽城腳力張儼,遞牒入京,至宋州, 遇一人,因求為伴。其人朝宿鄭州,因謂張曰:「君受我 料理,可倍行數百。」乃掘二小坑,深五六寸,令張背立, 垂足坑口,針其兩足。張初不知痛,又自膝下至骭,再 三捋之,黑血滿坑中。張大覺舉足輕捷,纔午至汴。復 要于陝州宿,張辭力不能。又曰:「君可暫卸膝蓋骨,且 無所苦,當日行八百里。」張懼,辭之。其人亦不強。乃曰: 「我有事,須暮及陝。」遂去。行如飛,頃刻不見。

《錄民》膝不朽,埋之,百二十年化為人。

《天中記》:馬希範二腳,左右長尺餘,謂之「龍腳。」人或誤 觸,則終日頭痛。

《北夢瑣言》:唐吳行魯尚書,彭州人,少年事內官西門 軍容,小心畏慎,每夜溫溲溺器以奉之,深得中尉之 意。一日為洗足,中尉以足下文理示之曰:「如此文理, 爭教不作十軍容使?」行魯拜曰:「此亦無憑,某亦有之。」 執廝僕之役,乃脫屨呈之,中尉歎美謂曰:「汝但忠孝, 我終為汝成之。」爾後假以軍職,除彭州刺史,為盧耽 相公西川行軍司馬。禦蠻有功,歷東西川、山南三鎮 節旄。除《西川制》云:「為命代之英雄,作人中之祥瑞。」譏 之也。

《五代史呂琦傳》:廢帝立,待琦甚厚。琦與李崧欲與契 丹通和,帝大怒,崧惶恐拜謝拜無數。琦足力乏,不能 拜而止。帝曰:「呂琦彊項,肯以人主視我邪?」琦曰:「臣素 病羸,拜而乏,容臣少息。」頃之,喘定,奏曰:「陛下以臣等 言,非罪之可也,屢拜何益?」帝意稍解。

辟寒:「藍采和,常衣破藍衫六銙,黑木腰帶,一腳著靴, 一腳跣。冬則臥雪中,氣出如蒸。」

《宋史侯益傳》:「益,汾州平遙人。祖父以農為業。唐光化 中,李克用據太原,益以拳勇隸麾下,從莊宗攻大名先登,擒軍校,擢為馬前直副兵馬使,征劉守光,先登 遷軍使。破洺州,為機石傷足,莊宗親以藥傅其瘡。」 《清異錄》:「溫韜少無賴,拳人幾死,市魁將送官謝過魁 前,拜逾數百,魁釋之。韜每念之,以為恥。既貴達,拍金 薄」搭膝帶之,曰:「聊酬此膝。」

《宋史孝義傳》:「祁暐字坦之,萊州膠水人。淳化三年進 士,歷度支員外郎,直集賢院。天禧中,出知濰州。母卒, 葬于州城之南。暐既解官,就墳側構小室,號泣守護, 蔬食經六冬,墮足二指。有白烏白兔馴擾墳側。州人 異之,以狀聞。」

《劉遇傳》:遇鎮滑州,晨興方對客,足有炙瘡痛,其醫謂 火毒未去,故痛不止。遇即解衣取刀割瘡至骨,曰:「火 毒去矣。」談笑如常時,旬餘乃差。

《忠義黃友傳》:友體貌英偉,膽雄萬夫,謀畫機密,出人 意表。嘗語子弟曰:「天下承平日久,武事玩弛,萬一邊 書告警,馬革裹尸,乃吾素志。他日收吾骸,足心黑子 為識也。」其忠誠許國,根於天性如此。

《東坡志林》:方李憲用事時,士大夫或奴事之,穆衍孫 路至為執袍帶。王中正盛時,俞充至令妻執板而歌, 以侑中正飲。若此類不可勝數。而彭孫本以劫盜招 出,氣凌公卿。韓持國至詣其第,出妓飲酒,酒酣,慢持 國,持國不敢對。然常為李憲濯足,曰:「太尉足何其香 也?」憲以足踏其頭曰:「奴諂我不太甚乎!」

《老學菴筆記》:晁以道為明州船場日,日平旦,具衣冠 焚香占一卦。一日,有士人訪之,坐間小雨,以道語之 曰:「某今日占卦,有折足之象,然非某也,客至者當之, 必驗無疑,君宜戒之。」士人辭去,至港口,踐滑而仆,脛 幾折,療治累月乃愈。

《游宦紀聞》:秦會之當軸:「吾鄉姚德臨能篆書,秦喜之, 許授以文資。未降旨,會之招飲,姚喜忘其敬,不覺振 股,以此惡之。尋令充樞密院效士,辨驗篆文而已。」 《畫墁錄》:「劉伯壽少年,有老人授以丹術。元豐二年冬, 予訪伯壽于嵩陽,時年七十四,同登峻極,行步如飛, 予奔喘不及,伯壽顧而笑曰:『年少乃爾耶』!袒露髀股 示」人皆肉皮裹骨,毛長數寸,扣之有聲,光彩爛然。 《暌車志》梅侍讀晚年躁于祿位而病足,常撫其足而 詈之曰:「是中有鬼,令我不至兩府者,汝也。」

《談圃》「蒲恭敏宗孟知鄆州日,有盜劫良民,使自掘地 倒埋之,觀其足動,以為戲樂。恭敏獲其黨,先剔去足 筋,然後置于法。」

《樂善錄》:「潭倅張著,奉時祀于南嶽。舊制,就壇設位,敷 席于地,陳籩豆牲醴之品。當敷席之際,著以一足指 畫。祀罷還府,墜馬折足而卒。」

《青箱雜記》:「解賓王仕至工部侍郎,為人方頤大口,敦 龐厚重,左足下有黑子,甚明大。」

《齊東野語》:賈師憲遠謫南荒,就紹興差官押送,則本 州推官沈士圭,攝山陰尉鄭虎臣也。鄭武弁嘗為賈 所惡,適有是役,遂甘心焉。賈臨行置酒,招二人祈哀 徼庇,云:向在維揚日,襄鄧間有人善相,一日來,值其 跣臥,因嘆息再三,私謂客曰:「相公貴極人臣,而足心 肉陷,是名猴形,恐異時不免有萬里行耳。」是知今日 竄逐之事,雖滿盈招咎,蓋亦有數存焉。

《泳化類編》:「明太祖時,整容匠杜衡,耑事上梳櫛修甲。 一日,上見其手足甲用佳紙裹而懷之。上問將何處 去,杜對曰:『聖體之遺,豈敢狼籍,謹將歸藏』。上曰:『汝如 何詐耶?前後吾指甲安在』?杜對:『見藏奉於家。上留杜, 命人往取甲。其家人從佛閣上取之,以朱匣盛,頓香 燭供其前。比奏,上大喜,謂其誠謹知禮,命為太常卿』。」 《明外史李時勉傳》:「時勉甫成童,即以顏、曾之學自勵。 冬寒以衾裹足,納桶中,刻苦誦讀。」

《甯直傳》:直知宿遷縣,有張謹妻朱氏,失金環釵釧,姑 撻之幾斃,其兄弟訴於直,直召朱氏問曰:「是日入汝 室者誰也?」曰:「惟出嫁小姑並鄰婦三人。」即命召至,蒙 其面,令坐帳中,伸足帳外,直忽呼隸曰:「此盜金鐶者, 大杖杖之。」一婦皇遽斂足,則小姑也。一訊而伏。 《李源傳》:源性至孝,母病痹,源製為軟輿,與婦共舁之, 游戲室中以為娛。源素有足疾,不良於行。女侍趨代 之,則曰:「吾非乏使,欲服勞,為少孝耳。且吾自勝之,無 所苦也。」

《見聞錄》:熊公尚書翀,孝廟呼熊鬍子而不名。一日奏 事,鼻帶液,詔曰:「鼻液乃膝寒耳。」命以公繡護膝,賜之 香案牘。李阿逢奔牛,以足脛置車下轢其骨皆折。阿 死,須臾復生,足亦如故。

辟寒:鐵腳道人嘗愛赤腳走雪中,興發則朗誦《南華 秋水篇》,嚼梅花滿口,和雪嚥之,曰:「吾欲寒香沁入腑 肺。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