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第020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二十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二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

 第二十卷目錄

 足部雜錄

 足部外編

 腹部彙考

  釋名釋形體

  析骨分經臍 腹

 腹部紀事

 腹部雜錄

人事典第二十卷

足部雜錄编辑

《易經履象》曰:「跛能履,不足以與行也。」

《噬嗑》初九:履校滅趾,無咎。按:程傳:「校,木械也。」其過小, 故履之于足,以滅傷其趾。

《賁》:初九,賁其趾,舍車而徒。《象》曰:「舍車而徒」,義弗乘也。 《咸》:初六,咸其拇。按:《本義》:拇,足大指也。咸以人身取象, 感於最下,咸拇之象也。

六二:咸其腓,凶,居吉。按《本義》:腓,足肚也。欲行則先自 動,躁妄而不能固守者也。

九三:咸其股,執其隨,往吝。按《本義》:股隨足而動,不能 自專者也。

《大壯》初九,壯于趾,征凶,有孚。按:《本義》,剛在下而進動 之物也。剛陽處下而當壯時,壯于進者也,故有此象。 《明夷》:六二,夷于左股,用拯馬壯,吉。按:《程傳》,股在脛足 上,於行之用不甚切。左又非便用者,手足之用右為 便。唯蹶張用左,「夷于左股」,謂傷害其行,不甚切也。 《夬》:初九,「壯于前趾」,往不勝為咎。

艮初六,艮其趾,無咎,利永貞。按:《本義》以陰柔居艮初, 為艮趾之象。占者如之則無咎。

六二,艮其腓,不拯其隨,其心不快。按:《本義》:六二居中 得正,既止其腓。三為限則腓所隨,過剛不中,以止乎 上。二雖中正而體柔弱,不能往而拯之,其心不快。 《說卦》九,震為足,巽為股。按《正義》:足能動用,故震為足。 股隨於足,則巽順之謂。《大全》丘氏曰:足在下而動,股 兩垂而下。震陽動於下為足,巽陰兩開於下為股。項 氏曰:「足動股隨雷風相與也。」

《詩經小雅采菽章》:「赤芾在股,邪幅在下。」按:注:「脛本曰 股。邪,幅,偪也。邪纏于足,如今行縢,所以束脛在股下 也。」按:《大全》:鄭氏曰:「幅束其脛,自足至膝,故曰在下。」 《書經說命》:「若跣弗視地,厥足用傷。」

《禮記·曲禮》:「主人與客讓登,主人先登,客從之,拾級聚 足,連步以上,上于東階則先右足,上于西階則先左 足。」足,毋躄。執主器,操幣圭璧,行不舉足,車輪曳 踵。按注:踵,腳後也。執器而行,但起其前而曳引其踵, 如車輪之運於地,故曰「車輪曳踵。」

《檀弓》:「今之君子進人若將加諸膝。」

《王制》:「南方曰蠻,雕題交趾。」按:注:「交趾,足拇指相向也。」 按《正義》:蠻臥時頭向外而足在內而相交,故云交趾。 《玉藻》:「圈豚行不舉足。」按:注:圈,轉也。豚之言循,讀為上 聲。謂徐趨之法,當曳轉其足,循地而行,故云不舉足 也。「執龜玉,舉前曳踵,蹜蹜如也。」按注:踵,足後跟也。 舉足之時而曳其後跟,則行不離地,如有所循也。蹜 蹜,促狹之貌。龜玉皆重器,故敬謹如此。

《儀禮》:士相見禮:「若不言,立則視足,坐則視膝。」

《莊子駢拇》篇:「駢拇枝指,出乎性哉,而侈于德。是故駢 于足者,連無用之肉也;枝于手者,樹無用之指也。」 《荀子非相》篇:「人之所以為人者,非特二足無毛也,以 其有辨也。今夫猩猩形笑,亦二足無毛也。然而君子 啜其羹,食其胾。人之所以為人者,非特以二足無毛 也,以其有辨也。」

《楚辭·卜居》,漁父鼓枻歌曰:「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 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我足。」

《韓子揚權》篇:「腓大于股,難以趨走。」

《韓詩外傳》:「珠玉無足而至者,君好之也;士有足而不 至者,君不好也。」

《風俗通俗說》:夔一足。謹按《呂氏春秋》:魯哀公問於孔 子:「樂正夔一足,信乎?」孔子曰:「昔者舜以夔為樂正,始 治六律,和均五聲,以通八風,而天下服。重黎又薦能 為音者,舜曰:『夫樂,天地之精,得失之節,故惟聖人為 能』。」和樂之本,夔能和之,平天下若夔一足矣。故曰:夔 一足,非一足行。

《說文》:髀,股外也。股髀也。脛胻也,足在下也。

《漢雋》繭,足下起皮如繭也,言遠行。

《續博物志》:「腳弱病,用杉木為桶濯足,排樟腦兩股間, 以腳掤繫定,月餘即效。」

《集異志》:「後周保定三年,有人產子,兩足指如獸爪。人 足不當有爪,而有爪者將至攫人之變也。」

《誠齋雜記》:杜牧詩云:「鈿尺裁量減四分,纖纖玉筍裹 輕雲。五陵年少欺他醉,笑把花前出畫裙。」若曰纖纖 玉筍,似此時已纏足矣。

《瑯嬛記》:「本壽問于母曰:『富貴家女子必纏足,何也』?」其母曰:「吾聞之聖人重女而使之不輕舉也,是以裹其 足,故所居不過閨閾之中,欲出則有帷車之載,是無 事于足者也。聖人如此防閑,而後世猶有桑中之行, 臨邛之奔。范雎曰:『裹足不入秦』。用女喻也。」

足部外編编辑

《述異記》:「秦漢間,俗說盤古氏頭為東岳,腹為中岳,左 臂為南岳,右臂為北岳,足為西岳。」

《香案牘》:孟岐嘗云:「見周公旦抱成王以朝于周廟。」岐 時侍周公陞壇公上,岐以手摩成王足,周公以玉笏 遺岐,岐常寶執。岐漢武帝時人

《拾遺記》:「昭王夢羽人綠囊,中有續脈明丸、補血精散」, 王即請此藥,貯以玉缶,緘以金繩,王以塗足,則飛天 地萬里之外,如遊咫尺之內。

《列仙傳》:漢武帝巡泰山,稷丘君冠章甫,擁琴來拜曰: 「陛下勿上,上必傷足。」及上數里,右足指果折。上諱之, 故但祠而還。

《集異志》:漢武帝與群臣宴未央殿,方食黍,忽聞語云: 老臣尋覓不見,梁上有一公,長九寸,拄杖僂步。帝問 之,公下稽首不言,自仰視屋,俯指帝腳,忽然不見。問 東方朔,朔對曰:「其名為藻,兼水木之精也,夏巢林,冬 潛河。陛下興造宮室,斬伐其居,故來訴耳。仰視屋者, 殿名未央也;俯視腳者,腳足也。願工足于此也。」帝為 此暫止。

腹部彙考编辑

釋名:

《釋形體》
编辑

「腹」,複也,富也。腸胃之屬,以自裹盛復于外,複之其中 多品,似富者也。

臍。劑也。腸端之所限劑也。

自臍以下曰水。腹小,汋所聚也。又曰:「少腹。」少,小也,比 于臍以上為小也。

陰,蔭也。言所在蔭翳也。

《析骨分經》
编辑

《臍》
编辑

屬任脈兩旁,屬足少陰腎經。

《腹》
编辑

臍上下為腹中。屬任脈。兩旁屬足少陰腎經,小腹屬 足厥陰肝經。

腹部紀事编辑

《莊子·馬蹄》篇:「赫胥氏之時,民含哺而熙,鼓腹而遊。」 《帝王世紀》:「紂刳孕婦之腹中,以觀其胎。」

《左傳宣公二年》:「宋人以兵車百乘,文馬百駟,贖華元 于鄭,半入華元逃歸宋城,華元為植巡功,城者謳曰: 『睅其目,皤其腹,棄甲而復』。」按《疏》:「皤是腹之狀,腹以大 為異,故為大腹也。」

十二年,楚子圍蕭,還無社。與司馬卯言,號申叔展。叔 展曰:「有麥麴乎?」曰:「無。」「有《山鞠》窮乎?」曰:「無。」「河魚腹疾,奈 何?」曰:「目于眢井而拯之。」

《國語》:叔魚生,其母視之曰:「是鳶肩而牛腹,必以賄死。」 《吳越春秋》:子胥掘平王之墓,出其尸,鞭之三百,左足 踐其腹,右手決其目。

《史記范雎傳》:「伍子胥橐載而出昭關,夜行晝伏,至于 陵水,無以餬其口,膝行匍匐,稽首肉袒,鼓腹吹箎,乞 食于吳市,卒興吳國,闔閭為伯。」

《史記外戚傳》:「故魏王宗家女魏媼,生薄姬。魏豹立為 魏王,而魏媼內其女於魏宮。漢王擊虜魏王豹,而薄 姬輸織室。漢王入織室,見薄姬有色,召而幸之。薄姬 曰:『昨暮夜,妾夢蒼龍據吾腹,高帝曰:『此貴徵也,吾為 汝成之。一幸生男,是為代王』』。」

《後漢書嚴光傳》:「光與光武同遊學,及光武即位,乃遣 使聘至,車駕即日幸其館。光臥不起,帝即其臥所撫 光腹曰:『咄咄子陵,不可相助為理邪』?光又眠不應。良 久,乃張目熟視曰:『昔唐堯著德,巢父洗耳,士故有志, 何至相迫乎』?帝曰:『子陵,我竟不能下女邪』?于是升輿 嘆息而去。復引光入,論道舊故,相對累日。帝從容問光曰:「朕何如昔時?」對曰:「陛下差增于往。」因共偃臥,光 以足加帝腹上。明日,太史奏客星犯御坐甚急。帝笑 曰:「朕故人嚴子陵共臥耳。」

《東平王蒼傳》,蒼腰帶十圍。永平十一年,帝遣使手詔 曰:「日者問東平王,處家何等最樂,王言為善最樂。其 言甚大,副是腰腹矣。」

《邊韶傳》:韶以文學知名,教授數百人。韶口辯,曾晝日 假臥,弟子私嘲之曰:「邊孝先,腹便便,懶讀書,但欲眠。」 韶潛聞之,應時對曰:「邊為姓,孝為字。腹便便,五經笥, 但欲眠,思經事。」

《獨異志》:「東漢趙伯翁嘗晝寢,群孫戲其腹上,內七李 於臍中,李至爛,流汁出。其家謂其將死。後李核出而 無患。」

《洞冥記》:「北極種火之山有明莖草,夜如金燈,折枝為 炬,照見鬼物之形。仙人甯封常服此草,於夜暝時,轉 見腹光通外。」

《英雄記鈔》:「董卓既死,暴卓尸於市。卓素肥,膏流浸地, 草為之丹。守尸吏暝以為大炷,致卓臍中以為燈,光 明達旦。」

《魏志管輅傳》正元二年:「『弟辰謂輅曰:大將軍待君意 厚,冀當富貴乎』?輅長嘆曰,吾自知有分直耳,天與我 才,不與我年壽,吾腹無三壬,此不壽之徵。」

《吳志孫皓傳》寶鼎三年:「春二月,以左右御史大夫丁 固孟仁為司徒、司空。」《吳書》曰:初,固為尚書,夢松樹 生其腹上,謂人曰:「松字十八公也。後十八歲,吾其為 三公乎?」卒如夢焉。

《世說》:郝隆七月七日出日中仰臥,人問其故,答曰:「我 曬腹中書耳。」

「張華既貴,有少時賓客來候之,華與共飲,九醞為酣 暢,其夜醉眠。張常飲此酒,眠輒使人左右轉倒。其夜 客別,忘敕左右,而左右依常為張公轉側。至明起,友 人猶不起,視之,酒果穿腹流床下滂沲。」 《晉書周顗傳》:「顗字伯仁,安東將軍浚之子也。性寬裕 而友愛過人,王導甚重之,嘗枕顗膝而指其腹曰:『卿 此中何所有也』?」答曰:「此中空洞無物,然足容卿輩數 百人。」導亦不以為忤。

《世說》:劉真長始見王丞相,時盛暑之月,丞相以腹熨 彈碁局,曰:「何乃渹?」劉既出,人問:「見王公云何?」劉曰:「未 見他異,唯聞作吳語耳。」

郗太尉在京口,遣門生與王丞相書,求女婿。丞相語 郗:「信,君往東廂下任意選之。」門生歸,白郗曰:「王家諸 郎,亦皆可嘉,聞來覓女婿,咸自矜持。唯有一郎,在東 床上坦腹臥,如不聞。」郗公云:「正此好。」訪之,乃是逸少, 因嫁女與焉。

《搜神記》:「淮南書佐劉雅,夢見青蜥蜴從屋落其腹內, 因苦腹痛病。」

《搜神後記》:「天竺人佛圖澄,永嘉四年來洛陽,善誦神 咒,役使鬼神。腹傍有一孔,常以絮塞之,每夜讀書,則 拔絮孔中出光,照于一室。平旦至流水側,從孔中引 出五臟六腑,洗之訖,還內腹中。」

《南史齊太祖高皇帝本紀》,蒼梧王屢欲害帝,常率數 十人直入領軍府。時暑熱,帝晝臥裸袒,蒼梧立帝于 室內,畫腹為射的,自引滿將射之。帝神色不變,斂板 曰:「老臣無罪。」蒼梧左右王天恩諫曰:「領軍腹大是佳, 射堋而一箭便死,後無復射,不如以雹箭射之。」乃取 雹箭,一發即中帝臍。蒼梧投弓大笑曰:「此手何如?」 《北齊書安德王延宗傳》:延宗,文襄第五子也。幼為文 宣所養,年十二,猶騎置腹上,令溺己臍中,抱之曰:「可 憐,止有此一箇。」

《隋書元胄傳》:蜀王秀之得罪,胄坐與交通,除名。煬帝 即位,齊州刺史上官政坐事徙嶺南,將軍丘和亦以 罪廢。胄與和有舊,嘗酒酣,謂和曰:「上官政,壯士,今徙 嶺南,得無大事乎?」因自拊腹曰:「若是公者,不徒然矣。」 《唐書安祿山傳》:祿山晚益肥,腹緩及膝,奮兩肩若挽, 牽者乃能行,作胡旋舞帝前,乃疾如風。帝視其腹曰: 「胡腹中何有而大?」答曰:「惟赤心耳。」

《傳信記》:元宗嘗坐朝,以手指上下按其腹。朝退,高力 士進曰:「陛下向來數以手指按其腹,豈非聖體小不 安邪?」上曰:「非也。吾昨夜夢遊月宮,諸仙娛以上清之 樂,寥亮清越,殆非人間所聞也。吾回以玉笛尋之,盡 得之矣。坐朝之際,慮忽遺忘,故懷玉笛,時以手指上 下尋非不安。」

《賢弈》:申王有肉疾,腹垂至骭,每出則以百練束之,至 暑月,嘗骭息不可過。元宗詔南方取冷蛇,長數尺,色 白,不螫人,執之冷如握冰。申王腹有數約,夏月置于 約中,不復覺煩暑。

《獨異志》:唐大曆中,萬年尉侯彝者,好俠尚義,常匿國 賊。御史推鞫,理窮終不言賊所往。即以鏊貯烈火,置 其腹上,煙火熢𤊹,左右皆不忍視。彝叫曰:「何不加炭?」 御史奇之,奏聞代宗,貶為瑞州高安尉。

《五代史·范延光傳》:延光嘗夢大蛇自臍入其腹,半入而掣去之,以問門下術士張生,張生贊曰:「蛇,龍類也。 龍入腹中,王者之兆也。」延光以其言為然,由是頗畜 異志。

《畫墁錄》:郭祖微時與馮暉同里閈,相善也,椎埋無賴, 靡所不至,既而各竄赤籍。一日有道士見之,問其能, 曰:「吾業雕刺。」二人因令刺之,馮以臍作甕,中作鴈數 隻,戒曰:「爾於臍自愛」,鴈出甕,乃亨顯之時也。寒食,馮 之婦得麻鞋數雙,密藏之,將以作節,馮搜得之,蒱博 醉歸臥門外,其婦勃然曰:「節到也,如何辦得?」馮徐捫 腹曰:「休說辦不辦,且看甕裏飛出。」鴈後馮秉旄,鴈自 甕中累累而出。

《道山清話》:章子厚與蘇子瞻少為莫逆交。一日,子厚 坦腹而臥,適子瞻自外來,摩其腹以問子瞻曰:「『公道 此中何所有』?子瞻曰:『都是謀反底家事』。子厚大笑。」 《調謔編》:東坡一日退朝,食罷捫腹徐行,顧謂侍兒曰: 「『汝輩且道是中何物』?一婢遽曰:『都是文章』。坡不以為 然。又一人曰:『滿腹都是機械』。坡亦以為未當。至朝雲 乃」曰:「學士一肚皮不合時宜。」坡捧腹大笑。

《畫墁錄》:神廟博涉多識,聞一該十,每發疑難,迥出眾 人意表,故講官每以進講為難,退而相語曰:「今日又 言行過也。」黃履與蘇子由以手捫其腹曰:「予腹每趍 講,未嘗不汗出也。」

《獨醒雜志》:樞密孫公抃生數日,患臍風,已不救。家人 乃盛以盤合,將棄諸江,道遇老媼曰:「兒可活。」即與俱 歸,以艾炷灸臍下,遂活。

《誠齋雜記》:楊玠娶崔季讓女。崔家富圖籍,殆將萬卷。 成婚之後,頗亦游其書齋。既而告人曰:「崔氏書被人 盜盡,曾不知覺。」崔遽令檢之,玠叩腹曰:「已藏之經笥 矣。」

《明廷雜記》:「徐武寧、王達率兵于吳江,有一貨食者,知 武寧號令嚴肅,凡軍人取民食皆斬之。遂證一軍人 強食其麪,意其以財賂己而求免也,聞于帳下。武寧 雖知其誣,力執其事,剖腹視之,果無有。遂殺貨食者, 如彼軍人之刑。」

《明外史軒輗傳》:「輗為人孤峭,遇人無賢否,拒不與接。 為按察使,嘗飲同僚家,歸撫其腹曰:『此中皆贓物也』。」 《祝萃傳》:「吳昂累遷福建僉事。福寧有訟妻殺夫者,獄 成,昂疑有冤,禱諸神,夢一兒據人腹,初不解,密察之, 聞里人有杜腹子者,與其夫行賈,昂曰:『得無是乎』?捕 訊之,遂服,妻得釋。」

《賢奕》,成化壬辰三月,鷹揚衛巡捕官捉一僧人,領一 男子,可十七八,腹中能語。人問之,腹中應答可怪。及 觀醫書治奇疾方,有人腹中有物作聲,隨人言語,謂 之「應聲蟲」,當服雷丸自愈,則知乃疾也,非怪也。 《珍珠船》列禦寇墓,在鄭郊。胡生家貧,有茶酒輒祭禦 寇祠,以求聰慧。忽夢一人刀劃其腹,以一卷書置于 心腑,及覺,乃能詩。

腹部雜錄编辑

《易經明夷》六四,入于左腹,獲明夷之心,于出門庭。按 程《傳》:「入腹謂其交深也。」按《本義》,「左腹者幽隱之處。」 《說卦》,坤為腹。按:注:腹藏諸陰,大而容物。又離,其于人 也為大腹。按《注》離中虛,故于人為大腹。

《老子安民章》:「虛其心,實其腹。」

《檢欲章》聖人,為腹不為目。

《淮南子說林訓》:「臨江河者不為之多飲,期滿腹而已。」 《說文》:「腹,厚也。」

唐子:「人君以江海為腹,山為面,如此則下不知其量, 畏而懷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