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第024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二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二十四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二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

 第二十四卷目錄

 形貌部彙考

  書經洪範

  禮記玉藻

  周禮地官

  靈樞經陰陽二十五人篇

  淮南子墬形訓

  方言形貌雜釋

  釋名釋姿容

  博物志五方人民

  酉陽雜俎身中諸神

  空同子南北異形

 形貌部總論

  荀子非相篇

  賈誼新書容經

  後漢書郎顗傳

  論衡骨相篇

  新論命相篇

  鹿門隱書論牛首鳥身

  冊府元龜姿表 儀貌 形貌 狀貌

 形貌部藝文一

  短人賦          漢蔡邕

  相論           魏曹植

  卞和畫像賦        晉傅咸

  相經序          梁劉峻

  三胡賦         北魏繁欽

  有宋右諫議大夫贈開府儀同三司太師中書

  令兼尚書令魏國韓公國華真贊

              宋歐陽修

  王元之畫像贊敘       蘇軾

  楊襄毅公像贊      明李維楨

 形貌部藝文二

  嘲崔左丞         唐省吏

  與趙神德互嘲        梁寶

  與歐陽詢互嘲      長孫無忌

  嘲長孫無忌        歐陽詢

  嘲李叔慎賀蘭僧伽杜善賢  劉行敏

  歇後           封抱一

  嘲武懿宗         張元一

  又嘲            前人

  嘲趙璘           薛能

  詠王給事         蔣貽恭

  詠傴背子          前人

  與釋惠江互謔       程紫霄

  與李榮互謔        僧法軌

  廣州三樵歌        無名氏

  嘲傴僂人         無名氏

  京洛語          無名氏

  臨川野老自贊       元吳澂

  題楊竹西高士小像     僧淨慧

  贈相士          明張宣

  張君為余貌小像二一野服一冠裳皆肖戲賦

  一律效長慶體        沈瓚

人事典第二十四卷

形貌部彙考编辑

《書經》
编辑

《洪範》
编辑

二,五事,一曰貌,貌曰恭,恭作肅。

貌澤水也。大全問貌如何屬水。朱子曰:容貌光澤,故屬水。問視聽言:動比洪範五事,動是貌否。如動,容貌之謂曰思也。在裏了動容貌,是外面底心之動便是思。

《禮記》
编辑

《玉藻》
编辑

凡行容惕惕。

惕惕,直而且疾也。謂行於道路則然,蓋回枉則失容。舒緩則近惰也。

廟中齊齊,朝廷濟濟翔翔。

齊齊,收持嚴正之貌。濟濟,威儀詳整也。翔翔,張拱安舒也。

君子之容舒遲,見所尊者齊遫。

舒遲,閑雅之貌。齊如夔夔,齊栗之齊遫者,謹而不放之謂。見所尊者,故加敬。

足容重,手容恭。

重不輕舉移也。恭無慢弛也。

目容端,口容止。

無睇視,不妄動。

聲容靜,頭容直。

無或噦咳,欲其靜也。無或傾顧,欲其直也。

氣容肅。

似不息者。

立容德。

應氏謂中立不倚,儼然有德之氣象。

色容莊,坐如尸。

莊矜,持之貌也。坐如尸,見曲禮。

燕居告溫溫。

詩言溫溫,恭人燕居之時,與告語於人之際。則皆欲其溫和。所謂居不容寬,柔以教也。

凡祭,容貌顏色,如見所祭者。

大全嚴陵方氏曰:孝子之祭也,退而立,如將受命。蓋容貌如見所祭者也。已徹而退,敬齊之,色不絕於面。蓋顏色如見所祭者也。

喪容纍纍,色容顛顛,視容瞿瞿梅梅,言容繭繭。

此皆居喪之容。纍纍,羸憊失意之貌。顛顛,憂思不舒之貌。瞿瞿,驚遽之貌。梅梅,猶昧昧。瞻視不審,故瞿瞿梅梅然也。繭繭,猶綿綿。聲氣低微之貌也。

戎容暨暨,言容詻詻,色容厲肅,視容清明。

此皆軍旅之容。暨暨,果毅之貌。詻詻,教令嚴飭之貌。顏色欲其嚴厲。而莊肅,視瞻欲其瑩澈而明審。

立容辨卑,毋諂。

立之容,貶卑者不為矜高之態也。雖貴貶損卑,降而必貴。於正若傾,側其容柔媚,其色則流於諂矣。故戒以毋諂焉。

頭頸必中,山立。

頭容欲立如山之嶷然,不搖動也。

時行。

當行則行。

盛氣顛實揚休。

顛讀為填。塞之填實滿也。揚讀為陽,休與煦同氣體之充也。言人當養氣,使充盛填實於內,故息之出也,若陽氣之煦,物其來無窮也。

玉色。

玉無變色,故以為顏色無變。動之喻。大全嚴陵方氏曰:既曰立容,又曰山立,既曰色容,又曰玉色者,蓋山立玉色,則言其形狀之如山玉,非止於容而已。

《周禮》
编辑

《地官》
编辑

保氏養國子以道,乃教之六儀,一曰祭祀之容,二曰 賓客之容,三曰朝廷之容,四曰喪紀之容,五曰軍旅 之容,六曰車馬之容。

訂義鄭鍔曰:祭祀有祼獻薦徹之儀。其容欲穆穆皇皇,賓客有拜迎揖遜之儀。其容欲嚴恪矜莊。朝廷則踧踖如也,鞠躬如也,其容欲其濟濟蹌蹌。喪紀則有臨喪之容。軍旅則有介胄不拜之容。車馬則有不內顧,不親指之容。國子異時,從事於宗廟,朝廷之上詎可不素教之哉。

《靈樞經》
编辑

《陰陽二十五人篇》
编辑

木形之人比於上角,似乎蒼帝。其為人蒼色,小頭長 面,大肩背直。身小手足,好有才。勞心少力,多憂勞於 事。能春夏,不能秋冬。感而病生。

木主東方,其音角,其色蒼。故木形之人,當比之上角。似於上天之蒼帝。色蒼者,木之色蒼也。頭小者,木之顛小也。面長者,木之體長也。肩背大者,木之枝葉繁生,其近肩之所闊大也。身直者,木之體直也。小手足者,木之枝細而根之分生者小也。此自其體而言耳。好有才者,木隨用而可成材也。力小者,木易動搖也。內多憂而外勞於事者,木不能靜也。耐春夏者,木春生而夏長也。不耐秋冬者,木至秋冬而彫落也。故感而病生焉。此自其性而言耳。

火形之人,比於上徵,似於赤帝。其為人赤色,廣銳 面,小頭好肩背,髀腹小手足行安。地疾心行搖肩背, 肉滿有氣。輕財少信,多慮見事明。好顏急心,不壽。暴 死。能春夏,不能秋冬。秋冬感而病生。

火主南方,其音徵,其色赤。故火形之人,似于上天之赤帝。色赤者,火之色赤。脊肉也。廣者,火之中勢熾而大也。面銳頭小者,火之炎上者,銳且小也。好肩背髀腹者,火之自下而上,光明美好也。手足小者,火之旁及者,其勢小也。行安地者,火從地而起也。疾心者,火勢猛也。行搖者,火之動象也。肩背肉滿者,即廣也。有氣者,火有氣勢也。此自其體而言耳。輕財者,火性易發,而不聚也。少信者,火性不常也多慮,而見事明者,火性通明而旁燭也。好顏者,火色光明也。急心者,火性急也。不壽暴死者,火性不久也。此自其性而言耳。耐春夏者,木火相生之時,不耐秋冬者,火畏涼寒也。故秋冬感而病生焉。

土形之人,比于上宮。似于上古黃帝。其為人黃色,圓 面大頭,美肩背。大腹美股,脛小手足多肉。上下相稱,行安重舉,足浮安。心好利人。不喜權勢,善附人也。能 秋冬,不能春夏。春夏感而病生。

中央主土,其音宮,其色黃。故土形之人,比于上宮,似于上古之黃帝。曰上古者,以別于本帝也。色黃者,土之色黃也。面圓者,土之體圓也。頭大者,土之高阜也。肩背美者,土之體厚也。腹大者,土之闊充也。股脛美者,充于四體也。小手足者,土溉四旁至四末而土氣漸微也。多肉者,土主肉也。上下相稱者,土豐滿也。行安重者,土體安重也。舉足浮者,土揚之則浮也。此自其體而言耳。安心者,土性靜也。好利人者,土以生物為德也。不喜權勢,善附人者,土能藏垢納污,不棄賤趨貴也。耐秋冬者,土得令也。不耐春夏者,受木剋而土燥也。故春夏感而病生焉。此自其性而言耳。

金形之人,比于上商,似于白帝。其為人方面,白色,小 頭小肩。背小腹小,手足如骨。發踵外骨,輕身清廉。急 心靜悍。善為吏,能秋冬,不能春夏。春夏感而病生。

西方主金,其音商,其色白。故金形之人,比于上商,似于上天之白帝。面方者,金之體方也,色白者,金之色。白也。頭腹肩背俱小者,金質收斂,而不浮大也。小手足如骨發,踵外骨輕者,金體堅剛而骨勝也。身清廉者,金之體冷而廉潔不受污也。此自其體而言耳。急心靜悍者,金質靜而性銳利也。善為吏者,有斧斷之才也。秋冬者,金水相生之時。不能春夏者,受木火之制也。故春夏感而病生焉。此自其性而言耳。

水形之人,比于上羽,似于黑帝。其為人黑色,面不平, 大頭,廉頤小。肩大腹動,手足發行,搖身下尻。長背延 延然。不敬畏善,欺紿人戮死,能秋冬,不能春夏。春夏 感而病生。

北方主水,其音羽,其色黑。故水形之人,比于上羽,似于上天之黑帝。色黑者,水之色黑也。面不平者,水面有波也。頭大者,水面平闊也。頤乃腎之部,廉頤者,如水之清濂也。小肩大腹者,水體之在下也。動手足者,水流于四旁也。發身搖者,水動而不靜也。下尻長者,足太陽之部如水之長也。背主督脈,背延延然,太陽之水,上通于天也。水懦弱,民狎而玩之。則多死焉。故人不敬畏而善欺紿人也。戮死者多因戮力勞傷而死,蓋水質柔弱,而不宜過勞也。秋冬者,金水相生之時,春時木洩水氣,夏時火熯水涸也。故春夏感而病生焉。

《淮南子》
编辑

《墬形訓》
编辑

土地各以其類生,是故山氣多男,澤氣多女,障氣多 喑,風氣多聾,林氣多癃,木氣多傴,岸下氣多腫,石氣 多力,險阻氣多癭,暑氣多夭,寒氣多壽,谷氣多痹,丘 氣多狂,衍氣多仁,陵氣多貪。輕土多利,重土多遲,清 水音小,濁水音大,湍水人輕,遲水人重,中土多聖人。 皆象其氣,皆應其類。故南方有不死之草,北方有不 釋之冰,東方有君子之國,西方有形殘之尸。寢居直 夢,人死為鬼,磁石上飛,雲母來水,土龍致雨,燕鴈代 飛。蛤蟹珠龜,與月盛衰,是故堅土人剛,弱土人肥,壚 土人大,沙土人細,息土人美,耗土人醜。食水者善游 能寒,食土者無心而慧,食木者多力而慧,食草者善 走而愚,食葉者有絲而蛾,食肉者勇敢而悍,食氣者 神明而壽,食穀者知慧而夭。不食者不死而神。凡人 民禽獸,萬物貞蟲,各有以生,或奇或偶,或飛或走,莫 知其情,唯知通道者,能原本之。

東方川谷之所注,日月之所出,其人兌形小頭,隆鼻 大口,鳶肩企行,竅通于目,筋氣屬焉,蒼色主肝,長大 早知而不壽;其地宜麥,多虎豹。

南方,陽氣之所積,暑濕居之,其人修形兌上,大口決 胔,竅通于耳,血脈屬焉,赤色主心,早壯而夭;其地宜 稻,多兕象。

西方高土,川谷出焉,日月入焉,其人面末僂,修頸GJfont 行,竅通于鼻,皮革屬焉,白色主肺,勇敢不仁;其地宜 黍,多旄犀。

北方幽晦不明,天之所閉也,寒水之所積也,蟄蟲之 所伏也,其人翕形短頸,大肩下尻,竅通于陰,骨幹屬 焉,黑色主腎,其人惷愚,禽獸而壽;其地宜菽,多犬馬。 中央四達,風氣之所通,雨露之所會也,其人大面短 頤,美鬚惡肥,竅通于口,膚肉屬焉,黃色主胃,慧聖而 好治;其地宜禾,多牛羊及六畜。

《方言》
编辑

《形貌雜釋》
编辑

GJfont,嫽好也。青徐海岱之間曰GJfont。或謂之嫽。好凡通語 也。

嫽今通呼小姣。潔喜好者為嫽GJfont

朦厖,豐也。自關而西,秦晉之間,凡大貌謂之朦。或謂 之厖。豐其通語也。趙魏之郊,燕之北,鄙凡大人謂之 豐人。燕記曰:豐人杼首。杼首,長首也。楚謂之GJfont,燕謂之杼。燕趙之間,言圍大謂之豐。

GJfont,窕豔美也。吳楚衡淮之間曰娃。南楚之外曰GJfont。 宋衛晉鄭之間曰艷,陳楚周南之間曰窕。自關而西, 秦晉之間,凡美色或謂之好,或謂之窕。故吳有館娃 之宮,桼娥之臺,秦晉之間,美貌謂之娥,美狀為窕,美 色為艷,美心為窈。

GJfont言娞,GJfont也。娥言娥,娥也。窕言閑,都也。艷言光,艷也。窈言幽,靜也。

GJfont,容也。自關而西,凡美容謂之奕。或謂之GJfont。宋衛 曰:GJfont。陳楚汝潁之間,謂之奕。

GJfont皆輕麗之貌,GJfont音葉。

GJfontGJfont泡盛也。自關而西,秦晉之間語也。陳宋 之間曰,江淮之間曰泡,秦晉或曰GJfont,梁益之間,凡 人言盛,及其所愛曰諱。其肥謂之GJfont

GJfontGJfont瑋也。渾們,渾肥滿也。呬,充壯也。麤大貌。泡肥洪張,貌肥GJfont多肉。

GJfont矲,短也。江湘之會謂之GJfont。凡物生而不長大,亦謂 之鮆。叉曰瘡。桂林之中謂短,矲矲通語也。東陽之間 謂之

今俗呼小,為,言視之,因名云。

《釋名》
编辑

《釋姿容》
编辑

姿,資也,資取也,形貌之稟,取為資本也。

容,用也,合事宜之用也。

妍,研也,研精于事宜,則無蚩繆也。蚩,癡也。

兩腳進曰行,行,抗也。抗足而前也。

徐行曰步,步,捕也。如有所伺捕,務安詳也。

疾行曰趨,趨赴也。赴所至也。

疾趨曰走,走奏也。促有所奏至也。

奔,變也。有急變奔赴之也。

仆,踣也。頓踣而前也。

超,卓也。舉腳有所卓越也。

跳,條也。如草木枝條,務上行也。

立,林也。如林木森然,各駐其所也。

騎,支也。兩腳枝別也。

乘,陞也。登亦如之也。

載,載也。在其上也。

擔,任也。任力所勝也。

負,背也。置項背也。

駐,株也。如株木不動也。

坐,挫也。骨節挫屈也。

伏,覆也。偃安也。

僵,正直GJfont然也。 側,逼也。

據,居也。

企啟,開也。目延疏之時,諸機樞皆開張也。

竦,從也。體皮皆從引也。

視,是也。察是非也。

聽,靜也。靜然後所聞審也。

觀,翰也。望之延頸翰翰也。

望,茫也。遠望茫茫也。

跪,危也。兩膝隱地,體危倪也。

跽,忌也。見所敬忌,不敢自安也。

拜于丈夫為跌。跌然屈折,下就地也。于婦人為扶,自 抽扶而上下也。

扳,翻也。連翻上及言也。

掣,制也。制頓之,使順己也。

牽,弦也。使弦急也。

引,演也。使演廣也。

掬,局也。使相局近也。

撮,捽也。暫捽取之也。

GJfont,叉也。五指俱往也。 捉,促也。使相促及也。

執,攝也。使畏攝己也。

拈,黏也。兩指翕之,黏著不放也。

柣,鐵也。其處皮薰,黑色如鐵也。

蹋,榻也。榻著地也。

批,裨也。兩相裨助共擊之也。

搏,博也。四指廣博,亦似擊之也。

挾,夾也。在旁也。

捧,逢也。兩手相逢以執之也。

懷,回也。本有去意,回來就己也。亦言歸也。來歸己也。 抱,保也。相親保也。

戴,載也。載之于頭也。

提,地也。臂垂所持近地也。

挈,結也。結朿也。朿持之也。

持,跱也。跱之于手中也。

操,抄也。手出其下之言也。

攬,斂也。斂置手中也。擁翁也,翁撫之也。

撫,敷也。敷手以拍之也。

拍,搏也。手搏其上也。摩娑,猶末殺也。手上下之言也。

蹙,遵也。遵迫之也。

踐,殘也。使殘壞也。

踖,藉也。以足藉也。

履,以足履之。因以名之也。

蹈,道也。以足踐之,如道路也。

,弭也。足踐之使弭服也。 躡,攝也。登其上使攝服也。

匍匐,小兒時也。匍猶捕也。藉索可執取之言也。匐,伏 也。伏地行也。人雖長大,及其求事,盡力之勤,猶亦稱 之。詩曰:凡民有喪,匍匐救之。是也。

偃,蹇也。偃息而臥,不執事也。

蹇跛,蹇也。病不能作事,今託病似此。而不宜執,事役 也。

望佯佯,陽也。言陽氣在上,舉頭高似,若望之然也。 沐,禿也。沐者,髮下垂。禿者,無髮。皆無上貌之稱也。 卦賣,卦掛也。自掛于市,而自賣。邊自可無慚色,言此 似之也。

倚簁,倚伎也。簁作清,簁也。言人多技巧,尚輕細,如簁 也。

窶數猶局縮,皆小意也。

齧掣掣卷,掣也。齧噬齧也。語說卷掣,與人相持齧也。 GJfont摘,猶譎摘也。如醫別人,GJfont知疾之。意見事者之稱 也。

貸騃者,貸言以物。貸予騃者,言必棄之。不復得也。不 相量事者之稱也。此皆見于形貌者也。

臥,化也。精氣變化不與覺時同也。

寐,謐也。靜謐無聲也。

寢權,假臥之名也。寢侵也。侵損事功也。

眠,泯也。無知泯泯也。

覺,告也。寤忤也。能與物相接忤也。

欠,嶔也。閤張其口,聲脣嶔嶔也。

啑,踕也。聲作踕而出也。

笑,鈔也。頰皮上鈔者也。

《博物志》
编辑

《五方人民》
编辑

東方少陽,日月所出,山谷清,其人佼好。

西方少陰,日月所入,其土窈冥,其人高鼻深目,多毛。 南方太陽,土下水淺,其人大口,多傲。

北方太陰,土平廣深,其人廣面縮頸。

中央四析風雨交,山谷峻,其人端正。

有山者採,有水者漁。山氣多男,澤氣多女。平衍氣仁, 高陵氣犯。叢林氣躄,故擇其所居。居在高中之平,下 中之高,則產好人。

山居之民多癭腫疾。由於飲泉之不流者,今荊南諸 山郡東多此疾。腫由踐土之無鹵者,今江外諸山縣 偏多此病也。

盧氏曰:不然也。在山南人有之北人,及吳楚無此病,蓋南出黑水,水土然也。如是不流泉井,界者尤無此病也。

《酉陽雜俎》
编辑

《身中諸神》
编辑

身神及諸神名異者。腦神曰:覺元。髮神曰:元華。目神 曰:虛監。鼻神曰:沖龍。舌神曰:始梁。

《空同子》
编辑

《南北異形》
编辑

北之土厚,故其人信。南之水廣,故其人智。土厚,故其 鼻隆。水廣,故其口閜。鼻隆,故北人不相。鼻口閜,故南 人不相。口信而偏,故其性戇智,而流故其性巧。

形貌部總論编辑

《荀子》

《非相篇》
编辑

相形不如論心,論心不如擇術;形不勝心,心不勝術; 術正而心順之,則形相雖惡而心術善,無害為君子 也。形相雖善而心術惡,無害為小人也。君子之謂吉, 小人之謂凶。故長短小大,善惡形相,非吉凶也。古之 人無有也,學者不道也。蓋帝堯長,帝舜短;文王長,周 公短;仲尼長,子弓短。昔者衛靈公有臣曰公孫呂,身 長七尺,面長三尺,焉廣三寸,鼻耳目具,而名動天下。 楚之孫叔敖,期思之鄙人也,突禿長左,軒較之下,而 以楚霸。葉公子高,微小短瘠,行若將不勝其衣然。白 公之亂也,令尹子西,司馬子期,皆死焉,葉公子高入 據楚,誅白公,定楚國,如反手耳,仁義功名善于後世。 故事不揣長,不揳大,不權輕重,亦將志乎心耳。長短 小大,美惡形相,豈論也哉。且徐偃王之狀,目可瞻焉。 仲尼之狀,面如蒙倛。周公之狀,身如斷菑。皋陶之狀, 色如削瓜。閎夭之狀,面無見膚。傅說之狀,身如檀鰭。伊尹之狀,面無須麋。禹跳湯偏。堯舜參牟子。從者將 論志意,比類文學邪。直將差長短,辨美惡,而相欺傲 邪。古者桀紂長巨姣美,天下之傑也。筋力越勁,百人 之敵也,然而身死國亡,為天下大僇,後世言惡,則必 稽焉。是非容貌之患也,聞見之不眾,論議之卑爾。今 世俗之亂君,鄉曲之儇子,莫不美麗姚冶,奇衣婦飾, 血氣態度擬于女子;婦人莫不願得以為夫,處女莫 不願得以為士,棄其親家而欲奔之者,比肩並起;然 而中君羞以為臣,中父羞以為子,中兄羞以為弟,中 人羞以為友;俄則束乎有司,戮乎大市,莫不呼天啼 哭,苦傷其今,而後悔其始,是非容貌之患也,聞見之 不眾,論議之卑爾。然則,從者將孰可也。

《賈誼·新書》编辑

《容經》
编辑

志有四興:朝廷之志,淵然清以嚴;祭祀之志,諭然思 以和;軍旅之志,怫然慍然精以厲;喪紀之志,漻然 然憂以湫。四志形中,四色發外,維如。志色之經也,容 有四起:朝廷之容,師師然翼翼然整以敬;祭祀之容, 遂遂然粥粥然敬以婉;軍旅之容,湢然肅然固以猛; 喪紀之容,怮然懾然若不還。容經也,視有四則:朝廷 之視,端GJfont平衡;祭祀之視,視如有將;軍旅之視,固植 虎張;喪紀之視,不GJfont垂綱。視經也,言有四術:言敬以 固,朝廷之言也;文言有序,祭祀之言也;屏風折聲,軍 旅之言也;言若不足,喪紀之言也。言經也,固頤正視, 平肩正背,臂如抱鼓。足間二寸,端面攝纓。端股整足, 體不搖肘,曰經立;因以微磬曰共立;因以磬折曰肅 立;因以垂佩曰卑立。立容也,共音恭下同坐以經立之容, 肘不差而足不跌,視平衡曰經坐,微俯視尊者之膝 曰共坐,仰首視不出尋常之內曰肅坐,廢首肘曰 卑坐。坐容也,跌徒結反與低同行以微磬之容,臂不搖掉,肩 不下上,身似不則,從然而任行。容也,掉徒弔反趨以微磬 之容,飄然翼然,肩狀若GJfont,足如射箭。趨容也,旋以微 磬之容,其始動也,穆如驚倏,其固復也,旄如濯絲。跘 旋之容也,倏式六反跘步般反跪以微磬之容,揄石而下,進左 而起,手有抑揚,各尊其紀。跪容也,拜以磬折之容,吉 事上左,凶事上右,隨前以舉,項衡以下,寧速無遲,背 項之狀,如屋之元。拜容也,元未詳拜而未起。伏容也,坐 乘以經坐之容,手撫式,視五旅,欲無顧,顧不過轂。小 禮動,中禮式,大禮下。坐車之容也,乘繩諡反下同立乘以經 立之容,右持綏而左臂詘,存劍之緯,欲無顧,顧不過 轂。小禮據,中禮式,大禮下。立車之容也,禮,介者不拜, 兵車不式,不顧,不言反,抑式以應,武容也。兵車之容 也,若夫立而跛,坐而蹁,體怠懈,志驕傲,視數顧,容 色不比,動靜不以度,妄咳唾疾言,嗟氣不順,皆禁也。 跛彼寄反又作跂去智反,蒲咳堅反足不正也。倉含反,數音朔,比毗志反,咳音慨,唾吐臥反。古者, 年九歲入就小學,蹍小節焉,業小道焉。束髮就大學, 蹍大節焉,業大道焉。是以邪放非辟無因入之焉。諺 曰:君子重襲,小人無由入;正人十倍,邪辟無由來。古 之人其謹於所近乎。詩曰:芃芃棫樸,薪之之,濟濟 辟王,左右趨之。此言左右日以善趨也。古者聖王,居 有法則,動有文章,位執戒輔,鳴玉以行。佩玉也,上有 蔥珩,下有雙璜,衝牙蠙珠,以約其間,琚瑀以雜之。行 以采齊,趨以肆夏,步中規,折中矩。登車則馬行而鸞 鳴,鸞鳴而和應,聲曰和,和則敬。故詩曰:和鸞雝雝,萬 福攸同。言動以紀度,則萬福之所聚也。故曰:明君在 位可畏,施舍可愛,進退可度,周旋可則,容貌可觀,作 事可法,德行可象,聲氣可樂,動作有文,言語有章,以 承其上,以接其等,以臨其下,以畜其民。故為之上者, 敬而信之,等者親而重之,下者畏而愛之,民者肅而 樂之。是以上下和協,而士民順一,故能綜攝其國,以 藩衛天子,而行義足法。夫有威而可畏謂之威,有儀 而可象謂之文。富不可為量,多不可為數。故詩曰:威 儀棣棣,不可選也。棣棣,富也;不可選,眾也。言接君臣 上下,父子兄弟,內外大小品事之各有容志也。子贛 由其家來謁於孔子,孔子正顏舉杖,磬折而立,曰:子 之大親毋乃不寧乎。放杖而立曰:子之兄弟亦得無 恙乎。曳杖倍而行,曰:妻子家中得無病乎。故身之倨 佝,手之高下,顏色聲氣,各有宜稱,所以明尊卑別疏 戚也。子路見孔子之背磬折舉哀,曰:唯由也見。孔子 聞之曰:由也,何以遺亡也。故過猶不及,有餘猶不足 也。語曰:況乎明王,執中履衡。言秉中適而據乎宜。故 威勝德則淳,德勝威則施。威之與德,交若糾纆。且畏 且懷,君道正矣。質勝文則野,文勝質則史,文質彬彬, 然後君子。

《後漢書·郎顗傳》编辑

《顗條便宜七事》
编辑

易傳曰:有貌無實,佞人也;有實無貌,道人也。寒溫為 實,清濁為貌。

《論衡》编辑

《骨相篇》
编辑

人曰命難知。命甚易知。知之何用。用之骨體。人命稟於天,則有表候於體。察表候以知命,猶察斗斛以知 容矣。表候者,骨法之謂也。傳言黃帝龍顏,顓頊戴午, 帝嚳駢齒,堯眉八采,舜目重瞳,禹耳三漏,湯臂再肘, 文王四乳,武王望陽,周公背僂,皋陶馬口,孔子反羽。 斯十二聖者,皆在帝王之位,或輔主憂世,世所共聞, 儒所共說,在經傳者較著可信。若夫短書俗記、竹帛 引文,非儒者所見,眾多非一。蒼頡四目,為黃帝史。晉 公子重耳仳脅,為諸侯霸。蘇秦骨鼻,為六國相。張儀 仳脅,亦相秦、魏。項羽重瞳,云虞舜之後,與高祖分王 天下。陳平貧而飲食不足,貌體佼好,而眾人怪之,曰: 平何食而肥。及韓信為滕公所鑒,免於鈇質,亦以面 狀有異。面狀肥佼,亦一相也。高祖隆準、龍顏、美鬚,左 股有七十二黑子。單父呂公善相,見高祖狀貌,奇之, 因以其女妻高祖,呂后是也,卒生孝惠帝、魯元公主。 高祖為泗上亭長,嘗告歸之田,與呂后及兩子居田。 有一老公過,請飲,因相呂后曰:夫人,天下貴人也。令 相兩子,見孝惠曰:夫人所以貴者,乃此男也。相魯元, 曰:皆貴。老公去,高祖從外來,呂后言於高祖。高祖追 及老公,止使自相。老公曰:鄉者夫人嬰兒相皆似君, 君相貴不可言也。後高祖得天下,如老公言。推此以 況一室之人,皆有富貴之相矣。類同氣鈞,性體法相 固自相似。異氣殊類,亦兩相遇。富貴之男娶得富貴 之妻,女亦得富貴之男。夫二相不鈞而相遇,則有立 死;若未相適,有豫亡之禍也。王莽姑正君許嫁,至期 當行時,夫輒死。如此者再,乃獻之趙王,趙王未取又 薨。清河南宮大有與正君父稚君善者,遇相君曰:貴 為天下母。是時,宣帝世,元帝為太子,稚君乃因魏郡 都尉納之太子,太子幸之,生子君上。宣帝崩,太子立, 正君為皇后,君上為太子。元帝崩,太子立,是為成帝, 正君為皇太后,竟為天下母,夫正君之相當為天下 母,而前所許二家及趙王,為無天下父之相,故未行 而二夫死,趙王薨。是則二夫、趙王無帝王大命,而正 君不當與三家相遇之驗也。丞相黃次公,故為陽夏 游徼,與善相者同車俱行,見一婦人年十七八,相者 指之曰:此婦人當大富貴,為封侯者夫人。次公止車, 審視之,相者曰:今此婦人不富貴,卜書不用也。次公 問之,乃其旁里人巫家子也,即娶以為妻。其後次公 果大富貴,位至丞相,封為列侯。夫次公富貴,婦人當 配之,故果相遇,遂俱富貴。使次公命賤,不得婦人為 偶,不宜為夫婦之時,則有二夫、趙王之禍。夫舉家皆 富貴之命,然後乃任富貴之事。骨法形體,有不應者, 則必別離死亡,不得久享介福。故富貴之家,役使奴 僮,育養牛馬,必有與眾不同者矣。僮奴則有不死亡 之相,牛馬則有數字乳之性,田則有種孳速熟之穀, 商則有居善疾售之貨。是故知命之人,見富貴於貧 賤,睹貧賤於富貴。案骨節之法,察皮膚之理,以審人 之性命,無不應者。趙簡子使姑布子卿相諸子,莫吉, 至翟婢之子無恤而以為貴。無恤最賢,又有貴相,簡 子後廢太子,而立無恤,卒為諸侯,襄子是矣。相工相 黥布,當先刑而乃王,後竟被刑乃封王。衛青父鄭季 與陽信公主家僮衛媼通,生青。在建章宮時,鉗徒相 之,曰:貴至封侯。青曰:人奴之道,得不笞罵足矣,安敢 望封侯。其後青為軍吏,戰數有功,超封增官,遂為大 將軍,封為萬戶侯。周亞夫未封侯之時,許負相之,曰: 君後三歲而入將相,持一有重字國秉,貴重矣,於人臣無 兩。其後九歲而君餓死。亞夫笑曰:臣之兄已代侯矣, 有如父卒,子當代,亞夫何說侯乎。然既已貴,如負言, 又何說餓死。指示我。許負指其口,有縱理入口,曰:此 餓死法也。居三歲,其兄絳侯勝有罪,文帝擇絳侯子 賢者,推亞夫,迺封條侯,續絳侯後。文帝之後六年,匈 奴入邊,乃以亞夫為將軍。至景帝之時,亞夫為丞相, 後以疾免。其子為亞夫買工官尚方甲楯五百被可 以為葬者,取庸苦之,不與錢。庸知其盜買官器,怨而 上告其子。景帝下吏責問,因不食,嘔血而死。當鄧通 之幸文帝也,貴在公卿之上,賞賜億萬,與上齊體。相 工相之曰:當貧賤餓死。文帝崩,景帝立,通有盜鑄錢 之罪,景帝考驗,通亡,寄死人家,不名一錢。韓太傅為 諸生時,借相工五十錢,與之俱入辟雍之中,相辟雍 弟子誰當貴者。相工指兒寬曰:彼生當貴,秩至三公。 韓生謝遣相工,通刺兒寬,結膠漆之交,盡筋力之敬, 徙舍從寬,深自附納之。寬嘗甚病,韓生養視如僕狀, 恩深踰於骨肉。後名聞於天下。兒寬位至御史大夫, 州郡承旨召請,擢用舉在本朝,遂至太傅。夫鉗徒、許 負及相鄧通、兒寬之工,可謂知命之工矣。故知命之 工,察骨體之證,睹富貴貧賤,猶人見盤盂之器,知所 設用也。善器必用貴人,惡器必施賤者,尊鼎不在陪 廁之側,匏瓜不在堂殿之上,明矣。夫尺書所載,世所 共見,皆有其實。稟氣於天,立形於地,察在地之形,以 知在天之命,莫不得其實也。有傳孔子相澹臺子羽、 唐舉占蔡澤不驗之文,此失之不審,何隱匿微妙之 表也。相或在內,或在外,或在形體,或在聲氣。察外者遺其內;在形體者,亡其聲氣。孔子適鄭,與弟子相失, 孔子獨立鄭東門。鄭人或問子貢曰:東門有人,其頭 似堯,其項若皋陶,肩類子產。然自腰以下,不及禹三 寸,GJfontGJfont若喪家之狗。子貢以告孔子,孔子欣然笑曰: 形狀末也。如喪家狗,然哉。然哉。夫孔子之相,鄭人失 其實。鄭人不明,法術淺也。孔子之失子羽,唐舉惑于 蔡澤,猶鄭人相孔子,不能具見形狀之實也。以貌取 人,失于子羽;以言取人,失于宰予也。

《新論》编辑

《命相篇》
编辑

命者,生之本也。相者,助命而成者也。命則有命不形 于形,相則有相而形于形。有命必有相,有相必有命。 同稟于天,相須而成也。人之命相,賢愚貴賤,修短吉 凶,制氣結胎。受生之時,其真妙者,或感五帝三光,或 應龍跡氣夢,降及凡庶,亦稟天命,皆屬星辰。其值吉 宿則吉,值凶宿則凶。受氣之始,相命既定,即鬼神不 能移改。而聖智不能迴也。華胥履大人之跡,而生伏 羲。女媧感瑤光貫日,而生顓頊。慶都與赤龍合,而生 唐堯。握登見大虹而生虞舜,修紀見洞流星而生夏 禹。夫都見白氣貫月而生殷湯。太任夢見長人而生 文王。顏徵感黑帝而生孔子。劉媼感赤龍而生漢祖。 薄姬感蒼龍而生文帝。微子感牽牛星,顏淵感中台 星,張良感狐星,樊噲感狼星,老子感火星,若此之類, 皆聖賢受天瑞相而生者也。相者或見肌骨,或見聲 色,賢愚貴賤,修短吉凶,皆有表診。故五岳崔嵬,有峻 極之勢,四瀆皎潔,有川流之形。五色鬱然,有雲霞之 觀,五聲鏗然,有鐘磬之音。善觀察者,猶風胡之別刃, 孫陽之相馬。覽其機妙,不亦難乎。伏羲日角,黃帝龍 顏,帝嚳戴肩,顓頊骿骭。堯眉八采,舜目重瞳。禹耳三 漏,湯肩二肘。文王四乳,武王齒,孔子返宇,顏回重 瞳。皋繇烏喙,若此之類,皆聖賢受天殊相,而生者也。 舜目重瞳,是至明之相。而項羽、王莽亦目重瞳子,越 王勾踐長頸烏喙,非善終之象。而夏禹亦長頸烏喙, 王莽之重瞳,譬駑馬有驥之一毛,而不可謂之驥也。 勾踐長頸烏喙,猶蛇有龍之一鱗,而不可謂之龍也。 爰及眾庶,皆有診相。故穀子豐下,叔興知其有後。衛 青方顙,黥徒明其富貴。亞夫縱理,許負見其餓死。羊 鮒聲豺,叔姬鑒其滅族。命相吉凶,懸之於天命,當貧 賤,雖富貴猶有禍患。命當富貴,雖欲殺之猶不能害。 夏孔甲畋於箕山,大風晦暝,入於人家。主人方乳,或 占之曰:後來而產,是子不勝。終必有殃。孔甲取之曰: 苟以為余子,誰敢殃之。子長,折薪斧,斬其左足。遂為 大閽。孔甲曰:嗚呼,有疾命矣。夫漢文以夢而寵鄧通, 相者占通當貧餓死,帝曰:能富在我,何謂貧乎。與之 銅山,專得冶鑄。後假衣食寄死人家。子文之生妘子, 棄之,虎乃乳之,遂收養焉。卒為楚相。褒離國王侍婢 有娠,王欲殺之,婢曰:氣從天來,故我有娠。及子之產, 捐豬圈中。豬以氣噓之,棄馬櫪中,馬復噓之。故得不 死。卒為夫餘之王。故善惡之命,若從天墮,若從地出, 不得以理數推,非可以智力要。今人不知命之有限, 而妄覬於多貪,命在於貧賤,而穿鑿求富貴,命在於 短,折而臨危求長壽,皆惑之甚者也。

《鹿門隱書》编辑

《論牛首鳥身》
编辑

或曰:神農牛首,蜚仲鳥身。信乎哉。曰:非形也,象也。夫 梟羊GJfont貐尚,猶類人況,聖賢也哉。

《冊府元龜》编辑

《姿表》
编辑

洪範五事,一曰貌。貌曰恭。是以八彩重瞳,表唐堯虞 舜之異,龍顏日角,彰漢高光武之奇。大勳既協于天 人,純粹必形于體貌。自繼統之外,代有其君,至若姿 表端莊,神明爽邁,方頤大口,龍顙鐘聲。或貴兆已形, 致異人之默識,或天光峻發,使外國以仰觀,亦有瞻 顧,非常。眉目如畫,挺神仙之骨格,儀鸞鳳之儀容,若 加之以才智,辯明器度,雄遠皆可亞真人之奇表,紹 有國之基局也。

《儀貌》
编辑

夫肖天地之形,體雲日之表,受最靈之氣,有繼明之 象。故天姿岐嶷,出乎自然。龍章粹和,發于異稟。是以 居主鬯之,重為天下之本。有以見容止,可度矣。 洪範五事,其二曰貌蓋。所謂發乎容止,著乎儀表者 也。矧乃託體霄極,毓質扃禁,粹靈攸蘊,光華允集。乃 有奇姿雋彩,孤標傑出。聳群庶之瞻仰,增藩戚之焜 燿。至或風度閒曠,舉措詳緩,威稜峻發,眄睞雄毅。斯 固有儀可象,望之儼然者,已其于稟肖魁怪,方牘所 記者亦備載云。

《形貌》
编辑

夫人之生也,稟形五行,肖類天地。故形為神之舍,貌 為精之華。發于至靈,彰乎遺體。乃有英姿偉量,奇骨 異表。魁岸磊落,端厚篤雅。頎長峻茂,雄毅挺特。蓋繇 夫氣幹中立,容止外著,出乎其類,敻然不群,為殊俗之聳。畏蒙時君之清,賞有儀可象于斯,為貴亦有器。 資眇小而識度宏,達同時異,派而形象克肖至千。苛 刻異狀,兆自襁褓。指物象而倫擬,推善惡以斯驗。布 在方策,咸足徵焉。

夫人之生也,鍾五行之秀,肖二儀之形。所稟雖同,厥 貌則異。乃有偶晉室之衰圮,幸中原之俶擾。保聚群 黨,僭竊位號。雖邪謀兇德,有亂於天常,而奇姿偉狀, 或同於人傑。斯所以資彼姦雄之氣,成其悖戾之咎。 耳故仲尼有言曰:以貌取人,失之子羽,是知取人之 道,不在乎形貌也明矣。

《狀貌》
编辑

夫四裔之人,各處其極。東西南北,咸有所稟。豈惟嗜 慾不同,抑亦形貌有異。蓋天意所以別族類也。或自 傳譯狀彼主帥,或因朝貢,驗彼使人,良史存之。亦圖 式之盛也。

形貌部藝文一编辑

《短人賦》
漢·蔡邕
编辑

侏儒短人,僬僥之後。出自外域,去俗歸義。慕化企踵,遂在中國。形貌有部,名之侏儒。生則象父,唯有晏子在齊辨勇,匡景拒崔,加刃不恐。其餘尪GJfont劣厥,僂窶嘖,怒語與人,相拒矇昧,嗜酒喜索罰,舉醉則揚聲。罵詈咨口,眾人患忌。難與並侶,是以陳賦,引譬比偶,皆得形象。誠如所語,其詞曰:

雄荊雞兮,鶩鷿鵜鶻。鳩鶵兮鶉鷃。冠戴勝兮啄木 兒,觀短人兮形若斯。蟄地蝗兮蘆螂且,繭中蛹兮蠶 蠕蠕。視短人兮形若斯,木門閫兮梁上柱。敝鑿頭兮 斷柯斧,鞞鼓兮補屨樸。脫椎枘兮擣薤杵,視短人 兮形如許。

《相論》
魏·曹植
编辑

世固有人身瘠而志立,體小而名高者,於聖則否。是 以堯眉八彩,舜目重瞳,禹耳參漏,文王四乳。然則世 亦有四乳者,此則駑馬一毛,似驥耳。宋臣有公孫呂 者,長七尺,面長三尺,廣三寸,若此之狀,蓋遠代而求, 非一世之異也。使形殊于外,道合其中,名震天下,不 亦宜乎。語云無憂而戚,憂必及之。無慶而歡,樂必隨 之。此心有先動,而神有先知。則色有先見也。故扁鵲 見桓公,知其將亡。申叔見巫臣,知其竊妻而逃也。

《卞和畫像賦》有序
晉·傅咸
编辑

先畫卞和之像者,雖其事在素定,見其涕血,殘刖之形,情以悽然。至臧文仲知柳下惠之賢,而不與立,卞和自刖以相證,相去遠矣。戲畫其像於卞子之旁,特赤其面以示猶有慚色。辭曰:

惟年命之遒短速,流光之有經,疾沒世而不稱,貴立 身而揚名。既銘勒於鐘鼎,又圖像於丹青。覽光烈之 攸畫,睹卞子之容形。泣泉流以雨下,灑血面而瀸纓。 痛兩趾之雙刖,心惻悽以傷情。雖髮膚之不毀,覺害 仁以偷生。向厥趾之不刖,孰夜光之見明。人之不同, 爰自在昔。臧知柳而不進和,殘軀以證璧。

《相經序》
梁·劉峻
编辑

夫命之與相,猶聲之與響。聲動乎幾響,窮乎應。雖壽 夭參差,賢愚不一,其間大較,可得聞矣。若乃生而神 睿,弱而能言,八彩光眉,四瞳麗目,斯實天姿之特,達 聖人之符表,洎乎日角月偃之奇,龍棲虎踞之美,地 鎮靜於城,纏天關運於掌。策金槌玉枕,磊落相望,伏 犀起,蓋隱轔交映,井宅既兼,食匱已實。抑亦帝王卿 相之明效也。及其深目長頸,頹顏蹙齃,蛇行鷙立,猳 喙鳥咮,筋不束體,血不華色,手無春荑之柔,髮有寒 蓬之悴,或先吉而後凶,或少長乎窮乏。不其悲歟,至 如姬公,凝負圖之容,孔父眇棲皇之跡。豐本知其有 後,黃中明其可貴其間。或躍馬膳珍,或飛而食肉,或 皂隸晚候。初形未正,銅巖無以飽生。玉饌終乎餓死, 因斯以觀何事非命。

《三胡賦》
北魏·繁欽
编辑

莎車之胡,黃目深睛,員耳狹頤,康居之胡,焦頭折頞, 高輔陷面,眼無黑眸,頰無餘肉。罽賓之胡,面象炙蝟, 頂如持囊,隅目赤眥,洞頞仰鼻。

有宋石諫議大夫贈開府儀同三司太師、中書编辑

令、兼尚書令魏國韓公國華真贊。

宋歐陽修

氣剛而毅,望之可畏。色粹而仁,近之可親。有韞於中, 必見于外。庶幾髣GJfont,寫之圖繪。惟其盛德,不可形容。 公德之豐,後世之隆。誰為公子,丞相衛公。

《王元之畫像贊敘》
蘇軾
编辑

傳曰:不有君子,其能國乎。予嘗三復斯言,未嘗不流 涕太息也。如漢汲黯、蕭望之李固、吳張昭、唐魏、鄭公 狄仁傑皆以身徇義。招之不來,麾之不去。正色而立, 於朝,則豺狼狐狸,自相吞噬。故能消禍於未形,救危 於將亡。使皆如公孫,丞相張禹,胡廣雖累千百緩急,豈可望哉。故翰林王公,元之以雄文,直道獨立當世, 足以追配此六君子者。方是時,朝廷清明,無大姦慝。 然公猶不容於中,耿耿然如秋霜夏日,不可狎玩。至 於三黜以死,有如不幸,而處於眾邪之間。安危之際。 則公之所為,必將驚世絕俗,使斗筲穿窬之流,心破 膽裂,豈特如此而已。乎余始過蘇州,虎丘寺,見公之 畫像,想其遺風,餘烈願為執鞭,而不可得。其後為徐 州,而公之曾孫汾為兗州,以公墓碑示余。乃追為之 贊,附其家傳云。

《楊襄毅公像贊》
明·李維楨
编辑

皇矣世宗,格於上帝。帝賚良弼,蒲GJfont天京。陰陽所和, 人龍是出。魁梧奇偉,望之儼然。天神太一,徐而即之。 有威有儀,既僩既瑟。弱冠蚤貴,垂五十年。以帝師卒, 冢宰司馬至,再至三亢。寵寡匹,淵角山庭,河自海口, 法相則吉。黃鉞所向,批擣桀,裂前無衡。盧夫何。以故 虎頭燕頷,桓桓孔武,三后聖神疇,克代終而獨譽。處 瞭焉。眸子視瞻,不迴黑白。即序龍章鳳姿,天質自然, 德機用杜精誠之極,九廟居歆,受天純嘏頯顙。豐下 宜爾,子孫如GJfont。在魯條首摩空,亦有龍門砥柱狂瀾。 公實象之屹焉。岳立則莫我干,洪河九曲以受百川。 其流漫漫,肖公腹笥,藏疾納汙,空洞無端。陽氣見眉, 上滿大宅。庇寒士,歡盼睞。成飾吹噓,成恩不遑。沐餐 群策群力,於以四方之屏之翰。猗與七尺,為鵬負天 為龜。負地國,有戚休。覘公嚬笑,乃定眾志。種種之髮 類,此素絲鞠躬,盡瘁三靈。告沴九原,不作,吾將安事。 麟閣雲臺,為公寫照。四裔敬忌。勉勉朴忠,沈沈石畫。 於今未墜,豎儒不敏,識其小者,敢副金匱。

形貌部藝文二编辑

===
《嘲崔左丞》
{{{4}}}

崔子曲如鉤,隨例得封侯。髆上全無項,胸前別有頭。

===
《與趙神德互嘲》
{{{4}}}

趙神德天上既無雲,閃電何以無準則。向者入門 來,案後惟見一挺墨。神德官裏料朱砂,半眼供一國。 磨公小拇指,塗得太社黑。神德

===
《與歐陽詢互嘲》
{{{4}}}

聳膊成山字,埋肩不出頭。誰家麟閣上,畫此一獮猴。

《嘲長孫無忌》
歐陽詢
编辑

索頭連背暖,漫一作襠畏肚寒。只因心渾渾,所以面 團團。

《嘲李叔慎賀蘭僧伽杜善賢》善賢長安令三人皆黑。
编辑

劉行敏

叔慎騎烏馬,僧伽把漆弓。喚取長安令,共獵北山熊。

《歇後》抱一任櫟陽尉有客過之,既短又患眼及鼻塞,用千字文語嘲之。
编辑

封抱一

面作天地元,鼻有鴈門紫。既無左達承,何勞罔談彼。

===
《嘲武懿宗》
{{{4}}}

長弓短度箭,蜀馬臨階騙。去賊七百里,隈牆獨自戰。 忽然逢著賊,騎豬向南

《又嘲》
前人
编辑

裹頭極草草,掠鬢不菶菶。未見桃花面皮,漫作杏子 眼孔。

《嘲趙璘》璘儀質瑣陋成名後為婿能為儐相為詩嘲謔
薛能
编辑

巡關每傍摴蒲局,望月還登乞巧樓。第一莫教嬌太 過,緣人衣帶上人頭。

不知原在鞍轎裏,將謂空馱席帽歸。

火爐床上平身立,便與夫人作鏡臺。

===
《詠王給事》
{{{4}}}

厥父元非道郡奴,允光何事太侏儒。可中與箇皮GJfont 著,擎得天王左腳無。

《詠傴背子》
前人
编辑

出得門來背拄天,同行難可與差肩。若教倚向閑窗 下,恰似箜篌不著弦。

《與釋惠江互謔》左街僧錄惠江威儀程紫霄俱辯捷每相嘲笑
编辑

程紫霄

僧錄琵琶腿,程 江充肥故云先生篥頭。

===
《與李榮互謔》
{{{4}}}

姓李應須禮,言榮又不榮。法軌身長三尺半,頭毛猶未 生。李榮

===
《廣州三樵歌》
{{{4}}}

奉敕追三樵,隨侯傍道走。迴頭語李郎,喚取爾朱九。

《嘲傴僂人》有人患腰曲傴僂常低頭而行旁人詠之
無名氏
编辑

拄杖欲似乃,播笏還似及。逆風盪雨行,面乾頂額溼。著衣床上坐,肚緩脊皮急。城門爾許高,故自匍匐入。

===
《京洛語》
{{{4}}}

衣裳好,儀貌惡。不姓許,即姓郝。

《臨川野老自贊》
元·吳澂
编辑

身形瘦削,春林獨鶴。眼睛閃爍,秋霄一鶚。遠絕塵滓, 大同寥廓。自鳴自和,自歌自樂。

《題楊竹西高士小像》
僧淨慧
编辑

鶴立長身大布襦,綠光瞳子雪眉鬚。才名恥列三生 後,文物看來兩晉無。牛度玉關迴紫氣,龍眠滄海抱 遺珠。憑君更著東維輩,畫作雲林五老圖。

《贈相士》
明·張宣
编辑

桂叢始華香滿院,烝龍有客來相見。自言幼讀許負 書,爛爛雙瞳炯若電。瞪予丰采誇再三,昔何蠖屈今 豹變。窮官得之談笑頃,不用文場苦鏖戰。人生所貴 能自知,我嘗鏡中見吾面。兩顴赬色耳無輪,齷齪低 頭共鄙賤。縱如眉目差疏秀,已分半生食破研。長吟 抱膝倚青天,看盡投林飛鳥倦。封侯骨相豈不殊,飛 虎頭顱加頷燕。撥灰煨芋且勿言,門外秋江淨如練。

《張君為余貌小像二一野服一冠裳皆肖戲賦一律效長慶體》
沈瓚
编辑

荷衣芰製舊丰神,束帶簪冠自主賓。賸有丹青稱獨 步,頓令形影共三人。若為濃筆兼枯筆,莫問前身與 後身。欲識生平丘壑意,請從阿堵辨吾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