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第025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二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二十五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二十六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

 第二十五卷目錄

 形貌部紀事一

人事典第二十五卷

形貌部紀事一编辑

《補衍》「中天皇氏,號曰天靈,姓望名獲。頎羸三舌,驤首 鱗身,碧盧禿揭。」

地皇氏,岳姓名鏗,《馬踶妝》,首出熊耳龍門山。

《人皇》氏,即泰皇氏,一曰居方氏,姓愷,名胡洮,龍軀驤 首達腋。出《刑馬山》《提地國》。

自人皇氏,後有五龍氏,兄弟五姓,人面龍身並乘龍, 上下治五方司五類。

《路史》:「黃神氏,或曰黃襪,黃頭大腹,出天亝政 辰放氏,是為皇。次屈渠,頭四乳。」

「皇覃氏。」「《兌》頭日角。」

《倉》帝《史皇氏》,龍顏侈哆,四目靈光。

《史記補·三皇本紀》:「太昊伏羲氏,蛇身人首。」

《路史》:「太昊伏戲氏,龍身牛首、渠肩、達掖,山準、日角、奯 目、珠衡,駿毫翁鬣,龍脣龜齒,長九尺有一寸。望之廣, 視之專,繼天出震,聰明睿智,蓋承歲而王,以立治紀, 而萬世循用之。」按注《元中記》云:「伏羲龍身」,《靈光賦》乃 云麟身。《文子》云:「蛇身麟首,有聖德。」故《周燮傳注》云:「麟 身牛首」,非也。《孝經援神契》云:「伏羲大目、山準、日角而」 連珠衡。《宋均注》云:「木精之人日角,額有骨表,取象日 所出房,所立有星也。珠衡,衡中有骨表如連珠,象玉 衡星。」

《拾遺記》:「春皇者,庖犧之別號。所都之國有華胥之洲, 神母遊其上,有青虹繞神母,久而方滅,即覺有娠,歷 十二年而生庖犧,長頭修目,龜齒龍脣,眉有白毫,鬚 垂委地。或人曰:『歲星十二年一周天。今葉以天時』。」 《史記補三皇本紀》:「女媧氏亦風姓,蛇身人首。」

《路史》:「女皇氏。」「媧蛇身牛首。」宣髮按:《元中記》云:「伏羲 龍身,女媧蛇軀。」《列子》以為皆蛇身牛首虎鼻。故曹植 贊女媧云:「二皇牛首蛇形。」蓋人之形自有同乎物者, 今相家者流,取象禽獸之形體者是矣,非真首牛而 身蛇也。韓愈、柳宗元且不之達,至今繪畫羲、炎者,猶 真為太牢委蛇之狀。夫宛然戢然作於堂上,而何以 君人哉?王充云:「世圖女媧為婦人形,斯得之矣。」至陶 弘景遂疑佛氏地獄中,有所謂牛頭阿旁者,為是三 皇五帝,尢可怪笑!

共工氏髦身朱髮。按注《歸藏啟筮》云:「共工,人面蛇身 朱髮。」

《史記補·三皇本紀》:「炎帝神農氏,人身牛首。」

《尚書旋璣鈐》:「有神人,名石年,蒼色大眉,戴玉理,駕六 龍出地輔,號皇神農。」始立地形,甄度四海,東西九十 萬里,南北八十一萬里。

《路史》:「炎帝神農氏母安登,感神于常羊,生神農于列 山之石室,長八尺有七寸,弘身而牛願,龍顏而大脣, 懷成鈐,戴玉理。」按註《春秋元命苞》云:「少典妃安登,游 于華陽,有神竜首,感之于常羊,生神子,人面龍顏,好 耕,是為神農。」《詩含神霧》云:「龍首,顏似龍也,願額首。」《命 曆序》云:「有神人,名石耳,蒼色,六肩,戴玉理。」注云:「日月 清有次序,故神應和氣以生之。」大脣一作大眉,玉理 一作玉英,猶玉勝也。

《河圖始開圖》:黃帝名軒,北斗黃帝之精,母,地祇之女, 附寶之郊野,大電繞斗樞星,耀感附寶生軒胸,文曰: 「黃帝子。」

《路史》:黃帝有熊氏,身逾九尺,附函挺朵,修髯花瘤,河 目隆顙,日角龍顏,生而神靈,鬐而能言。按注《河圖》云: 「黃帝兌頤,黑帝修頸,蒼帝并乳。」

伯陵為黃帝臣,同吳權之妻阿女緣婦孕三年生三 子,曰殳曰鼓曰延鼓《兌》頭而祝庸為黃帝司徒 居於江水,生術囂兌首方顛。

《蚩尢》「疏首虎捲,八肱八趾。」

顓頊祖曰昌意,取蜀山氏曰「景。」「生帝乾荒。擢首而 謹耳,豭喙而渠股。」取蜀山氏曰:「樞生顓頊,渠頭併幹, 通眉帶午,淵而有謀。」疏「以知遠。年十五而佐小昊,封 於高陽。」按注「擢首長咽」,「謹耳小耳。」或作「擢耳」、「謹首」,非。 《海內朝鮮紀》云:「謹耳豕喙,鱗身渠股。」郭云:「謹耳,未詳。」 渠,《車輞傳》言「若大車之渠」,非也。渠,鉅也;謹,小也。《相》書: 「耳門不容麥,壽過百。」《元命苞》云:「顓玉帶干,是謂清明。」 干謂成干字。《易乾鑿度》云:「泰表戴干。」鄭氏云:「泰者,人 形體之彰識也。干,盾也。」王劭言「隋文有龍顏,帶干之 表,指示群臣」,是也。宋忠注為干盾,故《世紀》云「高陽首 帶干戈」,誤矣。本又作帶午,言如午字。葉法善額有二午者,或又作帶牛,非。

帝嚳高辛氏,方頤龐覭珠庭,仳齒戴干。按注《河圖》矩 起及《白虎通》云:帝駢齒,上法日參。秉度成紀,以理 陰陽。《帝系》亦云:「方頤駢齒。」《元命苞》云:「帝嚳戴干,是謂 清明。發節移度,蓋像招搖。」注云:「干,楯也。」招搖為天戈, 戈楯相副戴之,像見天中以為表。干或作辛。

《竹書紀年》:「帝堯陶唐氏,母曰慶都,生於斗維之野,常 有黃雲覆其上。及長,觀于三河,常有龍隨之。一旦龍 負圖而至,其文要曰:『亦受天祜。眉八彩,鬚髮長七尺 二寸,面銳上豐下,足履翼宿。既而陰風四合,赤龍感 之,孕十四月而生堯於丹陵,其狀如圖。及長,身長十 尺,有聖德,封于唐,夢攀天而上。高辛氏衰,天下歸之』。」 《路史》:「帝堯陶唐氏,身侔十尺,豐下兌上,龍顏日角,八 采三眸。鳥庭荷勝,琦表射出,握嘉履翼,竅息洞通,聰 明密微,其言不式,其德不回,仁如天,智如神,明如日 而晦如陰。」按注《合誠圖》云:「亦帝之為人,視之,豐長八 尺七寸,光面八彩。」謂八位皆有光彩,注云:彩色有八 者,非。而《孝經援神契》及《元命苞》乃云:「眉有八彩。」《書大 傳》等遂以為眉有八字,妄也。王充《宣漢》云:「正使堯復 仳齒,舜復八眉。」

《史記五帝本紀》:「虞舜者名曰重華。」按注孔安國云:「舜 目重瞳子,故曰重華。龍顏大口,黑色,身長六尺一寸。」 《路史》「帝舜有虞氏,長九尺,大上,員首龍顏,日衡方庭, 甚口,面𩔁亡髦,懷珠握褒,形卷婁,色黳露目,童重曜, 故曰舜。而原曰重華。」按注《孔叢子》云:「舜長八尺有奇, 面頷無毛,亦聖也。」《世紀》云「六尺一寸」,非。《春秋繁露》云: 「舜形體太上而圓首,長於天文,純於孝慈。」古謂眉衡, 故執天子之器。上衡日衡者,眉骨圓起也。《洛書靈準 聽》云:「有人方面,日衡重華握石,椎懷神珠。」注:謂:衡有 骨,表如日懷珠,諭有明信。椎讀如錘,言能平輕重。《孝 經援神契》云:「舜手握褒,龍顏大口。」《莊子》云:「卷婁者,舜 也。」注謂背項傴凹向前也。《文子》云:「堯瘦癯,舜微墨。」《尸 子》:「堯瘦舜墨。」言憂世念民至於此。而鄧析子言:「堯舜 至聖,身如脯腊,堯若腊,舜若腒。」故王充言:上帝引挽, 此謂舜也。承安繼逸,無為而治,何為若腒哉?按《荀子》 「堯舜參眸子」,是堯亦重瞳,然但一目重。《書大傳》言舜 四瞳子,則兩目重矣。故《春秋演孔圖》云:舜目四瞳,謂 之重明。承乾踵堯,海內富昌。《元命苞》云:「舜重瞳子。」是 謂。原上應攝提,下應三元。《尸子》《淮南子》云:「舜兩瞳 子,是謂重明,作事成法,出言成章。」夫舜,葍也,蔓地蓮 華之名。有睒曜意,故目好動而曰舜。或作瞬。

《竹書紀年》:「帝禹,夏后氏,母曰修己,出行見流星貫昴, 夢接意感,既而吞神珠,修己背剖而生禹於石紐,虎 鼻大口,兩耳參鏤,首戴鉤鈴,胸有玉斗,足文履己,故 命文命,長有聖德,長九尺九寸。」

《春秋繁露》:「天將授禹,主地,法夏而王祖錫姓為姒氏。 至於生發於背,形體長,長足肵疾,行先左,隨以右,勞 左佚右也。性長於行,習地明水。」

《路史》:「帝禹,夏后氏,身長九尺,有只,虎鼻河目,駢齒鳥 喙,臣三屚,戴成鈐,懷玉斗」,玉骭,履己:按:注《世紀》云:「長 九尺二寸,耳參鏤本作漏」,一云九尺九寸。鄭注《雒書 靈準聽》云:「有人出石夷掘地代,戴成鈐,懷玉斗。」注:「姚 氏云:『禹胸有墨如北斗』。鄭謂懷璇璣玉衡之道。」戴鈐, 謂有骨表,如鉤鈐星也。

帝嚳四后,上妃有駘氏曰姜嫄,衣帝衣,履帝敏居期 而生棄。棄惟元子,披頤象亢。按注《潛夫論》云:「后稷披 頤。」《元命苞》曰:「稷岐頤自求,是謂好農。」蓋象角亢「載土 食穀。」注云:面皮有土象。頤面為下部,下部為地,巧于 利也。

《竹書紀年》:「湯號天乙,豐下銳上,晳而有𩒹,句身而揚 聲,長九尺,臂有四肘,是為成湯。」

《春秋繁露》:「天將授湯,主天法質而王。」祖錫姓為子氏, 謂契母吞元鳥卵生契,契先發于胸,性長于人倫,至 湯體長專小足,左扁而右便勞右佚左也。性長于天 光,質易純仁。

《史記·秦本紀》:「大廉元孫曰:孟戲,中衍鳥身人言,帝太 戊聞而卜之,使御吉,遂致使御而妻之。自太戊以下, 中衍之後,遂世有功,以佐殷國,故嬴姓多顯,遂為諸 侯。」

《書經說命》:王庸作書以誥曰:「夢帝賚予良弼,乃審厥 象,俾以形旁求于天下,說築傅巖之野,惟肖。」按注:審, 詳也。詳所夢之人,繪其形象,旁求于天下。肖,似也,與 所夢之形相似。

《史記周本紀》:「公季卒,子昌立,是為西伯。」按注《雒書靈 聽》云:「蒼帝姬昌,日角鳥鼻,高長八尺二寸。」

《竹書紀年》:季歷之妃曰大任,夢長人感己溲于豕牢 而生昌,是為周文王。龍顏虎肩,身長十尺,胸有四乳。 大王曰:「吾世當有興者,其在昌乎。」

《春秋繁露》:天將授文王,主地法文。而王祖錫姓姬氏, 謂后稷母姜原,履天之跡而生后稷。后稷長於邰土, 播田五穀。至文王,形體博長,有乳而大足,性長于地文勢。

《禮記文王世子》:「文王之為世子,朝于王季日三。其有 不安節,則內豎以告文王,文王色憂,行不能正履。」 《竹書紀年》:「武王駢齒望羊。」

《公羊傳》:「宋督弒其君與夷及其大夫孔父。孔父存則 殤公不可得而弒也。于是先攻孔父之家,殤公趨而 救之,皆死焉。孔父正色而立于朝,則人莫敢過,而致 難于其君。孔父可謂義形于色矣。」

《穀梁傳》:「長狄弟兄三人,佚宕中國,瓦石不能害。叔孫 得臣,最善射者也,射其目,身橫幾畝,斷其首而載之, 眉見於軾。」

《左傳》:僖公二十三年,「晉公子重耳及曹。曹共公聞其 駢脅,欲觀其裸,浴,薄而觀之。」

《國語》:「陽處父如衛,反過甯,舍於逆旅甯嬴氏。嬴謂其 妻曰:『吾求君子久矣,乃今得之。舉而從之。陽子道與 之語,及山而還。其妻曰:『子得所求而不從之,何其懷 也』』?」曰:「吾見其貌而欲之,聞其言而惡之。夫貌,情之華 也;言,貌之機也。身為情,成于中;言,身之文也。言文而 發之,合而後行,離則有釁。」今陽子之貌濟,其言匱,非 其實也。若中不濟而外彊之,其卒將復,中外易矣。今 陽子之情譿矣,以濟蓋也。吾懼未獲其利而及其難, 是故去之。期年,乃有賈季之難,陽子死之。按注濟,成 也,成其容貌,以蓋其短也。

《左傳》:文公元年「春,王使內史叔服來會葬。公孫敖聞 其能相人也,見其二子焉。叔服曰:『穀也,食子難也,收 子穀也。豐下必有後于魯國』。」按注,豐下蓋面方。 宣公二年,宋人以兵車百乘,文馬百駟,以贖華元于 鄭。半入華元,逃歸宋城。華元為植巡功。城者謳曰:「睅 其目,皤其腹,棄甲而復。于思于思,棄甲復來。」按《注》,睅 出目,皤大腹、于思多鬢之貌。

四年,初,楚司馬子良生子越椒。子文曰:「必殺之。是子 也,熊虎之狀而豺狼之聲,勿殺,必滅若敖氏矣。《諺》曰: 『狼子野心』。是乃狼也,其可畜乎?」子良不可,子文以為 大慼。

《穀梁傳》:季孫行父禿,晉郤克眇,衛孫良夫跛,曹公子 手僂,同時而聘于齊。齊使禿者御禿者,使眇者御眇 者,使跛者御跛者,使僂者御僂者。蕭同姪子處臺上 而笑之,聞于客,客不說而去,相與立胥閭而語,移日 不解。齊人有知之者,曰:「齊之患必自此始矣。」

《路史》:李乾元杲為周上御史,胎刵且眇,取洪氏曰:「嬰 敷感飛星而震。十有二年,副左而生儋,曰元祿,是為 伯陽甫。」生而能語,黃面皓首,故謂老子。耳七寸而參 屚,故名耳而,字儋。幹籍九寸方童,長眉,鼻雙柱,齒六 八。

《神仙傳》:「老子黃白色,美眉廣顙,長耳大目,疏齒,方口 厚脣,額有三五達理,日角月懸,鼻純骨雙柱,耳有三 漏門,足蹈二五,手把十文。」

《路史》:「叔梁紇生尼,尼生而頨頂,故名丘而,字仲尼。四 十有九表,堤眉谷竅,參臂駢脅,腰大十圍,長九尺有 六寸,時謂長人。」

《左傳襄公二十六年》:初,宋芮司徒生女子赤而毛,棄 諸堤下。共姬之妾取以入,長而美。平公入夕,共姬與 之食。公見棄也而視之尤姬,納諸御嬖。生佐,惡而婉, 大子痤美而狠,合左師畏而惡之。寺人惠牆伊戾為 太子內師而無寵。秋,楚客聘于晉,過宋,太子野享之。 伊戾騁告公曰:「太子將為亂,既與楚客盟矣。公問諸」 夫人與左師,則皆曰:「固聞之。」公囚太子。

二十一年,北宮文子相衛襄公以如楚,過鄭,文子入 聘,子太叔逆客,事畢而出,言于衛侯曰:「子太叔美秀 而文。」

《國語》:叔魚生,其母視之曰:「是虎目而豕喙,鳶肩而牛 腹,谿壑可盈,是不可厭也,必以賄死。」遂弗視,揚食我 生。叔向之母聞之,往及堂,聞其號也,乃還,曰:「其聲豺 狼之聲也。終滅羊舌氏之宗者,必是子也。」

《左傳》昭公二十八年:「昔叔向適鄭,鬷蔑惡欲觀叔向 從使之收器者而往,立于堂下,一言而善。叔向將飲 酒,聞之曰:『必鬷明也』。下執其手以上,曰:『昔賈大夫惡, 娶妻而美,三年不言不笑。御以如皋,射雉獲之,其妻 始笑而言。賈大夫曰:『才之不可以已,我不能射,汝遂 不言不笑。夫今子少不颺,子若無言,吾幾失子』』。」 《冊府元龜》。子產日角。晏平仲。月角。尾生犀角。《柳下惠》 子魚反角。

《左傳昭公二十六年》,齊魯戰于炊鼻。冉豎射陳武子, 中手,失弓而罵,以告平子曰:「有君子白晰鬒,鬚眉甚 口。」平子曰:「必子彊也,無乃亢諸?」對曰:「謂之君子,何敢 亢之?」

《吳越春秋》:伍子胥之吳,乃被髮徉狂,跣足塗面,行乞 於市。市人觀,罔有識者。翌日,吳市吏善相者見之曰: 「吾之相人多矣,未嘗見斯人也,非異國之亡臣乎?」乃 白吳王僚,具陳其狀,王宜召之。王僚曰:「與之俱入。」公 子光聞之,私喜曰:「吾聞楚殺忠臣伍奢,其子子胥勇而且智,彼必復父之讎,來入於吳,陰欲養之。」市吏於 是與子胥俱入見王。王僚怪其狀偉,身長一丈,腰十 圍,眉間一尺。王僚與語三日,辭無復者。王曰:「賢人也。」 子胥退耕於野,求勇士,薦之公子光,欲以自媚,乃得 勇士專諸。專諸者,堂邑人也。伍胥之亡楚如吳時,遇 之於途。專諸方與人鬥,將就敵,其怒有萬人之氣,甚 不可當。其妻一呼即還。子胥怪而問其狀:「何夫子之 怒盛也,聞一女子之聲而折道,寧有說乎?」專諸曰:「子 視吾之儀,寧類愚者也?何言之鄙也?夫屈一人之下, 必伸萬人之上。」子胥因相其貌,碓顙而深目,虎膺而 熊背,戾於《從難》,知其勇士,陰而結之,欲以為用。遭公 子之有謀也,而進之公子光。光既得專諸,而禮待之。 楚之白喜來奔,吳王問子胥曰:「白喜何如人也?」子胥 曰:「白喜者,楚白州犁之孫。平王誅州犁,喜因出奔,聞 臣在吳而來也。」闔閭曰:「州犁何罪?」子胥曰:「白州犁,楚 之左尹,號曰郄宛,事平王,平王幸之,常與盡日而語, 襲朝而食。」費無忌望而妒之,因謂平王曰:「王愛幸宛, 一國所知,何不為酒,一至宛家,以示群臣于宛之厚。」 平王曰:「善。」乃具酒於郄宛之舍。無忌教宛曰:「平王甚 毅猛而好兵,子必故陳兵堂下門庭。」宛信其言,因而 為之。及平王往而大驚曰:「宛何等也?」無忌曰:「殆且有 篡殺之憂,王急去之,事未可知。」平王大怒,遂殺郄宛。 諸侯聞之,莫不歎息。喜聞臣在吳,故來請見之。闔閭 見白喜而問曰:「寡人國僻遠,東濱海,側聞子前人為 楚荊之暴怒,費無忌之讒口,不遠吾國,而來于斯,將 何以教?寡人?」喜曰:「楚國之失虜前人無罪,橫被暴誅。 臣聞大王收伍子胥之窮厄,不遠千里,故來歸命,唯 大王賜其死。」闔閭傷之,以為大夫,與謀國事。吳大夫 被離承宴,問子胥曰:「何見而信喜?」子胥曰:「吾之怨與 喜同。子不聞《河上歌》乎?『同病相憐,同憂相救。驚翔之 鳥,相隨而集;瀨下之水,因復俱流。胡馬望北風而立, 越燕向日而熙。誰不愛其所近,悲其所思者乎』?」被離 曰:「君之言外也,豈有內意以決疑乎?」子胥曰:「吾不見 也。」被離曰:「吾觀喜之為人,鷹視虎步,專功擅殺之性, 不可親也。」子胥不然其言,與之俱事吳王。

獨異,志要離,羸瘦極,每出,遇順風即行,逆風即倒。 《說苑奉使篇》:晏子使楚,晏子短。楚人為小門于大門 之側,而延晏子。晏子不入,曰:「使至狗國者,從狗門入。 今臣使楚,不當從此門。」儐者更從大門入,見楚王。王 曰:「齊無人耶?」晏子對曰:「齊之臨淄三百閭,張袂成帷, 揮汗成雨,比肩繼踵而在,何為無人?」王曰:「然則何為 使子?」晏子對曰:「齊命使各有所主,其賢者使賢主,不 肖者使不肖主。嬰最不肖,故宜使楚耳。」

《晏子諫上篇》景公舉兵將伐宋,師過太山,公夢見二 丈夫立而怒,其怒甚盛。公恐覺,晏子朝見,公告之。晏 子曰:「是宋之先湯與伊尹也。嬰請言湯伊尹之狀。湯 質晰而長,顏以髯,兌上豐下,倨身而揚聲,伊尹黑而 短,蓬而髯,豐上《兌下》,僂身而下聲。」公曰:「然,是已今若 何?」晏子曰:「夫湯,太甲、武丁、祖乙,天下之盛君也,不宜」 無後。今惟宋耳,而公伐之。故湯、伊尹怒,請散師以平 宋。景公乃不果伐。

《雜上篇》:晏子為齊相,出其御之妻,從門間而闚其夫 為相,御擁大蓋,策駟馬,意氣揚揚,甚自得也。既而歸, 其妻請去,夫問其故,妻曰:「晏子長不滿六尺,身相齊 國,名顯諸侯。今者妾觀其出,志念深矣,常有以自下 者。今子長八尺,乃為人僕御,然子之意自以為足,妾 是以求去也。」其後夫自抑損,晏子怪而問之,御以實 對。晏子薦以為大夫。

《左傳定公十四年》:衛太子蒯聵謂戲陽速曰:「『從我而 朝少君,少君見我,我顧乃殺之。」速曰:「諾』。乃朝夫人。夫 人見太子,太子三顧,速不進。夫人見其色,啼而走曰: 『蒯聵將殺余』。」

十五年,邾隱公來朝,子貢觀焉。邾子執玉高,其容仰; 公受玉卑,其容俯。子貢曰:「以禮觀之,二君者皆有死 亡焉。高仰驕也,卑俯替也。驕近亂,替近疾。君為主,其 先亡乎?」

哀公十四年,齊簡公之在魯也,闞止有寵焉,及即位, 使為政。陳豹欲為子我臣,使公孫言己已有喪而止 既而言之曰:「有陳豹者長而上,僂望視事君子必得 志,欲為子臣。吾憚其為人也,故緩以告。」子我曰:「何害 是其在我也。使為臣。」

《韓子·十過》篇:智伯約韓、魏以伐趙,圍晉陽。張孟談見 韓、魏之君,因與約三軍之反,以報襄子。二君朝智伯 而出,遇智過于轅門之外。智過怪其色,因入見智伯 曰:「二君貌將有變。」君曰:「何如?其行矜而意高,非他時 之節也,君不如先之。」君曰:「吾與二主約,謹矣。必不然。 子釋勿憂,勿出於口。」明旦,二主又朝而出,復見智過 于轅門。智過入見曰:「君以臣之言告二主乎?」君曰:「何 以知之?」曰:「今日二主朝而出見臣,而其色動而視屬 臣,此必有變,君不如殺之。」智伯不聽。

《國語》:吳伐越,墮會稽,獲骨焉,節專車。吳子使來好聘且問之仲尼曰:「無以吾命。」賓發幣於大夫及仲尼,仲 尼爵之,既徹俎而宴。客執骨而問曰:「敢問骨何為大?」 仲尼曰:「丘聞之,昔禹致群神於會稽之山,防風氏後 至,禹殺而戮之,其骨節專車,此為大矣。」客曰:「敢問誰 守為神?」仲尼曰:「山川之靈,足以紀綱天下者,其守為 神;社稷之守為公侯,皆屬於王者。」客曰:「防風氏何守 也?」仲尼曰:「汪芒氏之君也,守封隅之山者也,為漆姓。 在虞、夏、商為汪芒氏;於周為長翟,今為大人。」客曰:「人 長之極幾何?」仲尼曰:「僬僥氏長三尺,短之至也;長者 不過十之,數之極也。」

《莊子盜跖篇》:孔子往見盜跖。盜跖曰:「丘來前,若所言, 順吾意則生,逆吾心則死。」孔子曰:「丘聞天下有生而 長大,美好無雙,少長貴賤,見而皆說之,此上德也。凡 人有此德者,足以南面稱孤。今將軍身長八尺二寸, 面目有光,脣如激丹,齒如齊貝,音中黃鍾,而名曰盜 跖,丘竊為將軍恥不取焉。」

《左傳》:哀公二十五年:夏六月,公至自越。季康子、孟武 伯逆於五梧,郭重僕,見二子曰:「惡言多矣,君請盡之。」 公宴於五梧,武伯為祝惡。郭重曰:「何肥也?」季孫曰:「請 飲彘也。以魯國之密邇仇讎,臣是以不獲從君,克免 於大行。」又謂重也肥。公曰:「是食言多矣,能無肥乎?」飲 酒不樂。公與大夫始有惡。

《孔叢子嘉言篇》:夫子適周,見萇弘,言終,退,萇弘語劉 文公曰:「吾觀孔仲尼有聖人之表,河目而隆顙,黃帝 之形貌也;脩肱而龜背,長九尺有六寸,成湯之容體 也。」

《史記孔子世家》:孔子過匡,陽虎嘗暴匡人,孔子狀類 陽虎,拘焉五日。孔子使從者為甯武子臣子衛,然後 得去。孔子適鄭,與弟子相失,孔子獨立郭東門。鄭人 或謂子貢曰:「東門有人,其顙似堯,其項類皋陶,其肩 類子產,然自要以下不及禹三寸,纍纍若喪家之狗。」 子貢以實告孔子,孔子欣然笑曰:「形狀末也,而似喪」 家之狗。然哉!然哉!孔子學鼓琴,師襄子十日不進。師 襄子曰:「可以益矣。」孔子曰:「丘未得其數也。」「已習其數」, 孔子曰:「丘未得其志也。」「已習其志」,孔子曰:「丘未得其 為人也。」有間曰:「丘得其為人,黯然而黑,幾然而長,眼 如望羊,心如王四國,非文王其誰能為此也?」

《莊子德充符》篇:魯哀公問于仲尼曰:「衛有惡人焉,曰 哀駘他。丈夫與之處者,思而不能去也。婦人見之,請 於父母曰:『與為人妻,寧為夫子妾者,十數而未止也。 未嘗有聞其唱者也,常和人而已矣。無君人之位以 濟乎人之死,無聚祿以望人之腹,又以惡駭天下。和 而不唱,知不出乎四域,且而雌雄合乎前,是必有異 乎人者也。寡人召而觀之,果以惡駭天下。與寡人處, 不至以月數,而寡人有意乎其為人也。不至乎期年, 而寡人信之。國無宰而寡人傳國焉。悶然而後應,汜 而若辭,寡人醜乎!卒授之國,無幾何也。去寡人而行, 寡人卹焉。若有亡也,若無與樂是國也,是何人者也』?」 仲尼曰:「丘也嘗使于楚矣,適見豚子食于其死母者, 少焉眴若,皆棄之而走,不見己焉爾不得類焉。爾所 愛其母者,非愛其形也,愛使其形者也。戰而死者,其 人之葬也,不以翣資刖者之屨,無為愛之,皆無其本 矣。為天子之諸御,不爪翦,不穿耳,取妻者止於外,不 得復使形全,猶足以為爾,而況全德之人乎?」今《哀駘 他》未言而信,無功而「親,使人授己國,唯恐其不受也。 是必才全而德不形者也。」哀公曰:「何謂才全?」仲尼曰: 「死生存亡,窮達貧富,賢與不肖,毀譽,饑渴寒暑,是事 之變,命之行也,日夜相代乎前,而知不能規乎其始 者也,故不足以滑和。不可入於靈府,使之和豫通而 不失于兌,使日夜無卻而與物為春,是接而生時于 心者也,是之謂才全。」「何謂《德不形》?」曰:「平者,水停之盛 也,其可以為法也,內保之而外不蕩也。德者,成和之 脩也,德不形者,物不能離也。」哀公異日以告。閔子曰: 「始也吾以南面而君天下,執民之紀而憂其死,吾自 以為至通矣。今吾聞至人之言,恐吾無其實,輕用吾 身而亡吾國。吾與孔丘,非君臣也,德友而已矣。」《闉跂》 《支離》《無脤》說衛靈公,靈公說之而視全人,其脰肩肩; 《甕盎大癭》說齊桓公,桓公說之而視全人,其脰肩肩。 故德有所長而形有所忘,人不忘其所忘,而忘其所 不忘,此謂誠忘。故聖人有所遊,而知為孽,約為膠,德 為接,工為商。聖人不謀,惡用知?不斲,惡用膠?無喪,惡 用德?不貨,惡用商?四者,天鬻也;天鬻也者,天食也。既 受食于天,又惡用人?有人之形,無人之情。有人之形, 故群於人;無人之情,故是非不得於身。「眇乎小哉」,所 以屬於人也;「謷乎大哉」,獨成其天。

《韓詩外傳》:閔子騫始見於夫子,有菜色,後有芻豢之 色。子貢問曰:「子始有菜色,今有芻豢之色,何也?」閔子 曰:「吾出蒹葭之中,入夫子之門。夫子內切磋,教以孝, 外為之陳王法,心竊樂之。出見羽蓋龍旂,旃裘相隨, 心又樂之。二者相攻胸中而不能任,是以有菜色也。 今被夫子之教濅深,又賴二三子切磋而進之,內明于去就之義,出見羽蓋龍旂,旃裘相隨,視之如糞土 矣,是以有芻豢之色。

《禮記·祭義》:仲尼嘗,奉薦而進,其親也慤,其行也趨,趨 以數。已祭,子貢問曰:「子之言祭,濟濟漆漆,然今子之 祭,無濟濟漆漆,何也?」子曰:「濟濟者,容也遠也;漆漆者, 容也自反也。容以遠,若容以自反也,夫何神明之及 交?夫何濟濟漆漆之有乎?」

《呂氏春秋·遇合篇》:陳有惡人曰敦洽讎糜,雄顙廣顏, 色如浹赬,垂眼臨鼻,長肘而盭。陳侯見而甚說之,外 使治其國,內使制其身。楚合諸侯,陳侯病不能往,使 敦洽讎糜往謝焉。楚王怪其名而先見之,客有進狀, 有惡其名,言有惡狀。楚王怒合大夫而告之曰:「陳侯 不知其不可使,是不知也;知而使之,是侮也。侮且不」 智,不可不攻也。「興師伐陳」,

《史記仲尼弟子傳》:「澹臺滅明,武城人,字子羽,少孔子 三十九歲,狀貌甚惡,欲事孔子,孔子以為材薄。既已 受業,退而修行,行不由徑,非公事不見卿大夫。南游 至江,從弟子三百人,設取與去就,名施乎諸侯。孔子 聞之曰:『吾以言取人,失之宰予;以貌取人,失之子羽。 高柴,字子羔,少孔子三十歲。子羔長不盈五尺,受業』」 孔子,孔子以為愚。

《家語》:「高柴,齊人,高氏之別族。長不過六尺,狀貌甚惡, 為人篤孝而有法正。」

《史記仲尼弟子傳》:孔子既沒,弟子思慕,有若狀似孔 子,弟子相與共立為師,師之如夫子時也。他日弟子 進問曰:「昔夫子當行,使弟子持雨具,已而果雨。弟子 問曰:『夫子何以知之』?」夫子曰:「《詩》不云乎:『月離于畢,俾 滂沱矣』。昨暮月不宿畢乎?」他日月宿畢,竟不雨。商瞿 年長無子,其母為取室,孔子使之齊,瞿母請之,孔子 曰:「無憂,瞿年四十後,當有五丈夫子。已而果然。敢問 夫子何以知此?」有若默然無以應。弟子起曰:「有子避 之,此非子之座也。」

《韓子外儲說篇》:宓子賤治單父,有若見之曰:「子何臞 也?」宓子曰:「君不知賤不肖,使治單父,官事急,心憂之, 故臞也。」

《喻老篇》:子夏見曾子,曾子曰:「何肥也?」對曰:「戰勝故肥 也。」曾子曰:「何謂也?」子夏曰:「吾入見先王之義則榮之, 出見富貴之樂又榮之,兩者戰于胸中,未知勝負,故 臞。今先王之義勝,故肥。」

《獨異志》:公孫呂面長三尺,闊三寸,為衛國賢臣。 《吳越春秋》:范蠡遺書文種曰:「越王長頸烏喙,鷹視狼 步,可以共患難,而不可共處樂,可與履危,不可與安。 子若不去,將害于子明矣。」文種不信。蠡乃乘扁舟,出 三江,入五湖,人莫知其所適。范蠡既去,越王乃使良 工鑄金像范蠡之形,置之坐側,朝夕論政。

《孔叢子居衛篇》:「子思適齊,齊君之嬖臣美鬚眉立乎 側,齊君指之而笑,且言曰:『假貌可相易,寡人不惜此 之鬚眉於先生也』。子思曰:『非所願也。所願者,唯君修 禮義,富百姓,而伋得寄帑于君之境內,從繈負之列, 其榮多矣。若無此鬚鬣,非伋所病也。昔堯身修十尺, 眉乃八彩,實聖;舜身修八尺有奇,面頷無毛,亦聖;禹、 湯、文、武及周公勤思勞體,或折臂望視,或禿骭背僂, 亦聖,不以鬚眉美鬣為稱也。人之賢聖在德,豈在貌 乎?且吾祖無鬚眉,而天下王侯不以此損其敬。由是 言之,伋徒患德之不卲美也,不病毛鬢之不茂也』。」 《莊子人間世篇》:「支離疏者,頤隱于齊,肩高于頂,會撮 指天,五管在上,兩髀為脅,挫鍼治繲,足」以餬口;鼓筴 播精,足以食十人。上徵武士,則支離攘臂於其間;上 有大役,則支離以有常疾不受功。上與病者粟,則受 三鍾與十束薪。夫支離其形者,猶足以養其身,終其 天年,又況支離其德者乎?

《孔叢子對魏王篇》:「子高見齊王,齊王問誰可臨淄宰 稱管穆焉。王曰:『穆容貌陋,民不敬』。答曰:『夫見敬在德, 且臣所稱,稱其材也。君王聞晏子、趙文子乎?晏子長 不過三尺,面貌惡,齊國上下莫不宗焉。趙文子其身 如不勝衣,其言如不出口,非但體陋,辭氣又吶吶然。 其相晉國,晉國以寧,諸侯敬服,皆有德故也。以穆軀』」 形方之二子,猶悉賢之。昔臣常行臨淄市,見屠商焉, 身修八尺,鬚髯如戟,面正紅白,市之男女,未有敬之 者,無德故也。王曰:「是所謂祖龍始者也。」祖龍始乃屠商姓名「誠 如先生之言。」于是乃以管穆為臨淄宰。

《史記滑稽傳》:「淳于髡者,齊之贅婿也,長不滿七尺,滑 稽多辯,數使諸侯,未嘗屈辱。」

《孟嘗君傳》:孟嘗君過趙,趙人聞孟嘗君賢,出觀之,皆 笑曰:「始以薛公為魁然也,今視之,乃眇小丈夫耳。」孟 嘗君聞之,怒客與俱者,下斫擊殺數百人,遂滅一縣 以去。

《戰國策》:鄒忌修八尺有餘,而形䫉昳麗,朝服衣冠,窺 鏡,謂其妻曰:「我孰與城北徐公美?」其妻曰:「君美甚,徐 公何能及君也。」城北徐公,齊國之美麗者也。忌不自 信,而復問其妾曰:「吾孰與徐公美?」妾曰:「徐公何能及君也。」旦日客從外來,與坐談,問之:「吾與徐公孰美?」客 曰:「徐公不若君之美也。」明日徐公來,孰視之,自以為 不如窺鏡而自視,又弗如遠甚。暮寢而思之,曰:「吾妻 之美我者,私我也;妾之美我者,畏我也;客之美我者, 欲有求于我也。」于是入朝見威王,曰:「臣誠知不如徐 公美。臣之妻私臣,臣之妾畏臣,臣之客欲有求于臣, 皆以美于徐公。今齊地方千里,百二十城,宮婦左右 莫不私王,朝廷之臣莫不畏王,四境之內,莫不有求 于王。」由此觀之,王之蔽甚矣。

《拾遺記》:「周有韓房者,自渠胥國來,身長一丈,垂髮至 膝。」

《呂氏春秋·達鬱篇》:列精子高聽行乎齊,湣王善衣練 布衣,白縞冠,顙推之履,特會朝雨袪,步堂下,謂其侍 者曰:「我何若?」侍者曰:「公姣且麗。」列精子高因步而窺 于井,粲然惡丈夫之狀也。喟然嘆曰:「侍者為吾聽行 于齊王也,夫何阿哉!又況於所聽行乎?」

《戰國策》:「齊閔王之遇殺,其子法章變姓名為莒太史 家庸夫。太史敫女奇法章之狀貌,以為非常人,憐而 常竊衣食之與私焉。」

《孔叢子執節篇》:「『魏安釐王問子順曰:『馬回之為人,雖 少,才文梗梗,亮直,有大丈夫之節。吾欲以為相,可乎』? 答曰:『知臣莫若君,何有不可?至於亮直之節,臣未明 也』。王曰:『何故』?答曰:『聞諸孫卿云:其為人也,長目而豕 視者,必體方而心圓,每以其法相人,千百不失』。臣見 回非不偉其體幹也,然甚疑其目』。王卒用之,三月,果」 以謟得罪。 《史記蔡澤傳》:「蔡澤者,燕人也。游學于諸侯,小大甚眾, 不遇而從唐舉相,曰:『吾聞先生相李兌,曰:『百日之內, 持國秉政,有之乎』』?」曰:「有之。」曰:「『若臣者何如』?唐舉孰視 而笑曰:『先生曷鼻,巨肩,魋顏,蹙齃,膝攣。吾聞聖人不 相,殆先生乎』?」

《風俗通》:齊有一女,二家求之,其家語其女曰:「汝欲東 家則左袒,欲西家則右袒。」其女兩袒。父母問其故,對 曰:「願東家食而西家息,以東家富而醜,西家美而貧 也。」

《史記秦始皇本紀》:秦王見尉繚亢禮,衣服食飲與繚 同。繚曰:「秦王為人,蜂準長目,摯鳥膺豺聲,少恩而虎 狼心,居約易出人下,得志亦輕食人。我布衣然見我, 常身自下我。誠使秦王得志於天下,天下皆為虜矣, 不可與久游。」乃亡去。秦王覺,固止,以為秦國尉,卒用 其計策。

《河圖稽命》徵秦,帝名政,虎口日角,大目蜂鼻,長八尺 六寸,大七圍,手握兵執矢,名「祖龍。」

《史記滑稽傳》:「優旃者,秦倡朱儒也。善為笑言,然合於 大道。秦始皇時,置酒而天雨,陛楯者皆沾寒。優旃見 而哀之,謂之曰:『汝欲休乎』?陛楯者皆曰:『幸甚』。優旃曰: 『我即呼汝,汝疾』。應曰:『諾』。居有頃,殿上上壽,呼萬歲。優 旃臨檻大呼曰:『陛楯郎!郎曰:『諾』。優旃曰:『汝雖長,何益, 幸雨立。我雖短也,幸休居』。於是始皇使陛楯者得半 相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