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第032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三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三十二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三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

 第三十二卷目錄

 初生部紀事一

人事典第三十二卷

初生部紀事一编辑

《史記補·三皇本紀》:「太皞庖犧氏,母曰華胥,履大人跡 於雷澤,而生庖犧。於成紀蛇身人首。」

《淮南子》脩務訓「史皇產而能書。」

《拾遺記》:「春皇者,庖犧之別號。所都之國有華胥之洲, 神母遊其上,有青虹繞神母,久而方滅,即覺有娠,歷 十二年而生庖犧,長頭修目,龜齒龍脣,眉有白毫,鬚 垂委地。或人曰:『歲星十二年一周天。今葉以天時』。」 《史記補。三皇本紀》:「炎帝神農氏,母曰女登,為少典妃, 感神龍而生炎帝,人身牛首。」

《路史》:「炎帝神農氏母安登感神于常羊,生神農于列 山之石室,生而九井出焉,三辰而能言,五日而能行, 七朝而齒具。」按注《春秋元命苞》云:「少典妃安登遊於 華陽,有神竜首,感之于常羊,生神子,人面龍顏,好耕, 是為神農。」《荊記》云:「神農既育,九井自穿。」舊言汲一井 則八井震動。

《竹書紀年》:「帝摯少昊氏,母曰女節,見星如虹,下流華 渚,既而夢接意感,生少昊,登帝位。」

帝顓頊高陽氏,母曰「女樞」,見瑤光之星,貫月如虹,感 己於幽房之宮,生顓頊于若水。首戴干戈,有聖德。生 十年而佐少昊氏,二十而登帝位。

《史記五帝本紀》:「黃帝生而神靈,弱而能言。」

《竹書紀年》:「黃帝軒轅氏母曰附寶,見大電繞北斗樞 星,光照郊野,感而孕,二十五月而生帝于壽丘,弱而 能言。」

《拾遺記》:軒轅出自有熊之國,母曰昊樞,以戊己之日 生,故以土德稱王也。時有黃星之祥。

《史記五帝本紀》:「高辛生而神靈,自言其名。」按註「自言 其名曰岌。」

《宋書符瑞志》:「帝嚳高辛氏,生而駢齒,有聖德。」

帝舜有虞氏,母曰握登,見大虹意感而生舜于姚墟。 目重瞳子。故名重華。龍顏大口黑色。身長六尺一寸, 眉長與髮等。

《拾遺記》:商之始也,有神女簡狄遊于桑野,見黑鳥遺 卵于地,有五色文作八百字,簡狄拾之,貯以玉筐,覆 以朱紱,夜夢神母謂之曰:「爾懷此卵,即生聖子,以繼 金德。」狄乃懷卵,一年而有娠,經十四月而生契,祚以 八百葉,卵之文也。雖遭旱厄,後嗣興焉。

《竹書紀年》:「初,高辛氏之世妃曰簡狄,以春分元鳥至 之日,從帝祀郊禖,與其妹浴于元丘之水,有元鳥銜 卵而墜之,五色甚好,二人競取,覆以二筐,簡狄先得 而吞之,遂孕,胸剖而生契。長為堯司徒,成功于民,受 封于商。後十三世生主癸。主癸之妃曰扶都,見白氣 貫月,意感,以乙日生湯,號天乙。」

《史記·周本紀》:「周后稷名棄,其母有邰氏女,曰姜原。姜 原為帝嚳元妃,姜原出野,見巨人跡,心忻然說,欲踐 之,踐之而身動如孕者。居期而生子,以為不祥,棄之 隘巷,馬牛過者,皆辟不踐,徙置之林中。適會山林多 人,遷之而棄渠中。冰上飛鳥以其翼覆薦之,姜原以 為神,遂收養長之。初欲棄之,因名曰棄。」

《竹書紀年》:帝孔甲田于東陽萯山,天大風晦盲,孔甲 迷惑,入于民室,主人方乳。或曰:「后來見良日也,之子 必大吉。」或又曰:「不勝也,之子必有殃。」孔甲聞之曰:「以 為余一人子,夫誰殃之。」乃取其子以歸。既長,為斧所 戕,乃作《破斧之歌》,是為東音。

《史記周本紀》:「太姜生少子季歷,季歷娶太任,皆賢婦 人。生昌,有聖瑞。古公曰:『我世當有興者,其在昌乎』?」按 註《正義》曰:「《尚書帝命驗》云:『季秋之月甲子,赤爵銜丹 書入于鄷,止于昌戶。其書云:『敬勝怠者吉,怠勝敬者 滅,義勝欲者從,欲勝義者凶』。凡事不強則不枉,不敬 則不正,枉者廢,滅敬者萬世。以仁得之,以仁守之,其 量百世;以不仁得之,以仁守之,其量十世。以不仁得 之,不仁守之,不及其世』。」此蓋聖瑞。

《竹書紀年》:「季歷之妃曰太任,夢長人感己。」于《豕牢》 而生昌,是為周文王。

《史記·晉世家》:唐叔虞者,周武王子而成王弟。初,武王 與叔虞母會時,夢天謂武王曰:「余命女生子,名虞,余 與之唐。」及生子,文在其手曰虞,故遂因命之曰虞。 《秦本紀》:秦之先帝顓頊之苗裔孫曰女脩。女脩織,元 鳥隕卵,女脩吞之,生子大業。

《左傳隱公元年》:「初,鄭武公娶于申,曰武姜,生莊公及
考證.svg
共叔段。莊公寤生,驚姜氏,故名曰寤生。遂惡之。」按林

註云:「杜氏謂寐寤而莊公已生」,非也。如此當喜,何得 復驚而惡之?《史記》云「生之難」是也。武姜困而後寐,因 寤而驚。

桓公二年,晉穆侯之夫人姜氏以條之役生太子,命 之曰「仇。」其弟以千畝之戰生,命之曰成師。

六年九月丁卯,子同生。以太子生之禮舉之,接以太 牢,卜士負之,士妻食之。公與文姜、宗婦命之。公曰:「是 其生也,與我同物,命之曰同。」按注:「物,類也」,謂同日。 《續博物志》:佛者,本號釋迦文,即天竺釋迦,衛國王之 子。于四月八日夜,從母右脅而生,有三十二相。當周 莊王九年,魯莊公七年夏四月,常星不見夜明是也。 《左傳閔公二年》:成季之將生也,桓公使卜楚丘之父 卜之,曰:「男也,其名曰友,在公之右。間于兩社,為公室 輔。季氏亡則魯不昌。」又筮之,遇大有之乾,曰:「同復于 父,敬如君所。」及生,有文在其手曰「友。」遂以命之。 《僖公十七年》:晉太子圉為質于秦,秦歸河東而妻之。 惠公之在梁也,梁伯妻之,梁嬴孕過期,卜招父與其 子卜之。其子曰:「將生一男一女。」招曰:「然。男為人臣,女 為人妾。」故名男曰圉,女曰妾。及子圉西質,妾為宦女 焉。

宣公三年,初,鄭文公有賤妾曰燕姞,夢天使與己蘭, 曰:「余為伯儵,余,而祖也,以是為而子。以蘭有國香,人 服媚之如是。」既而文公見之,與之蘭而御之。辭曰:「妾 不才,幸而有子,將不信,敢徵蘭乎?」公曰:「諾。」生穆公,名 之曰蘭。

四年,初,若敖娶于䢵,生鬥伯比。若敖卒,從其母畜于 䢵。淫于《䢵子》之女,生子文焉。䢵夫人使棄諸夢中,虎 乳之。䢵子田見之,懼而歸。夫人以告,遂使收之。楚人 謂「乳穀」,謂虎於菟,故命之曰「鬥穀於菟。」以其女妻伯 比,實為令尹子文。

襄公二十六年,初,宋芮司徒生女子赤而毛,棄諸堤 下。共姬之妾取以入,名之曰「棄」,長而美。

《家語本姓解》「孔子娶于宋之幵官氏,一歲而生伯魚。 魚之生也,魯昭公以鯉魚賜孔子,榮君之貺,故因以 名曰鯉,而字伯魚。」

《左傳昭公二十八年》:初,叔向娶于申公巫臣氏,生伯 石。伯石始生,子容之母走謁諸姑,曰:「長叔姒生男。」姑 視之,及堂,聞其聲而還,曰:「是豺狼之聲也。狼子野心, 非是莫喪羊舌氏矣。」遂弗視。

二十九年,公衍公為之生也,其母偕出,公衍先生。公 為之母曰:「相與偕出,請相與偕告。」三日,公為生。其母 先以告公為為兄。公私喜于《陽穀》而思于魯,曰:「務人 為此禍也。且後生而為兄,其誣也久矣。」乃黜之,而以 公衍為太子。

《侍兒小名錄》:齊惠公妾蕭同叔子,生子棄之,有貍乳 而鸇覆之,取而養之,字曰無野,是為頃公,代有齊國。 《國語》:成公之生也,其母夢神規其臀以墨,曰:「使有晉 國。」故名之曰黑臀。

《瑯嬛記》:「墨子姓翟名烏,其母夢日中赤烏飛入室中, 光輝照耀,目不能正,驚覺生烏,遂名之。」

《史記孟嘗君傳》:田嬰有子四十餘人,其賤妾有子名 文,文以五月五日生,嬰告其母曰:「勿舉也。」其母竊舉 生之。及長,其母因兄弟而見其子文于田嬰,田嬰怒 其母曰:「吾令若去此子,而敢生之,何也?」文頓首因曰: 「君所以不舉五月子者何故?」嬰曰:「五月子者,長與戶 齊,將不利其父母。」文曰:「人生受命于天乎?將受命于 戶耶?」嬰默然。《文》曰:「必受命于天,君何憂焉?必受命于 戶,則高其戶耳,誰能至者?」

《宋書符瑞志》:漢高帝父曰劉執嘉。執嘉之母夢赤鳥 若龍戲,已而生執嘉,是為太上皇帝母名含始,是為 昭靈后。昭靈后游于洛池,有玉雞銜赤珠,刻曰「玉英, 吞此者王。昭靈后取而吞之。又寢于大澤,夢與神遇, 是時雷電晦冥,太上皇視之,見蛟龍在其上,遂有身 而生季,是為高帝。」

《史記外戚世家》:「太后父,吳人,姓薄氏。秦時與故魏王 宗家女魏媼通,生薄姬。而薄父死山陰,因葬焉。及諸 侯畔秦,魏豹立為魏王,而魏媼內其女於魏宮。媼之 許負所,相相薄姬云當生天子。是時,項羽方與漢王 相距滎陽,天下未有所定。豹初與漢擊楚,及聞許負 言,心獨喜,因背漢而畔。中立,更與楚連和。漢使曹參」 等擊虜魏王豹,以其國為郡,而薄姬輸織室。豹已死, 漢王入織室,見薄姬有色,詔內後宮,歲餘不得幸。始, 姬少時,與管夫人、趙子兒相愛,約曰:「先貴,無相忘。」已 而管夫人、趙子兒先幸漢王,漢王坐河南宮成皋臺, 此兩美人相與笑薄姬初時約。漢王聞之,問其故,兩 人具以實告漢王。漢王心慘然憐薄姬,是日召而幸 之。薄姬曰:「昨暮夜,妾夢蒼龍據吾腹。」高帝曰:「此貴徵 也,吾與女遂成之。」一幸生男,是為代王。

《盧綰傳》:「綰,豐人也,與高祖同里。綰親與高祖太上皇 相愛。及生男,高祖,綰同日生,里中持羊酒賀兩家。及高祖綰壯學書,又相愛也。里中嘉兩家親相愛,生子 同日,壯又相愛,復賀兩家羊酒。」

《外戚世家》:王太后,槐里人,母曰臧兒。臧兒者,故燕王 臧荼孫也。臧兒嫁為槐里王仲妻,生男曰信與兩女。 而仲死,臧兒更嫁長陵田氏,生男蚡、勝。臧兒長女嫁 為金王孫婦,生一女矣。而臧兒卜筮之,曰:「兩女皆當 貴。」因欲奇兩女,乃奪金氏。金氏怒,不肯予決,乃內之 太子宮。太子幸愛之,生三女一男。男方在身時,王美 人夢日入其懷,以告太子,太子曰:「此貴徵也。」未生而 孝文帝崩,孝景帝即位,王夫人生男。按注《索隱》曰:「即 武帝也。」《漢武故事》云:「帝以乙酉年七月七日生於猗 蘭殿也。」

《漢書張騫傳》:「烏孫王號昆莫。昆莫父難兜靡,本與大 月氏俱在祁連、敦煌間,小國也。大月氏攻殺難兜靡, 奪其地,人民亡走匈奴。子昆莫新生,傅父布就翎侯 抱亡置草中,為求食,還見狼乳之。又鳥銜肉翔其旁, 以為神,遂持歸匈奴單于愛養之。及壯,以其父民眾 與昆莫,使將兵,數有功。昆莫自請單于報父怨,遂西」 攻破大月氏。

鉤弋《趙倢伃傳》:倢伃,昭帝母也,元始三年生昭帝,號 鉤弋子。妊身十四月迺生。上曰:「聞昔堯十四月而生, 今鉤弋亦然。」迺命其所生門曰堯母門。

《西京雜記》:霍將軍妻一產二子,疑所為兄弟。或曰:「前 生為兄,後生者為弟。今雖俱日,亦宜以先生為兄。」或 曰:「居上者宜為兄,居下宜為弟,居下者前生,今宜以 前生為弟。」時霍光聞之曰:「昔殷王祖甲一產二子,曰 嚚曰良,以卯日生嚚,以巳日生。良則以嚚為兄,以良 為弟。若以在上者為兄,嚚亦當為弟。昔許釐莊公一」 產二女,曰「妖」,曰茂。楚大夫唐勒一產二子,一男一女, 男曰貞夫,女曰瓊華,皆以先生為長。近代鄭昌、時、文、 長蒨並生二男,滕公一生二女,李黎生一男一女,並 以前生者為長,霍氏亦以前生為兄焉。

王鳳以五月五日生,其父欲不舉,曰:「俗諺舉五日子 長及戶則自害,不則害其父母。」其叔父曰:「昔田文以 此日生,其父嬰敕其母曰:『勿舉』。其母竊舉之。後為孟 嘗君,號其母為薛公。大家以古事推之,非不祥也。」遂 舉之。

《後漢書光武本紀》:皇考南頓君,初為濟陽令,以建平 元年十二月甲子夜生,光武于縣舍,有赤光照室中, 欽異焉。使卜者王長占之,長辟左右曰:「『此兆吉,不可 言』。是歲縣界有嘉禾生,一莖九穗,因名光武曰秀。」 《王昌傳》:「昌一名郎母,故成帝謳者,嘗下殿卒僵,須臾 有黃氣從上下,半日乃解,遂妊身就館。趙后欲害之, 偽」易他人子,以故得全。

《賈彪傳》:彪補新息長,小民困貧,多不養子,彪嚴為其 制,與殺人同罪。城南有盜劫害人者,北有婦人殺子 者,彪出案發,而掾吏欲引南。彪怒曰:「賊寇害人,此則 常理,母子相殘,逆天違道。」遂驅車北行,案驗其罪。城 南賊聞之,亦面縛自首。數年間,人養子者千數,僉曰 賈父所長,生男名為賈子,生女名為賈女。

《寒朗傳》:「朗字伯奇,魯國薛人也。生三日,遭天下亂,棄 之荊棘,數日兵解,母往視,猶尚氣息,遂收養之。」 《虞延傳》:「延字子大,陳留東昏人也。延初生,其上有物, 若一疋練,遂上昇天,占者以為吉。」

《南蠻傳》:有噉人國生首子輒解而食之,謂之「宜弟。」味 旨則以遺其君,君喜而賞其父。

《夫餘國傳》:初北夷索離國王出行,其侍兒于後妊身, 王還欲殺之。侍兒曰:「前見天上有氣大如雞子,來降 我,因以有身。」王囚之,後遂生男,王令置于豕牢,豕以 口氣噓之,不死。復徙于馬蘭,馬亦如之。王以為神,乃 聽母收養,名曰東明。東明長而善射,王忌其猛,復欲 殺之。東明奔走,南至掩水,以弓擊水,魚鱉皆聚浮 水上。《東明》乘之,得度,因至夫餘而王之焉。

《哀牢夷傳》:哀牢夷者,其先有婦人名沙壹,居于牢山, 嘗捕魚水中,觸沈木若有感,因懷妊,十月產子,男十 人。後沈木化為龍,出水上,沙壹忽聞龍語曰:「若為我 生子,今悉何在。」九子見龍驚走,獨小子不能去,背龍 而坐,龍因舐之。其母鳥語,謂背為九,謂坐為隆,因名 子曰九隆。及後長大,諸兄以九隆能為父所舐而黠, 遂共推以為王。後牢山下有一夫一婦,復生十女,子 九隆,兄弟皆娶以為妻。

《世說》:胡廣本姓黃,五月生,父母惡之,乃置之甕,投于 江。胡翁見甕流下,聞有小兒啼聲,往取,因長養之,以 為子,登三司。廣後不治其本親服,云:「我本親已為死 人也。」世以此為深譏焉。

《論衡吉驗》篇:「廣文伯,河東蒲坂人也。其生亦以夜半 時適生,有人從門呼其父名,父出應之,不見人。有大 木杖植其門側,其父持杖入門以示人,人占曰:『吉』。文 伯長大學宦,位至廣漢太守。文伯當富貴,故父得賜 杖。其占者若曰:杖當子力矣。」

《後漢書王吉傳》:「吉為沛相,擊斷非法。若有生子不養即斬其父母,合土棘埋之。」

《張奐傳》:奐拜武威太守,其俗多妖忌,凡二月五月產 子及與父母同月生者,悉殺之。奐示以義方,嚴加賞 罰,風俗遂改,百姓生為立祠。其妻懷孕,夢帶奐印綬 登樓而歌,訊之,占者曰:「必將生男,復臨茲邦,命終此 樓。」既而生子猛以建安中為武威太守,殺刺史,邯鄲 商州兵圍之急,猛恥見擒,乃登樓自燒而死,卒如占 云。

《竇武傳》:「初武母產武而并產一蛇,送之林中,後母卒, 及葬未窆,有大蛇自榛草而出,徑至喪所,以頭擊柩, 涕血皆流,俯仰蛣屈,若哀泣之容,有頃而去。時人知 為竇氏之祥。」

《鮮卑傳》:桓帝時,鮮卑檀石槐者,其父投鹿侯,初從匈 奴軍三年,其妻在家生子,投鹿侯歸,怪欲殺之。妻言: 「嘗晝行,聞雷震,仰天視而雹入其口,因吞之,遂妊身, 十月而產。此子必有奇異,且宜長視。」投鹿侯不聽,遂 棄之。妻私語家,令收養焉,名檀石槐。

《靈思何皇后傳》:「后家本屠者,后性彊忌,光和三年,立 為皇后。時王美人妊娠,畏后,乃服藥欲除之,而胎安 不動,又數夢負日而行,四年生皇子協。后遂鴆殺美 人。董太后自養協,號曰董侯。」

《搜神記》:陳仲舉微時,常宿黃申家,申婦方產,有扣申 門者,家人咸不知,久久方聞屋裏有人言:「賓堂下有 人,不可進。扣門者相告曰:『今當從後門往』。其人便往, 有頃還,留者問之:『是何等,名為何?當與幾歲?往者曰: 『男也,名為奴,當與十五歲。後應以何死,答曰:『應以兵 死』。仲舉告其家曰:『吾能相此兒當以兵死。父母驚之』』』」, 寸刃不使得執也。至年十五,有置鑿于梁上者,其末 出,奴以為木也,自下鉤之,鑿從梁落,陷腦而死。後仲 舉為豫章太守,故遣吏往餉申家,并問奴所在,其家 以此具告。仲舉聞之,歎曰:「此謂命也。」

《誠齋雜記》:「張道陵母夢天人自魁星中以蘅薇香授 之,遂感而孕。」

《吳志孫堅傳》註:《吳書》曰:「堅父仕吳,家于富春,葬于城 東,冢上數有光怪,雲氣五色,上屬于天,曼延數里,眾 皆往觀視。父老相謂曰:『是非凡氣,孫氏其興矣』。及母 懷妊,堅夢腸出繞吳閶門。寤而懼之,以告鄰母。鄰母 曰:『安知非吉徵也?堅生,容貌不凡,性闊達,好奇節』。」 《拾遺記》:「孫堅母妊堅之時,夢腸出繞腰,有一童女負 之」,繞吳閶門外,又授以芳茅一莖。童女語曰:「此善祥 也,必生才雄之子。今賜母以土,王於翼軫之地,鼎足 於天下,百年中應於異寶,授於人也。」語畢而覺,旦起 筮之,筮者曰:「所夢童女負母繞閶門,是太白之精感 化來夢。」夫帝王之興,必有神跡自表。白氣者金色。及 吳滅而晉踐祚,夢之徵焉。

《搜神記》:初,夫人孕而夢月入其懷,既而生策,及權在 孕,又夢日入其懷,以告堅曰:「昔孕策,夢月入我懷,今 也又夢日入我懷,何也?」堅曰:「日月者,陰陽之精,極貴 之象,吾子孫其興乎!」

《吳志潘夫人傳》:「吳主權潘夫人,會稽句章人也。父為 吏,坐法死,夫人與姊俱輸織室,權見而異之,召充後 宮。得幸有娠,夢有以龍頭授己者,己以蔽膝受之,遂 生孫亮。」

《魏志華歆傳》注《列異傳》曰:「歆為諸生時,嘗宿人門外, 主人婦夜產,有頃,兩吏詣門,便辟易卻,相謂曰:『公在 此躊躇良久,一吏曰:『籍當定,奈何得住』?乃前向歆拜 相,將入,出並行,共語曰:『當與幾歲』?一人曰:『當三歲』。天 明,歆去,後欲驗其事,至三歲,故往問兒消息,果已死。 歆乃自知當為公』。」

《博物志》:「荊州極西南界至蜀諸民曰:獠子、婦人妊娠 七月而產,臨水生兒,便置水中,浮則取養之,沈便棄 之。然午日多浮,既長皆拔去上齒牙各一,以為身飾。」 《宋書·符瑞志》:「魏文帝始生,有雲青色,圓如車蓋,當其 上終日,望氣者以為至貴之祥,非人臣之氣,善相者 高元呂曰:『其貴不可言』。」

《拾遺記》:薛夏,天水人也,博學絕倫。母孕夏時,夢人遺 之一篋衣,云:夫人必產賢明之子也,為帝王之所崇。 母記所夢之日,及生夏之年,以弱冠才辯過人,魏文 帝與之講論,終日不息,應對如流,無有凝滯。帝曰:「昔 公孫龍稱為辯捷而迂誕誣妄,今子所說,非聖人之 言,不談子游、子夏之儔,不能過也。若仲尼在魏,復為」 入室焉。帝手制書與夏,題云:「入室生。」位至祕書丞。居 生甚貧,帝解御衣以賜之,果符元所夢,名冠當時,為 一代高士。

張承之母孫氏,懷承之時,乘輕舟遊于江浦之際,忽 有白蛇長三尺,騰入舟中。母祝曰:「若為吉祥,勿毒噬 我。」縈而將還。置諸房內,一宿視之,不復見蛇,嗟而惜 之。鄰中相謂曰:「昨見張家有一白鶴聳翮入雲。」以告 承母,母使筮之,筮者曰:「此吉祥也。蛇鶴延年之物,從 室入雲,自下升高之象也。昔吳王闔閭葬其妹,殉以」 美女,珍寶異劍,窮江南之富。未及十年,雕雲覆于溪谷,美女遊于塚上,白鵠翔于林中,白虎嘯于山側,皆 昔時之精靈,今出于世,當使子孫位超臣極,擅名江 表。若生子,可以名曰「白鵠。」及承生,位至丞相,輔吳將 軍,年踰九十,蛇鵠之祥也。

《宋書符瑞志》:「高貴公初生,有光氣昭耀室屋,其後即 大位。」

《搜神後記》:程咸字咸休。其母始懷咸,夢老公投藥與 之曰:「服此當生貴子。」晉武帝時歷位至侍中,有名于 世。

《晉書魏舒傳》:舒嘗詣野王,主人妻夜產,俄而聞車馬 之聲,相問曰:「男也?女也?」曰:「男。書之十五以兵死。」復問 寢者為誰?曰:「魏公舒。」後十五載,詣主人,問所生兒何 在?曰:「因條桑,為斧傷而死。舒自知當為公矣。」

《劉元海載記》:劉豹妻呼延氏,魏嘉平中祈子於龍門, 俄而有一大魚,頂有二角,軒鬐躍鱗而至祭所,久之 乃去。巫覡皆異之,曰:「此嘉祥也。」其夜夢旦所見魚變 為人,左手把一物,大如半雞子,光景非常,授呼延氏 曰:「此是日精,服之生貴子。」寤而告豹,豹曰:「吉徵也。吾 昔從邯鄲張冏母司徒氏相云:吾當有貴子孫三世 必大昌」,仿像相符矣。自是十三月而生。元海左手文 有其名,遂以名焉。

《劉聰載記》:聰字元明,一名載,元海第四子也。母曰張 夫人。初,聰之在孕也,張氏夢日入懷,寤而以告元海 曰:「此吉徵也,慎勿言。」十五月而生聰焉。夜有白光之 異,形體非常,左耳有一白毫,長二尺餘,甚光澤。 《前秦錄》:苻洪父懷歸,為部落小帥,母姜氏寢產洪。 《晉書。苻健載記》:健字建業,洪第三子也。初,母羌氏夢 大羆而孕之。及長,勇果便弓馬,好施,善事人,甚為石 季龍父子所親愛。季龍雖外禮苻氏,心實忌之,乃陰 殺其諸兄,而不害健也。

《苻堅載記》:堅字永固,一名文玉,雄之子也。祖洪從石 季龍徙鄴,家於永貴里。其母苟氏嘗游漳水,祈子於 西門豹祠。其夜夢與神交,因而有孕,十二月而生堅 焉。有神光自天燭其庭,背有赤文隱起成字曰:「艸付 臣。」又土王咸陽臂垂過膝,目有紫光,洪奇而愛之,名 曰「堅頭。」

《石勒載記》:「勒字世龍,初名㔨,上黨武鄉羯人也。其先 匈奴別部羌渠之胄。祖耶奕於,父周曷朱,一名乞翼 加,並為部落小率。勒生時,赤光滿室,白氣自天屬於 中庭,見者咸異之。」

《李雄載記》:雄字仲儁,特第三子。母羅氏,夢雙虹自門 升天,一虹中斷,既而生蕩。後羅氏因汲水,忽然如寐, 又夢大蛇繞其身,遂有孕,十四月而生雄,常言「吾二 子若有先亡,在者必大貴。」蕩竟前死。雄身長八尺三 寸,美容貌,少以烈氣聞,每周旋鄉里,識達之士皆器 重之。有劉化者,道術士也,每謂人曰:「關隴之士皆當」 南移,李氏子中,惟仲儁有奇表,終為人主。 《呂光載記》:光生于枋頭,夜有神光之異,故以光為名。 《索紞傳》:「索充夢見一虜,脫上衣來詣充,紞曰:『虜去上 中下半男字夷狄,陰類君婦當生男』。」終如其言。 《前燕錄》:「慕容儁字宣英,皝第二子,小字賀賴跋,十三 月而生,有神光之異,身長八尺一寸。」

《晉書慕容德載記》:「德字元明,皝之少子也。母公孫氏, 夢日人臍中,晝寐而生德。」

《桓元傳》:元字敬道,一名靈寶,大司馬溫之孽子也。其 母馬氏嘗與同輩夜坐于月下,見流星墜銅盆水中, 忽如二寸火珠,冏然明淨,競以瓢接取,馬氏得而吞 之,若有感,遂有娠。及生元有光照室,占者奇之,故小 名靈寶。嬭媼每抱詣溫,輒易人而後至,云其重兼常 兒。溫甚愛異之。

《異苑》:桓元生而有光照室,善占者云:「此兒生有奇曜, 宜目為天人寶。」宣武嫌其三文,復言為神靈寶猶復 用三,既難重前,卻減「神」一字,名曰靈寶。

任城魏肇之初生,有雀飛入其手。占者以為封爵之 祥。

《晉書儒林傳》:「范隆字元嵩,騰門人。父方,魏鴈門太守。 隆在孕十五月生。」

《元帝本紀》:「元帝諱睿,宣帝曾孫,瑯琊恭王覲之子也。 咸寧二年,生于洛陽,有神光之異,一室盡明,所藉槁 如始刈。及長,白毫生于日角之左,隆準龍顏,目有精 曜,顧盼煒如也。」

《孝武帝本紀》:初,簡文帝見讖云:「晉祚盡昌明。」及帝之 在孕也,李太后夢神人謂之曰:「汝生男,以昌明為字。」 及產,東方始明,因以為名焉。簡文帝後悟,乃流涕。 《孝武文李太后傳》:始簡文帝無子,乃令善相者召諸 愛妾而示之。時后為宮人,在織坊中,形長而色黑,宮 人皆謂之崑崙。既至,相者驚云:「此其人也。」帝以大計, 召之侍寢后數夢兩龍枕膝,日月入懷,意以為吉祥, 向《儕類》說之。帝聞而異焉。遂生孝武帝。

禿髮烏孤《載記》:「烏孤,河西鮮卑人也。其先八世祖匹

孤遷于河西。匹孤卒,子壽闐立。初,壽闐之在孕,母胡
考證.svg
掖氏因寢而產于被中,鮮卑謂被為禿髮,因而氏焉。」

四裔:《辰韓傳》:「辰韓初生子,便以石押其頭,使扁 焉耆國。傳其王龍安夫人,獪胡之女,妊身十二月,剖 脅生子曰會,立之為世子。」

《宋書五行志》:「晉海西公生皇子,百姓歌云:『鳳凰生一 雛,天下莫不喜。本言是馬駒,今定成龍子』。其歌甚美, 其旨甚微。海西公不男,使左右向龍與內侍妾生子, 以為己子。」

《王鎮惡傳》:鎮惡祖猛,有文武才。鎮惡以五月五日生, 家人以俗忌,欲令出繼疏宗,猛見奇之,曰:「此非常兒。 昔孟嘗君惡日生而相齊,是兒亦將興吾門矣。」故名 之為鎮惡。

《異苑》:「太原溫盤石母懷身三年然後生,墮地便坐而 笑,髮覆面,牙齒皆具。」

《後趙錄》:黎陽民陳武妻,產三男一女,上書自陳令曰: 「昔周之興也,四乳八子。今武妻一乳四子,可謂度過 姬祥,美加曩日。其賜乳婦一人,穀百石,雜繒十四疋, 庶以肅迎嘉祥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