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第031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三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三十一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三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

 第三十一卷目錄

 初生部彙考

  詩經小雅斯干

  禮記內則 射義 曾子問

  素問上古天真論

  管子水地篇

  方言雜釋

  晉嚴助相兒經相兒三十四法

  唐孫思邈千金方養胎論 初生出腹論

  樂善錄初生

  宋陳自明婦人良方胎教門論

  明魯伯嗣學嬰童百問初誕 護養法

  徐春明古今醫統小兒初生總論

  王肯堂幼科證治準繩通論

  龔廷賢萬病回春初生

  高兆麟生日會約會約十二則

 初生部總論

  漢王充論衡奇怪篇

  顏氏家訓風操篇

 初生部藝文一

  嚳妃論          宋蘇洵

  謝卻姻友祝年      明羅洪先

 初生部藝文二詩詞

  岐王宅滿月        唐張諤

  宗武生日          杜甫

  相里使君第七男生日     包何

  府主僕射王摶生日      徐夤

  簡令生日          羅隱

  賜石右相琚生日之壽    金顯宗

  君錫生子四月八日     党懷英

  生日自祝         王若虛

  薛尹生朝         王元粹

  壽瓊山丘先生      明李東陽

  少傅西涯相公六十壽詩三十八韻

               李夢陽

  七十初度漫賦二十六韻   王稚登

  生日招遠林         方鵬

  上督府公生日詩并序以上詩徐渭

  千秋歲建康壽史致道 宋辛棄疾

  水龍吟慶壽       前人

  喜遷鶯慶壽      康與之

  鵲橋仙除日小盡生日作  方岳

  滿庭芳壽言之弟    明周用

  鵲橋仙詠蟹賀黃廷美  方彥卿

  念奴嬌自壽       鄭域

人事典第三十一卷

初生部彙考编辑

《詩經》
编辑

《小雅斯干》
编辑

下莞上簟,乃安斯寢,乃寢乃興。乃占我夢,吉夢維何, 維熊維羆,維虺維蛇。

太人占之,維熊維羆,男子之祥,維虺維蛇,女子之祥。

熊羆,陽物在山。強力壯毅男子之祥也。虺蛇,陰物,穴處,柔弱隱伏女子之祥也。

乃生男子,載寢之床,載衣之裳,載弄之璋,其泣喤喤, 朱芾斯皇,室家君王。

寢之于床,尊之也。衣之以裳,服之盛也。弄之以璋,尚其德也。言男子之生于是室者,皆將服朱芾煌煌然。有室有家,為君為王矣。

乃生女子,載寢之地,載衣之裼,載弄之瓦,無非無儀, 唯酒食是議,無父母詒罹。

裼,褓也。瓦,紡塼也。儀,善罹憂也。寢之于地,卑之也。衣之以褓,即其用而無加也。弄之以瓦,習其所有事也。有非,非婦人也。有善,非婦人也。蓋女子以順為正,無非足矣。有善,則亦非其吉祥可願之事也。唯酒食是議,而無遺父母之憂,則可矣。

《禮記》
编辑

《內則》
编辑

妻將生子,及月辰,居側室。夫使人日再問之,作而自 問之,妻不敢見,使姆衣服而對,至于子生。夫復使人 日再問之。夫齊,則不入側室之門。

正寢在前,燕寢在後。側室者,燕寢之旁室也。作,

動作之時也。

子生,男子設弧於門左,女設帨於門右,三日始負子, 男射女否。

大全方氏曰:設弧於門左,蓋左者,天道所尊;設帨於門右,右者,地道所尊。必曰設者,方男女之生,其於弧帨,有可用之道,而未能有用之實也。古之人重男女之生,又重男女之別,非特見於弧帨而已。男則寢于床之尊,女則寢于地之卑。其衣之也,男以晝服之裳,女以夜服之裼。其弄之也,男以所有事之璋,女以所有事之瓦。

國君世子生,告于君,接以太牢,宰掌具,三日,卜士負 之,吉者宿齊,朝服寢門外,詩負之,射人以桑弧蓬矢 六,射天地四方,保受乃負之,宰醴負子,賜之束帛,卜 士之妻,大夫之妾,使食子。

接以太牢者,以太牢之禮接見其子也。宰,宰夫也。掌具,掌其設禮之具也。卜士負之者,卜其吉者而使之抱子也。詩承也,儀禮言,尸酢主人,詩懷之亦承義。射天地四方者,期其有事于遠大也。保,保母也。受乃負之,受子於士而抱之也。蓋士之負子,特為斯須之禮而已。宰既掌具,故以醴禮,負子之士,仍賜束帛以酬之。食子,謂乳養之也。今按此言,世子生,接以太牢,特言其常禮如此耳。下文又言,接子擇日,則亦或在始生三日之後也。鄭氏謂食其母,使補虛強氣,讀接為捷而訓為勝。其義迂。方氏讀如本字,今從之。

凡接子擇日,冢子則太牢,庶人特豚,士特豕,大夫少 牢,國君世子太牢,其非冢子,則皆降一等。異為孺子, 室於宮中,擇於諸母與可者,必求其寬裕,慈惠,溫良, 恭敬,慎而寡言者,使為子師,其次為慈母,其次為保 母,皆居子室,他人無事不往。

諸母,眾妾也。可者,謂雖非眾妾之列,或傅御之屬,可為子師者也。此人君養子之禮,師教以善道者,慈母審其欲惡者,保母安其寢處者,他人無事不往,恐兒驚動也。

三月之末,擇日,剪髮為鬌,男角女羈,否則男左女右, 是日也,妻以子見於父,貴人則為衣服,由命士以下 皆漱澣,男女夙興。沐浴衣服,具視朔食。夫入門,升自 阼階,立于阼,西鄉,妻抱子出自房,當楣立,東面。

鬌,所存留不剪者也。夾囟兩旁當角之處留髮。不剪者,謂之角。留頂上,GJfont橫各一。相交通達者,謂之羈。嚴氏云夾囟曰角,兩髻也。午達曰羈,三髻也。貴人大夫以上也,由自也。具視朔食者,所具之禮,如朔食也。朔食,天子太牢,諸侯少牢,大夫特豕,士特豚也。入門,入側室之門也。側室亦南向,故有阼階西階。出自房,自東房而出也。

姆先相,曰:母某敢用時日,祗見孺子。夫對曰:欽有帥, 父執子之右手,咳而名之,妻對曰:記有成,遂左還授 師,子師辯告諸婦諸母名,妻遂適寢。辯音遍下同

某妻,姓某氏也。欽敬帥,循也。言當敬,教之使循善道也。咳而名之者,咳小兒笑聲,謂父作咳聲。笑容以示慈愛而名之也。記有成,謂當記識夫言教之成德也。授師以子,授子師也。諸婦同族,卑者之妻也。諸母,同族尊者之妻也。後告諸母,欲名成于尊也。妻遂適寢,復夫之燕寢也。

夫告宰名,宰辯告諸男名,書曰:某年某月某日某生, 而藏之,宰告閭史,閭史書為二,其一藏諸閭府,其一 獻諸州史,州史獻諸州伯,州伯命藏諸州府。夫入,食 如養禮。

宰,屬吏也。諸男同宗,子姓也。藏之者以簡策書子名,而藏于家之書府也。二十五家為閭,二千五百家為州。州伯則州長也。閭史、州史皆其屬吏也。閭、府、州府皆其府藏也。夫入食如養禮,謂與其妻禮食如婦,始饋舅姑之禮也。疏曰:此經所陳,謂卿大夫以下,故以名遍告同宗諸男。諸男卑者,尚告則告,諸父可知。若諸侯絕宗,則不告也。

世子生,則君沐浴朝服。夫人亦如之,皆立於阼階,西 鄉,世婦抱子,升自西階,君名之,乃降。

諸侯朝服、元端、素裳,夫人亦如之者,亦朝服也。當是展衣註云褖衣者,以見子畢即侍御於君。故服進御之褖衣也。人君見世子於路寢,此升自西階,是自外而入也。凡生子,無問妻妾,皆在側室。

適子庶子見于外寢,撫其首,咳而名之,禮帥初,無辭。

此適子,蓋世子之弟。庶子,則妾子也。外寢,君燕寢也。燕寢在內,以側室在旁處內,故謂此為外也。疏曰:庶子見於側室,此以撫首、咳名、無辭之事同,故與適子連文,云見於外寢耳。

凡名子,不以日月,不以國,不以隱疾,大夫士之子,不 敢與世子同名。

妾將生子,及月辰。夫使人日一問之,子生三月之末 漱澣夙齋,見於內寢,禮之如始入室,君已食,徹焉。使 之特餕,遂入御。

此言大夫、士之妾生子之禮。宮室之制,前有路寢,次則君之燕寢,次夫人正寢,卿大夫以下,前有適室,次則燕寢,次則適妻之寢。此言內寢,正謂適妻寢耳。如始入室者,如初來嫁時也。特餕使此生子者,獨餕不如常,時眾妾同餕也。

公庶子生,就側室,三月之末,其母沐浴朝服見於君, 擯者以其子見,君所有賜,君名之,眾子則使有司名 之。

擯者,傅姆之屬也。君所有賜者,此妾君所偏愛。而特加恩賜者,故其子君自名之。若眾妾之子,恩寵輕略者,則使有司名之也。疏曰前文巳云,適子、庶子見異,千世子今更重出者,以前庶適連文。故此特言庶子之禮。

庶人無側室者,及月辰。夫出居群室,其問之也,與子 見父之禮無以異也。

問之之禮,與執手、咳名之事,欽帥、記成之辭皆與有爵者同。故云無以異也。

凡父在,孫見於祖,祖亦名之,禮如子見父,無辭。

應氏曰辭者,夫婦所以相授受也。祖尊故有其禮而無其辭。大全嚴陵方氏曰:父在謂祖在也。據子之父稱之,故曰父爾以祖名之,而不以父者,家事統於尊故也。

食子者三年而出,見於公宮則劬,大夫之子有食母, 士之妻養其子。

食子者,士之妻、大夫之妾也。子三年則免懷抱,故食者出,還其家。見於公宮而告辭,則君必有賜,劬者有賜,以勞其劬勞也。食母,乳母也。士卑故自養。

《射義》
编辑

故男子生桑弧蓬矢六,以射天地四方,天地四方者, 男子之所有事也,故必先有志於其所有事,然後敢 用穀也,飯食之謂也。

宇宙內事皆己分內事,此男子之志也。人臣所以先盡職事而後敢食君之祿者,正以始生之時先射天地四方,而後使其母食之也。故曰飯食之謂也。飯食,食子也。

《曾子問》
编辑

曾子問曰:君薨而世子生,如之何,孔子曰:卿大夫士, 從攝主,北面于西階南,太祝裨冕,執束帛,升自西階, 盡等,不升堂,命無哭,祝聲三,告曰:某之子生,敢告,升, 奠幣于殯東几上,哭降,眾主人,卿,大夫,士,房中,皆哭, 不踊,盡一哀,反位,遂朝奠,小宰升,舉幣,三日,眾主人, 卿,大夫,士,如初位,北面,太宰,太宗,太祝,皆裨冕,少師 奉子以衰,祝先,子從,宰宗人從,入門,哭者止,子升自 西階,殯前北面,祝立于殯東南隅,祝聲三,曰:某之子 某,從執事敢見,子拜稽顙哭,祝,宰,宗人,眾主人,卿,大 夫,士,哭踊,三者三,降東反位,皆袒,子踊,房中亦踊,三 者三,襲衰杖,奠出,太宰命祝史,以名遍告于五祀山 川。如已葬而世子生,太宰,太宗,從太祝而告于禰,三 月,乃名于禰,以名遍告,及社稷,宗廟,山川。

《素問》
编辑

《上古天真論》
编辑

帝曰:人年老而無子者,材力盡邪,將天數然也。

陰陽者,萬物之終始也。此復論男女陰陽氣血,有始有終,有盛有衰,各有自然之天數、材力、精力也。

岐伯曰:女子七歲。腎氣盛,齒更髮長。

七為少陽之數,女本陰體,而得陽數者,陰中有陽也。人之初生,先從腎始。女子七歲,腎氣方盛。腎主骨。齒者,骨之餘。故齒更。血,乃腎之液。髮,乃血之餘。故髮長也。按陰陽之道,孤陽不生,獨陰不長。陰中有陽,陽中有陰。是以天乙生水,地二生火,離為女,坎為男。皆陰陽互換之道,故女得陽數,而男得陰數也。

二七而天癸至,任脈通,太衝脈盛,月事以時下,故有 子。

天癸,天乙所生之癸水也。衝脈、任脈,奇經脈也。二脈並起于少腹之內,胞中循腹上行,為經血之海。女子主育胞胎。夫月為陰,女為陰,月一月而一周。天有盈有虧,故女子亦一月而經水應時下洩也。虧即復生,故于初生之時,男女搆精,當為有子。虛則易受故也。

三七,腎氣平均,故真牙生而長極。

腎氣者,腎藏所生之氣也。氣生於精,故先天癸至,而後腎氣平。腎氣足,故真牙生。真牙者,盡根牙也。

四七,筋骨堅,髮長極,身體盛壯。

腎生骨髓,髓生肝,肝生筋,母子之相生也。女子四七精血盛極之時,是以筋骨堅髮長極也。血氣盛則GJfont膚熱肉,是以身體盛壯。

五七,陽明脈衰,面始焦,髮始墮。

陽明之脈榮,於面循髮際,故其衰也。面焦髮墮。夫氣為陽血,脈為陰,故女子先衰於脈,而男子先衰

於氣也。再按足陽明之脈,並衝任挾臍上行,衝任脈虛而陽明脈亦虛矣。

六七,三陽脈衰于上,面皆焦,髮始白。

三陽之脈盡上于頭。三陽脈衰,故面皆焦,血脈華於色。血脈衰,故髮白也。

七七,任脈虛,太衝脈衰少,天癸竭,地道不通,故形壞 而無子也。

地道,下部之脈道也。三部九候論曰:下部,地足少陰也。癸水藏于腎,天癸竭,是足少陰下部之脈道不通,衝任虛,是以形衰而無子也。

丈夫八歲,腎氣實,髮長齒更。

八為少陰之數,男本陽體,而得陰數者,陽中有陰也。

二八,腎氣盛,天癸至,精氣溢寫,陰陽和,故能有子。

靈樞經曰:衝脈、任脈皆起胞中。上循腹裏,為經絡之海,其浮而外者,循腹右上行,會于咽喉,別而絡唇口。血氣盛則充膚熱肉,血獨盛則淡滲皮膚,生毫毛。今婦人之生有餘于氣不足,於血以其數脫血也。衝任之脈不榮唇口,故鬚不生焉。是則男子之天癸溢,於衝任充膚熱肉,而生髭鬚。女子之天癸溢於衝,任充膚熱肉為經水下行而妊子也。男子二八精氣滿溢,陰陽和合,寫洩其精,故能有子也。

三八,腎氣平均,筋骨勁強,故真牙生而長極。

平足也,均和也,極止也,至真牙生而筋骨所長,以至于極矣。

四八,筋骨隆盛,肌肉滿壯。

四居八數之半,是以隆盛之極。

五八,腎氣衰,髮墮齒槁。

腎為生氣之原,男子衰於氣,故根氣先衰,而髮墮齒槁也。

六八,陽氣衰竭於上,面焦,髮鬢頒白。

根氣先衰,而標陽漸竭矣。平脈篇曰:寸口脈遲而緩緩,則陽氣長。其色鮮,其顏光,其聲商,毛髮長。陽氣衰,故顏色焦而髮鬢白也。

七八,肝氣衰,筋不能動,天癸竭,精少,腎藏衰,形體皆 極。

肝乃腎之所生。腎氣衰,故漸及於肝矣。肝生筋,肝氣衰故筋不能運動。腎主骨,筋骨皆衰,故形體疲極也。

八八,則齒髮去。

數終衰極,是以不惟頒白枯槁,而更脫落矣。

腎者主水,受五藏六府之精而藏之,故五藏盛,乃能 寫。今五藏皆衰,筋骨解墮,天癸盡矣。故髮鬢白,身體 重,行步不正,而無子耳。

此復申明先天之癸水,又藉後天之津液所資益也。腎者主水。言腎藏之主藏精水也。受五藏六府之精而藏之者,受後天水穀之精也。蓋五味入胃,各歸所喜。津液各走其道,腎為水藏,受五藏之精而藏之。腎之津液入心化赤而為血。流溢於衝任為經血之海。養肌肉,生毫毛。所謂流溢于中,布散于外者是也。故曰天癸者,天乙所生之精也。是以男子天癸至而精氣溢瀉,腎之精化赤為血,溢於衝任,生髭鬚。女子天癸至而月事以時下,故精血皆謂之天癸也。再按經云榮,血之道內穀為寶,穀入於胃,乃傳之肺,流溢於中,布散於外。專精者行於經隧,常榮無已。男子八八,女子七七,天地之數終,而天癸絕。然行於經隧之榮,血未竭也。是以年老之人能飲食,而脾胃健者,尚能筋骨堅強,氣血猶盛。此篇論天癸絕而筋骨衰其後。天水,穀之精。又不可執一而論也。再按女子過七七而經淋不絕者,此係行於經隧之血,反從衝任而下。是以面黃肌瘦骨憊筋柔,當知經隧之血行於脈中。衝任之血兼滲於脈外。

帝曰:有其年已老而有子者何也。岐伯曰:此其天壽 過度,氣脈常通,而腎氣有餘也。此雖有子,男不過盡 八八,女不過盡七七,而天地之精氣皆竭矣。

此復申明天地陰陽之數,止盡終於七七八八也。天壽過度,先天所秉之精氣盛也。氣脈常通。後天之地道尚通也。是以腎氣有餘而有子,此雖有子,然天地之精氣盡竭,于七八之數者也。

帝曰:夫道者年皆百數,能有子乎。岐伯曰:夫道者能 卻老而全形,身年雖壽,能生子也。

此承上文,而言惟脩道者,能出於天地陰陽之數也。

《管子》
编辑

《水地篇》
编辑

人,水也。男女精氣合,而水流形。三月如咀,咀者何。曰 五味。五味者何,曰五藏。酸主脾,鹹主肺,辛主腎,苦主 肝,甘主心。五藏已具,而後生肉。脾生膈,肺生骨,腎生 腦,肝生革,心生肉。五肉已具,而後發為九竅:脾發為鼻,肝發為目,腎發為耳,肺發為竅,五月而成,十月而 生;生而目視耳聽心慮;目之所以視,非特山陵之見 也,察于荒忽。耳之所聽,非特雷鼓之聞也,察于淑湫。 心之所慮,非特知於麤麤也,察於微眇。故修要之精。 是以水集于玉,而九德出焉。凝蹇而為人,而九竅五 慮出焉。此乃其精也。精麤濁蹇,能存而不能亡者也。

《方言》
编辑

《雜釋》
编辑

陳楚之間,凡人獸,乳而雙產謂之釐孳。秦晉之間謂 之僆子。自關而東,趙魏之間謂之孿。生女謂之嫁。子

《晉嚴助·相兒經》
编辑

《相兒三十四法》
编辑

兒初生叫聲連延,相屬者壽。

聲絕而復揚,急者不壽。

啼聲散者不成人。

啼聲深者不成人。

臍中無血者好。

臍小者不壽。

通身軟弱如無骨者不壽。

鮮白長大者壽。

自開目者不成人。

目視不正,數動者大非佳。

汗血者多厄不壽。

汗不流不成人。

小便凝如脂膏,不成人。

頭四破,不成人。

常搖手足者,不成人。

早坐、早行、早齒、早語皆惡性,非佳人。

頭毛不周匝者,不成人。

髮稀少者不聽人。

額上有旋毛者,早貴,妨父母。

兒生枕骨不成者,能言語而死。

尻骨不成者,能倨而死。

掌骨不成者,能匍匐而死。

踵骨不成者,能行而死。

臏骨不成者,能立而死。

身不收者死。

魚口者死。

股間無坐肉者死。

頤下破者死。

陰不起者死。

陰囊下白者死。赤者死。

卵縫通達黑者壽。

兒小時識悟通敏過人者多夭。

小兒骨法成就威儀,迴轉遲舒稍闕三字精神雕琢者, 壽。

小兒預知人意,迴旋敏速者夭。

《唐·孫思邈·千金方》
编辑

《養胎論》
编辑

舊說凡受胎三月,逐物變化,稟質未定,故妊娠三月, 欲得觀犀、象、猛獸、珠玉、寶物欲得見賢人、君子盛德。 大師觀禮樂、鐘鼓、俎豆、軍旅、陳設、焚燒、名香,口誦詩 書,古今箴誡,居處簡靜。割不正不食,席不正不坐。彈 琴瑟,調心神,和情性。節嗜慾,庶事清淨,生子皆良長 壽,忠孝仁義,聰慧無疾,斯蓋文王胎教者也。

兒在胎日月未滿陰陽,未備腑臟,骨節皆未成足,故 自初迄于將產,飲食居處皆有禁忌。

妊娠食羊肝,令子多厄。食山羊肉,令子多病。

妊娠食驢馬肉,令子延月。食驢肉產難。

妊娠食兔肉、犬肉,令子無音聲并脣闕。

妊娠食雞肉、糯米,令子多寸白蟲。

妊娠食雞子及乾鯉魚,令子多瘡。

妊娠食椹并鴨子,令子倒出心寒。

妊娠食雀肉、并豆醬,令子滿面多GJfont黯黑子。 妊娠食雀肉并酒,令子心淫情亂,不畏羞恥。

妊娠食鱉,令子短項。

妊娠食冰漿,絕胎。

妊娠勿向非常地大小便,必半產殺人。

徐之才曰:妊娠三月名始胞,當此之時,未有定儀。見 物而化。欲生男者,操弓矢;欲生女者,弄珠璣。欲子美 好,數視璧玉;欲子賢良,端坐清虛。是謂外象而內感 者也。

《初生出腹論》
编辑

論曰:小兒初生,先以綿裹指拭,兒口中及舌上青泥、 惡血,此謂之玉衡。一作銜若不急拭,啼聲一發,即入腹, 成百病矣。兒生落地,不作聲者,取暖水一器灌之,須 臾當啼。兒生不作聲者,此由難產,少氣故也。可取兒 臍帶,向身卻捋之,令氣入腹。仍呵之至百,度啼聲自 發,亦可。以蔥白徐徐鞭之,即啼。兒已生,即當舉之。舉 之遲晚,則令中寒。腹內雷鳴,乃先浴之。然後斷臍。不 得以刀子割之。須令人隔單衣物咬斷,兼以暖氣呵七遍。然後纏結所留臍帶,令至兒足趺上。短則中寒, 令兒腹中不調,常下痢。一云成內釣若先斷臍,然後浴者, 則臍中水。臍中水則發腹痛,其臍斷訖,連臍帶中多 有虫。宜急剔撥去。不爾,入兒腹成疾。斷兒臍者,當令 長六寸。長則傷肌,短則傷臟。不以時斷,若挼汁不盡, 則令暖氣漸微自生寒。令兒臍風。生男宜用其父故 衣裹之,生女宜用其母故衣裹之。皆勿用新帛為善。 不可令衣過厚,令兒傷皮膚,害血脈,發雜瘡。而黃兒 衣綿帛,特忌厚熱,慎之,慎之。凡小兒始生,肌膚未成, 不可暖衣。暖衣則令筋骨緩弱,宜時見風日。若都不 見風,則令肌膚脆軟,便易中傷。皆當以故絮衣之。勿 用新綿也。凡天和暖無風之時,令母將兒於日中嬉 戲,數見風日,則血凝氣剛,肌肉牢密,堪耐風寒,不致 疾病。若常藏在幃帳之中,重衣溫暖,譬猶陰地之草 木,不見風日,軟脆不堪風寒也。凡裹臍,法椎治白練, 令柔軟方四寸新綿,厚半寸。與帛等合之,調其緩急。 急則令兒吐。兒生二十日,乃解視臍。若十許日,兒 怒啼似衣中有剌者,此或臍燥。還刺其腹,當解之,易 衣更裹。裹臍時閉戶下帳燃火,令帳中溫暖,換衣亦 然。仍以溫粉粉之,此謂冬時寒也。若臍不愈,燒絳帛 末粉之,若過一月臍有汁不愈,燒蝦蟆灰粉之,日三 四度。若臍中水及中冷,則令兒腹絞痛夭糾啼呼,面 目青黑,此是中水之過。當灸粉絮以熨之。不時治護 臍至腫者,當隨輕重。重者便灸之,乃可。至八九十壯。 輕者臍不大腫,但出汁時時啼呼者,擣當歸末和胡 粉傅之。灸絮日熨之,至百日愈。以啼呼止為候。若兒 糞青者,冷也。與臍中水同。兒洗浴斷臍,竟GJfont抱畢。未 可與朱蜜,宜與甘草湯。以甘草如手中指一節許,打 碎以水二合煮。取一合以綿纏,沾取與兒吮之。連吮 汁計得一蜆,殼入腹止。兒當快吐,吐去心胸中惡汁 也。如得吐,餘藥更不須與。若不得吐,可消息計如飢 渴。須臾更與之。若前所服及更與,並不得吐者,但稍 稍與之,令盡此一合止。如得吐出惡汁,令兒心神知 慧無病也。飲一合盡,都不吐者,是兒不含惡血爾。勿 復與甘草湯,乃可與朱蜜以鎮心神,安魂魄也。兒新 生三日中,與朱蜜不宜多。多則令兒脾胃冷腹脹,喜 陰癇。氣急變噤痙而死。新生與朱蜜法,以飛鍊朱砂 如大豆許,以赤蜜一蜆殼,和之以綿纏著頭,沾取與 兒吮之。得三沾止。一日,令盡此一豆許。可三日與之。 則用三豆許也。勿過此則傷兒也。與朱蜜竟可,與牛 黃如朱蜜多少也。牛黃益肝膽,除熱定精神,止驚辟 惡氣,除小兒百病也。新生三日後,應開腸胃助穀神。 可研米作厚飲,如乳酪厚,薄以豆大,與兒咽之。頻咽 三豆許。止日三與之。滿七日,可與哺也。兒生十日,始 哺如棗核。二十日倍之。五十日如彈丸,百日如棗。若 乳汁少,不得從,此法當用意小增之。若三十日而哺 者,令兒無疾。兒哺早者,兒不勝穀氣,令生病頭面身 體,喜生瘡。愈而復發,令兒尪弱難養。三十日後,雖哺 勿多。若不嗜食,勿強與之。不消復生疾病,哺乳不進 者,腹中皆有疾癖也。當以四物紫微丸下之。節哺乳 數日,便自愈。小兒微寒熱,亦當爾利之要當下之。然 後乃瘥凡乳兒,不欲太飽。飽則嘔吐,每候兒吐者,乳 太飽也。以空乳,乳之,即消。日四,乳兒若臍未愈,乳兒 太飽,令風中臍也。夏不去熱,乳令兒嘔。逆冬不去寒, 乳令兒欬痢。母新房以乳兒,令兒羸瘦交脛。不能行。 母有熱以乳兒,令變黃不能食。母怒以乳兒,令喜驚 發氣疝。又令上氣癲狂。母新吐下以乳兒,令虛羸。母 醉以乳兒,令身熱腹滿。凡新生小兒一月內常飲豬 肉,大佳。凡乳母乳兒當先極挼,散其熱氣,勿令汁奔 出。令兒噎,輒奪其乳,令得息。息已,復乳之。如是十返 五返,視兒饑飽節度。知一日中幾乳而足。以為常。又 常提去宿。乳兒若臥乳,母當以臂枕之。令乳與兒頭 平,乃乳之。令兒不噎。母欲寐,則奪其乳,恐填口鼻,又 不知饑飽也。浴兒法,凡浴小兒,湯極須令冷熱調和。 冷熱失所,令兒驚,亦致五藏疾也。凡兒冬不可久浴, 浴久則傷寒。夏不可久浴,浴久則傷熱。數浴背冷,則 發癇。若不浴,又令兒毛落新生。浴兒者以豬膽一枚, 取汁投湯中以浴兒。終身不患瘡疥。勿以雜水浴之, 兒生三日,宜用桃根湯浴。桃根、李根、梅根各二三兩, 皮亦得GJfont咀之,以水三斗煮二。十沸去滓,浴兒,良去 不祥。令兒終身無瘡疥。治小兒驚辟惡氣,以艾虎湯 浴。艾一斤,虎頭骨一枚以水三斗,煮為湯浴,但須浴, 即煮用之。

《樂善錄》
编辑

《初生》
编辑

人于胞胎中,三元育養,九GJfont結形,然後得成為人。若 非三元所育,九GJfont所導,及九天司馬,不下命章,皆莫 能生。始一月,受鬱單無量天一黃演之GJfont;二月受上 上禪善無量壽天洞冥紫戶之GJfont;三月受梵監須延 天長靈明仙之GJfont;四月受寂然兜術天碭戶冥演由 之GJfont;五月受波羅蜜不驕樂天五仙中靈之GJfont;六月受洞元化應聲天高真沖融之GJfont;七月受靈化梵輔 天高仙洞笈之氣;八月受高虛清明天真靈化凝之 氣。故一月精血凝而為胞,二月形兆坯而為胎,三月 陽神為三魂,四月陰靈為七魄,五月五行分職,六月 六律定府,七月七精開竅,八月八景具神,九月宮室 羅布,十月氣足聲尚神具,九天稱慶,太乙執符帝君 品命主籙勒籍,司命定筭,五帝監生聖母、衛房天神、 地祇三界、備守九天司馬在庭,皆所以主其生成者 也。因其不淨而成胞胎,神既入胎四種。始立堅凝為 地,種軟濕為水,種煖熱為火,種氣息為風,種使地水 火三種,雖立非風,種關通其中,則兒形莫得長。故自 一七日至三十有八日,於胞胎中自然生三十一種 風。關通整合,使之筋脈、肌骨、機關、孔竅皆得流通。於 其中間第十七日,又復一死,蓋短座之風吹令暴卒。 以堅強之普門之風,吹整其體,足其音聲,故也。如此 在胞胎中凡十箇月。處母生臟之下,熟臟之上,五繫 自縛如在革囊,如在羅網,起不淨想、瑕穢想、牢獄想、 幽冥想。起如是等想,晝夜恓惶,急欲起出母。食多食 少,太膩無膩,太熱太冷,色欲過度,當風差久游行,馳 走有所度越。凡此之類,兒皆不安。亦復受諸苦惱。及 生地苦亦如之。或以衣受,或以衾受,皆切楚痛。當此 欲生未生之際,使非何所垂超之。風吹令頭下足上 以向生門。則母子往往兩皆不保。

《宋·陳自明·婦人良方》
编辑

《胎教門論》
编辑

妊娠一月名胎胚。足厥陰脈,養之二月,名始膏。足少 陽脈養之。三月名始胎。手心主脈養之。當此之時,形 象未有定儀,因感而變。欲子端正莊嚴,常口談正言, 身行正事。欲生男,宜佩弦執弓矢;欲生女,宜佩韋施 環珮。欲子美好,宜佩白玉;欲子賢能,宜看詩書。是謂 外象而內感者也。四月始受水精,以成其血脈。手少 陽脈養之。五月始受火精,以成其氣。足太陰脈養之。 六月始受金精,以成其筋。足陽明脈養之。七月始受 木精,以成其骨。手太陰脈養之。八月始受土精,以成 膚革,手陽明脈養之。九月始受石精,以成毛髮,足少 陰脈養之。十月五臟六腑、關節,人神皆備。又五臟論: 一月如珠露,二月如桃花,三月男女分,四月形象具, 五月筋骨成,六月毛髮生,七月遊其魂,兒能動左手。 八月遊其魄,兒能動右手。九月三轉身,十月受氣足。 更有顱囟經云:一月為胎胞,精血凝也。二月為胎形, 成胚也。三月陽神為三魂,四月陰靈為七魄,五月五 行分五臟也。六月六律定六腑也。七月精開竅通光 明也。八月元神具降真靈也。九月宮室羅布以定生 人也。十月受氣足萬象成也。今惟究數說,如五臟論 者,類皆淺鄙,妄托其名。至於三藏佛書,且涉怪誕,漫 不可考。按顱囟經,中古巫方,撰其巢氏,論妊娠至三 月。始胎之時,欲談正言,行正事,佩弦韋執弓矢,施環 珮佩白玉,讀詩書之類,豈非胎教之理乎。嘗試推巢 氏所論,云妊娠脈養之理,若厥陰肝脈也。足少陽膽 脈也。為一臟腑之經,餘皆如此。且四時之令,必始于 春木。故十二經之養,始於肝。所以養胎在一月。二月 手心主心胞絡脈也。手少陽三焦脈也。屬火而夏旺, 所以養胎在三月。四月手少陰、手太陽乃心脈也,以 君主之官無為而尊也。

足太陰脾脈也,足陽明胃脈也,屬土而旺長夏,所以 養胎在五月。六月手太陰肺脈也,手陽明大腸脈也, 屬金而旺秋。所以養胎在七月。八月足少陰腎脈也, 屬水而旺冬。所以養胎在九月。又況母之腎臟繫於 胎,是母之真氣,子之所賴也。至十月,兒於母腹之中, 受足諸臟氣脈所養,然後待時而生。此論奧微而有 至理,世更有明之者,亦未有過於巢氏之論矣。余因 述其說。

巢氏論曰:陽施陰化,精氣有餘,兩胎有俱男俱女者。 《道藏經》云:婦人月信止後一日、三日、五日,值男女旺 相日、陽日、陽時交合,有孕多男。若男女稟受皆壯,則 男子一或怯弱,則少子。《顱囟經》云:陽盛發陰當孕成 男。六脈諸經皆舉其陰。又云:三陽所會則生男,三陰 所會則生女。葛仙翁肘後方云:男從父氣,女從母氣。 《聖濟經》云:天之德,地之氣,陰陽之至和流轉於一體, 因氣而左,動則屬陽,陽資之則成男。因氣而右,動則 屬陰,陰資之則成女。《易》稱乾道成男,坤道成女,此男 女之別也。凡妊娠有疾,投以湯藥,衰其大半而已。使 病去,母安胎亦無損矣。

薛己曰:按東垣丹溪云,經水斷後一二日,血海始凈,精勝其血,感者成男。四五日後,血脈已旺,精不勝血,感者成女。蓋父精母血,因感而會精之施也。血能攝精,故成男。此萬物資始于乾元也。血之行也,精不能攝,故成女。此萬物資生于坤元也。陰陽交媾,胚胎始凝。所藏之處名曰子宮。一系在下,上有兩岐,一達于左,一達于右。精勝其血則陽為之,主受氣于左子宮。而男形成精不勝血,則陰為之。

主受氣于右子宮,而女形成。此二先生之確論也。

褚氏云:男女之合,二情交暢,陰血先至,陽精後衝,血 開裹精,精入為骨,而男形成矣。陽精先入,陰血後參, 精開裹血,血入為本,而女形成矣。陽氣聚面,故男子 面重溺死者必伏。陰氣聚背,故女子背重溺死者必 仰。走獸溺死仰伏皆然。陰陽均至,非男非女之身,精 血散分,駢胎品胎之兆。父少母老,產女必羸,母壯父 衰,生男必弱。

《明·魯伯嗣·學嬰童百問》
编辑

《初誕》
编辑

嬰童在胎,稟陰陽五行之氣以生成。五臟、六腑、百骸 之體悉具,必藉胎液以滋養之。受氣既足,自然分娩。 初離母體,口有液毒,啼聲未出,急用軟綿裹指拭去 口中惡汁。雖是良法,然倉卒之際,或有不及如法者, 古人有黃連法、朱蜜法、甘草法,用之殊佳。免使惡物 咽下,伏之于心,遇天行時氣久熱不除,乃乘于心。心 主血脈,得熱而散,流溢于胃。而胃主肌肉,發出于外, 故成瘡疹之候。世之長幼,無有可免者。若依初生拭 口之法,得免瘡疹之患。或有時氣浸染,只出膚瘡細 疹,易為調理。亦孩童之幸也。楊氏云:初生拭口不前, 惡穢入腹則腹滿氣短,不能飲乳者,宜用茯苓丸加 減治之。又法下胎毒,臨產落生時,濃煎淡豉汁服,極 好。不可與辰砂黃連輕粉等。

《護養法》
编辑

巢氏云:小兒始生,肌膚未實,不可煖衣,當薄衣,但令 背煖薄衣之法。當從秋習之。不可以春夏卒減其衣。 否則令中風寒,所以從秋習之者,以漸稍寒如此,則 必耐寒。冬月但著兩薄襦可耐寒。若不忍見其寒,當 略加耳。若愛而煖之,適所以害之也。又當消息,無令 出汗。如汗出,則表虛風,邪易入也。晝夜寤寐,常當慎 之。其乳哺之法,亦當有節,不可過飽,或宿滯不化。當 用消乳丸化積溫脾等劑治之。陳氏所謂忍三分寒, 喫七分飽,頻揉肚,少澡洗,及要背煖、肚煖、足煖,要頭 涼、心胸涼,亦至論也。

《徐春明·古今醫統》
编辑

《小兒初生總論》
编辑

初生小兒,必忌外客所觸。古人一歲之內忌之者,並 無客忤之。患小兒略識人物,不宜攜至神廟觀望。神 像閃爍,恐生恐懼。

《王肯堂·幼科證治準繩》
编辑

《通論》
编辑

初生兒出月,必須人襁褓。襁褓之道,必須得宜。如春 夏之月,乃萬物生長之時,宜教令地臥使之,不逆生 長之氣。如秋冬之月,乃萬物收藏之時,宜就溫煖之 處使之,不逆收藏之氣。然後血凝氣和,則百病無自 而入矣。

《龔廷賢·萬病回春》
编辑

《初生》
编辑

小兒初生,宜用七八十歲老人舊裙、舊襖改作小兒 衣衫,真氣相滋,令兒有壽。富貴之家,切不宜新製紵 絲、綾羅、氈毧之類與小兒。不惟生疾,抑且折福,必致 夭傷。

《高兆麟·生日會約》
编辑

《會約十二則》
编辑

今人于誕日,延集賓朋,呼優稱觴,不論家之有無,一 以侈盛為貴。曾記往昔,年高分尊,方做生日。今則二 十三十雖在卑幼亦做矣。往昔凡遇齊頭,必至七十 八十以及五六十方做,今則年年而做之矣。人之肯 做生日如此,所以重吾生也。夫必有身而後有生,重 吾生者,所以重吾身也。抑思此身何自而來乎。非祖 宗所遺乎。然而祖宗往矣,而祖宗之心,念注在子孫。 凡我昆弟、伯叔以至宗族,孰非祖宗之遺,孰非祖宗 心念所注。能以重吾生、重吾身之心,一仰思於祖宗, 併體祖宗心念所注,以推及昆弟、叔伯、宗族方為真 重吾身,方為不虛此生。雖年年做生日不礙矣。今以 此意定為生日,會是會也,不論尊卑、長幼,凡遇生日, 派分有三。上者五分,次三分,再次二分。在尊長則呼 卑幼而飲之,在卑幼則奉尊長而祝之。置簿一扇,輪 一直,會一月一轉,如此則常常相聚,意氣聯屬,或不 聞祖德者,則問之尊長。或不諳世故者,一型於大方 仁義之訓。日聞禮法之防,自謹且有學問商量,有緩 急倚賴,面熟而心自齊,情真而氣自洽。必不至踰越 規矩,敗壞倫常,以安於浮薄,甘為名教之罪人矣。夫 人而為名教之罪人,身將不保,非自棄其身,乃棄吾 祖宗所遺之身,於生日何有焉。必如此重身敬祖,敦 宗族厚風,教數善兼備,則亦何憚而不為耶。願自吾 門始之。孟子論鄉井,而曰出入相友,守望相助,鄉且 如此,況於族乎。況為身以敦族乎。我知人必樂之矣。 又如每房生子,是添丁之喜。亦吾祖宗心念所注。血 食所關,如例舉焉,未為不可。

昔人有真率會、當時會,僚友且然,而況宗族夫。真

率莫真,率於宗族矣。只宜照分,設餚務期可口飽腹為止。若侈張便不得名真率規例。十二則附後:

一是會專在敦倫,非取飲酒宴樂務期。人人畢集,俗 例常有,寧可人不到而分,要到是重分,不重人。今此 事在聚人縱,分可以不到,人不可以不到。分不到罰 五。分人不到罰一錢。

一是會務期久遠。此舉雖創自麟意曾,聞先世有行 之者矣。奈何中葉而廢。以前律後不令人視,今猶昔 之。感耶。唯是行止全係乎人。所謂人存而政自舉,凡 我前輩後進,錚錚不乏,豈甘自棄以致中墜。諄切諄 切。

一是會專尚儉樸。或遵五簋,或取三養。不然,先設麵 數盂,再佐小碟供飲。務期便于舉行,安于人情為止。 再不然,人多分少,總待一月之中,或二人合舉。即一 月之中若無同壽者,亦不妨再俟以三人為率。總是 權宜經久之計。

一是會謹循禮法。凡遇尊長生日,子姪斷宜竭誠登 堂,稱祝。如不到者,罰五錢。

一是會分禮有節。遇散壽則照數捐分,若正壽則於 常分之外加一倍焉。

一是會規矩一定。凡遇壽期,先五日發單斂分。而值 會之法,一月輪一人司之。庶無紊亂遺忘之弊,其有 宜發單。而不發單者,罰二錢。

一是會務遵謙讓。宗族讌會,不比尋常聚飲,觥籌交 錯之間,更宜寓以禮讓相先之意。不得泛習虛浮。偶 因盃酒而盛氣相加,如蹈此轍者,罰三錢。

一是會登記宜詳。每年置簿一扇,登記聚會併人數、 分數,以驗會中增盛之美。如簿到不登記者,罰一錢。 并簿遺失者,罰一兩。

一是會立法甚嚴。凡一切罰銀,俱於次日值會者徵 出。貯于五房,當鋪之中。以俟公舉之費,如徵不出者, 合族坐徵,無致中阻,以期遵守。或曰以卑幼而罰尊 長,似為未便,不知尊長以禮自持,必不致罰。即或偶 有之,值會者須稟過族長,遵族長之命往徵。是情理 之甚當,而事之極可行者。

一是會成人入會。凡某位生幾子,某人幾歲,俱開載 簿上,以便查。其至十六歲,即斂分入會,定為永例,不 致遺漏躲避。

一是會添丁宜慶。遇某房添丁值會者,即登記生年 月日於簿,以兆生、生不已之慶。隨發單斂分,舉賀如 例。

一是會交接有序。如前月某人值會,下月交送某人, 其一一事體,開載如例。又書某人交與,某位掌管。如 此寫記明白,庶不至差錯,起推諉之弊矣。

右十二則可謂詳之,詳矣。原以聚會為美,非欲以本枝一葉,漠然如行道之人。一切不相關,切甚。且等而下之,流為澆薄蹈習,市井平常不覺,一當聚會,便爾手忙腳亂,無安身之處,如是者非無人。吾見亦屢矣。縱其人不足惜,追念祖宗,忍見斯狀然。所以致是者,總是平日不聞格言正論,不見尊輩長者,雖欲不如是不可得也。麟今創是要見何心,且派分既分,設席又合,稱家有無,各隨其便,非強人以所難也。凡我賢達,宜深維之。御李山人麟又跋。

初生部總論编辑

《漢·王充·論衡》

《奇怪篇》
编辑

儒者稱聖人之生,不因人氣,更稟精於天。禹母吞薏 苡而生禹,故夏姓曰姒;GJfont母吞燕卵而生GJfont,故殷姓 曰子。后稷母履大人跡而生后稷,故周姓曰姬。《詩》曰: 不坼不副。是生后稷。說者又曰:禹、GJfont逆生,闓母背而 出;后稷順生,不坼不副。不感動母體,故曰不坼不副。 逆生者子孫逆死,順生者子孫順亡。故桀、紂誅死,赧 王奪邑。言之有頭足,故人信其說;明事以驗證,故人 然其文。讖書又言:堯母慶都野出,赤龍感己,遂生堯。 《高祖本紀》言:劉媼嘗息大澤之陂,夢與神遇。是時,雷 電晦冥,太公往視,見交龍于上。已而有身,遂生高祖。 其言神驗,文又明著,世儒學者,莫謂不然。如實論之, 虛妄言也。彼《詩》言不坼不副,言其不感動母體,可也; 言其闓母背而出,妄也。夫蟬之生復育也,闓背而出。 天之生聖子,與復育同道乎。兔吮毫而懷子,及其子 生,從口而出。案禹母吞薏苡,GJfont母嚥燕卵,與兔吮毫 同實也。禹、GJfont之母生,宜皆從口,不當闓背。夫如是,闓 背之說,竟虛妄也。世間血刃死者多,未必其先祖初 為人者生時逆也。秦失天下,閻樂斬胡亥,項羽誅子 嬰。秦之先祖伯翳,豈逆生乎。如是為順逆之說,以驗 三家之祖,誤矣。且夫薏苡,草也;燕卵,鳥也;大人跡,土 也,三者皆形,非氣也,安能生人。說聖者,以為稟天精 微之氣,故其為有殊絕之知。今三家之生,以草、以鳥、 以土,可謂精微乎。天地之性,唯人為貴,則物賤矣。今 貴人之氣,更稟賤物之精,安能精微乎。夫令鳩雀施氣于鴈鵠,終不成子者,何也。鳩雀之身小,鴈鵠之形 大也。今燕之身不過五寸,薏苡之莖不過數尺,二女 吞其卵實,安能成七尺之形乎。爍一鼎之銅,以灌一 錢之形,不能成一鼎,明矣。今謂大人天神,故其跡巨。 巨跡之人,一鼎之爍銅也;姜原之身,一錢之形也。使 大人施氣于姜原,姜原之身小,安能盡得其精。不能 盡得其精,則后稷不能成人。堯、高祖審龍之子,子性 類父,龍能乘雲,堯與高祖亦宜能焉。萬物生于土,各 似本種;不類土者,生不出於土,土徒養育之也。母之 懷子,猶土之育物也。堯、高祖之母,受龍之施,猶土受 物之播也。物生自類本種,夫二帝宜似龍也。且夫含 血之類,相與為牝牡;牝牡之會,皆見同類之物。精感 欲動,乃能授施。若夫牡馬見雌牛,雄雀見牝雞,不相 與合者,異類故也。今龍與人異類,何能感于人而施 氣。或曰:夏之衰,二龍鬥干庭,吐漦于地。龍亡漦在,櫝 而藏之。至周幽王發出龍漦,化為黿,入于後宮,與處 女交,遂生褒姒。黿與人異類,何以感于處女而施氣 乎。夫黿所交非正,故褒姒為禍,周國以亡。以非類妄 交,則有非道妄亂之子。今堯、高祖之母,不以道接會, 何故二帝賢聖,與褒姒異乎。或曰:趙簡子病,五日不 知人。覺言,我之帝所,有熊來,帝命我射之,中熊,死;有 羆來,我又射之,中羆,羆死。後問當道之鬼,鬼曰:熊羆, 晉二卿之先祖也。熊羆物也,與人異類,何以施類于 人,而為二卿祖。夫簡子所射熊羆,二卿祖當亡,簡子 當昌之秋也。GJfont子見之,若寢夢矣。空虛之象,不必有 實。假令有之,或時熊羆先化為人。乃生二卿。魯公牛 哀病化為虎。人化為獸,亦如獸為人。黿入後宮,殆先 化為人。天地之間,異類之物,相與交接,未之有也。天 人同道,好惡均心。人不好異類,則天亦不與通。人雖 生于天,猶蟣虱生于人也。人不好蟣虱,天無故欲生 于人。何則。異類殊性,情欲不相得也。天地,夫婦也,天 施氣于地以生物。人轉相生,精微為聖,皆因父氣,不 更稟取。如更稟者為聖,GJfont后稷不聖。如聖人皆當更 稟,十二聖不皆然也。黃帝、帝嚳、帝顓頊、帝舜之母,何 所受氣。文王、武王、周公、孔子之母,何所感吞。此或時 見三家之姓,曰姒氏、子氏、姬氏,則因依放,空生怪說, 猶見鼎湖之地,而著黃帝升天之說矣。失道之意,還 反其字。蒼頡作書,與事相連。姜原履大人跡。跡者基 也,姓當為其下土,乃為女旁巨,非基跡之字,不合本 事,疑非實也。以周姬況夏殷,亦知子之與姒,非燕子、 薏苡也。或時禹、契、后稷之母適欲懷妊,遭吞薏苡、燕 卵,履大人跡也。世好奇怪,古今同情。不見奇怪,謂德 不異,故因以為姓。世間誠信,因以為然。聖人重疑,因 不復定。世士淺論,因不復辨。儒生是古,因生其說。《彼 詩》言不坼不副者,言后稷之生,不感動母身也。儒生 穿鑿,因造禹、契逆生之說。感于龍,夢與神遇,猶此率 也。堯、高祖之母,適欲懷妊,遭逢雷龍載雲雨而行,人 見其形,遂謂之然。夢與神遇,得聖子之象也。夢見鬼 合之,非夢與神遇乎,安得其實。野出感龍,及交龍居 上,或堯、高祖受富貴之命。龍為吉物,遭加其上,吉祥 之瑞,受命之證也。光武皇帝產于濟陽宮,鳳凰集于 地,嘉禾生于屋。聖人之生,奇鳥吉物之為瑞應。必以 奇吉之物見而子生,謂之物之子,是則光武皇帝嘉 禾之精,鳳凰之氣歟。按《帝繫》之篇及《三代世表》,禹,鯀 之子也;GJfont、稷皆帝嚳之子,其母皆帝嚳之妃也,及堯, 亦嚳之子。帝王之妃,何為適草野。古時雖質,禮已設 制,帝王之妃,何為浴于水。夫如是,言聖人更稟氣于 天,母有感吞者,虛妄之言也。實者,聖人自有種世族 仁,如文、武各有類。孔子吹律,自知殷後;項羽重瞳,自 知虞舜苗裔也。五帝、三王皆祖黃帝。黃帝聖人,本稟 貴命,故其子孫皆為帝王。帝王之生,必有怪奇,不見 于物,則效于夢矣。

《顏氏家訓》编辑

《風操篇》
编辑

江南風俗,兒生一期,為製新衣,盥浴裝飾,男則用弓 矢紙筆,女則刀尺針縷,並加飲食之物,及珍寶服玩, 置之兒前,觀其發意所取,以驗貪廉愚智,名之為試 兒。親表聚集,致讌享。自茲已後,二親若在,每至此日, 嘗有酒食之事耳。無教之徒,雖已孤露,其日皆為供 頓,酣暢聲樂,不知有所感傷。梁孝元年少之時,每八 月六日載誕之辰,常設齋講;自阮修容薨歿之後,此 事亦絕。

初生部藝文一编辑

《嚳妃論》
宋·蘇洵
编辑

《史記》載帝嚳元妃曰姜嫄,次妃曰簡狄。簡狄行浴,見 燕墮其卵,取吞之,因生契,為商始祖。姜嫄出野,見巨 人跡,忻然踐之,因生稷,為周始祖。其祖商、周信矣,其 妃之所以生者,神奇妖濫,不亦甚乎。商、周有天下七 八百年,是其享天之祿以能久其社稷,而其祖宗何 如此之不祥也。使聖人而有異于眾庶也,吾以為天 地必將儲陰陽之和,積元氣之英以生之,又焉用此二不祥之物哉。燕墮卵于前,取而吞之,簡狄其喪心 乎。巨人之跡隱然在地,走而避之且不暇,忻然踐之, 何姜嫄之不自愛也。又謂行浴出野而遇之,是以簡 狄、姜嫄為淫佚無法度之甚者。帝嚳之妃,稷、契之母, 不如是也。雖然,史遷之意,必以《詩》有天命鳦鳥,降而 生商,厥初生民,時惟姜嫄。生民如何,克禋克祀。以弗 無子,履帝武敏歆。攸介攸止,載震載夙,載生載育,時 惟后稷而言之。吁。此又遷求《詩》之過也。毛公之傳《詩》 也,以鳦鳥降為祀郊禖之候,履帝武為從高辛之行。 及鄭之《箋》而後有吞踐之事。當毛之時,未始有遷《史》 也。遷之說出于疑《詩》,而鄭之說又起于信遷矣。故天 下皆曰:聖人非人,人不可及也。甚矣,遷之以不祥誣 聖人也。夏之衰,二龍戲于庭,藏其漦,至周而發之,化 為黿,以生褒姒,以滅周。使簡狄而吞卵,姜嫄而踐跡, 則其生子當如褒姒以妖惑天下,奈何其有稷、契也。 或曰:然則稷何以棄。曰:稷之生也,無菑無害,或者姜 嫄疑而棄之乎。鄭莊公寤生,驚姜氏,姜氏惡之。事固 有然者也。吾非惡夫異也,惡夫遷之以不祥誣聖人 也。棄之而牛羊避,遷之而飛鳥覆,吾豈惡之哉。楚子 文之生也,虎乳之,吾則不惡夫異也。

《謝卻姻友祝年》
明·羅洪先
编辑

今世風俗,凡男婦稍有可資,逢四五十謂之滿十,則 多援顯貴,禮際以侈大之為交游親友者,亦皆曰某 將滿十,不可無儀也。則又醵金以為之壽,至乞言于 名家,與名家之以言相假者,又必過為文飾以傳之。 而其名益張,凡此皆數十年以來,所甚重數十年以 前,無有是也。夫滿十而不容無言交游,親友知之矣。 然在人亦有宜、不宜者,洪先今年十月十有四日幸 滿六十,回思先人保抱維持之艱,與夫顧惜教誨之。 專某不意遽至於今。至于今年且六十,不可謂非壽 矣。而先人所以望之,子與,子所以自待以終其身者。 反之,絲毫無有也。故凡滿十而悲傷益甚者,惟洪先 為最。以悲傷負罪之人,而納賓客之禮際,與其言是 非,忘哀以為樂乎。自洪先有知以來,以生日未能奉 一觴于先,以為報也。故未嘗受妻子之奉,以自為樂。 平日不敢自為樂,一旦而納賓客之禮際,與其言以 為樂,非君子所取也。非君子所取者,君子所不行。惟 執事亮之。且古者六七十之養於學校者,尊其行也。 故養之以乞言。又其老也,則憲老而不敢乞言,懼其 勞也。是安其老者,將以乞言,未嘗以言侈大之也。不 敢少增其勞,未嘗以飲食煩之也。不肖空生,無比數 固矣。概以古昔,其不敢又若此。是以先期力疾以辭, 不然將掃跡一樓,是絕其承教于君子也。惟執事憐 之。

初生部藝文二詩詞编辑

《岐王宅滿月》
唐·張諤
编辑

社金流茂祉,庭玉表奇才。竹似因談植,蘭疑入夢栽。 烏將八子去,鳳逐九雛來。今夜明珠色,當隨滿月開。

《宗武生日》
杜甫
编辑

小子何時見,高秋此日生。自從都邑語,已伴一作律老 夫名。詩是吾家事,人傳世上情。熟精文選理,休覓綵 衣輕。凋瘵筵初秩,攲斜坐不成。流霞分一作飛一作幾 片,涓滴就徐傾。

《相里使君第七男生日》
包何
编辑

娶妻生子復生男,獨有君家眾所談。荀氏八龍唯欠 一,桓山四鳳已過三。他時幹蠱聲名著,今日懸弧宴 樂酣。誰道眾賢能繼體,須知箇箇出於藍。

《府主僕射王摶生日》
徐夤
编辑

熊羆先兆慶垂休,天地氤氳瑞氣浮。李樹影籠周柱 史,昴星光照漢酇侯。數鍾龜鶴千年算,律正乾坤八 月秋。勳業定因歸鼎鼐,生靈豈獨化東甌。

《簡一作荀令生日》
羅隱
编辑

祥煙靄靄拂樓臺,慶積元元節後來。已向青陽標四 序,便從嵩嶽應三台。龜銜玉柄增年算,鶴舞瓊筵獻 壽杯。自顧下儒何以祝,柱天功業濟時才。

《賜石右相琚生日之壽》
金·顯宗
编辑

黃閣今姚宋,青宮舊綺園。繡絺歸里社,冠蓋畫都門。 善訓懷師席,深仁寄壽尊。所期河潤溥,餘福被元元。

《君錫生子四月八日》左君錫薊北名士
党懷英
编辑

堂前種萱憂可忘,不知生兒喜殊常。嘔啞啼笑綵衣 側,滿堂和氣生嘉祥。燕寢香凝佳夢兆,與佛同生佛 親抱。我來初見出錦GJfont,肌肉照人眉宇好。世間兒子 空紛紛,如君此兒真慰人。薊山東盤出英秀,政與德 門宜子孫。天馬駒,海鶴子,氣骨初成便超異,GJfont雲沖 霄從此始。

《生日自祝》
王若虛
编辑

空囊無一錢,羸軀兼百疾。況味何蕭條,生意渾欲失。 清晨聞喧呼,親舊作生日。我初未免俗,隨分略修飾。 舉觴聊自祝,醉語盡情實。神仙空無從,富貴安可必。 修短卒同歸,何足喜與戚。一祈麤康強,二願早閒適。衣食無大望,但願了晨夕。萬事不我攖,一心常自得。 優游終吾身,志願從此畢。

《薛尹生朝》
王元粹
编辑

時砌初開十二蓂,一尊介壽為君傾。昔聞存義能從 政,今見元欽又繼兄。謝傅階前瓊樹秀,老萊堂下綵 衣榮。莫言小邑徒勞爾,萬里青雲第一程。

《壽瓊山丘先生》
明·李東陽
编辑

周嶽生申日,商巖夢說辰。共瞻調鼎任,純用讀書人。 位迥登三事,年高過七旬。辭章極懇懇,天語慰諄諄。 風雨停參謁,山林謝隱淪。甌金名早定,帶玉寵方新。 月彩占卿象,台階切帝宸。汗青嚴袞鉞,制草出絲綸。 芸閣編充棟,鴛班禮絕鄰。蓍龜言必驗,藻鑑識還真。 韋孟分傳業,王褒頌得臣。飽經誇腹笥,憂國見眉顰。 義補西山闕,途知泗水津。正綱歸史法,餘藝入詩神。 彼杜徒稱斷,為曹但飲醇。武休論絳灌,儒肯墮楊荀。 斗柄初迴子,葭灰擬報春。雲棲高鸑鷟,雪骨瘦松筠。 具爾鈞衡地,巍然柱石身。壽筵如許預,歌詠敢辭頻。

《少傅西涯相公六十壽詩三十八韻》
编辑

李夢陽

龍馬十年會,崧高萬古神。負圖曾翊聖,間氣又生申。 穎拔元無敵,清修況絕倫。生來近日月,齠齔上星辰。 懷橘休前輩,探鐶祇後身。早承金馬詔,竟冠玉堂賓。 講幄時霑醉,宮坊數賜珍。文章班馬則,道術孟顏醇。 絕藝邕斯上,高情頡籀鄰。一揮驚霹靂,隻字破風塵。 絢練王侯宅,蒼茫海嶽濱。幽劖光沕窟,巨榜照嶙峋。 星燦將軍碣,雲垂學士GJfont。崖題半吳楚,墨刻遍齊秦。 振鷺天衢麗,登龍野服臻。諸生彌濟濟,夫子益循循。 江漢誰堪濯,桃梅自有春。空傳馬融帳,真慕介休巾。 憶昔逢先廟,援公輔大鈞。至人虛密勿,君子以經綸。 商鼎調和切,虞廷吁咈頻。八方生氣象,萬物荷陶甄。 日晏離黃閣,雞鳴侍紫宸。羹分紫駝背,袍錫錦麒麟。 顧命留元弼,今皇禮舊臣。屹然匡社稷,公論在朝紳。 鶉首星躔徙,龍飛歲序新。風雲回甲子,天地慶茲辰。 卻老形如鶴,憂時鬢若銀。含悽麾賀客,雅志為蒸民。 愚也蓬蒿士,蕭條塞鄙人。猥蒙噓弱羽,從此躍塗鱗。 原憲終多病,彭宣晚見親。臨洋徒歎惋,學步轉邅迍。 寶繪開蓬島,清歌頌大椿。微涓寧溢海,撮土詎增岷。 古意同如此,中懷托具陳。願為金石楫,永永濟迷津。

《七十初度漫賦二十六韻》
王稚登
编辑

憶上蓬萊殿,曾讎石室書。史臣陪出入,丞相借吹噓。 故國歸來早,長安不可居。為園棲曲巷,種柳拂清渠。 西縣琴聲靜,南鄰樹影疏。庭馴得食鳥,池躍放生魚。 抱膝吟梁父,無心賦子虛。鄙人荊五羖,醒士楚三閭。 白鳥相忘久,青蠅肯舍諸。淺衷同撲滿,傲骨類籧篨。 漢紀偷桃舊,豳風剝棗初。秋山當几席,春酒滿園廬。 大斗勞為壽,新詩賴起予。自慚同襪線,何以報璠璵。 浚邑干旄騎,燉煌鐘鼓車。高僧遺巾拂,名妓進衣袽。 丹指楓將變,黃知菊漸舒。何當饗敝帚,不可賴耕鋤。 花落從堆積,雲來不掃除。每開池上酌,頻摘雨中蔬。 王猛貧捫蝨,公孫老牧豬。隕霜嗟獄氣,蔽日憤刑餘。 殿上誰扳檻,屏前罷引裾。終朝遊汗漫,豈但夢華胥。 中聖曾無計,求仙焉所如。桃花流水渡,願作武陵漁。

《生日招遠林》
方鵬
编辑

勞勞六十又三年,半在愁邊半客邊。假我餘生還對 酒,與人多忤合歸田。花前臥疾妨春事,枕上敲詩失 夜眠。此日江村期一醉,淺沙深竹繫吳船。

《上督府公生日詩》并序
徐渭
编辑

嘉靖己未秋九月廿有六日,恭逢督府明公之生辰。于是文武吏士及卿大夫士,若耆舊賓客,以公自鎮撫以來,功在東南者,實大且遠,乃相與各抱其所有。以為公長久祝。而公于今年春夏之交,受諸道告捷之後,奏凱天闕,戢兵海隅,民物熙和,甸宇清廓。惟茲嘉誕適屆。其時萸菊交芳,天日俱朗,旌旗應爽氣而彌肅,鐃吹協商飆而並遠。慶者雲集,萬眾一辭。比之往者,益為隆盛。某小子叨沐寵榮間,嘗一佩筆操鉛以奉侍幕。下雖愚賤少文,不敢自附于眾人之後,至于仰清光,祝久遠,其心固無異于眾人也。謹撰長篇,凡百句奉伏門下,以充獻壽之禮。自知拙陋,無所發抒,然慕戀恩私忻喜盛事,自不能已于言耳。

遠曙輕籠海色蒼,涼颸新薦菊英黃。清秋此日逢華 誕,繡褓當年遶異香。地與人文增氣象,天為王國產 禎祥。壯猷未老如方叔,祕略曾傳似子房。初捧兵符 分虎竹,再銜使命馭龍驤。森羅島嶼諸夷會,鎖鑰門 庭一面當。刁斗不傳人自樂,牙旗欲動勢偏揚。雄豪 定遠遙辭漢,寬大汾陽近在唐。管領華夷新士馬,掃 平吳越舊封疆。曾先突騎重圍裏,親式鳴蛙大道旁。 已遣嚴兵營細柳,更教長劍倚扶桑。三承寵錫恩何 渥,一受深知德愈光。定有姓名題御扆,每勤賞賜到 遐荒。千齡素質雙麋鹿,五色奇毛兩鳳凰。國有昌符 臣協吉,家承嚴訓子徵良。田單下狄親鳴鼓,姬旦居東久缺。屢觸敲炎辭羽蓋,轉巡郊野憩甘棠。軍中 作氣頻投石,陣裏籌機捷探囊。敞日轅門標大纛,浮 天水寨集餘皇。彫弓並月名繁弱,寶劍衝星出豫章。 幾處名香迎馬首,數群長鬣夾車箱。量兼滄海涵諸 島,身作長城障一方。萬里星辰羅北極,百番貢道出 東洋。曹彬賜劍權偏重,庾亮登樓興合狂。引至偏裨 堅誓約,邀還賓佐據胡床。鯨鯢久已封京觀,翡翠行 看出越裳。詎止芳名流簡冊,還將偉績著旂常。功成 淮蔡應趨闕,路涉燕齊好偫糧。將相位兼勞出入,君 臣道合致平康。山城令節茱萸發,高宴華軒錦綺張。 日照花明諸樂作,風吹帳啟眾賓藏。鶴鳴流響聞天 漢,芝燦浮光到羽觴。競取良辰占上壽,復欣嘉會嗣 重陽。樹聯月桂輝花萼,斗近天河挹酒漿。黑齒呈歌 須譯問,文身獻舞傲傳場。地連元嶠仙常集,候傍黃 鍾日漸長。共以精誠抒華祝,況兼佳麗屬錢塘。鯫生 本住山陰里,浪跡疑乘海畔航。城下釣魚懷漂母,堂 前結客憶周郎。未逢黃石書誰授,不墜青雲志自強。 抱玉已憐非楚璞,吹竽那識動齊王。幸因文字蒙徵 檄,時佩菅毫侍瑣廊。綦履東西魚共麗,戎衣左右鴈 俱翔。縣知陳阮時遊魏,豈乏鄒枚並寓梁。博採燕昭 期致駿,曲存宣父愛非羊。眾人國士階元別,知己蒙 恩心所量。自分才難堪記室,人疑待已過中行。搆成 燕雀猶知賀,報取瓊瑤未可償。偶值高門掛弧矢,且 賡小雅賦桑楊。卻慚未協宮商調,莫並當筵巧奏簧。

《千秋歲》建康壽史致道
宋·辛棄疾
编辑

塞垣秋草,又報平安好。樽俎上英雄表。金湯生氣象, 珠玉霏談笑。春近也,春花得似人難老。莫惜金樽 倒,鳳詔看看到。留不住,江東小。從容帷幄裏,整頓乾 坤了。千百歲,從今盡是中書考。

《水龍吟》慶壽
前人
编辑

渡江天馬南來,幾人真是經綸手。長安父老,新亭風 景,可憐依舊。夷甫諸人,神州沉陸,幾曾回首。算平戎 萬里,功名本是,真儒、事君知否。況有文章山斗,對 桐陰、滿庭清晝。當年墮地,而今試看,風雲奔走。綠野 風煙,平泉草木,東山歌酒。待他年,整頓乾坤事了,為 先生壽。

《喜遷鶯》慶壽
康與之
编辑

臘殘春早。正簾幕護寒,樓臺清曉。寶運當千,佳辰餘 五,嵩嶽誕生元老。帝遣阜安宗,社人仰、雍容廊廟。盡 總道,是文章孔孟,勳庸周召。師表。方眷遇。魚水君 臣,須信從來少。玉帶金魚,朱顏綠鬢,占斷世間榮耀。 篆刻鼎彝將,遍整頓,乾坤都了。願歲歲,見柳梢青淺, 梅英紅小。

《鵲橋仙》除日小盡生日作
方岳
编辑

今朝念九,明朝初一,怎欠箇秋GJfont生日。客中情緒老 天知,道這月不消三十。春盤縷翠,春缸搖碧,便擬 做梅花消息。雪邊試問是耶非,笑今夕不知何夕。

《滿庭芳》壽言之弟
明·周用
编辑

日麗瑤京,風和錦里,平安兩字頻傳。別來明月,三十 六迴圓。恰是禁煙時候,清溪上,華萼堂前。香霧醒,緋 桃翠柳,粧點艷陽天。年年。逢此日,輕羅初試,佳句 新編。有兒孫、黃卷家世青氈。待紀清朝盛事,耆英會、 滿座名賢。且相約,百三十歲,再數甲辰年。

《鵲橋仙》詠蟹賀黃廷美
方彥卿
编辑

草頭八足,一團大腹,持螯笑向俞君。玉花燈預賞為 先生,生日是新正初六。今宵過了,七人八穀,又七 日天官賜福,福如東海壽南山,願歲歲春盤盈綠。

《念奴嬌》自壽
鄭域
编辑

嗟來咄去,被天公、把做小兒調戲。蹀雪龍庭歸未久, 還促炎州行李。不半年間,北胡南越,一萬三千里。征 衫著破,著衫人可知矣。休問海角天涯,黃蕉丹荔 自,足供甘旨。泛綠依紅無箇事,時舞斑衣而已。救蟻 藤橋,養魚盆沼,是亦經綸耳。伊周安在。且須學老萊 子。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