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第030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二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三十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三十一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

 第三十卷目錄

 老幼部紀事

 老幼部雜錄

 老幼部外編

人事典第三十卷

老幼部紀事编辑

《書經大禹謨》:帝曰:「格汝禹,朕宅帝位三十有三載,耄 期倦於勤,汝惟不怠總朕師。」按《注》舜自言既老,血氣 已衰,故倦於勤勞之事。

《泰誓》:「商王受播棄犁老。」按注:「犁,黑而黃也。」

《鬻子》鬻子年九十,見文王。文王曰:「嘻,老矣。」鬻子曰:「若 使臣捕虎逐鹿,則老矣。使臣策國事,則臣年尚少。」因 立為師。

《續博物志》:老人晨渡朝歌水而怯,紂曰:「老者髓不實, 故晨寒。」因斮脛以視髓。

《書經呂刑》:「惟呂命,王享國百年,耄荒度作刑以詰四 方。」

《左傳隱公四年》:「石厚從州吁如陳,石碏使告於陳曰: 『衛國褊小,老夫耄矣,無能為也。此二人者,實弒寡君, 敢即圖之』。陳人執之,而請涖於衛。」 《說苑至公篇》:「楚文王伐鄧,使王子革、王子靈共捃菜。 二子出採,見老丈人載畚乞焉,不與,搏而奪之。王聞 之,令皆拘二子,將殺之。大夫辭曰:『取畚信有罪,然殺 之非其罪也,君若何殺之』?」言卒,丈人造軍而言曰:「鄧 為無道故伐之。今君公之子之搏而奪吾畚,無道甚 於鄧。」呼天而號。君聞之,群臣恐。君見之曰:「討有罪而 橫奪,非所以禁暴也;恃力虐老,非所以教幼也;愛子 棄法,非所以保國也;私二子,滅三行,非所以從政也。」 丈人舍之矣,謝之軍門之外耳。

《左傳·僖公九年》:王使宰孔賜齊侯胙,齊侯將下拜,孔 曰:「且有後命。」天子使孔曰:「以伯舅耋老,加勞,賜一級, 無下拜。」對曰:「天威不違顏,咫尺,小白余敢貪天子之 命,無下拜,恐隕越於下,以遺天子羞,敢不下拜!下拜, 登受。」

《尚書中候》齊桓公欲封禪,謂管仲曰:「寡人日暮,仲父 年艾。」

《左傳》:僖公三十年九月甲午,晉侯、秦伯圍鄭。佚之狐 言於鄭伯曰:「國危矣,若使燭之武見秦君,師必退。」公 從之。辭曰:「臣之壯也,猶不如人,今老矣,無能為也已。」 公曰:「吾不能早用子,今急而求子,是寡人之過也。然 鄭亡,子亦有不利焉。」許之。夜縋而出。

三十二年,杞子自鄭使告於秦,曰:「鄭人使我掌其北 門之管,若潛師以來,國可得也。」穆公召孟明、西乞、白 乙,使出師於東門之外。蹇叔哭之,曰:「孟子,吾見師之 出,而不見其入也。」公使謂之曰:「爾何知?中壽,爾墓之 木拱矣。」注言其過,老悖不可用。

《史記·秦本紀》:秦襲鄭,使百里傒、子孟明視、蹇叔、子西 乞術將兵。行日,百里傒、蹇叔二人哭之。繆公聞,怒曰: 「孤發兵,而子沮哭吾軍,何也?」二老曰:「臣非敢沮君軍, 軍行,臣子與往。臣老,遲還恐不相見,故哭耳。」

《左傳襄公十年》,諸侯之師久於偪陽。荀偃、士丐請班 師。智伯怒曰:「女成二事,而後告余,余恐亂命,以不女 違。女既勤君而興諸侯,牽帥老夫,以至於此。既無武 守,而又欲易余罪,曰:『是實班師,不然克矣。余羸老也, 可重任乎?七日不克,必爾乎取之』!」

《國語》:左史倚相廷見申公子亹,子亹不出,左史謗之, 舉伯以告。子亹怒而出曰:「女無亦謂我老耄而舍我, 而又謗我。」左史曰:「唯子老耄,故欲見,以交儆子。」若子 方壯,能經營百事,倚相將奔走承序,於是不給,而何 暇得見?昔衛武公年數九十有五矣,猶箴儆於國曰: 「自卿以下,至於師長士苟在朝者,無謂我老耄而舍」 我,必恭恪於朝,朝夕以交戒我;聞一二之言,必誦志 而納之以訓道我在輿有旅賁之規,位宁有官師之 典,倚几有誦訓之諫,居寢有𣊓御之箴,臨事有瞽史 之道,宴居有師工之誦。史不失書,矇不失誦,以訓御 之,於是乎作懿戒以自儆也。及其沒也,謂之叡聖。武 公子實不叡聖,於倚相何害?《周書》曰:「文王至於日中 昃,不皇暇食,惠於小民。唯政之恭,文王猶不敢惰。今 子老楚國而欲自安也,以禦數者,王將何為?若常如 此?楚其難哉!」子亹懼曰:「老之過也。」乃驟見《左史 左傳》昭公元年,天王使劉定公勞趙孟於潁,館於雒 汭。劉子曰:「美哉禹功,明德遠矣。子盍亦遠績禹功,而 大庇民乎?」對曰:「老夫罪戾是懼,焉能恤遠?吾儕偷食, 朝不謀夕,何其長也?」劉子歸,以語王曰:「諺所謂『老將 知而耄及之』者,其趙孟之謂乎!為晉正卿,以主諸侯, 而儕於隸人,朝不謀夕,棄神人矣。神怒民叛,何以能久?趙孟不復年矣。」

三年,齊侯使晏嬰請繼室於晉。既成昏,晏子受禮,叔 向從之宴,相與語。叔向曰:「齊其何如?」晏子曰:「此季世 也。公棄其民,聚朽蠹而三老凍餒。」按《注》,三老,謂上壽、 中壽、下壽,皆八十已上,不見養遇。

齊侯田於莒,盧蒲嫳見,泣且請曰:「余髮如此種種,余 奚能為?」公歸而告之子尾欲復之,子雅不可,曰:「彼其 髮短而心甚長,其或寢處我矣。」

《晏子雜下篇》晏子相景公,老,辭邑。公曰:「自吾先君定 公至今,用世多矣。齊大夫未有老辭邑者矣。今夫子 獨辭之,是毀國之故,棄寡人也,不可。」晏子對曰:「嬰聞 古之事君者,稱身而食,德厚而受祿,德薄則辭祿。嬰 老薄無能,而厚受祿,不可。」公曰:「昔吾先君有管仲,恤 勞齊國,身老,賞之以三歸,澤及子孫。今夫子亦相寡 人,欲為夫子三歸,澤至子孫,豈不可哉?」晏子不可。公 不許。晏子出,異日朝,得間而入邑,致車一乘而後止。 《說苑貴德篇》:景公遊於壽宮,睹長年負薪而有饑色, 公悲之,喟然歎曰:「令吏養之!」晏子曰:「臣聞之,樂賢而 哀不肖,守國之本也。今君愛老而恩無不逮,治國之 本也。」公笑,有喜色。晏子曰:「聖王見賢以樂賢,見不肖 以哀不肖。今請求老、弱之不養,鰥、寡之不室者,論而 供秩焉。」景公曰:「諾。」於是老弱有養,鰥、寡有室。

《戰國策》:「田單過菑水,有老人涉菑而寒,出不能行,坐 於沙中。田單見其寒,欲使後車分衣,無可以分者,單 解裘而衣之。」

《韓詩外傳》:楚丘先生見孟嘗君,孟嘗君曰:「先生老矣, 春秋高矣,多遺忘也,何以教文?」楚丘先生曰:「惡君謂 我老,惡君謂我老,意者將使我投石超距乎,追車赴 馬乎,逐糜鹿搏虎豹乎?吾則死矣,何暇老哉?將使我 深計遠謀乎,定猶豫而決嫌疑乎,出正辭而當諸侯 乎?吾乃始壯耳,何老之有?」孟嘗君赧然汗出,至踵曰: 「文過矣!文過矣。」

《史記廉頗傳》:廉頗居梁,思復用於趙。趙王使使者視 廉頗尚可用否。廉頗之仇郭開多與使者金,令毀之。 趙使者既見廉頗,廉頗為之一飯,斗米肉十斤,被甲 上馬,以示尚可用。趙使還報王曰:「廉將軍雖老,尚善 飯,然與臣坐,頃之三遺矢矣。」趙王以為老,遂不召。 《王翦傳》:始皇問李信:「吾欲攻取荊,將軍,度用幾何人 而足?」信曰:「不過用二十萬人。」「始皇問王翦,王翦曰:『非 六十萬人不可』。始皇曰:『王將軍老矣,何怯也?李將軍 果勢壯勇,其言是也』。」王翦因謝病歸老於頻陽。 《論衡逢遇》篇:「『昔周人有仕數不遇,年老白首,涕泣於 塗者。人或問之:何為泣乎』?對曰:『吾仕數不遇,自傷年 老失時,是以泣也』。人曰:『仕奈何不一遇也』?對」曰:「吾年 少之時,學為文,文德成就,始欲仕宦。人君好用老,用 老主亡,後主又用武,吾更為武,武節始就,武主又亡, 少主始立,好用少年,吾年又老,是以未嘗一遇。」 《史記留侯世家》:「上燕置酒,太子侍,四人從太子,年皆 八十有餘,鬚眉皓白,衣冠甚偉。上怪之,問曰:『彼何為 者』?」四人前對,各言名姓,曰:東園公甪里先生、綺里季、 夏黃公。上乃大驚曰:「吾求公數歲,公避逃我,今公何 自從吾兒遊乎?」四人皆曰:「陛下輕士善罵,臣等義不 受辱,故恐而亡匿。竊聞太子為人仁孝,恭敬愛士,天 下莫不延頸欲為太子死者,故臣等來耳。」上曰:「煩公 幸卒調護太子。」

《漢書晁錯傳》:「孝文時,天下亡治《尚書》者,獨聞齊有伏 生,故秦博士,治《尚書》,年九十餘,老不可徵,迺詔太常 使人受之。太常遣錯受《尚書》伏生所。」

《馮唐傳》:「武帝即位,求賢良,舉唐。唐時年九十餘,不能 為官,乃以子遂為郎。」

《漢武故事》:上嘗輦至郎署,見一老髭鬚皓白,衣服不 完,上問曰:「公何時為郎,何其老矣?」對曰:「臣姓顏名駟, 江都人也,文帝時為郎。」上問曰:「何不遇也?」駟曰:「文帝 好文臣好武,景帝好老,臣又少,陛下好少臣已老,是 以三世不遇。」上感其言,拜為會稽都尉。

《漢書趙充國傳》:「義渠安國以騎都尉將騎三千,屯備 羌,至浩亹,為鹵所擊,失亡車重兵器甚眾。安國引還 至令居以聞。時充國年七十餘,上老之,使御史大夫 丙吉問誰可將者,充國對曰:『亡踰於老臣者矣』。」 《後漢書馬援傳》:「武威將軍劉尚擊武陵五溪蠻夷,深 入軍沒,援因復請行,時年六十二。帝愍其老,未許之。 援自」請曰:「臣尚能被甲上馬。」帝令試之,援據鞍顧盼, 以示可用。帝笑曰:「矍鑠哉是翁也。」遂遣援征五溪 《班超傳》:超自以久在絕域,年老思土,上疏曰:臣超犬 馬齒殲,常恐年衰,奄忽僵仆,不敢望到酒泉郡,但願 生入玉門關。

《魏志滿寵傳》:「太和三年,寵以前將軍代都督揚州諸 軍事。初,寵與王凌共事不平,凌支黨毀寵,疲老悖謬, 故明帝召之。既至,體氣康彊,見而遣還。寵屢表求留, 詔報曰:昔廉頗彊食,馬援據鞍。今君未老,而自謂已 老,何與廉、馬之相背邪?其思安邊境,惠此中國《田豫傳》:「豫為衛尉,屢乞遜位,太傅司馬宣王以為豫 克壯」,書喻未聽。《豫書》答曰:「年過七十而以居位,譬猶 鐘鳴漏盡而夜行不休,是罪人也。」

《蜀志宗預傳》:「『時都護諸葛瞻初統朝事,廖化過預,欲 與預共詣瞻許。預曰:吾等年踰七十,所竊已過,但少 一死耳,何求於年少輩而屑屑造門邪』!遂不往。」 《晉書譙秀傳》:「范賁、蕭敬相繼作亂,秀避難宕渠,鄉里 宗族依憑之者以百數。秀年出八十,眾人欲代之負 擔,秀曰:各有老弱,當先營護。吾氣力猶足自堪,豈以 垂朽」之年累諸君也。

《宋書何承天傳》:「承天除著作佐郎,撰《國史》。承天年已 老,而諸佐並名家年少,潁川荀伯子嘲之,常呼為嬭 母。承天曰:『卿當云『鳳凰將九子,嬭母何言邪』』?」

《雲僊雜記》:王僧虔晚年惡白髮。一日對客,左右進銅 鑷,僧虔曰:「卻老先生至矣,庶幾乎?」

《魏書刁雍傳》:「皇興中,雍與隴西王源賀及中書監高 允等,並以耆年特見優禮,錫雍几杖劍履上殿,月致 珍羞焉。」

《諧噱錄》:後魏孫紹歷職內外,垂老始拜太府少卿。謝 日,靈太后曰:「公年似太老。」紹重拜曰:「臣年雖老,卿年 太少。」后大笑曰:「是將正卿。」

《周書韋孝寬傳》:孝寬鎮玉壁,以年迫懸車,屢請致仕, 帝以海內未平,優詔弗許。武帝平晉州,凱還幸玉壁, 從容謂孝寬曰:「世稱老人多智,善為軍謀,然朕惟共 少年一舉平賊,公以為何如?」孝寬對曰:「臣今衰耄,唯 有誠心而已。然昔在少壯,亦曾輸力先朝,以定關右。」 帝大笑曰:「誠如公言。」

《舊唐書李靖傳》:太宗將伐遼,召李靖入閣,賜坐御前, 謂曰:「公南平吳會,北清沙漠,西定慕容,惟東有高麗 未服,公意如何?」對曰:「臣往者憑藉天威,薄展微效。今 殘年朽骨,惟擬此行。陛下若不棄老臣,病其瘳矣。」帝 愍其羸老,不許。

《唐書張柬之傳》:長安中,武后謂狄仁傑曰:「安得一奇 士用之?」仁傑曰:「荊州長史張柬之雖老,宰相材也,用 之必盡節于國。」即召遷秋官司郎。後姚崇為靈武軍 使,將行后,詔舉外司可為相者,崇曰:「張柬之沈厚有 謀,能斷大事,其人老,唯亟用之。」即日召見,拜同鳳閣 鸞臺平章事。誅二張也,柬之首發其謀,以功擢天官 尚書。

《唐國史補》:「郝玼鎮良原,捕吐蕃而食之,西戎大懼。憲 宗召欲授鉞,睹其老耄乃止。」

《雲仙雜記》:裴度除夜歎:「老迨曉不寐,爐中商陸火,凡 數添也。」

《摭言》:杜德祥放榜,曹松等五人年俱七十餘,時謂之 「五老榜。」

《全唐詩話》:盧校書年暮,娶崔氏,結褵之後,為詩曰:「不 怨盧郎年紀大,不怨盧郎官職卑。自恨妾身生較晚, 不及盧郎年少時。」

《唐書白居易傳》:「居易嘗與胡杲、吉旼、鄭據、劉真、盧真、 張渾、狄兼謨、盧貞燕集,皆高年不事者。人慕之,繪為 《九老圖》。」

《五代史唐本紀》:初,克用破孟方立於邢州,還軍上黨, 置酒三壺岡,伶人奏《百年歌》,至於衰老之際,聲辭甚 悲,坐上皆悽愴。時存勗在側,方五歲,克用慨然捋鬚, 指而笑曰:「吾行老矣,此奇兒也!後二十年其能代我 戰於此乎?」

《中山詩話》:梁周翰真宗即位,始知制誥,贈柳開詩曰: 「九重城闕新天子,萬卷詩書老舍人。」時楊大年、朱昂 同在禁掖,楊未及滿三十,而二公皆老,數見狎侮。梁 謂之曰:「公毋侮我老,此老亦將留與公爾。」朱昂聞之, 背面搖手掖下,謂梁曰:「莫與,莫與!大年死不及五十。」 《青箱雜記》:本朝知制誥、待制,止繫皂綎犀帶,遷龍圖 閣直學士,始賜金帶。燕公為待制,十年不遷,乃作《陳 情詩》上時宰曰:「鬢邊今日白,腰下幾時黃?」於是時宰 憐其老。未幾,遷直學士。燕公登科最晚,年四十六,始 用寇萊公薦,轉京官。晚登文館,列侍從。作直學士時, 已六十餘矣。

《曲洧舊聞》:張康節守泰州,召兼侍讀,以老不能進讀, 固辭。仁宗曰:「不必讀書,但留備顧問。」遂免進讀。未幾, 擢任風憲。厚陵初,張康節豫政,屢請老,不許。詔三日 一至樞密院,進見毋舞蹈。康節曰:「本兵之地,豈容尸 祿養疾。」遂力求去。

《澠水燕談錄》:富韓公熙寧四年以司空歸洛,時年六 十八。是年司馬端明不拜樞密副使,求判西臺,時年 五十三。二公安居沖默,不交世務。後十一年當元豐 五年,文潞公留守西京,慕唐白樂天「九老會,於是悉 聚洛中大夫賢而老自逸者,韓公置酒相樂,凡十二 人。又命鄭奐圖形妙覺僧舍,各賦詩,時人呼之曰『洛 《陽耆英會》』」,而司馬為之序。其相聚也,用洛中舊俗敘 齒,不尚官。時韓公年七十九,潞公與司封席汝言皆 七十七,朝議大夫王尚恭七十六,太常卿趙丙、祕書監劉幾、衛州防禦使馮行己皆七十五,天章閣待制 楚建中七十三,朝議大夫王慎言七十二,大中大夫 張問、龍圖閣直學士張燾皆七十,司馬六十四,故潞 公詩云:「當年尚齒尤多幸,十二人中第二人。」韓公《贈 潞詩》云:「顧我年齡雖第一,在公勳德自無雙。」潞再《答 韓詩》云:「惟公福祿并功德,合是人間第一人。」是時宣 徽使王公拱辰,年七十,留守大名,貽詩二公豫其數, 凡十三人。

《談圃》:元祐初,呂申公欲以張問為給事中,張老甚,外 議恟恟。公上言「朝廷欲用老成者,謂其有成人之德, 豈特蒼頭白髮而已乎。」

《東坡志林》:「元符三年八月,余在合浦,有老人蘇佛兒 來訪,年八十二,不飲酒食肉,兩目爛然,蓋童子也。自 言十二歲齋居修行,無妻子。有兄弟三人,皆持戒念 道,長者九十二,次者九十。與論生死事,頗有所知。居 州城東南六七里,佛兒常賣菜之東城,見老人言:『即 心是佛,不在斷肉』。余言:『勿作此念,眾人難感易流』。老」 人大喜曰:「如是如是。」

《墨莊漫錄》:徐遹子,閩人,博學尚氣,累舉不捷,久困場 屋。崇寧二年為特奏名魁,時已老矣,赴聞喜賜宴於 璚林苑,歸騎過平康狹邪之所,同年所簪花,多為群 倡所求,惟遹至所寓,花乃獨存,因戲題一絕云:「白馬 青衫老得官,璚林宴罷酒腸寬。平康過盡無人問,留 得宮花醒後看。」後仕至朝官,知廣德軍,謝事而歸。 《後山詩話》:杭之舉子中老榜第,其子以緋裏之客賀 之曰:「應是窮通自有時,人生七十古來稀。如今始覺 為儒貴,不著荷衣便著緋。」壽之毉者老娶少婦,或朝 之曰:「偎他門戶傍他牆,年去年來來去忙。採得百花 成蜜後,為他人作嫁衣裳。」

《後山談叢》:「婺州李翁與鄉人如五臺山,眾少皆騎,翁 老且躄,獨步行。既至,眾所見端相如常。翁與山東老 人所見,寶閣千疊。山東老人持菩薩戒四十年矣。」 《清夜錄》:「詹義登科後解嘲詩云:『讀盡詩書五六擔,老 來方得一青衫。佳人問我年多少,五十年前二十三』。」 《中山詩話》:「王益柔勝之為館職,年少意頡頏。張掞叔 文」亦新貼職,年長而官已高,每群聚,輒居上座。王密 於屏風題云:「四十餘年老健兒。」翌日會食,王正座詩 下,眾無不哂。

《金史夾谷吾里補傳》:「吾里補以老致仕,封芮國公。吾 里補多智略,膂力過人,雖甚老,勇健不少衰。大定初, 劇賊嘯聚出特鄙關,吾里補率鄉里年少逆擊之,賊 黨遂潰。事聞,賞賚甚厚。大定二十六年,卒,一百有五 歲。」

《程輝傳》:「輝,大定二十三年,拜參知政事。世宗諭之曰: 『卿年雖老,猶可宣力,事有當言,毋或隱默,卿其勉之』。 輝對曰:『臣年老耳聵,第患聽聞不審,或失奏對。苟有 所聞,敢不盡心。二十六年,以老致仕。次年復起知河 南府事,輝辭以衰老不任,召入香閤,諭之曰:『卿年老 而筋力尚強,雖久歷外,未嘗得嘉郡。河南地勝事簡, 故以處卿,卿可優游頤養』。輝曰:『臣猶老馬也,芻豆待 養,豈可責以筋力?向者南京宮殿火,非聖恩寬貸,臣 死久矣。今河之徑河南境,上下千餘里,河防之責,視 彼無重,此臣所以憂不任也』』。」於是特詔不預河事。 《駒陰冗記》:「三山士人鄭唐有逸才,好譏謔,有老人寫 真乞題,唐索飲,題之曰:『精神炯炯,老貌』」堂堂,烏巾白 髮,龜鶴呈祥。數年,有讀之者曰:「此四語橫讀則精,老 烏龜也。」老人毀之。

《名公像記》:徐子仁公霖,廣面長耳,美鬚髯,體貌偉異, 老而豐潤,行步如飛,稱曰「髯僊。」

老幼部雜錄编辑

《書經盤庚》:「汝無侮老成人,無弱孤有幼。」

微子曰:「父師少師,我其發出狂,吾家耄遜於荒。」按《注》, 紂暴虐無道,老成人皆逃遁於荒野。

《詩經小雅采𦬊章》:「方叔元老,克壯其猶。」按注:「元,大;猶, 謀也。」言方叔雖老而謀則壯也。

《正月章》召彼故老,訊之占夢

《大雅板》四章:「老夫灌灌,小子蹻蹻。匪我言耄,爾用憂 謔。」按注:「灌灌,款款也。蹻蹻,驕貌。耄,老而昏也。」

《魯頌泮水》章「永錫難老。」

《禮記曲禮》:恆言「不稱老。」按《注》:平常言語之間,自以老 稱,則尊同於父母,而父母為過於老矣。古人所以斑 衣娛戲者,欲安父母之心也。

老者不以筋力為禮。

《禮運》:「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 幼有所長。」

《文王世子》:王乃命公侯伯子男及群吏曰:「反養老幼 於東序,終之以仁也《學記》:「幼者聽而弗問,學不躐等也。」

《祭義》:貴老,為其近於親也;慈幼,為其近於子也。 《坊記》:「父母在不稱老。」

《儀禮士相見禮》:「與老者言,言使弟子;與幼者言,言孝 弟於父兄。」

《說文》:「老,考也。」

《筆記》:蜀人謂老為皤,取「皤皤黃髮」義。後有蠻王小皤 作亂,今《國史》乃作小波,非是。

《青波雜志》:人少則髮黑,老則髮白,久則黃。人少則膚 白,老則膚黑,久則黯若有垢然。髮黃而膚為垢,故曰 黃耇。見王充《論衡》。而今《韻略》「耇」字下亦注:「老人面若 垢為耇。」

《青箱雜記》:唐路德延有孩兒詩五十韻,盛傳於世。近 代洛中致政侍郎張公師錫追次其韻,和成老兒詩, 亦五十韻,合錄之曰:「鬢髮盡皤然,眉分白雪鮮。週遮 延客話,傴僂抱孫憐。無病常供粥,非寒亦衣綿。假溫 推擁背,借力仗搘肩。貌比三峰客,年過四皓僊。喚方 離枕上,扶始到門前。每愛烹山茗,常嫌飣石蓮。耳聾 如塞纊,眼暗似籠煙。宴坐羸憑几,乘騎困嚲鞭。頭搖 如轉旋,脣動若抽牽。骨冷愁離火,牙疼怯漱泉。形骸 將就木,囊橐尚貪錢。膠睫乾眵綴,粘髭冷涕懸。披裘 腰懶繫,濯手袖慵揎。抬舉衣頻換,扶持藥屢煎。坐多 茵易破,行少履難穿。喜婢裁裙布,嗔妻買粉鈿。房教 深下幕,床遣厚鋪氈。琴聽憐《三樂》,圖張笑七賢。看嫌 經字小,敲喜磬聲圓。食罷羹流袂,盃餘酒帶涎。樂來 須遣罷,醫到久相延。裹帽縱橫掠,梳頭取次纏。長吁 思往事,多感聽哀弦。氣注腰還重,風牽口便偏。墓松 先遣種,誌石豫教鐫。客到惟求藥,僧來忽問禪。養茶 懸竈壁,曬艾曝簷椽。怒僕空睜眼,嗔兒謾握拳。心驚 嫌蹴踘,腳軟怕鞦韆。『局縮同寒狖,推豗似飽鳶。觀瞻 多目眩,牽動即頭旋。女嫁求紅燭,男婚乞彩錢。已聞 捐几杖,寧更佩韋絃。賓客身非與,兒孫事已傳。養和 屏作伴,如意拂相連。久棄登山屐,唯存負郭田。呻吟 朝不樂,展轉夜無眠。呼稚臨床畔,看書就枕邊。冷疑 懷貯水,虛訝耳聞蟬。束帛非無分,安車信有緣。伏生 甘坐末,絳老讓行先。拘急將風夜,昏沉欲雨天。雞皮 塵漸漬,齯齒食頻填。每憶居郎署,常思釣渭川。喜逢 迎佛會,羞赴賞花筵。徑狹容移檻,階危索減塼。好生 焚鳥網,惡殺拆漁船。既感桑榆日,常嗟蒲柳年。長思 當弱冠,悔不賸狂顛』。」

《希通錄》:俗斥年長者為老物,實非惡語。人亦物也,故 曰人物。況六經中已有之。《周禮》籥祭章、祭蜡以息老 物。

《東齋記事》:今言人之衰老者,則曰鐘鳴漏盡。隋·《柳彧 傳》:伏見詔以上柱國和平子為杞州刺史,其人年垂 八十,鐘鳴漏盡,若令刺舉,所損殊大。人皆以此言始 於彧,非也。田豫為并州刺史,遷衛尉,年老求遜位,司 馬仲達以為豫克壯,書喻未聽。豫答書曰:「年過七十 而以居位,譬猶鐘鳴漏盡而夜行不休,是罪人也。當」 以此為始。豫書見於《魏書》本傳。

《容齋隨筆》:「『唐世赦宥推恩,於老人絕優。開元二十三 年,耕籍田,侍老百歲以上版授上州刺史,九十以上 中州刺史,八十以上上州司馬。二十七年,赦百歲以 上下州刺史,婦人郡君;九十以上上州司馬,婦人縣 君;八十以上縣令,婦人鄉君』。天寶七載,京城七十以 上本縣令,六十以上縣丞。天下侍老除官與開元等。」 國朝之制,百歲者始得初品官封,比唐不侔矣。淳熙 三年,以「太上皇帝慶壽之故,推恩稍優,遂有增年詭 籍以冒榮命者。」使如唐日,將如何哉!

《經鉏堂雜誌》:「造物勞我以生,逸我以老。少年不勤,是 不知勞也。年老奔競,是不知逸也。天命我佚而我自 勞,以取困辱,豈非逆天乎?」

《續釋常談》:「鮑明遠少年時,至《衰老行》篇云:『寄語後生 子,作樂當及春』。」今俗少年者,呼為後生子,士往往笑 之,不謂此乃古語,而人尚用之也。

《二老堂詩話》:朱新中《鄞川志》載郭功父老人十拗,謂 「不記近事,記得遠事,不能近視,能遠視。哭無淚,笑有 淚;夜不睡,日睡不肯坐多好行,不肯食軟要食硬。兒 子不惜惜孫子,大事不問碎事絮。少飲酒,多飲茶,暖 不出,寒即出。」丁巳歲,予年七十二,目視昏花,耳中無 時不作風雨聲,而實雨卻不甚聞。因補一聯云:「夜雨 稀聞聞耳雨,春花微見見空花。」是亦兩拗也。嘗錄寄 朱元晦,朱大以為然,請予足成之,遂貼兩句云:「自矜」 闕二字盲宰相,今復癡聾作富家。

《老學庵筆記》:老杜寄薛三郎中詩云:「上馬不用扶,每 扶必怒瞋。」東坡《送喬仝詩》云:「上山如飛瞋人扶。」皆言 老人也。蓋老人諱老故爾。若少壯者,扶與不扶皆可, 何瞋之有?

鼠璞鬻熊。年九十,見周文王,曰:「老矣。」鬻子曰:「捕虎逐 麋,臣已老矣。」使坐而策國事,尚少也。孟嘗謂:楚丘先 生春秋高,多遺忘矣。楚丘曰:「使拔距投石,追車赴馬何暇見老?深謀遠計,役精神而決嫌疑,吾始壯矣。」周 家尊事黃耇,不過乞言,非勞其筋力,彊之以事也。大 夫七十致仕,禮之常也。間有特異之賢,尊而禮之,任 其德而不任其力也。使鞭鈍策朽以盡瘁於群有司, 何補於其國哉?

《存餘堂詩話》:「張師錫老兒詩五十韻,摹寫極工,中有 『看嫌經字小,不免是老僧;腳軟怕鞦韆』,不免是老婦。」 《病榻寤》言:「夫生人之初,陰陽和會,絪縕凝結,資血氣 以為榮衛,故血陰而氣陽,陽旺乃生陰血。方其少壯, 則氣盛而血華。及其老也,氣餒而血衰,髮白膚皺,是 其徵也。加之以五欲交攻,二火焚和。語云:『燥萬物者, 莫燥乎火』。」膏油所以繼火於無窮。人當暮齒,則壯膏 既盡,衰燼漸微。譬之春楊條枝,柔可綰結,至秋枯瘁, 脆若拉朽,木液竭而生理盡矣。故養生者,以惜精氣 為本。

《近峰聞略》:東坡云:「人老簪花不自羞,花應羞上老人 頭。」康節云:「花見白頭人莫笑,白頭人見好花多。」康節 壯而東坡怯。

《讀書鏡》:趙子昂《老態》詩云:「老態年來日日添,黑花飛 眼雪生髯。扶衰每藉過頭杖,食肉先尋剔齒籤。右臂 拘攣巾不裹,中腸慘慼淚常淹。移床獨就南榮坐畏 冷思親愛日簷籜冠。」徐延之云:「非身處老境,真知灼 見者,不能諳此,悲夫!」洪皓熙寧中游太學,十年不歸, 其父作詩寄皓曰:「太學何蕃且一歸,十年甘旨誤庭 闈。休辭客路三千遠,須念人生七十稀。腰下雖無蘇 子印,篋中幸有老萊衣。歸時定約春前後,免使高堂 賦《式微》。」浩得詩,即歸養錢塘。吳慥,洪武間官四川,其 父敬夫思之,作詩云:「劍閣凌雲鳥道邊,路難聞說上 青天。山川萬里身如寄,鴻鴈三秋信不傳。落葉打窗 風似雨,孤燈背壁夜如年。老懷一掬鍾情淚,幾度沾 衣獨泫然」,敬夫卒而慥始以丁憂還家。嗟乎,世之宦 遊者多矣,銜命千里,親老不獲從。甚則倚閭陟屺,目 窮心折,終不敢少露於賓客笑語及郵筒筆楮之間。 而子或浮沉宦轍垂五載十載,出而裾絕、入而室虛 者,豈少哉?則前詩可念也。

《野客叢談》:漢武至郎署,見顏駟鬢眉皓白,問「何其老 也。」對曰:「臣文帝時為郎,文帝好文而臣好武,景帝好 老,臣尚少;陛下好少,臣已老。是以三棄不遇。」上感其 言,擢為會稽都尉。此事與馮唐絕類。《白帖》云:「漢文帝 時,馮唐白首為郎。帝問之,對曰:『臣三朝不遇』。樂天詩 亦曰:『重文疏卜式,尚少棄馮唐』。」楊巨源詩曰:「此地含 香從白首,馮唐何事怨明時?」劉孝標《辨命論》曰:「賈大 夫沮志於長沙,馮都尉皓髮於郎署,左太沖《詠史詩》 曰:『馮唐豈不偉,白首不見招』。」兩君皆有白首不遇之 說,是以顏駟事嘗為馮唐用也。

《高齋詩話》:山谷嘗云:「杜荀鶴詩『舉世盡從愁裏老』,正 好對韓退之詩『誰人肯向死前休』?」余考荀鶴詩,原有 是對。其詩曰:「『南來北去二三年,年去年來兩鬢斑。舉 世盡從愁裏老,誰人肯向死前閒』。退之易閒字為『休』」 字耳。退之在前,荀用其語「誰人肯向死前休,誰人肯 向死前閒」,二句皆當理,然豈可誣舉世之人盡從愁 裏老邪?蓋有春風和氣中過一生者,但不多耳,不若 浮世多從忙裏老。

《巖棲幽事》,余嘗愛夷堅支乙序云:「老矣不復觀心,猶 獨愛奇,氣習猶與壯等,耳力未減,客話尚能欣聽,心 力未歇,憶所聞不遺忘,筆力未遽衰,觸事大略能述。」 此洪适語也。

安得長者言,後輩輕薄前輩者,往往促筭。何者?彼既 賤老,天豈以賤者贈之?

老幼部外編编辑

《論語讖》仲尼曰:吾聞堯舜時,遊首山,觀河渚,乃有五 老遊河渚。一老曰:「河圖將來告帝期。二老曰,河圖持 龜告帝謀。」三老曰:「河圖將來告帝書。四老曰,河圖將 來告帝圖。五老曰:河圖將浮龍銜玉包,金泥玉檢封 盛書。」五老飛為流星,上入昴。

《拾遺記》:「老聃在周之末,居返景日室之山,與世人絕 跡,惟有黃髮老叟五人,或乘鴻鵠,或衣羽毛,耳出於 頂,瞳子皆方,面色玉潔,手握青筠之杖,與聃共談天 地之數。五老即五方之精也。」

《神僊傳》:「淮南王安好道術,八公乃詣門,門者見其垂 白不進,公皆化成童子,色如桃花。門吏白王,王迎之 登思僊之臺,張錦綺之帷,設象牙之床,燔百和之香, 進碧玉之几,執弟子禮。八公還成老人授之要道。及 郎中雷被譖安,安與八公昇天,所踐石皆陷,今人馬 之跡在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