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第055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五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五十五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五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

 第五十五卷目錄

 疑惑部總論

  書經洪範

  爾雅釋詁 釋言

 疑惑部紀事

 疑惑部雜錄

 諱忌部總論

  淮南子氾論訓

  論衡四諱篇

 諱忌部藝文

  明禁忌          唐蘇拯

 諱忌部紀事

 諱忌部雜錄

 迷忘部紀事

人事典第五十五卷

疑惑部總論编辑

《書經》编辑

《洪範》
编辑

次七曰:明用稽疑。

稽疑曰:明,所以辨惑也。

七,稽疑,擇建立卜筮人,乃命卜筮。

稽考也,有所疑則卜筮以考之。龜曰:卜蓍,曰筮

汝則有大疑,謀及乃心,謀及卿士,謀及庶人,謀及卜 筮。

《爾雅》编辑

《釋詁》
编辑

蠱、GJfont、貳,疑也。

蠱惑有貳心者,皆疑也。《左傳》曰:天命不GJfont皆謂疑惑也。郭云蠱惑有貳心者,皆疑也者。案昭元年,《左傳》晉趙孟問于醫,和曰:何謂蠱。對曰:淫溺,惑亂之所生也。于文皿蟲為蠱,穀之飛亦為蠱,在周易女惑男,風落山謂之蠱。是蠱惑也。貳者,心疑不一也。《大雅大明》云:無貳爾心。《毛傳》云:無敢懷貳心也。

《釋言》
编辑

迷,惑也。

《小雅節南山》云:俾民不迷,謂不惑也。

疑惑部紀事编辑

《韓子·內儲說篇》:鄭桓公將欲襲鄶,先問鄶之豪桀、良 臣、辯智果敢之士,盡錄其名姓,擇鄶之良田賂之,為 官爵之名而書之。因為設壇場郭門之外而理之,釁 之以雞豭,若盟狀。鄶君以為內難也而盡殺其良臣。 桓公襲鄶,遂取之。

《風俗通》:世間多有見怪驚怖以自傷者,謹按管子書, 齊公出於澤,見衣紫衣大如轂,長如轅。拱手而立,還 歸寢。疾數月不出,有皇士者見公。語驚曰:物惡能傷 公,公自傷也。此所謂澤神委蛇者也。唯霸主乃得見 之,於是桓公欣然,笑不終日而疾愈。予之祖父郴為 汲令,以夏至日詣見主簿杜宣賜酒,時北壁上有懸 赤弩照於杯,形如蛇。宣畏惡之,然不敢不飲,其日便 得胸腹痛切,妨損飲食,大用羸露,攻治萬端,不為愈。 後郴因事過至宣家,闚視問其變故,云畏此蛇,蛇入 腹中。郴還聽事,思惟良久,顧見懸弩,必是也。則使門 下史將鈴下待,徐扶輦載宣於故處,設酒杯中,故復 有蛇。因謂宣此壁上弩影耳。非有他怪,宣遂解甚夷, 懌由是瘳平。官至尚書,歷四郡有威名焉。

《韓子·說難篇》:宋有富人,天雨,牆壞。其子曰:不築,必將 有盜。其鄰人之父亦云。暮而果大亡其財。其家甚智 其子,而疑鄰人之父。

《說林篇》:下鄭人有一子,將宦,謂其家曰:必築壞牆,是 不善,人將竊。其巷人亦云。不時築,而人果竊之。以其 子為智,以巷人告者為盜。

《列子·說符篇》:人有亡鈇者,意其鄰之子,視其行步,竊 鈇;顏色,竊鈇也;言語,竊鈇也;動作態度,無為而不竊 鈇也。俄而其谷而得其鈇,他日復見其鄰人之子, 動作態度無似竊鈇者。

《淮南子·人間訓》:魏將樂羊攻中山,其子執在城中。縣 其子以示樂羊。樂羊曰:君臣之義,不得以子為私。攻 之愈急。中山因烹其子,而遺之鼎羹與其首。樂羊循 而泣之曰:是吾子。已,為使者跪而啜三杯。使者歸報, 中山曰:是伏約死節者也,不可忍也。遂降之。為魏文 侯大開地,有功。自此之後,日以不信。此所謂有功而 見疑者也。《魏志·武帝紀》:董卓表太祖為驍騎校尉,欲與計事。太 祖乃變易姓名,間行東歸。按註《世語》曰:太祖過呂伯 奢。伯奢出行,五子皆在,備賓主禮。太祖自以背卓命, 疑其圖己,手劍夜殺八人而去。又孫盛《雜記》曰:太祖 聞其食器聲,以為圖己,遂夜殺之。

《晉書·樂廣傳》:廣嘗有親客,久闊不復來,廣問其故,答 曰:前在坐,蒙賜酒,方欲飲,見盃中有蛇,意甚惡之,既 飲而疾。於時河南聽事壁上有角,漆畫作蛇,廣意盃 中蛇即角影也。復置酒於前處,謂客曰:酒中復有所 見不。答曰:所見如初。廣乃告其所以,客豁然意解。 《珍珠船》:《南史》梁王蕭察惡見婦人,相去數步,遙聞其 臭,經御婦人之衣,不復更著。

《北夢瑣言》:元頏博士話唐時中表間,有一婦人從夫 南中效官,曾誤食一蟲。常疑之,由是成疾,頻療不愈。 京城醫者忘其姓名,知其所患。乃請主姨妳中謹密 者一,預戒之曰:今以藥吐瀉,但以盤盂盛之。當吐之 時,但言有一箇蝦蟆走去。然切勿令娘子知之是誑 語也。其妳僕遵之,此疾永除。

《攝生要錄》:國史補云:李蟠常疑,遇毒鎖井而飲,心靈 府也,為外物所中,終身不痊。多疑惑,病之本也。昔有 飲廣客酒者,壁有彫弓,影落杯中,客疑蛇也。歸而疾 作,後飲其地,始知弓也。遂愈。又僧人入暗室,踏破生 茄,疑為物,命念念不釋,夜有叩門索命者,僧約明日 薦,拔天明視之,茄也。疑之為害如此。

《東坡志林》:石普好殺人,以殺為娛。未嘗知其暫悔也。 醉中縛一奴,使其指使投之於河。指使哀而縱之,既 醒而悔。指使畏其暴,不敢以實告,居久之,普病見奴 為祟,自以必死。指使呼奴示之,祟不復出,普亦愈。 《澠水燕談錄》:諫議大夫崔領博君子人也,性有疑疾, 防閑閨門過於嚴密,圬者塗室以帛幕,其目恐竊視 其私也。與夫羅灰扃戶,殆不遠。

《暌車志》:梁北丈人有之市而醉歸者,黎丘鬼喜效人 子姪之狀,扶而迫苦之歸,而誚其子始知奇鬼也。明 旦復往,其真子往迎之,丈人望其真子,拔劍而刺之。

疑惑部雜錄编辑

《易經·既濟》象曰:終日戒,有所疑也。按《程傳》:終日戒,懼 常疑患之,將至也。處既濟之,時當畏慎如是也。 《繫辭上傳》子曰:易何為者也。聖人以斷天下之疑。 《書經·大禹謨》:去邪勿疑,疑謀勿成。

罪疑惟輕,功疑惟重。

《周官》:蓄疑敗謀。

《曲禮》:疑事毋質直,而勿有注質成也。彼已俱疑而己, 成言之終不然,則傷知直正也。己若不疑,則當稱師 友而正之謙也。

卜筮者,先王之所以使民決嫌疑,定猶與也。故曰:疑 而筮之,則弗非也。按注疏曰:猶獸名,與亦獸名,二物 皆進退多疑,人之多疑。惑者,似之。故謂之猶與。 緇衣上人疑,則百姓惑。按注:示民不以信,則為上之 人可疑,可疑則百姓其有不惑者乎。

《莊子·天地篇》:赤張滿稽曰:自知其愚者,非大愚也;知 其惑者,非大惑也。大惑者,終身不解;大愚者,終身不 靈。三人行而一人惑,所適者猶可致也,惑者少也;二 人惑則勞而不至,惑者勝也。而今也以天下惑,予雖 有祈嚮,不可得也。不亦悲乎。

《韓子·內儲說篇》:凡謀者,疑也。疑也者,誠疑:以為可者 半,以為不可者半也。

《黃石公·安禮章》:上無常操,下多疑心。自疑不信,人自 信不疑人。

《文中子·問易篇》:魏徵問疑子曰:天下皆疑,吾獨得不 疑乎。徵退子,謂董常曰:窮理盡性,吾何疑。常曰:非告 徵也。子亦二言乎。子曰:徵所問者,GJfont也。吾告汝者,心 也。

《鼠璞》:大率奇事易失實,虎石蛇盃意義略同,皆有二 出。《漢書》李廣出獵,見虎射之沒矢,視之石也。射不入 矣。《韓詩外傳》熊渠子夜見虎,射之沒金飲羽。下視知 石,復射矢,摧無跡。《晉書》樂廣賜客酒盃,中有蛇,既而 疾。廣意廳壁角影,復置酒,客頓愈。《風俗通》應郴請杜 宣酒,盃中如蛇,宣得疾,後於故處設酒,蛇乃弩影耳。 意遂解。二事於人名俱不合,未知孰是。

諱忌部總論编辑

《淮南子》

《氾論訓》
编辑

夫見不可布於海內,聞不可明於百姓,是故因鬼神 禨祥,而為之立禁;總形推類,而為之變象。何以知其 然也。世俗言曰:饗大高者,而彘為上牲;葬死人者,裘 不可以藏;相戲以刃者,太祖軵其肘;枕戶橉而臥者, 鬼神蹠其首。此皆不著於法令,而聖人之所不口傳 也。夫饗大高而彘為上牲者,非彘能賢於野獸麋鹿也,而神明獨饗之,何也。以為彘者,家人所常畜,而易 得之物也。故因其便以尊之。裘不可以藏者,非能具 綈綿曼帛,溫煖於身也。世以為裘者,難得貴賈之物 也,而不可傳於後世,無益於死者,而足以養生,故因 其資以礱之。相戲以刃,太祖軵其肘者,夫以刃相戲, 必為過失,過失相傷,其患必大,無涉血之讎爭忿鬥, 而以小事自內於刑戮,愚者所不知忌也,故因太祖 以累其心。枕戶橉而臥,鬼神履其首者,使鬼神能元 化,則不待戶牖之行,若循虛而出入,則亦無能履也。 夫戶牖者,風氣之所從往來,而風氣者,陰陽相桷者 也。離者必病,故託鬼神以伸誡之也。凡此之屬,皆不 可勝著於書策竹帛,而藏於宮府者也。故以禨祥明 之。為愚者之不知其害,乃借鬼神之威以聲其教,所 由來者遠矣。而愚者以為禨祥,而狠者以為非,唯有 道者能通其志。

《論衡》编辑

《四諱篇》
编辑

俗有大諱四:一曰諱西益宅。西益宅謂之不祥,不祥 必有死亡。相懼以此,故世莫敢西益宅。防禁所從來 者遠矣。傳曰:魯哀公欲西益宅,史爭以為不祥。哀公 作色而怒,左右數諫而弗聽,以問其傅宰質睢曰:吾 欲西益宅,史以為不祥,何如。宰質睢曰:天下有三不 祥,西益宅不與焉。哀公大悅。有頃,復問曰:何謂三不 祥。對曰:不行禮義,一不祥也。嗜欲無止,二不祥也。不 聽規諫,三不祥也。哀公繆然深惟,慨然自反,遂不益 宅。令史與宰質睢止其益宅,徒為煩擾,則西益宅祥 與不祥未可知也。令史、質睢以為西益宅審不祥,則 史與質睢與今俗人等也。夫宅之四面皆地也,三面 不謂之凶,益西面獨謂之不祥,何哉。西益宅,何傷於 地體。何害於宅神。西益不祥,損之能善乎。西益不祥, 東益能吉乎。夫不祥必有祥者,猶不吉必有吉矣。宅 有形體,神有吉凶,動德致福,犯刑起禍。今言西益宅 謂之不祥,何益而祥者。且惡人西益宅者誰也。如地 惡之,益東家之西,損西家之東,何傷於地。如以宅神 不欲西益,神猶人也,人之處宅,欲得廣大,何故惡之。 而以宅神惡煩擾,則四面益,皆當不祥。諸工技之家, 說吉凶之占,皆有事狀。宅家言治宅犯凶神,移徙言 忌歲月,祭祀言觸血忌,喪葬言犯剛柔,皆有鬼神凶 惡之禁,人不忌避,有病死之禍。至於西益宅何害而 謂之不祥。不祥之禍,何以為敗。實說其義,不祥者義 理之禁,非吉凶之忌也。夫西方,長老之地,尊者之位 也。尊長在西,卑幼在東。尊長,主也;卑幼,助也。主少而 助多,尊無二上,卑有百下也。西益主益,主不增助,二 上不百下也,於義不善,故謂不祥。不祥者,不宜也,於 義不宜,未有凶也。何以明之。夫墓,死人所藏;田,人所 飲食;宅,人所居處。三者於人,吉凶宜等。西益宅不祥, 西益墓與田,不言不祥。夫墓,死人所居,因忽不慎。田, 非人所處,不設尊卑。宅者,長幼所共,加慎致意者,何 可不知諱。義詳於宅,略於墓與田也。

二曰諱被刑為徒,不上丘墓。但知不可,不能知其不 可之意。問其禁之者,不能知其諱,受禁行者,亦不要 其忌。連相放效,至或於被刑,父母死,不送葬;若至墓 側,不敢臨葬;甚至失於不行弔傷、見他人之柩。夫徒, 善人也,被刑謂之徒。丘墓之上,二親也,死亡謂之先。 宅與墓何別。親與先何異。如以徒被刑,先人責之,則 不宜入宅與親相見;如徒不得與死人相見,則親死 在堂,不得哭柩;如以徒不得升丘墓,則徒不得上山 陵,世俗禁之,執據何義。實說其意,徒不上丘墓有二 義,義理之諱,非凶惡之忌也。徒用心以為先祖全而 生之,子孫亦當全而歸之。故曾子有疾,召門弟子曰: 開予足,開予手,而今而後,吾知免夫。小子。曾子重慎, 臨絕效全,喜免毀傷之禍也。孔子曰:身體髮膚,受之 父母,弗敢毀傷。孝者怕入刑辟,刻畫身體,毀傷髮膚, 少德泊行,不戒慎之所致也。愧負刑辱,深自刻責,故 不升墓祀於先。古禮廟祭,今俗墓祀,故不升墓。慚負 先人,一義也。墓者,鬼神所在,祭祀之處。祭祀之禮,齋 戒潔清,重之至也。今已被刑,刑殘之人,不宜與祭供 侍先人,卑謙謹敬,退讓自賤之意也。緣先祖之意,見 子孫被刑,惻怛憯傷,恐其臨祀,不忍歆饗,故不上墓。 二義也。昔太伯見王季有聖子文王,知太王意欲立 之,入吳採藥,斷髮文身,以隨吳俗。太王薨,太伯還,王 季辟主。太伯再讓,王季不聽,三讓,曰:吾之吳越,吳越 之俗,斷髮文身,吾刑餘之人,不可為宗廟社稷之主。 王季知不可,權而受之。夫徒不上丘墓,太伯不為主 之義也。是謂祭祀不可,非謂柩當葬,身不送也。葬死 人,先祖痛;見刑人,先祖哀。權可哀之身,送可痛之尸, 使先祖有知,痛尸哀形,何愧之有。如使無知,丘墓,田 野也,何慚之有。慚愧先者,謂身體刑殘,與人異也。古 者用刑,形毀不全,乃不可耳。方今象刑,象刑重者,髡 鉗之法也。若完城旦以下,施刑綵衣系躬,冠帶與俗 人殊,何為不可。世俗信而謂之皆凶,其失至於不弔鄉黨尸,不升他人之丘,惑也。

三曰諱婦人乳子,以為不吉。將舉吉事,入山林,遠行, 度川澤者,皆不與之交通。乳子之家,亦忌惡之。丘墓 廬道畔,踰月乃入,惡之甚也。暫卒見若為不吉,極原 其事,何以為惡。夫婦人之乳子也,子含元氣而出。元 氣,天地之精微也,何凶而惡之。人,物也;子,亦物也。子 生與萬物之生何以異。諱人之生謂之惡,萬物之生 又惡之乎。生與胞俱出,如以胞為不吉,人之有胞,猶 水實之有扶也,胞裹兒身,因與俱出,若鳥卵之有殼, 何妨謂之惡。如惡以為不吉,則諸生物有扶殼者,宜 皆惡之。萬物廣多,難以驗事。人生何以異於六畜。皆 含血氣懷子,子生與人無異,獨惡人而不憎畜,豈以 人體大,氣血盛乎。則夫牛馬體大於人。凡可惡之事, 無與鈞等,獨有一物,不見比類,乃可疑也。今六畜與 人無異,其乳皆同一狀。六畜與人無異,諱人不諱六 畜,不曉其故也。世能別人之產與六畜之乳,吾將聽 其諱;如不能別,則吾謂世俗所諱妄矣。且凡人所惡, 莫有腐臭。腐臭之氣,敗傷人心。故鼻聞臭,口食腐,心 損口惡,霍亂嘔吐。夫更衣之室,可謂臭矣;鮑魚之肉, 可謂腐矣。然而有甘之更衣之室,不以為忌;肴食腐 魚之肉,不以為諱。意不存以為惡,故不計其可與不 也。凡可憎惡者,若濺墨漆,附著人身。今目見鼻聞,一 過則已,忽亡輒去,何故惡之。出見負豕於塗,腐澌於 溝,不以為凶者,洿辱自在彼人,不著己之身也。今婦 人乳子,自在其身,齋戒之人,何故忌之。江北乳子,不 出房室,知其無惡也。至於犬乳,置之宅外,此復惑也。 江北諱犬不諱人,江南諱人不諱犬,謠俗防惡,各不 同也。夫人與犬何以異。房室宅外何以殊,或惡或不 惡,或諱或不諱,世俗防禁,竟無經也。月之晦也,日月 合宿,紀為一月,猶八日,月中分謂之弦;十五日,日月 相朢謂之朢;三十日,日月合宿謂之晦。晦與弦朢一 實也,非月晦日月光氣與月朔異也,何故踰月謂之 吉乎。如實凶,踰月未可謂吉;如實吉,雖未踰月,猶為 可也。實說諱忌產子、乳犬者,欲使人常自潔清,不欲 使人被污辱也。夫自潔清則意精,意精則行清,行清 而貞廉之節立矣。

四曰諱舉正月、五月子。以為正月、五月子殺父與母, 不得已與之,父母禍死,則信而謂之真矣。夫正月、五 月子何故殺父與母。人之含氣在腹腸之內,其生,十 月而產,共一元氣也。正與二月何殊。五與六月何異。 而謂之凶也。世傳此言久,拘數之人,莫敢犯之。弘識 大材,實核事理,深睹吉凶之分者,然後見之。昔齊相 田嬰賤妾有子,名之曰文。文以五月生,嬰告其母勿 舉也,其母竊舉生之。及長,其母因兄弟而見其子文 於嬰,嬰怒曰:吾令女去此子,而敢生之,何也。文頓首, 因曰:君所以不舉五月子者,何故。嬰曰:五月子者,長 至戶,將不利其父母。文曰:人生受命於天乎。將受命 於戶邪。嬰嘿然。文曰:必受命於天,君何憂焉。如受命 於戶,即高其戶,誰能至者。嬰善其言曰:子休矣。其後 使文主家,待賓客,賓客日進,名聞諸侯。文長過戶而 嬰不死。以田文之說言之,以田嬰不死效之,世俗所 諱,虛妄之言也。夫田嬰俗父,而田文雅子也。嬰信忌 不實義,文信命不辟諱。雅俗異材,舉措殊操,故嬰名 闇而不明,文聲馳而不滅。實說世俗諱之,亦有緣也。 夫正月歲始,五月盛陽,子以生,精熾熱烈,厭勝父母, 父母不堪,將受其患。傳相倣傚,莫謂不然。有空諱之 言,無實凶之效,世俗惑之,誤非之甚也。夫忌諱非一, 必託之神怪,若設以死亡,然後世人信用畏避。忌諱 之語,四方不同,略舉通語,令世觀覽。若夫曲俗微小 之諱,眾多非一,咸勸人為善,使人重慎,無鬼神之害, 凶醜之禍。世諱作豆醬惡聞雷,一人不食,欲使人急 作,不欲積家踰至春也。諱厲刀井上,恐刀墮井中也; 或說以為刑之字,井與刀也,厲刀井上,井刀相見,恐 被刑也。毋承屋檐而坐,恐瓦墮擊人首也。毋反懸冠, 為似死人服;或說惡其反而承塵溜也。毋偃寢,為其 象屍也。毋以箸相受,為其不固也。毋相代掃,為修冢 之人,冀人來代己也。諸言毋者,教人重慎,勉人為善。 禮曰:毋摶飯,毋流歠。禮義之禁,未必吉凶之言也。

諱忌部藝文编辑

《明禁忌》
唐·蘇拯
编辑

陰陽家有書,卜築多禁忌。土中若有神,穴處何無祟。 我識先賢意,本誡驕侈地。恣慾創樓臺,率情染朱翠。 四面興土工,四時妨農事。可以沒凶災,四隅通一二。 一年省修營,萬民停困躓。動若契於理,福匪神之遺。 動若越於常,禍乃身之致。神在虛無間,土中非神位。

諱忌部紀事编辑

《淮南子·人間訓》:魯哀公欲西益宅,史爭之,以為西益 宅不祥。哀公作色而怒。左右數諫不聽。乃以問其傅 宰折睢,曰:吾欲益宅,而史以為不祥。子以為何如。宰 折睢曰:天下有三不祥,西益宅不與焉。哀公大悅而 喜。頃,復問曰:何謂三不祥。對曰:不行禮義,一不祥也; 嗜慾無止,二不祥也;不聽強諫,三不祥也。哀公默然 深念,憤然自反,遂不西益宅。

《後漢書·郭躬傳》:初,肅宗時,司隸校尉下邳趙興不卹 諱忌,每入官舍,輒更繕修館宇,移穿改築,故犯妖禁, 而家人爵祿,益用豐熾,官至潁川太守。子峻,太傅,以 才器稱。孫安世,魯相。三葉皆為司隸,時稱其盛。桓帝 時,汝南有陳伯敬者,行必矩步,坐必端膝,呵叱狗馬, 終不言死,目有所見,不食其肉,行路聞凶,便解駕留 止,還觸歸忌,則寄宿鄉亭。年老寢滯,不過舉孝廉。後 坐女婿亡吏,太守邵夔怒而殺之。時人罔忌禁者,多 談為證焉。

《晉書·石勒載記》:勒稱趙王,法令甚嚴,諱胡尤峻。有醉 胡乘馬突入止車門,勒大怒,謂公門小執法馮翥曰: 夫人君為令,尚望威行天下,況宮闕之間乎。向馳馬 入門為是何人,而不彈白邪。翥惶懼忘諱,對曰:向有 醉胡乘馬馳入,甚呵禦之,而不可與語。勒笑曰:胡人 正自難與言。恕而不罪。

《苻生載記》:生既自有目疾,其所諱不足、不具、少、無、缺、 傷、殘、毀、偏、隻之言皆不得道。

《宋書·明帝本紀》:帝末年好鬼神,多忌諱,言語文書,有 禍敗凶喪及疑似之言應回避者,數百千品,有犯必 加GJfont戮。改騧為邊瓜,亦以騧字似禍字故也。以南苑 借張永,云且給二百年,期訖更啟。其事類皆如此。宣 陽門,民間謂之白門,上以白門之名不祥,甚諱之。尚 書右丞江謐嘗誤犯,上變色曰:白汝家門。謐稽顙謝, 久之方釋。太后停屍漆床先出東宮,上嘗幸宮,見之 怒甚,免中庶子官,職局以之坐者數十人。內外嘗慮 犯觸,人不自保。宮內禁忌尤甚,移床治壁,必先祭土 神,及文士為文詞祝策,如大祭饗。

《吳喜傳》:上有疾,為身後之慮,以喜素得人情,疑其將 來不能事幼主,乃賜死。喜將死之日,上召入內殿與 共言謔,酬接甚歡。既出,賜以名饌,並金銀御器,敕將 命者勿使食器宿喜家。上素多忌諱,不欲令食器停 凶禍之室故也。

《輟耕錄》:太宗時諸國來朝者,多以冒禁應死。耶律文 正,王楚材進奏曰:願無汙白道,子從之。蓋國俗尚白, 以白為吉故也。

諱忌部雜錄编辑

《老子·淳風章》:天下多忌諱而民彌貧。

《續博物志》:俗諱五月上屋,言五月人蛻,上屋見影,魂 當去。

GJfont書》:人之情,諱有而不諱無。離婁之明,人謂之瞽,不 慍矣。柳下惠之和人,謂之污,不怍矣。

《清波雜志》:士大夫欲永保富貴,動有禁忌,尤諱言死。 獨溺於聲色,一切無所顧,避聞人家姬侍有惠麗者, 伺其主翁,屬纊之際。已設計賄牙儈,俟其放出,以售 之。雖俗有熱孝之嫌,不卹也。又佩玉以尸,沁為貴。酬 價增數倍,壚墓之物反為生。人寶玩是皆不可以理 詰。

《雞肋編》:兩浙婦人皆事服飾,口腹而恥其營生。故小 民有不能供其費者,皆從其私通,謂之貼。夫公然出 入不以為怪,如近寺居,人其所貼者,皆僧行也。多至 有四五焉,浙人以鴨為名,大諱北人,但知鴨作羹,雖 甚熱亦無氣。後至南方,乃知鴨若只一雄,則雖合而 無卵。須則二三,始有子。其以為諱者,蓋為是耳。不在 於無氣也。

天下方俗各有所諱,亦有謂,而然渭州潘源諱賴,云 始太祖微時往鳳翔謁節度使,王彥才得錢數千。遂 過原州臥於日間,而樹陰覆之不移。至今猶存,謂之 龍泉木。至潘源與市人博,大勝。邑人欺其客也,毆而 奪之。及即位亡幾,欲遷發此縣,故以賴為恥,然未知 以欺為賴。其義何見。常州諱打爺賊,云有子為五伯, 而父犯刑,恐他人撻之楚,而自施杖焉。雖有愛心於 禮教,則疏矣。楚州人諱烏龜頭,云:郡城象龜形,嘗被 攻,而術者教以擊其首而破也。泗州多水患,故諱。 山子,真州多回祿。故諱火柴頭,漣水地褊多荒,人以 食蘆為諱。蘇州人喜盜,諱言賊。世云范文正知杭州, 乃平江人警夜者,避不敢言賊,乃曰:看參政。鄉人是 可笑也。而京師僧諱和尚,稱曰大師,尼諱師姑,呼女 和尚。南方舉子至者,諱蹄者謂蹄為爪,與獠同音也。 而秀州之諱佛種,以昔有回頭和尚,以奸敗良家多 為所染,故爾衛率諱乾醫家,以顛狂為陽盛,而然宜 乾者,謂是也。俗謂神氣不足為九百,或以乾為九數,又以盛呼之。亦重陽之義耳。蜀人諱云以其近風也。 劉寬以客罵奴為畜產,恐其被辱而自殺。浙人雖父 子友,以畜生為戲語,而對子孫呼父祖名,為傷毀之 極,在龍泉見村,人有刻石而名蠻、名嬌之類,可恥賤 者,問之云:欲難犯,又可怪也。

《容齋隨筆》:古人無忌諱。如季武子成寢,杜氏之葬在 西階之下,請合葬焉,許之。入宮而不敢哭,武子命之 哭。曾子與客立於門側,其徒有父死,將出哭於巷者, 曾子曰:反,哭於爾次。北面而弔焉。伯高死於衛,赴於 孔子,孔子曰:夫由賜也見我,吾哭諸賜氏。遂哭於子 貢寢門之外,命子貢為之主,曰:為爾哭也,來者拜之。 夫以國卿之寢階,許外人入哭而葬;己所居室,而令 門弟子哭其親;朋友之喪,而受哭於寢門之外;今人 必不然者也。聖賢所行,固無盡禮,季孫宿亦能如是。 以古方今,相去何直千萬也。

《聞見後錄》:賈誼疏云:生為明帝,沒為明神。使顧成之 廟,稱為太宗。又云:萬年之後,傳之老母弱子,將使不 寧。是時文帝尚無恙,非不忌也。更為之前席,如武以 道惡。曰:以我不行此道邪。以馬瘦曰:以我不乘此馬 邪。皆殺主者,其有間矣。今章奏不當名趙廣,《漢按國 史會要》:本朝廣漢之後也。

《群碎錄》:五月忌翻,蓋屋瓦令人髮禿,見《風俗通》。 男子入學,多用七歲五歲,蓋俗有男忌雙女,忌隻之 說。至冠笄亦然。按北齊李渾弟繪六歲,願入學,家人 以偶年俗忌約,弗許。伺其伯姊筆牘之便,輒竊用未 幾通急就章。則其來久矣。

《菽園雜記》:民間俗諱,各處有之。而吳中為甚,如舟行 諱住,諱翻,以箸為快兒,幡布為抹布,諱離散,以梨為 圓果,傘為豎笠。諱狼籍,以榔槌為興哥,諱惱躁,以謝 GJfont為謝歡喜。此皆俚俗可笑處。今士大夫亦有犯俗 稱快兒者。

迷忘部紀事编辑

《列子·周穆王篇》:宋陽里華子中年病忘,朝取而夕忘, 夕與而朝忘;在塗則忘行,在室則忘坐;今不識先,後 不識今。闔室毒之。謁史而卜之,弗占;謁巫而禱之,弗 禁;謁醫而攻之,弗已。魯有儒生自媒能治之,華子之 妻子以居產之半請其方。儒生曰:此固非卦兆之所 占,非祈請之所禱,非藥石之所攻。吾試化其心,變其 慮,庶幾其瘳乎。於是試露之,而求衣;飢之,而求食;幽 之,而求明。儒生欣然告其子曰:疾可已也。然吾之方 密,傳世不以告人。試屏左右,獨與居室七日。從之。莫 知其所施為也,而積年之疾一朝都除。華子既悟,迺 大怒,黜妻罰子,操戈逐儒生。宋人執而問其以。華子 曰:曩吾忘也,蕩蕩然不知天地之有無。今頓識既往, 數十年來存亡、得失、哀樂、好惡,擾擾萬緒起矣。吾恐 將來之存亡、得失、哀樂、好惡之亂吾心如此也,須臾 之忘,可復得乎。子貢聞而怪之,以告孔子。孔子曰:此 非汝所及乎。顧謂顏回記之。秦人逄氏有子,少而惠, 及壯而有迷罔之疾。聞歌以為哭,視白以為黑,饗香 以為朽,嘗甘以為苦,行非以為是:意之所之,天地、四 方,水火、寒暑,無不倒錯者焉。楊氏告其父曰:魯之君 子多術藝,將能已乎。汝奚不訪焉。其父之魯,過陳,遇 老聃,因告其子之證。老聃曰:汝庸知汝子之迷乎。今 天下之人皆惑於是非,昏於利害。同疾者多,固莫有 覺者。且一身之迷不足傾一家,一家之迷不足傾一 鄉,一鄉之迷不足傾一國,一國之迷不足傾天下。天 下盡迷,孰傾之哉。向使天下之人其心盡如汝子,汝 則反迷矣。哀樂、聲色、臭味、是非,孰能正之。且吾之言 未必非迷,況魯之君子迷之郵者,焉能解人之迷哉。 糜汝之糧,不若遄歸也。

《說符篇》:白公勝慮亂,罷朝而立,倒杖策,錣上貫頤,血 流至地而弗知也。鄭人聞之曰:頤之忘,將何不忘哉。 意之所屬,著其行足躓株埳,頭抵植木,而不自知也。 《說苑·敬慎篇》:魯哀公問孔子曰:予聞忘之甚者,徙宅 而忘其妻,有諸乎。孔子對曰:此非忘之甚者也,忘之 甚者忘其身。哀公曰:可得聞與。對曰:昔夏桀貴為天 子,富有天下,不修禹之道,毀壞辟法,裂絕世祀,荒淫 於樂,沈酗於酒,其臣有左師觸龍者,諂諛不正,湯誅 桀,左師觸龍者,身死,四支不同壇而居,此忘其身者 也。哀公愀然變色曰:善。

《後漢書·朱穆傳》:穆耽學,銳意講誦,或時思至,不自知 亡失衣冠,顛隊阬岸。其父常以為專愚,幾不知數馬 足。

《晉書·孫盛傳》:時殷浩擅名一時,與抗論者,惟盛而已。 盛嘗詣浩談論,對食,奮擲麈尾,食冷而復煖者數四, 至暮忘餐,理竟不定。《王育傳》:育少孤貧,為人傭牧羊。時有暇,即折蒲學書, 忘而失羊,為羊主所責,育將鬻己以償之。同郡許子 章,聞而嘉之,代育償羊。

《梁書·曹景宗傳》:高祖數讌見功臣,共道故舊,景宗醉 後謬忘,或誤稱下官,高祖故縱之,以為笑樂。

《隋書·劉臻傳》:臻為學士,無吏幹,又性恍惚,耽悅經史, 終日覃思,至於世事,多所遺忘。有劉訥者亦任儀同, 俱為太子學士,情好甚密。臻住城南,訥住城東,臻嘗 欲尋訥,謂從者曰:汝知劉儀同家乎。從者不知尋訥, 謂臻還家,答曰:知。於是引之而去,既扣門,臻尚未悟, 謂至訥家。乃據鞍大呼曰:劉儀同可出矣。其子迎門, 臻驚曰:此汝亦來耶。其子答曰:此是大人家。於是顧 盼,久之乃悟,叱從者曰:汝大無意,吾欲造劉訥耳。 《王劭傳》:劭篤好經史,遺落世事。用思既專,性頗恍惚, 每至對食,閉目凝思,盤中之肉,輒為僕從所噉。劭弗 之覺,唯責肉少,數罰廚人。廚人以情白劭,劭依前閉 目,伺而獲之,廚人方免笞辱。其專固如此。

《嘉話錄》:許敬宗性輕傲,見人多忘。或謂之不聰。敬宗 曰:卿自難記,若遇何、劉、沈、謝,暗中摸索著亦可識之。 《朝野僉載》:唐張利涉性多忘。解褐懷州參軍,每聚會 被召,必於笏上記之。時河內令耿仁惠邀之,GJfont其不 至。親就門致請,涉看笏曰:公何見顧。笏上無名。又一 時晝寢驚,索馬入州。扣刺史鄧惲門,拜謝曰:聞公欲 賜責,死罪。鄧惲曰:無此事。涉曰司功某甲言之。惲大 怒,乃呼州官以甲間搆。將杖之,甲苦訴初無此語。涉 前請曰:望公捨之,涉恐是夢中見說耳。時人由是咸 知其性理惛惑矣。

唐三原縣令閻元一為人多忘。曾至州,於主人舍坐。 州佐史前過,以為縣典也,呼欲杖之。典曰:某是州佐 也。一慚謝而止。須臾縣典至,一疑其州佐也,執手引 坐。典曰:某是縣佐也。又愧而止。曾有人傳其兄書者, 止於階下。俄而里胥白錄人到,一索杖。遂鞭送書人 數下。其人不知所以,訊之。一曰:吾大錯。顧直典,向宅 取杯酒暖瘡。良久,典持酒至,一既忘其取酒,復忘其 被杖者。因便賜直典飲之。

滄州南皮縣丞郭務靜,初上,典王慶通判稟。靜曰:爾 何姓。慶曰:姓王。須臾,慶又來,又問何姓。慶又曰:姓王。 靜怪愕良久,仰看慶曰:南皮佐史總姓王。

《紀聞》:唐青州臨朐丞張藏用,性既魯鈍,又弱於神。嘗 召一木匠,十召不至。藏用大怒,使擒之。匠既到,適會 鄰縣令,使人送書,遺藏用。藏用方怒解,木匠又走。讀 書畢,便令剝送書者。笞之至十,送書人謝杖。請曰:某 為明府送書,縱書中之意忤明府,使者何罪。藏用乃 知其誤,謝曰:適怒匠人,不意誤笞君耳。命里正取飲 一器,以飲送書人,而別更視事。忽見里正,指酒問曰: 此中何物。里正曰:酒。藏用曰:何妨飲之。里正拜而飲 之。藏用遂入戶,送書者竟不得酒,扶杖而歸。

《艾子後語》:齊有病忘者,行則忘止,臥則忘起。其妻患 之,謂曰:聞艾子滑稽多知,能愈膏肓之疾。盍往師之。 其人曰:善。於是乘馬挾弓矢而行,未一舍,內逼下馬 而便焉。矢植於土,馬繫於樹,便訖左顧而睹其矢曰: 危乎,流矢。奚自幾乎中予。右顧而睹其馬,喜曰:雖受 虛驚,乃得一馬。引轡將旋,忽自踐其所遺糞,頓足曰: 踏卻犬糞,污吾履矣。惜哉。鞭馬反向歸路而行,須臾 抵家。徘徊門外,曰:此何人居,豈艾夫子所寓邪。其妻 適見之,知其又忘也。罵之,其人悵然曰:娘子素非相 識,何故出語傷人。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