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第054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五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五十四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五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

 第五十四卷目錄

 恐懼部總論

  易經履  震

  爾雅釋詁 釋訓

  方言雜釋

  西疇常言知懼

  朱文公政訓治懼

 恐懼部藝文

  懼箴          唐柳宗元

 恐懼部紀事

 恐懼部雜錄

 癖嗜部紀事

 癖嗜部雜錄

人事典第五十四卷

恐懼部總論编辑

《易經》编辑

《履》
编辑

九四:履虎尾,愬愬終吉。

本義愬愬畏懼之貌,若能畏懼,則得終吉。

《震》
编辑

震:亨。震來GJfontGJfont,笑言啞啞。震驚百里,不喪匕鬯。

本義震動也,GJfontGJfont恐懼驚顧之,貌不喪匕鬯以長子。言也此卦之,占為能恐懼,則致福而,不失其所主之重。

象曰:洊雷,震;君子以恐懼修省。

六三:震蘇蘇。

程傳蘇蘇神氣緩散,自失之狀

上六:震索索,視矍矍。

程傳索索消索不存之,狀矍矍不安定貌。

《爾雅》编辑

《釋詁》
编辑

戰、慄、震、驚、戁、竦、恐、慴,懼也。

詩曰:不戁不竦慴即懾也。皆惶怖也論語曰使民戰慄,詩秦風黃鳥云惴惴,其慄易曰:震雷GJfontGJfont。又曰:驚遠而懼邇也。詩曰:不戁不竦。月令曰:國時有恐樂。記曰:柔氣不懾是皆懼也慴即懾也。

《釋訓》
编辑

惴惴、憢憢,懼也。

皆危懼。秦風黃鳥云惴惴,其慄豳風鴟鴞云。予維音嘵嘵,此皆危恐戰懼也。

《方言》编辑

《雜釋》
编辑

GJfont戰慄也,荊吳曰:蛩GJfontGJfont又恐也。

《西疇常言》编辑

《知懼》
编辑

人情處順適,則安,值猜沮、則懼懼、則知防安、則靡戒, 故悔吝多生於念慮,所不加而動必檢飭者、可保無 咎也。

《朱文公政訓》编辑

《治懼》
编辑

胡叔器問:每常多有恐懼何由可免。曰:須是自下工 夫,看此事是當恐懼,不當恐懼。遺書云:治怒難治懼 亦難克己,可以治怒明理,可以治懼若於,道理見得 了何懼之有。

恐懼部藝文编辑

《懼箴》
唐·柳宗元
编辑

人不知懼惡可有。為知之,為美莫,若去之。非曰:童昏 昧昧勿思禍,至而懼是誠不知,君子之懼懼乎。未始 幾動乎,微事遷乎。理將言:以思將行,以止中決,道符 乃順。而起起、而獲禍。君子不恥非道之、僭非中之、詭 懼而為,懼雖懼焉,如君子不懼為懼之初。

恐懼部紀事编辑

《左傳》:莊公八年,齊侯田于貝丘,見大豕,從者曰:公子 彭生也。豕人立而啼,公懼,墜于車,傷足,喪屨。

僖公三年,齊侯與蔡姬乘舟于囿,蕩公,公懼,變色,禁 之不可,公怒,歸之,未絕之也。蔡人嫁之。

文公十二年冬,秦伯伐晉,晉人禦之乃皆出戰,交綏 秦,行人夜戒,晉師曰:兩君之士,皆未憖也,明日請相 見臾駢。曰:使者目動而言,肆懼我也,將遁矣。薄諸河 必敗之。襄公十年,宋公享晉侯以桑林,註殷天子之樂名舞師題以 旌夏,晉侯懼而退,入于房,去旌,卒享而還,及著雍,疾, 卜,桑林見。

《韓子·難三篇》:鄭子產晨出,過束匠之閭,聞婦人之哭 也,撫其御之手而聽之。有間,遣吏執而問之,則手絞 其夫者也。異日,其御問曰:夫子何以知之。子產曰:其 聲懼。凡人于其親愛也,始病而憂,臨死而懼,已死而 哀。今哭夫已死,不哀而懼,是以知其有姦也。

《新序·義勇篇》:齊崔杼弒莊公也,有陳不占者,聞君難, 將赴之,比去,餐則失匕,上車失軾。御者曰:怯如是,去 有益乎。不占曰:死君,義也;無勇,私也。不以私害公。遂 往,聞戰鬥之聲,恐駭而死。人曰:不占可謂仁者之勇 也。

白公之難,楚人有莊善者,辭其母將往死之,其母曰: 棄其親而死其君,可謂義乎。莊善曰:吾聞事君者,內 其祿而外其身,今所以養母者,君之祿也。身安得無 死乎。遂辭而行,比至公門,三廢車中,其僕曰:子懼矣。 曰:懼。既懼,何不返。莊善曰:懼者,吾私也;死義,吾公也。 聞君子不以私害公。及公門,刎頸而死。君子曰:好義 乎哉。

《左傳》:哀公二年,齊人輸范氏粟,鄭子姚,子般,送之,士 吉射逆之,趙鞅禦之,遇于戚,陽虎曰:吾車少,以兵車 之GJfont,與罕駟兵車,先陳,罕駟自後隨而從之,彼見吾 貌,必有懼心,于是乎會之,必大敗之,從之,甲戌,將戰, 郵無恤御簡子,衛太子為右,登鐵上,望見鄭師眾,太 子懼,自投于車下,子良授太子綏而乘之。曰:婦人也。 註言其怯衛太子禱曰:曾孫蒯瞶,敢昭告皇祖文王,烈祖 康叔,文祖襄公,鄭勝亂從,晉午在難,不能治亂,使鞅 討之,蒯瞶不敢自佚,備持矛焉。敢告無絕筋,無折骨, 無面傷,以集大事,無作三祖羞,大命不敢請,佩玉不 敢愛,鄭人擊簡子中肩,斃於車中,獲其蜂旗,太子救 之以戈,鄭師北,獲溫大夫趙羅,太子復伐之,鄭師大 敗,獲齊粟千車,趙孟喜曰:可矣。按注:喜太子前怯,今 更勇。

《晉語》:趙襄子使新GJfont穆子伐翟,勝左人、中人,遽人來 告,襄子將食,尋飯有恐色。侍者曰:狗之事大矣,而主 色不怡,何也。襄子曰:吾聞之,德不純而福祿並至,謂 之幸。夫幸非福,非德不當雝,雝不為幸,吾是以懼。 知襄子為室美,士茁夕焉。知伯曰:室美夫。對曰:美則 美矣;抑臣亦有懼也。知伯曰:何懼。對曰:臣以秉筆事 君,志有之曰:高山峻原,不生草木。松柏之地,其土不 肥。今土木勝,臣懼其不安人也。室成;三年而知氏亡。 《孔叢子·嘉言篇》:齊東郭亥欲攻田氏,執贄見夫子而 訪焉。夫子曰:子為義也。丘不足與計事,揖子貢使答 之。子貢謂之曰:今子士也。位卑而圖大,位卑則人不 附也。圖大則人憚之,殆非子之任也。盍姑已乎。夫以 一縷之任,繫千鈞之重,上懸之於無極之高,下垂之 於不測之深,旁人皆哀其絕,而造之者不知其危,子 之謂乎馬方駭鼓而驚之,繫方絕重而鎮之,馬奔車 覆,六轡不禁,繫絕於高,墜入於深,其危必矣。東郭亥 免戰而跪,曰:吾已矣。願子無言。既而夫子告子貢曰: 東郭亥欲為義者也。子亦告之以難易則可矣。奚至 懼之哉。

《莊子·田子方篇》:列御寇為伯昏無人射,伯昏無人曰: 是射之射,非不射之射也。嘗與女登高山,履危石,臨 百仞之淵,若能射乎。於是無人遂登高山,履危石,臨 百仞之淵,背逡巡,足二分垂在外,揖御寇而進之。御 寇伏地,汗流至踵。伯昏無人曰:夫至人者,上闚青天, 下潛黃泉,揮斥八極,神氣不變。今女怵然有恂目之 志,爾於中也始矣。

《荀子·解蔽篇》:夏首之南有人焉,曰涓蜀梁,其為人也, 愚而善畏。明月而宵行,俯見其影,以為伏鬼也;仰視 其髮,以為立魅也;背而走,比至其家,失氣而死。 《韓子·外儲說》:鄭縣人有屈公者,聞敵,恐,因死;恐已,因 生。

《戰國策》:天下合從。趙使魏加見楚春申君曰:君有將 乎。曰:有矣,僕欲將臨武君。魏加曰:臣少之時好射,臣 願以射譬之,可乎。春申君曰:可。加曰:异日者,更嬴與 魏王處京臺之下,仰見飛鳥。更嬴謂魏王曰:臣為王 引弓虛發而下鳥。魏王曰:然則射可至此乎。更嬴曰: 可。有間,鴈從東方來,更嬴以虛發而下之。魏王曰:然 則射可至此乎。更嬴曰:此孽也。王曰:先生何以知之。 對曰:其飛徐而鳴悲。飛徐者,故瘡痛也;鳴悲者,久失 群也,故瘡未息,而驚心未去也。聞絃者,音烈而高飛, 故瘡隕也。今臨武君,嘗為秦孽,不可為拒秦之將也。 燕太子丹遣荊軻至秦,持千金之資幣物,厚遺秦王 寵臣中庶子蒙嘉。嘉為先言於秦王。秦王見燕使者 咸陽宮。荊軻奉樊於期之頭函,而秦武陽奉地圖匣, 以次進。至陛,秦武陽色變震恐,群臣怪之。荊軻顧笑 武陽,前為謝曰:北蠻夷之鄙人,未嘗見天子,故振慴。 願大王少假借之,使得畢使於前。《史記·齊悼惠王傳》:灌嬰在滎陽,聞魏勃本教齊王反, 既誅呂氏,罷齊兵,使使召責問魏勃。勃曰:失火之家, 豈暇先言大人而後救火乎。因退立,股戰而栗,恐不 能言者,終無他語。灌將軍熟視笑曰:人謂魏勃勇,妄 庸人耳,何能為乎。乃罷魏勃。

《晉書·謝安傳》:簡文帝疾篤,桓溫上疏薦安宜受顧命。 及帝崩,溫入赴山陵,止新亭,大陳兵衛,將移晉室,呼 安及王坦之,欲於坐害之。坦之甚懼,問計於安。安神 色不變,曰:晉祚存亡,在此一行。既見溫,坦之流汗沾 衣,倒執手板。安從容就席,坐定,謂溫曰:安聞諸侯有 道,守在四鄰,明公何須壁後置人耶。溫笑曰:正自不 能不爾耳。遂笑語移日。坦之與安初齊名,至是方知 坦之之劣。苻堅率眾,號百萬,次於淮肥,京師震恐。加 安征討大都督。元入問計,安夷然無懼色,答曰:已別 有旨。既而寂然。元不敢復言,乃令張元重請。安遂命 駕出山墅,親朋畢集,方與元圍棋賭別墅。安常棋劣 於元,是日元懼,便為敵手而又不勝。安顧謂其甥羊 曇曰:以墅乞汝。

《宋書·鄧琬傳》:劉胡出身郡將,討伐諸蠻,往無不捷。蠻 至今畏之,小兒啼,語之云劉胡來。便止。

《癸辛雜識》:劉胡面黝黑似胡,蠻人畏之,小兒啼,語云 劉胡來。便止。楊大眼威聲甚振淮、泗、荊、沔之間,童兒 啼者呼云:楊大眼至,即止。將軍麻秋有威名,兒啼輒 呼麻秋來,即止。檀道濟雄名大振,魏甚憚之,圖以禳 鬼,江南人畏桓康,以其名怖小兒,且圖其形於寺中, 病瘧者寫其形貼床壁,無不立愈。

《唐書》:李元道者,本隴西人。世居鄭州。仕隋為齊王府 屬。李密據洛口,署記室。密敗,為王世充所執,眾懼不 能寐,獨元道曰:死生有命,憂能了乎。寢甚安。及見世 充,辭色不撓,釋縛,為著作佐郎。

《玉泉子》:皮日休嘗遊江湖間,時劉允章鎮江夏。幕中 有穆判官者,允章親也,或譖日休薄焉。允章素使酒, 一旦方宴,忽怒曰:君何以薄穆判官乎。君知身之所 來否。鸚鵡洲在此,即黃祖沈禰衡之所也。舉席為之 懼,日休雨涕而已。

《朝野僉載》:周定州刺史孫彥高,被突厥圍城數十重, 不敢詣廳文符,須徵發者於,小窗接入鎖州宅門,及 賊登壘乃入匱中,藏令奴曰牢掌鑰匙,賊來索慎勿 與,昔有愚人入京,選皮袋被賊盜,去其人曰:賊偷吾 袋將終不得吾物用。或問其,故答曰:鑰匙尚在我衣 帶上,彼將何物開之。此孫彥高之流也。

《北夢瑣言》:西川自唐劉闢搆逆後久,無干戈人不習 戰,每歲諸道差兵屯戍大渡河,蠻旗纔舉望風而潰, 咸通中長驅直抵府,城居人有扃戶,而拒之,蠻亦不 敢扣門也,嘗有一蠻迷路入,廣都縣村墅里人相率 數,百輩叫譟而逐之,蠻一迴顧卻走如堵牆崩焉,自 晝及暝終,不能擒,致其怯懦如此。

《宋史·王昭遠傳》:昭遠,益州成都人。仕蜀同平章事。昭 遠好讀兵書,頗以方略自許。宋師入境,昶遣昭遠與 趙崇韜率兵拒戰。始發成都,昶遣其宰相李昊等餞 郊外。昭遠酒酣,攘臂曰:是行也,非止克敵,當領此二 三萬雕面惡少兒,取中原如反掌耳。及行,執鐵如意 指麾軍事,自方諸葛亮。將至漢源,聞劍門已破,昭遠 股慄,發言失次。崇韜布陣將戰,昭遠據胡床,皇恐不 能起。俄崇韜敗,乃免胄棄甲走投東川,匿倉舍下,悲 嗟流涕,目盡腫,惟誦羅隱詩云:運去英雄不自由。俄 為追騎所執,送闕下,太祖釋之,授左領軍衛大將軍。 廣南平,奉使交阯。開寶八年,卒。

《龍川別志》:真宗晚年得風疾,自疑不起嘗,臥枕宦者, 周懷正股與之,謀欲命,太子監國懷正東宮,官也出 與,寇準謀之,遂議立太子廢劉氏,黜丁謂等使楊億 草具詔書,億私語其妻弟張演曰:數日之後事當一 新稍洩丁,謂夜乘婦人車與曹利用謀之,誅懷正黜 準召億至中書,億懼便泄俱下,面無人色,謂素重億 無意害之。徐曰:謂當改官煩公為作,一好麻耳億乃 少安。

《澠水燕談錄》:王武,恭公,德用寬厚善撫士,其貌魁偉, 而面色正黑,雖匹夫下卒閭巷,小兒外至遠裔,君長 皆知其名,職稱之曰:黑相北鹵常呼,其名以驚小兒 為外方畏服如此。

《聞見前錄》:李稷移陝漕方五路興兵,取靈武稷隨軍, 一日早作入鄜,延軍營軍士,鳴鼓聲,喏帥种諤臥帳 中,未興諤忙出對稷呼。鼓角將問曰:軍有幾。帥曰:太 尉耳。曰帥未升帳,輒為轉運糧草官鳴,鼓聲喏,何也。 借汝之頭以代運,使者叱出斬之,稷倉皇引去怖甚, 不能上馬,自此不敢入諤軍。

《揮麈後錄》:楊原仲愿秦會之腹心,為之鷹犬凡與會 之異論者,驅除殆盡以此致位,二府出守宣城,王公 明與原仲為中表,原仲為之,經營舉削改官得知蘄 水,縣往謝原仲款集醉中戲,語原仲云昔嘗於呂丞 相,處得公頃歲所與,渠書其間頗及秦之短,尚記憶否公明初,出無心也。原仲聞之,色如死灰。即索之云: 偶已焚之。原仲自此疑公明慮,其以告秦,出入起居, 跬步略不蹔捨。夜則多以人陰加防守。公明屢求歸 而不從,深以為苦。如此者,幾歲原仲移帥。建業途中 亦如是焉。既抵金陵,館於玉麟堂,後宇諸司太合樂 開,燕守卒輩往觀,優戲稍怠。公明忽睹客船纜於隔 岸,亟與其親僕挈囊喚而登之,遁去。會散原仲呼之 則已遠矣。即遣人四散,往訪之邈,不可得,原仲憂撓 成疾而斃。

《東軒筆錄》:邊人傳誦一詩云:昨夜陰山吼賊,風帳中 驚起紫髯翁,平明不待全師出,連把金鞭打鐵驄。有 張師雄者,西京人,好以甘言悅人,晚年尤甚。洛中號 曰:GJfont翁。翁出官在邊郡,一夕賊馬至界,忽城中失師, 雄所在至曉方見師。雄重衣披裘,伏於土窟中,巳癡 矣。西人呼土窟為空,尋為人改舊詩以嘲曰:昨夜陰 山吼賊,風帳中驚起蜜翁。翁平明不待全師,出連著 皮裘入土空。張亢嘗謂蜜翁,翁無可為對者。一日亢 有姪不率教令,將杖之。其姪方醉,大呼曰:安能撻吾。 但堂伯伯耳。亢笑曰:可對蜜翁。翁釋而不問。

常秩以處士起為左正言,直集賢院,判國子監。不踰 年,待制寶文閣,兼判太常寺。中間謁告歸汝陰,主上 特降詔。自秩始也。會放進士徐鐸榜,秩密以太學生 之薄于行者,籍名于方冊,貯懷袖間。每唱名有之則 揭冊指名,進呈乞賜。黜落如是者三四。上方披閱試 卷,或與執政語,往往不省秩言。秩大以為沮,遂謁告 不朝。一日翰林學士楊繪方坐禁中,俄有報太常寺 吏人到院者,繪昔掌判事,立命至前乃故吏也。詢其 來之故。即云常待制以謁告。月餘未有詔,起令探刺 消息。楊曰:此禁中,汝得妄入乎。我若致汝於法,則連 及待制。汝速出,無取禍也。先是秩未謁告,時差護向 經葬事,至是經葬有日。上親奠祭,護葬官例合迎駕。 秩不候朝。參而出,迎駕於經門上。祭奠畢,登輦而去, 亦不顧秩。秩愈不得意,或告以不朝參而出就職,又 嘗私覘禁中臺官,欲有言者,秩大恐,遂以病還汝陰。 既而卒。或云方卒時,狂亂若心疾,將自殺者,然未得 其詳。

《明外史·周新傳》:新改監察御史。敢言,多所彈劾。貴戚 震懼,目為冷面寒鐵。長安中至以其名怖小兒,小兒 群戲於道,或駭之曰:冷面寒鐵公來。輒恐皆奔走。

恐懼部雜錄编辑

《書經·五子之歌》:予臨兆民,凜乎若朽索之馭六馬。按 注:以喻其危懼可畏之甚。

《仲虺之誥》:小大戰戰,罔不懼於非辜。按注:戰戰,恐懼 貌。商眾小大震恐,無不懼陷於非罪。

《泰誓》:百姓懍懍,若崩厥角。按注:商民畏紂之虐,懍懍 若崩,摧其頭角,然人心危懼如此。

《君牙》:心之憂危,若蹈虎尾,涉于春冰。

《詩經·小雅·小旻章》: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按 注:戰戰,恐也。兢兢,戒也。如臨深淵,恐墜也。如履薄冰, 恐陷也。懼及其禍之詞也。

《小宛章》:溫溫恭人,如集于木,惴惴小心,如臨于谷,戰 戰兢兢,如履薄冰。按注:如集于木,恐墜也。如臨于谷, 恐隕也。

《家語·致思篇》:子貢問治民于孔子。子曰:懍懍焉若持 腐索之扞馬。子貢曰:何其畏也。孔子曰:夫通達御皆 人也,以道導之,則吾畜也;不以道導之,則吾讎也。如 之何其無畏也。

《韓子·解老篇》:人有禍則心畏恐,心畏恐則行端直,行 端直則思慮熟,思慮熟則得事理。

《淮南子·氾論訓》:怯者夜見立表,以為鬼也;見寢石,以 為虎也;懼揜其氣也。

《冊府元龜》:夫稟脆弱之性,有巽懦之懼。故乃臨事而 示怯畏,威而奪氣,終於敗辱,不能有立。是以無拳無 勇,詩人之所譏淺,為丈夫昔賢之所醜。雖率勵以義 僅,或自強然授任於事,終為不武,遂成愧恥,固其分 哉。

《遯齋閒覽》:今人呼麻胡以怖小兒其說。有二朝野僉 載云:偽趙石勒虎以麻,將軍秋為帥,秋,胡人,暴戾好 殺。國人畏之,市有兒啼,母輒恐之曰:麻胡來。啼聲即 絕。至今以為故事。又《大業拾遺》云:煬帝將幸江都,令 將軍麻胡濬河,胡虐用其民,每以木鵝為試,鵝流不 迅,謂濬河不深。皆抵死百姓,惴慄常呼其名,以恐小 兒。小兒夜啼不止,呼麻胡來,應時止。《大業拾遺》在僉 載前當以拾遺為是,或云胡本名祐胡者,為其多髭 髯也。

癖嗜部紀事编辑

《左傳》:定公三年,邾子在門臺,臨廷,閽以瓶水沃廷,邾 子望見之,怒,閽曰:夷射姑旋焉。註旋小便命執之,弗得,滋 怒,自投于床,廢于鑪炭,爛遂卒,先葬以車五乘,殉五 人,莊公卞急而好潔,故及是。

《楚語》:屈到嗜芰,有疾,召其宗老而屬之,曰:祭我必以 芰。及祥,將薦芰。子木曰:不然。《祭典》有之曰:不羞珍異 不陳庶侈。夫子不以其私欲干國之典。遂不用。 《晉書·杜預傳》:時王濟解相馬,又甚愛之,而和嶠頗聚 斂,預常稱濟有馬癖,嶠有錢癖。武帝聞之,謂預曰:卿 有何癖。對曰:臣有左傳癖。

《異苑》:東莞劉邕性嗜食瘡痂,以為味似鰒魚。嘗詣孟 靈休,靈休先患灸,瘡痂落在床,邕取食之,靈休大驚。 痂未落者,悉褫取飴邕。南康國吏二百許,人不問有 罪無罪,遞與鞭瘡痂,常以給膳。

《宋書·庾炳之傳》:炳之,性好潔,士大夫造之者,去未出 戶,輒令人拭席洗床。時陳郡殷沖亦好淨,小史非淨 浴新衣,不得近左右。士大夫小不整潔,每容接之。炳 之反是,沖每以此譏焉。

《南齊書·王思遠傳》:思遠清修,立身簡潔。衣服床筵,窮 治素淨。賓客來通,輒使人先密覘視,衣服垢穢,方便 不前,形儀新楚,乃與促膝。雖然,既去之後,猶令二人 交帚拂其坐處。

《南史·何佟之傳》:佟之,性好潔,一日之中洗滌者十餘 過,猶恨不足,時人稱為水淫。又有遂安令劉澄,為性 彌潔,在縣掃拂郭邑,路無橫草。水剪蟲穢,百姓不堪 命,坐免官。

《雲仙雜記》:王維居輞川宅宇,既廣山林亦遠。而性好 溫潔,地不容浮塵,日有十數掃飾者,使兩童專掌縛 帚,而有時不給。

《唐書·獨孤及傳》:及,晚嗜琴,有眼疾,不肯治,欲聽之專 也。

《姜師度傳》:師度喜渠漕,所至由役紛紜,不能皆便,然 所就必為後世利。是時太史令傅孝忠以知星顯,時 為語曰:孝忠知仰天,師度知相地。嘲所嗜也。

《北夢瑣言》:唐朱崖李太尉與同列款曲。或有徵其所 好者,掌武曰:喜見未聞,言新書。策崔魏公鉉好食新 頭,以為珍美。從事開筵,先一夕前,必到使院索新 煮頭也。杜豳公每早食饋飯乾脯。崔侍官安潛好 看鬥牛。雖各有所美,而非近利。與夫牙籌金埒,錢癖 穀堆,不亦遠邪。

《軒渠錄》:米元章喜潔,金陵人段拂字去塵,登第元章, 見其小錄,喜曰:觀此人名字,必潔人也。亟造議親以 女妻之。

《避暑錄話》:沈翰林文通喜吏事,每覺有疾,藥餌未驗 亟取。難決詞狀,連判數百紙,落筆如風雨。意便欣然。 韓持國喜聲樂,遇極暑輒求避,屢徙不如意,則臥一 榻。使婢執板緩歌不絕,聲展轉徐聽,或頷首撫掌,與 之相應。往往不復揮扇。范德孺喜琵琶,暮年苦夜不 得睡。家有琵琶箏二婢,每就枕即使雜奏於前。至熟 寐乃方得去。人性固不能無喜好,亦是不能處閑,故 必待一物而後遣。余少時苦上氣,每作輒不能臥,藥 餌起居須人乃能辦。侍先君官上饒,一日秋晚游鵝 湖中,夕疾作使,令既非素所知。篋中適不以藥,行喘 懣,頃刻不度,起吹燈據案,偶見一易冊,取讀數十板, 不覺遂平。自是每疾作,輒用此術,多愈於服藥。然均 不免三公之累也。

《可談》:王舒王越國吳夫人,性好潔成疾,王任真率每 不相合,自江寧乞骸歸私第,有官藤床,吳假用未還。 郡吏來索,左右莫敢言,王一旦跣而登床,偃仰良久, 吳望見即命送還。

舒王吳夫人有潔疾,其意不獨恐污己,亦恐污人。長 女之出省之於江寧,夫人欣然裂綺縠製衣將贈其 甥,皆珍異也。忽有貓臥衣笥中,夫人即叱起,婢揭衣 置浴室下,終不肯與人。竟腐敗無敢收者。余大父至 貧,掛冠月俸,折支得壓酒囊,諸子幼時用為脛衣。先 公痛念茲事,既顯盡以俸,頒昆弟宗族,終身不自吝 一錢,諸父仰祿以活,不治生事,晚年遷謫,族人失俸 大有狼狽者,五叔父遂不聊生,余竊謂使舒王與大 父易地,吳夫人安得有此疾。

《輟耕錄》:毘陵倪元鎮有潔病,一日眷歌姬趙買兒留 宿別業,中心疑其不潔,俾之浴既登榻,以手自頂至 踵且捫且嗅。復俾浴,凡再三,東方既白,不復作巫山 之夢,徒贈以金趙,或自談必至絕倒。

《明外史·倪瓚傳》:瓚為人有潔癖,盥濯不離手。偶俗客 造其廬,客去,必為洗滌其處。

《妮古錄》:白鹿峰陸樗自歎,有蘭亭癖。

癖嗜部雜錄编辑

《貴耳集》:漢人尚氣好博,晉人尚曠好醉,唐人尚文好 狎,本朝尚名好貪。

《道山清話》:人問邵堯夫人有潔病,何也。堯夫曰:胸中 滯礙而多疑耳。未有人天生如此也,初因多疑,積漸 而日深。此亦未為害,但疑心既重,則萬境皆錯,最是 害道第一事,不可不知也。

《太平清話》:香令人幽,酒令人遠,石令人雋,琴令人寂, 茶令人冷,月令人孤,棋令人閒,杖令人輕,水令人空, 雪令人曠,劍令人悲,蒲團令人枯,美人令人憐,僧令 人淡,花令人韻,金石鼎彝令人古。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