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第061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六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六十一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六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

 第六十一卷目錄

 感歎部藝文一

  離騷經          周屈原

  永思賦          魏文帝

  歎逝賦有序      晉陸機

  大暮賦有序       前人

  撰征賦有序     宋謝靈運

  感時賦有序       前人

  孝感賦           前人

  弁江上越吟集      明孫養粹

 感歎部藝文二

  丹霞蔽日行        魏文帝

  步出夏門行         明帝

  長歌行           同前

  當牆欲高行         曹植

  行路難三首      宋鮑照

  擬古三首        前人

  和瑯琊王擬古       王僧達

  長歌行          梁沈約

  銅雀妓           江淹

  效阮公詩五首      前人

  長安少年行        陳沈炯

  白頭吟          張正見

  行路難         唐盧照鄰

  感遇詩三十六首    陳子昂

  感遇九首       張九齡

  汾陰行           李嶠

  長歌行          王昌齡

  悲哉行           前人

  田家春望          高適

  閑居            前人

  古行路難          李頎

  放歌行答從弟墨卿      前人

  古風五首        李白

  遠別離           前人

  鳴皋歌送岑徵君       前人

  效古二首        前人

  烏栖曲           前人

  梁園吟           前人

  梁父吟           前人

  行路難三首       前人

  昔遊            杜甫

  遣興            前人

  錦樹行           前人

  赤霄行           前人

  白鳧行           前人

  朱鳳行           前人

  去矣行           前人

  曲江三章        前人

  垂白            前人

  客亭            前人

  獨坐二首        前人

  不寐            前人

  初冬            前人

  即事            前人

  狂夫            前人

  宿府            前人

  暮歸            前人

  曉發公安數月憩息此縣    前人

  復愁六首        前人

  少年行           前人

  長歌行           劉復

  題長安主人壁        張謂

  雜歌            李端

  感懷            孟郊

  行路難          僧貫休

人事典第六十一卷

感歎部藝文一编辑

《離騷經》
周屈原
编辑

帝高陽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攝提貞於孟陬兮, 惟庚寅吾以降。皇覽揆余於初度兮,肇錫余以嘉名。 名余曰正則兮,字余曰靈均。紛吾既有此內美兮,又 重之以修能。扈江離與辟芷兮,紉秋蘭以為佩。汨余 若將不及兮,恐年歲之不吾與。朝搴阰之木蘭兮,夕 攬中洲之宿莽。日月忽其不掩兮,春與秋其代序。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遲暮。不撫壯而棄穢兮,何 不改乎此度。乘騏驥以馳騁兮,來吾道夫先路。昔三 后之純粹兮,固眾芳之所在。雜申椒與菌桂兮,豈維 紉夫蕙GJfont。彼堯舜之耿介兮,既遵道而得路。何桀紂 之昌被兮,夫唯捷徑以窘步。惟黨人之偷樂兮,路幽 昧以險隘。豈余身之憚殃兮,恐皇輿之敗績。忽奔走 以先後兮,及前王之踵武。荃不揆余之中情兮,反信 讒而齌怒。余固知謇謇之為患兮,忍而不能舍也。指 九天以為正兮,夫唯靈修之故也。曰黃昏以為期,羌 中道而改路。初既與余成言兮,後悔遁而有他。余既 不難夫離別兮,傷靈修之數化。余既滋蘭之九畹兮, 又樹蕙之百畝。畦留夷與揭車兮,雜杜蘅與芳芷。冀 枝葉之峻茂兮,願GJfont時乎吾將刈。雖萎絕其亦何傷 兮,哀眾芳之蕪穢。眾皆競進以貪婪兮,憑不厭乎求 索。羌內恕己以量人兮,各興心而嫉妒。忽馳騖以追 逐兮,非余心之所急。老冉冉其將至兮,恐修名之不 立。朝飲木蘭之墜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苟余情其 信姱以練要兮,長顑頷亦何傷。攬木根以結GJfont兮,貫 薜荔之落蕊。矯菌桂以紉蘭兮,索胡繩之纚纚。謇吾 法夫前修兮,非世俗之所服。雖不周於今之人兮,願 依彭咸之遺則。長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艱。余 雖好修姱以鞿羈兮,謇朝誶而夕替。既替余以蕙纕 兮,又申之以攬GJfont。亦余心之所善兮,雖九死其猶未 悔。怨靈修之浩蕩兮,終不察夫民心。眾女嫉余之蛾 眉兮,謠諑謂余以善淫。固時俗之工巧兮,偭規矩而 改錯。背繩墨以追曲兮,兢周容以為度。忳鬱邑余侘 傺兮,吾獨窮困乎此時也。寧溘死以流亡兮,余不忍 為此態也。鷙鳥之不群兮,自前世而固然。何方圜之 能周兮,夫孰異道而相安。屈心而抑志兮,忍尤而攘 詬。伏清白以死直兮,固前聖之所厚。悔相道之不察 兮,延佇乎吾將反。回朕車以復路兮,及行迷之未遠。 步余馬於蘭皋兮,馳椒丘且焉止息。進不入以離尤 兮,退將復修吾初服。製芰荷以為衣兮,芙蓉以為 裳。不吾知其亦已兮,苟余情其信芳。高余冠之岌岌 兮,長余佩之陸離。芳與澤其雜糅兮,唯昭質其猶未 虧。忽反顧以游目兮,將往觀乎四荒。佩繽紛其繁飾 兮,芳菲菲其彌章。民生各有所樂兮,余獨好修以為 常。雖體解吾猶未變兮,豈余心之可懲。女嬃之嬋媛 兮,申申其詈予。曰鯀婞直以亡身兮,終然殀乎羽之 野。汝何博謇而好修兮,紛獨有此姱節。薋菉葹以盈 室兮,判獨離而不服。眾不可戶說兮,孰云察余之中 情。世並舉而好朋兮,夫何煢獨而不予聽。依前聖以 節中兮,喟憑心而歷茲。濟沅湘以南征兮,就重華而 敶詞。啟九辯與九歌兮,夏康娛以自縱。不顧難以圖 後兮,五子用失乎家衖。羿淫遊以佚畋兮,又好射夫 封狐。固亂流其鮮終兮,浞又貪夫厥家。澆身被於強 圉兮,縱欲殺而不忍。日康娛以自忘兮,厥首用夫顛 隕。夏桀之常違兮,乃遂焉而逢殃。后辛之葅醢兮,殷 宗用之不長。湯禹嚴而祇敬兮,周論道而莫差。舉賢 才而授能兮,循繩墨而不頗。皇天無私阿兮,覽民德 焉錯輔。夫維聖哲之茂行兮,苟得用此下土。瞻前而 顧後兮,相觀民之計極。夫孰非義而可用兮,孰非善 而可服。阽余身而危死節兮,覽余初其猶未悔。不量 鑿而正枘兮,固前修以葅醢。曾歔欷余GJfont邑兮,哀朕 時之不當。攬茹蕙以掩涕兮,霑余襟之浪浪。跪敷衽 以陳辭兮,耿吾既得此中正。駟玉虯以乘鷖兮,溘埃 風余上征。朝發軔于蒼梧兮,夕余至乎縣圃。欲少留 此靈鎖兮,日忽忽其將暮。吾令羲和弭節兮,望崦嵫 而勿迫。路曼曼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飲余馬 于咸池兮,總余轡乎扶桑。折若木以拂日兮,聊逍遙 以相羊。前望舒使先驅兮,後飛廉使奔屬。鸞皇為余 先戒兮,雷師告余以未具。吾令鳳鳥飛騰兮,繼之以 日夜。飄風屯其相雜兮,帥雲霓而來御。紛總總其離 合兮,斑陸離其上下。吾令帝閽開關兮,倚閶闔而望 予。時曖曖其將罷兮,結幽蘭而延佇。世溷濁而不分 兮,好蔽美而嫉妒。朝吾將濟於白水兮,登閬風而紲 馬。忽反顧以流涕兮,哀高丘之無女。溘吾遊此春宮 兮,折瓊枝以繼佩。及榮華之未落兮,相下女之可詒。 吾令豐隆乘雲兮,求虙妃之所在。解佩纕以結言兮, 吾令蹇修以為理。紛總總其離合兮,忽緯繣其難遷。 夕歸次於窮石兮,朝濯髮於洧盤。保厥美以驕傲兮, 日康娛以淫遊。雖信美而無禮兮,來違棄而改求。覽 相觀於四極兮,周流乎天余乃下。望瑤臺之偃蹇兮, 見有娀之佚女。吾令鴆為媒兮,鴆告余以不好。雄鳩 之鳴逝兮,余猶惡其佻巧。心猶豫而狐疑兮,欲自適 而不可。鳳凰既受詒兮,恐高辛之先我。欲遠集而無 所止兮,聊浮游以逍遙。及少康之未家兮,留有虞之 二姚。理弱而媒拙兮,恐導言之不固。世溷濁而嫉賢 兮,好蔽美而稱惡。閨中既以邃遠兮,哲王又不寤。懷 朕情而不發兮,余焉能忍而與此終古。索藑茅以筳 篿兮,命靈氛為余占之。曰兩美其必合兮,孰信修而慕之。思九州之博大兮,豈惟是其有女。曰:勉遠逝而 無狐疑兮,孰求美而釋女。何所獨無芳草兮,爾何懷 乎故宇。世幽昧以昡曜兮,孰云察余之善惡。民好惡 其不同兮,惟此黨人其獨異。戶服艾以盈要兮,謂幽 蘭其不可佩。覽察草木其猶未得兮,豈珵美之能當。 蘇糞壤GJfont充幃兮,謂申椒其不芳。欲從靈氛之吉占 兮,心猶豫而狐疑。巫咸將夕降兮,懷椒糈而要之。百 神翳其備降兮,九嶷繽其並迎。皇剡剡其揚靈兮,告 余以吉故。曰:勉陞降以上下兮,求矩矱之所同。湯禹 儼而求合兮,摰咎繇而能調。苟中情其好修兮,又何 用夫行媒。說操築於傅巖兮,武丁用而不疑。呂望之 鼓刀兮,遭周文而得舉。甯戚之謳歌兮,齊桓聞以該 輔。及年歲之未晏兮,時亦猶其未央。恐鵜GJfont之先鳴 兮,使夫百草為之不芳。何瓊佩之偃蹇兮,眾薆然而 蔽之。惟此黨人之不諒兮,恐嫉妒而折之。時繽紛以 變易兮,又何可以淹留。蘭芷變而不芳兮,荃蕙化而 為茅。何昔日之芳草兮,今直為此蕭艾也。豈其有他 故兮,莫好修之害也。余以蘭為可恃兮,羌無實而容 長。委厥美以從俗兮,苟得列乎眾芳。椒專佞以慢諂 兮,樧又欲充夫佩幃。既干進而務入兮,又何芳之能 祗。固時俗之從流兮,又孰能無變化。覽椒蘭其若茲 兮,又況揭車於江離。惟茲佩之可貴兮,委厥美而歷 茲。芳菲菲而難虧兮,芬至今猶未沫。和調度以自娛 兮,聊浮游而求女。及余飾之方壯兮,周流觀乎上下。 靈氛既告余以吉占兮,歷吉日乎吾將行。折瓊枝以 為羞兮,精瓊爢以為粻。為余駕飛龍兮,雜瑤象以為 車。何離心之可同兮,吾將遠逝以自疏。邅吾道夫崑 崙兮,路修遠以周流。揚雲霓之晻藹兮,鳴玉鸞之啾 啾。朝發軔於天津兮,夕余至乎西極。鳳凰翼其承旗 兮,高翱翔之翼翼。忽吾行此流沙兮,遵赤水而容與。 麾蛟龍以梁津兮,詔西皇使涉予。路修遠以多艱兮, 騰眾車使徑待。路不周以左轉兮,指西海以為期。屯 余車其千乘兮,齊玉而並馳。駕八龍之蜿蜿兮,載 雲旗之委蛇。抑志而弭節兮,神高馳之邈邈。奏九歌 而舞韶兮,聊假日以媮樂。陟陞皇之赫戲兮,忽臨睨 夫舊鄉。僕夫悲余馬懷兮,蜷局顧而不行。亂曰:已矣 哉。國無人莫我知兮,又何懷乎故都。既莫足與為美 政兮,吾將從彭咸之所居。

《永思賦》
魏·文帝
编辑

仰北辰而永思,泝悲風以增傷,哀遐路之漫漫,痛長 河之無梁,願托乘於浮雲,嗟逝速之難當。

《歎逝賦》有序
晉·陸機
编辑

昔每聞長老追計平生同時親故,或彫落已盡,或僅有存者。余年方四十,而懿親戚屬,亡多存寡。暱交密友,亦不半在。或所曾共遊一塗,同宴一室,十年之內,索然已盡。以是思哀,哀可知矣。乃為賦曰:

伊天地之運,流紛升降而相襲。日望空以駿驅,節循 虛而警立。嗟人生之短期,孰長年之能執。時飄忽其 不再,老晼晚其將及。懟瓊蕊之無徵,恨朝霞之難挹。 望暘谷以企予,惜此景之屢戢。悲夫。川閱水以成川, 水滔滔而日度。世閱人而為世,人冉冉而行暮。人何 世而弗新,世何人之能故。野每春其必華,草無朝而 遺露。經終古而常然,率品物其如素。譬日及之在條, 恆雖盡而不悟。雖不悟而可悲,心惆焉而自傷。亮造 化之若茲,吾安取夫久長。痛靈根之夙殞,怨具爾之 多喪。悼堂構之頹瘁,愍城闕之丘荒。親彌懿其已逝, 交何戚而不亡。咨余命之方殆,何視天之茫茫。傷懷 悽其多念,蹙貌瘁而鮮歡。幽情發而成緒,滯思叩而 興端。慘此世之無樂,詠在昔而為言。居充堂而衍宇, 行連駕而北軒。彌年時其詎幾,夫何往而不殘。或冥 邈而既盡,或寥廓而僅半。信松茂而柏悅,嗟芝焚而 蕙嘆。苟性命之弗殊,豈同波而異瀾。瞻前軌之既覆, 知此路之良難。啟四體而深悼,懼茲形之將然。毒娛 情之寡方,怨感目之多顏。諒多顏之感目,神何適而 獲怡。尋平生於響像,覽前物而懷之。步寒林以悽惻, 翫春翹而有思。觸萬物以生悲,歎同節而異時。年彌 往而念廣,塗薄暮而意迮。親落落而日稀,友靡靡而 愈索。顧舊要於遺存,得十一於千百。樂隤心其如忘, 哀緣情而來宅。託末契於後生,余將老而為客。然後 弭節安懷,妙思天造。精浮神淪,忽在世表。寤大暮之 同寐,何矜晚以怨早。指彼日之方除,豈茲情之足攪。 感秋華於衰木,瘁零露於豐草。在殷憂而弗違,夫何 云乎識道。將頤天地之大德,遺聖人之洪寶。解心累 於末跡,聊優游以娛老。

《大暮賦》有序
前人
编辑

夫死生是得失之大者,故樂莫甚焉,哀莫深焉,使死而有知乎,安知其不如生,如遂無知耶。又何生之足戀,故極言其哀,而終之以達,庶以開夫近俗云。

夫何天地之遼闊,而人生之不可久長,日引月而並 隕,時維歲而俱喪,知自壯而得老,體自老而得亡,顧黃壚之沓沓,悲泉路之翳翳,挫千乘猶一毫,當何數 乎智慧,徒假願於須臾,指夕景而為誓,忽呼吸而不 振,奄神徂而形斃,顧萬物而遺恨,收百慮而長逝,於 是六親雲起,姻族如林,爭塗淹淚,望門舉音,敷幄席 以悠想,陳備物而虞靈,仰寥廓而無見,俯寂寞而無 聲,肴饛饛其不毀,酒湛湛而每盈,屯送客於山足,伏 埏道而哭之,扃幽戶以大畢,訴元闕而長辭,歸無塗 兮往不反,年彌去兮逝彌遠,彌遠兮日隔,無塗兮曷 因,庭樹兮葉落,暮草兮根陳。

《撰征賦》有序
宋·謝靈運
编辑

蓋聞昏明殊位,貞晦異道,雖景度回革,亂多治寡,是故升平難於恆運,剝喪易以橫流。皇晉受命河汾,來遷吳楚,數歷九世,年踰十紀,西秦無一援之望,東周有三辱之憤,可為積禍纏釁,固以久矣。況乃陵塋幽翳,情敬莫遂,日月推薄,帝心彌遠。慶靈將升,時來不爽,相國宋公,得一居貞,回乾運軸,內匡寰表,外清遐陬。每以區宇未統,側席盈慮。值天祚攸興,昧弱授機,龜筮元謀,符瑞景徵。於是仰祗俯協,順天從兆,興止戈之師,躬暫勞之討。以義熙十有二年五月丁酉,敬戒九伐,申命六軍,治兵於京畿,次師於汳上。靈檣千艘,雷輜萬乘,羽騎盈塗,飛旍蔽日。別命群帥,誨謨惠策,法奇於《三略》,義祕於《六韜》。所以鉤棘未曜,殞前禽於金墉,威弧始彀,走鈒隼於滑臺。曾不踰月,二方獻捷。宏功懋德,獨絕古今。天子感《東山》之劬勞,慶格天之光大,明發興於鑒寐,使臣遵於原隰。余攝官承乏,謬充殊役,《皇華》愧於先《雅》,靡盬GJfont於征人。以仲冬就行,分春反命。塗經九守,路踰千里。沿江亂淮,溯薄泗、汳,詳觀城邑,周覽丘墳,眷言古跡,其懷已多。昔皇祖作藩,受命淮、徐,道固苞桑,勳由仁積。年月多歷,市朝已改,永為洪業,纏懷清歷。於是采訪故老,尋履往跡,而遠感深慨,痛心殞涕。遂寫集聞見,作賦《撰西征》,俾事運遷謝,託此不朽。其詞曰:

糸烈山之洪緒,承火正之明光。立熙載于唐后,申讚 事于周王。疇庸命而順位,錫寶珪以徹疆。歷尚代而 平顯,降中葉以繁昌。業服道而德徽,風行世而化揚。 投前蹤以永冀,省輶質以遠傷。暌謀始于蓍蔡,違用 舍於行藏。庇常善之罔棄,憑曲成之不遺。昭在幽而 偕煦,賞彌久而愈私。顧晚草之薄弱,仰青春之葳蕤。 引蔓穎於松上,擢纖枝於蘭逵。施隆貸而有渥,報涓 塵而無期。歡太階之休明,穆皇道之緝熙。惟王建國 辨方定隅,內外既正,華夷有殊。惟昔《小雅》,逮於班書, 戎蠻孔熾,是殛是誅。所以宣王用棘於獫狁,高帝方 事於匈奴。然侵鎬至涇,自塞及平。闚郊伺鄙,原本缺四字

慕攜王之矯虔,階喪亂之未寧。竊強秦之三輔,陷

隆周之兩京。雄崤、澠以制險,據繞霤而作扃。家永懷 於故壤,國願言於先塋。俟太平之曠期,屬應運之聖 明。坤寄通於四瀆,乾假照於三辰。水潤土以顯比,火 炎天而同人。惟上相之叡哲,當草昧而經綸。總九流 以貞觀,協五才而平分。時來之機,悟先於介石,納隍 之誡,一援於生民。龜策允臧,人鬼同情。順天行誅,司 典詳刑。樹牙選徒,秉鉞抗旍。弧矢罄楚孝之心智,戈 棘單吳子之精靈。迅三翼以魚麗,襄兩服以雁逝。陣 未列於都甸,威已振於秦、薊。灑嚴霜於渭城,被和風 於洛汭。就終古以比猷,考墳冊而莫契。昔西怨於東 徂,今北伐而南悲。豈朝野之恆情,動萬乘之幽思。歌 零雨於《幽風》,興《採薇》於周詩。慶金墉之凱定,眷戎車 之遷時。佇千里而感遠,涉弦朢而懷期。詔微臣以勞 問,奉王命於河湄。夕飲餞以俶裝,旦出宿而言辭。歲 既晏而繁慮,日將邁而戀乖。闕敬恭於桑梓,謝履長 於庭階。冒沉雲之掩藹,迎素雪之紛霏。凌結湍而凝 清,風矜籟以揚哀。情在本而易阜,物雖末而難懷。眷 余勤以就路,苦憂來其城頹。爾乃經雉門,啟浮梁,眺 鍾巖,越查塘。覽求嘉之紊維,尋建武之緝綱。於時內 慢神器,外侮戎狄。君子橫流,庶萌分析。主晉有祀,福 祿來格。明兩降覽,三七辭厄。元誕德以膺緯,肇回光 於陽宅。明思服於下武,興繼代以消逆。簡文因心以 秉道,故沖用而刑廢。孝武捨己以仗賢,亦寧外而治 內。觀日化而就損,庶雍熙之可對。閔隆安之致寇,傷 龜玉之毀碎。漏妖凶於滄洲,纏釁難而盈紀。時焉依 於晉、鄭,國有蹙於百里。賴英謨之經營,弘兼濟以忘 己。主寰內而緩虞,澄海外以漬滓。至如昏祲蔽景,鼎 祚傾基。《黍離》有歎,《鴻鴈》無期。瞻天命之貞符,秉順動 而履機。率駿民之思效,普邦國而同歸。盪積霾之穢 氛,啟披陰之光暉。反平陵之杳藹,復七廟之依稀。務 役簡而農勸,每勞賞而忠甄。燮時雍於祖宗,原本闕六字。

掃逋醜於漢渚,滌僭逆於岷山。羈巢處於西

木,引鼻飲於源淵。惠要襋而思韙,援冠弁而求虔。視 冶城而北屬,懷文獻之收揚。匪元首之康哉,孰股肱 之惟良。譬觀曲而識節,似綴組以成章。業彌纏而彌 微,事愈有而莫傷。次石頭之雙岸,究孫氏之初基。幸漢庶之漏網,憑江介以抗維。初鵲起於富春,果鯨躍 於川湄。匝三世而國盛,歷五偽而宗夷。察成敗之相 仍,猶脣亡而齒寒。載十二而謂紀,豈蜀滅而吳安。眾 咸昧於謀兆,羊獨悟於理端。請廣武以誨情,樹襄陽 以作藩。拾建業其如遺,沿萬里而誰難。疾魯荒之詖 辭,惡京陵之譖言。責當朝之憚貶,對曩籍而興歎。敦 怙寵而判違,敵既勍而國圮。彼問鼎而何階,必先賊 於君子。原性分之異託,雖殊塗而歸美。或卷舒以愚 智,或治亂其如矢。謝昧跡而託規,卒安身以全里。周 顯節而犯逆,抱正情而喪己。薄四望而尤眄,歎王路 之中鯁。蠢千越之妖燼,敢凌蹈於五嶺。崩雙嶽於中 流,擬凶威於荊郢。隱雷霆於帝坐,飛芒鏃於宮省。於 時朝有遷都之議,人無守死之志。師旅痛於久勤,城 墉闕於素備。安危勢在不侔,眾寡形於見事。於赫淵 謀,研其神策。緩轡待機,追奔躡跡。遇雷池而振躍,次 彭蠡而殲滌。穆京甸以清晏,撤多壘而寧役。造白石 之祠壇,懟二豎之無君。踐掖庭以幽辱,凌祧社而火 焚。愍文康之罪己,嘉忠武之立勳。道有屈於災蝕,功 無謝於如仁。訊落星之饗旅,索舊棲於吳餘。跡階戺 而不見,橫榛卉以荒除。彼生成之樂辰,亦猶今之在 余。慨齊吟於爽鳩,悲唐歌於《山樞》。弔偽孫於徐首,率 君臣以奉疆。時運師以伐罪,偏投書於武王。迄西北 之落紐,乏東南之振綱。誠鉅平之先覺,實中興之後 祥。據左史之攸徵,胡影跡之可量。過江乘而責始,知 遇雄之無謀。厭紫微之宏凱,甘淩波而遠遊。越雲夢 而南泝,臨浙河而東浮。彀連弩於川上,候蛟龍於中 流。爰薄方與,迺屆歐陽。入夫江都之域,次乎廣陵之 鄉。易千里之曼曼,泝江流之湯湯。洊赤圻以經復,越 二門而起漲。眷北路以興思,看東山而怡目。林叢薄, 路逶迤,石參差,山盤曲。水激瀨而駿奔,日映石而知 旭。審兼照之無偏,怨歸流之難濯。羨輕魵之涵泳,觀 翔鷗之落啄。在飛沈其順從,顧微躬而緬邈。於是抑 懷蕩慮,揚搉易難。利涉以吉,天險以艱。於敵伊阻,在 國斯便。勾踐行霸於瑯琊,夫差爭長於黃川。葛相發 嘆而思正,曹后愧心於千魂。登高堞以詳覽,知吳濞 之衰盛。戒東南之逆氣,成劉后之駴聖。藉鹽鐵之殷 阜,臨淮楚之剽輕。盛几杖而弭心,怒抵局而遂爭。忿 爰盎之扶禍,惜徒傷於家令。匪條侯之忠毅,將七國 之陵正。褒漢藩之治民,並訪賢以招明。侯文辨其誰 在,曰鄒陽與枚生。據忠辭於吳朝,執義說於梁庭。敷 高才於兔園,雖正言而免刑。闕里既已千載,深儒流 於末學。欽仲舒之晬容,遵縫掖於前躅。對園囿而不 闚,下帷幕而論屬。相端、非之兩驕,遭弘、偃之雙慝。恨 有道之無時,步險塗以側足。聞宣武之大閱,反師旅 於此廛。自皇運之都東,始昌業以濟難。抗素旄於秦 嶺,揚朱旗於巴川。懼帝系之墜緒,故黜昏而崇賢。嘉 收功以垂世,嗟在嗣而覆旃。德非陟而繼宰,亹踰禹 其必顛。造步兵而長想,欽太傅之遺武。思嘉遁之餘 風,紹素履之落緒。民志應而願稅,國屯難而思撫。譬 乘舟之待楫,象提釣之假縷。總出入於和就,兼仁用 於默語。弘九流以四維,復先陵而清舊宇。卻西州 之成功,指東山之歸予。惜圖南之啟運,恨鵬翼之未 舉。發津潭而迥邁,逗白馬以憩舲。貫射陽而望邗溝, 濟通淮而薄甬城。城陂GJfont兮淮驚波,平原遠兮路交 過。面艽野兮悲橋梓,溯急流兮苦磧沙。敻千里而無 山,緬百谷而有居。被宿莽以迷徑,睹生煙而知墟。原本 闕六字 謂信美其可娛。身少長於樂土,實長歎 於荒餘。原本闕四字具瘁,值歲寒之窮節。視層雲之崔 巍,聆悲飆之掩屑。彌晝夜以滯淫,怨凝陰之方結。望 新晴於落日,起明光於躋月。眷轉蓬之辭根,悼朔鴈 之赴越。披微物而疚情,此思心其可說。問徭役其幾 時,駭閱景於興沒。感曰歸於《采薇》,予來思於雨雪。豈 初征之懼對,冀鸛鳴之在垤。原本闕四字踰宿,鶩吾楫 於邳鄉。奚車正以事夏,虺左相以輔湯。綿三代而享 邑,廁踐土之一匡。嗟仲幾之寵侮,遂捨存以徵亡。喜 薛宰之善對,美士彌之能綱。升曲垣之逶迤,訪淮陰 之所都。原人跨之達恥,俟遭時以遠圖。捨西楚以擇 木,迨南漢以定謨。亂孟津而魏滅,攀井陘而趙徂。播 靈威於齊橫,振餘猛於龍且。觀讓通而告豨,曷始智 而終愚。迄沂上而停枻,登高圯而不進。石幽期而知 賢,張揣景而示信。本文成之素心,要王子於雲仞。豈 無累於清霄,直有概於貞吝。始熙績於武關,率數功 於皇引。處夷險以解挫,弘憂虞以時順。矜若華之翳 晷,京飛驂之落駿。傷粒食而興念,眷逸翮而思振。戾 臣山而東顧,美相公之前代。嗟殘鹵之將糜,熾餘猋 於海濟。驅鮐稚於淮曲,暴鰥孤於泗澨。託末命闕二字 雲,冀靈武之北閱。惟授首之在晨,當盛暑而選徒。肅 嚴威以振響,漸溫澤而沾腴。既雲撤於胊城,遂席捲 於齊都。曩四關其奚阻,道一變而是孚。傷炎季之崩 弛,長逆布以滔天。假父子以至愛,借兄弟以偽恩。相 魏武以譎狂,究謨奮於東藩。桴未譟於東郭,身已馘於樓門。審貢牧於前說,證所作於舊徐。聆泗川之浮 磬,翫夷水之蠙珠。草漸苞於熾壤,桐孤榦於嶧隅。慨 禹跡於尚世,惠遺文於《夏書》。紛征邁之淹留,彌懷古 於舊章。商伯文於故服,咸徵名於彭、殤。眺靈壁之層 峰,投呂縣之迅梁。想蹈水之行歌,雖齊汨其何傷。啟 仲尼之嘉問,告性命以依方。豈苟然於迂論,聆寓言 於達莊。於是濫石橋,登戲臺。策馬釣渚,息轡城隅。永 感四山,零淚雙渠。怨物華之推驛,慨舟壑之遞遷。謂 徂歲之悠闊,結幽思之方根。感皇祖之徽德,爰識沖 而量淵。降俊明以鏡鑑,迴風猷以昭宣。道既底於國 難,惠有覃於黎元。士頌歌於政教,民謠詠於渥恩。兼 《采芑》之致美,協《漢廣》之發言。強虎氐之摶翼,灟雲網 於所禁。驅黔萌以蘊崇,取園陵而湮沈。錫殘落於河 西,序淪胥於漢陰。攻方城而折GJfont,擾譙潁其誰任。世 闕才而貽亂,時得賢而興治。救祖考之邦壤,在幽人 而枉志。體飛書之遠情,悟犒師之通識。迨明達之高 覽,契古今而同事。拔淵謨於潛機,騁神鋒於雲GJfont。驅 斥澤而風靡,蹙坑谷而鳥竄。中華免夫左衽,江表此 焉緩帶。既剋黜於肥六,又作鎮於彭沛。晏皇圖於國 內,震天威於河外。掃東齊而已寧,指西崤而將泰。值 秉鈞而代謝,實大業之興廢。心無GJfont於樂生,事有像 於燕惠。抱明哲之不伐,奉宏勳而是稅。捐七州以爰 來,歸五湖以投袂。屈盛績於平生,申遠期於暮歲。訪 曩載於宋鄙,採《陽秋》於魯經。晉申好於東吳,鄭憑威 於南荊。故反師於曹門,將以塞於夷庚。納五叛以長 寇,伐三邑以侵彭。美西鉏之忠辭,快韓厥之奇兵。追 項王之故臺,跡霸楚之遺端。挺宏志於總角,奮英勢 於弱冠。氣蓋天而倒日,力拔山而傾湍。始飆起於勾 越,中電激於衡關。興偏慮於攸吝,忘即易於所難。忌 陳錦而莫照,思反鄉而有歎。且夫殺義害嬰,而豐 疑,紲賢不策,失位誰持。迨理屈而愈閉,方怨天而懷 悲。對駿騅以發憤,傷虞姝於末詞。陟亞父之故營,諒 謀始之非託。遭衰嬴之崩綱,值威炎之結絡。迄皓首 於阜陵,猶謬覺於然諾。視一人於三傑,豈在己之庸 弱。置豐沛而不舉,故自同於俎鑊。發卞口而游歷,迄 西山而弭轡。觀終古之幽憤,懷元王之沖粹。丁戰國 之權爭,方括心於道肆。學浮丘以就德,友三儒以成 類。潔流始於初源,累仁基於前美。撥楚族之休烈,傳 芳素於來祀。強見譽於清虛,德致稱於千里。或避寵 以辭姻,或遺榮而不仕。政直言以安身,駿絕才以喪 己。驅信道之成終,表昧世之虧始。悟介焉之已差,則 不俟於終日。既防萌於未著,雖念德其何益。爾乃孟 陬發節,雷隱蟄驚。散葉荑柯,芳蘤飾萌。麥萋萋於旄 丘,柳依依於高城。相雎鳩之集河,觀鳴鹿之食苹。沂 泗遠兮清川急,秋冬近兮緒風襲。風流蕙兮水增瀾, GJfont愁衿兮鑑戚顏。愁盈根而蘊際,戚發條而成端。嗟 我行之彌日,待征邁而言旋。荷慶雲之優渥,周雙七 於此年。陶逸豫於京甸,違險難於行川。轉歸弦而眷 戀,望修檣而流漣。願關鄴之遄清,遲華鑾之凱旋。穆 淳風於六合,溥洪澤於八埏。頒賢愚於大小,順規矩 於方圓。周四民之獲所,宜稅稷於萊田。苦邯鄲之難 步,庶行迷之易痊。長守朴以終稔,亦拙者之政焉。

《感時賦》有序
前人
编辑

夫逝物之感,有生所同,頹年致悲,時懼其速,豈能忘懷,迺作斯賦。

相物類以迨己,閔交臂之匪賒,揆大耋之或遄,指崦 嵫於西河,鑒三命於予躬,怛行年之蹉跎,於GJfontGJfont之 先號,挹芬芳而夙過,微靈芝之頻秀,迫朝露其如何, 雖發嘆之早晏,諒大暮之同科。

《孝感賦》
前人
编辑

舉高檣於楊潭,眇投跡於炎州,貫廬江之長路,出彭 蠡而南浮,於時月孟節季,歲亦告暨,離鄉眷壤,改時 懷氣,戀丘墳而縈心,憶桑梓而零淚,孟積雪而抽筍, 王斷冰以鱠鮮,荑柔葉於枯木,起春波於寒川,顧微 心之庸褊,謝精靈於昭晰,擁永慕而莫從,曾遐感而 靡徹。

《弁江上越吟集》
明·孫養粹
编辑

歲庚辰秋,魄既望予,銜戚歸里,躬畚插,登先人壟,掃 幽宮而封。樹之自分,豐草長林,百年守此一坏土,亡 何饑疫告凶。里民日悴,農笠釣竿漸化為蜂鍼蠆尾。 然而未大毒也。迨壬午之夏,封狐長鯨,噬臍陳宋而 吾亳續之食,禍尤烈。予親膏寇刃,瀕死一椽之宮,化 為飛煙百畝之田。鞠為茂草矣。越兩月,金痾稍痊,攜 家南避,一葦白門。脫病吻而葺,鳩居稍安枕焉。但客 魂未定,旅膽尚搖,鼠口之糧,弗舂牛衣之淚頻滴。每 當淫雨粘窗,荒燈射壁,痛定思痛,有感必哭,有哭必 吟,三寸管入手輒覺生死流離之悲,感向隅泣壁之 戚,苦鳥驚獸駭,山飛水立之震搖。冷刃寒鋩,勁弓毒 矢之鋒焰。腥風血雨,白骨青燐之悽愴。敗堵頹垣,黃 茅紫霧之荒寂。欻欻拂拂,從指喉間出,飛落紙上。予 亦不知情於何生,抑於何底也。未幾登姑蘇之臺,思先人之舊履,泛鴛水之舟,倚故友之鳴佩,借彼樂郊, 妥我游蹤,非不可以破愁城而銷病骨。然故舊揶手, 杯酒話心,不能奪我孤帆泊空,冷月掛壁之愁。香橙 玉GJfont,白酒紫螯之供,不能消我三GJfont炊塵、八口嗷饑 之夢。每一念至,驚魂傷臆,回首三山,且下并州之淚, 況丘壟田廬,茫不可問之家國耶。詩成額曰江上越 吟,亦識予羈旅牢騷,不忘故鄉之意耳。倘天挽澄江, 洗我妖氛,予將率童稚輩持杯漿澆墓前土,歸老首 丘之上,不復折浪遊之屐矣。

感歎部藝文二编辑

《丹霞蔽日行》
魏·文帝
编辑

丹霞蔽日,采虹垂天,谷水潺潺,木落翩翩,孤禽失群, 悲鳴雲間,月盈則沖,華不再繁,古來有之,嗟我何言。

《步出夏門行》一作隴西行
明·帝
编辑

林鍾受謝,節改時遷,日月不居,誰得久存。商風夕起, 悲彼秋蟬。變形易色,隨風東西。乃眷西顧,雲霧相連。 丹霞蔽日,彩虹帶天。谷水潺潺,葉落翩翩。孤禽失群, 悲鳴其間。朝遊清泠,日暮嗟歸。蹙迫日暮,烏鵲南飛。 繞樹三匝,何枝可依。卒逢風雨,樹折枝摧。雄來驚雌, 雌獨愁棲。夜失群侶,悲鳴徘徊。芃芃荊棘,葛生綿綿, 感彼風人,惆悵自憐。月盈則沖,華不再繁。古來之說, 嗟哉一言。

《長歌行》
同前
编辑

靜夜不能寐,耳聽眾禽鳴。大城育狐兔,高墉多鳥聲。 壞宇何寥廓,宿屋邪草生。中心感時物,撫劍下前庭。 翔徉於階際,景星一何明。仰首觀靈宿,北辰奮休榮。 哀彼失群燕,喪偶獨煢煢。單心誰與侶,造房孰與成。 徒然喟有和,悲慘傷人情。余情偏易感,懷往增憤盈。 吐吟音不徹,泣涕沾羅纓。

《當牆欲高行》
曹植
编辑

龍欲升天須浮雲,人之仕進待中人。眾口可以鑠金。 讒言三至,慈母不親。憒憒俗間,不辨偽真。願欲披心, 自說陳君。門以九重,道遠河無津。

《行路難三首》
宋·鮑照
编辑

瀉水置平地,各自東西南北流,人生亦有命,安能行 歎復坐愁。酌酒以自寬,舉杯斷絕歌路難,心非木石 豈無感。吞聲躑躅不敢言。

君不見冰上霜,表裏陰且寒。雖蒙朝日照,信得幾時 安。民生故如此,誰令摧折強相看,年去年來日如削, 白髮零落不勝冠。

君不見春鳥初至時,百草含青,俱作花寒風蕭索。一 旦至,竟得幾時保光華。日月流邁不相競,令我愁思 怨恨多。

《擬古三首》
前人
编辑

闕二字北陵隈,百丈不及泉。生事本瀾漫,何用獨闕二字。 幼壯重寸陰,衰暮及輕年。放駕息朝歌,提爵止中山。 日夕登城隅,周迴視洛川。街衢積凍草,城郭宿寒煙。 繁華悉何在,宮闕久崩填。空謗齊景非,徒稱夷叔賢。

伊昔不治業,倦遊觀五都。海岱饒壯士,蒙泗多宿儒。 結髮起躍馬,垂白對講書。呼我升上席,陳觶發瓢壺。 管仲死已久,墓在西北隅。後面崔巍者,桓公舊塚廬。 君來誠既晚,不睹崇明初。玉琬徒見傳,交友義何疏。

束薪幽篁裏,刈黍寒澗陰。朔風傷我肌,號鳥驚思心。 歲暮井賦訖,程課相追尋。田租迭函谷,獸槁輸上林。 河謂冰未開,關隴雪正深。笞擊官有罰,呵辱吏見侵。 不謂乘軒意,伏櫪還至今。

《和瑯琊王擬古》
王僧達
编辑

少年好馳俠,旅宦遊關源。既踐終古跡,聊訊興亡言。 隆周為藪澤,皇漢成山樊。久沒離宮地,安識壽陵園。 仲秋邊風起,孤蓬卷霜根。白日無精景,黃沙千里昏。 顯軌莫殊轍,幽途豈異魂。聖賢良已矣,抱命復何怨。

《長歌行》
梁·沈約
编辑

連連舟壑改,微微市朝變。來功嗣往跡,莫武徂升彥。 局塗頓遠策,留懽恨奔箭。拊戚狀驚瀾,循休擬回電。 歲去芳願違,年來苦心薦。春貌既移紅,秋林豈停蒨。 一倍茂陵道,寧思柏梁宴。長戢兔園情,永別金華殿。 聲徽無惑簡,丹青有餘絢。幽籥且未調,無使長歌倦。

《銅雀妓》
江淹
编辑

武皇去金閣,英威長寂寞。雄劍頓無光,雜佩亦銷鑠。 秋至明月圓,風傷白露落。清夜何湛湛,孤燈映蘭幕。 撫影愴無從,惟懷憂不薄。瑤色行應罷,紅芳幾為樂。 徒登歌舞臺,終成螻蟻郭。

《效阮公詩五首》
前人
编辑

少年學擊劍,從師至幽州。燕趙兵馬地,唯見古時丘。 登城望山水,平原獨悠悠。寒暑有往來,功名安可留。

擾擾當途子,毀譽多埃塵。朝生輿馬間,夕死衢路濱。藜藿應見棄,勢位乃為親。華屋爭結綬,朱門競彈巾。 徒羨草木利,不愛金璧身。至德所以貴,河上有丈人。

假乘試行遊,北望高山岑。翩翩征鳥翼,蕭蕭松柏陰。 感時多辛酸,覽物更傷心。性命有定理,禍福不可禁。 唯見雲際鵠,江海自追尋。

夕雲映西山,蟋蟀吟桑梓。零露被百草,秋風吹桃李。 君子懷苦心,感慨不能止。駕言遠行遊,驅馬清河涘。 寒暑更進退,金石有終始。光色俯仰間,英豔難久恃。

至人貴無為,裁魂守寂寥。唯有馳騖士,風塵在一朝。 輿馬相誇耀,賓從共矜驕。天道好盈缺,春華故秋凋。 不知北山民,商歌弄場笛。

《長安少年行》
陳沈炯
编辑

長安好少年,驄馬鐵連錢。陳王裝腦勒,晉后鑄金鞭。 步搖如飛燕,寶劍似舒蓮。去來新市側,遨遊大道邊。 道邊一老翁,顏鬢如衰蓬。自言居漢世,少小見豪雄。 五侯俱拜爵,七貴各論功。建章通北闕,複道度南宮。 太后居長樂,天子出回中。玉輦迎飛燕,金山賞鄧通。 一朝復一日,忽見朝市空。扶桑無復海,崑山倒向東。 少年何假問,頹齡值福終。子孫冥滅盡,鄉閭復不同。 淚盡眼方暗,髀傷耳自聾。杖策尋遺老,歌嘯詠悲翁。 遭隨各有遇,非敢訪童蒙。

《白頭吟》
張正見
编辑

平生懷直道,松桂比真風。語默妍媸際,沉浮毀譽中。 讒新恩易盡,情去寵難終。彈珠金市側,抵玉舂山東。 含香老顏駟,執戟異揚雄。惆悵崔亭伯,幽憂馮敬通。 王嬙沒胡塞,班女棄深宮。春苔封履跡,秋葉奪妝紅。 顏如花落槿,鬢似雪飄蓬。此時積長嘆,傷年誰復同。

《行路難》
唐·盧照鄰
编辑

君不見長安,城北渭橋邊。枯木橫槎臥古田,昔日含 紅復含紫。當時留霧亦留煙,春景春風花似雪。香車 玉輿恆闐咽,若箇遊人不競攀。若箇娼家不來折,娼 家寶襪蛟龍帔。公子銀鞍千萬騎,黃鶯一一向花嬌。 青鳥雙雙將子戲,千尺長條萬尺枝。月桂星榆相蔽 虧,珊瑚葉上鴛鴦鳥。鳳凰巢裏雛鵷兒,巢空枝折鳳 歸去。條枯葉落任風吹,一朝GJfontGJfont無人問。萬古摧殘 君詎知,人生貴賤無終始。倏忽須臾難久恃,誰家能 駐西山日。誰家能堰東流水。漢家陵樹滿秦川,行來 行去盡哀憐。自昔公卿二千石,咸擬榮華一萬年。不 見朱脣將玉貌,唯聞青棘與黃泉。金貂有時須換酒, 玉麈恆搖莫計錢。寄言坐客神仙署,一生一死交情 處。蒼龍闕下君不留,白鶴山頭我應去。雲間海上邈 難期,赤心會合在何時。但願堯年一百萬,長作巢由 也不辭。

《感遇詩三十六首》
陳子昂
编辑

僧皎然云,子昂感遇三十首,出自阮公詠懷,朱晦庵曰:予讀陳子昂《感遇詩》,愛其詞旨幽邃,音節豪宕,雖近乏世用而實,物外難得自然之奇寶,然亦恨其不精於理,而自託於仙佛之間,以為高也。唐興文章,承徐庾餘風,子昂始變,雅正初為感遇詩。王適見之曰:是必為海內文宗。盧黃門云:陳拾遺橫制頹波,天下質文翕然一變。

微月生西海,幽陽始化昇。圓光正東滿,陰魄已朝凝。 太極生天地,三元更廢興。至精諒斯在,三五誰能徵。

蘭若生春夏,芊蔚何青青。幽獨空林色,朱蕤冒紫莖。 遲遲白日晚,嫋嫋秋風生。歲華盡搖落,芳意竟何成。

樂羊為魏將,食子殉軍功。骨肉且相薄,他人安得忠。 吾聞中山相,乃屬放麑翁。孤獸猶不忍,況以奉君終。

市人矜巧智,於道若童蒙。傾奪相誇侈,不知身所終。 曷見元冥子,觀世玉壺中。杳然遺天地,乘化入無窮。

白日每不歸,青陽時暮矣。茫茫吾何思,林臥觀無始。 眾芳委時晦,鶗GJfont鳴悲耳。鴻荒古已頹,誰識巢居子。

林居病時久,水木澹孤清。閑臥觀物化,悠然念無生。 青春始萌達,朱火已滿盈。徂落方自此,感嘆何時平。

臨岐泣世道,天命良悠悠。昔日殷王子,玉馬遂朝周。 寶鼎淪伊穀,瑤臺成故丘。西山傷遺老,東陵有故侯。

逶迤世已久,骨鯁道斯窮。豈無感激者,時俗頹此風。 灌園何其鄙,皎皎於陵中。世道不相容,嗟嗟張長公。

元天幽且默,群議曷嗤嗤。聖人教猶在,世運久陵夷。 一繩將何繫,憂醉不能持。去去行採芝,勿為塵所欺。

微霜知歲晏,斧柯始青青。況乃金天夕,皓露沾群英。

登山望宇宙,白日已西暝。雲海方蕩潏,孤鱗安得寧。

挈瓶者誰子,姣服當青春。三五明月滿,盈盈不自珍。 高堂委金玉,微縷懸千鈞。如何負公鼎,被奪笑時人。

元蟬號白露,茲歲已蹉跎。群物從大化,孤英將奈何。 瑤臺有青鳥,遠食玉山禾。崑崙見元鳳,豈復虞雲羅。

仲尼探元化,幽鴻順陽和。大運自盈縮,春秋遞來過。 盲飆忽號怒,萬物相紛劘。溟海皆震蕩,孤鳳其如何。

昔日章華宴,荊王樂荒淫。霓旌翠羽蓋,射兕雲夢林。 朅來高唐觀,悵望雲陽岑。雄圖今何在,黃雀空哀吟。

荒哉穆天子,好與白雲期。宮人多怨曠,層城閉蛾眉。 日耽瑤池樂,豈傷桃李時。青苔空萎絕,白髮生羅帷。

可憐瑤臺樹,灼灼佳人姿。碧華映朱實,攀折青春時。 豈不盛光寵,榮君白玉墀。但恨紅芳歇,凋傷感所思。

蒼蒼丁零塞,今古緬荒途。亭堠何摧兀,暴骨無全軀。 黃沙幙南起,白日隱西隅。漢甲三十萬,曾以事匈奴。 但見沙場死,誰憐塞下孤。

朝入雲中郡,北望單于臺。胡秦何密邇,沙朔氣雄哉。 籍籍天驕子,猖狂已復來。塞垣無名將,亭堠空崔嵬。 咄嗟吾何嘆,邊人塗草萊。

金鼎合神丹,世人將見欺。飛飛騎羊子,胡乃在蛾眉。 變化固非類,芳菲寧幾時。疲痾苦淪世,憂痗日侵淄。 眷然顧幽褐,白雲空涕洟。

深居觀元化,悱然爭朵頤。群動相啖食,利害紛。 便便夸毗子,榮耀更相持。務光讓天下,商賈競刀錐。 已矣行採芝,萬世同一時。

本為貴公子,平生實愛才。感時思報國,拔劍起蒿萊。 西馳丁零塞,北上單于臺。登山見千里,懷古心悠哉。 誰言未忘禍,磨滅成塵埃。

貴人多得意,賞愛在須臾。莫以心如玉,採他明月珠。 昔稱夭桃子,今為舂市徒。鴟鴞悲東國,麋鹿泣姑蘇。 誰見鴟夷子,扁舟去五湖。

蜻蛉遊天地,與世本無患。飛飛未能止,黃雀來相干。 穰侯富秦寵,金石比交歡。出入咸陽裏,諸侯莫敢言。 寧知山東客,激怒秦王肝。布衣取卿相,千載為辛酸。

浩然坐何慕,吾蜀有峨嵋。念與楚狂子,悠悠白雲期。 時哉悲不會,泣涕久漣洏。夢登綏山穴,南采巫山芝。 探元觀群化,遺世從雲螭。婉孌時永矣,感悟不見之。

索居獨幾日,炎夏忽然衰。陽彩皆陰翳,親友盡暌違。 登山望不見,涕泣久漣洏。宿夢感顏色,若與白雲期。 世中驕豪子,驅逐正蚩蚩。蜀山與楚水,攜手在何時。

聖人去已久,公道緬良難。蚩蚩夸毗子,堯禹以為謾。 驕榮貴工巧,勢利遞相干。昭王尊樂毅,分國願同歡。 魯連讓齊爵,遺組去邯鄲。伊人信往矣,感激為誰歎。

吾觀龍變化,乃是至陽精。石林何冥密,幽洞無留行。 古之得仙道,信與元化并。元感非象識,誰能測沉冥。 世人拘目見,酣酒笑丹經。崑崙有瑤樹,安得采其英。

吾愛鬼谷子,青溪無垢氛。囊括經世道,遺身在白雲。 七雄方龍鬥,天下亂無君。浮榮不足貴,遵養晦時文。 舒之彌宇宙,卷之不盈分。豈徒山木壽,空與麋鹿群。

呦呦南山鹿,罹罟以媒和。招搖青桂樹,幽蠹亦成科。 世情甘近習,榮耀紛如何。怨憎未相復,親愛生禍羅。 瑤臺傾巧笑,玉杯殞雙蛾。誰見孤城樹,青青成斧柯。

翡翠巢南海,雄雌珠樹林。何知美人意,驕愛比黃金。 殺身炎州裏,委羽玉堂陰。旖旎光首飾,葳蕤爛錦衾。 豈不在遐邇,虞羅忽見尋。多材信為累,歎息此珍禽。

朝發宜都渚,浩然思故鄉。故鄉不可見,路隔巫山陽。 巫山綵雲沒,高丘正微茫。佇立望已久,涕淚沾衣裳。 豈茲越鄉感,憶昔楚襄王。朝雲無處所,荊國亦淪亡。

聖人祕元命,懼世亂其真。如何嵩公輩,談譎誤時人。

先天誠為美,階亂禍誰因。長城備胡寇,嬴禍發其親。 赤精既迷漢,子牟何救秦。去去桃李花,多言死如麻。

朅來豪遊子,勢利禍之門。如何蘭膏歎,感激自生冤。 眾趨明所避,時棄道猶存。雲泉既已失,羅網與誰論。 箕山有高節,湘水有清源。唯應白鷗鳥,可與洗心言。

聖人不利己,憂濟在元元。黃屋非堯意,瑤臺安可論。 吾聞西方化,清淨道彌敦。奈何窮金玉,彫刻以為尊。 雲構山林盡,瑤圖珠翠煩。鬼功尚未可,人力安能存。 夸愚適增累,矜智道逾昏。

朔風吹海樹,蕭條邊已秋。亭上誰家子,哀哀明月樓。 自言幽燕客,結髮事遠遊。赤丸殺公吏,白刃報私讎。 避仇至海上,被役此邊州。故鄉三千里,遼水復悠悠。 每憤胡兵入,常為漢國羞。何如七十戰,白首未封侯。

幽居觀天運,悠悠念群生。終古代興沒,豪聖莫能爭。 三季淪周赧,七雄滅秦嬴。復聞赤精子,提劍入咸京。 炎光既無象,晉虜復縱橫。堯禹道已昧,昏虐勢方行。 豈無當世雄,天道與胡兵。咄咄安可言,時醉而未醒。 仲尼溺東魯,伯陽遯西溟。大運自古來,旅人胡歎哉。

《感遇九首》
張九齡
编辑

蘭蕊春葳蕤,桂花秋皎潔。欣欣此生意,自以為佳節。 誰知林栖者,聞風坐見悅。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幽林歸獨臥,滯慮洗孤清。持此謝高鳥,因之傳遠情。 日夕懷空意,人誰感至精。飛沈理自隔,何所慰吾誠。

吳越數千里,夢寐今夕見。形骸非我親,衾枕即鄉縣。 化蝶猶不識,川魚安可羨。海上有仙山,歸期覺神變。

抱影吟中夜,誰聞此歎息。美人適異方,庭樹含幽色。 白雲愁不見,滄海飛無翼。鳳凰一朝來,竹花斯可食。

江南有丹橘,經冬猶綠林。豈伊地氣暖,自有歲寒心。 可以薦嘉客,奈何阻重深。運命唯所遇,循環不可尋。 徒言樹桃李,此木豈無陰。

魚游樂深池,鳥栖欲高枝。嗟爾蜉蝣羽,甍甍亦何為。 有生豈不化,所感奚若斯。神理日微滅,吾心安得知。 浩歎楊朱子,徒然泣路岐。

孤鴻海上來,池潢不敢顧。側見雙翠鳥,巢在三珠樹。 矯矯珍木巔,得無金丸懼。美服患人指,高明逼神惡。 今我遊冥冥,弋者何所慕。

西日下山隱,北風乘夕流。燕雀感昏旦,檐楹呼匹儔。 鴻鵠雖自遠,哀音非所求。貴人棄疵賤,下士常殷憂。 眾情累外物,恕己忘內修。感歎長如此,使我心悠悠。

漢上有遊女,求思安可得。袖中一札書,欲寄雙飛翼。 冥冥愁不見,耿耿徒緘憶。紫蘭秀空蹊,皓露奪幽色。 馨香歲欲晚,感歎情何極。白雲在南山,日暮長太息。

《汾陰行》
李嶠
编辑

君不見昔日西京全盛時,汾陰后土親祭祀。齋宮宿 寢設儲供,撞鐘鳴鼓樹羽旂。漢家五葉才且雄,賓延 萬靈服九戎。柏梁賦詩高宴罷,詔書法駕幸河東。河 東太守親掃除,奉迎至尊導鑾輿。五營夾道列容衛, 三河縱觀空里閭,迴旌駐蹕降靈場。焚香奠醑邀百 祥,金鼎發色正焜煌。靈祇煒煜攄景光,埋玉陳牲禮 神畢。舉麾上馬乘輿出,彼汾之曲嘉可遊,木蘭為楫 桂為舟。棹歌微吟綵鷁浮,簫鼓哀鳴白雲秋,歡娛宴 洽賜群后。家家復除戶牛酒,聲明動天樂無有。千秋 萬歲南山壽,自從天子向秦關。玉輦金車不復還,珠 簾羽蓋長寂寞,鼎湖龍髯安可攀。千齡人事一朝空, 四海為家此路窮。雄豪意氣今何在。壇場宮館盡蒿 蓬。路逢故老長嘆息,世事回環不可測。昔時青樓對 歌舞,今日黃埃聚荊棘。山川滿目淚沾衣,富貴榮華 能幾時。君不見祇今汾水上,唯有年年秋鴈飛。

《長歌行》
王昌齡
编辑

曠野饒悲風,颼颼黃蒿草。繫馬倚白楊,誰知我懷抱。 所是同袍者,相逢盡衰老。北登漢家陵,南望長安道。 下有枯樹根,上有鼯鼠窠。高皇子孫盡,千載無人過。 寶玉頻發掘,精靈其奈何。人生須達命,有酒且長歌。

《悲哉行》
前人
编辑

勿聽白頭吟,人間易憂怨。若非滄浪子,安得從所願。 北上太行山,臨風閱吹萬。長雲數千里,倏忽還膚寸。 觀其微滅時,精意莫能論。百年不容息,是處生意蔓。 始悟海上人,辭君永飛遁。

《田家春望》
高適
编辑

出門何所見,春色滿平蕪。可歎無知己,高陽一酒徒。

《閑居》
前人
编辑

柳色驚心事,春風厭索居。方知一杯酒,猶勝百家書。

《古行路難》
李頎
编辑

漢家名臣楊德祖,四代五公享茅土。父子兄弟綰銀 黃,躍馬鳴珂朝建章。火浣單衣繡方領,茱GJfont錦帶玉 盤囊。賓客填街復滿座,片言出口生輝光。世人逐勢 爭奔走,瀝膽隳肝唯恐後,當時一顧登青雲。自謂生 死長隨君,一朝謝病還鄉里。窮巷蒼苔絕知己。秋風 落葉閉重門,昨日論交竟誰是。薄俗嗟嗟難重陳,深 山麋鹿可為鄰。魯連所以蹈東海,古往今來稱達人。

《放歌行答從弟墨卿》
前人
编辑

小來好文恥學武,世上功名不解取。雖沾寸祿已後 時,徒欲出身事明主。柏梁賦詩不及宴,長楸走馬誰 相數,斂跡俛眉心自甘。高歌擊節聲半苦,由是蹉跎 一老夫。養雞牧豕城東隅,空歌漢代蕭相國,肯事霍 家馮子都。徒爾當年聲藉藉,濫作詞林兩京客。故人 斗酒安陵橋,黃鳥春風洛陽陌。吾家令弟才不羈,五 言破的人共推。興來逸氣如濤湧,千里長江歸海時。 別離短景何蕭索,佳句相思能間作。舉頭遙望魯陽 山,木葉紛紛向人落。

《古風五首》
李白
编辑

莊周夢蝴蝶,蝴蝶為莊周。一體更變易,萬事良悠悠。 乃知蓬萊水,復作清淺流。青門種瓜人,舊日東陵侯。 富貴固如此,營營何所求。

天津三月時,千門桃與李。朝為斷腸花,暮逐東流水。 前水復後水,古今相續流。新人非舊人,年年橋上遊。 雞鳴海色動,謁帝羅公侯。月落西上陽,餘輝半城樓。 衣冠照雲日,朝下散皇州。鞍馬如飛龍,黃金絡馬頭。 行人皆辟易,志氣橫嵩丘。入門上高堂,列鼎錯珍羞。 香風引趙舞,清管隨齊謳。七十紫鴛鴦,雙雙戲庭幽。 行樂爭晝夜,自言度千秋。功成身不退,自古多愆尤。 黃犬空歎息,綠珠成釁讎。何如鴟夷子,散髮掉扁舟。

蓐收肅金氣,西陸弦海月。秋蟬號階軒,感物憂不歇。 良辰竟何許,大運有淪忽。天寒悲風生,夜久眾星沒。 惻惻不忍言,哀歌逮明發。

登高望四海,天地何漫漫。霜被群物秋,風飄大荒寒。 榮華東流水,萬事皆波瀾。白日掩徂輝,浮雲無定端。 梧桐巢燕雀,枳棘棲鵷鸞。且復歸去來,劍歌行路難。

鳳飢不啄粟,所食唯琅玕。焉能與群雞,刺促爭一餐。 朝鳴崑丘樹,夕飲砥柱湍。歸飛海路遠,獨宿天霜寒。 幸遇王子晉,結交青雲端。懷思未得報,感別空長嘆。

《遠別離》
前人
编辑

遠別離古有皇英之二女,乃在洞庭之南,瀟湘之浦, 海水直下萬里深,誰人不念此離苦。日慘慘兮雲冥 冥,猩猩啼煙兮鬼嘯雨。我縱言之將,何補皇穹。竊恐 不照余之忠誠,雲憑憑兮欲吼怒。堯舜當之亦禪禹。 君失臣兮龍為魚,權歸臣兮鼠變虎。或言堯幽囚舜, 野死九疑,聯綿皆相似。重瞳孤墳竟何是,帝子泣兮 綠雲間。隨風波兮去無還,慟哭兮遠望,見蒼梧之深 山。蒼梧山崩湘水絕,竹上之淚乃可滅。

《鳴皋歌送岑徵君》
前人
编辑

若有人兮思鳴皋,阻積雪兮心煩勞。洪河淩競不可 以徑。度冰龍鱗兮難容舠,邈仙山之峻極兮,聞天籟 之嘈嘈。霜崖縞皓以合沓兮,若長風扇海。湧滄溟之 波濤,元猿綠羆,舔崟岌,危柯振石,駭膽慄魄,群呼 而相號。峰崢嶸以路絕,挂星辰於巖GJfont。送君之歸兮, 動鳴皋之新作。交鼓吹之彈絲,觴清泠之池閣。君不 行兮何待若。反顧之黃鶴,掃梁園之群英,振大雅於 東洛。巾征軒兮歷阻折,尋幽居兮越巘崿。盤白石兮 坐素月,琴松風兮寂萬壑。望不見兮心氤氳,蘿冥冥 兮霰紛紛。水橫洞以下淥,波小聲而上聞。虎嘯谷而 生風,龍藏谿而吐雲。寡鶴清唳,饑鼯頻呻,魂獨處此 幽默兮,愀空山而愁人。雞聚族而爭食,鳳孤飛而無 鄰,蝘蜓嘲龍,魚目混珍。嫫母衣錦,西施負薪。若使巢 由桎梏於軒冕兮。亦奚異乎夔。龍蹩躠於風塵,哭何 苦而救楚。笑何誇而卻秦。吾誠不能學二子,沽名矯 節以耀世兮,固將棄天地而遺身。白鷗兮飛來,長與 君兮相親。

《效古二首》
前人
编辑

月色不可掃,客愁不可道。玉露生秋衣,流螢飛百草。 日月終銷毀,天地同枯槁。蟪蛄啼青松,安見此樹老。 金丹寧誤俗,昧者難精討。爾非千歲翁,多恨去世早。 飲酒入玉壺,藏身以為寶。

生者為過客,死者為歸人。天地一逆旅,同悲萬古塵。月兔空擣藥,扶桑以為薪。白骨寂無言,青松豈知春。 前後更歎息,浮榮何足珍。

《烏栖曲》
前人
编辑

姑蘇臺上烏栖時,吳王宮裏醉西施。吳歌楚舞歡未 畢,青山欲銜半邊日。銀箭金壺漏水多,起看秋月墜 江波,東方漸高奈樂何。

《梁園吟》
前人
编辑

我浮黃河去京闕,挂席欲進波連山。天長水闊厭遠 涉,訪古始及平臺間。平臺為客憂思多,對酒遂作梁 園歌。卻憶蓬池阮公詠,因吟淥水揚洪波。洪波浩蕩 迷舊國,路遠西歸安可得。人生達命豈暇愁,且飲美 酒登高樓。平頭奴子搖大扇,五月不熱如清秋。玉盤 楊梅為君設,吳鹽如花皎白雪。持鹽把酒但飲之,莫 學夷齊事高潔,昔人豪貴信陵君。今人耕種信陵墳。 荒城遠照碧山月,古木盡入蒼梧雲。梁王宮闕今安 在,枚馬先歸不相待。舞影歌聲散綠池,空餘汴水東 流海。沈吟此事淚滿衣,黃金買醉未能歸。連呼五白 行六博,分曹賭酒酣馳輝。歌且謠意方,遠東山高臥。 時起來欲濟,蒼生未應晚。

《梁父吟》
前人
编辑

長嘯梁父吟,何時見陽春。君不見朝歌屠叟辭棘津, 八十西來釣渭濱。寧羞白髮照綠水,逢時吐氣思經 綸。廣張三千六百釣,風期暗與文王親。大賢虎變愚 不測,當年頗似尋常人。又不見高陽酒徒起草中,長 揖山東隆準公。一開游說騁雄辯,兩女輟洗來趨風, 東下齊城七十二,指揮楚漢如旋蓬。狂客落魄尚如 此,何況壯士當群雄。我欲攀龍見明主,雷公砰訇震 天鼓。帝傍投壺多玉女,三時大笑生電光。倏忽晦明 起風雨,閶闔九門不可通。以額扣關閽者怒,白日不 照吾精誠。杞國無事憂天傾,猰GJfont磨牙競人肉。騶虞 不折生草莖,手接飛猱搏彫虎。側足焦原未言苦,智 者可卷愚者豪,世人見我輕鴻毛。力排南山三壯士, 齊相殺之費二桃,吳楚弄兵無劇孟,亞夫咍爾為徒 勞。梁父吟,梁父吟,聲正悲,張公兩龍劍,神物合有時, 風雲感會起屠釣,大人GJfont屼當安之。

《行路難三首》
前人
编辑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盤珍羞直萬錢。停杯投著不能 食,拔劍四顧心茫然。欲渡黃河冰塞川,將登太行雪 暗天。閑來垂釣坐谿上,忽復弄舟夢日邊。行路難,行 路難,多岐路,今安在。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挂雲帆濟 滄海。

大道如青天,我獨不得出。羞逐長安社,中兒赤雞白。 雉賭梨栗,彈劍作歌,奏苦聲曳裾,王門不稱情,淮陰 市井笑韓信,漢朝公卿忌賈生。君不見昔時燕家重 郭,隗擁篲折節,無嫌猜劇,辛樂毅感恩,分輸肝剖膽 效俊才。昭王白骨縈蔓草,誰人更掃黃金臺。行路難, 歸去來。

有耳莫洗潁川水,有口莫食首陽蕨。含光混世貴無 名,何用孤高比明月。吾觀自古賢達人,功成不退皆 殞身。子胥既棄吳江上,屈原終投湘水濱。陸機雄才 豈自保,李斯稅駕苦不早,華亭唳鶴詎可聞,上蔡蒼 鷹何足道。君不見吳中張翰稱達生,秋風忽憶江東 行,且樂生前一杯酒,何須身後千載名。

《昔遊》
杜甫
编辑

昔與高李輩,晚登單父臺。寒蕪際碣石,萬里風雲來。 桑柘葉如雨,飛藿共徘徊。清霜大澤凍,禽獸有餘哀。 是時倉廩實,洞達寰區開。猛士思滅胡,將帥望三台。 君王無所惜,駕馭英雄材。幽燕盛用武,供給亦勞哉。 吳門轉粟帛,泛海陵蓬萊。肉食三十萬,獵射起塵埃。 隔河憶長眺,青歲已摧頹。不及少年日,無復故人杯。 賦詩獨流涕,亂世想賢才。有能市駿骨,莫恨少龍媒。 商山議得失,蜀主脫嫌猜。呂尚封國邑,傅說巳鹽梅。 景晏楚山深,水鶴去徘徊。龐公任本性,攜手臥蒼苔。

《遣與》
前人
编辑

天用莫如龍,有時繫扶桑。頓轡海徒涌,神人身更長。 性命苟不存,英雄徒自強。吞聲勿復道,真宰意茫茫。

《錦樹行》
前人
编辑

今日苦短昨日休,歲云暮矣增離憂。凋傷碧樹作錦 樹,萬壑東逝無停留。荒戍之城石色古,東郭老人任 青丘。飛書白帝營斗粟,琴瑟几杖柴門幽。青草萋萋 盡枯死,天馬跛足隨氂牛。自古聖賢多薄命,姦雄惡 少皆封侯。故國三年一消息,終南渭水寒悠悠。五陵 豪貴反顛倒,鄉里小兒狐白裘。生男墮地要膂力,生 女富貴傾邦國。莫愁父母少黃金,天下風塵兒亦得。

《赤霄行》
前人
编辑

孔雀未知牛有角,渴飲寒泉逢觝觸。赤霄元圃須往 來,翠尾金花不辭辱。江中淘河嚇飛燕,銜泥卻落差 華屋。皇孫猶曾蓮勺困,衛莊見貶傷其足。老翁慎勿 怪少年,葛亮貴和書有篇。丈夫垂名動萬年,記憶細故非高賢。

《白鳧行》
前人
编辑

君不見黃鵠高於五尺童,化為白鳧似老翁。故畦遺 穗已蕩盡,天寒歲暮波濤中。鱗介腥羶素不食,終日 忍飢西復東。魯門爰居亦蹭蹬,聞道如今猶避風。

《朱鳳行》
前人
编辑

君不見瀟湘之山衡山高,山巔朱鳳聲嗷嗷。側身長 顧求其曹,翅垂口噤心甚勞。下愍百鳥在羅網,黃雀 最小猶難逃。願分竹實及螻蟻,盡使鴟鴞相怒號。

《去矣行》
前人
编辑

君不見韝上,鷹一飽則飛。掣焉能作堂上燕,銜泥附 炎熱野人。曠蕩無靦顏豈可,久在王侯間未識。囊中 餐玉法明朝,且入藍田山。

《曲江三章章五句》
前人
编辑

曲江蕭條秋風高,芰荷枯折隨風濤。游子空嗟垂二 毛,白石素沙亦相蕩。哀鴻獨叫求其曹。

即事非今亦非古,長歌激越梢林莽。比屋豪華固難 數,吾人甘作心似灰,弟姪何傷淚如雨。

自斷此生休問天,杜曲幸有桑麻田。故將移住南山 邊,短衣匹馬隨李廣,看射猛虎終殘年。

《垂白》
前人
编辑

垂白馮唐老,清秋宋玉悲。江喧長少睡,樓迥獨移時。 多難身何補,無家病不辭。甘從千日醉,未許七哀詩。

《客亭》
前人
编辑

秋窗猶曙色,木落更天風。日出寒山外,江流宿霧中。 聖朝無棄物,老病已成翁。多少殘生事,飄零任轉蓬。

《獨坐二首》
前人
编辑

竟日雨冥冥,雙崖洗更清。水花寒落盡,山鳥暮過庭。 煖老須燕玉,充饑憶楚萍。胡笳在樓上,哀怨不堪聽。

白狗斜臨北,黃牛更在東。峽雲常照夜,江日會兼風。 曬藥安垂老,應門試小童。亦知行不逮,苦恨耳多聾。

《不寐》
前人
编辑

瞿塘夜水黑,城內改更籌。翳翳月沉霧,輝輝星近樓。 氣衰甘少寐,心弱恨容愁。多壘滿山谷,桃源無處求。

《初冬》
前人
编辑

垂老戎衣窄,歸休寒色深。漁舟上急水,獵火著高林。 日有習池醉,愁來梁甫吟。干戈未偃息,出處遂何心。

《即事》
前人
编辑

天畔群山孤草亭,江中風浪雨冥冥。一雙白魚不受 釣,三寸黃甘猶自青。多病長卿無日起,窮途阮籍幾 時醒。未聞細柳散金甲,腸斷秦川流濁涇。

《狂夫》
前人
编辑

萬里橋西一草堂,百花潭水即滄浪。風含翠篠娟娟 淨,雨裛紅蕖冉冉香。厚祿故人書斷絕,恆饑稚子色 凄涼。欲填溝壑唯疏放,自笑狂夫老更狂。

《宿府》
前人
编辑

清秋幕府井梧寒,獨宿江城蠟炬殘。永夜角聲悲自 語,中天月色好誰看。風塵荏苒音書絕,關塞蕭條行 路難。已忍伶俜十年事,彊移棲息一枝安。

《暮歸》
前人
编辑

霜黃碧梧白鶴棲,城上擊柝復烏啼。客子入門月皎 皎,誰家搗練風凄凄。南渡桂水闕舟楫,北歸秦川多 鼓鞞。年過半百不稱意,明日看雲還杖藜。

《曉發公安數月憩息此縣》
前人
编辑

北城擊柝復欲罷,東方明星亦不遲。鄰雞野哭如昨 日,物色生態能幾時。舟楫眇然自此去,江湖遠適無 前期。出門轉盼已陳跡,藥餌扶吾隨所之。

《復愁六首》
前人
编辑

金絲縷箭鏃,皂尾掣旗竿。一自風塵起,猶嗟行路難。

貞觀銅牙弩,開元錦獸張。花門小箭好,此物棄沙場。

胡虜何曾盛,干戈不肯休。閭閻聽小子,談笑覓封侯。

今日翔麟馬,先宜駕鼓車。無勞問河北,諸將覺榮華。

罷轉江淮粟,休添苑囿兵。由來貔虎士,不滿鳳凰城。

病減詩仍拙,吟多意有餘。莫看江總老,猶被賞時魚。

《少年行》
前人
编辑

巢燕養雛渾去盡,江南結子也無多。黃衫年少來宜 數,不見堂前東逝波。

《長歌行》
劉復
编辑

淮南木落秋雲飛,楚宮商歌今正悲。青春白日不與 我,當壚舉酒勸君持。出門驅馳四方事,徒用辛勤不 得意。三山海底無見期,百齡世間莫虛棄。君不見金 城,帝業漢家有。東制諸侯欲長久,姦雄竊命風塵昏。 函谷重關不能守,龍蛇出沒經兩朝。胡虜憑陵大道 銷。河水東流宮闕盡,五陵松柏自蕭蕭。

===
《題長安主人壁》
張謂
===世人結交須黃金,黃金不多交不深。縱令然諾暫相

許,終是悠悠行路心。

《雜歌》
李端
编辑

漢水至清泥則濁,松枝至堅蘿則弱。十二女兒事他 家,顏色如花終索寞。蘭生當門燕巢幕,蘭芽未吐燕 泥落。為姑偏忌諸嫂良,作婦反嫌婿家惡。人生照鏡 須自知,無鹽何用GJfont西施。秦庭野鹿忽為馬,巧偽亂 真君試思。伯奇掇蜂賢父逐,曾參殺人慈母疑。酒沽 千日人不醉,琴弄一絃心已悲。常聞善交無爾汝,讒 口甚甘良藥苦。山雞錦翼豈鳳凰,隴鳥人言止鸚鵡。 向栩非才徒隱GJfont,田文有命那關戶。犀燭江行見鬼 神,木人登席呈歌舞,樂生東去終居趙,陽虎北轅翻 適楚。世間反覆不易陳,緘此貽君淚如雨。

《感懷》
孟郊
编辑

秋氣悲萬物,驚風振長道。登高有所思,寒雨傷百草。 平生有親愛,零落不相保。五情今已傷,安得自能老。

《行路難》
僧貫休
编辑

君不見道傍廢井生古木,本是驕奢貴人屋。幾度美 人照影來,素綆銀瓶濯纖玉。雲飛雨散今如此,繡闥 雕甍作荒谷,鼎沸笙歌君莫誇。不應長是西家哭,休 說遺編行者幾。至竟終須合天理,敗他成此亦何功。 蘇張終作多言鬼,行路難,行路難,不在羊腸裏。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