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第062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六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六十二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六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

 第六十二卷目錄

 感歎部藝文三詩詞

  感懷二十四首     明劉基

  長歌續短歌         前人

  漫興十首        唐寅

  經撫河遇雪舟中睡午方起   鎦炳

  和九日韻寄朱見中      前人

  次秋日韻奉汝弼叔二首  前人

  半生行有序       鄭琰

  雨夜宿朱少府小樓感舊    金鑾

  王氏招飲席中有感     劉養晦

  重遊姑蘇登黃氏舊樓     許穆

  過謝氏舊宅         前人

  山齋寫懷一百韻      徐州牧

  和司馬通伯夜坐有感韻    秦夔

  自歎            吳溥

  古意            劉球

  人日感舊以上詩    僧智舷

  虞美人感舊   南唐後主李煜

  前調感舊        前人

  錦堂春慢感懷    宋司馬光

  蝶戀花感舊       秦觀

  臨江仙感舊      陳去非

  前調憶舊       張世文

  前調憶舊       秦公庸

  春從天上來感舊     吳激

  沁園春自述      戴式之

  花心動懷古      明劉基

  桃源憶故人感舊     前人

  蘇幕遮傷往       前人

  前調有感       王世貞

 感歎部紀事

 感歎部雜錄

人事典第六十二卷

感歎部藝文三詩詞编辑

《感懷》二十四首
明·劉基
编辑

驅車出門去,四顧不見人。迴風捲落葉,颯颯帶沙塵。 平原曠千里,莽莽盡荊榛。繁華能幾何,憔悴及茲辰。 所以芳桂枝,不爭桃李春。雲林耿幽獨,霜雪空相親。

誰云魯酒薄,邯鄲被戈矛。楚館困兩君,乃為馬與裘。 舉世共如此,太息復何尤。振衣箕山頂,引領望許由。 終然不可見,涕淚交膺流。

古人盜天地,利源不可窮。今人盜農夫,歲暮山澤空。 紛紛九衢內,連袖如長虹。共笑沮溺鄙,各事游冶雄。 悠悠方自此,袞袞何時終。

啾啾草間雀,日隨黃口飛。爭先赴稻粱,寧顧野人機。 便便善柔子,懷利近相依。但慕春荑好,不見秋霜霏。 驅車逐走鹿,中路忘所歸。豈不愛其躬,天命與心違。 古道今已矣,感寤空涕欷。

柔桑生中國,婀娜當陽春。下滋靈泉液,上承膏露津。 美人望蠶月,傾筐競明晨。榮盛方及時,采捋一何頻。 枯根不盈拱,何以禦霜辰。復聞芻蕘子,磨礪待為薪。 冥觀成感激,躑躅含酸辛。

伏枕候明發,夢遊滄海中。中有萬斛船,蕩漾隨天風。 舵師兀昏睡,環視立眾工。波濤正洶湧,欲往迷西東。 寤寐惕驚起,魂魄猶忡忡。

蘇秦佩六印,賓從何縱橫。當時機中婦,倩笑遠相迎。 黃金生意氣,蠶蠋見人情。豈無簞瓢士,今為時所輕。

種樹當中庭,不識美與惡。微陰未盈戶,枝葉猶荏弱。 一朝根柢成,延蔓蔽樓閣。離披引刺蚝,蒙昧喧鳥雀。 毀垣施斧斤,得喪亦相若。萬事不早謀,日暮徒駭愕。

東園多桃李,擢榦何交加。春秋互遞代,衰榮競相夸。 摵摵去故物,英英發新花。花謝葉復作,空令人歎嗟。

翡翠翔江湖,亡身為毛羽。不如道旁李,尚得滋味苦。 驅車上太行,還顧望梁甫。高岡多烈風,茂林化為岵。 空餘澗底藤,蒙蘢蔓煙雨。

峨峨蓬萊山,渺渺大瀛水。神仙有窟宅,亦在元黃裏。 大壑多驚風,不辨龍與鯉。吹沙乘波出,洶若鯨鯢起。陽侯貫深淵,海若汨泥滓。馬銜恣饞食,罔象潛譎詭。 誰能報王母,弱水不可履。羲和近虞淵,日暮空已矣。

射干生層崖,不識寒澗陰。池魚貫安流,寧知江海深。 殷王相版築,垂名耀來今。後世重閥閱,田野多呻吟。

蝦魚湧姑射,月暈滄海風。鯨鯢吐高浪,白日寒曈曨。 神仙下天闕,左右翳玉虹。金盤薦麟脯,翠蕤擁青童。 酣歌殷溟徼,魚鱉相噞喁。忽然乘雲去,寥落寒江空。

朝登會稽山,逍遙望南訛。禹穴已蕪沒,禹功長不磨。 惆悵感往昔,沉吟發新歌。誰言專車骨,冠弁高嵯峨。 為虺且復爾,為蛇當奈何。天門隔虎豹,空悲涕滂沱。

結髮事遠遊,逍遙觀四方。天地一何闊,山川杳茫茫。 眾鳥各自飛,喬木空蒼涼。登高見萬里,懷古使心傷。 佇立望浮雲,安得凌風翔。

芳樹生丹崖,綠葉如雲煙。上枝蔽光景,下根蟠九泉。 朝涼聒眾鳥,夕陰萃鳴蟬。豈不盛容色,及此陽春年。 西風吹白露,點綴庭階前。繁華坐銷歇,枝葉空相捐。 世情多反覆,天道有推遷。金屋擅嬌寵,長門閉神仙。 獻賦亦已晚,徒悲淚如泉。

我有綠綺琴,其材出空桑。金徽映玉軫,音韻鏘琳瑯。 上絃感薰風,下絃來鳳凰。世耳不欲聞,子期今則亡。 願持獻重華,路阻川無梁。

孟軻去齊魏,賈誼之長沙。聖賢良已矣,吾道空咨嗟。 徒言青松枝,不如桃李花。太息安陵子,知時為世誇。

客有持六經,翩翩西入秦。衣冠獨異狀,談舌空輪囷。 獻納竟何補,焚坑禍誰因。昂昂採芝士,矯矯蹈海人。 龍驤九淵外,豈復嘆獲麟。

白璧閟頑礦,淪晦同泥沙。朽壞生夜光,見者咸驚嗟。 君子分寂寞,小人互矜誇。枯瘁若秋蓬,鮮豔如春華。 狂風忽簸蕩,飄落歸誰家。

象以齒自伐,馬以能受羈。猛虎恃強力,而不衛其皮。 世人任巧智,天道善盈虧。不見瑤臺死,永為天下嗤。

晨登吳山上,四望長嘆嗟。借問胡嘆嗟,狹路險且邪。 子胥竭忠諫,抉目為夫差。宰嚭善逢迎,越刃復相加。 守正累則多,從人禍亦奢。遭逢貴明良,不爾俱泥沙。

壺公下天闕,聊以觀世紛。賣藥汝南市,時人俱不聞。 顧此非我徒,飄然乘白雲。方駕雙虯龍,被服九霞文。 但見北邙阪,岧嶢盡高墳。

種苗甫田中,其葉何離離。上天降高澤,溥博無偏私。 人力苟不至,不如茅與茨。常恐嘉實晚,坐傷零露滋。 徘徊感節序,太息秋風時。

《長歌續短歌》
前人
编辑

短歌調促情苦悲,長歌引愁無絕期。短聲欲盡長聲 續,似是荊山人泣玉。悲哉荊山泣玉人,但知貴玉不 貴身。縱令哭盡歌堪聽,何異春花委路塵。古稱悲歌 可當哭,傷心如中金石鏃,更不必聽蔡琰笳,又不必 聽漸離筑。長歌飄揚徹九天,短歌嗚咽入九泉。徒言 歌哭兩情異,誰知歌聲尤可憐。

《漫興十首》
唐·寅
编辑

十載鉛華夢一場,都將心事付滄浪。內園歌舞黃金 盡,南國飄零白髮長。髀裏肉生悲老大,斗間星暗誤 文章。不才剩得腰堪把,病對緋桃檢藥方。

此生甘分老吳閶,萬卷圖書一草堂。秋榜才名標第 一,春風絃管醉千場。GJfont趺說法蒲團軟,鞋襪尋芳杏 酪香。只此便為吾事了,孔明何必起南陽。

一身憔悴掛衣襟,半壁藤床倚樹林。去日苦多休檢 曆,知音諒少莫修琴。平康驢背馱殘醉,穀雨花欄費 朗吟。老向酒杯碁局畔,此生甘分不甘心。

倀倀暗數少時年,陳跡關心自可憐。杜曲梨花杯上 雪,灞陵芳草夢中煙。前程兩袖黃金淚,公案三生白 骨禪。老後思量應不悔,衲衣持缽院門前。

馳驅京國罨頭塵,襤褸衣衫墊角巾。萬點落花俱是 恨,滿杯明月即忘貧。香燈不起維摩疾,櫻筍難酬榖 雨春。鏡裏自看成老大,戲兒棚上下場人。

平康巷陌倦遊人,狼籍桃花病酒身。短夢風煙千里

笛,多情絃索一床塵。黃金誰買長門賦,黛筆空描滿 額顰。惟有所歡知此意,共燒高燭賞餘春。

落魄迂疏自可憐,棋為日月酒為年。蘇秦捫頰猶存 舌,趙壹傾囊已沒錢。滿腹有文難罵鬼,措身無地反 憂天。多愁多感多傷壽,且酌深杯看月圓。

擁鼻行吟水上樓,不堪重數少年游。四更中酒半床 病,三月傷春滿鏡愁。白面書生期馬革,黃金遊客賸 貂裘。近來檢校行藏處,飛葉僧房細雨舟。

謝遣歌兒解臂鷹,半瓢詩稿一枝藤。難尋萱草酬知 己,且摘蓮花供聖僧。時事百年蝸角戰,酒杯三月鳳 頭燈。盡嘗世味猶存舌,荼薺隨緣敢愛憎。

造物何曾苦忌名,太平端合老無能。親知散去綈袍 冷,風雪欺貧瓦罐冰。二頃未謀田負郭,一餐隨分欲 依僧。醉時還倩家人道,消盡英雄氣未曾。

《經撫河遇雪舟中睡午方起》
鎦炳
编辑

溪沙風寒飛雪狂,風大不敢開蓬窗。蒙頭裹被睡過 午,柁底浪急聲舂撞。岸上楓林茅屋小,新年家家無 米糶。土GJfont作炊煙滿船,灰壓濕薪蚯蚓叫。山僮不諳 途旅艱,靴綻衣薄雙眉攢。艱難末路乃如此,富貴有 夢真邯鄲。卻憶瓊林侍宮膳,雪花不入黃金殿。酒上 朱顏萬國春,花簪烏帽千官宴。錦牋彩筆賜題詩,仙 仗頻移出苑遲。衣惹御香羅袖窄,馬蹄歸踏杏花泥。

《和九日韻寄朱見中》
前人
编辑

野樹荒臺帶晚陰,昔年歌舞憶登臨。桃花紈扇西風 冷,蔓草銅駝夕露深。舊夢青雲連館閣,多情華髮老 山林。江南庾信傷秋倦,疏雨簷櫳怯暮砧。

《次秋日韻奉汝弼叔二首》
前人
编辑

墨池秋淨水痕澄,曲几焚香袖手憑。霜煞柳條清栗 里,雨荒瓜蔓覆東陵。戰餘趙壁車還列,說下齊城軾 獨憑。因憶少年隨驃騎,西風笳鼓醉呼鷹。

三徑歸來菊未荒,半凋楊柳弄春涼。銀屏紈扇題秋 句,金鴨羅衣換夕香。老憶風雲趨北闕,夢無花月待 東牆。狂遊尚記秦樓別,翠袖紅綿拭淚行。

《半生行》有序
鄭琰
编辑

余垂髻與徐興公交莫逆,萬曆庚寅,浪遊南北,音問杳然。乙未蜡月,遇興公於武林,已而復別,別後十年乙巳秋,興公有新都之遊,訪余豐溪草堂,杯酒道故,悲喜交集,因以余年來蹤跡寫為長歌,以當浩歎,謝少連題為半生行。

刺促復刺促,哀歌不成曲。試聽征人歌一聲,切切烏 烏淚相續,吾祖卜地三山麓。世業繁華稱鼎族,七葉 盛文儒,八代承章服。仙郎群起十三魁,司寇諸昆十 一牧。青蚨無貫潤高門,白蠹有編堆破屋。我家鳳池 東復東,我生白GJfont炯雙瞳。九歲氣食牛,十歲工雕蟲, 十二容華推宋玉,十三詞藻學揚雄。春早姣童初奠 鴈,秋來快婿已乘龍。自憐妾髮初覆額,自信君才非 落魄。乳燕雙棲合GJfont釵。文鴛並著交歡舄,定情為雨 更為雲。燕婉春朝復秋夕,百和香薰翡翠衾,九微燈 照芙蓉席,桃葉須臾野繭黃。草根倏忽哀螢碧。哀螢 野繭兩悠悠,玉粉香脂不少留。珠箔塵迷羞拂鏡,雕 梁泥落悵登樓。石榴裙暗魂何處,金錯刀斑淚不收。 烏影打霜啼滑滑,鬼燈吹雨夜啾啾。管停孤鳳難成 調,絃到離鸞只聽愁。孤鳳離鸞顏色故,春鴻社燕流 年度。一旦飄零委逝波,五年骨肉同朝露。仰首悲旻 天俛首,看墟墓雨餘寒蜾。泣虛堂日暮飢鼯嚙,庭樹 弔影摧心肝。風雲乖所遇洛陽,季子更無錐蜀道。長 卿空有賦結得,韋郎再世緣,續將秦女已離絃。雙雌 繡出茱GJfont枕,四牡迎來琥珀韉。涼月更尋巫峽夢,落 花重泛武陵船,青雲無媒日復日,白髮有根年復年。 丈夫壯志已如許,不願低頭守兒女,長歌問天天為 愁。出門拔劍驅車去,遊子空悲櫪上駒。畸人寧效倉 中鼠,不草治安趨帝闕。便斬樓蘭獻當宁,匹馬辭家 客路塵。馬頭明月幾回新,昭王臺下猶懷古。督亢亭 前早問津,年比士龍初入洛。才如五羖便歸秦,雲邊 鳷鵲聯青瑣。日下鵷鸞拜紫宸,詞客盡叨三館祿。酒 人爭買九衢春,泥塗不復知鴻寶。草莽無緣問小臣, 青草霸圖寧買骨。白衣祖道未歸輪,盧龍戍老千牛 衛。涿鹿天空萬騎屯,獻策馬周終不達。干時曲逆莫 辭貧,鶯遷苑路如隨馬。燕掠宮牆不見人,蟋蟀啼來 唯閉戶。蘼蕪多處正沾巾,蟋蟀蘼蕪生又滅。感遇傷 時兼恨別,凄凄歲草望眼枯。綿綿遠道中腸結,老奴 夜號衣裳單。瘦馬晝眠芻粟竭,炙硯不融指如墮。暖 罩無權面欲裂,繡虎含毫業似椽。神龍出匣終非鐵, 魚困蹄涔目是珠。驥服鹽車汗成血,以茲感歎歲華 更。又逐征夫更北征,天劃故關無鴈度。雲連衰草斷人行,元戎盡錫飛魚服,黠鹵皆堅市馬盟。虎帳曉愁 沙磧雨,龍荒草慘濁河聲。黃花較獵安西卒,元菟高 烽海北營。雪捲牙旂朝草檄,月高鈴閣夜談兵。射雕 原上雲初淨,散馬回中草漸平。疊鼓椎牛威遠堡,登 陴饗士受降城。髑髏天黑呼群泣,烽火秋深逐隊明。 從古請纓非浪子,由來譚劍屬書生。書生任俠空馳 逐,蕩子從軍非碌碌。前年靈武全軍覆,昨日遼陽新 鬼哭。惟聞螭陛發邊餱,不見虎頭飛食肉。腰間寶刀 悔未試,篋裏陰符懶將讀。黑貂盡敝臥牛衣,白龍不 遇空魚服。幾年滄海變桑田,何日陽春回黍谷。萬事 升沉笑棘猴,一朝得失同蕉鹿。著書無計學虞卿,去 國有袍憐范叔。虞卿雙璧委蒿萊,范叔一寒如此哉。 歲歲白扉題鳳字,年年華髮困龍堆。笛中楊柳愁難 寫,曲裏關山恨未裁。漠漠秋煙生筆冢,萋萋春草上 琴臺。冰因腹冷終難解,木為心堅更不灰。萬里橋邊 題柱過,一丸關外棄襦回。蕭蕭隴樹蕭蕭淚,續續胡 笳續續悲。白眼風塵羞故土,汴水漳河復東魯。鄴下 荒臺鳥雀悲,靈光廢殿牛羊聚。龜蒙山勢到平原,馬 頰河聲通覆釜。逆旅誰憐似楚囚,羇人翻笑為秦虜。 長淮東下且停橈,五兩邗江廿四橋。瓜步北來猶有 渡,廣陵南去不通潮。石頭波浪連三楚,京口帆檣問 六朝。柳帶儘將牽別思,榆錢都把買宮腰。風風雨雨 千重恨,燕燕鶯鶯百倍嬌。鶯鶯若有情,燕燕還多態。 過馬或遺鞭,逢郎應解佩。採蓮若嘗蓮子心,摘菱莫 笑菱花背。詞賦客如雲,風流花作隊。買棹發吳謳對 酒,論興廢蘇小門前。粉黛銷西施,苑內琉璃碎。垂楊 十里萬條斜,珠勒羅衣問狹邪。夜月家家寒食酒,春 風處處斷腸花。王孫客路愁芳草,遊女深閨正破瓜。 眉翠新妝月顏朱,欲襯霞檀口半遮。歌宛轉玉纖無 力送琵琶琵琶聲已變。宛轉歌初囀。萬古鍾情不似 崔,一夜離魂應比倩。願作蠶上絲纏綿,同一線,願作 鶯邊鏡團圞。同一面鏡,將比儂貌持來歲。歲光線將 比郎意,牽來縷縷長羞看,倚門笑焚卻舞衣裳,君才 學鸚鵡,妾願學鴛鴦。懷書去國,無人識賣。劍移家,非 故鄉。瘴嶺千重高似掌,豐溪百轉曲如腸。親知隔絕 疑天遠,桂玉艱難恐歲荒。雛出鳳巢皆有彩,駒名驥 子定稱良。甫因潦倒留夔府。白也漂零困夜郎,世路 亂山多坎坷。人情衰草易凄涼,已GJfont涸水資蛟蟄,亦 有卑棲侮鳳凰。寧不感恩終按劍,豈無知己但空囊。 嚴霜摵摵啼征鴈,小雨瀟瀟泣夜螿。此時思婦腸堪 斷,此際空閨坐愁嘆。君邊青鏡風光好,妾處紅顏歲 華晏。尺素寥寥雙鯉遲,明河耿耿三星爛。海上雲生 歸夢懸,溪南草長春思亂。一年一度燕都歸,飛去飛 來雲不散。金鴨灰寒寶篆銷,玉魚帳冷銀屏暗。鶗GJfont 何心春去留,杜鵑無主花羞看。人知妾有夫,棄妾不 如無。秋荷捧朝露,難將紉作明月珠。秋林落晚霞,難 將剪作紅羅襦。潮水尚遙猶有信。月圓雖好只須臾。 菤葹到死心難折,楊柳逢春眼不枯。楊柳結深愁菤 葹,發心愴鄉國路。悠悠鄉關雲莽莽,鄉夢偏驚攲枕 時,鄉心怕到高樓上,朅來鄉語暫為歡。搖落鄉園花 不賞,故里偏思鄉信歸。故山只送鄉人往,到門有客 問沈淪,同調相憐意倍親。似我盤跚非故步,逢人巧 笑效初顰。巴渝九折終歸海,越絕千峰盡向閩。百感 故人燈下淚,十年羈旅夢中身。殘冬對酒還今夕,除 夜題詩又此辰。憶昔題詩兼對酒,舊事談來堪白首。 一半交知埋草根,幾家池館餘衰柳。碌碌生涯且莫 悲,悠悠書劍今何有。斷鴻天遠消息稀,少婦春寒別 離久。郎今莫怨山下山,妾處願為口中口。閉門小隱 是雞棲,天馬峰前歙水西。菰米葉乾秋水盡,木綿花 落夕陽低。河流灣到三三盡,雲雨峰迷六六齊。何處 關山何處月,一行征鴈一行啼。歸來兮採芑,家人兮 色喜。一圍新竹鳳池邊,數畝荒田虎丘趾。歸來兮採 薇,野人兮息機。鰲峰臺畔三椽屋,螺女江頭一釣磯。 天高海闊路行難,一事無成淚不乾。為語妻孥休嘆 息,筆花猶在劍光寒。

《雨夜宿朱少府小樓感舊》
金·鑾
编辑

故人復相聚,已是十年過。縱使為歡處,其如傷老何。 曉鐘寒報早,春雨夜聞多。感慨高陽侶,臨風發嘯歌。

《王氏招飲席中有感》
劉養晦
编辑

憶昔至正全盛時,朱門豪家多亭池。池邊女兒縱遊 賞,新妝照水明玻璃。春風淡挹芙蓉渠,黃鶯嬌囀垂 楊枝。整日歡聲無暫歇,攜手花間撲蝴蝶。曉吹龍管 迎香風,晚酌金罍邀夜月。珠簾繡幕花氍毹,畫閣朱 樓紅地罏。日長無事教鸚鵡,象牙鏤馬閑樗蒲。豈知 人事忽更變,瓦礫荒蕪人不見。繁華一去杳難留,空 有閑花飛片片。玉堂夜夜客鳴珂,人生在世若大夢。 吁嗟易老成蹉跎,君起舞我當歌。青春去矣難再過。 美人如花不長好,黃金白璧徒云多。

《重遊姑蘇登黃氏舊樓》
許穆
编辑

吳門煙柳綠參差,倚遍闌干有所思。雨暗園林花落 早,春寒簾幕燕歸遲。蛾眉尚想臺前月,鶴髮空添鏡裏絲。一曲悲歌弔陳跡,傷心不似舊遊時。

《過謝氏舊宅》
前人
编辑

舊日繁華散曉煙,尚餘甲第澱湖邊。春風舞榭空羅 綺,夜月樓臺歇管絃。鶴唳華亭雲杳杳,鶯啼金谷草 芊芊。誰憐門下傷心客,一度登臨一惘然。

《山齋寫懷一百韻》
徐州牧
编辑

獨坐山齋有所思,欲將天問少陳詞。功名富貴還何 物,儒雅風流乃足師。失意未投班仲筆,潛心仍下董 生帷。澄懷默悟知虛牝,戢翼深居得守雌。莫問彈冠 峨側注,寧思給墨染隃糜,中郎自愛藏書異,執戟還 矜識字奇。魚目肯容珠裏混,豹文漫向管中窺,星精 敢謂長庚降,火焰時勞太乙,吹祇羨繙經群玉。府奚 憐破產萬金,資尊前授簡飛醇,觥燭下含毫拂陟,釐 獨夜揮絃追大。雅韶春剪綵鬥芳,蕤多藏捫腹名為, 笥有味成言命作,GJfont海上雕龍誇碣。石鄴中繡虎賞 臨,淄即看入室超廊,廡應許登壇建鼓,旂曾望尼丘 窮崒嵂。更遊禹穴入逶迤,才情稍得心如錦,歲月俄 驚鬢有絲,虛負河清鳴里社。空隨海運到天池,終軍 建節原年少,李廣臨戎奈數奇,長價輒難逢伯樂,知 音容易失鍾期,江河豈合行驅轂。霜雪何堪服袗絺, 便是荊山仍璧抵,疇云滄海不珠遺,鼓聲欲死摧梟 將,扇影初寒愴曼姬,躍馬未須誇曷鼻,入宮先已妒 蛾眉,擔簦說士窮愁日,上謁狂生落魄時,碌碌既慚 餘子伍,勞勞還厭一官卑,肯將意氣懷三恨。兼以文 章賦五悲,骨相已知猶土木,姓名何必隸曹司,非緣 罷雀書門戶,懶為亡羊泣路岐,閉匣埋光猶有鍔,處 囊脫穎尚留錐,羹藜豈必希牛鼎,悅草還誰飾虎皮。 鵲起城巢應不戀,鴻冥繒繳謾相隨,魚梁一任棲扶 老,肉食何當比竊脂,元甲泥塗甘曳尾。素鱗涸轍枉 揚鬐,乾坤滄海千年變,事業黃粱半晌炊。物態朝三 看賦芧,人情格五想行棋,果如彭澤腰難折,定向迴 谿翅久垂,安分不嗟通籍晚。愛閑猶悔拂衣遲,從渠 青眼能為白,奈我方心未可規,厭以綺羅誇北阮。羞 將粉黛效西施,居常亢禮時捫膝,率爾談經一解頤。 僻徑誅茅聊結屋,荒園插槿且為籬,蓬蒿不為行人 剪。藜藋從教到者披,蔬種姜和蓼蕺,果分橘柚與 GJfont梨。雖無木擅千章利,已有蘭成九畹滋,機事三年 誰刻楮。土風七月自烹葵,敢思牛馬彌山谷,但為雞 豚理柵塒,案列堇荁兼兔貊。杯傳醴酪雜醇醨,頻斟 白乳浮青玉。旋摘黃芽泛綠瓷,不恥鶉衣連敝絮。何 求鶴氅覆禪緇,鹿皮冠學幽人製。犢鼻褌隨俗子嗤, 谷口遊行雙不借,溪頭汲引一軍持,漁翁有釣操笭 箵。爨婦無謀指扊GJfont,未論網魚常得鱮,儘教種豆落 為萁,海鷗久逐機心散。山雉惟堪野性宜,為問單車 乘白馬,寧如斗酒聽黃鸝,秋風北渚思公子,春色東 園候女夷。竹澗炎蒸還薦爽,石淙凍合早流澌,塵中 障面擎方麴,醉裏籠頭倒接GJfont。馴鶴似從遼海返,蹇 驢堪並灞橋騎,留情破榻寒溫在,乘興扁舟早晚移。 既訪經神遊GJfont苑,亦從禪伯禮仁祠,多方偶爾談龍 忌,淺術猶然識馬毉,或向維摩探小品,還從大衍索 元機。竊貲未比長卿慢,索米甘同曼倩飢,愧逞舌端 能說劍,常思手澤學為箕,違時罷奏三千牘。遣日閑 吟百一詩,絕粒遊仙真汗,漫揮毫對客總,淋漓飛揚 湖海憐,豪士齷齪屠沽鄙,市兒秀發即當觀,早歲芳 流寧許待,來茲星躔自屬真,人應陶鑄何言。造物私 卻怪靈臺,攘六鑿徒勞闇室罵,三尸遐齡願附南,飛 鶴要路爭誇,左顧龜阿堵物求,充朽貫負床人喜。足 含飴須知,角齒難兼授翻恐,形神愈自疲蟲臂。鼠肝 誰化者烏,黔鵠浴孰為之,扶搖謾以鵬凌鷃,踔寧 容蚿,笑夔好戒崇高。碁莫累時防盛滿,器須攲青門 有業辭,丹禁黃石無心慕,赤墀最苦蠹魚盈,敝篋空 乘羸馬,倦莊馗盍簪闤闠,交情薄下榻權輿,禮意衰 花粲談天終不信,餅成畫地竟何為,操觚縱飽元中 味,按劍偏生暗裏疑,到得提刀觀肯綮,應須鼓篋效 支離,升沉不待君平問,凶吉非由季主知,妄想朽株 開艷萼,謬言枯骼長豐肌,惜陰彊丐羲和頓。逐日長 隨夸,父馳,藉有錦贉函玉躞,可無繡轂引金羈,蓽門 自不容冠,蓋苔徑何煩過履,綦奪席從人登,虎觀橫 經讓我擁,皋比落霞穩護,當年軫聚雪珍藏,異代蓍 不偶因緣,逢狗監誰誇識。悟到雞碑依人尚,恐窮三 匝出守。那堪望一麾宦事,儘輸司馬善人言,競說汝 南癡無端,黨與相吹扇不愛。頭顱作抵巇押闔,半生 師鬼谷機鋒,一日挫神鎚請修健,翮為黃鵠更養靈。 根發紫芝朗朗百,間應有屋汪汪萬,頃豈無陂雄飛 尚,自期千里鼎立休。教愧二儀莫向窮,山嗟寂寞白 雲明月總堪怡。

《和司馬通伯夜坐有感韻》
秦夔
编辑

仕路無媒雪,鬢寒枝頭,黃菊抱香乾,冰山富貴從。人 競雲雨交,情洗眼看羅,雀已空廷尉。宅沐猴誰製,楚 人冠唾壺,擊碎吟懷惡,數盡長更睡未安。

===
《自嘆》
吳溥
===去鄉三十年,顏貌總非昔。昨日鄉人來,相看不相識。

《古意》
劉球
编辑

彗星並圓月輝映,瑤臺樹麗日隱重。雲光天遂成暮 室,暖蘭無香庭秋桂。方蠹長門及翠羽,寂寞無人賦 落花。虛度春細草偏承,露玉著空自啼金。蓮復誰步 悽然感。我懷零淚知何故。

《人日感舊》
僧智舷
编辑

去年人日遊何處,穆家池館寒梅樹。今年人日勞夢 思,穆家池館非舊時。兀兀頹簷遙倚遍,主人何日還 相見。村南村北柳樹邊,煙條弄影青苔面。竹圃衡門 池水寒,嗟君夙昔此盤桓。而今細雨生春草,縱有梅 花若箇看。

《虞美人》感舊
南唐·後主李煜
编辑

風迴小院庭蕪綠。柳眼春相續。憑欄半日獨無言。依 舊竹聲新月、似當年。笙歌未散樽罍在。池面冰初 解。燭明香暗畫樓深,滿鬢青霜殘雪思難禁。

前調感舊        前人编辑

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小樓昨夜又東風,故 國不堪回首、月明中。雕闌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 改。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錦堂春慢》感懷
宋·司馬光
编辑

紅日遲遲虛廊轉,影槐陰迤邐西斜,彩筆工夫難狀 晚,意煙霞蝶尚不知,春去漫遶幽砌,尋花奈猛風過 後,縱有殘紅飛向誰家。始知青鬢無價欲,飄零官 路荏苒年華,今日笙歌叢裏特地,咨嗟席上青衫濕, 透筭感舊何止,琵琶怎不教,人見老多少離愁,散在 天涯。

《蝶戀花》感舊
秦觀
编辑

鐘送黃昏雞報曉。昏曉相催,世事何時了。萬苦千愁 人自老。春來依舊生芳草。忙處人多閑處少。閑處 光陰,幾箇人知道。獨上高樓雲杳杳。天涯一點青山 小。

《臨江仙》感舊
陳去非
编辑

憶昔午橋橋上飲,坐中多是豪英。長溝流月去無聲。 杏花疏影裏,吹笛到天明。二十餘年成一夢,此身 雖在堪驚。閑登小閣看新晴。古今多少事,漁唱起三 更。

前調憶舊       張世文编辑

十里紅樓依綠水,當年多少風流。高城重上使人愁。 遠山將落日,依舊上簾鉤。一曲琵琶思往事,青衫 淚滿江州。訪鄰休問杜家秋。寒煙沙外鳥,殘雪渡傍 舟。

前調憶舊       秦公庸编辑

春睡懨懨生怕起,如癡如醉如慵。半垂半捲舊簾櫳。 眼穿芳草綠,淚襯落花紅。追憶巫山魂夢斷,為雲 為雨為風。凄凄江上數歸鴻。悲鳴三兩陣,離緒萬千 重。

《春從天上來》感舊
吳激
编辑

海角飄零歎漢苑,秦宮墜露飛螢夢,回天上金屋銀 屏,歌吹競舉青冥問,當時遺譜有絕藝,鼓瑟湘靈促 哀彈,似林鶯嚦嚦山溜泠泠。梨園太平樂府,醉幾 度春風。鬢髮星,星舞徹,中原塵飛滄海風雪萬里龍 庭寫。胡笳幽怨,人憔悴,不似丹青。酒微醒,一軒涼月, 燈火青熒。

《沁園春》自述
戴式之
编辑

一曲狂歌,有百餘言,說盡平生。費十年燈火,讀書讀 史,四方奔走,求利求名。蹭蹬歸來,閉門獨坐,嬴得窮 吟詩句清。夫詩者,皆吾儂平日,愁嘆之聲。空餘豪 氣崢嶸。安得良田二頃耕。向臨邛滌器,可憐司馬;成 都賣卜,誰識君平。分則宜然,吾何敢怨,螻蟻逍遙戴 粒行。開懷抱,有青梅薦酒,綠樹啼鶯。

《花心動》懷古
明·劉基
编辑

牆下紅葵向斜陽,猶開那時顏色半,捲繡簾獨倚雕 欄,淚眼為誰長滴。九疑煙霧連蓬島,蜚魚去渾無蹤 跡,舊遊處空餘,滿地綠苔堆積。百歲真如過客,待 落蕊重榮不知,何夕鏡掩素塵香,歇羅衣此恨,怎生 消得夜涼月,轉梧桐影青燈共,疏螢寥寂正憔悴,饑 蟲又啼暗壁。

《桃源憶故人》感舊
前人
编辑

淵明籬下黃金蕊,還共空庭憔悴,今古這般滋味,想 得都相似。牛山落日悲風起,回首舊歡無幾長,夜 清涼如水,獨立星河裏。

《蘇幕遮》傷往
前人
编辑

白雲山,紅葉樹,閱盡興亡,一似朝還暮。多事夕陽芳 草渡。潮落潮生,還送人來去。阮公途,楊子路。九折羊腸,曾把車輪誤。記得寒蕪嘶馬處。翠管銀箏,夜夜 歌樓曙。

前調有感       王世貞编辑

翠罏煙,紅燭雨,雨底銅壺,滴到難捱處。欲作新詩心 自語。身入中年,怕作關情句。酒如油,花似霧。談笑 風流,一霎拋人去。病與窮愁相伴住。箋懇天公,殘日 休如許。

感歎部紀事编辑

《左傳》:桓公九年冬,曹太子來朝,賓之以上卿,禮也。享 曹太子,初獻樂,奏而歎,施父曰:曹太子其有憂乎,非 歎所也。

襄公三十年,天王殺其弟佞夫。初,王儋季卒,其子括 將見王而歎,單公子愆期為靈王御士,過諸庭,聞其 歎而言曰:烏乎,必有此夫,入以告王,且曰:必殺之,不 慼而願大,視躁而足高,心在他矣,不殺必害,王曰:童 子何知,及靈王崩,儋括欲立王子佞夫,尹言多,劉毅, 單蔑,甘過,鞏成,殺佞夫,括瑕廖奔晉。

《吳越春秋》:吳王赦越王歸國,越王還。至浙江之上,望 見大越山川重秀,天地再清。王與夫人歎曰:吾已絕 望,永辭萬民,豈料再還,重復鄉國。言竟掩面,涕泣闌 于。

《楚語》:子西歎於朝,藍伊亹曰:吾聞君子唯獨居思念 前世之崇替,與哀殯喪,於是有歎,其餘則不。君子臨 政思義,飲食思禮,同宴思樂,在樂思善,無有歎焉。今 吾子臨政而歎,何也。子西曰:闔閭能敗吾師。闔閭即 世,吾聞其嗣又甚焉。吾是以歎。

《晏子·雜上篇》:晏子為莊公,臣言大用,每朝賜爵益邑, 俄而不用,每朝致邑與爵,爵邑盡退朝而乘,嘳然而 歎,終而笑其僕曰:何歎。笑相從數也。晏子曰:吾歎也 哀,吾君不免,於難吾笑也,喜吾自得也,吾亦無死矣。 禮記禮運昔者,仲尼與於蜡,賓事畢出遊,於觀之上 喟然而歎,仲尼之歎蓋,歎魯也言偃在側曰:君子何 歎。孔子曰:大道之行也與,三代之英,丘未之逮也,而 有志焉。

《家語·六本篇》:孔子讀易至於損益,喟然而歎。子夏避 席問曰:夫子何歎焉。孔子曰:夫自損者必自益,自益 者必有以決之,吾是以歎也。

《說苑·反質篇》:孔子卦得賁,喟然仰而歎息,意不平。子 張進,舉手而問曰:師聞賁者吉卦,而歎之乎。孔子曰: 賁非正色也,是以歎之。

《左傳》:昭公二十八年,晉梗陽人有獄,魏戊不能斷,以 獄上其大宗,賂以女樂,魏子將受之,魏戊謂閻沒女 寬曰:主以不賄,聞於諸侯,若受梗陽,人賄莫甚焉。吾 子必諫,皆許諾,退朝侍於庭,饋入召之,比至三歎,既 食使坐,魏子曰:吾聞諸伯叔諺曰:唯食忘憂,吾子置 食之間,三歎何也。同辭而對曰:或賜二小人酒,不夕 食,饋之始至,恐其不足,是以歎,中置自咎曰:豈將軍 食之,而有不足,是以再歎,及饋之畢,願以小人之腹, 為君子之心,屬厭而已,獻子辭梗陽人。

《莊子·田子方篇》:溫伯雪子適齊,舍於魯。魯人有請見 之者,溫伯雪子曰:不可。吾聞中國之君子,明乎禮義 而陋於知人心。吾不欲見也。至於齊,反舍於GJfont,是人 也又請見。溫伯雪子出而見客,入而歎。明日見客,又 入而歎。其僕曰:每見之客也,必入而歎,何邪。曰:吾固 告子矣:中國之民,明乎禮義而陋乎知人心。昔之見 我者,進退一成規、一成矩,從容一若龍、一若虎。其諫 我也似子,其道我也似父,是以歎也。

《後漢書·郭太傳》:建寧元年,太傅陳蕃、大將軍竇武為 閹人所害,林宗哭之於野,慟。既而歎曰:人之云亡,邦 國殄瘁。瞻烏爰止,不知於誰之屋耳。

《魏志·武帝本紀》:建安七年春正月,公軍譙,令曰:吾起 義兵,為天下除暴亂。舊土人民,死喪略盡,國中終日 行,不見所識,使吾悽愴傷懷。

《晉書·董養傳》:養,陳留浚儀人也。泰始初,到洛下,不干 祿求榮。及楊后廢,養因遊太學,升堂歎曰:建斯堂也, 將何為乎。

《阮籍傳》:籍嘗登廣武,觀楚漢戰處,歎曰:時無英雄,使 豎子成名。登武牢山,望京邑而歎,於是賦豪傑詩。 《王戎傳》:戎為司徒。嘗經黃公酒壚下過,顧為後車客 曰:吾昔與嵇叔夜、阮嗣宗酣暢於此,竹林之遊亦預 其末。自嵇、阮云亡,吾便為時之所羈紲。今日視之雖 近,邈若山河。

《索靖傳》:靖有先識遠量,知天下將亂,指洛陽宮門銅 駝,歎曰:會見汝在荊棘中耳。

《世說》:過江諸人,每至美日,輒相邀新亭,藉卉飲宴。周 侯中坐而歎曰:風景不殊,正自有山河之異。皆相視 流淚。唯王丞相愀然變色曰:當共戮力王室,克復神 州,何至作楚囚相對。

《六朝事跡》:金城吳築晉桓溫咸康七年出鎮江乘之金城後溫北伐,經金城見為瑯琊,時所種柳皆十圍, 因歎曰:木猶如此人何以堪。因攀枝執條泫然流涕, 世說桓公入洛過淮泗踐北,境與諸僚屬登平,乘樓 眺矚中原。慨然曰:遂使神州陸沉百年,丘墟王夷甫 諸人不得不任其責。

《晉書·慕容德載記》:德至漢城陽景王廟,讌庶老於申 池,北登社首山,東望鼎足,因目牛山而歎曰:古無不 死。愴然有終焉之志。

《王恭傳》:孝武帝崩,會稽王道子執政,寵昵王國寶,委 以機權。恭每正色直言,道子深憚而忿之。及赴山陵, 罷朝,歎曰:榱棟雖新,便有黍離之歎矣。

《魏書·高允傳》:允以老疾,頻上表乞骸骨,詔不許。於是 乃著《告老詩》。又以昔歲同徵,零落殆盡,感逝懷人,作 《徵士頌》。

《文中子·王道篇》:子述元經皇始之事歎焉,門人未達 叔恬曰:夫子之歎,蓋歎命也。書云天命不于常,惟歸 乃有德。

《全唐詩話》:柳子厚死三年,愚溪無復曩,時矣劉夢得 聞之,賦三絕云溪,水悠悠春自來草,堂無主燕飛迴 隔簾惟見中庭草,一樹山榴依舊開,草聖數行留壞 壁,木奴千樹屬鄰家,惟見里門通德榜,殘陽寂寞出 樵車柳,門竹巷依依在,野草青苔日日多,縱有鄰人 解吹笛,山陽舊侶更誰過。

《老學庵筆記》:予去國二十七年,復來自周丞相。子充 一人外皆,無復舊人,雖吏胥亦無矣,惟賣卜洞微山 人,亡恙亦不甚老話,舊愴然西湖小昭,慶僧了文相 別時,未三十意其尚存因,被命與奉常諸公同,檢視 郊廟壇壝,過而訪之,亦已下世弟子出遺像,乃一老 僧使,今見其人亦不復省識矣,可以一歎。

《東坡志林》:僕在徐州,王子立子敏,皆館於官,舍而蜀 人張師厚,來過二王,方年少吹洞簫,飲酒杏花下,明 年予謫黃州,對月獨飲,嘗有詩云:去年花落在徐州, 對月酣歌美清夜,今日黃州見花落,小院閉門風露 下。蓋憶與,二王飲時也,張師厚久已死,今年子立復, 為古人哀哉。

僕以元豐三年至黃州,時家在南都,獨與兒子邁來, 郡中無一人舊識者。亦不知有文甫兄,弟在江南也。 居十餘日,有長髯者惠然見過,乃文甫之弟子辨留, 語半日云:迫寒食且歸,東湖僕送之江上,後遂相往 來,及今四周歲相過殆,百數遂欲買,田而老焉然,竟 不遂近忽量移臨,汝念將復去而後期未可,必感物 悽然有不勝,懷者浮屠不三宿桑下者,有以也哉。 過庭錄晁詠之道美,叔子也為,宏嗣魁志大才,豪意 欲俯拾青紫,元符間言事坐黨廢,頗鬱鬱不平為京 兆,幕屬有送高懷恩,赴闕詩云:當時雞犬皆霄漢,自 是劉郎不得仙,家本東都以禁,不可歸。有詩云:自歎 百年家鳳闕,一生腸斷國西門,後骨肉淪喪獨至,都 城外和陸公遜。遊西池詩云:傷心有恨關存歿,袖手 無人問姓名,蓋自傷之至也。

邵伯溫子文康,節先生子也,才而有文,為陝西宣撫 司,書寫機宜文字,與路鈐李君交往,甚熟,李家有數 侍婢,每遇歌宴子文必,預後十餘年,子文與李氏邂 逅,長安而李君已死適值其妻,生辰命子姪宴,子文 於書舍遣舊婢出舞,酒酣子文感愴,宿昔即席作詞。 末章云翻翻繡袖上,紅裀舞姬猶是舊,精神坐中莫 怪無,歡意我與將軍是,故人諸子得之入。呈其母,皆 感泣不自勝。

《玉照新志》:秦妙觀宣和名娼也,色冠都邑畫工多圖, 其貌售於外方,陸升之仲,高山陰勝流詞,翰俱妙,晚 坐秦黨中,遂廢於家嘗,語明清曰,頃客臨安雨中,一 老婦人,蓬首垢面丐於市,籍簷溜以濯足,泣訴於升 之。曰:官人曾聞秦妙觀否,妾即是也,雖掩抑困悴而 聲音舉措,固自若也。各與之金而遣之,去仲高言已。 淚落盈襟蓋自愴,其晚年流落不偶時,相似耳言猶 在耳,興懷太息。

《紹興乙卯》:張安國為右史,明清與仲信兄,鄭舉善郭 世禎李大正李泳多館,於安國家春日諸友同遊西 湖,至普安寺。於窗戶間得玉釵半股,青蚨半文,想是 遊人歡洽所分授,偶遺之者,各賦詩以紀其事,歸錄 似安國云:我當為諸公攷校之。明清云:凄涼寶鈿初 分際,愁絕清光欲破時。安國云:仲信宜在第一俯,仰 今十年矣,主賓之人俱為,泉下之塵,明清獨存於世。 追懷如夢黯而記之。

壟起雜事芝麻,李之遁也,髡髮為頭陀,僧及天下,既 定遊徐之永固河,河上有留連亭,李徘徊久之乃題: 一筆云憶昔曾為,海上豪臙脂馬上,赤連刀此地斬 分,陳總管彼盱斫斷。莫軍曹固知,今日由天定方信, 當年漫自勞英雄,每每無常在戰袍,著盡又方袍三 歎,投筆而出,乃有一翁方且以舟艤,岸見李發歎問: 其故李泣下。謂曰:我即蕭縣李二也。起兵時自謂:天 下可得今,乃匿跡緇流暫免,鋒鏑而功名不就鄉舊。何存是以不能不悲耳。此翁亦流淚不止,自陳其由 所,謂湘鄉賊鄧文元也,避難詭姓名作渡於此二人, 沽村酒酌之話,昔日之強梁傷,今日之狼狽聞者為 之感歎。

感歎部雜錄编辑

《禮記·曲禮》:當食不歎。

臨樂不歎。

戚斯歎歎。斯辟辟,斯踊矣。

《坊記》:閨門之內,戲而不歎。

《墨莊漫錄》:世俗以阿阿則則為歎。息之聲李端叔云: 楚令尹子西將死,家老則立。子玉為之,後子玉直則 則於是遂定昭奚,恤過宋人有饋,彘肩者。昭奚恤阿, 阿以謝爾後阿。阿則則更為歎,息聲常疑其自得於 此。

《芸窗私志》:今人暴見事之不然者,必出聲曰:欸烏開 切,乃歎聲也,楚辭九章欸,秋冬之緒,風王逸曰歎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